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忍神官方模组【countzero】,短团进行log  (阅读 3447 次)

副标题:

离线 Sinef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42
  • 苹果币: 0
忍神官方模组【countzero】,短团进行log
« 于: 2015-03-30, 周一 13:34:24 »
开团信息贴,与人物卡链接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74817.0

以下内容会存在不少对模组的剧透,请可能会进行该模组游戏的玩家在此留步



补上模组翻译(官网的样本模组【countzero】)
劇透 -   :
点开前情再次确定自己不会进行该模组的游戏
劇透 -   :
一,前情
       察觉到东南亚某国际的长距离弹道导弹发射计划的日本政府,为了阻止该计划而向该国派遣了忍者们。而那里等待忍者们的是……?

二,背景
       数年前,由于隐忍血统流派所执行的仪式魔术的失败,从而导致日本某地方都市变化成为了被称为“出岛”的魔界。被称为“渡来人”的异界访客来到这里,并以其超技术将此地的街区变成了可怕的样貌。在“出岛”,可以说物理法则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日本政府在不断用物理到魔法等各种手段来极力地隐蔽这个地方的同时,也多次派遣调查队试图与“渡来人”进行交涉。但这个挑战以失败而告终。作为调查队派遣了若干忍者,且不说达成忍务,连无事生还者都寥寥无几。
       在这之中,鞍马神流的忍者円空,很艰难的从出岛的调查任务中成功归还。然后将知晓“出岛”位置的円空视为危险要素的日本政府,处于情报保全的观点,试图将円空抹杀。然而円空反过来将前来的刺客讨伐,并从鞍马神流中脱离。随后和CIA黑帮进行了接触。
       获得了异界技术的CIA黑帮,将从隐忍血统所夺来的“忌炎”和东南亚某军事国家特南人民共和国的导弹基地交付给了円空。随后开发了能够破坏“出岛”结界的特殊弹头。即将向“出岛”发射导弹的5分钟前,便是该剧本开始的时间。特南人民共和国的领导人古雷斯将军对这些事情并不知情。只是以核开发为由,被CIA黑帮和円空利用了的傀儡而已。

三,主要的舞台
       该剧本的舞台主要分为2部分。第一轮的舞台是特南人民共和国导弹基地周边的港镇特拉尼斯。第二轮以后,则是入侵目标的导弹基地内部。
       第一轮的过程,被视为导入步骤以前的回想。描述潜入导弹基地前的情报收集场景。这个街区虽然蔓延着军人与犯罪组织的威势,但基地周边还是有娱乐区,稍微远点的地方也有渔港和住宅区。使用通常的情景表。
       第二轮为侵入基地的情景。实质上这一轮会是仅仅数分钟间的所发生的事情。这一轮使用该剧本所附属的“基地突破情景表”。

四,Prize
       该剧本有两种Prize,其中一个是“楯无”。是一种可以是导弹发射延迟一分钟的特殊程序。Prize的持有者,在自己登场的情景的任意时候可以使用。使用后失去该Prize,然后时限上升1点。该Prize在导入时交给PC1。
       另一个Prize是“特殊弹头”。具有破坏“出岛”的结界的效果。获得了PC3的秘密者,在自己登场的情景,随时都可以使用。可以将1次正要被使用的奥义或攻击忍法,或辅助忍法的效果无效化,使用后失去该Prize。该Prize被设置在导弹上,高潮步奏前不可能获得。“楯无”和“特殊弹头”的持有者均可以查看其Prize秘密。不需要情报判定。另外这些Prize,均可以在剧情情景中进行给予。

五,导入
       该剧本的导入步骤,有以下的情景。

   导弹发射五分钟前——
       这是在正要侵入东南亚某军事国家,特南人民共和国的导弹基地前的情景。
       PC全体在飞行的军用运输机中。机上除了飞行员和PC以外,还有一名叫克莱伊安德的中忍头。GM使用中忍头进行简单的扮演,并说明状况。
       “如同诸君所知,现在,似乎是有长距离弹道导弹正在向日本政府发射,诸君的忍务,是从高空中降落,并入侵导弹基地。然后进入导弹及其制御装置所在的中央制御室,并将其无效化”
       中忍头说到这里,航空机便到达了基地的上空。
       “距离导弹发射还有5分钟。请迅速执行忍务。”
       中忍头说话的同时,运输机的舱门被打开了。然后PC们从8000米的高空,开始落向导弹基地的时候,该情景结束。

    共和国潜入——
        “导弹发射五分钟前“的数日前的情景。PC们潜入了特南人民共和国,并在特拉尼斯的廉价酒馆里会和。
       GM向PC进行说明,PC们是受命于日本政府,为了确认军事国家特南人民共和国向日本发射导弹的机会的真伪,而来到了这个地方。廉价酒馆里,除了PC与PC们的头目,即先前”导弹发射五分钟前“登场的中忍头以外没有其他的客人。
       状况说明后,PC便进行自我介绍。这里各PC,均获得全体PC的居所。
       自我介绍后,便通过中忍头,参考剧本舞台对特拉尼斯进行说明。并且在这个时候将将军的手记公开,并对其进行简单的说明。
       大致的状况说明后,该情景结束。

六,主要阶段
       导入阶段结束后,GM便对第一轮为在特拉尼斯进行的情景进行说明。然后第一轮的最后,发生”导弹发射五分前“的情景,然后第二轮开始则为导弹基地的侵入,并对该剧本的时间限制为2进行说明。
       然后,该剧本有三个GM情景。

   基地侵入——
       在第二轮的第一个情景前插入。从高处落下的PC,安全侵入了基地的内部。基地内如同迷宫一般,并且通往中央制御室的道路上,被设置了无数的陷阱。这里进行说明,在时限内若未能到达中央制御室的话,则导弹被发射。”导弹发射计划“的GM情景未发生的场合,则只对情报不足进行说明。
       随后,PC全员进行”陷阱术“判定,判定失败的角色,失去1点【生命力】

   导弹发射计划——
       円空的【秘密】被公开后,下一情景前插入。円空在全员(若情况不自然时,则为PC1和其同伴)面前出现,并诉说其真意。GM参考其背景,让円空对其复仇计划进行描述。最后,对PC要到达目的地的中央制御室,必需要通过获得了円空的【居所】的PC进行“去中央制御室”的宣言这点进行说明。任意PC均可以在每轮结束前进行该宣言(确认有无该宣言后,结束该轮)。对该剧本只有有人宣言了“去中央制御室“才会发生高潮阶段进行说明。
       情景最后,円空留下”要阻止我的话,就过来。如果你们能做到的话“的语句后便消失。

   楯无发动——
       Price的楯无被发动的时候,第3轮的第1个情景开始前插入。中央制御装置的技术员们叫喊着”导弹发射密码被拒绝“,”不可能。有人从基地内部进行了黑客行为“。円空(若他的手记没有公开时则为影子中的神秘人物),一边漏出恐怖的微笑一边说着”……霍。挺能干嘛“。随后,便命令技术人员”将制御重新调整为手动进行“。

七,高潮阶段
       若PC中没有任何人到达中央制御室,导弹便发射向”出岛“。导弹发射计划成功,”出岛“的结界被破坏。平稳的世界出现了裂痕,并随后发生了大量的牺牲,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若PC中有人到达中央制御室,则PC全员都到达中央制御室。巨大的导弹高耸在PC眼前,而円空便站在其上面。円空看着PC,说着”已经迟了“,并将导弹发射。PC全体,在发射向”出岛“的导弹上与円空进行战斗。

   円空的行动方针——
      円空主要对与自己的敌对的PC为中心进行攻击。然后对公开了目的为使导弹发射计划成功的PC则放在最后攻击。虽然他可以被这些PC所利用,但终究还是敌人角色。

   战斗时间和战场——
      该战斗会持续6轮。第1,2,6轮的战场为”高所“,3,4,5轮的战场为”极地“。第6轮结束时仍然未脱落的角色,则因为背卷入导弹命中”出岛“结界的爆炸而死亡。

   关于特殊弹头——
       战斗途中,円空死亡时还未脱落的PC,若希望的话,则有可能获得”特殊弹头“的Price。尝试获得”特殊弹头“的PC,可以代替攻击进行”坏器术“判定。若成功的话,则可以获得”特殊弹头“。之后当特殊弹头的持有者脱落的时候,从剩下的PC中随机选择1人,该角色成为新的”特殊弹头“持有者。该战斗的胜利者,若”特殊弹头“任然留存,则可以决定其处置。重新再设置导弹也可以,从导弹中解除也可以。GM在战斗开始时对”特殊弹头“相关的规则进行说明。
       导弹在”特殊弹头“被设置的状态结束战斗时,导弹发射计划成功,”出岛“的结界被破坏。若非这种状况,则导弹计划被防范于未然。

   结语——
       GM更具高潮阶段的结果,和PC商量,并对PC各自进行结语的演出。
       若未设置”特殊弹头“的导弹命中”出岛“时,PC2或者PC4对该情报被带回流派或客户端进行提案后,能否被接受。即便结界对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结界正确的位置任然不明,但至少了解到了似乎是其入口的地方。这对于斜齿忍军和美国来说是重要的情报。进行了这些过程的PC,可以视为”使命达成“,并获得1点功绩点。


基地突破情景表 1D6
       1,如同网孔一般交错的红外线激光。仿佛融身于黑暗之中穿过一重重红色的蜘蛛巢穴。
       2,很多技术人员们的白衣被拂起,然后他们却完全无法注意到高速穿梭的你的存在。
       3,高速移动的你身后的隔壁不断的被关闭,但是缓慢的速度完全无法追上你。
       4,共和国的士兵用机枪扫射着。仅1秒间,黑影从士兵身旁路过,而士兵便倒在地上。
       5,将无数从天而降的苦无击落。这是...?果然敌方也有忍者存在。
       6,“不会让你去到这前面的”一道黑影出现在前方。情景PC与1名下忍类别“战斗员”战斗。

円空——原属于鞍马神流的逃忍。数据上视为中忍级别的剑士。奥义是“夕影剑士”。制造出和看见自己的人一模一样的分身,而这些分身向本体进行攻击。效果为【致命一击】,指定特技“见敌术”。

PC1手记——推荐流派:鞍马神流
       你是受命于日本政府,潜入特南人民共和国的忍者。你的【使命】是阻止特南人民共和国的长距离弹道导弹的发射。
       秘密:实际上,你是听说你的同门师兄“円空”,你所仰慕的忍者在特南人民共和国,而前来这个地方。”円空“背叛了鞍马神流,成为了逃忍。你受命于流派的上司,前来抹杀円空。你拥有“円空“的【奥义】的【情报】。你【真正的使命】,是阻止円空的目的,并将其抹杀。

PC2手记——推荐流派:斜齿忍军
       你是受命于日本政府,潜入特南人民共和国的忍者。你的【使命】是阻止特南人民共和国的长距离弹道导弹的发射。
       秘密:实际上你知道特南人民共和国正在向出岛发生导弹的事情。你和你流派的上司知道”出岛“的正确位置,并希望让导弹命中”出岛“。你【真正的使命】,是使导弹发射计划成功。

PC3手记——推荐流派:隐忍血统
       你是受命于日本政府,潜入特南人民共和国的忍者。你的【使命】是阻止特南人民共和国的长距离弹道导弹的发射。
       秘密:实际上你是为了回手被盗取的流派秘宝”忌炎“而前来的。忌炎是吞尽了各种各样灾厄与诅咒的神器。因为某些原因,你得到了忌炎被利用为导弹的弹头的情报,并来到了特南人民共和国。你【真正的使命】是,回收”忌炎“。

PC4手记——推荐流派:离群者
       你是受命于日本政府,潜入特南人民共和国的忍者。你的【使命】是阻止特南人民共和国的长距离弹道导弹的发射。
       秘密:实际上你是美国为了支援导弹发射计划所派来的间谍。你实际上的忍务是混入日本政府为了阻止导弹发射而派遣的忍者中,并妨害他们的行动。你【真正的使命】是,使导弹发射计划成功。

手记——古雷斯将军
       你是东南亚某军事国家,特南人民共和国的最高领导人。你通过政变夺得了政权。你的【使命】是,是导弹发射计划成功,向世界证明自己和自己国家的伟大。
       秘密:扩散情报。实际上你是美国的谍报机关”CIA黑帮“的傀儡。你协助他们所派来的迷之人物”円空“进行导弹的开发。该【秘密】被公开时,GM公开”円空“的手记。

手记——円空
       你是忍者。原本是优秀的鞍马神流成员,因为某些理由成为了逃忍。你的【使命】是让导弹发射计划成功。
       秘密:扩散情报。实际上你是从”出岛“归还的幸存者。但是为了封锁情报,你差点被抹杀,并成为了逃忍。为了复仇,你决定向”出岛“发射导弹,并让全世界知道”出岛“的存在。该秘密被公开的时候,GM对”导弹发射计划“进行说明。

Price——楯无
       特殊的程序。斜齿忍军为本次的忍务所开发。
       秘密:该Price的持有者在自己登场的任何情景可以使用。使用后失去该Price,时限上升1点。

Price——特殊弹头
       特南人民共和国所开发的特殊核弹头。
       秘密:实际上这颗弹头并不是核弹头,而是中和了各种忍法的高度诅咒的兵器”忌炎“。该Price的持有者,若获得了PC3的秘密,则可以使用该效果。有人使用奥义或攻击忍法,辅助忍法时,可以使用该Price,将其效果无效化,然后失去该Price。
« 上次编辑: 2015-04-01, 周三 10:13:46 由 Sinefer »
跑团既是一场游戏,也是一次团队合作。你的乐趣离不开其他参与者的付出,你的付出则时刻影响着其他参与者的乐趣。
因此每一名参与者在参加游戏的同时就肩负了一份维护其他参与者乐趣的责任。
所以请不要再抱着自己玩开心就行了的心态跑团了,否则最后所有人都不能开心。


欢迎来到東路地裏会社,迷宫王国长期推广中~

离线 Sinef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42
  • 苹果币: 0
Re: 忍神官方模组【countzero】,短团进行log
« 回帖 #1 于: 2015-03-30, 周一 13:34:45 »
<Sinefer(GM)> ————开始————~
<Sinefer(GM)> 导入(导弹发射5分钟前)
<中忍头> 如同诸君所知,现在,似乎是有长距离弹道导弹正在向日本政府发射,诸君的忍务,是从高空中降落,并入侵导弹基地。然后进入导弹及其制御装置所在的中央制御室,并将其无效化
<中忍头> 这个特殊的软件软件叫做楯无,将其植入基地中可以干扰导弹的发射。

<Sinefer(GM)> 中忍头说着将“楯无”交给了三千院
<Sinefer(GM)>  你们现在在飞行的军用运输机中。机上除了飞行员和你们以外,还有一名叫克莱伊安德的中忍头。中忍头说到这里,航空机便到达了基地的上空。
<Sinefer(GM)> Price——楯无
<Sinefer(GM)> ——使用私人信息进行情报分发——
<Sinefer(GM)>  <三千院 菖蒲> 楯无的秘密:该Price的持有者在自己登场的任何非战斗情景可以使用。使用后失去该Price,时限上升1点。
<中忍头> 距离导弹发射还有5分钟。请迅速执行忍务。祝武运
<Sinefer(GM)>  中忍头说话的同时,运输机的舱门被打开了。然后你们从8000米的高空,开始落向导弹基地。
<Sinefer(GM)> ————cut————
<Sinefer(GM)> 于是乎时间倒回,进行另一个导入情景www
<Sinefer(GM)> 导入(共和国潜入)
<Sinefer(GM)>  数日前你们潜入了特南人民共和国,并在特拉尼斯的廉价酒馆里会和。
<Sinefer(GM)>  你们是受命于日本政府,为了确认军事国家特南人民共和国向日本发射导弹的机会的真伪,而来到了这个地方。廉价酒馆里,除了你们与先前的中忍头以外没有其他的客人。
<Sinefer(GM)>  这里PC间进行一下自我介绍。并且各PC均获得全体PC的居所。
<火村守> "火村守−−"青年先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三千院 菖蒲> 我是三千院菖蒲,三千院財閥的繼承人--少女報上了自己的身份
<三千院 菖蒲> 鞍馬神流 颯 請各位多多指教---少女身體的管家接著報上名號

