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七  (阅读 1087 次)

副标题: 幕间之一:逆塔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七
« 于: 2017-01-20, 周五 19:51:39 »
[21:42] <监督Lee> ——————————————————————————————————————————————————————————
[21:43] <监督Lee> 在伦敦市中心,有这样一处所在
[21:43] <监督Lee> 它既是宫殿,又是城堡
[21:44] <监督Lee> 是军械库、铸币厂、天文台……还是监狱和刑场
[21:45] <监督Lee> 它的名字叫作伦敦塔
[21:45] <监督Lee> ——“女王陛下的宫殿与城堡,伦敦塔”
[21:46] <监督Lee> 然而,我们此时要去往的并不是那里
[21:47] <监督Lee> 并不是那一处阴森、血腥与黑暗已随着岁月流逝而逐渐消磨的场所
[21:47] <监督Lee> 而是另一处无人得知、而又与前文所述之地有着似是而非之形貌的所在
[21:48] <监督Lee> “……亚纳伯格失败了啊?”
[21:48] <监督Lee> 首先响起的一道沙哑的老妪声音
[21:50] <监督Lee> 令人联想到被暴殄天物地在砂上胡乱磨耗、最终让表面粗粝到惨不忍睹的宝石
[21:50] <监督Lee> “好像是这样,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他并不是战士啊。”
[21:51] <监督Lee> 接着是一道稍许显得有些虚幻、却充满英雄气概的年轻男子声音
[21:52] <监督Lee> 带着古风和异国口音的英语,仿佛是只在蒸汽戏剧中出现的、剑与奇术时代的英雄一般
[21:53] <监督Lee> ——正在此时,异声传来
[21:53] <监督Lee> “看来我并不是最后到的嘛~”
[21:53] <监督Lee> 如果名为御中龙一的人士在场,他必定能认出这道音色
[21:54] <监督Lee> “你迟到了,M女士。”
[21:54] <监督Lee> “嘻嘻、嘻嘻嘻……抱歉哦?但不好意思,毕竟你们看上去都一副很闲的样子嘛。”
[21:55] <监督Lee> 有着绿眼和刻薄嘴唇的女人笑道
[21:56] <监督Lee> “……无礼者!不过是区区人类……”
[21:56] <监督Lee> 老妪的声音尖锐起来
[21:57] <监督Lee> “——”
[21:57] <监督Lee> 不同的异声响起
[21:58] <监督Lee> 宛如机械构件复杂地互相摩擦般,忽高忽低的钟表声
[21:59] <监督Lee> “……是吗。”
[21:59] <监督Lee> 年轻的英雄好像将这异声当作某种语言理解了一般回应道
[21:59] <监督Lee> “我认为这也有道理。”
[22:00] <监督Lee> “到了这个时候,互相争执只会钝了自己的剑。”
[22:00] <监督Lee> “睿智的意见呢,再怎么强大的力量不正确地使用就没有意义了。”
[22:01] <监督Lee> “就算这样说……”
[22:01] <监督Lee> 老妪焦急地问道
[22:01] <监督Lee> “还不行吗?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行呢?”
[22:01] <监督Lee> “这个……”
[22:02] <监督Lee> “这个吗……?”
[22:02] <监督Lee> “——(异声)?”
