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FATE/INTO THE INFINIT【Assassin组】  (阅读 6399 次)

副标题:

离线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FATE/INTO THE INFINIT【Assassin组】
« 回帖 #30 于: 2017-10-26, 周四 20:03:57 »
【没想到,才到第三天而已,就已经交出一个令咒了】
就这样自己踏入战场,是非常值得反省的一点,情资不足,距离合格还差得远。

【是吗?以那个大英雄为对手,参与到Archer和Saber的宝具战中并全身而退……我认为完成这些只消耗了一个令咒算是非常便宜的】
Assassin的念话。

的确,光是回想起来就觉得要吐出来般不适。
那个战场……那个魔力的奔流,如同火雨般从天而降的炮弹,还有将这所有都只凭一击就加以斩裂的神剑。
竟然在那样的战场上,只靠咒术和这身实为诅咒的礼装支撑下来了。
——而且奇迹般地温存着几乎所有的关键情报。

说有利还为时过早,但怎样也无法算作不利吧。
考虑到本来的目的,因为宝具战而半毁的管理者宅邸也是个机会,还有Rider那边的事情。
那种毁损度,是无法只用魔术就修复的,利用建筑业者这条线说不定能把刻印布进结界内。
现在手上也握有充足的情报了,和Rider那边的交涉,至少不担心没有底牌。
没有掌握到一点情资的组……Lancer,还有Berserker吗?

【那么给你指示,Assassin,以念话保持联系,和Rider的交涉就交给你了。】

————Assassin出动————

“——芙蕾让我来履行盟约。”
时间是傍晚。
旧城的行人本就不多,年轻人比例也很低,Assassin的外形相当显眼。
但他还是选择在Rider的据点外现身,以普通人的方式被Rider组的眼线捕捉到,然后才加以接触。
或许可以算是礼节的一种吧。
他作为英灵的气息之薄弱是异常的,无法只用拥有气息遮断技能来解释。
即使与他正对面,如果不是Master而是普通的魔术师的话,应该连察觉他是英灵这件事也做不到吧。
“当然,是以那份盟约还有效为前提的话……那么,实际是怎样的呢?”
浅灰色的眼珠直视来人。

【搜集情报失败】
【交流回合-对Rider组进行接触】
« 上次编辑: 2017-10-26, 周四 20:59:00 由 LeeWings »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FATE/INTO THE INFINIT【Assassin组】
« 回帖 #31 于: 2017-10-26, 周四 21:11:12 »
引用
“当然还有效。”
英国绅士走出树林迎接Assassin。他没带着那头越发强壮的禽龙,身边只有几头像鸟一样蹦来蹦去的小型恐龙。
“Master…梅洁德先生正在进行工作,由我来代为发言。”
“我们对于SABER的搜索失败了,不过昨天有相当大的动静。”
“而且情况还发生了变化:Berserker的御主变更了。”
是御主下达了情报共享的命令吧,他说出这些情报没什么迟疑。

Berserker的Master被……
还真是错过了相当大的事件呢。
【告诉他Saber宝具限制条件的事情,作为交换让对方吐出Berserker的情报来】

“喔,这份情报以见面礼来说相当重呢,那么以我被给予的权限透露一部分情报吧。”
灰色眼珠的少年似乎真的很意外。
“——就在昨天,Saber在管理者宅邸附近和Archer交战了,并且在交战中使用了宝具。”
他停顿了一下。
“关于Berserker的Master变更的这个情报,能够说得更加详细吗?这边也准备了相应的谢礼,比如说……Saber的那个宝具,在三天之内都无法再次使用。”

引用
“三天……吗。如此确认的程度,莫非是辨认出了真名?”

“关于Berserker,最初的御主被外来魔术师偷袭了。虽然还没确认,但令咒被剥夺的情况下大概是死了。”
“新的御主在让Berserker有组织的吞食灵魂。”
来打呲了一声。
“恐怕会演变成比隐藏自己的SABER更棘手的问题。”

哦,察觉到了
不过这边的情资还没有暴露,最坏的情况也可以用宝具或者技能作为理由对付过去,还有余裕
不过竟然是魂食……?而且到现在还没暴露?是新的Master或者servant自己拥有这方面的技能吗?

