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第四章的開頭-試寫  (阅读 1186 次)

副标题: 中二病爆發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604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第四章的開頭-試寫
« 于: 2016-05-12, 周四 21:51:07 »
日常的風景因失去陽光而顯得慘淡,
劇透 -   :
沙肯: 因为商业区的瘟疫,大家都不敢出门了。好多人离开格林威尔城躲到乡下去了。酒馆里一直没什么客人
慾望的風雨,將脆弱的和平打得支離破碎,
劇透 -   :
四个卫兵同时拔剑举盾,其中一个大喝一声:“站在原地!” 一楼走廊里其他的守卫全都拔出手弩和剑
這裡是陰雨連綿的格林威爾城,

人們在此相遇、分別、然後再次相遇。
劇透 -   :
沙肯:他提斧在手,提一口气,蓝色的电光缠绕在斧刃上;猛力将斧子劈在一块大岩石上,发出巨大的雷鸣声。
艾德林:“怎么又是你? 老大年纪的人了,也不注意一下,不会又忘了晚上进门的暗号吧?放下放下我来吧...”
加二十:“”先生们,你们好。 我是+20精致剧毒屠龙火焰酸液重击洛山达神恩加持破邪。也可以叫我+20。 我是弩矢中的思想者。”
賽瑞:“欧韧失去联系,可能在妖精荒野。我去找他。”
惡意者躲藏在陰影中,襲擊著無知的人們,
劇透 -   :
馬修再度看向肉舖上掛著的屍體,表情夾雜著憤怒與哀傷。
小丑女:“您真是个好人,水之王的牧师先生。” 瓦尔诧异地抬起头,只看到女士的脖子上张开一张畸形腥臭的嘴,猛然向前咬在你的脖子上。
松代克“:腐肉是从他们身上挖下来的。挖下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死去了。进入商业区的一同行动的五名侦探,两名确认死亡,两名失踪,还有一个就是博洛林。” 沙肯的声音低沉阴郁。“这不是瘟疫,不传染。但我们需要一个理由封锁商业区。因为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还在商业区里。“
我們的英雄,則為了瞭解真相而四處奔走著,
劇透 -   :
费恩和道格在洞口垂了根麻绳,然后依次攀爬下去。尽管下水道中漆黑一片,有夜视能力的费恩和道格还是勉强能看清前路。
費恩:在加庞轰隆隆的撞墙声音的掩盖下,将費力帕放飞,让它往其他队友那边送过去。
他們之中,有人因為戰鬥而逐漸衰弱,
劇透 -   :
怪物加庞鲜血淋淋的右手直接插入伍德的腰腹,一只手就把他整个人抓起来,张嘴在他手臂上咬下一大块肉。
瓦爾:今天,你却感觉不到圣徽平时会带来的清凉与宁静。心闷,呼吸困难,胸中有一股郁气无处发泄。你有点渴望疯狂乱打乱砸发泄一下。酒馆的桌椅看上去是个好目标。
有人則是憶起了曾經承受的傷痛,
劇透 -   :
當伍德看到钩子的那一刻,宛如被開動的機關一般,他立刻反應過來。鱗片震動,瞳孔收縮,全身的肌肉漲起,骨骼發出叭叭的聲響。"wa!!!!!"伍德揮出的砍擊如怒濤一般卷向小丑。
有人則是苦中作樂
劇透 -   :
道格:"齊格飛~~!!, 這麼悲狀的時侯不是應該來點音樂嗎"
齊格飛:「你媽長的像魚人,你全家都長的像魚人!」
齊格飛露出詭異的笑容對他說「嘿 不用這麼麻煩 我幫你」,然後從多拉A夢的百寶袋法術材料包裡掏出一隻螢火蟲,捏碎後抹在馬修的盔甲上,唱了一句 reach out for the light~,盔甲上便亮起☆粉紅色☆的亮光。
不管做了多少的準備與臆測,事實往往超出了他們的想像,而秤錘正往糟糕的方向傾斜而下。
劇透 -   :
馬修:當他看見女性靈魂扭曲、雙目流出鮮血時,淚水也自他的雙眼流了下來。「原來......真實往往凌駕於我的想像......」
在陽光無法照耀大地的現在,猜忌與不安在腥臭的空氣中膨脹著,
劇透 -   :
齊格飛:「這段謎題本身的謎底為黑暗(darkness),那我們約定好的暗號就為謎底的倒寫 暗黑(ssenkrad)吧」
馬修:不引起他人的注意下,他悄悄地來到群體的中心,並擴張了自己的感知。發動了神聖感知,偵測在場所有人的褻瀆狀況
在看似永不停歇的雨日中,有什麼在陰暗的黑水下蠢動著,
劇透 -   :
Asmodeus:“格蕾斯女士公开的身份是陪护协会的会长。她会确保小伙子获得合适的训练,充分发挥他的天赋。”
该.阿法斯平静地听你说完;“此事已决,无需多言。” 挥袖,起身离去。
儘管如此,傷痕累累的勇士們,為了維護自己的信念走到終局,只能竭盡了全力。
劇透 -   :
費恩:“这个时候,只能拼了。” 费恩继续后退了15尺,然后施法魔能爆
齊格飛:看著自己的法術幾乎殆盡,齊格飛絕望的掏出麻醉針劑裝填至提琴弩上對加龐射擊。
馬修:「今夜你向我展現了你的氣概,而救人之行便有我一人一騎一劍相隨。」
而等待他們的結果,也許......只有洞察一切的神才知曉。
劇透 -   :

就是他
« 上次编辑: 2016-05-13, 周五 07:32:47 由 Kerona »
在網路上與人爭論是徒勞的:
你為他的幼稚與傲慢做出建議,他說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勸,他說你裝可憐讓他成為壞人;
你指出他的的確確的錯誤,他說你N年前也這樣過;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輕的罪過,他玩文字遊戲繼續規避或轉移話題;
你說他的行為冒犯到別人,他說那是你自己的感覺,說你在高舉正義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說那你們處理的方式不對(不對啥啊!)。
我要告訴你,網路之海如此廣闊,你讓他待在他的小島吧,你就出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