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C] Log 85:蠕虫与圣焰  (阅读 1550 次)

副标题: 9/6/2015

离线 傻豆

  • 翻譯組
  • *****
  • 帖子数: 2485
  • 苹果币: 2
[C/C] Log 85:蠕虫与圣焰
« 于: 2015-09-12, 周六 09:51:27 »

[07:42] <ellesime> ====================Loading======================
[07:44] <ellesime> 進入這個見鬼的(還真是!)修道院不知道多久——大約至少有大半天,你們卻感到漫長地有一年之久——你們終於救下來一個神智還算清醒的活人
[07:45] <ellesime> 然而不很愉快的消息是,這位被俘的騎士告訴你們,至少還有三名同伴被壞人帶到了更深處的地下
[07:47] <ellesime> 在法術的防護下,你們走進蒼白色的火焰中,並且在滿是焦臭味的深坑里找到一處隱藏的通道
[07:48] <ellesime> 向下的階梯一路延伸,看起來快要到這個敵人據點最深處的地方了,至少,你們希望如此
[07:48] <ellesime> (還有什麼遺言[劃掉]準備要做嗎?
[07:50] <ellesime> 那麼你們想了想似乎也沒什麼其他牽掛,於是沿著陰森潮濕的階梯,慢慢走了下去
[07:51] <ellesime> 穿過坑裡的火焰之後,周圍的空氣漸漸冷卻下來
[07:52] <ellesime> 而且越是向下,你們越發感到空氣中的陰冷已經深入骨髓一般
[07:52] <马里亚斯> “阿嚏!”
[07:52] * 拉斐爾 神器自帶寒暑不侵
[07:53] <ellesime> 漸漸的一股越來越濃重的腐肉氣息在周圍凝結
[07:53] <琪莎拉> “所以说人类为何要在地底干这种事……”
[07:53] <亚尔薇特> “气氛之类的……”
[07:53] <亚尔薇特> “坏人要让自己像坏人……之类的”
[07:53] <ellesime> 而四周似乎開始響起一陣不詳的悉悉索索的聲音
[07:54] * 特鲁尔 看看环境有多高
[07:54] <ellesime>   ■■■■■■■
[07:54] <ellesime>  ■■     ■■
[07:54] <ellesime> ■■   1   ■■
[07:54] <ellesime> ■         ■
[07:54] <ellesime> ■   亞莫    ■
[07:54] <ellesime> ■    拉    ■
[07:54] <ellesime> ■■  馬特琪  ■■
[07:54] <ellesime>  ■■■■■■■■■
[07:54] * 亚尔薇特 叫出天马骑上
[07:54] <琪莎拉> “哦抱歉……失言了”
[07:54] <莫瑞斯> “热身活动做好了吗,”
[07:54] * 莫瑞斯 呼唤来寒冷的盾牌笼罩自己
[07:55] <马里亚斯> “俺寻思又有人不希望我们好好走路了”
[07:55] <ellesime> 你們推開那扇虛掩的木門,走進這個幾乎微弱無光的石室時,眼前那個身披一身破爛黑袍的人,卻好像已經很期待你們的到來一般
[07:55] <莫瑞斯> “还有没有活人是一回事,不打碎面前这混球反正我们是回不去的...”
[07:56] <ellesime> 接著你們身上魔法物品散發的種種微光,你們看見這個房間從地板到墻壁,到天花板,所有的地方都爬滿了肉呼呼的白色蠕蟲
[07:56] <莫瑞斯> “混虫,如果你们允许我改一下称呼的话。”
[07:56] <琪莎拉> “所以其实我是……嗯,我到底是什么视觉……”
[07:57] <ellesime> 除了墻邊幾個被蠕蟲覆蓋的肉球還在可疑地蠕動外,你們目測沒發現任何活人
[07:57] <特鲁尔> “我倒是很好奇这些蠕虫吃什么维生的...”
[07:57] <特鲁尔> “是我们要救的那3个骑士吗?”
[07:57] <拉斐爾> "現在我只希望這個房間不是什麼由怪物的肚子偽裝出來的."
[07:58] <马里亚斯> “我觉得就算是怪物,也不愿意肚子里都是虫子爬”
[07:58] <ellesime> 『嘻嘻嘻,你們終於來了……』那個怪物猥瑣地笑著,『但已經遲了呢……』
[07:58] <亚尔薇特> “……哦住口……我想象了一下”
[07:58] <ellesime> (骰先攻吧
[07:58] <亚尔薇特> “以及这么悠闲没问题吗?”
[07:58] <亚尔薇特> .r d+1 init
[07:58] <Dn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init: 1d20+1=(13)+1=14
[07:58] <琪莎拉> .r d+1 init我怎么知道
[07:58]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init我怎么知道: 1d20+1=(19)+1=20
[07:58] <莫瑞斯> .d d20+3 init
[07:58] <DnDBot> 莫瑞斯 投擲 init: 1d20+3=(6)+3=9
[07:59] <ellesime> .r 1d20 init
[07:59] <特鲁尔> “所以我们的目标是来救人,结果只救到一个,却把邪教老巢给端了?”
