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C]Log 75 审讯与搜索  (阅读 1233 次)

副标题: 2015.3.22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435
  • 苹果币: 8
[C/C]Log 75 审讯与搜索
« 于: 2015-03-22, 周日 21:27:05 »
<Ellesime> ==================Loading==================
Ellesime 设置模式为:+o 亚尔薇特
<Ellesime> 話說你們打開了暗門,進入了默語魔道很久以前留下的暗道
琪莎拉 依照惯例给飞在空中的小不点特鲁尔大法师挂上灯泡术
<Ellesime> 看起來女巫哈娜似乎想藉助幻術擾亂你們,但在天使姐姐的反魔法力場的幫助下,你們輕易就讓她獻出原型
<Ellesime> 天使提起手中俘獲的女巫,一個相貌醜陋,皮膚如枯乾樹皮般的老太婆出現在你們眼前
<拉斐爾> "先綁起來再說."
<Ellesime> 周圍環境的幻術也消失了,你們發現小橋流水和地下洞穴都不見了
<Ellesime> 目前身處的地方,是個破敗的大廳,飽經風霜的石柱搖搖欲墜地支撐著這個建築
<Ellesime> ■■■■■■■■■■■■■■
<Ellesime> ■            ■
<Ellesime> □    桌桌桌桌    □
<Ellesime> ■    桌桌桌桌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 ■
<Ellesime> ■ ■■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 ■
<Ellesime> ■ ■■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琪莎拉> “这才像一个反派所应该在的地方,不过好像也有点不对劲”
特鲁尔 在空中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沦为俘虏的传奇女巫
<Ellesime> 看起來似乎是很久以前用來集會的地方,大廳盡頭的左右兩側,你們看見兩扇虛掩的房門
<Ellesime> 哈娜似乎很不甘心,但目前她也無法施展什麼力量
<Ellesime> 你們看見她轉轉眼珠,依然用嬌滴滴的聲音說,『好啦好啦,你們贏了,人家投降還不行』
<Ellesime> 『別這麼綁著人家嘛』
<亚尔薇特> “有人打算接受投降吗?”
<琪莎拉> “最不能接受的不是姐姐你吗……还有怎么保证投降啊……”
<亚尔薇特> “没人有意见就好,我们不打算接受俘虏……”
特鲁尔 对着Ellesime说: “AMF时间还很长,这段时间足够我们绑住他的双手,拿走他的施法材料”
<亚尔薇特> “然后,你打算做什么?”
<琪莎拉> “原来在你眼中是位男性吗……啧啧”
<拉斐爾> (哦, 那還好
<Ellesime> 『對啊對啊』哈娜跟著說道,『我說不定對你們還有些用處哦』
琪莎拉 看看周围人都不动,总之先戴上手套搜一搜哈娜身体好了
<Ellesime> 琪莎拉把哈娜身上的魔法裝備都取了下來
特鲁尔 对着Ellesime说: “不过如果堵住嘴的话,应该就无法问话了吧。不过鬼婆有什么只需要语言成分的法术吗?”
<Ellesime> 還找到不少錢
<拉斐爾> "現在Plan B大概也失敗了, 說吧, 你們還有什麼後備計劃?"
<琪莎拉> “虽然你对着空气说话很帅,不过奥术不是你的专利吗!”
<马里亚斯> “鬼婆我可不太熟”
<DiceBot>  特鲁尔进行知识检定: 1d20+24=12+24=36
<琪莎拉> “另外绑人别看我哦,力气不够,谁来”
<琪莎拉> “虽然我觉得绑起来根本没意义……”

<Ellesime> 『哎呀,PLAN B嘛……誒為什麼你們會知道這個名詞的……』
<特鲁尔>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了吧。关于这个魔教的信息”
<Ellesime> 『這個嗎……』她對特魯爾哭喪著臉,『反正你們這些聖武士啊正神牧師啊都惦記著把我砍了,我還不如把秘密帶進棺材里呢』
<拉斐爾> "現在是我們問你答, 不要搞不清狀況."
<拉斐爾> "既然這麼口硬, 那就干掉她吧."

