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战争之鳞] 蕴的故事  (阅读 1526 次)

副标题:

离线 Sheepy

  • 纯良的白色生物
  • 风纪委
  • *
  • 帖子数: 14121
  • 苹果币: 2
[战争之鳞] 蕴的故事
« 于: 2015-07-22, 周三 20:45:16 »
第二团激战过后,于布林多大街。)

许久没欣赏过这么美的景色了。
天空被城中的火光染红,蓝天也带上一抺悲伤的灰色。
厄尔坦抱胸,闭上眼以出众的精灵听力感受死伤者的哀号。
怨天的、尤人的、懊恼的、醒悟的,临终的人跟临终的哥布林其实没甚么分别。
远方还有热血沸腾的争战声。喊叫、刀剑互击、咏唱、爆炸、追逐。
这可真会令人上瘾。
突然,一把格格不入的柔弱女声在旁边打扰了他,「亚呀伊♪亚呀伊♫」
Aaye。有几分像精灵语,但这口音也实在太奇怪了...
厄尔坦转头过去,看见白色旗袍的半精灵少女抱着他不醒人事的哥哥,在叫自己。见到他看过来,少女缩了一下。
他没好气,「妳还是别说精灵话好。说人话就可以。」
她缩得更小了,委屈的样子。对了,她是哑的。
厄尔坦环顾。对面那起火的酒吧已经没救。仔细听,在呼救声中好像听得见牛头人破门的吼叫。
「需要我帮忙?」
她点点头,半站在旁边的马车上,指了指哥哥,拉了拉他,没拉动,投来求助的眼神。
厄尔边叹气边站起,「妳久我一个人情。」
才跳上马车,厄尔坦就后悔了。被食人魔砸坏的沥青桶流得满车都是。着火的话会烧得连炭都不剩的。她那哥哥还要是个大块头,但现在总不能退。
「好,来,一、二、三!脚,他的左脚!喂别慢吞吞的,我撑不住...」

 * * *

厄尔坦坐到少女旁边休息,「妳是叫蕴吧。」
「雅♪」蕴解下左臂的方型小盾翻到背面,摸出粉笔,写下Waon,秀给他看。
厄尔坦认得那是精灵语,「和音。」蕴高兴地点点头,又将字抺去。「妳是牧师吧。难怪他们可以这么放心战。」
她的哥被食人魔砸了足有一分钟,几分钟内蕴就完成清创接骨,现正给他膝枕,磨著气味浓烈的药丸。他还没醒。
蕴浅笑,《不是牧师。^略懂医术。》
「诗人?」
少女开颜,点头。
「能救活?。」
「雅♪」
妳叫略懂医术,牧师就要失业了。「妳们三人也真是罕见组合。是那儿来的?」
她写了个厄尔坦不认识的地名。于是又写了诠释,《雪山的另一边。我们翻山过来的。》
厄尔坦脸色发白,「那座山闹鬼。」这一带可没很多雪山。
蕴得意地摇摇头,《不闹了。哥哥^用剑劝服它放下执念了。》
精灵失笑扶额,被看轻了呀,「用剑怎驱鬼。」用牛头人的锤子也不行吧。那就剩...
蕴耸了耸肩,一笑置之。她起身翻转病号,翻开哥的衣服,给背伤涂抺刚磨起的药粉。
「我有印像见过妳。妳跟妳的母亲一起来过。妳是有唱歌的。你母亲叫爱甚么...爱丽丝?」
艾丽美。你是厄尔坦。》
厄尔坦有点意外,但掩不住得意的笑容,「你听说过我?」
蕴轻歪头表示否定,《你爹讬我妈找你。》
厄尔坦立刻铁青脸。「妳们后来又回到我的村?」
《我们听见袭击的事,回去义诊。你爹很伤心。》
精灵摇摇头。他抓起弓想起身,但被少女按回去。她没退开,就跪在他双脚中间搭搭搭地写字。
《我妈没答应。我们不寻人。我们游荡、与危险为伍。》双方现在距离很近。
厄尔坦别过脸,先是觉得好笑,然后感到欢心。
这丫头有意思。肯定不会闷。今天就很精采。
他瞄了一眼蕴,「完美。我确实很危险。」
她瞪大眼,然后皱眉,开始写字。但写了没多少字就一手抺掉。
蕴放下盾,凑近厄尔坦的脸。
跟琥珀同色的大眼不住盯着他的眼。他可以看见自己的映射。眼瞳深处隐约浮现著点点微弱的魔力。
只要现在凑上去,就能吻到了。危险?当然!
像是期待着厄尔坦的动作,蕴敏捷地避开了。
她满意地微笑,再次凑近厄尔坦,半闭上眼嘴唇微张,「Amin n'ruwa ta」
(我不怀疑。)

留下这句唇语,蕴站起拍拍膝,回头迎接焦头烂额的牛头人。
« 上次编辑: 2015-08-06, 周四 01:52:00 由 Sheepy »
(10:23:05 PM) 欧剃: 咩的笑话一般不仅冷,而且是黑漆漆的阴冷?
(10:23:11 PM) 布布: 这只是,对别人来说是掉SAN值的腹黑,对咩来说仅仅是笑话而已
(10:23:45 PM) ***Sheepy 耸肩, 一笑置之
(10:24:17 PM) ***布布 死了
  D&D 4e 殁土英豪 头两章试译

离线 Sheepy

  • 纯良的白色生物
  • 风纪委
  • *
  • 帖子数: 14121
  • 苹果币: 2
Re: [战争之鳞] 蕴的故事
« 回帖 #1 于: 2015-08-13, 周四 15:17:57 »
克蕾雅向神殿报告完特洛亚斯议员所交待的新工作后急不及待地回到旅馆。
之前分配房间时蕴好像不太愿意跟艾格伯特分开,不过后来还是勉强同意了。所以现在是二人同房。
这是跟她独处的好机会。

克蕾雅来到门外,按捺住兴奋的心情敲了敲门。
脚步声响起。门被猛力打开。
克蕾雅看见鳞甲。的胸部。满是肌肉的。
「嗨。」艾格伯特放松握剑的手,留下门开着径自返回房间。蕴的被子卷成一团,不见人。
克蕾雅呆了两秒,然后确认门牌。门柄挂着一个新的木牌子,刻着星星和音符。房间没有错。
艾格伯特坐到窗边,修理甚么小玩意件。「请自便。」
喂喂,这是的房间吧。女生专用的。你甚么时候... 唉。
如果不是我,那就是蕴请他过来的。
克蕾雅无奈地挂起斗蓬,到床头解下盾牌,望了望专心致志的艾格伯特。
不打紧。跟他打好关系也是必要的。
此时,一条比手指还粗的弹簧逃出艾格伯特的手,弹呀弹呀,最后滚到她跟前。
克蕾雅小心翼翼地拾起它,物归原主。「谢谢。」
艾格伯特将弹簧塞入手上的木管。木管是松木做的,约十五六厘米长,雕著卷云、双角四脚蛇等图案。还有一对坑槽。
「好精巧。这是甚么东西?」克蕾雅搬来椅子坐到他旁边。
「表妹的袖箭。」艾示意桌面。桌上散布著拉杆、板机、弩箭等零件,还有杯饮了一半的水。「说是有点不顺。」
「你很熟识她?」克蕾雅像闲聊一样试探。
「没有人比我更熟。」艾格伯特给克蕾雅一个自信的笑容,然后继续弄袖箭。
「她有姐妹吗?」
「她是独女。」毫不犹疑的回答。会不会只是她没提过?听上去不很妙。
「妳在找失散的亲人?」艾格伯特一边检查著拉杆,一边问。
「我在找姐姐。亲姐姐。」克蕾雅重复了一次强调。
「她叫甚么名字?也许表妹会知道。」艾格伯特没有任何特别反应。
最少他有兴趣。那就多说一些吧,反正他很快就会知道。
「爱花。爱花‧星耀,大我三岁。她有第一顺位的继承权。当我还小的时候我们就分开了,但父亲间中会提起她。
 爱花跟我一样都有妈妈的橙眼。她有父亲的黑发……」