[07:59] <DnDBot> ellesime 投擲 init: 1d20=19
[07:59] <拉斐爾> .R D+6 先攻
[07:59] <DnDBot> 拉斐爾 投擲 先攻: 1d20+6=(12)+6=18
[07:59] <马里亚斯> .r d+7 init
[07:59] <特鲁尔> .r 1d20+7 init
[07:59] <Dn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init: 1d20+7=(20)+7=27
[07:59] <DnDBot> 特鲁尔 投擲 init: 1d20+7=(19)+7=26
[08:00]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馬,1,特,琪,拉,亞,莫'
[08:00] <ellesime> 馬里亞斯行動
[08:00] * 马里亚斯 加速术,往左2步,开表演,END
[08:01] <莫瑞斯> (真的不准备动作断他可能的施法吗
[08:01] <莫瑞斯> (这有点不靠谱啊
[08:01] <马里亚斯> (我……嗯……CL不满(望天
[08:01] <琪莎拉> “我们有加速了,我们有加速了!”
[08:02] <ellesime> 那麼就像莫瑞斯心裡的不詳預感一般,那個黑袍人開始對著你們念念有詞
[08:02] <ellesime> 亞爾薇特的ref
[08:02] <亚尔薇特> (我在想一会会孵出什么来……
[08:03] <亚尔薇特> .r d+13 ref
[08:03] <Dn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ref: 1d20+13=(4)+13=17
[08:03] <琪莎拉> .r d+18 sc一下?
[08:03]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sc一下?: 1d20+18=(7)+18=25
[08:03] <特鲁尔> .r 1d20+24 sc
[08:03] <DnDBot> 特鲁尔 投擲 sc: 1d20+24=(6)+24=30
[08:03] <ellesime> (有重骰嗎
[08:03] <拉斐爾> (我想起了某些很糟糕的PLAY...
[08:03] <亚尔薇特> (没……
[08:03] <ellesime> 亞爾薇特發現,隨著法術咒語落下,自己身邊周圍好像憑空多了一圈看不見的墻壁,束縛著自己的行動
[08:04] <ellesime> 而就在兩個施法者專注于判斷那法術究竟為何的時候
[08:05] <ellesime> 卻沒有注意到自己腳下的蠕蟲,已然悄悄地爬了上來……
[08:06] <ellesime> .r 3d6 A
[08:06] <DnDBot> ellesime 投擲 A: 3d6=(4,2,5)=11
[08:06] <ellesime> .r 3d6 B
[08:06] <DnDBot> ellesime 投擲 B: 3d6=(2,5,2)=9
[08:06]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馬-9,1,特,琪-11,拉-11,亞,莫'
[08:06] <琪莎拉> (至少260hp,硬度30,你打吧
[08:06] <莫瑞斯> (然后现在其实最大问题是你们要如何施法
[08:06] <ellesime>   ■■■■■■■
[08:06] <ellesime>  ■■     ■■
[08:06] <ellesime> ■■   1   ■■
[08:06] <ellesime> ■         ■
[08:06] <ellesime> ■   亞莫    ■
[08:06] <ellesime> ■  BB拉A   ■
[08:06] <ellesime> ■■ B馬特琪  ■■
[08:06] <ellesime>  ■■■■■■■■■
[08:07] <ellesime> 除了雙腳離地的特魯爾,其他後排隊員都被蠕蟲爬了一身
[08:07] <马里亚斯> (我向左了2步,所以靠着墙角
[08:07] <马里亚斯> (在B的覆盖范围外
[08:08] <ellesime> 然而就算特魯爾也發現,這個最多只有10尺高度的房間里,實在沒有太多騰挪空間
[08:08] <ellesime>   ■■■■■■■
[08:08] <ellesime>  ■■     ■■
[08:08] <ellesime> ■■   1   ■■
[08:08] <ellesime> ■         ■
[08:08] <ellesime> ■   亞莫    ■
[08:08] <ellesime> ■ BB 拉A   ■
[08:08] <ellesime> ■■馬B 特琪  ■■
[08:08] <ellesime>  ■■■■■■■■■
[08:08] <ellesime> 特魯爾行動
[08:09] <特鲁尔> .r 1d20+24 宗教 看看1是不死还是其他什么鬼
[08:09] <DnDBot> 特鲁尔 投擲 宗教 看看1是不死还是其他什么鬼: 1d20+24=(3)+24=27
[08:10] <ellesime> 特魯爾覺得好像不是不死生物!但是,自己也不認得!
[08:11] <琪莎拉> .r d+21 宗教可以做了吗
[08:11]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宗教可以做了吗: 1d20+21=(18)+21=39
[08:12] <ellesime> 琪莎拉確定這不是不死生物!雖然它的成因來自於死者深重的怨念
[08:12] <特鲁尔> “死吧虫子,让火焰净化一切”
[08:12] <ellesime> 但這事實上是個有了死者生前法術能力的蟲子堆!
