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4E新手团】红盒子模组新手团战报  (阅读 2272 次)

副标题: 第一次写战报文,好兴奋呀!

离线 RyanAsbo

  • 渣新
  • Guard
  • **
  • 帖子数: 247
  • 苹果币: 0
  • 一入团坑深似海
【4E新手团】红盒子模组新手团战报
« 于: 2015-02-07, 周六 02:06:25 »
小弟是个DND半新手,之前只跑过几次短团,经验不多,最近实在是身边无DM而自己带起小团,跟几个好友凑合着玩,用的是红盒子自带的模组。
本文是以跑团的战报加以润色制成,是小弟的处女作,目前只跑了一部分的剧情,请各位多多指教 :em002

人物总数为五人:
1、小弟的妹妹,精灵牧師《汉尼拔火罐》(作为故事主角)
2、友人A,人类战士《丫丫丫丫》
3、友人B,精灵游荡者《老虎牙子》
4、友人B的女友,精灵法师《Chuchu Shu》
5、友人C,矮人战士《血胡子鲍勃》

第一章  漢尼拔•火罐小傳

漢尼拔•火罐,一位虔誠的培羅牧師,他的過去鮮有人知。

火罐出生在一個偏遠而平凡的精靈村莊,受到父母良好的栽培與教育,家族信奉月神並與大自然和諧相處。可惜好景不長,當火罐步入青少年時期時,村莊遭到獸人軍隊的侵襲,避世的和平生活麻痹了精靈們的戒心,雖然他們奮而抵抗,但在訓練有素的戰爭狂面前就像雞蛋碰石頭,不到幾個小時,一些獸人戰士的腰間已掛著數顆面容驚悚的精靈頭顱。

火罐的父母將他藏身於隱蔽的地窖,在黑暗的地下室裡,他誠心的向月神祈禱,希望能有奇跡出現,但神靈並沒有做出任何回應,該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閃耀的火光與令人心碎的尖叫,透過牆間的縫隙火罐目睹著自己的親人遭到屠殺。悲傷、絕望與怒火交雜在他心中,他恨自己,恨自己沒有力量也沒有勇氣保護自己所愛的人。大火在屋內蔓延開來,火罐蜷縮在角落一個人靜靜的哭泣,「也許這就是命運,如果無法違抗命運,至少在另一個世界還能與家人團聚」。

一個血腥的夜晚過後,火罐在噩夢中驚醒,他夢見自己的家人遭到屠殺,同胞被蹂躪,「這只是夢,只要離開這裡,一切都會跟往常一樣」火罐堅信著。推開地窖的隔板,火罐從倒塌的廢墟中蹣跚的爬出,刺眼的陽光令他感到炫目,當他漸漸習慣光照的亮度後,活像地獄的廢墟映入眼簾,熟悉的街道與房屋都化為冒著煙的廢墟,地上零星躺著殘破的屍體,空氣中彌漫著令人作噁的焦臭味,殘酷的現實衝擊著火罐,一股酸液止不住的從火罐的胃深處翻湧而上,他扶著斷裂的梁木嘔吐並嗚咽的哭著,眼淚已無法從他那乾涸的雙眼中流出。

