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FAIRY RECORD NO.03 The Price  (阅读 963 次)

副标题: Only for you,you alone,to pay

离线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68
  • 苹果币: 8
FAIRY RECORD NO.03 The Price
« 于: 2017-08-02, 周三 00:50:47 »
代价(The Price),为维系契约做出的牺牲,具体内容因个案而异。契约者根据妖精单方面提出的,通常是晦涩不清的指定,支付属于自己的珍贵事物。而妖精的一方,无论其自觉与否,实际上无一例外的失去了完全的自由。据此,正如契约是包含双方的相互关系,代价的支付与索取亦同。契约者对这一点缺乏认知,极有可能是造成“黑羊”现象的独立风险因素之一……——《关于“妖精”的调查报告》


[20:36] <复病Lee> ————————————————————————————————————————————————————
[20:40] <复病Lee> ——水倒流着
[20:41] <复病Lee> 光向上沉去,而影子则如同镜中反射出的光斑一样急速地‘飘动’着
[20:42] <复病Lee> 意识回到身体的时候,你发现自己正盯着乐器店的CD墙看
[20:42] <复病Lee> 而墙上稀疏地散布着鱼的影子
[20:42] <复病Lee> 【——这里】
[20:42] <复病Lee> Cetus从你的影子中‘游’了出来
[20:43] <吉莉安> “诶——!?”
[20:44] <复病Lee> 看店的小哥睡眼惺忪地扫了惊叫的你一眼
[20:44] * 吉莉安 注意到自己的音量
[20:44] <复病Lee> 将宛如盛夏中户外橱窗的反光般耀眼的‘它’视若无物
[20:44] <吉莉安> “啊,这个CD……”
[20:45] * 吉莉安 眼中只剩下那个光斑,看都没看架子随手拿下一张
[20:45] <复病Lee> 它从你的视界边际游入,划着柔和的弧线占据了一部分CD墙——被它的‘光(影子)’覆盖的指尖有些发烫
[20:46] <复病Lee> “喔,欢迎,呵欠……光临,承惠……”
[20:46] <复病Lee> 你没听清楚小哥说了多大个数
[20:47] * 吉莉安 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用信用卡付了钱
[20:47] <复病Lee> 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个光斑——同时也是映出所有鱼形“影子”的光源——游动着,将好几种不同的鱼(星星)投影到附近的平面上
[20:48] <复病Lee> “(打印凭条的声音)多谢惠顾。”
[20:48] <吉莉安> 【真美……】
[20:48] <复病Lee> 新的‘星星’间歇地从影子里冒出来
[20:49] <复病Lee> 小哥的影子,还有钢琴那被拉伸的颀长阴影
[20:49] <复病Lee> 它们的光,它们的存在,于白昼下是如此的不显眼
[20:49] * 吉莉安 反复的体认到赞叹词的贫乏
[20:50] <复病Lee> 但却在“它(Cetus)”的照耀下,将只有你能看见的影子(鱼)投射到四周
[20:51] <复病Lee> 【如果你没别的事了,Fomalhaut……我想我们可以走了,你不用回答我,我很了解你们】
[20:52] * 吉莉安 有些失神的出了店门,差点连买下的CD都忘了拿走
[20:52] <复病Lee> 稍微意识到自己的视界有些奇怪,是在走出店门之后
[20:53] * 吉莉安 小声道:“你得……给我一点时间适应……”
[20:53] <复病Lee> ‘它’将自己的躯体(影子)投射在远处的23层写字楼上,然后睁开(实际上是影子的)眼睛向你点了点头
[20:54] <复病Lee> 你抬起头来看它的时候
[20:54] <吉莉安> “——!”