[22:02] <监督Lee> 所有的‘人’
[22:02] <监督Lee> 都无法给出肯定或是确定意味的回应
[22:02] <监督Lee> 要问为什么——
[22:03] <监督Lee> “——请稍安勿躁,我的朋友们,我胸怀力量与志向的同伴们啊。”
[22:04] <监督Lee> ——因为主人不在
[22:04] <监督Lee> 虽然无法看见,但英雄确实是谦卑地低下了头
[22:04] <监督Lee> 而老妪也以着令人联想到贵族的高雅姿态行了礼
[22:05] <监督Lee> 绿色眼眸的女人和拥有着异声的‘东西’则是将沉默本身当作尊敬奉上
[22:05] <监督Lee> 那个男人就仿佛一道光般,照亮了此地
[22:06] <监督Lee> 那是一座高耸的尖塔
[22:06] <监督Lee> 向窗外望去,还能看到第二座、第三座……第二十一座的尖塔
[22:07] <监督Lee> 然而,这些塔却是无一例外地向下延伸着
[22:07] <监督Lee> 仿佛湖中的倒影般
[22:08] <监督Lee> 但是,即使是最奇诡疯狂的作家之笔也无法描绘遍布于窗外黑暗中的光景
[22:08] <监督Lee> 那是名为伦敦的都市所积累着的‘业’
[22:09] <监督Lee> 以雾与暗的姿态显现而出的负之影
[22:09] <监督Lee> “很快了。”
[22:09] <监督Lee> 那个男人说道
[22:10] <监督Lee> “很快,条件就将成熟,而我等的大愿也将得以实现。”
[22:10] <监督Lee> “——这‘逆伦敦塔’便是其起点。”
[22:10] <监督Lee> ———————————————————————跳转————————————————————————————
[22:11] <监督Lee> “那么——”
[22:11] <监督Lee> 大厅中灯火通明
[22:12] <监督Lee> 在这占地面积广大的圣潘克拉斯馆内,装潢得富丽堂皇的宴会厅,不要说是一间,就是两间、三间乃至于五间都能好不困难地找出来
[22:13] <监督Lee> 但你们现在所置身的大厅,却并没有那种你——伦敦华击团队长御中龙一 ——在来路上曾经看到过的那类豪华
[22:14] <监督Lee> 只是一间尚算宽敞的带壁炉大厅而已
[22:14] <监督Lee> 但是……
[22:14] <御中龙一> “唔……”
[22:14] <监督Lee> “……玛丽在此提议,为花组的新队长上任干杯!”
[22:15] <监督Lee> 玛丽站在在一张摆满了各类美食的长桌前,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22:16] <御中龙一> “感谢大家的厚意,之后我会加油圆满完成任务的。”
[22:16] * 御中龙一 抚摸着后脑勺,在这种时候就要露出没有心机的笑容
[22:16] <监督Lee> “干杯!”
[22:16] <监督Lee> “干杯。”
[22:17] <监督Lee> “……干、干杯。”
[22:17] <监督Lee> 在场的其他华击队员们也纷纷举起手中的杯子
[22:17] <监督Lee> “那么另外!”
[22:17] <监督Lee> 玛丽一副人越多越起劲的样子
[22:18] <监督Lee> “也为来自拜金之城的德国佬——”
[22:18] <监督Lee> “重新归队而干——”
[22:18] * 御中龙一 举起了酒杯(不过里面装的不是会导致人醉酒饮料,而是没有味道的冰水)。
[22:19] <监督Lee> 一团火焰掠过你的耳际
[22:19] <监督Lee> 而娇小的蒸汽侦探(扮演者)则是露出“来得正好!”的神情将手杖交到右手,以近似于击剑的要领在半空中一转
[22:19] <御中龙一> “哦哦,真不愧是欧洲的技术之都呢。”
[22:19] <监督Lee> 不知是内藏了什么机关
[22:20] <监督Lee> 火焰仿佛被染上了颜色般化为无数炫彩缤纷的小火星
[22:20] <监督Lee> 在空中以奇妙的轨迹飞舞片刻、然后迅速燃尽
[22:20] * 御中龙一 眨眨眼,在瞬间解读着那两人奇妙的灵力激突。
[22:21] <监督Lee> “——抱歉,这边需要更正一下,是黄金之城,或者更朴素地称之为普福尔茨海姆,不过,对新大陆的暴发户来说大概有点太难了吧。”
[22:22] <监督Lee> “这边才是,要感谢科侬伯格小姐贡献的火源才是啊?德国产的燃料就是好烧呢,作为烟花。”
[22:23] <监督Lee> “你们、喂……!抱歉,让御中……队长阁下看到丢脸的地方了。”
[22:23] <御中龙一> “没关系没关系,同伴之间怀有可爱的竞争意识在我的国家也是很欢迎的。”
[22:23] <监督Lee> 金发的女骑士带着稍微有些局促的神情走近你身旁
[22:24] <御中龙一> “克洛卡斯小姐也无需介怀,玛丽小姐和凯瑟琳女士两位都是十分杰出的战士,自然会知道分寸所在的。”
[22:24] <监督Lee> 而那位与你拥有共同祖国的同胞则是稍远处的桌角把玩着喝空的清酒酒杯
[22:25] * 御中龙一 短暂思考了一番,先转向了伊莉莎
[22:25] <御中龙一> “关于之前的对话……”
[22:25] <监督Lee> “是……这样吗,如果产生了困扰了的话,命令我去让他们住手也是没……”
[22:25] <监督Lee> “……啊。”
[22:25] <监督Lee> “您先……”
[22:27] <监督Lee> 伊莉莎的脸稍微有点红
[22:27] <御中龙一> “伊莉莎小姐是否对我多了一些信赖呢?”
