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海庭物语】江旭明solo-我好像卷入了奇怪的事情!  (阅读 756 次)

副标题:

离线 折剑者绯月

  • 突然陷入了书海战争
  • Knight
  • ***
  • 帖子数: 454
  • 苹果币: 1
<Anacius>   —— —— —— —— 新的开始 —— —— —— ——
<Anacius>   冬月十五,
<Anacius>   今天是下元节,
<Anacius>   也是一周的周五
<Anacius>   外加上明天便是冬至节,
<Anacius>   对于海庭高中的学生来说,这简直就是小假期前的好日子,尽管这个传统节日对它们来说毫无干系
<Anacius>   但是对于你来说,在期中考中三门主科亮起红灯的学生,咳咳
<Anacius>   本提前一节下课的小福利与你无关
*   江旭明 无力地趴在桌上
<Anacius>   另外,明天白天也需要赶回学校参加补习课。
*   江旭明 无力地翻了个身
<Anacius>   你几乎半躺在书桌上,用课本挡在身前
<江旭明>   “逃个课怎么样……”
<Anacius>   这一节补习课,完全是针对那些期中考不及格的人而设,
<Anacius>   你扫视着这个五十人的课室,
<Anacius>   其他班的人也在,
<江旭明>   “反正认识我的人不多吧,要不……”
<Anacius>   看来这四十多个人都与你同命相连。
<江旭明>   “嘛……算了……等下再睡一下好了”
*   江旭明 缩

<Anacius>   “都安静点,翻开试卷第三页”
<Anacius>   讲台上传来那个“紫色老太婆”的声音
<Anacius>   紫琪萱,这位外表显得年轻的女子,没有人会想到她已经年近40,另外加上学年教导主任以及恶魔般的性格与指教风格,背后被你们起了这个花名。
*   江旭明 放低身形
<江旭明>   “看不到我!”
*   江旭明 早就不知道把卷子塞到哪里去了,那种废纸一点意义都没有

<Anacius>   你头皮被某个东西叮了一下,刚伸手摸到一些白粉,便听到紫琪萱冰冷的声音,
*   江旭明 抬头看了一眼
<Anacius>   “如果你们不想之后连续三天都在课堂里呆着,就好好地听课”
<Anacius>   “特别是你,江旭明。”
<江旭明>   “啊……”
<Anacius>   她手指捏住半根粉笔
*   江旭明 高速翻身,并反思自己构筑的绝对掩体怎么会被攻破,然后从不知道哪里抽出一张写满的纸当做卷子铺在桌面上
<Anacius>   接着,她继续以冰冷的语调条理不乱地解说着卷子上的问题。
<江旭明>   【不好,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   江旭明 看着被濡湿的废纸,想起来忘记擦口水了

<Anacius>   枯燥的补习大概还有2个小时后才能结束,
<Anacius>   但是,你确实忘记了什么,
<Anacius>   今天早上你的父母曾经和你说过,他们今天晚上需要参加个工作,
<Anacius>   至少要过上七天才能回来
<江旭明>   【牙白!晚饭没解决!不想吃外卖!很急!但是学校不准带手机,怎么办!】
<Anacius>   随着补课的科目变化,
<Anacius>   你慢慢地发现,不少学生开始获得了自由身
*   江旭明 绝望!
<Anacius>   他们跨起了书包,脸上的表情与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Anacius>   最让你绝望的是,当轮到英语补习时
<Anacius>   冰冷的教室内,就只剩下紫琪萱与你两人
<江旭明>   “……”
<Anacius>   一个站立在讲台上,一个坐在教室靠窗的最后一排
<Anacius>   “老师,再见了。”你最后的‘伙伴’望了你一眼,和学年主任道别后匆匆离开
*   江旭明 发现天时地利人和都没有了,之后就只能……
*   江旭明 举手道:“老师我上厕所”

<Anacius>   “呵?上厕所?”
<江旭明>   “嗯!上厕所!大号!”
<Anacius>   “那么说完这张卷的内容再去吧。”
*   江旭明 以头抢桌!
<Anacius>   她指着前排的座位
<Anacius>   “给我坐到前面来。”
*   江旭明 僵硬地坐到第一排,然后默念【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Anacius>   “全学年就只有你英语第二次期中补考也不及格,难道你没有好好地反思一下吗?”
<江旭明>   “不听不听,王……”
*   江旭明 注意到内心语言暴露立刻改口:“反思了!”

