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ckdown】北部入侵&萨勒姆大曝光!p145&p148-149  (阅读 1769 次)

副标题: 一位狂奔者为此付出了生命…… 翻译:薛猫 校对:Pany_Q

离线 NewAlbionDrone

  • Knight
  • ***
  • 帖子数: 462
  • 苹果币: 2
  • Vive la Nomad!
【Lockdown】北部入侵&萨勒姆大曝光!p145&p148-149
« 于: 2018-01-24, 周三 21:25:14 »
北部入侵
发帖人:南方之魂

龙到来的故事值得我大书特书,但下一部分需要真相,与那些相关人员一样又冷又硬的真相。自隔离开始萨勒姆就吸引了多方注意。不是城市本身,而正是人们能猜到的东西:那头龙。五方人马已经来到北部追求他们不可告人的目标。那些争着在这里惹麻烦的有新网、天演、阿兹科技、游侠和神秘的技术迷。我研究过怎么靠近、窃听他们的行动据点,不太容易。感谢我弄到的这点东西吧,毕竟我只是一个记者。
新网
新网在萨勒姆占据了萨勒姆公共区(Salem Commons)一块地方。女巫们还没尝试把他们赶走,大概试了也不会成功。根据传言,塞勒迪尔在那里。我本会猜他逃离了QZ,但有许多目击到他的传言让我质疑原本的猜测。巨龙之声佐·罗森堡(Zoh Rothberg)的出现让流言进一步发酵。就我所知,她是这些行动的实际负责人。我会说这意味着塞勒迪尔在主导着一切,但我不确定这是否说明他的实体也在这里。他们的工作似乎专注于和伊里奥海恩取得联系,并且保护他免遭其他人伤害。非常有趣,毕竟伊里奥海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攻击他们在市中心的群塔,但谁又能理解被疫病弄得发了疯的龙的行为呢?
天演
天演的力量集中在沃特斯河(Waters River)南岸一个天演制造工厂内。工厂曾用于制造赛博殖装。和其中的定制生体殖装设施一起,在龙(传说龙名为伊里奥海恩,但在我听来这太疯狂了)从湖中升起后,这里变成了一个武装营地。我不知道他们在那里盘算着什么行动,但我知道他们的进军命令来自一个名叫格里奇的矮人,艾隆·格里奇(Aaron Creech)。我不熟悉这个名字,但他可能是天演的特勤,或者是某个待在隔离区内部的家伙因为这疯狂的事给调到了发号施令的职位。
阿兹科技
阿兹科技接管了斯万普斯科特(Swampscott)镇中心与该镇同名的高中,它在隔离之前就是这所学校的主要资助者。据我认识的狂奔所说,他们干了好些湿活。他们还计划进行大量的情报、移除、运输活动和其它暗中操作,但如果你享受杀戮,那就和阿兹搞好关系吧。你会有很多活干。他们的行动由两人一组负责,桑德雷奥(Sandellerro)和陈(Chen)。一开始我以为他们是老板和保镖,但似乎他们都主管这些行动。我的狂奔者联系人坚信桑德雷奥是个血法师。当然这并不会改变他付的钞票的颜色,但有时良心比现金重要。有时。
游侠
游侠,虽然他们分布在QZ内各处,但还是在马布尔黑德镇的高中内部署了一支强力部队。他们将数量庞大的士兵运抵马布尔黑德火车站,再缓慢地控制住街尾的高中。他们似乎在调查这个区域。有很多谜团让他们解决,但我猜他们是想找到这场滑稽的混乱背后的犯人。如果不是,那么“阿瑞斯就是犯人,他们在掩盖证据”,我的狂奔者熟人们喜欢这么说。学校处在麦卡锡探员的控制之下,这位游侠的骑士不太情愿管理这些暗中活动的士兵。
神秘的技术专家
第五个势力让我摸不着头脑,我没能给他们归到一家有辨识度的公司名头下,但他们有些相当高明的技术手段。他们可能是MCT或者联络的,甚至可能是新网的另一个分部,但他们的大本营是一间位于皮博迪(Peabody)、被植被和磨坊包围的老旧的职业学校。对我来说他们一直是个谜,但我在他们含糊的交谈中偷听到了Pax这个名字。我知道这个名字,这可能只是传言,但听起来那个疯婊子的洞里藏了什么计划。
主场队伍
那头可能是伊里奥海恩的龙,和龙之子们,从各种实际意义上来说,现在组成了主场队伍。虽然威卡传统在萨勒姆有着悠久的历史,但达蒙的动作重塑了这里的魔力,龙魔法成了此地新的魔力源泉。也许这头热爱社交的龙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并且希望阻止病毒扩散,但暂时还没有人见过他。也或许,那头可能是伊里奥海恩的龙决定在此占山为王。
我还在普通士兵的低语中听到了三个名字,其中一个让我不那么高兴。刻耳柏洛斯,著名的新网AI雇员,以某种方式成为了三个名字之一。刻尔留乌斯(Cereus),我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但在这里它的控制力似乎最强。最后(我很不情愿提起这个名字)是“主”。这个让夜晚阴霾不散的AI的名字曾被意志薄弱的人低声念出。
最后,但还是很重要的一点,我要谈谈这里的集体错觉。如果我们有了伊里奥海恩,为什么不加上黑牙呢?龙之子相信黑牙的精魂已经出现并栖息在了伊里奥海恩那被遗弃的躯壳内。最虔诚的龙之子坚称黑牙正在与其它力量争夺躯体的控制权,这正是为何他荣耀统治还未开始。不那么虔诚的人则认为那个可能是伊里奥海恩的存在不是被黑牙而是被更加黑暗的东西附身了。就我所知,龙之子内部产生了分歧,但核心圈子太过虔诚以至于无法怀疑。
有六方人马在这里相互做着只有鬼魂才清楚的勾当,萨勒姆内部和周边区域绝对是个有意思的地方。我要离开去往南边了,虽然很有趣,但我没有欲望参与这些趣事。相反,我估计我要在这里再看几眼,或许,只是或许,能找个安静地小角落让我挂起帽子等待事态发展。