<佐佐木宗次郎> “佐佐木宗次郎,请多多指教。”起身行礼后说到,随后就坐下。
<佐佐木宗次郎> 听到鞍马神流,嘴角抽搐了下,随即恢复平静。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面相憨厚的老人,头发已白。体态较胖,身穿着宽松的维修工制服(也就是耐磨背带裤),将同样大大的帽子摘下来扇扇风。
<水谷马里奥> “这地方有点不透气啊……喔,各位小友,请多指教”
水谷马里奥 亦起身鞠躬,对着少女多看了一眼,
<水谷马里奥> “哎呀呀,我好像忘了说名字……水谷 马里奥……不好意思,年纪大了有点爱忘事……”

<火村守> "請多多指教,那麼叫我守就可以了。我沒有流派什麼的呢"青年露出笑容說。
<三千院 菖蒲> 唔,看上去還挺能幹的樣子呢-- 少女環視眾人
<中忍头> 克莱伊安德,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中忍头> 不论你们的流派之间有什么渊源,这次任务中,你们都是在一起合作的战友
<中忍头> 那么,自我介绍就先到这里吧
<中忍头> 就现在的状况,进行一下说明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旋开保温杯,喝了一口。
<中忍头> 我们现在在特南的港口都市特拉尼斯,一个蔓延着军人与犯罪组织的威势的地方
<中忍头> 但基地周边还是有娱乐区,稍远点的位置渔港和住宅区,也许可以打听到什么情报
<中忍头> 目前这个地方的掌权者是古雷斯将军,如果导弹计划为真,那一定和这个人脱不了关系

<Sinefer(GM)> 于是公开情报,古雷斯将军的手记: 你是东南亚某军事国家,特南人民共和国的最高领导人。你通过政变夺得了政权。你的【使命】是,是导弹发射计划成功,向世界证明自己和自己国家的伟大。
<中忍头> 你们当前的忍务是确认特南正在计划向日本发射导弹这个情报的真实性
<中忍头> 以上,从现在开始执行忍务

<Sinefer(GM)> 于是先进行一下这次模组的说明
<Sinefer(GM)> 关于主要阶段的说明:第一轮从共和国潜入的导入开始,为在特拉尼斯进行的过去式情景(第一轮使用通常情景表)第二轮则从导弹发射5分前的导入开始,为为导弹基地的侵入情景(第二轮是用基地情景表)
<Sinefer(GM)> 现在是大家潜入共和国,并开始执行情报调查的时间线
<Sinefer(GM)> GM侧导入到这里结束,大家有需要可以进行一下扮演~
<火村守> 至少似乎比自己強阿−−苦笑著青年想著
<火村守> "感覺這任務不容易吶,還請各位多關照了−−"透過從小養成的第六感,青年感覺到幾人...都不簡單呢。
<火村守> "那麼,先分頭調查情報吧"
<火村守> "為了我國得要阻止呢,不然戰爭將會開始吧..."

<佐佐木宗次郎> 点了点,率先离开房间,好像不想和鞍马神流的人多待的样子。
<火村守> 環顧著眾人,青年記下了包含照片在內幾人的長相,還有"感覺"。而後離去
<火村守> −−那少女感覺最難纏呢。  

<三千院 菖蒲> 嗯,為了日本的安危 也只好破例踏上舞台一次呢
<水谷马里奥> “哎呀哎呀,我这把老骨头也陪着最后拼一把吧……”
<水谷马里奥>又找酒吧老板续了点热水,也走出酒馆。

<火村守> −−話說原來那個"三千院"財團,居然和忍者有關嗎... 世界真是黑暗吶。
<火村守> 青年在腦中吐槽著

<三千院 菖蒲> 少女與管家乘著長長的房車離去了
<Sinefer(GM)> ——主要阶段第1轮开始,角色的情景进行顺序已提前决定好——
<Sinefer(GM)> ——马里奥的情景开始,请投2D6情景表——
<水谷马里奥> 2d6 o.o
<ShinobiGami>  (2D6) → 4[1,3] → 4
<Sinefer(GM)> 4 遥望着从眼前展开的街景。这里的话可以看到整个街道吧。
<水谷马里奥> (城镇附近的小丘……这样?
<Sinefer(GM)> 可以~然后有需要别人登场么?
<水谷马里奥> (那么,佐佐木先离开,在小丘眺望城镇/稍事休息/研究地形/whatever的时候,马里奥也来了,这样?
<水谷马里奥> 那么,(前略)专注or走神中的佐佐木,忽然听到了毫无掩饰的脚步声。
<水谷马里奥> 缓慢、有点重,稍微在地上拖一拖、那种不利落的感觉……然而、却是忍者的脚步声没错。
<水谷马里奥> 符合这种条件的,也就是那唯一一位(体重超标的)了。

<佐佐木宗次郎> “你有什么事吗?”听到声音,警惕的转过身来。
<水谷马里奥> “哟,好啊”
水谷马里奥 依旧手捧着保温杯
<水谷马里奥> 见到佐佐木警惕的神色,似乎有些无奈地笑了下,摊开手。

<佐佐木宗次郎> “直说来意吧。”看到你的样子,皱起了眉头。
<水谷马里奥> “哎,年轻人就是性子急……嘛这也是优点。”
<水谷马里奥> “我真说了,你可别笑话我”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吹吹小风,闪过有点疲惫的神情
<水谷马里奥> “你是……隐忍的血统者,没错吧”
<水谷马里奥> “喔,不用警惕,我跟那鞍马神流的没啥关系”
<水谷马里奥> “非要说的话,以前还立过要解开妖魔之谜的雄心壮志……现在年纪也大了,”
<水谷马里奥> “比起那个还是更关心关节炎。”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不知从哪摸出两个一次性杯子,打开保温杯,咕嘟咕嘟倒了点热饮。
<水谷马里奥> “你要是不嫌弃,我就想问问啊,”
<水谷马里奥> “‘知道自己能活个两、三百年’,是个啥感觉呢”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这么慢吞吞倒饮料的样子,虽然手没晃,但以忍者的标准看来,确实已经不利索了。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语气中感慨万千。

<佐佐木宗次郎> 【都是伪装吗?】心里如此想着。不过表面上还是放下了警惕心,“直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没那么多时间,时间就是金钱。”
<水谷马里奥> “这真就是我想问的”
<水谷马里奥> “不管发生啥,这都是我最后的忍务了。”
<水谷马里奥> “干完这回我就回乡下养老去”

<佐佐木宗次郎> “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活很久了的感觉不是很好。”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专心地看着 外表年龄还是二十代的佐佐木。
<佐佐木宗次郎> 听到你的发言,一脸不信的表情看着你。
<水谷马里奥> “嘛,要是还有命的话……”
<佐佐木宗次郎> “所以?你想要结盟?”
<水谷马里奥> “哎,佐佐木君要是这么提议的话,我自然也乐意……”
<水谷马里奥> “虽然”
<水谷马里奥> 把其中一杯热乎乎的饮料递给佐佐木

<佐佐木宗次郎> 接过饮料,但是没喝。
<水谷马里奥> “我只是想趁个闲工夫,跟让我好奇了一辈子的人说说话罢了”
<水谷马里奥> 2d6 喝了就是[水术],没喝就是[对人术]

<ShinobiGami>  (2D6) → 2[1,1] → 2
<水谷马里奥> (。。。。。。。。。。。神 通 丸
<水谷马里奥> 2d6 泥煤啊!

<ShinobiGami>  (2D6) → 7[3,4] → 7
<Sinefer(GM)> ——进行感情判定,请各自投1D6——
<佐佐木宗次郎> 1D6
<ShinobiGami>  (1D6) → 1
<水谷马里奥> (真的就只是普通的蘑菇汤而已。营养很好的
<水谷马里奥> 1d6

<ShinobiGami>  (1D6) → 1
<水谷马里奥> (看在我都神通丸了的份上求共感……
<水谷马里奥> (共感……吧……虽然佐佐木看起来很警惕 但至少态度还是友好的?

<佐佐木宗次郎> (觉得这个人好奇怪的样子,共感吧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见佐佐木不喝,呵呵一笑,自己那杯蘑菇汤先干了。
<水谷马里奥> “这是我老家特产,煮汤做汁酿酒都相宜”

<佐佐木宗次郎> 【奇怪的家伙】心里这样想着,把杯中的东西一饮而尽。
<水谷马里奥> 风儿继续吹着,不知是不是喝了热腾腾的蘑菇汤
<水谷马里奥> 小丘上的忍者们,多少感觉温暖了一些————————SCENE END

<Sinefer(GM)> ——该情景结束,准备进入下一个情景——
<Sinefer(GM)> ——守的情景开始,请投2D6情景表——
<火村守> −−−−−−−−−−−−−−−−−−−−−−−−−−−−−−−−−−−−
<火村守> 任務開始前夜−−
<火村守>燃燒著...何物在燃燒著...何物皆在燃燒著。
<火村守>尖叫與吶喊聲,在那短暫卻彷彿無垠的天搖地動後,城市崩潰了。燃燒的城市,瓦解的屋舍,混亂的場景中,年幼的少年跪坐地面,眼瞳烙印是毀滅的家園。淚水自臉頰滑落,他的表情帶茫然。
<火村守>而在如煉獄的世界裡,最後所見的景象,是那人對自己伸出手−−
<火村守> 從夢裡醒來,他晃了晃腦袋。
<火村守>"這是什麼跟什麼阿"又是這個夢嗎,青年苦笑著。好久沒夢見了呢...
<火村守>...那時伸出手救了自己的"他",為了他與他所鍾愛的這個國家−−日本。
<火村守>就算自己實際沒有戰力,就算自己會粉身碎骨,也要−−完成才行。

<Sinefer(GM)> 所有PC都在场
<火村守> −−記住,他們是不可信任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火村守>與幾人分別後,青年來到街角的暗巷。腦中是那人交代自己的話
<火村守>青年閉上了眼,依循著方才所記下的感覺,他彷彿見到了,少女所在的場景。
<火村守>青年操弄"影"。那是圍繞在世界中,鮮為人所知的裡層。透過忍法的力量,他將喚出。
<火村守>而同時,他亦看到了其他人所在的場所,一切,世界−−如同在自己的掌控中。
<火村守>−−在三人所在的場景附近,陰影中,暗處的角落。出現了一名帶著面具的"人"
<火村守>那是由召喚術所召喚,自己的"影子"。
<火村守>接著...
<火村守>"那麼就讓我看看吧−妳的願望−"
<火村守> 2D6 【第六感】探查三千院的秘密

<ShinobiGami>  (2D6) → 7[3,4] → 7
<Sinefer(GM)> ——使用私人信息进行情报分发——
<Sinefer(GM)> (于是接下来进行收幕演出吧~
<火村守> "原來,是這樣阿−−"青年在街角中露出微笑
<火村守> 至少,沒有衝突呢−−那麼...
<火村守> (三千院可描述下自己在地場景嗎. .?

<三千院 菖蒲> (海邊的別墅
<火村守> 海邊的別墅旁,青年的"影子"逐漸化為實體。
<火村守> 在別墅的入口,他按下了門鈴−−

<三千院 菖蒲> 管家颯前來應門
<三千院 菖蒲> 「這位是火村先生,有何貴幹?

<火村守> "不好意思打擾,敝人想與令家小姐商談些事情"
<三千院 菖蒲> 了解,請稍候別刻,我現在就去通傳
<三千院 菖蒲> (於是你被帶到了2樓的陽台 大小姐正在喝茶

<火村守> "可以坐下嗎?"陽台的另一張椅子旁,青年禮貌的詢問
<三千院 菖蒲> 當然,三千院家從來沒有要客人站起來喝茶的道理
<三千院 菖蒲> (於是你也被招待了

<火村守> 在別墅陽台的陽傘下,青年與大小姐對坐,品嘗著茶水
<火村守> "那麼我就直說了,妳的"秘密"我已經知道了"
<火村守> "我們,結盟吧−−"開門見山。

<三千院 菖蒲> 好,就答應你吧
<三千院 菖蒲> 本來是打算由我方作主動的,沒想到卻被你搶先一步呢

<火村守> "小姐居然事前也看上了敝人,真令敝人備感榮焉吶"青年帶著微笑說
<火村守>"也多虧我們的目的沒有衝突呢..."
<火村守> "我的目的現時有些不好透漏,但在沒有衝突的情況下,我會全力幫你完成目標"青年街著認真地說
<火村守> "那麼有需要時,喊一聲我的名字就行−−","我先告辭了"
<火村守> "對了,茶很好喝−−謝謝招待"青年帶著笑榮說
<火村守> 而後走向陽台靠海的景色,身影卻逐漸淡化,消失在風中
<火村守> (潛伏術
<火村守> (場景end

<Sinefer(GM)> ——该情景结束,准备进入下一个情景——
<Sinefer(GM)> ——菖蒲的情景开始,请投2D6情景表——
<Sinefer(GM)> ——宗次郎的情景开始,请投2D6情景表——
<佐佐木宗次郎> 2D6
<ShinobiGami>  (2D6) → 8[2,6] → 8
<Sinefer(GM)> 8 人群混杂。喧躁。不知道影之世界的天真人民的大话与废话甚是嘈杂。
<佐佐木宗次郎> “真是莫名其妙的家伙。”和那个大叔分开后,一个人行动的佐佐木心里如是想着。
<佐佐木宗次郎> “那么接下来应该干什么呢,先让我看看你们在哪里吧。”一个闪身来到高处,通过千里眼之术把另外几个“队友”都找到了。
<佐佐木宗次郎> “那么,先是你吧。”思考了下,排除了那个大叔后,以鞍马神流的人为自己的目标,使用瞳术附体。
<佐佐木宗次郎> 2D

<ShinobiGami>  (2D6) → 6[1,5] → 6
<佐佐木宗次郎> (使用瞳术附体探知情报
<佐佐木宗次郎> (秘密

<火村守> 在佐佐木探查情報時,後方的"影子"盯著他
<Sinefer(GM)> 于是先进行守的技能判定
<火村守> 2d6 試著在影子間切換
<ShinobiGami>  (2D6) → 7[3,4] → 7
<佐佐木宗次郎> 2D6 使用瞳术探知三千院的秘密【每次附身女体都是这样别扭,让我看看你的秘密是什么吧。】
<ShinobiGami>  (2D6) → 8[4,4] → 8
<Sinefer(GM)> ——使用私人信息进行情报分发——
<火村守> 不好啊...已經被知道了嗎。 看著似乎在調查盟友的隱忍忍者,躲在陰影中的青年輒了輒舌
<佐佐木宗次郎> “这样吗?看来并不冲突的样子,之后和她保持下距离就是了。”青年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消失在人群里。
<佐佐木宗次郎> (end

<火村守> 火村的"影子"也慢慢消失
<Sinefer(GM)> ——该情景结束,准备进入下一个情景——
<Sinefer(GM)> ——菖蒲的情景开始,请投2D6情景表——
<三千院 菖蒲> 於是我的場背在剛才的別墅進行好了
<三千院 菖蒲> (我自己一個演
<三千院 菖蒲> 對著火村漸漸消失的身影,少女說了一句
<三千院 菖蒲> 火村先生,雖然我是答應了雙方結盟,但如果火村先生真的有誠意的話,就請盡禮數,準備好後再來拜訪一次吧
<三千院 菖蒲> 隨後少女感到有那麼的一點不自然,仿佛有某股氣息正在注視著自己
<三千院 菖蒲> 下三濫的小手段.........是那個隱忍的鼠輩吧
<三千院 菖蒲> 少女打開放在一旁的公文袋
<三千院 菖蒲> 於是 宗次郎的秘密
<三千院 菖蒲> 2d6 經濟力