【提醒他Caster的事情,继续挖Berserker的情报,暂时什么都别说】

“说到这个,还有Caster在……上次和你们的会面,恐怕已经在他的宝具下暴露了。”
停顿,明显是在和御主念话吧。
“为了在必要以共斗来阻止Berserker,那边的情报恐怕也变得相当必要了呢。”
稍微有些刻意地转开了关于真名的话题,是在暗示“以Berserk的情报来交换”吗?从Assassin的表情上难以确定

引用
“关于夺取令咒的家伙,是一个阿拉伯人。而且他也在提防着其他意图夺取令咒的人。哦对了,让芙蕾小姐小心一点吧,我的小家伙们已经处理过几个密探了。”
小恐龙们嘶嘶两声。
“SABER和ARCHER交战了,最近应该不会动作。Berserker如果继续吞食下去,会明显暴露这一侧的存在。”
并不是御主让他传的话,而是他自己说出来……来打生前也了解魔术师侧吗?从他的装束看也许真有关系。

这个发言是他的本意吗……?
令人很在意。

【试探一下他对合力讨伐Berserker的态度。】

“也就是说,‘因此让我们改变目标,对Berserker发起战争吧’……可以理解为你们在做这样的提议吗?”
Assassin稍微收起了点漫不经心的样子,但嘴角还是不自觉地透出自嘲的笑意
“阻止战争的工作倒是第一次做。"
【……别说多余的话】
这家伙,完全没有英灵的感觉。
就算是这样多余的一句话也说不定会被人猜出真名啊
"……好,是的,我明白了……”
又是念话。
“老实说这边本以为你们会倾向于狙击Saber或者Arhcer其中之一。”
“那么,是这样吗?我方要求正式地确认方针变动与否。”

引用
在听到“倾向于狙击……”那句时,来打倒是明显的迟疑了。
“请认为这是一个年轻人的矜持吧。”
他的表情有点难以解读(如果有读心类能力倒是可以明说!)
“当然,SABER也是无法忽视的存在。在关于他的请报上继续共享,没问题吧?”

Servant和Master的方针有差别吗?
心里的想法逐渐成型了。
感觉可以下一剂猛药阿。

【答应他,Assassin,但以Caster的监视为理由向对方要求解决方案,之后准备提出对Caster的讨伐案】

点点头,但又立刻摇摇头
“没有问题,但我被芙蕾指示了,不容许在有可能向Caster泄露的场合交流重要的情报,考虑到上一次情报泄露的事情,我也赞成这点。”
看向Rider
“你们有两全之策吗?”

引用
这次Rider和御主进行了一下商议。
“我们暂时不会移动,贵方随时可以来找我们。而传递情报方面……”
“用信使怎么样?最传统的形态。”
也就是纸笔。

【就是现在,这样转达吧,Assassin】
【‘——讨伐Caster吧,必须一直警戒不知从哪里发生的情报泄露,我无法接受’】
【‘报酬再加上Archer组的情报,我讨厌那个女人’】

“我们这边有另一个提议,当然,贵方有拒绝权。”
没有迟疑,恐怕是早就商量好的吧
“‘——讨伐Caster吧,必须一直警戒不知从哪里发生的情报泄露,我无法接受’,这是她的原话。”
Assassin摆正姿态。
“‘报酬再加上Archer组的情报,我讨厌那个女人’,这也是她的原话。”

引用
Rider并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但也稍微抬起了头。
“我们会对这个提议进行探讨的。”
看看天色。
“明天这个时间,”Rider随手把一块肉抛到Assassin脚边。
瞬间,在周围乱晃的几只小恐龙齐刷刷把目光盯向那块肉。
“把这个丢到通风的地方,会有小信使过去送去我方的决定。”

【‘感受到了贵方的诚意’】
【‘Saber的Master,是使用中华系术式的魔术师’……这么告诉他们,然后把那个带回来吧】
【不要带回工房,地点我会给你指示的……两街区之外的公寓,已经用暗示做好了准备】
*指示Assassin不直接把那块肉带回据点,而是带往一个刻印过了的独居女性所居住的公寓
*暗示内容是让她给工作的地方请假,然后准备好食物闭门不出,暗示消退后直接给予咒缚让她(物理上)不能离开房间或呼救

“‘感受到了贵方的诚意’。”
Assassin半是恶作剧地模仿了一下Master的强调,用左手的食指和拇指拈起那块肉,在裤袋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了某个便利店的零食包装袋。
“‘Saber的Master,是使用中华系术式的魔术师’……这算是临别礼物吧,毕竟没有其他东西能给你们,回见。”
转过身

