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004]林河战役_Log22_筋肉豚与玄冰猪  (阅读 1571 次)

副标题:

离线 Ellena

  • Knight
  • ***
  • 帖子数: 548
  • 苹果币: 0
[004]林河战役_Log22_筋肉豚与玄冰猪
« 于: 2017-06-04, 周日 01:40:20 »
MoonlitChaos:   ----------Start-----------
MoonlitChaos:   在窄小的峡谷雪道,闪着凶光的异界恶犬把你们团团围住。
布莱克-潘娣侯斯:   "呱"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感觉他们想吃我们”
MoonlitChaos:   尖锐的牙齿告诉你们它们想要生啖你们的血肉。
MoonlitChaos:   阴寒的谷风只有让你们感觉更毛骨悚然
布莱克-潘娣侯斯:   “天气倒是挺好的”
MoonlitChaos:   很显然,你们只有杀出一条血路了
乌哭:   “……感觉凶多吉少……”
Rose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Rose 启动脚环迅捷动作移动10尺到5上面
Rose:   « 1d20+9+2 = 7 + 9 + 2 = 18 »atk1« 1d20+9+2 = 6 + 9 + 2 = 17 »atk2
Rose:   « 1d3+4d6 = 3 + 10 = 13 »dmg1« 1d3+4d6 = 2 + 16 = 18 »dmg2
狮猫狗 5:   Damage Taken: 21
Rose:   end
狮猫狗 5:   "嗷呜~”
布莱克-潘娣侯斯:   “啊呜!”
狮猫狗 1:   “嗷呜!”
乌哭:   “……你们可以交流?
布莱克-潘娣侯斯:   “不可以!”
布莱克-潘娣侯斯:   “但是气势上输了就不好了!”
* 狮猫狗 1 看着眼前的蜥蜴人
狮猫狗 1:   一口咬下去
狮猫狗 1:   « d20+13+2 = 15 + 13 + 2 = 30 »
狮猫狗 1:   « 2d6+6 = 6 + 6 = 12 » dmg
乌哭:   Damage Taken: 12
布莱克-潘娣侯斯:   “你还活着吗。。?四只脚的皮皮蛇大哥!”
乌哭:   ”……两只脚……还活着……
* 乌哭 看起来,都是伤口,衣服都破了
捷西卡:   "看起來只剩下蜥蝪皮了。。"
卡捷琳娜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卡捷琳娜:   "啧....
* 卡捷琳娜 自动通过控制坐骑和与马共同作战
* Luna 小移5尺
布莱克-潘娣侯斯:   “上呀!胸部很大的精灵!”
卡捷琳娜:   "露娜你打挨着的那个
Luna:   « d20+14 = 15 + 14 = 29 » horn vs3
Luna:   « d20+5 = 9 + 5 = 14 » « d20+5 = 14 + 5 = 19 » hooves vs3
Luna:   « d8+8 = 3 + 8 = 11 » horn
Luna:   « d4+2 = 3 + 2 = 5 » hoof
狮猫狗 3:   Damage Taken: 6
卡捷琳娜:   « d20+14-4+2 = 12 + 14 - 4 + 2 = 24 » 长枪防御式戳5
卡捷琳娜:   « d8+6 = 4 + 6 = 10 » dam
* 卡捷琳娜 END
狮猫狗 5:   Damage Taken: 5
卡捷琳娜:   « d20+9-4+2 = 5 + 9 - 4 + 2 = 12 » 长枪防御戳5 第二下
* 卡捷琳娜 太紧张戳空了一下
* 卡捷琳娜 END
* 狮猫狗 2 低吼着
狮猫狗 2:   迂回到卡捷琳娜身后
卡捷琳娜:   « d20+14-4+2 = 14 + 14 - 4 + 2 = 26 » 长枪AO
卡捷琳娜:   « d8+6 = 6 + 6 = 12 » dam
Luna:   « d20+14 = 3 + 14 = 17 » horn
Luna:   « d8+8 = 7 + 8 = 15 » horn dam
狮猫狗 2:   Damage Taken: 17
捷西卡:   "你這傢伙當我不存在是嗎"
捷西卡:   « 1d20+4 = 14 + 4 = 18 »長槍一掃
狮猫狗 2:   (你居然有长枪
捷西卡:   (長劍輕劍都有呢
捷西卡:   « 1d8-1 = 8 - 1 = 7 »輕飄飄的長槍一戳
狮猫狗 2:   Damage Taken: 2
Rose:   “……这些东西真烦人”
乌哭:   ”太多了
狮猫狗 2:   "嗷!!”
Luna:   "这些家伙真是硬啊...
狮猫狗 2:   很明显这些灵犬拥有一定程度的智慧
狮猫狗 2:   尽管冒着被你们的见机攻击打中的危险,它们依然从最危险的角度对你们发动了攻击
狮猫狗 2:   « d20+15 = 15 + 15 = 30 » 卡夏
狮猫狗 2:   « 2d6+6 = 8 + 6 = 14 » dmg
卡捷琳娜:   Damage Taken: 13
卡捷琳娜:   "大意了!...
捷西卡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MoonlitChaos:   (原地施法的话过个conc
捷西卡:   持續燃燒的火牆....« 3d6+8+2 = 10 + 8 + 2 = 20 » 紅圈內的3隻 , 黃圈內的« 3d6 = 5 »隊友dmg
捷西卡:   ref
捷西卡:   « 2d6 = 3 »X1.5+10 更新
星质构装体:   « 1d20+3 = 6 + 3 = 9 »ref
星质构装体:   Damage Taken: 5
狮猫狗 1:   « d20+8 = 4 + 8 = 12 » ref
狮猫狗 3:   « d20+8 = 14 + 8 = 22 » ref
狮猫狗 4:   « d20+8 = 2 + 8 = 10 » ref
捷西卡:   3過了
狮猫狗 3:   Damage Taken: 10
狮猫狗 1:   Damage Taken: 20
狮猫狗 4:   Damage Taken: 20
狮猫狗 1:   "嗷呜!“
狮猫狗 1:   被火墙烧成了灰烬
布莱克-潘娣侯斯:   “哇!”
布莱克-潘娣侯斯:   “再努力一把!晚饭有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居然成灰了
捷西卡:   "給我打!"
星质构装体:    全力攻擊3號狗« 1d20+13+2+2 = 18 + 13 + 2 + 2 = 35 »1
星质构装体:   « 1d20+13+2+2 = 1 + 13 + 2 + 2 = 18 »2 « 1d20+13+2+2 = 6 + 13 + 2 + 2 = 23 »3
星质构装体:   « 1d8+9+2 = 4 + 9 + 2 = 15 »dmg1 « 1d8+9+2 = 8 + 9 + 2 = 19 »dmg3
狮猫狗 3:   Damage Taken: 24
* 捷西卡 持槍寸步後退,繼續用槍指著2號,心念一動,消耗5+2PP,對2號狗使出時間跳躍,(過will
狮猫狗 2:   « d20+6 = 3 + 6 = 9 » will
* 捷西卡 一陣虹光閃過,狗狗2號被送到1分鐘之後的未來,(每回合使用一個標準動作進行感知檢定,15可以回來
* 捷西卡 END
卡捷琳娜:   (所以那玩意暂时不存在了?
捷西卡:   (是
* Luna 发现旁边的狗没了,剩下一串大脚印
* 狮猫狗 3 迅速撤离火葬场
狮猫狗 3:   对卡捷琳娜就是一口
狮猫狗 3:   « d20+13 = 12 + 13 = 25 »
狮猫狗 3:   « 2d6+6 = 9 + 6 = 15 »
卡捷琳娜:   Damage Taken: 14
* 卡捷琳娜 晕了
捷西卡:   "喂,長耳朵的,死了沒?"
