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004]林河战役_Log23_月晴鏖战与冰界危机  (阅读 906 次)

副标题:

离线 Ellena

  • Knight
  • ***
  • 帖子数: 548
  • 苹果币: 0
[004]林河战役_Log23_月晴鏖战与冰界危机
« 于: 2017-06-17, 周六 21:57:55 »
MoonlitChaos:   --------------------Start-----------------------
MoonlitChaos:   你们随着来时的雪径一路往月晴岛前行
MoonlitChaos:   一路上,白白向你们了解了月晴岛目前的情况
MoonlitChaos:   背后的霜冻之伤时不时地扯得它疼得一阵龇牙咧嘴
MoonlitChaos:   可它和你们一样,丝毫不敢慢下脚步
MoonlitChaos:   谁也不知道在你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月晴岛发生了什么
布莱克-潘娣侯斯:   (体质-4 感觉自己要死了
MoonlitChaos:   当你们来到月晴岛时,此时正值冰界黄昏之时
MoonlitChaos:   冰界的白昼极长,一天到晚几乎感觉不到有任何不同,但只有黄昏之时月晴岛的白雾才会稍稍散去
MoonlitChaos:   你们很快发现了眼前惨烈的战场
布莱克-潘娣侯斯:   (好多好吃的
MoonlitChaos:   利维森正在指挥自己的手下们轮番围攻着几名少女和几只海豹
MoonlitChaos:   沙罗曼蛇们采用的是群狼战术,沙罗曼蛇们围着雪女阵营造成了一个包围圈
MoonlitChaos:   然后一只接着一只的沙罗曼蛇对着雪女发起冲锋
MoonlitChaos:   每次冲锋,沙罗曼蛇都能用利爪和利齿带走一片雪女的血肉
捷西卡:   "現在這麼看來,好像人也不是很多。"
乌哭:   “虽不及人类的战争”
布莱克-潘娣侯斯:   (肚肚 狼群战术。。。前提是偷袭 这TM叫波状攻击
捷西卡:   "那麼,白白你打算咋辦?"
* 捷西卡 說著就看到了一個雪女的肢體飛過眼前
乌哭:   “雪女是靠什么与沙罗曼蛇们战斗的呢?”
MoonlitChaos:   雪女一方试图用魔法进行反击,但雪女们看起来早已精疲力竭,咏唱时还不得不防备沙罗曼蛇们的偷袭
MoonlitChaos:   你们还能看到,战场上双方都已经抛下了不少尸体,把月晴岛的白雪染得一片鲜红
捷西卡:   "這2批人不是說世均力敵的嗎。"
Luna:   "看起来不用你们出手了啊
Luna:   "等它们打完再取锤子就好了
捷西卡:   "萬一蛇族那邊大勝那我們就拿不了了。"
Luna:   "大胜之后不也一样取走嘛..
Luna:   "它们留着灭自己族玩吗?
白白:   “我作为雪女的客人,也受过她们的恩,我不能袖手旁观……”
白白:   说着向战场走去,一边走一边用你们听不懂的语言喊着什么
布莱克-潘娣侯斯:   “哇!白白突然变大了!”
乌哭:   “两方牵制的时候才是最佳时机
乌哭:   ”我们还是不要被发现比较好吧“
布莱克-潘娣侯斯:   “现在藏起来还来得及吗”
捷西卡:   "那我們幫忙的話,錘子歸我們怎樣?"
乌哭:   ”帮雪女是么?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觉得他们其实不在意锤子吧。。。主要只是想干掉对方”
乌哭:   “我还是觉得拿到铁锤就离开这里吧
MoonlitChaos:   很快,沙罗曼蛇们发现了你们,其中几只向你们靠拢了过来
Luna:   "所以就说等它们打完就好了...明显的现在那个什么女快灭了
Luna:   "要不你们推波助澜一下
乌哭:   ”雪女如果被灭,我们不一定打得过那么多沙罗曼蛇
布莱克-潘娣侯斯:   “所以说。。。我们是3 雪女是4 皮皮蛇是5。。。的意思?”
