作者 主题: 《小镇不思议事件》LOG 5 THE END  (阅读 638 次)

副标题: 超长结局篇放出。竟然不是BE,我真是失望。

离线 祈一仔

  • 傻逼的
  • 版主
  • *
  • 帖子数: 7877
  • 苹果币: 2
《小镇不思议事件》LOG 5 THE END
« 于: 2018-02-07, 周三 02:38:24 »
DM【垃圾大王】:这时你们三人,虽然一人在酒吧的地下室,一人刚刚踏入酒吧,还有一人还在古老阴森的女巫之宅。
DM【垃圾大王】:但是你们都不约而同地听到从内心深处传来了一个声音。
DM【垃圾大王】:“到【这里】来。到【这里】来。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这里】,到【这里】。”

PC【张达锅】:“這裡...”
DM【垃圾大王】:而在地下室的康特尼,则看到地下室的一边是锁死的栅栏,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看着你:“看。。。看来。。。你们收到了我的求救信号。。。信号了。”
DM【垃圾大王】:他指了指康特尼背着的大钟。

PC【康特尼】:“?!”赶紧上前去帮助。(这谁呀)
DM【垃圾大王】:“你。。。你,听着,带着那个钟,离开这里。”
DM【垃圾大王】:康特尼记起,在钟表店时这个钟表用指针和自己交流,留下HELP ME和BOAR的字眼。

PC【康特尼】:“......你看看怎么出去...”还是有点想帮忙呢。
DM【垃圾大王】:“到【这里】,到【这里】去,就可以了。”
DM【垃圾大王】:“来不及了。这是最后。。。最后的。。。机会。”

PC【康特尼】:“....去哪里?怎么样把你救出去?”
PC【康特尼】:“......那么,拯救所有人的方法是?”

DM【垃圾大王】:“你。。。你救不了的。你解除不了诅咒。”
PC【康特尼】:“那我们要去哪里,去了之后做什么?”
DM【垃圾大王】:“不,不一定。。。如果。。。。可以杀死【母亲】的话。。。不。你们杀不死的。。”
PC【康特尼】:“为何杀不死?...”
DM【垃圾大王】:“因为死亡,并不是死亡。”
DM【垃圾大王】:当他的声音结束的时候,你们都感到眼前一阵恍惚,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你们三个,和巫,正站在泥泞的地下通道中,只有手中的火把发出淡淡的光。

PC【康特尼】:.r 2d6 完了,忘光了
PC【康特尼】因为:完了,忘光了,投出了:(4, 3)  = 7  = 7
DM【垃圾大王】:你听到了不远的地方,有流水的声音。

PC【张达锅】:.r 2d6
PC【张达锅】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3, 4)  = 7  = 7
PC【康特尼】:“......肖恩...前面,有水声...”是有通路吧。
PC【康特尼】:还是说,有其他人呢。。。

DM【垃圾大王】:你们都对突然见到对方而惊讶。
PC【张达锅】:“你們...”
PC【康特尼】:“唔啊!”吓了一大跳...
DM【垃圾大王】:就好像梦境一般,无形的力量使你们传送到了一起。
PC【康特尼】:“是法术吗...还是说幻术...”稍微后退了一下。
PC【张达锅】:“...........”
DM【垃圾大王】:你们都听到了内心的声音:“到【这里】去,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PC【张达锅】:“這裡。。”
PC【张达锅】:“不對!這裡是那裡?”
PC【张达锅】:“你們為什麼也在這裡?”

PC【康特尼】:“不知道。”
DM【垃圾大王】:你们见到一个浑身粘稠,皮肤脱落的丑陋人形带着简陋的口罩躲在了康特尼的背后。
PC【张达锅】:“小心!你後面有人!”
PC【康特尼】:“我知道。”
PC【康特尼】:“不是坏人,没事的。”
PC【康特尼】:/me 毫不在意,“那么,那边有流水的声音,去看看吧。”
PC【康特尼】:“巫,你知道这里怎么走吗?”