* 捷西卡 看著好像沒有反應
Luna:   "好像是懵了
捷西卡:   "我就說這些小不點種族身子弱"
* 捷西卡 頂著140的身高說道
卡捷琳娜:   « d100 = 39 » >75摔下来
* 卡捷琳娜 还在鞍座上趴着
Rose:   “……看起来还有几口气,这块肉”
乌哭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乌哭 虽然自身难保,还是担心着卡夏
* 乌哭 移动五尺,再次放电!
乌哭:   « 8d6 = 28 »dmg
星质构装体:   « 1d20+3 = 6 + 3 = 9 »笨重的身子一扭
星质构装体:   Damage Taken: 28
* 星质构装体 總覺得自己不停被隊友揍
狮猫狗 4:   « d20+8 = 13 + 8 = 21 » ref
狮猫狗 3:   « d20+8 = 9 + 8 = 17 »
乌哭:   (都过了。。
星质构装体:   (他不是施法者呢,能有多少DC
狮猫狗 4:   Damage Taken: 14
狮猫狗 3:   Damage Taken: 14
布莱克-潘娣侯斯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戳戳治疗腰带 2发 « 3d8 = 9 »
布莱克-潘娣侯斯:   (自己
乌哭:   (你这样要被ao的吧
狮猫狗 3:   (指令激活的魔法物品不触发AO
* 布莱克-潘娣侯斯 先往后摸5尺
* 布莱克-潘娣侯斯 然后自摸一下
布莱克-潘娣侯斯:   HP Healed: 9
布莱克-潘娣侯斯:   end
* 捷西卡 看到了另一隻長耳朵的在一隻大狗前方自摸了一下
Rose:   “……”
* Rose 看了那似曾相识的效果,暗自寻思这些医疗物品制作人到底赚了多少钱
狮猫狗 4:   ”嗷呜!“
捷西卡:   "啊?是不是有隻逃了?"
乌哭:   ”……跑了吗?“
布莱克-潘娣侯斯:   “哇!有只喵呜跑了!”
狮猫狗 4:   跳出火葬场,在雪谷中藏匿了起来
狮猫狗 4:   « d20+8 = 5 + 8 = 13 » hide
Rose:   « 1d20+13 = 7 + 13 = 20 »spot
乌哭:   « d20+3 = 11 + 3 = 14 »spot
布莱克-潘娣侯斯:   « d20+11 = 11 + 11 = 22 »spot
Luna:   « d20+13 = 3 + 13 = 16 » spot
* 捷西卡 不是很想理那隻逃去的所以無視掉
Rose:   "I see half-dead dogs"
狮猫狗 4:   你们看到这只猫狗扑在雪壁中蓄势待发
乌哭:   "居然只是躲起来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也看到了!"
Rose:   "蜥蜴肉的家伙小心点"
乌哭:   ”嗯看到了
捷西卡:   "這麼弱雞的躲藏....感覺有點可憐"
布莱克-潘娣侯斯:   “总觉得。。黑乎乎的在白雪中”
布莱克-潘娣侯斯:   “躲起来。。有点难度”
Luna:   "那样把屁股露在外面也算躲么....
Luna:   "感觉像鸵鸟
狮猫狗 5:   被刚才的玫瑰打得疼
狮猫狗 5:   于是一口咬过去
狮猫狗 5:   « d20+13 = 19 + 13 = 32 »
狮猫狗 5:   « 2d6+6 = 8 + 6 = 14 »
Rose:   Damage Taken: 14
Rose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Rose:   « 1d20+11 = 17 + 11 = 28 »atk1« 1d20+11 = 4 + 11 = 15 »atk2
Rose:   « 1d3+4d6 = 2 + 16 = 18 »dmg1« 1d3+4d6 = 2 + 13 = 15 »dmg2
狮猫狗 5:   Damage Taken: 23
Rose:   "建议你下次护着下体。"
Rose:   end
卡捷琳娜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Luna 5ft
Luna:   « 2d8+5 = 11 + 5 = 16 » CMW卡夏
卡捷琳娜:   HP Healed: 16
* 卡捷琳娜 移动动作坐起来...
捷西卡:   "啊,活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活了!”
乌哭:   “还好有luna在
卡捷琳娜:   "...咦刚才好像...睡了一觉??
MoonlitChaos:   (卡捷琳娜看着腹部撕咬的伤害说到
Rose:   “肉还活着。不错”(小声嘀咕
布莱克-潘娣侯斯:   “另外一只长耳朵活了!”
捷西卡:   "太累了吧,干完這架趕緊回去睡了。"
* 卡捷琳娜 发现枪掉地上了,拔剑,END
* 卡捷琳娜 全防吧先
* 乌哭 想到还要炸雪女宝座
狮猫狗 2:   « d20+1 = 2 + 1 = 3 » wis
狮猫狗 2:   依然迷失在二次元中
捷西卡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捷西卡:   « 3d6 = 11 »繼續烤犀牛
星质构装体:   « 1d20+3 = 14 + 3 = 17 »主人真坑
星质构装体:   Damage Taken: 6
* 捷西卡 手持長槍,移動到羅絲附近,指著狗狗5
捷西卡:   "先打死在長耳朵附近那隻"
星质构装体:   « 1d20+13+2 = 6 + 13 + 2 = 21 »寸步後,鐵拳制裁
星质构装体:   « 1d8+9+2 = 7 + 9 + 2 = 18 »dmg
狮猫狗 3:   Damage Taken: 13
* 狮猫狗 3 呜咽一声趴倒
捷西卡:   "嗯,不錯不錯,之後看到什麼就打什麼吧。"
* 捷西卡 看到那隻狗倒了之後這樣說
星质构装体:   « 1d20+13+2+2 = 8 + 13 + 2 + 2 = 25 »繼續打5號
星质构装体:   « 1d20+13+2+2 = 2 + 13 + 2 + 2 = 19 »第二拳
狮猫狗 3:   (居然还有组合拳
星质构装体:   (全回合3拳呢
星质构装体:   « 1d8+9+2 = 6 + 9 + 2 = 17 »dmg1
星质构装体:   « 1d8+9+2 = 1 + 9 + 2 = 12 »dmg2 if hit
狮猫狗 5:   Damage Taken: 19
* 捷西卡 最後消耗1+2PP,使用同步术並不說明觸發時機及動作
* 捷西卡 END
乌哭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乌哭 给自己搓一发腰带,« 2d8 = 8 »
乌哭:   HP Healed: 8
布莱克-潘娣侯斯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卡捷琳娜:   (蜥蜴不是还能移动呢嘛..
卡捷琳娜:   (为啥就跳过了
捷西卡:   (心如咸魚,不想動
乌哭:   (算了也没啥好动的
乌哭:   (本来是想动的
捷西卡:   (在火牆附近曖曖的多好
* 乌哭 警惕着藏起来的狗
* 布莱克-潘娣侯斯 继续往后挪
卡捷琳娜:   (这困难地形可以5尺移动倒是挺不错的...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激活 涌动之眼 1发 射击 喵汪5 « d20+7+1+1 = 17 + 7 + 1 + 1 = 26 »
布莱克-潘娣侯斯:   « d20+7+1+1 = 10 + 7 + 1 + 1 = 19 » 第二箭
布莱克-潘娣侯斯:   « 1d8+2+5+d6 = 2 + 2 + 5 + 2 = 11 »« 1d8+2+5+d6 = 2 + 2 + 5 + 3 = 12 »
狮猫狗 5:   Damage Taken: 13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想了想再射了一减
布莱克-潘娣侯斯:   « d20+2+1+1 = 2 + 2 + 1 + 1 = 6 » 第3箭
布莱克-潘娣侯斯:   end
狮猫狗 4:   在暗中的黑猫狗猛然扑向乌哭
狮猫狗 4:   « d20+15 = 2 + 15 = 17 »
Rose:   “……切”
* Rose 却暗自松了口气
乌哭:   miss
捷西卡:   "好弱的猛扑啊。。。。"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觉得。。”
布莱克-潘娣侯斯:   “这只。。”
布莱克-潘娣侯斯:   “是其他动物冒充的”
乌哭:   ”早有防范
狮猫狗 5:   垂死挣扎
狮猫狗 5:   « d20+13 = 10 + 13 = 23 » rose
狮猫狗 5:   « 2d6+6 = 7 + 6 = 13 » dmg
Rose:   Damage Taken: 13
Rose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布莱克-潘娣侯斯:   (有干扰射击!块打死他!
