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Daughter of Twilight 0-炽天的少女0 第一零话  (阅读 1225 次)

副标题:

离线 乌特提

  • 組長
  • ****
  • 帖子数: 781
  • 苹果币: 3
Daughter of Twilight 0-炽天的少女0 第一零话
« 于: 2016-10-24, 周一 23:51:44 »
[/color]20:44:57<Lee> ————————————————————————————————————————————————
20:46:06<Lee> 真相并不是免费的
20:47:02<Lee> 行于追寻之途上这件事本身就需要支付代价
20:47:42<Lee> 我理解得太晚了
20:49:00<Lee> 在那份后来被称作“霍里希·海曼报告书II”的记录寄到事务所的时候
20:49:15<Lee> 我才真正意识到这件事
20:50:01<Lee> ——匆忙绑上的包装带上沾着血
20:50:15<Lee> 打不通卡尔的手机
20:52:08<Lee> 完全冷静下来,是在确认了亲爱的米莉亚的安全之后
20:52:55<Lee> 我把那份发信人没有署名的记录摆在桌上,看着它
20:53:09<Lee> 原本当作代价支付出去的那些东西是多么地微不足道啊
20:53:36<Lee> 然而,我还是打开了它
20:54:46<Lee> 如果说,这里面封存着的,是卡尔以远超自己想象的代价换来的真相……
20:55:03<Lee> ——我就不能辜负自己
20:55:40<Lee> ————————————————————————————————————————
20:56:39<Lee> ——伤
20:56:43<Lee> ——创口
20:56:48<Lee> ——印迹
20:57:06<Lee> 什么都好
20:57:32<Lee> 我带着那样的东西归还了
20:58:35<Lee> 军医劝我多休息一阵子
20:58:59<Lee> “据说前线稍微有点胶着。”
20:59:56<Lee> 在得不到充分休息的地方生活,原本能痊愈的也会落下病根
21:00:21<Lee> 我看着他的脸,和以前的我差不多的表情
21:00:28<Lee> 年纪也没有差多少
21:00:46<Lee> 但——“真年轻啊。”
21:00:55<Lee> 这种感慨为何会油然而生呢
21:01:11<Lee> “抱歉,我还是要回去。”
21:01:47<Lee> 他耸耸肩,一副完全无法理解的样子
21:02:20<Lee> 是啊,如果没有过那种经历的话,我应该也会变成这样子的吧
21:02:57<Lee> 申请毫无问题地通过了
21:03:26<Lee> 前线比我想象中的要吃紧一些……那也是当然的
21:03:57<Lee> 毕竟,有那个家伙在啊
21:04:59<Lee> ——————————————————————————————————————————
21:05:33<Lee> “好——辛苦啊!肩膀在悲鸣了……咕啊!”
21:06:26<Lee> 和平常一样,一边吐出诉苦声一边扑倒在休息室沙发的是将臣前辈
21:07:27<Lee> 话是这样说,但和三个星期前的他相比,现在的他有了压倒性进步的这件事,你是很清楚的
21:07:49<Lee> “那个时候,真的以为要死了啊……”
21:08:48<弦音> "这个怎么说呢....是缺乏锻炼?还是说练习不足...?"
21:09:37<Lee> 应该说的是……以狗急跳墙的态势放弃突击炮,并用副武器的重散弹炮在至近距离做出还击的那个时候吧
21:09:52* 弦音 把夹在鬓角的发卡取下来,整理了一下在这段时间里变得长了一些的头发
21:09:58<Lee> 一点也不冼炼的动作
21:10:04<Lee> 但是,非常有效
21:10:10<Lee> 想象以上的有效
21:10:32<Lee> 某种意义上很难模仿的
21:10:50<Lee> 因为“会害怕”才做得出的机动
21:11:02<弦音> "不过啊,前辈发出的那个'哦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吼声,真的很有魄力呢."
21:11:16<Lee> “是充足的太过头了啊,练习!别说了哦啊啊啊啊啊——”
21:11:45<Lee> 将臣前辈再一次地发出悲鸣
21:12:27<Lee> 应该是因为伊芙妮娅学姐一点也不客气地坐在了他的后背上,还对你“过来过来”地招手的关系没有错
21:13:03* 弦音 先是有点担心地看了看骨节啪啪作响的前辈的脊椎部分
21:13:14* 弦音 然后再看了看他的表情
21:13:28* 弦音 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地坐了上去(?!)
