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003]帝都特急行_Log03_死亡之吻与变异  (阅读 1275 次)

副标题: 注射脱发水 || 難不成要把這灰沖水喝 || 钱多任性

离线 Ellena

  • Knight
  • ***
  • 帖子数: 548
  • 苹果币: 0
[003]帝都特急行_Log03_死亡之吻与变异
« 于: 2015-08-09, 周日 15:41:44 »
ChaosticMoon:   -------------------Start--------------------
ChaosticMoon:   在巨蝎的帮助下,黑色巨爪恶魔很不甘地化为了灰烬
ChaosticMoon:   这也是你们第一次看见恶魔奇异的死亡方式,死去的那一刻他连尸体都没有留下,突然就化为灰烬和黑暗融为了一体
ChaosticMoon:   但是,你们的危机,就到此结束了吗?
末荻:   (蜜汁沉默
Jack Dome:   "终于...结束了...吗?
川內:   "那大蟲子真厲害呢。"
末荻:   ”没想到jack大人有那么厉害的宝物
川內:   "突然跳出來嚇死我了。"
* Jack Dome 把蝎子dismiss了
川內:   "不過那惡魔射出來的不知道有沒有害,被襲的人最好找有這方面知識的人看看比較好呢。"
ChaosticMoon:   (末荻应该还有dex伤害
唐乾雁:   (我醒着吗……
Jack Dome:   "只隐约记得会造成一些无法自然恢复的效果
ChaosticMoon:   (醒着
Jack Dome:   "但具体是什么效果不知道了
川內:   "那看起來不能放著不管吶..."
末荻: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不太了解
唐乾雁:   “我只感觉到一阵恶心”
ChaosticMoon:   此时,川内,唐乾雁和末荻发现,自己的秀发开始时不时地飘落。就在走动之间就有一大把头发掉了下来。
末荻:   “……
川內:   "咦?奇怪了,難不成是戰鬥的時候頭髮被切斷了?"
Jack Dome:   "....
唐乾雁:   “喂喂,感觉不太对劲。”唐乾雁看着被自己抓下来的头发吓了一跳
末荻:   ”不太正常……我的头发……
* Jack Dome 有点诧异+惋惜地看着渐显斑秃的女士们
* 末荻 拿着与自己头发颜色不同的头发
川內:   "嗯,我也覺得不太正常。"
唐乾雁:   “所以刚才那个怪物可以让人变成秃头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趣味的恶魔?”
* 川內 看著面前這個七彩頭髮的人
Jack Dome:   "要理解恶魔的多变是件疯狂的事情
末荻:   ”或许就是那个怪物射入的东西的效果?
Jack Dome:   "这样吧,你们抠抠嗓子看看能不能吐出些什么来?
唐乾雁:   “注射脱发水?我觉得应该比这严重吧。”
末荻:   ”……
* 川內 抠
Jack Dome:   "这场面比较动人我就先去看看恶魔的灰烬了...
川內:   "唔。。。好像抠不出什麼。"
* Jack Dome 去查看恶魔灰烬
* 唐乾雁 想到了注射脱发水的的情景不禁笑了出来
ChaosticMoon:   Jack发现了一堆灰烬
川內:   "難不成要把這灰沖水喝?聽說東邊有些國家是這樣治病的。"
ChaosticMoon:   灰烬颜色与恶魔的皮肤一样,都是黑色的
末荻:   “对了,问问那个士兵,或许他知道些什么
Jack Dome:   « d20+3 = 3 + 3 = 6 » 和理论上讲的恶魔死掉的情况有什么不同么-位面
Jack Dome:   "冲水的话..也该用那个头吧
ChaosticMoon:   Jack没能想起任何相关的信息,毕竟,上一次恶魔出现已是千年以前
* 唐乾雁 总算想起来了马可君
* Jack Dome 于是又过去查看两个半块的头
* 末荻 走到马可边上,询问他是否知道恶魔的能力
ChaosticMoon:   Jack发现绿色的汁液正从被切成两半的美杜莎头中流出来
川內:   "有夠惡的玩意..."
