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004]林河战役_Log25_破碎十字与女神转生  (阅读 1066 次)

副标题: 飞翔的海豚: ”谢谢啦~祝你们好运~谢谢所有的鱼~“

离线 Ellena

  • Knight
  • ***
  • 帖子数: 548
  • 苹果币: 0
[004]林河战役_Log25_破碎十字与女神转生
« 于: 2017-06-29, 周四 01:47:34 »
MoonlitChaos:   ------------Start------------
MoonlitChaos:   大战过后,你们终于暂且劝退了沙罗曼蛇兽们,得以接近你们来冰界真正的目的——铁锤王的大锤
MoonlitChaos:   白白走在你们前面,背后的依然血肉模糊,伤势恐怖
MoonlitChaos:   但白白接近那片水潭后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捷西卡:   "真主動,,,
* Rose 看了看那个水潭
MoonlitChaos:   大约1分钟后,白白跳了出来,鳍手上拿着一柄巨大的锤子
MoonlitChaos:   你们细观大锤,这是一柄短柄的金属制锤,把手处只有10英寸不到,而锤身却长达80英寸
MoonlitChaos:   朴素的大锤上没有什么花哨的花纹,棱棱角角都显得简单粗暴
乌哭:   “终于见到这个锤子了”
捷西卡:   "這看起來像個枕頭。"
Rose:   “……这东西要怎么挥动才……能用”
乌哭:   “总感觉铁锤王是握着锤身……”
* Rose 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愿理解
布莱克-潘娣侯斯:   “感觉这个不是锤子”
MoonlitChaos:   这样的锤子,可能也只有矮人一族身矮却力大无穷的种族才能够使用吧
MoonlitChaos:   整个锤子给你们一种感觉,它的主人必须也和它一样豪迈,粗犷,不拘小节。
白白:   提着锤子,对你们说:“那边那位……蜥蜴比蒙?把你的次元袋给我用一下行吗?”
* 乌哭 听到叫自己,拖着脚步,把次元袋给白白。
Rose:   “……矮人也会用次元袋吗?”
捷西卡:   ".....早知道叫你游去湖底,直接把次元袋套到這錘子上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好像没问题”
布莱克-潘娣侯斯:   “其实我有次元箭袋!”举
捷西卡:   "冰界這鄉下地方沒想到也有次元袋。"
白白:   激活了次元袋的指令,把雷神之锤收到了次元袋里
白白:   “好了,这下你们就可以带给铁锤王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好~”
Rose:   “……”
白白:   “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谢谢你们”
Rose:   “……不,让你受了这么多苦,也是我们一开始不知情所致。”
MoonlitChaos:   你们视线之内,看到不远处的雪女首领暮冬也向你们欠了欠身表示谢意
乌哭:   “不必客气,都是为了各自的族人。”
布莱克-潘娣侯斯:   “嗯!还有可以召唤风的手镯!“举
布莱克-潘娣侯斯:   ”代我向好吃的萌豚问好~我要去异界玩了!“
捷西卡:   "那我們走了,這公費旅遊也到此為止了。"
乌哭:   ”嗯另一边也是争分夺秒
布莱克-潘娣侯斯:   ”异界~!“
Rose:   “外面争的是天还差不多。”
* Rose 叹了口气
* 捷西卡 從次元袋里拿個飯盒出來,試圖召喚萌豚快線。"
布莱克-潘娣侯斯:   (盒饭不是被我吃了吗
捷西卡:   (多著呢
MoonlitChaos:   于是拿到了铁锤的你们,终于了结了你们来月晴岛的所求之事,向之前与最萌豚约定好的地方走去。
Rose:   “老实说……下一步,是要干嘛来着?给矮人王说服了以后。”
MoonlitChaos:   离开之前,你们隐约看到之前在雪女周围的“海豹”中有几个变成了身材婀娜,容颜卓越的少女。而你们同时也看到,有一些雪女踏入了冰河之中,转眼就变成了一只海豹,朝远方游去。
捷西卡:   "....."
捷西卡:   '肯定是我的幻覺,嗯。"
乌哭:   “原来雪女都是海豹变的么
捷西卡:   "說來,那個什麼水藍之前好像說要在出口等我們?"