DM【垃圾大王】:他似乎见到陌生人不想说话。
DM【垃圾大王】:你们跟着流水的声音,发现了一条地下河,旁边还有一艘非常简陋的木船。

PC【康特尼】:“没事,你当他们两个不存在好了,”
PC【阿树】:“如果有人有力量和女巫抗衡,为何现在才呼唤我们。”
PC【张达锅】:“。。。”
DM【垃圾大王】:啊树感觉这把声音他曾经听过。
DM【垃圾大王】:在哪里呢,在哪里呢。
DM【垃圾大王】:就在面包房的梦境之中,那个跪下来的年轻画家。

PC【康特尼】:“肖恩,帮忙注意一下周围吧,我们坐船看看会通往哪里。”
PC【阿树】:“啊。。是向那个女巫求情的人。。。然后,,好像是恋人。。”
DM【垃圾大王】:那个女巫。被火烧死的女巫。这也是这条村旅游业的根基。
PC【康特尼】:“这样啊,那应该是不想杀死他吧...不过这么一说,他为何会被关起来呢?...女巫不喜欢他吗。”
PC【康特尼】:“...等等,如果这么一说的话,把他关起来的应该就是那些后来的人吧。”

DM【垃圾大王】:你们的船侧翻了,幸亏有一个游泳健将在,才把你们都救了上来。
PC【康特尼】:“话说为何一定要开船,让他自己飘不就好了。”
DM【垃圾大王】:但是浑身湿漉漉的你们在这冰冷的地下河道中,感到无比的寒冷,只能瑟瑟发抖地蜷成一团。
PC【阿树】:“呼呼。。。”
PC【阿树】:/me 累得喘气

DM【垃圾大王】:全部体力减3,啊树体力减五
PC【康特尼】:“没有办法生火吗?”
PC【阿树】:/me 掏掏背包
DM【垃圾大王】:船也不知道飘了多久。你们也不知道现在几点,只感到周围越来越冷。
DM【垃圾大王】:湿漉漉的衣服裹在身上,前面还是漆黑一片的未知地域。

PC【阿树】:“你冷吗,康特尼”
DM【垃圾大王】:你们的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绝望。
PC【阿树】:/me 把衣服脱了然后脸红地抱住康特尼
PC【康特尼】:“......”应该还好吧...然后在包内寻找着还能用的东西。“应该还好吧。”虽然还是在瑟瑟发抖着
PC【阿树】:“这样应该会好点。”
DM【垃圾大王】:仿似在这幽深不见天日的地下,你们再也回不到原来的世界。你们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来这么奇怪的女巫小镇旅游了。
PC【阿树】:/me 虽然脸无血色但还是看出来红了
PC【康特尼】:“......”把自己湿掉的衣服脱了下来用火把烤干。
PC【康特尼】:“呜...有火...啊,谢谢...”

DM【垃圾大王】:康特尼露出了姣好的肉体,在这不大的小船上。
DM【垃圾大王】:不知道飘了多久,你们听到了前面传来了声音和亮光。

PC【康特尼】:/me 不过因为没穿多少衣服...
PC【康特尼】:“有种死了之后在冥河上漂流的感觉呢...”

PC【张达锅】:“不要說這種不吉利的話”
DM【垃圾大王】:那是一个巨大的溶洞,你们从悬崖之下飘过,岩石巨大的阴影遮蔽了你们的小船。
PC【张达锅】:“前面...”
DM【垃圾大王】:但你们可以听到悬崖之上,人群涌动的声音,他们高唱着听不懂的歌曲,吟诵着纠结而难听的咒文。
PC【康特尼】:“按照这种桥段前面应该是瀑布。”
PC【阿树】:/me 把湿的裤子也脱下来
DM【垃圾大王】:“母亲。。。。是母亲。。。”巫突然说话。
PC【阿树】:“你母亲是谁。”
PC【阿树】:/me 好奇的问

PC【康特尼】:“她到底叫什么名字呀...?”
DM【垃圾大王】:这下啊树只穿着(自己描述)的内裤了。
DM【垃圾大王】:“她们在向【母亲】献祭。”

PC【康特尼】:“用什么...?”
PC【张达锅】:看了看旁邊兩個人決定不脫衣服
DM【垃圾大王】:“接下来,就是测试神子的时间了。”
DM【垃圾大王】:一阵小孩的哭声。
DM【垃圾大王】:张达锅认出这是面包房遇到的小孩的声音。

PC【张达锅】:“這。。”
PC【阿树】:/me 取出能量冲剂倒进水早已变凉的水壶里
PC【阿树】:“你们要喝点吗。”
PC【阿树】:/me 递过去

PC【康特尼】:/me 看看会发生什么先。
PC【阿树】:/me 看到其他人没反应先喝了
PC【阿树】:/me 一边喝一边问

PC【康特尼】:“...谢谢。”
PC【康特尼】:接过,喝了一点

PC【阿树】:“哪里传来的小孩子哭声”
DM【垃圾大王】:能量冲剂使你们感到暖和了一点。体力加1
PC【张达锅】:“這個小孩的聲音我聽過。”
PC【阿树】:“什么测试神子。。”
PC【阿树】:“我完全听不懂”

