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无月之地】第七回 夜半鸥声  (阅读 966 次)

副标题:

离线 tahngerth

  • Guard
  • **
  • 帖子数: 262
  • 苹果币: 0
【无月之地】第七回 夜半鸥声
« 于: 2015-10-31, 周六 23:51:58 »
20:48:09<老社> =============================黑幕拉開了============================
20:48:19<老社> 前文再續,你們大戰游水食尸鬼,在雙方都兩敗俱傷,危在旦夕之時,食尸鬼詭異地選擇了放棄戰鬥,你們得以存活
20:48:28<老社> 苟活下來的冒險者虛應故事地上島走了一遭,但因為天色已晚,初步的遠眺勘察並沒有任何結果
20:48:48<老社> 但是當你們抱怨島上除了海鷗的聲音沒有半點生命跡象時,半身人船長說話了
20:48:57<老社> “這片海域非常貧瘠,魚也不多,怎麼會有海鷗聚集呢?”
20:49:16<阿多斯> “说明有什么吸引它们”
20:49:32<郭比特> (反正我应该是听不到什么海鸥的声音吧)
20:49:40<老社> (聾子一邊去(
20:49:41<希尔鲁> (听到的是一群还是一直?
20:49:43<希尔鲁> (只
20:50:08<艾文> “我觉得需要搞清楚问题的关键是海鸥本身呢,还是其他……”
20:50:10* 布布 (2002@183.16.194.5372930C) 加入 #wss
20:50:14
<老社> 根據你們回憶,海鷗的聲音比較零落,像是只有1只的樣子
20:50:30<Oicebot>  艾文进行懒鬼的自然知识(我知道八成没什么用检定: 1d20+7=17+7=24
20:50:40<希尔鲁> “说起来,不是一群而是一只吧?”
20:50:55<希尔鲁> “不会是谁家的宠物吧?”
20:50:55<老社> 艾文: 根據艾文豐富的學識
20:51:08<艾文> “唔……但看到了多少呢?”
20:51:24<老社> 海鷗屬於群居動物,鮮有單只在島上生存的個例。
20:51:36* 艾文 如是说
20:51:40<老社> 而且你們回想一路上,還有登島的時候,似乎也沒看見有海鷗在飛
20:52:13<艾文> “所以其实可能根本不是海鸥吧。”
20:53:39<希尔鲁> “唔,我听师傅说过,有一种叫做海猫的鸟类,它们的叫声就和哭泣一样,而且听见海猫鸣泣之时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呢……”
20:53:49<老社> (……
20:54:06<郭比特> (...
20:54:10<老社> “那是否意味著,島上有其他人或者生活的可能?海鷗的聲音是作為某種信號嗎?”沉默的爵士發話了。
20:54:26<阿多斯> “我觉得活在这地方的”
20:54:40<阿多斯> “多半不是啥好相处的”
20:54:43<艾文> “有这种信号的吗?”
20:54:53<郭比特> (可惜我是个聋子
20:55:36<老社> “通過模仿野生動物聲音進行通信的方法,在某些荒蠻部落使用得很多呢。”爵士表示自己看過很多書
20:56:01<艾文> “……蛮荒呢……”
20:56:05* 艾文 远目
20:56:28<艾文> “反正就是说,有必要再去看看吧。”
20:57:08<老社> “那你們覺得如何?”爵士摸著剛長出來的胡茬問道。
20:57:30<希尔鲁> “怎么着都要等到早上了吧。”
20:57:41<阿多斯> “最好不要趁夜过去”
20:57:46<艾文> “那是自然。”
20:57:51* 郭比特 提醒爵士,小心船只安全
20:58:08<老社> “嗯,我讚成呢。”船長插話道,晚上登島只會更危險。
20:59:03<老社> “而且我建議晚上也加強一下戒備,畢竟幾位……先生似乎也遇到了不詳的生物襲擊。”
20:59:07<老社> 船長補充道
20:59:13<希尔鲁> “恩,有道理。”
20:59:40<希尔鲁> “这个岛上散发着不详的气息呢。”
20:59:41<老社> (於是你們要安排人守夜么
20:59:58<艾文> (船上?
21:00:02<老社> 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船上都點上了燈
21:00:08<希尔鲁> (我打坐俩钟头,你们谁守第一班
21:00:25<阿多斯> (我吧
21:00:29<老社> 在漆黑的海面上應該很顯眼吧
21:00:32<阿多斯> (反正欧文不用准备法术
21:00:36<阿多斯> (*我
21:00:50* 郭比特 表示让我守夜可以
21:00:51<老社> (聾子也沒法守夜對吧ww
21:01:09<老社> (狗熊?
21:01:09* 郭比特 如果听到什么会叫醒你们的
21:01:30<希尔鲁> (船上不在甲板点灯,窗子都关好啊
21:01:36<老社> 郭比特作出了非常可靠的同伴發言
21:01:42<希尔鲁> (这种情况都不宵禁么
21:01:53<老社> (你可以建議!
21:01:59<艾文> (那你们就守夜吧!
21:02:31<老社> (你們是pc啊!你們是寫劇本的人啊!我只是負責擺舞台的!
21:02:54<希尔鲁> “我说,可以的话请不要点灯了,毕竟黑夜中的火光太过于明显。”
21:03:01* 艾文 觉得今天自己已经很痛苦了所以先去睡觉了!
