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 26  (阅读 1588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86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 26
« 于: 2014-11-08, 周六 18:50:47 »
[/color][07:29] <shadow> ========================玉关白第二十六回=======================
[07:30] <shadow> 上次说到,你们一行人在收复了雨辰家族的第二件宝物草薙剑以后
[07:31] <shadow> 一路跟随着它的指示向城堡底部探取,并且找到了关押犯人的地牢
[07:32] <shadow> 虽然干掉了几个倒霉的兽人狱卒,救出了之前在卡斯嘉德城里集体失踪的向导,以及之前被绑走的游侠莎露奈
[07:33] <shadow> 但是最重要的目标,海实天衣子还是被掌握在城堡的主人手里
[07:33] <shadow> 好在兽人牢头在小弟都被放倒以后识时务的投降了,那么才有一个向导带路
[07:34] * Menas 向草薙劍問道:『還能感受到海實家後嗣的氣嗎?』
[07:34] <霍克> (气这个字用的特别秒
[07:34] <shadow> 宝剑表示可以:继续向下
[07:35] <Menas> 『還要向下啊……』
[07:35] <Menas> 『不知道挖掘機技術那家比較強……』
[07:35] <霍克> “挖掘机是什么?”
[07:35] <雅丽斯> “差不多…地下二十米深了都…”
[07:36] <業平> “聽上去不像是好吃的東西……”
[07:36] <shadow> 在旁边抱着脑袋蹲着的绿皮看你们连人带剑一起讨论了半天
[07:36] * 瑟麗娜 於是抓住剛才的俘虜問向下該怎麼走
[07:36] <shadow> 他颤颤巍巍的举起一只手:“给你们指条路能换活路不?”
[07:37] <瑟麗娜> 『總之如果你不知道,你就給我們挖一條路出來』
[07:37] <霍克> “先指一下?”
[07:37] * 雅丽斯 指头前的金闪闪“问他?”
[07:37] <Menas> 『嗯,我們是正義的英雄,不會做無謂的殺戮。』
[07:38] <Menas> 『雖然如果你不指路的話,看在你們把這麽多人關在這裏的份上,我們會讓你受點苦也是應該的。』
[07:38] <業平> “職業操守呢喂”
[07:38] <霍克> “事到如今。”
[07:39] <shadow> 兽人抖了一下,“那你们跟我来。”
[07:39] * Menas 壓著獸人,向著地牢更深的地方走去。
[07:39] <雅丽斯> (这个抖用得好
[07:39] <shadow> 于是把被关着的人们留给莎奈露照顾,你们让兽人打头从地牢另一端的窄道里钻进去
[07:40] <shadow> 这条小道大概平时没什么大用的样子,大概只能容下一个人猫腰进去
[07:40] * 瑟麗娜 跟在後面嘀嘀咕咕,『原來這就是獸人啊,皮比地精還要綠點』
[07:40] <霍克> “所以大伙儿喊兽人叫绿皮,而不会喊地精是绿皮?”
[07:41] <shadow> 在黑咕隆咚的地道了挪了一小段距离以后,你们听到脚下似乎有哗哗流水的声音
[07:41] <業平> “這就是知名度的問題了。”
[07:41] <瑟麗娜> 『不知道血是不是也是綠的?』
[07:41] <shadow> 土地也变得湿冷起来
[07:41] <Menas> 『收聲,前面聽起來好像有流水的聲音。』
[07:41] <霍克> “可是试试?”
[07:41] <雅丽斯> “是地下河吧…”
[07:41] <Menas> 『不知是地下河還是通向外面。』
[07:42] <shadow> 被你们的讨论搞得心烦意乱的绿皮停下来,用脸蹭蹭前面的东西
[07:42] <shadow> “到了,从这里可以下去。”
[07:42] <瑟麗娜> 『我們一直在向外走,會走到地表到也是奇了?』
[07:42] * 霍克 侦测魔法!
[07:42] <業平> “這是什麼新的探路姿勢嗎?”
[07:42] * Menas 問獸人俘虜道:『你在蹭什麽啊……這裏的保安措施是刷臉麽……』
[07:42] <shadow> (城堡是修在断崖上的,嗯
[07:42] <業平> “臉探草叢?”
[07:42] <Menas> 『嗯……』
[07:43] * 瑟麗娜 好奇地看向獸人用臉蹭的是什麼
[07:43] <shadow> 梅纳斯凑过去,发现兽人指的路是个粗糙的石头水井口
[07:43] * Menas 那條繩子把獸人五花大綁,丟在門口。
[07:43] <shadow> 下面可以听到淙淙流水的声音
[07:43] <Menas> 『接下來你最好期望我們能幹掉你原本的老大。』
[07:43] <雅丽斯> “咦那个声音的主人是兽人老大吗?”
[07:44] <shadow> 绿皮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你们被大姐头打到满脸花不要说是我带的路哦。”
[07:44] <瑟麗娜> 『誒我記得他好像會唱很邪乎的歌,不用把嘴堵上嗎』
[07:44] * Menas 在附近找個比較重的東西,然後系一條繩子在上面。
[07:44] * Menas 看看能不能把繩子探到井底。
[07:45] <瑟麗娜> 『……獸人的大姐頭啊……』
[07:45] <瑟麗娜> 『也是綠色的嗎』
[07:45] <業平> “怎麼下去法?”