<Anacius>   她叹了口气,“月底的英语补考内容还是和•之•前•一•样的。”
<Anacius>   “就打扫好课室就回去吧。”
<江旭明>   “哦……”
*   江旭明 惊疑不定地看着紫色老太婆
<江旭明>   “回去了?”

<Anacius>   “什么?让你回去,你就想学习了?”
<Anacius>   她把手上的资料竖了下,“别玩太晚了,明天还有课。”
<江旭明>   “等等!明天不是周六吗!”
<Anacius>   “你不是语文、数学和英语不及格吗?”
<江旭明>   “对,对啊!”
<Anacius>   “还有一个月就要期末考了,很感谢你自愿来参加学校的补习课堂。”
<江旭明>   【可恶!居然还有这一招!被算计了!】
<江旭明>   “就只有我一个人?”

<Anacius>   “还有一些其他你的同好吧?”
<江旭明>   “哦,那就好”
*   江旭明 长吁一口气

<Anacius>   “不过明天是学年前列的学生给你们一对一的补习。”
<江旭明>   “嗯?那给我辅导的是?”
<Anacius>   她翻了一下手上的册子,“你是苏雅曦来辅导吧。”
*   江旭明 回忆了一下关于苏雅曦的情报
<Anacius>   关于苏雅曦,
<Anacius>   她有着各种的传闻和逸闻,
<Anacius>   这位拥有一头秀长的白发与熔金般眼眸的美少女,
<Anacius>   她不但是海庭高中部学生会纪律委员,
<Anacius>   还是一年级的团支书,
<Anacius>   品学“兼优”但体能极差,为人幽雅不过作风强硬,外加学生会的身份,人称“钢铁处女”。
<Anacius>   假若要称呼紫琪萱做魔头的话
<Anacius>   那么苏雅曦绝对是这个大魔头的左右得力助手
<Anacius>   另说其他班有很多她的倾慕者,
<Anacius>   作为同班同学的你,平日却没见她在班中和其他人过多的交谈,
<Anacius>   当然那些可怜的班委和课代表们可每天都和她犹如报告式地说着一些日常的事务。
<江旭明>   【还真是耀眼的角色啊……所幸我体育好,她追不上我】
<Anacius>   “怎么了?让位美女和你补习也不情愿吗?”
<Anacius>   “小苏可是个好女孩哦”
<江旭明>   “哦……”
<江旭明>   【管我屁事,又不是我媳妇儿】

<Anacius>   “但是假若不来参加的话……”
<江旭明>   “我一定来就是了”
<Anacius>   “哼哼,来就好。记得走的时候锁门。”
<江旭明>   “哦……”
<江旭明>   【要不今晚把学校炸了吧】

<Anacius>   学年主任就这样把你一个人丢在教室内了。
<Anacius>   大概现在教学楼这里的人,就只有你一个了
<Anacius>   所以要干点什么坏事,大概也没有人看到
<Anacius>   不过12月的岚岸,晚上潮湿且冰冷
<Anacius>   要不是窗户都紧闭着
<Anacius>   夜风能让这里的温度拉低10度。
<Anacius>   你将黑板擦干净后就把课室门锁好了。
<Anacius>   “叮——”
<Anacius>   细微的声音夹杂着寒风吹在你的耳边
<Anacius>   不知道是否你的错觉
<Anacius>   金属碰撞的响声,在9点的教学楼中回荡。
*   江旭明 下意识看向声音的来源
<Anacius>   声源像是从楼下传来
<江旭明>   “什么东西坏了吗,不好,万一赖到我头上就糟了”
*   江旭明 装作不知道,准备就这么路过

<Anacius>   你沿着楼梯往下走
<Anacius>   那杂乱无章的声音越发清晰
<Anacius>   时而急促,又时而沉重
<Anacius>   突然
<Anacius>   你感觉到脚下传来一下强烈的震动
<江旭明>   “喂喂喂,不会学校要自爆了吧”
*   江旭明 赶紧抓紧楼梯扶手

