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八  (阅读 1022 次)

副标题: 绅士修业(?)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八
« 于: 2017-01-20, 周五 20:03:08 »
[22:25] <监督Lee> ——————————————————————————————————————————————————
[22:28] <监督Lee> 带着信件与新的制服,你回到——或者应该说是造访——了圣潘克拉斯内属于自己的房间
[22:29] <监督Lee> 房间不大,紧邻着中央区
[22:30] <监督Lee> 但却是一间独户
[22:31] <御中龙一> “呼……”
[22:31] <监督Lee> 和常出现在军队宿舍以及廉价旅馆中那一类集中排布的居住间截然不同
[22:31] * 御中龙一 解开军服的领口,将信件放在了桌上
[22:32] <监督Lee> 包含机关通讯机在内的生活支持用具应有尽有
[22:33] <监督Lee> 另一方面,这间住处所紧邻的【中央区】是通往馆内各区域的通道集中之处
[22:33] <监督Lee> 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说是要冲那样的地方
[22:34] <御中龙一> “好像在帝国歌剧院,队长有着巡夜的义务呢……不过,那也只是……特别的吗?”
[22:34] <监督Lee> 按照威廉馆长的话,这也算是“圣潘克拉斯的做法”。
[22:35] <监督Lee> 被放在桌上的信封里,刚才看过一次的薄木牌滚落出来
[22:35] <监督Lee> 削得薄而平整的正面上,用小刀细心地刻着有一双大角的麋鹿
[22:36] <监督Lee> 而这小小的木牌,也是你在刚刚接触到信件时所感受到的灵力残留来源
[22:36] * 御中龙一 感应的能力还是初次在这种时候没有准确地发挥作用
[22:37] <监督Lee> 凉风安静地渗入军服的领口
[22:37] <监督Lee> 你想起了刚才依照信件附言前去拜访馆长的事情
[22:38] * 御中龙一 用手指轻轻抚摸着木牌,思考着不久前发生的情况
[22:38] <监督Lee> ——————————————————————不久之前————————————————————————————
[22:39] <监督Lee> “——啊,是御中队长吗,快请坐。”
[22:39] <监督Lee> 这是个墙上布满了壁钟的房间
[22:40] <御中龙一> “我就不客气了。”
[22:40] <御中龙一> “馆长大人,请问有何指教?”
[22:40] <监督Lee> 位于圣潘克拉斯的地上六层
[22:40] * 御中龙一 对年迈的绅士微笑道,坐在了对方指出的位置上
[22:42] <监督Lee> “大的事情,和小的事情都有一些……譬如说御中队长要住的地方。”
[22:42] <御中龙一> “的确,从今天开始就要在这里叨扰了。”
[22:42] <监督Lee> “还有华击团的常服,嗯……想来可爱的小姐们也应该提过了,关于‘圣潘克拉斯的做法’。”
[22:43] <监督Lee> 老馆长的视线稍微转了一下,让你注意到左手附近的矮桌上放着一套制服
[22:44] <御中龙一> “是说要对一般人做出保密吗?”
[22:44] <御中龙一> “这一点我很了解。”
[22:45] <御中龙一> “对于表迷条例的应用,是我原本工作的基础呢。”
[22:45] <监督Lee> “没错,出于这个原因,包含御中队长在内的华击团成员,都是以博物馆某一领域的专家、顾问的身份住进圣潘克拉斯的。”
[22:46] <御中龙一> “所以我的身份应该是……”
[22:48] <监督Lee> “玛丽小姐是犯罪史和近代文化,伊莉莎小姐是本土民俗和神话……而御中阁下作为队长,恐怕就得多承担一些了。”
[22:48] <御中龙一> “唔……我的话……”
[22:48] * 御中龙一 回忆了一下。
[22:48] <监督Lee> 威廉·斯隆捋着修整得非常漂亮的胡须,笑了一下
[22:48] <御中龙一> “对于医学和军事还算具备一定程度的经验,除此之外,民俗学也……”
[22:49] <监督Lee> “所以将要交给您的是【中央区】。”
[22:49] <监督Lee> “期待您能够活用作为旅行家的一面,以及训练有素的一面。”
[22:50] <御中龙一> “我会尽力的。”
[22:50] * 御中龙一 并不能保证自己不出包,因此只能对馆长微笑着点头
[22:50] <监督Lee> “将圣潘克拉斯的客人们引向他们真正感兴趣的区域。”
[22:51] <监督Lee> “这一点对被誉为能看穿人心的御中队长来说,应当是十分合衬的工作吧?”