[07:45] <shadow> 梅纳斯把手探进井底
[07:45] <Menas> 『你看起來對你們大姐頭很有信心嘛,我們現在正好缺少一個能試一下這條繩子是否承重足夠的方法呢。』
[07:45] <業平> “顏色什麼都好啦……先幹完正事再說。”
[07:45] <業平> (這麼鬼畜的聖武士真的沒問題嗎
[07:45] <shadow> 意外的发现,这井口离水意外的浅,大概是直接砌在地下河上了
[07:46] * Menas 挺失望地發現沒機會把獸人丟下去了。
[07:46] <shadow> 兽人有些慌张的扭了扭:”你们要干啥?“
[07:46] <雅丽斯>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游过去,并且潜水?”
[07:46] <shadow> 但是你一把还是没摸到水底
[07:47] <shadow> 而且不出众人所料,水流冻得刺骨
[07:47] <Menas> 『爲啥會修這樣不方便的密道。』
[07:47] <業平> “你們的老大原來是井龍王……”
[07:47] <霍克> “为了不让我们这种人走吧。”
[07:47] <Menas> 『這樣要是運食物補給什麽的不是很困難……』
[07:47] <Menas> 『裏面總要吃好料的。』
[07:47] <shadow> 兽人撇撇嘴:“这不是什么密道...只是大姐头的私人用水而已。”
[07:48] <霍克> “唔……如果在这里撒泡尿呢?”
[07:48] <Menas> 『什麽叫私人用水……』
[07:48] <瑟麗娜> 『你大姐頭到底在哪裡啊?水裏?』
[07:48] <shadow> “我也不知道为啥她要把这么多水引到地下去。”
[07:48] <雅丽斯> “那你带我们来这里是干嘛…”
[07:48] <霍克> “抽干水把她逼出来?”
[07:48] <雅丽斯> “那是要挖掘什么东西吗?”
[07:48] <業平> “那麼問題來了”
[07:48] <霍克> “好蠢的方法。”
[07:48] * Menas 覺得這個時候還是詢問神劍比較靠譜
[07:49] <shadow> “没人知道她的那个大——房子怎么进去,所以这大概就是唯一的通路啰。”
[07:49] <業平> “那是寶劍,不是神奇海螺啦……”
[07:49] * 瑟麗娜 找找附近獸人的儲備有沒有酒啊鹽啊什麽的
[07:49] <Menas> 『唔,但這樣我們很難靠游泳通過這裏。』
[07:49] <shadow> 宝剑晃了晃表示:下去就对了
[07:49] <霍克> “那你们怎么知道那是个大房子的?也是从这里走的?”
[07:49] <Menas> 『有什麽靠魔法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嗎?』
[07:50] <shadow> 兽人耸肩:“是大乌鸦告诉我的。”
[07:50] <瑟麗娜> 『明天早上向女神祈禱一下就可以了』
[07:50] <瑟麗娜> 『不過現在沒有』
[07:50] <Menas> 『我們不能等這麽長的時間。』
[07:50] <霍克> “唔……”
[07:50] <雅丽斯> “我先过去看看吧,不能干等着”
[07:50] * 瑟麗娜 表示雖然事關緊急但其實公主陛下反正這麽長時間了敵人也沒拿她怎樣……
[07:51] <業平> “還是將這位兄扔下去傳個信,讓老大出來吧……”
[07:51] * Menas 估計一下這個水溫是否可能構成生命危險。
[07:51] <shadow> “如果你们先把我放下去,我倒是可以试着带你们到出水口去。”
[07:51] <shadow> 梅纳斯摸了摸,感觉自己一身罐头直接泡进去大概会非常不爽
[07:51] * Menas 覺得像是潛水這種事情不能信任獸人。
[07:51] <霍克> “但你更可能会跑?”
[07:51] <shadow> 但应该不会冻死
[07:52] <瑟麗娜> 『你們説如果拿他的血把水池染綠能不能把老大引過來?』
[07:52] <Menas> 『嗯……雖然不舒服,但是看起來倒也不會有什麽危險。』
[07:52] <Menas> 『正所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07:52] <霍克> “所以说撒泡尿不是更能恶心人么?”
[07:52] <Menas> 『既然我們已經來到了這裏,就不要在井口干待著了。』
[07:52] <瑟麗娜> 『看起來雖然會降低防護力,但我覺得還是脫掉你身上的鐵殼較好』
[07:53] <雅丽斯> “让这浓眉大眼的绿皮带路好了
[07:53] <shadow> “反正这下面的河也就来去两条道啦...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07:53] <Menas> 『給我弄個魔法的光,可以在水底看清楚東西就好了。』
[07:53] <Menas> 『我先下去看看深淺好了。』
[07:53] <霍克> “黑暗视觉怎么样?”
