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004]林河战役_Log08_沉入地中的蹦极台(划掉)跳楼圣地(划掉)法塔  (阅读 1281 次)

副标题: 酥酥的感觉 || 新奧爾良/吮指原味呆呆: 我比鸡好吃多了 || 和尚不跳樓還能干什麼——就直接跳下去了

离线 Ellena

  • Knight
  • ***
  • 帖子数: 548
  • 苹果币: 0
ChaosticMoon:   --------------Start--------
ChaosticMoon:   从清澈湖水中袭来的杀机!外表靓丽的蛇女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ChaosticMoon:   可此时在她们攻击之下的你们就未必这么觉得了
Rose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Rose 延后到朱之后
卡捷琳娜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卡捷琳娜:   "那...我能骑上来吗?
卡捷琳娜:   "...殿下?
* Luna 撇嘴
Luna:   "上来吧
* 卡捷琳娜 快速上马
卡捷琳娜:   « d20+13 = 9 + 13 = 22 » ride vs dc20
Luna:   "现在是什么情况?
卡捷琳娜:   "要找水珠..?然后突然就打起来了
* 卡捷琳娜 收起长剑,换出长枪
* 卡捷琳娜 END
Luna:   "所以是要抢她们的东西?
朱:   “咕……痛痛痛……”
朱:   “小朱好痛呀!小朱要报仇!”
朱:   “呀!”
Luna:   "....
Luna:   "湖之主,打归打,水珠可是你们的吗?
朱:   于是对卡捷琳娜和乌哭射出一道闪电链
Luna:   « d20+8 = 7 + 8 = 15 » ref
卡捷琳娜:   « d20+7 = 16 + 7 = 23 » ref
乌哭:   « d20+7 = 4 + 7 = 11 »ref
乌哭:   (sad
朱:   « 7d6 = 26 » dmg
乌哭:   Damage Taken: 26
卡捷琳娜:   Damage Taken: 13
Luna:   Damage Taken: 13
Luna:   "啧啧啧...这酥酥的感觉...........
乌哭:   "……
捷西卡:   "...........(是M呢"
赫珀斯:   “有没有恋爱般触电的感觉?”
Rose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Rose:   end
乌哭:   “说不定有血缘关系?”自言自语
捷西卡:   "他們看起來不會過來,你們找點什麼東西扔她們吧。"
乌哭:   “不知道有啥可以扔的
捷西卡:   "石子?這裡應該有不少...."
Luna:   "这片水域的主人啊..本宫和你们边打边聊聊不行吗?
薇:   “吾等依约在此守护先人的遗物!任何接近的人都只有死!”
呆呆:   “看起来是藏了什么好东西!”
呆呆:   “说不定是我们要找的那个。”
乌哭:   “还不知道他们在守护的是什么
Nietzsche:   “呜啊啊朱姐姐>;;"
Luna:   "明明长得蛇一样..结果是..猪??
赫珀斯:   “那个蜥蜴大哥不是人啊,他能靠近不?明明跟你们长得很像。”
呆呆:   “好厉害的变形术啊二皮!!快去讨教一下!”
Nietzsche:   "唔……嗯……呀~”
Nietzsche:   对着朱用了一个魔法
捷西卡:   "放倒她們之後就知道藏了什麼了。"
* Rose « 1d20+4 = 5 + 4 = 9 »spellcraft
捷西卡:   « 1d20+5 = 17 + 5 = 22 »循例看一下是什麼
乌哭:   “虽然会游泳,但是水下战斗明显不及他们
Nietzsche:   捷西卡了解到这是一个守护系的低级法术
赫珀斯:   « d20+10 = 9 + 10 = 19 »辨析法术
ChaosticMoon:   赫珀斯了解到这是一个叫“能量防护"的法术
Mahtildr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捷西卡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捷西卡:   « 2d6+2 = 6 + 2 = 8 »還在藍圈的過fort,穿過的話« 2d6+9 = 5 + 9 = 14 »
Nietzsche:   « d20+6 = 2 + 6 = 8 » fort
朱:   « d20+5 = 13 + 5 = 18 » fort
朱:   Damage Taken: 4
Nietzsche:   Damage Taken: 8
Nietzsche:   ”妮儿疼;_;"
乌哭:   “能把他们弄过来吗
薇:   “……”
Luna:   "所以你们守护的是什么什么珠子?
薇:   “吾没必要告诉你们!”
赫珀斯:   “把为首的那只巨乳拉过来是不是就可以了?”
捷西卡:   "看起來比較難吶....還是遠程解決吧!"
* 捷西卡 再消耗5PP,使用能量牆(火)
捷西卡:   "冰封之後是火,燃燒吧!"« 2d6+2 = 10 + 2 = 12 »黃圈內,« 2d6+9 = 10 + 9 = 19 »走出去,ref
薇:   « d20+7 = 2 + 7 = 9 » ref
Nietzsche:   « d20+5 = 9 + 5 = 14 » ref
薇:   Damage Taken: 12
Nietzsche:   Damage Taken: 12
Luna:   "说来你们干嘛要...嗯...借人家的珠子?
薇:   "吾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乌哭:   “为了帮助被魔族侵略的城市。”
卡捷琳娜:   "是一个叫法的恶老爷子让我们把御水珠带给他
薇:   ”谁来都没有用!接近这里的人就必须死!“
* 捷西卡 移動一下之後END
Wolf:   “那你们怎么还活着”
Luna:   "本宫如此高贵怎么可能是人
Luna:   "再说现在的局势下你不觉得你们更不利吗?
薇:   ”……“
* 乌哭 向右侧移。end
捷西卡:   « 1d20+12 = 10 + 12 = 22 »位面知識,我知不知道彩虹小馬位面的這位獨角獸
Luna:   (你直接百度或者google princess luna吧...
薇:   ”妮儿不要怕……姐姐在这里“
薇:   抱住了妮儿,双手发出一阵白光
捷西卡:   (薇過一個fort
Luna:   (哦穿冰墙了...
薇:   « d20+7 = 12 + 7 = 19 » fort
薇:   Damage Taken: 7
薇:   « 3d8+9 = 16 + 9 = 25 »
Nietzsche:   HP Healed: 25
Nietzsche:   ”;_; 吸吸,吸吸“
* Rose 观察« 1d20+4 = 10 + 4 = 14 »spellcraft
赫珀斯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赫珀斯:   “在哪都没用!准备下锅吧!”
呆呆:    “今晚的食物吗!太棒啦!”
* 捷西卡 揉揉呆呆,怎麼你主人把你扔在我後面了
* 赫珀斯 使用火球术« 7d6 = 24 »DC18
薇:   « d20+7 = 6 + 7 = 13 » ref
Nietzsche:   « d20+5 = 5 + 5 = 10 » ref
朱:   « d20+7 = 17 + 7 = 24 »
Luna:   "本宫可是和平主义...者....