[08:12] * 特鲁尔 丢大火球,覆盖AB1
[08:13] <特鲁尔> .r 10d6 大火球
[08:13] <DnDBot> 特鲁尔 投擲 大火球: 10d6=(5,2,1,4,1,6,1,1,5,6)=32
[08:13] <ellesime> .r 3d20 1AB
[08:13] <DnDBot> ellesime 投擲 1AB: 3d20=(4,7,19)=30
[08:14]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馬-9,1-48,A-48,B-24,特,琪-11,拉-11,亞,莫'
[08:15] <ellesime> 特魯爾想的不差,這些東西的確很怕大火球
[08:16] <ellesime> 特魯爾還有行動嗎
[08:17] * 特鲁尔 end
[08:19] <ellesime> 琪莎拉行動
[08:20] <ellesime>   ■■■■■■■
[08:20] <ellesime>  ■■     ■■
[08:20] <ellesime> ■■   1   ■■
[08:20] <ellesime> ■         ■
[08:20] <ellesime> ■   亞莫    ■
[08:20] <ellesime> ■ BB 拉A   ■
[08:20] <ellesime> ■■馬B 特琪  ■■
[08:20] <ellesime>  ■■■■■■■■■
[08:21] <琪莎拉> (我如果咋焰击术,我们都要吃哦
[08:22] <亚尔薇特> (吃就吃了,对面易伤啊
[08:23] <ellesime> (哦琪莎拉你先過個強韌
[08:23] <琪莎拉> .r d+9 ……强韧
[08:23]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强韧: 1d20+9=(8)+9=17
[08:24] <ellesime> 雖然很想對這些討厭的蟲子打個炎擊術,但琪莎拉……吐了
[08:24] <拉斐爾> (反胃多少輪?
[08:24] <琪莎拉> (1轮
[08:24] <ellesime> (於是你只能移動啦
[08:25] * 琪莎拉 往右走两格再往上走一格
[08:25] <ellesime>   ■■■■■■■
[08:25] <ellesime>  ■■     ■■
[08:25] <ellesime> ■■   1   ■■
[08:25] <ellesime> ■         ■
[08:25] <ellesime> ■   亞莫    ■
[08:25] <ellesime> ■ BB 拉A 琪 ■
[08:25] <ellesime> ■■馬B 特A  ■■
[08:25] <ellesime>  ■■■■■■■■■
[08:25] <ellesime> (end?
[08:26] <ellesime> 拉斐爾行動
[08:26] <琪莎拉> (end
[08:26] <ellesime> (fort
[08:26] <拉斐爾> .r d+20 吃我強韌!
[08:26] <DnDBot> 拉斐爾 投擲 吃我強韌!: 1d20+20=(4)+20=24
[08:26] <拉斐爾> (噗
[08:26] <ellesime> 不愧是拉斐爾,就算在蟲子已經開始往嘴巴里爬的時候也能強忍住開始施法
[08:27] <莫瑞斯> (不愧是拉斐尔
[08:28] <拉斐爾> (我想想放什麼法術好
[08:29] * 拉斐爾 右上5呎, 激發隊友士氣, 然後化身為沙!
[08:29] <拉斐爾> (全體+3AB+3DMG, END
[08:29] <拉斐爾> (我變成虛體
[08:29] <ellesime> (你們一個個都變成怪物啦!
[08:30] <拉斐爾> (法術Dust Form, You are considered incorporeal and you can still use your magic items and other equipment as normal.
[08:30] <ellesime> 亞爾薇特行動
[08:30] <琪莎拉> “你是虫儿~~我是沙~~~”
[08:31] * 亚尔薇特 象征性地捶墙
[08:31] <琪莎拉> “一起冲进~~~马桶啦~~~”
[08:31] <亚尔薇特> .r d8+14+12
[08:31] <Dn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 1d8+14+12=(5)+26=31
[08:31] <琪莎拉> “呕呕呕呕呕”
[08:31] <亚尔薇特> (哈哈哈哈打出1点伤害
[08:31] <亚尔薇特> (END
[08:31] <ellesime> 你們看見女騎士拼命地捶墻,『放我出去~』
[08:31] <特鲁尔> “其实还有个方法,我们战略性后退等2min 这牢笼就自动消失了!”
[08:32] <拉斐爾> (向下打洞怎麼樣
[08:32] <莫瑞斯> “然后我们救又多人要救。”
[08:32] <ellesime> (你們身後的門被蟲子團城一團堵死了
[08:32] <ellesime> 莫瑞斯行動
[08:36] * 莫瑞斯 给自己加持酸血,开启护命神圣护甲和+2炽焰附魔
[08:36] <莫瑞斯> (然后
[08:36] <莫瑞斯> (普通的移动到它的右侧后方
[08:36] <莫瑞斯> (来ao
[08:37] <莫瑞斯> (我猜一共穿越4个格子
[08:37] <莫瑞斯> (还是3个
[08:37] <ellesime> .r 1d20 AO
[08:37] <DnDBot> ellesime 投擲 AO: 1d20=5
[08:37] <ellesime> (AC?
[08:38] <莫瑞斯> (ac29
[08:39] <ellesime> 那麼AO沒中
[08:39] <莫瑞斯> (自由开动狂暴,end
[08:40] <ellesime> 馬里亞斯行動
[08:40] * 马里亚斯|重连 左上一步移动出集群
[08:41] * 马里亚斯|重连 给枪附魔,全回合射击
[08:41] <ellesime> (哦,先骰個fort
[08:41] <特鲁尔> (我发现记了2个command ud,全程没机会用,太污了,都不放巨型无智力UD的...