[22:27] <监督Lee> 也许是因为她刚才喝下肚的低度酒吧
[22:27] * 御中龙一 带着温和的微笑,低声问道。
[22:28] <监督Lee> “……如果要说是没有的话,那就是在骗人了。”
[22:28] <监督Lee> “御中队长阁下,真的很厉害。”
[22:28] <御中龙一> “不……我还有很多对伦敦和华击团都不了解的地方,如果能够得到你的帮助,那实在是求之不得的事。”
[22:29] <监督Lee> “……”
[22:29] <御中龙一> “希望克洛卡斯小姐能够指引我,保护好你所喜爱的,这座叫做伦敦的城市。”
[22:29] <监督Lee> 你能感到金发的少女明显地迟疑了一下
[22:30] <监督Lee> “这一点上当然……会全身心地为队长效力的。”
[22:30] <监督Lee> “但是……”
[22:30] <监督Lee> “但是、也许是……我还太过不成熟的关系。”
[22:31] <监督Lee> “有一些也许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无论如何还是想不通。”
[22:31] <御中龙一> “对我还请直言不讳哦?克洛卡斯小姐”
[22:32] <监督Lee> 她的视线游移了一下
[22:33] <监督Lee> 停留在放在平放在墙角金属剑架的爱剑上
[22:33] * 御中龙一 注意到了伊莉莎似乎还没有放下心中的苦涩,不过,对于无法理解他人心情的自己来说,少女的心情就不是那么容易体会得到的了
[22:34] * 御中龙一 只是凝视着伊莉莎,试图用目光传达好意(中等力度输出)。
[22:35] <监督Lee> 她叹了口气
[22:35] <监督Lee> “御中队长阁下……能够驾驭刚才坐上去没多久的灵子甲胄。”
[22:36] <监督Lee> “也能够自如地运用好像没接触几天的刀剑。”
[22:36] <监督Lee> “而且。”
[22:37] <监督Lee> “还能够不加掩饰地将背后交给初次见面的我。”
[22:37] <御中龙一> “你太过奖了。”
[22:38] <御中龙一> “这些事都算不上什么吧?”
[22:38] <监督Lee> “我认为,虽然也许……也有御中队长阁下过去所积累的XiuXing(日语)的缘故。”
[22:39] <监督Lee> “但更关键的是,御中队长阁下能够信任他物、他人。”
[22:39] <御中龙一> “……”
[22:40] <监督Lee> “如果无法抱有深厚的信任,便无法展现深厚的羁绊。”
[22:40] <监督Lee> 少女的目光既直接,又纯粹
[22:40] <监督Lee> “但是。”
[22:41] * 御中龙一 神情变得像是被光照射到的伪物一样,虽然表面上似乎毫无破绽,但已经让人知道其中存在的虚假性。
[22:41] <监督Lee> 那目光暗淡下去
[22:41] <监督Lee> 也许正是因为那暗淡了的目光没有贯注于你眼瞳深处的关系吧
[22:41] <监督Lee> 伊莉莎对你展现出来的脆弱浑然未觉
[22:42] <监督Lee> “我远远没有队长阁下您那样、通过丰富阅历取得的洞察力。“
[22:43] <监督Lee> “以及对初次见面之人、之物也能够将生命置之度外的魄力。”
[22:43] <御中龙一> “并不是这样的,克洛卡斯小姐。”
[22:43] <监督Lee> “所以我……无法完全地信任初次见……”
[22:43] <监督Lee> “……?”