* Luna 看了看眼前的大火球
Luna:   "算了当本宫没说
Luna:   "那就打吧
Nietzsche:   Damage Taken: 24
薇:   Damage Taken: 24
朱:   朱的娇躯外一阵魔法灵光挡住了伤害
* 呆呆 叹了口气,对捷西卡说:“虽然我是一只帅气的鸟,但是对于这种打打杀杀还是无能为力啊。”
赫珀斯:   “呆呆别急,一会儿吃烤鱼。”
捷西卡:   "你可以跑過去啄她們。"
呆呆:   “万一被她们吃了怎么办,我觉得我还挺好吃的。”
* 乌哭 无奈的摇头。
捷西卡:   "的確,20年前我在羅蘭吃過一道叫紅燒乳鴿的菜。"
捷西卡:   "我跟你說啊,那嫩肉...."
呆呆: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 呆呆 用翅膀捂住耳朵
赫珀斯:   “诶,那么好吃吗?”
Rose:   "……"
捷西卡:   "嗯,首先用未成年的鴿子,肉質比成年鴿子幼嫰。"
捷西卡:   "然後用滷水醃製入味,放入滾油炸熟,再把炸熟後的乳鴿掛起風乾。"
* 捷西卡 念念有詞的在呆呆的耳邊說食譜。
* 呆呆 飞起来弄乱捷西卡的头发
* 赫珀斯 END
瞬:   "啊啦啊啦”
瞬:   “攻势很猛哦”
Luna:   "这什么总受湖灵..这么喜欢挨打(嘟囔
瞬:   “姐姐大人哟,你还真是不小心呢”
瞬:   “你看哦,主要造出这些墙的就是那个金发和蓝发的哦”
捷西卡:   "。。。。。。。。。。呃"
赫珀斯:   “噫呦~”
瞬:   “真是拿姐姐没办法,太宠妮儿了啊…”
薇:   “……”
乌哭:   “……”
瞬:   同时也用了一个魔法
瞬:   « d20+6 = 17 + 6 = 23 »ref
瞬:   身体外也浮现出一层保护层,毫发无伤地通过了
呆呆:   “二皮,我感觉她们说不定要打你……”
赫珀斯:   “我这么美丽动人,她们出于嫉妒心理想除掉我也是正常的”
* Luna 看了二皮一眼
* 赫珀斯 Kira五角星☆~
卡捷琳娜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卡捷琳娜:   "这形式....
Luna:   "别的先别管
* Luna 用角抵住卡捷琳娜
* Luna 的独角上发出幽幽寒光
* 卡捷琳娜 感到一阵寒意掠过,被治愈了
卡捷琳娜:   « d8+5 = 7 + 5 = 12 » CLW
卡捷琳娜:   HP Healed: 12
* 卡捷琳娜 END
* 呆呆 激动地对赫珀斯小声说:“那只小马看我了!!我感觉她好像喜欢我!”
* 赫珀斯 感觉呆呆今天非常兴奋
呆呆:   “诶不对,为什么目光转向了你那里?!”
赫珀斯:   “一定是因为感受到我kira kira的魅力!”
* 呆呆 萎靡,静静地坐在沙滩上思考鸟生
* Luna ||||
赫珀斯:   “其实是在看我们俩呀!”
捷西卡:   "話說呆呆你知道對方是什麼性別嗎。"
呆呆:   “这么可爱肯定是女孩子啊!”
朱:   “唔…这些人好像很厉害呀姐姐,那么小朱也要加油了,嗷呜~”
朱:   “唔……蓝头发的那个吗……嘿!”
捷西卡:   "。。。。(藍頭髮的!很好!"
朱:   于是一道闪电向赫珀斯劈来
朱:   « 7d6 = 25 » dmg
* 呆呆 紧张地扇动翅膀
赫珀斯:   “没那么容易!”
* 赫珀斯 使用庇护之翼(Wings Of Cover)
* 赫珀斯 身体周围出现了一个半透明、龙翼形状的圆盾,完全阻挡了线性伤害
朱:   "!"
朱:   "姐,姐姐…“
赫珀斯:   « d20+4+4 = 5 + 4 + 4 = 13 »ref
赫珀斯:   Damage Taken: 13
呆呆:   (我能挡吗
捷西卡:   (你想擋什麼...
捷西卡:   (想變烤雞嗎
呆呆:   (味道不错的
捷西卡:   (新奧爾良呆呆
Wolf:   ....
乌哭:   (吮指原味呆呆
乌哭:   “……赫伯斯!”
* 呆呆 想扑过去阻止可是赫珀斯已经倒下。
* 赫珀斯 来不及反应就被闪电击中昏迷过去
呆呆:   “喂,二皮,快点起来,不要吓我嘛!”
* 呆呆 用喙拽着赫珀斯的衣服,可是毫无反应。
捷西卡:   "嘖"
捷西卡:   "奧術師真沒用吶..."
Rose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Rose 启动旅行虔诚
Rose:   « 1d20+18-5 = 10 + 18 - 5 = 23 »hide
乌哭:   “……看来不能这样耗下去了
* Rose 对蓝头发用治愈腰带« 2d8 = 13 »
* Rose 然后对术士轻声说:“有什么好用的1级法术吗?一会借我用用”
Rose:   end
赫珀斯:   HP Healed: 13
赫珀斯:   “咕……阿巴……”
* 赫珀斯 舌头还是发麻
呆呆:   “你们这些卑鄙的生物!只会欺负二皮!!有本事打我啊!!”
Nietzsche:   ”呃~~~呃~~~“
Nietzsche:   ”妮儿想回家T_T“
Luna:   "所以还打个什么啊...不要太死脑筋,湖灵们
薇:   ”妮儿,吾等身上有着必须遵守的约定,不能轻易违背“
Nietzsche:   ”T-T 咕…妮儿明白“
Luna:   "所以什么条件才能违背,我们来达成你开的条件就是了
Nietzsche:   ”那么精灵姐姐能否离开这里呢,这样妮儿就不用和你们打了T_T“
Nietzsche:   一双大眼睛盯着卡捷琳娜眨啊眨的
捷西卡:   "明明是馬跟你說的...(嘀嘀咕咕"
卡捷琳娜:   « d20+5+2 = 8 + 5+2 = 15 » will
* 卡捷琳娜 被萌动了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感觉小可爱妮儿的请求无法拒绝,决定离开这片战场
捷西卡:   "哈?!精靈小女孩你不是信那條魚說的吧。她們才剛把藍髮的電傻了。"
ChaosticMoon:   然而卡捷琳娜突然想起自己还有重要的使命,于是堪堪压下了萝莉控之魂
乌哭:   ”……估计是和之前对我用的一样招数吧
Nietzsche:   ”T_T还是不行吗?“
卡捷琳娜:   "这...真...动人......