<ShinobiGami>  (2D6) → 5[1,4] → 5
<Sinefer(GM)> ——使用私人信息进行情报分发——
<三千院 菖蒲> 這是.....果然不可放過阿....特南特和國.....
<三千院 菖蒲> 隨後,收起了佐佐木的資料,再次喝了一口紅茶
<三千院 菖蒲> 這次,稍微有點苦澀.....
<三千院 菖蒲> end

<Sinefer(GM)> ——所有PC的情景都已经结束,准备进入下一轮——
<Sinefer(GM)> 在这里,时间线移动至导弹发射5分前
<Sinefer(GM)> 中忍头将楯无交给了三千院,然后大家一起空降导弹基地
<Sinefer(GM)> 插入GM情景:基地侵入
<Sinefer(GM)> 你们从高处落下,并安全侵入了基地的内部。
<Sinefer(GM)> 基地内如同迷宫一般,并且通往中央制御室的道路上被设置了无数的陷阱。
<Sinefer(GM)> 但是因为情报不足,你们暂时还不知道到达中央制御室的方法。
<Sinefer(GM)> 随后,这个时间PC全员进行”陷阱术“判定,判定失败的角色,失去1点【生命力】
<水谷马里奥> 2d6 [对人术]代用,DC8 QAQ
<ShinobiGami>  (2D6) → 7[1,6] → 7
<水谷马里奥> (失去战术QXQ
<三千院 菖蒲> 2d6+4+ 炮術
<ShinobiGami>  (2D6+4+) → 2[1,1]+4 → 6
<三千院 菖蒲> !
<Sinefer(GM)> ——大失败,请投1D6的大失败表——
<三千院 菖蒲> 1d6
<ShinobiGami>  (1D6) → 6
<Sinefer(GM)> 6 诅咒: 从已习得的忍法中随机选择一项,该忍法视为不存在。此效果针对不同忍法分别计算。在每轮终了进行【呪术】判定,若成功则解除变调。
<三千院 菖蒲> 1d5
<ShinobiGami>  (1D5) → 4
<三千院 菖蒲> (春雷沒了2333+失去妖术
<佐佐木宗次郎> 2d6 [医术]代替
<ShinobiGami>  (2D6) → 3[1,2] → 3
<火村守> 2d6 潛伏術代替
<ShinobiGami>  (2D6) → 7[2,5] → 7
<Sinefer(GM)> 于是请没过的角色失去生命值吧...
<火村守> 在發現陷阱的瞬間,守的身影潛入影子中,躲開了襲來的暗算
<火村守>卻來不及提醒同伴
<火村守> "切..."

<三千院 菖蒲> 管家颯為了保護大小姐,情急之下以自身為盾,雖然大小姐平安無事,然而他卻身受重傷
<Sinefer(GM)> ——于是该情景结束,准备进入下一个情景——
<Sinefer(GM)> ——主要阶段第2轮开始,决定角色的情景进行顺序——
<Sinefer(GM)> ——马里奥请投1D6基地情景表——
<Sinefer(GM)> ——马里奥的情景开始,请投1D6基地情景表——
<水谷马里奥> 1d6 哭了
<ShinobiGami>  (1D6) → 2
<Sinefer(GM)> 2 很多技术人员们的白衣被拂起,然后他们却完全无法注意到高速穿梭的你的存在。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挺着怎么看都无法称之为敏捷的粗胖身躯,加上刚才中了陷阱,几次险些掉队,还好都勉强跟上。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对于有稍微等一下/或者伸出一下援手的人(如果有的话),报以感谢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就这样,碰巧跟某大小姐的距离拉近了
<水谷马里奥> --------以下对话动作啥的全以光速进行,不为别的就为咱是忍者☆-----------
<水谷马里奥> “三千院小姐,现在时间紧迫,长话我也不说了,反正一个糟老头的絮叨大概你也不爱听”

<三千院 菖蒲> 說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的赘肉在以气死爱因斯坦的速度抖动着
<水谷马里奥> “其实之前我得知了你此行的目的,是想找个人是吧”

<三千院 菖蒲> 對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心说大小姐说话果真精炼,以呕死霍金的速度打开暖水杯喝了一口
<水谷马里奥> “老实说,跟我此行的目的也不冲突,不如说如果你看得上我,我自当不吝帮忙”

<三千院 菖蒲> 大小姐眼見管家颯受傷了,心情極為惡劣
<三千院 菖蒲> 是嗎?那你就好好的努力吧,三千院家絕不會待簿為自己努力的人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注意到三千园的目光(?),决定无视了为啥管家也能跟得上的问题,
<水谷马里奥> “这位先生的伤势,以我斜齿忍的医疗技术,要治好也绝非难事”
<水谷马里奥> “只是,俗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绝对没有暗指谁
<水谷马里奥> “我所需要的,也就是借你手上的‘楯无’一观”
<水谷马里奥> “此事关系到我派内部事宜,更多的也不好说……”

<三千院 菖蒲> 交易,是吧?
<水谷马里奥> “小姐真是爽快人”
<水谷马里奥> (规则解释:宝物是可以随便给谁的,所以不占用动作
<水谷马里奥> (你现场给我我再给你都是可以的

<三千院 菖蒲> (寶物不能交易吧
<Sinefer(GM)> (可以
<火村守> (話說這個交易,是水谷要給兵糧完?
<水谷马里奥> (没,我又没点医术。。
<水谷马里奥> (真正的交易是 协力<->宝物
<水谷马里奥> (RP的话,协力+回头带去斜齿忍军治疗 也可以

<火村守> (問個問題,三千的管家受傷,是失去忍法的體現嗎?
<三千院 菖蒲> (是吧w?
<火村守> (明白,那治不好吧...
<三千院 菖蒲> (替身能力受損
<水谷马里奥> (回头一个回复判定就完了。。
<火村守> "別輕易相信他人阿..." 青年的影子突然於旁邊出現
<火村守> 2d6 徬徨判定

<ShinobiGami>  (2D6) → 8[4,4] → 8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对于突然冒出来的青年并没有多惊讶……话说回来本来就是一起在(光速)跑路
<火村守> 光速中,抬起受傷的管家,一邊拿出傷藥,幫忙治療
<三千院 菖蒲> 水管工,對於你提出的交易,我確實收到了
<火村守> 簡直是忍者非凡人的體現阿−−
<水谷马里奥> “大小姐若有疑,以三千院家的财力,自当可查清我来历”
<水谷马里奥> (翻译:咱们秘密真不冲突,你要是不信,随便查我秘密

<三千院 菖蒲> 當然如此,三千院家,從不會做沒把握的交易
<三千院 菖蒲> (於是我查完再給你吧233

<水谷马里奥> “小小年纪就如此谨慎,忍界真是后继有人……”
<水谷马里奥> “但可惜现在恐怕并没有那么多时间”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指了5分钟倒计时
<水谷马里奥> (翻译:宝贵的主剧情动作要珍惜。。

<三千院 菖蒲> (嗯哼
<火村守> (光速中回頭看了...時鐘?
<水谷马里奥> “为表诚意,不如在这里就情报交换吧”
<水谷马里奥> “我之前也对 你可能感兴趣的那个人 做了调查呢”
<水谷马里奥> (于是三千院来选 火村OR将军的秘密
<水谷马里奥> (你点谁,我查,然后我们交易

<三千院 菖蒲> (火村
<三千院 菖蒲> (秒答!

<水谷马里奥> 2d6 结界术 判定火村秘密
<水谷马里奥> (火村要是妨碍,证明心中有鬼

<ShinobiGami>  (2D6) → 5[1,4] → 5
<火村守> 奧義-判定妨礙-【夢華錄】
<火村守> 在馬里奧使用忍法的哪一課,突然黑霧從青年的身上流出,捲向老者
<火村守> 一瞬間,馬里奧的視野被打斷了。眼中出現的是被地震,火焰,海嘯,破壞殆盡的城市。
<火村守> 一切被瓦礫掩埋,許久後睜開眼,眼中是身著華服的青年,正抱著自己…在眾家記者的面前,巡察災區的日本天皇,親手挖出了瓦礫堆中的少年,畫面就此中斷,而老者的忍術也被打斷了。回過神,只看見帶著青年帶著微笑。
<火村守> (大失敗,

<水谷马里奥> (OK,跳反了……
<Sinefer(GM)> 顺序是奥义发动→大失败表→见敌术判定
<水谷马里奥> 2d6 对人术代用 DC10……
<ShinobiGami>  (2D6) → 8[3,5] → 8
<水谷马里奥> 1d6 大失败表
<ShinobiGami>  (1D6) → 2
<Sinefer(GM)> 2 这下惨了! 失落任意一件忍具。
<水谷马里奥> “唔,虽然只能称之为背景调查呢……”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而且遗落了兵粮丸
<水谷马里奥> “嘛,且不提为何会牵扯到天皇”
<水谷马里奥> “刚才那是忍法的波动,三千院小姐也应该感觉到了吧。”

<三千院 菖蒲> 嗯
<三千院 菖蒲> 又是耍一些小把戲的玩意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看了看主动凑上来的青年,悠悠叹口气
<水谷马里奥> -------------总之,普通的工作人员们还是什么都没察觉到……除了有人捡到了一颗兵粮丸(。)------------

<火村守> 於是協助治療了管家,用掉了上級給予自己的忍具−−(規則上是交給了三千,他自己使用)
<水谷马里奥> -----------没有别的就SCENE END吧-----------
<Sinefer(GM)> ——该情景结束,准备进入下一个情景——
<Sinefer(GM)> ——菖蒲的情景开始,请投1D6基地情景表——
<三千院 菖蒲> 1d6
<ShinobiGami>  (1D6) → 5
<Sinefer(GM)> 5 将无数从天而降的苦无击落。这是...?果然敌方也有忍者存在。
<三千院 菖蒲> 全員登場
<Sinefer(GM)> (有人拒绝登场么?
<火村守> (所以配合剛才的情況,就是目前又會合了?
<Sinefer(GM)> (于是全员登场~
<火村守> (然後擊退對方忍者(。
<Sinefer(GM)> 你们发现了敌方的忍者,但他们的实力完全不及你们
<Sinefer(GM)> 在几秒的交手后,你们轻易地打败了这些无名忍者
<三千院 菖蒲> 眼見向自己襲來的苦無,這時--大小姐的電話響了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有惊无险地在敌人的头上跳来跳去
<佐佐木宗次郎> “已经被发现了吗?”皱着没有看向眼前的忍者
<三千院 菖蒲> 嗯,
<三千院 菖蒲>,是這樣嗎?趕快吧
<三千院 菖蒲> 大小姐與電話中的人交談幾句

<火村守> 潛伏著有如暗殺者般,不如其他人卻確實的抹掉敵人
<三千院 菖蒲> 而敵方的忍者,早已被從角落中出現的管家b和管家c所擊倒了
<三千院 菖蒲> 於是
<三千院 菖蒲> 水管工的秘密
<三千院 菖蒲> 2d6 經濟力

<ShinobiGami>  (2D6) → 9[3,6] → 9
<Sinefer(GM)> ——使用私人信息进行情报分发——
<三千院 菖蒲> 原來如此
<三千院 菖蒲> 水管工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忙里偷闲喝口蘑菇汤
<水谷马里奥> “?”

<三千院 菖蒲> 你知道我們鞍馬神流的流儀嗎?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看了眼佐佐木,叹气
<水谷马里奥> “人在江(忍)湖(界),身不由己”

<佐佐木宗次郎> 小心的离几人远一些。
<水谷马里奥> “这一辈子,啥也没干成,卡在中忍都40年了”
<水谷马里奥> “我也就想平平静静地干完隐退罢了”

<火村守> "如果要調查他,我可以幫忙"撇了一眼離開人群的佐佐木,也說到
<三千院 菖蒲> (no
<三千院 菖蒲> 作為鞍馬神流的一員,我是絕不會放過利用忍者的力量來殘害人間的惡黨的,你記好了
<三千院 菖蒲> end

<Sinefer(GM)> ——该情景结束,准备进入下一个情景——
<Sinefer(GM)> ——守的情景开始,请投1D6基地情景表——
<火村守> 1d6 場景
<ShinobiGami>  (1D6) → 3
<Sinefer(GM)> 3 高速移动的你身后的隔壁不断的被关闭,但是缓慢的速度完全无法追上你。
<火村守> (指定登場,大小姐
<火村守> 在那之後,我們又和同伴分散了−−
<火村守> 高速運作的牆壁不斷於身後開關,敵人的追擊下我們在基地中急奔

<三千院 菖蒲> 唔....運動可不是我的興趣呢
<三千院 菖蒲> (光速移動中

<火村守> 火村的身旁,管家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著大小姐急奔
<火村守> 但或許是由於方才受過傷,在最後一道閘門前,他緩了一步
<火村守> 嘴角流出了血絲,或許是又拉扯到傷口了吧。
<火村守> 拚著最後的力氣,他將三千院推出閘門
<火村守> 椪−−  閘門無聲的關閉

<三千院 菖蒲> 颯
<三千院 菖蒲> (那個w

<火村守> 2d6 來吧,挖掘術救人,並感情判定
<ShinobiGami>  (2D6) → 9[3,6] → 9
<三千院 菖蒲> (其實我會召喚術233
<三千院 菖蒲> (完全是替身使者的感覺

<Sinefer(GM)> ——进行感情判定,请各自投1D6——
<三千院 菖蒲> 1d6
<ShinobiGami>  (1D6) → 3
<火村守> (原來如此嗎wwww
<火村守> 1d6

<ShinobiGami>  (1D6) → 5
<Sinefer(GM)> (感情的选择是?
<火村守> (選擇,崇景
<三千院 菖蒲> 愛情w
<火村守> (這都愛情了... 我上張帥氣點的cg
<Sinefer(GM)> (于是请进行演出,然后收幕~
<火村守> 關閉的閘門,裡面阻絕的是大小姐的管家和大量的追兵。青年看著對著牆壁呼喊的蒼浦,嘆了一口氣
<火村守> 而後他的身影淡化在空氣中,再次出現時,已經是閘門打開的時候,身上抬著受傷失去意識的管家,而自己也傷痕累累。在閘門後面,是成群倒下的忍者們

<三千院 菖蒲> 那個.........謝....謝謝你
<三千院 菖蒲> 嗯哼,作為三千院家的繼承人,這份恩情,定當,定當...定當親自回報

<火村守> "我說過了,我們是盟友"青年僅是如此回答
<火村守> 看著在這亂象中依然不失禮儀的大小姐,對於從小失去父母的火村而言,她真的有些耀眼呢....
<火村守> (崇景
<火村守> (end

<三千院 菖蒲> 時間無多了,眼見兩人身受重傷,雖然未能確定楯无的效果,但也只好一試了
<三千院 菖蒲> (唔..楯无的使用方法是?