« 上次编辑: 2018-01-26, 周五 21:06:38 由 NewAlbionDrone »
If it walks like a duck and quacks like a duck, it's probably an Andrik

离线 NewAlbionDrone

  • Knight
  • ***
  • 帖子数: 462
  • 苹果币: 2
  • Vive la Nomad!
Re: 【Lockdown】北部入侵&萨勒姆大曝光!p145&p148-149
« 回帖 #1 于: 2018-01-26, 周五 20:30:33 »
萨勒姆大曝光!
发帖人:观巫人(Witchwatcher)

马萨诸塞州的萨勒姆市有着丑陋的过去,其中充斥着腐败、捏造的恐慌、巫术还有各种黑暗的秘密…这里说的只是最近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随着东北都会中轴区隔离区(NEMAQZ)——更多被称为隔离区,或者简称为Q——的建立,萨勒姆成了公司阴谋、魔法把戏、龙类祭祀的温床。在这个所谓“美洲最具魔力的城市”里发生了相当让人激动的事情。
早在公司法庭和UCAS政府下令建立隔离区之前,萨勒姆就已陷于某种内战之中。城内的女巫和男巫们在萨勒姆史上最激烈的争端中分为两派:要龙,还是不要龙。74年,一头名唤达蒙(Damon)的龙参加了于每个神圣之日在萨勒姆周围举行的威卡庆典。开始很不错,他为这种觉醒后便缺乏生机的信仰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关注。但在威卡文化群体中也有一些人感到龙的存在夺走了威卡理念的价值以及这种信仰所传达的文化信息。这类人感到龙的举动是在喧宾夺主。
两类人最终将民众分裂为支持龙的存在和想让他离开自己的信仰集会、不再参与的两方。分裂一开始并不暴力——暴力不是威卡的行事方式。但两类十分相似的个体间单纯的哲学理念差异演化为了政治争端,随后进一步拓展为对错之争。
其它团体也开始加入自己的影响,但通常并不是以他们期望的方式。龙之子,一个崇拜已逝巨龙黑牙的精魂的宗教团体,加入了那些达蒙支持者的行列,但却只造成了分裂,反而削弱了他们试图支持的人群。人类俱乐部(HumanisPoliclub)支持希望达蒙离开的一方,却把一些更激进的人类支持者拉入了自己的阵营,给了其他人一个驱逐他们团体的新靶子。
传言两方悄悄开始了战争,经我的可信消息来源确认,那些希望达蒙离开的人雇佣了违法工作者——也就是狂奔者——攻击了一些该区域中据说是达蒙的兴趣所在:当地制造的生物觉醒摄入物(bio-Awakened drugs),也叫BAD。这群人希望摧毁了这类物质的供应后,龙的注意力会转向别处。根据我的消息来源,他们的策略没有成功,反而让其它本地帮派和犯罪团伙势力感到自己的供应线被掐断,让他们也加入了斗争中。影子战争在隔离前不断发酵,在另一头龙的到来搅动了这锅浑水后依然继续。
根据我的消息来源,隔离并非如表面所见。它其实是为了掩盖某种公司生产的病毒意外泄漏。它并不像新闻所说的,是一种极其罕见和致命的脑膜炎病毒。实际上据我所知,这种病毒的目的不是杀戮而是治愈。这种病毒是为了治疗因不明原因昏迷的龙伊里奥海恩。而它成功了。
伊里奥海恩在15号1900时左右从昏迷中苏醒。他就是从MIT&T飞出、袭击新网群塔、坠入BoSox比赛的龙。由于未知原因,这头龙不太适应病毒,他变得暴力、失控,四处发疯。结果导致了实验室严重受损,芬威公园和新网群塔的4号塔被大面积破坏,其它塔和中心城周围的配套建筑也有轻微损毁。但疯狂不是最糟糕的部分。随着伊里奥海恩从实验室逃离,病毒开始散布到波士顿和和北边。