21:13:41<Lee> “呜呼呼,每天都能够用实弹射击的话,那不就是天堂了吗?”
21:14:06<Lee>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世界的天堂但如果再这样下去了的话我就会哦啊啊啊啊啊啊——”
21:14:23<Lee> “诶,表情好恶心哦将臣君……?”
21:14:36<Lee> “你这……女人……是……最没资格……说的!”
21:14:52<Lee> “弦音酱快看快看,是变态!”
21:15:28<Lee> 学姐还在笑着
21:15:36<Lee> 不过,多少失却了些余裕
21:16:08<Lee> 毒舌也没有以往那么犀利了
21:16:30<Lee> 她的进境不如前辈那么大
21:16:53<Lee> 但是,无比地“正确”
21:17:09<Lee> 不只是准而已
21:18:15<Lee> 她的战斗方式,就好像一枚精巧地契合着你这台机械的齿轮
21:19:09<Lee> 在被预料到的时候、被预料到的地点、向着被预料到的位置进行的援护射击
21:19:25<弦音> "比起变态的事....伊芙妮娅小姐有没有勉强自己呢?"
21:19:45* 弦音 无视了发出哀鸣的变态前辈,抬头看了学姐
21:20:15<Lee> 有时会让你产生那位比你年长的女性,在被封印于狭窄驾驶舱的期间,是不是连自我意识都消去了呢……这样的错觉
21:20:37<弦音> "比起一味地配合我,偶尔也让我配合一下也不错的哦."
21:21:03<Lee> “嗯哼……小弦音要‘配合’我嘛?”
21:21:19<Lee> 妖艳地舔着嘴唇
21:21:49<Lee> 被紧身衣勾勒出迷人轮廓的上半身像掠食动物那样前倾
21:22:01<弦音> "...是正经意义的配合!将臣先生的呻吟变得奇怪啦都!"
21:22:20<Lee> “我才没呻哦啊啊啊啊啊啊呜——!”
21:22:38<Lee> “——没事的啦。”
21:23:13<Lee> 收起演出用魅人神情的伊芙妮娅轻轻地抚摸着你变长的头发
21:24:00<Lee> “只要可靠的弦音酱还在,笨蛋的将臣君还能耍宝,我就会好好的哦。”
21:24:36<Lee> 一直拧紧的弹簧放松一点了——她的话语给你这样的感觉
21:24:59<弦音> "嗯...."
21:25:18* 弦音 姑且站起来放过了前辈
21:25:27<Lee> “嘿咻(跳)。”
21:25:31<Lee> “哦啊啊啊啊啊啊——!”
21:26:25<Lee> 丢开旁边的活宝前辈和抖S学姐,你的视线捕捉到靠墙挺直脊背坐着的艾尔
21:27:07<Lee> 他目不斜视地看着膝上的终端,没有流露出一丝疲态
21:28:06<Lee> 话是这样说,但与你共同担任前卫的他,所要面对的压力大约是三人中最庞大的
21:28:22<Lee> 这样想应该没错吧……才三个星期而已
21:28:32<Lee> 你已经有点不太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21:28:57<Lee> 他绝对不弱,不如说原本是三人当中最强的
21:29:34<Lee> 不,他现在……也没有变弱
21:29:46<Lee> “……有事吗?”
21:29:51<Lee> 迎上视线
21:30:45<Lee> 但是,行动变得……怎么说呢,往日的那种带着直线感的高速机动,连影子都没有残留下来
21:31:49<弦音> "不..也没有特别的事."
21:32:19<弦音> "只是突然觉得,如果再和艾尔先生对战模拟战的话,可能会吃大亏...这样的感觉."
21:32:22<Lee> 相反,假动作、诱导敌人的技术、活用地形的隐秘机动
21:32:44<Lee> 在这些领域磨炼到了极致
21:33:19<Lee> “别客套了,我还差得远。”
21:33:55<Lee> 耸肩,递还给你一个“别开玩笑了”的表情,挪开终端
21:34:23<Lee> “不过,抵达顶点的道路不止一条。”
21:34:53<Lee> “如果你停下来的话,我说不定真的会设法赶上的啊,艾斯纳。”
21:35:12<Lee> 端起咖啡杯
21:35:47<弦音> "就某些场合而言,大意的话就真的会马上被打下来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21:35:48<Lee> 艾尔·高岛的眼神完全是老兵的眼神
21:36:06<弦音> "可以的话这些动作和经验我想要学过去呢."
