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C] Log 86 魔塔与圣剑  (阅读 1800 次)

副标题: 9/27/2015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990
  • 苹果币: 6
[C/C] Log 86 魔塔与圣剑
« 于: 2015-10-04, 周日 17:55:56 »
19:48<Ellesime> =============Loading=============
19:49<Ellesime> 話說你們幾乎掀翻了邪教徒位於『猩紅修道院』的據點,救出了被困在那裡的騎士和商隊們
19:50<Ellesime> 但死去的國王和得知艾迪文·阿瑞森特已經帶著想要的東西前往絞首塔,讓你們心情並不是非常舒暢
19:50<Ellesime> 接下來的一夜好似暴風雨前漆黑的寧靜一般過去
19:51<Ellesime> 除了不知為何失眠了的法師特魯爾之外,第二天你們其他人都睡了個自然醒
19:51<Ellesime> 連續戰鬥過後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加美妙的感覺了
19:52* 琪莎拉 睡
19:53* 莫瑞斯 愉悦地度过了应该无梦的晚上
19:53<Ellesime> 第二天的早上
19:54<Ellesime> 你們看了看窗外并沒有日出的黑夜,翻身打算繼續睡去
19:54* 特鲁尔 失眠造成了爆炸头的效果
19:54<亚尔薇特> “……?”
19:54* 亚尔薇特 隐隐约约觉得有点不对
19:54* 琪莎拉 留着哈喇
19:54<Ellesime> 然而不一會外面的嘈雜聲和已經沒有睡意的雙眼,讓你們警覺起來
19:55* 莫瑞斯 翻过去以后,感觉自己好像意外地被生物钟背叛了
19:55* 莫瑞斯 一把抓起床头倚着的鸦首战锤跳起来
19:56<Ellesime> 然後你們似乎是聽見了遠遠傳來的風的呼嘯,夾雜著營地里騎士們緊張的腳步聲
19:56<特鲁尔> “大早上的还装修吗。。。敌人老巢不是已经被我们摧毁了吗
19:57<特鲁尔> “这些粗鄙的骑士就是不想让人好好休息!”
19:57<亚尔薇特> “我觉得还是警惕一点比较好”
19:57* 亚尔薇特 摸到长剑,紧紧握住
19:57<琪莎拉> “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肯定不是新鲜事”
19:57* 莫瑞斯 迅速地穿好装备,提起武器与盾牌走到堡垒之外
19:57<莫瑞斯> “什么情况?”
19:57* 莫瑞斯 看向天空
19:58<Ellesime> 你們很快爬了起來,走出房間,發現外面廣場的空地上,所有其他人也與你們一樣看著風聲傳來的方向
19:58<Ellesime> 莫瑞斯看向天空,天空好像低沉的鉛塊,陰暗地沒有一絲色彩
19:59<Ellesime> 遙遠處偶爾一道閃電劃破天空,映出了原本不存在于地平線上的一個陰影
19:59<特鲁尔> “这种天气正常吗?在这个季节?”
19:59* 莫瑞斯 眯着眼睛看了看
20:00* 特鲁尔 拉住跑过的骑士问问
20:00<莫瑞斯> “It was close...”
20:00<Ellesime> 遠遠的群山深處,一尊高塔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那裡
20:00<莫瑞斯> “Pretty close.”
20:00<琪莎拉> “嗯……是我睡眼花了吗”
20:01<特鲁尔> “啥,送上门来了吗。。。正好免得我们跑过去了。切”
20:01<亚尔薇特> “我想不是……那个应该就是暴君沉睡之所了”
20:02<琪莎拉> “喂喂喂……之前有吗”
20:02<Ellesime> 鋒利如刀般的尖頂不詳地撕裂著天空和大地的接縫,破敗淒涼的外形似乎在訴說著它經歷過的歲月
20:02<Ellesime> 你們看到,和你們一樣感到驚訝的騎士們,也正在三三兩兩聚在一起低低私語
20:02<莫瑞斯> “不管那东西是什么鬼,我们得和驻军商讨一下接下来的战术了。”
20:03<Ellesime> 就你們所聽到的內容來看,似乎他們也并不很清楚發生了什麼
20:03<莫瑞斯> “三个预言已经验证其二,现在是最后的...”
