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ckdown】Bring down the house章前故事p184-186  (阅读 1358 次)

副标题: 事故的开始与故事的结束 翻译:薛猫;校对:marfish

离线 NewAlbionDrone

  • Knight
  • ***
  • 帖子数: 462
  • 苹果币: 2
  • Vive la Nomad!
【Lockdown】Bring down the house章前故事p184-186
« 于: 2018-01-01, 周一 10:29:18 »

马吉·桑德拉卡(Majay Sandrakar)觉得自己要爆炸了。在纳米密封容器的控制中心坐下时,他不得不集中的大量意志力才能不从椅子上蹦起来。他能清晰地看见下方的实验室,并且能够看见伊利奥海恩(Eliohann)形体的全部长度。巨大大房间里光照充足,龙那祖母绿的鳞片反射着灯光,为整个空间镀上了一层亮绿色。

龙依然昏迷着,根据一份每个项目参与者都必须死记硬背的表格显示,他保持这个状态已经有超过10年了。早在50年代,他还因成为第一头装有数据接口的龙而成名,但为了这项技术它在64年的矩阵崩溃中付出了代价。从那时起他就一直昏迷着。

马吉再次检查纳米体水平,并且再次扫描了它们的编程情况。还是空白。几个月来,他对这些小点的数值已经熟烂于心。要让这个流程有成功的可能,纳米体就必须是完全未编程的。他还是对“这个流程”到底是什么很好奇,但他已经学会了不要提问,杰罗尔正是因为提问了才被踢出去。对杰罗尔来说这几乎是职业生涯的结束。他会卡在低级技术员的位置,可能会到非洲中部某个自动化工厂工作——或者更糟,到月球,直到生命最后一天。

而马吉则有着更长远的计划。他打算把他在这个项目的工作当作升职的跳板,并且最好还能到技术学院再待几年。自从整个认知碎片化障碍病毒导致的市场崩溃击中了公司理事会(Board of Directors)的钱包,他现在的研究领域,生物/纳米系统集成,就前景黯淡。他要么转移方向以便继续沿着公司的阶梯向上爬,要么解决病毒事件。但比他伟大得多的头脑正在研究后者,而他们不喜欢别人跳进他们的沙盒玩耍。

扫描结束,他的面板显示绿色。马吉给塞维尔博士(Dr. Xavier)比了个虚拟大拇指。她不在实验室。实际上,马吉觉得她也不在这栋建筑里,他认不出她的虚拟视角里的背景。这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毕竟她几乎从来不亲自到场。

她没直接回应,但他看到自己的AR界面多出一个表示着纳米编码的图标。只要一收到指令,他就会把塞维尔博士提供的代码编入纳米体中,随后把纳米体释放进IV流。释放指令的来源就在现场,或者说,像刻尔柏洛斯这种AI那种“在现场”。他无面的化身形象正在检查、复核伊里奥海恩的生物检测数据,并把数据直接上报塞勒迪尔,后者正以人类形态从新网群塔(NeoNET Towers)的安全区域注视着一切。

不过,马吉迷失在了伊里奥海恩胸口有节奏的起伏中,完全错过了开始编码的指令。指示图标已经出现在他的AR显示上,所有人的虚拟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而他站在玻璃旁向下盯着睡龙。

“在考虑让睡着的龙继续睡着吗?”耳塞里传来沙哑的低吼声,但感觉像是刺入了他的灵魂。

“什么?抱歉,我……呃……额……抱歉刻尔柏洛斯,先生。”马吉慌张地回答,被AI的关注吓了一跳。然后他注意到了编码图标,意识到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抱怨。他的肠胃翻滚,他感到胆汁上涌但努力把它压了回去,并试图假装出一丝镇定。

“可以等你有空了再编码释放纳米体。”马吉的耳塞里传出了一个不熟悉的声音。

“马上。我马上开始。对不起,我走神了。不会再发生了,先生。”他结结巴巴地回答。他不太确定,但他觉得这个不熟悉的声音就是塞勒迪尔本人。他没想确认自己的猜测,如果确认了,他确信自己不能阻止胆汁从喉咙涌出来。

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在空气中点一下,再向右滑动,马吉就启动了编码。这个流程会给容器1的所有纳米体编码,但要用到的只有一小部分。

“距编码完成还有5……4……3……2……1……编码序列结束。纳米体被编码,可进行注入。”宣布流程结束时他声音已经恢复了冷静。
“塞维尔博士,我们可以继续吗?”刻尔柏洛斯再次发出低吼。

“一切都按照计划完美进行。仪式保持最好状态。我们准备好了。”博士用她慢悠悠拖长的南方口音回答。

“克里奇先生,我们可以继续吗?”刻尔柏洛斯说道。

“我还是对提前进行不满意,但授予许可。”矮人回答。他实际上在现场。马吉曾见过他下到最底层从地面的走廊查看。但话又说回来,克里奇先生(Mr. Creech),也就是项目的分析大师,这些天就一直在现场。

“桑德拉卡先生,唤醒我的兄弟。”刻尔柏洛斯毫不犹豫地说道。

这是第一次马吉在这里被别人用名字称呼,这也是第一次刻尔柏洛斯对他和那头龙的关系作出说明。一个流行的猜想是这位AI实际上是伊里奥海恩的电子幽灵,但没人敢在刻尔柏洛斯的耳力范围内提及。可现在,这位AI将他称作兄弟——不管对电子存在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马吉启动了后续协议,这会开始将纳米体流注入IV——龙的四肢上各有一片鳞片通过外科手术移除,IV管由此插入。他从上方可以看到彩虹色的凝胶开始流过厚实的管道。凝胶到达针头处,进入龙的体内,他以为马上就会有什么反应。但什么也没发生。

