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004]林河战役_Log06_法爷的下体与牺牲之道  (阅读 1418 次)

副标题: Bug Terminator | 马骑蜥蜴 | 被女神夹断的下体

离线 Ellena

  • Knight
  • ***
  • 帖子数: 548
  • 苹果币: 0
[004]林河战役_Log06_法爷的下体与牺牲之道
« 于: 2016-02-28, 周日 16:48:18 »
ChaosticMoon:   ---------------Start------------------
ChaosticMoon:   你们站在巨大的棋盘旁,看着棋盘上那些应该是棋子的巨大生物,让人不得不感到人类自身的渺小
ChaosticMoon:   你们看到棋盘上,一名长发带翼的女子转过身来,朱唇轻启,似乎在说什么
ChaosticMoon:   然而,声音却直接地传到了你们脑海里
White Queen:   “远方而来的勇士们啊,请帮助我们战胜邪恶的红王”
卡捷琳娜:   "...和饭团一样的能力呢....
乌哭:   “看来新的游戏又开始了……”
White Queen:   “我军与红王征战多年,如今已兵力难继,请指引我们,带领我们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吧!”
Rose:   “……要怎样才算胜利”
White Queen:   说完女子又欠了欠身,一双大眼睛眨着眨着看着你们
卡捷琳娜:   "大概就是..象棋上的胜利吧?
捷西卡:   "這是軍里面很流行的一個遊戲。"
卡捷琳娜:   "真正打架的话感觉...
* 卡捷琳娜 看了看体型差异
捷西卡:   ".......沒想到精靈軍里面也有"
乌哭:   “嗯在军里经常看到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发现每个棋盘生物都比自己要大一个体型
卡捷琳娜:   "不,我们龙枪在议会和智囊里面比较流行这个
卡捷琳娜:   "这么巨大的对手靠暴力是肯定难以解决了
乌哭:   “虽然经常看到,但是我十分不擅长呢
* Rose 默默地观察棋盘
卡捷琳娜:   "那边有个3,还有个牺牲乃胜利之要诀
卡捷琳娜:   "应该是提示吧?
捷西卡:   "那麼,要幫忙?"
卡捷琳娜:   "3是闪人??
* 乌哭 观察四周还有啥
Rose:   “请问……我们需要在什么条件下做什么事?”
捷西卡:   "3字應該是指行動的次數吧。"
White Queen:   ”是的,请指引我们,带领我们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吧!”
乌哭:   “话说怎么操纵这个棋盘呢
乌哭:   “直接吼么……?
卡捷琳娜:   "我觉得可以站到位置上,然后叫对应的棋子过来吧
捷西卡:   "直接大叫就行了吧?"
* 卡捷琳娜 试着向棋盘上踏出半步
捷西卡:   "先隨便試試唄。那邊的白色女人,走到那紅色女人前看看?"
乌哭:   “有点危险,还是我来吧?”拦着卡夏。
ChaosticMoon:   乌哭环顾四周,发现除了被白雾环绕的棋盘外,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卡捷琳娜:   "就3步的话,乱走会出问题吧...
White Queen:   “连年征战之下,我军已经疲惫不堪,妾身虽然没有问题……但士兵和骑士都有些后力难继了。”
White Queen:   “远方而来的勇者们啊,请你们鼓励,指引他们,为我军带来这场战争的胜利吧!”
White Queen:   说完女子眨着大眼睛继续看着你们
乌哭:   “看来是催我们赶紧行动呢?”小声对同伴说。
卡捷琳娜:   "总觉得牺牲的话..应该是走比较有攻击性的路数
* Rose 若有所思地用手托着下巴,观察棋盘上生物的状态
乌哭:   “有可能”
ChaosticMoon:   而当卡捷琳娜走上棋盘那一刻,卡捷琳娜感觉似乎有一股力量牵引着自己走向几个白棋
卡捷琳娜:   "要论攻击性的话..唉??
ChaosticMoon:   与此同时,黑棋棋子都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 卡捷琳娜 顺着力量走走看
* 乌哭 随时发现卡夏有危险,就上去就保护卡夏
* 卡捷琳娜 走到黑兵前面
卡捷琳娜:   "我觉得第一步让后走到这里是最有攻击性的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发现红色士兵的棋子紧紧地盯着自己,似乎伺机待发
卡捷琳娜:   "然而之后如何解就...
卡捷琳娜:   ".........
* 卡捷琳娜 架好盾准备防御
ChaosticMoon:   而一旁的红色皇后也紧紧地盯着自己,手上的法杖似乎随时准备酝酿什么
乌哭:   “就按你想的行动吧!
Rose:   “这样走上棋盘不会被踩扁么,我说”
乌哭:   “我也不是很了解,没法给你提供建议……”
卡捷琳娜:   "rose和捷西卡对之后的行动有什么想法吗?
捷西卡:   "現在不是要輪到紅棋動嗎?
Rose:   “……之后看红色怎么行动吧?”
卡捷琳娜:   "...
卡捷琳娜:   "不先推算好吗?
捷西卡:   "唔....既然要進攻"
Rose:   “直接说出来被它们听见会不会有危险啊?”
捷西卡:   "哈,那就直接沖上去就行了。"
* Rose 扬起一边眉毛,盯着红色的皇后
* 捷西卡 說著就走到棋盤,走向紅王的面前
ChaosticMoon:   只见卡捷琳娜站在那里半响,可红方的所有棋子只是伺机待发,却迟迟没有动
卡捷琳娜:   "看来是白方先动呢...