乌哭:   “我们大概只有1-2吧”
卡捷琳娜:   "我总觉得应该让他们的首领坐在一起谈谈怎么分享花环渔场
白白:   (话说你们有没有能听懂冰界语的方法?
捷西卡:   (冰界語是什麼語。。。
布莱克-潘娣侯斯:   (原住民算吗
白白:   (……算吧
布莱克-潘娣侯斯:   (但是卡上没写 死目
卡捷琳娜:   (剧情懂
布莱克-潘娣侯斯:   (有道理
乌哭:   (我只懂龙和比蒙的
卡捷琳娜:   (你就当成福利吧
MoonlitChaos:   你们中的绝大多数本来听不懂白白在吼什么,所幸有不久前捡来的一只原住民精灵,布莱克为你们翻译起白白的话来……
布莱克-潘娣侯斯:   (捡来的
卡捷琳娜:   "其实他们之间的矛盾,归根结底还是源于花环之争吧..
乌哭:   “现在应该已经不是花环的问题了吧。感觉还有世仇在里面
卡捷琳娜:   "世仇不就源于雪女抢了蛇的花环吗...
乌哭:   ”嗯但是这种仇不是还了花环就能原谅的吧
* 布莱克-潘娣侯斯 假装翻译
白白:   “利维森!利维森你出来!”
白白:   “为什么会做那样的事情,使用诡计破坏花环,然后借机偷袭雪女”
白白:   “这难道是战士应该做的事情吗?!”
* 捷西卡 看戲中
利维森:   “……”
布莱克-潘娣侯斯:   “其实我想问为什么雪女中还有好几只海豹”
乌哭:   ”雪女的宠物?“
Luna:   "这不是应该由你这个本地人解释吗?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只知道海豹很好吃=。=”
布莱克-潘娣侯斯:   “不对,是海豹很能吃”
利维森:   随着白白的喊声,你们看到眼前的沙罗曼蛇分了开来,你们之前见过的沙罗曼蛇首领缓缓地走了出来
利维森:   ”那么,看来是你坏了我的好事,白白“
Luna:   "你看它们打得挺不激烈的,还能抽空摆阵势和白白聊天呢
利维森:   ”原本这些外人应该已经把玄冰珠放到王座上,雪女花环本来已经变为一片废墟的“
白白:   ”你变了,利维森,武士的尊严可是你告诉我的。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你怎么能有脸面对自己?“
利维森:   ”我已经不是一个武士了。我是沙罗曼蛇的首领。“
利维森:   ”你可能不知道,蓝沙正在消失。我们可居住的地方越来越小了”
利维森:   “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
白白:   “……”
布莱克-潘娣侯斯:   “计划生育”
布莱克-潘娣侯斯:   (死目
卡捷琳娜:   "看..确实是栖地之争吧...
利维森:   “我们和雪女一直以来都是死敌,因为我们所需要的居住环境截然不同,却需要争夺同样的食物和资源”
利维森:   “如果你是我,看着自己的部落一天天地走向灭亡,你会怎么办?”