20:04<Dicebot>  特鲁尔进行sc 塔是怎么飞过来的检定: 1d20+25=1+25=26
20:04<Ellesime> 亞爾薇特一眼瞥去,站在高地司令部的巴德爾隊長,正神色凝重地盯著塔的方向
20:04<琪莎拉> “最后是什么呢”
20:04<特鲁尔> "混蛋,所以说法师就是需要充足的睡眠”
20:06<琪莎拉> “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20:06<亚尔薇特> “已经发生了……”
20:06* 莫瑞斯 走到堡垒的高处
20:07<莫瑞斯> “反正这个世界大概也不会有什么银色的十字军之类的家伙掏出一堆东西诱骗过路的冒险者去进攻默语暴君..."
20:07<特鲁尔> “你们对这座塔有多少了解”
20:07* 特鲁尔 问巴德尔队长
20:08<琪莎拉> “这个不是应该问史书吗”
20:08<莫瑞斯> “长官,看来您可能需要向终焉之墙请求支援了。”
20:09<特鲁尔> “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了而已”
20:09<Ellesime> 隊長臉色沉重地看看憑空出現的高塔,又看看你們
20:09<琪莎拉> “别看我们很轻松,实际上已经吓得腿都软了,只是看不出来而已”
20:10<Ellesime> 『我已經派人去了終焉之墻,但是……在世界之傷的威脅也不斷增大的今天,恐怕援軍也是很有限的』
20:11<亚尔薇特> “我们得自己来。我就知道”
20:12<琪莎拉> “别慌张,事情也许没有那么糟”
20:12<莫瑞斯> “总之,事情要在这里做个了断。”
20:12<Ellesime> 他轉頭看向特魯爾,『一千年前法萊斯瑪的牧師們封印了默語暴君的巢穴,並且讓絞首塔從世人的眼中消失掉了』
20:12<莫瑞斯> “然而我们先得知道,是要防守还是进攻。”
20:13<琪莎拉> “嗯,所以说按照道理,是法莱斯玛的封印被解除了……嗯,”
20:13<特鲁尔> “所以说封印其实已经被解除了吧”
20:13<Ellesime> 『如今它既然重現,只能說明我們的敵人已經破壞了最後一道封印』
20:13<琪莎拉> “就是用莫瑞斯和特鲁尔说过的那个什么方法?”
20:14<Ellesime> 『是的……但是,想要進入絞首塔內部,仍然需要同時擁有兩件神器』
20:14<特鲁尔> “这样也好。帮我们省了不少功夫”
20:14<Ellesime> 他看著你們剛想說什麼的時候,一匹飛馳而來的白馬急停在你們眼前
20:14* 莫瑞斯 感觉手中的圣物在今天出人意外的沉重
20:14<特鲁尔> “两件神器我们都也已经有了”
20:15<琪莎拉> “那么对方下一步那自然就是……”
20:15<特鲁尔> “不如吃完早饭就出发,踏平绞手塔吧”
20:15<Ellesime> 亞爾薇特的青梅竹馬,騎士加維斯臉色倉惶地翻身下馬
20:15<Ellesime> 只是匆匆看了你們一眼后,他從懷裡拿出一卷書信
20:16<Ellesime> 看過書信之後,你們覺得巴德爾隊長的臉色更加不好了
20:16<亚尔薇特> “出什么事了吗?”
20:17<马里亚斯> “似乎有什么不好的消息”
20:17<Ellesime> 『最前線的三個哨站,已經全部失守了』
20:17<Ellesime> 他聲音不大,但卻很沉重地說道
20:17<莫瑞斯> “好吧,倒也不怎么意外。”
20:18<亚尔薇特> “但也太快了”
20:18<琪莎拉> “一定……又有很多人牺牲了吧”
20:18<莫瑞斯> “愿女士怜悯死者的灵魂,但是接下来我们得思考怎么样突破进去了。”
20:18<Ellesime> 隊長也皺皺眉頭,『是的,有些太快了……』
20:19<Ellesime> 然後他對你們說道,『跟我來一下』
20:19<特鲁尔> “有多少敌人?”
