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正篇】44·内环  (阅读 14095 次)

副标题: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啥?

离线 Eater

  • 极饿势力ψ(`∇´)ψ
  • Chivary
  • *****
  • 帖子数: 1394
  • 苹果币: 0
【正篇】44·内环
« 于: 2018-01-08, 周一 00:54:04 »
21:14:04<叙事者罗德|DM> ========前情提要==========
21:15:22<叙事者罗德|DM> 冒险者们一行人,跋山涉水前往雪域的山峰上。这一切旅行的初衷,是为了完成一个承诺。
21:16:00<叙事者罗德|DM> 在地底城市卡雷许什,冒险者们先后遭遇了立场迥异,目的各殊的人们。
21:16:41<叙事者罗德|DM> 在这之前,冒险者们不停地击败过各种黑色怪物。
21:17:36<叙事者罗德|DM> 而在迷宫般的古老地底都市卡雷许什中,他们渐渐接近这种敌人背后的根源与真相。
21:18:20<叙事者罗德|DM> 冒险者们穿越卡雷许什的水利网道,又遭遇了突如其来的洪流,最终被卷入到排水系统的最底部。
21:18:35<叙事者罗德|DM> 在这里,他们的一名同伴离开了他们。
21:18:55<叙事者罗德|DM> ======load========
21:19:24<叙事者罗德|DM> 交战后,你们检视着战场。
21:19:57<叙事者罗德|DM> 一名服侍于“收割者”身边的壮劳力刚刚在战斗中缴械投降。
21:20:34<叙事者罗德|DM> 战斗的结果,却无法让人坦然接受
21:20:47<叙事者罗德|DM> 虽然你们阻止了敌人呼叫援军的举措。
21:21:01<叙事者罗德|DM> 也击败了堪称强敌的神秘收割者。
21:21:02<雷欧|叽> “莉雅拉她……?”
21:21:14* 雷欧|叽 看着悬空的莉雅拉
21:21:17* 科尔瓦 试图把莉雅拉漂浮的身体拉至地面
21:21:36<雷欧|叽> “咱……咱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21:21:38<叙事者罗德|DM> 莉雅拉的身体由于飞行术的效应悬浮着。科尔瓦不费什么力气就把她拉向了地面。
21:21:45* 雷欧|叽 有点手足无措
21:22:02<叙事者罗德|DM> 你们看到她脸上的表情依然停留在被法术击中的那一刻——恐慌而无助。
21:22:38* 科尔瓦 惊恐地试探莉雅拉的脉搏
21:22:40<雷欧|叽> “莉雅拉?”
21:22:42<叙事者罗德|DM> 她的手正紧紧地攥住她的圣徽——那是她无数次用来呼唤力量保护和医治你们的道具。
21:22:48<叙事者罗德|DM> (丢医疗
21:23:05* 雷欧|叽 轻轻的拍她的手臂
21:23:41<雷欧|叽> “姑且已经把那个黑乎乎的家伙处理了,你是被吓傻了嘛”
21:23:52<Oicebot>  科尔瓦进行医疗检定: 1d20=7=7
21:24:37<叙事者罗德|DM> 科尔瓦惊慌失措之下……
21:24:52<Oicebot>  雷欧|叽进行医疗 我也看下检定: 1d20+3=20+3=23
21:24:57<雷欧|叽> (卧槽
21:25:19<洁蒙里> (!