[22:43] <御中龙一> “对于我来说,你这样的人才比较耀眼。”
[22:43] <监督Lee> 少女抬起头,向你投以质询的目光
[22:43] <御中龙一> “因为你是‘真物’啊。”
[22:44] <御中龙一> “而在你眼前的我,就和当时所说的一样……只是没有自己颜色的伪物而已。”
[22:44] <御中龙一> “只要接受训练,自然会掌握到许多技术,这本身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22:45] <御中龙一> “依靠灵力,也能够做到他人所做不到的事。”
[22:45] <御中龙一> “但,我无法像你这样,因循自己的意志去信赖、守护他人。即使是……初次见面,毫无关联,甚至讨厌的人也一样。”
[22:46] <御中龙一> “你拥有自我的意志,而那份意志非常地耀眼。即使现在你还有少许不成熟之处……”
[22:46] <监督Lee> “队长阁下……”
[22:46] <御中龙一> “那也只是因为你还只是芳华初绽的少女罢了。”
[22:46] <监督Lee> “——(屏息)”
[22:46] <御中龙一> “请多关照,如果没有伊莉莎小姐的话,我是什么也做不到的。”
[22:46] * 御中龙一 微笑着将酒杯换到左手,举起了右手。
[22:47] <御中龙一> “让我们一起守护伦敦吧。”
[22:47] <监督Lee> 少女好像看到/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美梦似地,眨了眨眼
[22:47] [SOUND]
[22:48] <监督Lee> 脸色就一下子通红了起来
[22:48] <监督Lee> “怎么……这样不成熟的……”
[22:48] <监督Lee> ——不过,就在伊莉莎支支吾吾地说不话的这时
[22:49] <监督Lee> “哟——西,暂停,暂停!酸酸甜甜的校园喜剧在这里先Stop!”
[22:50] <监督Lee> 一脸醉酒神情的玛丽拿着瓶子(瓶子?)插进了你们两人之间
[22:50] <御中龙一> “校园喜剧吗?”
[22:50] * 御中龙一 目光放在了玛丽手中的瓶子上。
[22:50] <御中龙一> “玛莉小姐,应该还没有成年吧……”
[22:50] <监督Lee> “没错哟,还挺时兴的呢,在我的老家……咕嘟。”
[22:51] <监督Lee> 瓶子上的标签显示那是瓶高度数的白兰地
[22:51] <御中龙一> “老家啊……这么说起来,玛丽小姐你的确是……”
[22:51] <监督Lee> “——美国人。”
[22:52] <监督Lee> 一个新的声音加入了对话
[22:52] <监督Lee> “有点头脑但也有点粗俗,作为战友没有不足,但作为朋友则另当别论。”
[22:52] <监督Lee> 来者有着一头火焰般的秀发
[22:53] <御中龙一> “是的,在了解到的时候我也感到意外,玛莉小姐热衷于柯南道尔氏的作品,我本以为是英国本土的居民呢。(因为都说日语,所以听不出口音)”
[22:53] <监督Lee> “……”
[22:53] <监督Lee> 玛丽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22:54] <监督Lee> 而她的这个动作也让直到刚才为止不知所措的伊莉莎回过神来
[22:54] <监督Lee> “喂喂,不太对吧,夏洛克。”
[22:55] <监督Lee> 注意到的时候,玛丽已经开始以一种让你感到危险和熟悉的刻薄声调说起话来了
[22:55] <御中龙一> “啊啊,我说了什么失礼的话吗?”