21:36:55<Lee> “只有这些不想给你啊……不过,也不是说给就给的东西。”
21:37:04<Lee> “能做到的话就来吧,艾斯纳。”
21:37:27<Lee> 如果能被学去,就证明还没有到达极致
21:38:03<Lee> 到那时就再次重新寻找道路吧
21:38:05<Lee> 有着那样意味的眼神迎上你的视线
21:38:50<弦音> "那我就不客气啦."
21:39:10<Lee> “放马过来。”
21:39:12<Lee> 宛如礁石般、哪怕被反复冲刷也未曾消磨的斗争心
21:39:36<Lee> 那是不是艾尔·高岛的本质呢……现在的你无法断言
21:40:10<Lee> 然后,惯例的警报
21:40:25<Lee> “出击啦出击啦……啊,感觉好想死。”
21:41:23<Lee> “那就想想看,仓库里铮亮的新品等着我们去发射咯?弦音酱,充电~”
21:41:26<Lee> (抱)
21:41:42<Lee> “认真点,诸位。”
21:41:57<Lee> (收起终端,随性地)
21:42:05<Lee> “——这可是战争啊。”
21:42:10<Lee> “哦……”
21:42:12<Lee> “哦!”
21:42:23<弦音> "出击吧."
21:42:56<Lee> 所有人一起点了点头
21:43:00<Lee> ————————————————————————————————————————————————
21:44:24<Lee> “Y8L……‘莱茵’吗?倒霉透顶啊。”
21:45:22<Lee> 从输送流程中偶然分配到一起的机师那边听到了,那边有了新的名字
21:46:22<Lee> “你没听说过吗?Y8L有怪物般的中队镇守。”
21:46:25<Lee> 也对,不这样可不行
21:46:43<Lee> 那样的家伙如果就这样死了才是不自然
21:47:39<Lee> “‘莱茵’,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部队能够突破的战区……上面的人多少也意识到了。”
21:48:51<Lee> “一开始军部的政客们还以为抓到了对手的痛脚,甚至开了赌盘哩。”
21:49:27<Lee> “现在已经感觉到不对了。”
21:53:41<Lee> 也就是,我们的祖国(FNTO)认真起来了吗?对这个战区?
21:53:46<Lee> 莫名的焦躁
21:54:22<Lee> “也就是说那边的苦日子说不定在我们这波就熬到头啦……或许”
21:54:55<Lee> 是吗,是这样啊
21:55:01<Lee> 那别被干掉啊
21:55:16<Lee> “诶,那当然啦,彼此彼此。”
21:55:42<Lee> 我把头靠在输送机的舱壁上,闭上了眼睛
21:56:02<Lee> ——不是说你啊,混蛋
21:56:27<Lee> 那天的景象重现于脑海中
21:56:47<Lee> 狰狞地扭曲着的创口
21:57:02<Lee> 本该属于友军的M6A3
21:57:25<Lee> 别被干掉啊
21:57:47<Lee> 如果你被其他人干掉了的话,那我……
21:58:03<Lee> ——不是一辈子都无法摆脱这个噩梦了吗,‘莱茵’?
21:58:21<Lee> ————————————————————————————————————————————————
21:59:34<Lee> “——索敌范围内无敌影,弦音酱。”
22:00:03<Lee> 战场遍布着硝烟
22:00:15<Lee> “还以为要死了……”
22:01:09<Lee> 前辈的古尔薇格MkII-A以流氓蹲的姿势踩在已经变成残骸的M6A3上
22:01:32<弦音> "这次大家也辛苦了,现在稍微休息一下,让这些孩子们负责周边警戒吧"
22:01:55* 弦音 把16台无人猎兵分散到16个不同的方位去
22:02:16<Lee> “要收队吗,艾斯纳?三个中队的歼灭战,这是第……”
22:02:34<Lee> “第五次啦,我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楚啊……”
22:02:59<Lee> “恭喜变态君\习惯/啦~”
22:03:11<Lee> “谁是变态啊!”
22:04:00<Lee> 2号机和1号机,对峙中
22:04:32<弦音> "...嗯.确认周边安全之后就收队吧."