Jack Dome:   (能再检定绿色汁液是否有药效么
ChaosticMoon:   那景象,就好比昆虫被打烂一样
ChaosticMoon:   (丢heal
Jack Dome:   « d20+0 = 2 + 0 = 2 » Heal-体液能解毒?
* 唐乾雁 感觉地上的东西非常恶心于是掉头不看
ChaosticMoon:   Jack觉得或许也许可能大概可以当作某种药用,毕竟一个人的毒药可能是另一个人的解药
末荻:   (……
Jack Dome:   "嗯……谁有瓶子吗?
川內:   "我有幾個空瓶子。"
川內:   "怎麼了?
Jack Dome:   "我想装一些这种液体回去研究
唐乾雁:   “你不会是想装那么恶心的玩意儿吧?”
末荻:   ”有发现什么吗?
川內:   "這液體有什麼用嗎?"
Jack Dome:   "没发现什么..虽然不知道有啥用但不带回去研究的话,更是永远不会知道答案的
川內:   « 1d20+3 = 15 + 3 = 18 »heal 湊上去看有什麼用
川內:   "啊對,反正帶回去當證據也行。"
末荻:   “那不如整个尸体都带回去吧
Jack Dome:   "液体单独装小瓶,尸体挂在马上就行了
川內:   "那掛在阿拉的馬上吧。"
末荻:   ”嗯
Jack Dome:   "毕竟带着汤我估计马也会很惊恐的
唐乾雁:   “总感觉带着半个头好不吉利……”
Jack Dome:   "是带着双份的半个头啦
* 唐乾雁 虽然这么说,并没有阻止其他几人动手搬尸体
* 末荻 转头对着马可
ChaosticMoon:   川内仔细查看绿色液体之下,发现液体还有轻微的腐蚀能力,至少人类应该不能把这液体当作解药用
* Jack Dome 于是接过小瓶装了一瓶体液
末荻:   “马可,你了解这些恶魔吗?
马可:   “不不……知道……在下怎么可能知道呢”
Jack Dome:   (还好我有全身甲铁手套
末荻:   ”看来对那个还是一无所知“自言自语
唐乾雁:   “马可大哥,你知道附近有没有熟悉恶魔的人,不管是书呆子还是妄想狂都可以。”
马可:   “附近吗…在下认识的人都在首都,附近只是些落后地方的山区,最多有一两个本地牧师,怕是不会去研究恶魔的”
Jack Dome:   "牧师?
Jack Dome:   "嗯..顺路么
马可:   “毕竟是千年以前的生物了,也没有太多的人会去研究”
马可:   “需要稍微绕点路,在下觉得如果没有特别的需要还是不要随便绕路吧?”
末荻:   « d20+9 = 14 + 9 = 23 »宗教知识,牧师会研究恶魔吗
川內:   "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那些惡魔還會再來吶,以現在大家都負了傷的狀態也不好辦
唐乾雁:   “总觉得教会对抗的只是‘想象中的恶魔’,并不会有什么太大帮助。”
唐乾雁:   “不过川内姐说的很对,我已经伤的走不动了啦,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修整一下比较好。”
末荻:   ”不过我觉得去回复一下状态也不错
末荻:   “毕竟我们都受了其他的伤
Jack Dome:   "不,我觉得马可说得对
Jack Dome:   "除非你们在脱发之外还感到什么明显不适
ChaosticMoon:   末荻想起了牧师有时会与召唤来的恶魔作战,但那些多是实力强大的牧师才会做的
Jack Dome:   "否则我们还是抓紧回国的好
Jack Dome:   "恶魔的势力已经触碰至此,再不抓紧回去通报,我们就根本无法完成预警的任务了
唐乾雁: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在脱发难道不是明显的不适吗!”