[22:57] <监督Lee> “真是没有想到,本来以为稍微有些观察力的人……只是停留在这一阶段的话,不行呢,完全不行呢,连苏格兰场的程度都赶不上的话,没有办法背负那个名字的哟,夏洛克?“
[22:58] [SOUND]
[22:58] <监督Lee> “……等、等一下,玛丽,不能对御中队长阁下他……”
[22:59] <御中龙一> “的确如此,在推理上我还有很多的不足。因为玛丽小姐太过神秘,凭借我的头脑实在捉摸不透呢。”
[22:59] <监督Lee> “有——什么不可以?头脑比较好的人在这里有发言权呢,这个人,他根本没看过玛丽演的戏啊?”
[23:00] <监督Lee> “认为玛丽只是区区的推理热衷者……哼。”
[23:00] * 御中龙一 注意到了玛丽的不快,但是,就和伊丽莎的愉悦很难理解一样,玛丽的不快也超过了这个精良头脑的理解范畴。
[23:00] <监督Lee> “对不起,队长阁下,这里就先交给我——”
[23:01] <监督Lee> “放手,小伊莉莎!玛丽要好好教导一下这个远东来的骗子……”
[23:01] <监督Lee> “好了你先跟我来,玛丽小姐!”
[23:01] <御中龙一> “玛丽小姐的推理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不过……”
[23:02] <监督Lee> 伊莉莎就这样抱着乱挥手足的玛丽越走越远了
[23:02] <御中龙一> “哎呀哎呀,作为队长,我还不够成熟呐。”
[23:02] <监督Lee> “——她醉了。”
[23:02] <监督Lee> 被留下来的少女——或许无法如此称呼了——有着极为高挑的身材
[23:02] <御中龙一> “玛丽小姐心中有着敏感的地方,是未经仔细观察就踏入的我的疏失呢。”
[23:03] <监督Lee> “新大陆出生者就是这样了。”
[23:04] <御中龙一> “不管怎么说,在之前的战斗中,如果没有玛丽小姐和凯瑟琳女士出色的反应决断,以及不知火小姐的出众行动的话,我们是无法取得胜利的。”
[23:04] <监督Lee> “她们的才能不可否认,但感情也和才能同样丰沛的话就叫人敬谢不敏了……还没有正式问候过,我是凯瑟琳·科侬伯格。”
[23:04] <监督Lee> 女性向你伸出手
[23:04] <监督Lee> 她穿着稍微有些古款的礼服
[23:04] <御中龙一> “我是御中龙一,如您所见,是还不成熟的华击团新任的队长——”
[23:04] * 御中龙一 握住了女性的手。
[23:05] <监督Lee> ——触手一阵冰凉
[23:05] * 御中龙一 在一瞬间。灵力的波动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23:05] <御中龙一> “哦……”
[23:05] <监督Lee> 但在你的灵力感应中,流动着的是火焰般的鲜红色
[23:06] <监督Lee> “——不错呢,不愧是通过了那个‘铁娘子’所设下的试炼之人。”
[23:06] <监督Lee> “在我这里,您也已经通过第一阶段了。”
[23:06] <监督Lee> 金属
[23:06] <御中龙一> “能够被凯瑟琳小姐这样的人所认同,让我非常荣幸。”
[23:07] * 御中龙一 虽然并不真的能体会到‘荣幸’与‘荣誉’,但是,的确地——有着凯瑟琳的认同非常重要的认知。
[23:07] <监督Lee> 驾驭着如龙般灵子甲胄的凯瑟琳右臂,是由金属极尽精密地打造出来的义肢
[23:08] <监督Lee> 而且你能感受到一个巨大而狂放的灵力源,如同心脏般在那只手臂中跳动着
[23:09] <监督Lee> “御中龙一的事迹,我也有所耳闻。”
[23:09] <监督Lee> “作为一名东方人,您的胆力和毅力令人敬佩。”
[23:10] <御中龙一> “过奖了。”
[23:10] <御中龙一> “我只是习惯于这样的任务罢了。”
[23:10] <监督Lee> “那是专业人士才有资格使用的说法。”
[23:10] <监督Lee> 凯瑟琳点点头
[23:11] <监督Lee> 放开了手
[23:11] <监督Lee> “我对‘队长’的位置没有兴趣,才得以在最佳坐席旁观全过程。”
[23:11] <御中龙一> “如此说来,凯瑟琳小姐,接下来会留下来加入华击团吗?”