22:05:07* 弦音 虽然头脑中闪过了某种奇妙的感觉,但现在并没有把它太当做一回事的打算
22:05:12<Lee> “残弹还有三成,再来一个中队应该也吃的掉。”
22:05:36<Lee> “说不定接下来的防卫任务就会升级成大队规模。”
22:07:07<弦音> "就算是FNTO,大队程度的兵力被消耗在这里的话也该会考虑改变堆人的战术了吧.
22:07:56<Lee> 艾尔的3号机保持着自然体
22:08:18<Lee> “会送精锐过来吗?”
22:08:39<Lee> 3号机的头部转过来直视你
22:09:07<Lee> “也只有打赢了。”
22:09:30<弦音> "送精锐过来,绕过这个区域,切断它的补给...方法有很多吧."
22:10:28<Lee> “也对,没了子弹和燃料的话,兵器也动不起来……这几周来偶尔会忘记战场的常识,真是松懈啊。”
22:10:43<弦音> "不过军部的将军们应该会想尽办法给敌人制造'无法绕过这个区域','无法切断我们的补给'的理由呢."
22:10:54<Lee> “所幸这边的背后就是首都。”
22:11:09<Lee> “被敌人从背后攻来的可能性相当之低。”
22:11:51<Lee> 说话间,无人猎兵有反应
22:12:12<Lee> 新的敌人
22:12:30<弦音> "果然...吗."
22:12:41<Lee> 总数为……大队规模
22:13:03<弦音> "新的敌人,请各位做好应战准备."
22:13:16<Lee> “……听到了没,敌人哦。”
22:13:27<Lee> “我早就看见了,变态君。”
22:14:13<Lee> 艾尔的三号机稍微接近了你一点
22:14:16<Lee> “残弹稍微……”
22:14:28<Lee> “要迎击吗?”
22:15:20<弦音> "不,要撤退.不过在那之前,得咬他们一口."
22:15:37<弦音> "不然对方应该不会甘心放我们离开吧."
22:15:54<弦音> "以防万一先呼叫空投补给好了."
22:16:15<Lee> “这才对嘛!对于以为只要砸钱(投入兵力)就能看到底裤(胜利)的家伙,当然要狠狠地揍他们的脸!”
22:17:19<Lee> “粗俗!……已经呼叫,距离补给到达还有0300。”
22:18:18<Lee> 一边斗嘴一边展开机动的两人
22:18:32<弦音> "嗯...那么,请大家按照上载的战术地图位置就位,我们先吓一吓对面的那些人好了."
22:18:35<Lee> “紧张感……算了,我也没资格说其他人。”
22:18:56<Lee> “收到。”
22:19:01<Lee> “明白了!”
22:19:04<Lee> “了解~”
22:20:06<弦音> "达到目标就开始撤退,不要玩过头哦."
22:21:22<Lee> 回应你的是全队展开战斗机动的爆音
22:22:13<Lee> ——————————————————————————————————————————————————
22:22:50<Lee> “喂喂喂……敌人真的只有一个中队吗?”
22:22:58<Lee> 满地都是残骸
22:23:16<Lee> 似曾相识的景象……微妙地,反而使人冷静下来了
22:24:04<Lee> 是那个家伙干的好事没错了
22:25:12<Lee> “妈的,情报是不是有误传啊,怎么看都是包围歼灭的态势,至少有一个大队吧?”
22:25:25<Lee> 不,应该就是一个中队,可能更少
22:25:34<Lee> “你在开玩笑吧?”
22:26:48<Lee> 闭嘴,先做好索敌吧混账
22:26:58<Lee> “……”
22:27:33<Lee> 让才见过几面的搭档闭嘴了……对合作不算有利,但也没办法
22:27:48<Lee> 他要是一见面就挂了困扰的可是我啊
22:28:00<Lee> 不实际遭遇一次的话是无法理解的
22:29:30<Lee> “喂,大队长下令收缩阵型了啊。”
22:29:53<Lee> “果然是有大队级的敌人吧?”
22:30:17<Lee> 别理智障,我们就这样别往回去,会死的
22:31:00<Lee> “口气真大…………算了,反正以后也要继续做搭档的,大不了一起关禁闭。”
22:32:41<Lee> 手在颤抖
22:32:58<Lee> 这次要把友军当作诱饵的……不再是敌人了
22:33:23<Lee> 是我——我正打算让正在收缩的友军作诱饵
22:33:50<Lee> 实在太紧张了,以致于完全没听见僚机在说什么
22:35:03<Lee> 只是一心……想找到那个家伙
22:36:10<Lee> ————————————————————————————————————————————
22:36:43<Lee> “补给回收OK,战术位置OK……”
22:37:01<Lee> “等——啊,好了!”