Jack Dome:   "虽然我也很心疼,唐小姐
* Jack Dome 确实是一脸惋惜的表情
Jack Dome:   "但脱发暂时不影响您走路
* 唐乾雁 想想自己变成秃头就可怕
川內:   "但若然我們回去中途再遇到惡魔的話,以我們現在的狀態恐怕更難完成任務吧。"
Jack Dome:   "作为特使您应该有拼上性命完成任务的觉悟
末荻:   ”除了那不知名的毒素,我还中了其他毒素
ChaosticMoon:   (顺便你们今天已经走了8小时了,再走会被算为急行军,别忘记这点
Jack Dome:   "总之我的建议是,抓紧休息一下就准备出发比较好
Jack Dome:   "既然马可刚才没能帮上忙,那么就你来守夜吧?
马可:   “好…好的,在下乐意效劳……”
川內:   "拼上生命不是我要做的事,我要做的只是協助你們完成通報的任務而已。在考慮時間之前,我的建議是最好你們能活到回國通報。"
Jack Dome:   (顺便代理老萨遣散一下坐骑
* 唐乾雁 拿出包里的镜子,悲伤地打量着镜中的自己
末荻:   “我赞同川内的看法
Jack Dome:   "我很理解你们现在心烦意乱,身上又有伤,难以入睡
Jack Dome:   "但不休息的话,明天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Jack Dome:   "所以还是早点睡吧
ChaosticMoon:   就在你们交谈的半小时间,三位被亲吻过的少女的秀发依然在不断脱落。你们可以发现,脱落最快的是末荻和唐乾雁,已经有将近1/4的头发掉下来了,但川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Jack Dome:   "有什么话可以躺下谈
末荻:   ”现在只是决定去向。
Jack Dome:   "怕掉头发的话..就先用手帕把头包住,或许会好一点点
* Jack Dome 说着开始脱盔甲,准备休息
* Jack Dome 发现里面的衣物都湿透了
ChaosticMoon:   (所以你们决定怎么做?
Jack Dome:   (我决定休息
川內:   "很難想像那惡魔的效果只是純粹脫髮而已,我想還是最好還是先處理了這件事比較好。"
川內:   « 1d20+1 = 5 + 1 = 6 »本地 想一下附近有沒有可能會有這方面知識的人.
Jack Dome:   "如果有办法的话,当然好,但至少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Jack Dome:   "难不成你真的打算把那堆灰冲水喝了?
Jack Dome:   "马可军士,麻烦你一下,帮我脱下盔甲...
Jack Dome:   "这事一个人真搞不定
川內:   "我們這裡大概也沒人知道怎處理,所以才想先去附近的地方,即使解決不了好歹也能請當地的牧師療傷。"
末荻:   ”实在说不通,就我们自己过去不
马可:   “好……‘
马可:   于是帮助Jack把全身甲脱了下来
川內:   "馬可先生,這裡去你所說的村莊需時多久?"
川內:   "騎馬的話。"
* Jack Dome 配合马可在这几分钟里脱盔甲中
马可:   ”怕是有2、3个小时的马程吧……“
马可:   ”可是马……“
ChaosticMoon:   你们顺着马可的眼光看去,4匹马里倒有2匹都半跪着,身下有些不知名液体
末荻:   ”……
Jack Dome:   "....都吓尿了....
Jack Dome:   "脑袋还是我自己背着吧
* Jack Dome 脱完盔甲铺开睡袋
Jack Dome:   "马可,这附近有水源么
马可:   ”这个嘛……村庄里应该有水源“
Jack Dome:   "......
Jack Dome:   "去村庄要额外花费多少时间?