[08:41] <马里亚斯|重连> .r d+14 fort
[08:41] <DnDBot> 马里亚斯|重连 投擲 fort: 1d20+14=(15)+14=29
[08:41] <ellesime> (嗯,過了
[08:42] <马里亚斯|重连> .r 3#d+24 HIT
[08:42] <DnDBot> 马里亚斯|重连 投擲 HIT: 3次 1d20+24 = 10, 13, 4 = 34 37 28
[08:42] <ellesime> (這地方這麼窄,怎麼放巨型的嘛
[08:42] <马里亚斯|重连> .r d+19
[08:42] <DnDBot> 马里亚斯|重连 投擲 : 1d20+19=(14)+19=33
[08:42] <ellesime> 都中了
[08:42] <马里亚斯|重连> (接触HIT?
[08:42] <ellesime> 吃幾次DR?
[08:42] <马里亚斯|重连> 1
[08:43] <马里亚斯|重连> .r 4d8+60 dmg
[08:43] <DnDBot> 马里亚斯|重连 投擲 dmg: 4d8+60=(2,5,8,3)+60=78
[08:43] <ellesime> 骰傷害
[08:43]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馬-9,1-121,A-48,B-24,特,琪-11,拉-11,亞,莫'
[08:44] <ellesime> (end?
[08:44] * 马里亚斯|重连 END
[08:45] <ellesime> 馬里亞斯這下讓怪物傷的不清,但是你們看見怪物的身體正在迅速愈合
[08:45]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馬-9,1-107,A-48,B-24,特,琪-11,拉-11,亞,莫'
[08:45] <马里亚斯|重连> “这玩意居然还会愈合!”
[08:45] <琪莎拉> “因为它们只是虫子而已”
[08:46] <ellesime> 他很生氣地對著重傷他的馬里亞斯念念有詞
[08:46] <琪莎拉> .r d+18 sc
[08:46]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sc: 1d20+18=(14)+18=32
[08:46] <ellesime> 一道黑綠色的射線從他手中飛出
[08:46] <ellesime> .r 1d20 touch
[08:46] <DnDBot> ellesime 投擲 touch: 1d20=7
[08:46] <马里亚斯|重连> .r d+18 sc
[08:46] <DnDBot> 马里亚斯|重连 投擲 sc: 1d20+18=(17)+18=35
[08:47] <ellesime> (馬里亞斯接觸AC?
[08:47] <马里亚斯|重连> (接触23
[08:48] <ellesime> .r 28d6 dam
[08:48] <DnDBot> ellesime 投擲 dam: 28d6=(2,5,2,1,6,4,1,2,5,3,6,5,5,1,6,6,2,6,5,5,3,6,6,6,5,3,1,6)=114
[08:48] <琪莎拉> (好像是解离……
[08:48] <ellesime> (嗯,你們認出來了,是解離
[08:48] <马里亚斯|重连> (俺寻思俺灰灰了
[08:50] <DnDBot> 马里亚斯|重连 投擲 : 1d20+14=(6)+14=20
[08:50] <莫瑞斯> (噗
[08:50] <ellesime>   ■■■■■■■
[08:50] <ellesime>  ■■   莫 ■■
[08:50] <ellesime> ■■  1    ■■
[08:50] <ellesime> ■         ■
[08:50] <ellesime> ■   亞 拉   ■
[08:50] <ellesime> ■馬BB AA 琪 ■
[08:50] <ellesime> ■■BB 特A  ■■
[08:50] <ellesime>  ■■■■■■■■■
[08:52] <马里亚斯|重连> (我结束表演效果!重投!
[08:52] <马里亚斯|重连> .r d+14
[08:52] <DnDBot> 马里亚斯|重连 投擲 : 1d20+14=(16)+14=30
[08:52] <琪莎拉> “ladys and hentais,this is reroll!!!!”.
[08:52] <ellesime> 唔,你們看見馬里亞斯的身體有一瞬間似乎化成灰了……
[08:52] <琪莎拉> “啊……居然看不到马里亚斯先生了……”
[08:52] * 马里亚斯|重连 一股恶寒,不自觉地挥动手臂
[08:53] <琪莎拉> “不我的确看不到,要问为什么,因为我的眼睛看不了那么远”
[08:53] <马里亚斯|重连> (于是只吃5D6伤害
[08:53] <琪莎拉> “所以他一定没事的,对不对,虽然我看到了一发解离术……”
[08:53] <莫瑞斯> “要是就死在这里了,也太对不住后面的大魔王了对吧。”
[08:53] * 莫瑞斯 平静
[08:53] <ellesime> 然而蟲子們對著琪莎拉和馬里亞斯緊追不捨
[08:54] <ellesime> .r 3d6 A
[08:54] <DnDBot> ellesime 投擲 A: 3d6=(3,6,2)=11
[08:54] <ellesime> .r 3d6 B
[08:54] <DnDBot> ellesime 投擲 B: 3d6=(2,6,1)=9
[08:54]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馬-18,1-107,A-48,B-24,特,琪-22,拉-11,亞,莫'
[08:54] <莫瑞斯> (唔?过了强韧也是半伤吧
[08:54] <ellesime>   ■■■■■■■
[08:54] <ellesime>  ■■   莫 ■■
[08:54] <ellesime> ■■  1    ■■
[08:54] <ellesime> ■         ■
[08:54] <ellesime> ■BB 亞 拉   ■
[08:54] <ellesime> ■馬B    A琪 ■
[08:54] <ellesime> ■■   特 AA■■
[08:54] <ellesime>  ■■■■■■■■■
[08:54] <ellesime> 特魯爾行動
[08:55] <ellesime> .r 5d6 dam 過了的傷害
[08:55] <DnDBot> ellesime 投擲 dam 過了的傷害: 5d6=(3,5,4,1,3)=16
[08:55]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馬-34,1-107,A-48,B-24,特,琪-22,拉-11,亞,莫'
[08:56] <特鲁尔> .r 1d20+24 判断下虫子集群的体型,是超小型还是微型还是超微型
[08:56] <DnDBot> 特鲁尔 投擲 判断下虫子集群的体型,是超小型还是微型还是超微型: 1d20+24=(4)+24=28
[08:56] <ellesime> 特魯爾觀察蟲子的大小,認為大概是微型的
[08:57] * 特鲁尔 开始7级怪物召唤
[08:57] * 特鲁尔 end
[08:57] <ellesime> 琪莎拉行動
[08:57] <琪莎拉> .r d+9 强韧一下
[08:57]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强韧一下: 1d20+9=(6)+9=15
[08:58] <琪莎拉>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08:58] <ellesime> 琪莎拉於是接著吐……
[08:58] <ellesime> 拉斐爾行動
[08:59] <ellesime>   ■■■■■■■
[08:59] <ellesime>  ■■   莫 ■■
[08:59] <ellesime> ■■  1    ■■
[08:59] <ellesime> ■         ■
[08:59] <ellesime> ■BB 亞 拉   ■
[08:59] <ellesime> ■馬B 琪  AA ■
[08:59] <ellesime> ■■   特 AA■■
[08:59] <ellesime>  ■■■■■■■■■
[08:59] <ellesime> (這樣?