引用
Rider站在原地稍微停了一下,也转身回到别墅,继续他的工作了。

« 上次编辑: 2017-10-26, 周四 22:18:27 由 LeeWings »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FATE/INTO THE INFINIT【Assassin组】
« 回帖 #32 于: 2017-10-27, 周五 09:48:25 »
商业街,6点。
虽然是繁华的路段,但是由于并不是餐饮集中路段的关系,街面上依然没有太多顾客。
停靠在路边的,也只有孤零零的一辆搬家公司的大型拖挂式货车。
就在这样稍显冷清的气氛里,名为Recurion的成衣店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穿着白色长袍和头巾的大胡子男人看起来并不像是需要洋装的客人,但他抬起头确认了一下标牌后,还是推门走进了铺面。

“欢迎光临Recurion,请问您需要什么呢?诶……”
女店员的笑容有些僵硬,大概是因为遇到了少见的外国男顾客吧?日本人的英语普遍不好。
此外要说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大概就是店员身上的服饰显得有些过于奢华与合衬了吧。
她踌躇着要怎么招呼才好

而阿卜杜勒也在筹措着言辞——
根据主人的命令,他的目的是招募而非迫害。
特别是明知眼前的女人乃是一名卡菲勒时,劝诱变得格外地具有难度。

就在这时,年轻女性的声音从员工通道中传来
“——所以说,你就是那个篡夺了Berserker的家伙?”
从那里出现的黑发女子戴着面纱,全身覆盖在漆黑如丧服的礼服下
“而且还带着Servant,这算是在威胁吗?”
同时地,一旁店员的脑袋垂了下去,视线逐渐失焦

“没想到,鄙人已经那么知名了啊。还是说,您的使魔是老鼠,还是式神呢?”
阿卜杜勒刚刚试图向眼前的女卡菲勒宣扬安拉的恩典,就被突然出现的女人打断了。
他显而易见地慌乱了一下,不过很快堆起了熟练的的笑容。
“鄙人刚成为御主不久,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见谅吧。”
“不过,鄙人来到此地,确实是有着另外的事。虽然您可能已经知道了,但还是容鄙人再度向您说明吧——”
“石镜市存在在窥伺令咒的魔术师这样的事情。”
阿卜杜勒这次做出的说明,比起之前在公寓中做出的要详细许多。
“窥伺者的集团,以我所知的,数量为十,每一个的首领都是比鄙人更为高超的魔术师。”
“当然,或许无法与阁下媲美,但是他们居于暗处。相信作为Assassin的主人,您比任何人都了解这种暗处的威胁吧?”

“你自己不也是其中之一吗?还有,贵方所做的事情就相当于拿着凶器闯进别人家里,交谈的基础是要展现诚意吧?”
双手环抱,稍微抬起下巴,但面容的大部分还是被黑色面纱所遮掩着
“现在的你没有能够取信于人的地方,希望你对此有自觉。”

“鄙人的英灵此时依然停留在外面的运载工具上,这就是鄙人的诚意了。毕竟面对的是鼎鼎大名的Assassin,这点小心还请允许鄙人保有吧。”
阿卜杜勒微微笑了笑。
“鄙人所来,只是为了将事实告诉于阁下。真实与否,阁下自会判断,不是吗?”

“……姑且就接受吧。”
露出很勉强地接受了的表情(因为面纱,就连这表情也看不真切)
“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老实说难以理解你的意图,这不是真实与否的问题……没有什么比免费更贵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Berserker的Master。”

“当然,当然,专程前来不是只为了说这两句话的。在下对Assassin这一神秘的职介一向有着异样的亲切感,毕竟敝教派创始者,同样也是以暗杀闻名的。”
男人东拉西扯地说着。
“所以呐……能不能将Assassin请出来相见一番呢?”