虹色雨滴
许多人评论了这个现象,大部分人都惊叹于它的美丽。但这种美正如有毒的箭蛙身上那明亮而美丽的色彩,是一种警告,有些傻瓜却被其迷惑。雨点携带着病毒落到地面、悬在空中,那些惊叹的人在劫难逃。现今,仍有一些虹色物质悬浮在空中、漂浮在水里,但最坏的部分流淌在被感染者的血管内。他们的精神被击溃,曾经的心智只剩下兽性。
雨没有在我们这里结束。它还落到了那些我们所见的任何存在身上。它落在人身上,也落在野兽身上。这些野兽没有被击溃,反而被提升。我曾目睹那些我们原本以为只能睡觉、捕猎、杀戮、进食和繁殖的野兽头脑在泥泞中刻下警告的词句。我们须惧怕的不仅是由人诞生的怪物,还应恐惧那些被唤醒的野兽,他们正在人类的世界游荡。
但我们拥有的不只是恐惧。希望在北部。希望与那些制止了狂暴之龙、停止了疯狂蔓延的人同在。

萨勒姆拯救世界
围绕萨勒姆发生的事就像一个童话,但没有“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的结尾。这个故事是关于晦涩的预言、神秘的占卜启示,以及一场将女巫重新团结、却让她们分裂加剧的英雄悲剧。龙朝北方飞去,而警告在他之前已飞抵。不是无线电信号也不是精魂信使。不,龙将来临的警告在疫病之龙飞往北方之前就已送达,甚至早于他到达东北部。龙将来临的传说在崩溃那一晚出现。
萨勒姆女巫之中的先知们在那晚看见了这头飞龙。大部分认为这指的是电子猛兽“主”,但智者知晓那是个预言。预言看不穿今日之事,但能预测明日之事。先知们看见疫病之龙来到北方,被一个孩童阻止。但许多人坚信着他们那安心的误判,即龙已离去,未来安好。
还有人相信这一预见,有的认为达蒙就是这头飞龙,而其他人依然抱有怀疑,因为达蒙并未携疫病而来。他扭曲了法力,他使他们的仪式增强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但他没有带来厄运。争斗让众人盲目,当真相终于到来时,许多人不能放下骄傲、承认自己的疏忽,这场疫病几乎要灭绝了萨勒姆城。
拯救了萨勒姆的不是女巫,虽然她们也帮了忙。萨勒姆真正的拯救者是龙之子,如同预言所示。一个孩童阻止了龙。战斗发生在城南,但有传说这并不怎么像一场战斗。虹色的怪兽一路向北飞行,女巫们寻找阻止它的方法,但她们关于达蒙的可悲争吵撕裂了女巫会(coven),她们甚至无法从中汲取力量挑战这头龙。而龙之子们则被扭曲魔力、被他人视为达蒙的腐化之物激励。龙没有如他们所想将他们毁灭,而是拯救了他们。
法术与精魂飞向接近中的伊里奥海恩。虹色的疫病从他的皮肤上被撕扯下来。他头脑中的疯狂无法被安抚,他的思想被撕扯着越过了界限。这头孔雀石绿的野兽冲进了采石湖(Quarry Lake)。
龙之子们守候在陡峭的湖岸边,等待这头野兽再次出现。他们等着精魂控制住他们击落的这具躯壳,等着黑牙的灵魂之光回归世界。而因惊恐而聚集在一起的女巫们再次产生了分歧。有些迫切地想让龙之子们离开,她们因自己的土地被他人拯救而愤怒。其他则将龙之子视为救世主,视为人格化的希望与光明。她们寻求加入这群巨龙崇拜者,并受到了热烈欢迎。还有一群人感谢了龙之子的举动,然后继续遵循威卡的方式——自然的进程、光明的力量、三的法则。达蒙从她们的脑海中滑走,一头新的龙成了她们的忧虑。
核心的信众在水边等待了三天三夜。据说他们的吟诵从未迟疑、从未间断,最后龙从水中升起,加入他们的行列。它与他们的思想对话,但无人愿意告诉我个中详情。他们进入了萨勒姆的心脏,提出了他们的请求。他们要求获得圣湖北部的土地、森林、荒野、一小块居住区以及一所本地高中的所有权。
站在一头龙和他的崇拜者面前,站在地脉汇聚之处——地脉与对方相合、滋养着对方的能力,女巫别无选择,只能妥协。龙离开了他们,龙之子们对女巫表示感谢,于是萨勒姆达成了平静的和解。一个被参与方恪守,但被后来者无视的和解。
If it walks like a duck and quacks like a duck, it's probably an Andr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