[08:59] <ellesime> 拉斐爾行動?
[08:59] <拉斐爾> (嗯, 稍等
[09:00] * 拉斐爾 對左方的蟲群和敵人施展焰擊術!
[09:01] <拉斐爾> (DC24, 過反射吧
[09:02] <ellesime> .r 2d20 ref
[09:02] <DnDBot> ellesime 投擲 ref: 2d20=(12,7)=19
[09:02] <拉斐爾> .r 14d6 一半火傷一半神聖傷
[09:02] <DnDBot> 拉斐爾 投擲 一半火傷一半神聖傷: 14d6=(4,1,2,5,1,3,4,3,4,6,6,4,3,6)=52
[09:02] <ellesime> (傷害好高··
[09:04] <ellesime> ==========戰鬥結束=============
[09:04] * 琪莎拉 吐啊吐啊
[09:04] <ellesime> 於是在拉斐爾從天而降的額外天火下,一大堆蟲子被燒成了焦炭
[09:04] <特鲁尔> “果然是不靠谱的boss。。。”
[09:04] * 马里亚斯|重连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09:04] * 亚尔薇特 继续捶墙
[09:04] <马里亚斯|重连> “差点灰灰了”
[09:05] <拉斐爾> "咦, 就這樣掛了啊? 真的假的."
[09:05] <琪莎拉> “不要离我太远啊……会灰灰的啊……呕……”
[09:05] <ellesime> 你們帶著抗火的防護站在屋子里等著蟲子們被燒光
[09:05] * 马里亚斯|重连 拍拍琪莎拉的背
[09:05] * 马里亚斯|重连 掏出小酒壶
[09:05] <马里亚斯|重连> “来,灌2口威士忌”
[09:05] * 拉斐爾 給琪莎拉拍個移除惡心
[09:06] <ellesime> 然後及時救下了墻邊剛剛埋在蟲子里正在蠕動的三名騎士
[09:06] <特鲁尔> “这最终战的难度超乎了我的想象...”
[09:06] * 琪莎拉 “呜咕……”灌了一口,然后又吐了……辣吐的
[09:06] <ellesime> 他們的身上臉上都有些許燒傷(你們干的),但看起來都還算健康
[09:06] <琪莎拉> “咳咳咳,谢谢,来,大家都……咳咳,”
[09:06] * 琪莎拉 channel 一发,包括骑士们
[09:06] <琪莎拉> .r 7d6 回一口
[09:06]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回一口: 7d6=(6,1,5,3,5,6,1)=27
[09:07] <ellesime> 在墻角的另一端,你們看見了一具已經被蟲子啃爛一半的尸體
[09:07] <马里亚斯|重连> “看来还是有一位倒霉蛋没赶上”
[09:07] <琪莎拉> “那么就把遗体带回去吧,放这里迟早要被变的”
[09:08] <ellesime> 他的面容已然無法分辨,但身上曾經華貴的衣物卻隱約可見風光時候的樣貌
[09:08] <琪莎拉> “上面还有人等着呢”
[09:08] * 莫瑞斯 看看这人有没有什么标记在身
[09:08] <ellesime> 你們從他身邊的蟲尸堆里,撿起一個金燦燦的東西
[09:08] <莫瑞斯> “别急,等一会,”
[09:08] <ellesime> 這是一頂製作精美的皇冠,莫瑞斯覺得……看起來挺眼熟
[09:09] * 莫瑞斯 搅开烧的稀烂的虫子
[09:09] * 莫瑞斯 皱起眉头
[09:09] <莫瑞斯> “女士在上..."
[09:09] <亚尔薇特> “……不会吧这个……”
[09:09] <拉斐爾> "看起來這就是那個倒楣的國王..."