ChaosticMoon:   过了半晌,白色皇后又开口说道
White Queen:   “我军与红王征战多年,如今已兵力难继,请指引我们,带领我们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吧!”
卡捷琳娜:   "...
卡捷琳娜:   "看来并没有智慧...
捷西卡:   "難不成要我們推?
卡捷琳娜:   "来白色女士,快到这里来!
* Rose 集中精神思考‘白色皇后去骑士小姐那个位置’
* 卡捷琳娜 招呼白后到自己的格子
* 捷西卡 走到白后附近,開始推
乌哭:   “……
乌哭:   ”我来帮你把,捷西卡
* 乌哭 走过去帮捷西卡推
ChaosticMoon:   而正当捷西卡接触到白色皇后的玉手时,捷西卡发现眼前一阵白光
ChaosticMoon:   随即,捷西卡立刻发现,自己已经代替白色皇后站在了之前的地方
乌哭:   “……原来是这样
Rose:   “啧啧”
卡捷琳娜:   (NB了啊,直接上去把王砍了算了
卡捷琳娜:   (还能飞的
Wolf:   “恩 我看红方皇后的王冠倒是很适合搭个窝”
ChaosticMoon:   而白色皇后的娇躯如同幻影一般附在了捷西卡的身后
Rose:   “这样的话……”
* 捷西卡 ..........試試看自己能不能飛起來
ChaosticMoon:   从你们的角度来看,皇后如同拥抱一般把捷西卡抱在了怀里
ChaosticMoon:   除此以外,捷西卡还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约束住了自己的行动能力
* Rose 轻轻拍了拍白色国王
* 捷西卡 既然飛不起來的話那先走去卡捷那裡
Wolf:   “天哪 这画面让我想起来小时候在森林里见过的捕鸟笼”
ChaosticMoon:   与往常不同,自己的行动能力似乎被棋盘束缚着,变成只能像棋子一样在棋盘上做有限的行动
ChaosticMoon:   捷西卡尝试之下,发现自己并不能像白色皇后一样飞起来
ChaosticMoon:   另一边,玫瑰也与白色王融为一体
Wolf:   “咦 这倒是很好玩嘛”
乌哭:   “那我要去骑士那边!”
* 乌哭 走过去触碰白马。
Wolf:   “你不上么”问马蒂
ChaosticMoon:   一阵白光之后,玫瑰发现棋盘对自己也产生了强大的束缚
Rose:   “嗯~当国王感觉还不赖”
Ramiel:   (环太平洋
* 捷西卡 能行動的話,直接走去卡捷那裡
Wolf:   “你只是被国王抱着吧”
Wolf:   “完全是个妃子的模样嘛”
ChaosticMoon:   而同时玫瑰发现自己似乎还有对棋盘上的棋子发出号令的能力
* Rose 摆出了>: )的表情
ChaosticMoon:   虽然这种能力似乎只能使用一次,但玫瑰能确实地感受到这种约束能力
Wolf:   “小马蒂 我看你就去那个卒那里好啦”
Wolf:   “大家都上了 你还等什么”
Wolf:   “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 卡捷琳娜 看见乌哭被一匹马用两条前腿夹在腹下....
乌哭:   (明明是骑马上!
卡捷琳娜:   (要抱着啊,抱着!
ChaosticMoon:   而捷西卡此时也向卡捷琳娜那里移动着
* Mahtildr 指指wolf 又指指地上
* 捷西卡 說著就帶著白后走到卡捷那裡
Mahtildr:   “待着”
卡捷琳娜:   "来看看红方怎么响应吧...
Wolf:   “说得好像我也会去趴在旗子上一样”
* 捷西卡 試試自己手腳能不能自由活動
Wolf:   “然而这是你们的工作”
Wolf:   “我只想看看”
乌哭:   “直接厮杀了啊~
Wolf:   “根本还不用我出手”
* Rose 静静地等着红方行动
Red Queen:   你们看到红色皇后看了捷西卡一眼,然后向右上方前进了两格
卡捷琳娜:   "那样被夹着也能..厮杀吗...?
Wolf:   “等等 我去红方棋子上也能附身的话 那岂不是放放水就能白方就能赢了?”
卡捷琳娜:   (看来是死马的结局
乌哭:   “我说你们的棋……另外没有被夹……”
Wolf:   “怎么办也要不要去”
Red Queen:   然而,在站定后,红色皇后却突然发出一声响彻九霄的尖叫!
Wolf:   “我好想去试试啊”
* Mahtildr 瞪wolf
Wolf:   “....”
* 卡捷琳娜 被震得用空出来的右手捂住耳朵
Red Queen:   你们所有人感觉耳中一阵轰鸣,自己的棋子亦有似乎动摇的态度!
乌哭:   “……叫得耳朵都不好了”
Red Queen:   (除王以外所有人过Will
Red Queen:   (应该是捷西卡的Will+5
卡捷琳娜:   « d20+5 = 18 + 5 = 23 » Will
捷西卡:   « 1d20+5+5+4 = 1 + 5 + 5 + 4 = 15 »will , 消耗1PP,+4save
乌哭:   « d20+8 = 16 + 8 = 24 »will
Mahtildr:   « d20+2 = 11 + 2 = 13 »will
Mahtildr:   (还不如不上去
卡捷琳娜:   (后面是谁解出来的来着..阿乌?