[07:53] <shadow> 兽人靠着墙对队伍里的两个女士吹口哨
[07:53] <霍克> (还好他认为只有两位
[07:54] <業平> (其中一個就是你,別想多
[07:54] <shadow> (你在绿皮眼里连母的都不算
[07:54] <霍克> (令人欣慰
[07:54] * Menas 要個光亮術,下水看看情況。
[07:55] * 瑟麗娜 摸摸聖武士的頭,給了光亮術
[07:55] * Menas 腰上捆上繩子下水。
[07:55] * 雅丽斯 看到一个大光球从金闪闪的头顶飘起
[07:55] <Menas> 『要是有什麽危險,我就拽三下繩子。』
[07:55] <Menas> 『你們趕緊給我拉上來。』
[07:55] <shadow> 那么梅纳斯点亮了已经伤痕累累的盾牌,向阿布达高声祈祷以后硬着头皮咕咚一下跳了井
[07:55] <業平> “這叫救命索是吧。”
[07:56] <業平> “你到時記得大叫扯扯救命索。”
[07:56] <瑟麗娜> 『要是繩子因為你溺水劇烈抖動看不清幾下呢?』
[07:56] <霍克> “反正那就是喊救命的意思啦。”
[07:56] <瑟麗娜> 『話說你們有沒有人水性好一點的啦?』
[07:56] <shadow> 因为盔甲有些重,你感觉自己刚刚落水的时候脚下一个不稳,扑地坐在了水底
[07:56] * 霍克 顾左右
[07:57] <shadow> 打算旋即,你发现即使坐着,水位也不过到胸口而已
[07:57] <shadow> 虽然冷的要命
[07:57] * Menas 向上面喊道:『這裏的水不深,衹到胸口而已。』
[07:57] <Menas> 『不過……真是冷的可以。』
[07:58] <shadow> 流速也不算太急,但确实的是被引向某个方向
[07:58] <業平> “別說話,先憋氣。”
[07:58] <瑟麗娜> 『向前的通道很長嗎?』
[07:58] * Menas 接著魔法的光芒,看看獸人所受的出口在什麽方位。
[07:58] * 業平 扯著索子
[07:58] * 霍克 注意一下兽人兄弟的动静
[07:58] <shadow> 精通城市规划的圣武士不难看出,这水道是有意被人工在地下凿出来的
[07:58] <瑟麗娜> 『都說了直到胸口憋什麽氣啊』
[07:59] <Menas> 『嗯,都下來吧。』
[07:59] <Menas> 『看起來我們是來對了地方。』
[07:59] * 瑟麗娜 於是把獸人綑得更結實些並且塞上嘴后,跟著下去了
[08:00] <shadow> 但是顶着能够冻麻脚的水流,你们往前张望了半天还是只有生着绿苔,滑溜溜的下水道
[08:00] <霍克> (我都想给自己点个忍受环境了
[08:00] <業平> “萬一水深忽然變了就溺水了……”
[08:00] <shadow> (霍克:库公都顶过来了我为什么不能(跳
[08:01] <業平> (幸虧我們同行沒小體型的(望天
[08:01] <霍克> (小体型是说库公吗(死
[08:01] * Menas 沿著水流的方向向前走去。
[08:01] * Menas 時刻注意著水裏有沒有什麽怪物。
[08:01] <shadow> 于是把每个人都栓成一串以后,你们给自己挂满了照明,一个挨一个摸进寒冷的水道里
[08:02] <瑟麗娜> 『我覺得我們……』
[08:02] <瑟麗娜> 『好像一串燈籠啊!』
[08:02] <霍克> “不错的笑话。”
[08:02] <霍克> “本日最佳?”
[08:02] <shadow> 看来城堡的老大对水质要求确实够高,一路上你们除了被冻到牙齿打颤
[08:02] <業平> “噗。”
[08:02] <shadow> 倒是没碰到比石头子更大的东西
[08:02] <業平> “又不是放燈許願……”
[08:03] <shadow> 你们在齐腰深的冰水里拖着脚走了半晌
[08:04] <shadow> 在最前面带路,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小腿以下部分的梅纳斯突然觉得,水流似乎有些暖和了
[08:05] <雅丽斯> “嘘……差不多到了”
[08:05] <GM-shadow> 而且似乎略微变深了一些,大概前面有什么东西把水的流路给挡住了
[08:06] <霍克> “之前的黄金战士不见了,我们熟悉的大叔又回来了。”
[08:12] <shadow> 嗯,就在圣武士终于扛不住打算再次坐在水里的时候
[08:13] <shadow> 他在水底胡乱摸了摸,竟然摸到了一个出水口
[08:13] <Menas> 『擦……這裏竟然有個出水口。』
[08:13] <shadow> 透过黑乎乎的水流,你感觉似乎还有光透过来的样子
[08:13] <霍克> “唔?”
[08:13] <雅丽斯> “那就意味着可以放水了?”
[08:13] <瑟麗娜> 『是說我們要潛水嗎?』
[08:14] <業平> “不應該是我們鑽過去嗎?”
[08:14] <Menas> 『如果把這個塞子拔掉,可以三個小時把水放光,如果把塞子塞住,自然水流六個小時可以把通道充滿。』
[08:14] <shadow> 虽然洞口不大,看来这里和出水的房间相隔并不远
[08:14] <shadow> 可能就只有一堵墙的程度
[08:14] <Menas> 『那麽如果一邊放水一邊排水要幾個小時才能把水排乾净?』
[08:14] <霍克> “计算速度好快!”
[08:15] <霍克> “咦,那是假设条件哦。”
[08:15] <瑟麗娜> 『我只希望我們能在這裏被充滿之前離開』
[08:15] <瑟麗娜> 『現在讓我們先來放水?』
[08:15] <業平> “快問問神奇寶劍?”
[08:15] * Menas 雖然這樣説,但還是把塞子拔掉。
[08:15] <Menas> 『下面要潛水了哦。』
[08:15] * Menas 帶領隊伍潛水過去。
[08:16] <雅丽斯> “那么好吧,潜水…真冷…”
[08:16] <業平> “唔……噗”
[08:16] <霍克> “大罐头都不怕了我们怕啥呢……”
[08:16] * 業平 嘴角冒出一串泡泡
[08:16] * 霍克 给自己点了个忍受环境,跟了!
[08:16] <shadow> 梅纳斯憋足一口气,猛地朝水底扎了一下
[08:17] <shadow> 顺便带着大伙一起噗地栽进水里
[08:17] <shadow> 然后他绝望地发现,出水口太小了!
[08:17] <shadow> 大概只能把头盔塞过去!
[08:18] <雅丽斯> (喂!
