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C]Log 81 窒息與電擊  (阅读 1442 次)

副标题: 2015.6.28

离线 Lomias

  • 正義已死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30
  • 苹果币: 7
[C/C]Log 81 窒息與電擊
« 于: 2015-06-29, 周一 09:24:16 »
19:30:20 <Ellesime> ===============Loading=================
19:31:01 <Ellesime> 你們潛入了血色教堂探索一番,然而并沒有見到什麼活人
19:32:21 <Ellesime> 你們只找到了一堆尸體和一些即將要成為尸體的傢伙,所幸的是你們把正在褻瀆這些尸體的食尸鬼都幹掉了
19:33:07 <Ellesime> 然而似乎這裡的主人不僅僅懂得如何操控亡靈,還召喚了來自下界的邪魔幫忙
19:34:47 <Ellesime> 你們辛苦忍耐住了邪魔帶來的強烈的飢餓感,並且最終活捉了他
19:35:32 <Ellesime> 看起來需要把他帶離那些尸體遠一些,否則你們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像那邊三個瓦瑞西安人一樣,開始不顧一切的飽餐
19:35:58 <琪莎拉> (趁着大法师不在,打死吧
19:36:43 <莫瑞斯> (等等,抓活的好像是问话的
19:37:07 <莫瑞斯> (问出下面有没有活人然后就送他单程回家票
19:37:19 <Ellesime> (他說,當然有,嘻嘻嘻
19:37:24 <亚尔薇特> (有啊……= =
19:37:28 <琪莎拉> (有没有我们都要下去
19:38:13 <亚尔薇特> (好了别闹了,打死邪魔,往下走
19:38:32 <Ellesime> 那麼你們趁著特魯爾愣神的時候,把邪魔遣返回了異界
19:39:13 <Ellesime> (打死個被捆起來的邪魔!動畫了!
19:39:21 <Ellesime> (不要在意細節!
19:39:29 <琪莎拉> “那么问题来了,挖……不对,这里还有,三名可怜的家伙呢”
19:39:57 <亚尔薇特> “专业人士觉得,还能抢救一下吗?”
19:40:08 <Ellesime> 你們看看那三個傢伙,如果你們放任不管的話,大約18秒之後他們就會肚腹破裂而死
19:40:40 * 拉斐爾 揮動棒子給三人解除疲乏
19:40:51 <Ellesime> 如果你們把他們拉開,至少能夠幫他們免於直接的撐死
19:41:11 <Ellesime> 不過吃了一肚子尸體會不會得什麼病……
19:41:51 <Ellesime> 拉斐爾給三個人解除了奇妙的飢餓感
19:42:16 <Ellesime> 然後他們似乎漸漸清醒過來……
19:42:36 <Ellesime> 然後看見自己正抱著死人,死人身上還有牙印……
19:43:07 <琪莎拉> “呀,好像会发生点糟糕的事……”
19:43:19 * 琪莎拉 不过我不想上前去呀,有点臭……
19:43:39 <亚尔薇特> “好了,冷静点,放下你们手里的东西,过来!”
19:43:50 * 亚尔薇特 用坚定的声音命令
19:44:45 <拉斐爾> (消耗38發CLW, 全體HP回復
19:45:09 <Ellesime> 亞爾薇特不太確定三個人有沒有聽見自己的話,不過從他們的眼神里可以看出san值在急劇下降
19:45:10 <亚尔薇特> (这三个家伙到底怎么办,我们没法送出去
19:46:17 <Ellesime> (你們把人拖走的話至少得描述下?
19:47:18 <Ellesime> 按照琪莎拉的說法,你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這些尸體形成的作祟在搞鬼
19:47:42 <亚尔薇特> “不太明白,不过先把他们打昏吧……”
19:47:47 * 亚尔薇特 动手
19:48:06 <拉斐爾> "你們中了邪魔的邪惡光環, 所以失去了理智, 不要那麼沮喪了, 至少你們還能撿回性命."
19:48:07 <亚尔薇特> “对付发疯的人,这个办法很万能”
19:48:17 <莫瑞斯> “把他们直接拖走好了...”
19:48:19 <拉斐爾> "唔, 也對."
19:48:21 <琪莎拉> “我倒是佩服他们没有自己晕的勇气,不过拉斐尔他们已经晕了……”
19:48:32 * 拉斐爾 瞄了瞄莫瑞斯
19:48:39 <莫瑞斯> “鬼屋再大也大不过这个大厅啰。”
19:48:42 <琪莎拉> “啧,这里整个是一个巨大的邪恶之地,放哪里都不安全啊。”
19:48:47 <Ellesime> 為了避免事情進一步惡化,你們把他們打暈拖走了
19:49:06 <琪莎拉> “拉斐尔,圣居或者祝圣术之类的,今天有祈求吗”
19:49:39 <亚尔薇特> “我打赌在这片邪恶的土地上,就算有圣居也不会生效”
19:49:40 <莫瑞斯> “我们没时间现在在这里弄了,”
19:50:02 <莫瑞斯> “先下到下面清理干净,回头来慢慢再说。”
19:50:04 <Ellesime> 當然,以你們的經驗來講……之後再遇到的情況只會更糟
19:50:40 <莫瑞斯> “女士的意志自然会决断这里还有这些人能不能救。“
19:50:46 <琪莎拉> (圣居压制邪居,两项同时是会互相抵消,也就是清除一片区域的
19:50:58 <Ellesime> ■    ■■■■■■■
19:50:59 <Ellesime> ■     ■■■■■■
19:50:59 <Ellesime>          ■■■
19:50:59 <Ellesime>           ■■
19:50:59 <Ellesime>           ■■
19:50:59 <Ellesime>           ■■
19:50:59 <Ellesime>           ■■
19:50:59 <Ellesime>          ■■■
19:50:59 <Ellesime> ■     ■■■■■■
19:50:59 <Ellesime> ■    ■■■■■■■
19:50:59 <Ellesime> ■          □
19:51:00 <Ellesime> ■   ■■■■■■■■
19:51:00 <Ellesime> ■■■■■     ■
19:52:02 <Ellesime> 你們按照之前對於法萊斯瑪聖堂建築物的回憶,在祭壇的一側找到了似乎是通向住宅區的通道
19:52:03 * 拉斐爾 搖了搖頭, "抱歉, 我沒有記聖居術."