<亚尔薇特> “特鲁尔,她请求我把她送进棺材了,怎么办?”
<拉斐爾> "反正我記了死者交談."
<特鲁尔> “You have my word, and I shall have yours”
<Ellesime> (拉斐爾骰個威嚇,特魯爾骰個交涉
<DiceBot>
  特鲁尔进行...检定: 1d20=8=8
<DiceBot>  拉斐爾进行現在我是牧師了....检定: 1d20+9=2+9=11
<特鲁尔> “你现在立下誓约,忠诚于我,我保你性命,再给你更多财富的机会”
<拉斐爾> "口頭誓約能有什麼效力?"
<马里亚斯> “或者说,最起码如果你配合点”
<马里亚斯> “我们能给你个不太痛苦的死法”

<特鲁尔> “魔法的奥秘,你怎么能够理解”
<Ellesime> 哈娜皺皺乾枯的臉皮,似乎并不是很相信你們,但她仍然點點頭,『好吧法師,我發誓忠誠于你』
<特鲁尔> “只需要修改异界誓缚的几个参数,加上某些特定的法材,比如说...”
<亚尔薇特> “不管你想干什么,快点。还有,这位尊敬的神使可能比我更苛刻地要求你的行为符合正义”
<Ellesime> 『我也不要更多的財富,只要你們放我回老家,我發誓再也不跟默語魔道的人混在一起了』
特鲁尔 打个手势,控制匕首割破鬼婆的手指
<Ellesime> 不過你們看到天使姐姐明顯正很不耐煩地看著特魯爾
<特鲁尔> “受术者的血液,那么,这个法术就会发挥效力。”
琪莎拉 有点无聊所以去跟天使姐姐玩拍手去了
<特鲁尔> “那么首先,老实的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吧”
特鲁尔 适意天使移开AMF了

马里亚斯 不想理特鲁尔也去陪天使姐姐玩去了
拉斐爾 同去
特鲁尔 然后做了一个让他开口的手势
<Ellesime> 天使不耐煩地照做了,但眼神里明顯在說『還有沒有UD可砍,沒有我走了』
<特鲁尔> “马上就有啊,别急,您看他马上交代了,后面还有大把UD砍呢”
<Ellesime> 哈娜轉轉眼珠,小心翼翼地開口道,『其實我之前說的內容,也基本是正確的啦……』
<特鲁尔> “说点我们不知道的”
<Ellesime> 『卡利法瓦索女伯爵找到我的時候,我只知道她想求年輕藥水而已』
<Ellesime> 她想了想,『艾迪文他……是個心機很重的人,即使跟我,也並非完全交底』
<Ellesime> 『我只知道他在策劃什麼重大的陰謀,並且給了我一些法術符文,讓我研究……嗯,讓我幫他研究該如何破解』
<特鲁尔> “有结果吗?”
<特鲁尔> “把符文给我看看’

<Ellesime> 『這些符文很奇怪,也很古老,利用這個地下室的古老的書籍,我查出來了,這些是千年前法萊斯瑪牧師和奧羅登的騎士們,用來封印絞首塔的符文』
亚尔薇特 回忆一下什么是绞首塔
<Ellesime> 她略略挪動被捆緊的身子,向東側的門口指指,『在圖書館里有我留下的筆記』
<琪莎拉> “绞首塔……默语暴君沉睡之地。奥罗登干掉它后,封印在那里”
<Ellesime> 亞爾薇特記得這個名字挺耳熟,略微想想,想起這正是奧羅登封印默語暴君之地
<琪莎拉> “所以……这些家伙果然是想要放出那个暴君吗”
<特鲁尔> “所以艾迪文想复活暴君?没想到他等级这么高了?卡里法哇所跟整件事有勾结吗?
<Ellesime> 『女伯爵是否有參與我不是很清楚,不過……』哈娜猶豫了片刻『不過她也有經常來這裡』
<特鲁尔> “这里?!”
<Ellesime> 『她甚至在這裡塑造了一個屬於她自己的小型位面』
<特鲁尔> “这里不是只有高层才知道的场所吗?”
<琪莎拉> “所以女伯爵就是高层……的说”
<Ellesime> 哈娜點點頭,『這裡。而且她和艾迪文時常私下見面……』
<特鲁尔> “啧啧,如此看来,格里芬小姐凶多吉少啊
<亚尔薇特> “闭嘴,别乱说”
<Ellesime> 『而且他們最近還在策劃什麼,無論是Plan A還是B,目的都只是讓城內古老的吸血鬼教派和人類貴族們陷入爭鬥』
<Ellesime> 『但我覺得他們的目標另有其他』
<特鲁尔> “所以你的看法是?”
<琪莎拉> “目标是浑水摸鱼吧,比如,要打破封印需要什么人类国王或者鬼王才有的东西”
<Ellesime> 『我的看法?呵呵呵,我哪有什麼看法,我只是隨便猜猜……』
<Ellesime> 『昨天艾迪文讓我給女伯爵帶去一些信件,我偷偷地瞥了兩眼』
<Ellesime> 『是他家……哦,我是說他爸爸家的地圖』
<Ellesime> 『而且還有完整的守衛輪班表什麼的呢』
<特鲁尔> “真是个孝子”
<Ellesime> 『當然我沒有得到任何確切的說法哦……』
<Ellesime> 『好了我可以走了吧?』
<特鲁尔> “这里的地图呢?”
<拉斐爾> (BACK
<Ellesime> 『這裡又不大,需要什麼地圖』
<琪莎拉> “我去逛逛好了”
琪莎拉 去右边玩玩,不过还是保持谨慎

