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死亡倒数  (阅读 41027 次)

副标题: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30 于: 2016-06-14, 周二 17:55:08 »
04:04:26:36



晚上6时。
任申和丽并坐在长沙发上,他们把手藏在彼此背后,相互敲击对方另一只手的手背,用摩斯电码来传讯。
任申通常不会这么高调地找周旋屋来贩售技术。在没有足够实力的前提下,他只会被拘禁起来,然后榨干所有的利用价值,这就无惨了。在游戏过程中,任申逐步发现了相关的规则,至于忘记的部分……作为一个有缺陷的高阶玩家,他对此心知肚明。

这个游戏意外地真实,任申之前试探时就明白了这点。这可不是掌握区区几个周旋屋的手势和暗语,就能够横行的地方。好在这次有米莱蒂压场,他只要在场就行。
话虽然这么说,任申其实挺讨厌借势的。狐假虎威是一方面,如果他习惯了去免费利用他人的资源,这和守株待兔也没多大区别。好在任申现在和米莱蒂是纯粹的交易关系,她投钱,任申给研发;她来镇场子,任申答应回去后给她做道饭食。

在米莱蒂与周旋屋老总“聊天”时,任申正紧张地关注着维可妮那边的情况。一边是期望武装女仆不要有所损失(为此任申派出了所有的尸兵作为肉盾和开山炸药随行)。一边任申又觉得,若是损失了,但愿尸体别破损的太厉害……
在丽传来喜讯后,任申才放下心来。在热心人帮助之下,维可妮这次以较小代价端掉了4个中型黑帮的老巢,尸兵损失过半,武装女仆只有几个受了点擦伤。初步统计,任申得到了近200具较为完好的可用“原材料”。

【这样,条件就都满足了。200具尸兵,使用稀释营养液就可以,这也就是10份原液,300信用点还是好贵……】
这样折算,任申才发现尸兵其实也好贵,两个中队就要30多信用点数(合两台新手机)来灌注,简直就是吞钱机器。只是现阶段,这些炮灰耗费是必要的,飞龙没有集成军团前就完全不能打,还得靠爆蚊来解决问题。


【虽然扫荡过程中影响不算太大,多少也是杀了200多人。然后就是献上部分技术,然后再变卖部分。这样的话,我大概能得到……】
算到一半,任申被米莱蒂给打断了。
“什么?”
“拉小提琴啊。我记得你小提琴拉的还不错吧?”
“……”
任申站了起来,想说几句推脱的话,却发现他面前已经放了一个琴盒。米莱蒂对他眨眼,意思说过了这关就好做交涉,他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我明明,就是卖艺不卖身的啊……】
任申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周旋屋的生意人,又晓得什么?没有在社交系技能里投点,也难怪他会洗掉记忆。不然的话,连NPC都应付不好,他哪里能做游戏测试的相关工作。
任申连话也懒得说了。他打开琴盒,拿起小提琴,摆出起手式,却发现自己的机械义手颤抖的厉害。看来这具义体并没有对这方面进行调试,参数不符,根本无法演奏。

察觉到任申的窘境,米莱蒂借口琴弦太紧,自然地接过了小提琴,开始演奏起来。任申刚松口气,看到她的眼神,才发现这事还没完。米莱蒂拉的正是《爱就爱了》 。这首歌,任申只在一个地下网站中听过一次,作者不详,演奏不详,编曲不详。任申猜测那很可能是同个人,可惜一直查不到真相。他听到时是吉他伴奏,米莱蒂用的是小提琴,不过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也知道这首?

在任申迟疑中,米莱蒂拉过了前奏,她不得不再拉了个中段,又不住提示任申,他才找到点来开唱。


我知道爱了就一定会有疼
我知道聚了也未必不会分
但是这一生 能有几个值得深爱的人
所以不要问 明天是否还有她的温存

我知道完美不一定会永恒
我知道结局也未必不伤人
只要是今天 能够与她真心每秒每分
爱情来或去 都是上天注定的缘份

就算爱是一个诱人的火坑
我也只有奋不顾身
如果爱是一场残酷的战争
我也愿意冲锋陷阵

爱就爱了,怕什么牺牲
痛就痛了,也不怨半声
爱就爱了,别错过良辰
伤就伤了,也不枉今生。
« 上次编辑: 2016-06-15, 周三 05:23:51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31 于: 2016-06-15, 周三 05:50:14 »
04:04:22:52



*此处原本应有掌声。*

事情的发展出乎任申预料。作为周旋屋的代表,她稍微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她的审美或许也没任申所设想的那般不堪。米莱蒂为什么会选这首比较通俗的,任申大致也猜的到。应该是和他一样的想法,米莱蒂也担心对方的审美不够,干脆就拉个通俗的。而这首歌的要点在于“刚氏情感”的抒发,旋律其实很一般。任申的“嗓音”,却是电子合成的,感情什么的无从谈起。

【给她来首狠的。】
任申无法使用表情,但他可以打手势。米莱蒂点头会意,开始演绎起新的曲子。开局的颤音就拉出了悲怆感。不同于贝爷的运命之铁锤,这意境,更接近于一只叫多拉的小牛。在被拉往集市贩卖的路上,它知道了自己的结局,不由得流下了眼泪。
代表看来并没有经历过太多,听到半途,她也流下泪来。这不是感同身受,只是在施舍同情罢了。
不愧是(任申印象里)传世十大小提琴名曲之一。米莱蒂也演奏出了自己的风格。开头她就一改原作的庄重深沉,用高难度的双弦颤音着重表现出悲情来。她闭着眼睛,如坠梦中,旋律也飘忽不定,似邪魔潜入 (Dive)。



【可以利用。】
一曲终了,任申也察觉到了她的弱点,打算把技术售价上浮个5%。如果不是他手头实在拮据,他也不想这么干。技术一旦售出,任申下次转生后,周旋屋会把相关技术实用化,甚至还会有所改良。不同于无人机的情报,技术相关他只能卖一次,算上改良最多两次。