19:52:28 <琪莎拉> “不,没关系,对于分秒必争的现在也是没有意义”
19:53:25 <莫瑞斯> “接下来大概就需要应付默语邪教的败类了,”
19:53:33 <琪莎拉> “他们就是那女孩说的商人们啊,绑起来放在刚刚的房间里怎么样”
19:53:39 <莫瑞斯> “做好对付他们的妖法的准备。”
19:54:00 <亚尔薇特> “我们不一定会从这里回程……事实上我们不一定有带他们离开的余裕”
19:55:32 <琪莎拉> “可是,不能就这么放下不管啊”
19:55:38 <拉斐爾> (寫封信讓他們醒後自己逃走?
19:55:54 <亚尔薇特> (话说把人放次元袋里能呼吸半个小时来着?
19:56:09 <莫瑞斯> (先堵了嘴捆好打完再来救
19:57:01 <琪莎拉> (次元袋可不行,次元洞才可以
19:57:23 <亚尔薇特> (嗯呢,那就打包好藏起来吧
19:57:53 <Ellesime> (嗯哼,然後一把火燒毀建築,燒完才想起人還捆在那兒呢
19:58:22 <拉斐爾> (所以其實留下信息讓他們自生自滅怎麼樣(死
19:58:52 <亚尔薇特> (事急从权,不过这个跟说你们去死吧没区别就是了
19:59:22 <亚尔薇特> (哦次元袋能活10分钟,3个人确实没办法了
19:59:26 <莫瑞斯> (所以我说就绑起来等会再说啦
19:59:34 <琪莎拉> (绑起来+1,乱跑=作死
20:00:49 * 莫瑞斯 于是在其他人争论不休的时候把人捆好嘴堵上了
20:01:00 * 莫瑞斯 然后放了个光亮术做记号
20:01:11 <莫瑞斯> “行了,走吧。”
20:01:21 <莫瑞斯> “外面还打的热火朝天呢。”
20:01:31 <琪莎拉> “愿女士保佑你……等下,还是换一个吧,愿后继者保佑你们……”
20:02:28 <Ellesime> 那麼,想到這次還有任務在身,你們不得不把這些商人暫且放下
20:02:34 <特鲁尔> “我们不如救这些人出去,让骑士团的人质去死好了。你们怎么看”
20:02:42 * 琪莎拉 决定继续前进的同时,安慰一下亚尔姐
20:03:04 <亚尔薇特> “形式还没坏到必须放弃一边的时候……我们先下去看看吧”
20:03:06 <琪莎拉> “不能在这里犹豫啊,姐姐,外面还有同志在战斗,我们也是。”
20:03:06 <莫瑞斯> “我们这帮人到底是怎么一路过来的...”
20:03:22 * 莫瑞斯 一边怀疑自己的人生一边前进
20:04:16 <Ellesime> 那麼你們挑開已經破破爛爛的布簾,沿著陰森而黑暗的通道繼續深入
20:04:34 <拉斐爾> "所以說我們能堅持走這麼遠真是件壯舉."
20:05:38 <琪莎拉> “不要啊,这里可不是旅途的终点”
20:05:46 <Ellesime> 莫瑞斯盾牌上的光源在狹長的通道中將你們的身子映出一道道黑影
20:05:55 <琪莎拉> “都在说这种话,给人一种,马上就要散伙的感觉似的”
20:06:30 <Ellesime> 就在光與影逐漸模糊的空間里,你們覺得視覺似乎漸漸扭曲,墻上不知何時,開始變形,凸起
20:06:38 <拉斐爾> "來了."
20:06:46 <莫瑞斯> “我还在这里的唯一原因,”
20:07:04 <莫瑞斯> “是要报仇...向我唯一知道的仇人报仇。”
20:07:35 <亚尔薇特> “……噤声,小心”
20:07:37 <Ellesime> 一個個面孔從兩側的墻壁上逐漸顯形,所有的面孔都很痛苦地張大嘴巴,抽搐般地吸著氣
20:08:01 <琪莎拉> “咿咿咿咿~~~~”
20:08:04 <马里亚斯> “这些家伙看上去不太欢迎我们”
20:08:09 <亚尔薇特> (我想把刚才的尸体塞进这些家伙的嘴里
20:08:10 <琪莎拉> “这回,又是什么”
20:08:21 <Ellesime> 你們多數人覺得認不出這些面孔的來由
20:08:49 <拉斐爾> "....這是某種精神攻擊嗎?"
20:08:50 <琪莎拉> (如果是作祟,察觉过了就知道要发生作祟了
20:09:30 <亚尔薇特> “……我确认一下,你们没从这些脸里看到熟人吧?”
20:09:34 <莫瑞斯> “应该还是和其他地方一样的邪灵,我以为你们在哀愁石监狱已经见识过很多了!”
20:09:39 * 亚尔薇特 脸色阴沉
20:09:48 <拉斐爾> "不認識, 不過我認識的人本來就不多."
20:10:09 <琪莎拉> “(天界语)期末及瓦鲁一……”
20:10:20 <亚尔薇特> “那么……如果在这里死去的话,我们也会加入这面墙了”
20:10:21 <Ellesime> (嗯你們察覺很高,就算過了吧,知道這是作祟
20:10:37 <马里亚斯> “最好不要这样”
20:10:47 <马里亚斯> “困在这墙上我猜是没法喝酒的”
20:11:27 <Ellesime> 就在你們這樣說著的時候,你們逐漸感到……呼吸有些困難?
20:11:37 <亚尔薇特> “拜托了,帮帮他们……让他们暂时安息吧”
20:11:55 <琪莎拉> “这是……被害死的人们的灵魂啊……痛苦,怨恨,执念……好,好痛苦”
20:11:55 <Ellesime> 好像周圍的空氣,正在迅速地被這些亡魂吸取了
20:12:07 <Ellesime> (所有人的fort
20:12:17 <莫瑞斯> “忍住...”
20:12:22 <DnDBot> 莫瑞斯 投擲 : 1d20+17=(16)+17=33
20:12:27 <Dn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 1d20+20=(1)+20=21
20:12:30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是绞杀吧: 1d20+18=(6)+18=24
20:12:43 <琪莎拉> (女性危机!需要人工呼吸!
20:12:43 * 莫瑞斯 举起鸦首呼唤神力
20:12:43 <Dn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弱强韧啊: 1d20+14=(14)+14=28
20:12:56 <DnDBot> 特鲁尔 投擲 fort: 1d20+14=(9)+14=23
20:14:23 <拉斐爾> .R D+20 FORT
20:14:24 <DnDBot> 拉斐爾 投擲 FORT: 1d20+20=(20)+20=40
20:14:28 <琪莎拉> (直觉厄运重骰已用掉 琪莎拉 亚尔薇特 特鲁尔
20:14:45 <Ellesime> 那麼雖然其他人都忍住了不適,但亞爾薇特,琪莎拉和特魯爾開始臉色發紫
20:15:05 <莫瑞斯> “快呼唤正能量!”