<Anacius>   伴随而来剧烈的响声从下一层传来
<Anacius>   而下个瞬间,一个黑色的人影左右跌宕地出现在楼梯的转角处
<江旭明>   “这是有人在搞事啊”
<Anacius>   它似乎承受了巨大的冲击,被撞到墙壁之上,
*   江旭明 立刻蹲下,把自己隐藏在阴影之中
<Anacius>   背后墙壁的龟裂在月光下清晰可见
<Anacius>   但是,它似乎毫无痛感地又站了起来
<江旭明>   【呜啊,好像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了,千万别被看到啊】
<Anacius>   在它的面前,两个人型的影子紧随而来,手中握住冰冷的利刃在黑暗中分外地鲜明
<Anacius>   三人就在你的侧旁再次纠缠了起来
<江旭明>   【这是管制刀具吧!为什么学校里会有人持械斗殴!不对不对,这明显是神仙打架啊!】
<Anacius>   “叮—叮—叮——!”
<Anacius>   刚才金属彼此碰撞的声音,如今就在你身旁响起
<Anacius>   锐利刺耳直刺你的耳膜
<Anacius>   此时,它们已经在走道处开始了交锋
<Anacius>   趁着灯光,
<Anacius>   它们的模样清晰可见
<Anacius>   一个身上布满了各种切割伤痕的人体
<Anacius>   他的身上已经泛起点点绿色的尸斑,各个深可见骨的伤口处流着污浊的黑色液体,
<Anacius>   假若现在不是冬日,与你相距不到数米的距离,绝对能闻到它传来的恶臭
<江旭明>   【这……是……】
<Anacius>   而与它战斗着的,则是两个手持无剑格长刃的纸片?
*   江旭明 揉了揉眼睛
<Anacius>   不,不是纸片
<Anacius>   而是一些人偶
<Anacius>   它瞬间扭曲着身体躲过对方的攻击让你产生了错觉
<Anacius>   但定眼一看,它有着木质的外表,
<Anacius>   关节处链接着银线
<Anacius>   犹如背后有着操纵着它们的人偶师
<江旭明>   【人偶和僵尸?!】
<Anacius>   四米外的战斗,大概持续了你十数息的时间,
<Anacius>   你只感觉到呼吸变得紧促,这几秒的时间却显得漫长
<Anacius>   当尸体倒落在地上不再动弹时,另外两具人偶也停下了动作
<江旭明>   【胜负已分?】
<Anacius>   本应陷入寂静的校园,却被脚步声所打破
<Anacius>   轻快但显得轻柔
*   江旭明 下意识觉得蹲着不动比较好,但是又想要偷听
<Anacius>   你看到伴随着这组脚步声的到来,链接着人偶的银线晃动了一下
<Anacius>   大概是紧张、还是害怕,你感觉到双腿变得沉重,分外不听话
<Anacius>   你尝试调整自己躲藏的姿势,却没想到在对方踏上这走廊的同时倒在了地上
<Anacius>   海庭高中和其他学校不同,
<Anacius>   这里的女学生的校服是礼服
<Anacius>   就是说,裙子
<江旭明>   【哈……这是什么颜色来着,光线不好啊……】
<Anacius>   虽然夜里比较黑,但是凭借着地板反射的灯光,以及你倒下激起的气流
<Anacius>   大概是“白色”?
<江旭明>   “哦,很传统呢……”
<Anacius>   那两个人偶犹如神经反射般,瞬间阻挡在你们两者之间
<江旭明>   【咦,怎么突然黑了】
<Anacius>   她,有着一头及腰的白色长发,背着灯光,眼眸在看不清表情的脸容上泛射着金色的颜色
<Anacius>   “什么人?”
<江旭明>   【白发,金眸,好像在哪里……】
*   江旭明 突然惊出一身冷汗

<Anacius>   不含任何感情的语调,在冬季的夜里更显冰冷。
<江旭明>   “哟……哟……”
*   江旭明 举起双手缓缓站起
<江旭明>   “这么晚了,还能遇到,真是巧啊,苏雅熙同学?”

<Anacius>   她垂下的手指尖延伸出银色的细线
<Anacius>   敢情它们的尽头就是人偶
<Anacius>   “没想到,我的同班同学竟然是这幕后的黑手。”
<江旭明>   “等等!等等!你肯定误会了什么!”
<Anacius>   听着你的话,对方的态度并没有改变
*   江旭明 指着自己的脸
<江旭明>   “这张脸一看就不是反派好吗!”