任申这才对代表有所重视,若非必要,他是不会记忆NPC的名字的。在认真交流后,他记住了她的名字:露娜(Luna)。会以Home的伴星为名,这说明她是周旋屋的高阶人员。她看起来年轻又没什么交涉经验,大概是老人放出来历练,而任申他们刚好赶上这一波。
考虑到这些,任申决定还是不要压榨的太过分了,5% up是个曼妙的提升,不能再高了。米莱蒂也往任申这边看来,两人微微点头,就这一点意见达成一致。

任申卖出尸兵和组件的相关制作技术(100+),再贴上任务报酬(250+),总算换取到了足量的营养液。任申知道黑帮有钱,却也没想到居然有超过500点的卡内可以Loot。在周旋屋的默认下,维可妮清理的四个黑帮窝点,都是因为不听话而遭到放弃的前代理。换言之,任申他们只是以佣兵的形式,代为清理掉了垃圾。从黑帮中得到的收入,大家五五分成。周旋屋不要尸体,也不要俘虏。有两个黑帮在火并中,也坐上了禁止在城内使用的哥拉科,可惜驾驶连屁股还没有坐热,就为热心人士所狙杀。这两架机甲没有受损,也归了任申。

看起来任申在瞬间就发达了。仔细一算,如果转换完全部的200尸兵,就要220左右的信用点数,剩下的勉强够买五剂浓缩原液。
« 上次编辑: 2016-06-15, 周三 09:32:17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32 于: 2016-06-15, 周三 11:22:46 »
04:04:04:04



如同青年可以分为文艺,普通和逗逼三类,任申对于黑帮的分类,也有大致三种。分别为古典,拜金和现代。古典就是那种小弟口称“阿尼基”,类似于暴走族,而大哥顶着飞机头,拿着木刀,以摩托为交通工具,穿着特攻服,上面还画满了(“夜露死苦”,“神风突击”)中文符号,言必称“仁义”,“道义”,“侠义”之类。拜金就是以金钱为核心,已经在逐渐往和气生财的方向转化,也就是慢慢由黑洗白。现代黑涩会则和任申看到的现状差不多。
要分辨小混混就简单的多,只有一种,满嘴脏话,又毫无战力的就是。如果是在奇幻世界,哥布林就可以取而代之。无论如何,尸体就是尸体,不管是黑帮也好,混混也罢,都可以利用。

回到据点,任申查收快递中。他发现运回来的尸体里,基本上就没有完好的。有的被开膛破肚,完全没问题,这样还省了人工,去掉脏器,直接往里塞炸药就是;有的肢体残缺,这类随便选看起来配对的,大致缝合一下神经和肌肉就行;有的没了头,无脑也不要紧,反正低级尸兵靠残余的一点延髓就可以行动,虽然无法以视听的方式接受指令,装个触发器也废不了多少钱;有的颈部折断,这就有点麻烦了,任申还得给他们缝合起来,然后再置换上简易的代用神经索连线。要不是手术太麻烦,神经索比触发器要贵好多,强迫症又犯了的任申都想把所有尸体的头都缝合好。

“……”
“你刚才说什么?不好意思我走神了,没听清。”
“那位义士,你不想见见吗?”

突然之间任申切入防卫姿态。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任申晓得他的“直觉”又开始起作用了。任申读中学时,理科通常都是一步出答案,到了大学,也就是三步而已。这并不是智能过人,他只是通过黑匣后“知道”结果。至于中间步骤,就像是在梦中,因为对脑部的负担太重,大部分的内容都已遗忘,通常也就记得一个开头和结尾。这一能力在游戏中也能起作用,也说明这不是“直感”或“超能力”之类的,单纯只是瞬间分析得出结论。这样说来,任申就是一台有高配芯片内存和显卡的电脑,可惜硬盘不够大。
在他到目前的人生中,任申也因此而回避了好多的Bad ending。在高空坠物将要砸到他的瞬间回转,在失控卡车撞击前停步……死神有时与他偶遇,擦身而过,却又奈何不了他。唯一一次令他心神不宁又算是好事的,也就那一件了……
« 上次编辑: 2016-06-15, 周三 12:01:49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33 于: 2016-06-15, 周三 14:54:03 »
04:04:02:02



任申见到那位义士同时,也找到了不安的来源。她的样貌在开头还被任申忽略了过去,等到任申从惊慌中回过神来,才发现这是个伪装者(Coser)。
什么是伪装者呢?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和玩家(Player)的“自我发挥”不同,蔻铯以极力模仿某个角色为首要目标,相似度越高,就越是成功。通常人们也称她们为游民(Gamer)。

“Zero……”
任申切换成锈蚀音,念出她的名字。这并不是反逆的鲁鲁修,而是龙(背上的)骑兵,三。她穿着白衣,上面有少许几条黑边做纵横修饰。还有腰上的那把剑,以及其他的小配饰,看起来还原度也很高。虽然她的衣服看起来很煽情,却无法给人以性方面的联想。从她身上还未干透的血迹高度和走向来看,说明她斩了了十个以上的人头。

【要是用刺的就好了,这样我可以少缝好多头。算了,她的武器也只能拿来斩。】
任申再次上下打量着她,在发现她眼中还未有花开放,脸蛋也还很稚嫩后,才放下心来。这说明Zero还只是在初级阶段,等到开花,这世界也就会正式步入毁灭阶段。
蔻铯会出现在这个游戏中,任申其实早有心理准备。他无非也就是个拿钱参与游戏测试的职业玩家而已。等游戏“内测”后,肯定会有付费玩家入驻,而其中蔻铯是现今比较流行的一类玩家。

对于蔻铯,任申感觉是矛盾的。作为高阶玩家,任申从不玩蔻铯,而他收入的大头,却也都是源自蔻铯。他或许会致敬借鉴,或者恶意卖个萌,却很少会依样画葫芦来蔻铯某个人物。不过就算他想,完成度也不会这么高吧。在游戏中,Zero的外形和服装倒不是难事,只要氪金就能到手,但要表现出类似的气质来,绝非隔日之功。比如要任申用女性角色,他就要注意改变自己的走路姿势,说话口吻,神态等,否则最多也就是个女汉子。这位蔻铯把Zero未开花前的神态,演绎到接近九成,要说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就是和原作相比,略有些禁欲的感觉。好吧,任申其实没玩过原作,他只是印象如此。