“那可是Assassin啊?贵方尚且知晓要隐藏自己的Servant——那甚至还是Berserker,却要我方的Assassin现身吗?”
稍微上前一步,严阵以待
“无论你是否是在理解现状的基础上作出此发言的,我都要拒绝你的要求。”

“啊,是我的不谨慎了,那么……Berserker——”
拖挂式货车的一侧被瞬间撕开一条口子,不祥的古铜色的巨人从中迈出,挺直了二米多高的身姿,向Recurion走来。
沉重的脚步震颤着土地,盔甲上黑色的灵气如同有生命一样翕张、吞吐。
几个信徒虔诚地跟随在巨人的身后,他们手中握有驱赶凡人的魔法道具。
这样一支有些古怪的队伍最终在成衣店外停下。

“……”
仿佛屏息许久才吐出这一口气似的,把视线从古铜色的巨人身上移开,直视着白袍男人
“如果我让你看的话,你们就会离开吗?”
女人一面说一面不着痕迹地将手指放在面纱上

“或许吧,谁知道呢?”
阿卜杜勒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如果Assassin的御主能够臣服于Berserker的御主,那么可能就会变成必然呢。”

“是吗……也对,是我太迟钝了吗。”
保持着直视的姿态
“说来,确实有人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现在正是用的时候呢。”
轻轻地舔了一下嘴唇
“你想看Assassin对吧?Assassin现在——”

话音未落,却听到由远至近,响起一支劲曲……
“Ah~GoGoPowerRanger!GoGoPowerRanger!~~”
一辆暴走卡车*毫不迟疑的冲向人群。
“……原来你是这种风格的吗?”
“意料之外的事……提前预定好的来不及了,只能买下这辆。”
(暴走卡车:日本80年代流行的在卡车外加装音响。)
白袍的信徒们慌乱地散开,黑色的巨人伸出了巨大的拳头,对准卡车的车头。
“——不过我可是真讨厌车祸。”
打开车门,一个埃及青年被丢了出去——在他还没落地前,从卡车后就跟着冲出一条成年盗龙接住了他。
轰!
黑色巨人一拳轰进车头,但那时来打已经不在车内——
挂着音响和彩带的后车厢从内碎开
英国绅士跨坐在一头肌肉异常发达,指刺已经长出利剑的禽龙身上飞跃而出
散落于地的音响还在尽力的响着。

与此同时Assassin显现了——流浪汉打扮、灰色眼珠的少年抱着黑衣的年轻女子跳跃起来,落在旁边的甜甜圈店屋顶上
刚刚站稳,女人便向Rider的御主喊道:
“Rider的Master,情况变了——就在这里联手吧!夺走了Berserk的家伙是个疯子!”

“明白了,和预定的一样。”
在盗龙背后稳住身形,爬正
“外来者!你用不正当的手段扰乱了这场圣杯战争!”
一指白袍:“现在将对你进行讨伐。”

“哈……”
阿卜杜勒不屑地笑了笑。
“战争便是战争,何来手段正当与否之说?”
“来吧,今日便让你们知晓安拉至大的恩惠,卡菲勒们!”

“疯子……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女性御主冷冷地说。
“——”

高大的禽龙从Rider的御主身后缓缓出列,身上跨坐着Rider的身姿。
“人员被驱散了吗?刚好,否则在商业街这么打还真有点不舒服。”
Rider打了个呼哨。
周围的的响声开始嘈杂。
一头、两头、三头……
十数头1M到1.2M高的未成盗龙呈半包围聚拢过来。
“这些家伙们生存的时代在神代之前。那时空气中都是流动的魔力,即使经过我的调整,也只是勉强适应现代社会。所以现在你们这些信徒身上的味道,可相当吸引人。”
Rider一拍手。
“捕猎。”

“真便利啊,相对地我这边就只能靠自己了——”
身穿礼服的女子从甜甜圈店屋顶跳了下来,不知何时变得孤身一人,Assassin已经失去了踪迹。
手中握着不会反光的黑针,黑色的礼服表面浮现出光的纹路,如同活着的生物般鼓动着

——R&A阵营——
主力:Rider
支援1:Assassin
支援2:幻之禽龙
——————

而阿卜杜勒所带来的大部分信徒虽然是新招收的,但其中也隐藏着专业级别的魔术师。
面对盗龙群的狩猎,信徒们进退有度地形成了防御圈,不过在神代的恶兽面前还是开始产生伤亡。
相对的,白袍的男人身边只剩下一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信徒,以及——
Berserker。
毫无疑问地,他们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半身甲上的涌动出了黑色的灵气,滚动着将古铜色的巨人浸染成了黑色。
强大的魔力在空气中鼓荡,嗅之就足以令人疯狂。
代表着原始力量的巨人,出阵。

——B阵营——
主力:Berserker
辅助1:阿卜杜勒
辅助2:信徒
——————

两边开始一起加速,然后是撞击——
轰隆——
幻想种的恐龙猛烈地与二米高的巨人撞在了一起。
恐怖的力量让整个街道为之震颤。
撞击之后,原本体型力量看起来更为高大的禽龙,却被巨人一拳格倒在地。
恐怖的狂暴魔力充斥着整个空间。