呆呆:   “想靠卖萌得逞,真是天真。”
* 呆呆 不屑地瞟了一眼
* 呆呆 落在赫珀斯肩上,小声:“还好吗笨蛋?”
Mahtildr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Mahtildr:   “.....”
Mahtildr:   345« d3 = 3 »
Mahtildr:   (5.命中目标后自身获得DR 5/adamantine
Mahtildr:   (猫老师没的动 只能先抽奖
卡捷琳娜:   (今日乐透
捷西卡:   (你可以把wolf當成石頭扔過去啄她們
* Mahtildr 并没有什么能做的事情
* Mahtildr 看了眼wolf
Wolf:   “干什么”
Wolf:   “你放法术就放 不要让我去送”
Wolf:   “我不送”
Mahtildr:   end
Wolf:   “区区魔宠 老是打我的主意像什么话”
捷西卡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捷西卡:   « 2d6+2 = 2 + 2 = 4 »黃圈,« 2d6+9 = 9 + 9 = 18 »紅圈 ref
捷西卡:   « 2d6+2 = 7 + 2 = 9 »藍圈,« 2d6+9 = 6 + 9 = 15 »黑圈 fort
瞬:   « d20+5 = 14 + 5 = 19 »
薇:   « d20+7 = 1 + 7 = 8 » fort « d20+7 = 12 + 7 = 19 » ref
薇:   Damage Taken: 15
Nietzsche:   « d20+6 = 7 + 6 = 13 » fort « d20+5 = 14 + 5 = 19 » ref
Nietzsche:   Damage Taken: 11
Luna:   "现在放弃还来得及,你所赌上性命在守护的未必是我们想要的
薇:   "……”
瞬:   “大姐,妮儿和小朱可是快撑不住了哦”
Luna:   "胜负已分,你要让她们几个因为你的执拗而丧命吗?
薇:   “……”
瞬:   “就算是当初的誓言,他们也差不多表现出够资格了吧,科隆威尔大人当初可没说以死相护哦”
卡捷琳娜:   « d20+1 = 8 + 1 = 9 » 知识:宗教-科隆威尔?
薇:   “……好吧,各位,吾等认输了,请放过吾的妹妹们”
捷西卡:   "那你們先信任我,別反抗。"
Rose:   “……”
薇:   说完,薇仔细的看着捷西卡
* Rose 从影子里怀疑地盯着对面
Rose:   « 1d20+5 = 20 + 5 = 25 »sense motive
ChaosticMoon:   玫瑰感觉到娜迦并没有在说谎
* 捷西卡 走上前,消耗7PP,對快死那2個用time hop
捷西卡:   "這牆還有一段時間燒,不想死的話就聽我的。"
* Rose 集中精神和饭团沟通:“看起来对面没有什么阴谋,可以救”
薇:   ”……“
薇:   ”不用如此"
薇:   说着,施展了一个魔法。瞬间,周围的两面墙都被驱散了
卡捷琳娜:   ".....
捷西卡:   "切,那正好省了。"
Rose:   “啧啧”
薇:   看见朱和妮儿回来后,就帮她们治疗起来
乌哭:   “原来还留了一手吗
Luna:   "真是承让啊
薇:   “那么,你们要找的科隆威尔大人的遗迹,就在那个方向”
* 赫珀斯 启动痛苦之衣对自己治疗« 3d8+9 = 13 + 9 = 22 »
赫珀斯:   HP Healed: 15
赫珀斯:   “哎呀!活啦!”
捷西卡:   "還真大方吶。"
* 乌哭 对自己回复10点。
乌哭:   HP Healed: 10
薇:   说着,指向北方一片密林
* 捷西卡 觀看薇指的方向
Luna:   "你现在把事情和她们问清楚,本宫还闹不明白你们要做什么
呆呆:   “刚刚吓死我啦!二皮!”
* Rose 开始想那个科隆威尔以前有没在组织里听说过« 1d20+4 = 6 + 4 = 10 »local
卡捷琳娜:   "嗯...就是...御水珠的所在地吗?
赫珀斯:   “我刚才有一瞬间看见死去的奶奶了!”
* 乌哭 对捷西卡使用腰带,« 2d8 = 10 »
捷西卡:   HP Healed: 10
薇:   “吾等只是遵守与科隆威尔大人的约定,在这里阻止不够格的人接近大人的遗迹而已
Rose:   “术士小姐,以防万一你和我说个靠谱的法术名,我‘借’一分钟——啊,意识上别抵触”
赫珀斯:   “诶~拿去拿去,回头请我吃肉就好了。”
* Rose 拍了拍赫的肩(那个什么火焰箭?
卡捷琳娜:   "敢问,御水珠是在遗迹里吗?
捷西卡:   "遺跡啊。。里面有什麼類型的危險?"
ChaosticMoon:   你们似乎都没有听说过科隆威尔这个名字
捷西卡:   « 1d20+12 = 14 + 12 = 26 »位面« 1d20+9 = 8 + 9 = 17 »神秘« 1d20+9 = 17 + 9 = 26 »宗教« 1d20+5 = 2 + 5 = 7 »本地 科隆威尔?
薇:   ”吾没有听说过御水珠什么的,但你们来这里只有因为科隆威尔大人的遗迹吧,难道不是吗?“
乌哭:   “并没有被告知这里有什么
ChaosticMoon:   捷西卡也没有想起与科隆威尔这个名字有关的信息
Wolf:   所以到底骰啥知识
ChaosticMoon:   (神秘
Mahtildr:   神秘« d20+10 = 7 + 10 = 17 »克隆威尔
Mahtildr:   (跪
ChaosticMoon:   玛蒂也没有想起相关信息,也许他是一个更古老的名字
Rose:   « 1d20+4 = 14 + 4 = 18 »arcane
卡捷琳娜:   "是森林里一个叫法的人,给我们指了这个方向说来取御水珠
卡捷琳娜:   "所以大人的遗迹里有什么,诸位姐姐也不清楚吗?
赫珀斯:   “说的什么玩意儿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就乱丢魔法很危险的好不好我刚才差点一闭眼就去见祖先了你们这群烤鱼做事真是不讲道理信不信我一个火球继续送你们上天啊”
Luna:   "小丫头你闭嘴
Luna:   "电爽了还卖乖
赫珀斯:   “哼”
Rose:   “?”