别看Zero这个人物外表清纯,其实在本子界,她也有很高的人气。很多男性喜欢拿这类无垢型的来摞。任申对这作的设定不是很清楚,他只依稀记得,Zero似乎是通过杀戮的方式来补魔。任申对这个人物的(很可能靠不住的)情报也基本是源自地下本子社聚会时听到的只言片语。
任申心中警讯不断,好在总算冷静了下来。他大致评估出了这名付费玩家的实力。她会帮助任申攻下黑帮巢穴,并在关键时刻狙杀两名机甲驾驶,想来也是有求于他,所以才会先卖人情给他,好方便与他交好。查看过两名被爆头的驾驶尸体,任申晓得她还有至少一把弩,可能是放在她的随身空间中了。
« 上次编辑: 2016-06-15, 周三 15:41:04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34 于: 2016-06-16, 周四 08:02:14 »
04:03:47:39



玩家之间就好交涉了。这里也不是无限恐怖,他们可以用私聊交换彼此的意见。
但是,这种愈来愈紧张的即死感是怎么回事?为了不让NPC察觉他们的私聊能力,任申正与Zero独处中,任申想不出Zero会对他不利的理由,又无法屏蔽掉自己的“危险感知”。
【有什么情报是我漏掉了,赶快想想赶快想想。】
任申从Zero行为中察觉到不对,他盯着Zero的眼睛,防备着她突然拔剑,或是用一个自由动作掏出弩来突袭他。任申摸索着按下夸克,拼命地回忆和思考。


劇透 -   :
《故事概要》

很久很久以前。
战乱和苛政不断的黑暗时代。

在这个不合理的世界受苦受难的人们面前,被称为“歌者(ウタウタイ)”的女神们降临了。
女神是通过歌声来使用魔力的超能者,她们用这压倒性的力量讨伐各地领主。
为混乱的大地带来了和平。

女神们被尊奉为“歌姬”,并被委以统治世界的重任。


【不是这个……】
Zero神色恍惚,看起来还沉醉于杀戮中。遭到她的缓步逼近,任申内心发出哀鸣,他的背后就是墙壁,已退无可退。
【有了!】


劇透 -   :
【ZERO】
被称为“歌者”的特殊能力者。拥有超越常人的腕力和剑术才华。
对“性”的观念很开放,认为即使和多个男性保持关系也没什么不对。
常惹麻烦,性格粗暴。


Zero伸舌,舔着嘴唇,泛红的脸颊贴近任申。
【好像有人摞完后还骂她是破鞋?】


劇透 -   :
《歌者因杀戮浴血而变得兴奋》

在战斗之中,歌者因杀戮浴血而变得兴奋,并通过歌的力量将战斗力提升至极限。
在战后,她们需要冷却自己火热滚烫的胴体……


【我记错了!她不是靠杀戮来补魔——】
“等等……”
任申故作冷静地伸手,按肩停住Zero。
“你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你看我的机械身体……”
“不要紧,猫也可以。”

任申眼前画面一黑。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35 于: 2016-06-16, 周四 16:26:20 »
放眼银河,举目皆敌。唯死战尔。
吾诚愿与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事势观之,叛逆可以死,邪魔可以死,虫族可以死,绿皮并灵族可以死,吾辈处今日之帝国,国中无地无时不可以死!到那时 使吾眼睁睁看汝死,或使汝眼睁睁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离散不相见,徒使两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试问古来几曾见破镜能重圆,则较死为苦 也。将奈之何?今日吾与汝幸双健;天下人人不当死而死,与不愿离而离者,不可数计;钟情如我辈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顾汝也!



【已经沦落到要插播硬广了吗。这游戏的财务究竟是多危机……】
漫步在CG之中,任申看完锤四万年的混战。




04:03:43:19



【天呐,连义体也不放过……】
“难道这都能补魔?”
任申这样想着,就开口吐槽了。
在得到肯定的回复后,任申反倒觉得也没什么了。反正实际上也没发生什么,只是画面一黑而已,GDZJ这里都能通过。再说谁又会认为他们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任申现在这个角色又没有作案工具。


事实表明任申还是想的太乐观了。他感觉自己的脑力在急速衰退。仔细一查才发现,他的营养液已经快耗费殆尽。要不是紧急备用营养液注入,他唯一剩下的器官,现在就要上岸搁浅了。
【这可是三到六个月的用量呀。】
任申从心底发出了哀鸣。不过换个角度来看,也只是一剂灌注液而已,想成是Zero出手相助的报酬就念头通达了。要不是她帮忙,任申也没办法完好的拿到那两台机甲。以任申现在的资金看,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他只是好奇Zero是怎么“吸干”他的“精气”的。
任申脑补black out时Zero伏在他身上吸“脑脊液”的场面,不禁打了个寒战。

很明显,这个游戏在某些方面有所限制。原本这类VR游戏,基本都有些小黄油。就算是做的比较正气的,多少也有擦边球。等到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政策出台,这方面的绞索也在收紧。任申估计,很快只有单机游戏才能玩所有功能,甚至连单机版也要受到阉割。
看来天神(Admin)也是拼了,既然无法用CG表现,只有画面一黑,那干脆就直接扣血(Hit point)算了。无从解释,也无须解释。

这对任申来说,也是有利的。这样他就不会被奇怪的人做奇怪的事了,最多也就是拉拉小手,其他连嘴对嘴亲吻在内,都算是“违规事项”。实际上,这对任申来说要有利多了。知名高玩为了应对相关情节,多半都有个叫【器大活好】的优势,而除此之外,任申还会点别的。
以前黄金时期,玩家还可以扮演不同的人物,现在也逐渐在往死里卡。为防发生“动物沟通”情节,人类无法再扮演动物,蔻铯也只能以自己真实的容貌和性别来cos角色。再这样下去,以后连任申这样的玩家,戏路都不得不越走越窄。任申吃不准她有没有花费氪金改变外貌,从Zero的言行举止来看,他暂时也没发现破绽。毕竟是有一定历练的蔻铯,加上任申对于Zero也不了解,他在短期内要是能分辨的出来,那才奇怪了。



【接下来,按约定,还要给米莱蒂做饭。】
任申把Zero骗去米莱蒂那里,他要开始做菜了。任申发现,自己的义体上也都沾染上了血迹。这变态(Fetishism)刚才都对他做了些什么啊!等下……猥亵机械相关似乎还没立法,这是钻了空子啊……