Rose:   “应该是吧。”
乌哭:   "给了铁锤,铁锤王就可以出兵了
MoonlitChaos:   在你们感叹世界上物种的多变之时,最萌豚们摇摇摆摆地前来迎接你们了。
* 捷西卡 在萌豚號上休息了
* 捷西卡 順便發個消息給水藍
* 捷西卡 然後就呆在嘴里冥想了
MoonlitChaos:   又是半天的空中旅途后,你们终于又来到了冰界之旅的起点
MoonlitChaos:   在那里,异种沙罗曼蛇水蓝正在那里等着你们
飞翔的海豚:   ”那么我就送到你们这里啦~嗝~“
乌哭:   “谢谢你们~”
* Rose 挥了挥手送别
飞翔的海豚:   ”鱼!鱼!我要剩余的皇带鱼!“
飞翔的海豚:   ”要吃!要吃!要吃!“
乌哭:   “好……”掏掏次元袋,把剩下的鱼拿出来。
捷西卡:   "居然還有剩下嗎。"
乌哭:   (大概吧
飞翔的海豚:   ”谢谢啦~祝你们好运~谢谢所有的鱼~“
捷西卡:   "這難不成是傳說中光明女神的五餅二魚袋...."
* 乌哭 算了算自己来冰界多久
Rose:   “……那是什么东西”
捷西卡:   "是她以前上學時的書包。"
飞翔的海豚:   说完海豚们拍了拍翅膀向浮冰群岛深处飞去,离开之前不知哪只海豚把一只猫和一只赫珀斯吐了出来
卡捷琳娜:   ".....
捷西卡:   "..................這人居然還活著。"
布莱克-潘娣侯斯:   “哇!”
布莱克-潘娣侯斯:   “这是啥”
布莱克-潘娣侯斯:   “吓”
Rose:   “……啥?”
* Rose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乌哭:   “……他们还好吧
* 乌哭 过去摸摸”尸体“
MoonlitChaos:   你们看到赫伯斯似乎甜甜地沉睡着,连带她旁边的猫也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捷西卡:   "話說....水藍怎麼這麼久都沒到。"
捷西卡:   "哦原來在這裡。"
乌哭:   ”水蓝,我们来了“缓缓走到水蓝边上。
水蓝:   ”诸位,欢迎归来。“
水蓝:   ”那么,诸位打算回到主位面了吗?“
Rose:   “好久不见。没有再遇到‘同类’吧?”
乌哭:   ”是啊。我们要赶紧回去了“
捷西卡:   "趕緊回了吧,這裡也太冷了點,來渡渡假還好,多呆幾天真會死的。"
水蓝:   ”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这么广阔的世界,多亏了托诸位的福,我由衷地对诸位表示感谢。“
捷西卡:   "說來你們這些冰界人去了主物質位面會不會直接融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大概!不会吧?”
布莱克-潘娣侯斯:   “就算冷惯了,家里还是会烤火的!”
乌哭:   ”应该不会吧。。“
水蓝:   ”我想不会,我与我的族人不同,并不需要在极寒之地生存。“
水蓝:   ”不如说正好反过来,极寒之地对我来数一直是一种负担“
布莱克-潘娣侯斯:   “好神奇!”
捷西卡:   "還真是個奇怪的人。"
捷西卡:   "那麼。"
捷西卡:   "我們到底要咋回去....."
乌哭:   ”我们的次元,也有寒冷的时候,只是时间没那么长。“
Rose:   “……也没有这么寒冷”
布莱克-潘娣侯斯:   “你们怎么来的呀”
捷西卡:   "走到一個抽屜里,然後爬進去。"
捷西卡:   "住到一個奇怪的四方形之類..."
捷西卡:   "哦不對,那是去天界的方法。"
捷西卡:   "我們怎麼來的來著?"
乌哭:   ”做道具飞过来的
Rose:   “……反正,就那么过来了。”
* Rose 回忆之前说的要回去的时候的做法
Rose:   « 1d20+3 = 12 + 3 = 15 »int
乌哭:   « d20-1 = 4 - 1 = 3 »int 回忆回去的方法
乌哭:   “看来想不起来……”
* 乌哭 四处找找之前来的那个装置。
MoonlitChaos:   虽然已被冰雪覆盖了一部分,但乌哭还是很快地发现自己一行来冰界时铁盒子在地上印出的拖痕
MoonlitChaos:   而在拖痕的尽头,则是被埋在雪中的铁盒
MoonlitChaos:   而玫瑰也想起之前矮人法师冬不理多告诉过你们,要回来后只要在铁盒子里喊话就会有人来接应
* 乌哭 走过去检查铁盒上,是不是有写着回去的方法。
Rose:   “来吧,进盒子里。喊话就行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感觉好可怕”
* 捷西卡 進去
乌哭:   « d20+3 = 12 + 3 = 15 »spot
乌哭:   "似乎变得更挤了。”想起之前来的场景。
* 乌哭 走进铁盒
MoonlitChaos:   由于比来时多了两个人,你们呆在铁盒里感觉比之前更挤了
MoonlitChaos:   经常这个人抓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那个人又按到了什么滑溜溜的东西
布莱克-潘娣侯斯:   “哇”
乌哭:   “……”
Rose:   “冬不理多!”