21:03:30<老社> 船長點了點頭,承認自己是有點輕率了
21:03:49<阿多斯> “底层点个灯就好”
21:04:01<阿多斯> “把舷窗关好就行”
21:04:39* 希尔鲁 于是爬上来瞭望台,在夜风中盘腿而坐
21:04:47<老社> 他對獸人大副吩咐了幾句,按照你們的建議將燈火滅掉了一些,而且都關上了舷窗的擋板
21:05:06* 郭比特 也去休息了
21:05:37* 希尔鲁 长刀横卧在腿上
21:06:03<老社> 長夜開始了,在沒有月亮、星光、甚至燈火陪伴的甲板上,似乎顯得有些駭人
21:06:09<老社> (誰先第一班?
21:06:22<希尔鲁> (巫妖?
21:06:28<阿多斯> (我
21:06:29<老社> (有什麼特殊感官嗎?
21:06:44<阿多斯> (等等我看看卡
21:06:55<阿多斯> (普通人类
21:07:00<老社> (劇本呢?
21:07:03<希尔鲁> (=。=
21:07:17<希尔鲁> (我也是“普通”的人类,虽然有黑暗视觉60尺
21:07:25<郭比特> (普通人类的话,不开灯么
21:07:48<老社> 於是阿多斯兩眼一摸黑坐在桅桿下
21:07:53<艾文> (月光
21:08:05<老社> (抬頭看看我分區的名字
21:08:06<郭比特> (没有月光...
21:08:15<希尔鲁> (2333
21:08:17<阿多斯> (……
21:08:19<老社> (聆聽相關的察覺檢定可以+4
21:08:30<艾文> (星光
21:08:34<郭比特> (聋子表示毫无帮助
21:08:43<老社> (我說巫妖而已
21:08:46<希尔鲁> (21:06:26 <老社> 長夜開始了,在沒有月亮、星光、甚至燈火陪伴的甲板上,似乎顯得有些駭人
21:09:07<希尔鲁> (瞭望台高多少?
21:09:10<老社> 在黑暗中,阿多斯感覺除了視覺以外的其他感官似乎格外敏銳
21:09:10<阿多斯> (于是?
21:09:23<老社> (一個察覺吧,可以+4
21:09:28<Oicebot>  阿多斯进行SPOT检定: 1d20+12=2+12=14
21:09:33<阿多斯> (……
21:09:35<老社> (加了4沒
21:09:42<阿多斯> (没有
21:10:25<老社> 其他人或是開始冥想,或是進入了夢鄉
21:11:21<老社> 而阿多斯則從離岸的海風中隱約聽到了海鷗的啼聲,非常微弱,似乎是從島的深處傳來一般
21:11:58<老社> (有行動么?
21:12:13* 阿多斯 只要没有接近船只的声音就不行动
21:12:21<老社> (ok
21:12:44<郭比特> (不是摩斯密码么
21:12:52<老社> .rh d
21:12:53<Oicebot>  老社在屏幕外面抓出一把实体骰子丢了下。
21:13:06<艾文> (阿多斯被迷惑了!他跳到了水里!
21:13:13<老社> 聲音斷斷續續地持續了大概有兩三分鐘,然後夜又恢復了原來的寂靜
21:13:42<老社> 夜晚的時間對休息的人很短暫,但對守夜的人卻很漫長
21:14:01<老社> 就在阿多斯差點打瞌睡的時候,到換班的時間了
21:14:05<老社> (劇本
21:14:39<阿多斯> “有海鸥叫”
21:14:44* 希尔鲁 不知不觉来到了阿多斯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21:14:48<阿多斯> “断断续续地没持续多久”
21:14:48<老社> .rh d 再丟一個
21:14:50<Oicebot>  老社在屏幕外面抓出一把实体骰子丢了下。
21:14:56* 阿多斯 转头对希尔鲁说
21:15:03<阿多斯> “我先去睡了,你小心点”
21:15:04<希尔鲁> “你先休息一下吧。”
21:15:33* 希尔鲁 点了点头,然后再次爬到了瞭望台上
21:16:34<老社> (一個察覺吧
21:16:53<希尔鲁> (有+4么
21:17:02<Oicebot>  希尔鲁进行检定: 1d20+10=17+10=27
21:17:13<老社> (沒
21:17:26<希尔鲁> (那我自废双目呢!
21:17:35<郭比特> (.......
21:17:47<老社> 提高了警惕的希爾魯在瞭望台上四處張望
21:18:14<老社> 在一開始,這種行為顯得非常傻逼,因為根本沒有半點風吹草動
21:18:38<老社> 然而,在他鬆弛下來準備休息一下的時候
21:19:22<老社> 忽然注意到,島上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中央處蔓延開黃色的詭異霧氣
21:20:19<希尔鲁> (end?
21:20:23<老社> 霧氣有點像硫磺泉的蒸汽,從中心噴湧而出,迅速向四周蔓延,在一眨眼功夫就覆蓋了半個島,而且大有瀰漫開的趨勢
21:20:28<艾文> (看得到?
21:20:36<老社> (你要行動還是靜觀其變?
21:20:45<老社> (能看到,因為是有熒光效果
21:21:03* 希尔鲁 呼啸一声,把船上的人叫起来
21:21:23<老社> (其他人都起來了?