21:25:22<雷欧|叽> (我是不是感觉应该一首凉凉送给她
21:25:28<科尔瓦> (看上去野外生存经验丰富
21:26:10<叙事者罗德|DM> 科尔瓦惊慌失措之下,连脉搏都摸不准了。但雷欧曾经见过他的师父是如何用草药医治附近的村民的。也知道当一种情况发生的时候,怎样的灵丹妙药都是徒劳。
21:26:36<叙事者罗德|DM> 雷欧碰到莉雅拉的手臂,感觉那只手臂冰冷而僵硬。
21:26:51<雷欧|叽> “已经……”
21:27:02<叙事者罗德|DM> 莉雅拉没有呼吸、心跳,你们的同伴似乎已经从这副躯壳里消失了。
21:27:15<科尔瓦> “不……”
21:27:43<雷欧|叽> “咱不清楚是不是有什么法术可以造成这种效果,但是她接触起来比较像是已经……”
21:27:59<雷欧|叽> “嗯……死了”
21:28:20<雷欧|叽> “而且比较像那种……嗯……已经死去很久的感觉……”
21:28:36<叙事者罗德|DM> 雷欧的话语从嘴中飘出,在空旷的排水隧道里,很快被流水声盖过了。
21:29:21<雷欧|叽> “咱也不太知道该怎么说,但是如果是刚刚死掉的话是不会这么冷这么硬的……所以说咱不清楚是不是什么法术或者什么造成的”
21:29:31* 雷欧|叽 有点语无伦次
21:29:39<雷欧|叽> “对了,那个带镰刀的家伙”
21:29:50* 雷欧|叽 看看收割者的带灯镰刀还在不在
21:29:51<科尔瓦> “可能那个镰刀里的家伙对她做了什么”
21:30:37<叙事者罗德|DM> 你们看到,那柄收割者曾经用过的镰刀正静静横在地上,镰柄上的提灯散发出点点幽光。
21:31:16<雷欧|叽> “咱记得那个家伙被打倒之后直接进这个提灯了”
21:31:23* 科尔瓦 小心翼翼地靠近观察镰刀
21:31:30* 雷欧|叽 直接捡起来把提灯取下来
21:31:47<雷欧|叽> “喂!黑家伙!你还在里面吗”
21:31:55* 雷欧|叽 使劲晃提灯
21:32:19<叙事者罗德|DM> 提灯被从镰刀上取了下来。提灯里的点点幽光对雷欧的呼叫没有什么回应。
21:32:20<科尔瓦> “等等,雷欧,如果那个黑家伙是个法术的话他还可能从里面出来,最好小心点”
21:33:09<雷欧|叽> “他刚才是直接进这个里面了,要是能出来的话肯定早跑了”
21:33:39<雷欧|叽> “黑家伙,你听着,你要是没动静,咱就直接把这东西砸了!”
21:33:53* 雷欧|叽 威胁性的把提灯晃着想往墙上抡
21:34:00<科尔瓦> “我觉得他可能听不到的”
21:34:26<科尔瓦> “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个魔法道具方面的专业人士”
21:34:26<雷欧|叽> “不试试怎么知道听不听得到,还是说你有别的方法可以和他讲话?”
21:34:49<科尔瓦> “把这个带回去吧”
21:34:58<雷欧|叽> “讲话……喂!那边那个家伙”
21:35:06<洁蒙里> “还是收好找人询问吧”
21:35:12* 雷欧|叽 看向那个俘虏
21:35:13<叙事者罗德|DM> 被雷欧喊道,壮丁一哆嗦
21:35:18<科尔瓦> “斯图尔特先生可能会有什么办法”
21:35:22<雷欧|叽> “你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吗?”
21:35:35* 雷欧|叽 晃手里的提灯
21:35:57<叙事者罗德|DM> 雷欧质问一般的语气和手势似乎把意思传达给了他,他拼命地摇头
21:36:12* 雷欧|叽 将信将疑
21:36:36<雷欧|叽> “唔……”
21:37:40<叙事者罗德|DM> 他指了指他们这队人马来时的方向,然后做了个划拉脖子的动作,然后一摊手,摇头
21:38:10<叙事者罗德|DM> (是不是没有通晓语言了
21:38:20<科尔瓦> (没了
21:39:11<科尔瓦> (我思考一下……我觉得在这交最后一个二环可能有点……
21:39:24<雷欧|叽> “那个说是小个子的徒弟的家伙会有办法吗?”