Rose:   (现在这位置有夹击么
布莱克-潘娣侯斯:   (干扰射击算夹击 而且有偷袭
布莱克-潘娣侯斯:   (由于屁股上插着2支带火的箭 所以感觉被夹击了
Rose:   « 1d20+11 = 8 + 11 = 19 »先往下体捅一刀
Rose:   « 1d3 = 1 »base« 4d6 = 17 »sa
卡捷琳娜:   (去势击么
狮猫狗 5:   Damage Taken: 13
* 狮猫狗 5 惨叫一声剧痛而亡
* 捷西卡 看到一條狗鞭飛過眼前,差點嚇得叫出來
Rose:   "……和你说了要小心了。"
Rose:   end
卡捷琳娜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布莱克-潘娣侯斯:   (你可以冲锋了
捷西卡:   (穿過火牆那一刻他大概又倒了。。。
卡捷琳娜:   (他用困难地形坑我呢
卡捷琳娜:   (开场就告诉我不准冲锋
布莱克-潘娣侯斯:   (忘记了 死目
乌哭:   (你该买个雪地靴
* 卡捷琳娜 和马移动
捷西卡:   "啊,對了。"
* 卡捷琳娜 和马一起ready2号
* 卡捷琳娜 END
捷西卡:   "剛剛之前那隻狗呢,好像在那個位置"
* 捷西卡 隨手指了一指
捷西卡:   "正常來說大概1分鐘之後會再回來。"
狮猫狗 5:   « d20+1 = 5 + 1 = 6 » wis
卡捷琳娜:   (沉迷2次元回不来了这狗...
狮猫狗 2:   二次元真好啊
捷西卡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布莱克-潘娣侯斯:   “嗯。有人会做陷阱啥的吗”
捷西卡:   "陷什麼阱呢,一起暴打他就是了。"
捷西卡:   « 3d6 = 12 »今晚吃烤犀牛
星质构装体:   « 1d20+3 = 15 + 3 = 18 »不想死T_T
星质构装体:   Damage Taken: 6
乌哭:   “其实杀了最后一只,就别管次元里的那只了吧
卡捷琳娜:   "嗯..也对
星质构装体:   « 1d20+13+2 = 20 + 13 + 2 = 35 »組合拳攻擊狗狗4
星质构装体:   « 1d20+13+2 = 18 + 13 + 2 = 33 »組合拳攻擊狗狗4
星质构装体:   « 1d20+13+2 = 4 + 13 + 2 = 19 »組合拳攻擊狗狗4
布莱克-潘娣侯斯:   (重击了
星质构装体:   « 1d20+13+2 = 10 + 13 + 2 = 25 »重擊確認
布莱克-潘娣侯斯:   (不用看了 感觉 敲死了
星质构装体:   « 2d8+18+4 = 6 + 18 + 4 = 28 »dmg1 « 1d8+9+2 = 5 + 9 + 2 = 16 »dmg2 « 1d8+9+2 = 5 + 9 + 2 = 16 »dmg3
布莱克-潘娣侯斯:   “据说牛肉敲完会很嫩”
卡捷琳娜:   (直接4倍伤扣20就行了
狮猫狗 4:   Damage Taken: 45
狮猫狗 4:   被一顿组合拳打趴在地
捷西卡:   "這些肉能吃的嗎..."
捷西卡:   "露娜你試試?"
布莱克-潘娣侯斯:   “一般来说!只要是动物的都能吃”
乌哭:   ”总算结束了吗?“
* 捷西卡 沒什麼事干了,找個牆靠著整理一下身上的污垢
捷西卡:   "大概那個位置還有一隻,趕緊處決了就繼續上路吧"
* 捷西卡 END
Luna:   "为什么要本宫试...
捷西卡:   "因為你看起來會喜歡吃?"
布莱克-潘娣侯斯:   (能不能丢个本地知识 看能不能吃啊
捷西卡:   "你總不會只喜歡吃胡蘿蔔的吧
Luna:   "本宫哪点看起来不像素食主义者了...
Rose:   “不是有句老话叫,好马不吃驴肉么……”
Rose:   “不对……好像记错了。”
狮猫狗 2:   « d20+1 = 18 + 1 = 19 » wis
捷西卡:   "啊,提前回來了。"
乌哭:   “那只好像回来了
捷西卡:   (我就站著
Luna:   (反正集体ready一发吧...
Rose:   (先让他们动,我ready一个darkbolt远程接触(
* 捷西卡 翻翻背包,看看有沒有什麼弩箭之類的
* 捷西卡 好吧還是沒
捷西卡:   "這破地方真冷"
狮猫狗 2:   当猫犬刚从次元缝隙中回归时,你们的攻击就铺天盖地地打了过来
乌哭:   (我没有远程的好悲伤
Rose:   « 1d20+5+4 = 6 + 5 + 4 = 15 »rngtouch
Rose:   « 4d6 = 12 »cold« 4d6 = 20 »SA
Luna:   « d20+14 = 16 + 14 = 30 » horn
Luna:   « d8+8 = 7 + 8 = 15 »
卡捷琳娜:   « d20+13 = 18 + 13 = 31 » sword
卡捷琳娜:   « d8+5 = 4 + 5 = 9 » dam
布莱克-潘娣侯斯:   « d20+7+1+1 = 16 + 7 + 1 + 1 = 25 » « d20+7+1+1 = 8 + 7 + 1 + 1 = 17 »« d20+2+1+1 = 7 + 2 + 1 + 1 = 11 » ]
* 捷西卡 看到了鋪天蓋地的攻勢,不禁為那隻狗狗感到一陣悲傷
捷西卡:   "啊,那傢伙回來了之後暫時還是不能動的,你們加油。"
* 捷西卡 使勁洗刷盔甲上那些藍色的血跡
卡捷琳娜:   (ready不是只能一个标动吗
卡捷琳娜:   (怎么打出3发的
狮猫狗 2:   (对哦
布莱克-潘娣侯斯:   (对哦
捷西卡:   (对哦
狮猫狗 2:   (那么当小舞没中
布莱克-潘娣侯斯:   (好过分!
狮猫狗 2:   Damage Taken: 36
捷西卡:   "可惡,這些惡心的東西怎麼這麼難洗。"
* 捷西卡 繼續洗盔甲,END
乌哭:   ”真硬
Rose:   “……看来还有机会”
* Rose 低声自语
狮猫狗 2:   被一顿攻击后还剩半条命
布莱克-潘娣侯斯:   (因为强行算我一下没中!
布莱克-潘娣侯斯:   (虽然中了也没伤害
捷西卡:   (你看,你有學多重射擊的話,一個標動有2箭,簡直吊炸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有多重射击啊
布莱克-潘娣侯斯:   (小夜黑窝
狮猫狗 2:   (快打啊你们
狮猫狗 2:   (还有半条命
捷西卡:   (你們還有一個整輪行動。。
捷西卡:   (出來那一刻觸發ready,出來之後他要一回合之後才能動,期間你們每人一個回合。。
Rose:   (原来如此
捷西卡:   (直接當死了吧..