21:21:26* 艾文 还在说梦话:“啊我还没吃够再来一点……”
21:21:28* 阿多斯 打着呵欠
21:21:30<老社> 希爾魯發出了警報
21:21:32* 阿多斯 萎靡不振
21:21:50<老社> 有負責警戒的兩個船長,和醫務官妹子都跑到甲板上
21:21:55<老社> 兩個船員*
21:22:07<艾文> (量产型船长
21:22:09<老社> 你們的同伴也陸續登上了甲板
21:22:12<郭比特> (只是叫可是叫不醒我的啊
21:22:20<老社> (所以你繼續睡吧233
21:22:37<希尔鲁> (名为船长,职为船员
21:22:59* 艾文 就这样带着美梦到一半被打断的怨念,拉上锅比特一起上去了!
21:23:15* 希尔鲁 盯着岛那边看
21:23:20<老社> 在大家到齊的那一小會,黃霧已經覆蓋了整個島,而且似乎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向著船撲來!
21:23:48<老社> 連爵士都穿著睡衣拿著短劍跑上了甲板,“怎麼了?”他叫道。
21:23:51<希尔鲁> “赶紧,起航!离开岛!”
21:23:53<阿多斯> “快跑!”
21:23:57<阿多斯> “起航!”
21:24:07* 郭比特 侦测魔法
21:24:14* 希尔鲁 直觉上这玩意不是什么好东西
21:24:23<老社> (沒到偵測魔法的範圍……
21:24:37<艾文> (name需要什么知识呢’
21:24:39* 郭比特 美梦被吵醒
21:24:57<老社> 船長也似乎有點驚慌,“但,但這來不及啊?”
21:25:04<希尔鲁> (name的话大概是贵族知识吧
21:25:45<老社> 不過他還是指揮了手忙腳亂的船員去起錨
21:26:21<老社> 然而霧氣蔓延的速度實在太快,在錨剛起來的時候就已經差不多到船的跟前了
21:26:25<阿多斯> “快快!施法者你们有没有造风的法术!”
21:26:29<老社> (郭比特要偵測魔法么?
21:26:40<郭比特> (要
21:27:00<艾文> “造水的我又!”
21:27:22<老社> (過一個意志
21:27:56<Oicebot>  郭比特进行检定: 1d20+4+3=2+4+3=9
21:28:05<艾文> (他倒了!
21:28:06<郭比特> (这..
21:28:09<艾文> (还有谁!
21:28:13<老社> (要重骰不
21:28:19<郭比特> (要
21:28:25<希尔鲁> (flag
21:28:34<Oicebot>  郭比特进行检定: 1d20+4+3=10+4+3=17
21:28:40<老社> (嗯
21:28:43<老社> (你還是可以過一個法術辨識的
21:28:54<老社> .rh d6
21:28:55<Oicebot>  老社在屏幕外面抓出一把实体骰子丢了下。
21:29:06<Oicebot>  郭比特进行检定: 1d20+4=6+4=10
21:29:21<老社> (這麼低?有奧術知識之類的么
21:29:23<郭比特> (这事好像其它人来比较好哎
21:29:47<Oicebot>  艾文进行知识 背锅 一直都是艾文!检定: 1d20+7=4+7=11
21:29:52<艾文> (还有谁!
21:29:53<郭比特> (我又没啥智力,话说诗人不来辨析一下么
21:30:09<老社> (沒做偵測魔法的不能辨識
21:30:18<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4=4=4
21:30:20* 郭比特 表示辨析不出是啥东西
21:30:22<老社> (噗
21:30:38* 郭比特 侦测毒性
21:30:39* 艾文 那我侦测魔法!
21:30:49<老社> (先過will
21:31:01<郭比特> (毒性也要过?
21:31:05<老社> (毒性不用
21:31:09<Oicebot>  艾文进行蛐蛐意志检定: 1d20+6=14+6=20
21:31:10<老社> (是魔法效果來的
21:31:22<郭比特> (就是无毒咯
21:31:29<老社> (嗯
21:31:34<老社> (骰吧,法術辨識或者神秘知識/位面
21:31:53<Oicebot>  艾文进行都是这个加值没差了检定: 1d20+7=2+7=9
21:31:58<艾文> (还有谁!
21:33:00<老社> 負責偵測魔法的兩個人碰到了跟之前地精魔戰士一樣的遭遇
21:33:05<郭比特> (你用神秘再投一下
21:33:20<阿多斯> (我能过个炼金知识判断雾的成分么
21:33:28<老社> (非煉金效果
21:33:37<Oicebot>  郭比特进行位面检定: 1d20+4=8+4=12
21:33:44<郭比特> (算了
21:33:58<老社> 你們感覺到窒息般強大的魔法靈光包圍著自己,似乎是有一堵墻倒在你們身上一般難受
21:34:22<艾文> “这是在嘲讽我的胸部吗!”
21:34:24* 艾文 大怒
21:34:33<老社> 艾文堅強的意志力挺了過來,但郭比特就沒這麼幸運了
21:34:44<老社> (郭比特受到4點感知傷害
21:35:01<郭比特> (17都不过啊
21:36:00<老社> (嗯,但屬性傷害可以治愈的
21:37:11<郭比特> (继续吧,我们的技能不靠谱啊
21:37:36<老社> 兩位施法者除了感覺到這是極其強大的通用系靈光以外,沒發現別的東西
21:38:07<老社> 轉瞬之間,沒等船開起來,黃霧已經包圍了船身
21:38:44<老社> 但並沒有想象中的氣味,也沒有其他不適的效果
21:38:59<艾文> “反正我们知道这是有魔法的!”