乌哭:   (嗯
捷西卡:   (前2步我,最後阿烏解出來了
卡捷琳娜:   (所以之前群里谁解的谁来继续吧
ChaosticMoon:   尖啸之下,捷西卡看到身后的皇后痛苦地抱着头
ChaosticMoon:   捷西卡也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想要向自己身前的红色小兵发起进攻
卡捷琳娜:   (王快使用大招
Rose:   “镇定,我的皇后。”
Rose:   “你现在要做的是沿着那斜线走到尽头,捕捉他们的王”
* 捷西卡 留意一下自己只是身體不受控還是思想也不受控
卡捷琳娜:   (不是少走一步才对么...
* Rose 清了清嗓子,以命令的语气诉说
Rose:   (反正就是到g8的意思啦
ChaosticMoon:   捷西卡发现身体不受控制,但思维依然清晰地思考着
卡捷琳娜:   (不是应该走到这里么
捷西卡:   (走這紅后就吃馬了,應該要走到底。
卡捷琳娜:   (噢对要到底
卡捷琳娜:   (我又晕了
Rose:   (到g8
捷西卡:   (哦不對,紅后吃馬車下去就行了
捷西卡:   (所以沒差
ChaosticMoon:   然而,在玫瑰的命令之下,捷西卡发现身后的皇后渐渐地冷静下来
ChaosticMoon:   捷西卡也渐渐恢复了自己对身体的控制
卡捷琳娜:   (看来两种都能解..
乌哭:   (走到底才对吧……
Rose:   (到g8是check,肯定要对皇后下手不然就输了
乌哭:   (大门一关就是我的天下
卡捷琳娜:   (嗯还是要走到底
卡捷琳娜:   (不然红色可以托
卡捷琳娜:   (就是后下底
* 捷西卡 搖搖頭,令自己清醒一下,然後嘗試往斜走到盡頭
捷西卡:   "喝!"
* 捷西卡 拿長槍指著紅王
捷西卡:   "check"
乌哭:   “是时候蹬红王了!
Red King:   看起来似乎有些动摇
* Rose 双手抱胸,扫视着战场
ChaosticMoon:   然后,捷西卡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巨响
卡捷琳娜:   (不是应该,喝! Chears么
Red Rook:   红色的战车猛然向捷西卡发动了攻击!
捷西卡:   (能AO他不...
卡捷琳娜:   (快用RPG
ChaosticMoon:   而在棋盘的束缚之下,捷西卡只觉得自己避无可避,只有硬接下这一次攻击
ChaosticMoon:   « d10+10 = 2 + 10 = 12 » dmg
捷西卡:   "Aegis!"
* 捷西卡 消耗6PP,抵消12點傷害
Red Rook:   而看到捷西卡抵消这一下攻击之后,战车又发出另一下攻击
* 乌哭 观察那个数字有变化吗
卡捷琳娜:   (看来是怎么都得死
Red Rook:   « d10+10 = 8 + 10 = 18 » dmg
捷西卡:   Damage Taken: 18
卡捷琳娜:   (你还不快离开棋子..
乌哭:   "……
* 捷西卡 還是擋不住二連擊的紅車,倒下了。
Red Rook:   战车一击之下,你们发现捷西卡身后的皇后幻影,也随着捷西卡晕过去之后陡然破碎
Mahtildr:   .....
* Rose 叹了口气
卡捷琳娜:   "捷西卡!
* 卡捷琳娜 把她从棋盘上抢下来
Wolf:   (伤害骰的意义何在
* 卡捷琳娜 察看伤势
捷西卡:   "....好賴......的....戰...戰車"
* 乌哭 跑过去看捷西卡的情况
* 捷西卡 撲咚
卡捷琳娜:   (你被马夹着怎么跑
捷西卡:   (烏哭你不是在被馬騎著嗎
Rose:   “蜥蜴,你先带着骑士去白色战车右边”
乌哭:   (肚肚都没说!!!
乌哭:   ”好吧“
ChaosticMoon:   红色战棋并没有阻止卡捷琳娜拖走捷西卡
ChaosticMoon:   而乌哭却发现自己依然被战棋的规则束缚着
* 乌哭 骑着白马,跳到了右边!
Rose: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checkmate。”
ChaosticMoon:   随着乌哭的移动,红色王似乎有些不甘地劈空挥了一下
ChaosticMoon:   随后你们发现所有的棋子都凭空消失了
* 捷西卡 一邊趴著一邊想原來犧牲指的是我啊,哭哭
捷西卡:   Damage Taken: 1
卡捷琳娜:   (所以察看伤势的结果是啥?
ChaosticMoon:   硕大的棋盘上顿时变得空无一物,就连棋盘上方之前烫金的魔法数字也一起消失了
ChaosticMoon:   棋盘边只剩下默默地流着血的捷西卡,一时间,四周无声
* Rose 前去给杰西卡用了一发治愈腰带« 2d8 = 4 »
* 卡捷琳娜 lay on hands 4点
捷西卡:   HP Healed: 4
卡捷琳娜:   (你那腰带太....