Jack Dome:   "我是指选最近的
唐乾雁:   “干什么去?要水的话我这里不少。”
马可:   ”最近的村庄应该就是在下刚才提到的那个了,离这里有2、3个小时“
Jack Dome:   "我是说额外花费
Jack Dome:   "不是单程距离啦
末荻:   ”川内,3小时我觉得可以去看一看,只能辛苦一下马匹了。
Jack Dome:   "明天再去吧
Jack Dome:   "没有水马会渴死的
* 唐乾雁 Zzzz
Jack Dome:   "明天去村庄,就这么决定了
Jack Dome:   "不管路程了
唐乾雁:   “我这里的水够的”
末荻:   “也只能这样了。
* 唐乾雁 打开了神奇的野餐盒
* Jack Dome 去马鞍囊里卸下些草料安抚一下马匹
马可:   “这里到村庄单程应该需要2个半小时吧”
Jack Dome:   (马的饮水量和人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吧...
唐乾雁:   (当启动时,野餐盒内会装满足够15个人或5匹马吃一天的粮食和水。
Jack Dome:   "好了休息吧,多想无用,早点睡觉也许明天脱发能结束
Jack Dome:   (那你也就能喂饱这5匹马....
* 末荻 拉起斗篷,准备休息,计划一大早就出发
唐乾雁:   “不管啦,我要先睡了。”
* Jack Dome 钻进睡袋休息,既然附近没水源那只好不洗了
川內:   "也沒辦法了,只能明天早點起行吧。"
Jack Dome:   "守夜马可拜托了
* 唐乾雁 扯了扯睡袋
Jack Dome:   "下半夜让萨老爷守吧
* Jack Dome 休息
萨阿维德拉:   “嘎”
* 末荻 休息
Jack Dome:   (duck for the duck power
ChaosticMoon:   于是在毫无解决办法的情况下,你们决定暂作休息
ChaosticMoon:   酣战之后,你们都感到身心具疲。很快地,你们就回归了塞伦的怀抱
ChaosticMoon:   ----------Day 2----------
ChaosticMoon:   第二天一早你们纷纷醒了过来
Jack Dome:   "姑娘们,抓紧整理一下,我们尽早出发
* Jack Dome 在马可的协助下穿盔甲
* 末荻 一早起来,研究了下法术书,就做好出发准备了
ChaosticMoon:   夕阳从东边升起,阳光照到了你们的脸上,唤醒了你们沉睡中的灵魂
* Jack Dome 发现自己身上又是血味又带点点没散干净的汗味,很是难闻
ChaosticMoon:   末荻刚站起来,发现自己的所有头发已随着肩膀滑落
Jack Dome:   "........
Jack Dome:   "把你们的头发收好..有办法处理的时候,或许恢复起来要容易些
* Jack Dome 虽然很吃惊但压抑着没表现出来,强作镇定
* 川内 起床後看一下自己枕邊,
* 末荻 检查自己还有哪里不适
ChaosticMoon:   与此同时,末荻发现自己的耳朵变成了像精灵一样尖尖地
末荻:   ”……
* Jack Dome 顺便仔细观察一下她们的鼻子有没有变化
* Jack Dome 心中有一种或许姑娘们真的会变成猪头的不祥预感
ChaosticMoon:   除此之外,末荻还发现脸狭旁边还长出了如同美杜莎头一样的小触手
末荻:   ”赶紧出发吧“把斗篷完全拉了起来
川內:   HP Healed: 5
Jack Dome:   HP Healed: 5
末荻:   HP Healed: 3
唐乾雁:   HP Healed: 5
萨阿维德拉:   HP Healed: 5
ChaosticMoon:   小触手不受末荻控制地抚摸碰触着末荻的肌肤
川內:   "我說吶,你現在長得好像有點像昨天那怪物。"
* 川內 檢查一下自己是不是也是那樣
Jack Dome:   "....同化性的毒素吗......
末荻:   "你们也难逃厄运
ChaosticMoon:   再仔细一看,唐乾雁和川内也长出了类似的触手和耳朵
* 唐乾雁 迅速检查自己模样,然后把脱落的头发都塞到了帽子里,把大帽子紧紧地扣在头上
* Jack Dome 穿上盔甲
Jack Dome:   "川内姑娘...