「妳们很像样?」艾格伯特终于打量了一下克蕾雅。
「只有眼睛。她常常黏着父亲、爱读书,跟母亲学得一手好琴。」
「琴。胡琴?」艾格伯特扬起大姆指,指蕴攞在床尾的琴。
「不,不是这种。平放的琴,名字忘了。我们曾经养了一只雀。爱花常常跟牠互弹互唱……」
「咳。」床的方向有人咳了一下。二人一起望过去。
蕴从那团被子下翻身出来,揭开被子坐到床邉,有点激动地看了克蕾雅一眼。
克蕾雅感到一阵晕眩,眼变得湿润。艾格伯特没察觉,起身看蕴,「吵到妳了?」
蕴作了个喝东西的动作。艾格伯特立刻递上水。
蕴呷了口水,静静地拿起床头的黑板和粉笔,一笔、又一笔,简单地描出一只黄背白肚的短翼小鸟,下注罗亚
艾格伯特抓了抓下巴,「罗亚鸟?没听过。」
蕴翻眼,续写下去,罗亚,长嘴沼泽鹪鹩》
克蕾雅控制不住,开始擦泪,「那只雀叫罗亚。」
蕴对艾格伯特别了别头,示意房门。
「我去散个步。」艾格伯特放下零件,抓起剑准备出门,但被蕴叫住。
蕴再次做出喝东西的动作,眯着眼将头晃了一圈,担忧地摇手说不。艾格伯特也挥了挥手,关上门。
房里现在真的只剩下二人。

蕴下床,拨开零件腾出放黑板的空间。她深呼吸,冷静了一点,
蕴坐下,摸摸啜泣著的克蕾雅的头。克蕾雅哭得更厉害了。
这就像是一个梦。
蕴犹疑着提笔,像是在斟酌每一个字,《抱歉…妹妹。…我已经连本名爱花都忘了。》
「我知道。姐姐现在叫蕴。但姐姐还记得罗亚!」克蕾雅抬头,通红的眼掩盖不住高兴。
《只有两三幕零碎回忆。牠如何了?》
「牠唱很多歌。有位富商很欣赏牠。父亲将牠送过去卖人情。」
蕴别过脸看窗,似乎是在想些甚么,最后冷漠地写,《很贵族的处理方式。》

那晕眩的感觉又来了,「别这样说父亲!」克蕾雅急忙咬舌;不能搞垮这首次谈话,「妳们失踪了好久。我们找得很辛苦。」
蕴微笑,点点头,继续摸头,「雅♪」
克蕾雅擦泪,「荣耀归与科瑞隆,我们总算重逄了。母亲呢?」
蕴的表情暗淡下来。她打量了克蕾雅一会儿才回答,《她过身了。到临终都没有提过…父亲的事,或妳。》
「死……了?」克蕾雅深受打击。
《抱歉没有遗体。我……》蕴用笔点着黑板在想该怎么写…或该写甚么,《当时只有我得救了。抱歉。》
「不,不。」克蕾雅语塞。
蕴轻拍克蕾雅,然后有点灰地支开话题,《妳现在信奉珂瑞隆?》
克蕾雅一脸朝气,「科瑞隆赐我力量,帮助我找到姐姐,而为此我愿意奉献自己,把一切荣耀归于衪。」
蕴放下笔,没能完全掩饰起厌恶的表情。克蕾雅停下;蕴令她想起那些对神、对教会灰心绝望的信徒。
「姐姐……不相信科瑞隆?」克蕾雅好不容易才能问出口。
《母亲她…………》蕴提着笔迟疑良久,放下笔,又拿起。
最后她下了决心,用力振笔,《母亲她坚信妳的妖精神,一直祷告。但她没有得救。她…》
粉笔啪一声断掉。
蕴立刻抓起一支新笔,《现在又差使妳来找我,这算甚…(啪)》
蕴丢下笔头,一手将所有字抺掉,再擦走新掉落黑板上的泪。怨恨的泪。
克蕾雅心如刀割。不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姐妹相逄是神的旨意,这又是谁在从中作梗呢?
托罗格?罗丝?
绝对是罗丝。祂以戏弄、打击珂瑞隆为乐。但是……
刺耳的粉笔声打断克蕾雅的思路。蕴在强颜欢笑,《妳的神似乎待妳不薄。》
不久以前还是脱离现实的美梦。不过几句话,克蕾雅就觉得自己坠入深渊。
「姐姐,科瑞隆赐我力量,不是为了我。我所起的誓……」
克蕾雅回想誓志,突然灵光一闪。这不是谁的阻拦。这也是救恩。
「…听我说,姐姐。妈妈可能是求祂拯救妳。」
蕴直起身子,缓缓地瞪大眼,有点惊讶,低头扶额。
「而科瑞隆也确实兑现了。想一下,姐姐妳是如何被救的。」
蕴颤抖,慢慢地一笔一笔写,《妳…说对了。但…母亲没得救…是事实。》
「神不是全能的。但姐姐在这儿。姐姐活下来了。这不是神迹吗?」
《所以…我错怪祂了?》
克蕾雅点头,充满盼望。蕴放下笔,缓缓靠在椅上,看着她的圣徽说不出话。
然后蕴失笑。无奈地、如释重负地开始一边哭、一边笑。
克蕾雅扑上去拥抱姐姐。
「我们找到妳了,姐姐。」
(10:23:05 PM) 欧剃: 咩的笑话一般不仅冷,而且是黑漆漆的阴冷?
(10:23:11 PM) 布布: 这只是,对别人来说是掉SAN值的腹黑,对咩来说仅仅是笑话而已
(10:23:45 PM) ***Sheepy 耸肩, 一笑置之
(10:24:17 PM) ***布布 死了
  D&D 4e 殁土英豪 头两章试译

离线 Sheepy

  • 纯良的白色生物
  • 风纪委
  • *
  • 帖子数: 14121
  • 苹果币: 2
Re: [战争之鳞] 蕴的故事
« 回帖 #2 于: 2015-09-19, 周六 13:59:55 »
2015-09-10 主团开不成,以蕴失踪的寻人冒险代替

出演: 不朽食物(艾格伯特|战念), Sheepy(DM / 蕴|诗人), 听海落潮声(柯猹金|符牧), 克雷牙牙(克蕾雅|圣武)

[20:38:33] 蕴|诗人: 在议员交讬任务后,蕴去收集失踪者的情报,夜深未归。艾格伯特表示这很反常。大家四散找蕴,很快就找到一个可怜的地点。
[20:38:35] 蕴|诗人: 那是个看上去很旧的餐馆。当门卫拦下你们并得知你们在找谁,他们打了个眼色然后一起攻击。
[20:39:41] 克蕾雅‧星耀: "一定是他们窝藏了姐姐!我们杀进去!"克蕾雅抽出长剑向前一挥
[20:39:09] 蕴|诗人: 当然,区区的餐馆门卫你们三两下就解决了。你们冲入去,里面有两个混混站着,似乎是刚拿好武器准备出来看甚么事。
[20:39:57] 蕴|诗人: 后面还有一名壮汉在喝闷酒,两名穿甲的保镖在跟厨娘谈话,没怎么管你们。
[20:40:26] 艾格伯特: 「等等!先观察一下情况!」
[20:41:43] 克蕾雅‧星耀: "姐姐被人拐走了哩!还有什么需要观察吗?"克蕾雅扭头过来疑惑地问
[20:41:45] 艾格伯特: 「你们!告诉我,是否有一个不能说话的女孩来过这里!」
[20:42:34] 蕴|诗人: 那壮汉听了,瞄了你们一眼,壮而有力地命令:"女的给我绑起。男的随便你们。余下的那只杀了给厨房。"
[20:43:27] 艾格伯特: 摇了摇头「看起来只能战斗了,准备攻击!留下活口,打晕就好!」
[20:43:46] 克蕾雅‧星耀: 克蕾把剑插在木地板上挥手喝斥道"圣骑士克蕾雅现在要肃清这里的绑架犯,闲杂人等请离开这里!"
[20:45:25] 克蕾雅‧星耀: (壮汉应该是boss了
[20:45:36] 克蕾雅‧星耀: (厨娘也很可疑 如果他不离开的话得提防一下

