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oc7th】褴褛之王  (阅读 6989 次)

副标题: 朋友死了,女朋友死了,莎士比亚死了,哭,快给我哭!

离线 梨茶

  • 版主
  • *
  • 帖子数: 150
  • 苹果币: 0
  • 我终于明白,美,诗歌和浪漫的本质就是花时间做没有意义的事。
    • 露娜的森林
Re: 【coc7th】褴褛之王 (日更)
« 回帖 #20 于: 2017-12-18, 周一 00:35:27 »
第十一章 春宵苦短,我们恋爱吧(未完)
总以为我应该像风,应该去远方,过最特别的生活。直到遇到一个人,才发现我也想过最平凡的生活,想长命百岁。别怪我自私,我们相爱,就是道德。
<KP-梨茶> 上次进行到,本威廉森获得了设计师的日记和图纸,发现了爱德华塔的小门,通往深渊所在。只要能想办法通过守卫,就有机会走进深渊。
<本.威廉森> “好吧,要短时间内通过守卫的话,也只能潜入了”
<本.威廉森> “可是潜入的话……仆从是不能带的了,但是我们人少去了也是送死”本显得格外的苦恼
<由依•英纳菲波> “……也许还有另外一种解决方法”把日记轻轻的放在桌子上,顺手把额前的头发撩到耳后,望向窗外
<本.威廉森> “嗯?另一种?”本疑惑的问道
<KP-梨茶> 窗外伦敦城静悄悄的,晌午的阳光照射下连空气中悬浮的灰尘都是懒洋洋的盘旋着。这个城市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将要面对什么东西。
<由依•英纳菲波> 转过头平淡的看着威廉森先生“如果他们也走这里,就会遇到和我们一样的问题”
<本.威廉森> “也就是说...为了不打扰守卫他们也是只有几个人?”
<由依•英纳菲波> 看威廉森先生终于接话,而不是陷入某种尴尬的沉默在心底松了口气
<由依•英纳菲波> “不,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由依•英纳菲波> “那就是他们有别的能让大批人直达深渊的方法”依然保持着一贯的优雅,带着某种自信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由依•英纳菲波> “我已经让人去伦敦塔周围盯着了,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就能够找到他们进入那里的路径”
<本.威廉森> “嗯,还是你想的周道啊”本摸了摸头发
<KP-梨茶> 你们便在家等待仆人报信吗
<由依•英纳菲波> 看见威廉森先生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没了下文,为了掩饰心中的失落,便转过头看向窗外晴朗的天空
<由依•英纳菲波> “天气真是不错啊,不是吗,威廉森先生”
<阿尔杰•艾伯特> 阿尔杰骑着马向着家里奔去,凛冽的寒风也渐渐的使阿尔杰的头脑了冷静了下来。
<阿尔杰•艾伯特>  阿尔杰一拉马绳,爱德华便懂事的停了下来,一人一马,就这样伫立在白茫茫的伦敦城中
<阿尔杰•艾伯特>  又有哪是安全的呢?家人就算逃出去伦敦城又能去向何方呢?
<阿尔杰•艾伯特>  阿尔杰伏在马背上,这是他第二次这样沉思,第一次则是他离家出走的前一晚。
<阿尔杰•艾伯特>  凛冽的寒风使阿尔杰打了个哆嗦,他摇了摇头,再次扬起了马绳,向家奔去。
<KP-梨茶> 是了,哪里才是安全的呢。吉普赛的孩子,不要为你远离奴隶主的鞭子而感到高兴,一切的苦难都不会停止。阿尔杰•艾伯特带着满腔思绪回到了家里,下马,将缰绳递给前方,才见到老艾伯特接过缰绳,就站在面前。
<阿尔杰•艾伯特> “父亲,您怎么……”
<KP-梨茶> “闷坏了,出来透透气。这几天没什么人来往,很闷的。”他顺势拍了拍你的后背。
<阿尔杰•艾伯特> “嗯……”阿尔杰低下头,脑海中死命的思索着劝说父亲的说辞
<阿尔杰•艾伯特> “父亲,今晚我可能不会回来了。”一切说辞此时都化为云烟,在面对父亲时,阿尔杰此时就像当初那个离家出走的十六岁少年一般,留下的只是一句话,一封信。
<KP-梨茶> “你……”他沉吟半晌。
<KP-梨茶> “我已经给主教写了信,已经没事了。都过去了。”
<KP-梨茶> “你被吓坏了。真的。艾伯特什么没见过?都是些魔术,是骗人的东西。你可是要信以为真,去做英雄?”