[08:18] * Menas 趕緊浮出水面。
[08:18] <Menas> 『唔,這裏過不去啊。』
[08:18] <霍克> “……”
[08:18] <霍克> “被算计了么。”
[08:18] <shadow> 于是你们又浑身湿漉漉的站起来
[08:18] * Menas 摸摸隔著的墻壁。
[08:19] <瑟麗娜> 『幸好我動作慢……』
[08:19] * Menas 側著肩膀頂了一頂。
[08:19] <shadow> 这时候连梅纳斯手里的草薙剑也看不下去了
[08:19] <Menas> 『不知道能不能直接破門過去。』
[08:19] <shadow> “砍爆这堵墙!”
[08:19] <shadow> 它一副很跃跃欲试的样子
[08:19] <瑟麗娜> 『……這劍好暴力?』
[08:19] <瑟麗娜> 『不愧是女性的』
[08:20] <霍克> “那就砍吧!”
[08:20] <shadow> “我能感觉到,我们要找的人就在对面不远的地方!”
[08:20] * Menas 想了想,覺得劍去砍墻壁還是有點扯。
[08:20] * Menas 還是盾牌破壁。
[08:20] * Menas 撞破墻壁!
[08:21] <Menas> 『Freeeeze……』
[08:21] <Menas> 『ing...』
[08:21] <瑟麗娜> 『你説你現在感到很冷的意思嗎?』
[08:21] <shadow> 梅纳斯拼足力气,把自己当破城锤哐哐地推着墙
[08:21] <霍克> “这个才是本日最佳?”
[08:22] <雅丽斯> “这是超级变变变吗”
[08:22] <shadow> 虽然没有你想象中的快,但是圣武士也感觉自己面前的石头受不住里,开始松动变形
[08:22] <shadow> 于是业平和雅丽丝也加入了凿墙的队伍
[08:22] <業平> “這次是什麼角色了?”
[08:22] * 霍克 在后面加油
[08:23] <shadow> 叮叮哐哐了半天,梅纳斯终于很有把握地把铁手套探进碎石,攥紧了金属的出水龙头
[08:24] <shadow> 理论上只要把这个扯掉,这面墙应该就会塌方了
[08:24] <業平> “原來是大力水手嗎?”
[08:24] * Menas 『一二三。』
[08:24] <shadow> (要倒计时吗
[08:24] * Menas 扯。
[08:24] * 瑟麗娜 用精金手里劍幫忙
[08:24] <shadow> 哗啦!
[08:25] <業平> “嗨喲!”
[08:25] <shadow> 在梅纳斯的一拽之下,石块纷纷崩塌
[08:25] <雅丽斯> “这是什么厉害的手里剑!”
[08:25] <瑟麗娜> 『其實我覺得這樣做是很有可能造成建筑物塌方的……』
[08:26] <瑟麗娜> 『不過既然寶劍這樣說了……』
[08:26] <shadow> 然后,你们所有人突然感到,背后堆起来的水流呼地把大家往前推
[08:26] <Menas> 『總比壞人用自毀裝置把整個城堡弄塌要好吧。』
[08:26] <shadow> 然后连在一起的五个人就全都被冲到了一个明亮温暖的大房间里!
[08:27] <霍克> “唉哟……”
[08:27] <shadow> 在浅浅的水池里趴了好一会
[08:27] <瑟麗娜> 『哎……這是誰做的鬼設計……』
[08:28] <shadow> 你们才站起来,发现进来的出水口已经被拆成了一个大洞
[08:28] * Menas 甩甩身上的水。
[08:28] <shadow> 水柱哗哗的从头顶上灌下来
[08:28] <Menas> 『這下這個壞女人想要喝冰鎮啤酒業喝不成了。』
[08:29] <shadow> 然后当大家四下打量的时候,你们才知道,为啥老大要这么多水...
[08:29] * Menas 環顧四周,看看自己處在什麽地方。
[08:29] <shadow> 在这个温度颇为怡人,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点亮的大房间里,满满的是各种绿叶的植物
[08:29] <霍克> “挺雅致的嘛。”
[08:30] <瑟麗娜> 『呃……植物總讓我想起不好的事情』
[08:30] <shadow> 房间的大部分地面还是铺着石地板,但在两侧则密密地栽着矮树和灌木
[08:30] <業平> “看了之後異常地不開胃……”
[08:30] <霍克> “然后那些树就会跳起来攻击我们是吗。”
[08:30] <shadow> 还有一些大概你们都叫不出名字的罕见盆景
[08:30] <Menas> 『哼……』
[08:30] * 業平 加上剛才在冷水泡了半天
[08:31] <Menas> 『我們把根斬了,看她還有什麽雅致不雅致的。』
[08:31] <shadow> 抬起头,梅纳斯才发现房间是两层的
[08:31] <瑟麗娜> 『小心點,我記得天衣子她們倆就是中了迷魂香的』
[08:31] <瑟麗娜> 『這裏說不定哪個植物就有毒』
[08:31] <業平> “同樣的招數,對我們是沒用的。”
[08:31] <shadow> 在你们的正对面,是高高的观景台,压在盆景树冠的顶上
[08:32] <shadow> 上面好像还有什么红色的东西?
[08:32] <Menas> 『壞人不可能是在下面這層呆著。』
[08:32] * 瑟麗娜 開了偵測法術掃掃
[08:32] <Menas> 我們得想辦法爬到上面那層去。
[08:32] <霍克> “为什么不问问宝剑小姐呢。”
[08:32] <shadow> 梅纳斯往前走了两步才看清,那一团红色的是一个被吊在台柱上的人
[08:33] <霍克> (吊打
[08:33] <shadow> 准确的说,是个年轻女人
[08:33] <Menas> 『天助自助者,如果是天命所歸,就不能什麽事情都依賴神器。』
[08:33] <業平> “剛才明明拼命地用來做……”
[08:33] * Menas 看看是誰。
[08:33] <業平> (*著
[08:33] <霍克> “现在你说这个很没说服力耶……”
[08:33] <瑟麗娜> 『喂,那個人會不會是……』
[08:34] <業平> “不會吧……”
[08:34] <shadow> 虽然你们想着这事情有点诡异,但梅纳斯手中紧紧握着的草薙剑用你们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发出了警告
[08:34] <業平> “現在的反派都這麼惡趣味嗎……”
[08:34] <shadow> “小心,在右边那个角上!”