Jack Dome:   "虽然不太礼貌,但你试试看,掐一下那触手,看看自己疼不疼
末荻:   ”我有种不如直接把自己炸死的冲动
ChaosticMoon:   更糟糕的是,末荻和唐乾雁发现自己的肌肤似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甚至连最近刚学会的魔法也无法记忆起来
川內:   "總覺得感覺有點怪..."
* 川內 試著捏一下自己的觸手
* 唐乾雁 头昏脑涨,机械似的活动着
ChaosticMoon:   (末荻和唐乾雁Int/cha各扣3点
* Jack Dome 给马喂草料
末荻:   « d20+10 = 14 + 10 = 24 »位面,仔细回想这种毒素,在哪见过,怎么处理
ChaosticMoon:   末荻和唐乾雁感觉,自己的脖子处有些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孕育着。而川内也觉得自己的思维似乎在迟钝下来
ChaosticMoon:   末荻想不起更多和美杜莎头相关的信息了
川內:   "總覺得腦昏昏的。難不成那些惡魔就是這樣繁殖的嗎。"
ChaosticMoon:   你们掐了下触手,感觉触手好像已经变成了你们的一部分
ChaosticMoon:   虽然无法控制,但是痛楚明显地从触手上传来
Jack Dome:   "....
Jack Dome:   "看表情也知道很疼
* 川內 總之先用繩子把觸手扎起來,免得晃來晃去。
川內:   "看來還剩下一點時間,總之先去附近村落看看吧。"
末荻:   ”嗯事不宜迟
川內:   "你們看起來比我嚴重一點。"
Jack Dome:   "让萨老爷试试用治疗的正能量
Jack Dome:   (代理老萨用1点治疗能量碰唐的触手
Jack Dome:   (就算失败了应该也能heal1
川內:   "如果發現你們開始變得像那惡魔一樣的話,我會把你們兩個殺了,然後再自殺,希望兩位有這心理準備。"
ChaosticMoon:   萨啊的治疗之手稍许治愈了你们的伤口,但是对那些触手并没有什么用处
唐乾雁:   HP Healed: 1
唐乾雁:   “我不想……变成怪物……”
Jack Dome:   "...我收回昨天夜里的话,现在看来确实先行处理你们的问题或许比回去更重要
Jack Dome:   "出发吧,多说无益
末荻:   “嗯
ChaosticMoon:   反倒是那些触手似乎有些畏惧初升的朝阳,费力地向你们脑后躲避着
Jack Dome:   "路上再探讨问题
川內:   "放心吧,你變成怪物之前應該會以人類的身份死去。"
* Jack Dome 上马催促大家出发
* 川內 出發
* 末荻 上马出发
* 唐乾雁 跟着上马
Jack Dome:   "嗯? 那些触手畏光?
* Jack Dome 把照明杖拿出来凑过去
Jack Dome:   "川内我试试啊?
* 末荻 发现触手的异样,把自己的斗篷拉下来
川內:   "哦,反正它們扎在一起,應該不會有什麼事。"
* Jack Dome 用照明杖的发光头部靠近触手
Jack Dome:   (当然在马上
ChaosticMoon:   你们发现触手在照明杖下一动不动,你们甚至感觉稍微舒服了一点
川內:   "啊,好像安靜下來了"
Jack Dome:   "然而这种光强似乎还不够啊
川內:   "等我一下哩。"
* 川內 把不滅明焰跟觸手扎在一起
* 唐乾雁 虚弱地拿出火炬点上
Jack Dome:   "...难道要用闪光球.......(足以临时致盲的程度
末荻:   ”那也是一瞬间吧
ChaosticMoon:   在朝阳的照耀下,你们一路照着马可的指示,向最近的村庄前进了。然而朝阳也许并没有阻止恶魔的行动。你们依然偶尔可以看见远方有类似恶魔的身影在天空飞行着
* Jack Dome 把揭示晶体从剑上抠下来,贴在川内的触手上试试
ChaosticMoon:   Jack的晶体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Jack Dome:   (还好不是碎了 = =
川內:   "唔。。。這個應該是真貨,不是什麼幻象吧。"
* Jack Dome 又装回剑上
ChaosticMoon:   所幸的是,目的地所在的村庄也不是在官道附近的大村子。一路上你们借着树荫的掩护,小心前行着
Jack Dome:   "...你们用照明工具压制一下那些触手吧
川內:   "我這邊還有一根不滅明焰,你們要不。"
Jack Dome:   (你有2根?