Rose:   “快醒醒,它们玩完了”
捷西卡:   HP Healed: 4
* 捷西卡 於是又復活了
* 卡捷琳娜 cast CLW x2
捷西卡:   "活了這麼多年,第一次被車撞。"
卡捷琳娜:   « 2d8+6 = 2 + 6 = 8 » heal
卡捷琳娜:   (gj
卡捷琳娜:   (两个1
捷西卡:   。。。
乌哭:   “感觉好刺激……”
捷西卡:   HP Healed: 8
捷西卡:   "真是活得久了什麼鳥兒都會見過。"
* 卡捷琳娜 看到光芒过去之后捷西卡伤势好了不少,放心了
卡捷琳娜:   "真是辛苦你了...
Rose:   “……多久啊?”
* Rose 饶有兴趣的盯着灵能师
卡捷琳娜:   "刚才还以为....
Wolf:   “我觉得我活得还不够久 还有很多鸟我都没见过”
捷西卡:   "唔..........大概比卡捷還久。"
卡捷琳娜:   "?
Wolf:   “咳咳 是没约过”
卡捷琳娜:   "那还真是很久啊...
乌哭:   “……
* 卡捷琳娜 想想自己的120岁
卡捷琳娜:   (你外貌是精灵样么?
* Rose 撇了撇嘴
捷西卡:   (人類樣
Rose:   “还好半身人不会活那么久。太无聊了不然”
* 乌哭 听着这些话,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 Rose 起身环顾四周
Rose:   “现在……我们该去哪里?”
捷西卡:   "活得愈久就愈要找樂子,不然很易就會老化。"
捷西卡:   "只要心靈保持著年輕,自然青春常駐
ChaosticMoon:   玫瑰环顾四周,发红王所在位置身后,有一条幽幽小径,似乎通向不知何处
ChaosticMoon:   之前应该是因为红王巨大的身体挡住了那条通道,所以一直没有发现
Rose:   “世界就那么大,都看过了也就那样。……来看看这个”
* Rose 走向那小道,往深处看去
捷西卡:   "既然那些石頭都沒了,那動身吧。"
乌哭:   “看来有路。。”
卡捷琳娜:   "人类能有这么长的寿命还保持不老的容貌...
卡捷琳娜:   "真是罕见呢...
Wolf:   “哦哦 走了走了”
卡捷琳娜:   "嗯,我走前面吧
乌哭:   “还是我走前面吧……”
* 卡捷琳娜 架这盾仗剑走在前面
卡捷琳娜:   (你那AC...
卡捷琳娜:   (不放心
* Rose 顺便思考了下卢恩那边是不是有类似的什么“活得久的人类”« 1d20+4 = 16 + 4 = 20 »local
乌哭:   (你那血量……
Rose:   (你们那体质……
* 捷西卡 跟著第二個走去
* 乌哭 率先走了下去
ChaosticMoon:   玫瑰想起人类的年龄一般都在60岁左右,除非是人类以外的种族
卡捷琳娜:   (高达10点的体质啊,我用的所有女性角色里面历史最高体质了
Wolf:   (....
* Rose 跟随在队伍侧方侦查
Wolf:   “哎 太感动了”
Wolf:   “我们走后面吧”
Wolf:   “马蒂?”
ChaosticMoon:   你们稍微喘过两口气之后,往那条小径深处走了下去
ChaosticMoon:   你们走了没一会儿,突然发现眼前一阵白光闪烁,周围的场景迅速地变化着
Wolf:   “不得不说 在这么友爱的队伍里 队友争着当先锋 我觉得特别有安全感”
* Rose 之后路上又偷瞄了杰西卡几眼,途中悄悄往本子里记了点什么
捷西卡:   "?"
* 捷西卡 感覺好像有人瞄自己
* 卡捷琳娜 仔细留意都看到了什么场景
卡捷琳娜:   "这..不会又是什么魔法幻境吧?!
Wolf:   “哇哇哇 鸟眼要闪瞎了喂”
乌哭:   “……这森林还真是没完没了……
* Wolf 扑棱翅膀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觉得类似于森林的景色从眼前飞快地闪过
ChaosticMoon:   当你们回过神来,你们看见眼前有一座小木屋,小木屋前坐着一男两女或站或坐围在一张小圆桌前。
ChaosticMoon:   那名男子是一名蓄着长白胡子的老者,看起来精神很是抖擞。本来应该很是健康的他穿着宽大的袍子,人却是坐在轮椅上。袍子的下摆一直拖到地上。
* Rose 伸出手感受空气
Wolf:   “啊 终于到餐厅了吗 我要点特索维尼亚炒面”
ChaosticMoon:   在他身后的站着一名金发双马尾的明艳少女。她面目清秀,身材盈盈一握,俏生生地站在那里仿佛一股轻柔的微风,让看着的人觉得赏心悦目。你们看见她时她正俯下身微笑着跟老者说着什么。
ChaosticMoon:   最右边则站着一名女仆装扮的蓝发女子,此时正把铜壶从一旁的一个炉子上拿起,然后把热水倒入圆桌上一个精致的茶壶中。在蓝发女子的头顶上还站着一只全身雪白的鸟,身上也像模像样的穿着一条白围裙,正扑棱着翅膀。
Wolf:   (头顶
Wolf:   (一定是很多天没洗的头发
赫珀斯:   (为什么是头顶!
赫珀斯:   “老师,你说为什么鹿是四只脚而不是像蜘蛛一样的八只脚,八只脚的话会不会跑的更快些。”
乌哭:   “看来终于没奇怪的东西了……”
* 呆呆 听见附近似乎有些动静,转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赫珀斯:   “诶!?客人吗?为什么这个时间段会有客人,茶叶不够啊,喝白水行吗?”