薇:   ”法……大人吗…很可惜,吾并不知道你们所说的御水珠“
薇:   ”小姑娘,战斗就是如此。吾等遵循约定在此,仅此而已”
卡捷琳娜:   "冒犯了
乌哭:   “……多有冒犯
* 卡捷琳娜 下马
* 卡捷琳娜 欠身
捷西卡:   "如果這附近的神秘地方只有那個啥遺址的話,那也只有去看看吧。"
卡捷琳娜:   "嗯
乌哭:   “说不定那个遗迹就是法爷所说的山洞?
薇:   ”诸位能力强大,所以才能通过这里。如果没有如此能力早就被吾等杀了,所以也不需要觉得有什么抱歉的“
薇:   ”吾等已经没有什么可告诉你们的了,祝你们好运“
Rose:   “所以说有水的地方……”
* Rose 嘀咕
* 卡捷琳娜 就此别过
赫珀斯:   “o(>﹏)o”
捷西卡:   "繼續走吧。"
捷西卡:   "4位別了。"
* 乌哭 拜别
* 卡捷琳娜 顺便补充下水袋
薇:   说着带着其他3个蛇女向湖深处走去
* 赫珀斯 向几只蛇做鬼脸
* Luna 涮涮蹄子
乌哭:   “遗迹是往哪走呢
* 乌哭 一脸懵x
捷西卡:   "說是北方。"
* 捷西卡 趁那4條魚跑了之後,繼續洗武器盔甲衣服去。
Luna:   "路上你给我讲讲来龙去脉
* 乌哭 坐等同伴休整,准备上路
Wolf:   小声说“一开始明明说是来觅食吃人的 打不过要逃就变成测试能力了”
Wolf:   “克隆威尔说不定也是临时编出来的名字”
* Mahtildr 盯...
Luna:   "这小鸟倒是挺聪明的嘛
Luna:   "本宫很欣赏
Rose:   “不我觉得那条……什么东西不太会说谎”
呆呆:   “呼,好歹也是有个不知道真的假的目的地可以探查一下了,总比在林子里乱转来得好。”
Rose:   “继续往北走吧”
乌哭:   “嗯继续走吧
* 卡捷琳娜 和同伴上路了
* 乌哭 继续往北向遗迹前进。
* 捷西卡 一路向北
ChaosticMoon:   于是,与四名蛇女娜迦一番恶战后,你们朝着娜迦所指之处走去
ChaosticMoon:   不同与之前看见的紫衫和香樟,此时你们看见的树木尽是热带雨林里才会见到的多汁植物
ChaosticMoon:   空气中也能感觉到一股潮湿的气息
卡捷琳娜:   "殿下..请问扎达克怎样了?
Luna:   "还挺关心他的? 他已经融入魂海了,待到下轮月圆之时就可以再投胎,不用担心
* Luna 路上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 Rose 回想了一下这里到底是南方还是北方
ChaosticMoon:   大战过后,此时夕阳已是堪堪在地平线上摇摇欲坠。你们一路向北,走了不到半个小时,终于在日落前到达了一个山洞
ChaosticMoon:   不,准确的说,那只是一个"洞"而已
Luna:   "这'山'还真是...很雄伟啊,嗯?
捷西卡:   "洞......"
赫珀斯:   “我说,这种山洞里不会藏着那么值钱的宝贝吧?”
Rose:   “所以,这个莫非就是……”
乌哭:   (感觉是地底的洞2333
Rose:   “那老爷子该不会是和什么人说话都那样才到今天这地步的吧……”
* Rose 扶额
ChaosticMoon:   在你们面前的,是一座倾斜的高塔,塔顶似乎被什么东西强行炸开了一个洞口
ChaosticMoon:   塔内的物件,家具,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之下
ChaosticMoon:   你们能看到,塔的破口离地10尺多,破口周围此时已经长满了藤曼植物
捷西卡:   "話說我們是應該從上面的洞口進還是下面進。"
* 捷西卡 找找塔下有沒有門之類的
ChaosticMoon:   而再往下看,塔身几乎都埋在了泥土之下。你们能叫做入口的也只有塔顶的那个破洞而已
Wolf:   “山洞...山洞...这个塔的名字会不会叫作山”
* 乌哭 看看是在塔顶还是塔底
捷西卡:   "看來只能從塔頂進去?"
* Luna 看看洞口的大小,自己能进去不
赫珀斯:   “我曾经听说过一个传说,说是有一个高塔,里面镇压着很多怪物,其中最厉害的就是只蛇女。”
* 捷西卡 從塔頂的洞看一下里面是咋樣的
* Wolf 飞上去看看
Wolf:   “喂~~~”
Wolf:   “你好吗~~~”
* Rose 看了看这个塔好不好爬
捷西卡:   "帶上這個。"
* 捷西卡 把飯團扔上去給wolf抓住,然後用飯團的視覺看
Wolf:   “扔个火把下去吧”
ChaosticMoon:   捷西卡在塔前的空地上隐约只能看到破洞的天花板有露出硬木和石块
Wolf:   “可以确定有多深”
Wolf:   “可以确定有没有氧气”
呆呆:   “会不会烧起来”
* Wolf 带着饭团
* Wolf 让饭团看
捷西卡:   "怎麼看起來好像是個普通的廢棄屋子
Luna:   "嗯,正好你们不是说带了根什么FFF火把吗?
Rose:   “这个塔本来是干什么用的?或者说这片森林本来是用作什么的?”
捷西卡:   "你想燒了里面嗎..."
Wolf:   (fire in the hole啦)
乌哭:   “塔没了不是也就断了路?
ChaosticMoon:   而Wolf飞起一看,塔的破洞所在的空间摆放着有着各种各样的笼子
ChaosticMoon:   这些笼子此时散了一地,不少都已经生了厚厚的铁锈
Wolf:   “咦 好像是住宅区嘛”
Wolf:   “破旧的住宅区”
Wolf:   “看到好多房子”
呆呆:   “房子?”
* 呆呆 疑惑地飞上去看
* 卡捷琳娜 试着爬上去
卡捷琳娜:   « d20-1 = 9 - 1 = 8 » climb
卡捷琳娜:   (盔甲惩罚巨夸张  :o
* Rose 往上爬« 1d20 = 15 »climb
乌哭:   « d20+5 = 13 + 5 = 18 »climb
捷西卡:   « 1d20-1 = 1 - 1 = 0 »爬
赫珀斯:   « d20 = 1 »climb
Rose:   (.
Rose:   (这个一定不是法师塔
乌哭:   (2333
卡捷琳娜:   (你们俩太给力
赫珀斯:   “哎呦!”