——技能行使(Berserker)——

狂化
等级:EX
使用时机:常时
【筋】、【耐】+30,【敏】+10,比较能力时选中【筋】的情况下,使对方的胜率【-10%】

——————————
“那个Berserker的狂化等级……竟然在规格外。”
Rider的御主在这个距离能分辨出了技能属性,不免要震惊。

——准备阶段——
【确认能力值】
——R&A阵营——
【筋】40 【耐】65 【敏】70 【魔】40 【运】45 【宝】60
——B阵营——
【筋】120 【耐】107 【敏】82 【魔】40 【运】40 【宝】70

但Assassin的御主却在此时开始了行动。
 “——以令咒向战争之扳机下令。”
“开火。”

————宝具宣言————

【一击决乱】
等级:B
类别:对人宝具
使用时机:准备
魔力消耗:30
在准备阶段宣告使用,成功(50%+此Servant幸运-对手最高幸运)判定的场合,对手Master无关位置【即死】,每使用一划令咒判定成功率+30%。
若对方Servant不具备【单独行动】技能,则战斗立即结束
此外,使用此宝具成功结束战斗的话,此次战斗视为未发生过。
(其余内容不详)

Master行使一道令咒使成功率+30%

————————————

Assassin:“——”

“!”
阿卜杜勒胸口冒出了一团血花。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胸口的位置。

贯穿他心脏的,是不知从何而来的手枪子弹。
如同Assassin本人般毫无踪迹可循、魔力也好声响也好都完全没有的一击。
——宝具。
而且,还特别以令咒强化过。
白袍男人慢慢地倒了下去,这样的话战斗就结束了,失去魔力供给的Berserk也会……

——然而,本应该陷入疯狂的Berserker依然沉稳地站在原地,将禽龙和Rider一起压制在原地。

“真是干得不错啊……”
阿卜杜勒身边那个信徒身周突然爆发出了恐怖的魔力。
头巾被吹飞,露出了一张充满希腊人古典美的略显苍老的脸。
那正是被宣扬死去的,Berserker原主人的脸庞。
“将我新得到的玩具就此毁坏,就用你们之一来代替吧。”

——阵型更换——
主将:Berserker
辅助1:普鲁托“死神”特拉福尔
辅助2:信徒2
——数值变动——
【筋】107 【耐】97 【敏】72 【魔】47 【运】30 【宝】70

直到这时,依然在观察正面战场的Rider的Master才听到了那声枪响。
“什么…?打死了个谁?”
而此时的梅洁德还未搞清楚状况。

“……”
魔女沉默了一下
“抱歉,搞砸了呢,Rider。”
声音里没有感情

Rider充满绅士风度地回应道:“还在预期内。”
“不如说,这么一枪就能解决,就没必要求援了。”
说着,Rider控制着胯下的坐骑,灵活地躲开了巨人的压制。
禽龙的利爪在Berserker的身上留下了道道伤痕,但是这点伤势对于巨人根本毫无威胁。
转身,巨人就一拳狠狠地殴打在禽龙的身侧,令幻想种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嚎叫。

“我得承认,你们让我印象很深刻。”
死神握住了无形的镰刀,看向了两者的御主们。
“但现在,死,或者臣服,你们要选择哪个呢?”
强大的魔力笼罩了整个战场,

——主要阶段——

【由拥有地利的AR组选择要比较的属性】
选择“敏”

【由B组选择要比较的属性】

选择“筋”

【随机掷骰决定要比较的属性】,1D4,1为耐,2为魔,3为运,4为宝
结果是“魔”

——————————

——明确的劣势。
就算Rider驱使着众多的仆从(恐龙)、就算得到了Assassin的援助,也还是无法应对。
那个Servant(Berserker)是真正的怪物。
就算同时以两组为对手,巨人也依然无声地排开敌人、扫除障碍,将眼前的一切视若无物地向前进。
——是的,视若无物。
那就是胜机。
简直顺利到不能再顺利了,Assassin出现在巨人的至近距离、视觉的死角中。
严格来说,也不能叫做死角吧,只是,那一瞬间的Assassin,无论是样子还是气息,都和身旁陷入乱战中的信徒们无异——甚至还要更加卑微。