<KP-梨茶> “今晚家里会杀一只小羊,做成哈吉斯,吃过之后好好睡一觉,明日再陪我去剧院看戏。”
<阿尔杰•艾伯特> “不,父亲,还有很多东西在等着我们,这是命运,这也是不可逃避的,也是无法逃避的。”阿尔杰像是如释重负般的笑了笑“是啊,这都是骗人的东西,所以说我明天早晨会回来的,就如同当初我离家出走后从山里回来一样。”
<阿尔杰•艾伯特> “我会和明日太阳一起,再次出现在您的眼前,我以艾伯特家族的名义承诺”
<KP-梨茶> “你着了魔。你着了魔!我最遗憾的就是你十六岁那年离开家里。你是个贵族,你是有身份的人!”
<KP-梨茶> 他用力过猛,甚至咳嗽起来。
<阿尔杰•艾伯特> “是啊,父亲”阿尔杰拍了拍爱德华,从父亲的手里接过了马绳“我同样也是,艾伯特家族的人啊。”
<KP-梨茶> “好,好。依你,我都依你。你走之前,要带上点东西。”
<KP-梨茶> “你等我下。”
<KP-梨茶> “你就在此,不要走动。”
<KP-梨茶> 你看见他戴着厚实的手套,穿着红色长外套,蹒跚的走回屋里,恐怕是冷了,且麻了,不知在冷风里站了多久。
<KP-梨茶> 须臾,他就走了出来,肥胖的身体向右倾,显出努力地样子。他已抱着一袋东西回来。
<KP-梨茶> 那是一面小圆盾,盾上面是一袋金币。
<KP-梨茶> “你已跑出去一次,爸爸不知道你这次算不算话。就当你去散心,钱花光了抓紧回来。有什么想做的就做,最要紧两件事就是安全,就是有钱用。”
<阿尔杰•艾伯特> “是的,父亲”阿尔杰伸出手去,接过那面沉重的小圆盾与金币
<KP-梨茶> 小圆盾,副手武器,耐久15,装备于主手钝击1D4+DB。通体蓝黑色,以不明材质制成,上有家徽,有蔷薇和刺剑篆刻其上。
<KP-梨茶> 很重。
<阿尔杰•艾伯特> 阿尔杰带上了这些沉重的东西,启程了
<阿尔杰•艾伯特> 为了艾伯特的荣耀!
<KP-梨茶> 钱。
<KP-梨茶> 投掷武器。
<KP-梨茶> 效果为1D3钝击+一轮困惑
<KP-梨茶> 困惑:心智正常的单位需要通过意志鉴定避免捡钱一轮。
<KP-梨茶> 由依•英纳菲波和本威廉森读完了日记和手稿,阿尔杰阿伯特也安排好了后事,获得了小圆盾
<阿尔杰•艾伯特> 得到小圆盾的阿尔杰策马加鞭的奔向了由依小姐家
<KP-梨茶> 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由依•英纳菲波和本威廉森完成了解读,而阿尔杰也到了,在管家的指引下来到两人所在的书房,这两人的手按在同样的文献,坐在一起。
<KP-梨茶> 都铎三杰再次聚首,各有各的心事
<由依•英纳菲波> “艾伯特先生,你来了”微微点头向他致意,同时不动声色把手从威廉森先生那边抽开了
<本.威廉森> 本闭上眼睛,双手轻轻的按摩着太阳穴,同时整理着这些天的操蛋经历
<本.威廉森> “是啊,伦敦的冬天难得有这样的晴朗呢”
<由依•英纳菲波> “往日的你,会在这样的天气做些什么呢?”
<本.威廉森> “嗯...我会骑着克鲁什去山上转一圈,等待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追逐着太阳回到家中”
<由依•英纳菲波> “我会和哈莉在花园里坐上一天,看一些书,喝些红茶,最后回来好好的睡一觉……然而你我现在却在这里翻看了比你爷爷年纪都大的旧文献,还打算着在深夜去戒备森严的伦敦塔和不知道有多少的敌人去做对”由依转过身来用那黯淡的暗红眼睛注视威廉森先生(
<本.威廉森> 本被由依注视着,顿时觉得心脏跳动的速度正在逐渐加快
<由依•英纳菲波> “威廉森先生……”由依小姐微微的向着威廉森先生的方向探过去了一些“你是为了什么而在这里的呢?”