21:39:31* 雷欧|叽 看着科尔瓦
21:40:06<科尔瓦> “或许吧,至少他比我们这里所有人都了解那些古怪的魔法道具”
21:40:33* 雷欧|叽 有点为难的皱着眉头
21:40:38<科尔瓦> “不过我们得先找条路出去”
21:40:45<雷欧|叽> “那么姑且把这个东西收起来……”
21:40:49* 科尔瓦 环顾四周的管道
21:41:00<叙事者罗德|DM> 雷欧收起了提灯
21:41:11<雷欧|叽> “莉雅拉现在动不了,咱们一会还要想办法把她带出去……”
21:41:29<雷欧|叽> “还有这个家伙怎么办?”
21:41:32<叙事者罗德|DM> 科尔瓦环顾四周,看到头顶上有着为数众多的管道,其中有数条并没有湍急的流水
21:41:33* 雷欧|叽 指俘虏
21:42:46<科尔瓦> “绑起来吧,总不能让他跑回去报信”
21:43:08<雷欧|叽> “现在这个情况,那个一大块的黑色东西应该是在水下来的时候和咱们一起被冲走了……但是咱现在还没见到类似的东西……”
21:43:17<雷欧|叽> “是不是被冲到其他什么地方去了……”
21:43:43<叙事者罗德|DM> 你们将壮丁捆了起来
21:43:56<雷欧|叽> “唔,要不然咱们重新回去上面的管道?”
21:44:00<科尔瓦> “那个大家伙可能被卡在上面了,毕竟越大的东西越容易搁浅”
21:44:10<雷欧|叽> “那个家伙看起来那么大一块 指不定被卡在上面了”
21:44:39<雷欧|叽> “你们看好莉雅拉,咱上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咱们当时被冲下来的管道”
21:45:01* 雷欧|叽 于是飞上去顶部看有没有可供数人通过的大管道
21:45:18<科尔瓦> “交给你了老兄”
21:45:19<雷欧|叽> (有残留水渍或者黑泥的那种
21:45:30<叙事者罗德|DM> 叙事者罗德|DM: 雷欧向上飞去,将科尔瓦和洁蒙里以及莉雅拉的身体、大块头俘虏留在下面
21:45:37<叙事者罗德|DM> (搜索
21:46:14<Oicebot>  雷欧|叽进行找得到才有鬼检定: 1d20-2=11-2=9
21:46:28* 雷欧|叽 在管道间跳来跳去
21:47:09<叙事者罗德|DM> 雷欧在管道间蹦跳着
21:47:39<叙事者罗德|DM> 虽然有着精悍的夜视能力,但对容易分心的他来说,在如此多的管道间寻找蛛丝马迹也太过困难了
21:48:01<叙事者罗德|DM> 雷欧只留意到,的确有数个管道可以容纳足够庞大的废弃物通过
21:48:05<叙事者罗德|DM> (3条
21:48:06<雷欧|叽> “咱什么都没找到!”
21:48:22<雷欧|叽> “虽然有几个大管子 但是咱不清楚该走哪条”
21:48:30* 雷欧|叽 愁眉苦脸的飞下去
21:48:38<叙事者罗德|DM> 其中一条流着湍急的水流、一条没有水流只有湿润的水渍、还有一条有着缓缓的水流。
21:49:04<雷欧|叽> (2或者3 个人感觉3比较可能
21:49:23<雷欧|叽> “要不然换个人上去看看?咱可以帮你们固定绳子爬上去”
21:49:33<科尔瓦> (3同意
21:50:28* 雷欧|叽 看着另外两位
21:50:53<科尔瓦> “我去看看吧,洁蒙里就拜托你照顾好莉雅拉和俘虏了”
21:51:10<雷欧|叽> (科尔瓦多重?