——技能行使(Assassin)——

未熟者的虚像
等级:B
使用时机:主要
在比较能力值落败的场合,可以立即给所有未落败的能力值+已落败的能力数量×5
之后,若是三个能力值均落败的场合,可以立即再次判定随机比较的能力值
引出对手的轻视、大意,并从中确立胜算的能力。
B等级的话,即使对方有着与警觉、洞察有关的加护也可能因为大意而露出破绽。


落败三个能力值
Assassin的宝、耐、运+15
所属阵营的宝、耐、运+8,阵营能力总值变动如下:
【筋】40【耐】73【敏】70【魔】40【运】53【宝】68

然后立即再次判定随机比较的能力值!

确认,仍然是魔

————————————————

【比较能力值】

筋:107:40
敏:72:70
魔:47:40


Rider看起来就和是“战斗”二字无缘的从者,但他依然信心十足的对上巨人。
食草恐龙半站立起来,用短促有力的前脚与巨人角力。在战斗过程中,禽龙的身体竟然发生的变化——并不是“改造”,而是“进化出的功能”。比起某些从者拥有的[自我改造]技能,更接近于[空想具现]吧,只不过目标只有他唤醒的恐龙。

——技能行使(Rider)——

医学
等级:C
使用时机:主要
比较能力值时选到【魔】的场合可以给对方的胜率【-5%】的惩罚

恐龙学
等级:EX
使用时机:回合行动
当恐龙战士参加战斗时,选择能力值结束时可以选择在【筋】,【耐】、【敏】中的一个数值获得+20,作为支援时减半。
(其余内容不详)

选择“敏”

——————————

【能力变动】

筋:107:40
敏:72:70+10
魔:47:40

【二劣一优,AR组基础胜率为30%】

计算属性值带来的胜率调整,B组胜出66点
计算等级带来的胜率调整,B组胜出30级
计算其他能力带来的胜率调整
——————————

“用尾巴!”
忽然从直立状态恢复成四肢着地,禽龙猛一转身。在躲开巨人拳击的同时猛抽一尾。
增长恐龙的力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Rider在战斗中还在让恐龙逐渐学会【对人型】的战斗方式。
“并没有存在于基因中,但这些孩子学起来很快的!”
但是……Rider留下了一滴汗。果然以神代的敌人为对手,现在的形态还不够吗……

——技能行使(Rider)——

乘骑
等级:B
使用时机:反击
该角色在使用宝具的场合会得到【+20%】的补正。

宝具为幻之禽龙,使用中

——————————

位于正面的Rider完美地吸引住了Berserker组的注意力
而与之相对的,Assassin也完全展现了其身为暗杀者的素性。
明明就在极近的位置,但没有任何人——或英灵意识到他的存在或是威胁。

——技能行使(Assassin)——

气息遮断
等级:B
使用时机:时常
与初次见面的对手最终胜率+10%
可以将情报收集的成功率+10%
可以遮断Servant的气息,就算是有出色感知力的Servant也难以发现。
Assassin的场合,并非轶事的具现或生前的技术,而是因为其特异的存在方式,使得身为英灵的气息极弱所致


——————————


【计算最终胜率】
基础胜率:30%
属性差值:-66%
等级差值:-30%
狂化:-10%
医学:+5%
骑乘:+20%
气配遮断:+10%
AR组最终胜率为-41%


——结束阶段——

可说是压倒性的劣势。
突进的禽龙发出哀嚎,体型较小的恐龙则是稍微接近就被爆风吹飞到空中。
就在这刹那,黑色面纱飘舞着,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了黑衣魔女的面容。
只限于片刻间,时钟的指针仿佛停滞了。
——那是非常接近于‘完成’的姿容
眼睛的颜色、脸颊的形状、头发的光泽与长短、再加上服饰的重量、款式与花纹。
以人身之能抵达【】的半道,以那份觉悟所创造出来的“美”,在那瞬间夺去了巨人、老人与狂信徒们的视线。
“曾经看过一次”那个面容的Rider主从,获得了片刻的喘息之机,而Assassin——

——技能行使(Assassin的御主)——

魔貌
等级:B
使用时机:结束
在战斗中再次判定随机比较的能力值
若交战对象曾受到过此技能影响,则需要在【筋】或【敏】中的一项上承受-15(最低到0)才能使用此技能。