[08:34] * 霍克 看
[08:34] * Menas 把盾牌轉到右邊角落的方向。
[08:35] <Menas> 『唔,怎麽……』
[08:35] * Menas 看看右邊的角落有什麽妖魔鬼怪。
[08:35] <業平> “唔?”
[08:35] * 業平 同看
[08:35] <雅丽斯> “终于要出现了吗”
[08:35] <shadow> 你们又四下张望,才发现还有一个红彤彤的家伙坐在观景台顶的一张高背椅子上打量着你们
[08:36] <Menas> 『終于想要打了嗎?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
[08:36] <shadow> “噗噗,看你们一帮人在那里拼命挖真是太有意思了..."
[08:36] <shadow> 当然是你们大家都很熟悉的那个小姑娘的声音
[08:36] <霍克> “为世间带来欢笑也是英雄的一项工作呢。”
[08:36] <雅丽斯> (什么是小姑娘吗!
[08:37] <業平> (紳士快住手
[08:37] <霍克> (月夜,交给你了
[08:37] <shadow> 然后,坐在椅子上的家伙站了起来
[08:37] <業平> “看來挖掘技術還是我們比較強呢”
[08:37] <shadow> 你们发现“她”的身材并不高,只是拖着一件长长的红色袍子而已
[08:37] <shadow> “结果你们还是找上来了,嗯?”
[08:37] <霍克> (引号极其重要
[08:38] <雅丽斯> “只是这么小一只小孩吗…”
[08:38] <霍克> “好孩子应该差不多要睡觉了吧。”
[08:38] <瑟麗娜> 『一般來說,只有對自己相貌沒有自信的女人才會這樣躲來躲去不肯見人吶』
[08:38] <Menas> 『別被她的外形所迷惑。』
[08:38] <shadow> 红色的小家伙托地一下跳到了观景台的扶手上,稳稳地站在那里
[08:38] <業平> “別被騙了,現在的大媽都喜歡裝嫩。”
[08:38] <霍克> “意思是说那是个坏孩子吗。”
[08:38] <雅丽斯> “只有鬼和妖怪才骗不到我”
[08:38] <Menas> 『她其實是個七千年的玉石琵琶精。』
[08:39] <瑟麗娜> 『……你最近奇怪的明海小說看多了吧』
[08:39] <業平> “快問問神劍,是它老還是眼前這女人老?”
[08:39] <shadow> “好,既然你们打算来打一架,那么我当然要奉陪到底...小黑?”
[08:39] <Menas> 『等等擒住了她,用三味真火燒她就能現出原形了。』
[08:39] <雅丽斯> “这是如意神剑吗!”
[08:39] <業平> “但我們不姓姜啊……”
[08:40] <雅丽斯> “我们也没有八卦炉啊…”
[08:40] <shadow> 小女鬼打了个呼哨,那么听到自己身边的树丛呼啦了一声,一个黑色的东西箭一样向它的主人弹过去
[08:40] <霍克> “我不是穿成黑白真是对不起。”
[08:40] <shadow> 然后停在她的手腕上,是一只巨大的黑乌鸦
[08:41] * Menas 招呼大家抓緊時間BUFF
[08:41] <Menas> 『該上飛行的上飛行。』
[08:41] <shadow> “噗噗,要不是小黑一路领你们过来,怕是我还真难一个一个找到你们呢,”
[08:41] <Menas> 『先注意怎麽上去揍那個女妖精。』
[08:42] <瑟麗娜> 『飛行是什麽……』
[08:42] <業平> “ご親切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08:42] <shadow> 一边说着,你们看到,站在台柱上的矮小身形晃动了一下,开始扭曲,膨胀起来
[08:42] <雅丽斯> “我不用上去也能揍”
[08:42] <Menas> 『要對她有壓力,否則無壓力被一直控制就麻煩了。』
[08:42] * 業平 對烏鴉道謝
[08:43] <瑟麗娜> 『你那麽想要我們過來,一早讓烏鴉給我們捎個筵會請帖就好了嘛』
[08:43] <Menas> 『要看普通的箭支對妖魔是否有效。』
[08:43] <瑟麗娜> 『別人不敢說,但吃貨是一定會去的』
[08:43] <shadow> 变成了一个足有两人高,套在华丽的红色铠甲里的巨人
[08:44] <業平> “孩子,我都說了別相信外貌……”
[08:44] <雅丽斯> “完了变得不可爱了,顺便说下这只是鬼,又叫oni,不是onichan”
[08:44] <shadow> 一对不算太大的尖角支楞在火红色的刘海里
[08:44] <shadow> 乌鸦歪着头看了看你们,然后飞到了一边
[08:45] <shadow> “别介意,如果不是先请来这可爱的公主小姐,各位怎么会来赴宴呢...”