<拉斐爾> "那麼這個秘密基地是用來幹什麼的?"
<特鲁尔> “你可以走,但是不是回你老家。去沟痕区,把那里当做你的老家。用你的能力筹建我的法塔,我不久后就会过去”
<Ellesime> 『主要是我用來給他們做藥的啦……』
<Ellesime> 『另外這裡還有很多古老的藏書,值得看看。』
<Ellesime> 琪莎拉打開右面的門,看到一條短短的走廊
<Ellesime>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
<Ellesime> ■□□■
琪莎拉 点亮光亮,慢慢往下走,琪莎拉小姐的单人冒险~
亚尔薇特 跟上琪莎拉
<Ellesime> 琪莎拉和亞爾薇特慢慢通過走廊,推開緊閉的房門
<拉斐爾> (古老的藏書嗎...
<Ellesime> 然而有點失望(?)地發現,門後只是一個巨大的圖書室
<Ellesime> ■  ■■■■□■■
<Ellesime> ■  ■    書■
<Ellesime> ■  □    書■
<Ellesime> ■  □  書 書■
<Ellesime> ■  ■  書 書■
<Ellesime> ■  ■  書 書■
<Ellesime> ■  ■  書 書■
<Ellesime> ■  ■  書 書■
<Ellesime> ■  ■  書 書■
<Ellesime> ■  ■  書 書■
<Ellesime> ■□□■  書 書■
<Ellesime> ■       書■
<Ellesime> ■   書書書書書■
<Ellesime> ■       書■
<Ellesime> ■  書書書書書書■
<Ellesime> ■       書■
<Ellesime> ■書書書書書書書書■
<Ellesime> ■■■■■■■■■■
拉斐爾 跟著走進圖書室, 打開偵測魔法
<琪莎拉> “哇哦……渴学的人有福了”
<Ellesime> 一個角落擺著一隻破舊的桌子,上面紙張散亂地疊放在一本攤開的筆記上
特鲁尔 粗略的扫一下看看有没有有价值的知识
<Ellesime> 拉斐爾發現不少圖書都散發著魔法輝光,而亞爾薇特更是發現絕大多數圖書都散發著紅光
<亚尔薇特> “我觉得不要去学比较好”
<拉斐爾> "不愧是邪惡女巫的藏書室呢."
<Ellesime> 特魯爾略微看過去,覺得這些書籍大多數而言,如果不是研究如何製造亡靈,是完全沒什麼用處的
拉斐爾 把有魔法靈光的書挑出來, 看看有沒有關於復活暴君的情報
<Ellesime> 拉斐爾打開的第一本書爆炸了,幸好沒有引發火災什麼的
特鲁尔 还是看看笔记吧
<Ellesime> 特魯爾翻過筆記,略過那些就算是專家也感到頭痛的符文繪製分析圖例,直接看向後面的結論
拉斐爾 搖手扇走煙塵, "咳咳, 炸了就炸了吧, 反正我不會心痛."
拉斐爾 繼續翻書

<琪莎拉> “看书好难哦……我去上面看看”
<Ellesime> 上面寫著『必須同時引導足夠黑暗的力量和足夠聖潔的力量,才能夠解開這些結界』
<亚尔薇特> “我觉得我们最好不要单独行动”
琪莎拉 看到书架旁边有个小门,过去瞧瞧
<琪莎拉> (所以说,要同时使用正能量和负能量才能打开封印,素以需要国王和鬼王藏的东西?

<Ellesime> 『如果無法回收鴉首,就必須有相等程度的,受過墓土女士祝福的聖器』
<特鲁尔> “足够圣洁的力量?魔教去哪找圣洁的力量”
<Ellesime> 『……或者……僅僅是假設,一個擁有高貴血統足夠虔誠的信徒』
<亚尔薇特> “……我们能想到什么可以被他们利用的人吗?”
<琪莎拉> “比如抓到了小姐?”
<特鲁尔> “莫瑞斯的血吗?”
<亚尔薇特> “是吧,比如抓到了小姐”
<特鲁尔> “别开玩笑,天天逛夜店的怎么看也不像足够虔诚的信徒啊。。。”
<拉斐爾> "這樣的人不多, 也不少..."
<Ellesime> 你們覺得……格里登小姐算不上什麼十分虔誠的信徒,而莫瑞斯的血是否足夠高貴也說不準
<拉斐爾> (哈哈哈哈
<特鲁尔> 艾迪文他爹?“
<特鲁尔> “或者,国王本人?”

