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FAIRY RECORD NO.02 The Bond  (阅读 1035 次)

副标题: Both a little scared,neither one prepared

离线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82
  • 苹果币: 8
FAIRY RECORD NO.02 The Bond
« 于: 2017-07-28, 周五 00:22:05 »
契约(The Bond),妖精与妖精使之间建立联系的证明。借用法理上的概念,契约是“一个诺言或一系列诺言,法律对违反这种诺言给予救济,或者在某种情况下,认为履行这种诺言乃是一种义务”,无论发起契约的妖精怎样认为,该概念在此处同样适用。约定双方的关系是相互的,捆绑在一起的,其起始与维持都有赖于双方实际行为的履行,而契约的终结则……——《关于“妖精”的调查报告》

[20:41] <复病Lee> ———————————————————————————————————————————————————
[20:43] <复病Lee> 会议结束了
[20:44] <复病Lee> 为确认学位论文进度而由导师召开的定期会议
[20:45] <复病Lee> 托了那个效率主义的老头子的福,这次也没有超过一个半小时
[20:45] <复病Lee> 但长得像在上刑
[20:46] <复病Lee> 周围果断地起身、交换着有关学术或娱乐之话题的学生们,大多比自己年轻
[20:46] <复病Lee> 几乎全都是生面孔
[20:47] * 吉莉安 攥着可怜的薄薄几页个案报告,坐在角落里等着属于自己的那5分钟
[20:48] <复病Lee> “……好,你可以下去了,兰德尔。”
[20:48] <复病Lee> ——真的就只有五分钟
[20:49] <复病Lee> 这种局促、这种公式化的应付态度……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20:49] <复病Lee> 有几个第一次来的学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20:50] * 吉莉安 塞满这段短暂时间的难度超过预计,不久前在打工时得到的素材成了主要的填充物
[20:50] <复病Lee> 交头接耳的声音此起彼伏,然后淹没在导师宣告结束的话语中
[20:51] <复病Lee> “……所以结局是什么?”
[20:51] * 吉莉安 但很自然的,由于当事人的隐私等等的各种原因,报告中缺乏吸引真正眼球的兴奋点
[20:52] <吉莉安> “抱歉,无可奉告。”
[20:52] <复病Lee> 过去有时候也会有人这样问
[20:53] <复病Lee> 更罕见的状况,还会有人试图和你辩论
[20:53] <复病Lee> 但从来没有人得到过满意的结果
[20:53] <复病Lee> 无论是他们,还是你
[20:53] <复病Lee> 有时候你会想
[20:53] <复病Lee> 如果真的出现那么一个人
[20:54] <复病Lee> 能说服自己放弃这些“愚蠢”的东西,说不定也是一种解脱
[20:54] <复病Lee> 就好像是料用错了量的蜂蜜酒
[20:54] * 吉莉安 对着自己努力将其当作一屋子卷心菜的听众一鞠躬,结束了定期报告,反正,根本没有人在乎
[20:55] <复病Lee> 但至少现在,你还是孤独地
[20:55] <复病Lee> 孤独地
[20:56] <复病Lee> 走在那条崎岖的小路上
[20:57] <复病Lee> 它的尽头或许是一扇窄门——但更有可能是一道悬崖,下面是万丈深渊
[20:57] <复病Lee> “我是不是,在这里落下了什么东西——?”
[20:57] <复病Lee> 那个少年是这样说的
[20:58] * 吉莉安 至少,与上次报告时相比,自己多少算是前进了一点点吧,至于那道路的前方是什么,等到达了再去头痛还来得及
[20:58] <复病Lee> 自己果然也落下了东西吧,在伊芙玛丽……不,在更早之前
[20:59] <复病Lee> 今天没有下雪
[20:59] <复病Lee> 气温依然很低,但阳光白得耀眼
[20:59] <复病Lee> 以这个季节来说是相当宜人的天气
[21:01] <复病Lee> 为了去参加会议,照例向Fairy Whisper的店长告过假
[21:01] <复病Lee> 你曾经以为在那件事之后,双方的关系会发生一些变化
[21:02] <复病Lee> 但习惯的力量比想象中还要强大……或者你们两人都比自己以为的要淡泊得多?