22:37:13<Lee> “这边是红色3号机,随时可以行动。”
22:37:58<Lee> 过于狭小的驾驶舱内,肩上传来温暖的触感
22:38:49<Lee> 无人猎兵也已经就位,抗干扰措施完美地运作着
22:39:20<弦音> "好,敌人大部开始收缩了,剩下的工作只剩把口袋收一收而已了."
22:39:57<Lee> “四机对大队的包围战,想想就觉得心里有点小兴奋……”
22:40:18<弦音> "伊芙妮娅小姐,一会开始之后请尽情狩猎看起来显眼跟看起来很伟大的家伙."
22:40:23<Lee> “弦音酱什~么都不用说哦。”
22:40:47<弦音> "是吗?那就拜托了."
22:40:57<Lee> “嗯~”
22:41:05<弦音> "艾尔先生和我一起把跑出来的赶回笼子里去"
22:41:26<Lee> “了解,切断的同时制造混乱。”
22:41:32* 弦音 画出了两道线,其中外围是艾尔,而自己则在内部
22:41:47<Lee> “我呢,小弦音?我呢?”
22:42:02<弦音> "将臣学长吗?请回去帮忙热一下洗澡水."
22:42:08* 弦音 思考了一下,说了
22:42:09<Lee> 热切的将臣前辈……
22:42:22<Lee> “……熄灭了!将臣·兰格洛普的火焰熄灭了啊!”
22:42:37<弦音> "...虽然想这么说,但没有前辈的话会很困扰的."
22:42:37<Lee> “一开始就没有在烧啦~”
22:42:45<Lee> “……”
22:42:50<Lee> “……哼哼……”
22:42:54<Lee> “哼哼哼哈哈哈哈!”
22:43:11<Lee> “果然,对小弦音来说我依然是个不可缺少的男人啊……”
22:43:27<弦音> "所以,就请前辈一边这么哼哼哈哈地魔王笑着,一边用手里的大炮把敌人都轰飞吧."
22:43:53<弦音> "我会在期间黑入敌军的系统,把前辈的美声传递到敌人的心灵深处的."
22:43:55<Lee> “哟西,就交给我吧,相对地散弹炮我就用不着了。”
22:44:14<弦音> "用不着也请好好带着哦.以上,行动开始."
22:44:55<Lee> 将臣机丢出散弹炮,而艾尔机则默契地扔出帮忙带着的轻火箭弹
22:45:37<Lee> 双方同时接住了火器——声音异乎寻常的轻
22:45:58<Lee> “你傻吗。”
22:46:42<Lee> “反正你接住了吧,行动开始啦——”
22:46:50<Lee> ————————————————————————————————————————————————
22:47:15<Lee> ——来了
22:47:45<Lee> 与其说是直觉不如说是偏执心……我撞开了僚机
22:48:09<Lee> 炮击
22:49:21<Lee> 炮弹沿着刁钻的小角度切过荒凉的地表,仿佛被吸入般命中了密集阵型的中央
22:49:58<Lee> AI瞬间展开了敌袭警报,弹道预测等多个辅助程式
22:50:27<Lee> “敌人来了!……喂你要去哪!”
22:50:38<Lee> 闭上嘴跟我来!
22:52:52<Lee> 没有贸然跳跃,而是快速地在障碍物间穿行
22:53:29<Lee> 第二次、第三次的炮击火线划过
22:53:41<Lee> 在哪里!
22:54:04<弦音> "和预测一样的行动...不,正因为大家都是ai所以才会被预测到吗.蓝色1号机,开始突入敌阵."