狮猫狗 2:   于是在你们乱箭乱刀之下,最后一只孤独的猫犬趴倒在了雪地中
MoonlitChaos:   战斗结束
* Luna 踢一脚
Luna:   "好像不动弹了
Rose: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应该和魔族一点关系都没吧?”
Rose:   一边说着一边又不自觉地摸了摸脖子上冰冷的纹路
捷西卡:   "這應該找當地人來問。"
* 捷西卡 看向black
Rose:   "所以说,这是啥?"
Luna:   "来来来排好队,本宫给你们
Luna:   « d8+5 = 4 + 5 = 9 » CLW rose « 8+5 = 8 + 5 = 13 » 卡夏 « d8+5 = 4 + 5 = 9 » 乌哭
卡捷琳娜:   HP Healed: 13
乌哭:   HP Healed: 9
* 乌哭 给自己搓腰带。« 2d8 = 11 »
乌哭:   HP Healed: 11
* 乌哭 混元体再恢复4点
乌哭:   HP Healed: 4
Rose:   « 2d8 = 11 »自己腰带一下
Rose:   HP Healed: 20
* 卡捷琳娜 念念有词之后16点圣疗分掉
* 捷西卡 給自己腰帶« 2d8 = 7 »
捷西卡:   HP Healed: 7
卡捷琳娜:   rose 4 其他人3
捷西卡:   HP Healed: 3
卡捷琳娜:   HP Healed: 3
乌哭:   HP Healed: 3
Rose:   HP Healed: 4
Rose:   “幸亏衣物没太大问题。”
* Rose 说着去检查了下死于去势的那只
* Rose 看看是不是大多是熟悉的结构
* 布莱克-潘娣侯斯 当地人表示是好吃的
* 卡捷琳娜 看了看,又拿出治疗杖乱点
卡捷琳娜:   « d8+1 = 8 + 1 = 9 » 乌哭
乌哭:   HP Healed: 9
卡捷琳娜:   « d8+1 = 8 + 1 = 9 » 小黑
卡捷琳娜:   « d8+1 = 4 + 1 = 5 » 自己
布莱克-潘娣侯斯:   HP Healed: 9
卡捷琳娜:   HP Healed: 5
乌哭:   "卡夏多给自己回复一些吧
卡捷琳娜:   "嗯...差不多了
捷西卡:   "休整完就繼續走吧。"
乌哭:   “嗯出发吧。时间要紧
乌哭:   ”虽然我觉得可能已经被雪女发现了
Luna:   "说来你们这又是要做什么?
* Luna 边说边...看了看脚印感觉是应该向另一边走
乌哭:   “还是找白白
Rose:   “白白呗,还能是啥。”
Luna:   "有谁要坐上来吗?
* Luna 直接盯着rose
* Rose 然后跑到luna背上坐着
* Luna 溜达
Luna:   "白白还真是不省心啊
捷西卡:   "找他可累了。"
* 乌哭 看着分岔路,随便选了一边前进
* 卡捷琳娜 回去捡了长枪,挺着枪骑马前进
Luna:   "这地方视野比之前差了不少啊...
捷西卡:   "你眼力不好嗎?"
Luna:   "嗯? 还凑合吧
Luna:   "游戏打多了视力稍微有点下降
MoonlitChaos:   你们继续向前前进着,却发现这是一处峡谷的死路
MoonlitChaos:   也许从一开始,这里就是一个陷阱
乌哭:   “额死路……看来猜错了
捷西卡:   "啊,沒路了。"
捷西卡:   "回去吧。"
布莱克-潘娣侯斯:   “走错了
乌哭:   “所以往另一边试试?
* Luna 跟着绕来绕去
MoonlitChaos:   战斗之后,峡谷中的风雪渐渐地小了,你们也得以更清楚地看见周边的一切
捷西卡:   "突然又清楚起來了。"
乌哭:   ”雪小了
MoonlitChaos:   在向另一边前行时,你们看见峡谷的一侧上有一个深不见地的洞窟
MoonlitChaos:   仔细闻闻,洞里隐约还有一股动物的异味
* 布莱克-潘娣侯斯 偷偷摸摸用风庇手腕继续刮风玩
乌哭:   “感觉像那些偷袭我们的狗的味道
* 捷西卡 走進洞里看看
* 乌哭 跟着进洞
* Luna 站在外面等着
MoonlitChaos:   进洞后,捷西卡闻到一股浓烈的臭味和猫狗专有的体味
捷西卡:   "臭。。。。。。"
MoonlitChaos:   (丢spot
布莱克-潘娣侯斯:   « d20+11 = 9 + 11 = 20 »
乌哭:   « d20+3 = 19 + 3 = 22 »spot
捷西卡:   « 1d20+2 = 18 + 2 = 20 »spot
MoonlitChaos:   洞里漆黑一片,但在你们携带的光照下,你们发现了一堆闪闪发亮的东西
Luna:   (这些猫的排泄物都亮晶晶的嘛?!
* 捷西卡 看過去
乌哭:   « d20-1 = 15 - 1 = 14 »估价
MoonlitChaos:   你们定睛一看,这是一堆各式各样的魔法物品,也许是之前的主人们有如此收集的爱好吧,这些魔法物品在每个类似于窝的地方都至少有一件
* 捷西卡 直接把看起來值錢的東西全都撈走
布莱克-潘娣侯斯:    哇
Luna:   (肚肚你居然会好心发loot?????
MoonlitChaos:   (是你们的loot,CR8 6次
MoonlitChaos:   (团后丢
乌哭:   (感动
乌哭:   (虽然我觉得都是一些药水
Luna:   (CR8级别的药水估计能屠龙用了
布莱克-潘娣侯斯:   (
布莱克-潘娣侯斯:   (然后获得了屠龙药水
布莱克-潘娣侯斯:   (毫无作用
* 捷西卡 因為太臭,把東西撈完之後就出去了
* 乌哭 把这些魔法道具都放到次元袋里,有空再鉴定都是啥吧
Rose:   « 1d20+13 = 20 + 13 = 33 »spot
Rose:   (
MoonlitChaos:   不奈寂寞的玫瑰在发现这些魔法物品之后依然不满足地东张西望着
MoonlitChaos:   原本只是抱着随意的想法,玫瑰却真的发现了一样与众不同的东西
* 布莱克-潘娣侯斯 随便找找剩下的
MoonlitChaos:   那是一个残缺的十字挂饰,十字的下半截甚至有一道不知是如何造成的划痕
MoonlitChaos:   挂饰原本应该是有挂链的,然而此时也被拦腰斩断,只剩下了半截
MoonlitChaos:   这么一个诡异的挂饰,被毫不起眼地被丢在洞窟的一角,只有挂饰中央的淡紫色宝石发出了一点黯淡的光芒
Rose:   “……”
* Rose 默默看着挂饰,想着是不是以前见过这种光泽?
Luna:   "那小个子进去那么久不出来,是不是熏晕了?
Luna:   "你们要不要去看看
布莱克-潘娣侯斯:   "好呀"
捷西卡:   "太臭了,不要。"
乌哭:   ”rose?你还好吧?“对着洞穴里喊
* 布莱克-潘娣侯斯 偷偷摸摸进去看看
Rose:   “……不,我没事。麻烦稍等下。”
* Rose 一边说着一边先把挂饰塞进口袋
* Rose 然后一边思索一边到外面去会合
Luna:   "嗯...看起来还正常
乌哭:   ”还以为你晕倒了~出发吧“
* Luna 驼上小个子继续出发
* 布莱克-潘娣侯斯 偷偷摸摸拿点喵汪腩肉
* 布莱克-潘娣侯斯 然后出发
* 乌哭 继续往前走
捷西卡:   "走吧。"
Luna:   "又是岔路啊,这地方像迷宫一样
Luna:   "白白是不是飞进来的所以不会迷路
布莱克-潘娣侯斯:   “那就直走吧!”