20:19<Ellesime> 他轉頭對加維斯也點了點頭,『你也過來』
20:19* 特鲁尔 放出精灵龙去侦察
20:20* 琪莎拉 看着灰色的天,叹了口气,跟上去
20:21<莫瑞斯> “是的,长官。”
20:21<特鲁尔> “我觉得没啥多谈的?我们吃完早饭打进去塔,你们给我们提供足够的支援。作战计划就这样定了”
20:23<Ellesime> 你們跟著巴德爾隊長進入了瞭望塔的大廳,繪製著奧羅登聖徽的碎裂盾牌,仍然寂靜無聲地掛在那裡
20:25<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知识检定: 1d20+17=16+17=33
20:25<Ellesime> 他看著那已經再也沒有光澤的聖徽,嘴唇動了幾下,似乎在唸著什麼祈禱
20:25<Dicebot>  琪莎拉进行历史还是宗教都这个数!检定: 1d20+19=9+19=28
20:26* 莫瑞斯 沉默地盯着逝去之神残破的圣物
20:26<Ellesime> 然後你們看到他鄭重地拿起下面架子上擺放的水晶盒
20:27<Ellesime> 盒子里的一把長劍造型樸素,絲毫看不出特色的劍柄上,同樣地繪製著奧羅登的聖徽
20:27<Ellesime> 你們都粗淺地知道這段歷史
20:29<特鲁尔> "所以你要把这个古董剑借给我们去砍暴君对吧“
20:29<马里亚斯> “……说的很直白”
20:29<Ellesime> 在面對默語暴君的最後一戰中,塔爾多將軍阿尼森特和當時仍舊是凡人的後繼者本人,親自面對力量處於頂峰的暴君本人
20:30<特鲁尔> “那就赶紧准备早饭吧。我们也想早点出发,早点结束这种无聊的战斗:
20:31<Ellesime> 巫妖塔·巴豐的力量在那時,即使是神明也要忌憚三分
20:32<Ellesime> 最後一擊的時候,他擊飛了所有在場的戰士,只有阿尼森特將軍靠著神賜的盾牌頂住了這一擊
20:33<Ellesime> 然而盾牌也被擊碎,將軍身受重傷,他用這把神賜的寶劍封印了暴君,也用盡了自己最後一絲力氣
20:34<Ellesime> 從戰鬥中倖存的後繼者本人,帶回了戰爭勝利的消息,也同時帶回了戰友的尸體
20:35* 亚尔薇特 低声祈祷
20:36<Ellesime> 後來堅守在維利奇絞首塔周圍巡邏的騎士們,就將這兩件聖物永遠地保存在這裡,以示紀念
20:36<马里亚斯> “不知道那盾牌还能不能拼起来”
20:36<特鲁尔> “但是考虑到暴君是刚刚复活,应该还没有那么强的力量吧?”
20:37<Ellesime> 馬里亞斯看著墻上的盾牌,碎裂的盾牌已經被拼湊回之前的樣貌,只是最中央少了一片碎塊
20:38<Ellesime> 而巴德爾隊長看了看你們,視線最後卻落在騎士加維斯身上
20:39<Ellesime> 『那麼,拜託了。』他把寶劍交給加維斯的時候,這樣說道
20:40<琪莎拉> “难道说……”
20:40<Ellesime> 金髮的美少年騎士極其罕見地收起了嬉笑的神情,鄭重地接下寶劍,然而細心的你們看到他眉宇間閃過一絲躊躇
20:40<Ellesime> 然後隊長又看向亞爾薇特
20:41* 亚尔薇特 平静地与之对望
20:42<Ellesime> 『以前方的消息來看,還未有暴君本人出現在戰場的報告,但龐大的亡靈軍團卻已經不是我們所能抵抗的數量』
20:42<亚尔薇特> “可以认为暴君本身尚未是完全状态吗?”