PC【张达锅】:“就是之前在麵包房出問題的那個。”
PC【张达锅】:“別管了。”

DM【垃圾大王】:你们互相交换过情报,知道张达锅遇到的事情。
PC【张达锅】:“反正他們大概是想對那個小孩做什麼不好的事情。”
PC【康特尼】:“我们现在可是没办法自保呢...”
PC【张达锅】:“....”
PC【阿树】:/me 强撑着精神
PC【张达锅】:聽到這句話之後停了停腳步。
PC【张达锅】:然後又繼續向聲音的方向前去。
PC【张达锅】:“但是不管怎麼樣,他也只是個孩子啊。”

DM【垃圾大王】:船继续往前飘,这个角度使你们正好可以看到上面的情况。
PC【康特尼】:“不,我的意思是根本上不去啊”
DM【垃圾大王】:你们看到无数的戴着兜帽和长袍的人正围在一起。
DM【垃圾大王】:最上面是穿得非常华丽的,女巫之屋的老女人,以及她的女儿。

PC【张达锅】:“果然嗎...”
PC【张达锅】:“但是怎麼辦。。”

DM【垃圾大王】:她正抓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小孩。
PC【阿树】:/me 虽然不觉得累,但精神上的疲劳让自己强撑着眼皮不闭上
DM【垃圾大王】:划开手臂,用鲜血在他的身上画着诡异的图案。
PC【阿树】:“这里好可怕。。。”
PC【张达锅】:“.................”
PC【张达锅】:“該死的老巫婆..”

PC【阿树】:/me 寒冷中的自己差不多眼前出现了幻觉
DM【垃圾大王】:这种异教徒一般的聚会仪式让你们由衷的恐惧起来。
PC【张达锅】:看著上面咬牙切齒
DM【垃圾大王】:这里船再过一点,勉强一跳可以有登岸的地方。
PC【阿树】:“我好像看到阿泷拿着一把像花一样的杖,然后朝前面的快腐烂的人扔出了一团花朵。”
DM【垃圾大王】:“你会是我们最亲爱的神子。”她亲吻了那个哭泣的小孩。
PC【张达锅】:“.....”
DM【垃圾大王】:然后后面两个女巫端着一口大锅登上祭坛。
DM【垃圾大王】:张达锅认出那是自己在厨房中见过的锅。

PC【张达锅】:“!!!”
PC【张达锅】:趕快上岸然後嘗試找到上去的路

DM【垃圾大王】:而另外一边,两个没有穿着兜帽,长得一模一样,你们能清晰认到的面包房的导游也端上来面包。
PC【阿树】:“康特尼,你有看到吗。。我的阿泷。。,好像再也不需要我保护了。。”
PC【阿树】:/me 开始小声哭泣

DM【垃圾大王】:他们赤裸着上衣,唯有胸前的纹身不一样。
PC【康特尼】:“...?”什么保护。
PC【张达锅】:“他們...”
DM【垃圾大王】:“吃下汝父亲所做的面包,以及汝母亲所做的热汤,我们就知道你是否神子了。”
DM【垃圾大王】:尖锐的笑声在洞穴里面来回动荡。

PC【张达锅】:“....”
PC【张达锅】:“不!”
PC【张达锅】:“不要吃下!”
PC【张达锅】:“不要放棄!”
PC【张达锅】:“還有你,冷靜點。”
PC【张达锅】:對著旁邊的隊友

PC【阿树】:/me 仍然在自言自语
PC【张达锅】:“還有.....雖然不知道你是的那個阿泷是什麼人”
PC【张达锅】:“但是你確定你可以放下他不管嗎?!”

DM【垃圾大王】:你们想起了之前占卜屋的事情。
PC【阿树】:“放下什么不管?”
PC【阿树】:“不会的,我会帮助别人的。。。”
PC【阿树】:“我会帮人的。。你们不要不和我玩。。。”

DM【垃圾大王】:啊树会死。康特尼会被禁锢。弟弟会救下康特尼。而张达锅。。。会找到宝藏。
DM【垃圾大王】:就在悬崖底下,一个大写的黑色的X标在那里。

PC【张达锅】:“那不就是了嗎!那就按照你的性格來啊!不然一起都只是空談啊!”
PC【张达锅】:抓著啊树的衣領大聲的說到
PC【张达锅】:“.......”