* 捷西卡 再拿個硬幣來,« 1d2 = 1 »1=直走
捷西卡:   "直走吧。"
乌哭:   ”似乎这里也不对……“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感觉撞到了墙
Rose:   “……”
* Rose 这次一路上也没想着往小本子里记什么,心思都放在了那挂饰上
* Luna 跟着一群人乱逛
MoonlitChaos:   你们一路趟着及小腿深的雪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着
MoonlitChaos:   终于你们走到了峡谷的尽头,眼前却是一亮
Luna:   "呦,这么亮
* Luna 想找墨镜
MoonlitChaos:   峡谷后的世界的水平位稍微低于你们所在之地,让你们得以把眼前的美景尽收眼底。
MoonlitChaos:   映入你们眼帘的首先是一片波光粼粼的内陆湖群。澈蓝的湖泊群隐约能看到鱼类生物自如地嬉戏着。
MoonlitChaos:   湖泊旁的雪地上长满了不知名的白花。不知是什么样的花朵,竟然能够在如此的严寒之下生存下来。任由寒风吹打,白花依然茁壮生长着,与旁处的湖泊相依相映。
MoonlitChaos:   湖泊之间的雪地上能看到一个个显然是非天然开凿的洞,洞窟的入口被冰晶做成的天门所覆盖着,让你们无法看透究竟。
MoonlitChaos:   放眼望去,洞窟围绕着环形湖泊,风吹动雪地上的雪尘螺旋飞转,恍若一朵朵寒地之花随风起舞。
MoonlitChaos:   这一切的一切,都如同冰界的世外桃源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觉得!我们大概到花环了!”
乌哭:   ”果然很标志的地方
卡捷琳娜:   "所以是要把那珠子放在哪呢...
Luna:   "什么珠子??
捷西卡:   "好像是說放在椅子之類的地方。"
乌哭:   “应该还在洞窟里吧
布莱克-潘娣侯斯:   “咦!你们不是要来钓鱼的吗?‘
卡捷琳娜:   "好像是个能爆炸的珠子,但是这里满地都是洞
Luna:   "喂你们是拉登吗,搞恐怖袭击?
捷西卡:   "那是什麼?"
布莱克-潘娣侯斯:   “拉登是谁?”
Luna:   "...嗯...就是个很有钱,指挥人到处埋炸弹的大佬,不过不是我们那个位面的
* Luna 边说边继续向湖边前进
布莱克-潘娣侯斯:   “好厉害!”
* 卡捷琳娜 观察这些洞
* 卡捷琳娜 试图看看有没有比较不寻常的特殊的洞
Rose:   “……你平时都是从哪里听到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啊”
* Rose 背着小马翻白眼(
* Rose 然后四下看看
Luna:   "看新闻啊...你们这里没有电视和互联网,难道还没有报纸么
乌哭:   ”都是没听说过的。。
Luna:   ".....太落后了
MoonlitChaos:   卡捷琳娜环顾四周,发现虽然看起来每个洞窟都差不多,但洞窟上的天门却有微妙的不同
MoonlitChaos:   有的天门上只是一层普通的冰晶,而另一些天门上有着奇妙的花纹
卡捷琳娜:   "咦,这些洞上似乎有不同的门牌号
乌哭:   “这些难道是有不同的等级吗?“
布莱克-潘娣侯斯:   “嗯。。我们是不是先躲起来比较好?”
Luna:   "这除了鱼和花,还有别的什么活的吗...我们除外
MoonlitChaos:   (卡捷琳娜和玫瑰丢listen
卡捷琳娜:   "说来捷西卡你能不能直接联络上白白的? 就像联络老王那样?
捷西卡:   "沒見過他,聯絡不到。"
卡捷琳娜:   « d20+3 = 6 + 3 = 9 » lis
卡捷琳娜:   « d20+13 = 9 + 13 = 22 » listen Luna
Rose:   « 1d20+13 = 18 + 13 = 31 »listen
卡捷琳娜:   "不过好像是叮嘱过我们要隐秘行动来着?
MoonlitChaos:   侧耳倾听之下,玫瑰听到了某个地方似乎有”生物“的声音传来
布莱克-潘娣侯斯:   “有发现什么咩”
Rose:   “……全体警戒。”
* Rose 然后试着分辨那种声音的来源地
乌哭:   "……赶紧藏起来”
捷西卡:   "咋啦?"
* 布莱克-潘娣侯斯 藏起来
* Luna 直接趴下了
* 捷西卡 躲
MoonlitChaos:   随声望去,那是最大的一个湖的旁边,哪怕在你们这个地方也能清楚地看到的一道冰晶门
MoonlitChaos:   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那道冰晶门两旁造有两塑华美又精致的冰雕
Rose:   “……就是那道门那边。说不定会有什么。”
布莱克-潘娣侯斯:   "先摸过去看看?"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觉得,那么厉害的地方 应该是雪女头头住的地方啊不”
Luna:   "你们就是要去那里放炸弹?
Rose:   “……”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摊手
乌哭:   “差不多吧……”小声
* Rose 没应声,只是观察那冰雕的样子
Luna:   "现在的年轻人啊...(摇头
* Luna 找个雪堆后面趴着
Rose:   “现在看来,也许我们去那里比较好。看起来是个有价值的地方。”
* Rose 一边看着那边一边这样低声传达
MoonlitChaos:   两座冰雕塑造的似乎是两名裸体的女性,女性姣好的身材由清澈的冰晶雕刻而成,在这个四季严寒的地方不知伫立了多久
捷西卡:   "所以那是什麼聲音。"
Rose:   “类似生物的声音。”
Luna:   "你们不是要找白白,怎么又变成要放炸弹了...
Luna:   "潜入的事情我可不在行
卡捷琳娜:   "我也...(看看一身盔甲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感觉。。”
布莱克-潘娣侯斯:   “那两个雕像。。”
布莱克-潘娣侯斯:   “会突然动起来”
Rose:   “……本地的家伙,你认得雪女吗?是那样的吗?”
Rose:   “不害臊地光着膀子像个冰棍一样什么的。”
布莱克-潘娣侯斯:   “差不多!”
Luna:   "你说那俩柱子其实是活的?
布莱克-潘娣侯斯:   “只是感觉而已!”
MoonlitChaos:   除此以外天门的冰雕被一圈由冰造成的护栏围住,砌地光滑无棱的冰阶一路向下通向天门的深处
卡捷琳娜:   "要射一箭过去看看吗?
布莱克-潘娣侯斯:   “感觉射一箭。。更容易出事吧”
Rose:   “小心前往那边应该没问题。……或者我下来往那边……”
* Rose 看了看这一带什么地方有阴影遮盖的部分
乌哭:   ”rose先去探路看看?
乌哭:   “用饭团保持联系
* Luna 探头看看这些洞口够让自己进去不
MoonlitChaos:   玫瑰发现凹凸不平的花环到处都是雪丘掩盖下的阴影
Rose:   “哼。”
* Rose 从鼻子里出了一口气,然后轻轻跳下马
捷西卡:   "啊,帶上飯團。"
* 捷西卡 把飯團塞露絲口袋
Luna:   "其实你们不打算先看看普通的门户,了解一下他们的居住习惯么...