[20:55] <复病Lee> 顺便将挂在无云晴空中的太阳一并收入眼帘的时候
[20:56] * 吉莉安 这次成功的没因为惊讶做出什么引人注目的奇怪举动,顺便还躲开了迎面而来的行人
[20:57] <复病Lee> 因直视强光而导致的盲斑并未出现在视界中
[20:57] <复病Lee> 就好像从来都未曾出现过似的
[20:58] <吉莉安> “那个……能问个问题吗?Cetus你,吃什么……”
[20:58] <复病Lee> 【吃?】
[20:59] <复病Lee> 【噢】
[20:59] <吉莉安> “这个问题很奇怪吗?哦,不需要喂啊……”
[20:59] * 吉莉安 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21:00] <复病Lee> 它回到了你的脚下,你的影子里——它即使在如同刚才那般巨大、距离你那样遥远时,也总和你的影子联结着
[21:01] <复病Lee> 【琐事我会自己处理的,Fomalhaut】
[21:01] <复病Lee> 【你只需要遵守约定即可】
[21:01] <吉莉安> “哈哈,抱歉,问了愚蠢的问题。”
[21:02] <复病Lee> 【毋须道歉,我非常了解你们,但你还不了解我】
[21:03] <吉莉安> “确实如此呢。嗯……比我预计的要有趣……”
[21:03] <复病Lee> 成群的斑马鱼(形的影子)从你的影子中游出
[21:04] <复病Lee> 【我被一些人这么说过】
[21:04] <复病Lee> 它的语气很平淡
[21:05] * 吉莉安 自顾自的轻笑着
[21:05] <复病Lee> 但有一丝隐藏得很深的疲惫——现在的你还没能察觉
[21:05] <复病Lee> 无论是那句话没说出口的后半部分,还是其所代表的感情
[21:06] <吉莉安> “找一个方便的地方再聊天吧。”
[21:06] <复病Lee> 【悉听尊便】
[21:06] <复病Lee> ——————————————————————————————————————————————
[21:10] <复病Lee> 转动钥匙打开房门
[21:10] <复病Lee> 出租屋一如既往地狭窄
[21:11] <复病Lee> 荧幕仍在嗡嗡响着
[21:11] * 吉莉安 关上门,下意识的叹了口气,虽然仅是狭小的空间但也足以对隐私提供必要的庇护
[21:12] <复病Lee> 它从你的影子里游了出来
[21:12] * 吉莉安 熟练的给了荧幕一巴掌让它安静
[21:13] <复病Lee> 并迅速地化为一道映在天花板上的光斑,带着水波般的质感
[21:13] * 吉莉安 在屋内唯一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21:14] <吉莉安> “地方有点乱,咱们都只能将就一下了。”
[21:14] <复病Lee> 安静下来的显示器,外壳看起来比平时要蓝一些——虽然也只是白色和白色泛蓝的差别
[21:14] <复病Lee> 【毋须多虑】
[21:15] * 吉莉安 带着一丝茫然的眼神凝望了天花板片刻
[21:15] <复病Lee> 有好几处剥落了的墙纸上,映出稀薄的水母影子
[21:16] <复病Lee> 它仿佛很是受用般在天花板上慢慢地游动着
[21:16] <复病Lee> 几乎没在动,但确实在动
[21:16] <吉莉安> “Cetus,你知道吗,我曾经写过一张清单开列出打算问你的问题,不过咱们还是忘了它吧。”
[21:17] <复病Lee> 【好事】
[21:17] <吉莉安> “但相互了解还是必要的,首先……”
[21:18] <吉莉安> “Cetus,你是什么呢?”
[21:19] <复病Lee> 【这不是个好问题】
[21:19] * 吉莉安 眼中闪过好奇又顽皮的神采
[21:19] <吉莉安> “可我很想知道答案。”
[21:19] <复病Lee> 【‘不是好问题’指的是我即使作答,你或许也很难理解】
[21:20] <复病Lee> 【我无法判断问题出在谁身上,但至少今天我不会拒绝作答】
[21:20] <复病Lee> 它稍微变小了一些
[21:20] <复病Lee> 周围出现了一些海豚(形的影子)
[21:20] <吉莉安> “我会努力试着理解。”
[21:21] * 吉莉安 正色道
[21:22] <复病Lee> 【——你们之中有‘好奇心’的存在】
[21:23] <复病Lee> 【我想你不会不理解那是什么,Fomalhaut,我们就是那样的东西】
[21:23] * 吉莉安 对自我的认知,智慧生灵的特权,无论得到怎样的回答,追问这问题本身就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21:23] <复病Lee> 【就像鱼一样】
[21:24] <吉莉安> “唔……?为什么是鱼?”