[09:09] <马里亚斯|重连> “呃……”
[09:09] <琪莎拉> “看起来只有一个选择……”
[09:10] * 莫瑞斯 用斗篷边把王冠仔细地擦拭干净,另一只手点亮了光亮术照明
[09:10] <ellesime> 曾經是烏斯塔拉夫最高權力的象征,此刻正在莫瑞斯手中,靜靜反射著法術的輝光
[09:11] <马里亚斯|重连> “或许我们把尸体带出去”
[09:11] * 莫瑞斯 点点头
[09:11] <马里亚斯|重连> “可以找个啥大主教试着复活一下”
[09:11] <琪莎拉> “那种事拉斐尔就能做到了吧”
[09:11] <莫瑞斯> “至少不能让...陛下..埋骨在这种地方,”
[09:11] <拉斐爾> "這種事琪莎拉也能做到吧."
[09:11] <莫瑞斯> “但是动作要快。”
[09:12] <琪莎拉> “不过我们做这种事会被莫瑞斯打碎脊梁的说(汗)”
[09:12] <琪莎拉> “走起走起”
[09:12] * 莫瑞斯 脱下斗篷,把王冠小心地包好
[09:12] * 琪莎拉 给骑士们也加上抵抗能量伤害(火)
[09:12] <特鲁尔> “只从衣物并不能判断这就是国王本人吧”
[09:12] <特鲁尔> “毕竟国王本人不是要拿来去开门的吗?就这么被虫子吃了?"
[09:13] <莫瑞斯> “先带出去再说。”
[09:13] <马里亚斯|重连> “唉”
[09:13] <马里亚斯|重连> “这里还有往下的路么?”
[09:13] <莫瑞斯> “我们在上面还有俘虏要领走...总是要回去的。”
[09:13] <琪莎拉> “是时候打开……哦,这里还是封锁传送”
[09:14] <ellesime> 那麼(動畫吧),你們帶著救下來的騎士和商人們,在亞爾薇特的青梅竹馬(霧很大)掩護下,突破了重重骷髏海,返回了騎士團總部
[09:15] <ellesime> =====這個也是動畫======
[09:16] <ellesime> 然而,無人知曉的時候,一個虛幻的身影出現在了剛剛發生了激戰的蟲穴里
[09:17] <ellesime> 那個身影隱隱穿著精緻的衣袍,血紅的兩隻眼睛反射著不屬於生靈的火光
[09:17] <ellesime> 『就這樣讓他們回去好嗎?我的主人』
[09:18] <ellesime> 一個悠遠而陰冷的聲音響起,『Let them go, they will lead us to an even larger prize.』
[09:18] <ellesime> ========動畫結束=========
[09:20] <ellesime> 返回基地的你們,和加維斯率領的其他騎士,受到了英雄一般的迎接
[09:21] <ellesime> 受傷的騎士們開始被醫治,陣亡的同胞被埋葬,一切好像又恢復的正常
[09:21] <特鲁尔> “你们真确定这是国王尸体?”
[09:22] <琪莎拉> “说的对,死者交谈吧,来一名牧师!”
[09:23] * 拉斐爾 花15分鐘記憶死者交談, 然後對屍體施放
[09:23] <琪莎拉> “告诉国王的灵魂你是谁,不然它会抵抗的”
[09:24] <拉斐爾> "原諒我打擾死者的安寧."
[09:26] <拉斐爾> "我們是致力對抗默語魔道的冒險者, 希望得到你的幫助."
[09:27] <拉斐爾> "請問你是誰? 對於兇手你知道些什麼?"
[09:29] * 拉斐爾 總之當了傳聲筒
[09:29] <ellesime> 對於第一個問題,尸體的嘴巴抽動了幾下,吐出一個名字『阿杜拉德·奧得蘭提』
[09:29] <莫瑞斯> (还真特么的是国王
[09:29] <拉斐爾> (果然呢
[09:30] <莫瑞斯> (另外为什么不是鬼魂冒出来而是尸体掌嘴(
[09:30] <莫瑞斯> (张嘴
[09:30] <亚尔薇特> (因为这个法术就是尸体张嘴啊
[09:30] <亚尔薇特> (尸体交谈,又不是招魂术
[09:30] <特鲁尔> (奇了怪了,不是要国王之血去开门的吗
[09:31] <琪莎拉> (说明国王已经没用了呀
[09:31] <莫瑞斯> (实在是不酷,总让我想到印记城那个逮着尸首就聊天的家伙
[09:31] <ellesime> (快點,第二個問題
[09:31] <拉斐爾> "對於兇手你知道些什麼?"
[09:32] <拉斐爾> (第3問被綁架的過程, 王冠的作用是神馬來著
[09:32] <ellesime> 尸體似乎思考了一陣,然後又吐出一個名字,『艾迪文·阿瑞森特』
[09:33] <琪莎拉> “我屮艸芔茻”
[09:33] * 马里亚斯 总之记下来
[09:33] <琪莎拉> “别慌张,我读了你们的心”
[09:36] <ellesime> 尸體停了一下,『我不清楚』
[09:37] <拉斐爾> "綁架你的那幫人有說過他們下一步有什麼計劃嗎?"
[09:38] <ellesime> 尸體似乎不大確定地回答『用我的靈魂去……開門?』
[09:38] <莫瑞斯> (如果是诱饵我们就扔,如果可以逆转形势我们就用,这个也只有这皇帝老儿才知道
[09:39] <拉斐爾> "你身上的王冠有什麼特別的用途嗎?"