PC【阿树】:/me 自己扇自己一巴掌
PC【阿树】:/me 感觉精神能集中回来了

PC【张达锅】:“那邊...”
PC【阿树】:/me 用力地甩甩头把奇怪的念头驱散
DM【垃圾大王】:X的旁边刻着一个名字。
DM【垃圾大王】:被火焰烧死的女巫的名字。
DM【垃圾大王】:罗丝玛丽。

PC【张达锅】:嘗試用权杖挖開
DM【垃圾大王】:那是一个棺材。
PC【张达锅】:“.......”
DM【垃圾大王】:看来那个画家把他爱人埋葬在这里了。
PC【康特尼】:“打开看看、”
PC【阿树】:“要救那个小孩子。。。”
PC【张达锅】:深吸一口氣然後打開
PC【康特尼】:“...”【这样不好吧姐姐。。。那可是别人的棺材哦。】
PC【康特尼】:“呜。。。但感觉什么事,都做不了。”

DM【垃圾大王】:里面。。。没有预想中的尸体。
PC【张达锅】:“.....”
DM【垃圾大王】:毕竟罗丝玛丽已经在火焰之中化为灰烬,这里只有已经快被岁月磨去痕迹的一些衣物。一个衣冠冢。
PC【张达锅】:“沒有.....沒有尸體在裡面。。。”
DM【垃圾大王】:这时你们都听到一把声音。女人的声音。
DM【垃圾大王】:“你们要尝试么。”

PC【张达锅】:“.......”
DM【垃圾大王】:这把声音从你们的心中涌出。
PC【张达锅】:“啊,是啊,當然...”
PC【阿树】:/me 点点头
PC【康特尼】:“......想稍微帮一下那个画家。”
PC【张达锅】:摸住心口自言自語到
PC【康特尼】:“被关起来可不好受呢...”【你在说什么呀?】
PC【阿树】:“无论是什么。只要能帮助别人,那都可以做”
PC【阿树】:/me 眼神坚定起来

PC【张达锅】:“啊,是啊。”
DM【垃圾大王】:啊树知道这个声音。
PC【张达锅】:“不過你是那路神佛...”
DM【垃圾大王】:这个声音曾经和他说过”你是个好人,先生。“
PC【张达锅】:“但是”
PC【张达锅】:“我們都需要你的幫助啊!”

PC【康特尼】:“.....所以...是不是靠近尸体的附近,就能听到你们的声音?”
DM【垃圾大王】:罗丝玛丽的声音。
DM【垃圾大王】:“当一个死亡的英雄,还是一个活着的懦夫?”

PC【阿树】:“让我们,再勇敢地一战吧。。。达锅,你留在这保护康特尼。”
PC【康特尼】:“做活着的英雄不是更好吗...?” 【拆开字来解释不对吧姐姐...不过这种道德抉择还真是麻烦呢..
PC【张达锅】:“哼......是啊。”
DM【垃圾大王】:“当你们遇到,盲从的群众,你们是否可以保持清醒?”
PC【张达锅】:“讓我們一起做活著的英雄吧。”
PC【张达锅】:笑了笑

DM【垃圾大王】:“当你们遇到,吃人的羔羊,你们是否可以坚持己见?”
PC【张达锅】:“啊,畢竟我答應了他的父母啊。”
PC【张达锅】:“無論如何。”

DM【垃圾大王】:“如果她们和你们一样,就好了。”
DM【垃圾大王】:“去吧。这是你们的选择。”

PC【张达锅】:“撒,這是最後了啊..”
DM【垃圾大王】:棺材里面出现三把武器。
PC【康特尼】:“那么...准备好东西吧。”
PC【康特尼】:/me 于是翻了翻包里能用的玩意儿。
PC【康特尼】:说不定能找到炸弹呢。

DM【垃圾大王】:
罗丝玛丽的权杖
攻击力:敲加1~6
【权杖的】用魅力代替力量进行伤害检定,攻击前投D6决定攻击力
【罗丝玛丽的眼泪】(被动)每使用一个法术回复D3点神智
【巫之死】(被动)你对类别为女巫的生物造成的任何伤害加6
DM【垃圾大王】:
罗丝玛丽的法典
副手
【罗丝玛丽之火】(主动)攻击力:火加4,消耗2MP
【罗丝玛丽的眼泪】(被动)每使用一个法术回复D3点神智
【巫之死】(被动)你对类别为女巫的生物造成的任何伤害加6
DM【垃圾大王】:
罗丝玛丽的绷带
攻击力:敲加3
【拳套的】不需要【武器使用】技能
【罗丝玛丽的祝福】(被动)每攻击一次回复D3点体力
【巫之死】(被动)你对类别为女巫的生物造成的任何伤害加6

DM【垃圾大王】:康特尼的项链发出了光芒,时针诡异地逆行了一圈。
DM【垃圾大王】:你们感到自己回到了出发来女巫之镇的状态。
DM【垃圾大王】:时针诡异地逆行。滴答滴答的声音之中,你们似乎,看到了光。
DM【垃圾大王】:那仿似是大不列颠的幻想世界,蒸汽萦绕之中的伦敦散发着曾经的荣光,照耀了你们的身心。

PC【张达锅】:“..”
PC【张达锅】:“魔法。。。嗎?”