川內:   (嗯
* 唐乾雁 举着火把摇摇头
Jack Dome:   (那总共3根够了
Jack Dome:   (每人1根
川內:   "不,火把不行的吧。"
川內:   "你這是想燒了它們嗎。"
川內:   "總之先把那些玩意跟這不滅明焰扎在一起吧。"
* 末荻 感谢的接过,不管有没有用,都放在边上照着
ChaosticMoon:   2个多小时后,你们终于远远地能看见炊烟冒起的村子了
* 川內 看一下經過2小時後那2個女的還有什麼變化。
* Jack Dome 加快速度催马小跑过去
川內:   "你先進去吧,我們這樣子也不方便進去。"
Jack Dome:   "马可你是本地人,带我去找本村的村长或者牧师吧
ChaosticMoon:   你们看到村子的规模并不是很大,大约有25户左右。村子周围种着不少常见的作物。
ChaosticMoon:   早起的农民们正挥舞着锄头辛勤耕作着
Jack Dome:   "...
川內:   "我們這樣子進去說不定那裡的人以為我們去搶劫。"
* Jack Dome 扭头看看远处的天空,能看到恶魔飞不
ChaosticMoon:   孩子们在另一边的泥地上牵着牛,互相打闹着。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似乎都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村庄
末荻:   ”看来恶魔还没侵入这里
川內:   "(估計他們以為是大鳥在飛過吧"
* Jack Dome 和马可一起去见村长
ChaosticMoon:   在问过几个村民后,你们问到了村长家
ChaosticMoon:   村长年方40多,同时也是村里的牧师
ChaosticMoon:   一身肌肉让他看起来比实际要年轻许多
* Jack Dome 让马可证明了一下我们的身份
Jack Dome:   "那么奥斯拉村长大人
Jack Dome:   "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
ChaosticMoon:   村长看到你们前来略微吃惊
奥斯拉:   “哦?冒险者吗?我们这里可是很少有冒险者前来”
Jack Dome:   (他没对我们身份产生什么怀疑吧?
Jack Dome:   "不是冒险者,是军人和外国使节
奥斯拉:   “使节?这可真是罕见”
Jack Dome:   "所以我就开门见山的讲了
Jack Dome:   "贵地如此安静祥和我们很欣慰,但不幸的是
Jack Dome:   "贵国首都已经沦陷
奥斯拉:   “什…什么??”
Jack Dome:   "现在恶魔……是的不用吃惊,是恶魔
Jack Dome:   "它们正在向这里进攻的路上
奥斯拉:   “怎么可能?恶魔已经千年没有出现了……”
Jack Dome:   "想来这几天天上多了些那玩意您也许也注意到了
奥斯拉:   “唔…………”
Jack Dome:   "如果可能的话希望您带领全村人到罗兰避难
Jack Dome:   "当然这是您村里的事情,我们不便多干涉
奥斯拉:   “……”
奥斯拉:   似乎震惊地一时说不出话来
Jack Dome:   "然而我们昨夜在距这里3小时马程的地方,已经遭遇了恶魔
奥斯拉:   半响,才缓缓开口道
Jack Dome:   "嗯您先说
奥斯拉:   “你们遭遇了恶魔吗……是什么样子的”
Jack Dome:   "一个长着巨大爪子的,一个会飞的长满触手还会亲吻着向别人嘴里注射液体的脑袋
奥斯拉:   “…………”
奥斯拉:   “美杜莎之头吗……”
末荻:   ”这个样子的。“说着拉开斗篷。
Jack Dome:   "另外似乎还有个会扑腾的带针的蝙蝠样的
奥斯拉:   “!”