[22:51] <监督Lee> “为此,您也需要了解花组成员们各自的秉性。”
[22:51] <监督Lee> “以及她们所负责的区域。”
[22:51] <御中龙一> “的确,大家都有着非常鲜明的个性。”
[22:52] <御中龙一> “以我的察言观色的水准去承担这项任务,可能会比想的更加困难呢。”
[22:52] <监督Lee> 在此起彼伏的钟表声中,老馆长忽然露出一个十分诡异的笑容
[22:53] * 御中龙一 在玛丽和佑理身上,都无法看出她们内心真正的想法
[22:53] <监督Lee> 怎么说呢,看上去完全没有一名长者和组织负责人所应有的稳重
[22:53] <御中龙一> “我能够看穿的,是基于心理学和社会学的常识而做出的判断。”
[22:53] <御中龙一> “也就是人类的本能和理性——但是……”
[22:54] <御中龙一> “妙龄少女微妙的心思,我就无法看透了,如果馆长可以提供给我她们每一个人详细的资料的话。”
[22:54] <御中龙一> “那倒是另当别论。”
[22:54] <监督Lee> 反倒像是与你年龄相仿的、还会被冲动所左右的年轻人所露出的‘我懂的我懂的’那种神情
[22:54] <监督Lee> 他走过来拍了拍你的肩膀
[22:54] <监督Lee> “哎呀,我也很明白您的心情啊,御中队长。”
[22:55] <监督Lee> “毕竟是处在可以说是……按照你们日本人的说法,‘两手捧花’的境遇中呢,如果我再年轻个三十岁,真想和你交换一下!”
[22:56] <御中龙一> “我明白您的想法,但这并不是表面上看来这么轻松的状态,馆长。”
[22:56] <御中龙一> “灵能力的持有者会让事态变得更加的复杂呢。”
[22:56] <监督Lee> 你的肩膀再度被用力拍了一下
[22:57] <监督Lee> “不要想得太复杂了,年轻人。”
[22:57] <御中龙一> “在日本也发生过因为未能处置好灵能力者心情而引发出的骚动。”
[22:57] <监督Lee> 老人颇有活力地背着手,走到自己的桌旁
[22:58] <监督Lee> “对再小的事情也会认真对待是个好习惯,也是一位绅士所应当具有的基本素质。”
[22:58] <御中龙一> “您过奖了,这只是我的职业习惯。”
[22:59] <监督Lee> “但御中队长,人哪……尤其是,人心这东西,相处起来并不是看得越清楚越好的。”
[22:59] <御中龙一> “是吗……”
[22:59] * 御中龙一 不是很了解似地点了点头。
[22:59] <御中龙一> “我会采纳馆长的意见。”
[23:00] <监督Lee> “有时细细思虑得到的结论不一定正确,反倒是遵循本心的答复更能够打动人。”
[23:00] <监督Lee> “也就是说……不能吝于赞美!”
[23:00] <监督Lee> 威廉夸张地挥舞着双手
[23:01] <御中龙一> “赞美吗……”
[23:01] <御中龙一> “确实。”
[23:01] <御中龙一> “对于这个年龄的少女来说,特别是玛丽小姐那样的年龄,正处于敏感的时期。”
[23:01] <监督Lee> “没错!毕竟全是既优秀又可爱的女性!”
[23:01] <御中龙一> “我明白了,馆长。”
[23:02] <御中龙一> “我会参考您的意见来行事的。”
[23:02] <监督Lee> “这很令人高兴,御中队长!那么,你的‘本命’是哪边呢?偷偷告诉我也可以,我会以一个绅士的身份保密的。”
[23:02] * 御中龙一 不知为何,似乎从对方的意见中得到了什么非常有意义的地方。
[23:03] <御中龙一> “目前来看应该是和克洛卡斯小姐最熟悉,但是玛丽小姐的头脑也非常值得倚重。不知火小姐的行动力让人爱不释手,但是我认为最可靠的是凯瑟琳女士。”
[23:03] <监督Lee> “……哦哦。”
[23:03] <监督Lee> 不知为何,馆长感叹道
[23:03] <御中龙一> “我认为大家都非常值得夸奖一番。”
[23:04] <御中龙一> “如果我现在去告诉大家这一点的话,会不会因为迟钝而显得很失礼呢?”