21:51:47<洁蒙里> “没问题”
21:52:19<科尔瓦> (没精确设定,不过是比较瘦弱那种体型
21:52:52<雷欧|叽> (嗯 这就关系到负重了
21:53:05<叙事者罗德|DM> (雷欧多少力量
21:53:10<雷欧|叽> (要是纸片身材你都不用爬
21:53:11<雷欧|叽> (18
21:53:19<雷欧|叽> (你要是轻我直接扛着你就飞上去了
21:53:29<叙事者罗德|DM> (看了眼科尔瓦的物品,飞够了
21:53:33<雷欧|叽> (轻载100磅
21:53:45* 雷欧|叽 看了看科尔瓦
21:53:59<雷欧|叽> “看起来没多重,咱直接把你带上去好了”
21:54:15<科尔瓦> “成”
21:54:17* 雷欧|叽 直接把科尔瓦拦腰抱起 扛在肩上飞上去
21:54:53* 雷欧|叽 随便把他带到一个管道里面放着
21:55:28<科尔瓦> “你刚才说的那几个大管子在哪边”
21:55:34<雷欧|叽> “可以供大东西通过的只有三个管道,你先看看这个,没什么发现的话咱就带你去下一个”
21:55:48<Oicebot>  雷欧|叽进行1湍急 2水渍 3细流检定: 1d3=2=2
21:56:03<雷欧|叽> (那就是直接甩在有水渍的管道里面了
21:56:20<雷欧|叽> “这个管子就是其中之一,然后另外两个在那边”
21:56:26* 雷欧|叽 指另外两个管子的方向
21:56:37<雷欧|叽> “你先看看这个管子”
21:57:04<叙事者罗德|DM> 科尔瓦仔细观察着……
21:57:06<叙事者罗德|DM> (搜索
21:57:28* 科尔瓦 检查水渍看看是沉积下来的还是遗留物蒸发的
21:58:21<Oicebot>  科尔瓦进行搜索检定: 1d20+2=14+2=16
21:58:38<叙事者罗德|DM> 科尔瓦发现水渍是蒸发所致的
21:59:21<科尔瓦> “不是这边,雷欧,这条管道有阵子没水了”
21:59:28<科尔瓦> “带我去另一条看看”
21:59:45* 雷欧|叽 扛起来带到有细流的管子去
21:59:49<雷欧|叽> “好嘞”
22:01:17<叙事者罗德|DM> 科尔瓦用常识作出了清醒的判断,于是二人来到另一段管道旁
22:01:21<叙事者罗德|DM> (这一次是哪个
22:01:25<雷欧|叽> (细流的那个
22:01:28* 科尔瓦 试图检查这边水管壁上有没有水渍
22:01:44<科尔瓦> (看看有没有最近流水的痕迹
22:02:12<科尔瓦> (再投个搜索?
22:02:15<叙事者罗德|DM> (对
22:02:27<Oicebot>  科尔瓦进行搜索检定: 1d20+2=4+2=6
22:02:35<科尔瓦> (瞎了
22:03:22<雷欧|叽> (我还能再找吗2333
22:03:33<叙事者罗德|DM> (可以
22:03:38<Oicebot>  雷欧|叽进行我看看检定: 1d20-2=16-2=14
22:04:48<叙事者罗德|DM> 科尔瓦和雷欧发现细小的水流里有许多污物,大部分是油脂、香料。除此以外,由于水流和弃物的干扰,他们没有更多发现
22:05:51<雷欧|叽> “咱们被冲下来时候那个水槽里面可没什么垃圾,应该不是这个吧”
22:06:28<叙事者罗德|DM> 雷欧如此推断着
22:06:44<雷欧|叽> “那个池子看起来就是个正常的蓄水的,不会放垃圾,那么这个管子大概就不对了吧”
22:06:54<雷欧|叽> “那边还有最后一个”
22:07:07* 雷欧|叽 带着科尔瓦去水流湍急的那个管子
22:07:49<叙事者罗德|DM> 你们最终来到了水流湍急的管道旁,这里的水流很急以至于似乎很难留下什么痕迹。
22:07:52<科尔瓦> “我不知道,有沉积物的话说明这最近还是有流水的,如果那个大家伙卡在上面把水流堵住了的话也有可能这样,不过还是先去最后一根管子看看吧”
22:09:26<叙事者罗德|DM> (还想仔细搜索一下这条管道吗?