[09:40] <莫瑞斯> (问问他有没有见过强大的巫妖或者死灵师
[09:40] <ellesime> 尸體的語氣似乎有點生氣,如果尸體也能生氣的話,『王冠是……烏斯塔拉夫王權的象征……』
[09:41] <拉斐爾> "你知道自己是哪天死的嗎?"
[09:42] <ellesime> 『好像是……一週前?』
[09:42] <拉斐爾> (屍體居然記得, 好厲害
[09:42] <拉斐爾> (最後一個問題, 問什麼?
[09:43] <ellesime> (尸體對時間的記憶力誤差在前後一年左右XD
[09:43] <琪莎拉> (wum……你妈贵姓?
[09:44] <ellesime> 尸體思索了一陣『死靈法師……他,也許是吧』
[09:45] <ellesime> 然後尸體好像歎了一口氣,又恢復了僵硬的外貌
[09:46] <拉斐爾> "我們會盡力找回你的靈魂...安息吧"
[09:48] <ellesime> (那麼你們是,埋了國王還是?
[09:48] <莫瑞斯> “好吧我们来推测一下现状...”
[09:48] <莫瑞斯> (毕竟我们现在也没什么办法弄回去
[09:48] <特鲁尔> “还是送回首都吧”
[09:49] <特鲁尔> “毕竟骑士团也没有帮忙保管遗体的职责”
[09:49] <琪莎拉> “不管怎么样都只能委托骑士团,对吧”
[09:49] <莫瑞斯> “首先,国王陛下的灵魂已经被用来解开封印了,但是这顶王冠仍然摆在这里,”
[09:50] <特鲁尔> “同时我提醒大家,女伯爵已经被我们杀了”
[09:50] <莫瑞斯> “而我们还没有被默语暴君大杀四方,这说明至少他们的工作还没有完全...”
[09:50] <特鲁尔> “现在乌斯塔夫处于权力真空哦”
[09:51] <琪莎拉> “……你说的对,如果现在把国王的死讯传回去的话,会发生什么呢”
[09:51] <特鲁尔> “会内战吧”
[09:51] <莫瑞斯> “安静,国王的尸首只是尸首而已,”
[09:51] <拉斐爾> "聽上去對革命黨很有利."
[09:51] <拉斐爾> "不過我猜莫瑞斯不會很高興."
[09:52] <莫瑞斯> “就和他说的一样,谁能为王只有这件东西说了算。”
[09:52] * 拉斐爾 聳了聳肩
[09:52] * 莫瑞斯 把黑布包放在桌子上
[09:52] <琪莎拉> “真是沉重的话题呢……”
[09:52] <莫瑞斯> “国王的家系没有后裔,所以理论上来说...是我们说了算。”
[09:53] <莫瑞斯> “但是这个目前不重要,”
[09:53] <ellesime> (有一個哦,他侄子
[09:53] <拉斐爾> "這種事等幹掉默語暴君再說吧."
[09:53] <莫瑞斯> “回到刚才的问题上,为什么魔道要把它留给我们,”
[09:54] <莫瑞斯> “虽然我懒得去想前因后果,但是我只提出一个假设,”
[09:54] <特鲁尔> “因为人家觉得王冠没啥屁用。。。关键是血脉?”
[09:54] <莫瑞斯> “默语魔道知道我们要么会把它送回乌斯塔拉夫,要么会带着去找他们,”
[09:55] <莫瑞斯> “而这两者都会造成他们希望见到的情况。”
[09:55] <琪莎拉> “……我觉得塞进你的次元袋就好”
[09:55] <特鲁尔> “毕竟这王冠上没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几个字...“
[09:55] <琪莎拉> “然后就一鼓作气地冲过去就是 ”
[09:55] <马里亚斯|重连> “所以莫瑞斯你要当国王么”
[09:56] <莫瑞斯> “我不敢妄加猜测这东西到底还有什么奇怪的性质,不过...”
[09:56] <莫瑞斯> “如果马里亚斯从侏儒那里搞来的那台机器真的可以连接到阿巴萨罗姆的大银行...”
[09:56] <莫瑞斯> “阿布达尔大概会有兴趣收藏它一段时间...”
[09:56] <ellesime> (你想把王冠賣了買飛行要塞嗎?!
[09:56] <莫瑞斯> “直到尘埃落定为止。”
[09:56] <莫瑞斯> (寄存?
[09:56] <琪莎拉> “喂……听起来是个超级心动的主意诶”
[09:56] <特鲁尔> “这只是一个世俗的权力象征而已...”
[09:57] * 马里亚斯|重连 也心动了
[09:57] <ellesime> (那機器只有買賣兩種功能?
[09:57] <马里亚斯|重连> “肯定能换不少酒”
[09:58] <特鲁尔> “你觉得那些贵族会认同 一个人拿着王冠说国王已经死了,现在我是你们新的王吗?