<Sinefer(GM)> 演出即可,楯无是软件
<Sinefer(GM)> 比如找到一台电脑输入进去这种就可以
<三千院 菖蒲> 從空無一物的空間中,一台筆記本形電腦漸漸於大小姐手中浮現
<三千院 菖蒲> (召喚術
<三千院 菖蒲> 大小姐利落地把楯无的資料通過筆電,從網絡中傳送出去
<三千院 菖蒲> 目地的是
<三千院 菖蒲> 三千院家地下資訊組
<三千院 菖蒲> 指令是
<三千院地下咨询组> 指令以收到,现立即执行,破解进度10%...31%...58%
<三千院地下咨询组> 100% 解析完成,即将向目标网络发送该组件
<三千院 菖蒲> 立即,停止目標地點的系統運作
<三千院地下咨询组> 楯无,已发送,任务完成
<三千院 菖蒲> 確認到訊息後,大小姐手中的筆電就隨風消散了

<Sinefer(GM)> ——该情景结束,准备进入下一个情景——
<Sinefer(GM)> ——宗次郎的情景开始,请投1D6基地情景表——
<佐佐木宗次郎> 1D6
<ShinobiGami>  (1D6) → 6
<Sinefer(GM)> 6 “不会让你去到这前面的”一道黑影出现在前方。情景PC与1名下忍类别“战斗员”战斗。
<Sinefer(GM)> ——战斗开始——
<Sinefer(GM)> ——决定参加战斗的角色,战场——
<Sinefer(GM)> (有人要乱入就是现在了
<水谷马里奥> (算了,乱入吧!
<Sinefer(GM)> (尼禄要投场景么,还是平地就可以?
<佐佐木宗次郎> (那就平地吧
<Sinefer(GM)> ——第1战斗轮开始,当前的战场是平地——
<Sinefer(GM)> ——进行谋位布局阶段,若有布局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Sinefer(GM)> ——公开谋位值,并处理公开时的效果——
<どどんとふ> 「Sinefer(GM)」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5(6面ダイス)です。
<どどんとふ> 「水谷马里奥」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1(6面ダイス)です。
<DodontoF> "佐佐木宗次郎" 擲出骰子,結果是1 [ 6 ]

<战斗员> 切...够不到么...
<水谷马里奥> “咳,咳,年轻人你别动那么快……”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捂着腰

<战斗员> (战斗员放弃行动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Sinefer(GM)> ——同时攻击,各角色分别进行攻击行动后,在一同处理效果——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跟佐佐木对视一眼。“等下轮吧……”
<水谷马里奥> (PASS

<Sinefer(GM)> ——所有角色都已经结束行动,该轮结束,若有结束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Sinefer(GM)> ——第2战斗轮开始,当前的战场是平地——
<Sinefer(GM)> ——进行谋位布局阶段,若有布局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Sinefer(GM)> ——公开谋位值,并处理公开时的效果——
<どどんとふ> 「Sinefer(GM)」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4(6面ダイス)です。
<DodontoF> "佐佐木宗次郎" 擲出骰子,結果是4 [ 6 ]
<どどんとふ> 「水谷马里奥」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2(6面ダイス)です。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Sinefer(GM)> ——同时攻击,各角色分别进行攻击行动后,在一同处理效果——
<战斗员> 2d6 ダイスロール 使用忍法【阳炎】,技能指定【刀术】进行判定
<ShinobiGami>  (2D6) → 4[2,2] → 4
<战斗员> 大失败,陷入逆风_(:зゝ∠)_
<水谷马里奥> “就说别动那么快,看,闪腰了吧……”
<战斗员> 西马...塔...这不可能
<佐佐木宗次郎>  “既然来了就留下来吧。”
<佐佐木宗次郎> 2D6+1 痛打判定
<佐佐木宗次郎> 2D6+1 接近战攻击(幻术)
<佐佐木宗次郎> 2D6+1 痛打判定

<ShinobiGami>  (2D6+1) → 7[1,6]+1 → 8
<佐佐木宗次郎> 2D6+1 接近战攻击(幻术)
<ShinobiGami>  (2D6+1) → 6[1,5]+1 → 7
<战斗员> ...无念
<Sinefer(GM)> (战斗员脱落,要继续战斗么?
<佐佐木宗次郎> (还能继续?
<水谷马里奥> (GM不要挑拨23333
<佐佐木宗次郎> (PC之间打?
<水谷马里奥> (就这么收场吧
<Sinefer(GM)> (形式上还是要问的
<佐佐木宗次郎> (结束
<水谷马里奥> “哎呀呀,似乎用不着我出手了啊……”
<Sinefer(GM)> 战斗胜利
<Sinefer(GM)> 进入正常的情景中
<佐佐木宗次郎> 2D6+1 “正在担心没有情报来源呢,那么现在告诉我中央制御室在哪里?”使用幻术从杂兵嘴里套出情报。
<ShinobiGami>  (2D6+1) → 9[4,5]+1 → 10
<战斗员> 中央制御室...不知道...我只知道古雷斯将军在他的办公室里
<佐佐木宗次郎> 2D6+1 “那么现在告诉我将军的办公室在哪里?”退而求其次的问道。(情报判定:将军的【居所】)
<ShinobiGami>  (2D6+1) → 8[2,6]+1 → 9
<战斗员> 将军的居所就在这里向前直走的尽头...
<战斗员> 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请绕我一命...

<Sinefer(GM)> ——发生情报共有,拥有感情的角色可以获得该情报——
<佐佐木宗次郎> 随手扭断杂兵的脑袋,“我们走吧。”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听到了战斗员求饶的发言,正想说啥,不料佐佐木下手更快
<战斗员> 你!(战斗员来不及说我最后的话就咽气了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摇摇头,从口袋里扯出一张防水塑料布([衣装术]),把战斗员的尸体盖住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以光速)踱走

<佐佐木宗次郎>(end
<Sinefer(GM)> ——所有PC的情景都已经结束,进入下一轮——
<三千院 菖蒲> (我要作變調解除判定
<Sinefer(GM)> 恩,请判定~
<三千院 菖蒲> 2d6 經濟力 dc9
<ShinobiGami>  (2D6) → 4[1,3] → 4
<Sinefer(GM)> 插入GM情景:楯无发动
<Sinefer(GM)> ”导弹发射密码被拒绝“
<Sinefer(GM)> ”不可能。有人从基地内部进行了黑客行为“
<Sinefer(GM)> 中央制御装置的技术员们叫喊着。
<Sinefer(GM)>  ”……霍。挺能干嘛“影子中的神秘人物一边漏出恐怖的微笑一边说着。”但这种程度的雕虫小技是不足以阻止我的,立即将制御重新调整为手动进行“。
<Sinefer(GM)> 楯无的效果:时限+1
<Sinefer(GM)> 现在进入主要阶段第三轮
<Sinefer(GM)> ——主要阶段第3轮开始,决定角色的情景进行顺序——
<Sinefer(GM)> ——菖蒲的情景开始,请投1D6基地情景表——
<三千院 菖蒲> 果然世上也有金錢無法換取的東西阿,正是如此,所以才更顯美麗
<三千院 菖蒲> 1d6 場景

<ShinobiGami>  (1D6) → 2
<Sinefer(GM)> 2 很多技术人员们的白衣被拂起,然后他们却完全无法注意到高速穿梭的你的存在。
<三千院 菖蒲> 雖然是拖延了發射的時間,但剛才三千院家的資訊組回報,飛彈正進行手動發射的程序
<三千院 菖蒲> 我們還是得趕快行動

<火村守> "明白了"
<三千院 菖蒲> 登場人物 火村
<火村守> 在三千院進行干擾時,和管家回復了意識。現在正在基地穿梭
<三千院 菖蒲> 火村先生,我們接下來要面對的敵人,實力遠在我之上,坦白說我需要一位能夠完全信任的伙伴
<三千院 菖蒲> 我能夠相信你嗎?

<火村守> "可以。""我會全力幫你完成目標。"。
<三千院 菖蒲> 謝謝你.....
<三千院 菖蒲> 於是
<三千院 菖蒲> 就在這時候

<火村守> "那麼,我能相信妳嗎...","如果在完成妳的目標後,妳能...全力幫助我嗎?"
<三千院 菖蒲> 當然
<火村守> "及時,會與所有人敵對。"青年語帶困惑,認真的問著
<火村守> *即使

<三千院 菖蒲> 只要不違背我三千院家的家訓還有鞍馬神流的流儀
<三千院 菖蒲> 那我就定當為你而戰
<三千院 菖蒲> 這時候 大小姐的左手突然向著火村畫了一橫

<火村守> "疑?!"
<三千院 菖蒲> 看起來像是高速所產生的殘影,但那一瞬間的確存在著第二只手臂
<三千院 菖蒲> 天堂之門
<三千院 菖蒲> 2d6 召喚術 火村的秘密

<ShinobiGami>  (2D6) → 7[1,6] → 7
<火村守> "哎呀,好像被知道了呢..."青年嘆息
<火村守> "看妳,如何決定吧"
<火村守> (成功

<三千院 菖蒲> 阿啦 根據效果 火村應該是變成書了2333
<Sinefer(GM)> ——使用私人信息进行情报分发——
<火村守> "這是"那位大人"的決定−−"
<火村守> 而誓言效忠他的我,只能遵守
<火村守> "就算要與世人為敵"

<三千院 菖蒲> 是嗎...........火村先生
<三千院 菖蒲> 真是......可惜?還該說是可恨呢?
<三千院 菖蒲> 不,這就是忍者的宿命吧
<三千院 菖蒲> 鞍馬神流的流儀是絕對的

<火村守> 恩,為了理想與能認同的信念,我會拚上生命
<三千院 菖蒲> 看著火村,大小姐輕輕地說道
<火村守> 鞍馬的流儀,是維持裡世界的和平
<火村守> 而那人的目標,是為表示界帶來和平
<火村守> 世界注定陷入混亂,既然如此,我們必須掌握主動

<三千院 菖蒲> 但有兩種不同的正義出現的時候,總有一方注定會被吞噬的
<火村守> "這,其實是不衝突的吧... 我相信"定定地看著蒼浦,青年說
<三千院 菖蒲> 但大小姐心想,就當是毫無根據迷信吧他在火村的書頁上寫下了「與三千院菖蒲一起活下去」的一行文字
<火村守> "我們,能夠攜手前進嗎?"
<三千院 菖蒲> 那麼,你就來抓緊我的手吧
<三千院 菖蒲> 說罷就向另一個方向離開了
<三千院 菖蒲> end

<Sinefer(GM)> ——该情景结束,准备进入下一个情景——
<Sinefer(GM)> 正在这个时候,通讯装置发来了信号
<中忍头> 任务已经失败,请诸位立即撤离目标区域
<火村守> "恩...?"
<中忍头> 导弹已经发射,再重复一次,任务已经失败,请诸位立即撤离目标区域
<水谷马里奥> “诶、说好的5分钟……咳咳……”
<火村守> "哎呀呀..."青年露出有些懊惱的表情
<Sinefer(GM)> 通讯器被挂掉了
<水谷马里奥> “嘛,忍务么这也是常有的事……”
<Sinefer(GM)> 随后,巨大的声响便响了起来
<Sinefer(GM)> 故事就這麼結束了──
<Sinefer(GM)> 嗯,你說發生什麼事?也就是在這個時間點上,他們已來不及阻止飛彈了而已。
<Sinefer(GM)>當震動全基地的發射倒數響起,忍者們卻來不及阻止,連忙趕去的他們僅能看到飛彈尾巴拖曳的飛機雲,連幕後始作俑者的師兄也以不知所蹤。
<Sinefer(GM)> 出島的结界最終毀滅了,以那不知為何媲美核子彈頭的爆發威力將城市與其中的人們從世界上抹去。而结界中的妖魔也来到了现世之中。最終,這個地名成為與廣島,長崎並列的地方,全世界第三座-也是日本第三座,被核彈所毀滅的城市。而在那之後,日本對南特共和國與調查後指向為其始作俑者的美國,發起了戰爭。
<Sinefer(GM)> 如同火藥桶的引信,第三次世界大戰就這麼開始了,世界終究被戰火攪和成一團。
<Sinefer(GM)>大概就是這樣子的故事吧。什麼都沒阻止,丹空也沒抓到,大家白忙了一場。
<Sinefer(GM)>恩,你說這不有趣?吶,現實本來就是這樣子吧,事情可不一定有高潮迭起的轉折呢。於是故事就這麼結束了…
<Sinefer(GM)> 。。。
<Sinefer(GM)>。。。。。。
迷之人:“不過的確有點無趣呢…”在不知何處的小房間中,卻響起了這樣的聲音。
<Sinefer(GM)> “後面的模組都浪費掉了呢…”
迷之人:“恩,你們認為呢?"
<Sinefer(GM)> 卻似乎有人這麼認為,緊接著,奇異地隨著他們的議論,世界就這麼被改變了──他們到底是何人呢?
<Sinefer(GM)> 或許,是那些掌握這世界的幕後黑手吧。
<Sinefer(GM)> "那麼,就來開始吧"
迷之人:"恩,開始吧w"
<Sinefer(GM)> 日月逆流,世界的景象停滯後倒回,在他們的話語之後,如同世界僅是他們的玩物一般。
<Sinefer(GM)> "那麼就開始吧,這【if的世界】──"
迷之人們:"那麼就開始吧,這【if的世界】──"
« 上次编辑: 2015-05-05, 周二 00:10:12 由 Sinefer »
跑团既是一场游戏,也是一次团队合作。你的乐趣离不开其他参与者的付出,你的付出则时刻影响着其他参与者的乐趣。
因此每一名参与者在参加游戏的同时就肩负了一份维护其他参与者乐趣的责任。
所以请不要再抱着自己玩开心就行了的心态跑团了,否则最后所有人都不能开心。


欢迎来到東路地裏会社,迷宫王国长期推广中~

离线 Sinef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42
  • 苹果币: 0
Re: 忍神官方模组【countzero】,短团进行log
« 回帖 #2 于: 2015-03-30, 周一 13:34:51 »
if线的世界线变化:
1:宗次郎在第二轮中,调查的是将军的秘密
2:三千院在第三轮中,调查了円空的秘密
3:守的人物卡修正若干

<Sinefer(GM)> ————————IF线开始————————
<Sinefer(GM)> 公开,古雷斯将军的秘密:扩散情报。实际上你是美国的谍报机关”CIA黑帮“的傀儡。你协助他们所派来的迷之人物”円空“进行导弹的开发。该【秘密】被公开时,GM公开”円空“的手记。
<Sinefer(GM)> 円空的手记:你是忍者。原本是优秀的鞍马神流成员,因为某些理由成为了逃忍。你的【使命】是让导弹发射计划成功。
<Sinefer(GM)> 三千院调查到了円空的秘密
<Sinefer(GM)> 円空的秘密:扩散情报。实际上你是从”出岛“归还的幸存者。但是为了封锁情报,你差点被抹杀,并成为了逃忍。为了复仇,你决定向”出岛“发射导弹,并让全世界知道”出岛“的存在。该秘密被公开的时候,GM对”导弹发射计划“进行说明。
<Sinefer(GM)> 插入GM情景:导弹发射计划
<Sinefer(GM)> 当你们一起在基地中发现了円空的情报的时候,円空便出现在了你们的身后
<円空> 已经调查到这种程度了...诶~真是了不起呢
<円空> 是该夸奖一下呢,才不呢!