白白:   “…………“
捷西卡:   "其實這裡就10個,我覺得我們躲起來偷襲的話,說不定能一下放倒他們(飯團通訊"
Luna:   "不过很奇怪啊,它们把最佳栖地炸掉不是很不正常么
乌哭:   ”现存资源不够分给两族吗?“
Luna:   "是两族从来没想过要分配吧
乌哭:   ”…那不如好好思考一下共存之道……难道打来打去减少人口才是最终目的么
Luna:   "人少了就不缺地了,这逻辑没什么错
捷西卡:   "叫鐵錘王有空來送送飯說不定問題就解決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觉得可以贩卖土特产换食物”
卡捷琳娜:   "有道理哎,让老铁用每天供应食物来换锤子
乌哭:   ”他们喜欢吃么……“
Luna:   "不过你们不是要框他们村去当炮灰么
Luna:   "都炮灰了之后谁来送饭
乌哭:   ”……
捷西卡:   "倒不如說,我們現在還剩下多少飯盒,拿出來換錘子說不定就直接解決問題了,我們回去之後這裡就不管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有喵汪的烤肉排”(饭团
乌哭:   “可否先让沙罗曼蛇停止攻击,然后叫雪女首领一起坐下来好好谈谈?"对白白说
利维森:   “对一个文明来说,它的生存和延续是最基本的法则,为了生存,我会不择手段。”
利维森:   “那么,如果你没有什么其他要说的,就赶快离开这里吧。我对你和你身后那些外人不感兴趣。”
利维森:   ”如果你打算阻止我,沙罗曼蛇的勇士们从不会拒绝额外的杀戮”
乌哭:   ”说实话一直不知道雪女是怎么看待这场战争的
Luna:   "不就是被侵略的人民奋起反抗的故事吗...
Luna:   "不过雪女作为殖民者肯定不这么想
白白:   “我……我不知道“
白白:   ”利维森说的应该是真的,蓝沙的确在慢慢融化“
白白:   ”不知道为什么……“
白白:   ”但是但是“
Luna:   "所以让雪女把花环分出一半来不就好了
乌哭:   ”雪女确实应该为自己的侵略让步
白白:   ”谁知道还有多久蓝沙才会真正到那种地步呢……“
白白:   ”可是,雪女之前的住所可是比沙罗曼蛇现在的地方还恶劣。“
白白:   ”而且那个地方雪女也回不去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比起这个,解决蓝沙的问题才是重点不是吗,土地不足的问题,就算今天没打起来,过段时间还是会打起来的吧”(好像和我没关系
捷西卡:   "我還是覺得把飯拿出來分了,然後我們檢走錘子,這裡變成怎樣好像跟我沒什麼關係..."
白白:   ”我不是特别擅长思考和辩论,的确利维森说得都有道理“
白白:   “但即便如此,我无法看着雪女就这样被灭亡”
白白:   “事已至此,我只有和沙罗曼蛇一战了。”
Luna:   "所以你们这些海豚就不知道这么大地方还有没别的适合他俩居住的??
Luna:   "明明这地方叫冰界,应该蛮大的
白白:   “其他地方吗……唔……”
白白:   “也许吧…可眼下的情况我怕是说服不了利维森停下了。”
Luna:   "觉醒的殖民地民众确实会比较有热情
白白:   “我现在能做的也只有保护雪女们逃出这里,再做打算“
* 乌哭 观察战场,看看是否能看到铁锤所在
MoonlitChaos:   乌哭环顾四周,似乎没有看见铁锤的所在
卡捷琳娜:   "我...我还是觉得讲道理比较好!
卡捷琳娜:   "反正那个大蛇听得懂我们说什么!
卡捷琳娜:   "所...所以...有没有什么可以解决问题的办法?
Luna:   "嗯? 原住民,这里有什么可以供他两家一起打出去享用的土地没?
布莱克-潘娣侯斯:   “其实如果有解决办法的话,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殊死一搏。”
乌哭:   “如果可以让双方都冷静下来的话。虽然这里已经够冷的了
Luna:   "那可不一定,被抢了土地之后,第一想法肯定是拿回来,而不是去找新的
白白:   ”有是有,可谁会愿意抛弃自己的家园呢……“
乌哭:   ”如果比现在好,总会考虑的
Luna:   "所以说你刚才做得多余啊...把家炸了不就没有什么可抛弃的了
Luna:   "就肯放手找新家了
卡捷琳娜:   "喂...
布莱克-潘娣侯斯:   “换句话说,如果这种情况下,资源土地,什么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原因。我觉得只是因为种族不同而已。”
布莱克-潘娣侯斯:   “就像魔族入侵了。。你觉得他们能和你们好好交流咩=。=”
Luna:   "它两族又不互相吃
Luna:   "并没什么解不开的矛盾
乌哭:   “如果他们有人愿意出来交涉的话。或者我们能找到交涉的人的话
Luna:   "就像他们土鳖界那边魔族和人类也没什么根本矛盾一样
卡捷琳娜:   "所...所以?