20:43<特鲁尔> “你确定没有给错人吗?”
20:43<特鲁尔> “你是不是糊涂了...”
20:43<莫瑞斯> “噤声。”
20:44<Ellesime> 隊長沉吟片刻,似乎很想點頭,但最終還是搖搖頭,『并不能確認這點……雖然我很想這樣說』
20:44<亚尔薇特> “但值得冒险”
20:44<马里亚斯> “只要你们收集足够的材料,我能配出足够把暴君和他的军团炸飞的炸药”
20:44<莫瑞斯> “请告诉我们,您所认为可行的方案。”
20:45<Ellesime> 『是的,固守此處已經沒有太多意義,所以,我認為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案』
20:45<Ellesime> 『是派出一個精英小隊,在默語暴君還未完全覺醒之前,再次將他封印』
20:46<亚尔薇特> “后继者本人走过的路,她的后继者也应当走”
20:46<特鲁尔> “还没碰面你就确定不能抵抗了?是不是长期的单身生活已经让你失去判断力了,老头?把那把剑和盾交给我们的圣武士,看我们去把什么亡灵军团消灭掉”
20:46<Ellesime> 他看著亞爾薇特,『我希望你們能協助加維斯和他的小隊,做這件事情』
20:46<马里亚斯> “协助”
20:47<琪莎拉> “你们这些愣头青,还听不懂吗”
20:47<琪莎拉> “这个任务的结局,只有一个啊”
20:47<特鲁尔> “我们不得不拒绝,应该是贾维斯协助我们这个小队才是合理的吧?他有啥资格让我们去协助他?”
20:48<亚尔薇特> “你们都安静点……”
20:48<琪莎拉> “要滚就快滚,你这狗屎矮子。胆子和脑容量小到这个地步除了阴森的地下没有值得你住的位置”
20:49* 琪莎拉 罕见地爆了粗口
20:49<莫瑞斯> “别说了,我们都不是这里的指挥官。”
20:49<特鲁尔> “切,幼稚”
20:49<莫瑞斯> “我服从您的意见,长官。这与女士的意志并不违背。”
20:51<莫瑞斯> “虽然我也必须指出...我想您应该也无数次的考虑过,万一这次任务失败后可能的结局。”
20:51<亚尔薇特> “无论谁持有往昔的圣剑,这都是足以压断脊背的重任。我们会尽力,仅此而已”
20:51<马里亚斯> “听上去不太有吸引力”
20:51* 马里亚斯 撇嘴
20:51<莫瑞斯> “嗯,我不能说是风险,因为如果发生了,那就是‘结局’了。”
20:52<马里亚斯> “总觉得是故事里叫着‘你们先走’然后拖住了怪物死掉给主角创造机会砍死魔王的龙套”
20:52<特鲁尔> “我们真的不去抵抗亡灵军团了?还是你们也一样脑子都烧坏了?之前几百人的魔教老巢我们也一样掀翻了,你们真的怕这种刚复活的lk的所谓的“亡灵军团”?