<三千院 菖蒲> 「円空!
<水谷马里奥> “哎呀呀,年轻人就是火气旺盛啊……”
<円空> 不见世事的大小姐,还是回家里睡觉好点。老年人快退休吧,别这么忙了
<火村守> "過獎了呢"青年帶著笑容回答,手伸向腰間的武器,眼神警戒的方向卻並非出現的中忍
<円空> 你以为带了面具就了不起了,这个畜生
<佐佐木宗次郎> 挑了下眉头,站在一旁静观其变。
<円空> 还有那位一看就目光呆滞的笨蛋,你觉得你能跟得上我么
<三千院 菖蒲> 「那也得在了結你這個可恥的叛逆之後!
<円空> 哈哈,你么看到了呢,出岛,没错!就是那个地方!
<三千院 菖蒲> 忍不住衝向円空,但被管家颯制阻了
<Sinefer(GM)> 霍,还是有点骨气的样子呢
<火村守> "你這同樣蒙面的可沒資格說我吶"
<三千院 菖蒲> (!?迷之人出現啦
<円空> 不过那边的管家看起来像是明白人了,不会吓到尿裤子吧,嘿
<水谷马里奥> “咳,咳,不愧是鞍马神流,跟我当年碰到过的那些家伙一个样……”
<Sinefer(GM)> 补充说明一下出岛:数年前,由于隐忍血统流派所执行的仪式魔术的失败,从而导致日本某地方都市变化成为了被称为“出岛”的魔界。被称为“渡来人”的异界访客来到这里,并以其超技术将此地的街区变成了可怕的样貌。在“出岛”,可以说物理法则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日本政府在不断用物理到魔法等各种手段来极力地隐蔽这个地方的同时,也多次派遣调查队试图与“渡来人”进行交涉。但这个挑战以失败而告终。作为调查队派遣了若干忍者,且不说达成忍务,连无事生还者都寥寥无几。
<水谷马里奥> “噢,不,曾经的鞍马神流……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啊……”
<佐佐木宗次郎> “只要解决了他,这次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一半吧,一起上吗?”
<火村守> "嘴巴可真是凌厲呀,相對來說這邊的教養就好的多了"青年苦笑
<火村守> "都上吧。"

<円空> 出岛出岛出岛出岛出岛出岛!真是神奇的地方呢?
<円空> 你们见过么,没有见过我知道

<火村守> "讓我們把一切結束吧"
<水谷马里奥> 不过,微妙地,脸上表情严肃了点儿。
<円空> 鞍马神流,那种弱小的组织还存在者啊,我以为早就销毁了呢
<管家颯> 「円空大人........請你不要再丟自己的臉了........
<円空> 咳咳!话说你们这些政府的走狗们,知道出岛有什么呢?
<円空> 我只是看了一样而已,看了一样而已啊

<水谷马里奥> 抬手拦住火村。“听主谋者把来龙去脉讲完,也是忍者的流仪啊……”
<円空> 政府就派来了杀手来抹杀我呢,我什么都没有做错
<円空> 只是好好完成了任务而已,明明就是

<火村守> "是呢,我也想了解一下呢..."看著浮現眼前的黑幕,青年露出複雜的表情−−原來是這樣嗎
<円空> 所以,我要让世人知道,出岛是什么样的!
<円空> 让世人好好看看,这个世界下被隐藏的真实!
<円空> 怎样,我很帅是不是

<三千院 菖蒲> 「円空,現在的你連逃忍也不如......根本不配被稱為忍者...
<佐佐木宗次郎> 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円空> 忍者?那是什么?一群懦弱的乳猪么?
<火村守> "害我還認真了下呢..."聽到丹空最後的自問,青年扶著額−−
<三千院 菖蒲> 「所以!就別再在忍者再用忍者的力量胡作非為了!
<火村守> 不過這樣也就理解了呢,那位"大人"讓自己做這個任務的目的。
<水谷马里奥> 嚼着蘑菇干,摇摇头
<円空> 切,三头大的毛孩不要插嘴大人的对话,你没有资格
<水谷马里奥> 含糊地嘟囔了几句。
<円空> 这是我的复仇!你们很快就会见到,并明白的
<火村守> "吶,他的話似乎講完了"
<円空> 我在中央制御室等你们
<円空> 要阻止我的话,就过来。如果你们能做到的话

<火村守> "我們開始吧"青年在一瞬間發起了攻擊
<Sinefer(GM)> 円空说着便从你们面前消失了
<佐佐木宗次郎> “真是个可怜的家伙。”
<三千院 菖蒲> 「円空........
<水谷马里奥> “……你看,耐心听到最后,就会自己交代线索呢,咳、咳……”
<火村守> 而後攻擊卻瞬間轉向,襲向原本站在身旁的同伴。
<火村守> 黑影化成了人群,人海,將丹空消失之處填上。然後混亂開始。

<Sinefer(GM)> 规则说明:PC要到达目的地的中央制御室,必需要通过获得了円空的【居所】的PC进行“去中央制御室”的宣言这点进行说明。任意PC均可以在每轮结束前进行该宣言(确认有无该宣言后,结束该轮)。对该剧本只有有人宣言了“去中央制御室“才会发生高潮阶段进行说明。
<Sinefer(GM)> ——该情景结束,准备进入下一个情景——
<Sinefer(GM)> ——守的情景开始,请投1D6基地情景表——
<火村守> 1d6 情景
<ShinobiGami>  (1D6) → 6
<Sinefer(GM)> 6 “不会让你去到这前面的”一道黑影出现在前方。情景PC与1名下忍类别“战斗员”战斗。
<火村守> "哎呀呀...別妨礙我,我可有急事要辦呢"青年看著出現的下忍說。
<战斗员> 哼哼,我可是不会让你简单通过的
<战斗员> 接招吧

<Sinefer(GM)> ——战斗开始——
<Sinefer(GM)> ——决定参加战斗的角色,战场——
<火村守> (平地
<Sinefer(GM)> ——第1战斗轮开始,当前的战场是平地——
<Sinefer(GM)> ——进行谋位布局阶段,若有布局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火村守> (完成
<Sinefer(GM)> ——公开谋位值,并处理公开时的效果——
<どどんとふ> 「Sinefer(GM)」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3(6面ダイス)です。
<DodontoF> "火村守" 擲出骰子,結果是4 [ 6 ]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火村守> 凝視著眼前的敵人,青年感受了其的"感覺",而後那樣的感覺化為了實體,成為了"線"
<火村守> 2d6 集團戰攻擊-第六感

<ShinobiGami>  (2D6) → 7[1,6] → 7
<战斗员> 这是,什么!?不,冷静下来就能看穿
<战斗员> 2D6 使用刀术进行回避(DC7)

<ShinobiGami>  (2D6) → 2[1,1] → 2
<火村守> (鋪哈哈哈哈
<战斗员> 恩,看穿了!你没有攻击我的打算!
<战斗员> 啊
<战斗员> 1D6 变调表

<ShinobiGami>  (1D6) → 4
<Sinefer(GM)> (战斗中没意义...
<火村守> 2d6 支援忍法,布局妨礙
<ShinobiGami>  (2D6) → 7[2,5] → 7
<战斗员> 呃...这是什么东西,可恶,摆脱不开
<火村守> (end
<战斗员> 无法判定所以跳过行动
<Sinefer(GM)> ——所有角色都已经结束行动,该轮结束,若有结束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Sinefer(GM)> ——第2战斗轮开始,当前的战场是平地——
<Sinefer(GM)> ——进行谋位布局阶段,若有布局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火村守> (完成
<Sinefer(GM)> ——公开谋位值,并处理公开时的效果——
<どどんとふ> 「Sinefer(GM)」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1(6面ダイス)です。
<DodontoF> "火村守" 擲出骰子,結果是5 [ 6 ]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火村守> 1d6 集團戰攻擊
<ShinobiGami>  (1D6) → 5
<火村守> 2d6
<ShinobiGami>  (2D6) → 4[1,3] → 4
<火村守> (end
<战斗员> ...逃得真快,可恶
<Sinefer(GM)> ——战斗结束,该次战斗无胜利者——
<Sinefer(GM)> 战斗员任然被限制着行动,而守就已经前往了下一个地方
<火村守> "人還在陷阱裡說誰逃了呢"無視著掉落陷阱的下忍,青年苦笑
<火村守> '那麼來辦正事了"
<火村守> (登場"水谷"
<火村守> −−−−−−−−−−−−−−−−−−−−−−−

<水谷马里奥> (……?
<火村守> "呼..."拍了拍方才沾染身上的塵埃,青年回憶著至今所發生的事情。在突入基地後的爾與我詐,與被大家探出祕密後,突然登場的"丹空"。 在那一刻,戰鬥發生了。彷彿嘲笑的"盟約"一般,同隊伍的人們卻先是刀刃相向。管家的人海,黑影的汪洋,戰鬥激起的煙塵散去後,此處以未有人影。"讓我們在發射所見吧"留下這句話的師兄,與分散各自尋找機會的忍者,在再次相遇的那刻−−一切將迎向終結。
<火村守> 抬頭所望,青年發現了他想找的人。基地的一個角落,馬里奧正靠在牆上吞雲吐霧著。

<水谷马里奥> “噢噢……被发现了”
<水谷马里奥> ——也许本意是隐藏在墙后旁观着火村和下忍的战斗,但那凸出墙面的弧形肚子毫不留情地出卖了主人。
<水谷马里奥> 于是耸耸肩,用脚扒过一只烟灰缸,将还在烧的蘑菇干吐进去。

<火村守> "抽菸是不好的喔,然後這也太明顯了呢"青年提醒著,指著天空飄著的煙圈
<水谷马里奥> 一面眯缝眼瞅着火村,一面又从口袋里掏出保温杯,摩挲摩挲。
<火村守> "不過剛才才知道,原來我也有隊友呢"在倚著牆邊的大叔身旁,青年倚牆而座,苦笑地說
<水谷马里奥> “咳,反正到我这把年纪啊,再戒也意义不大了。”
<水谷马里奥> “医生都说不要改变生活习惯比较好呢……咳”
<水谷马里奥> “哎呀呀……”
<水谷马里奥> 又不知从哪摸出个纸杯,倒水。

<火村守> "你也是到了該退休的年紀了阿..."看著咳著的大叔,青年說到
<水谷马里奥> “队友什么的抬举了,刚好任务相同罢了”
<水谷马里奥> 说着,把装着热乎乎的蘑菇汤的纸杯递给看起来很疲惫的年轻人。
<水谷马里奥> “哎,干完这把就退休可是真的噢……”
<水谷马里奥> “倒是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未来的路还长的很”

<火村守> "主要是如果早點知道,一切也就不用這麼麻煩了。上面那傢伙可真是讓人無法捉摸阿..."青年接過了水杯
<水谷马里奥> “上头嘛……咱这样实地干活的,自己管好自己就不错啦。”
<火村守> "是呢,還長著呢..." "那傢伙"大概也不會就這麼讓我退休吧。之後的路還長著呢。青年想著自己的"上司"
<水谷马里奥> “你有啥事呢,不用太担着,偷空就休息休息,啊。”
<水谷马里奥> (那么就这样发牢骚吐苦水进行减压小组地快进了!

<火村守> "期望這次任務結束後,能有個假期吧"
<火村守> "那麼,結盟吧","為了能在忍物後,有個休息的時間"
<火村守> 2d6 情感判定,第六感

<ShinobiGami>  (2D6) → 7[3,4] → 7
<水谷马里奥> 1d6 感情类型
<ShinobiGami>  (1D6) → 4
<火村守> 不知為何,剛成為忍者的青年與即將退休的大叔有了共鳴
<Sinefer(GM)> (嘛这里稍微有点牵强,不过为了进度就不发动GM吐槽了_(:зゝ∠)_
<火村守> 1d6 類型
<ShinobiGami>  (1D6) → 5
<水谷马里奥> (一应忠诚吧。。
<Sinefer(GM)> (于是差不多选完感情结束这一幕吧w
<火村守> "那麼走吧,接下來還有事要做呢"看著這樣的大叔,總覺得有點崇景呢...自已何時才能退休呢?
<水谷马里奥> (把用过的纸杯也扔到垃圾箱里,不紧不慢地开路
<火村守> (end
<Sinefer(GM)> ——该情景结束,准备进入下一个情景——
<Sinefer(GM)> ——宗次郎的情景开始,请投1D6基地情景表——
<佐佐木宗次郎> 1D6
<ShinobiGami>  (1D6) → 3
<Sinefer(GM)> 3 高速移动的你身后的隔壁不断的被关闭,但是缓慢的速度完全无法追上你。
<佐佐木宗次郎> 根据之前得到的情报,宗次郎快速的来到了将军的居所,然后没有给将军任何反应的时间就使用瞳术控制了他的身体。
<Sinefer(GM)> (古雷斯将军在被杀死之前,连一句台词都没能说出来
<Sinefer(GM)> (便无声地咽气了
<佐佐木宗次郎>【嗯,让我看看你脑子里到底有些什么信息。啧,原来是这样吗?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鞍马神流的大小姐的师兄吧。】宗次郎很快就结束了这次的记忆搜索。
<佐佐木宗次郎> 2D6 (情报判定:円空的居所)

<ShinobiGami>  (2D6) → 6[3,3] → 6
<佐佐木宗次郎> “那么时间不等人,我需要动作快一点了。”随手把已经毫无价值的将军的脖子扭断后,宗次郎突然说到:“出来吧。”
<佐佐木宗次郎>
(大小姐出场
<管家颯> 「佐佐木大人」
<佐佐木宗次郎> “鞍马流的找我有事吗?”
<管家颯> 「相信佐佐木大人在這名男子身上也找到了重要的情報吧?
<管家颯> 「那麼,時候無多了,我就長話短說吧」

<佐佐木宗次郎> “现在时间不够,有事就直说吧。”
<管家颯> 「請佐佐木大人暫時和我們聯手吧」
<管家颯> 「畢竟這次的行動,內鬼實在太多了....

<水谷马里奥> (“阿嚏!”
<管家颯> 「實在有點令人懷疑挑人選的大人物.....
<佐佐木宗次郎> “真是稀奇呀,鞍马流的居然会找我这种隐忍。”有些嘲讽的说到,“我只要完成我自己的任务就行了,那么只要你们的目的是阻止发射的话,那我们的目标就是一致的。”
<管家颯> 「佐佐木先生,那麼,就是同盟成立的意思是吧?
<管家颯> 「那麼,為了表達我方的誠意.....我有幾個情報要交給佐佐木大人」

<佐佐木宗次郎> “是的,回去如是告诉你们家的大小姐把。”
<管家颯> 「首先,是円空大人的奧義............
<管家颯> (這邊要私訊嗎?

<佐佐木宗次郎> “快点说吧,时间没多少了。”皱着眉头,耐着性子听。
<管家颯> 「然後一點是....
<管家颯> 「在下的奧義」
<管家颯> (私訊解決
<管家颯> 「最後,請收下這個」
<管家颯> 遞出遁甲符
<管家颯> 「那麼,我也不方便離開大小姐太久了,她也該發覺了」
<管家颯> 「我就先告辭了」

<佐佐木宗次郎> 虽然有些奇怪,不过看到白送的东西,还是爽快的收了下来,“对了,那我也告诉你们一个消息吧。”给予消息。【情报:中央制御室】
<佐佐木宗次郎> 出发去中央制御室。

<管家颯> 「阿! 這次合作的要求,算是我個人提出的,大小姐那邊我會去解釋的了,麻煩請佐佐木大人不要主動提起合作的事」
<Sinefer(GM)> ——该情景结束,准备进入下一个情景——
<Sinefer(GM)> ——马里奥的情景开始,请投1D6基地情景表——
<水谷马里奥> 1d6
<ShinobiGami>  (1D6) → 2
<Sinefer(GM)> 2 很多技术人员们的白衣被拂起,然后他们却完全无法注意到高速穿梭的你的存在。
<水谷马里奥> 随手捡来一只粉笔,在地上划个圆圈,站进去,一般人便无法察觉到圆圈内的世界。(结界术)
<水谷马里奥> 松了松维修工制服(衣装术),摸出个老式磁带随身听(络操术),就着音乐,做了一套舒筋健体的广播体操。(骨法术)
<水谷马里奥> 末了,用毛巾擦了汗,再喝上两口热汤。(水术)
<水谷马里奥> 2d6 以上任意一个特技的回复判定

<ShinobiGami>  (2D6) → 7[1,6] → 7
<水谷马里奥> “哎哟……活过来了……”
<水谷马里奥> “这下总算能撑到最后啦……”
<水谷马里奥> “走咯走咯……”
<水谷马里奥> 揉了揉膝盖,自言自语着踱出了圆圈。
<水谷马里奥> ……但是,忘记擦掉的粉笔圈,或许表明着,就算是有惊无险活到退休年龄的老忍者,面临终局前依旧会紧张……
<水谷马里奥> ……至于那块谜之圆形结界后来传出了怎样的怪谈,就是题外话了……
<水谷马里奥> =========SCENE END========

<Sinefer(GM)> ——该情景结束,准备进入下一个情景——
<Sinefer(GM)> ——该轮所有PC的情景都已经结束——
<三千院 菖蒲> 2d6 經濟力>咒術 dc9
<ShinobiGami>  (2D6) → 9[4,5] → 9
<Sinefer(GM)> (有人要宣言去中央制御室么?
<三千院 菖蒲> 殺阿!
<佐佐木宗次郎> (去中央制御室
<水谷马里奥> (GO
<Sinefer(GM)> ——主要阶段结束,现在准备进入高潮阶段——
<Sinefer(GM)> PC全员都到达中央制御室。巨大的导弹高耸在PC眼前,而円空便站在其上面。
<円空> ヒャッハー!已经迟了呢~我按!
<円空> 看到了么,导弹诶,发射了呢?