<KP-梨茶> 于是阿尔杰艾伯特闯进了两个人的小世界
<阿尔杰•艾伯特> “咳咳”阿尔杰看着有些暧昧的两人,感觉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
<阿尔杰•艾伯特> “那么……由依小姐,您所说的进入伦敦塔的办法呢?”
<本.威廉森> “嗯?原因吗?”本挠着头,“当然是为了找由依小姐帮忙啊!这么多的资料我一个人可看不过来”
<由依•英纳菲波> 轻咳了一声,重新端正了坐姿“是威廉森先生找到了一些文献”说着幽怨的看了一眼威廉森先生“上面提到伦敦塔的建造者……也发现了那个漩涡,但是他没有选择封起来,而是留下来一条通往那个地方的密道”
<阿尔杰•艾伯特> “密道!?”阿尔杰显然是被吓了一跳“那种东西为什么会在文献当中,真是可怕。”
<由依•英纳菲波> “毕竟没有多少人会有兴趣从故纸堆里翻出来看一个死人的日记”兴趣缺缺回答着
<由依•英纳菲波> (
<阿尔杰•艾伯特> “虽然你这话也不无道理……”阿尔杰试图说服自己
<阿尔杰•艾伯特> “那么我们何时行动?”阿尔杰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用些许担忧的眼神看着由依小姐
<本.威廉森> “嗯?原因吗?”本挠着头,“当然是为了找由依小姐帮忙啊!这么多的资料我一个人可看不过来”
<KP-梨茶> 威廉森勋爵从来都是这样不解风情。
<由依•英纳菲波> 轻咳了一声,重新端正了坐姿“是威廉森先生找到了一些文献”说着幽怨的看了一眼威廉森先生“上面提到伦敦塔的建造者……也发现了那个漩涡,但是他没有选择封起来,而是留下来一条通往那个地方的密道”
<阿尔杰•艾伯特> “密道!?”阿尔杰显然是被吓了一跳“那种东西为什么会在文献当中,真是可怕。”
<由依•英纳菲波> “毕竟没有多少人会有兴趣从故纸堆里翻出来看一个死人的日记”兴趣缺缺回答着
<阿尔杰•艾伯特> “虽然你这话也不无道理……”阿尔杰试图说服自己
<阿尔杰•艾伯特> 毕竟这个密道到底存在吗?现在还存在吗?阿尔杰丝毫不清楚,但这也是他现在唯一的寄托了。
<阿尔杰•艾伯特> 也许是决战前的凝重,也行是搭讪后的尴尬,整个房间都安静的可怕,阿尔杰打了个哆嗦,搓了搓手“既然没什么说的,那我就先吃点东西去了”随即拉开房门,退了出去。
<由依•英纳菲波> 在艾伯特先生退出去后,轻咳了一声打破了沉默“……咳咳咳,既然已经,没有什么事情, 我就在这里静待我的人的汇报好了,威廉森先生你有什么想做的吗?”
<由依•英纳菲波>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你愿意在这里等一下吗”
<由依•英纳菲波> 看威廉森先生不答话……看着窗外以掩饰自己脸已经快红到脖子的事实,吞吞吐吐的说出来后……
<由依•英纳菲波> 房间依然是一片沉默
<由依•英纳菲波> 在寂静的几分钟后,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回过头的由依小姐,看见的是已经靠着椅子睡着的威廉森(
<KP-梨茶> 也许是等待太过漫长,威廉森先生的眼已经合上了。
<由依•英纳菲波> “……真是没办法呢。”
<由依•英纳菲波> 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来走到威廉森先生的身边,凝视着他的睡颜
<由依•英纳菲波> 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定一般,把因为低头而垂在额前的发丝顺到耳后……
<KP-梨茶>由依俯下身,红榴石一样的眼睛在斑驳的光影下闪烁着奇异的光彩,玫瑰花在她的血液中燃烧,她的心脏跳个不停,轻飘飘的像是在跳宫廷舞。桌子上摆着象牙脚的钟表,那是日耳曼人的宝贝。它静止在那里,对由依说,去吧女孩,时间停下来了。
<本.威廉森> “嗯?由依小姐?”
<由依•英纳菲波> “呜哇!”
<由依•英纳菲波> 被突然睁眼的威廉森吓的一下子从他身边跳开了
<本.威廉森> “怎么了吗?”
<由依•英纳菲波>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看你睡着……我在想要不要叫醒你……”慌乱的解释着刚才的事情。
<本.威廉森> “哦,好吧...那么现在,说说今天晚上的计划吗?”