* 卡捷琳娜 掐自己一下看看是不是幻觉
* Rose 迅速观察了一下眼前的几人,把手放在藏在腰际的匕首旁边
* 赫珀斯 急忙问芙妮尔
法:   ”吵死了自己想!什么都要法爷教你是3岁吗“
Rose:   “请问……这是哪里?”
Wolf:   “哇...又是一个老不死”
乌哭:   “……
呆呆:   “我说二皮,我能把这傻乎乎的围裙摘了吗,这还有别的鸟呢,影响我帅气的形象。”
赫珀斯:   “人家不知道嘛上次你说酒好喝,我就用酒泡茶结果你又骂我我哪知道你怎么想的啦!”
卡捷琳娜:   (二皮是啥233
法:   说着拿起桌前的茶杯饮了一口
Wolf:   “啊啊啊啊!!!鸟说话了!!!”
卡捷琳娜:   (结果茶杯里是滚烫的开水
Mahtildr:   “噗”
呆呆:   “啊啊啊啊鸟说话了!!”
赫珀斯:   “呆呆那边居然有只鸟会说话诶!”
* 呆呆 藏在二皮的身后
赫珀斯:   “是不是亲一口就能变成王子的那种!”
法:   “吵死了,统统给我闭嘴!你们这群不知哪来的冒险者闯进法爷我家里还吵吵闹闹的!”
* Mahtildr 受不了自己肩膀上的这个笨蛋了
* Rose 皱了皱眉
Wolf:   “只是回音么”
Wolf:   “吓了我一跳”
捷西卡:   "嗯,其實這隻鳥是來尋親的。"
捷西卡:   "他說他有個多年失散的鳥妹。"
* Rose 然后悄悄闪到骑士身后
* 呆呆 一头扎进二皮的长发里,只剩屁股露在外面
法:   “蓝发的那个白痴也给我闭嘴!这群家伙再不济至少解开了你想半天都想不出的棋局!“
卡捷琳娜:   "这次不是幻觉了..吗?
法:   ”干,现在的年轻人,一点都不知道礼貌“
Wolf:   “哇...上了年纪的人都这么暴躁”
Wolf:   “唉...”
芙妮尔:   ”爷爷,不要激动啦~放轻松放轻松~“
捷西卡:   "你說誰上了年紀。"
* 卡捷琳娜 并没有收起长剑
* 捷西卡 一把扇去wolf頭上
赫珀斯:   “书里不是写的马走日象走田当头炮把马跳吗结果哪有那些奇怪的东西而且我连棋子都认不清总之这种奇怪的战争游戏到底是什么奇怪的人发明的啊我真是想不通啊!”
Wolf:   “啊!”
Wolf:   “喂喂 小马蒂 她打我哎 你作为我的魔宠难道不做点啥吗”
卡捷琳娜:   "所以...这里的局都是您布的吗?
赫珀斯:   “哼让人家闭嘴就闭嘴总之只要以后你肯教我怎么建立一个好城市就行了,哼!”
* Mahtildr 模仿杰西卡的样子也扇了wolf一下
* 赫珀斯 转过头去向众人
Wolf:   “喂!”
赫珀斯:   “喏,喝茶。”
法:   对赫珀斯翻了白眼
* 呆呆 听见“魔宠”这个词,把头从二皮头发里拔了出来,盯着被称为马蒂的女孩子看
* 捷西卡 接過茶
* 乌哭 发呆中……
法:   “废话不然还地上长出来的吗!我设了这么多屏障就是告诉你们这里是法爷的地盘!结果你们这群愣头青还硬把我设下的布局都破了!”
卡捷琳娜:   ".....
呆呆:   “二皮,那个是什么厉害的人形魔宠吗,看起来好高级啊,你能把我变那个样子吗?”
* 呆呆 小声
法:   “设了局就是让你们早点回家啊小屁孩们“
* 卡捷琳娜 侦测邪恶
Wolf:   “屏障需要常常更新啊 不然很容易就会被破”
捷西卡:   "反正都破了,你這老傢伙就别吵吵嚷嚷了。"
Wolf:   “我们是在帮你捉漏洞啊”
Wolf:   “你应该感谢我们”
法:   ”嘿你们还有理了!“
* Rose 仔细回忆了一下森林里遇到的麻烦
法:   ”你们来干毛的啊“
捷西卡:   "打工的上司叫我們來的。"
Rose:   “还真是很特索维尼亚式的屏障。”
* 卡捷琳娜 侦测邪恶again
捷西卡:   "是個叫紫川秀的將軍。"
Wolf:   “我来干小鸟的”
* Rose 然后小声得出了结论
赫珀斯:   “诶,刚才走神了。呆呆你说什么?哦变形吗?当初我是从地摊上买了本魔宠大全跟着学的,没准去买点高级货的话就能让你也变成大美妞。”
Wolf:   “不过我一般不用‘干’字”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发现身后有一个邪恶的光环
Wolf:   “多不文雅啊”
Wolf:   “我一般都说‘约’”
卡捷琳娜:   (我没看后面,看他们4个呢
法:   ”啥?林河那个小混蛋?“
呆呆:   “看你的了,二皮!”
* Rose 同时悄悄闪着骑士探测
捷西卡:   "那小混蛋有難,所以叫我們求你幫他。"
赫珀斯:   “玛卡塞喽!呆呆!”