* 赫珀斯 摔了个屁墩
捷西卡:   ".....這種粗活果然不適合我。"
ChaosticMoon:   伸手敏捷的玫瑰和乌哭很快爬到了塔顶
ChaosticMoon:   而赫伯斯和捷西卡爬了两步就摔了个屁股墩
ChaosticMoon:   « d6 = 6 » fall daamge
Wolf:   (满骰也是厉害
乌哭:   “我放绳子,拉你们上来
* 捷西卡 摔在赫珀斯身上,一屁股坐到赫珀斯肚子上。
* 乌哭 说着放下丝绳
* Rose 到了塔顶,用岩钉固定住丝绳抛下去给下面的人
捷西卡:   Damage Taken: 6
Rose:   “用这个吧”
捷西卡:   "這繩子對我也沒太大用吶...."
* 捷西卡 揉揉剛摔傷的屁股
乌哭:   “绑在身上,我拉你们?
呆呆:   “二皮,这里面有点吓人……”
卡捷琳娜:   "....公主殿下您怎么办?
* Luna 看看塔的倾斜度
Luna:   (有让独角兽自己蹦跳上去的可能性吗?
捷西卡:   "這裡到上面有多高?
ChaosticMoon:   塔稍微有点倾斜,但总体来说是笔直的
ChaosticMoon:   (入口离地10ft,我觉得那个DC你过不了
* Rose 然后检查塔里有没什么线索——或者陷阱« 1d20+13 = 8 + 13 = 21 »search
ChaosticMoon:   玫瑰仔细搜索自己所在的屋子,并没有找到类似于陷阱之类的东西
赫珀斯:   揉着屁股观察周围的情况« d20+2 = 20 + 2 = 22 »spot
赫珀斯:   “hi~~~有人在吗~~”
ChaosticMoon:   赫伯斯环顾四周,周围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的
Luna:   "里面要是不适合本宫,本宫就回去了,那边还很多事情要忙的
* 乌哭 看看现在啥情况
* 捷西卡 於是數一下現在還有多少人在洞外的
ChaosticMoon:   此时在塔上除了身手矫健的乌哭和玫瑰以外,其他人都还在地上
* 捷西卡 消耗7PP,用Fabricate把附近的樹木變成通往洞口的一條斜坡
捷西卡:   ".....由這裡上吧。"
* 捷西卡 造好了之後自己走上去
* 赫珀斯 跟在后面走
乌哭:   ”还真是方便……
Luna:   "...都这样了本宫也就不再推辞了
* Luna 等斜坡上没人了再独自上去
* 乌哭 于是收起丝绳
* 乌哭 走进洞里?
ChaosticMoon:   你们其他人借着临时搭建的斜坡桥小心地走上了塔顶的破洞
Luna:   "看你像个龙族...居然连飞都不会? (对二皮
赫珀斯:   “呀~人家的翅膀还没长出来嘛。”
乌哭:   “里面没啥危险吧
呆呆:    “好厉害呀捷西卡!”
捷西卡:   "怎麼呆呆你也走斜坡,你不是能飛嗎。"
呆呆:   “好玩呀!”
* Mahtildr 走上去
Wolf:   “身为魔宠你也太慢了”
捷西卡:   "唔............你不飛,下地跑的話.........."
捷西卡:   "看起來不就是隻雞。"
乌哭:   ”会摔倒的吧
呆呆:   “我不是鸡……”
呆呆:   “我比鸡好吃多了。”
Rose:   “……”
* Rose 看着斜坡摇了摇头
* 乌哭 看向rose
Rose:   “这房间没什么”
ChaosticMoon:   你们很快发现自己在一个拥有很多笼子的房间。露娜也很快发现自己的体型似乎想穿过为人类设计的门似乎并不容易
* Luna 试试看能不能进门
* Luna 也看看房间的高度是否适合自己行动
ChaosticMoon:   露娜发现自己进门似乎会被卡住
Luna:   "你也看到了,这里显然不适合本宫行动
Luna:   "那么那边还有事要忙,就先解除契约吧?
卡捷琳娜:   "好...
* 卡捷琳娜 反召唤了
Rose:   “真是一头高贵的m(马)……我是说,独角兽”
卡捷琳娜:   "嗯...看起来在天界是个很厉害的角色的样子...
乌哭:   “嗯……
* 卡捷琳娜 拔剑架盾进屋
ChaosticMoon:   你们穿过满是笼子的屋子,朝塔的深处走去
* 卡捷琳娜 看看笼子的大小
卡捷琳娜:   (都开着还是有开有关?
卡捷琳娜:   (有没有锁,笼子和锁有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捷西卡:   "怎麼這裡滿是籠的。"
乌哭:   ”不知道是干嘛用的
* 乌哭 看看笼子有人那么大吗
* 捷西卡 看一下籠有什麼特別,沒就繼續走了。
ChaosticMoon:   屋内的笼子大小不一,小的似乎只能关两只鸟那么大的生物,而最大的则能关大型生物也绰绰有余
ChaosticMoon:   笼子上有些有锁,有些没有,有些被破坏了,有些没有
ChaosticMoon:   但相同的是笼子都长着程度不一的铁锈
ChaosticMoon:   有些笼子用力一掰,笼子的一块就掰了下来
Wolf:   (来做个碳12年代鉴定
* Rose 每进一个屋子都先找找陷阱和敌人的气息« 1d20+13 = 17 + 13 = 30 »search« 1d20+12 = 17 + 12 = 29 »spot
Rose:   (顺便找找笼子上有没什么字迹或者刻痕« 1d20+13 = 4 + 13 = 17 »search
ChaosticMoon:   玫瑰没有发现这个房间有任何生物的气息或找到任何陷阱
乌哭:   “总有种会被关进去的感觉
呆呆:   “我也……”
赫珀斯:   “还真是镇守妖怪的塔吗?”
* 乌哭 跟着rose继续往前探险
* 卡捷琳娜 观察一下明显被破坏过的笼子的大小和数量
ChaosticMoon:   被破坏过得笼子有大也有小。但由于满是铁锈很难估计这些笼子是被腐蚀后受到冲击毁坏的,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
ChaosticMoon:   乌哭和玫瑰走出了当前所在的房间,顿时觉得眼前一阵晕眩。你们发现你们站在一座深不见底的塔的顶端。螺旋形的阶梯盘旋而下,不知道下去有多深
ChaosticMoon:   那些石阶也不知道有多少年头了,有些地方上面都铺着一层厚厚的青苔
乌哭:   “看来是要往下走了
捷西卡:   "感覺像個馬戲團或者動物園的遺址啊。"
捷西卡:   "那個什麼什麼說不定是個馴獸師?"