<由依•英纳菲波> “嗯……艾伯特先生他去准备去了,我得在这里等着我的人回来汇报,威廉森先生你打算做什么呢”一边下意识的重新整理着自己已经很整齐的衣服,一边故作淡定的说明着,但是从脸上那抹红晕就能看出刚才的发生的才没有那么容易消散
<本.威廉森> “我吗?我现在只想赶紧体验一下生活...今天晚上会非常危险,我可不敢保障”本回答道,但说道一半却停了下来
<由依•英纳菲波> “嗯?”
<由依•英纳菲波> 见威廉森话说到一般却突然停下,不禁有点疑惑的抬起头看向他
<本.威廉森> “由依,你觉得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呢?”
<由依•英纳菲波> “……太多了”
<本.威廉森> “嗯,就连由依小姐也有那么多遗憾啊”本感叹着
<由依•英纳菲波> “……那威廉森先生你呢?”
<由依•英纳菲波> 这么反问着
<本.威廉森> “我...我遗憾也挺多的,比如...一场成功的恋爱...”本断断续续的回答着,露出了惆怅的表情。
<KP-梨茶>姑娘笑了,声音像是多情的南风,那是对惆怅男孩本的反应。
<由依•英纳菲波> “我帮你弥补这个遗憾怎么样?”鬼使神差的,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
<本.威廉森> “(⊙_⊙)”本一脸的懵逼
<本.威廉森> “由依小姐你是...认真的吗?”
<由依•英纳菲波> 两个人相互对视了大约半分钟,由依小姐才反映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刚刚才消失的红晕又一次的爬上了面颊。
<KP-梨茶>她又闭了闭眼,好像要隐瞒她的秘密。等她张开眼睛,梦幻的轻雾已经掠过。
<由依•英纳菲波> “我……我”
<由依•英纳菲波> “……是”
<本.威廉森> “...额...”本的脸颊也开始泛红,看着由依小姐
<本.威廉森> “这样也....太突然了吧”
<由依•英纳菲波> “你……不喜欢吗”似乎突然变得失落
<本.威廉森> “不是不是!”本连忙回应
<本.威廉森> 似乎是为了使自己的言行更加的真实
<命运女神>  * 艾 投掷  上吧! : 1d2 = 2
<命运女神>  * 艾 投掷  上吧! : 1d2 = 1
<命运女神>  * 艾 投掷  上吧! : 1d2 = 1
<KP-梨茶>快把硬币放下,你的血液难道没有给够你勇气吗?
<本.威廉森> 本看着由依,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
<由依•英纳菲波> 看着威廉森先生的动作,紧张而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本.威廉森> 走向由依,左手拥抱着她的腰部,右手抚摸着她泛红的脸颊
<本.威廉森> “由依小姐...我可以吗”
<由依•英纳菲波> 因为本的触碰而颤抖一下,身体因为紧张而变得僵硬,忍耐着直接逃跑的冲动,“可……可以”看着威廉森先生,面色通红的用细如蚊呐的声音说出了那句话。
<本.威廉森> 那么
<本.威廉森> 本轻轻的吻了上去
<KP-梨茶>你要吻的嘴唇,是用象牙刀剖成两半的石榴,是大海朦胧的光影里找到的珊瑚。你挽住她的腰,却想象不到那温暖富有弹性的腰是世界的权柄。她在你的鼻子下面用红宝石一样的眼睛静静的盯着你,然后轻轻的阖上。麝香和松香混合在一起,就像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野兽。嘴唇温柔的触摸彼此的触感,是穿过沙漠后喝下的第一口美酒。
<本.威廉森> 不知过了多久,本渐渐的移开了嘴唇,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着由依。
<由依•英纳菲波> 由依那虚无的暗红眼睛看着威廉森,一时间只感觉全身软绵绵的。
<由依•英纳菲波> 似乎是沉溺于刚刚那炽热而温柔的感觉之中。
<KP-梨茶>两声叩门结束了你们甜美的温存,房间的门半开着,在地上放着一卷羊皮纸和一份草稿。叔父来的可真是时候。


« 上次编辑: 2017-12-18, 周一 09:09:40 由 梨茶 »
梨花一枝春带雨,茶铛影里煮孤灯。
广州COC面团群577199268女装子和女孩子的跑团群290487252克苏鲁猛男汉化组687483525长春COC面团群673040473
LOG存放处:Luna’s woods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16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