乌哭:   “……
法:   ”你靠什么证明是他叫你们来的?“
* 卡捷琳娜 从乌哭的包里取出箭簇
* 卡捷琳娜 丢过去
法:   接过
捷西卡:   "就是這。"
* 卡捷琳娜 收起剑
法:   看了看手中的剑簇然后翻了个白眼
* 乌哭 来不及就被翻包了……
Wolf:   “其实你也可以跟我们去林河问问他本人啊”
乌哭:   *反应
Wolf:   “他就会告诉你是他让我们来的了 噗噗”
赫珀斯:   “林河小混蛋是谁,听起来好怪异的名字。”
卡捷琳娜:   "虽然对您有很大的怨气,但现在事关重大也就先不提了吧
法:   “林河倒是越活越回去了,法爷我给他的剑簇随便就给人了“
卡捷琳娜:   "外面发生了魔族入侵的事情您可知道?
捷西卡:   "那你這老混蛋出山去林河揍那小混蛋唄。"
Rose:   “看过您做的这些屏障,我想您对怎样收拾魔族一定很了解”
卡捷琳娜:   "秀将军托我们来请您出山
法:   ”下次他再敢来一定喂他吃两斤蛆”
* Rose 然后观察法爷的反应
法:   “啥?魔族入侵?”
法:   “真的?”
捷西卡:   "嗯。"
卡捷琳娜:   "...
* 法 怀疑的看着你们
赫珀斯:   小声:“魔族是什么?”
* 卡捷琳娜 特别想说"你猜
法:   “你确定不是你们脑子坏了看错了?”
卡捷琳娜:   "您不是法爷么
捷西卡:   "靠,我最先看到的,還能有錯嗎。"
* Rose 描述了下树林里遇到的狗和飞在天上的那东西
卡捷琳娜:   "自己放个法术不就知道真假了
呆呆:   “听起来是什么不好的势力。”小声回道
* Rose 以及路上看见的带触手的怪物(
捷西卡:   "看到之後隔了半天紫川城就掛了,所以現在這小混蛋才找你救命。"
法:   “法爷我的屏障又不是专门挡魔族的!”
法:   “魔族入侵不入侵这屏障什么都挡!“
赫珀斯:   “也许只是家里东西不够吃所以来借粮的?”
Wolf:   “啊 我忽然想起来一个笑话”
Wolf:   “说自己的徒弟是小混蛋就等于说自己是混蛋的师傅是老混蛋”
法:   ”反正既然魔族真入侵那人类完蛋了!“
Wolf:   “不过 无所谓了 好像有人已经说过了”
法:   ”你们跑我这里来干什么“
呆呆:   “挂了一个城呢,肯定是坏蛋。”
* 乌哭 想了想是不是该换套见贵宾的衣服?
卡捷琳娜:   "秀将军说您能保住林河
法:   ”想找庇护的话自己去森林深处建个小木屋去“
捷西卡:   "這你得問小混蛋。現在他還在林河那邊守著。"
卡捷琳娜:   "剩下的他不肯说了
法:   ”保个屁啊,法爷我看起来像在乎外面发生什么事的人吗?“
赫珀斯:   “人类完蛋了!?老师这不行啊,您说过要帮我建立一个人人都幸福的联盟!怎么能说完蛋就完蛋呢!快帮帮他们啦!”
乌哭:   “到时候这片森林能保得住吗……
卡捷琳娜:   "不像
Wolf:   “也许那个谁在林河藏了什么大规模魔族毁灭性武器 等着师父去见证魔族毁灭的时刻呢”
* Rose 看了看四周,然后深吸了几口气,想看看空气和在森林外的是否一样
捷西卡:   « 1d20+9 = 17 + 9 = 26 »歷史,我見過/知道這老混蛋年輕時的事嗎。
法:   ”这片森林的屏障法爷我亲自布置的,你以为谁布置魔法防卫屏障还那么弯弯绕绕的“
Wolf:   “反正林河真完蛋的话 林河人都会逃到这里来 这里就从‘里面’变成‘外面’啦”
* 呆呆 飞到芙妮尔肩上站着
乌哭:   “我们5个都能闯进来了……魔族大军更轻松了吧……
* 法 对乌哭翻了个白眼
法:   ”那是我放水的!“
Wolf:   “啊 其实我还真有点渴了”
Wolf:   “水放在哪儿了”
乌哭:   ”您仁慈宽厚……请救救苍生……”
* 捷西卡 把已經到手了,冷了的茶給wolf
Wolf:   “谢谢谢”
Rose:   “……您以前和魔族交过手?”
ChaosticMoon:   (捷西卡丢个神秘
捷西卡:   (怎麼又是神秘.....歷史不行嗎
捷西卡:   « 1d20+9 = 12 + 9 = 21 »神秘
ChaosticMoon:   捷西卡并没想起近史上有这么一号人物
Wolf:   (噫 我也好想丢
ChaosticMoon:   然而捷西卡觉得似乎千年以前有听说过这样的一个名字,但由于年代太久远,只知道曾经有过一个法力强大的法师
ChaosticMoon:   他的名字叫法
Wolf:   “我发现上年纪的老头都差不多”
Wolf:   “我们家的老不死也是”
Wolf:   “有点什么事情自己都不爱动手”
捷西卡:   "fu....fu.....fuck?(心想"
法:   "拯救苍生?怎么救?就爷这样?“
法:   说着掀起了法袍
法:   你们发现,法的下半身根本就是空的,那里什么都没有
Wolf:   “呀 变态呀”
* 呆呆 用翅膀捂住眼睛
Wolf:   “咦”
Rose:   “……”
* 赫珀斯 !?