* Rose 努力从肉山们之间挤出来一点
Rose:   “送我们回去!”
乌哭:   “还以为是喊xx开门”
Rose:   “……一会要是没反应的话你可以试试。”
* 乌哭 做好随时被传送的准备
* 卡捷琳娜 一身盔甲感觉不到挤
Rose:   “……也许真的是芝麻开门。”
* 布莱克-潘娣侯斯 忘记把手镯关掉,感觉风好大
捷西卡:   "喂,再擠就踢你下去。"
MoonlitChaos:   随着,玫瑰的话音几乎是刚落,你们就听到冬不理多瓮声瓮气的声音
冬不理多 不多东不都里:   ”把次元传送盒关好!然后抓牢周围的铁栏!“
* Rose 想都没想,蹲下抱住周围的大腿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抓
* 乌哭 挤得看不到门。
* 卡捷琳娜 关门
MoonlitChaos:   在你们关上铁盒的门之后,你们听到背后传来什么声音
MoonlitChaos:   似乎像是一块铁块敲打铁盒的声音,把铁盒里的你们敲地脑瓜互撞
MoonlitChaos:   随后你们感觉你们所在的铁盒在被什么向后拖动
* 卡捷琳娜 有头盔所以并没什么事,不过撞上的别人未必这么想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死目
* Rose 很庆幸自己比别人矮一截
MoonlitChaos:   拖动的过程也许只有几十秒,但对你们来说似乎如同过半个世纪一般难熬
* 乌哭 还好有魔法头
捷西卡:   "話說你怎麼不脫了那全身甲再上來。"
* 捷西卡 被卡捷的全身甲壓得喘不過氣
MoonlitChaos:   终于,铁盒停止了拖动,应该是到了你们到冰界之时发射出来的地点
MoonlitChaos:   随后,你们感觉铁盒一震,背后传来一股巨大的推力
* 乌哭 绷紧全身肌肉
MoonlitChaos:   你们随着铁盒又一次被发射了出去,向你们看不见了前方飞速前进
MoonlitChaos:   而与上一次不同,这次你们飞行了没多久,就感觉铁盒子开始停止加速,而是开始下坠
MoonlitChaos:   在黑漆漆的铁盒子里你们什么都看不见,只知道自己在无止境地向地狱的方向全速坠落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晕倒了
MoonlitChaos:   终于,过了也许是10秒,你们突然又产生了和来时那样空间扭曲的感觉
MoonlitChaos:   那种滋味,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你们身体内狠狠地搅动着
* 卡捷琳娜 @@@
* 乌哭 感觉应该自己多恢复一些再坐这个回来。
MoonlitChaos:   也许你们想大声喊叫,可是在这短暂的黑暗之间,你们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 Rose 心中默念主祷文
捷西卡:   "要...要死了。你家露娜每次過來都是這樣的嗎?"
MoonlitChaos:   过了不知多久,你们感觉铁盒子撞上了什么,把里面的你们又是被撞得七荤八素
* 布莱克-潘娣侯斯 继续晕倒
卡捷琳娜:   "不...知道....希望不....不是吧
布莱克-潘娣侯斯:   (感觉等会会获得debuff
MoonlitChaos:   然后卡捷琳娜背后的铁盒子门打开了,你们如同沙丁鱼罐中的沙丁鱼一样掉了出来
* 卡捷琳娜 身穿盔甲被压在底下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沙丁鱼瘫
MoonlitChaos:   卡捷琳娜能看见自己上面,从上往下看的冬不利多的那张长满胡子的脸
* 乌哭 做个深呼吸,勉强让自己站起来
冬不理多 不多东不都里:   ”哟,欢迎回家“
捷西卡:   "過....了多久了。"
* 捷西卡 趴在卡捷的盔甲上面不想動
乌哭:   ”我们回来了……“有气无力的说着。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好像看到我死去的外婆”
冬不理多 不多东不都里:   ”大概两周吧,你们还挺快的“
Rose:   “……让,王来拿锤子,吧”
布莱克-潘娣侯斯:   “哇!胡子大叔!”