22:09:43<Oicebot>  雷欧|叽进行我再看看检定: 1d20-2=6-2=4
22:10:09<叙事者罗德|DM> 雷欧被溅起的水花弄了一脸湿,一无所获
22:10:20<科尔瓦> “我记得我们醒来的时候没有被水淋得满头满脸,我猜应该不是这一条”
22:11:09<雷欧|叽> “那应该走哪边?咱是没什么思路了”
22:11:16* 雷欧|叽 垂头丧气
22:11:31<科尔瓦> “我觉得第二条管道的可能性比较高,以防万一,雷欧拜托你去检查一下那条管道附近的出口,看看是不是我们掉下来的位置”
22:11:48<叙事者罗德|DM> 你们经过一番调查,得到了似是而非的三个答案。科尔瓦经过一番推断,得出了结论。
22:12:18<雷欧|叽> “你要一起嘛?还是咱直接把你放下去?”
22:12:36<科尔瓦> “一起去吧”
22:13:04* 雷欧|叽 于是带他去只有水渍的管道
22:13:13* 雷欧|叽 自己打头阵 往里面走
22:13:16<科尔瓦> (不……我说我们检查的第二个
22:13:22<科尔瓦> (细流那个
22:13:53* 雷欧|叽 于是带他去只有细流的管道
22:13:54* 雷欧|叽 自己打头阵 往里面走
22:14:01<雷欧|叽> (没事一会我log修掉
22:15:28<叙事者罗德|DM> 你们顺着管道逆流而上,途中几次险些滑倒。
22:16:13<叙事者罗德|DM> 经过一番细致仔细地探查(中间用掉了一些时间),你们最终发现这里很有可能是汇集了用来清洗某些大型公共场所的水流
22:16:36<叙事者罗德|DM> 排水其中有着丰富的药剂成分
22:16:56<雷欧|叽> “唔?应该就是这个?”
22:17:26<叙事者罗德|DM> 同时这条管道的位置,处于你们昏迷地点的正上方
22:17:49<科尔瓦> “看上去是了,把他们拉上来吧”
22:18:13* 雷欧|叽 于是飞回去给洁蒙里丢绳子下去
22:18:40* 洁蒙里 想办法带着莉亚拉爬上去
22:19:10<雷欧|叽> (我直接抱莉雅拉上来吧
22:19:18<雷欧|叽> (这样你自己爬绳子就好
22:19:30<洁蒙里> (ok
22:19:32* 雷欧|叽 飞下去把莉雅拉也抱上来
22:19:36<雷欧|叽> (那个俘虏怎么办
22:19:46<洁蒙里> (杀了?