20:15:18 <Ellesime> 其他人看見他們似乎迅速失去了知覺
20:15:31 <拉斐爾> "怎麼回事!?"
20:15:38 * 琪莎拉 气绝倒地
20:15:43 <马里亚斯> “是这地方有古怪”
20:15:48 <马里亚斯> “把他们拖出去”
20:16:05 <莫瑞斯> “靠,这么快就..”
20:16:06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亞[hp0,失去知覺],琪[hp0,失去知覺],特[hp0,失去知覺]'
20:16:21 <Ellesime> (所有人再次fort,倒著的也要
20:16:22 * 莫瑞斯 拖着重甲的女骑士走了
20:16:35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再失败就是-1了对吧: 1d20+18=(17)+18=35
20:16:36 <Dn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fort: 1d20+14=(7)+14=21
20:16:53 <DnDBot> 莫瑞斯 投擲 : 1d20+17=(19)+17=36
20:16:55 <Dn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重投: 1d20+14+2d4=(20)+14+(1,2)=37
20:17:01 <亚尔薇特> (有1轮就全体引导啊
20:17:07 <Dn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fort: 1d20+20=(5)+20=25
20:18:21 * 马里亚斯 拖着先知跑路
20:18:40 * 莫瑞斯 扛走了女骑士和小马
20:19:50 <莫瑞斯> (起床buff3倍负重,连人带马(
20:19:07 <Ellesime> 莫瑞斯看看四周,前面的通道似乎仍舊漫無盡頭,不過拖著傷者回頭離開通道,應該是不難
20:19:36 * 拉斐爾 幫忙把人拖走
20:20:34 <Ellesime> 那麼你們看見情況不妙,大力的拉斐爾趕緊把兩位女士抗在肩頭,沿著通道退了回來
20:20:46 <拉斐爾> (咳, 傻豆比我大力很多來著
20:20:58 <Ellesime> 馬里亞斯則拖著特魯爾,莫瑞斯拖著小馬
20:21:14 <Ellesime> (他要拖小馬!
20:21:47 <Ellesime> 那麼,暫時你們看起來又恢復了呼吸
20:21:59 <琪莎拉> “咦……不认识的天花板……”
20:22:08 <Ellesime> 只是體弱的特魯爾和兩位女士昏迷不醒
20:22:19 <莫瑞斯> “看来这鬼魂是...”
20:22:35 * 琪莎拉 说了一句又倒了
20:24:01 * 马里亚斯 用CLW棒子对着琪莎拉戳戳戳
20:24:11 * 琪莎拉 老娘忍你吃豆腐很久了……
20:24:34 <莫瑞斯> (萝莉:嗯...啊...那里不行..哦...
20:24:44 <琪莎拉> (我醒了让我一个人去,你们搞个绳子绑我腰上,我倒了就拖出来,然后继续
20:24:50 <Ellesime> (竟然沒人吃女騎士的豆腐嗎
20:25:01 <亚尔薇特> (这豆腐略硬
20:25:04 <琪莎拉> (她穿甲呢,你们喜欢摸铁皮吗
20:25:04 <莫瑞斯> (铁板太厚了
20:25:15 <Ellesime> (可以摸臉?
20:25:27 <莫瑞斯> (头盔是遮面的
20:25:51 <拉斐爾> (臉有什麼好摸的(RY
20:26:40 <Ellesime> (嗯,那麼醒了
20:26:50 <亚尔薇特> “……”
20:26:59 <Ellesime> 於是你們用魔杖點醒了昏迷的人們
20:27:16 <亚尔薇特> “真是失态,这个鬼地方……”
20:27:19 <琪莎拉> “陌生的治疗者呢……身体有点膈应”
20:27:59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亞[hp4],琪[hp4],特[hp4]'
20:28:29 <琪莎拉> “你们都让开,放着我来。居然敢惹本小姐”
20:28:47 <拉斐爾> (變正能量進去爆了他!
20:29:27 <特鲁尔> “这样下去,这具凡人身体的体质还真是一直会给我添麻烦啊”
20:29:55 * 琪莎拉 “呼啦”一声变身成了火元素,“乌拉”地冲进走廊开始爆正能量
20:29:57 <莫瑞斯> “你不想要凡人的身体?”
20:30:13 * 琪莎拉 似乎因为缺氧大脑稍微出了一点问题
20:30:15 <特鲁尔> “哼,恩”
20:30:16 <莫瑞斯> “呐,到走廊对面交介绍信,不送。”
20:30:37 <琪莎拉> (变身元素亚种,无需呼吸。那么,我进来爆炸咯?
20:30:50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没有减半: 7d6=(6,4,1,4,5,1,2)=23
20:30:56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我猜不够: 7d6=(6,4,6,3,1,3,4)=27
20:31:09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第三发还是需要的?: 7d6=(5,4,1,5,3,1,2)=21
20:32:21 <Ellesime> 那麼你們有些擔心地看著羸弱的火元素小姐走進黑暗的通道
20:32:46 <Ellesime> 一片潔白的聖光之後,琪莎拉又回到了你們眼前
20:33:07 <Ellesime> 看起來繚繞在這個通道的怨念暫時離開了
20:33:12 <琪莎拉> “哈哈哈哈已经不用害怕什么啦哈哈哈……咳咳咳,啊呛到了……”
20:33:25 <莫瑞斯> “先治好再说吧...”
20:33:28 <亚尔薇特> “感谢你……虽然只是暂时的安息,但总比没有好”
20:33:30 <琪莎拉> “好像有点血液上脑了,额咳咳咳”
20:33:47 <莫瑞斯> “下去还有硬仗要打。”
20:33:54 * 琪莎拉 贡献一根棒子回血
20:34:25 <莫瑞斯> “等把这里的邪教徒都清理干净了,我们自然就可以收复女士的圣殿。”
20:36:08 <琪莎拉> “咳咳咳谢谢,没想到用魔杖治疗是如此的不舒服,啊不要再戳啦。咳咳咳咳”
20:36:37 <亚尔薇特> “抓紧时间……继续前进吧”
20:37:22 <DnDBot> 特鲁尔 投擲 FL: 1d10+10=(9)+10=19
20:37:49 <Ellesime> 那麼你們終於有驚無險地通過了狹長的通道,推開盡頭的門后,出現在你們眼前的,竟然是一間有著溫暖爐火裝潢舒適的臥室
20:38:20 <亚尔薇特> “太诡异了……希望不会再来一次……”
20:38:21 <莫瑞斯> “我猜是幻术,你们说呢。”
20:38:47 <特鲁尔> “我猜这是某人的卧室?”