[23:04] <监督Lee> “没想到阁下是位这样的勇士,作为一名绅士……不,作为一个男人,我威廉·斯隆对此敬佩之极。”
[23:04] <监督Lee> “不,御中队长,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不能吝于赞美,要听从内心的声音!”
[23:05] <监督Lee> “但一个真正的绅士也明白场合和气氛。”
[23:05] <御中龙一> “的确……是我太冲动了,馆长先生。”
[23:05] <御中龙一> “既然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我会在那个时候恰当地履行自己的职责的。”
[23:06] <监督Lee> “这不是冲动,而是年轻的特权……总而言之,您让我看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惊喜,这是很好的。”
[23:06] <监督Lee> “让我们来谈谈有关我把您请到这儿来的另一件事吧。”
[23:06] <御中龙一> “洗耳恭听。”
[23:07] <监督Lee> “说来,这也和您的职务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
[23:07] <御中龙一> “是华击团的队长任务吗?”
[23:07] <监督Lee> “正是如此。”
[23:07] <监督Lee> 老馆长坐回到了他的桌后,正色道
[23:10] <监督Lee> “我想您也已经知道,为了消弭乃至灭除雾祸,大英帝国从祂荣光所及的各地招来了具有灵力天赋的少女们,那正是华击团。”
[23:10] <监督Lee> “不过,也正如您所熟悉的那样,灵力是一种相当不稳定的力量。”
[23:11] <御中龙一> “是的。”
[23:11] * 御中龙一 回想起了什么,皱了皱眉。
[23:12] <监督Lee> “如果不能以正确的形式运用,也会酿成灾难。”
[23:12] <御中龙一> “这一次的对手,恐怕在灵能力方面也并非凡庸,这是灵能力者之间的战斗的可能性很大。”
[23:12] <监督Lee> 老人苦笑了一下
[23:13] <监督Lee> “而刚才那封信……相信您已经看过内容了,那正是由某位少女的保护者写来的。”
[23:14] <御中龙一> “是的。”
[23:14] <御中龙一> “您希望华击团怎么做呢?”
[23:14] <监督Lee> “我们曾向他承诺,华击团会善待那位少女,并绝不利用她的灵力行不义之事。”
[23:15] <监督Lee> 馆长合起双手
[23:15] <监督Lee> “但遗憾的是。”
[23:15] <御中龙一> “感觉这是顺理成章的做法。”
[23:16] <监督Lee> “因为某些误会,我们丧失了……嗯……一些信任。”
[23:17] <御中龙一> “您希望我们能修补这项信任吗?”
[23:17] <监督Lee> “正是如此。”
[23:17] <监督Lee> “那位保护者认为我们出于某些邪恶的目的而囚禁了少女。”
[23:17] <御中龙一> “并不是我最擅长的任务,但……也没有超出平日里的职权范围。”
[23:17] <监督Lee> “而那位少女,您看到她的时候就会明白了。”
[23:18] <御中龙一> “就我个人来说,也希望能够和她见上一面。”
[23:18] <监督Lee> “她为什么没有住在这圣潘克拉斯之中。”
[23:19] <御中龙一> “啊啊,我很期待能够和她见面。”
[23:19] <监督Lee> 馆长点了点头
[23:19] * 御中龙一 计划明天就能去完成馆长所交付的任务
[23:19] <监督Lee> “另外,我个人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23:20] <监督Lee> “也可以说是和工作有关吧……御中队长,你在去和那位少女见面的时候,请带上一位华击团的队员。”
[23:20] <御中龙一> “我原本就打算如此。”
[23:20] <御中龙一> “不过,只能一位吗?”