<Anacius>   “看来是我的失误了。”
<江旭明>   【失误?果然是认错了】
<Anacius>   她叹了口气,让你以为她已经认同了你的说法。
*   江旭明 尽可能保持微笑,尽管笑容可能有点变形
<Anacius>   “没想到我是那么大意,没想到这次的敌人竟然隐藏在这张愚蠢的好人脸之后。”
*   江旭明 笑容被寒风冻僵
<江旭明>   “绝,绝对不是!我真的只是路过啊!”

<Anacius>   “唰——”说话的同时,眼前的人偶手中的利刃已经举起直指着你的咽喉处。
<Anacius>   “说吧,”
<Anacius>   “你的目的是什么?”
<Anacius>   “其他人在哪里?”
<Anacius>   “坦白的话,还是能不让你痛苦的。”
<江旭明>   “不,我真的是路人,就是那个紫色老太婆把我留下来的!”
<Anacius>   “紫色?老太婆?”
<江旭明>   “紫,琪萱来着?”
<Anacius>   “……”
<Anacius>   “然后呢?”
<Anacius>   “恰好和那具尸体一同出现?恰逢遇到了我?”
<江旭明>   “然后我就走了!然后就遇到神仙打架了!上仙饶命!”
*   江旭明 一动不敢动,生怕剑刃蹭到脖子

<Anacius>   你的目光游离不定,一时在对方冷漠秀丽的脸容上停留,一时在锋利的剑刃之上停留,一时在少女身后缓慢蠕动的尸体身上飘过
<江旭明>   “不过说起来,为什么学校里会有这种东西啊”
<Anacius>   蠕动?
<江旭明>   【嗯?】
<Anacius>   就在你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
*   江旭明 确认了一下,尸体确实在蠕动!
<Anacius>   它骤然暴起,
<江旭明>   【马萨卡!】
<江旭明>   “危险!那东西没死!”

<Anacius>   闪电般扑向了你们两人
<Anacius>   苏雅曦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你的身上,对背后发生的一切未多作防范
*   江旭明 这时候下意识想到了固定剧情,于是将苏雅曦推走
<江旭明>   【卧槽,为什么我要推走啊!】

<Anacius>   你看到,腐臭伴随着插穿你腹部的手以及贴近的烂肉而来
<江旭明>   “啊……呃……真的假的”
<Anacius>   你听到,一阵凄惨的叫声在耳边响起,但你推开的少女脸露惊愕的神色,嘴巴仍紧紧抿着
<江旭明>   【如果没死,一定要苏雅曦还我这个人情,就要她帮我补考好了……】
<Anacius>   这个是什么感觉?
<Anacius>   是热还是冷还是黑色?
<Anacius>   —— —— —— ——
<Anacius>   醒来之前,你最后看到的好像是学校的白色天花板
<Anacius>   你张开眼睛
<江旭明>   “哈——”
*   江旭明 开始大口喘气

<Anacius>   定格着白色的天花板
<江旭明>   【没……没死吗?】
<Anacius>   鸟鸣的声音,在冰冷的空气里跃动
<Anacius>   你深深吸了一口潮湿的冷空气
<江旭明>   【已经早晨了吗】
<Anacius>   此时剧烈的痛楚才从你神经里奔走
<江旭明>   “哇——好疼啊!医疗兵!”
<Anacius>   淡淡的香气,
<Anacius>   舒适的床枕,
<Anacius>   柔软的被子,
*   江旭明 感觉很疼,甚至不想在这种床上打滚
<Anacius>   你环望四周,这四米的大床就在偌大的房间之中
<江旭明>   “医疗兵!快给我镇痛剂!”
<Anacius>   大概这个房间的大小和你家的大小差不多
*   江旭明 故意朝着房门方向吼去
<Anacius>   你再次的呼叫被轻轻推开的房门声打断了
<Anacius>   “若你还有点气力,就请好好地休息吧。”
*   江旭明 看向来人
<Anacius>   这声音的主人正是苏雅曦,
<Anacius>   她并未穿着海庭的校服,而是一套黑色的连身礼服,白色的圆领,不禁让你想起圣心教堂那位温柔可爱的修女姐姐。
<江旭明>   【看起来昨天好像是我们这边胜利了】
<江旭明>   “啊,不好,我睡了多久?!”