【好吧,反正也不会少块脑。】
任申很快调整好心情,开始做菜准备。红肉还在嫩化中,暂时派不上用场。白肉倒是好弄,可没有相配的饮料。虽然细节上有所不同,白肉配白(葡萄)酒是土鳖都知道的常识。可惜任申手上只有甲醇这种伪劣白酒,也当不得用。


会把Zero往米莱蒂那里领,任申也是存着祸水东引的心思。看她们其乐融融的样子,接下去,任申的烦恼搞不好要翻个两番。不过这也说不好,女性表面上和乐,暗地里撕逼的情况,任申也没少见。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36 于: 2016-06-17, 周五 09:05:09 »
04:03:37:31



【……】
真实如磐石,亦如流水。任申发现这具身体也没有加入做菜编码。看来原主人认为,拉小提琴和做饭组件都没有实装的必要。换任申来想,估计也是一样。既然不用吃饭,那也就不用做饭,既然不用拉小提琴,那也就不用插件。要不是需要以钢琴手法来录入组件,任申估计连这个功能他都不会有。
不过好在只是做个简单的白肉而已,难点依然在于加工。义肢不好刀工乱些也没事,可连酱汁都调配不好,这就难办了。
任申先把蛛蟹肉从壳里分离,因为协调不好,肉片切的厚薄不一,品相有些破坏了。任申把差不多厚度的挑出来放一起,再在肉片上稍微开几道口子,然后浸泡在淡烟草水里去除毒素。茶水效果更好,但价格比烟草要贵好多。

蛛蟹肉有一点神经毒素,人直接食用的话,会导致各种不利。每个人的神经阈值不一样,如果不处理,有的人吃了后会兴奋,有的会致郁。通常问题倒是不大,任申却也要消除这些小概率事件。
蛛蟹的神经毒素算是一种生物碱,而非蛋白质神经毒素,所以即便高温加热食物,也没办法令其失去活性。茶叶和烟草等物质中含有的鞣酸,可以与这类生物碱发生反应,这样身体就不易吸收。算上其他成分,民间传说茶解药的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还好这里的烟草不是烘培过的,虽然焦油含量有所下降,影响口感,鞣酸却大半存留了下来。


【然后是酱汁(Sause)。】
任申从犀猪讨伐任务中,还得到了辣椒和大蒜。他打算试做个蒜泥白肉。其中最重要也是最难办的,就是调料了。中餐和西餐的区别之一,大概就是酱油了。在这个世界里,任申还没见过酱油,他之前都是自己制,现在时间根本来不及,只能想其他办法。
任申取了几块浸渍到一半的犀猪肉,用机器切成薄片熬了高汤。一般来说,这应该熬过夜才好,不过猪肉已经开始嫩化,问题也不大。犀猪本身并没有明显的脂肪层,任申把三只猪的肥肉收集到一起,用油煎后冷却,得到了半桶猪油。暂时还用不上猪油,不过左右无事,预先做好准备也不错。明天运气要是还算不错,任申就能搞到其他材料。

【没有稻米,白肉配白饭是最好……】
沙漠地带种不了多少水稻,旱稻又不合任申的口味。他看看手边拥有的材料,决定深加工鹰嘴豆。豆腐配白肉不错,还能做个家常豆腐,可惜任申只会一种简单的制作方法,而这里又没有足够大块的纱布。
于是他把鹰嘴豆的外壳去掉,磨碎成浆,放入热水中煮。水开后,每当豆浆凝结,他就把表面揭下,放在一边备用。每隔几分钟,任申也补入磨碎的豆浆。
« 上次编辑: 2016-06-17, 周五 10:57:40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37 于: 2016-06-17, 周五 19:44:40 »
04:03:09:39



在揭豆腐皮的间隔,任申也把大蒜捣烂成泥。再把辣椒切成细碎,用花生油随便炒过。再加上熬猪油后剩下的油渣,基本条件就都满足了。半小时内做完这些,是他的极限了。因为义体极端的不合作,他只能利用实验室的器材,以定性定量的方式来做菜。卫生方面不必担心,烧杯量筒滴定管什么的,任申都是洗到“既不成股流下,也不聚成水滴”,远超一般家庭厨房内的炊具。

“如何?”
任申把炖好的白肉从压力锅炉中取出,他闻不到也尝不了味道,只能拜托丽和香来试。在得到她们的肯定后,任申满意地把一车炖肉亲自送去。考虑到人比较多,任申这次做的量大了一些,大约是三十人份。白肉倒是还有很多,酱汁的制作也要提上日程了。等酱油发酵时间太长,而且任申也没有含有相关菌种的曲,问周旋屋买一些是最快的。

不过依靠这点东西,已经能骗过她们的嘴巴,油渣虽然没什么营养,却起了一个诱食剂的作用。就好比是电影游戏小说等,首先主角的颜值必须要高过一定程度,否则就没什么人入门。之后才是领略角色内在,这毕竟是个看脸的世界。

任申在米莱蒂,Zero,女儿们,还有一干满怀期待的武装女仆面前,用豆皮把白肉条与油渣一同包好,再沾上蒜泥和辣椒油,请她们试吃。维可妮还搞来一些气泡香槟,配白肉很不错。用卷字要诀,任申的八只触手快速打包着豆皮白肉。

看起来任申的主角通过了由外而内的考验,武装女仆们一脸迷醉地嗅着豆包白肉中的油渣气味,蘸上调料后一口咬下,立时露出幸福的表情来。
米莱蒂看起来很挑食,她不裹豆皮,直接蘸上调料吃白肉和油渣。Zero什么调料也不蘸,就吃原味的豆皮白肉卷。其她人虽然多少口味有些不同,那也只是调料的选择和多寡。



很快,白肉也好,豆皮也好,蘸料也好,香槟也好,全被卷席一空。从众人意犹未尽的表情看来,任申还可以多做一些。不过他认为,这种状态反是更好。一次就满足的话,下次就不会有太多念想。