冬不理多 不多东不都里:   "铁锤王在等着你们了,还能走路吗?”
乌哭:   ”大概还可以吧。“
* 卡捷琳娜 @@
* Rose 向后翻了个跟头
* Rose 然后站起来
布莱克-潘娣侯斯:   “报告!大概不能!”
* 乌哭 试着跺跺脚
冬不理多 不多东不都里:   "哦? 看来你们还带回来一些客人啊“
布莱克-潘娣侯斯:   “而且好热哇!”瘫
Rose:   “……”
捷西卡:   "來旅遊的。"
* 乌哭 想到这里,用口令给自己换了一套清爽的衣服。
* Rose 赶紧脱掉了大衣
冬不理多 不多东不都里:   "不管了,事态紧急,你们快去见铁锤王吧“
* 捷西卡 站起來之後換套輕便的祭師衣服
捷西卡:   "有多急?"
* 冬不理多 不多东不都里 沉默了一下
冬不理多 不多东不都里:   “林河……可能随时都会城破吧”
Rose:   “……原来还没给攻破啊”
* Rose 小声嘟哝
* Rose 说着用手抚摸了下脖子上的纹路
* 乌哭 听到这里,立马头脑清醒了。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找了个凉快的角落躲了起来,靠护腕给自己吹风散热
乌哭:   “走吧。”说着,扶起捷西卡和卡夏。
冬不理多 不多东不都里:   “听说你们出发后不久后,林河就突然断水了,似乎是魔军在水井里下了毒“
布莱克-潘娣侯斯:   ”哇!好惨!“
冬不理多 不多东不都里:   ”但不知怎么的问题又解决了“
捷西卡:   "居然還能撐著....還以為3天左右就得破了。"
冬不理多 不多东不都里:   ”林河能支撑到现在我也很吃惊“
* 卡捷琳娜 觉得这里的人消息实在是灵通
冬不理多 不多东不都里:   ”你们赶快去村长那里吧“
捷西卡:   "哦對了,錘子已經有了,總之先去村家那吧。"
* Rose 于是没多说话,就往矮人王那边去了
* 乌哭 向村长家出发
MoonlitChaos:   于是,你们在冬不利多的带领下,来到了铁锤王屋子前
MoonlitChaos:   走过石冷村时,你们能明显感觉到,村子里的气氛比之前紧张了许多
MoonlitChaos:   村里再也没有看到孩子们来回嬉戏的身影
MoonlitChaos:   取而代之的,是很多村民匆忙搬运物资的步伐,他们中的多数都身着甲铠,蓄势待发
MoonlitChaos:   你们一打开村长家的大门,铁锤王那宏亮的声音就扑面而来
铁锤王:   ”小友们你们来了啊!!!!“
铁锤王:   ”还挺快啊!!!跟贤者大人预测的一样啊!!!“
捷西卡:   "來了,怎麼你們都好像準備好似的。"
Rose:   “……这里的快慢,是按照周来计算的吗”
铁锤王:   ”我们族人去试炼一般一去就是几个月哇!!!两周挺快了!!!“
* 乌哭 准备好次元袋,递给铁锤王
铁锤王:   ”废话不说了!!!我的锤子拿来了吗!!!“
乌哭:   “在次元袋里
铁锤王:   ”拿出来吧!!!!“
铁锤王:   ”哦对了忘了你们拿不起来!!!“
铁锤王:   ”喝!“
Rose:   “你是怎么认识白白的啊……”
* Rose 很好奇这矮人和那海豚之间有什么相似之处
布莱克-潘娣侯斯:   ”咦!试练!“
铁锤王:   说着从次元袋里拿出了那把雷神之锤
铁锤王:   "我的老朋友啊!!!果然还是你拿起来最趁手哈哈哈哈哈哈哈!!!!”
铁锤王:   玫瑰发现和白白一样,铁锤王身上长满了肌肉
Rose:   “……”
* Rose *Mundane,这样想
铁锤王:   此刻他磨蹭着锤身,仿佛真如同旧友重逢一般
捷西卡:   "...這麼不捨得就別亂丟了。。。"
铁锤王:   “好了!!!那不多说了,我的儿郎们已经整装待发了!!!”
捷西卡:   "去哪?"
铁锤王:   “啊对了,这个小姑娘跟你们有话要跟你们说”
铁锤王:   “当然是拯救林河啦!!!我们矮人是最重诺言的,贤者有恩于我们,现在是我们报恩的时候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拯救林河!“
芙妮尔:   被铁锤王的大嗓门吸引,这时候你们才发现铁锤王身后早已站着一个小可爱
布莱克-潘娣侯斯:   ”林河是啥?“小声
乌哭:   ”林河是一座城。“对布莱克说
Rose:   “咦,这位不是……”
Rose:   “你是来给法爷传话的吗?”