卡捷琳娜:   "好,那就是交涉是吧!
卡捷琳娜:   "喂你们别打了! 我有解决蓝沙问题的方法!
* 卡捷琳娜 喊
卡捷琳娜:   "是啥...(小声问
乌哭:   ”一起找适合居住的地方
布莱克-潘娣侯斯:   “是锤子造成的”
捷西卡:   "哎哎?明明可以暴力解決的問題卻偏偏要交涉?"
卡捷琳娜:   "嗯...你们可以一起找新的居住地! 冰界这么大,白白知道别的很好的住所的!
利维森:   “……”
利维森:   战场深处的利维森,看也没有看你们
利维森:   只是指挥手下对雪女不断发动攻击
布莱克-潘娣侯斯:   “有没有人想过,是什么东西造成的蓝沙问题。。”
布莱克-潘娣侯斯:   “其实我想到一个地方”
布莱克-潘娣侯斯:   “可以住好多人”
布莱克-潘娣侯斯:   “之前喵汪的地方。。不是被我们清理干净的了吗”
乌哭:   “那里不就是花环的外围么……”
布莱克-潘娣侯斯:   “而且从你们到这里开始,到现在为止,烧下去的人口,早就解决了资源不足的问题吧”
乌哭:   “似乎也没看铁锤在哪”(饭团
* Luna 看了看局势,评估一下这两方这么打下去要一边灭掉大约要多久
MoonlitChaos:   露娜感觉雪女一方已是强弩之末,背后就是雪女的大本营,里面隐约还有伤者的身影
MoonlitChaos:   而沙罗曼蛇一方气势如虹,远远地甚至还能看见更多沙罗曼蛇的身影
布莱克-潘娣侯斯:   “所以要出手要赶快了呀”(饭团
Luna:   "作为一个异界人,我是觉得...你们现在助阵那个什么蛇,然后伺机取走锤子跑路就行了
捷西卡:   "現在沒看到錘子啊...取不走吧。"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觉得赶紧帮下雪女吧,第一你们不是有和皮皮蛇打过的经验吗?第二个,皮皮蛇反戈一击的话,我们绝对没胜算,但是现在的雪女要倒戈我们,我们还是能一战的”
卡捷琳娜:   "让rose找一下?
Luna:   "找什么rose,白白你说,锤子在哪个位置
Luna:   "我来这这么久,所有见过的本地玩意都说你知道锤子的位置
乌哭:   ”如果只是针对铁锤的话,直接去拿走就好了,他们的注意力不在那里
白白:   ”其实……就在你们眼前“
* Luna 找
* Luna 刨刨雪地看看
乌哭:   “……你身上?
白白:   静静地听着你们谈话的白白指了指你们前方不远处的某个水潭
Luna:   "哦那里啊
捷西卡:   ".....早說嘛"
Luna:   "你们造个影子让rose滑过去把锤子取走不就完了
卡捷琳娜:   "但是这里会死好多人怎么办..
乌哭:   “次元袋给rose装锤子”
乌哭:   “卡夏,我们管不了那么多,你要知道我们的故乡也很多人在死去
捷西卡:   "那邊已經過了一星期了呢,趕緊拿了錘子就走人了吧。"
Luna:   "两边的历史问题不是你五分钟解决得了的
* Luna 看看到水坑的距离大约是多少尺
Luna:   "不过如果锤子就在里面
Luna:   "是不是会很难拿起来
Luna:   "不然他们早就拿走了吧?
Luna:   "那水坑和锤子有什么玄机?
Luna:   "嗯? 白白?