C1
C2
F1
F2
> > > MAP < < <

剧透 -  踢馆:
[20:46:10] 蕴|诗人: R1 | C1 C2 F2 F1 汉 蕾29/29 柯28/28 艾41/41
[20:35:49] DnDBot: 克蕾雅 投掷 雷雷先攻: 1d20-1=(7)-1=6
[20:36:11] DnDBot: 艾格伯特|战魂 投掷 先攻: 1d20+1=(1)+1=2
[20:40:09] DnDBot: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掷 先攻: 1d20+1=(1)+1=2
[20:46:35] 蕴|诗人: 一对混混拿着带绿光的匕首攻过来
[20:46:54] 蕴|诗人: 一人打蕾, 一人打艾.
[20:46:49] 艾格伯特: (这是土豪混混啊
[20:47:02] 克蕾雅‧星耀: (盾牌格挡
[20:47:04] 蕴|诗人: 不过都被挡下了
[20:47:36] 蕴|诗人: 两名保镖见状, 看指示
[20:47:47] 蕴|诗人: 壮汉指指楼上, 就有一个人上去了
[20:48:11] 克蕾雅‧星耀: "表哥!"
[20:48:30] 艾格伯特: 「知道了!」
[20:48:50] 艾格伯特: (我去,拖住壮汉好了
[20:48:47] 克蕾雅‧星耀: (表哥!你没拉裤鍊!
[20:48:52] 艾格伯特: (噗

F1
C1F2
C2
[20:49:56] 蕴|诗人: R1 | C1 C2 汉 F1 F2 柯28/28 蕾29/29 艾41/41
[20:49:56] 蕴|诗人: 柯的行动
[20:50:03] 柯猹金: hum
[20:50:06] 克蕾雅‧星耀: (这阵势很有牛头大佬feel
[20:50:22] 柯猹金: 右移动五尺
[20:50:31] 柯猹金: 对右下挥出大锤
[20:50:50] DnDBot: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掷 守护之语‧守护符文 : 1d20+8=(15)+8=23
[20:51:37] 蕴|诗人: hit.
[20:52:02] 柯猹金: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掷 整容大锤: 1d10+5=(9)+5=14
[20:52:50] 蕴|诗人: 他避开了要害, 但胸口难免被敲出砰的一声 (浴血)
[20:53:33] 柯猹金: end
[20:53:47] 蕴|诗人: 克蕾雅行动
[20:54:55] 蕴|诗人: R1 | C1-14(血,下打柯邻敌3thp,e柯) C2 汉 F1 F2 柯[护]28/28(邻友抗2) 蕾29/29 艾41/41
[20:55:20] 克蕾雅‧星耀: 威能攻击C1
[20:56:08] DnDBot: 克蕾雅 投掷 : 1d20+9=(2)+9=11
[20:56:16] 蕴|诗人: miss
[20:56:26] 克蕾雅‧星耀: end
[20:57:36] 蕴|诗人: 半开放式厨房那边的三人也停止交谈, 开始看戏
[20:58:20] 蕴|诗人: 特别是壮汉, 目光锐利, 非等闲之辈
[20:56:48] 蕴|诗人: 艾格伯特行动
[20:57:32] 艾格伯特: 标记c2, 攻击
[20:58:05] DnDBot: 艾格伯特|战魂 投掷 ab: 1d20+10=(3)+10=13
[20:58:21] 蕴|诗人: miss
[20:58:22] 艾格伯特: (/me 自爆
[20:58:28] 艾格伯特: (完毕
[20:58:33] 克蕾雅‧星耀: (hhh
[20:58:46] 蕴|诗人: R2 | C1-14(血,下打柯邻敌3thp,e柯) C2(艾标) 汉 F1 F2 柯[护]28/28(邻友抗2) 蕾29/29 艾41/41
[20:59:16] 蕴|诗人: 艾格伯特没敢越过混混
[20:59:40] 艾格伯特: (是没敢吗!
[20:59:50] 艾格伯特: (沉思
[20:59:54] 蕴|诗人: 受伤的他往后退, 双手翻桌攻击艾 (艾投豁免
[21:00:54]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豁免: 1d20+1=(11)+1=12
[21:02:04] 蕴|诗人: 艾格伯特避过了桌子
[21:00:23] 蕴|诗人: 另一人继续戳克蕾雅
[21:00:25] DnDBot: Sheepy 投掷 vs ac: 1d20+10=(12)+10=22
[21:00:58] 蕴|诗人: 只见他的小刀闪左闪右, 避开盾又避开剑, 直插护甲间的弱点
[21:01:23] 蕴|诗人: 妳感到伤口像火一样痛. 有毒.
[21:01:27] 艾格伯特: (我觉得我应该去楼上
[21:01:37] 艾格伯特: (但是你们下面总感觉支撑不了
[21:01:51] 克蕾雅‧星耀: (可以
[21:02:27] 柯猹金: (某击中的那个,如果攻击的话
[21:02:56] 柯猹金: (因为守护符文的效果,被打的人+3HP
[21:02:58] 蕴|诗人: (嗯, 算作攻击吧. 有临血.
[21:03:12] 蕴|诗人: R2 | C1-14(血,下打柯邻敌3thp,e柯) C2(艾标) 汉 F1 F2 柯[护]28/28(邻友抗2) 蕾23/29(持毒5) 艾41/41+3
[21:03:30] 蕴|诗人: 你们听见保镖在努力地爬楼梯
[21:03:40] 艾格伯特: (看起来我要冲过去了!
[21:03:43] 艾格伯特: (诸位再见!
[21:03:46] 克蕾雅‧星耀: (加油加油
[21:03:49] 蕴|诗人: 壮汉和余下的保镖也开始小心地接近
[21:03:48] 艾格伯特: (加油(炸
[21:03:49] 克蕾雅‧星耀: (别摔倒
[21:03:58] 柯猹金: (逗多克去自爆吧!
[21:04:08] 艾格伯特: (我去炸了他们!