PC【阿树】:“我觉得我不再迷茫,充满活力,我就像新生了一样!”
PC【康特尼】:“之后去那边旅游吧。”
PC【康特尼】:/me 给自己cast黄衣之印
PC【康特尼】:意志-1,学识+2,神秘学+2

DM【垃圾大王】:后面的女巫正聚精会神,完全没有注意从后面出现的你们。
DM【垃圾大王】:康特尼在实验室里带出来了不少燃料。

PC【康特尼】:“那么,这边有酒精和灯笼。”
PC【阿树】:“有什么好方法吗。”
PC【康特尼】:“这边有酒精卫生巾之类的...把我的Lv包也烧了吧。”
PC【阿树】:/me 虽然很想马上冲过去,但自己也知道不是女巫的对手
PC【阿树】:“烧了会怎样。。”

PC【张达锅】:“可以吸引他們注意力和發出濃煙吧。。”
PC【阿树】:“对,可以吸引她们注意。然后我们再救人。”
PC【阿树】:“康特尼你太聪明了”
PC【阿树】:/me 兴奋地笑

PC【张达锅】:想了想吧自己之前拿到的香料也扔進去說不定可以助燃
DM【垃圾大王】:鼠尾草在火焰之中散发着令人神清气爽的味道。
DM【垃圾大王】:神智恢复,以及获得【辟邪】状态(受到的第一次诅咒无效)

PC【阿树】:/me 赶紧跑到阴影处躲起来
DM【垃圾大王】:你们堆起了一个小火堆。滚滚的烟雾虽然不大,但也吸引了那些女巫的注意。
DM【垃圾大王】:她们窃窃私语着,并开始往这边经过。

PC【阿树】:/me 告诉自己要镇静
DM【垃圾大王】:但是仪式并没有被打断。
PC【张达锅】:看準機會悄悄地過去
DM【垃圾大王】:哭泣的小孩正被强迫着吃下面包和汤。
PC【张达锅】:.r 2d6
PC【张达锅】: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 1)  = 2  = 2
PC【阿树】:.r 2d6
PC【阿树】: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 2)  = 8  = 8
PC【康特尼】:.r 2d6
PC【康特尼】: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 6)  = 11  = 11
DM【垃圾大王】:康特尼和张达锅顺利地越过了女巫群。
DM【垃圾大王】:但是啊树却好像被发现了。
DM【垃圾大王】:你俩已经来到了祭坛上面。
DM【垃圾大王】:小孩子见到了你们,哭着说:“救我。。救我。。。”

PC【张达锅】:回頭看了一眼啊树默默地為他祈禱。
DM【垃圾大王】:这里瞬间沸反盈天了起来。
DM【垃圾大王】:女巫群开始用恶毒的语言攻击你们。

PC【阿树】:/me 往水里跑
PC【康特尼】:.r 2d6
PC【康特尼】:因为:先攻,投出了:(3, 3)  = 6  = 6
PC【张达锅】:.r 2d6
PC【张达锅】:因为:先攻,投出了:(1, 1)  = 2  = 2
DM【垃圾大王】:.r 2d6
DM【垃圾大王】:因为:先攻,投出了:(5, 5)  = 10  = 10
DM【垃圾大王】:.r 2d6
DM【垃圾大王】:因为:先攻,投出了:(1, 3)  = 4  = 4
DM【垃圾大王】:顺序:女巫妈妈~张达锅&康特尼~啊树~女巫群
DM【垃圾大王】:“你们还没死?还有。。。。。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指着你们背后的巫。
DM【垃圾大王】:“你就和你哥哥一样都是无用的废物!”她把圣子交给她的女儿,伸出了她的左手。
DM【垃圾大王】:一阵令人难以抵挡的黑雾即将笼罩住你们的时候,却不知为何被驱散掉了。
DM【垃圾大王】:【辟邪】失效
DM【垃圾大王】:“为。。。为什么?”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的诅咒失效:“不可能的,只有有你们的物品,我就可以对你们下咒才对!”