[23:21] <监督Lee> “没错,这就是我方才提到的,场合与气氛的微妙之处了。”
[23:21] * 御中龙一 本来是想要把大家都带去以制造一个不会让对方紧张的阵容——但转念一想,或许这样反而会让人紧张吧。
[23:21] <御中龙一> “的确,目前华击团内部并不和睦。”
[23:22] <御中龙一> “对于新上任的队长,大家也不是完全地相信。”
[23:22] <御中龙一> “贸然把大家聚集在一起执行这种并非战争的纤细任务……会有着不可测的危机,不愧是馆长。”
[23:22] <监督Lee> “……”
[23:22] <监督Lee> “咳嗯。”
[23:23] <监督Lee> “也不知道该说你机灵还是迟钝了,总之,只能带一位。”
[23:23] <御中龙一> “既然这样……”
[23:23] * 御中龙一 点了点头,做出了决定。
[23:23] <监督Lee> “关于那位少女所处位置和其他相关情报。”
[23:23] <监督Lee> “届时会用蒸汽通信送达你的房间。”
[23:23] <监督Lee> 馆长举起一只手
[23:23] <御中龙一> “我会在看到那位少女的情报后做出决断的。”
[23:24] <监督Lee> “很好,不必知会我。”
[23:24] <监督Lee> “毕竟,你才是华击团的队长啊,御中阁下。”
[23:24] <御中龙一> “馆长名义上是我的上司,不知会您真的好吗?”
[23:25] <监督Lee> “年轻人,当你到我这个年纪的时候……”
[23:25] <御中龙一> “我明白了,姑且来说……我会把这也当作圣潘克拉斯的做法。”
[23:25] <御中龙一> “如果您没有其他指示的话……”
[23:26] <监督Lee> “当然……伦敦的和平,还有着圣潘克拉斯的安宁,就都拜托了,御中队长。”
[23:27] <御中龙一> “我会全力以赴,但还请您不要对我太高的期待,毕竟,指挥官这项任务,我始终认为会有比我更适合的人选呢。”
[23:27] * 御中龙一 这么说完后,当时就离开了房间。
[23:27] <监督Lee> ————————————————————————回到现在——————————————————————————————
[23:28] <监督Lee> 滋滋——
[23:28] <监督Lee> 当你回过神来的时候,蒸汽通讯机上已经接二连三地吐出了纸张来
[23:29] <御中龙一> “真是有效率的工具……文明就是因为这些小小的发明而进步的吧。”
[23:29] <监督Lee> 其上记录着你将要去拜访的这位少女的信息
[23:29] * 御中龙一 确认了一番后。
[23:30] <监督Lee> 读后你才意识到,那是位比通常意义上的‘少女’更加年幼的存在
[23:30] <监督Lee> 而且,所居留的地点也相当奇特
[23:32] <御中龙一> “真有意思……这简直就是我完全无法去加以理解的对象呢……”
[23:32] <监督Lee> ——璐缇·诺茵,11岁,伦敦动物园
[23:32] <御中龙一> “在这种时候,应该选择的人……”
[23:33] <御中龙一> “如果是克洛卡斯小姐的话,虽然她会温柔又坦率地行动,但或许会闯祸。而玛丽小姐年龄很年纪,但这个年纪的少女还没有产生母性的余裕吧。”
[23:34] <监督Lee> 你的脑海中依次闪现出曾经面会过的队员们
[23:34] <御中龙一> “不知火小姐……或许能有惊人之举,但总觉得难以安定地对处。凯瑟琳小姐则可能会显得太过强硬而让她紧张……”
[23:34] <御中龙一> “还是去听听大家的看法吧。”
[23:34] * 御中龙一 站起身。
[23:36] <监督Lee> ————————————————————————移动中——————————————————————
[23:36] * 御中龙一 按照顺序(?),先去拜访了伊莉莎·克洛卡斯
[23:37] <监督Lee> ————————————————————抵达‘阿瓦隆之馆’——————————————————————
[23:38] <御中龙一> “不知看几次后才能习惯……”
[23:39] <监督Lee> 和你一眼,伊莉莎的房间紧邻着她负责的区域——也就是那片你曾拜访过的、仿佛将林中秘境切下一块保存的原野
[23:39] <监督Lee> *和你一样
[23:40] <监督Lee> 按照蒸汽通讯机传来的地图找到她的房间时
[23:40] <监督Lee> 你才发现那扇房门虚掩着
[23:40] <监督Lee> 而房内正依稀飘出水汽与微弱的哼歌声
[23:41] * 御中龙一 敲了敲门。
[23:41] <御中龙一> “打搅了,克洛卡斯小姐,请慢慢来。”
[23:41] <监督Lee> 水声
[23:42] <监督Lee> “……队长?!”