20:38:51 <Ellesime> 你們看到,這個房間一反之前滿眼的破敗景象,鋪著紅色絲綢被褥的大床看起來就很有誘惑力
20:38:56 <琪莎拉> “某人的卧室吧”
20:39:04 <Ellesime> 除此之外,衣櫃和書桌也是一應俱全
20:39:40 * 马里亚斯 闭眼扫描一下
20:39:44 <亚尔薇特> “总觉得不会有人在这里住宿”
20:40:02 <琪莎拉> “因为那个人就在我们面前站着呢”
20:40:19 <琪莎拉> “莫瑞斯,快消除隐形”
20:40:36 <Ellesime> 那麼擁有盲視的各位,都感到了你們正對面正站著一個『生物』
20:41:01 <Ellesime> 然而還未等你們消除隱形,那身影逐漸從空氣中顯形了
20:41:05 <莫瑞斯> “如果有亡灵教徒喜欢这个房间,那么我只能说,他是个不称职的家伙。”
20:41:19 <Ellesime> ■■■■■■□■■
20:41:20 <Ellesime> ■■      ■
20:41:20 <Ellesime>  □亞     ■
20:41:20 <Ellesime> ■■     1■
20:41:20 <Ellesime> ■       ■
20:41:20 <Ellesime> ■       ■
20:41:20 <Ellesime> ■       ■
20:41:20 <Ellesime> ■       ■
20:41:20 <Ellesime> ■       ■
20:41:20 <Ellesime> ■■■■■■■■■
20:41:33 <莫瑞斯> “嗯,除非他同时还是苍姬的邪教徒。”
20:42:05 * 拉斐爾 注視顯形的是什麼東西
20:42:15 <马里亚斯> “嗯,你好”
20:42:18 * 马里亚斯 打个招呼
20:42:20 <Ellesime> 你們看見眼前的『人』穿著一身華麗的長袍,繡著金線的黑色天鵝絨頭巾下,包裹的卻是空洞洞的臉龐
20:42:37 <Ellesime> 霧氣般的臉上閃耀著兩團紅色的火焰
20:42:54 <Ellesime> 『真是令人驚訝』那個人影忽然開口了
20:43:07 <马里亚斯> “?”
20:43:13 <亚尔薇特> (【人】:看我的脸色行事
20:43:39 <Ellesime> 『被主人派遣來迎接新的入選者,想不到卻是一些正神的信徒……』
20:43:42 <莫瑞斯> “我赌5个银币,你是个死后感觉不太良好的巫妖。”
20:44:01 <琪莎拉> “巫妖,有人叫你”
20:44:02 <特鲁尔> “入选者是什么?”
20:44:19 <Ellesime> 『我猜你們應該不是前來此地追尋默語之道的旅者吧』
20:44:43 <莫瑞斯> “顺便,不全是,这里有一位似乎对你们的企业管理颇有兴趣。”
20:44:45 <Ellesime> 那個人看著特魯爾,不緊不慢地解釋道
20:44:47 <琪莎拉> “你是说被外面的邪魔杀害的人吗”
20:44:49 * 莫瑞斯 拉出法师
20:45:21 <Ellesime> 『經常有些對亡靈之路有興趣的旅者,前往此地尋找禁忌的知識』
20:45:40 <莫瑞斯> “而且从他的亵渎习性来看,应该是你们喜欢的类型。”
20:45:43 <Ellesime> 『不過他們通常都無法通過之前的試煉』
20:46:07 <亚尔薇特> “你把之前的……叫做试炼?”
20:46:08 <拉斐爾> "莫瑞斯你打算把法師推到對面嗎? 還當著亞爾的面?"
20:46:10 <马里亚斯> “我猜你很久没喝酒或者吃顿好的了”
20:46:13 <Ellesime> 『真正有能力抵達這裡的旅者,將在此享受最後一夜作為生者的休憩』
20:46:17 <马里亚斯> “这种道路可不好玩”
20:46:20 * 亚尔薇特 牙齿咬合咯吱作响
20:46:25 <Ellesime> 『然後……』
20:46:30 <莫瑞斯> “女士不在乎消灭一个巫妖还是两个。”
20:46:40 <Ellesime> 他扭頭看看身邊的另一扇門
20:46:42 * 莫瑞斯 轻描淡写
20:46:54 <拉斐爾> "然後以亡者的身份重生麼? 這種鬼話就不必說了."
20:47:05 <特鲁尔> “恩。。。如果有人只想寻找知识但是对亡灵之路没兴趣呢?”
20:47:05 <莫瑞斯> “但是恐怕之前的骑士们...”
20:47:09 <Ellesime> 人影看著怒火中燒的亞爾薇特,淡淡地點點頭『然』
20:47:30 <琪莎拉> “所以前面那个莫名其妙的走廊是你这家伙布置的咯?”
20:47:36 <亚尔薇特> “很好,我马上就送你去见女士,提前想好忏悔词吧”
20:47:41 * 琪莎拉 忽然恍然大悟
20:48:02 <莫瑞斯> “等一会亚尔,女士可不接这位,”
20:48:41 <莫瑞斯> “它属于直接被打发到负界的类型,魂都没有怎么签证。”
20:48:01 <Ellesime> (那麼init?
20:48:20 <Dn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init: 1d20+1=(10)+1=11
20:48:33 <DnDBot> 特鲁尔 投擲 init: 1d20+7=(3)+7=10
20:48:47 <DnDBot> 莫瑞斯 投擲 init: 1d20+3=(1)+3=4
20:48:48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init: 1d20+1=(4)+1=5
20:48:54 <Dn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init: 1d20+7=(3)+7=10
20:49:14 <DnDBot> 特鲁尔 投擲 知识(这是个啥: 1d20+24=(9)+24=33
20:50:03 <拉斐爾> .R D+6 先攻
20:50:04 <DnDBot> 拉斐爾 投擲 先攻: 1d20+6=(1)+6=7
20:50:15 <DnDBot> Ellesime 投擲 init: 1d20=6
20:48:57 <琪莎拉> “别扯我呀莫瑞斯”
20:49:20 <莫瑞斯> “因为你超重了!”