C1
F1
C2
[21:04:30] 蕴|诗人: 柯猹金的回合
[21:04:51] 艾格伯特: (结果被包围了
[21:05:06] 克蕾雅‧星耀: (没事你是坦
[21:05:30] 柯猹金: 移动到逗右边那格
[21:05:52] 蕴|诗人: 跳上桌?
[21:06:02] 柯猹金: 嗯。移动应该够(等等要跳跃检定吗
[21:06:14] 蕴|诗人: 来一个特技检定(不是运动喔, 等会儿会说原因
[21:07:02] 柯猹金: (诶(噢(特技没点(能检定咩
[21:07:28] 蕴|诗人: (能投, +0
[21:06:48] DnDBot: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掷 牛头人选手,华丽地270°前空翻!: 1d20+0=(8)+0=8
[21:07:37] 柯猹金: (望天
[21:08:26] 蕴|诗人: 柯猹金华丽地跳上桌。受到三百磅的单点冲击,桌子翻了过来。你直接趴扑到目的地。
[21:08:39] 艾格伯特: ((((
[21:08:37] 克蕾雅‧星耀: (牛270度华丽摔桌
[21:08:44] 克蕾雅‧星耀: (哈哈哈哈
[21:09:05] 克蕾雅‧星耀: (好想吐糟2333
[21:09:22] 克蕾雅‧星耀: (可是我要先做被戳的反应
[21:09:42] 蕴|诗人: (请吐嗯
[21:09:55] 克蕾雅‧星耀: (不行 吐槽了就没气势发怒了
[21:09:10] 蕴|诗人: 现在门口附近已经是一片混乱
[21:09:19] 蕴|诗人: 幸好桌上没食物
[21:09:33] 蕴|诗人: 柯猹金请继续
[21:10:26] 柯猹金: 唔. 爬起来, end
[21:10:48] 蕴|诗人: 我是满心期待你来个地蔵杀的. 可惜呀.
[21:10:54] 克蕾雅‧星耀: (何等的失态!
[21:10:57] 蕴|诗人: 要烧 AP 吗? =v=
[21:11:04] 柯猹金: 不必
[21:11:29] 蕴|诗人: R2 | C1-14(血) C2(艾标) 汉 F1 F2 柯[护]28/28(邻友抗2) 蕾23/29(持毒5) 艾41/41+3
[21:11:43] 蕴|诗人: 克蕾雅的回合
[21:11:59] 蕴|诗人: 你感到毒素在蔓延
[21:12:05] 克蕾雅‧星耀: (今天的骰真可怕…
[21:12:10] 克蕾雅‧星耀: "哼…下流的歹贼,让你们见识一下圣骑士之力!"克蕾雅嚣张地抬起下巴俯视众流氓,然后举起长剑大刀阔斧地斩落
[21:12:16] 蕴|诗人: R2 | C1-14(血) C2(艾标) 汉 F1 F2 柯[护]28/28(邻友抗2) 蕾18/29(持毒5se) 艾41/41+3
[21:11:57] DnDBot: 克蕾雅 投掷 援护打击: 1d20+9=(5)+9=14
[21:13:02] 蕴|诗人: 似乎是受到毒素影响, 刀子失了准头
[21:13:46] 克蕾雅‧星耀: 移动到C2左边
[21:13:55] 克蕾雅‧星耀: 标记C2
[21:13:51] 蕴|诗人: "嘿嘿, 小妮子, 放下那危险的玩具比较可爱喔"
[21:13:58] 蕴|诗人: "刀是男人的玩具"
[21:14:35] 柯猹金: 「不如来试试你爷爷锤子如何?」
[21:15:12] 克蕾雅‧星耀: (猹的回答点赞!
[21:16:02] 柯猹金: (啊,打漏了,本来是想学八戒,说是牛爷爷的(
[21:14:14] 蕴|诗人: (OA?
[21:14:21] 克蕾雅‧星耀: (嗯
[21:14:19] 克蕾雅‧星耀: "哼。"克蕾雅一击失手,转战另一个敌人
[21:14:21] DnDBot: Sheepy 投掷 vs AC: 1d20+8=(13)+8=21
[21:14:41] 蕴|诗人: 你转战的时候, 后背又吃了一刀
[21:14:50] 蕴|诗人: 你浴血了
[21:14:54] 克蕾雅‧星耀: "呀!"
[21:15:21] 克蕾雅‧星耀: 次要圣疗自己
[21:15:25] 克蕾雅‧星耀: end
[21:16:50] 克蕾雅‧星耀: (对了 这毒我不能投豁免?
[21:17:01] 蕴|诗人: (请投!
[21:19:02] DnDBot: 克蕾雅 投掷 怯毒1: 1d20=20
[21:19:38] 蕴|诗人: 克蕾雅一口将毒吸了出来, 吐了在地
[21:15:30] * 柯猹金 甩甩脑袋试图甩掉刚摔过晕乎乎的感觉
[21:15:34] 艾格伯特: (这个是什么节奏呢,这个是我不能上楼梯的节奏
[21:16:20] 艾格伯特: (整的和赛车似得(沉思
[21:16:40] 克蕾雅‧星耀: (想不到是那么丑的角色说的

C1
F1
C2
[21:16:28] 蕴|诗人: R2 | C1-14(血) C2(艾标) 汉 F1 F2 柯[护]28/28(邻友抗2) 蕾24/29(持毒5se) 艾41/41+3
[21:16:35] 蕴|诗人: 艾格伯特.
[21:17:04] 蕴|诗人: 现在你被一名重甲牛头和一名铁甲骑士护卫著
[21:17:19] 蕴|诗人: 你感到珂瑞隆和不知名的符文古神在向你微笑
[21:17:34] 克蕾雅‧星耀: (微笑2333
[21:18:26] 艾格伯特: 先标记c1,吃两次AO到f1右边
[21:18:45] DnDBot: Sheepy 投掷 vs AC: 1d20+8=(16)+8=24
[21:18:49] DnDBot: Sheepy 投掷 vs AC: 1d20+10=(11)+10=21
[21:19:05] 艾格伯特: (卧槽敌人的ab骰的好厉害!
[21:19:09] 蕴|诗人: 艾格伯特一口气冲过去,连吃两刀
[21:19:34]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扭曲之战他娘: 1d20+12=(2)+12=14
[21:19:40] 艾格伯特: (捂脸
[21:19:49] 艾格伯特: (完毕了
[21:19:55] 蕴|诗人: (我得说, 今天你们的骰运很糟呢
[21:23:17] DnDBot: Sheepy 投掷 vs AC: 2次 1d20+8+2 = 10, 18 = 20 28
[21:20:28] 蕴|诗人: 当 F1 斩中你的时候
[21:20:34] 蕴|诗人: 他乘机拉住了你
[21:20:53] 艾格伯特: (拉到哪里了
[21:20:59] 克蕾雅‧星耀: (床上
[21:21:06] 艾格伯特: (胡!
[21:21:24] 蕴|诗人: (只是拉住不给你走/mew , 没有改变你的位置
[21:22:01] 蕴|诗人: R2 | C1-14(血,艾标) C2 汉 F1(抓艾) F2 柯[护]28/28(邻友抗2) 蕾24/29 艾33/41(F1抓,持毒5se)
[21:22:13] 蕴|诗人: 第三回合.
[21:22:49] 蕴|诗人: 两名混混打了个眼色, 奸笑着夹击女仕
[21:23:08] 蕴|诗人: "多摸自己给我们看看呀"

C1F1
C2
[21:23:17] DnDBot: Sheepy 投掷 vs AC: 2次 1d20+8+2 = 10, 18 = 20 28
[21:23:37] 蕴|诗人: C2 命中了. 你再次中毒
[21:24:11] 克蕾雅‧星耀: 克蕾雅充耳不闻,咬着唇重整战姿
[21:24:18] 蕴|诗人: R3 | C1-14(血,艾标) C2() 汉() F1(抓艾) F2() 柯[护]28/28(邻友抗2) 蕾18/29(持毒5) 艾33/41(F1抓,持毒5se)
[21:24:59] 蕴|诗人: 壮汉跟保镖则夹击艾格伯特. 似乎很难逃了.