Jack Dome:   "哦?
Jack Dome:   "您还懂这个
奥斯拉:   “莫非……你们也是中了…那个死亡之吻……”
末荻:   ”也是?您知道?
Jack Dome:   "是的,我们队伍里的女士们无一幸免
Jack Dome:   "前往贵处,一方面是进行一下简单补给,另一方面也听闻您是牧师,希望求得治疗之法
奥斯拉:   “老夫年轻的时候也在大陆上旅行过…曾经见过同行的同伴被亲吻过“
* Jack Dome 看看村长是不是人类
奥斯拉:   ”先是头发掉光,然后耳朵变得和精灵一样细长,触手从头皮处长出“
奥斯拉:   ”再然后是变得痴呆、面容老化“
奥斯拉:   ”最后……“
奥斯拉:   ”那个人,自己就变成了美杜莎之头……“
奥斯拉:   ”真是不想回忆起来的记忆啊……“
末荻:   “所以您知道怎么治疗吗?
* 唐乾雁 默默地颤抖着
Jack Dome:   "……
Jack Dome:   "所以恶魔入侵的迹象,其实您也早就发现了一些啊
奥斯拉:   “老夫也只听说过能力高强的牧师能够治疗这个吻,很遗憾,老夫并没有那个能力……”
Jack Dome:   "那大概发生在什么时间? 所以最后你们也不得不把变异的同伴杀掉了吗...
奥斯拉:   “不…被召唤出来的恶魔一直都有,但是只有能力强大的人才能在与恶魔战斗中活下来……”
奥斯拉:   “像我们这样的普通百姓并不能知道多少”
奥斯拉:   “老夫也是机缘巧合下才得知的”
Jack Dome:   "但昨天我们干掉的那个巨爪,最后可不是消失了啊
Jack Dome:   "是切切实实地变成一堆灰了
奥斯拉:   “消失?”
Jack Dome:   (补一个动作,当初收集一小瓶灰
Jack Dome:   "喏,就这样的
奥斯拉:   “这个恕老夫见识浅,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唐乾雁:   “不管怎么说……您知道谁有能力处理掉这死亡之吻吗?”
奥斯拉:   “当初老夫见到的恶魔都是被打败后就消失了,什么都不会留下来“
Jack Dome:   "所以,您的队伍当时就眼看着同伴变成怪物,然后把ta干掉了?
Jack Dome:   "好吧我用词比较笨拙,请您不要太介意
Jack Dome:   "我并没有冒犯的意思
末荻:   ”那您有办法抑制住异变吗?
奥斯拉:   ”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会变成这样……我们那时也惊呆了“
奥斯拉:   ”幸好有一个路过的教廷牧师,救了我们“
奥斯拉:   ”也正是由此为契机,老夫才开始信仰伟大的塞伦女神的“
奥斯拉:   ”一切都在主的注视之下……“
Jack Dome:   ".......
奥斯拉:   说着低头做了个祷告
* Jack Dome 一同祷告了一下
末荻:   ”……
Jack Dome:   "赞美吾主
Jack Dome:   "那么现在您有什么建议吗
* Jack Dome 给了马可些钱,先让马可去收集些补给
奥斯拉:   ”哦哦?阁下也是塞伦的信徒吗?赞美吾主“
Jack Dome:   "当然,我和萨老爷都是塞伦的信徒,老爷是女神的圣骑士,我是老爷的侍者
奥斯拉:   ”唔……当时那个牧师说,只要在阳光下那个变化就不会继续“
Jack Dome:   "...原来如此,多谢您点拨
奥斯拉:   ”所以各位暂时应该是安全的……“
奥斯拉:   ”但是在太阳落山之后,各位恐怕依然难逃一劫……“
Jack Dome:   "篝火的强度不够吗...