20:49:44 <琪莎拉> “胡说我才xx磅”
20:50:14 <特鲁尔> “似乎又是个麻烦的虚体生物啊..."
20:50:17 <莫瑞斯> “还不够..哎呦。”
20:50:38 <亚尔薇特> (虚体?这是什么玩意
20:51:12 <莫瑞斯> (那就是带职业的幽灵或者缚灵或者什么灵了
20:51:15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1,亞,特,馬,琪,拉,莫'
20:51:55 <Ellesime> ■■■■■■□■■
20:51:56 <Ellesime> ■■      ■
20:51:56 <Ellesime>  □琪亞    ■
20:51:56 <Ellesime> ■■馬莫   1■
20:51:56 <Ellesime> ■ 特     ■
20:51:56 <Ellesime> ■       ■
20:51:56 <Ellesime> ■       ■
20:51:56 <Ellesime> ■       ■
20:51:56 <Ellesime> ■       ■
20:51:56 <Ellesime> ■■■■■■■■■
20:51:58 <琪莎拉> “你说这个谁懂啊”
20:52:54 <Ellesime> 幽靈發出桀桀桀的笑聲(?),然後一片黑光從它身上迸發出來
20:53:01 <Ellesime> (所有人will
20:53:18 <Dn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will: 1d20+16=(6)+16=22
20:53:27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描述符是?对惑控再+2: 1d20+24=(16)+24=40
20:53:29 <Dn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will: 1d20+19=(4)+19=23
20:53:38 <DnDBot> 莫瑞斯 投擲 : 1d20+19=(12)+19=31
20:53:46 <亚尔薇特> (今天真够了……神通不敌骰子
20:53:59 * 特鲁尔 那么又被治疗了
20:54:07 <拉斐爾> .R D+24 WILL
20:54:09 <DnDBot> 拉斐爾 投擲 WILL: 1d20+24=(16)+24=40
20:54:12 <Dn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看来还要吃个重投: 1d20+16+2d4=(9)+16+(4,3)=32
20:54:25 <琪莎拉> (抗力10,这是引导负能量吧
20:54:34 <DnDBot> Ellesime 投擲 dam: 7d6=(6,6,3,1,3,4,1)=24
20:55:09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1,亞-24,特,馬-12,琪-12,拉-12,莫-12'
20:55:26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1,亞-24,特,馬-12,琪-2,拉-12,莫-12'
20:55:58 <Ellesime> 幽靈似乎輕輕『咦』了一聲,然後你們看見他,該死地,鑽進墻裡了!
20:56:22 <Ellesime> (好吧所有人一輪行動
20:56:48 <琪莎拉> “我讨厌穿墙……”
20:56:54 <琪莎拉> “不如我们先过去怎么样”
20:57:01 <琪莎拉> “既然这家伙跑了的话”
20:57:03 <马里亚斯> “我没什么意见”
20:57:15 <亚尔薇特> “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20:57:30 <拉斐爾> (沒有效果線無法施法, 這貨鑽牆幹什麼?
20:57:51 <亚尔薇特> (不知,总之直接过去先
20:57:39 <莫瑞斯> “同意,虽然我觉得大概有点晚了。”
20:58:39 <Ellesime> 那麼,就在你們剛剛打算去開另一扇門,並且發現它有上鎖的時候
20:58:41 <特鲁尔> “想多了吧,入选者才进那扇门。你们确定人质会是入选者吗?”
20:58:59 <亚尔薇特> “人质面对的正是堕落的转换”
20:59:09 * 琪莎拉 我做个准备动作,如果我看到这家伙出现在我的哪个同伴身旁,在它触摸攻击之前,我就对被攻击的同伴放防死结界
20:59:19 <Ellesime> 發現另外四團霧氣從墻里飄了出來
20:59:45 <Ellesime> 分別摸向了除了前排亞爾薇特和莫瑞斯之外的四個人
20:59:45 <莫瑞斯> “看来它没收了钱不干事。”
21:00:00 <DnDBot> Ellesime 投擲 特: 1d20=6
21:00:04 <DnDBot> Ellesime 投擲 馬: 1d20=20
21:00:07 <DnDBot> Ellesime 投擲 拉: 1d20=6
21:00:10 <DnDBot> Ellesime 投擲 琪: 1d20=13
21:00:18 <DnDBot> Ellesime 投擲 馬ch?: 1d20=6
21:01:16 <DnDBot> Ellesime 投擲 特: 1d8=5
21:01:22 <DnDBot> Ellesime 投擲 馬: 2d8=(3,7)=10
21:01:29 <DnDBot> Ellesime 投擲 拉: 1d8=5
21:01:44 <DnDBot> Ellesime 投擲 琪: 1d8=8
21:02:57 <琪莎拉> (触发了准备动作我对自己拍防死。
21:02:58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1,亞-24,特,馬-22[等級吸取4],琪-2,拉-17[等級吸取2],莫-12,A,B,C,D'
21:03:27 <Ellesime> 那麼琪莎拉靠著防死結界抵抗了這次攻擊,而特魯爾則是靠著法術防護閃過了
21:04:36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宗教知识?: 1d20+19=(9)+19=28
21:04:56 <Ellesime> ■■■■■■□■■
21:04:57 <Ellesime> ■■   亞莫 ■
21:04:57 <Ellesime>  □B馬    ■
21:04:57 <Ellesime> ■■  琪特拉 ■
21:04:57 <Ellesime> ■   AC D■
21:04:57 <Ellesime> ■       ■
21:04:57 <Ellesime> ■       ■
21:04:57 <Ellesime> ■       ■
21:04:57 <Ellesime> ■       ■
21:04:57 <Ellesime> ■■■■■■■■■
21:06:48 <拉斐爾> (ENERGY DRAIN應該是臨時的吧?
21:07:06 <琪莎拉> (看怪物
21:07:29 <琪莎拉> “是幽灵,比上次的鬼火更进一步的……守卫者?”
21:07:46 <特鲁尔> “根据我的经验,这种幽灵群,大家用正能量爆两轮就死光了吧”
21:08:00 <Ellesime> (對臨時的,24小時后過豁免,沒過就是永久的
21:08:30 <莫瑞斯> “好主意,反正我估计也难得打中几下。”
21:09:12 <拉斐爾> (既然是臨時的, 戰後讓月夜放復原術解吧
21:09:20 <Ellesime> 亞爾薇特行動
21:09:24 <拉斐爾> "我感覺有點虛弱."
