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烈凰之歌 序章 北地白翼  (阅读 1077 次)

副标题: 外传故事

线上 星守の騎士 アルテミス

  • 破碎幻灵
  • 版主
  • *
  • 帖子数: 79
  • 苹果币: 0
  • ……
烈凰之歌 序章 北地白翼
« 于: 2016-07-06, 周三 22:06:56 »
“当你随风起飞时,整个北地都会因激动而颤抖”——古典歌剧《安塞克斯》,“圣子”格莱赛因·冯·博尔肯,第一百二十四世菲欧妮血裔。

格莱赛因搁下手中的笔,这部歌剧总算完成。
“我总算可以向你交代了。”
他的手里握着一枚磨损的秘银极光圣徽,从雕花的大理石窗框向外眺望,格莱西亚落日的余晖映在他脸上,他的视线穿过格莱尼尔海峡的波涛,穿过克拉克雷西亚的原野,穿过高地的群山,穿过博洛尼亚的荒野,穿过埃雷赛的苔原,一直望到那被极光覆盖的,一切开始的地方。
在他身后,古朴的木质书桌上摆着一个精巧的高地人巡林客的秘银雕像,羊皮纸装订的书稿被风一页页翻过,那些光荣,那些惊险,那些恩怨情仇,直到最开始的一页,再往前,只有纸张上泛黄的底色。

72 D.R,影月城。
这一年的影月还处在饥馑的边缘,因为持续的暴雪,从神恩出发的粮商被拦在哈卡兰纳和希亚,整个影月城陷入崩溃边缘。
至于我们的亲王大人?这位年方七十的青年精灵尚在哈兰亚赫接受皇室教育,大家都认为他即使知道这些也无能为力,而摄政的是一位兢兢业业但能力不强的侯爵大人,根本指望不上。
还在极光城的贵族们一致认为,影月王国要完。
因为在影月,任何一座城市都可以爆发饥荒,都可以饿死人,但影月城不可以。
因为这里除了首都,还是极光女神的圣城。
但他们偏偏不能走人,帝国首相威胁他们,谁如果逃离影月城,导致大规模慌乱,那就要上断头台。
整个极光殿用尽办法去确保影月城正常的供应,牧师们穷尽能力向女神祈求食粮,影月的驻军甚至开了军粮仓库去确保供应。
但这一切仍是杯水车薪,影月的储存仓一天天逼近警戒线,那位可怜的摄政大人没了办法,只得在冒险者公会和秘术协会钉告示——探索地底,寻找一条可以通向北极圈外的道路。

旁白结束,空白结束,书页中记载的故事逐渐鲜活起来——

那是一个难得的晴天,尽管十英里外仍然风暴肆虐,但影月城却可以清晰地看到头顶上的极光。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早晨。
随着六声钟响,这座由秘银堆砌的城市渐渐喧闹起来。
一个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北地精灵掸了掸披风上零星的雪花,看看挂在这座建筑外的木牌,上边画着一只拿着盾牌的手臂。
“看起来这里就是了,冒险者公会。”
他的嘴角在兜帽下勾出一个嘲笑的弧线,他伸出手推门而入,站在门口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扫大厅里寥寥几个冒险者,然后坐在最角落的桌子边上,摇了摇铃铛。
“一杯蓝莓果酒。”他放下三枚银币。
随着时间流逝,人越来越多,但大多数人都和朋友或者熟人坐在一起吹牛或者赌博。
这也难怪,因为暴风雪的原因,影月城几乎被完全封锁,相应的委托也少了很多。
但这些被一声踢门的声音打断了,在所有人想看清这个不要命的人是谁的时候,他胸甲上的秘银玫瑰徽记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这是领主的侍从,他把一张羊皮纸钉在任务板上,然后踢门走了。
随着这个侍从的离去,几乎整个大厅的人都围在了任务板前。
“摄政的直接委托啊!真是少见!报酬看起来是靠得住的。”
“给我念念,这到底是怎么个事情?我读不懂精灵的圈圈字!”
“……兹于非常之时,……酬谢一千五百磅秘银……”
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要知道国王陛下和王后陛下订婚的时候,极光殿的贺礼才刚刚一百五十磅秘银。
一千五百磅秘银,足以让三四个家庭过一辈子穷奢极欲的生活。
短暂的沉默之后,喧闹瞬间占据整个大厅,许多冒险者高声嚷嚷着自己的本事,并且拍胸脯指着诸神作着类似酬劳平分和事成后不捅刀子的承诺。
而在这群人里,精灵一直坐在角落里,他一声不吭地喝着面前的果酒,用栗色的瞳孔扫视着整个大厅,直到大部分人走干净了,他才喝完最后一口酒。

“那个……”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打断了精灵再要一杯的声音。
“有事吗?”精灵抬起头,一位相貌平平,背着弓箭的少女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他的眼皮不经意跳了一下,不过他迅速压制下来这种冲动。
“请问,您是独身一人吗?”这位看起来像是刚刚从部落里出来的,怯生生的高地人少女像是用尽全部勇气一样这么问。
他迅速扫了一眼少女,这才回答:“是。”
“太好了,请问您可以和我们同行吗?”少女看上去突然放松,换了一种略微欢快的语调
他看了看少女,和少女身后的那些人,眼皮又是一跳。
半身人盗贼,人类剑士,卓尔祭司,高地人战士,加上少女这高地人巡林客。
再加上他这个北地精灵施法者。
他嘟哝了一句什么,但还是站起身,伸个懒腰,“好吧,但我要在极光的见证下签一份合约,约定我们互相的权利和义务,战利品和报酬的分配,以及合约的持续时间。”
通俗点,这份合约叫做伙伴契约,是冒险者们常用的一种保证方式。违反契约书通常被视为对神灵的极大不敬,而破坏契约的人下场必然十分悲惨。
少女回过头和其他人商量一下,然后点头,“非常合理,我们接受。”
精灵从腰带里掏出一卷空白卷轴,用通用语,精灵语,地底通用语和高地方言四种文字写下最常见的冒险者契约书,但在卓尔的要求下,契约书中加上了一条尽量避开在有阳光的正午行动。
精灵暗地里笑了笑,不过还是把这条加进去。
“说起来精灵先生,我叫做莱娜,您呢?”
他迅速地在羊皮纸上签下名字,把它收好,然后嘴角上翘地回答这位笑容灿烂的少女。
“安塞克斯,这个名字十分拗口,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的洗名威廉。”

三天后,地底迎来了新的访客。
« 上次编辑: 2016-07-07, 周四 17:24:43 由 星守の騎士 アルテミス »
……这还有什么意义呢?或是残留的一点讯息呢?我想我不懂人心,挂在脸上的只是虚假的面具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