PC【张达锅】:“哼!”
PC【张达锅】:“看到了嗎?”
PC【张达锅】:“你們的神都已經看不下去拋棄你們而去了。”
PC【张达锅】:“你們的所作所為讓這天都看不下去了啊!”

PC【康特尼】:“按照道理来说你把我们的东西拿走了,这个东西就算是你的了,你自己要对自己下咒吗”
PC【康特尼】:【恩,好像的确是交换了物品的呢。】

DM【垃圾大王】:“【母亲】不会抛下我们的,我们终将重现荣光!”
PC【康特尼】:“母亲的话。。。她不希望你们这么做吧。”
PC【张达锅】:“哼,母親嗎........”
DM【垃圾大王】:“是的,我们的【母亲】,我们的神。。。”
PC【康特尼】:“......”女巫数量多少?
PC【康特尼】:/me cast罗丝玛丽之火
PC【康特尼】:学识8

PC【康特尼】:.r 2d6+3 命中
PC【康特尼】:因为:命中,投出了:(3, 3)+3  = 6+3  = 9
PC【康特尼】:.r 1d4+4+6
PC【康特尼】:小鱼海咲因为:女巫之火伤害,投出了:(4)+4+6  = 4+4+6  = 14
PC【康特尼】:.r 1d3 回复魔力
PC【康特尼】:因为:回复魔力,投出了:(3)  = 3  = 3
DM【垃圾大王】:.r 2d6 体质6
DM【垃圾大王】:因为:体质6,投出了:(5, 1)  = 6  = 6
DM【垃圾大王】:她感到身体被一阵火焰掠过,瞬间烧焦了她的半边。
DM【垃圾大王】:(21/30.这是女巫的状态

PC【张达锅】:“呼.....”
PC【张达锅】:“Javelin!”
PC【张达锅】:.r 2d6 理智4

PC【张达锅】因为:理智4命中,投出了:(6, 2)  = 8  = 8
PC【阿树】:/me 完全没空理会那边的战斗
DM【垃圾大王】:.r 2d6 敏捷3
DM【垃圾大王】:因为:敏捷3,投出了:(6, 5)  = 11  = 11
DM【垃圾大王】:“愚蠢的人类。”

PC【张达锅】:.r 2d6 學識3
PC【张达锅】:暗金之使因为:學識3,投出了:(4, 6)  = 10  = 10
DM【垃圾大王】:.r 2d6 体质六
DM【垃圾大王】:因为:体质六,投出了:(2, 6)  = 8  = 8
DM【垃圾大王】:(11/30
DM【垃圾大王】:她吐出了一大口血。

PC【张达锅】:“哼。”
DM【垃圾大王】:“这是。。。。罗丝玛丽的味道!这个贱女人!”
DM【垃圾大王】:“即使死了还不放过我们吗,这次,这次的仪式一定会成功的!”

PC【张达锅】:“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DM【垃圾大王】:女巫群向啊树涌了过去。
DM【垃圾大王】:她们像是青蛙一般攀爬在悬崖之上,对你进行了包围。
DM【垃圾大王】:有一些想过来祭坛帮忙,女巫之主却大叫:“退下,这两个是我的猎物!”
DM【垃圾大王】:“我要把他们,熬成生不如死的一顿汤!”

PC【阿树】:/me 随手给最近的女巫一拳,然后转身跑到崖边带泳镜跳下去
DM【垃圾大王】:第二轮。
PC【阿树】:/me 水里真冷。
DM【垃圾大王】:你看到了。河底沉着无数的,儿童骸骨。
DM【垃圾大王】:他们静静地躺在那里,和冰冷的石头,湿滑的藻类纠缠成悲伤的画面。
DM【垃圾大王】:女巫之主再度举起了手。
DM【垃圾大王】:这次,除了康特尼,另外两个都感觉到了。
DM【垃圾大王】:那是恐惧,是绝望,是无穷无尽的虚空。

PC【张达锅】:“。。。。”
DM【垃圾大王】:张达锅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产生了火辣辣的刺痛。
PC【张达锅】:“額.................”
DM【垃圾大王】:这种疼痛使你只能蜷缩在地。
PC【张达锅】:咬緊牙關的忍著
PC【张达锅】:.r 2d6 理智4