21:10:36 <亚尔薇特> (于是我延迟到拉斐尔后面吧
21:10:44 <Ellesime> 特魯爾行動
21:11:42 * 特鲁尔 向北小跳5FT,对C丢个MM
21:12:06 <Ellesime> (你……回到初始位置了?!
21:12:19 <特鲁尔> (那就直接5FT吧
21:12:52 <Ellesime> (骰傷害
21:13:06 <DnDBot> 特鲁尔 投擲 dam: 5d4+5=(1,2,4,3,1)+5=16
21:13:32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1,亞-24,特,馬-22[等級吸取4],琪-2,拉-17[等級吸取2],莫-12,A,B,C-16,D'
21:13:30 <琪莎拉> (特鲁尔,你干脆带他们离开
21:13:35 <琪莎拉> (我一个人可以单挑这些家伙
21:13:51 <Ellesime> (然後你們再從頭跑尸?
21:13:51 <特鲁尔> “能带去哪?
21:14:00 <特鲁尔> “前面又没有路
21:14:42 <琪莎拉> (我用替身磨死它们, 灵能盟友,力场伤害,我顶防死不怕
21:15:30 <特鲁尔> “你就不怕人家老大回来...”
21:15:49 <琪莎拉> “我可不会再害怕了”
21:15:54 <莫瑞斯> (不过等级吸取没有DC这个我觉得是不是不太对
21:16:30 <莫瑞斯> (我觉得你单挑也就是个CG的事
21:16:56 <Ellesime> (那麼你們的決定是?
21:17:15 <琪莎拉> (老大回来了我也是cg啊,顶着防死我根本不怕,用大法术打我我也能自己挡
21:17:46 <琪莎拉> (高解根本解不到我头上
21:18:04 <琪莎拉> (我是认为单挑是节约资源的最好办法
21:18:27 <Ellesime> 那麼特魯爾帶著其他人傳送到了一開始來的地方
21:18:51 <Ellesime> 又跑回來的時候,看見琪莎拉她……
21:19:05 * 莫瑞斯 检查一下被捆着的人们是否无虞,补了一个光亮术标记
21:20:12 <Ellesime> (A,變成了幽靈;B,正躺在床上;C,不見了;D,完好無事地站在原地
21:20:24 <亚尔薇特> (3,现实是残酷的
21:20:44 <莫瑞斯> (然而那不是A吗
21:21:02 <琪莎拉> “这里就交给我吧,伙伴们”
21:21:09 <莫瑞斯> (来姐姐骰1d4决定(
21:21:14 * 琪莎拉 这是你们传送前听到的一句话,而现在……
21:21:59 <Ellesime> 總之,戰鬥好像安然結束了
21:22:17 <莫瑞斯> “来,我们该开门了,”
21:22:43 * 琪莎拉 晃着胳膊笑着对同伴们说,“欢迎回来,看,解决了哟”
21:23:35 <琪莎拉> “不过那个穿着华丽衣服的家伙不见了”
21:23:45 <琪莎拉> “只是出现了一个头,就走了”
21:23:59 <特鲁尔> “看来果然坏人的智商都比较低...”
21:24:21 <亚尔薇特> “也就是说,还会再见到……有点开心不起来”
21:25:04 <琪莎拉> “别急,我马上来给你们治疗”
21:25:07 <莫瑞斯> “总之先快过去看俘虏是否无虞,”
21:25:13 <拉斐爾> "麻煩你了."
21:25:38 <莫瑞斯> “来晚了不会有黑秃子大天使救驾的。”
21:25:41 * 琪莎拉 从拉斐尔那里接过钻石粉尘袋子(因为只有你带了法术材料包),开始进行复原术的准备
21:25:57 * 琪莎拉 花了一分钟,两个复原术解了等级吸取
21:27:38 * 特鲁尔 补虔诚护盾,加护盾术
21:27:55 <Ellesime> 那麼總之,莫瑞斯推了推那扇門發現,門是鎖著的
21:28:04 <琪莎拉> (全体buff就是熊韧和风没了,亚尔的化身没了,特鲁尔的钱盾,马里的大希望
21:28:05 <特鲁尔> (还有FL,我刚才roll过了,19点
21:28:14 <Ellesime> 看起來必須請專家馬里亞斯,或者自己的錘子來出馬搞定
21:28:21 * 莫瑞斯 同补同补
21:28:25 * 马里亚斯 搓搓手
21:28:30 * 马里亚斯 上去开锁了
21:28:34 <马里亚斯> (取20
21:28:41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特+19'
21:28:41 <莫瑞斯> “专家先上,我做后备手段。”
21:28:42 <琪莎拉> “好久没见到这一手了”
21:28:49 <琪莎拉> “话说你不怕没陷阱么”
21:28:58 <马里亚斯> “有就顺便一起拆了”
21:29:47 <马里亚斯> “施法者!”
21:29:50 <马里亚斯> “小心!”
21:30:07 * 马里亚斯 向旁边的墙滚过去
21:30:10 <拉斐爾> (聽上去是火球轟臉
21:30:22 * 拉斐爾 緊急回避
21:30:25 <马里亚斯> “我听不懂他们在施法什么!”
21:30:31 <琪莎拉> “你说这个谁懂啊!”
21:30:49 <Ellesime> 你們聽了馬里亞斯的話緊急迴避,然而并沒有什麼大火球轟出來
21:31:11 * 马里亚斯 伸出一只手开门
21:31:11 <Ellesime> 不過你們也隱約聽見了,裡面有幾個人在一起吟唱著什麼
21:31:34 <Ellesime> (你是要悄悄地還是要正大光明地?
21:31:47 <拉斐爾> (直接甩個沉默術?
21:32:01 <DnDBot> 特鲁尔 投擲 sc 听听: 1d20+24=(17)+24=41
21:32:10 <亚尔薇特> (我没法悄悄的……甩个沉默是好主意
21:33:05 * 莫瑞斯 抽出一把匕首,施展沉默术以后往门上一钉
21:33:13 <特鲁尔> “似乎并不是法术。。。”
21:33:18 <特鲁尔> “莫慌”
21:33:25 * 莫瑞斯 打个手势“打开”
21:35:42 <特鲁尔> “好像正在进行转化仪式呢?”
21:35:53 <琪莎拉> “那还等什么呀”
21:36:01 <拉斐爾> (殺進去吧!
21:36:21 <特鲁尔> “要么咱们多旁听下仪式涨涨知识?我觉得还是挺新颖的”
21:36:32 <Ellesime> (好吧,先攻?