[21:02] <复病Lee> 店长一如往常地沉默着,每天每天地把做好的午餐放进微波炉
[21:03] <复病Lee> 就好像那天从八音盒里传出来的只是单纯的音乐
[21:03] <复病Lee> 店里也一直没有再来过“黑羊”
[21:04] <复病Lee> 普通的客人,偶尔有一些或许带着些疑点的家伙
[21:05] <复病Lee> 直觉无法分辨他们——只要稍微注意就能察觉到,在日常的举止上有着怪癖的人,比人们所以为的更多
[21:06] <复病Lee> 打扫店面,欢迎光临,调酒,送客
[21:07] * 吉莉安 在校园的长椅上舒展发酸的脊背,思索着近来的发现
[21:08] <复病Lee> ——妖精
[21:09] <复病Lee> 任性的家伙
[21:09] * 吉莉安 在你知道要寻找什么之后,那些边缘的细节更容易被察觉了,但是,依旧缺乏决定性的进展
[21:09] <复病Lee> 以契约之名独占某些事物的家伙
[21:10] <复病Lee> 但同时,也是吝啬到极点的家伙
[21:12] <复病Lee> 为了定位它们的存在,需要积累更多的实例吗?
[21:12] <复病Lee> 会这么认为的大概只有毅力主义者吧
[21:13] <复病Lee> 又或者是推理小说读多了的侦探迷
[21:13] <复病Lee> 你越是回忆,就越深刻地感到,它们并不是遵循常理的存在
[21:13] <复病Lee> 并不会以严密而无懈可击的逻辑为准则去行动
[21:14] * 吉莉安 最终只能不情愿的得出结论,对于所谓“妖精”的存在,第三方的观察是无法达成的
[21:15] * 吉莉安 接下来的方向就十分清楚了,好在自己知道从哪里有可能着手……
[21:15] <复病Lee> 手机微微地震动了一下
[21:15] <复病Lee> 屏幕提示短信来自母亲
[21:15] <复病Lee> “现在方便给你打电话吗?”
[21:16] <复病Lee> 这么一条信息
[21:16] * 吉莉安 盯着信息足有30秒钟,然后按下回拨键
[21:16] <复病Lee> 许久没有过了,不过,以前他们想联络你的时候,也会这样先留下信息
[21:17] <复病Lee> 距离电话被接起来的间隔并不短
[21:17] <复病Lee> 应该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地回拨吧
[21:18] <复病Lee> “……”
[21:18] <复病Lee> 最初是沉默
[21:19] <复病Lee> “……现在还好吗。”
[21:19] <吉莉安> “嗯,还行。”
[21:19] <复病Lee> 有点疲劳的年长女人的声音
[21:19] * 吉莉安 习惯了等对面先开腔
[21:20] <复病Lee> 又是一阵沉默,仿佛在寻找话题
[21:21] <复病Lee> “最近……天有点冷,你爸回家里来了。”
[21:21] <吉莉安> “哦,替我问爸爸好。寒假我大概不回去了。”
[21:21] <复病Lee> “……”
[21:21] <复病Lee> “你……还在……”
[21:22] <复病Lee> 可以听得出是踌躇过要不要说出口的话语
[21:22] <复病Lee> 但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21:22] <复病Lee> 阳光仿佛一下子变得刺眼了起来
[21:23] <吉莉安> “嗯,还在忙论文。顺利的话暑假可以回去吧。”
[21:24] <复病Lee> “……”
[21:24] <复病Lee> 沉默
[21:24] <复病Lee> 不需要听就能感到更多的话语在踌躇着,被踌躇着
[21:25] <复病Lee> “……那你……好好加油。”
[21:25] <复病Lee> 没什么热度的一句话
[21:26] <复病Lee> 像是在期待你还会回答些什么似的,没有立刻挂断的电话
[21:27] <吉莉安> “妈,我先挂了,有空再给你打电话。”
[21:27] <复病Lee> ……
[21:27] <复病Lee> 忙音
[21:28] <复病Lee> 太阳隐没在云层后面
[21:30] <复病Lee> 在身前走过的学生们加快了步伐
[21:30] * 吉莉安 又伸了个懒腰,自己说谎还是怎么都不利落么,还是因为说谎的对象太过熟悉自己的缘故呢?
[21:31] <复病Lee> 云的影子洒落在正前方的操场上
[21:33] * 吉莉安 将报告会用的小抄揉成一团,喂给了身旁的垃圾桶,起身去Fairy Whisper店里,去做自己早就该做的事
[21:34] <复病Lee> ——————————————————Fairy Whisper——————————————————————
[21:35] <复病Lee> ‘……所以说?’