22:19:55<雷欧|叽> (或者藏在垃圾场吧
22:20:04<科尔瓦> (打晕找个地方扔了我倾向于
22:20:30<洁蒙里> (跟杀了没区别,给个痛苦吧
22:20:35<洁蒙里> (痛快
22:20:59<科尔瓦> (其实都行,你们定
22:21:22<雷欧|叽> (打晕了扔了吧
22:22:29<叙事者罗德|DM> 于是你们将健壮的俘虏击昏后,掩藏在了一堆废弃物中
22:23:10<叙事者罗德|DM> 之后你们相互帮扶,顺着绳索来到了有细细水流的管道里。
22:23:20<叙事者罗德|DM> 你们决定顺着管道逆向而行
22:24:13<叙事者罗德|DM> (那么,没有其他特别的行动了吧
22:24:39<雷欧|叽> (没了应该
22:24:43<洁蒙里> (没
22:24:45<科尔瓦> (没了
22:24:59<叙事者罗德|DM> =====一段有味道的前行========
22:25:15<叙事者罗德|DM> 你们中间遇到数次转弯
22:25:35<叙事者罗德|DM> 还有遇到一些分支管道汇入这条主干
22:25:52<叙事者罗德|DM> 但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无法容纳你们并排前进
22:26:03<叙事者罗德|DM> 甚至许多只是半人大小的管道
22:26:20<叙事者罗德|DM> 最终你们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22:26:28<叙事者罗德|DM> ======管道尽头======
22:27:06<叙事者罗德|DM>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蓄水池,水位很低,只到你们脚面。
22:27:25<叙事者罗德|DM> 水池约60尺有余见方
22:27:48<叙事者罗德|DM> 你们注意到水池似乎最近刚刚经过清洗。
22:28:02<叙事者罗德|DM> 这里似乎位于一处室内设施。
22:28:14<叙事者罗德|DM> 周围的高台上焚有燃香
22:28:16* 雷欧|叽 找找看有没有那个大黑球
22:28:59* 科尔瓦 寻找有没有其他的大型管道汇入蓄水池
22:29:00<叙事者罗德|DM> 附近没有黑色污染的痕迹,却有缥缈而温婉的歌声传来
22:29:13<雷欧|叽> “咱好像听到了有歌声……”
22:29:23<雷欧|叽> “然后也没看到那个黑东西……”
22:29:26* 雷欧|叽 皱眉
22:29:29<叙事者罗德|DM> 科尔瓦看到,有几条窄得多的注水口位于水池旁
22:29:54<叙事者罗德|DM> 这里的环境温暖潮湿
22:30:00<科尔瓦> “呃,或许我们最后还是走错了”
22:30:14<叙事者罗德|DM> 而建筑的穹顶上,还有十分明亮的物体
22:31:04<雷欧|叽> “要不咱上去看看?”
22:31:34<洁蒙里> "可以"
22:31:49* 雷欧|叽 直接飞出水池看看周围情况
22:33:18<叙事者罗德|DM> 雷欧飞出水池
22:33:46<叙事者罗德|DM> 雷欧发现这里是一处没有门窗的建筑——巨大的立柱支撑起房屋的穹顶,四周的风景尽收眼底
22:34:22<雷欧|叽> (惊了 天然浴场吗
22:34:35* 雷欧|叽 先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或者大黑球
22:34:35<叙事者罗德|DM> 这里四周灯火通明,有着如同庙宇一样的房屋在远处的高坡上,也有着如同兵营一样的要塞森严矗立
22:34:55<叙事者罗德|DM> 在近处,是人群聚集的广场,似乎正在向着庙宇的方向礼拜。
22:35:08<叙事者罗德|DM> 人们伏地,歌声也来自那边
22:35:23<叙事者罗德|DM> 当然,这一切,都在地底,雷欧向上看去,是漆黑的岩顶
22:35:45<叙事者罗德|DM> 这里,或许正是之前你们听闻的,卡雷许什的“内环”所在
22:36:00<叙事者罗德|DM> (想找出路却捅到了大本营
22:36:08* 雷欧|叽 飘在立柱后面 远远看庙宇是什么情况
22:36:16<雷欧|叽> (毕竟这就是嗯……
22:36:37<科尔瓦> (我的推理到底哪里出了问题_(:зゝ∠)_
22:36:56<叙事者罗德|DM> 雷欧看到,庙宇顶上有着烽火燃起,而在庙宇上开有宽阔的露台,露台上有数名士兵正在击向铜锣,人群的歌声合着铜锣的节奏