[08:45] <Menas> 『嗯?』
[08:45] * Menas 轉頭望過去。
[08:45] <shadow> 巨人挑挑红色的小指,一阵你们看不见的微风掠过被吊在观景台上的人
[08:46] * 瑟麗娜 想說雞腿的魅力對於吃貨來說比公主高來的……
[08:46] <shadow> 当黑色的头发被吹起时,你们发现她正是失踪了几天的天衣子
[08:46] * 業平 感覺好像身邊有人在心裡黑自己
[08:46] * Menas 大驚失色。
[08:46] <瑟麗娜> 『總之,這是一個妖魔,打敗她才能救下公主』
[08:46] * Menas 看看公主是死是活。
[08:47] <瑟麗娜> 『所以我們還等什麽!』
[08:47] <shadow> “三天又五个半时辰,来的倒是挺快啦,”
[08:47] <業平> “加上我們剛才鉆了水管,我們是時候改名字叫X里奧了嗎?”
[08:48] <shadow> 变成巨人的女鬼咔咔地捏着手指节:“放心,雨辰公主是我的客人...或者说,玉关白大人在这里的总督,伊吹大人的客人...”
[08:48] <霍克> “至少我们知道有那么个伊吹大人了。”
[08:48] <shadow> “至于你们嘛...还能站在那里多久,就要看我的心情了,”
[08:49] <瑟麗娜> 『你們的官銜還真複雜』
[08:49] * Menas 催BUFF
[08:49] <雅丽斯> “你看,你只有2个,我们有…5个”
[08:49] <shadow> “毕竟你们搞坏我最值钱的两个娃娃,还杀了我几个手下...”
[08:49] <業平> “自我介紹都這麼累……”
[08:49] * 霍克 机智地给催BUFF的梅纳斯上了个镜影术!
[08:49] * 瑟麗娜 拍個pfe給聖武士
[08:49] * 雅丽斯 我能给自己一个重压之箭吧
[08:49] <shadow> (有轮buff
[08:49] <shadow> (1轮
[08:49] <瑟麗娜> (鏡影術能給別人嗎?
[08:49] <霍克> (不能
[08:50] <霍克> (所以我只是想混过去?
[08:50] <shadow> “我还期望你们会多带几个人来,不过五个嘛大概也够了。”
[08:51] <Menas> [有吹大嗎?
[08:51] <瑟麗娜> (我沒有……
[08:51] <雅丽斯> “是说要吃掉我们吗!”
[08:51] <shadow> 红鬼捏紧自己的拳头,“来吧,让我看看你们到底几斤几两。”
[08:51] <shadow> (准备好buff就init哦
[08:51] * 瑟麗娜 要是小鬼還沒說完,就再給吃貨一個牛力……
[08:51] <霍克> (顾左右而言他
[08:51] <shadow> (一轮buff!
[08:52] <Menas> [巨人對毆比較有感覺,好像格兹拉大戰那個啥啥。
[08:52] <業平> “果然是要吃我們,要稱重的!”
[08:52]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不过是一个init而已。我给自己重压: 1d20+6=(13)+6=19
[08:52] <霍克> (隐形术要不要!
[08:52] <Menas> [隱形沒勁啊。
[08:52] <瑟麗娜> (要啊,給我好了,反正我不用打人XD
[08:52] <霍克> (要求好高
[08:52] <shadow> (注意树木是困难地形,嗯
[08:52] * 霍克 看镜影术没法蒙混过关就给了瑟丽娜一个隐形术了
[08:53] <DnDBot> 霍克 投擲 init先随手扔了: 1d20+5=(12)+5=17
[08:53] <瑟麗娜> (這地圖……向上的樓梯是怎麼走的?
[08:53]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init: 1d20=18
[08:53] <霍克> (飞上去的吧
[08:53]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0=(9)+10=19
[08:54]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5=(20)+5=25
[08:54] <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4=(16)+4=20
[08:54] <霍克> (人性呢?
[08:54] <DnDBot> Menas 投擲 init: 1d20+2=(2)+2=4
[08:54] <雅丽斯> (居然是敏捷鬼
[08:55] <瑟麗娜> (有飛行藥水的自己喝吧……
[08:55] <業平> (當我喝了行沒?
[08:55] <霍克> (行
[08:55] * 業平 先喝口水壓壓驚
[08:56]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业,1,雅,瑟,霍,梅】'
[08:56] <雅丽斯> (我猜小鸟是魔宠
[08:56] <霍克> (这17都排倒数第二了
[08:56] <業平> (你的後面是4,嗯
[08:57]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业(飞行),1,雅,瑟(隐形),霍,梅】'
[08:57] <shadow> 于是你们看到在远处的黑乌鸦拍拍翅膀飞进了树丛里
[08:58] <瑟麗娜> (梅納斯有關PFE
[08:58] <瑟麗娜> (有個*
[08:58]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业(飞行),1,雅,瑟(隐形),霍,梅(PFE)】'
[08:58] <業平> (我覺得我又要被控了,為什麼我要說又
[08:58] <霍克> (我会亲手杀了你的!
[08:58] <shadow> 但是就在你们奇怪它要干啥的时候,突然在头顶上不明不白地冒出一股黑雾
[08:59] <shadow> (4个人的意志
[08:59] <DnDBot> 霍克 投擲 我有预感我要坑: 1d20+6=(1)+6=7
[09:00] <霍克> (好的我坑了
[09:00]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居然是意志: 1d20+4=(15)+4=19
[09:00] <瑟麗娜> (四個人?哪四個人?
[09:00] <shadow> (云里的
[09:00] <shadow> (除了瑟丽娜
[09:00] <霍克> (噗,怎么队伍里我在最前面!
[09:00] <DnDBot> 業平 投擲 燒一次決意: 2次 1d20+6 = 3, 20 = 9 26
[09:01] <shadow> (还是姐姐控制圣武士?
[09:01]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聖武士的!: 1d20+8=(13)+8=21
[09:01] <霍克> (看来就我跪了
[09:01] <霍克> (这游戏太难
[09:01] <shadow> 于是你们觉得这黑乎乎的雾居然是巧克力味的...