[21:36] <复病Lee> 店长把便签贴在员工休息室的备忘板上
[21:36] <吉莉安> “请告诉我,怎样才能成为‘契约者’。”
[21:38] <复病Lee> ‘有许多人愿意付出高昂的代价换取一次这样的机会。’
[21:38] <复病Lee> 又一张便签被贴上备忘版,今天没见她带八音盒
[21:39] <吉莉安> “但是?”
[21:39] * 吉莉安 意识到老板她还没说完
[21:39] <复病Lee> ‘但他们都失败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兰德尔小姐?’
[21:40] <复病Lee> 新的便签,撕拉,她顺便撕下了第一张
[21:40] <吉莉安> “选择决定权在‘妖精’的那一方?”
[21:41] <复病Lee> ‘65分吧。’
[21:42] <吉莉安> “谢谢。”
[21:42] * 吉莉安 嘟囔了一句
[21:43] <复病Lee> ‘……有没有人说过你有点可爱,兰德尔小姐?’
[21:43] <吉莉安> “再次谢谢。”
[21:44] <复病Lee> ‘把头发好好梳一梳,再打扮一下,出去走走,你可能会意识到在人生之路上往前迈进比自己想象中要简单。’
[21:46] <复病Lee> 店长放下便签本
[21:47] <复病Lee> 从隔壁的洗漱间里取来一把梳子,用征询性的目光对你示意了一下
[21:47] <吉莉安> “我下次需要人生指导的时候会找你的,店长大人。”
[21:48] <复病Lee> 店长微微掩嘴,你觉得这大概是她的笑法——然后放下梳子,重新拿起便签本
[21:48] * 吉莉安 叹了口气,将视线转向天花板,拿出定期报告会时的架势,“那么,根据目前为止的调查,成为‘契约者’的必要条件至少有……”
[21:50] <复病Lee> 她搬来一张椅子——考虑到她得通过在便签上写字作答也可以理解——但表情不知为何有些令人恼火
[21:51] <吉莉安> “本人的潜质和意愿,‘妖精’的同意,以及双方付出的代价。”
[21:54] <吉莉安> “主观愿意不需要解释。潜质方面极有可能与某种创造性天赋相联系,至于代价……”
[21:54] <复病Lee> ‘如果把获得当作是代价的话,能有80分;不过,若站在妖精的角度来说只有60分。’
[21:56] * 吉莉安 停顿了一下,“那还真是抱歉,能观察到的只有契约者方面。能够确认的是,持续的精力投注是代价的一部分。”
[21:57] <复病Lee> ‘据说你在写一篇有关她们的论文。’
[21:58] <吉莉安> “没错。阶段性结论是这个研究如果要继续下去的话,第一人称视角的调查是必要的,否则就只能close case了。”
[22:00] <吉莉安> “也就是说,如果我,吉莉安兰德尔小姐,只有自己去成为‘契约者’才能继续它。在安然的转身拥抱正常人的生活去之前,至少应该试一次。”
[22:00] <复病Lee> “假设你成功了,得到了你想要的,完成了论文……之后,你会怎么做呢?”
[22:00] <吉莉安> “啊,那个没想过。”
[22:01] <吉莉安> “好吧,应该说,因为缺乏进展的关系我有点把初衷忘了。”
[22:01] <复病Lee> 店长看了看你的眼睛
[22:02] <复病Lee> ‘绿色的。’
[22:02] * 吉莉安 不悦的将散落的头发拨到脑后,迎向店长的视线
[22:03] <吉莉安> “之后怎么做,视得到的结果而定,毕竟一开始我想的只是把伊芙带回来。”
[22:04] <复病Lee> 店长这次沉默得有点久
[22:05] <复病Lee> ‘即使那对她来说可能更好?’