Luna:   "然后再勇闯总裁室安炸弹
* Rose 顺着影子溜过去« 1d20+19 = 6 + 19 = 25 »hide« 1d20+15 = 7 + 15 = 22 »ms
布莱克-潘娣侯斯:   “珠子带了吗"(饭团
MoonlitChaos:   玫瑰悄悄地接近了那类似于王座的所在之地,之前听到生物的声音也变得清晰起来
MoonlitChaos:   玫瑰可以听到那种声音应该是生物之间交谈的语言
MoonlitChaos:   然而玫瑰并无法理解语言的含义
MoonlitChaos:   正在此时,声音由远及近,突然响了起来
Rose:   "……有生物在进行什么语言交流"(饭团
Rose:   “!”
MoonlitChaos:   王座的天门也随着声音的接近,慢慢地打开了
* Rose 屏住呼吸
Rose:   “都藏好没”(饭团
卡捷琳娜:   "....有动静....
Luna:   "应该是你们打算炸死的那个出来了
MoonlitChaos:   你们看到一只强壮的海豚被几名少女簇拥着从天门后走了出来
MoonlitChaos:   那些少女和海豚愉快地聊着天,丝毫没有发现你们的存在,向一旁的内陆湖走去
乌哭:   ”……
布莱克-潘娣侯斯:   “好吃的被抓了”
Luna:   (强壮的海豚是什么鬼,我无法想象
Rose:   “……”
* Rose 暗自想着‘这分明不是绑架,是投靠吧?’
乌哭:   « d20+3 = 18 + 3 = 21 »sm
乌哭:   (看看他们是在干嘛
* 捷西卡 認真仔細看清楚那隻海臉的長相
Luna:   "那个就是白白?
白白:   这名海豚说笑间还向少女们摆了几个肌肉的姿势
白白:   引得少女们一阵娇笑
白白:   (shit, I shouldn't say the name
布莱克-潘娣侯斯:   “感觉。。。”
* Rose 观察那些少女的模样
乌哭:   “……他们关系很好的样子
布莱克-潘娣侯斯:   “我能射他一箭吗?”
卡捷琳娜:   "这下你见到它了,是不是可以通讯了...
捷西卡:   "嗯,應該可以了,不過要跟他說啥(小聲"
卡捷琳娜:   "不是随便聊嘛...
卡捷琳娜:   "找他要锤子就行了
卡捷琳娜:   "顺便拜托他把珠子放椅子上
布莱克-潘娣侯斯:   “交出锤子,扰你不死”(小声
MoonlitChaos:   玫瑰发现少女们和人类少女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身上只是用不知什么材料的轻纱遮住最私密的地方
MoonlitChaos:   让少女们看起来欲羞还迎,天香外溢
乌哭:   ”总觉得白白是来逛窑子的……“意念通话
Luna:   "这些妹子还挺讲究的,穿纱布比基尼...
* Rose 把焦点转向王座那边,探查后面是不是还有什么
* 捷西卡 於是清耗7PP,暗中跟海豚聯絡
捷西卡:   "喂,你好,是白白嗎,我是鐵錘王的朋友。他不見了錘子,請問你知道在哪嗎?"
* 乌哭 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白白:   ”!“
白白:   兀然之下听到了捷西卡的声音,前一刻还笑容满面的脸立刻变得警觉起来
捷西卡:   "那個,你只要在心里默念就好,我是朋友。"
捷西卡:   "f—r—i—e—n—d(煉獄語"
Luna:   "喂,那儒艮的脸色变了啊...
布莱克-潘娣侯斯:   "假装没看到他在逛窑子比较好'(小声
* Rose 迅速确认了周围的地形和逃脱路线
白白:   环顾四周无果后,用有些奇怪的通用语大声说道
白白:   ”这是哪位朋友,请显身一见!“
* Luna 跳出来
白白:   ”……“
* 卡捷琳娜 被带出来了
卡捷琳娜:   "..........
* Rose 默默地摇了摇头
* 乌哭 来不及拦着luna……继续躲着
* 布莱克-潘娣侯斯 继续躲着
* 捷西卡 在馬屁股後露出臉來
捷西卡:   "噢,這裡"
白白:   ”你说你是铁锤王的朋友?你们是怎么到花环这里来的“
* Rose 然后观察少女的动静
捷西卡:   "到處問路,結果聽人說你在這裡。"
Luna:   "有事你就把我送回去就好
白白:   ”你们没有碰到守门的灵獒吗?“
Luna:   "嗯...打翻了几只猫
白白:   ”……“
捷西卡:   "。。。。。"
捷西卡:   "她打的"
* 捷西卡 迅速站開
Rose:   “好感度直线下降,我估计”(饭团
Luna:   "嗯..就算本宫打的吧
白白:   ”那些灵獒……你居然能够……“
Luna:   "怎么你不服嘛?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想起来包包里还有喵汪的肚腩排
白白:   ”你们想要什么?锤子?“
Luna:   "那个什么老王的锤子
* Luna 寻思了一下,还是先不说安炸弹的事情了
捷西卡:   "嗯,那大叔說錘子不見了,所以來問問你見過沒"
乌哭:   ”怎么感觉白白不是被抓了……而是这里的主人……“意念
白白:   ”铁锤王的锤子?那应该在月晴岛上,你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Luna:   "因为这帮家伙找不到
Luna:   "然后所有人都说你知道
Rose:   “……这里不就是月晴岛嘛。”(自言自语
白白:   ”怎么可能,那把锤子几乎就是雪女和沙罗曼蛇兽们开战的契机“
乌哭:   “……”
Luna:   "...
Rose:   “……问问它周围那些鲜花们都是啥”(饭团
* Rose 然后继续观察白白旁边的那些少女的反应
白白:   玫瑰发现自你们出现之后那些少女就躲在白白的身后
Rose:   “……这家伙。”
* Rose 一边这样想一边暂时降低了那些家伙的危险评价
白白:   ”你们想要拿回那把锤子没理由会到这里来“
捷西卡:   "哈?月晴島?"
捷西卡:   "為毛?"
Luna:   "拾得物是不能直接获得物权的,这些蜥蜴和什么女都不懂么?
卡捷琳娜:   "所以我们应该怎么取回锤子呢?
白白:   "这里是雪女花环,不是月晴岛”
捷西卡:   "還有為什麼他們會因為那錘子打起來了?
白白:   “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沙罗曼蛇兽和雪女一直是死敌,小规模的摩擦一直不断,这次战斗虽然不知道缘由但也并非特别奇怪”
捷西卡:   "哦....所以他們誰打贏了就把錘子拿走嗎?"
卡捷琳娜:   "所以...锤子具体在哪? 你建议我们怎么取回锤子比较好?
白白:   ”要取回锤子的话去月晴岛吧,没记错的话那把锤子就在岛中央“
卡捷琳娜:   "那么如果我们要带走锤子,就得...
Luna:   "要荡平月晴岛的感觉
Luna:   "想想还挺激动
白白:   ”要取回锤子靠你们几乎不可能吧,那把锤子是两边的必争之舞“
白白:   ”除非……“
乌哭:   “除非?
白白:   ”不,没有除非,你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Luna:   "听起来果然是要荡平月晴岛
* 布莱克-潘娣侯斯 继续趴着
Rose:   “这里不是雪女花环嘛。它为什么会在这里?”(饭团
捷西卡:   "除非什麼?"
Luna:   "我说你还安不安炸弹了(饭团对rose
Luna:   "正好现在大家聊得欢(饭团
Rose:   “……”
* Rose 听完又看了看从当前位置往王座的路线
白白:   ”除非一方被完全灭亡了,或者一方主动放弃争夺锤子,但这是不可能的,沙罗曼蛇兽和雪女一直都是势均力敌“
* Rose 然后继续悄悄往那里一点一点地前进
白白:   ”与其说双方试图得到锤子,不如说双方只是不想让对方得到锤子“
Luna:   "还有第三种方案!