[09:01] <shadow> 霍克对此尤其沉迷
[09:01] <霍克> “噢,巧克力,我的最爱!”
[09:01] <業平> “這是什麼妖術……好像還挺好聞的。”
[09:02] <業平> “我餓了。”
[09:02] <shadow> 但是警觉的雅丽丝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视线被挡住了!
[09:02] <shadow> (业平行动
[09:02] <霍克> (所以我会变成巧克力吗
[09:02] <霍克> (真的是七○珠了吗
[09:02]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业(飞行),1,雅,瑟(隐形),霍(迷魂),梅(PFE)】'
[09:09] <業平> (好,標動咬霍克一口end
[09:10] * 霍克 惊醒
[09:10] * 霍克 从巧克力王国的愉快历险中醒来
[09:10] <霍克> “咦,我刚刚……啊,不还是巧克力王国的样子啊……”
[09:11] <shadow> 于是你们发现在台柱顶上的红鬼晃了晃身子,咻地消失不见了
[09:12] <業平> (那看來我真的只能打醒yooo了
[09:12] <shadow> (雅丽丝行动
[09:12] <霍克> (我明明醒过来了!
[09:13]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业(飞行),1,雅,瑟(隐形),霍,梅(PFE)】'
[09:13] <雅丽斯> (我看看
[09:13] <shadow> (云雾的效果等同于fog cloud,嗯
[09:14] * 雅丽斯 穿行于黑雾之间,射一箭2鸟
[09:14]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射!: 1d20+13=(3)+13=16
[09:14] <雅丽斯> (end
[09:14] <霍克> (令人悲伤
[09:14] <雅丽斯> “好吧,真令人悲伤”
[09:15] <shadow> 于是理所当然地箭矢不知道飞哪去了
[09:15] <霍克> (理所当然
[09:15] <shadow> (瑟丽娜行动
[09:15] * 瑟麗娜 給吃貨撕張PFE卷,然後左20,end
[09:16] <shadow> (霍克行动
[09:17] * 霍克 给自己上一个隐形术,然后……躲到一旁,END!
[09:17] <shadow> (梅纳斯行动
[09:18] <雅丽斯> "怎么一个一个都不见了,你们都学会了忍者的技法吗!"
[09:19] <瑟麗娜> 聖武士看不到敵人,於是向剛才敵人消失的方嚮偵測邪惡,順便靠近樓梯移動,end
[09:19] <業平> (白浪費了個行動
[09:19] <shadow> (嗯,鬼已经离开了刚才的位置
[09:24] <shadow> 于是你们看到乌鸦先生哗地穿出树丛,跳到另一颗树上
[09:24] <shadow> 然后这次,你们很清楚的看到它古怪地拍着翅膀
[09:25] <shadow> 然后轰隆一声,站的比较靠前的人都觉得脚下有些不稳
[09:25] <DnDBot> shadow 投擲 CMB: 1d20+10=(6)+10=16
[09:26] <shadow> (除了武士谁的CMD低于16的
[09:26] <shadow> (倒地
[09:26] <雅丽斯> (CMD23
[09:26] * 霍克 倒了!
[09:30]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1,雅,瑟(隐形),业(飞行),霍,梅(PFE)】'
[09:31] <shadow> 那么你们看到,在下方的树尖上,刚才消失的红鬼显出形来
[09:31] <shadow> 她对你们微微一笑,所有人都看到了她右手上正在带着冰渣正在成型的气流
[09:32] <霍克> (渣渣!
[09:32] <shadow> 只听呼的一声,严寒刺骨的风暴席卷了聚在一团的四个人
[09:33] <shadow> (除了圣武士,反射
[09:33] <DnDBot> 霍克 投擲 我这能不死的?: 1d20+3=(14)+3=17
[09:33] <DnDBot> 業平 投擲 啊哈哈哈哈反射: 1d20+4+2=(3)+6=9
[09:33]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跟我谈反射?: 1d20+17=(16)+17=33
[09:34] <業平> (紳士我們能換個骰子嗎
[09:34] <shadow> (喂17?!
[09:34] <雅丽斯> (咦等下,没有这么多
[09:34] <霍克> (其实是27
[09:34]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这下对了: 1d20+11=(11)+11=22
[09:35]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ref: 1d20+2=(2)+2=4
[09:35] <DnDBot> shadow 投擲 : 8d8=(1,8,7,5,1,3,2,6)=33
[09:36]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1,雅-16,瑟(隐形)-33,业(飞行)-33,霍-33,梅(PFE)】'
[09:36] <業平> (好,半血沒了
[09:36] <shadow> 然后她又向后飘了一小段,摆好架势停在半空中
[09:36] <shadow> (雅丽丝行动
[09:40] * 雅丽斯 五尺一下,开工射雕!
[09:40]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第一多重箭!: 1d20+11=(4)+11=15
[09:40]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第二箭!: 1d20+11=(18)+11=29
[09:41]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第三箭!: 1d20+6=(8)+6=14
[09:41] <shadow> (中间隔着大叔,不过中了1箭
[09:41] <雅丽斯> (好吧,失手率是防御方骰,你骰吧
[09:41] <DnDBot> shadow 投擲 下: 1d100=88
[09:41] <shadow> (hit
[09:42]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射雕!: 2d6+3=(3,2)+3=8
[09:42] <雅丽斯> (end
[09:42] <shadow> 那么虽然被树枝挡着,雅丽丝还是凭着弹幕(!)射中了乌鸦!
[09:42]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8,1,雅-16,瑟(隐形)-33,业(飞行)-33,霍-33,梅(PFE)】'
[09:42] <霍克> “好弹幕!”