21:39:03* 艾文 肯定
21:39:03<老社> 除了視野瞬間被封鎖了以外,並沒有什麼異狀的樣子
21:39:11* 希尔鲁 警惕的竖起了耳朵
21:39:28<老社> (可以骰個察覺
21:39:33<老社> (基於聽力
21:39:41<老社> (郭比特你就繼續吐血吧
21:39:41<Oicebot>  阿多斯进行检定: 1d20+12=16+12=28
21:39:47<郭比特> (...
21:39:58<Oicebot>  希尔鲁进行检定: 1d20+10=10+10=20
21:40:03* 郭比特 吐血中
21:40:03<老社> (其實為啥你要選個這麼蛋疼的詛咒- -
21:40:31<郭比特> (因为聋哑人面团很难扮演啊
21:40:41<郭比特> (只能在网团试下
21:41:08<Oicebot>  艾文进行那么就听一听吧检定: 1d20+5=7+5=12
21:41:08<郭比特> (其实还有其他轻一些的诅咒可以选的
21:41:48<老社> 阿多斯和希爾魯都聽見了,有什麼聲音在周圍迴響,但找不出任何的聲音來源
21:42:22<老社> 首先是一陣你們熟悉(?)的海鷗啼聲,叫聲異常淒厲
21:43:03<老社> 緊接著是某種沉悶的碰撞、和東西撕裂的聲音
21:43:42<希尔鲁> “小心,有情况!”
21:44:06<老社> (我估摸著你們兩位沒有水元素語或者底棲魔魚語?
21:44:26<老社> (水族語*
21:44:49<艾文> (我有我有!
21:44:54<阿多斯> (……我木有
21:44:57<老社> (你聆聽沒過
21:44:58<希尔鲁> (我智力10,你猜呢?
21:45:05<老社> (我猜沒有233
21:45:07<阿多斯> (只有精灵语龙语矮人语半兽人语卓尔语
21:46:11<老社> 然後是某種奇異的嘶吼聲,聽起來有點像兩塊鐵皮摩擦的尖銳噪音
21:46:24<郭比特> (我听不到
21:46:33<老社> 似乎是某種語言,可惜你們沒聽懂
21:47:41<阿多斯> (我可以尝试复述么
21:47:54<老社> (難
21:48:15<阿多斯> (要过个什么检定么……
21:48:29<阿多斯> (我有表演
21:48:30<郭比特> (语言学?
21:48:37<老社> (語言學之類的
21:48:46<老社> 那怪聲最後高亢地吼出了幾個音符,你們聽起來像是“安拉胡阿克巴”
21:49:08<阿多斯> (我只模仿声音,用表演技能应该可以吧……
21:49:12<老社> 然後聲音戛然而止
21:49:22<老社> 有最後的幾個音符!
21:49:45<老社> (算了給你個機會吧,扔個表演
21:49:46<郭比特> (感觉有阴谋啊
21:50:00<Oicebot>  阿多斯进行表演检定: 1d20+7=9+7=16
21:50:37<老社> 阿多斯能模仿出現最頻繁的一個詞
21:50:53<希尔鲁> (各位,最喜欢的san check来了!
21:50:57<艾文> (词义是“的”,我懂得
21:51:18<老社> “嘰洛斯”
21:51:26* 艾文 听之
21:51:38<老社> (等完了cg再說
21:52:20<老社> 黃霧籠罩住船之後,你們的視野就完全被封鎖了,除了阿多斯和希爾魯似乎在聆聽著什麼東西以外,其他人都是一臉茫然地看著周圍
21:53:11<老社> 其中船長和爵士的臉色最為蒼白,其他的船員——包括獸人大副和水精靈醫務官,更多是被搞蒙了
21:53:19* 郭比特 还在吐血中
21:53:27<老社> (行了,你們可以動了
21:53:38<希尔鲁> “不能战斗的人赶紧找地方躲起来!”
21:53:51<阿多斯> “你们知道这个词什么意思么?”
21:54:11<老社> (狗熊你是有啥語言
21:54:16<艾文> (水族与
21:54:45<老社> (好吧
21:56:12<老社> 雖然那並非水族語,但底棲魔魚語據說跟水族語同源,久居海底的艾文也能聽懂類似的發音
21:56:23<老社> 那是“雅蠛蝶”的意思
21:56:47<艾文> “……”
21:56:53* 艾文 如是解释了
21:56:54<郭比特> (.....
21:57:12<艾文> “至于是不要什么,什么不要,为什么不要,我就判断不了了……”
21:57:28<老社> (then?
21:57:45<艾文> “那么……船长他们是怎么了?”
21:57:50* 艾文 看
21:57:54<老社> 你們處在只能看清身邊兩米的能見度下,只能到處摸來摸去
21:58:05<阿多斯> “好吧”
21:59:02<郭比特> (现在hp和魔法都恢复了么
21:59:16<老社> 船長和爵士都似乎是想到什麼東西的樣子,只是保持著不安的沉默
21:59:35<老社> (算恢復了吧
21:59:55<阿多斯> “爵士?”
22:00:04<阿多斯>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22:00:26<老社> “這個……我也……不知道”
22:00:30* 郭比特 茫然四顾
22:00:37* 艾文 觉得他们似乎知道些什么
22:00:42<艾文> “那么……要撤离吗?”
22:00:58* 郭比特 表示,如果气体没毒的话,要不先集体躲船舱里?
22:01:09<艾文> (这破船还是气密性的哦!