Luna:   "就是本宫把两边的猛士都打趴下,jajajaja
卡捷琳娜:   "....
乌哭:   ”沙拉曼蛇说你是被雪女抓了……所以你是雪女这边的?
白白:   ”我?我是雪女的客人,这和你们无关“
白白:   说着向身后的少女们看了看
乌哭:   “那这样我们把武器拿走对双方都没有影响吧
卡捷琳娜:   "那正好我们把锤子带走就是了....
卡捷琳娜:   "那么去取锤子吧...?
白白:   “不可能,两边都不会轻易放弃铁锤的”
捷西卡:   "拿走錘子,找點別的東西放那裡吧。"
乌哭:   “捷西卡你做个假锤子?
乌哭:   ”那锤子有啥特别之处吗?“
捷西卡:   "隨便放點什麼在那裡就好了吧。"
Luna:   "本宫问个问题
Luna:   "就一破锤子抢回来他们是要干啥用
* Rose 回忆了一下沙罗曼蛇长老说的那个目的地的形象
乌哭:   ”我觉得沙罗曼蛇长老可能有隐瞒我们什么……“意念
白白:   “虽然只是猜测,但铁锤王的雷神之锤……对沙罗曼蛇兽是致命之物”
Rose:   “……剩下的唯一一个问题是,这里是雪女的根据地吗?”(饭团广播
捷西卡:   "肯定是的吧。。。(飯團"
乌哭:   ”应该没错吧“饭团对rose
乌哭:   ”只是我觉得我们是被利用了……“
Luna:   "所以炸了就好了?(饭团
Rose:   “要是只是个漂亮的度假村的话……”(饭团
* Rose 凑到接近门前的时候,又端详了下这个奇异的出入口
Luna:   "好好好,反正锤子不在这里
Luna:   "白白你想帮我们取锤子不?
Luna:   "想的话一起走,不想的话,我们参观一会儿就撤了
Luna:   "你门口的猫...这个你要补偿金嘛?
白白:   “我……嗯?”
布莱克-潘娣侯斯:   “希望不要”
* 布莱克-潘娣侯斯 仍旧在雪里蠕动
乌哭:   ”另外你的萌豚朋友都在等你
白白:   说着白白突然嗅了嗅空气
白白:   “是谁!是你们的人吗!为什么带着玄冰珠!”
Luna:   "那是啥
乌哭:   “?那是啥
捷西卡:   "什麼玩意?"
卡捷琳娜:   "什么猪?
Rose:   “……”
白白:   四处张望起来
白白:   ”快把它丢掉!绝不能让玄冰珠接近这里!“
捷西卡:   "哦你說這個嗎?"
* 捷西卡 從口袋把照明彈丸拿出來
捷西卡:   "你說這珠子?"
* Rose 默默地用了个幽影滑行,潜伏到了更远的影子里
* 布莱克-潘娣侯斯 想了想 只有喵汪肚腩
捷西卡:   "還不快跑!(飯團"
* 乌哭 做好捷西卡一扔就跑的准备
卡捷琳娜:   (所以珠子其实在谁身上
白白:   ”不是这个!你们一定带着玄冰珠!快把它给我!“
* Rose 然后准备着逃跑,紧绷地盯着那个方向
捷西卡:   "沒啊...玄冰珠是干什麼的"
Luna:   "听着名字还挺酷炫的...
乌哭:   ”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白白:   ”没时间解释了,快给我!“
白白:   着急地在你们之中扫视着
* Luna 一脸问号
捷西卡:   "先給他吧(飯團"
Rose:   “……”
Rose:   “既然你那么讲。”(饭团
捷西卡:   "反正蛇族那邊成功與否不關我們的事,他想要就給他唄(飯團"
* Rose 默默地裹上脸,然后从另一个方向把那珠子朝着海豚丢过去
乌哭:   “嗯不要卷到不必要的战争里吧”饭团
* Rose 然后再滑行到更远的影子里
捷西卡:   "咦?你看?那是什麼東西?"
* 捷西卡 指著突然在半空飛過來的珠子
卡捷琳娜:   "..........
* 卡捷琳娜 本能地跳下马来趴下
* 卡捷琳娜 顺手把luna也拽倒了
Luna:   "那是啥...唉唉??
MoonlitChaos:   玫瑰掏出了利维森给予的珠子,白白迅速接住,然后展开翅膀凭空向峡谷外飞了出去
Luna:   "我去那就是你们说的那个炸弹么?
Rose:   “……”
MoonlitChaos:   然而飞了还不到50尺,白白就把那颗珠子奋力向外面丢了出去
* 乌哭 想着,白白身手不错
Rose:   “其实我觉得,我也能想象得到一点。”暗自嘀咕
* 布莱克-潘娣侯斯 一脸懵B的不知道发生了啥
捷西卡:   "我啥咪都布豬嘟"
* 捷西卡 裝作不知
* Luna 等着看核爆
Rose:   “……”
* Rose 然后用食指和中指顺着脖子的纹路摸到颈动脉的位置轻轻按压
MoonlitChaos:   只见那枚珠子飞了一会儿后迅速炸开,一时间空中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捷西卡:   "哇"
Luna:   "好像也没多大威力...
乌哭:   ”沙罗曼蛇长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饭团
MoonlitChaos:   就算离得较远你们都能感觉到,空气中的温度猛然低了起来,远处的漩涡仿佛要把你们皮下的血液都凝固起来
Rose:   “……它那个反应就是啦。虽然我猜你们也不会同意当时解决落单的长老”(饭团
* Rose 耸了耸肩
Luna:   "看来应该用弹弓射进去或者飞越的时候丢下来
MoonlitChaos:   原本,已经是极寒的冰界,应该是不可能变得更”冷“了
* Luna 有忍受环境所以啥都没感觉到
布莱克-潘娣侯斯:   “有人需要忍受环境吗”
MoonlitChaos:   然而你们却发现,周围的温度真的在变得更冷下来
MoonlitChaos:   哪怕是忍受环境都无法阻止冰漩涡对你们体温的侵蚀
卡捷琳娜:   "有点凉...白白你和我们一起走不? 不走我们还是先撤了吧....太冷了
* 卡捷琳娜 从地上爬起来
Luna:   "本宫也觉得温度有点低了
* Luna 从按囊里取出5根胡萝卜扔在地上
乌哭:   “现在知道锤子在哪了。我们还是直接去取锤子吧
MoonlitChaos:   白白扔出玄冰珠后迅速地往回飞,但飞行的过程中你们却发现白白的后背正在被玄冰吞噬,慢慢地凝固起来
Rose:   “……可是就算我们把珠子丢进王座。又会发生什么呢?如果这里只有白白。”(饭团
MoonlitChaos:   (每人丢1d4 con dmg
捷西卡:   "那個....那海豚好像快掛了"
Luna:   "哟,那家伙好像有点问题
捷西卡:   « 1d4 = 2 »con dmg
Luna:   « d4 = 3 » con
Rose:   « 1d4 = 2 »con
乌哭:   « d4 = 2 »con
卡捷琳娜:   « d4 = 1 » con
布莱克-潘娣侯斯:   « 1d4 = 4 » con
布莱克-潘娣侯斯:   ( 惨死街头
卡捷琳娜:   "喂你还好吗?
* Rose 已经冷的连哆嗦都忘记了
* Rose 觉得脸上硬邦邦的
* Rose 不过还是保持潜伏的姿势没有动,心里思索着这地方什么时候会回来人?
* Rose 或者雪女到底通过什么通信?