20:53<Ellesime> 巴德爾隊長略略揚了揚已經擰成一起的眉頭,表示你們的討論他都聽見了
20:56<Ellesime> 『總之,我們會盡量拖住亡靈大軍,盡可能給你們創造機會』
20:57<Ellesime> 隊長淡淡地總結道
20:58<莫瑞斯> “我的这条命横竖是女士开恩赐予的...我活着的意义也只有终结默语暴君的存在而已。”
20:58<莫瑞斯> “虽然我们也不止一次赌上自己的运气去冒险,但是我要说,这次大概也是前无古人的一次了。”
20:59<琪莎拉> “又不是正面面对无人可敌的暴君……”
20:59<亚尔薇特> “前无古人我不关心,我希望真的后无来者”
20:59<亚尔薇特> “后来的人不需要再面对这种鬼事,就再好不过了”
21:00<Ellesime> 把寶劍收入懷中的加維斯,剛剛的鄭重感維持了沒有一會就消失了。『喂,不要說的這麼沉重嘛』
21:00<Ellesime> 『這個時候應該祝我們自己好運,不是嗎』
21:01<亚尔薇特> “哈哈哈哈,好运嘛,我愿意出五枚金币”
21:01<琪莎拉> “五枚就足够了吗”
21:01<亚尔薇特> “还是请吾主给予加护吧”
21:02* 莫瑞斯 叹了口气“也难得这个时候我们还能开玩笑呢。”
21:02* 琪莎拉 默默收起偷偷取出来的圣徽
21:02<莫瑞斯> “真是生命诚可贵...如果默语暴君会败在我们手下,大概也是因为他太缺乏幽默感。”
21:03<琪莎拉> “如果真是暴君复活,我们的神也不会视而不见啦”
21:03<Ellesime> 那麼,雖然開著玩笑,你們還是略略覺得沉重地,收拾了行裝
21:05<Ellesime> 半小時之後,你們跟著加維斯和另外十個騎士,騎著最好的戰馬,離開了營地
21:05<特鲁尔> “无数的魔教在我的眼前被燃烧成灰,也许你们觉得需要躲开什么军团,那就去躲吧。看我一个人去把他们消灭掉”
21:05* 特鲁尔 向相反的方向飞走了
21:07<Ellesime> 沿著據說是可以避開亡靈大部隊的狹窄山路行走了幾小時后,你們看見遠遠山坡上黑壓壓的一片
21:07<莫瑞斯> “愿女士保佑他的灵魂吧..."
21:07<Ellesime> 不詳的影子吞噬了你們剛剛離開的營地
21:08<Ellesime> 不知道那裡的騎士能堅持多久
21:08<琪莎拉> “女士也不会保护吧喂……”
21:08<莫瑞斯> “好吧,没有回头路了。”
21:08<Ellesime> 也不知道,他們的靈魂,能否安然回到後繼者身邊
21:09<Ellesime> 至於特魯爾,你們倒是懶得去想他
21:09<莫瑞斯> “不管你愿不愿意,在祂面前,死者平等。”
21:10<琪莎拉> “嗯……安息吧……”
21:11<莫瑞斯> “现在...又一次轮到我们了。”
21:11* 莫瑞斯 抽了一下缰绳
21:12<Ellesime> 通往絞首塔的路越來越崎嶇,在濃重的霧氣中灰色的天空越發黯淡下去
21:12<马里亚斯> “不要那么严肃嘛”
21:12<Ellesime> 慢慢地,在馬匹和你們的生物鐘提示下,你們發現已經到了入夜時分
21:12* 马里亚斯 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小酒壶
21:12* 马里亚斯 喝了一口
21:13<马里亚斯> “想想看,不就是一个不死生物法师么”
21:13<Ellesime> 遠處絞首塔猙獰的輪廓已經清晰可見,但你們預估仍舊需要至少再走一日的樣子
21:13<马里亚斯> “我们之前干掉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可不觉得比一个暴君差”
21:13<亚尔薇特> “法师越老,越讨厌”
21:13<亚尔薇特> “想算算默语暴君有多少岁了吗?”