21:36:33 <亚尔薇特> “这个玩笑太难笑了……”
21:36:37 <特鲁尔> “你们要椅子吗?”
21:36:40 <Dn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init: 1d20+1=(6)+1=7
21:36:43 <Dn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init: 1d20+7=(4)+7=11
21:36:49 <亚尔薇特> (今天我就个位数了
21:36:50 <DnDBot> 琪莎拉 投擲 joker: 1d20+1=(18)+1=19
21:36:52 <DnDBot> 特鲁尔 投擲 init: 1d20+7=(11)+7=18
21:37:13 <拉斐爾> .R D+6 先攻
21:37:14 <DnDBot> 拉斐爾 投擲 先攻: 1d20+6=(16)+6=22
21:37:27 <DnDBot> 莫瑞斯 投擲 init: 1d20+3=(9)+3=12
21:39:52 <DnDBot> Ellesime 投擲 init 1*4,2: 5d20=(10,7,12,6,8)=43
21:41:20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拉,琪,C,特+19,A,2,莫,馬,B,D,亞'
21:41:45 <Ellesime> 你們踢開了門,邪教徒們瞬間驚在當場
21:42:22 <莫瑞斯> (先手!先手!
21:42:52 <Ellesime> 眼前看上去有五個邪教徒,其中四個站在兩邊的一水穿著緊緻的黑袍,從體型看起來像是女性
21:42:53 <拉斐爾> (先手又如何! 好像沒什麼能放的
21:43:26 <亚尔薇特> (比如一个冲锋带走一个……但我的先攻太233了
21:43:40 <Ellesime> 而站在正中的一名,臉色蒼白的不知道是什麼鬼,她身邊有個奇異的金屬椅子
21:44:17 <Ellesime> 椅子四角安置著四根好像魔杖似的立柱,頂端奇怪的黑色石頭正在噼噼啪啪冒著黑色的閃電
21:44:46 <亚尔薇特> (总觉得,一道雷劈下来这货就变成闪电侠了
21:44:59 <Ellesime> 你們看見一個人被五花大綁地綁在椅子上,看裝束應該是亞爾薇特的同伴之一
21:45:01 <莫瑞斯> (其实姐姐的意思是, 先拆塔还是塔杀(
21:45:15 <马里亚斯> “这是束缚PLAY么”
21:45:36 <莫瑞斯> “应该是模仿另一个位面的圣武士转化技巧,”
21:45:42 <Ellesime> ■■□■■■■■
21:45:43 <Ellesime> ■   ◎2 ■
21:45:43 <Ellesime> ■  C  B■
21:45:43 <Ellesime> ■  D  A■
21:45:43 <Ellesime> ■      ■
21:45:43 <Ellesime> ■      ■
21:45:43 <Ellesime> ■■■■■亞■■
21:45:43 <Ellesime> ■   馬莫 ■
21:45:43 <Ellesime> □   琪 特■
21:45:43 <Ellesime> ■    拉 ■
21:45:43 <Ellesime>        ■
21:45:44 <Ellesime>        ■
21:45:49 <莫瑞斯> “用铁链吊着,然后,”
21:46:03 <亚尔薇特> (我这路堵得,赶上人族放兵营了
21:49:17 <莫瑞斯> (我们只需要一发黑触,然后就
21:49:35 <Ellesime> (對方是黑暗黛絲娜牧師!
21:49:49 <拉斐爾> (我們中出了個叛徒!
21:51:02 * 拉斐爾 激發隊友士氣, 然後施放幸运灯塔
21:52:42 <拉斐爾> (這個法術是給隊友一次直覺雙骰豁免取高的機會
21:53:10 * 琪莎拉 看黑袍人手上有拿什么吗
21:54:01 <琪莎拉> (啧,延迟到特鲁尔前面
21:54:17 * 琪莎拉 看着身材,稍微嫉妒了一下
21:54:49 <特鲁尔> “你们猜这些人会不会飞?”
21:55:13 <Ellesime> C似乎在準備什麼行動
21:55:53 <DnDBot> 特鲁尔 投擲 知识(看看是人还是鬼: 1d20+24=(10)+24=34
21:56:29 * 特鲁尔 再看看屋顶多高
21:57:30 <Ellesime> 特魯爾發現這些屋子都沒之前的大廳高,也就15尺左右高度
21:57:58 <特鲁尔> (.........这叫房子吗!
21:58:11 <亚尔薇特> (地下室啊- -
21:58:19 <拉斐爾> (哈哈哈哈
21:58:23 <琪莎拉> (你家房子天花板比3米高
21:58:34 <特鲁尔> “算了,换个玩法吧
21:58:41 * 特鲁尔 丢个黑触手
21:59:15 <DnDBot> 特鲁尔 投擲 CMB: 1d20+23=(3)+23=26
22:01:26 <Ellesime> 那麼你們看見房間里充滿了黑色的觸手
22:02:03 <Ellesime> 但是經過過專業訓練的教徒們完全不怕呀!
22:03:47 <Ellesime> 正對面的首領模樣的女性哼了一聲,飛起來對著地上的黑觸手打了個法術
22:04:03 <DnDBot> Ellesime 投擲 CL對抗: 1d20=7
22:04:16 <琪莎拉> (咦,我又被默认延迟了。嘛算了,那我延迟到最后吧
22:04:16 <特鲁尔> (CL 15
22:05:28 <Ellesime> (似乎沒過XD
22:05:50 * 特鲁尔 对着哼过去
22:06:19 <特鲁尔> 其实我们可以堵住门往里面扔dot?
22:06:20 <Ellesime> 然後她指揮手下,把金屬椅子的開關一開
22:06:45 <琪莎拉> (说起来椅子上的骑士被擒抱打了呢
22:07:14 <莫瑞斯> “然而哼了一下,只是傲娇。”
22:07:17 <Ellesime> 椅子上的騎士被黑色的閃電擊中,身體上的血肉在你們眼前漸漸瓦解
22:08:00 <琪莎拉> “约翰!!”
22:08:10 <琪莎拉> “(小声)虽然我不认识……”
22:08:14 <亚尔薇特> (谁是约翰?