[09:58] <琪莎拉> “卖了卖了”
[09:58] <莫瑞斯> “好过把王冠就这么扔给那群疯狗。”
[09:58] <特鲁尔> “相反,国王已死只有我们6个人知道”
[09:58] <琪莎拉> “乌斯塔拉夫不需要王,革命吧,乌拉~”
[09:58] <莫瑞斯> “然后乌斯塔拉夫用不着默语暴君动手就不用活了。”
[09:59] <拉斐爾> (設定上我是偏向革命派的(斜眼
[09:59] <特鲁尔> “我们完全可以5个人拥护着国王凯旋”
[09:59] <莫瑞斯> “或者...如果就像我们知道的那样,国王是女士的忠实信徒,”
[10:00] <莫瑞斯> “把它留给女士的教会裁定,至少不会引起直接的祸乱。”
[10:00] <特鲁尔> “教权侵犯政权,这不好吧”
[10:01] * 琪莎拉 总之默默地找拉斐尔先防腐再圣化了尸体
[10:01] <莫瑞斯> “与其闹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乱子,我宁可把它免费交给某只巨龙当财宝。”
[10:01] <莫瑞斯> “至少不会有平民百姓因为它而遭殃。”
[10:01] <特鲁尔> “然后乌斯塔夫就陷入争权内战?死的人更多吧”
[10:02] <莫瑞斯> “哪有什么权好争...考虑你在乌斯塔拉夫呆的并不够久。”
[10:02] * 琪莎拉 给拉斐尔沏茶了,然后等着分权完毕
[10:02] <莫瑞斯> “当然我的主张是,留给女士裁决。”
[10:03] <特鲁尔> “你的...女士,不是我的”
[10:03] <莫瑞斯> “如果有谁有权利决定这个王国的命运,也只有祂了。”
[10:04] <莫瑞斯> "Who are you by the way?"
[10:04] <特鲁尔> “王冠的1/6占有权者?”
[10:10] <ellesime> 那麼,你們的討論暫時沒有得出結論,但是在默語暴君的威脅迫在眉睫的前提下,大家都同意暫且把國王的尸體和王冠收起來
[10:10] <ellesime> 等到眼下的危機解決再做商議
[10:11] <ellesime> 當天夜裡......
[10:11] <ellesime> ==========================某人的solo,其他人請裝作沒看見====================================
[10:12] <ellesime> 已經快進入冬季,深山的夜風尤其寒冷
[10:13] <ellesime> 或許是因為白天的爭論,特魯爾覺得輾轉不安,久久無法入睡
[10:13] <特鲁尔> “愚蠢的牧师,愚蠢的教会”
[10:13] <ellesime> 這個時候,他感覺到自己的胸前,一直貼身攜帶的那個護符,隱隱傳來一陣異樣的波動
[10:14] <ellesime> 那感覺就好像是……有什麼存在正在通過那物品,窺視著自己和周圍的世界?
[10:14] <特鲁尔> “这种...魔法?是谁如此大胆”
[10:15] * 特鲁尔 尝试去追索窥探的来源
[10:16] <ellesime> 特魯爾集中精神,順著那股力量追溯源頭,然而靈魂碰觸到的東西,卻是一種無邊的寒冷
[10:17] <特鲁尔> “是...暴君本人?”
[10:17] <ellesime> 『想得到力量嗎……?想知道生存的真意嗎……?』盯著他的那目光并沒有說話,但特魯爾卻感覺心裡響起這樣的聲音
[10:18] <特鲁尔> “如此愚蠢的问题...我曾经以为不朽的智慧会高深很多呢”
[10:19] <ellesime> 那聲音欣然而威嚴地迴蕩,似乎很滿意得到的反饋,『那麼,你想知道什麼……』
[10:19] <特鲁尔> “只要击败你,你的力量和秘密,我迟早都会挖掘出来,何必需要你带有毒药的答复,啧啧”
[10:20] <特鲁尔> “你的手下已经一个一个伏诛了,离轮到你也已经不远了”
[10:22] <ellesime> 特魯爾面對著那聲音做出回答,但不知是否不自覺地把它說了出來,得意的語調化成一陣嘲弄的笑聲,在不大的寢室里陰魂不散
[10:23] <ellesime> 『嘻嘻嘻,那之後呢,繼續去做那些愚蠢的牧師的走狗嗎……還是僅僅滿足于在法師塔里隱居終生?』
[10:24] <特鲁尔> “抓紧最后的时间笑吧。法师对终极真理的探求你是不会理解的”
[10:25] <ellesime> 『我所要應許給你的,可是跟我分享的整個世界喔?』
[10:25] <特鲁尔> “满是死灵的世界吗?”
[10:26] <ellesime> 雖然并不喜歡這種感覺,但那聲音并沒有從特魯爾的腦子中消失,反而像毒蛇一般越纏越緊
[10:26] <ellesime> 『當然,你不必現在給我答復……』
[10:26] <ellesime> 『而如果你願意,你要做的事情也非常簡單……』
[10:27] <特鲁尔> “滚吧,愚蠢的暴君,你的知识迟早都是我的!”
[10:27] <ellesime> 低低的聲音悉悉索索地在周圍迴蕩著,宛如所有默語魔道的邪教徒那樣,傾訴著不能被外人得知的秘密
[10:29] <ellesime> 『總之,不會有任何人,發現任何證據哦……』
[10:29] <ellesime> 那聲音卻沒有在意特魯爾的憤怒,仍舊把話語說完,然後悉悉索索的聲音都逐漸遠去了
[10:29] <ellesime> 不出意外地,特魯爾這一天失眠了
[10:29] * 特鲁尔 摘下项链愤怒的砸向墙角
[10:30] <特鲁尔> “我接下来要开发的最优先法术就是屏蔽这些未经授权的骚扰信息!”
[10:32] <ellesime>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