21:13<琪莎拉> “如果暴君好对付……神明就不会那么惨了……”
21:14<莫瑞斯> “我们要做的大概不是毁灭这个怪物,”
21:14<Ellesime> 雖然這裡不是露營的好地方,但夜間疲勞行軍恐怕是個更糟的主意
21:15<莫瑞斯> “虽然我真的很想这么做,但是考虑到成功率和之后世界的和平...呸,”
21:15<莫瑞斯> “我们还是需要先让它睡的越久越好。”
21:17<Ellesime> 於是,加維斯帶著你們,找了一處還算隱蔽的山腳,靜靜地扎下了營寨
21:17<Ellesime> 『活人總需要休息一下』他開玩笑的語氣丟下這麼一句話后,就自顧自地跑到旁邊瞭望去了
21:18<琪莎拉> “死了……就不需要休息了吗……”
21:19* 琪莎拉 看着天空,想着
21:20* 亚尔薇特 烦躁地睁着双眼
21:20<亚尔薇特> “我睡不着,还是由我负责守夜好了”
21:20<莫瑞斯> “这个人明知自己身负重任...这样不要紧么。”
21:20* 亚尔薇特 把长剑佩好
21:21* 莫瑞斯 喝了一口白兰地,紧紧斗篷“我来好了,反正需要祈祷。”
21:22<琪莎拉> “你们一起好啦……”
21:22* 琪莎拉 紧了紧斗篷,反正也看不到你们在干什么……
21:22* 琪莎拉 休息
21:23* 拉斐爾 粗線條地去睡覺
21:23* 马里亚斯 喝了点泛银河系含漱爆破药,很快睡着了
21:23<Ellesime> 睡不著的亞爾薇特決定還是去守夜算了,心事重重的她摁著佩劍,在營地四周有些心不在焉地巡查著
21:24* 莫瑞斯 到营地的另一边去守夜了
21:25<Ellesime> 『喲?你怎麼也睡不著嗎?』迎面碰見加維斯的身影,他正站在一處陡峭的山崖邊,遠遠俯視著山腳下千年前就已然廢棄的村落
21:26<亚尔薇特> “今夜失眠的人很多,不差我一个”
21:27<Ellesime> 夜風吹著他沒怎麼打理的頭髮,月色在他臉上灑下淡淡的慘白色,亞爾薇特不得不承認,排除一切不靠譜的品質之外,這傢伙究竟還是個美男子來的
21:28<Ellesime> 『那麼,要不要來這裡看看風景?』
21:28<Ellesime> 『難得的視角,可以看到千年來戰爭的創痕呢』
21:29<亚尔薇特> “不祥的风景啊……”
21:29* 亚尔薇特 轻轻叹了口气
21:29<亚尔薇特> “我还是希望看到默语暴君彻底被埋葬之后的风景”
21:31<Ellesime> 加維斯望著山下,凝視了一會,忽然轉頭對亞爾薇特說道,『其實……你走了這一路,見多識廣,我到想請你看看這個……』
21:31<亚尔薇特> “你如果拿出什么低级趣味的东西来,我一定会用剑鞘抽你”
21:31* 亚尔薇特 苦笑一下
21:31<Ellesime> 他說著,拿出懷裡被賜予的聖劍,倒轉了劍把交給亞爾薇特
21:31<亚尔薇特> “……”
21:31<亚尔薇特> “这是被授予你的”
21:31<Ellesime> 『你覺得這把劍……怎樣?』
21:32<Ellesime> 『我知道,但,我想聽聽你對武器的評價』
21:32* 亚尔薇特 接过剑,轻轻抽出一截来,借着月光观看剑刃
21:32<Ellesime> 亞爾薇特接過劍,輕輕抽出一截,月光在劍刃上好像流水一般湧動
21:33<Ellesime> 是一把做工優良的劍,但是……亞爾薇特總覺得,隨便一個小城市的鐵匠,也可以有這樣的手藝
21:33<亚尔薇特> “是柄好剑……我是说,很锋利。”
21:33<亚尔薇特> “但我觉得要对抗默语暴君,需要点不同的东西”
21:34<Ellesime> 加維斯盯著亞爾薇特的臉,眼神中沒有一絲雜質,『是吧,這些年來,牧師們對這個鑒定了很多次』
21:35<Ellesime> 『都說,需要等到合適的時機,才能展現出這把劍真正的力量』
21:36<亚尔薇特> “时机吗……”
21:36<Ellesime> 『但……現在難道還不到時機嗎?我完全感覺不到它有什麼特別的力量啊』
21:36* 亚尔薇特 思考了一下
21:36<亚尔薇特> “你觉得,阿尼森特本人当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奔赴战场的呢?”
21:37<亚尔薇特> “老实说我想象不出来。”
21:38<Ellesime> 『唔……』加維斯略微瞇起眼睛,『怎樣的心情呢……』
21:38<Ellesime> 『你覺得,那個謠言,關於這把劍的,會是真的嗎?』
21:38<亚尔薇特> “……我……”
21:38<亚尔薇特> “我觉得如果后继者本人设置一个考验,一定不会选择这种方式。”
21:39<亚尔薇特> “不过就算这个是真的,我一定会抢在你前面完成牺牲的责任。”
21:39<亚尔薇特> “不管抢什么,你有赢过我吗?”