22:08:17 <Ellesime> 他在極度痛苦中慘叫著。首領對著亞爾薇特指指,『下一個就是你了』
22:08:28 <亚尔薇特> “尽管来试试看”
22:09:00 * Ellesime 将话题改为 '拉,C,特+19,A,2,琪,莫,馬,B,D,亞'
22:09:06 <特鲁尔> “你们不是说要转化吗。。。这算什么转化。。。”
22:09:25 <莫瑞斯> “大概要三轮什么的时间。”
22:10:14 <莫瑞斯> (那么我只需要刷着buff喝着茶,等黑触圣炎二连再进去清扫残敌咯
22:10:17 <Ellesime> 你們看見,椅子上的騎士,模樣越來越像你們打過的那些食尸鬼了
22:10:30 <琪莎拉> “原来是这样吗!我们得救他”
22:10:58 <马里亚斯> “所以说,怎么办?”
22:11:00 <莫瑞斯> “说好的死亡骑士呢!”
22:11:03 <琪莎拉> (问题:骑士是被绑在椅子上的吗?他意识清醒吗
22:11:12 <拉斐爾> "怎麼救? 琪莎拉你有方法嗎?"
22:11:16 <莫瑞斯> “你们这些浪费人才的愚蠢邪教徒!”
22:11:48 <琪莎拉> “一个行动自如可以让他脱离束缚,但……需要他自己逃出来,或者,利用环境”
22:12:04 <琪莎拉> “这个……传送无效的环境,办得到吗,拉斐尔”
22:12:14 <特鲁尔> “早知道是变成食尸鬼我们就不来营救了。。。食尸鬼多一个少一个没什么区别吧”
22:12:27 <Ellesime> (是特殊的保留職業等級的食尸鬼(不過當然不是聖武士這個職業?
22:12:42 <莫瑞斯> (不不,肉都没了(
22:13:04 <莫瑞斯> (这其实是在做骷髅王吧(
22:13:06 <拉斐爾> (他都變食屍鬼了, 還有救麼
22:13:07 <Ellesime> (沒事,吃吃就長出來了
22:13:22 <莫瑞斯> (所以到底变了没有
22:13:51 <Ellesime> (打完這場就變XD
22:14:05 <Ellesime> (當然,除非你們在之前救下來
22:13:52 <拉斐爾> (你確定他還保有心智能聽懂你的話?
22:13:55 <琪莎拉> (我……可恶
22:14:28 <拉斐爾> (大家怎麼看
22:14:39 <亚尔薇特> (谁直接AOE掉吧
22:14:51 <莫瑞斯> (你冇事干就救一救咯
22:14:55 <琪莎拉> (连你也放弃了吗!
22:14:58 <Ellesime> (就是,讓一心糾結一下就好了
22:15:15 <莫瑞斯> (说不定奖励任务完成亚尔威特会获得新皮肤(?
22:15:48 <琪莎拉> “你说的对,那我也不犹豫了,上吧诸位,热情祝福!”
22:15:55 * 琪莎拉 总之先buff,交给你们敲吧
22:16:31 * 琪莎拉 然后走到亚尔薇特右上角,end
22:23:13 <Ellesime> ■■□■■■■■
22:23:13 <Ellesime> ■   ◎2 ■
22:23:13 <Ellesime> ■  C  B■
22:23:13 <Ellesime> ■  D  A■
22:23:13 <Ellesime> ■      ■
22:23:13 <Ellesime> ■      ■
22:23:13 <Ellesime> ■■■■■亞■■
22:23:13 <Ellesime> ■   馬莫 ■
22:23:13 <Ellesime> □   琪 特■
22:23:13 <Ellesime> ■    拉 ■
22:23:13 <Ellesime>        ■
22:23:14 <Ellesime>        ■
22:24:01 * 马里亚斯 发现自己似乎没啥好做的
22:24:07 * 马里亚斯 移动到莫瑞斯后面
22:24:15 <拉斐爾> (射丫的啊
22:24:18 * 马里亚斯 发现只看得到2
22:25:58 * 马里亚斯 于是全回合射2
22:26:14 <Dn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3次 1d20+22 = 8, 14, 18 = 30 36 40
22:26:21 <Dn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1d20+17=(20)+17=37
22:26:27 <Dn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ch: 1d20+17=(11)+17=28
22:26:49 <Ellesime> (ch了……
22:26:52 <马里亚斯> “了结你的痛苦”
22:27:30 <Dn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dmg: 7d8+84=(4,3,1,3,2,3,6)+84=106
22:28:27 <马里亚斯> (所有的……哦没算拉斐尔的歌,还有额外21伤害
22:29:49 <Ellesime> (嗯,死了
22:30:11 <Ellesime> (動畫吧= =b
22:30:24 <琪莎拉> (住手啊,这根本不是决斗啊
22:30:51 <Ellesime> 那麼你們一槍爆了首領的頭,他手下的教徒雖然還想抵抗,但被觸手打得不要不要的
22:31:04 <亚尔薇特> (触手表示终于触到了妹子
22:31:14 <特鲁尔> (有种100级法师刷血色的感觉...
22:31:18 <莫瑞斯> (4魔法少女play
22:31:37 <Ellesime> 而且你們幸運地在所謂轉換儀式完成之前搶救下了亞爾薇特的朋友
22:31:56 <Ellesime> =============今天先save吧=============
22:32:25 <亚尔薇特> 因为骰子的问题,我全场喝茶
22:32:33 <亚尔薇特> 希望以后每次都这样
22:32:35 * 亚尔薇特 茶
22:32:32 <莫瑞斯> 而我
22:32:35 <莫瑞斯> 根本就没有
22:32:37 <莫瑞斯> 行动
22:32:45 * 莫瑞斯 没时间喝茶
22:32:33 <Ellesime> 於是有望在五次內踢完這個地城(me看
22:33:27 <琪莎拉> 我消耗已经达到了80%了
22:33:49 <琪莎拉> 再来2场基本会全干
22:33:43 <拉斐爾> 我沒什麼消耗
22:33:50 <莫瑞斯> 我
22:33:54 <莫瑞斯> 没有消耗
22:34:36 <莫瑞斯> 唯一的消耗是大量的茶叶
22:34:28 <特鲁尔> 我也没消耗。消耗的全是buff
22:34:28 <亚尔薇特> 基本干了
22:34:37 <亚尔薇特> 再有一次作祟灭团就……
22:34:38 <Ellesime> 嘻嘻嘻
22:36:36 <亚尔薇特> 神通不敌骰子
22:36:40 <亚尔薇特> 我今天最高投到10
22:36:49 * Ellesime 轻轻地抚摸 亚尔薇特 的脸, 眼中充满爱怜.
« 上次编辑: 2015-06-29, 周一 09:29:13 由 Lomias »
“找一群電波都能對上的PC有多難?"
“大約等於找一群不會吵架的老婆吧。"
“教練我也要開後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