22:01:28<老社> 其實現在船已經能開動,但因為在霧中失去了方向,能見度過低,不敢貿然開船
22:01:54<阿多斯> “你们知道这雾是什么么?”
22:01:57<老社> 爵士覺得郭比特的建議似乎不錯
22:02:15* 希尔鲁 因为什么都看不清,所以只好从瞭望台上爬下来
22:02:40* 郭比特 在黑板写道“做好战斗准备”
22:03:07<老社> “這……這我只在書中看過,不知道這東西真的存在……”爵士的額頭有點冒汗
22:03:28<希尔鲁> “嗯?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22:03:43<艾文> “这是什么东西?”
22:03:44* 郭比特 请爵士简要的解释下
22:04:06<老社> “在我們跑霧海的海員當中,流傳著一個傳說。”船長接話了
22:05:24<老社> “雖然這裡平時也是到處起霧,但灰白色的霧氣是正常的,因為那只是普通的水霧,只要有指南針和足夠的技術,還是可以突破它們的封鎖。”
22:05:56<艾文> “嗯嗯。”
22:08:08<老社> “但如果遇上黃色的霧,那就一定要躲開,如果躲不開,那就會陷入裡面,永遠出不來。事實上,據說有漁船在逃避海盜的時候,慌不擇路衝進去了黃霧,然後那艘船就消失了。海盜們被抓到后,也信誓旦旦地發誓那艘船跟著黃霧一起消散在了海上。實際上事後也完全沒有那艘船的音信。”
22:08:38<郭比特> (.....
22:08:49<艾文> “唔,简单来说,我们要完蛋了?”
22:08:55<老社> “當然,大部分人都沒有看到過黃色的霧,大家都只是……當這是傳說。”
22:08:59<阿多斯> “……”
22:09:05<阿多斯> “也就是说这次该我们倒霉了?”
22:09:26* 郭比特 在黑板写道“现在估计只有上岛去找这黄雾的源头了”
22:09:45<老社> 爵士不說話了,在你們跟他相處了這段時間,從未見過他這麼慌張。
22:10:15<老社> (有其他什麼行動么,沒有就繼續cg?
22:10:16<阿多斯> “总之,无论如何,爵士”
22:10:22<阿多斯> “我们会守着你的”
22:10:27* 阿多斯 拍拍他的肩膀
22:10:40<老社> (除了安慰npc以外!
22:10:57<艾文> (有什么选择吗
22:11:16<老社> (有什麼想嘗試的么,例如直接跳海什麼的233
22:11:22* 阿多斯 继续左顾右盼
22:11:38<老社> (沒有我就繼續cg了
22:11:41<郭比特> (额,我都打算上岛了...
22:11:55<老社> (現在看不到島在哪個方向,沒法動?
22:11:57* 郭比特 看下还在海上么
22:12:10<老社> (能見度就5尺(
22:12:20<老社> (等同濃霧術
22:12:27* 郭比特 扔石子下船
22:12:43<郭比特> (忘记自己是聋的了
22:13:05* 郭比特 把绳子扔下船再拉起来
22:13:07<老社> 其他人也沒能聽到撲通聲
22:13:40* 郭比特 观察绳子上的水迹到哪了
22:13:45<艾文> “……我们还在水上面吗?!”
22:13:53<老社> 郭比特發現繩子莫名其妙地短了一截
22:14:10* 郭比特 仔细观察断口
22:14:10<老社> 當然繩子的上面還是有水跡
22:14:56<老社> 斷口很平整
22:15:11<郭比特> (是金属切断的?
22:15:14<希尔鲁> “这雾太诡异了,还是先不要轻举妄动吧。”
22:15:38* 郭比特 对绳子侦测毒性
22:15:48* 艾文 对绳子侦测魔法!
22:16:11<老社> 你可以拿另一段繩子接上去都還能粘回去一樣地平整
22:16:20* 郭比特 辨别绳子上的水迹是海水么
22:16:23<老社> 不像是被金屬切斷
22:16:43<老社> 水跡散發著海水的鹹味
22:17:03* 郭比特 示意拉起船锚
22:17:04<老社> 繩子上並沒有魔法
22:17:10<老社> (船錨已經拉起來了
22:17:10<郭比特> (有下锚么
22:17:19<阿多斯> “看样子我们最好别下水”
22:17:22<老社> (起錨了,在霧包圍你們之前
22:17:25<阿多斯> “水里有些东西”
22:17:34* 郭比特 观察绳子有水的地方有多长
22:18:05<老社> 只有一點點,其實看上去更像是被浪花打濕的,而不是掉到水裡面
22:18:27<老社> (還有什麼要測試么0.0
22:18:29<郭比特> (...回船舱看看
22:18:40<老社> (船艙正常啊?
22:18:45<郭比特> (船是不是在下沉?
22:19:04<老社> (沒感覺
22:19:19<郭比特> (播cg吧
22:19:30<老社> (其他人?
22:19:38<艾文> (看CG
22:19:45* 阿多斯 总之把枪和剑都准备好
22:19:49<希尔鲁> (附议
22:19:56* 阿多斯 也没法做别的行动了
22:20:05* 郭比特 先做好战斗准备
22:20:38<老社> 就在你們劍拔弩張了大概一刻鐘之後,黃霧跟來時一樣迅速地消散了
22:21:01<艾文> “好我相信我们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22:21:29<希尔鲁>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22:21:53<老社> 周圍雖然漆黑,但似乎並沒有什麼異狀,當然在黑夜中你們也很難判斷自己到哪了,但下方繼續傳來海浪聲
22:22:53<希尔鲁> “恩,好消息是我们的船至少还在水里。”
22:23:10* 郭比特 再把绳子放下去试试
22:23:15<老社> (艾文看小窗
22:24:31<艾文> “唔……那么,刚刚希尔鲁说有情况是什么情况?”