PC【张达锅】:因为:理智4,投出了:(4, 2)  = 6  = 6
DM【垃圾大王】:而另外一边,啊树的下巴传来巨大的刺痛,几乎整个嘴部都要被撕开一般。

PC【阿树】:.r 2d6 理智4
PC【阿树】:因为:理智4,投出了:(1, 1)  = 2  = 2
DM【垃圾大王】: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2)  = 2  = 2
DM【垃圾大王】:.r d2
DM【垃圾大王】:这使在水下的啊树几乎忘记了闭气。
DM【垃圾大王】:但是啊树,毅然的忍住了疼痛!
DM【垃圾大王】:张达锅无助2轮。

PC【张达锅】:“咳.....啊!”
DM【垃圾大王】:另外一边,她的女儿已经把面包和汤塞进了圣子的口里。
DM【垃圾大王】:然后抬手使一道光芒笼罩住了自己的母亲。

PC【阿树】:/me 咬着牙关想着自己一定要吸引住女巫们的注意力
PC【康特尼】:/me 延后
DM【垃圾大王】:那些女巫望着潜进水里的啊树一阵惊呆,然后也纷纷跳进水中。
PC【阿树】:/me 拼着体力继续往外游。心里想着一定要为康特尼和达锅争取时间
PC【康特尼】:.r 2d6
PC【康特尼】:因为命中:4,投出了:(5, 2)  = 7  = 7
PC【康特尼】:.r 2d6+4+6
PC【康特尼】: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 6)+4+6  = 11+4+6  = 21
DM【垃圾大王】:.r 2d6 敏捷3
DM【垃圾大王】:因为:敏捷3,投出了:(4, 4)  = 8  = 8
DM【垃圾大王】:你们看到小孩开始拼命地呕吐,拼命地,仿似要把自己的身体呕吐出来一样。
DM【垃圾大王】:女儿一阵狂喜。
DM【垃圾大王】:“他。。。他是圣子,他就是我们需要的圣子!”
DM【垃圾大王】:“他接受了,他接受了他父亲的血和母亲的肉,他已经是三位一体的存在了!”
DM【垃圾大王】:黑色的呕吐物飞溅到到处都是。

PC【康特尼】:.r 2d6 神秘学8
PC【康特尼】:因为:神秘学8,投出了:(1, 1)  = 2  = 2
DM【垃圾大王】:康特尼了解过,在一个完整的仪式之中,包括有起始仪式,净化仪式,祭祀仪式和结束仪式。
DM【垃圾大王】:这是第二阶段,净化仪式。
DM【垃圾大王】:圣子似乎通过呕吐,来达到身体的净化,形成宗教意义上的三位一体。
DM【垃圾大王】:第三轮
DM【垃圾大王】:“可以开始仪式了!”她对自己的女儿说:“让【母亲】告诉他们是多么渺小,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
DM【垃圾大王】:女巫群看见仪式开始,放弃了追捕啊树,转而回到祭坛边上。
DM【垃圾大王】:“可以开始仪式了!召唤【母亲】,让这些愚蠢的人类。。。在地狱里面哀嚎吧!”
DM【垃圾大王】:她的女儿开始做着什么诡异的仪式,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DM【垃圾大王】:而她则向康特尼说了一个字:“死!”
DM【垃圾大王】:.R 2d6 命中10
DM【垃圾大王】因为:命中10,投出了:(4,2)=6=6
DM【垃圾大王】:.R 2d6 伤害12
DM【垃圾大王】因为:伤害12,投出了:(1,1)=2=2
DM【垃圾大王】: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巫挡在了康特尼的面前。
DM【垃圾大王】:“不要!母亲!她。。。她是朋友!”
DM【垃圾大王】:巨大的能量在巫的面前爆发,把他甩到了一边。
DM【垃圾大王】:但他似乎还没有死,只是奄奄一息
DM【垃圾大王】:“我没你这样的不孝子!”

PC【康特尼】:.R 2d6 命中
PC【康特尼】因为:命中,投出了:(3,1)=4=2
PC【康特尼】:.R 2d6 伤害
PC【康特尼】因为:伤害,投出了:(4,6)=10=10
DM【垃圾大王】:.R 2d6 体质5
DM【垃圾大王】因为:体质5,投出了:(3,5)=8=8
DM【垃圾大王】:本来这次火焰可以对其造成重伤。但她身上似乎有什么光芒闪了一下。挡住了全部的伤害。但是光芒也消失了。

PC【康特尼】:“。。。。死。。。。。”
DM【垃圾大王】:女巫群看见仪式开始,放弃了追捕阿树,转而回到祭坛边上。
DM【垃圾大王】:第四轮
DM【垃圾大王】:“但是母亲。。”她的女儿看见自己的弟弟瘫痪了,似乎犹豫了。
DM【垃圾大王】:“你听我的,你是我最疼爱的女儿。你的两个哥哥都是废物!”
DM【垃圾大王】:“是吗。。。。。不。。不是这样的。哥哥他们。。”她似乎有些动摇