[23:12] <监督Lee> “正是这样。”
[23:12] <监督Lee> “事实上,我这次回到德国,也正是为了专属灵子甲胄的调整。”
[23:12] <御中龙一> “对华击团来说,没有比这更值得放心的消息了。”
[23:13] <监督Lee> “东方式的客套呢,在这里我就欣然接受了,但以后——尤其是在战斗中,您不需要对我太过客气。”
[23:13] <御中龙一> “我明白。”
[23:14] <监督Lee> “谢谢,看来您也很清楚自己正在做什么。”
[23:14] <御中龙一> “对于我来说,凯瑟琳女士这样强大的力量,如果不能妥善使用的话,就是队长太失职了。”
[23:14] <监督Lee> 她向你举起酒杯
[23:14] <监督Lee> “没错,请好好地使用吧,队长。”
[23:15] <监督Lee> “这孩子(这只右手)如果无法尽用的话才是损失。”
[23:15] <监督Lee> “让我们为以后的合作而干杯吧。”
[23:16] <监督Lee> 凯瑟琳的杯中,是与她发色·瞳色相称的红葡萄酒
[23:16] * 御中龙一 拿起酒杯,在凯瑟琳的酒杯边缘轻轻地碰了上去。
[23:16] <御中龙一> “……对了,凯瑟琳女士。”
[23:16] <御中龙一> “或许我这样问有些冒昧,但是,你和玛丽小姐,在眼前发生过什么事吗?”
[23:17] <监督Lee> “……噗。”
[23:17] <监督Lee> 她不失礼节地轻笑了一下
[23:17] <监督Lee> “失礼,不过果然,大家都会这么问一次。”
[23:18] <御中龙一> “是吗?”
[23:18] <监督Lee> “并没有像您以为的那种纠葛或是纷争。”
[23:18] <监督Lee> “只是单纯的合不来而已,我想。”
[23:19] <监督Lee> 女性少许有些俏皮地舔掉嘴唇上的残酒
[23:19] <御中龙一> “原来如此。”
[23:19] <监督Lee> 那动作竟带着些初为人妇者的风情
[23:20] <御中龙一> “真是让人期待呢,叫做华击团的地方。”
[23:20] <监督Lee> “您也一样。”
[23:20] * 御中龙一 吸取了玛丽的教训,没有进一步细究——但是,对于凯瑟琳的答案,当然能够有自己的意见。
[23:20] <监督Lee> 她最后向你举了举酒杯,转身离去了
[23:21] <监督Lee> 到这时为止,你才注意到,佑理正趴在长桌上观察着你
[23:21] * 御中龙一 认为人和自己相似或相反的人很容易产生矛盾,在凯瑟琳和玛丽之间,似乎是后者的可能性居多
[23:22] * 御中龙一 但是也绝对,成熟又强悍的女子和早慧的少女,之间会有什么互相看不顺眼的矛盾似乎也很正常——但想到这似乎也是队长所要考虑的内容后,不由得有些无从下手。
[23:22] <御中龙一> “不知火小姐,是否看到了我不成样子的地方呢?”
[23:22] <监督Lee> “多少。”
[23:23] <监督Lee> 黑发少女点点头
[23:23] <监督Lee> 然后站了起来
[23:24] <监督Lee> 将清酒的小瓶递到你面前
[23:24] <监督Lee> 稍微闻了一下
[23:24] <监督Lee> 是米酒
[23:24] <监督Lee> 而且还相当甜
[23:24] * 御中龙一 接过了少女递来的瓶子。
[23:25] <御中龙一> “在下的酒量并不好呢……”
[23:25] <监督Lee> “人间五十年。”
[23:25] <监督Lee> 佑理忽然唱到
[23:25] * 御中龙一 不自觉地说出了带有乡土风情的自称。
[23:26] <御中龙一> “是织田信长公吗……”
[23:26] <监督Lee> “诚然。”
[23:26] <监督Lee> “如梦般流逝的亦是岁月。”
[23:27] <监督Lee> “在下心觉,龙一君可再自在些的。”
[23:27] <御中龙一> “……”
[23:28] <监督Lee> 佑理的眼神很奇妙
[23:28] <御中龙一> “呐,不知火小姐,所谓的‘自在’是怎样的感觉呢?”