[22:05] * 吉莉安 耸肩,“真是那样的话,她可以选择再过去。”
[22:06] <复病Lee> 眼前的女人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22:06] <复病Lee> 她刷刷地在一张新的便条纸上写下一行地址
[22:07] <复病Lee> 并在下一行加上了一个词
[22:08] <复病Lee> ‘Story’
[22:08] <复病Lee> 然后递给你
[22:09] <吉莉安> “所以,我要到那里去找答案吗?谢啦,老板。”
[22:10] <复病Lee> ‘不知道该不该祝你成功,可爱的兰德尔小姐’
[22:10] <复病Lee> ‘但无论如何,我会为你准备香槟的’
[22:11] * 吉莉安 收好纸条,“顺带一提,你考虑过不当酒吧老板换个职业吗?我看,偶像什么的就挺合适的。”
[22:12] * 吉莉安 一脸认真的说完,藏起报复性的坏笑,转身出门
[22:12] <复病Lee> 店长目送着你离去
[22:12] <复病Lee> “如果用得到……费用就从你薪水里扣”
[22:13] <复病Lee> 不知何时摆在冰箱上的八音盒说
[22:13] <吉莉安> “哦哦,真是可怕……”
[22:13] <复病Lee> ———————————————————————————————————————————————————
[22:19] <复病Lee> 店长给你的地址指向一间乐器行
[22:20] <复病Lee> 店面很古旧
[22:20] <复病Lee> 一看便知乏人问津
[22:21] <复病Lee> 甚至连顾店的店员都已经半睡半醒地趴到在收银台前面了
[22:22] * 吉莉安 懒得去打扰店员,就这么逛了进去
[22:24] <复病Lee> 店面正中摆着一台钢琴,两侧是木吉他、贝斯和其他弦乐器
[22:25] <复病Lee> 可能是因为朝向好吧,进了里面之后温度正适宜
[22:25] <复病Lee> 既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明明暖气和空调之类的都没发现有开
[22:27] * 吉莉安 稍微扯松了围巾
[22:28] <复病Lee> 只能容一人转身的窄道在末端分叉为通往阁楼和地下的阶梯
[22:28] <复病Lee> 阶梯前的架子上摆着成排的CD和供试听的播放器
[22:30] * 吉莉安 稍微惊讶于这家小店的CD收藏,回忆了一下信用卡上的红色数字之后轻轻叹了口气
[22:31] * 吉莉安 踏上通往阁楼的楼梯
[22:31] <复病Lee> 木板在脚下发出微弱的咯吱声
[22:31] <复病Lee> 意外地并未给人带来不安
[22:33] <复病Lee> 你踩着呈螺旋状上升的阶梯攀登
[22:33] <复病Lee> 原本以为只到二楼为止的
[22:35] <复病Lee> 然而,在踏上开始计数后的第三十级阶梯时,你感到了不对
[22:35] <复病Lee> 围绕着螺旋阶梯的筒型空间周围是被涂成蓝色的墙
[22:36] <复病Lee> 上方是深邃的黑暗
[22:36] <复病Lee> 以及呈螺旋状没入其中的木质阶梯
[22:37] * 吉莉安 很奇怪的并没感到害怕,反而升起了久违的兴奋感
[22:37] <复病Lee> 可能是错觉吧
[22:37] <复病Lee> 但是,感觉哪里传来水泡破裂的声音
[22:38] <复病Lee> 脚步似乎变得沉重了一些,但又不同于疲劳,或是乘坐电梯时那种压抑感
[22:40] <复病Lee> 反而有一种委身于浮力——只不过方向完全相反——的舒适感
[22:41] * 吉莉安 还是孩子时也曾整日整日的在大人视作垃圾场的废弃建筑工地上游荡,那时候,每堵断墙的背后都可能藏着秘密宝藏,但也可能藏着毒虫、蛇甚至怪兽,现在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22:42] <复病Lee> 扶上墙面的指尖传来湿润的感触
[22:42] <复病Lee> 接着,视线的角落里有‘某种东西’游过
[22:42] * 吉莉安 猛地扭头看向那个角落
[22:43] <复病Lee> 任谁都曾见过水族箱中斑斓的热带鱼
[22:44] <复病Lee> 但却并非所有人都见过这样的景色
[22:45] <复病Lee> 散发着柔和色泽的,是如同热带鱼般游动着的‘新月’
[22:45] <复病Lee> 如同将星空上的景色剪切下来般,无法确认是游走于墙壁还是现实中的‘新月’
[22:46] <复病Lee> 感觉上仿佛单薄如纸片,但你细心地发现,它在地面——阶梯——上昏暗的影子呈现出的是真正的热带鱼形状
[22:46] * 吉莉安 脑中某处常识的警铃正响个不停,但其余部分一致的无视了它
[22:47] <复病Lee> 接着,是无数的‘星辰’——影子的形状是随处可见的无名小鱼
[22:48] <复病Lee> 它们的影子中倒映出如浅海般的波光