“Chi Ku Ki Chia!”熟悉而陌生的吼叫在身後響起,火罐猛一回頭,看見一個壯碩的獸人睜著血紅的雙眼瞪著自己。獸人扔下捏在手中的尸骸,提起巨大的砍刀露出興奮且嘲諷的笑容向火罐慢步走來,火罐因極度的恐懼而僵直,徒留抽抖的雙腿,獸人跨到身高只到自己胸前的少年面前,“Waaaaagh!”舉起砍刀以斬首的軌跡向少年的頸間橫劈。接下來,一切似乎發生在一瞬間,唰!原本應該是一顆凌空頭顱的地方只有一撮頭髮,火罐劇烈顫動的雙腿再也無法支撐他的身體,抽身一屁股坐到地上,火罐右手按到的,是一位人型的尸體,與他熟悉的同胞們不同的是,這位尸體長著圓圓的雙耳。某種不可名狀的力量驅使著他,火罐拾起身旁屍體手中的劍,一股暖流流入火罐的身體,隨著劍柄上纏繞的徽章項鏈發出金燦燦的光芒,他感覺到自己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壯與輕盈,耳邊仿佛迴響著某人的輕語。獸人因眼前突然出現的情況而猝不及防,火罐雙手緊握長劍向獸人攔腰斬去,下一刻,浸著黑色血液的火罐矗立在斷成兩截的獸人尸體面前,他的身體已不再因害怕而顫抖,火罐望向手中的長劍,項鏈失去了光芒,就好像它一直都這麼沉默一般。「剛才的情況是怎麼回事?這個徽章有什麼神奇的力量?」懷著疑惑,火罐在心底暗暗立下決心“神靈並沒有拋棄我,如果命運要我苟活于世,愿月神保佑,希望這股神奇的力量能喚回我的家人”,埋葬了親人的尸體後,火罐從廢墟中挑選僅存的物資,打包行囊踏上尋找真相的路程。

經過艱辛的探索,火罐來到一棟莊嚴的教堂,在那裡,他了解到徽章所代表的意義——太陽神培羅。雖然從祭司口中得知沒有復活自己家人的方法時有些失落,但經過牧師的教誨,火罐決定皈依培羅名下。

數年的修行後,漢尼拔•火罐成長為一名強大且善良的培羅牧師,“將培羅的陽光帶到陰暗之地,彰顯你的善良、慈悲和憐憫”火罐謹遵培羅的教義,踏上就死扶桑的旅程。火罐時不時會懷念起故鄉,但他決定在收穫些什麼之前無顏面對死去的父母。
« 上次编辑: 2015-02-07, 周六 13:19:50 由 RyanAsbo »

离线 RyanAsbo

  • 渣新
  • Guard
  • **
  • 帖子数: 247
  • 苹果币: 0
  • 一入团坑深似海
Re: 【4E新手团】红盒子模组新手团战报
« 回帖 #1 于: 2015-02-08, 周日 00:00:25 »
第二章 馬車遭遇

馬車沿著舊貿易大道行進著,車子嘎吱作響,馬鈴叮噹。坐在火罐身旁的矮人商人特雷瓦特,正以一雙穩定的手引領著馬兒前行。,一路上兩人就各種瑣事聊了不少話題。

“太陽快下山了,我們得在天黑之前抵達瀑上鎮”矮人望向左側,月亮山脈向南延伸至融入漸暗的天際,隨著夜幕低垂,秋風越來越涼。

“不要緊,如果有什麼突發狀況,我一定會保護你的安全”火罐堅定的看著身邊的矮人。

“哈,那還真是令人放心吶,有培羅的牧師陪著,感覺不管遇到什麼危險都能化險為夷的樣子,哈哈哈”矮人發出爽朗的笑聲。

火罐在旅程中遇到隻身一人的商人特雷瓦斯,答應以在路程中充當護衛為條件搭上往瀑上鎮的便車。

突然,路旁的陰影裡傳來弓弦的聲響,“呃啊!”特雷瓦斯應聲慘叫,一支箭刺入他的肩甲,矮人用力拉扯韁繩,馬車急停在大道中央。

隨著刺耳的呼號,一群綠皮膚的矮小醜陋生物張著血盆大口揮舞著武器向馬車沖來,根據火罐之前讀過的典籍,他認出這是一種稱為地精的生物。

馬車旁的矮叢中,一隻地精從背上的弓囊裡抽出箭支準備射擊,顯然,他們遭到了埋伏,這些生物是來搶劫馬車的。

火罐將呻吟的矮人拖入車棚內以防更多箭矢的攻擊,俯身照顧他的傷勢。取下嵌在矮人身上的箭後,火罐將雙手置於傷口上方,“治癒真言”短暫的祈禱後,神聖的光輝環繞著箭傷,止血生肌。特雷瓦斯的臉上恢復了血色,矮人笑著說道:“唔,剛才真是危險,感謝你啊小夥子”。