[23:42] <御中龙一> “啊,是我失礼了,我会在外面等候的。”
[23:42] <御中龙一> “阿瓦隆的风光对我很有吸引力,请您不要着急。”
[23:43] <监督Lee> 然后,是和平时很有一些差别的、慌乱的话音
[23:43] <监督Lee> 接着是更多的水声
[23:44] <监督Lee> ——————————————————切换立绘用的短暂黑屏——————————————————
[23:44] <监督Lee> “……真是太松懈了!真是……真是不知该怎么反省才好!”
[23:45] <监督Lee> 大约五分钟后,女骑士穿戴妥当
[23:45] <御中龙一> “不,不,是我在这种时间来打扰你的关系。”
[23:45] <御中龙一> “果然这里还是装作不知道比较好吗?”
[23:46] <监督Lee> 然而透出少许红润的肌肤,以及还飘散着水汽的金发,都令克洛卡斯家的女儿显出一股截然不同的色香
[23:47] <御中龙一> “对了,克洛卡斯小姐沐浴后艳丽的身姿就像是湖中的仙女一样让人感到难以抗拒。”
[23:47] <监督Lee> “……不,请严厉地……诶……诶?”
[23:47] <御中龙一> “能够看到这样的景象,或许是会让人缩短寿命程度的好运吧?”
[23:47] * 御中龙一 牢记着馆长的教诲,做出了(自己认为)适当的夸奖。
[23:48] <监督Lee> “……队长,一下子就变得好像馆长一样了呢。”
[23:48] <御中龙一> “克洛卡斯小姐原本就突出的美貌在这样的情况下更是超越了常识呢……”
[23:48] [SOUND]
[23:48] <御中龙一> “是的,我已经得到了馆长的教导。”
[23:48] <监督Lee> ……好像稍微有些困惑的样子
[23:48] <监督Lee> “……请不要学那个人啦!”
[23:48] <御中龙一> “应该说从身心上都更接近了绅士……咦?”
[23:49] <御中龙一> “克洛卡斯小姐反对绅士吗?”
[23:49] <监督Lee> (w)“明明像刚进来那样才更绅士的说。”
[23:49] <监督Lee> 金发少女偷眼看了看你的侧脸
[23:49] [SOUND]
[23:49] <监督Lee> 然后叹了口气
[23:50] <监督Lee> “那个……总之,您应该是有比绅士之类的更加重要的事情才找过来的,这样理解对吗?”
[23:50] <御中龙一> “的确如此,不过我的赞赏之情是货真价实的。”
[23:50] <御中龙一> “实际上,是有一件事想要询问克洛卡斯小姐。”
[23:52] <监督Lee> “是测试吗?明白了,那么请发问!”
[23:52] <御中龙一> “这件事可能会有些冒昧……克洛卡斯小姐是几岁开始拥有灵能力的?能不能告诉我那个时候你是怎么生活过来的呢?”
[23:52] <监督Lee> “……”
[23:52] <监督Lee> 稍微迟疑了一下
[23:53] <监督Lee> “嗯……大约是,十三岁的时候吧……”
[23:53] <监督Lee> 有些吞吞吐吐的
[23:54] <监督Lee> “要说怎么生活过来的……因为立刻就被招入军校就读了,所以我也不太清楚算不算普通。”
[23:54] <御中龙一> “这样啊……”
[23:54] <监督Lee> “但我认为自己应该没有被特别对待。”
[23:55] <监督Lee> “不过……原本十三岁就读军校这种事情,其实也并不常见呢。”
[23:55] * 御中龙一 露出了深思熟虑的表情——看起来伊莉莎的人生应该还是比较顺遂的,但也正因为这样的生活和良好的教育,才能培养出她这样正直又勇敢无私的个性吧。
[23:55] <御中龙一> “因为克洛卡斯小姐在那个时候就非常有决心了吧?”