受限于原料,任申也弄不出太好的调料来。光是一个辣椒油,加入花椒和芝麻,味道会更有层次感。使用打碎后晒干的辣椒粉末,比切碎的辣椒也更能入味。使用菜油也比用花生油要好,还有老姜,葱花的话……整套这么做下来,就和开一个100小时游戏时长的标准WOD团差不多。在需要积攒原料的前提下,就算是任申,一年也没办法多弄几次。
要是能做面食,油渣面更符合任申的口味。馒头包子什么的,以后再说好了。

米莱蒂来自Home,她们那边的饮食习惯看来是类似现实中的西方。在早期,在西部开发时,参与拓荒的殖民者因为搞不到足够的素菜来补充维生素,只能汲取红肉中的血液。所以她们会把牛排做成半生不熟,外面煎熟后,切开后汁液四溢,依然保有营养。任申选择的是东方做法,在他那里,不缺素菜。蒜泥白肉加上豆皮虽然也能补充部分维生素,其实也不是最好的组合,要是加上一些生菜(胡萝卜、菠菜、红薯、西兰花)就更好。即便是在西方,他们的Meal里也是生菜远多于生肉。


应付完这一波,之后就是组件录入和士兵的灌注了。
« 上次编辑: 2016-06-17, 周五 19:48:29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38 于: 2016-06-18, 周六 07:43:57 »
04:02:46:12



【组件灌入组件灌入组件灌入……】
任申无计可施中。他有很多想法,可受限于营养液数量,只能做最保险的。
【从文化角度来看的话……】
任申的思维拓散开去。西方人传统上会认为,一个拥有力量的超凡人,在无外力制约时,生来就有作恶的倾向;而东方人则刚好相反,认为他在作恶前,没有与他敌对的理由。有趣的是,西方的法律推定是无罪说,也就是没有实据,推定无罪;而东方则是有罪推定,如果没有充足证据,嫌犯本人又提不出无辜的证据,默认就算作是有罪的。这方面的典型例子,大概就是球棒男和奥特曼了。而球棒男预先搜集队友的弱点,显然也是为了在他们犯罪的前提下进行反制。


作为一个东方人,任申在与香蕉共处时最为烦恼。他们既没有继承传统,又只学了个西方的皮毛。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有多少人真正理解这些?他们甚至连经历都没有过。
这样说来……任申应该算是个民族主义者,狭隘的那种。

要灌注一批西方样貌的士兵,也要考虑到她们生前所受的西式教养。而任申不打算就这一点进行半吊子的挑战,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任申想的,是将白种人通过“后天”灌注,教化成汉人。只要她们习惯东方的饮食和服饰,遵守东方的礼仪,那就算是成功。反之亦然,任申不认为一个已全盘西化的东方人,会是他的同族。任申只会认为他也是一个LaoWai。


嗯呼哼呼、嗯呼哼呼、呼呼、呼呼

嗯呼呼哼哼呼

嗯呼哼呼、嗯呼哼呼、嗯呼哼哼呼



任申小声哼唱着,打算把这段加入即兴演奏中去。曲子叫什么,出自何处,他早已忘记。每当他静不下心来,或是需要激发一些热血时,他都会哼这个。对于他来说,这段旋律就是个符咒(Charm)。无论他是急躁还是冷漠,哼唱它,都能即时将任申的状况调整回来。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39 于: 2016-06-18, 周六 12:24:34 »
04:02:32:46



“又有什么事?”
任申刚有点创作冲动,又被秘书打断了。维秘告诉他,有一个连(约120人)的小姐想要找他商谈。这些人是摧毁黑帮的副产品,她们自愿跟随维秘回到任申的据点,现在在米莱蒂那栋楼内。

任申认为这点事,维秘自己处理就好了。不过她坚持要任申去见她们中的代表一面。她们中的多数只是想再找个靠山,而其中少数则想以她们自身为靠山。黑帮的情报渠道传播的很快,她们以前就隐约知道任申有在找人立契,付出代价后就是永生。几个相熟的女人在遇见爱丽丝后,她们更是确定了这一点,她本该死了有好几年了。

【也就是说,现在有一帮女人哭着喊着要求成为“原料”。】
任申对此感觉很复杂。灌注的成功率倒是接近了100%,可他没有这么多营养液。维秘暗示他说,这些小姐都攒了不菲的身家,存在周旋屋的便利所(银行)内。本来是打算留做养老,不过既然能有永生的机会,还要养老金干嘛?即便有的人不够灌注所需的费用,她们也愿意通过工作来赚取资金。


“所以呢?你的意思,是要我来开所妓院?”
任申对此很恼火,妓女的存在与否他无权决定,要他参与进来,却是不可能的。同时任申又需要一定数量的实验材料和资金,对于送上门来的志愿者,他无法拒绝。他打算用一些简单的办法,来筛选出真心想要永生的女人。

首先,物质保障,资金不够30卡内的,可以先排除掉。任申现在缺钱,资质不是特别好的,他不打算破例。这可是一大笔钱,任申不认为有多少人能攒够两台歌拉科。光这条,就可以排除掉大多数女人。
然后是愿望坚定。即便接近100%的成功率,任申也不敢说百分百能成。医生通常会保守些,即便有六成把握,他也要说成四成。类似情况在日常生活中也很常见,比如在迪斯尼乐园排队游玩娱乐设施时,工作人员会把等候时间故意说的长些,这样等游客排到,反会觉得赚了。意志不坚定的人,就算百分百能成,Rank也会被削落一个档次。
最后就是择优录取了。适合作为战士的,优先灌注。
至于思想和政治……任申不打算做红色娘子军的政委。这事交给米莱蒂办就是了。顺便还能把任申摘出来。他本就不打算当王,这样表明态度,米莱蒂就算想杀了他取而代之,也再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 上次编辑: 2016-06-18, 周六 14:16:24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40 于: 2016-06-19, 周日 13:34:20 »
04:02:17:20