<水谷马里奥> “你说的我都懂,咳,可你为啥要站在导弹上面……”
<Sinefer(GM)> 円空看着你们按下了按钮,而导弹随之发动
<三千院 菖蒲> 「円空......沒想到,你除了忍者的尊嚴外」
<水谷马里奥> 费力地仰望。
<三千院 菖蒲> 「連智商都丟棄了嗎?
<火村守> "連腦子都不剩了...."
<佐佐木宗次郎> “白痴吗?连自己一起发射出去?”
<円空> 呜哇~~~飞起来了呢,简直是最棒的战场了,不是么
<円空> 再不上来就迟了~白痴们

<Sinefer(GM)> PC全体,在发射向”出岛“的导弹上与円空进行战斗。
<火村守> "。。。。。。"
<円空> 真是一个好孩子,再忍忍就到了呢~円空摸了摸导弹说着
<水谷马里奥> “咳、咳、别急、赶得上……”
<水谷马里奥>明明看着腿脚不灵便,关键时刻却有如内里埋了弹簧一般(说不定真的有埋),三两下跳上导弹。
<水谷马里奥> 虽然中途不小心撞到了砖块,掉出几个硬币。
<水谷马里奥> “阿,我的零钱……”
<水谷马里奥> 揉揉撞到的头顶。

<円空> 哈哈,这么大年纪竟然会撞头,你还真是不适合当忍者呢
<円空> 啊,那边有个禁止老年人的标示,你没看到么?

<水谷马里奥> “哎呀,我年轻的时候可练过铁头功……”絮絮叨叨。
<佐佐木宗次郎> “没想到我也会这么白痴。”一边摇头一边跳上火箭。
<円空> 哦,那边的隐忍,原来你在啊...就是你们这些家伙搞出了出岛这种地方来的呢,现在马上就将它作为礼物送给你们,多棒
<佐佐木宗次郎> “那我就拿你的头颅作为给你的你的回礼吧。”
<三千院 菖蒲> 「這傢伙........總覺得突然就沒幹勁了....
<三千院 菖蒲> 雖然是這樣說,但也照登上去了

<円空> 大小姐,这里很危险的
<三千院 菖蒲> 「嗯............原來你也知道阿....
<三千院 菖蒲> 「其實,如果你願意下來,我也更樂意的」

<火村守> "逼−−"望著即將升起的飛彈青年拿出短笛吹奏著,接著朝著發射井的天空,揮了揮手
<火村守> 一隻巨鳥迎空而來,而青年跳了上去
<火村守> "可能會辛苦你了"撫摸著巨鳥,青年手中的影子繞了上去,原本棕色的老鷹染上了深黑色,在導彈發射的時刻以一般生物不可能有的速度,飛翔跟上
<火村守> (騎乘術

<円空> 切,居然所有人都上来了...
<円空> 哦,不过好像有点晚了呢,你看,都飞到空中了
<円空> 嘻嘻嘻,来战斗吧!血祭的时间到了
<円空> 将你们的血作为打开出岛的前菜,简直是一种享受呢

<Sinefer(GM)> (战斗即将开始
<三千院 菖蒲> 「唔....
<三千院 菖蒲> 「颯,先準備好離開用的飛機.....

<Sinefer(GM)> 这里对战斗进行一下说明
<Sinefer(GM)> 该战斗会持续6轮。第1,2,6轮的战场为”高所“,3,4,5轮的战场为”极地“。第6轮结束时仍然未脱落的角色,则因为背卷入导弹命中”出岛“结界的爆炸而死亡。
<Sinefer(GM)> 战斗途中,円空死亡时还未脱落的PC,若希望的话,则有可能获得”特殊弹头“的Price。尝试获得”特殊弹头“的PC,可以代替攻击进行”坏器术“判定。若成功的话,则可以获得”特殊弹头“。之后当特殊弹头的持有者脱落的时候,从剩下的PC中随机选择1人,该角色成为新的”特殊弹头“持有者。该战斗的胜利者,若”特殊弹头“任然留存,则可以决定其处置。重新再设置导弹也可以,从导弹中解除也可以。
<Sinefer(GM)> 导弹在”特殊弹头“被设置的状态结束战斗时,导弹发射计划成功,”出岛“的结界被破坏。若非这种状况,则导弹计划被防范于未然。
<Sinefer(GM)> 以上是这次战斗的规则
<Sinefer(GM)> ——高潮决战开始——
<Sinefer(GM)> ——第1战斗轮开始,当前的战场是高所——
<Sinefer(GM)> ——进行谋位布局阶段,若有布局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Sinefer(GM)> (都布置好了么?
<三千院 菖蒲> (ok
<水谷马里奥> (DONE?!
<佐佐木宗次郎> (ok
<火村守> (ok
<Sinefer(GM)> (于是BGM链接发群里了
<Sinefer(GM)> ——公开谋位值,并处理公开时的效果——
<三千院 菖蒲> (沒阿
<DodontoF> "三千院 菖蒲" 擲出骰子,結果是4 [ 6 ]
<DodontoF> "火村守" 擲出骰子,結果是5 [ 6 ]
<DodontoF> "佐佐木宗次郎" 擲出骰子,結果是4 [ 6 ]
<どどんとふ> 「Sinefer(GM)」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6(6面ダイス)です。
<どどんとふ> 「水谷马里奥」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5(6面ダイス)です。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三千院 菖蒲> 在這時候 我先吃個兵糧丸
<円空> 嘿,很会逃嘛,太慢了!
<円空> 2d6 ダイスロール 以宗次郎为目标使用忍法【射击战攻击】,技能指定【刀术】进行判定

<ShinobiGami>  (2D6) → 8[4,4] → 8
<佐佐木宗次郎> 2D6+1 DC8
<ShinobiGami>  (2D6+1) → 8[3,5]+1 → 9
<円空> 切,雕虫小技
<佐佐木宗次郎> “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吧。”
<円空> 你在开玩笑么,懦夫,有种就正面对决
<佐佐木宗次郎> “那你先让我打一下呀,渣渣”
<水谷马里奥> “咳,不要吵架,不要吵架……”
<円空> end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Sinefer(GM)> ——同时攻击,各角色分别进行攻击行动后,在一同处理效果——
<火村守> 2d6 第六感,集團戰攻擊,三千院
<ShinobiGami>  (2D6) → 8[3,5] → 8
<火村守> 青年看準了位置,黑影出現在少女即將步入的地方,將其糾纏
<三千院 菖蒲> 發動奧義
<三千院 菖蒲> 判定妨礙
<三千院 菖蒲> 給我變成4吧
<三千院 菖蒲> 就在少年打算對大小姐進行攻擊的瞬間
<三千院 菖蒲> 一道閃光從天而降

<火村守> "嗚−−!"
<円空> 嘿~原来还藏着这样的招式呢,真卑鄙
<水谷马里奥> “咦,我记混了吗,好强的既视感……”
<三千院 菖蒲> 少年連忙閃躲,但雖然以忍者的光速移動,卻也被燒傷了
<三千院 菖蒲> 雷射衛星 加碼號!
<三千院 菖蒲> 也就只有忍者能夠躲過的光速一擊

<火村守> "嗚−−"少年被從天而降的光束所攻擊,努力抓住飛彈的表面卻還是在鮮血流淌下被拋出。
<火村守> 幾秒鐘後,黑鳥卻再度將其載上—
<火村守> "可別想就這麼擺脫我啊−−"面具已經破裂,露出其下帶著奇異笑容的少年

<円空> 哦呀,愉快的小伙伴们内讧了呢
<三千院 菖蒲> 「火村........到底為什麼!你不也是為了日本而戰嗎....?
<火村守> "我是為了日本而戰..."青年收起了笑容,認真地看著三千院
<火村守> "而日本−−需要一場戰爭"

<円空> 咦,看来你的同伴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天真呢,不愧是最高的舞台,就是要这样的愉快,大小姐学到了么,学到了么,恩!?
<三千院 菖蒲> 「如果你們需要戰鬥,那就隨你們的便,但...你們沒權將無辜的百姓卷入其中」
<Sinefer(GM)> (火村受到接近战伤害1点
<Sinefer(GM)> (水谷的行动
<火村守> 1d6 來吧
<ShinobiGami>  (1D6) → 4
<火村守> (謀術...還好
<Sinefer(GM)> (谋术
<水谷马里奥> (发动奥义 Critical Hit 目标佐佐木
<水谷马里奥> (先看有人防没,没有的话我再上演出。。

<三千院 菖蒲> (沒有
<水谷马里奥> “咳,咳,小友啊,实不相瞒……”
<水谷马里奥> “这导弹头,还真不能让给你啊……”
<水谷马里奥> “不过,我说想退休种蘑菇,是真的啊……哎”
<水谷马里奥> 从上衣内袋里掏出一只闪闪发光的大蘑菇,嚼吧嚼吧吞下去
<水谷马里奥> ——那一瞬间,你们仿佛听到了某种上世代的BGM——
<水谷马里奥> 紧接着,随着喀嚓喀嚓的时髦音效(音源没听错的话正是来源于随身听),水管工那身邋遢的老旧制服,在谜之3D特效中,迅速罩上了一层金属光泽
<水谷马里奥> 好似Ironman的装甲,使得马里奥自身体格都大了一号。
<水谷马里奥> ……虽然啤酒肚还是没能缩回去
<水谷马里奥> “……嘿、咻!”
<水谷马里奥> 穿着、或者说操纵着这套已经不太合身的战斗装甲,高高跳起,以泰山压顶之势压向佐佐木——
<水谷马里奥> (于是来判定接近战伤害吧

<Sinefer(GM)> (宗次郎投4D6
<水谷马里奥> 那特殊合金制作的脚部装甲、曾经就这样碾碎多多少只魔界乌龟的精金甲壳——
<水谷马里奥> (说来我好像忘了说奥义名……大概就【超级蘑菇】之类的

<佐佐木宗次郎> 4D6
<ShinobiGami>  (4D6) → 15[3,3,4,5] → 15
<Sinefer(GM)> (谋术,战术+2任意
<三千院 菖蒲> (太好呢 妖術沒爆
<火村守> (尼祿人品果然很好w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Sinefer(GM)> ——同时攻击,各角色分别进行攻击行动后,在一同处理效果——
<三千院 菖蒲> )afk十秒
<三千院 菖蒲> (我先行動吧
<三千院 菖蒲> 春雷 目標 火村

<佐佐木宗次郎> (ok
<三千院 菖蒲> 先來骨法術
<火村守> (來
<三千院 菖蒲> 2d6 dc5
<ShinobiGami>  (2D6) → 4[1,3] → 4
<三千院 菖蒲> (!
<水谷马里奥> (瞬间大失败。
<三千院 菖蒲> (錯了
<Sinefer(GM)> (哎呀呀
<三千院 菖蒲> (還沒完的!
<火村守>  (wwww 這場
<Sinefer(GM)> (有响应么?
<管家颯> 「佐佐木大人,是時候了」
<管家颯> (來吧 符

<佐佐木宗次郎> “啧。”虽然不是很情愿的样子,不过想到现在还要依靠她,宗次郎还是把之前她给的遁甲符用了出来。(对大小姐使用遁甲符
<Sinefer(GM)> 在大家激战的同时,导弹也逐渐升向高空,开始不断的穿越云层
<三千院 菖蒲> 2d6 !
<ShinobiGami>  (2D6) → 6[1,5] → 6
<Sinefer(GM)> 寒风开始变得刺骨
<三千院 菖蒲> (............
<三千院 菖蒲> (來吧 火村君

<Sinefer(GM)> (成功,有响应么?
<火村守> (判定妨礙!
<火村守> (6>>1
<火村守> "奧義−夢華錄,那就讓你看看吧,那裏−−我所經歷的光景。"
<火村守> 隨著青年的話語,少女彷彿見到眼前的場景−現實,如同被侵蝕一般。就像沾染墨水的彩紙,逐漸侵蝕。 而在其中所看見的,卻是被焚燒的城市,大樓倒塌畫作落石,哀號與斷肢與血,眼前的景象如同煉獄。但在其中更加顯眼的−−是飛舞在空中,如同異人,操弄法則的妖魔。
<火村守> ──数年前,由于隐忍血统流派所执行的仪式魔术的失败,从而导致日本某地方都市变化成为了被称为“出岛”的魔界。被称为“渡来人”的异界访客来到这里,并以其超技术将此地的街区变成了可怕的样貌。在“出岛”,可以说物理法则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
<火村守> 當時,日本政府已"地震地來的災難"對這次事件做掩埋。而少年所在的就是出島的外圍區域,當時清除了此地的妖魔後,日本政府讓記者來採訪,並做了一場"戲"
<火村守> 所謂"救災隊"根本不存在,唯一被救出的,僅有一名少年。
<火村守> (大小姐絕對失敗,佐佐木來個破解判定吧
<火村守> (見敵術

<円空> 放弃判定
<Sinefer(GM)> (另外高所,大小姐受到1点接近战伤害
<三千院 菖蒲> 「這.....就是...出島..?
<三千院 菖蒲> 1d6

<ShinobiGami>  (1D6) → 6
<三千院 菖蒲> (妖術
<三千院 菖蒲> (我的替身能力!

<佐佐木宗次郎> 2D6+1 DC7 千里眼之术 火村守奥义破解判定
<ShinobiGami>  (2D6+1) → 6[1,5]+1 → 7
<Sinefer(GM)> (宗次郎获得了火村的奥义情报
<Sinefer(GM)> 宗次郎的行动
<水谷马里奥> (我get到了w
<佐佐木宗次郎> “各为其主而已,这不就是忍者吗?只要完成任务就行了。”宗次郎平静的说到。
<佐佐木宗次郎> 1D6 (发动奥义,创造再生

<ShinobiGami>  (1D6) → 6
<佐佐木宗次郎> (指定特技医术
<佐佐木宗次郎> 只见无数的咒印从宗次郎被头发掩盖的右眼里蔓延而出,很快,宗次郎的皮肤就被这些咒印覆盖上了,宗次郎身上的伤口也在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过来。
<佐佐木宗次郎> “你先退场吧。”对着守说到。
<佐佐木宗次郎> 2D6+1 痛打判定(絡繰術)

<ShinobiGami>  (2D6+1) → 9[3,6]+1 → 10
<円空> 哼...这只怪物.
<佐佐木宗次郎> 2D6+1 接近战攻击(幻术)
<ShinobiGami>  (2D6+1) → 2[1,1]+1 → 3
<円空> ヒャッハー!活该
<円空> 导弹上干这种事情,白痴都知道很危险呢

<Sinefer(GM)> ——大失败发生,进入逆风状态(不能进行判定)——
<Sinefer(GM)> 高处:1点接近战伤害
<Sinefer(GM)> ——所有角色都已经结束行动,该轮结束,若有结束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水谷马里奥> !
<水谷马里奥> 发动 诱导(结界术) COST2
<水谷马里奥> 把场地变为 水中
<水谷马里奥> 2d6 致命的判定………………

<ShinobiGami>  (2D6) → 2[1,1] → 2
<水谷马里奥> (。。。。。。。。。。
<火村守> (wwwwww
<水谷马里奥> (还好已经结束了
<水谷马里奥> 解开了代号为超级蘑菇的装甲,正念念有词,不料脚下一滑,差点摔下去。

<佐佐木宗次郎> 1D6
<ShinobiGami>  (1D6) → 5
<Sinefer(GM)> 没,高所伤害1点...
<三千院 菖蒲> (受傷吧
<水谷马里奥> 1d6 ...
<ShinobiGami>  (1D6) → 3
<Sinefer(GM)> (忍术
<Sinefer(GM)> ——第2战斗轮开始,当前的战场是高所——
<Sinefer(GM)> ——进行谋位布局阶段,若有布局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Sinefer(GM)> (大家布置好了就说一声w
<三千院 菖蒲> (ok
<火村守> (ok
<佐佐木宗次郎> (ok
<水谷马里奥> (。
<Sinefer(GM)> ——公开谋位值,并处理公开时的效果——
<DodontoF> "三千院 菖蒲" 擲出骰子,結果是4 [ 6 ]
<DodontoF> "火村守" 擲出骰子,結果是5 [ 6 ]
<どどんとふ> 「Sinefer(GM)」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4(6面ダイス)です。
<どどんとふ> 「水谷马里奥」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3(6面ダイス)です。
<DodontoF> "佐佐木宗次郎" 擲出骰子,結果是4 [ 6 ]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火村守> 2d6 春香(香術)
<ShinobiGami>  (2D6) → 9[4,5] → 9
<円空> 2d6 ダイスロール 使用技能【走法】代替进行回避判定,DC7
<ShinobiGami>  (2D6) → 9[4,5] → 9
<Sinefer(GM)> (群体攻击,大家都要回避
<水谷马里奥> 2d6 用【骨法术】代替,DC8
<ShinobiGami>  (2D6) → 9[3,6] → 9
<三千院 菖蒲> 2d6 骨法術>香術 dc7
<ShinobiGami>  (2D6) → 7[1,6] → 7
<佐佐木宗次郎> 2D6 骨法術>香術 dc8
<ShinobiGami>  (2D6) → 10[4,6] → 10
<三千院 菖蒲> 「火村....你是出島的生還者嗎!?
<三千院 菖蒲> 「既然如此....你不應該是最了解出島的危險嗎....