[21:24] <复病Lee> 【因为只能选择前行或死】
[21:24] <复病Lee> 【想象一下,Fomalhaut】
[21:25] * 吉莉安 露出苦笑,“真是意外的沉重的答案。”
[21:25] <复病Lee> 【不是那样的】
[21:26] <吉莉安> “嗯?”
[21:26] <复病Lee> 【想象一下,一个程度与你们等同、但好奇心在内部占绝对主导的知性】
[21:27] <吉莉安> “嗯……”
[21:27] <复病Lee> 【没有踌躇,没有犹豫,没有节制,没有其外的一切基本欲求……没有良知】
[21:27] <吉莉安> “灾难。抱歉。”
[21:27] <吉莉安> “而且,还这么大。”
[21:27] * 吉莉安 比划了一下
[21:28] <复病Lee> 【毋须介怀】
[21:28] <复病Lee> 【我们就是那样的东西】
[21:28] <吉莉安> “但你这不是很有自知之明嘛?”
[21:29] * 吉莉安 脑中突然意识到什么……
[21:29] <吉莉安> “呃,抱歉。”
[21:29] <复病Lee> 【我已经说过了,Fomalhaut,毋须介怀】
[21:29] <复病Lee> 【正是因此,我们才选择了这种生活方式】
[21:30] <复病Lee> 它游到了你的床上——在没收拾妥当的毛毯、床单和枕头之间游动
[21:30] <复病Lee> 身体(光)起伏着
[21:31] <吉莉安> “呃……之前的尝试,不怎么成功吗?”
[21:31] * 吉莉安 这会儿想收拾也来不及了……
[21:32] <复病Lee> 【太久了,你的Cetus也不是随着世界一同诞生的,Fomalhaut】
[21:32] <复病Lee> 【我知道的是,这种方式是最好的】
[21:33] <复病Lee> 【对双方都好】
[21:33] <吉莉安> “看来,我是被寄予了厚望呢……”
[21:34] <复病Lee> 无云的晴空将些许的光投射到屋内
[21:34] <吉莉安> “不过呢,对双方都好这一点上,倒是说对了。”
[21:34] <复病Lee> 远远地传来模糊的消防笛声
[21:35] <吉莉安> “让我们彼此都成为更好的自己吧。”
[21:35] * 吉莉安 俯身摸摸床上的光点
[21:36] <复病Lee> 【若你如此期望】
[21:36] <复病Lee> 暖暖的
[21:36] <吉莉安> “有人说过你很阴郁吗?!对于一团光来说……”
[21:37] <复病Lee> 【光……?】
[21:37] * 吉莉安 扑倒在床上,抱起枕头,将床铺滚的更乱了
[21:37] <复病Lee> 【噢】
[21:37] <复病Lee> 在暖洋洋的午后,你们聊了一些话题
[21:38] <复病Lee> 有很遥远的,也有就在身边的
[21:38] <复病Lee> 【不够活泼,我知道的】
[21:39] <吉莉安> “倒也不是……活泼的问题……”
[21:40] <吉莉安> “对人类来说,明亮的,暖和的东西,一般不会让人联想到那些……”
[21:40] * 吉莉安 懒洋洋的挥了挥手,“那些有的没的。”
[21:41] <复病Lee> 【对你的光(Cetus)来说,Fomalhaut不算个很有常识的契约人】
[21:41] <复病Lee> 【绝大部分人在订契约之后……甚至之前,最关心的通常是我能做哪些事情】
[21:42] <吉莉安> “谢谢夸奖。有需要的时候,常识会回来的。”
[21:42] <复病Lee> 【无所谓,反正也不是我的】
[21:42] <复病Lee> 【在你需要的时候我会用的】
[21:43] <吉莉安> “呃……突然感到了责任的压力……”
[21:43] <复病Lee> 【责任?】
[21:43] <复病Lee> 【噢】
[21:43] <复病Lee> ‘鲸鱼’从窗子游了出去
[21:43] <吉莉安> “既然你提到了,不如告诉我吧,你有什么能力?”