<Anacius>   她来到你的身旁,仔细地检查着你的伤口,“不久。”
<江旭明>   【再温柔的大姐姐也不能让紫色老太婆平息怒火啊!】
<Anacius>   “好了,伤口已经愈合了,明天可以上课了。”
<江旭明>   “真的愈合了?为什么这么疼?”
<Anacius>   她再次给你盖上被子,摇了摇头
*   江旭明 开始思考苏雅曦这个摇头的含义
<Anacius>   “毒素已经全部清除掉了,剩下就只是等肌肉恢复功能吧。”
<江旭明>   “毒素?什么毒?”
<Anacius>   “尸毒。”
<江旭明>   “尸毒啊……什么!尸毒?!那玩意真是僵尸!”
<Anacius>   她捻着裙边向你欠身行礼,“抱歉,这次是我误解你了。”
*   江旭明 现在还不太敢相信那天发生的一切
<江旭明>   “你,到底是谁?”

<Anacius>   “这不便和你说明,你就当这一切都是梦吧。”
<Anacius>   “你应该庆幸的是,你遇到的是我,而不是那些术师。”
<江旭明>   “遇到术师会怎么样?”
<Anacius>   “大概和那具僵尸一样的下场吧,”她停顿了一下,“他们可没有我主的仁慈和怜悯。”
<江旭明>   “卧槽,杀人灭口?”
*   江旭明 突然想到看见这些不该看的东西今后怎么办

<Anacius>   “关于四天前的那事,你最好就不要和任何人说。”
<江旭明>   “四天……四天前?!卧槽补习课!”
<Anacius>   “不用担心,我已经和紫主任说了。”
<江旭明>   “那就好,关于那件事情,我就只要不说就可以了吗?”
<Anacius>   “但是落下的补习课,明天下课后我会单独和你完成的。”
<Anacius>   “就算你和别人说,别人也只是觉得你神经病,再说……”
<Anacius>   “我不能保证,你身边的人都是凡人。”
<江旭明>   “……”
*   江旭明 突然觉得自己肯定上了个假学校
<江旭明>   “比如说?”

<Anacius>   “这个话题,你不该再去深入。”
<Anacius>   “好好地再休息一下吧,江同学。”
<江旭明>   “有吃的吗,我4天没吃饭应该饿了,虽然我自己可能不知道”
<Anacius>   她放下了一盘西式糕点在你床边。
<江旭明>   “我觉得传统的粥可能好一点”
*   江旭明 说完拿起一块蛋糕塞到嘴里

<Anacius>   “那么,你等一下吧”
<江旭明>   “没事,只要是吃的我都可以接受,这个好像还挺好吃的”
<Anacius>   她停下手中正要倒出的红茶。
*   江旭明 迅速吧唧完,又丢了一块
<Anacius>   “你不是想要喝粥吗?”
<江旭明>   “呃……啊!水!”
*   江旭明 痛苦地捂着喉咙

<Anacius>   “慢点吃,你已经太久没进食了。”苏雅曦递过一杯红茶
*   江旭明 一口气喝完,然后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但是热茶已经下肚了……
<江旭明>   【其实我是猫舌来着】
*   江旭明 涨红了脸,但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Anacius>   没有加入炼奶的红色液体显得甘涩
<Anacius>   但那种浑厚的香气却还在口腔齿间萦绕着
<Anacius>   “你是我第一个看到一口气把一杯大吉岭喝光的人。”
*   江旭明 脸上的表情凝滞了数秒,然后缓缓道出:“好茶”
<Anacius>   她看着你的表情就像是观察着一只小动物似的。
<江旭明>   “能再来一杯吗,这次请加冰”
*   江旭明 递出茶杯

<Anacius>   第二杯,加上了几块冰,在热腾腾的红茶里回转着。
*   江旭明 这次慢慢地喝,一定保证不会烫到自己。
<江旭明>   “话说,苏雅曦同学,这里是你的房间吗?”