芙妮尔:   那正是法身边的金发少女,芙尼尔
芙妮尔:   “是的,法爷爷叫我来接各位回梦涧森”
Rose:   “呃。”
* Rose 看了看其他人
捷西卡:   "哦...."
乌哭:   ”诶……我们不是应该跟着去林河吗?“
芙妮尔:   “不过……似乎你们比来时似乎多出了几位呢”
芙妮尔:   “唔……爷爷是这么跟我说的”
捷西卡:   "來觀光的。"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是正义の味方 A”
Rose:   “总之,带我们走吧。”
布莱克-潘娣侯斯:   “走吧走吧”
乌哭:   ”那就走吧“
水蓝:   从开始就一直跟着你们,直到此时才开口说到
水蓝:   “虽然遇见的时间不多,但我想从这里开始我就要和诸位告别了”
水蓝:   “能遇见诸位是我的幸运。”
捷西卡:   "哦,走好。記得別去特索維尼亞。大概是這裡的西北邊。"
捷西卡:   "那裡有戰爭。"
水蓝:   “明白了。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诸位相遇。”
水蓝:   “那么,再会了。”
水蓝:   向你们伏了伏身子,随即向外走去
布莱克-潘娣侯斯:   “拜拜”
乌哭:   ”有缘再会。“
Rose:   “一路走好。”
水蓝:   那抹蓝色的身影很快地消失在你们的视野里。在这个不同的世界,它会有什么样的经历呢?
水蓝:   也许像它所说的,以后有一天有缘的话你们还能再遇。
MoonlitChaos:   然而此时,你们确是没有时间多想,又看向了芙尼尔
芙妮尔:   “那么,请各位围在我周围,把手搭在我肩上,我这就传送各位去梦涧森。“
* 乌哭 想着又要来一次传送……
* 卡捷琳娜 搭
* 乌哭 把手搭在芙妮尔肩上
捷西卡:   "總覺得再多坐幾次,我自己也會傳送魔法了。"
* Rose 举起手搭在肩上
Rose:   “虽然我想和你说我可以送你跑去那地方”
Rose:   “不过迷路可就不好了。”
芙妮尔:   于是,在确定你们都准备好之后,芙尼尔拿出了一个卷轴,开始轻轻地吟唱起来
MoonlitChaos:   只见白光一闪,你们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又回到了白雾笼罩的绿色海洋,梦涧森的林中小屋之前
布莱克-潘娣侯斯:   “哇 这次感觉好安全”
乌哭:   ”这个舒服多了……“
法:   法还是和之前那样坐在轮椅上品着茶,看着你们
捷西卡:   "唷,回來了。"
法:   “慢死了小鬼们,林河快爆炸了”
捷西卡:   "這不是還沒炸嗎。"
法:   “不过看你们能活着回来也算不错了,值得嘉奖”
乌哭:   ”我也算是赶回来了……“
Rose:   “冰界过得比我们想象的悠闲,我不得不承认。”
法:   “……嗯?那小丫头怎么回事”
* 法 随即法的眼神看向赫珀斯
捷西卡:   "她說想家了。"
Rose:   “天知道。大概给那些萌豚怎么样了。”
乌哭:   ”似乎受不了冰界……“
法:   “是啊,看起来跟死得差不多,把她搬过来我看看”
捷西卡:   "啊對了,好像跟隻貓互換身份了。"
法:   “哈?”
Rose:   “……”
法:   “…………”
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捷西卡:   "喂,還不回你主人那。"
* 捷西卡 把貓丟給法
法:   在感触到赫珀斯之后,法突然无由地大笑起来
法:   ”哈哈哈哈哈这个笨蛋,这是我近十年来看到的最好笑的施法失误方法了“
Rose:   “……”
* Rose 默默地摇了摇头
乌哭:   ”……
Rose:   “所以她是不是就只能这么过下去了?”
法:   ”不管了,那白痴就留我这里吧。“
Rose:   “也对。不过我们还是会怀念她那炽热的爱的。”
法:   ”那么我就先……嗯?!“
布莱克-潘娣侯斯:   “嗯?!”
法:   说着突然顿住了
乌哭:   “……怎么了?”