PC【张达锅】:“你的哥哥们都是很伟大的人啊!”
PC【张达锅】:.R 2d6 交涉7

PC【张达锅】因为:交涉7,投出了:(4,4)=8=8
DM【垃圾大王】:“不,我也会和他们一个下场吧。你和以前一样,完全不会顾及其他人的感受。”
DM【垃圾大王】:她开始一步步后退:“你为什么要逼死罗斯玛丽,不就是因为你爱上了自己的儿子吗!提坦斯瓦娜.格尔格布!”她后退到自己的弟弟旁边。

PC【阿树】:/me 又拼命往岸上游去
PC【阿树】:/me 打着寒颤,感觉要冷死了

DM【垃圾大王】:听到这个名字,她发出了巨大的吼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DM【垃圾大王】:回声在洞穴之中徘徊不止,洞穴都开始崩塌了起来
DM【垃圾大王】:她匍匐在地,浑身颤抖

PC【阿树】:/me 赶紧把小船架好
PC【阿树】:/me 强忍着寒冷
PC【阿树】:/me 大声喊“快过来”

DM【垃圾大王】:远处传来地震一般的震动
DM【垃圾大王】:“你。。你也跑不掉的。。。柴尔娜.格尔格布和闪西.格尔格布!”

DM【垃圾大王】:而远处伴随着地震出现的,是有山洞般高大的人形。
PC【张达锅】:/me 总之先去把小孩拉过来
PC【阿树】:.R 2d6 理智4
PC【阿树】因为:理智4,投出了:(6,6)=12=12
PC【张达锅】:“。。。。。。”
PC【张达锅】:“。。。。。至少”
PC【张达锅】:“至少让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PC【阿树】:“快登船!”
DM【垃圾大王】:她从身上抽出一张纸
DM【垃圾大王】:“这里有你想要的答案。”

PC【张达锅】:“。。。。。。”
PC【张达锅】:/me 接过纸
PC【张达锅】:“。。祝福你,美丽的女士”
PC【张达锅】:/me 然后回去登船

PC【康特尼】:“改个名字,不就好了”
PC【张达锅】:“。。。。。。”
PC【张达锅】:“感觉应该不是这个儿戏的东西吧。。”

PC【康特尼】;“也不算,信仰与魔法这种东西本身就是属于信仰类的,只要相信的话就好。”
PC【康特尼】:/me 坐船

DM【垃圾大王】:你们在危难之中带着已经昏迷的小孩,登上了摇摇欲坠的木船
DM【垃圾大王】:你们使劲地往前划,往前划。不知道划了多久才觉得脱离了危险。
DM【垃圾大王】:在黑暗的溶洞里飘了一天,终于才看到了洞口

PC【张达锅】:/me 查看纸上面的内容
DM【垃圾大王】:那是,一张白纸
DM【垃圾大王】:的确,谁会随身携带者可以揭露秘密的纸张呢。
DM【垃圾大王】:你们走了一段路,发现这是你们来这里时的高速公路的一段
DM【垃圾大王】:你们拦下了一辆大巴,浑浑噩噩地回到了松泽市。
DM【垃圾大王】:这一切的发生,都好像一个噩梦。
DM【垃圾大王】: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们总会梦到那个巨大的洞穴,诡异的女巫围成一圈,歌颂着她们的神灵。
DM【垃圾大王】:张达锅还在自己的外套,发现了一个古老的金币,似乎是柴尔娜偷偷放进去的。
DM【垃圾大王】:你们翻查了图书馆许许多多的资料,大致弄清了这件事。
DM【垃圾大王】:当年,女巫罗斯玛丽迁居到村庄并与画家相爱,却被恋儿的女村长抓住火刑。罗斯玛丽诅咒了全村的人化作女巫并得到永生。
DM【垃圾大王】:在漫长的过程中,村民的信仰和怨念结合孕育出了那个巨大可怕的怪物,即是她们口中的【母亲】。
DM【垃圾大王】:后来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
DM【垃圾大王】:而现在,那个村庄还耸立在无人得知的森林里面,等待游客的到来。
DM【垃圾大王】:至少,你们又收到了一份宣传单:女巫之镇,值得一去的旅游胜地。
DM【垃圾大王】:而更为细思极恐的是,你们三个意识到。占卜师的预言,全部都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