21:39<Ellesime> 加維斯的眼睛似乎一直在注視著亞爾薇特的表情,看到最後,他忽然開心的笑起來
21:40<Ellesime> 『安德爾森小姐,今晚你的臉,似乎特別迷人……』
21:40<亚尔薇特> “一点也不好笑,揍你哦”
21:41<Ellesime> 『喂,我是認真的喔,既然我們之中很可能有有人再也回不來』
21:41<Ellesime> 『不想在今天,留下點特別的回憶嗎?』
21:41<亚尔薇特> “那就努力活下来再说这种话吧。”
21:43<Ellesime> 他又開心地笑了笑,『哈!那就為了你這句話,我們回來再繼續之後的部分吧!』
21:44<Ellesime> 亞爾薇特看了看他又開始不正經的臉,覺得還是留下他繼續吹風比較好……
21:46<Ellesime> 總之,你們就這樣一覺睡到天亮——天并沒有亮,只是灰度稍微淡了些
21:46<Ellesime> 遠遠地,你們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飛了回來,似乎是宣稱要單挑亡靈大軍的特魯爾
21:47<Ellesime> 從他灰溜溜的樣子來看,似乎他的龐大計劃并沒能成功施展
21:47<特鲁尔> "治...治疗我...快“
21:48* 莫瑞斯 发现自从到了这片邪恶之地,自己的失眠问题反而反常的好了
21:49* 琪莎拉 嘿嘿一笑
21:49* 特鲁尔 摇醒琪莎拉
21:49* 琪莎拉 从包里掏出一根棍子
21:49<琪莎拉> “转过去,乖乖站好”
21:49<马里亚斯> “哈哈哈哈哈”
21:50<马里亚斯> “现在你觉得亡灵军团如何”
21:50<特鲁尔> “快...我的法术时间要到了,马上就要倒地了.."
21:50<琪莎拉> “话说,你是真货吗”
21:50* 琪莎拉 忽然停下来了
21:50<莫瑞斯> “好问题。”
21:50* 特鲁尔 呼哧呼哧喘气,不说话
21:51<特鲁尔> “好简单的问题。人怎么证明自己是他自己?”
21:52* 莫瑞斯 慢悠悠地把鸦首搁在特鲁尔脑袋上,看看并没有起疹子
21:52<特鲁尔> “你很有天赋,跟我学奥术吧”
21:52<莫瑞斯> “至少是活的。”
21:52* 莫瑞斯 收起神器
21:52<琪莎拉> “少废话快说两句证明你自己身份的话出来”
21:53<特鲁尔> “你哥哥叫迪奥,你是个死瞎子,但是奶很大,旁边拿锤子那个过去曾经疯疯癫癫的还长触手
21:54* 特鲁尔 直接抢过CLW魔杖自己点自己
21:54<莫瑞斯> “那么假定为真好了(反正也不会更糟
21:55<特鲁尔> “可恶,这种力量和之前魔教的力量完全不匹配..."
21:55* 琪莎拉 一脚踹过去
21:56<特鲁尔> “不可能,明明就差最后一步就可以...”
21:56<琪莎拉> “今天天气不错啊……是个好日子”
21:57* 特鲁尔 被踢到在地上两眼望着天发呆
21:57<Ellesime> 雖然這麼說,琪莎拉看見今天天氣依舊是烏雲密佈
21:57<Ellesime> 那麼,治療好了不知為何重傷累累的特魯爾之後
21:57<Ellesime> 你們的小隊再次踏上行程
21:58<特鲁尔> “听我说...现在暴君的力量...比之前的古神还令人可怕,我们此行,胜算...”