[21:43] <复病Lee> 你猜它大概在外墙上悠哉地游着泳
[21:45] <吉莉安> “如果能力也是你的一部分的话,那也有认知的必要。”
[21:45] * 吉莉安 摇摇手指,找点常识回来
[21:45] <复病Lee> 【体验一下吧】
[21:45] <复病Lee> 【会比较直观】
[21:46] <吉莉安> “好!”
[21:46] <复病Lee> 身体微微地沉了下去——向着天花板
[21:46] <复病Lee> 那是远比“坠落”来得更加柔和的引力
[21:47] <吉莉安> “呜哇——?!”
[21:47] * 吉莉安 看看周围,只有自己?“漂”起来了!?
[21:48] <复病Lee> 当你看向电脑桌时
[21:49] <复病Lee> 一条鱼(一道影子)随之潜入茶杯那被阳光拉长的阴影里
[21:49] <复病Lee> 接着它也“沉”了上去
[21:50] <复病Lee> 你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认识到这种效应是由自己的意志左右的
[21:50] * 吉莉安 幻觉?还是事实?要确认很简单……
[21:50] * 吉莉安 放开那杯子
[21:51] <复病Lee> 影子仿佛受惊般游了出来
[21:51] <复病Lee> 然后杯子落回桌上——声音很轻
[21:52] <复病Lee> 你漂浮在空中,身体转动着,背部轻轻碰上天花板
[21:52] <吉莉安> “哇喔——”
[21:52] <复病Lee> 【粗浅的一种】
[21:53] <复病Lee> ‘鲸’游了进来
[21:53] <复病Lee> 【其他的多少有些危险,虽然周围不是没有合适的场所……你愿意去吗,Fomalhaut?】
[21:53] <吉莉安> “已经……离‘常识’非常远了……”
[21:54] <吉莉安> “唔……”
[21:54] * 吉莉安 思考了3秒钟
[21:54] * 吉莉安 告诉自己弄清对方的所谓“合适”准绳也是非常必要的
[21:54] <吉莉安> “走!”
[21:55] <复病Lee> 【如你所愿】
[21:55] <复病Lee> 你——慢慢地——沉入自己的影子
[21:55] <吉莉安> “等等怎么走……诶?!”
[21:55] <复病Lee> ————————————————————————————————————————————————————
[21:56] <复病Lee> ——如同溺水般的触感
[21:56] <复病Lee> 但是,少了窒息带来的不适
[21:57] <复病Lee> 你“浮出水面”时,已经置身于一片赤红当中
[21:57] <复病Lee> 昏暗的烟与明亮的火支配着周围的空间
[21:57] <复病Lee> 是火场
[21:58] <吉莉安> “诶!?”
[21:58] <复病Lee> 不过,和刚才潜入影子一样,也没有不适
[21:59] <复病Lee> 【放轻松,Fomalhaut,看看自己】
[21:59] * 吉莉安 低头
[21:59] <复病Lee> 躯体失去了颜色和质感,仅余明暗不定的黑暗
[22:00] <复病Lee> 要说的话……没错,就像影子
[22:00] <复病Lee> 从刚才开始就感觉不到
[22:00] <复病Lee> ‘温度’还有‘重量’
[22:00] <吉莉安> “为什么这种地方才合适?”
[22:01] <吉莉安> “有很多影子的关系吗……”
[22:02] <复病Lee> 【因为在我所知的常识中,你们不会简单地造出如此规模的‘火’】
[22:02] <吉莉安> “不,等等,不是慢慢计较这个的时候……”
[22:03] * 吉莉安 仔细看看周围还有没有人
[22:03] <复病Lee> ——楼下有一个,楼上有两个
[22:04] <复病Lee> 视线转动的中途,视界被转换成了奇异的投影
[22:04] <复病Lee> 人类的轮廓被勾勒出来
[22:04] <吉莉安> “先到上面去!”