乌哭:   "看来要是不扔掉……我们都会死吧
布莱克-潘娣侯斯:   “嗯 感觉是这样的”
* 布莱克-潘娣侯斯 虽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啥”
白白:   飞了一会儿就重重地倒在雪地里,你们可以看见白白的后背一片冰霜,里面的血肉早成死肉
白白:   ”……真疼“
* 白白 看起来很疲劳
* 捷西卡 消耗5PP,使用星质茧(Ectoplasmic Cocoon)把白白整隻豚包住
* 捷西卡 再消耗5PP,用念控投掷Telekinetic Thrust把白白拉過來我們這邊
卡捷琳娜:   "我们是不是应该先离开...
* 卡捷琳娜 接住白白
Luna:   "本宫的胡萝卜不够赔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再不走还是把本宫反召唤了比较好
* Rose 又看了看白白的女宠那边
* Rose 默默地摇了摇头。然后溜回了小马那边
乌哭:   “还是赶紧送去休息吧……”
捷西卡:   "撤了撤了,趕緊送去治療。"« 2d8 = 11 »heal腰帶一發
白白:   ”你们……这是沙罗曼蛇首领利维森给你们的东西吗,他当时跟你们说了什么?“
捷西卡:   "丫的,那群四腳蜥蝪敢來陰的,我不滅了他族我就不叫捷西卡。"
* Luna 驼上俩人一茧就走
* Rose 回忆长老说了什么
捷西卡:   "他說那些雪女綁了你,叫我們來炸了雪女的老家。"
卡捷琳娜:   "应该是说放在什么座位上..吧
卡捷琳娜:   "还要悄悄的
乌哭:   ”他说你们是朋友,你被抓住了
Rose:   “我说。”
Rose:   “这里是雪女的总部吗?看着只有你总觉得不像啊。”
* Rose 轻声问白白
白白:   ”没想到,利维森竟然会选择这么做“
白白:   ”也许,这就是首领和战士的区别吧……“
白白:   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 Rose 听罢,扬起一边眉毛,看了看这海豚的腹肌
Luna:   "这次出门的遭遇还挺有意思的...除了冷了点
乌哭:   “所以这珠子只有沙罗曼蛇才有是么?你居然一下子就知道了。”
捷西卡:   "你也認識他?"
Rose:   “……只希望那老滑头并不单纯是让我们暗杀白白。”
Luna:   "估计是独门超武吧
Luna:   "不怕冷就是好
白白:   “这是……沙罗曼蛇兽一族的至宝”
白白:   “有的时候,沙罗曼蛇兽中会出现一些异种,拥有比一般沙罗曼蛇兽相异的能力”
Rose:   “……”
* Rose 不禁想起某个放走的家伙
捷西卡:   "你是說水藍?"
白白:   “据我所知,现在它们的冰牢中就关着一个能操纵水的能力的异种”
白白:   “水蓝是谁?”
Luna:   "就是你说的那个异种
Luna:   "它给自己起的名字
Rose:   “……异种的名字吧。”
乌哭:   “大概就是那个异种吧
白白:   “你们见过它?”
捷西卡:   "見過,放了。"
Luna:   "我们把它放了
Luna:   "给力吧
白白:   “……”
Rose:   “它跑了。”
白白:   “你们可真是……厉害啊”
Luna:   "估计你们这又有新鲜事了
* 捷西卡 自信自信
Rose:   “……你的意思是,放走它会带来灾祸?”
乌哭:   "玄冰珠就是异种的能力做的?
白白:   “总而言之,这些异种会被放在一个特殊的牢笼里,久而久之它们的生命精华就会被炼成这类珠子”
乌哭:   “……
Rose:   “玄冰珠怕是一种炼丹的结果吧……啊,说对了”
白白:   “玄冰珠就是其中的一个异种所化成的”
捷西卡:   "嘖嘖,自己人都殺,真冷血。"
Rose:   “所以,现在放走了这个异种,就不用担心下一颗珠子了?”
白白:   “这些珠子弥足珍贵,一般外人根本不知道有这种东西存在”
捷西卡:   "那為什麼你又知道?"
布莱克-潘娣侯斯:   “所以浪费了一个!也算报仇了吗?”
白白:   “我也是在机缘巧合下才得以知晓,没想到利维森居然会把这个东西交给你们”
白白:   “利维森,是真的打算把雪女一族彻底抹去吗……”
捷西卡:   "嘖,早知道把那玩意直接扔他窩里。"
Rose:   “……”
布莱克-潘娣侯斯:   “其实现在假装炸了花环,回去也可以坑到他们吧=。=”
Rose: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我是说,你现在这样子不太妙啊。”
乌哭:   ”……无意间还是卷入了冰界的战争
* 乌哭 如果这也是指引的话……那就闹到底好了。心里想着
白白:   “我……看来我无法置身事外了,这件事也算因我而起,既然到这种地步了,我就和你们一起去一次月晴岛吧”
白白:   “这种小伤不算什么,嗨哟”
白白:   想笑但是牵动背部,疼得龇牙咧嘴
布莱克-潘娣侯斯:   “嗯,我觉得你也需要买一条腰带”
乌哭:   “那等你好了,我们就出发去月晴岛吧……时间不多
布莱克-潘娣侯斯:   “之前不需要休整一下吗?”看着半死的白白 和半死的自己
Rose:   “……”
* Rose 叹了口气
捷西卡:   "所以白白你去月晴島是想干嘛。"
乌哭:   ”有什么策略的话,现在跟我们说说吧
白白:   “……我不知道,也许这场战争根本无法被阻止”
捷西卡:   "把錘子拿走,他們不就暫時打不起來了嗎。"
捷西卡:   "所以把錘子給我們還給錘子王不就好了。"
捷西卡:   "明明是人家的失物,你們一群人在爭個什麼鬼。"
乌哭:   ”主要是从众目睽睽之下怎么拿走吧
白白:   “锤子只是一个契机,雪女与沙罗曼蛇兽的纷争是一个时代的事情了”
白白:   “事实上,雪女花环曾经是沙罗曼蛇的栖息地”
白白:   “但上代的雪女首领把这块地方从沙罗曼蛇兽手中夺了过来,并把这里建设了成天然的堡垒”
布莱克-潘娣侯斯:   “所以说,这个地方其实是个战略要冲咩”
白白:   ”某种程度上是吧,月晴岛周围的鱼类可以成为两者的食物来源“
布莱克-潘娣侯斯:   “这个我也知道哇!”
布莱克-潘娣侯斯:   “所以假装被炸了,埋伏在这里也可以吗?”
捷西卡:   "我們沒那麼多時間埋在這裡等他們來。"
布莱克-潘娣侯斯:   “那也是哇”
捷西卡:   "總之先去月晴島吧。"
乌哭:   “嗯
布莱克-潘娣侯斯:   “一哭一哭”
捷西卡:   "我們干我們的事,白白你愛干什麼就干什麼。"
捷西卡:   "總之先去把錘子偷出來。"
捷西卡:   "偷不到就搶。"
白白:   ”好,虽然不知道你们能做什么,但我们先去了再说”
捷西卡:   "搶不到就滅了那他丫的蜥蝪族。"
捷西卡:   "媽的敢陰我。"
乌哭:   ”也只能这样了
白白:   “嘿哟”
布莱克-潘娣侯斯:   “嗯。。。其实据说皮皮蛇也很好吃”
布莱克-潘娣侯斯:   (口水
MoonlitChaos:   于是,你们打定主意后,决定与白白一起重回月晴岛
MoonlitChaos:   白白在与雪女少女们简单的沟通后,拖着尚未治愈的冰霜之伤,和你们一同向月晴岛进发了
MoonlitChaos: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