[09:42] <shadow> (瑟丽娜行动
[09:43]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 3d6=(1,6,2)=9
[09:43] <shadow> (今天打到10点一刻吧,毕竟这一战是暂时撸不完
[09:44] <shadow> (没有快速?
[09:44] * 瑟麗娜 然後站起來,end
[09:44]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8,1,雅-7,瑟(隐形)-24,业(PFE,飞行)-24,霍-24,梅(PFE)】'
[09:44] <瑟麗娜> (回兩次如果再挨一下也死了,所以,等著有人去限了
[09:45] <shadow> (业平行动
[09:46] * 業平 走到大鬼面前,對視(end
[09:47] <業平> (算了砍一刀
[09:47] <業平> (不對,
[09:47] <業平> (是不夠動作
[09:47] * 業平 移動途中抽出長刀,end
[09:49] <shadow> (霍克行动!
[09:51] * 霍克 离开人群免得又吃一发AOE,然后给那会飞的老太婆上了闪光尘!
[09:51] <shadow> (DC?
[09:51] <霍克> (高达18的DC,你怕不怕
[09:52]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1=(13)+11=24
[09:53] <shadow> (圣武士行动
[09:57] <瑟麗娜> 下20尺,引導能量,應該能覆蓋除去法師之外其他人
[09:57]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eal: 3d6=(3,1,6)=10
[09:57] <瑟麗娜> end
[09:57]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8,1,雅,瑟(隐形)-14,业(PFE,飞行)-14,霍-24,梅(PFE)】'
[09:58] <shadow> (唔
[09:59] <shadow> 于是获得了安全空间的乌鸦继续施法!
[09:59] <shadow> 这次是一道小一些的寒气,不过直奔瑟丽娜和雅丽丝过去
[09:59] <瑟麗娜> (術士有MM沒?
[09:59] <shadow> (强韧
[10:00] <霍克> (魔法小球球?那必须都有的
[10:00]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fort: 1d20+7=(4)+7=11
[10:00]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强韧: 1d20+6=(18)+6=24
[10:00] <瑟麗娜> (下輪開始準備動作對烏鴉,對方施法就MM
[10:00] <霍克> (好!
[10:00] <DnDBot> shadow 投擲 : 2d6=(3,2)=5
[10:01]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8,1,雅-2,瑟(隐形)-19,业(PFE,飞行)-14,霍-24,梅(PFE)】'
[10:01] <雅丽斯> (好主意, 另外我猜这个是极寒那啥,豁免失败会恍惚1轮?
[10:01] <shadow> (瑟丽娜恍惚1轮
[10:02] <shadow> 既然业平贴上来了,那么红鬼不使些手段也就不好意思了
[10:03] <shadow> 她撇撇嘴,两个大铁锤一样的拳头带着风声向武士砸过去
[10:04] <DnDBot> shadow 投擲 : 3次 1d20+14 = 3, 7, 10 = 17 21 24
[10:04] <業平> (哈?
[10:04] <業平> (全miss
[10:05] <shadow> 于是业平周围的树干被砸的七零八落,但他就硬是没受伤!
[10:06] <shadow> 这运气把红鬼也惊的怔了一怔
[10:06] <雅丽斯> “这就是不动如山的奥义吗!”
[10:06] <霍克> “哦,多么可怕的强运!难道是那强韧的斗志将对手的攻击都歪曲了吗!”
[10:06] <業平> “這就是傳說中的割草機拳法嗎?”
[10:06] * 業平 大驚
[10:07] <shadow> 但是看看四周,你感觉要是真的被打到一拳,就是全套大铠大概也挡不住...
[10:07] <雅丽斯> “那么轮到我了吧”
[10:07] <shadow> (雅丽丝行动
[10:08] <雅丽斯> “该死的小鸟,我来啦”
[10:08]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我来啦,亲亲: 1d20+12=(16)+12=28
[10:08] <shadow> (hit
[10:08]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伤害: 2d6+7=(5,4)+7=16
[10:08]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24,1,雅-2,瑟(隐形)-19,业(PFE,飞行)-14,霍-24,梅(PFE)】'
[10:09] <shadow> 抵近的一箭让雅丽丝真的威胁到了一直在肆意施法的奇怪乌鸦
[10:09] <shadow> (没骰隐蔽就算了
[10:09] * 瑟麗娜 看看女鬼是站在樹梢上還是漂浮著或者飛著的?
[10:09] <shadow> (飞着
[10:09] <shadow> (瑟丽娜行动
[10:11] * 瑟麗娜 在女鬼下面召喚個力場鎖鏈
[10:11] * 瑟麗娜 end
[10:12] <瑟麗娜> 鎖鏈把她往地上拽
[10:13]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 1d20+10=(5)+10=15
[10:13] <shadow> (理所当然的
[10:13] <霍克> (没事,我的行动就是个准备动作
[10:13] <霍克> (看到乌鸦施法就放MM
[10:14] * 業平 迅捷動作開挑戰對女鬼,自由動作抽武士刀,自由動作開鏈接武器+2盾牌ac,fa女鬼
[10:14] <shadow> (来打!
[10:14] <雅丽斯> “业平好样的”
[10:14] <DnDBot> 業平 投擲 第二下-7: 2次 1d20+12 = 3, 15 = 15 27
[10:15] <業平> (好,end
[10:15] <業平> (你們對女鬼ab+2
[10:15] <業平> (只要我威脅著丫
[10:15] <shadow> 业平发现,虽然这个鬼是用拳头作战
[10:15] <業平> (應該能用在cmb上
[10:15] <shadow> 但她身上还穿着厚厚的护甲!
[10:15] <shadow> (那么先save吧!
[10:16] <shadow>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