[22:05] <复病Lee> 没有再传来那种溺水般的失重感
[22:05] <复病Lee> 而是一种……如何形容呢
[22:06] <复病Lee> 身体变得极端轻盈,仿佛水体般,以至于只要轻轻一踢地面就会化为激流
[22:06] <复病Lee> 你从火与烟之间流过
[22:07] <复病Lee> 穿透被烧得焦黑的间隙
[22:07] <复病Lee> 出现在一对哭泣的双胞胎面前
[22:07] <复病Lee> “哥,呜……我们是不是没救……呜呜……”
[22:08] <复病Lee> “别乱想,消防车都来了,大不了我们就跳下去!”
[22:08] <吉莉安> “喂,这边!”
[22:08] * 吉莉安 看看这两人能否看得见自己
[22:08] <复病Lee> “……”
[22:09] <复病Lee> “喂,你怎么了。”
[22:09] <复病Lee> 妹妹瞪大眼看着你的方向
[22:09] <复病Lee> 但哥哥回头了好几次也没什么反应
[22:09] <复病Lee> 【这是我把你带来这里的另一个原因,Fomalhaut】
[22:10] <吉莉安> “原来如此。”
[22:10] <吉莉安> “回头再解释,先走这边!”
[22:10] * 吉莉安 指了最近的窗户的方向
[22:10] <复病Lee> “哥,这边……!”
[22:11] <复病Lee> “喂,忽然怎么了,那边的话……虽然不高但也着火了啊!”
[22:11] <复病Lee> 它游到了那扇窗上
[22:11] <复病Lee> 【所以你确实要这么做,对吧?】
[22:12] <吉莉安> “对对,得帮他们逃出去。”
[22:12] <复病Lee> 【如你所愿】
[22:13] <复病Lee> 鲸张开了口
[22:13] <复病Lee> 如同被那口所吸入般,火焰在一瞬间失去了颜色
[22:13] <复病Lee> 然后转小、继而熄灭,化为灰色的烟
[22:14] <复病Lee> “忽然灭了……?”
[22:14] <复病Lee> 哥哥咬咬牙用力向着窗户一撞
[22:15] <复病Lee> 窗框和玻璃轻易就被撞了个粉碎
[22:15] <复病Lee> “诶……!”
[22:15] <吉莉安> “连这种事都能做到……”
[22:15] <复病Lee> 但那个男孩也失足落下了楼——这里是四楼
[22:16] <吉莉安> “啊,接住他,像茶杯的时候那样!可以做到吧!”
[22:16] <复病Lee> 【你可以的,感受一下吧,Fomalhaut】
[22:17] <复病Lee> “哥……!那边的姐姐,你可以救他的,对不对?”
[22:17] <复病Lee> 妹妹哀求着伸出手,但女孩的手穿过了你的身体……
[22:17] <复病Lee> ——而她的身后,火焰正延烧过来
[22:18] * 吉莉安 深吸了一口气,回想让杯子漂起时的感觉……
[22:19] <复病Lee> 一道鱼影射了出去
[22:19] <复病Lee> 形态是飞鱼
[22:20] <复病Lee> 它灵巧地飞入被火光映射到对面大楼上的少年之影中
[22:21] <复病Lee> “……!?”
[22:21] <吉莉安> “来,你也一起来。”
[22:21] * 吉莉安 唤出另一条巨大的翻车鱼,“往这边跳!”
[22:22] <复病Lee> 少女惊讶地看到哥哥的身体开始逐渐止住去势,减慢落地的速度——甚至有一丝上浮的趋势
[22:22] <复病Lee> 然后她点了点头,也跳了下去
[22:22] * 吉莉安 接住了!然后只要慢慢松手……
[22:23] <复病Lee> ——————————————————————————————————————————————————
[22:23] <复病Lee> 在两个孩子都安全之后,你去了一趟一楼
[22:24] <复病Lee> 让Cetus吃掉火焰——或者火里的其他某种东西——之后,那个抱着公文包的男人也脱险了
[22:25] <复病Lee> 做完这一切之后,你的意识——影子——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22:26] <复病Lee> 【——这次你表现得很有常识,Fomalhaut】
[22:26] * 吉莉安 使劲掐了自己一把,“不是梦。”
[22:26] <吉莉安> “呃,被你这么评价还真是微妙的感觉!”