<火村守> "妖魔阿,至今可都是在那裏喔"對於少女的話,青年說著。同時躍上導彈的上風處,身上的影子隨風散下
<火村守> 判定妨礙,三千院,6>>1
<火村守> "你認為在其中的"人們"至今怎麼樣了呢?"
<火村守> "交涉無效,物理與忍術的手段無用,他們就只是佔據著那裏。"

<円空> 霍,这小子还挺讲理呢,我喜欢
<三千院 菖蒲> 「把結界打開了,又能如何?只會使被害擴大不是嗎!?
<佐佐木宗次郎> “切,又来吗?”说着手上开始结印。
<佐佐木宗次郎> 2D6 破解守的奥义 DC6

<ShinobiGami>  (2D6) → 4[2,2] → 4
<Sinefer(GM)> ——大失败发生,进入逆风状态(不能进行判定)——
<Sinefer(GM)> (高所伤害1
<佐佐木宗次郎> 1D6
<ShinobiGami>  (1D6) → 6
<Sinefer(GM)> 妖术
<三千院 菖蒲> 阿
<三千院 菖蒲> 相等也是算大失敗嗎

<Sinefer(GM)> 判定妨碍结算
<Sinefer(GM)> (恩
<Sinefer(GM)> 三千院也大失败
<Sinefer(GM)> 高所伤害1
<三千院 菖蒲> (輸了
<三千院 菖蒲> 1d6

<ShinobiGami>  (1D6) → 4
<火村守> "異鄉人吶,也可是"人"喔"
<火村守> "他們阿,可是有理智的喔。溝通無效,是因為他們將我們當成敵人吶"
<火村守> "而我們的目標,是讓他們的敵意−−轉向其他國家──為了日本"青年斬釘截鐵

<水谷马里奥> “咦,火村君想走的是和平路线么……”
<水谷马里奥> “明明是美国爸爸那边……呵呵”

<火村守> "他們可不是笨蛋阿"隨著影子在飛彈上流竄,青年漫步在飛彈頂上說著。
<火村守> "美國阿,只是我們的棋子而已。"
<火村守> "潛入美國的機關中,成為間諜","接下攻擊出島的任務"
<火村守> "最後在一切成功後,將其公諸於事──這是我們真正的計畫。"
<火村守> "告訴全世界,還有異鄉人—這是他們的計畫"
<火村守> "將出島的異鄉人們,誘往攻擊美國,解決我們的問題。"
<火村守> "我大概會被眾人所唾棄吧….","會被作為罪魁禍首處死吧…",""我的故鄉已經消失了,也只剩國家了吧。","我的親人已經死去了,也只剩"他"對我伸出了手"
<火村守> "因此我沒有甚麼可以失去的了──燃燒吧,出島。"

<Sinefer(GM)> ——同时攻击,各角色分别进行攻击行动后,在一同处理效果——
<円空> 擅自滑到可一点都不好玩呢...不过大小姐还是快快回家吧,这个地方不适合你
<円空> 所以...恩,你看到我了吧~
<円空> 哈哈,所以你看到我了,但你又没有看到
<円空> 奥义【夕影剑士】——必杀一击 替代攻击行动,从和自己的定位值差距1以内的角色中选择1人,该角色随机失去4个特技分野的[生命力]
<円空> 目标三千院
<円空> “制造出和看见自己的人一模一样的分身,这些分身对本体进行攻击。”
<円空> 弱者不要再战场上出现!

<Sinefer(GM)> 三千院4点
<Sinefer(GM)> (还有兵粮丸么?
<三千院 菖蒲> 1顆w
<三千院 菖蒲> (但也沒救了w

<Sinefer(GM)> 受到4点伤害,然后吃兵粮丸吧
<三千院 菖蒲> 4d6
<ShinobiGami>  (4D6) → 16[1,4,5,6] → 16
<佐佐木宗次郎> “今天真是诸事不顺呀。”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两颗兵粮丸送入口中。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Sinefer(GM)> (布布
<水谷马里奥> (奥义【超级蘑菇】,Critical Hit, 佐佐木吧
<佐佐木宗次郎> 4D6
<ShinobiGami>  (4D6) → 13[1,2,4,6] → 13
<佐佐木宗次郎> 1D6 (发动奥义,创造再生 再一次的,又有咒印弥漫开来。
<ShinobiGami>  (1D6) → 4
<水谷马里奥> 2d6 尝试破解,用【对人术】代替【医术】,DC10
<ShinobiGami>  (2D6) → 4[2,2] → 4
<火村守> 2d6 破解潛伏術代用 dc7
<ShinobiGami>  (2D6) → 5[2,3] → 5
<円空> 2d6 ダイスロール 使用技能【骑乘术】代替进行判定,DC8
<ShinobiGami>  (2D6) → 6[2,4] → 6
<Sinefer(GM)> 火村大失败
<火村守> (神通丸...
<水谷马里奥> (等等
<水谷马里奥> (我感情修正
<水谷马里奥> (给火村+1
<水谷马里奥> “火村君,我看好你哦”

<火村守> 2d6+1 破解潛伏術代用,來吧!! dc7
<ShinobiGami>  (2D6+1) → 8[2,6]+1 → 9
<Sinefer(GM)> (三千院不来一发奥义么?
<三千院 菖蒲> 來吧~
<三千院 菖蒲> 6>>1

<火村守> (wwww來
<円空> 2d6 ダイスロール 使用技能【刀术】代替进行判定,DC9
<ShinobiGami>  (2D6) → 9[4,5] → 9
<円空> 已经看穿了...
<円空> 这么弱小的奥义,不愧符合大小姐的身高呢

<水谷马里奥> 2d6 尝试破解 用【对人术】代替【经济力】,DC10
<ShinobiGami>  (2D6) → 9[4,5] → 9
<火村守> 2d6 破解,第六感代用
<ShinobiGami>  (2D6) → 12[6,6] → 12
<火村守> "別想−−妨礙我−−"
<三千院 菖蒲> 「切......
<Sinefer(GM)> ——所有角色都已经结束行动,该轮结束,若有结束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水谷马里奥> (诱导诱导
<水谷马里奥> 2d6 结界术 (目死)(我刚脑洞出来 别说用不上啊

<ShinobiGami>  (2D6) → 4[1,3] → 4
<水谷马里奥> (跪
<Sinefer(GM)> (小失败
<Sinefer(GM)> ——第3战斗轮开始,当前的战场是极地——
<Sinefer(GM)> (于是提前切回后半BGM了...本想boss倒了再切的...
<Sinefer(GM)> ——进行谋位布局阶段,若有布局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Sinefer(GM)> (布置好了说一声~
<三千院 菖蒲> ok
<火村守> (ok
<水谷马里奥> (。
<佐佐木宗次郎> (ok
<Sinefer(GM)> ——公开谋位值,并处理公开时的效果——
<DodontoF> "三千院 菖蒲" 擲出骰子,結果是5 [ 6 ]
<どどんとふ> 「Sinefer(GM)」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3(6面ダイス)です。
<DodontoF> "火村守" 擲出骰子,結果是4 [ 6 ]
<DodontoF> "佐佐木宗次郎" 擲出骰子,結果是4 [ 6 ]
<どどんとふ> 「水谷马里奥」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5(6面ダイス)です。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三千院 菖蒲> (突然發現w
<三千院 菖蒲> (我的近戰攻擊沒了w
<三千院 菖蒲> 春雷 >火村
<三千院 菖蒲> 2d6 dc5 骨法術

<ShinobiGami>  (2D6) → 4[1,3] → 4
<Sinefer(GM)> ...
<三千院 菖蒲> (說真的w有點不爽的感覺ww
<水谷马里奥> 接近战攻击(对人术) to 三千院
<水谷马里奥> 2d6 总觉得下个就是我……

<ShinobiGami>  (2D6) → 8[4,4] → 8
<三千院 菖蒲> (退場了w
<円空> 切,还不快滚开这个地方,三千院!
<水谷马里奥> 作势向旁假摔一下,抓住大小姐掉以轻心的一刻,丢出了迷你炸弹。
<水谷马里奥> “不好意思了,三千院家给小费还真挺慷慨的……”
<水谷马里奥> “你管家不都把飞机开来了么,小姐阿,还是回家去吧……”

<三千院 菖蒲> 「我....
<円空> 笨蛋!住手!
<三千院 菖蒲> (是說 管家也在導彈上的
<水谷马里奥> “我知道你跟这小伙子有仇,但仇恨也不能解决问题……”
<水谷马里奥> “何必争一时之气呢,回头坐下来吃顿饭,好好把话说开了,说不定就能互相理解了啊……”

<管家颯> 「大小姐.....
<火村守> "回去吧...這裡不適合妳。"淡淡的,青年如此說。
<管家颯> 「失禮了」
<管家颯> 管家突然的一擊把大小姐擊昏了
<管家颯> 他靜靜地抱起了大小姐,凝視了她的臉龐片刻
<管家颯> 然後就無言地把他送到在一旁待命的飛機上
<管家颯> 「大小姐就拜託你了」
<管家颯> 「我還有作為一名鞍馬神流忍者的使命」
<管家颯> 「円空.....

<火村守> 青年只是平靜的望著管家的動作,並未阻止
<管家颯> 「你也變得了不起了呢,果然當日我的眼光沒錯,是吧?
<水谷马里奥> 露出了理解的神情,但又止不住摇头叹息
<佐佐木宗次郎> 看了一眼这边的情况,皱着眉头思考之后自己怎么办。
<管家颯> 「雖然---你好像走上歪路了.....
<管家颯> 「作為師兄,我實在要幫你一把吧?
<管家颯> 「但那個,看來你離我太遠了,有點夠不著呢~
<管家颯> 「所以呢」

<火村守> 默默地看向轉身過來的管家。
<火村守> "讓我見識看看吧,你的執著−−","同樣是以"忠"為信念的人−−"

<円空> ......
<管家颯> 「我這裡我也只好以一個管家的身份為先,貫徹大小姐的意志了」
<管家颯> 「你就和導彈一起去自爆吧,ヒャッハー!」
<管家颯> 「嘛,當然如果你改變主意的話,那旁還是有另一台飛機啦」
<管家颯> 「好了,那麼我就先走一步了」
<管家颯> 春雷
<管家颯> 2d6

<ShinobiGami>  (2D6) → 11[5,6] → 11
<管家颯> 2d6 身體操術
<ShinobiGami>  (2D6) → 4[2,2] → 4
<Sinefer(GM)> ...失败
<管家颯> (
<円空> 混蛋小鬼...不要给老子成长得那么快啊!可恶!
<円空> 要成长就成长够啊,不要就这么忘掉自己的使命啊!
<円空> 切,真是无聊

<火村守> 閃開了身上帶著鮮血,搖晃的管家的攻擊。"看來,要結束了呢−−"
<Sinefer(GM)> 管家颯→死亡
<Sinefer(GM)> 三千院菖蒲→退场
<水谷马里奥> 纵使见过无数敌人、同伴和突然杀出的路人的死,此刻也不免长叹一声。
<火村守> 望著之後重心不穩,如流星從導彈上摔落的管家。青年的表情十分複雜。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Sinefer(GM)> (宗次郎和守的攻击
<水谷马里奥> “……喏,就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水谷马里奥> “隐忍的小伙子,你觉得呢?”
<水谷马里奥> “生命无价,何必急着糟践呢……”

<佐佐木宗次郎> “为这次的任务,我可没有堵上自己生命的觉悟。”无奈的说到。
<円空> 老爷子,是叫水谷马里奥,对吧
<水谷马里奥> 点点头,流露出赞许的目光。
<水谷马里奥> “正是。”

<円空> 嘿,挺厉害的嘛,就让我来让你退休吧
<佐佐木宗次郎> “鞍马流的已经离开了,我继续留在这里看上去也没有必要了。”
<水谷马里奥> “‘最后一刻’啥的,还是等下了这要命玩意再慢慢看吧……”
<水谷马里奥> “喏,火村君,还有这精神特好的小伙子,你们也不会想跟着飞弹炸了吧……”

<火村守> "如果沒有犧牲的覺悟,那就選擇退場吧","我已經發過誓了,會見證"出島"的結局,到最後一刻。"
<火村守> 於是戰鬥就那麼結束了....在那一刻,青年突然伸起手。影子再度在他的手中圍繞
<火村守> 而後,影子襲向了"丹空"
<火村守> "好了,礙眼的人都走開了"
<火村守> "我所答應的,可不只有讓導彈命中出島呢"從落下高空的管家情景中抬頭,青年這麼說

<円空> 哦~原来是这么来着的啊,小鬼!那么就好好让我享受吧!
<火村守> "還有我必須要說,你真的−−很吵阿。"
<火村守> 2d6 第六感,集團戰

<ShinobiGami>  (2D6) → 4[2,2] → 4
<円空> 嘿~你看,言多必失,原话奉还给你
<Sinefer(GM)> ——大失败发生,进入逆风状态(不能进行判定)——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火村守> "有什麼關係呢。"青年吹著口哨說著,如今,他已經只剩最後的使命−−自我
<円空> 老爷子,来战斗吧,欺负老人真是愉快啊
<円空> 2d6 ダイスロール 使用忍法【阳炎】,技能指定【刀术】进行判定

<ShinobiGami>  (2D6) → 8[2,6] → 8
<円空> 2d6 ダイスロール 使用忍法【痛打】,技能指定【坏器术】进行判定
<ShinobiGami>  (2D6) → 5[1,4] → 5
<Sinefer(GM)> (有妨碍么?
<火村守> 奧義,夢華錄,陽炎判定妨礙6>>1
<火村守> "老爺子,如果這次事情結束後,我還活下來的話−−"。"找個地方好好享受生活吧"

<水谷马里奥> “咳,咳,不要仗着嘴皮子快就抢我的台词啊……”
<Sinefer(GM)> ——所有角色都已经结束行动,该轮结束,若有结束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水谷马里奥> (诱、诱导冷汗
<水谷马里奥> 2d6 你敢成功一次吗