确认技能效果,随机比较的能力值改为【运】

——————————

——头一次,明确地,笑了。
他毫不犹豫地连开七枪。
自动手枪喷出火舌,放出连平庸英灵遇上也会嗤之以鼻的贫弱9mm弹。
其中的大部分都无法命中吧。
就算命中了,对那个怪物般的巨人(英灵)而言,也不过是“无法作为攻击来认知”的废铜烂铁罢了。

——技能行使(Assassin)——

不动之强运
等级:A
使用时机:参照效果
当发生战斗,随机到的能力值是【运】的话,我方阵营的该数值+40,且敌方阵营无法重新判定此能力值
再现“在一连串巧合下完成不可能的刺杀”事迹之技能。
A等级的话,能展现出宛如早已被定下的命运般不可撼动的强运。


R&A阵营的能力变动如下:
【筋】40【耐】73【敏】70【魔】40【运】93【宝】68

——————————

——那个命运被扭曲了。
现实中不存在完美的事物。
就算只有0.00000001%的概率,也可能会失败,可能会失效,可能会赶不及。

“不需要期待,也不需要考虑……最后运气永远都会在我这边。”
Assassin以几乎可以称得上谦逊的语气将话语和枪弹一同放出

巨人的身躯上出现了伤口,然后——被接下来的六发子弹依次撕裂。

【能力变动】
筋:107:40
敏:72:70+10
运:30:93

【一劣二优,AR组基础胜率为70%】

计算修正项目
基础胜率:70%
属性差值:+4%
等级差值:-30%
狂化:-10%
骑乘:+20%
气配遮断:+10%
AR组最终胜率,64%

身为魔术师理应感觉不到的,但是……
黑衣的魔女头一次地,感受到了“命运”的存在
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埃及人有着对【运势】的感应——“Rider!上!”

“你们都这么努力的话……”
略有些苍老的男人认可两人的奋斗。
“Berserker,显身吧。”

庞大的形体冲天而起。
被铠甲束缚了需求的巨大可怖形体第一次地向世人昭示了自己的存在。

“……!”
“展现正体了吗……!”

——嘶吼!

“这是……!”

毫无疑问地,如果说原来的巨人算是高大的话,那么此时连勉强地抵达其膝盖的程度都极难做到。

魔女止不住颤抖,身上的礼服反而仿佛兴奋起来了一样,更加激烈地放出魔力

巨大的异种人形高高地举起了手——

雷光。

聚集。

————宝具宣言(Berserker)————

神雷
等级:不明
类别:不明
魔力消耗:50
发动需要消耗一道令咒
不论能力值比较的结果如何,都视为二优一平(即基础胜率为80%),再考虑其他胜率调整因素
————————


连恐龙们都暂且忘记撕扯猎物,看了过去


【根据宝具效果,AR组基础胜率下降至20%,并因此修正最终胜率为14%】

“哈阿……哈阿……怪……物……”
魔女软倒在地
 “……连战争本身都想要消除吗。”
Assassin喃喃自语着。

无数的雷光在身侧炸响,魔术师高高地举起了双手。
原本庞大无匹的魔力疯狂地流向另一头,但是他根本不在乎。
仅仅是为了这一刻的荣光,这一刻证明自身凌驾于所有生命之上的伟业,男人便可以付出一切。
RIDER【MASTER,撤退吧。还不是决战的时候。】



“来吧,试试看天之劫火吧!”
Berserker(巨人)的御主宣言道

“……梅洁德。”
丧服的魔女声音很轻

“……”
紧迫,已经没有慌乱的时间了

“让彼此陷于这个境地,是因为我过于不成熟所致。”
“回答我,你对于驱逐眼前的怪物(Berserker)有多大的觉悟……这很重要。”
“快点——!”
她焦急地向盟友寻求着答案

“……”
少年无声地守望着身后的Master
女人的面纱早已被掀开。
她初次展现出其魔性的姿容时,连Berserker都为之一怔——但现在已没了最初时那么强烈的悸动,现在只令人觉得脆弱

“MASTER!”
RIDER和禽龙都在蓄力,只有一两秒的反应时间了

“——!撤!”
自称为梅洁德的青年下了决定。

【共斗规则,当组队双方都同意使用令咒撤退时,可由双方各自承担令咒消耗。如果有一方想要背弃盟友,则需要单独使用二道令咒撤退】

(使用,撤退)

(使用,撤退)