22:24:34* 艾文 左右看
22:24:50<老社> “看來並沒有什麼異常了?”爵士對希爾魯說,神情比剛才鎮定了很多
22:25:12<艾文> “异常?对啊,没什么异常啊。”
22:25:19<艾文> “我还要睡觉呢。”
22:25:23<希尔鲁> “刚才我应该是听见了什么东西在谈话的声音?“”
22:25:28<老社> “雖然很感謝你們守夜啦,但半夜沒事將我們叫起來還是很睏擾的。”
22:25:37<老社> 爵士對希爾魯說。
22:25:41<郭比特> (绳子拉起来看看
22:25:45<艾文> “就是就是。”
22:26:27<希尔鲁> “……”
22:26:30<老社> “明天就要準備上島了,早點休息吧大家。抱歉了。”爵士對船員們說,其他船員嘟嚷著回去睡覺。
22:26:40<希尔鲁> “这家伙是什么情况?”
22:26:42* 艾文 打着哈欠也回去了。
22:26:42<老社> (繩子這次就很正常了
22:27:06<老社> 似乎除了希爾魯、阿多斯和郭比特以外
22:27:15<老社> 其他人都忘記了黃霧的事情
22:27:21* 郭比特 决定把这次奇遇记录下来
22:27:24<老社> 包括你們半路救起來的同伴
22:27:33* 希尔鲁 绕着船舷走了一圈
22:27:53<老社> 錨不知道什麼時候放回去了
22:27:55<阿多斯> “总之没啥事太好了”
22:28:06<阿多斯> “我们最好先睡一觉”
22:28:12<阿多斯> “明天还要上岛”
22:28:33<老社> (你們有什麼要做的么?還是順其自然?
22:28:53* 郭比特 观察刚才断了的绳子还在么
22:29:10<老社> (還在
22:29:26* 希尔鲁 感觉越发诡异了
22:29:41<希尔鲁> “他们是……失忆了?”
22:29:46* 艾文 回去呼呼大睡了
22:30:07<老社> 很快,甲板上就剩下你們三個人
22:30:27<老社> (有什麼行動?順便,郭比特那4點感知傷害還是在的
22:31:01* 郭比特 觉得需要休息一下,也回去睡觉了
22:31:13* 希尔鲁 用小刀在桅杆上刻上了一个“雾”字
22:31:52* 阿多斯 先回去睡觉了
22:31:55<希尔鲁> “等等,我想想,刚才的事情好像有些眼熟。”
22:31:57<阿多斯>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22:32:03<阿多斯> “我知道有些眼熟”
22:32:07<阿多斯> “但是我困得不行……”
22:32:45<希尔鲁> “我是说,你有没有觉得和上次去水底沉船的时候很像?”
22:33:07<阿多斯> “是的,但是你对这种情况有什么办法么?”
22:33:12<希尔鲁> “我是说,感觉。”
22:33:28<阿多斯> “如果你没什么办法,不如先好好睡一觉等明天上岛看看”
22:33:44<希尔鲁> (表示已经睡饱了 233
22:34:12* 希尔鲁 耸了耸肩,兹溜一下爬上了瞭望台
22:34:34<老社> (於是繼續推劇情?
22:35:14<老社> 於是一夜無(?)話
22:36:22<老社> 東方出現了魚肚白,雖然天色一如既往地陰沉,但希爾魯還是能看到島還在自己的視野範圍,而且跟昨天相比也似乎沒什麼變化
22:37:08* 艾文 后半夜睡不安稳,早早醒来了
22:37:12* 希尔鲁 但是总觉得那个岛看上去怪怪的
22:37:51<艾文> “啊,各位早上好。”
22:37:53<老社> 船員也陸續起床了,爵士看上去有點因為半夜被吵醒不高興的樣子,但早飯的時候也沒有對此有意見
22:37:57* 希尔鲁 在瞭望台上单手倒立做锻炼
22:37:58<艾文> “啊,不对,就一位?”
22:38:09* 郭比特 把昨晚的事情记录下来,和之前的记录做对比
22:39:43<老社> “對了,今天我們準備上島,船長說要先派個舢板去探探路,看船能不能開得近點。”
22:39:50* 艾文 对这位先森在写的东西很好奇,去看了看
22:39:54<老社> 爵士咬著麵包說
22:40:01<艾文> “唔……黄雾?那是什么?”
22:40:03<希尔鲁> “爵士,你知道不知道有关于奇怪的雾的传说?”
22:40:30<老社> “奇怪的霧?能具體講講么?”
22:40:40<老社> 爵士擦了擦臉,問道
22:41:07<希尔鲁> “黄色的雾,进去就出不来什么的。”
22:41:23<艾文> “黄色的?就是他写的这些?”
22:41:26* 艾文 指
22:41:59<老社> “哦,你說的那個霧海的傳說啊。是有這麼一說。”說完,他簡單地作了跟之前一樣的介紹,當然這次只是在談書上記載的語氣
22:42:37<老社> “不過也只是傳說罷了。”他聳聳肩,總結道。
22:43:07* 希尔鲁 摸了摸下巴,不再作声
22:44:06<希尔鲁> “我们什么时候上岸?”