乌哭:   ”主要还是我们得潜下去拿?“
白白:   “听铁锤王说只有被承认的人可以拿起它”
捷西卡:   "。。。。。。。"
捷西卡:   "所以這群人在爭個什麼....明明都沒人拿得起來。"
乌哭:   ”……这……万一所有人都不被承认……我们来干嘛
白白:   “不管了,我必须去帮雪女了,你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白白:   “的确你们没有理由被卷入这场战斗”
白白:   “祝你们好运,外界人”
布莱克-潘娣侯斯:   (白白:重锤火花
乌哭:   “你也是。”
白白:   说着,白白就冲入了战团
捷西卡:   "....那麼,我們就別管他們,然後我們輪流去拿錘子,要是拿不起來的話,就宰了這群蛇族的再想辦法?(飯團"
乌哭:   “捷西卡,感觉你还要跟铁锤王确认一下拿走铁锤的条件……
乌哭:   ”现在没那么多时间给我们一个个试吧
布莱克-潘娣侯斯:   “打点电话先?”
Luna:   "直接问问老铁要怎么拿起来就好了
捷西卡:   "哦對噢。"
* 捷西卡 於是施展传讯术(Correspond),跟遠處那個搖扇子吃花生的鐵錘王通話。
捷西卡:   "喂,老鐵,找到你那柄錘子了,可是拿不動,有什麼要訣的嗎。(传讯术(Correspond)"
鐵錘王:   “呜哇!!!谁啊大半夜的!!!!”
捷西卡:   "我,偉大的捷西卡大人。不是幾小時前才跟你說過話嗎。"
鐵錘王:   “啥???那是5天前的事情了吧????”
鐵錘王:   “啊对了,你们那时间不同!!”
捷西卡:   "我靠,還真是時光飛逝。總之,找到你那柄錘子了。在月晴島的湖底,可是拿不動,你有什麼拿起來的要訣嗎。"
鐵錘王:   “你们找到铁锤了??你们没跟最萌豚们联系吗???”
鐵錘王:   “有个叫白白的,它应该在啊???”
鐵錘王:   “叫他带回来就行了啊!!!”
捷西卡:   "在啊,不過他在干架中。好像是雪女族快要被蛇族打成狗了。他去幫架。"
捷西卡:   "哈?居然是他?!"
鐵錘王:   (顺带一提,correspondence(施法时间是多少
* 捷西卡 10min
鐵錘王:   (嗯……
捷西卡:   "兄弟們,不說了不說了,去幫架,別讓白白掛了(飯團"
捷西卡:   "只有那隻海豚能拿起來(飯團"
乌哭:   ”额
乌哭:   “看来只能打了
乌哭:   ”真是越来越麻烦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偷袭皮皮蛇王吧”(饭团
捷西卡:   "那邊的,抄傢伙了,宰了那群玩陰的。"
Luna:   "你不是可以做茧吗...
捷西卡:   "是啊。怎麼了?"
* 乌哭 准备随时冲进去战场里。
Luna:   "把白白包起来不就安全了,然后丢水池里去
乌哭:   “万一他不愿意拿呢
捷西卡:   "他不是在勸架嗎?萬一我搞他,然後雪女被滅了,他還會肯幫我們拿嗎?"
* 捷西卡 於是開始施展星質體
布莱克-潘娣侯斯:   “所以要动手快动吧”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扭动位置
乌哭:   ”布莱克,你先放冷箭吧,射死利维兹我们就省事了
捷西卡:   "啊,對了,我現在大概再放2個法術我就得掛了。"
Luna:   "好吧那你们的计划是啥
布莱克-潘娣侯斯:   “。。。那就一波吧 配合下冲锋?”
捷西卡:   "計畫就是你看到我的星質怪出現,就一起偷襲那些蛇。"
布莱克-潘娣侯斯:   “OK”
乌哭:   ”ok“
捷西卡:   "先殺老大,剛剛跟白白說話那條"
Luna:   "....你们这么喜欢打那些丢了老家的家伙啊
MoonlitChaos:   于是,得知了只有白白可以帮到你们的真相后,你们别无选择,纷纷加入了战团
MoonlitChaos: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