“危險還沒解除特雷瓦斯先生,現在這裡稍待片刻,我去外面對付敵人”確信矮人的傷勢已經恢復後,火罐從馬車上跳下來查看周遭的情況。

幾隻矮小醜陋的地精兩面包夾沖向車棚,他們的目標貌似不是馬車前方的牧師。火罐注意到草叢中的窸窣聲,剛才躲藏在樹叢裡的地精向著他射來一箭,火罐敏捷的舉起盾牌架開這次攻擊。

“願培羅的光輝化為利劍消滅邪惡的敵人”“日神火印!”火罐吟詠禱言,高舉的硬頭槌散發出星辰般的光輝,一錘將一隻打算從身邊沖過的地精砸成碎裂的黑炭。

目睹自己的同胞在一瞬間化為殘骸,其他地精意識到,馬車不像他們原先想的那麼容易得手,失去戰意的地精轉身回跑,沒入樹叢。

一聲馬嘶傳入火罐的耳中,他環顧四周尋找聲源,看見幾公尺外的小山丘上有一個騎手。
他看上去像是個人類,但在地精潰散時卻沮喪的揮了揮拳頭。騎手猩紅的斗篷在風中揚起,烏駒扭頭又嘶鳴了一聲,朝著西南馳去,鑽入了月亮山脈中。

火罐並沒有追擊的意思,在確認馬車附近已經沒有威脅後,再次踏上馬車確認矮人的情況。

矮人的傷勢並不嚴重,火罐攙扶著他站起來,當矮人往身後的車廂瞥了一眼時突然失聲大叫
“尖耳朵的綠皮混蛋!他們把它偷走了!”

矮人用憂愁的表情看著火罐“你….你在戰鬥中真是厲害,你救了我的命。但我還是需要你再幫我一次,地精從我的馬車後面偷走了非常珍貴的東西,我需要你幫我奪回來”。

“沒問題,我會讓那些地精的罪行受到應有的審判”

“哈,小夥子你人真是太好了,不过我也不會讓你白幹,事成之後我就給你30金幣”矮人從兜裡掏出一袋沉甸甸的錢袋。

“過獎了,幫助他人是我們培羅牧師因盡的責任,這麼重要的東西,物歸原主是理所當然,禮金什麼的就不用了”。

“別這麼說,你今天救了我一命,現在為了幫我奪回物品還得冒生命危險,這點禮金不收我會過意不去的”矮人的臉上堆滿皺皺的笑容。

“好吧我明白了,被偷走的物品是什麼?”

“那是一個帶鎖的小木頭盒子,找到後請別看裡面的東西,可以的話希望你能無損的將它帶回來,裡面…呃…是些私人物品,有些脆弱易碎”矮人在回答時看上去有些羞怯。

“明白了,附近也許還潛伏著危險,我先護送你到上瀑鎮吧”

“啊啊不用麻煩了,目的地已經非常接近,趁那些地精還沒走遠,請你趕緊去追那些臭傢伙。等東西拿回來後,我們在上瀑鎮的閃金旅店碰面,只要跟櫃檯說找特雷瓦特,他會帶你見到我的”

“那麼我先行一步了,願培羅的光輝護佑著你”語畢,火罐跳下馬車。

目送商人特雷瓦特的馬車離開後,火罐在地精攻擊的地方轉了一圈,搜索各種痕跡,想要找出他們的來路和去路「地精是群居的生物,雖然剛才撤退的時候四散而逃,但他們肯定會在附近重新集結,一起逃回巢穴」。

通過踩倒的青草與塵土中的足跡,火罐確信自己已經找到了地精逃跑的路線。循著這些痕跡,他來到一座陡峭的山壁前“這些靈巧的傢伙,就躲在這上面吧”。

崎嶇的路徑並沒有阻滯火罐跟蹤的腳步,很快的,爬上峭壁後他來到一個洞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