22:44:20<阿多斯> “希望我们不要倒霉到碰上那玩意”
22:44:25<老社> “吃完早飯吧。我也想去走走,大家一起去吧?”爵士建議道。
22:44:53<艾文> “大家一起?不会有危险吗?”
22:44:58* 艾文 咬着面包说
22:45:04<艾文> “上面有什么怪兽之类的?”
22:45:04<希尔鲁> “对了,我们有岛上的地图吗?”
22:45:16<老社> “有什麼危險?這個島基本不會有人居住的啦。”
22:45:25<老社> “船長都這麼說。”
22:45:39* 希尔鲁 想了想自己之前的灵魂画作放在了哪里
22:45:42<艾文> “那就像是上去放松一样嘛。”
22:45:50<老社> “地圖的話,只有大概的。”
22:46:20<希尔鲁> “哦,要不我们先看看地图吧。”
22:46:24<老社> (靈魂畫作還在
22:46:33<希尔鲁> (我记得上次是说没有地图的吧?
22:46:48<老社> (有啊
22:46:55<希尔鲁> (灵魂画作是放在船长室么?
22:47:21<老社> (好吧都是大概的草圖,跟你的靈魂畫差不多
22:47:52<老社> (地圖等等
22:50:02<郭比特> (?
22:50:27* 郭比特 表示岛上可能有危险
22:50:48<希尔鲁> (地图捏
22:51:24<郭比特> (中间一个湖啥的
22:52:25<郭比特> (先不管地图了,要不要带爵士一起上岛?
22:52:32* 希尔鲁 找出了那幅灵魂画作
22:52:38<郭比特> (话说不是有水鬼么
22:52:49<希尔鲁> “对了,爵士,这张……呃……地图?”
22:52:56<希尔鲁> “有见过吗?”
22:56:02<老社> “唔,沒有。但看上去跟之前船長給我看的格蘭特島草圖差不多?”
22:56:56<老社> (另外就是,除了你們三個,誰都不知道有水鬼,因為他們的記憶裡面,昨天晚上黃昏並沒有登岸之類的行動
22:57:09<老社> (包括艾文也不記得
22:57:09<郭比特> (这个我知道
22:57:19<希尔鲁> (连黄昏海岸突入行动都不记得了么
22:57:26<老社> (嗯
22:57:31<老社> (帶不帶爵士你們可以建言,嗯
22:57:50<希尔鲁> (带他干毛,一个不小心就挂点了
22:57:53<艾文> (带!
22:58:14<老社> (投票吧233
22:58:22<阿多斯> (不带
22:58:36<老社> (三票不帶,好
22:58:37* 郭比特 在黑板上写道“爵士,还是让我们先上去看看吧,虽然没人但是保不准没其它东西啊”
22:58:46<艾文> “比如说?”
22:59:04<老社> 爵士沉吟了片刻
22:59:22<老社> “那也是,你們也小心點啊。”
22:59:31<阿多斯> “比如说,食尸鬼”
22:59:34* 阿多斯 面无表情
22:59:40<老社> 爵士如是囑咐道,看上去有點失望
22:59:51<老社> “食尸鬼?哈哈,這個笑話不錯”
23:00:09<艾文> “3分。”
23:00:12<希尔鲁> (于是go?
23:00:23<老社> (go啊
23:00:44<郭比特> (go吧
23:01:28<老社> 於是在早飯之後,你們作了簡單的準備,在獸人大副的帶領下你們乘上了舢板駛往島
23:02:03<老社> 早晨的薄霧剛剛散去,天色看起來明亮了一些
23:02:55<老社> (有什麼特別的行動么?
23:03:08* 郭比特 观察昨天打水鬼的地方那个尸体还在么
23:04:07<老社> 船行走的路線跟你們之前(?)走的完全一樣,當然也會路過你們血戰過的礁石旁邊
23:04:13<老社> 那裡並沒有什麼尸體
23:04:25* 郭比特 仍然提高警惕
23:04:48<老社> (可以扔個察覺
23:05:04<Oicebot>  希尔鲁进行检定: 1d20+10=8+10=18
23:05:15<Oicebot>  艾文进行检定: 1d20+5=6+5=11
23:05:25<老社> .rh d
23:05:25<Oicebot>  老社在屏幕外面抓出一把实体骰子丢了下。
23:05:31<Oicebot>  阿多斯进行检定: 1d20+12=18+12=30
23:05:53<Oicebot>  郭比特进行检定: 1d20-2=2-2=0
23:05:58<郭比特> (......
23:06:33<老社> 阿多斯的直覺告訴他水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蠢蠢欲動
23:06:49<阿多斯> "水里有东西"
23:06:59<艾文> “鱼?”
23:07:23<希尔鲁> “我猜是食尸鬼。”
23:07:31<老社> 獸人大副提高了警惕,到處張望
23:07:32<艾文> “哈?”
23:07:36* 艾文 一脸的鄙夷
23:07:46<艾文> “这个笑话现在拿出来只有1分了哦。”
23:08:05<老社> 大家神經緊張了一分鐘
23:08:31<希尔鲁> (礁石和尸体还在么
23:08:41<老社> 礁石還在,沒有尸體
23:08:50<老社> 然而並沒有東西出現,阿多斯感覺到剛才水中的東西似乎離開了
23:09:09<阿多斯> “那玩意走掉了”
23:09:15* 阿多斯 呼气
23:09:27<阿多斯> “不管水里是个啥,似乎现在对我们没什么兴趣”
23:09:31<阿多斯> “这样再好不过了”
23:09:50<艾文> “大鱼?”