C1
F1
C2
[21:25:13] DnDBot: Sheepy 投掷 vs AC: 2次 1d20+12 = 5, 15 = 17 27
[21:25:54] DnDBot: Sheepy 投掷 damage: 2d8+4=(3,4)+4=11
[21:25:28] 蕴|诗人: 保镖完全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21:25:40] 蕴|诗人: 但壮汉只用蛮子就打偏了你的盾牌, 狠狠地敲你
[21:26:09] 蕴|诗人: 你现在被他盯住了 (标记)
[21:26:22] 艾格伯特: 我开个Endure Pain
[21:26:53] 艾格伯特: (10全伤害抗力嗯
[21:24:03] 艾格伯特: (说起来我居然忘记战斗适应(炸
[21:26:53] 蕴|诗人: (看在骰子分上, 我就当你适应了好了 XD
[21:27:07] 艾格伯特: (好哒
[21:27:08] 蕴|诗人: (我算一下看看...
[21:28:22] 蕴|诗人: R3 | C1-14(血,艾标) C2 汉 F1(抓艾) F2 柯[护]28/28(邻友抗2) 蕾18/29(持毒5) 艾40/41(F1抓,持毒5se,抗10e艾,汉标,汉集火)
[21:26:16] 克蕾雅‧星耀: (集中起来,我要ae了
[21:28:51] 艾格伯特: (对了
[21:28:53] 艾格伯特: (毒这个
[21:29:01] 艾格伯特: (我毒素抗力2是啥效果来着(沉思
[21:29:14] 蕴|诗人: (能减两点嗯. 看多有用!
[21:30:02] 艾格伯特: (于是我的回合结束的时候骰一个豁免(沉思
[21:29:26] 蕴|诗人: 柯猹金的回合.
[21:31:04] 蕴|诗人: 克蕾雅先动.
[21:31:08] 蕴|诗人: 毒发 5 点.
[21:31:25] 克蕾雅‧星耀: 好毒…
[21:31:38] 蕴|诗人: 你们看见克蕾雅面色发紫 (浴血)
[21:31:46] 艾格伯特: (简直(
[21:31:46] 柯猹金: (所以蕾蕾动?
[21:31:54] 蕴|诗人: (嗯. 毒发是回合始的事.
[21:32:17] 蕴|诗人: R3 | C1-14(血,艾标) C2-11 汉 F1(抓艾) F2 蕾13/29(持毒5se) 柯[护]28/28(邻友抗2) 艾40/41(F1抓,持毒5se,抗10e艾,汉标,汉集火)
[21:33:19] 克蕾雅‧星耀: 圣疗,全防御 爆发AP点然后攻击C2
[21:34:09] 克蕾雅‧星耀: 21:34:05 <DnDBot> 克蕾雅 投掷 援护打击: 1d20+9=(9)+9=18
[21:35:14] 克蕾雅‧星耀: 21:35:00 <DnDBot> 克蕾雅 投掷 伤害: 1d8+5=(6)+3=11
[21:35:35] 蕴|诗人: 你转过身, 他的刀子还插在你背上, 就那样从他的手飞脱. 顺着势头你一剑敲下去, 他整个人被车飞撞墙, 坠地晕倒
[21:35:53] 克蕾雅‧星耀: "以眼还眼!"
[21:36:01] 蕴|诗人: 回合终的话请投豁免
[21:36:36] 蕴|诗人: 你试图拔出刃首, 但没够到
[21:36:13] DnDBot: 克蕾雅 投掷 毒: 1d20=5
[21:36:43] 蕴|诗人: 柯猹金的回合
[21:37:16] 艾格伯特: (死兆来夹击
[21:37:16] 柯猹金: (嗯干掉了一个?
[21:37:37] 蕴|诗人: (我看错了, 以为打 C1. 嘛, 下回合再让他醒过来
[21:37:18] 蕴|诗人: R3 | C1-14(血,艾标), C2-11(倒) 汉 F1(抓艾) F2 蕾25/29(持毒5se,防+2) 柯[护]28/28(邻友抗2) 艾40/41(F1抓,持毒5se,抗10e艾,汉标,汉集火)
[21:38:36] 柯猹金: 往左五尺快步好了
[21:39:33] 柯猹金: 打C1
[21:39:16] DnDBot: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掷 守护符文·守护之语: 1d20+8=(10)+8=18
[21:39:50] 蕴|诗人: hit and drop
[21:40:58] 蕴|诗人: C1 的胸口再次吃了一巨锤
[21:41:14] 克蕾雅‧星耀: (专业碎骨
[21:41:16] 蕴|诗人: 他呆了一下, 眼瞪着牛头, 直直地往后倒下
[21:41:52] 柯猹金: 次要动作康复符文, 目标蕾
[21:42:02] 柯猹金: end
[21:42:04] 艾格伯特: 五尺左移
[21:42:10] 克蕾雅‧星耀: (我…我突然想起 我要做的是回气不是全防…
[21:42:36] 克蕾雅‧星耀: (呜呜呜 我是把两个动作搞错了T T

F1
C2

[21:42:39] 艾格伯特: 次要动作标记F1 移动到c2前面(吃ao
[21:43:07] 蕴|诗人: R3 | C2-14(血) 汉 F1(抓艾) F2 蕾29/29(持毒5se,防+2,防+1e柯) 柯[护]28/28(邻友抗2) 艾40/41(F1抓,持毒5se,抗10e艾,汉标,汉集火,防+1e柯)
[21:43:14] 蕴|诗人: 艾 hit
[21:43:15] 艾格伯特: 标动,扭曲之艾格伯特 投掷 : 1d20+10=(19)+10=29吃剑啦!
[21:43:40]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 1d8+5=(2)+5=7
[21:44:05] 蕴|诗人: 艾格伯特看见 C2 争扎了一下, 先发制人赶过去给他补上一剑柄
[21:44:41] 蕴|诗人: ".... 喂, 来人呀!" 壮汉见势色不对, 往楼梯的方向大叫
[21:45:03] DnDBot: Sheepy 投掷 vs AC: 1d20+8=(19)+8=27
[21:45:16] DnDBot: Sheepy 投掷 vs AC: 1d20+10=(5)+10=15
[21:45:06] 克蕾雅‧星耀: (你这场吃好多OA…
[21:45:09] 艾格伯特: (吃吃吃
[21:45:12] 艾格伯特: (就是吃
[21:45:15] 克蕾雅‧星耀: (不饱吗…
[21:45:19] 艾格伯特: (不要虚
[21:45:29] 蕴|诗人: (OA 比正常打还高伤呐
[21:45:47] 蕴|诗人: (你的抗力还有效
[21:45:52] 蕴|诗人: (所以没构成伤害
[21:45:55] 艾格伯特: (那么就吃嗯
[21:45:59] 艾格伯特: (于是就这样
[21:46:00] 艾格伯特: 完毕
[21:46:02] 蕴|诗人: (而 C2 依旧是被你补刀了嗯
[21:46:05] 蕴|诗人: 豁免
[21:46:20]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 1d20+1=(7)+1=8
[21:46:22] 艾格伯特: (败了
[21:46:48] 蕴|诗人: (稍等. 你被拉住, 不能移动
[21:47:23] 蕴|诗人: (我想想看. 来一次力量检定.
[21:47:46]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天灵灵地灵灵: 1d20+2=(7)+2=9
[21:47:48] 艾格伯特: (于是
[21:48:02] 蕴|诗人: (于是你只能站着了
[21:48:10] 艾格伯特: 等等
[21:48:12] 克蕾雅‧星耀: (果然是弱受
[21:48:17] 艾格伯特: (似乎是可以骰运动的?
[21:48:52] 蕴|诗人: (嗯. 移动动作. 结果还是不能移动呢.
[21:48:59] 蕴|诗人: (要爆 AP 吗? =w=
[21:49:42] 蕴|诗人: 你觉得以你的运动才能, 应该不难逃脱
[21:49:04] 艾格伯特: (/me 炸
[21:49:34] 艾格伯特: (我.... 好!爆!
[21:50:25] 蕴|诗人: 投运动
[21:50:42]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极限运动·反曲脱离!: 1d20+8=(6)+8=14
[21:50:56] 蕴|诗人: ..... 差一点. 我就当作成功了.
[21:51:18] 艾格伯特: (/me 感受到了无奈
[21:51:16] 蕴|诗人: 当你以为逃不掉的一刻
[21:51:29] 蕴|诗人: 你好像听见蕴的笑声
[21:51:41] 蕴|诗人: 你大大得力, 奋而挣脱了
[21:51:49] 蕴|诗人: 顺利地打倒了混混
[21:51:50] 艾格伯特: (这是救场了(
[21:52:02] 蕴|诗人: (这是你的幻听 XDDDD
[21:52:36] 柯猹金: (这个就像是死亡flag
[21:52:59] 蕴|诗人: 第四回合
[21:53:24] 蕴|诗人: R4 | 汉 F1(抓艾,艾标) 蕾29/29(持毒5se,防+2,防+1e柯) 柯[护]28/28(邻友抗2) 艾40/41(持毒5se,汉标,汉集火,防+1e柯)
[21:53:43] 蕴|诗人: 壮汉见势色不对, 掉头就逃
[21:53:51] 蕴|诗人: F1 也紧跟着 (艾 OA
[21:54:08] 柯猹金: (能冲锋壮汉吗
[21:54:10] 克蕾雅‧星耀: (都逃到楼上去?
[21:54:20] 蕴|诗人: 往厨房的方向逃
[21:54:27] 蕴|诗人: 艾先投 OA 嗯
[21:54:40] 艾格伯特: (看起来普通oa就好了
[21:54:53] 克蕾雅‧星耀: (壮汉居然会怂…我还捏着每日要喷他的说
[21:55:06]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ao: 1d20+7=(17)+7=24
[21:55:10] 艾格伯特: (我这个骰运啊
[21:55:14] 蕴|诗人: (居然, 普通中了!
[21:55:16] 克蕾雅‧星耀: (终于…
[21:55:24]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伤害: 1d8+4=(2)+4=6
[21:56:41] 蕴|诗人: 柯的回合
[21:56:56] 蕴|诗人: 你们发现, 厨娘不知甚么时候消失了
[21:57:05] 蕴|诗人: 后门大开