22:54:22<Lee> 本阵在短暂的混乱之后以小队为单位开始再编成
22:54:49<Lee> ——那是只能以绝妙来形容的时机
22:55:05* 弦音 这个时候仿佛潜伏着的狮子一般从死角里跳出,而远处包围着狩猎场的无人猎兵也同时展开了火力
22:55:34* 弦音 仿佛面前带着一个火焰和爆风的墙壁一般高速突进
22:55:35<Lee> 以掠食动物来形容的话,就是遭遇变故之际将从畏缩转为勇猛的瞬间
22:56:15<Lee> 我看着那个从11点方向肆虐而过
22:57:01<Lee> 俯冲的M6A7在展开迎击的半途上被卷入了
22:57:12<Lee> 粉碎,爆风四散
22:58:02<Lee> 平行展开的A3们如同人偶般被卷入
22:58:05<Lee> 粉碎
22:58:21<Lee> 只能勉强看清动作
22:58:38<Lee> “喂,那是什么鬼……自律兵器吗?”
22:58:45<Lee> 不。
22:59:07<Lee> 我发出那个声音的时候,僚机仿佛被吓着似的沉默了
22:59:16<Lee> 那是我的敌人。
22:59:47<Lee> 以最快速度展开追逐机动
22:59:50* 弦音 把双手举着的火神炮里的子弹打到底,扔掉了那个笨重的火器之后,在空中连画了三个直角,绕到试图支援在几秒前被自己击溃的那个小队的敌人后方
23:00:06<Lee> ——但还是慢了
23:00:09<Lee> 我也好
23:00:26<Lee> 那些试图发动援护射击的混账们也好
23:00:57<Lee> 太慢了
23:01:23* 弦音 在这期间把背包挂架上的步枪取下,发射,半个弹匣的子弹每一颗都在移动中打到了自己想要它们命中的敌人的部位
23:01:24<Lee> 那家伙简直是在空中散步——以甚至连肉眼都追不上的速度
23:01:42<Lee> 弹雨倾注而下
23:01:50<Lee> 混账……混账!
23:02:01<Lee> A3型的装甲是那么脆弱的吗?
23:02:11<Lee> A7型的机动力是如此难以作为依靠的吗?
23:02:48<Lee> “哈哈……哈哈哈……那是……三个小队吧?喂喂,刚才还是……三个小队吧?”
23:03:32<Lee> 是啊混账,你没死全是因为幸运,知道这些了之后还能战斗的话就跟上来吧
23:03:36<Lee> 否则就别碍手碍脚!
23:03:42<Lee> 全速机动
23:03:45<Lee> 咬住牙,压下扣扳机的冲动
23:03:50<Lee> 现在还不能射击
23:04:03<Lee> 不知道哪里的谁,正在扫视战场
23:04:08<Lee>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
23:04:21<Lee> 爆音
23:04:49<Lee> 狙击炮的火线斜向贯穿了那个家伙……不,没有
23:05:26<Lee> “队长——!”
23:05:36<Lee> 只是……只是……穿过那个家伙手臂和肋部之间的空隙,准确地狙击了队长机
23:05:42<Lee> 怪物
23:06:24<Lee> 在视界被眼前的敌人阻挡时被这样狙击的话,除了坠落之外不做他想
23:07:10<Lee> 必须要忍耐,忍耐……在那个家伙露出破绽之前!
23:07:19<弦音> "..好了.将臣前辈,您可以开始叫了...咦,已经开始了吗?"
23:08:05<Lee> “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要死——!”
23:08:05<弦音> [广播线路改写成功,部分iff设定篡改完毕.嗯,开启中转广播.]
23:08:24<Lee> “这、这是什么鬼……!”
23:08:46<Lee> 别叫了!
23:08:49<弦音> "和预期的魔王笑不一样啊..."
23:08:49<Lee> 想这么喊
23:09:01<Lee> 有谁终于承受不住了吗……
23:09:19<Lee> “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击炮开火声)”
23:09:31<Lee> 妈的
23:08:59<弦音> "算了."
23:09:33* 弦音 看准崩溃了的敌人阵型的一角,用鬼魅一般的机动掠了过去
23:09:39<Lee> 感到了恐惧
23:09:43<Lee> 何等可怖的战术
23:10:11* 弦音 然后准确地把匕首插进胡乱挥洒着子弹的敌机装甲缝隙里
23:10:33<Lee> 光是从这边能确认到的,就有不止一台友军机变得迟钝了
23:11:01<Lee> 更有甚者还被这股情绪感染,陷入了狂乱
23:11:10<Lee> 那个家伙没放过任何机会
23:11:14<弦音> [差不多也该崩溃了吧,对面这些人.]