22:37:11<叙事者罗德|DM> (你忽略了这是一个有着“法术”的世界
22:37:17<叙事者罗德|DM> (想想二世
22:37:40<雷欧|叽> (最开始是下来帮着找金骑士 然后是帮学徒找样本 然后要给乞丐王找黑泥里的好东西
22:37:51<雷欧|叽> (现在一路直接突到内环
22:38:01<叙事者罗德|DM> (最后又回到了找金骑士的线上
22:38:18<雷欧|叽> (表爷一个牧师一个诗人 我一个菜刀法术个啥
22:38:38<雷欧|叽> (不 本来一直就是要找金骑士
22:38:57<雷欧|叽> (帮学徒是他可以把我们传送下来 帮乞丐王是因为那个黑球就是学徒要的样本
22:39:29<科尔瓦> (我觉得样本应该是那堆蛇
22:39:32<叙事者罗德|DM> 雷欧仔细观察了四周,发现了如下几个设施:
22:39:34<雷欧|叽> (哦 不对 乞丐王是因为他有内城信息 但是要我们帮着找东西
22:39:38<科尔瓦> (就是从黑球里面出来的东西
22:39:42<雷欧|叽> (但是我们现在直接在内城了
22:39:55<叙事者罗德|DM> 最显眼的,当然是位于高坡上的庙宇和其下的广场
22:40:02<雷欧|叽> (也就是找不找样本或者宝物已经无所谓了= =
22:40:09<雷欧|叽> (已经没什么好害怕的了
22:40:20<叙事者罗德|DM> 在稍近处,则是有着数个哨卡环卫的要塞兵营
22:40:44<叙事者罗德|DM> 期间街道错综复杂,民居星罗棋布
22:40:45<雷欧|叽> (没有什么像监狱的东西嘛
22:41:06<叙事者罗德|DM> 在不远处,还有着两处似乎有重兵把守的设施
22:41:38<叙事者罗德|DM> 其一密不透风,在门前立有高大的人象
22:42:09<叙事者罗德|DM> 另一处,则开有密密麻麻的窗户,门前的街道两边罕见的没有民宿
22:42:43<雷欧|叽> (没了?
22:42:54* 雷欧|叽 于是飞下去给其他人说下外面的情况
22:43:11<叙事者罗德|DM> 雷欧将所观察到的情报告知了同伴
22:44:22<叙事者罗德|DM> 你们一番合议……
22:45:52<科尔瓦> “我觉得那带一堆窗户的建筑看着比较像监狱”
22:45:59<叙事者罗德|DM> 科尔瓦如是判断着
22:46:02<科尔瓦> “密集化管理,大概”
22:46:49<科尔瓦> “你们怎么看”
22:47:02<雷欧|叽> “咱对这个没什么了解”
22:47:16<叙事者罗德|DM> 科尔瓦联想起他在南方各地的见闻,如果是监狱这样的设施,一般来说还是有各种原因让囚徒们保持“活着”的状态。
22:47:23<雷欧|叽> “咱平常也不会特意跑到大城市来”
22:47:23<叙事者罗德|DM> 开有窗户是十分正常的做法
22:48:40<叙事者罗德|DM> 但联系到你们要寻找的目标是……
22:48:51<叙事者罗德|DM> (可以作个决定,然后save
22:48:58<科尔瓦> (陷入思考
22:49:14<雷欧|叽> (有人像的感觉是统治者的位置
22:49:40<雷欧|叽> (主要是不知道金骑士到底是被关在他私牢里面还是公共监狱
22:50:02<科尔瓦> (我在想金骑士是会被当做一个生物一样扔到监狱还是当做一个战利品一样扔到库房
22:50:02<叙事者罗德|DM> (这个要看,金骑士被他们如何看待了
22:50:51<叙事者罗德|DM> (还记不记得,那个向导说的
22:51:12<叙事者罗德|DM> (在他们看来,金骑士是十分nb又危险的“事物”
22:51:27<雷欧|叽> (我正在翻log
22:51:35<科尔瓦> (我找找我的备忘
22:52:37<科尔瓦> (“金骑士不是敌人,但却是怪物。祭品是必要的工具,却不能随意处置。贡品是酋长的私有财产,用南方人的话说不可侵犯。”
22:53:19<叙事者罗德|DM> (那么,至少可以排除掉一个答案了
22:53:38<雷欧|叽> (哈斯的固有财产
22:53:44<雷欧|叽> (斯图尔特说了
22:53:49<雷欧|叽> (那么就是那个有人像的
22:53:50<科尔瓦> (对,私有财产
22:54:22<雷欧|叽> (这个货在骑士们下来的时候就派兵把他们围了 还有削弱他们的法器
22:54:27<雷欧|叽> (去有人像的地方嗯
22:54:31<科尔瓦> (下一个问题是我们怎么过去
22:54:44<雷欧|叽> (嗯……慢慢摸过去?