F1

[21:57:51] 蕴|诗人: 克蕾雅可以行动
[21:56:34] 艾格伯特: (看起来我可以上去了 我猜
[21:58:31] 克蕾雅‧星耀: (要去一起去了… 不然又中伏…
[21:58:55] 艾格伯特: (好好好 同去
[21:59:12] 克蕾雅‧星耀: (猹呢 要追还是上楼…
[22:01:52] 柯猹金: (能冲壮汉吗
[22:02:03] 蕴|诗人: (吃 OA
[22:02:28] 柯猹金: (妥
[22:03:04] DnDBot: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掷 牛头人冲锋·目标壮汉: 1d20+11=(19)+11=30
[22:03:56] DnDBot: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掷 牛头人冲锋·目标壮汉: 1d6+5=(3)+5=8
[22:03:06] DnDBot: Sheepy 投掷 oa: 1d20+10=(1)+10=11
[22:03:32] 蕴|诗人: 柯猹金直冲上去, 闪身回避了保镖的攻击
[22:03:39] 蕴|诗人: 将壮汉一下撞倒
[22:03:41] 蕴|诗人: hit
[22:00:52] 蕴|诗人: "可恶的, 自己冲进厨房了吗?"
[22:04:43] 蕴|诗人: R4 | 汉-8(倒) F1-6(艾标) 蕾29/29(持毒5se,防+2,防+1e柯) 柯[护]28/28(邻友抗2) 艾40/41(持毒5se,汉标,汉集火,防+1e柯)
[22:04:48] * 柯猹金 低下头闷声怒吼,冲去把壮汉顶起又摔在地上
[22:04:49] 蕴|诗人: 克蕾雅.
[22:05:30] 克蕾雅‧星耀: "没有你逃避审判的余地!"克蕾雅从胸口拿出圣徽举向壮汉使出华光闪5
[22:05:40] 蕴|诗人: (这距离........
[22:05:47] 艾格伯特: (
[22:05:52] 克蕾雅‧星耀: …克蕾雅走上前去再说一遍台词
[22:06:44] 蕴|诗人: 你发现走上前... 还是追不到轻甲的二人
[22:05:55] 蕴|诗人: (我... 我不会阻止你浪费圣光的
[22:06:53] 克蕾雅‧星耀: 呜呜呜…
[22:06:53] 艾格伯特: (死兆 堵路!
[22:07:02] 艾格伯特: (要堵路! 让他们跑不了!
[22:07:22] 克蕾雅‧星耀: 跑上前去后撑著双腿回气(使用回气)
[22:07:40] 蕴|诗人: (再跑就连标准动作都没了喔?
[22:07:51] 克蕾雅‧星耀: (那就跑一半然后回气

F1

[22:08:00] 蕴|诗人: 豁免
[22:08:10] DnDBot: 克蕾雅 投掷 : 1d20=13
[22:08:48] 蕴|诗人: R4 | 汉-8(倒) F1-6(艾标) 蕾29/29(防+2e蕾) 柯[护]28/28(邻友抗2) 艾40/41(持毒5se,汉标,汉集火)
[22:09:15] 蕴|诗人: 当你跑的时候, 你顺便拔掉背上的刀
[22:09:18] 蕴|诗人: 艾格伯特
[22:10:04] 蕴|诗人: R4 | 汉-8(倒) F1-6(艾标) 蕾29/29(防+2e蕾,CAs蕾,攻-5s蕾) 柯[护]28/28(邻友抗2) 艾40/41(持毒5se,汉标,汉集火)
[22:10:32] 艾格伯特: 「说!你们把蕴藏哪里了!」
[22:10:12] 艾格伯特: (我看看
[22:10:20] 艾格伯特: 走到f1前面
[22:10:31] 蕴|诗人: (你的移动力不很够
[22:10:44] 艾格伯特: (走到哪里算哪里
[22:10:50] 蕴|诗人: (可冲锋, 刚好够, 不冲就差一格
[22:10:57] 艾格伯特: (什么!好 冲锋
[22:11:23]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冲锋之ab: 1d20+9=(13)+9=22
[22:11:33] 蕴|诗人: 两名坐馆没料到你们会这么顽强地追上去, 吓呆了
[22:11:39]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炸!: 1d8+4=(5)+4=9
[22:11:58] 蕴|诗人: R4 | 汉-8(倒) F1-15(艾标) 蕾29/29(防+2e蕾,CAs蕾,攻-5s蕾) 柯[护]28/28(邻友抗2) 艾40/41(持毒5se,汉标,汉集火)
[22:12:31] 蕴|诗人: 保镖一手抽起旁边的桶子, 倒在艾和柯的脚下
[22:12:49] 蕴|诗人: 里面原来是满满的猪油
[22:13:01] 艾格伯特: (这是要点火了(
[22:13:07] 柯猹金: 「说!那个哑女人在哪里!」
[22:13:25] 艾格伯特: (为什么重复我的话!
[22:13:32] 蕴|诗人: 然后他继续开溜 (艾, 柯, OA
[22:13:56]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史诗级战斗场面: 1d20+7=(2)+7=9
[22:14:53] 蕴|诗人: 而壮汉也跟他走,并奋力搬移了桌子
[22:16:16] 克蕾雅‧星耀: 根本不想被我追上嘛囧
[22:16:49] 柯猹金: 这不是废话吗,你拿着武器的
[22:16:40] 蕴|诗人: 柯猹金的回合. 地面湿滑. 特技检定.
[22:16:55] 克蕾雅‧星耀: (阿姐拖地啦
[22:17:00] 柯猹金: 1d20=15
[22:17:26] 艾格伯特: (呆头
[22:17:19] 蕴|诗人: 当壮汉翻桌的时候, 护卫在被桌子挡住之前对你们做了一个鬼脸