[23:56] <监督Lee> “嗯!”
[23:56] <监督Lee> 毫不犹豫地,点头
[23:56] <监督Lee> “我从来也没有后悔过,那个时候的决定。”
[23:56] <御中龙一> “军人并不是看年龄,而是取决于觉悟,因此克洛卡斯小姐,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是大英帝国出色的军人了。”
[23:56] <御中龙一> “好,我没有问题了,谢谢您的答案。。”
[23:57] <监督Lee> “这是我的光荣!……啊,这就结束了吗?”
[23:57] <御中龙一> “很抱歉打搅了您的沐浴——真是美妙的肌肤啊。”
[23:57] <监督Lee> “——(脸颊一下子红透)!”
[23:57] * 御中龙一 临走时又使用了一番馆长的教诲。
[23:57] <监督Lee> “请……请不要再模仿那个人的样子了!”
[23:57] <御中龙一> “……抱歉抱歉。”
[23:57] <监督Lee> 啪地关上了门
[23:58] <御中龙一> “……真的没有用吗……”
[23:58] <监督Lee> ——————————————————————移动中——————————————————————————————
[23:58] <御中龙一> “不过,克洛卡斯小姐,恐怕不能胜任……因为她太过坚毅了,这种事,果然还是应该更加弱小一些的人才更能理解。”
[23:58] <御中龙一> “玛丽小姐的话,年龄比较接近吧。”
[23:58] * 御中龙一 走向玛丽的住所。
[00:01] <监督Lee> ————————————————————————抵达“贝克街222号”————————————————————————————
[00:01] <御中龙一> “真是具有个性的地方呢。”
[00:01] <御中龙一> “不过馆长的教诲真的没用吗……明明觉得他和大神君在某些地方非常像啊……”
[00:01] * 御中龙一 姑且敲了门。
[00:01] <御中龙一> “玛丽小姐——”
[00:02] <监督Lee> “——哼哼,因为是名侦探兼名演员的住所啊,御中君。”
[00:02] <监督Lee> 门是开着的——但,和伊莉莎那边的情况不同
[00:02] <监督Lee> 身材娇小的侦探已经坐在扶手椅上面对着你了
[00:03] <御中龙一> “难道说玛丽小姐已经预料到了吗——”
[00:03] * 御中龙一 站住了脚步,对眼前娇小的少女问道。
[00:04] <监督Lee> “从你曾经到过馆长室,途径先去拜访了伊莉莎,到你会觉得这里很有个性为止吧。”
[00:04] <御中龙一> “真是了不起的推理,让人心悦臣服呢。”
[00:04] <监督Lee> 玛丽把帽檐压得很低,双手并在膝头上
[00:05] <御中龙一> “玛丽小姐。”
[00:05] <御中龙一> “之前的事抱歉了。”
[00:05] <御中龙一> “因为我的自大而说了对你非常失礼的话。”
[00:05] <监督Lee> 沉默
[00:06] <监督Lee> 你感到在那帽檐下面,绿色的眼睛牢牢地注视着你
[00:06] <御中龙一> “那是因为我想要和玛丽小姐搞好关系的缘故,之后我不会再做出这样冒失的举动了。”
[00:07] <监督Lee> “……坐吧,我的夏洛克。”
[00:07] * 御中龙一 注视着宽沿帽下方的眼神。
[00:07] <御中龙一> “谢谢。”
[00:07] <监督Lee> 她没有做出太大的动作,只是指了指附近的一张带软垫的扶手椅
[00:08] <监督Lee> “这件事伤了我的自尊心。”
[00:08] <监督Lee> 她不带太多感情地说
[00:08] <御中龙一> “如果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可以补偿的话……”
[00:08] <监督Lee> 绿眸的少女举起一只手
[00:09] <监督Lee> “……这是一种偏狭的感情。”
[00:09] <御中龙一> “……抱歉。”
[00:09] <御中龙一> “我并不是很了解感情这件事。”
[00:09] <监督Lee> “不要道歉……还有,我知道。”
[00:09] <御中龙一> “是,玛丽小姐很让人安心呢。”
[00:10] <监督Lee> “我看得出,你有保持缄默的天赋。”
[00:10] <御中龙一> “并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地方……只是……”
[00:10] <御中龙一> “也没有值得谈起的地方。”
[00:11] <监督Lee> “尽管状况总使你不得不以各种各样的表情讲话,但是呢……我觉得,这一点可以使你成为很难得的伙伴。”
[00:11] <监督Lee> ——她笑了
[00:11] <御中龙一> “……玛丽小姐。”
[00:11] <御中龙一> “你会感到孤独吗?”