[23:28] <监督Lee> 像是透着醉意,但又似清醒至极
[23:28] <御中龙一> “如果没有需要在意的东西,是否就可以算是‘自在’呢?”
[23:28] <监督Lee> 摇头
[23:28] <监督Lee> “从心,行愿——”
[23:29] <御中龙一> “心吗……”
[23:29] <御中龙一> “不知火小姐,你此刻的心意是什么呢?”
[23:30] * 御中龙一 当着地露出了苦恼一般的,认真思索的表情,看着眼前的少女问道。
[23:30] <监督Lee> 黑发的少女笑了
[23:31] <监督Lee> “——砍掉你一手一足,再扔下伦敦桥。”
[23:31] <监督Lee> ——接着,露出了个鬼般的神情
[23:31] <御中龙一> “真是捉摸不透啊。”
[23:31] <监督Lee> “——诚然。”
[23:31] * 御中龙一 并没有显出畏惧的样子,只是叹了口气。
[23:31] <监督Lee> 但一刻便恢复了
[23:31] <御中龙一> “不知火小姐,讨厌我吗?”
[23:32] <监督Lee> “目前有点兴趣。”
[23:32] <监督Lee> “觉得少许有些风流。”
[23:32] <御中龙一> “风……流,我吗?”
[23:33] <监督Lee> 点头
[23:33] * 御中龙一 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样的词评价
[23:33] <监督Lee> “不尽是坏事。”
[23:33] <御中龙一> “风流的人……适合当队长吗?”
[23:33] <监督Lee> “视乎情而定……大约。”
[23:34] <监督Lee> 像是失去兴趣了似的,佑理露出个“这种事就不要问我啦”的神情
[23:34] <监督Lee> 不知怎么地从你手里拿回了装着米酒的瓶子
[23:34] <监督Lee> “啊,对了。”
[23:34] <监督Lee> ——然后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
[23:35] <监督Lee> 从外褂内抽出一封信
[23:35] <监督Lee> “此为馆主阁下方才要在下转交之物。”
[23:36] <御中龙一> “是吗?”
[23:36] <监督Lee> 指的应该是威廉馆长吧
[23:36] * 御中龙一 伸出手接过了那封信。
[23:37] <监督Lee> “诚然,据说与任务有关。”
[23:37] <御中龙一> “谢谢,不知火小姐。”
[23:37] <御中龙一> “对了,我还没有问,为什么不知火小姐会加入伦敦华击团呢?”
[23:37] <监督Lee> “学习。”
[23:37] <监督Lee> 是没有回头的即答
[23:38] <御中龙一> “……真希望我也能够像大家一样啊。”
[23:38] * 御中龙一 有些羡慕地说,打开了信封。
[23:39] <监督Lee> 那封信是这样开头的
[23:40] <监督Lee> “致女王陛下:”
[23:41] <监督Lee> “……请将我们的精灵还回来吧。”
[23:42] <监督Lee> 落款是,拉普兰德的尼古拉斯
[23:42] <御中龙一> “这是……”
[23:43] <监督Lee> 比起还未细看的内文
[23:43] <监督Lee> 更令你在意的是,这股残留其上的微弱灵力
[23:44] <监督Lee> 首次令你感到……
[23:44] <监督Lee> ——无法模仿
[23:44] <御中龙一> “……!”
[23:45] <监督Lee> ————————————————————————SAVE—————————————————————————————————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七
« 回帖 #1 于: 2017-01-20, 周五 19:52:24 »
本话的好感度变动(❤=上升 ×=下降  △=小下降=积累到3个时会变成下降)

【伊莉莎】❤
【玛丽】❤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