乌哭:   “塔顶动物园吗……
* Wolf 捡块石头扔下去 数数几秒后听到落地的声音
Rose:   “马戏团?那里可不是这样的”
* Rose 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
* 呆呆 看着铁笼感觉浑身难受
卡捷琳娜:   (其实是想估计一下如果怪都跑出来了大约有多少,假设都在塔里的话
卡捷琳娜:   (顺便看看笼子底部还能不能找到遗留的诸如鳞片、毛发、骨头之类的东西
卡捷琳娜:   (当然,也许是排泄物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发现几个笼子里有几根动物的毛发
ChaosticMoon:   事实上,地上也有一些零碎的骸骨,但都拼不成一副完整的骨架
* 卡捷琳娜 捡起毛发给rose看
卡捷琳娜:   "能看出是..什么动物的吗?
卡捷琳娜:   (也顺便捡点骨头碎片
Rose:   “不太能看出来……只有毛发的话”
ChaosticMoon:   玫瑰并不能看出生物的种类,只能看出骨头碎片属于呆呆大小的生物
ChaosticMoon:   除此以外,在盘旋阶梯顶端的乌哭还发现,在自己所在的这间屋子旁还有另一间屋子
捷西卡:   "我來看看。"自然« 1d20+5 = 2 + 5 = 7 »
捷西卡:   "......不懂"
Rose:   “……”
* Rose 指了指呆呆
Rose:   “也许它能认出这个是什么同类,体型差不多吧”
乌哭:   ”我去边上 的屋子看看,前面是深渊,大家小心
* 乌哭 走进另一间屋子
乌哭:   « d20+3 = 6 + 3 = 9 »spot 新屋子
赫珀斯:   “诶居然还有这种深渊”
* Rose 然后跟着蜥蜴去旁边的屋子
* 呆呆 呆滞
* 捷西卡 跟著去
* 乌哭 观察新屋子里有啥
* Rose 寻找线索和生气« 1d20+13 = 5 + 13 = 18 »search« 1d20+12 = 9 + 12 = 21 »spot
卡捷琳娜:   "我觉得更可能..那些小生物被破笼而出的巨兽当食物吃掉了...
卡捷琳娜:   "跑到塔里面的什么地方也可能的..
* 呆呆 仔细看看骨头碎片
* 呆呆 喃喃自语:“感觉我很快就要被吃掉了……真不应该贸然来这个可怕的地方”
* 赫珀斯 轻轻抚摸呆呆
捷西卡:   "這麼舊的籠子,即使跑出來都跑遠了吧。"
乌哭:   (话痨鸡一点也不话痨233
ChaosticMoon:   乌哭和玫瑰走进新的屋子一看。这里似乎是一间卧室。屋子中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和其他一些杂物。屋子的角落里堆放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垃圾和发霉的食物
捷西卡:   "don't mind,don't mind(煉獄語"
* Rose 去床上找了找主人的痕迹
乌哭:   “感觉像有人居住的卧室
乌哭:   « d20-1 = 10 - 1 = 9 »search 翻翻衣柜
ChaosticMoon:   玫瑰同时还发现垃圾堆里似乎包括了不少木棍和纸团
赫珀斯:   “诶,会不会写这些什么”
Rose:   “咦?”
ChaosticMoon:   乌哭打开衣柜,一股灰尘立刻扑面而出。
ChaosticMoon:   乌哭可以看到衣柜中挂着两三件类似于法袍一样的衣服,还有几件礼服
* 乌哭 躲开灰尘
捷西卡:   "木棍?"
捷西卡:   "還有....紙?"
* Rose 检查完了床随手打开一个纸团
* 捷西卡 攤開紙團看看有沒有寫東西
Rose:   (当然是好好戴着手套的
乌哭:   (都是用过的卫生纸!
卡捷琳娜:   (话说螺旋阶梯中间是石柱还是空的?
ChaosticMoon:   (空的
* 卡捷琳娜 向螺旋阶梯中间的空洞丢一片碎骨下去,仔细听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丢出去的骨头碎片朝塔中央的无底洞那边落去,久久没有听到回响
ChaosticMoon:   总体来说,相对比衣柜的大小,衣柜显得空空荡荡的
乌哭:   “这里有法袍,是和你们一样的法师吗
* 呆呆 观察这些衣服能不能看出使用者的性别
捷西卡:   "這法袍有什麼特別嗎。"
卡捷琳娜:   (FFF的神棍塔
卡捷琳娜:   (我觉得袍上有FFF
ChaosticMoon:   而捷西卡拿起一两张纸,稍一不小心一用力羊皮纸就被撕开了一个口
Rose:   (可以在绳子上绑那个火把,点着了然后往下放
ChaosticMoon:   但根据零零碎碎的碎片上的痕迹来看,纸上多半是如同鬼符一样的图案
* Rose 思考“我以前见过这样的图案吗——比如在法术书里”« 1d20+4 = 19 + 4 = 23 »arcane
捷西卡:   « 1d20+8 = 13 + 8 = 21 »神秘
ChaosticMoon:   捷西卡和玫瑰觉得这些应该是奥术图案,是卷轴抄录中必不可少的过程
Rose:   “嗯……”
捷西卡:   "奧術,你懂嗎。"
赫珀斯:   “咦,奥术吗”
* Rose 试图解读这上面是不是什么法术« 1d20+4+2 = 9 + 4 + 2 = 15 »spellcraft
赫珀斯:   « d20+10 = 19 + 10 = 29 »尝试解读法术
ChaosticMoon:   玫瑰和赫伯斯根据碎片上的残迹,没法确定这是什么图案
Rose:   “看不出是什么法术。也许只是抄卷轴失败了。”
乌哭:   “嗯
* 卡捷琳娜 重新回到塔外,用剑刮净外壁的一小块,看看有没有什么独特的印记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也没看到什么独特的印记
* 卡捷琳娜 回到队友所在的屋子
* 乌哭 过去翻翻床,« d20-1 = 8 - 1 = 7 »search
ChaosticMoon:   虽然只是粗略地翻了一下,乌哭找到了一双厚厚地羊毛袜
呆呆:   (竟然不是黑丝?
* 乌哭 闻闻味道。
ChaosticMoon:   乌哭闻了闻,吸入了一鼻子灰尘
Rose:   (1000D的黑丝
赫珀斯:   “喂喂喂……”
* 呆呆 看着乌哭
卡捷琳娜:   (黑色羊毛袜,长筒的
乌哭:   “这里好像没啥东西了……
捷西卡:   "把這些破衣服都穿上身上的話,你說不定會突然功力暴增
捷西卡:   "烏哭你要試試嗎。"
捷西卡:   « 1d20+5 = 1 + 5 = 6 »唬騙
乌哭:   “就算穿了也不适合武僧吧……
卡捷琳娜:   "说来...