<ShinobiGami>  (2D6) → 4[1,3] → 4
<水谷马里奥> 面容凝重,好像在憋啥,但啥都没发生
<Sinefer(GM)> 1d6 极地效果
<ShinobiGami>  (1D6) → 4
<Sinefer(GM)> ——第4战斗轮开始,当前的战场是极地——
<Sinefer(GM)> ——进行谋位布局阶段,若有布局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水谷马里奥> (done
<火村守> (ok
<Sinefer(GM)> ——公开谋位值,并处理公开时的效果——
<どどんとふ> 「水谷马里奥」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4(6面ダイス)です。
<どどんとふ> 「Sinefer(GM)」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6(6面ダイス)です。
<DodontoF> "火村守" 擲出骰子,結果是5 [ 6 ]

<円空> 小鬼,既然你这么执意要妨碍我,那就去死吧!
<円空> 奥义【夕影剑士】——必杀一击 替代攻击行动,从和自己的定位值差距1以内的角色中选择1人,该角色随机失去4个特技分野的[生命力]
<円空> 目标为守,指定技能见敌术

<水谷马里奥> 2D6 【对人术】代替,DC10,估计要死hhhh
<ShinobiGami>  (2D6) → 12[6,6] → 12
<水谷马里奥> (!
<火村守> (!!!
<水谷马里奥> “无意义的战斗到底有多无意义,只能用战斗来学会了吗……唉呀哎呀”
<水谷马里奥> “小伙子啊,我这把老骨头,确实身体素质不如你们——”

<円空> 该死的老头子!!!你!!!
<水谷马里奥> “不过呢,唯一说得上有哪点儿强的,”
<水谷马里奥> “也就是、阅历了吧……”
<水谷马里奥> “你这招呢,我已经见过三套类似的了,说来话长,当年我刚升上中忍…………”絮絮叨叨

<火村守> 在危機的瞬間,被老爺子所救下"你..."青年似乎有些愣住了
<水谷马里奥> “……咳、咳,都别冲动。回头慢慢说与你听。”
<水谷马里奥> 笑了笑,皱纹挤成一朵花,不过很慈祥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火村守> 2d6 騎乘術 接近戰攻擊
<ShinobiGami>  (2D6) → 2[1,1] → 2
<水谷马里奥> (哈哈哈哈哈
<Sinefer(GM)> ——大失败发生,进入逆风状态(不能进行判定)——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火村守> "恩..."準備動用忍法攻擊,不過站起身的瞬間腳步不穩,往後跌回老爺子身上
<水谷马里奥> “就算要赌气,也何苦争这一时,未来还长着呢”
<水谷马里奥> 2D6 痛打 意思意思(水术)

<ShinobiGami>  (2D6) → 6[3,3] → 6
<水谷马里奥> 2d6 水灵TO BOSS
<ShinobiGami>  (2D6) → 8[3,5] → 8
<水谷马里奥> (居然普攻打中了!!
<Sinefer(GM)> 等等,回避
<水谷马里奥> (哦!
<火村守> (來
<火村守> (我不信你丟6 6

<円空> 2d6 ダイスロール 使用技能【骑乘术】代替进行判定,难度9
<ShinobiGami>  (2D6) → 11[5,6] → 11
<火村守> (判定妨礙!
<火村守> "【夢華錄】−−"配合著老爺子,黑影纏繞上丹空
<火村守> "回去看看那裏的景色吧,導彈也要到了呢,【出島】──"

<円空> 大失败...
<水谷马里奥> (于是,初始2射击,+秘密回想
<水谷马里奥> ========水谷 马里奥的【秘密】=============
<水谷马里奥> 实际上你知道特南人民共和国正在向出岛发生导弹的事情。你和你流派的上司知道”出岛“的正确位置,并希望让导弹命中”出岛“。你【真正的使命】,是使导弹发射计划成功。
<水谷马里奥> 画外音:
<水谷马里奥> “当初上头派给我这个任务,本来呢我是想拒绝的”
<水谷马里奥> “导弹什么的,也太兴师动众了,对心脏不好”
<水谷马里奥> 派任务下来的中忍头(不是名字被遗忘的那位)也一脸无奈地看着。
<水谷马里奥> “但是呢,看了看出岛那边的情报啊,又想了想”
<水谷马里奥> “这种擦屁股的活儿,还是别扔给年轻一辈了,交给咱这要退休的来是正好。”
<水谷马里奥> 像走马灯一样、浮现出水谷 马里奥,这从事忍者行业40余年来
<水谷马里奥> 卡在中忍等级就死活没升职的无奈一生——
<水谷马里奥> 除了年轻时候干过一次英雄事迹,救出了某位被困公主之外——
<水谷马里奥> 然而,水管工的工作逐渐落伍,斜齿忍军中流行趋势开始变为IT技术和挖掘机;
<水谷马里奥> 公主也跟自己那绿帽弟弟跑了,只留下一只宠物乌龟
<水谷马里奥> “你想我的时候,就看看它吧”……
<水谷马里奥> 一直陪伴着自己的,反而是关节炎,越来越重
<水谷马里奥> “咱啊……活到这份上,也不图别的了”
<水谷马里奥> “只愿下一代能做得比咱这代更好,这样咱也可以安心在乡下种蘑菇去。”
<水谷马里奥> 在水谷马里奥的祈愿中,也许是许多年之后,问题解决了的出岛——
<水谷马里奥> 在和煦的风光中,小乌龟乱跑着,绕过一丛丛美味的蘑菇,还有外貌凶悍但其实很萌的怪兽〇巴……
<水谷马里奥> =======回想 END========

<円空> 死老头...人都活到这个年龄了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
<Sinefer(GM)> ——所有角色都已经结束行动,该轮结束,若有结束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水谷马里奥> 2D6 诱!导!
<ShinobiGami>  (2D6) → 6[2,4] → 6
<Sinefer(GM)> 不过同时,本回合的极地也要判定
<Sinefer(GM)> 1d6 极地判定
<ShinobiGami>  (1D6) → 5
<水谷马里奥> “……所以说火村君啊,白富美什么的,不用太信”
<水谷马里奥> 水谷马里奥就着回想的余波
<水谷马里奥> “咱这辈子,要说有啥特长,也就……”
<水谷马里奥> ~固有结界:“那些年,我修过的水管”~
<水谷马里奥> 于是空间扭曲,从上下左右四面八方探出各种奇形怪状的水管,
<水谷马里奥> 好似(你们这代年轻人可能都没见过的)WIN XP屏保
<水谷马里奥> 还在像有生命似的伸展,犹如密密麻麻的枝桠,包裹了整个导弹。
<水谷马里奥> 然后、
<水谷马里奥> 开始、
<水谷马里奥> “哗——”
<水谷马里奥> ……漏水了。
<水谷马里奥> 不但漏水,还漏的有种微妙的不雅味道,让所有人,包括看起来都不太行了的円空,都不想沾上,是以动作受阻……(全员回避-2)。
<水谷马里奥> “走吧走吧,都散啦”

<Sinefer(GM)> 场地改为水中
<Sinefer(GM)> ——第5战斗轮开始,当前的战场是水中——
<円空> 水!?这里?难得的好风景就这么被你毁了,死家伙!

<Sinefer(GM)> ——进行谋位布局阶段,若有布局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水谷马里奥> (done
<火村守> (ok
<Sinefer(GM)> ——公开谋位值,并处理公开时的效果——
<どどんとふ> 「Sinefer(GM)」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5(6面ダイス)です。
<どどんとふ> 「水谷马里奥」がダイス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出目は2(6面ダイス)です。
<DodontoF> "火村守" 擲出骰子,結果是4 [ 6 ]

<火村守> (回想
<水谷马里奥> 2d6 DC10 AGAIN
<ShinobiGami>  (2D6) → 7[2,5] → 7
<水谷马里奥> (这才正擦汗那个
<水谷马里奥> (才正常

<円空> 奥义【夕影剑士】——必杀一击 替代攻击行动,从和自己的定位值差距1以内的角色中选择1人,该角色随机失去4个特技分野的[生命力]
<円空> 目标为守,指定见敌术
<円空> 这次一定要,一定要!!!

<Sinefer(GM)> 円空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仅仅是凭着本能在延续着自己所谓复仇的行为
<Sinefer(GM)> 但已经没有了最初的嚣张...仅仅是机械地重复着自己的情绪
<火村守> "也不是執著呢,只不過是...有點矛盾了而已。"聽到老爺子的話,看著襲來的刀刃,青年卻露出迷茫的表情。
<火村守> 青年回想起了,自己來到這裡的理由。
<火村守> 並未有多少天分卻終究以自己的方法修行為忍者的自己,被"他"所叫了回去。
<火村守> 昏暗的房間中,他站在窗邊看著居城之下的光景。
<火村守>"記得吧,火村,你說過的話"
<火村守>"恩..."我沉默的回答。
<火村守> 那一天,那一場地震,城市被毀滅了,巡查災區的天皇拉起在瓦礫中的少年。攝影機下,人們看到的是這樣的光景。
<火村守> 剛繼位為天皇的他,實際並未比我大多少。而他當時的表情與話語,卻讓我得到救贖。
<火村守> "如果這一切有始作俑者的話,你想復仇嗎−−" 那救贖將我帶入更深的深淵中──
<火村守> 帶著陽光笑容的他,與聽見他的言語呆愣並停止哭泣的我。在攝影機下一定是安慰人心的光景吧。
<火村守> 只有在其中被他所掌握的我明白−−那是魔王的笑容。
<火村守> 透過皇居的布簾,眼前的他−日本當代的天皇,凝望著熙熙攘攘的行人。
<火村守>"火村你知道嗎,這個國家吶,正在衰敗。"
<火村守> 青年知道他所說的是什麼,經濟危機,停滯的國家,周圍的國家正在崛起,而這裡則停滯著。
<火村守> 再這樣下去,已經趕不上了吧−−
<火村守> 經濟危機,外患,還有−−化為魔界的"出島"的內憂。
<火村守> 如何將這一切解決?再把自己救回來後,他對著懵懂的自己訴說。
<火村守> 解決的方法是−引發戰爭。
<火村守> 毀滅出島−−  嫁禍美國−−  轉移國內經濟,掀起戰爭−−。一步一步棋,人命的棋子,而自己就是最關鍵的一顆。
<火村守>"來完成吧,你的目的,還有我的目的""你想−−復仇吧。","對殺死自己親人的妖魔"
<火村守>打從在被拉出廢墟的那刻,自己已經逃不掉了。被魔王掌控為棋子,引發戰爭──
<火村守> 2d6+3 見敵術dc7

<ShinobiGami>  (2D6+3) → 9[4,5]+3 → 12
<火村守> "可是吶....這等於也要我。自己毀滅自己的"家"呢。"從回憶中醒來,望著眼前襲來的攻擊。青年閃開
<円空> ......这就是你的答案么
<火村守> "對妖魔們報仇,那麼如今還倖存那座城市的人,被飛彈所毀的"仇"要誰來報呢?"
<火村守> "就讓我來吧−−","雖然我同樣也是罪人..."

<円空> 呵呵,果然你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呢...
<円空> 来吧,就在这里,杀死我!
<円空> 如果你能做到的话!

<火村守> "是吶,我現在做的只是想,將你,拉下地獄陪他們阿−−"
<円空> 不!请你做到!既然我们都是罪人,那我的这份罪孽,也将永远的留在你的心里,成为无尽的梦魇!
<火村守> 2d6 騎乘戰 近戰攻擊 來吧!
<ShinobiGami>  (2D6) → 7[2,5] → 7
<円空> 放弃回避
<火村守> "你..."
<火村守> 2d6 布局妨礙

<ShinobiGami>  (2D6) → 7[1,6] → 7
<円空> 来吧!
<Sinefer(GM)> 円空的眼中交织着空虚与怒火,但也多了一份坦然
<円空> 1d6 领域

<ShinobiGami>  (1D6) → 4
<火村守> 黑鳥飛下,如同在刀刃貫穿丹空的那一瞬間,影子如同鎖鍊纏上丹空
<火村守> 將其鎖在飛彈的表面之上,而被十字環繞的鎖鍊纏繞的他,如受刑者一般。

<Sinefer(GM)> ——当前尚未进行行动的角色中,谋位值最高的角色开始进行行动处理——
<水谷马里奥> (而锁链在水管从中纠缠,更是将BOSS与飞弹绑成一体,近乎不可解了
<水谷马里奥> “行啦,这下他也跑不掉了”
<水谷马里奥> “看样子似乎也想通了……唉,鞍马神流的家伙,一个两个都只能通过打架讲道理吗。”
<水谷马里奥> “火村君别跟他们学啊……w”
<水谷马里奥> 说着,向旁边挪了挪,水管阵自动打开一个缺口

<火村守> "你就我看著吧,由你所引發,這起事件的結末−−","而我會代替你看著的,"出島"的未來−−"
<水谷马里奥> 而被水管丛林包覆着的飞弹,犹如工业时代最后的怒吼
<Sinefer(GM)> ——所有角色都已经结束行动,该轮结束,若有结束时使用的忍法在此时使用——
<水谷马里奥> (脱落战场
<火村守> (脫落戰場
<Sinefer(GM)> 随着两人的离去,留下円空站在即将到达目标的导弹上,漠然地望着前方
<Sinefer(GM)> 他回想起来少年时期和三千院家一起休息的日子,回想起了第一次完成鞍马任务的时候
<Sinefer(GM)> 伴随着水之结界的消散
<円空> 颯,我和你一样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呢
<円空>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让我看到这样的天空呢...
<円空> 円空...师傅,你赐予我这个名字,我却在最后才明白了它的意义...真是讽刺呢...
<円空> 也许这样,也好吧...

<Sinefer(GM)> 就在这个时候,导弹命中了出岛的结界,而円空也和导弹一起云消雾散
<Sinefer(GM)> 导弹发射计划成功,”出岛“的结界被破坏。平稳的世界出现了裂痕,并随后发生了大量的牺牲。
<Sinefer(GM)> ————————主要情景END————————
« 上次编辑: 2015-05-05, 周二 00:10:35 由 Sinefer »
跑团既是一场游戏,也是一次团队合作。你的乐趣离不开其他参与者的付出,你的付出则时刻影响着其他参与者的乐趣。
因此每一名参与者在参加游戏的同时就肩负了一份维护其他参与者乐趣的责任。
所以请不要再抱着自己玩开心就行了的心态跑团了,否则最后所有人都不能开心。


欢迎来到東路地裏会社,迷宫王国长期推广中~

离线 Sinef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42
  • 苹果币: 0
Re: 忍神官方模组【countzero】,短团进行log
« 回帖 #3 于: 2015-03-30, 周一 13:39:45 »
无论是哪条世界线,出岛最后都步向了相同的结局。
忍者们有人在这次故事中失去了生命,有人再次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或许有人又有不同的结局。
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各位忍者的去处又是?
……

本帖以下部分将用于PC贴各自的后记剧情~
« 上次编辑: 2015-04-01, 周三 10:06:47 由 Sinefer »
跑团既是一场游戏,也是一次团队合作。你的乐趣离不开其他参与者的付出,你的付出则时刻影响着其他参与者的乐趣。
因此每一名参与者在参加游戏的同时就肩负了一份维护其他参与者乐趣的责任。
所以请不要再抱着自己玩开心就行了的心态跑团了,否则最后所有人都不能开心。


欢迎来到東路地裏会社,迷宫王国长期推广中~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Diver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Re: 忍神官方模组【countzero】,短团进行log
« 回帖 #4 于: 2015-04-12, 周日 11:11:10 »
于是三句话精简版!如有需要(做视频什么的?)可再展开

水谷 马里奥(PC2)
   - 成功完成了忍者职业生涯的最后任务。然而,对于之后出岛问题掀起的风波也颇感无奈。
     - 退休后,携宠物乌龟回乡下养老,靠斜齿忍军的退休金过活,平时副业还种种蘑菇。偶尔也会招待前来散心休假的忍者。
       - 虽然还不时帮邻里修修水管(水术+络操术),但这辈子都没有再用过 【诱导】(结界术)

注:只有一小部分忍者才能拿到退休金哦,大部分都是抚恤金?!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Diver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 上次编辑: 2015-05-22, 周五 09:50:30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