[22:48] * 吉莉安 蹑手蹑脚的接近那游动的“新月”,仿佛担心惊走它一般轻轻伸出手去
[22:48] <复病Lee> 在被涂成蓝色的墙壁——不,现在已经不是墙壁了——上,在你的头顶上,游动着,游动着
[22:49] <复病Lee> ——
[22:49] <复病Lee> 热带鱼形状的影子优哉游哉地飘动着
[22:50] <复病Lee> 你的指尖穿透了墙壁
[22:50] <复病Lee> 微温的水的触感包围了你的手臂
[22:51] <复病Lee> 接着,指尖接触到了光洁而细腻的鳞
[22:52] <复病Lee> ‘新月’微微地转过身来
[22:52] * 吉莉安 稍微停下动作等待着
[22:53] <复病Lee> ——然后慢慢地“沉”了上去
[22:53] <复病Lee> 一同沉‘上去’的还有诸多的星辰
[22:53] <复病Lee> 它们的影子迅速地变淡
[22:54] <复病Lee> 你很快就理解到,那并非是在逃避‘你’……
[22:54] <复病Lee> ——脚下溢出了光
[22:55] * 吉莉安 好奇的看向脚下,想知道“鱼”群避让的是什么
[22:55] <复病Lee> 光延伸着,侵占着阶梯与壁面
[22:56] <复病Lee> 描绘出钝重而圆润的轮廓
[22:57] <复病Lee> 厚实的胴体,巨大的鳍,还有尾部的弧线
[22:58] <复病Lee> 它‘翻转着身体’,在光之中显现出一道圆形的影子
[22:58] <复病Lee> 你花了十秒左右,才意识到那是‘它(或许是她或他,你并不确定)’的眼睛
[22:59] <复病Lee> 它打量着你
[22:59] <复病Lee> 端详着你
[22:59] * 吉莉安 一时间只能屏住呼吸欣赏那优雅的流线型线条在“水”中游弋的身姿
[22:59] * 吉莉安 回望着那双眼睛
[23:00] * 吉莉安 意识到“它”在等待
[23:01] * 吉莉安 于是迈进了那堵蓝色的墙壁
[23:01] <复病Lee> 你感到自己的全身浸入了水中
[23:01] <复病Lee> 浸入了空中
[23:01] <复病Lee> 你不确定自己是在坠落还是上浮
[23:03] <复病Lee> 它的影子(光)投在你身上,让你在无法确定是水还是风的洋流吹拂下保持住体温
[23:03] * 吉莉安 笨拙的划动四肢飘向那团流线型的光影
[23:04] <复病Lee> 那张纸条从你口袋里轻轻地飘(漂)了出来,在空中(水中?)打开——‘Story’的字样烧了起来
[23:05] <复病Lee> ——你不是医生
[23:05] <复病Lee> 它说
[23:05] <吉莉安> ——不能算是
[23:05] * 吉莉安 回应道
[23:06] <复病Lee> ——所以你也不会想要治好我
[23:06] <复病Lee> 它的声音变得明确了
[23:06] <复病Lee> 非常低沉的声音
[23:07] <复病Lee> 年长、但绝不衰老
[23:07] <复病Lee> 然而很奇妙的,又带有一丝未长大的孩童感觉,那样的男性的声音
[23:08] <吉莉安> ——我个人更加倾向‘调解者’这类的说法。有许多精神状态,在以合适的态度去接受之后,就不再是“疾病”了
[23:09] <复病Lee> ——你会‘调解’我吗?
[23:10] <吉莉安>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但是否需要由你决定
[23:10] <复病Lee> ——那很好
[23:11] <复病Lee> 它笑了
[23:11] <复病Lee> 你看不到它的表情——太大了
[23:12] * 吉莉安 多少有些奇怪一条鱼怎么会笑,好吧,它毕竟是哺乳纲……
[23:13] <复病Lee> ——告诉我,你的名字
[23:14] <复病Lee> ——但是
[23:14] <复病Lee> ——不要将那个真正的名字说出口
[23:14] <复病Lee> ——也不要让别人说出口
[23:15] <复病Lee> ——那就是我的契约
[23:15] <复病Lee> 光抚过你
[23:16] <复病Lee> ——因为在正确的时刻到来时,我会把那个名字带走
[23:17] <吉莉安> ——要求还真是麻烦,行,就这样吧
[23:21] <吉莉安> ——我的名字是……“Fomalhaut”
[23:22] <复病Lee> ——成立了
[23:22] <复病Lee> 光吞没了你
[23:23] <复病Lee> ——将在余生中与此名并肩而行的荣耀赐予我,非常荣幸,我的名字是……
[23:23] <复病Lee> 意识逐渐远去
[23:24] <复病Lee> ——Cetus
[23:25] <复病Lee> ————————————————————————SAVE—————————————————————————————
« 上次编辑: 2017-07-28, 周五 00:51:21 由 SHAR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