结果居然有12个女人达到标准。任申被引至米莱蒂住所,在那栋楼顶层,他坐在主宾座上,看着舞台上的12名女性。她们应该都算是黑帮中的花魁了,在这个级别上,光盘亮条顺活儿好,是不行的,还要有其他的技能,譬如歌舞。她们都穿着小礼服,礼服介于燕尾裙和旗袍之间,算是中西合璧吧。整体用料像是天鹅绒,细节修饰却有着中式的金边和刺绣。光看衣服可能略显庸俗,穿在她们身上,却很好地中和了不足之处。衣服对女人也起了同样作用,任申几乎没见过身材完美的女性,总是会有几个地方有些微瑕疵,衣服和饰物的搭配,也起到了掩饰这些缺陷的作用。她们身上露出的肌肤不多,衣服却很贴身,充分展示了曲线。

这一打女人分成红色和黑色两大主系,红色偏旗袍的手执乐器,在舞池一侧备演。任申扫了眼乐器,发现除了有钢琴,小提琴外,还有贝司,鼓,长号,单簧管。看来接下来要演出的,是爵士乐相关。


黑色偏礼服系的六名女性站在台前,正对任申。所有女人对任申和米莱蒂他们行过礼后,开始表演。听曲子前奏,三连音加布鲁斯,即兴的味道,是典型的爵士乐。不过有一点任申估计错误,她们不是单纯在乐曲伴奏下起舞,领头的女人在行礼后,把背在身后的手放下,露出了她所持有的话筒。她身后的五人,开始为她伴舞。


Nee, matteitanda yo otte kite kureru no wo zutto
Yatto aetatte no ni daite mo kurenai no kai. Chotto. Aa
Jinsei go-hasan. Omae-san anta no sei datte.
Wakannai no. Shiawase tte nani. Dore ga sore datte no yo.
Mendokusai wa. Noumiso mo wata mo baramaite miseyou ka. Hone no zui
made somenukareta onna wo gora n nasai.



这门小语种,任申不是很懂。他有些后悔年轻时没好好学习,多掌握两门外语了。比如鹅语,他当时要是多用点心,而不是把注意力都放在那个教授他鹅语的乌克兰妹子身上的话……他现在就能畅玩那个叫《最终战线》的废土游戏了。由于语言障碍,这个MMO只在鹅国有一定的人气。

……跑题了,任申基本没听懂,他只识别出了几个词:“一直”,“不曾”,“肝脑涂地”(其实应该是肠脑),“喜欢”,“最讨厌”,“开玩笑”,“幸福”。还有……“法师”?
要是常用的一些词,比如“卡内”,“压脉带”,“切迹”,“亚裤衩”什么的,他倒是知道一些,但是法师(hitoribocchi)?任申也不确定在这里,这个词究竟是不是法师的意思,在他玩过的一个MMO中,这是一个相关职业名,hitoribocchi是一类拥有法力的和尚的兼职,必须30岁后才能就职,和monk又有所不同。虽然不太懂意思,但这个促音很令任申着迷,因为演唱时正好靠这个空过一拍,这个意境就完全不同了呀。还有那个“nasai”的拉长唱法……话说那是用敬语在命令?

不过歌手和伴舞伴奏倒是把意思都传达到了。不用知道歌词,任申大致就能理解,这是在演绎一个为情所苦的女子。这就表达的很含蓄了,正如同任申的老前辈们,探路时要问一句“画眉深浅入时无?”,回答也很赞,“菱歌一曲敌万金”。任申手上有她们想要的东西,但她们不会直接跪下来哀求。她们只会说,“啊,我这么的爱着你,为何你却不曾动心?”任申觉得,柔中带刚,这才是真女人。
接下来,任申要是提太过分的要求,恐怕就要遭到处刑了。虽然任申不懂歌词,歌名却是一开始就报了的,叫《薄氷殉情》 (Double suicide)。薄氷是什么鬼任申不知道,但他懂殉情和后面的鹰文。要是不答应,大家一起死,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威胁都这么的毫无烟火味,很合任申口味。
好吧,任申的确得为此负一点责任,毕竟是他摧毁了她们的保护伞。这些羔羊离了群,要么接受新的保护,要么死。任申都猜的到会是谁来动手,唱歌的那个,反手握话筒的方式,说明她使用匕首也很熟练。虽然任申现在有机械身体比较耐操,也防不住刺客时不时的骚扰,他还要搞科研呢。
« 上次编辑: 2016-06-19, 周日 16:03:07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41 于: 2016-06-19, 周日 17:04:39 »
04:02:11:55



任申鼓掌,和米莱蒂她们对视,彼此示意。现在是回应时间,要是来句“朕知道了”,未免也太失情趣。这时候就该以歌对歌。任申还在心中挑选卡拉OK歌单,米莱蒂拉着Zero起身上台了。
【太好了。】
任申放松下来,有她们上,他就可以偷偷懒。任申在这个游戏中太久了,一直在舞台上打无人机,都没个空闲。现在难得在台下,他也挺享受这段闲暇时间。

【OH,no……】
米莱蒂勾了勾手,示意任申也上台去。他能干嘛?任申想了想,以他的物理条件来说,大概也就是弹钢琴了。

《Seeds》 ,会吗?”
“我只知道钢弹有个《SEED》,其他根本没听说过。”
“跟着我弹就是了。这个要用电子琴,你没问题吧?”

任申点点头,表示接受挑战。电子琴比钢琴要容易很多,只是可能会需要混音。插电的乐器,任申总是容易弹出药味来。他迷幻乐听多了,早就成了条件反射。


米莱蒂侧身站在任申边上。从这个角度,小提琴的音声泰半都会被钢琴盖过。这首曲子本来就该是钢琴主导,而任申根本没(看过)谱。他习惯起码练到能视奏才表演的,现在也算是拿了个“准备不足”的成就。跟着米莱蒂,简单的前奏过后,Zero开腔。


窓から见える淡い光が
优しく頬を照らしている
どこかで君も见ているのかな
この空の下繋がってる

さわめく木の叶 绿の匂い
街の真ん中一人きりで
廻(めぐ)る季节を感じてたんだ
変わり映えのない日々




清澈,穿透。
要问任申对歌唱的评价,他肯定会说两个方面:感染力,还有穿透力。这就是HP弹和AP弹的威力。Zero的嗓音,显然是偏重后者。听起来她的年龄还不大,嗓子还没开。
可能是为了针对性地回复,Zero和米莱蒂在下面商量过后,用同样的小语种来歌唱。任申当然悲剧了,再度地。如果之前那首任申还认得斗大的几个箩筐,这首就只有“世界”,“大丈夫”几个常见词他听得懂。