法:   ”喂小鬼们,你们有没有从冰界带出来什么东西?“
法:   ”我在你们身上闻到了属于那婊子的味道“
乌哭:   “有几个一起跟过来了。这是其中一位“
捷西卡:   "帶了一條蛇。"
Rose:   “嗯?婊子?”
捷西卡:   "帶了一隻長耳朵的。"
捷西卡:   "帶了一把錘子,不過交給鐵錘王了。"
Rose:   “你是说那里的雪女吗?”
捷西卡:   "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雜物。"
法:   ”就是你们所谓的女神,你们有没有带出来什么东西?“
Rose:   “或者是海豹。”
Rose:   “……”
* 捷西卡 把收在次元袋的賊贓倒出來
Rose:   “!”
* Rose 突然想起了某个物品
* 布莱克-潘娣侯斯 一脸懵逼
捷西卡:   "就這些了。"
* Rose 然后把那个断了的十字架拿出来
Rose:   “你说这个?”
法:   ”对,就是这个了“
* 乌哭 还以为是说水蓝……
Rose:   “……所以,它有什么特别的吗?”
法:   隔空从玫瑰手里抓了过来
Rose:   “啧。”
* Rose 给吓了一跳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都忘记了!之前喵汪家里的东西!”
* 卡捷琳娜 没见过
法:   "没想到啊没想到“
法:   ”这玩意儿居然会落到冰界去“
乌哭:   ”这是?“
捷西卡:   "你哪找來這玩意的?"
Rose:   “就是那个洞里捡到的。本来以为只是个不重要的小装饰……真是没想到。”
* Rose 耸了耸肩
法:   ”界之柱。“
捷西卡:   "哈?難不成就是那個界之柱?"
法:   法也不把那东西拿在手里,只是隔空抓着翻转仔细看着
Rose:   “界之柱是什么?”
乌哭:   ”界之柱是啥?“
捷西卡:   "大概算是教廷用來封印魔界門的玩意。"
Rose:   “……”
法:   ”和象印的气运有关系的物件。对你们现在来说没什么用,以后有空再跟你们说吧“
Rose:   “就是说,我们接下来的目的地要变了,对吧?”
法:   ”不过能找回这东西,看来象印也许还有救“
捷西卡:   "反正我們用不著,別管這個了。"
Rose:   “也是。”
* Rose 一边又用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纹路
乌哭:   ”能救到林河就好了。“
法:   ”不过,能找到这个东西,本来是要你们再跑一次腿的,现在倒是省事了。“
法:   ”…………“
法:   突然法沉默了下来,看向了一旁一直静静地听着的芙尼尔
芙妮尔:   ”……爷爷,我准备好了,我不介意的“
布莱克-潘娣侯斯:   “感觉像。。。”
法:   ”芙妮尔,我对不起你和……“
* 乌哭 感觉有大事要发生了
芙妮尔:   "我一直明白的,请开始吧。”
* Rose 心中默默读秒
* Rose 算计着这次要在开始前磨叽多久
法:   “……”
* 布莱克-潘娣侯斯 咽
法:   沉默之后,法抓住了飘在面前的断裂十字,嘴里念念有词
法:   你们可以看见,一些奇妙的虹光从十字脱离,汇聚到了法的右手上
法:   虹光聚成了一个光球,一开始很大颜色也很淡,但随着法的吟唱,光球渐渐地凝练起来,最终变得只有拳头大小
法:   然后,法把那团聚集起来的光球点在了站在一旁的芙妮尔额头上
芙妮尔:   被点中的芙妮尔有些痛苦的抱着头,脸上浮现出挣扎的表情
法:   法指尖的光球并没有立即消失,而是似乎在把光球中的东西慢慢传输给芙尼尔
芙妮尔:   终于,那光球渐渐地淡去,而芙妮尔的表情也渐渐地恢复平静
芙妮尔:   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向了你们
卡捷琳娜:   "...
布莱克-潘娣侯斯:   “。。。”
* Rose 观察这人表情上有什么不同,与之前
芙妮尔:   你们能感觉到,虽然容颜依然相同,此刻的芙尼尔的气质似乎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卡捷琳娜:   "这是...女神转生么....
乌哭:   ”……芙妮尔?”
芙妮尔:   之前的芙妮尔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天真的小可爱,站在那里只会让人产生惹人怜爱的感觉
布莱克-潘娣侯斯:   “真!女神转生!”
芙妮尔:   而此刻,芙尼尔表情淡然,仿佛一瞬之间成熟了起来,并且身上散发出一丝淡淡的威严
芙妮尔:   ”父亲大人,我回来了。“
* Rose 差点喷出来
捷西卡:   "居然是你女兒?!"