F1

[22:17:26] 柯猹金: (蕾蕾,你可以试试脱光衣服,看看他们会不会停下来)
[22:17:39] 克蕾雅‧星耀: (脱衣是整轮动作1
[22:18:49] 柯猹金: (跟你讲,脱衣服,别人就会停下来看。脱了还有魅力,别人还会扑过来)
[22:18:59] 克蕾雅‧星耀: (不信
[22:19:27] 柯猹金: (脱了在说,别人不停某对你负全责)
[22:18:11] 蕴|诗人: 猹站稳了脚
[22:18:16] 蕴|诗人: 可以行动
[22:20:21] 柯猹金: (嗯,负责[嘚瑟])
[22:20:08] 克蕾雅‧星耀: 鬼才信啦
[22:20:38] 克蕾雅‧星耀: 你脱就可以了嗯
[22:20:46] 克蕾雅‧星耀: 我要冲锋!
[22:21:09] 蕴|诗人: 嗯, 那么克蕾雅来吧
[22:21:33] 克蕾雅‧星耀: 上移1步,直线冲锋!
[22:21:55] 蕴|诗人: 当你冲到表哥身边的时候, 你感到脚下一滑... (别移了啦, 移动力呐) 请投特技
[22:22:26] 蕴|诗人: (你特技 -5
[22:22:30] 艾格伯特: (看起来可以上去了 这是追不到的节奏
[22:22:52] 蕴|诗人: (没法呢. 人家善用地型.
[22:23:04] 蕴|诗人: (而且... 轻甲. 也许这是最重要的.
[22:23:12] 克蕾雅‧星耀: 14
[22:23:16] 蕴|诗人: (差一点就成功了
[22:23:24] 克蕾雅‧星耀: …哪捏!
[22:23:36] 蕴|诗人: 艾格伯特看见眼前一阵金发飞舞
[22:23:44] 蕴|诗人: 轻抚自己的脸
[22:23:54] 蕴|诗人: 然后头发往地面直扑
[22:24:10] 克蕾雅‧星耀: "啊--!"克蕾雅扑地术
[22:24:15] 艾格伯特: 「小——!」
[22:24:20] 艾格伯特: 「心.......」
[22:24:52] 克蕾雅‧星耀: (等等…怎么那么像那种什么呆萌的杀必死场面…
[22:25:33] 蕴|诗人: R4 | 汉-8 F1-15(艾标) 蕾29/29(倒) 柯[护]28/28(邻友抗2) 艾40/41(持毒5se,汉标,汉集火)
[22:27:00] 柯猹金: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掷 ntr特技: 1d20+0=(3)+0=3
[22:27:13] 蕴|诗人: 柯猹金感到后面有一阵风
[22:27:27] 蕴|诗人: 下一秒, 脚就被甚么踢到
[22:27:35] 柯猹金: 「啊啊咧咧咧」
[22:27:15] 艾格伯特: (单脚朝天之术
[22:27:43] 蕴|诗人: 然后你知道的就是你正在跟克蕾雅扭作一团
[22:27:48] 克蕾雅‧星耀: (囧
[22:28:48] 蕴|诗人: 乘着这混乱, 对方完全不留恋地逃了
[22:28:50] 克蕾雅‧星耀: "起来起来!"克蕾雅被压得憋了一口闷气,难受得脸颊通红
[22:28:55] 蕴|诗人: 艾也来投一个吧 XD
[22:29:25]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开玩笑之特技: 1d20-1=(7)-1=6
[22:29:38] 蕴|诗人: 想拉你们的艾格伯特结果也倒在你们身上
[22:29:48] 蕴|诗人: 遭遇欢乐地结束嗯
[22:29:55] 蕴|诗人: 确实地击退了敌人呢
[22:30:05] 艾格伯特: 「....」
[22:30:12] 艾格伯特: 试图爬起来
[22:30:22] 柯猹金: 「小姑娘,不要推,你摸得我有点兴奋了」
[22:30:47] 蕴|诗人: 失去了战斗的压力, 你们小心翼翼地慢慢站起. 不过已经满身猪油香.
[22:30:53] 柯猹金: (放火可以烧油吗())
[22:31:08] 蕴|诗人: 可以. 旁边的灶还点着火.
[22:31:30] 艾格伯特: 「我们上去吧,看起来已经追不上那些人了」
[22:31:34] 克蕾雅‧星耀: "吼啊--!好黏好讨厌!"克蕾雅费劲地把沾在皮肤上的光滑猪油抹下来
[22:31:56] 柯猹金: 「噫,真浪费,不如让我舔掉」
[22:32:08] 柯猹金: 看着蕾蕾流口水
[22:32:31] 克蕾雅‧星耀: 瞪了牛头人一眼然后捉住他的脸扭到旁边
剧透 -  寻找蕴的技能挑战:
[22:32:42] 蕴|诗人: (好强势 XD
[22:32:50] 蕴|诗人: (牛头得加油喔
[22:31:39] 蕴|诗人: 现在整间能容下几十人的餐廰空无一人, 只有你们
[22:31:44] 蕴|诗人: 静悄悄的
[22:31:48] 艾格伯特: 指了指楼梯
[22:32:02] 艾格伯特: 顺便随便找几条毛巾给大家
[22:33:12] 蕴|诗人: 艾格伯特找来了几条干净的毛巾
[22:33:34] 蕴|诗人: 不过因为是油, 要完全清掉的话还是必需洗澡
[22:33:32] 艾格伯特: 「走吧,上去看看」
[22:34:25] 克蕾雅‧星耀: 确保靴底没油
[22:33:50] 蕴|诗人: 你们尽力抺好了之后就上楼去
[22:34:13] 蕴|诗人: 楼上你们看见.... 一条空空的走廊. 两边都是门.
[22:34:19] 蕴|诗人: 两边各有一排门.
[22:34:29] 蕴|诗人: 一个人都没有. 门是关着的
[22:34:35] 艾格伯特: 警惕一点,一扇一扇的打开查看
[22:35:27] 蕴|诗人: 第一个房间你们就找到了昏迷的护卫 B, 看样子是被塞入衣柜了然后又自己因重力倒了出来
[22:35:51] 蕴|诗人: 你们一间间找下去, 再找到了几名横七竖八的混混
[22:35:57] 蕴|诗人: 但没找到蕴
[22:36:12] 蕴|诗人: 寻找蕴的挑战开始
[22:37:16] 蕴|诗人: 由于只有三人, 我就不排顺序了
[22:36:12] * 艾格伯特 沉思
[22:36:58] 蕴|诗人: (请自由发挥 - 搜查也好, 审问也好, 只要想得出 & 合理
[22:37:35] 克蕾雅‧星耀: 拿起绳索把混混打包起来
[22:38:01] 艾格伯特: 取10搜查这家店
[22:39:02] 蕴|诗人: 你翻了一下, 找到混混们的装备, 还找到了一柄匕首插在某房间的墙上.
[22:39:04] 蕴|诗人: 蕴的匕首.
[22:39:19] 蕴|诗人: 另外你也发现混混身上插著一些袖箭.
[22:39:51] 蕴|诗人: (.... 真可怕呐. 这样描述的时候
[22:40:00] 艾格伯特: (战力(
[22:39:45] 艾格伯特: 「看起来蕴应该是独自一人逃脱了」
[22:40:10] 克蕾雅‧星耀: "难道说姐姐没事吗?"
[22:40:16] 艾格伯特: 摇了摇头
[22:40:30] 艾格伯特: 「还需要更多的讯息才能下结论」
[22:41:09] 蕴|诗人: (由于你的侦察不算很高... 所以就这么多了 厄不在, 所以没 +1
[22:41:28] 克蕾雅‧星耀: 克蕾雅瞇起双眼把可怕的视线投向打包起来的混混,用钢靴踩住其中一个的头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22:41:36] 蕴|诗人: 投威吓
[22:41:49] 克蕾雅‧星耀: (16
[22:42:36] 蕴|诗人: "哈... 你们... 来晚了. 她想逃走... 被我们... 打了一顿, 带走了."
[22:43:34] 艾格伯特: 「带去哪里了?!」将剑夹在脖子上
[22:43:40] 蕴|诗人: (投
[22:43:56]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 1d20=17
[22:44:21] 艾格伯特: (夹在他的脖子上嗯
[22:44:51] 蕴|诗人: "还能... 那儿呀, 当然... 风月楼... 好货..."
[22:45:25] 蕴|诗人: "可惜... 哑的..."
[22:45:26] 艾格伯特: (有几个人活着来着
[22:45:31] 艾格伯特: (顺便我骰个洞察
[22:45:50] 蕴|诗人: (六个总共, 连同楼下的
[22:45:56]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真话假话大检定: 1d20+12=(7)+12=19