23:09:51<老社> 獸人似乎有些生氣,“一群傻子。”他小聲嘟嚷道。
23:10:01<阿多斯> “不太清楚”
23:10:52<老社> 於是你們順利地渡過了礁石,不久,你們就在南岸著陸了
23:11:27<老社> (怎麼走
23:11:35* 希尔鲁 登陆后瞅瞅昨天上岸后的痕迹还有没有
23:11:38* 郭比特 觉得现在不收拾掉它会是个后患
23:11:55<老社> (你們有留什麼標誌么……
23:12:05<希尔鲁> (脚印,足迹等等啊
23:12:07* 郭比特 在黑板写道“要不直接去岛中间?”
23:12:33<艾文> “这么直接?”
23:12:39<艾文> “也好。”
23:12:46<老社> (丟察覺吧,或者生存
23:13:09<Oicebot>  希尔鲁进行检定: 1d20+10=17+10=27
23:13:15<Oicebot>  艾文进行又来!检定: 1d20+5=20+5=25
23:13:17<老社> (察覺還是生存
23:13:44<希尔鲁> (chajue
23:13:54<希尔鲁> (察觉
23:14:03<Oicebot>  阿多斯进行检定: 1d20=9=9
23:14:11<阿多斯> (忘了加值……
23:14:14<老社> 你們都沒有發現任何上岸的蹤跡
23:14:18<老社> (結果多少
23:14:19<Oicebot>  郭比特进行察觉检定: 1d20-2=20-2=18
23:14:53<阿多斯> (21
23:15:01<阿多斯> (25都没结果我肯定也没了
23:15:26<希尔鲁> (食尸鬼的尸体也没有吧
23:15:33<老社> (沒有
23:15:58<郭比特> (前进吧
23:16:02<希尔鲁> (对了,大副身上有没有上次战斗留下的伤?
23:16:04<老社> 但你們都聽見了海鷗的啼聲響起,聲音從樹林中傳來,大概是從離你們大概60尺外的某棵樹上傳來
23:16:08<老社> (沒
23:16:18<郭比特> (我也听到了?
23:16:25<老社> (聾人自覺點
23:16:33<阿多斯> (世界线发生了收束!
23:16:34<郭比特> (...
23:16:38<希尔鲁> “那边好像有个高地,我们先去那里看看吧。”
23:16:42<艾文> “唔……”
23:16:50* 艾文 没什么特别的感想
23:17:09* 郭比特 表示东边的岩石视野挺好的,要不要过去
23:17:23<老社> 大副表示隨你們
23:17:53<老社> (那就還是走老路上高地?
23:18:14<希尔鲁> (yes
23:18:34<郭比特> (喂,我没听到海鸥的声音啊,你们都装傻么
23:18:41<老社> 於是你們隨原路爬上了高地
23:18:56<艾文> (我不管我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23:19:14* 阿多斯 装傻
23:19:22<老社> 除了艾文,其他三個人都對此有即視感了
23:19:24<希尔鲁> (反正又抓不到?
23:19:30<阿多斯> (嗯
23:19:56<郭比特> (好吧...反正我没听到
23:20:27<郭比特> (有即视感是他们2个才对
23:20:35<艾文> (既听感
23:20:45<老社> 看到的跟之前你們上島的差不多,除了這次天色明亮了些,能看清楚,島中間是有個湖
23:20:53<希尔鲁> (上次是走的时候才有
23:21:07<老社> (來的時候也有啊
23:21:28<老社> (好吧你們竟然沒發上次的log……
23:22:00<希尔鲁> (反正地形还是一夜的?
23:22:03<希尔鲁> (一样
23:22:03<郭比特> (我上次求过log来着
23:22:38<老社> (一樣
23:23:07<老社> (so?
23:23:34<希尔鲁> “水源指的就是那个湖吧。”
23:23:40* 阿多斯 继续前进
23:23:46* 郭比特 表示去湖那把
23:23:46<老社> 大副點頭表示默認
23:24:11* 艾文 跟
23:24:40<老社> 你們一行人慢慢爬下山,開始往湖的方向進發
23:25:17<老社> 一路上的草木都很茂盛,所以行進起來非常緩慢
23:25:53<老社> 不時得靠和尚或者戰士的利刃砍開倒地的樹木才能走好
23:26:02<希尔鲁> (剑客!
23:26:16* 阿多斯 因为刺剑不能砍树只好用自己的宽短剑代替
23:26:44* 艾文 躲在舞刀弄剑的可靠男子汉后面了
23:27:27<老社> 走了大概有將近1個小時,你們才靠近了湖邊
23:28:43<老社> (下次繼續?
23:28:53<艾文> (湖边是不是有仙女在洗澡
23:29:05<郭比特> (要睡了么
23:29:11<郭比特> (不打一架先?
23:29:29<老社> (估計接下來劇情展開今晚會搞到很晚
23:29:33<希尔鲁> (save?
23:29:37<老社> (save吧
23:29:49<老社> (下禮拜開始能早開了,7點半開
23:30:05<阿多斯> (好
23:30:20<老社> ===========================黑幕拉上了================================
« 上次编辑: 2015-12-11, 周五 12:35:52 由 tahnger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