23:11:46<Lee> 可恶
23:11:50<Lee> 可恶可恶可恶……
23:11:52<Lee> 还不行
23:11:56<Lee> 现在的我还……赢不了
23:11:58* 弦音 用略显多余的动作把一个喊得最大声的慢慢杀死,以此来散步更大的恐惧和绝望
23:12:41<Lee> “怎、怎么办啊兄弟!那家伙真的是人类吗?果然是AGU的新型自律兵器吧!”
23:12:48* 弦音 虽然看起来停了下来,有了破绽-------------但周围散播的气氛,仿佛力场一般把自己和其他的敌人隔离开来
23:12:49* 弦音 就算是偶尔有敢于进犯的,也会被不知哪来的火力打成废铁
23:12:54<Lee> 沉默
23:13:16<Lee> 沉默不止散布在我和僚机之间
23:13:21<Lee> 还进一步地……支配了战场
23:13:31<Lee> 而战场中心的,就是那个家伙
23:13:32* 弦音 以自己为圆心,散播着恐怖,散播着绝望,散播着沉默的死亡
23:13:42<Lee> 不行……
23:13:52<Lee> 我颤抖着手瞄准
23:14:01<Lee> 现在还赢不了……
23:14:32<Lee> 但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打中……他们最多也就只是一个中队而已……
23:14:52<Lee> 有这个兵力差的话,就算这边全是杂鱼,我们也……只要打中的话……
23:15:16<Lee> 现在想来……或许真的是那样吧
23:15:24<Lee> 如果我没有犯下那个错误的话
23:15:36<Lee> 如果我——没有看的话
23:15:43* 弦音 停下戳了十几刀的,已经沾满了敌人的冷却液和机油以及燃料的机械手,把不成人形的敌人形兵器扔下来,就这么站在自己造成的沉默的中央
23:15:43* 弦音 然后,只是稍微让机体的头部偏转了一下
23:16:09<Lee> 为了瞄准而从装具里延伸出去的视线,其末端
23:16:27<Lee> 与那个家伙的视线对上了
23:17:06<Lee> “……”
23:17:09* 弦音 接着,在原来的地方消失了
23:17:19<Lee> 僚机那边传来吞口水的声音
23:17:36<Lee> 没有任何警报,只有脑内的警钟狂鸣
23:17:39<Lee> 不该看的
23:17:44<Lee> 就算为了瞄准也不该看的
23:17:52<Lee> 现在你该做的事只有一件
23:17:57<Lee> 现在你该想的事只有一件
23:17:58* 弦音 然后在下一秒,出现在了这个仍然敢于瞄准自己的敌人的摄像机镜头(头部)前面
23:18:13<Lee> ——跑啊!
23:18:14* 弦音 举枪
23:18:44<Lee> 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如果你还爱惜生命的话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如果你还有所执着的话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
23:18:58<Lee> 步枪落在地上
23:20:10* 弦音 开了两枪,一枪打穿了愣着的敌机的驾驶舱,另一枪则是不知为何瞄准了逃跑的敌人的手腕-------把它在左手腕装备着的机炮连同手腕打成了粉碎
23:20:20<Lee> 从喉咙里发出不成声的啜泣,我的座机连滚带爬地从坡上离开
23:21:06<Lee> 左臂失去了
23:21:09<Lee> ——跑啊
23:21:32<Lee> 驱动装置因为超出限度的运作而过热化
23:21:34<弦音> [好了,其他人也请模仿这个人的举动吧.]
23:21:36<Lee> ——跑啊
23:21:46<Lee> 那就是导火索
23:21:52<弦音> [跑吧.]
23:22:01<Lee> 在我意识到的时候,溃败已经发生了
23:22:20<Lee> 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的手和脚
23:22:41<Lee> 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死去)的同伴
23:23:03<Lee> 不知道如何抵达的荒野
23:23:13<Lee> 我一个人
23:23:45<Lee> 像个孩子那样哭了
23:24:59<Lee> ——那就是,我在名为莱茵的地狱,首次遭遇拥有莱茵之名的(资料受损)的经历
23:26:13<Lee> 我的名字是,霍里希·海曼
23:26:46<Lee> 这个故事,还在继续
23:27:08<Lee> (涂改)
23:27:24<Lee> ……这个噩梦,还在继续
23:27:31<Lee> ————————————————————SAVE——————————————————————————
« 上次编辑: 2016-10-25, 周二 00:03:21 由 LeeWings »
shining sp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