<琪莎拉> “说起来,艾迪文他爹的家族,要举行什么吗?”
<琪莎拉> “你们看,都知道了换防图了”
琪莎拉 总之先探地图,右上的门

<Ellesime> 你們抱著種種疑問,又打開東北方向的門
<Ellesime> 迎面撲來一股怪好聞的點心味
<DiceBot>
  特鲁尔进行想想有什么侦测小位面的方法检定: 1d20+24=4+24=28
<亚尔薇特> “又来?”
琪莎拉 表示自己有气泡在没有闻到
<琪莎拉> “又来什么?”

<Ellesime> 你們定神看去,墻邊的玻璃架子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看起來很好吃的蛋糕,然後房間正中有一口大鍋正在咕嘟咕嘟煮著什麼
<马里亚斯> “点心?”
<亚尔薇特> “鬼婆的点心,你觉得是用什么做的?”
<Ellesime> 類似奶油的香氣就是從鍋裡傳來的
琪莎拉 凑过去看看
特鲁尔 开侦察魔法看看
<马里亚斯> “鬼婆奶油?”
<Ellesime> 琪莎拉好奇地向鍋裡看去,看到幾個眼珠子,不知道是手指頭還是腳趾頭的東西,隨著可疑的紅色肉醬,正在鍋裡翻騰
<琪莎拉> “呀~~~~~~”
亚尔薇特 遮住琪莎拉的眼睛,把她拉走
<拉斐爾> "琪莎拉你上次把這種東西吃進肚子我也是挺佩服的."
<亚尔薇特> “拉斐尔闭嘴!”
<琪莎拉> “噢……快别说……我差点忘记……”
<特鲁尔> “说起来味道如何?
琪莎拉 到墙角一边干呕起来
马里亚斯 递了纸巾给琪莎拉
<琪莎拉> “我开始后悔没有打那家伙一顿了,呕……”
<亚尔薇特> “她是个鬼婆……好吧想开点”
琪莎拉 作为报复,从书架里捡基本没有红光的书随意丢进自己的囊里
<特鲁尔> “味道好就行了,谁知道你平时吃的街边的小餐馆里是不是也是这种肉呢”
<琪莎拉> “不我不喜欢吃肉的”
特鲁尔 保持自己一直开着DM
<Ellesime> 話雖這樣說,街邊小攤要是能把肉醬煮成蛋糕卻也不是很容易?
<特鲁尔> “其实据说香肠也是各种眼睛耳朵脚趾头做成的,恩...”
特鲁尔 看看房间里有没有发光

<Ellesime> 特魯爾看來看去,注意到了一個盤子
<Ellesime> 乍看之下跟普通盤子沒什麼區別,但拿起來仔細看時,發現盤子周邊隱隱刻著一些魔法符文
特鲁尔 解读一下
<Ellesime> 特魯爾看了看,覺得這只是普通的用龍語寫的一段咒語,自己念一下完全不是問題的
特鲁尔 那么先不念了
<特鲁尔> “hi,马里亚斯,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盘子,给你也研究一下”
特鲁尔 把盘子给他

<亚尔薇特> (诶呀看到了一个红色按钮却不去按,你是冒险者吗
<马里亚斯> “盘子?”
<Ellesime> 馬里亞斯看見特魯爾正在對自己揮舞著一個普通的餐盤
<马里亚斯> “自己拿着吧”
<马里亚斯> “我对这玩意不感兴趣”
马里亚斯 摆摆手

特鲁尔 那么把盘子收在包里回去慢慢研究了
特鲁尔 忍不住还是看看盘子发的灵光是什么系的

<DiceBot>  特鲁尔进行sc检定: 1d20+24=6+24=30
<Ellesime> 特魯爾認為盤子的靈光是咒法系的
特鲁尔 进一步详细辨认下法术
<特鲁尔> “我想,我发现去女伯爵的闺房位面的法器了”

<马里亚斯> “或许你可以试试”
<特鲁尔> “等探索完这里再过去吧”
<特鲁尔> “赶紧把周围的房间都看看,值钱的都带走:

<琪莎拉> “还有左边没去过”
<Ellesime> 總之你們在大廳左邊的房間發現了似乎是哈娜的住處
<Ellesime> 找到了一共10瓶紅色的藥水
<拉斐爾> (於是SAVE了嗎
<Ellesime> 還有七七八八製作藥水的藥材不過初步斷定多數都是違禁藥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