乌哭:   “……这是怎么回事……”
Wolf:   “咳咳 这个宝没耍好”
捷西卡:   "。。。"
Wolf:   “不算”
* Rose 用手摸了摸颈部的纹路
Wolf:   “让我想个别的”
法:   ”你以为有办法爷会愿意坐轮椅上?“
Rose:   “这是……”
Wolf:   “我认识的法师倒是都挺喜欢坐的”
Wolf:   “还有趴在召唤物上的”
乌哭:   “或者您对魔族有什么计策……由我们转达给紫川将军……
Wolf:   “我感觉会法术的人大多数很懒”
Wolf:   “毕竟施法动作很少需要下肢动的”
法:   “你这傻鸟懂个屁,一般法师那叫装逼!法爷我叫拥有神秘地,黑暗地,引人落泪的黑历史!”
捷西卡:   "用下肢施法的是另一種,晚上叫你主人教你。"
乌哭:   ”……
卡捷琳娜:   "果然是荔枝化失败么...
* Rose 回味法爷提到魔族时候的表情和语气,看看是怎样的态度« 1d20+5 = 10 + 5 = 15 »motion sensitive
赫珀斯:   “还不是被人啃掉了一半……”
呆呆:   “不好吃吧……”
ChaosticMoon:   玫瑰想了下,似乎法只是惊讶了一下,惊讶过后却似乎觉得很稀松平常
赫珀斯:   “应该不好吃吧……”
Rose:   “!”
Rose:   “您莫非……早就预料到魔族会来?”
卡捷琳娜:   "所以您的意思是,我们回去告诉秀将军紫川没救了就可以了吗
法:   “懒得理你。反正爷不可能出去。论打仗你们说的紫川秀也没啥好教他的”
* Rose 保持神色镇定地轻声询问
捷西卡:   "這麼一來,你隨便給我們些東西去交差吧,小混蛋似乎完全指望你,你什麼都沒干的話他說不定直接昏倒了。"
法:   “是啊,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塞伦那婊子又不会弄封印!还不是捡法爷我玩剩的硬粘上去的”
法:   “……”
Rose:   “塞伦?”
卡捷琳娜:   "塞伦..............
* Rose 迅速回身看了下杰西卡那边
赫珀斯:   “赛纶是谁”
法:   “说到底紫川秀跟你们什么关系?”
卡捷琳娜:   "我能想到教会那帮家伙听到您这句话的表情
捷西卡:   « 1d20+9 = 11 + 9 = 20 »宗教,他說的塞倫是我認識那個塞倫嗎
法:   “你不说我都忘了,法爷我能叫他小混蛋你这个小东西怎么也敢叫?”
卡捷琳娜:   "雇主和雇佣兵,您暂且如此认为吧
捷西卡:   "臨時的顧主。"
法:   “啥?雇佣兵?”
法:   “……”
* 法 似乎第一次认真的想了想
Rose:   “……”
* Rose 仔细想了想雇佣兵这个词到底合不合适
卡捷琳娜:   "在下来自龙枪的林卫,卡捷琳娜•巴切洛娃
* Rose 然后耸了耸肩
ChaosticMoon:   捷西卡想起自己认识的塞伦应该只有一个
卡捷琳娜:   "临时受托到这里来见您
ChaosticMoon:   就是光明女神教的神明塞伦
卡捷琳娜:   "但如果时间只是用来磨嘴皮
ChaosticMoon:   “麻痹怒气这混蛋甩摊子呢?”
卡捷琳娜:   "我想我们还是早点回去的好
法:   “干。”
卡捷琳娜:   (麻痹怒气233
呆呆:   (233
法:   随即又看了身边的赫珀斯一眼
法:   “干哦。”
卡捷琳娜:   "他叫你们一饮而尽呢...
捷西卡:   "他是說要干她們吧?"
法:   “麻烦凑一起了都“
呆呆:   (等下肚肚杀了我们
* 卡捷琳娜 找出水袋喝了一口
法:   (你们自重啊
法:   ”算了算了。“
法:   ”唉……“
* 法 叹了口气
乌哭:   “……
* 呆呆 自顾自地啄着芙妮尔肩上的蕾丝花边
法:   ”兔崽子们都给我听好了!“
法:   ”赫珀斯你这笨丫头也是!“
* 乌哭 惊愕中。
* Rose 默默地听着
赫珀斯:   “哼”
法:   ”我问你们,你们一路走来,解开了我三道谜题。那么,你们对牺牲之道到底有什么理解?“
卡捷琳娜:   "您可以问问我忠实的伙伴,扎达克
卡捷琳娜:   "如果可以重来,我愿意和它换个位置...
捷西卡:   "就是為達到最終目的的其中一個手段吧。"
* Rose 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
赫珀斯:   “就像蜡烛一样燃烧自己照亮房间”
乌哭:   “置之死地而后生。”
卡捷琳娜:   (其实是不是应该说牺牲之道就是你的下体
法:   (_
Rose:   “一切都是循环往复的吧。有失有得。”
捷西卡:   (估計是被塞倫那婊子夾斷的
呆呆:   (……
Rose:   (。
乌哭:   (……
法:   (毛老师不说吗
Wolf:   (啊?