主歌后,副歌将旋律渐渐推上高潮。


広い世界に投げ出されたようで
思わず下を向いたとき
小さな命の声を聴いたよ
ほら一人じゃないから大丈夫

きっと
目を闭じてたら気付けない事が
沢山あるんだ
怖がらないで少しで良いから
まだあどけない勇気で
踏み出して


【接下来应该是反复了吧。】
任申看像米莱蒂,她摇摇头,用口型做出“Again”发音。任申小心地跟着米莱蒂的演奏,发现她们没有作Repeat,而是再次从副歌开始推送高潮。只是,这次是用中文来唱。



波澜不惊 不断重复的平淡的每一天
连彼此交谈的话语也都没有什么意义
但正是这样的日子在告诉我
我们相连在一起的事实

在不经意之间 内心感受到了
那无法预知的未来
毫无预兆地突然到访
已经 不再是孤独一人咯

这份温暖的心绪
在内心深处 一定是即将慢慢萌芽
不要着急
一步一步 不断地去渐渐画下
我们共同生活的轨迹

若有一天
到了不得不放开手之时
也请不要忘记
意识到了身边有你
那便是幸福的所在
能够邂逅这样小小的奇迹 真是太好了
虽然我们已经记不起 相逢的契机是什么了
« 上次编辑: 2016-06-19, 周日 17:54:00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42 于: 2016-06-20, 周一 00:46:13 »
04:02:05:31



对此,任申是很满意的,可以说是十二分的满意。要教化蛮夷,自然要用天朝的范儿来,Zero能用中文再来一遍,真是太油菜了。最重要的是,任申终于听懂了。
不,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无论是旋律还是歌词还是演绎,都很有内涵。应对花魁们的小国寡民苦恋(bi)剧情,这才是天朝的恢弘大气啊。虽然任申也没帮上什么忙,他依然有着强烈的自豪感(通过中文的洗脑,他已经选择性地遗忘了原作来自哪里)。
Zero和米莱蒂的意思是,相逢即是有缘,你来,我们接纳你;你要走,我们也不强留。只希望共处时,能留下美好回忆。这样一来,高下立判。花魁们之前或许还存着争一争位置的心思,现在恐怕就要看淡些了。

当然了,气度是需要实力为后盾的。就算是刘邦朱元璋,他们会取得成功,也是有着各种的因缘际会。否则,凭什么这么多混子,就他们几个成了皇帝?
不过任申也没打算做皇帝,只是有优雅的撕逼情节,他还是乐于观看的。


然而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一曲终了,Zero伫立片刻,米莱蒂也没有下台的意思。
“Rainy Tone.” Zero简单地报出歌名。



【二连?有意思。】
任申也被撩拨起来,正到了兴头上,他也不可能说要退出。米莱蒂放下小提琴,到钢琴边坐好。简单的几个音符后,是一段急促短音。受到引领,任申在这里切入,用电子琴混音相配,Zero也看准时机,加入进来。为了便于任申理解,维秘还在一边,用她的PAD为任申同步播放中文歌词。
【你们这是预谋已久啊。】


窓を叩く 雨の音が
【敲打窗户的雨滴 响起的声音】
泣いてもいいよ
【"想哭的话就尽情哭泣吧"】
そう言ってる気がした
【好似这么说着】
光る涙
【闪耀着微弱光芒的泪水】
瞳(め)を閉じれば 映る笑顔
【轻闭双眼 你的笑颜浮现于脑海中】
耳の奥残った 私の名前
【双耳深处 还能听到你对我的温柔的呼唤】
呼ぶ声は 切なく響く
【然而却只能让我感到撕心裂肺一般的痛苦】
伝えることすら出来なかった
【我无法把自己的心意 传达于你】
私の臆病な心
【只能独自痛苦着 自己的这颗软弱的心】



如果说前首大气平和,这首就是Zero个性的体现了。她的声带还无法做到开闭自如,基本就是靠硬唱。她的天资应该还算可以,也很明确自己的极限,虽然一直硬来,却也没有破音,感觉就是在差一线就要完蛋的境界徘徊着吧。
【……】
一不小心,任申不自觉地弹出了迷幻乐((psychedelic)的风味来。通过下意识地反馈和颤动多条机械手臂,再加上多轨道录音,在音声中,任申造出了更为宽广的空间,以配合Zero演绎出来的那种祈求和缅怀感。幸好没有配上重低音和强节奏,不然就变成蹦迪了。不过有米莱蒂领着,他也不可能被带的更歪。



ただ一つだけ神様
【神明啊 我只有一个请求】
どうか何気ない 日々を下さいと
【请还予我们 那些平静幸福的时光】
届かないこの思いが
【纵使愿望微不足道 仍旧无法传达】
置き去りになって 時は過ぎていくの
【被抛弃的我们 只能任随时间流逝】


ただ一つだけ神様
【神明啊 我只有一个请求】
どうか何気ない 日々を下さいと
【请还予我们 那些平静幸福的时光】
サヨナラをこの思いに
【千言万语 化作离别】
告げられたのなら 君を忘れるのに
【不愿将你忘却】
あぁ...




当Zero唱到“Ahha,ahha”时,任申已经停止伴奏。他用一个低噪跟在后面结束。之后就是米莱蒂的收尾部分,她重复开头的段落,完成循环。
所以说,快感是多种多样的。性高潮是生理能力在标准以上的类人都能够有的,乐曲的演奏嘛……任申短暂沉醉其中,就算他通过手术破坏了脑部几乎所有的High点,剩下这点却无法拔除。对于他来说,相比演奏所能达到的境界,毒品什么的根本未够班。

前首曲子恐怕还只是为这首在做铺垫。任申这么估量着,不然怎么叫“个性源自共性”呢。有了前首曲子的土台作为地基,这首的高塔也就能顺利显现。
【已经唱到死后追缅了啊。】
任申在心里吐了个槽。不过他也知道,其实不是这个意思。Zero把她的情绪完全释放了。无须多言,通过这首歌的演绎,任申已经了解Zero这个人。虽说普通对话也不是不可以沟通……终究是物以稀为贵。这是什么?这就是逼(zhong)格(er)啊!普通人的普通表现方式,真的是弱爆了!没有感受力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理解。
看着女人们吃到美食时露出的愉悦表情,和演绎完歌曲后情绪的完全释放,任申感到了一本满足。这是机械性交所无法替代的,灵魂层面的相融。