卡捷琳娜:   "这里其实应该是塔顶对吗?
卡捷琳娜:   "最初的时候,在它还正常运作的时候...
卡捷琳娜:   "应该是在很高的位置吧...如果不是一开始就沉在地里的话
乌哭:   “嗯怎么了吗
* 卡捷琳娜 把照明杖从背包里拽出个头来
卡捷琳娜:   "所以要把笼子运上来关住很多动物,还在塔顶居住
卡捷琳娜:   "感觉很像是法塔的特点?
* 卡捷琳娜 看看塔壁石料的颜色
赫珀斯:   “难道这里是法爷原来住的地方?”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发现塔壁呈灰色的石材色
* 卡捷琳娜 尝试回想一下这是什么石材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想起这是一般的石材
* Rose 看了看棍子的大小——是魔杖或者权杖那样的吗?
ChaosticMoon:   玫瑰仔细翻找之下,竟发现其中一根似乎跟魔杖有点像
Rose:   “……”
* Rose 拿出那根杖子,丢给马蒂
Rose:   “帮忙看看这上面有没灵光?”
乌哭:   ”法术什么的……只能看你们了
* 卡捷琳娜 顺便也看看棍子上有没有E灵光
* Rose 悄悄闪到骑士后面
捷西卡:   "法杖?"
卡捷琳娜:   "那根棍子有什么特别的吗? rose?
卡捷琳娜:   "真的是法杖?
捷西卡:   « 1d20+5 = 11 + 5 = 16 » spell craft
ChaosticMoon:   (spelltrigger物品没法鉴定
ChaosticMoon:   (你只能通过使用来测试
ChaosticMoon:   捷西卡通过法术辨识无法看出这是不是法杖
Rose:   “看着像魔杖一样的大小”
卡捷琳娜:   "哦
Mahtildr:   ...
卡捷琳娜:   "果然可能是某个法师曾经的住处...
Rose:   (之前床上有什么毛发之类的么
ChaosticMoon:   (有体毛
* Rose 看了看那是什么样的体毛——人的头发?
呆呆:   “难道是法爷的……”
卡捷琳娜:   "应该是科隆威尔的吧
卡捷琳娜:   "或许这片森林曾经是法师们隐居研究魔法和奥秘的圣地?
乌哭:   “还有啥吗,不然就下去看看了
捷西卡:   "直接用用看?"
乌哭:   ”我想法爷应该知道这里的吧,感觉说不定就是法爷曾经的住所?
* 捷西卡 對著床用一下看看這是不是靈能杖
赫珀斯:   “万一召唤出个特别变态的怪出来怎么办?”
捷西卡:   "那到時候把呆呆送上去喂它吃。"
赫珀斯:   “噫那可不行!”
呆呆:   “还有另外一只呢!不要只想着吃我!”
ChaosticMoon:   (捷西卡过一个UMD
捷西卡:   (並沒有
ChaosticMoon:   (那就用你cha 加值做untrained check
捷西卡:   « 1d20 = 15 »UMD check
捷西卡:   (我去測是不是我能用的靈能杖而已
卡捷琳娜:   (他就是要坑你一把233
ChaosticMoon:   捷西卡胡乱地挥舞着魔杖,一道光猛地射了出来在近处炸了开来
ChaosticMoon:   « 2d6 = 6 »
捷西卡:   Damage Taken: 6
Rose:   “Wow. 这还真是……魔杖啊”
卡捷琳娜:   (应该撸着用?
捷西卡:   "哇靠。"
捷西卡:   "怎麼射回來了。"
ChaosticMoon:   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根魔杖,捷西卡也受到了一定伤害
赫珀斯:   “就说这种东西一定很害人啦!”
Wolf:   .。。。。
乌哭:   ”法师的东西真危险
Rose:   “……”
* Rose 我试试« 1d20+8 = 10 + 8 = 18 »UMD
ChaosticMoon:   而玫瑰之后也拿过来胡乱挥舞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发生什么
Rose:   “啧”
Rose:   “果然还是……”
捷西卡:   "嗯?你用不了嗎?"
* Rose 丢给赫帮忙看看
Rose:   “都不确定是什么”
* Rose 凑过去嗅了嗅食物还有什么味道(是什么食物啊其实
卡捷琳娜:   "不过从腐败的食物还能辨认出来来说...
卡捷琳娜:   "被废弃的时间应该并不太久
* 卡捷琳娜 用剑戳戳腐败的食物,看看是已经化石化了还是仅仅腐败了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的剑刚碰到那些食物食物就碎成了一团粉末
ChaosticMoon:   玫瑰闻到了一股霉菌味
呆呆:   “……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卡捷琳娜:   "看来时间很久了...
赫珀斯:   “不能吃的东西,毫无存在价值!”
Rose:   (看来是面团
卡捷琳娜:   "但霉菌还在,说明...
卡捷琳娜:   "也没有久到数月以上的程度?
ChaosticMoon:   (赫珀斯不用用看魔杖吗
* 乌哭 走出房间,远离一群玩危险魔杖的伙伴,小心的走下台阶看看。
捷西卡:   "赫珀斯!快來嗨!"
* 捷西卡 把爆炸魔杖扔給赫珀斯之後自己逃得遠遠的
乌哭:   (2333
呆呆:   “二皮小心点啊,不然晚上真的要吃烤小鸟了!”
Rose:   “这个……就不知道了。能造塔的法师一般都有点能耐,可是这个看起来像是失败了不少”
Rose:   “总觉得有哪里微妙的不对”
赫珀斯:   “这要怎么(。・∀・)ノ゙嗨”
捷西卡:   "你試著用一下就行了。"
卡捷琳娜:   « 20+2 = 20 + 2 = 22 » 仔细search,用剑翻找了垃圾堆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用剑戳之下垃圾堆轻易地被划地四分五裂
ChaosticMoon:   除此之外垃圾堆里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捷西卡:   "話說這塔里什麼東西都好像快碎了似的,這地板安全的嗎。
赫珀斯:   “总感觉好危险,不过还是玩一下好了”
卡捷琳娜:   "你多保重...
* 卡捷琳娜 离开屋子
卡捷琳娜:   "呆呆最好别留在屋里陪葬...
赫珀斯:   « d20+4 = 10 + 4 = 14 »cha umd
ChaosticMoon:   赫伯斯拿起魔杖一甩,发现旁边出现了一个隐形的仆人
ChaosticMoon:   赫伯斯同时了解魔杖中大概还有3发
Wolf:   ....
赫珀斯:   “!?”
Rose:   (果然
卡捷琳娜:   (隐仆棍子
卡捷琳娜:   (拉25磅石头去前面趟雷吧
Rose:   (233
赫珀斯:   “呀这个好好玩!”
