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龙与地下城】之【燎原】 第一章 千岁 第五节 彭波利庄园  (阅读 3104 次)

副标题: 跑团记录改编作品

离线 dingo

  • Peasant
  • 帖子数: 29
  • 苹果币: 0
       阴郁的天空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冰冷的脸上。“妈的,我们被卖了!”凯蒂暗自咒骂,不停的用箭矢戳着脚下的木板。艾达皱着眉,透过马车的车窗,遥望着远方。苏苏心事重重的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威廉坐在小地精的身旁,努力打破这葬礼般的平静,“大师您贵姓?”

       “北野易人。”

       “我们去哪儿?”

       “彭波利庄园。”

       “去干嘛?”

       “休息。”

       ……

       马车跑了一天一夜,雨也浇了一天一夜。进了彭波利庄园的后门,一行人停在了一个独立的庭院前面。庭院还算华丽,两进的院子,白砖玉池,雕梁画栋。由北野易人带着,大家来到了客房。客房不仅有舒适的卧室,还有与卧室相连的温泉浴池。木地板下流着温泉水道,整个屋子十分温暖,“冬天洗完澡后,赤足踏上去也不觉得冷。”另一边是厨房,里面存着充足的食物,生活用品也一应俱全。“这里暂时安全。明天我再来看看你们。”

       北野易人走后,进来两名半精灵族的女佣。娴熟的整理了床铺,又烹煮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桌子正中间的“蜜汁鹿肉”是北境料理的一道名菜。蜂蜜芳香扑鼻,鹿肉滑而不腻。四周放着“踏雪寻熊”、“松汁腊肉”、“薄骨通筋”、“肉汁嫩叶”等等美味佳肴。在北境特产“的白油米”腾腾的热气中,四个人心中的阴霾被一扫而光。艾达轻夹细品,与凯蒂谈论每一道菜的精妙之处,苏苏赶忙把菜拨到自己碗中,因为旁边的威廉正在端着海碗,风卷残云的消灭着周围的一切。

       没有什么比酒足饭饱之后,静享温泉更加惬意的了。数日来的奔波杀戮,渐渐被遗忘在温暖的水中。“我小的时候看见过一种羊……”,往昔的回忆,世界各地的逸闻趣事,被四个人娓娓道来。艾达凝视这快乐的光景,心想这是何等的奇妙,一周之前素不相识的四个人,被一个食人坑捆绑在命运的长河里。“你看那儿写得什么?”艾达随苏苏手指看去,只见浴池对面的假山上,用精灵语竖着刻了几行红字: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假山旁边还伴着一片翠绿的竹林。几根竹子上用龙语,也相映成章的刻着几行红字: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倶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邱处。

       凯蒂凝视着雾气中朦胧的月色,耳边不时传来断断续续的敲打声,很远很轻,像是在雕琢精细的玉器,又像是摇篮边舞动的风铃。困意如潮水般扑面而来,卷着大家绕过龙裔如雷的鼾声,漂泊到甜蜜的梦乡。凯蒂看见自己心爱的莱拉奔跑在旷野中,却怎么追也追不上,干脆蹲在地上痛哭起来。正哭着,莱拉又跑了回来,扑到怀里,一个劲儿的舔着自己的脸,好湿,好凉……“我了个去!”威廉被眼前白白的一团东西吓了一跳。凯蒂醒来,发现莱拉正吐着舌头,蹲在自己床边,“莱拉~”凯蒂一把抱过野狼,高兴得快哭了出来。

       “早晨起来我发现它爬在院门口。”北野易人说着,从腰中拿出两卷书,“这本是给艾达的,你应该知道这本书吧?”北野易人递上一本镶有银边的蓝皮书,封皮上画着一轮明月,明月旁用精灵语写着四个大字“亦幻亦真”。艾达恭敬的双手接过书,“这莫非是那本'月之书'?”

       “你本性平和,这本魔法书很适合你。”

       威廉一边欣赏着魔法书精致的封面,一边摇着赖床的苏苏。

       苏苏朦胧的睡眼看着北野易人,“姥爷早。”

       “姥爷?!”北野易人大笑了几声,“好孙女,这是给你的礼物。”他递给苏苏一扎雪白的象牙简,简头上刻着清秀的小字“医书·清风”。苏苏接过重重的象牙简,坚持不到五秒,又枕着简牍睡了过去。

  北野易人转过身来,一把扣住威廉的手腕,“你随我来。”威廉被他小手这一扣,整条手臂立刻动弹不得。威廉心里知道,自己和北野易人在力量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只好随他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