21:59<马里亚斯> “醒醒”
21:59<琪莎拉> “你不会真以为……是暴君干的吧”
21:59* 马里亚斯 把酒壶递给他
21:59<马里亚斯> “喝两口,别发梦了”
21:59* 特鲁尔 一口气喝干了
22:00<拉斐爾> "法師你怕了嗎? 現在退出還不晚."
22:00<特鲁尔> "不,你们都不懂的...”
22:00<莫瑞斯> “走都走了才回来讲,已经晚了。”
22:02<特鲁尔> “嘲笑,我满脑子都是嘲笑...”
22:02<亚尔薇特> “说人话?”
22:04<特鲁尔> “一定还有办法的。这种超越的力量”
22:04* 特鲁尔 然后就沉默了
22:05<Ellesime> 你們覺得……法師可能腦袋受到重擊什麼的
22:05<Ellesime> 不過狀況應該不會比以往更嚴重
22:06<特鲁尔> “弱点,对,没错,弱点!他们正在黑暗里奸笑!”
22:06<Ellesime> 但無論如何,你們并沒有什麼人打算更改之前的行程
22:09<Ellesime> 從饑渴山崎嶇的山路下到山谷里,腳下的路面變得平緩了很多,但四周的景色反而令你們的坐騎頻頻站立不前
22:09* 特鲁尔 用群体隐形遮蔽行动
22:09<Ellesime> 你們看見不知荒廢多久的殘垣斷壁,散落在四處,延展到仿佛天邊一樣
22:10<Ellesime> 房屋的陰影里,濃密的黑暗似乎有生命一般蠢蠢欲動
22:10<Ellesime> 寂靜的旷野中,又仿佛夾雜著聽不清的竊竊私語聲
22:11<特鲁尔> “他发现我们了!他发现我们了”
22:11<Ellesime> 你們走在空無一人的城市廢墟中,卻總是覺得被人跟蹤著一般
22:12<亚尔薇特> “住口!”
22:12* 亚尔薇特 用剑柄敲了特鲁尔的后脑勺
22:12* 莫瑞斯 将战锤横在座鞍上防备着任何可能的突袭
22:13* 拉斐爾 持盾戒備
22:14* 琪莎拉 嗯……我也把盾牌提起来好了
22:14<特鲁尔> “说起来这大片的旷野没有暴君的军队巡逻反而很可疑不是吗?”
22:14<琪莎拉> “可是我什么奇妙的东西都没看见”
22:14* 特鲁尔 似乎被敲击以后神智清醒了些
22:15<亚尔薇特> “被你这么一说……”
22:16<Ellesime> 馬蹄聲踏過一個又一個廢棄的聚落,眼看著原本在天邊的高塔,距離你們越來越近
22:16<Dicebot>  特鲁尔进行per检定: 1d20+17=5+17=22
22:16<马里亚斯> “这时候我是不是该吹吹口琴”
22:17<莫瑞斯> “等你以后活到阿肯斯塔再考虑吧。”
22:17<Ellesime> 終於幾聲戰馬的嘶鳴劃破周圍寂靜的空氣,即使是在此地專門訓練過的戰馬,也不願意在向前挪動分毫
22:18<拉斐爾> "看來目的地不遠了."
22:18<特鲁尔> "我这里有一张传送卷轴...如果情况不对,我们还可以随时撤退的"
22:18<马里亚斯> “如果那里可以传送的话”
22:18<Ellesime> 你們向前看去,絞首塔高聳而猙獰的外形就聳立在眼前這個城市廢墟的中央
22:18<琪莎拉> “看样子,到了呢”
22:18<莫瑞斯> “好了..看来接下来是需要用脚走进去了...”
22:19* 马里亚斯 跳下马
22:19<特鲁尔> “我想这附近的传送阵应该已经被破坏了,否则那么多UD不会凭空出现的”
22:19<Ellesime> 而從你們腳下到那里的地面,滿滿的鋪滿了白森森的頭骨
22:19* 莫瑞斯 翻身下马,给自己准备好长效性的法术加持
22:19<Ellesime> 『歡迎來的我的領地』——腦海里一個陰森而嘲諷的聲音,這樣響起
22:20<Ellesime>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