赫珀斯:   “仆人仆人,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
ChaosticMoon:   隐形仆人没有回答。
呆呆:   “和刚刚的效果不同呢,魔杖里面能储存不同法术的吗?”
捷西卡:   "應該只有1個法術。"
Rose:   “不,之前那个只是有人玩脱了”
Rose:   “我记得以前看的一本书上说,一个狗头人不小心把一根高级魔杖给用爆了,直接把自己烧成了灰”
捷西卡:   "看來沒什麼東西了。。。下去吧。"
赫珀斯:   “仆人去开路吧~”
* Rose 翻了翻屋子和家具的各处,看有没日志之类的« 1d20+13 = 16 + 13 = 29 »search
ChaosticMoon:   玫瑰没有找到类似于日记的东西
捷西卡:   "烏哭已經去開路了,不知道現在怎樣。"
赫珀斯:   “那就一起下去好了。”
* 乌哭 走了十几级台阶后,点燃火把仔细看看台阶四周和墙壁。
* Rose 到深渊旁边,把FFF火把要过来,末端拴在绳子的一头,然后点燃它把绳子往下放,看看能放多远到底(这样不会点燃绳子吧
卡捷琳娜:   (捷西卡现在伤很重?
捷西卡:   (剩下3分1
卡捷琳娜:   (用腰带吧别省着了
捷西卡:   « 2d8 = 9 »於是用
捷西卡:   HP Healed: 9
ChaosticMoon:   乌哭小心地拾阶而下,高塔高处的石阶虽然看上去有些脆弱,但实际上还算挺坚固
ChaosticMoon:   至少乌哭没有听到类似于石块断裂的声音
* 卡捷琳娜 小心翼翼地跟上乌哭
* 呆呆 小心地跟在赫珀斯后面飞
ChaosticMoon:   (玫瑰绳子多长
Rose:   (50尺
卡捷琳娜:   (绳子可以续的,我这还50ft
Rose:   (然后蜥蜴还有,其实最多150?
乌哭:   (嗯
卡捷琳娜:   (算上打结的消耗,估计140吧...或者更多些
ChaosticMoon:   玫瑰把绳子小心翼翼地放了下去,发现似乎塔底离你们所在的地方大约80尺
卡捷琳娜:   (和尚快跳下去
乌哭:   (2333
卡捷琳娜:   (和尚怂什么,这是你表现的时刻了
捷西卡:   (和尚不跳樓還能干什麼!
乌哭:   (减30尺而已!
* 卡捷琳娜 看看螺旋阶梯旁边有没有栏杆,结实与否
* 卡捷琳娜 顺便看看塔壁上有没有开过窗
ChaosticMoon:   通过降下去的火把,你们隐约看到了塔的底部。你们同时也看到塔的周边有些窗户,但从10尺以下就没有亮光透出来了
ChaosticMoon:   你们还看到阶梯只延续了一小段就开始有断层了
* Rose 慢慢收上绳子,然后一手拿着火把一面顺着阶梯摸下去
卡捷琳娜:   "看来这塔是沉入地下的..
卡捷琳娜:   "不然建造的时候不会造出的窗户
Rose:   “说不定是某个法师玩脱了,把塔给弄沉了”
卡捷琳娜:   (那就把你系上绳子蹦极吧
卡捷琳娜:   (到了30你就解开绳子跳下去
* 呆呆 伸着脖子看热闹
ChaosticMoon:   几乎从50尺开始往下石阶就完全断了
Rose:   (还剩30尺,正好跳楼
ChaosticMoon:   (离塔底50尺
捷西卡:   (老實說,50尺而已,直接跳也摔不死,可是直接跳那得多拉風。"
* 卡捷琳娜 继续沿着石阶小心探索能否踩实才前进
* 乌哭 发现离地面不远,就直接跳下去了
乌哭:   (作死好了
卡捷琳娜:   (...
卡捷琳娜:   (别啊
卡捷琳娜:   (下面要是有个大怪呢
ChaosticMoon:   (丢jump
乌哭:   « d20+16 = 14 + 16 = 30 »jump
捷西卡:   "還有段距.....哇?!"
卡捷琳娜:   "?????!!......
* 卡捷琳娜 突然发现身边飞下一个身影
Rose:   “也许,我们应该顺着绳子往下爬……哈??”
赫珀斯:   “喂喂喂这个系咦(蜥蜴)怎么总是做些吓人的事情!”
* 乌哭 借着塔壁减缓了下降的速度
捷西卡:   (怎麼縮了!
乌哭:   (轻身坠就是借着墙壁跳的。。
Rose:   “……或者请灵能师小姐造点什么。我猜其他人不是那样的‘习武之人’”
ChaosticMoon:   (稍等
卡捷琳娜:   (肚肚在算下面那个怪的嘴够不够大
Rose:   (pu
Rose:   (那可以考虑跳进去背刺它
乌哭:   (我要去肚子里偷袭
卡捷琳娜:   (你下坠的力道砸穿了它的喉咙,砸爆了它的胃,一直摔进它的小肠
ChaosticMoon:   身手矫健的乌哭从50尺高的地面,然后狠狠地坠在了地上
ChaosticMoon:   由于着陆点得当,所以乌哭只是受到了少许震荡伤
乌哭:   (摔断腿,然后换了一个专长
ChaosticMoon:   « d6 = 4 » non lethal
捷西卡:   "喂~~~~~~~~~~~~~還好嗎~~~~~~~~~~~~~~~~~~"
乌哭:   “呼~没事
ChaosticMoon:   然而,乌哭坠落时造成的冲击把整座塔狠狠地震了一下
* 呆呆 飞下去查看
Rose:   “……”
* 乌哭 站起来,拿火把看看四周
乌哭:   (不回塌了吧
捷西卡:   "所以說....你們也要跳嗎?"
* Rose 迅速地聆听了下有没异动« 1d20+12 = 13 + 12 = 25 »listen
赫珀斯:   “喂难道会把塔砸塌吗”
卡捷琳娜:   ".....
* 卡捷琳娜 继续沿着阶梯前进,直到无法继续为止
呆呆:   “感觉还是有跳塌的可能性啊!”
ChaosticMoon:   随即,还阶梯上的的你们发现,摇摇欲坠的石梯呼啦一下开始崩塌了
乌哭:   (2333
乌哭:   (狠狠坑了一把
赫珀斯:   “呀!!”
捷西卡:   "哇!!"
呆呆:   “妈呀!!”
ChaosticMoon:   阶梯上的你们如同先行的武僧一样,在塔内自由地飞舞而下。
Rose:   “玩大了这下”
ChaosticMoon: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