<Anacius>   未待她的回答,
<Anacius>   这个时候,房门被第二次打开,粗暴的声音伴随着来者的声音,
*   江旭明 瞬间转头,直觉告诉自己好像情况不妙
<Anacius>   “苏雅曦!你干嘛把勾来的小白脸放到我的房间里了!!”
<江旭明>   “请注意你的用词,我并不白,我是健康的古铜色”
*   江旭明 定睛看向这个粗暴的人(

<Anacius>   走进来的人,穿着与苏雅曦相似
<Anacius>   只是头上戴着修女的兜帽
<Anacius>   她那端庄的脸容,即使带上十二分怒气,更显得更有魅力
<Anacius>   啊,她不就是那位在圣心教会的修女姐姐吗……?
<Anacius>   你记得她好像姓黄,
<江旭明>   “呃,sister黄?”
<Anacius>   只是此刻的她与之前的婉若如水判若两人。
<Anacius>   苏雅曦站了起来,面对着怒气冲冲并且高她一个头的女子仍然沉静如湖水,
<Anacius>   “啊啦,教会没有多余的客房了。黄姐姐这几天不是要回梵蒂冈吗?”
<Anacius>   “是这个没错……”黄修女好像想到了什么瞬间泄气,但是下一刻她的怒火又燃起了,“这个不是你把男人藏在我房间的理由吧?”
<江旭明>   【呜哇,传说中的撕逼,默默围观】
*   江旭明 静悄悄地喝了一口茶

<Anacius>   “啊!你还把我珍藏的大吉岭!”
<江旭明>   “噗——”
<Anacius>   她黑色的眼眸此刻燃烧的火焰盯着你手中的红茶
*   江旭明 晃了下茶杯
<Anacius>   “啊啦,难道教会来了客人,不是该好好地招待的吗?”
*   江旭明 然后一口气喝完,然后表示这里面什么都没有
<Anacius>   “是这个没错……”黄修女二度被击沉!“等一下!他是谁?!”
<Anacius>   “我在教会内可没见过他!”
<江旭明>   “路人甲”
<Anacius>   “恩,他是路人甲。”
<江旭明>   “也许是一个迷途的羔羊,但是最近受到的冲击有点大,想先静静”
<Anacius>   “露仁家?”
<Anacius>   “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组织……”
*   江旭明 看向苏雅曦,眼神示意请她开始表演
<Anacius>   “这点事情你也不知道吗?你应该为你的孤陋寡闻感到一点羞耻之心,还要有一点自知之明。”
<江旭明>   【哦,开始了】
<Anacius>   黄修女白净的脸泛起一片红晕,“这个我当然知道!”
<Anacius>   她扭头冲着你,“这位露仁家的兄弟,我黄若绫会尽我地主之谊,请好好地享受我的——”
<Anacius>   “可恶!苏雅曦你给我等着!”
<江旭明>   【看起来她要冲出去了,然后要干什么来着】
<Anacius>   她还没说完,跺着脚冲出了她自己的房间
*   江旭明 端着空掉的茶杯,道:“其实,她是个笨蛋?”
<Anacius>   “她可比你聪明得多,三科不及格的江同学。”苏雅曦等她走远之后,静静地给你倒了杯大吉岭红茶。
<江旭明>   “那是智商,我说的是情商”
<Anacius>   “呵,她的表情不是很好看吗?”
<江旭明>   “其实你是个腹黑?”
<Anacius>   你第一次看到这名少女的笑容
*   江旭明 若有所思
<Anacius>   “腹黑……是什么?”
<Anacius>   她茫然地侧头看着你
<Anacius>   大概某些范畴内的知识,不在这位学年前10的女孩的知晓范围之中。
<江旭明>   “没什么,我觉得你笑起来挺好看的,多笑笑就好了”
<江旭明>   【不好,有点可爱啊】
<Anacius>   “好了,感谢你给我提供了这么美好的早晨。请在修女的房间里好好地休息吧。”
<Anacius>   她半推开修女的房门,“做什么都可以哦?”
<江旭明>   “哦,好的”
*   江旭明 继续躺好,迎接美好的中午

<Anacius>   然后回应你的是关门的声音,“咚——”
<Anacius>   —— —— —— —— SAVE —— —— —— ——
« 上次编辑: 2017-03-19, 周日 01:37:29 由 Anaci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