乌哭:   “芙妮尔的妈妈……?"
Rose: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
布莱克-潘娣侯斯:   “嗯!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法:   ”嗯,法芙妮尔,事情你都清楚了吧”
Rose:   “……”
法芙妮尔:   ”是的父亲大人,我会帮助象印的“
法芙妮尔:   ”可是这次解开封印之后,不知又能持续多久。“
* Rose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开始感觉事情比想象的要复杂
法:   ”我借用了婊——光明女神的神力,暂且让你恢复了真身,可惜这维持不了多久。不过林河一战有关象印的大势,所以拜托你了。”
法芙妮尔:   “我明白了,我会尽力的。”
* 乌哭 原来如此……
法:   “那么——”
法:   转向了你们
法: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也觉得很奇怪”
法:   “你们还记得你们来这里的初衷的话,接下来有一个九死一生的任务”
* 捷西卡 雖然感覺隊友都懂了,不過還是聽下去吧。
捷西卡:   "好像是這樣來著?"
Rose:   “……有点想起来了。”
* 卡捷琳娜 其实什么都没看明白
乌哭:   ”嗯?“
法:   “如果成功的话,你们会成为象印的英雄,就算紫川秀没法给你们想要的富贵,我也会设法补偿你们”
* 乌哭 虽然一直是九死一生
法:   “但你们如果要放弃,最好就现在就决定”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感觉已经死过两次了 再死7次就够了
* Rose 左手抱胸,右臂支在左臂上,右手贴在脖子上,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法:   “我不知道从一开始紫川秀为什么会相信你们一群佣兵”
法:   “但既然他派你们来,就是相信你们有拯救林河的可能”“
Rose:   “事已至此,没什么好放弃的。所以是有什么指示?”
法:   ”你们去冰界期间,林河城已经快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
法:   ”但北边罗兰的援军应该也就快到了“
Rose:   “……”
捷西卡:   "嗯嗯。"
法:   ”可是,林河已经连3天都撑不过了“
乌哭:   ”嗯……所以我们这次的任务是?“
法:   ”魔族军队这次围攻林河城的,一共有7个大恶魔“
法:   ”只要能对这些大恶魔斩首,就能极大程度上扰乱魔族军队的部署“
卡捷琳娜:   "....
Rose:   “……7个”
法:   “魔族的大恶魔不光强大并且奸诈狡猾,智力不下于人类中资深的战略家”
乌哭:   ”是要暗杀吗……“
* Rose 听到暗杀就开始觉得头痛
法:   “我预言的结果是,后天凌晨,魔族军队就会攻破林河要塞”
法:   “届时魔族军队会进入巷战,那时候会是你们实施斩首行动的最好机会”
法:   ”法芙尼尔应该能对付对面的2个大恶魔,但林河方面不知道还有能力对付剩下的大恶魔“
Rose:   “……它们进入巷战?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吧,那时?”
法:   “罗兰的援军也随时会到,应该就和城破时差不久”
乌哭:   ”所以我们要对战5个是么……?”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觉得。。一个军队,如果将领死伤过半,军心就乱了吧”
法:   “如果你们能斩杀大恶魔,造成一定程度上的混乱,那就会为罗兰的援军多赚一点时间”
布莱克-潘娣侯斯:   “所以其实我们能解决两个大概就够了?”
Rose:   “林河知道7个指挥官的事情吗?”
法:   ”但记住,每一个大恶魔代表的不是它一个,而是它所附带的十几二十几个恶魔附属“
捷西卡:   "。。。。"
乌哭: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感觉没法玩”
捷西卡:   "那我們最多只能處理1個而已,處理完剩下4個如果林河那邊弄不完我們再看看。"
法:   ”如果按照你们刚来梦涧森的实力,可能连半个都摸不到就死了“
法:   ”可现在你们也许有办法对付其中一个“
捷西卡:   "居然有這麼大進步嗎...."
* 捷西卡 明明覺得自己還是用那些魔法,最多只是多了個能跟露娜說話的辦法。"
Rose:   “……护卫那么多。”
Rose:   “希望它不会再招呼来更多。”
法:   ”记住,有些大恶魔是用意念链接控制下属的“
法:   ”如果时机正确,你们能成功对大恶魔进行斩首的话,只要有办法制造混乱,它的下属就不会追杀你们“
捷西卡:   "有辦法切斷他們的連接嗎。"
Rose:   “……”
法:   ”像我之前说的,这是九死一生的任务”
法:   “最惨的情况,大恶魔叫来了附近的另一个大恶魔,你们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法:   “如何?”