22:54:59<雷欧|叽> (现在他们反正在神庙那边朝拜还是啥
22:55:15<科尔瓦> (悄摸咪地溜过去么
22:55:25<雷欧|叽> (还是说我们应该直接缩回去找黑泥 回收样本和宝物之后去找乞丐王等他的暗道?
22:55:50<叙事者罗德|DM> (这也是一种选择
22:56:06<科尔瓦> (我觉得我们现在得尽量避免正面开战,尤其是唯一的治疗役阵亡的前提下
22:56:07<洁蒙里> (富贵险中球
22:56:12<叙事者罗德|DM> (不过那边正进行朝拜的话,明显是有些事情正在“进行”
22:56:16<洁蒙里> (这个机会以后就没有了
22:56:21<雷欧|叽> (不 你回去肯定也要打
22:56:27<雷欧|叽> (至少那个黑球也要打
22:56:43<雷欧|叽> (两条路都没奶的
22:56:46<科尔瓦> (emmmm,那莽一波吧
22:56:57<洁蒙里> (莽+1
22:57:02<雷欧|叽> (而且嗯……只要不是连战的话我还能自我恢复
22:57:11<雷欧|叽> (所以基本上坦是不会倒的
22:57:18<叙事者罗德|DM> (对是这样的,这里交个底,任何一种选择最后都会有一场没有牧师支援、没有休息前的final battle
22:57:24<雷欧|叽> (你们自己注意不要莫名严重受伤就很惨了
22:57:34<雷欧|叽> (是的 早就看出来了2333
22:57:53<叙事者罗德|DM> 于是你们经过一番合议,最终决定了前进的方向
22:57:55<科尔瓦> (一环剩2,二环剩1,吟唱剩2,我应该也就支撑一场了
22:58:29<叙事者罗德|DM> 你们决定根据之前的情报和推理,前往十分可疑、固若金汤的那栋建筑
22:58:32<雷欧|叽> (直接怼吧,抢了人直接跑出来
22:59:23<叙事者罗德|DM> 立于人像之旁、有卫兵把守。你们判断十分特殊的金骑士应当被俘获并且囚禁于此——如果有哪里像是“哈斯”们的宝库和居所,那只有这里了。
22:59:50<叙事者罗德|DM> 你们悄悄离开这栋有蓄水池的设施,潜入空无一人的内环街道
22:59:54<叙事者罗德|DM> (那么save?
23:00:02<科尔瓦> (可
23:00:09<叙事者罗德|DM> =====save&cg========
23:00:10<雷欧|叽> (然后抢了之后直接回水道 能找到样本就找
23:00:21<雷欧|叽> (找不到就算了 也直接叫学徒把我们拉回去
23:00:26<雷欧|叽> (嗯
23:01:01<叙事者罗德|DM> 执拗的冒险者们依然携带着同伴的身体。他们相信至少有一种办法可以完成他们的数个任务:找到金骑士、带回黑色样本、寻回他们同伴的生气。
23:01:26<叙事者罗德|DM> 而这个他们正前往的目的地,将会发生一场不可挽回的悲剧。
23:01:33<叙事者罗德|DM> 但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23:01:37<叙事者罗德|DM> ========save========
肉食动物(○` 3′○)و✧    灵魂画师(๑•̀ㅂ•́๑)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