[22:46:16] 蕴|诗人: 你觉得他快昏掉了, 没编织谎言的思考能力
[22:46:09] 克蕾雅‧星耀: "无礼之徙!"克蕾雅抬起腿往混混的下巴招呼了一脚然后合掌敲击
[22:46:33] 艾格伯特: 「那个地方在哪里!告诉我们!」
[22:46:41] 蕴|诗人: 于是, 护卫 B 闷啍一声直接晕过去了
[22:46:49] 蕴|诗人: 似乎得问其他人了
[22:47:23] 艾格伯特: 再次叫醒一个
[22:47:23] 克蕾雅‧星耀: "那个脏地方在哪 !"克蕾雅揪起另一个混混呼喝道
[22:47:40] 克蕾雅‧星耀: (29
[22:47:41] 蕴|诗人: "大人高抬贵手, 我们只是打杂的, 甚么都不知道"
[22:48:24] 蕴|诗人: 小混混掉着眼泪求开恩
[22:48:27] 克蕾雅‧星耀: "是吗,那么给你一个救赎的机会,尽你所能的给我帮助,否则就毒打一顿哦?"
[22:48:48] 蕴|诗人: "我还有老婆要养, 我真的甚么都不知道, 我就只是路过拿东西的"
[22:49:04] 蕴|诗人: (换个技能试试比较好喔
[22:49:13] 克蕾雅‧星耀: "想不到怎样帮我的话就别怪我了。"抱臂不耐烦地俯视
[22:49:47] 克蕾雅‧星耀: (那我投交涉
[22:50:00] 克蕾雅‧星耀: (句子可以照用呗…只是比较强势的交涉嗯
[22:50:17] 蕴|诗人: "我, 我记得了, 他们刚才有谈过一个凶狠的哑吧, 在谈怎卖她的装备!"
[22:50:48] 蕴|诗人: "就... 就不久前! 我就知这么多!"
[22:50:52] 克蕾雅‧星耀: "告诉我那些人和那位小姐在哪里,我考虑放你走…"
[22:50:58] 蕴|诗人: "大人呀..."
[22:51:09] 蕴|诗人: 你们闻到一股尿臭. 从他的下身传来.
[22:51:29] 克蕾雅‧星耀: 叹气,给他松绑
[22:51:50] 蕴|诗人: 他把你们带到楼下, 才得知他的老大已经逃了
[22:52:06] 蕴|诗人: 艾相信他真的不知情
[22:52:25] 艾格伯特: 「还是找个混混吧...嗯」
[22:52:34] 克蕾雅‧星耀: (庄汉不是已经逃很久了吗
[22:52:48] 蕴|诗人: (因为他们晕了, 不知道中间的事
[22:52:50] 柯猹金: 在门口无聊地蹲著,真不懂这些细腻的交流工作
[22:53:09] 克蕾雅‧星耀: (应该把猹放在他们面前说这家伙会吃人
[22:53:21] 蕴|诗人: (柯也可以投投洞察或宗教看看. 甚至医疗.
[22:53:27] 克蕾雅‧星耀: (看来只能投查了?
[22:54:02] 克蕾雅‧星耀: (查血吗
[22:54:10] 蕴|诗人: (嗯. 查伤口.
[22:54:35] 蕴|诗人: (交涉的话也可能会有新的情报.
[22:54:52] 克蕾雅‧星耀: (医疗13
[22:55:13] 蕴|诗人: 克蕾雅对着伤口看了一会儿. 只能确定是手下留情了的. (失败)
[22:55:32] 艾格伯特: (沉思
[22:56:08] 蕴|诗人: (艾的话, 地牢, 医疗, 自然都可以
[22:56:42] 克蕾雅‧星耀: (现在有谁没问过吗
[22:57:12] 蕴|诗人: (还有几个小的. 不怎样重要的.
[22:57:52] 艾格伯特: 22:57:27 <DnDBot> 艾格伯特 投掷 居然是+5自然: 1d20+5=(16)+5=21
[22:57:52] 艾格伯特: 22:57:39 <DnDBot> 艾格伯特 投掷 居然是+5地城: 1d20+5=(2)+5=7
[22:57:40] 蕴|诗人: 艾格伯特再搜了一次
[22:57:57] 蕴|诗人: 在地上找到了一些泥土和杂草.
[22:58:23] 蕴|诗人: 新鲜的. 似乎曾有人从窗口爬来去过.
[22:58:53] 蕴|诗人: 草都是城里常见的品种, 土壤也缺乏野外的质感
[22:58:38] 艾格伯特: 探头望去
[22:59:23] 蕴|诗人: 你望了望, 看见墙上也附着些泥土
[22:58:18] 克蕾雅‧星耀: 我要搜寻一下混混的房间有没有传单或者信之类的线索
[22:59:23] 蕴|诗人: (再来一次成功就好嗯. 你试试交涉一下?
[23:01:08]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掷 交涉: 1d20+4=(20)+4=24(
[23:01:14] 艾格伯特: 去问问其他人有没有看见什么
[23:01:21] 艾格伯特: 或者知道什么不
[23:01:38] 克蕾雅‧星耀: (我不知道该问什么哩…
[23:01:59] 蕴|诗人: 艾格伯特顺着这些线索, 先耐心地向楼下的混混解释是来找人不是来踢馆的.
[23:02:47] 蕴|诗人: 然后他开始解说. 他们确实把好骗的蕴骗了上去. 可惜她反抗, 打伤了几个人, 就绑起拆下装备带走了.
[23:03:02] 蕴|诗人: 依他的说法, 这已经是两小时前的事.
[23:03:48] 蕴|诗人: 你想到, 蕴大概是中途逃了, 偷偷爬回来取回自己的装备, 又逃了.
[23:04:01] 蕴|诗人: 以这个思路去想, 现在大概在回酒馆.
[23:03:57] 艾格伯特: (沉思
[23:04:12] 艾格伯特: (我突然感觉,这是强行把我变成了侦探(
[23:04:29] 克蕾雅‧星耀: (逗多探
[23:04:42] 蕴|诗人: 技能挑战有很多种的呢.
[23:04:41] 艾格伯特: 「总而言之,大概就是这样,现在回酒馆的话」
[23:04:50] 艾格伯特: 「大概蕴已经回来了」
[23:05:50] 克蕾雅‧星耀: (是回我们住的地方?
[23:06:00] 蕴|诗人: (嗯. 回去了吗?
[23:06:10] 克蕾雅‧星耀: 好
[23:07:02] 蕴|诗人: 投豁免. 克蕾雅.
[23:07:14] 克蕾雅‧星耀: 20
[23:07:28] 蕴|诗人: 克蕾雅一打开大门, 就有刀光闪过
[23:07:21] 克蕾雅‧星耀: 什么豁免?
[23:07:36] 克蕾雅‧星耀: "哇!!!"
[23:07:42] 艾格伯特: 「什么?!」
[23:07:44] 蕴|诗人: 藉著神一般的反射, 克蕾雅避过了
[23:08:20] 蕴|诗人: 门口另一边是盛怒的蕴, 手还握着匕首. 她似乎被打得很惨, 眼都黑了一圈, 衣服也都破破烂烂的.
[23:08:40] 蕴|诗人: 她第一刀没得手, 立刻就准备来第二刀
[23:08:51] 蕴|诗人: 然后看清楚了妳, 呆住
[23:08:54] 克蕾雅‧星耀: "姐姐!"克蕾雅捉住刀柄扑过去
[23:09:08] 克蕾雅‧星耀: (蕴也太惨了…居然被打…
[23:09:20] 蕴|诗人: 她被你捉住了. 后面立刻有一堆人涌上来.
[23:09:30] 蕴|诗人: 准备捉你.
[23:09:35] 蕴|诗人: 是市警卫
[23:09:39] 克蕾雅‧星耀: "咦…?!"
[23:10:12] 艾格伯特: 「等等!」
[23:10:25] * 艾格伯特 向警卫解释情况
[23:10:18] 克蕾雅‧星耀: 我要投交涉
[23:10:31] 艾格伯特: 顺便摸了摸表妹的头
[23:10:39] 艾格伯特: 「好了,没事了」
[23:10:52] 蕴|诗人: 蕴哭着扑入了你们的怀中
[23:11:09] 蕴|诗人: 也抱了抱柯猹金的腰
[23:11:20] 克蕾雅‧星耀: (我以为只抱到脚
[23:11:28] 蕴|诗人: 而一众的混混也都被带回去"协助调查"
[23:12:20] 蕴|诗人: 于是你们在城里的功劳, 又添了一笔
[23:12:33] 蕴|诗人: 这是你们出发消灭大地精之前的故事了...
[23:12:38] 蕴|诗人: ==== end ====
[24:00:27] 谜团: 参加练习的每人80xp
« 上次编辑: 2015-09-19, 周六 14:03:15 由 Sheepy »
(10:23:05 PM) 欧剃: 咩的笑话一般不仅冷,而且是黑漆漆的阴冷?
(10:23:11 PM) 布布: 这只是,对别人来说是掉SAN值的腹黑,对咩来说仅仅是笑话而已
(10:23:45 PM) ***Sheepy 耸肩, 一笑置之
(10:24:17 PM) ***布布 死了
  D&D 4e 殁土英豪 头两章试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