法:   说完死死地盯着你们
乌哭:   ”大致明白了。所以必须速战速决是么
* 卡捷琳娜 其实没听懂
卡捷琳娜:   "所以要..怎么做?
Rose:   “以前我只让人死过。这次要让恶魔死,听起来还有那么点刺激。所以接下来是具体的计划?”
捷西卡:   "哎?怎麼你們說得好像已經答應了一樣?"
Rose:   “接了单子就要接全套,不是吗……”
捷西卡:   "嘛。。。一個的話,倒可能應付得來...."
乌哭:   “都已经拼了那么多次。。不怕再死一次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感觉!会很好玩哇!”
法:   “后天凌晨,法芙尼尔会把你们带到林河要塞上空。”
* Rose 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寻思着之后一定要再去拜访下某个罗兰人。
法:   “那时候林河要塞应该还没破,届时你们可以选一个地方埋伏”
法:   “具体选什么地方必须你们届时临时决定”
Rose:   “那些大恶魔有什么习性吗?要是埋伏的话,就要选它喜欢去的地方才对吧?”
乌哭:   ”嗯能知道他们的能力什么的吗?信息越多越好
捷西卡:   "他知道有什麼一擊必殺的弱點的話,林河就不會快破了。"
捷西卡:   "別想太多,到時見機行事吧。"
法:   “很遗憾,你们无法预测哪名大恶魔会去哪里,而林河对大恶魔的了解也并不多”
Rose:   “……开始变得半吊子了。”
* Rose 小声嘀咕
法:   “大恶魔往往指挥着一个魔族军团,很少会自己出手”
法:   “而且恶魔都长得差不多,知道得不多也没法怪他们。”
法:   “对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啥”
法:   说着隔空一抓,空中出现了一本书
法:   然后丢给你了你们
* 布莱克-潘娣侯斯 开始啃书
法:   “这书上有过时的恶魔图鉴,剩下的一天的时间你们如果能记住的话,对敌的时候也许能认出对面”
卡捷琳娜:   "....
* 卡捷琳娜 确信自己记不住
Rose:   “……过时多久了?”
Rose:   “让我猜猜,一千年?”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觉得!我记不住!”
法:   “有关乎你们的小命,我想你们也不会拿着开玩笑吧”
捷西卡:   "...........我來看吧。"
* Rose 这样说着还是从布莱克手里抢过书,开始阅读
法:   “没1000年那么久,500年吧”
乌哭:   “看书还是教给法师什么的吧
捷西卡:   "不過與其給我們這破書,就沒有什麼護身符啊,超強炸裂大火球卷軸之類的好東西嗎。"
Rose:   “记这种东西某种意义上也是本职了吧……哎。”
捷西卡:   "500年前的古文你這小娃懂嗎,去去,一邊去。"
* 捷西卡 從露絲手上把書拿來看
* Rose 耸了耸肩
Rose:   “至少样子还是要看清楚的。”
* 卡捷琳娜 凑过去瞅瞅
* 捷西卡 於是打開了書
* Rose 不过也没阻止人类小姐抢书
* 乌哭 于是开始坐在边上,恢复自己的伤口。
* 捷西卡 感覺這書有個毛用« 1d6 = 1 »
捷西卡:   "這破書。。。感覺內容以前都看過了。"
卡捷琳娜:   « d6 = 3 » 看不懂
* Rose 等人类小姐丢下书以后又拿来看了看« 1d6 = 3 »
法:   “看完以后就好好去准备吧,还有一天的时间好好休息”
法:   说到这里,法的语气突然柔和了起来
法:   “一开始看到你们傻头傻脑的样子,我是不明白为什么紫川秀会派你们来的。”
捷西卡:   "我靠,怎麼語氣突然變了,別立這種旗子,去去,我可沒打算在那裡掛了呢。"
法:   “但是我渐渐地明白了,我能感觉到你们身上有一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一般的佣兵碰见这种任务早就跑了吧。“
法:   ”小鬼们好好干吧,说不定你们真能拯救世界“
乌哭:   “这些都是完成任务之后考虑的事了
Rose:   “反正,不是它死,就是我活。”
法:   ”好好休息去吧,有伤自己治“
法:   说着又是凭空一抓,丢给了你们两根棍子
法:   然后和法芙尼尔一同走进了木屋中
法:   ----------------Save--------------
« 上次编辑: 2017-06-29, 周四 01:55:33 由 ChaosticMo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