[00:11] * 御中龙一 提问道
[00:12] <监督Lee> “嗯……”
[00:13] <监督Lee> 她重新把帽檐压了回去,稍微变换了一下姿势
[00:14] * 御中龙一 注视着早慧的少女,问道。
[00:17] <监督Lee> “对一个理想的推理家和演员来说,一旦有人向她指明了某个事实的其中一方面之后……”
[00:18] <监督Lee> “——她不仅能推断出这一事实的各个方面,还能推断出这一事实可能会导致的后果。就好像居维叶。”
[00:18] <御中龙一> “玛丽小姐。”
[00:18] <监督Lee> 她的视线停留在书架上摆放着的不知名动物骸骨上
[00:18] <监督Lee> 然后转回你身上
[00:18] <御中龙一> “我在问的并不是你学到的知识和你所理想中的那个人。”
[00:19] <御中龙一> “你明白什么是孤独吗?”
[00:19] <监督Lee> 长长的沉默
[00:19] <御中龙一> “即使是我这样迟钝的人,似乎也明白了你的答案呢。”
[00:19] <监督Lee> “……曾经是不明白的,因为不需要。”
[00:20] <监督Lee> 棕色短发的少女露出与她年纪相符的神情,撅起了嘴
[00:20] <御中龙一> “……”
[00:20] * 御中龙一 露出了像是笑容的表情。
[00:21] <御中龙一> “请您把明天的预订留出来。”
[00:21] <监督Lee> “哼。”
[00:21] <御中龙一> “我希望能和玛丽小姐两个人一起去伦敦动物园。”
[00:22] <监督Lee> “我相信,至少你不会真的把我当成那种需要逛动物园的小孩子。”
[00:23] <监督Lee> 抬起帽檐露出那双有神的绿色眼睛,少女点了点头
[00:23] <监督Lee> “所以,夏洛克君。”
[00:23] <监督Lee> 她提起那根从不离身的手杖
[00:24] <御中龙一> “是?”
[00:24] <监督Lee> “你既然已经得到我的原谅了……”
[00:25] <监督Lee> 以一种只能用“艾琳式”或者“玛丽·艾德勒式”来命名的独特方式笑了起来
[00:25] * 御中龙一 点了点头。
[00:25] <监督Lee> 令人联想起贪求谜题的智者
[00:26] <监督Lee> “就让我期待一下你所发起的乡间旅行的成果吧。”
[00:26] <御中龙一> “请期待吧。”
[00:26] <御中龙一> “只是,玛丽小姐。”
[00:27] <御中龙一> “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00:27] <御中龙一> “我希望你能用普通的装束,普通地跟我一起去。”
[00:28] <御中龙一> “明天的任务,比起名侦探来说……或许是平常的孩子更好哟?”
[00:28] <监督Lee> “小事一桩。”
[00:28] <监督Lee> 名演员玛丽·艾德勒点了点头
[00:28] * 御中龙一 站起身,对玛丽敬了一个礼
[00:28] <御中龙一> “期待你的活跃。”
[00:28] <监督Lee> 后者只是懒散地坐回了扶手椅里,对你挥了挥手杖
[00:29] <监督Lee> 在你完全退出房门之后
[00:29] <监督Lee> 这个裹着斗篷的娇小少女谨慎地检查了一下门锁
[00:30] <监督Lee> 然后对着镜子做出了“呀嘿~”的欢呼动作
[00:30] <监督Lee> 脸颊涨得红红的
[00:30] [SOUND]
[00:30] <监督Lee> ——————————————————SAVE——————————————————————————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八
« 回帖 #1 于: 2017-01-20, 周五 20:04:23 »
本话的好感度变动(❤=上升 ×=下降  △=小下降=积累到3个时会变成下降)

【伊莉莎】△ △
【玛丽】❤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