马吉把注意力放回自己的工作,开始检测龙的重要体征,准备好一旦出错就中止纳米流。注入进行到一半,唯一的变化就是伊里奥海恩的心率略有升高。注入到达3/4标记,事情开始有了变化。心率和血压都升高了,但让马吉急切地探出身子往下看实验室的是他的脑部活动。读数在飙升,他能看到龙开始抽动。

马吉降低了最后1/4纳米体的流入速度。从他的AR显示里能看到伊里奥海恩旁边正在发生奇怪的事情。似乎什么东西正在矩阵里成形,马吉的兴奋达到顶峰,他会是最早几个目睹一个AI诞生在一个物理实体里的人之一。他震惊地看着数据开始一位一位、一比特一比特地构成一棵巨树的形状。他为那美丽的水晶树干而惊叹。

马吉太过分神,他甚至没注意到他周围的矩阵的天崩地裂。无法识别的化身突然出现在节点——共有7个——撕裂了与其它节点的连接。随后第八个化身出现。八个化身扑向刻尔柏洛斯的无面人化身,但在他们碰到那个衣冠整洁、但看起来有些无助的化身之前,刻尔柏洛斯变身为希腊神话中凶猛的三头野兽。

马吉突然意识到了这场战斗,他惊恐地看着双方无情地搏斗。刻尔柏洛斯十分强大,但在数量上是劣势。马吉考虑过帮忙,但他帮不了什么。他能做的最多就是完全切断电源把本地节点都关掉。问题是,他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有用。“马吉是吧?介意把纳米流的速度加快一倍吗,甜心,”马吉听见“身后”的声音。口音有点熟悉,但他之前从来没见过这个化身。用和塞维尔博士同样的语调和同样拖长的南方口音说话的是一个女性化身,有着惊人地美丽和惨白的双眼。

马吉惊恐地看着正在构筑中的树抽出一条树枝把那个女人拍在地上。更多的树枝攻击其它入侵者。刻尔柏洛斯挣开了倒地的对手,闪烁到马吉身边。

“解锁数据线!”他对那个吓得不知所措的技术员吼道。他指的是那条插入伊里奥海恩的数据接口里的数据线。通用连接器已经就位,但数据线被数据锁锁上并设置为监控模式,用于检查伊里奥海恩的脑部活动。

“你不能这么做。他的大脑不是节点,”马吉反对道。刻尔柏洛斯在马吉的AR显示前方猛然咬下他的虚拟巨颚。马吉没有危险,但效果依然相当吓人。“那是我的节点,但如果你不快点,他就会拿到我的节点。流程在继续但什么地方出错了。别的东西在写入伊里奥海恩。我要接入。现在!”

马吉突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到今早之前,按规定他都应该从刻尔柏洛斯那里拿到编码,但他却是从塞维尔博士那里拿到的。她说只是一点小变更。实际上,他根本没从刻尔柏洛斯那里得到任何编码。他只是按照塞维尔博士说的做。他究竟都做了什么?
“现在就解锁。我非常抱歉。”马吉表示歉意。

刻尔柏洛斯似乎没有听到他的道歉;图标消失了,通过这狭窄的带宽他把自己甩入肉体节点,即伊里奥海恩的头脑中。马吉希望这能奏效。那棵树还在抽动树枝捶打那八个化身,现在只看到五个了。马吉把注意力转回他的AR视野之外。

下方的实验室一片嘈杂,技术员奔走着想要稳定那头龙急升的生理指标。马吉惊恐地看见伊里奥海恩苏醒了,然后情况骤变。

最初龙猛烈地扭动着,尾巴大面积扫过,技术员纷纷倒下。巨兽试图站起来时被绊倒从桌子上摔落,笨拙的动作将两名技术员拍到了墙上。长着利爪的手举到头部往他自己复鳞的脸上划下深深的伤口。

然后是火焰。伊里奥海恩喷出火焰烤焦了周围的墙面,然后把自己的头伸进了火里。这是个无用的举动。疯狂愈演愈烈。马吉看到他的AR闪着红光——纳米体密封容器破裂警报。2号和3号已经破碎,4号和6号正在泄漏。5号以及8至10号还是绿色。

破裂的容器往房间喷出虹色的云雾,环绕在暴怒的龙周围。伊里奥海恩朝上跃起,撞在马吉所在的观察室的玻璃上,撞出蛛网状裂纹,然后重新摔回地面。他继续跳跃,撞裂了其它墙面,虹色雾气中掺入了灰尘。

马吉什么也看不见,但他能感觉到每次龙扭动着想要找到出口时造成的巨大冲击。他下方的地板颤抖着,隆隆作响,龙破坏了墙面并摧毁了部分上层建筑。瞬间之后,混乱结束了。

马吉冲向破裂的玻璃想要看到下方的实验室。空气中还弥漫着灰尘,遮挡了向下的视线,因此马吉一开始没注意到窗户。蛛网状裂纹在生长,裂缝在扩大。

马吉惊恐地看着纳米体缓慢地蚕噬着玻璃。当玻璃完全碎掉、纳米体朝他涌来时,他才终于想到要跑。一开始是种烧灼的痛苦,然后灰尘和纳米体充斥了他的肺部,他开始咳嗽。烧灼感很快从意识中消失,随后头部的剧痛让他跪倒在地。

他的思想尖叫着乞求着痛苦的结束、折磨的结束。

然后一个声音,仿佛无处不在,又仿佛哪里都不在,回应了他的尖叫,“加入我,我将永远消去你的苦痛。”

(译者:猜猜编入的编码是谁?(大概不用猜=_=)那么,猜猜塞维尔博士是谁?)
If it walks like a duck and quacks like a duck, it's probably an Andr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