而这,早已是单身狗所无法了解的了。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43 于: 2016-06-20, 周一 19:02:36 »
04:01:57:49



【所以说,凡人啊,只知道这东西值多少钱,却不知道为什么值这么多钱。】
任申遭到了灌注。
他从这三首歌中,得到了灵(gan)感(ran)。简单来说,一个短时间的“借(chao)鉴(xi)效果加倍”Buff现在正套在他头上。他感觉今天夜御十女没有问题。就是说,他一个晚上能够编曲出来的组件,可供10人灌注。
大多数人里所谓的创作,不过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罢了,要说有什么区别,也就是一般人看不看的明白出处。引经据典这件事,干的好叫博学,干的不好叫续貂。

花魁活用了她的能力,歌声在气声和泣声间自由转换,情绪也表达的很到位。而任申误解了好几个词的意思,譬如“法师”。这门小语种的词汇没有中文那么的……繁复?很多词的意思都是读写不一,好多(十个以上)不同写法不同意思的词,念出来都是一个发音。也因此,这门外语更容易形成双关。表演出来的风尘味有点重了,爵士乐也被她们从轻快演绎成了轻佻,不过这也是难免。
相对于更容易流行的爵士乐来说,米莱蒂和Zero的就更小众一点。任申虽有感动,完全无法抄袭。


乘他还保有演唱会留下的新鲜印象,任申赶忙在录入仪上敲打起键盘来。没有时间记谱了,弹到哪里算哪里。至于究竟都弹了些什么……等任申的热情冷却下来后,才进行回放,那都是无可救药的男人的罗曼。

【我都弹了些什么……】

“如果我们为命运女神所抛弃,如果我们从此不能回到故乡,如果子弹结束了我们的生命,如果我们在劫难逃,那至少我们忠实的坦克,会给我们一个金属的坟墓。”

任申生放时也抄袭了装甲兵团之歌的旋律。等他冷却下来,发现完全不能用。曲调太随意了,而且和驾驶的性别也不搭。
从这事上,任申再次明了自己演艺资质的极限。如果凡人在1左右的话,他也只是到2的程度罢了。


【还是只能用笨办法。】
任申打算和录像中前任所展示的那样,一个一个的采访过来,再根据观测到的她们的个性,来录入大致对应的经典名曲。维秘书正在逐个对她们进行意向征询,想要在灌注后留下工作的,灌注后就离开之后两不相欠的,留下的是倾向于战斗还是后勤……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290
  • 苹果币: -22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44 于: 2016-06-21, 周二 11:44:01 »
04:01:11:13



对于不同倾向的人,任申有不同的应对。灌注完后打算离开的,他不会做多余的事,打算留下的,根据她们的要求倾向和资质进行录入。对于前者,任申基本不用费心力,使用系统的基础默认录入进行灌注就可以。然后是哥拉科的问题,有驾驶后,还需要有对应的机甲。任申打算根据获得的可用驾驶数目,问周旋屋进行借贷。

当然,转生后就走人的,任申会额外收取一些费用,不然他就做了亏本生意。把他的劳动力和科研技术折算一下的话,40卡是比较合理的。要不是他急需实验对象,售价还要翻上两番。
这些女人能攒下30以上的信用点数,已经算是厉害的了。黑帮剥削,再加上日常花销,通常她们能留下5%-10%就算不错了。也因此,这批女人的资质都很不错,外形不必说,社交技能也都点了不少。至于离开的人最后去了哪里,对剧情会有怎样影响,任申其实并不关心。下次他游戏时,指不定在哪里“复活”呢,说不定这个游戏都会因经营不善而倒闭了。

【是吗。我知道了。】
刚立完Flag,任申就接到天神的短讯。这个游戏也要接受黄暴方面的审核。现在这方面的监控越来越严格,即便是在内测阶段,也需要定时检查。



分割线



任申自梦中醒来。

那个游戏需要关闭一周左右(的现实时间),来进行自我检查。于是乘这个机会,任申开始相关准备活动。哥拉科这种机甲,对任申来说有点落伍了。他现在要做的事,是搞些图纸来提升一下机甲的强度。他在《星际世界》中攒下的功勋,已经足够他换取一份半图纸,再努力一下,就可以换到他想要的“歌利亚”和“维京”制造图。
VR游戏发展至今,表现力已经到了极致,游戏制作者受限于想象力,开始重制(Reload)老游戏,老电影,甚至老小说。为了方便在多个世界之间“穿越”,罗塞塔系统问世了,很多VR都使用这套系统。在模板相近,属性技能统一后,多个游戏之间也可以进行有限的互动,譬如类似“无限恐怖”这样的设定,允许游戏者付出一定代价,把A世界里的特产,带到B世界中使用。虽然是这么说……其实限制依然很多。两个世界之间必须要有协议,这是前提;然后是支付代价,除了游戏者之间可以相互交易外,玩家当然也可以选择氪金带出。功勋恰好是无法直接使用氪金购买的,就算有钱,基本上也买不到功勋。

任申现在在一个低魔设定的奇幻世界中。为了攒够功勋,他要么在星手艺里打满一个月的争霸战,要么在灰幻世界中打满一千只哥布林,然后拿着得到的成就,去星际世界里找熟人兑换功勋。他还差200不到的哥布林,算每次10只的话,(游戏时间)一周左右就能拿到“哥布林杀手(银)”成就。铜奖一百个,银奖一千,金奖一万。
打哥布林比较快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主要原因是,任申之前驾驶机甲都是用的远程武器,他的近战技能已经开始生疏。驾驶机甲肉搏,损伤会比远战要高,也就需要更多的修复工时。在其他游戏中,任申是不在乎这一点的,反正也只是多费点资源维修而已,又不是他自己动手。而在通天塔任务里,维修保养机甲,都得他自己来。打哥布林既能拿成就,又能对近战技能进行一些恢复性的训练。
« 上次编辑: 2016-06-21, 周二 11:47:22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