Jack Dome:   "昼明术什么的看来也撑不了那么久
奥斯拉:   ”啊!对了“
奥斯拉:   ”那位牧师说过昼明术应该也有同样的效果
Jack Dome:   "是的,但昼明术的时间毕竟短暂
Jack Dome:   "如果只是压制的话,并不足以撑过漫漫长夜啊
末荻:   ”关键是在这段时间里如何找到可以治疗的人,所以你知道最近的教堂或者高级牧师在何处吗?
奥斯拉:   “但是,昼明术只能暂时压制这种变化,必须需要高强的牧师使用”消除疾病"Remove Disease"才能彻底根除“
Jack Dome:   "好吧,还是多谢您的帮助
奥斯拉:   “至于强力牧师……这个小村和外界并没有什么往来,老夫也不知道哪里会有。附近的村落老夫也没有听说过有什么牧师……”
奥斯拉:   “也许……各位只能自求多福了……’
Jack Dome:   "...还是多谢了
Jack Dome:   "我们这里有位伤重的小姐
Jack Dome:   "还希望您帮忙治疗一下
Jack Dome:   "费用我们会出的
* Jack Dome 指唐
Jack Dome:   "也希望您仔细考虑一下去罗兰避难的事情
* 唐乾雁 依然捂着大帽子
奥斯拉:   ”看来各位都是强大的战士/法师,能受这样的伤一定也是遇到了不得了的敌人吧……“
奥斯拉:   ”没问题……“
Jack Dome:   "是的,就瓶子里这个家伙
* Jack Dome 指指那瓶灰
末荻:   “还有你背上的那只
* 末荻 指了指自己的头
奥斯拉:   « 2d8+4 = 8 + 4 = 12 » cmw
奥斯拉:   « 2d8+4 = 13 + 4 = 17 » cmw
Jack Dome:   (一发80g
奥斯拉:   ”对了,你们稍等一下“
川內:   "那麼,馬可你一直在大城市工作,你知道哪裡有什麼厲害的牧師不?"
奥斯拉:   说着转身进屋,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卷轴
奥斯拉:   ”各位能到这里也是有缘,这是老夫以前冒险的时候得到的“
奥斯拉:   “这个卷轴就送给各位吧”
唐乾雁:   HP Healed: 13
Jack Dome:   "哦哦那真是谢谢您了,不过这是什么卷轴啊
Jack Dome:   "我们好付款
奥斯拉:   “这是老夫年轻的时候冒险得到的昼明术卷轴,老夫一直留着做纪念,但也没什么用了”
唐乾雁:   “大叔……是个好人……”
Jack Dome:   "哦真是太感谢了!
奥斯拉:   “各位告诉老夫恶魔的信息老夫也就这样算作谢礼吧”
末荻:   ”看来可以多撑一段时间了
奥斯拉:   “没法帮到诸位,但是……也许能稍微坚持一下吧”
奥斯拉:   “看三位小姐的情况,恐怕在日落后只有不到4小时了……”
Jack Dome:   HP Healed: 11
Jack Dome:   "嗯...
Jack Dome:   "那么我们还要着急赶路,也就不多做打扰了
Jack Dome:   "关于避难的事,还望您早作决断
Jack Dome:   "就此别过,希望大家平安
川內:   "別了。"
川內:   HP Healed: 14
奥斯拉:   “各位也一路保重……愿女神与你们同在……”
唐乾雁:   “再见……”
末荻:   “谢谢
ChaosticMoon:   于是,在名叫Holden的小村暂作休息之后,你们一行继续踏上了旅程
ChaosticMoon:   你们明白了唐乾雁、末荻和川内将面对的是什么,你们也很清楚,自己也许逃不过这一劫了
ChaosticMoon:   此时从日升起已经过了3个小时,日落之前你们无论如何,必须尽力一试
ChaosticMoon:   ------------------Save------------------
« 上次编辑: 2015-08-09, 周日 15:47:17 由 Elle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