RIDER和禽龙瞬间反跳、飞奔,拉上了大盗龙背上的御主——那只大盗龙则冲向了巨大化Berserker
停在原地的恐龙们也四散奔逃

“Assassin……使用那个宝具……!”
“——”
在Master的命令下,Assassin和大盗龙一同冲了上去——他的右手背上竟然也浮现出和令咒样式十分接近的纹样。
在冲向巨人时,他露出了无人察觉的苦笑。

——宝具行使————

【舍弃灾祸之手】
等级:B
类别:对人宝具
使用时机:参照效果
魔力消耗:10
两道拟似令咒,但只能以【提高胜率】或【安全撤退】的形式来运用,并且都必须消耗魔力
以此法安全撤退时,此Servant会以只留下右臂的形式被消灭,但不算作退场。
维持手臂的存续会产生非战斗级别的魔力消耗,摧毁手臂可使其退场。
使用一道令咒可在拟似令咒不足时强行使用【安全撤退】的效果。

消耗1道拟似令咒以使用【安全撤退】的效果

————————


【确认,ASSASSIN及RIDER组,共同使用二道令咒撤退】

——————战斗结束——————



【令咒消耗1,魔力不足-60】
【拟似工房破弃】
【依照宝具效果,Servant拟似令咒消耗1】
【依照宝具效果,Servant近似消灭】
« 上次编辑: 2017-11-06, 周一 21:47:46 由 LeeWings »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FATE/INTO THE INFINIT【Assassin组】
« 回帖 #33 于: 2017-10-28, 周六 23:44:18 »
【准备行动:搜集情报-Caster】
搜集情报投掷: 1d100 = (62) = 62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FATE/INTO THE INFINIT【Assassin组】
« 回帖 #34 于: 2017-10-29, 周日 10:43:40 »
(这是一张条)
【搜集情报失败】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FATE/INTO THE INFINIT【Assassin组】
« 回帖 #35 于: 2017-11-02, 周四 14:52:11 »
(这是一张条)
【与Saber的交涉】
【Master技能变动】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FATE/INTO THE INFINIT【Assassin组】
« 回帖 #36 于: 2017-11-06, 周一 10:47:58 »
(这还是一张条)
(Assassin的梦)
【准备行动:在灵脉回复】
【魔力回复40】
【当前魔力不足状态为-40】
« 上次编辑: 2017-11-06, 周一 22:33:00 由 LeeWings »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FATE/INTO THE INFINIT【Assassin组】
« 回帖 #37 于: 2017-11-14, 周二 00:15:58 »
(这又是一张条)
(以“帮助saber组”为前提对明日香提出“如果你有觉悟,可以为你准备能介入战争的手段”这种劝诱,不介意是否暴露给Saber组,但有关手段具体信息没有公开)
【交流回合:与NPC交流】



(这还是一张条)
【交流回合:参加Archer组对Saber组的交流】
« 上次编辑: 2017-11-15, 周三 13:00:41 由 LeeWings »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FATE/INTO THE INFINIT【Assassin组】
« 回帖 #38 于: 2017-11-16, 周四 21:28:07 »
【准备行动:制作礼装-重投战斗检定】
制作礼装投掷: 1d100 = (88) = 88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FATE/INTO THE INFINIT【Assassin组】
« 回帖 #39 于: 2017-11-16, 周四 21:28:37 »
(这是一张条)
【礼装制作失败】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FATE/INTO THE INFINIT【Assassin组】
« 回帖 #40 于: 2017-11-16, 周四 23:29:11 »
(这是一张条)

【获得战利品分配:抵抗即死礼装*1,非战斗重投礼装*1,战斗重投礼装*1】
【交流阶段:对俘虏的审讯】
【消耗礼装对额外情报检定进行重投】
【检定成功】
« 上次编辑: 2017-11-17, 周五 00:00:18 由 LeeWings »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FATE/INTO THE INFINIT【Assassin组】
« 回帖 #41 于: 2017-12-06, 周三 23:13:16 »
(这是一张条)
(献上俄国人作为祭品)
(Assassin,再来)

【准备行动:在灵脉休息】
【魔力不足变为-0】
【满足宝具条件,使Servant复归】
« 上次编辑: 2017-12-06, 周三 23:15:04 由 LeeWings »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FATE/INTO THE INFINIT【Assassin组】
« 回帖 #42 于: 2017-12-20, 周三 20:52:21 »
(这是一张条)

【交流阶段:与Servant交流】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