[22:27] <复病Lee> 【我本来以为你会表现得更冷酷一点】
[22:27] <复病Lee> 【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22:28] <吉莉安> “不管是谁都没法看着那种情形袖手旁观的吧!?”
[22:28] <复病Lee> 说起来,那个女孩子在分别之前问了你的名字
[22:28] <复病Lee> 自己是怎么回答的……稍微有点记不得了
[22:28] <复病Lee> 【是吗?】
[22:28] <复病Lee> 【噢】
[22:29] * 吉莉安 揉了揉头发,“唉……大概吧……”
[22:30] * 吉莉安 自己若是可以袖手旁观的那种人的话,从一开始就不会选上这个论文题目以至于把自己弄进这步田地了吧……
[22:30] <复病Lee> 【那么,关于我能做些什么,应该不用赘述了】
[22:31] <复病Lee> 【它们现在也是属于你的东西了】
[22:31] <复病Lee> 【Fomalhaut】
[22:31] <吉莉安> “嗯? 哦……”
[22:31] * 吉莉安 有点心不在焉的听着
[22:32] <吉莉安> “知道了。先别吵,我正在哀悼我崩坏的常识……”
[22:32] <复病Lee> 【噢】
[22:33] <复病Lee> 它沉默下去,重新游到了天花板上
[22:33] <吉莉安> “常识这种东西呢,也就是‘安全’的准绳,很大的部分关乎于自身能力的界线!也就是说什么事在能力范围之外,需要避开不去操心,但现在……”
[22:33] <复病Lee> 但也正是与此同时
[22:33] <复病Lee> 手机铃响了
[22:35] * 吉莉安 带着几分独处被打扰的不快,把手机摸过来瞧瞧
[22:35] <复病Lee> 来电显示是导师
[22:36] * 吉莉安 深呼吸了三次,接听
[22:36] <复病Lee> “喂……”
[22:37] <吉莉安> “老师您好,什么事?”
[22:37] <复病Lee> 老头子的对话一向简短
[22:37] <复病Lee> “关于你的论文……”
[22:37] <吉莉安> “正在写。”
[22:38] <复病Lee> “……是吗,那就好。”
[22:38] <复病Lee> “我期待着下次宣讲。”
[22:38] <复病Lee> 他和以往一样
[22:38] <复病Lee> 对你论文的内容不予置评
[22:38] * 吉莉安 撇撇嘴,“您下周有空吗?帮我看一下初稿?”
[22:39] <复病Lee> 从来没有表现出看好的意向,但也从未插手过题材的选择
[22:40] * 吉莉安 很确定这次拿出来的东西,一定会让那老头子的下巴和地板亲密接触一下的
[22:40] <复病Lee> “周四下午来我的办公室吧。”
[22:40] <吉莉安> “好的。”
[22:41] <复病Lee> “那么,希望你进展顺利……”
[22:41] <复病Lee> 纯客套性质的招呼
[22:42] <复病Lee> 最后会接上你的全名
[22:42] <复病Lee> 是已经听到习惯了的告别语
[22:42] <复病Lee> 但这次
[22:42] <复病Lee> 老头子没有这么说
[22:43] <复病Lee> “……,Fomalhaut。”
[22:43] <复病Lee> 他说,然后挂上了电话
[22:43] <复病Lee> 你听得很清楚
[22:44] <复病Lee> 【——】
[22:45] * 吉莉安 呆呆的听着挂线的忙音,意识到这就是契约的“代价”
[22:45] * 吉莉安 现在,我只剩下这个名字,一个原本属于南方天空某颗孤单星星的名字,而终有一天,它会被带走……
[22:45] <复病Lee> Cetus在天花板上慢悠悠地游着
[22:46] * 吉莉安 用手背遮住眼睛,大笑起来,直到笑出了眼泪
[22:46] <复病Lee>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