卡捷琳娜:   (他孙女不说吗?
* 芙妮尔 眨着眼睛看着你们
* 芙妮尔 似乎不明所以
Wolf:   “就是让我的魔宠保护我这样我可以活得更久就可以约更多的小鸟”
Mahtildr:   “.....”
法:   ”哼,算了,虽然都有些片面,但也不算完全没在想“
法:   ”给我听好了!牺牲之道,不是凭着一股热血就白白上去流血送死!“
法:   ”牺牲之道是以弱胜强之道!如果对方比你们弱还牺牲个球啊,直接碾压过去就行了!“
法:   ”牺牲之道是杀伐决断之道!伤十指不如断一指!如果当断不断,顾首顾尾,事事都想万全其美最后只能被人连头带尾一起端走!“
法:   ”牺牲之道是酌量而行之道!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如果自己连八百都没有就不要上去送死了!上去也是给别人加调味料!“
法:   ”牺牲之道是求生之道!最终的目的是要能活下去,或者换取更大的收益。只管着跟敌人同归于尽那叫寻死不叫牺牲!“
法:   ”最后,牺牲是以极大的风险去换取本不该有的收益,所以就算最后白白牺牲了也不要抱怨,不是有决心就能成功的!“
法:   ”所以,你们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了吗?“
Wolf:   “小马蒂 等你为了保护我的时候一定不能害怕牺牲你自己啊”
卡捷琳娜:   "要请您出去牺牲
捷西卡:   "就是把你這些話轉告小混蛋?"
卡捷琳娜:   "当然,有我们陪着
Wolf:   “不过反正这人没脚 我们是不是能直接把他的轮椅推去林河”
赫珀斯:   “还是不懂,难道我死了家乡的人们就能吃饱穿暖了吗,我好像没吃那么多东西啊。”
法:   ”一群蠢货,我还没说呢你们怎么会知道!装模作样!“
呆呆:   “不知道啊,他刚说了什么加调味料呢。”
捷西卡:   "切,那你又問。"
* 乌哭 还在思考中……
Rose:   “……洗耳恭听”
法:   ”好了,听好了,你们现在回去林河要塞也什么都做不了。军队面前你们这几个冒险者只不过是玩笑。”
法:   “我要你们去完成一些事情。如果做好了,你们能活下来,说不定还有些用处”
乌哭:   “愿听指点。”
法:   “这个森林的深处有个山洞,里面有颗千年御水珠”
法:   “你们想帮忙的话,就去把那个东西给我取来。”
卡捷琳娜:   (之前在夜夜团好像取过一次了...还是赵灵儿的
捷西卡:   "就這樣?"
赫珀斯:   “求雨的吗?”
法:   “干不干随你们便,不想去就森林深处里找个地方盖木屋缩着就行“
Wolf:   “缩我也就缩你这木屋这里啊”
Wolf:   “省得我自己盖了”
法:   “干,傻鸟别来烦我,自己找地方凉快去”
卡捷琳娜:   "请您指点一下道路,或者给点提示
乌哭:   “我是没意见,看各位。”
呆呆:   “二皮,听起来很厉害啊,是不是有了这个珠子再也不用去打水了?”
法:   “这里的东北方向自己去找!什么都要我教,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啊小丫头”
法:   “赫伯斯!你也跟他们一起去”
赫珀斯:   “有了这个珠子大概每天洗澡就方便了!”
呆呆:   “好棒啊!”
卡捷琳娜:   "最后一个请求
赫珀斯:   “哼,好好好,去就去。”
卡捷琳娜:   "我的伙伴扎达克
卡捷琳娜:   "因为我错误理解了牺牲之道牺牲了
卡捷琳娜:   "如果您能做到的话
卡捷琳娜:   "希望您能复生他
卡捷琳娜:   "不行的话我这就出发了
卡捷琳娜:   "走吧,事不迟疑
法:   ”他今天晚上不就回来了吗!屁事真多。他死了你才在这里,你死了那马会替你冒险吗?“
* 卡捷琳娜 大概辨识了下东北方,并没管在后面大声叫嚷的老爷子
* 卡捷琳娜 就出发了
乌哭:   “……
* 乌哭 敬了一礼,就跟上卡夏了。
* Rose 又看了几眼法爷这边,然后跟着其他人走了
* 捷西卡 跟新來的打個招呼就拉著她一起走了。
芙妮尔:   “呜……各位好运,请一定活着回来呀~”
赫珀斯:   “诶诶诶等等我。”
芙妮尔:   一直在旁边一声不吭地少女向你们挥了挥手
赫珀斯:   “先走啦妮姐~等我回来呀。”
呆呆:   “芙妮尔再见!”
芙妮尔:   “嗯那~”
* 卡捷琳娜 因为已经走了所以并没看见
* 呆呆 盘旋在赫珀斯的头顶
卡捷琳娜:   "晚上...能重逢了吗?
ChaosticMoon:   于是,在法的指导下,你们向梦涧森的更深处走去。
ChaosticMoon:   --------------Save-----------------

离线 ChaosticMoon

  • 版主
  • *
  • 帖子数: 541
  • 苹果币: 0
Re: [004]林河战役_Log06_法爷的下体与牺牲之道
« 回帖 #1 于: 2016-02-29, 周一 04:02:10 »
Log6 林中棋盘
Twin angels each born with a single wing...With imperfection, lies everchanging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