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关键字】塞伯利亚百科全书  (阅读 2019 次)

副标题:

离线 无所得P

  • Have a nice die.
  • 版主
  • *
  • 帖子数: 770
  • 苹果币: 0
【关键字】塞伯利亚百科全书
« 于: 2014-07-24, 周四 23:47:08 »
【塞伯利亚】
  塞伯利亚——就像你刚刚看到这个名字时所想到的那样,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他是一个虚拟的数据空间,但是现在,生活在这个空间里的芸芸众生很少知道这个真相。在最开始的时候,塞伯利亚只不过是现实世界中许许多多提供各种各样服务的“虚境空间”当中的一个,但是“那件事”的发生将这里变成了现实世界的幸存者们最后的堡垒。没有人能说清“那件事”究竟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实世界已经不再适合他们生存。起初,幸存者们只想永远的生活在这里,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样,继续在这个虚假的世界中延续他们的文明。但是很快,他们当中的精英阶级就意识到,这个虚拟空间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或许,他们可以通过实验搞清楚现实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许,他们可以找到解决途径以便重返家园。
  从那时开始,塞伯利亚空间就被改造成了一个巨大的试验场。为了重现他们所遇到的怪异问题,塞伯利亚的某些地方刻意的模仿着现实,有些地方却又刻意的违背。幸存者当中那些创造了塞伯利亚空间的程序员们——现在普遍被空间居民们称为“远古者”——不断的调整和改造着世界,以便符合科学家和领导者提出的实验要求。而后者有时则伪装成普通的空间居民,生活在这个建构出来的世界中,暗中控制着实验的进程。他们就是所谓的“哲学家”——传说中秘密操控着各国政府的幕后黑手。随着实验的推进,越来越多的普通参与者——那些只想生活在这里的幸存者们被要求放弃他们关于现实世界的记忆,以便保证实验的正常进行。他们的基因和人格特征被保存下来,作为原数据库,重新组合后分配给那些凭空创造出来的虚拟生命,但是他们本人是否身在其中,却很值得怀疑。
  幸存者们所进行的每一次实验都有明确的目的,或许是为了观察设定好的世界在某些条件下的发展过程,或许是为了证实某个至关重要的假设。有些时候,实验是如此的“兴师动众”以至于当它结束的时候整个世界已经千疮百孔,对于生活在塞伯利亚空间里的居民们来说,这通常意味着一个纪元的结束。然而从第四轮实验开始,整个实验计划开始变得越来越混乱,越来越难以找到明确的目的。幸存者们开始怀疑决策层是否出现了某些变动,亦或是,他们在策划着什么……特别的东西。
  塞伯利亚空间的居民们对他们所在世界的真相以及自己所承担的责任全然不知不觉,但是很明显,他们肩负着某种东西,某种重要的东西。 

【魔法的本质】

  如果你是现实世界的幸存者,你应该很容易理解魔法的本质,它其实就是塞伯利亚空间的操作系统,你拥有操作权限,你以它能理解的方式对它发出指令,它就能替你办事,无论是给你来杯咖啡,还是摧毁整个星系。对于受过训练的幸存者来说,所谓“能理解的方式”仅仅就是动下意念,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要让操作系统准确收到自己的命令,就必须掌握一整套复杂、晦涩、反直觉且因人而异的符号系统。不明真相的塞伯利亚魔法师们称其为施法要素,其中最常被使用的三项是语言、姿势和材料。当你看到他们念叨着听不懂的咒语同时做出各种各样羞耻的姿势时,他们其实是在努力让系统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然而,塞伯利亚空间的普通居民们并没有获得过操作系统的合法使用权限。也就是说,所有的魔法师其实都是通过骇客手段非法的使用着操作系统。幸存者们猜测这可能不是什么系统漏洞,而是刻意为之的筛选系统。如果塞伯利亚空间的某些生物能够依靠自己察觉到世界的真相,甚至接触到某些真实的事物,那么他们应该被挑选出来加入到幸存者的队伍当中,最起码,他们的特征也应该被保存下来添加进原数据库。这不难说明,为什么历史上与“哲学家”扯上关系的总是一些魔法师。

【纪元轮回】
  对于那些遥望着塞伯利亚的幸存者来说,一个纪元就是一场实验,当这场实验结束后,所有的条件都要被重置以便为下一场做准备。但是在那些塞伯利亚的普通居民看来,这似乎意味着某种奇特的规律。世界总是会周期性的以某种方式走向不可避免的毁灭,但是在一个纪元终结之后,新的纪元也总是会开启。
  目前的塞伯利亚正处于第五纪元。没有人知道前两个纪元发生了什么,所有的线索在接近这两个纪元时都会突兀的戛然而止,仿佛有某种存在刻意将它们隐藏了起来,但奇怪的是人们就是知道有这两个纪元。第三纪元似乎是一切的开始,那时远古者还行走在世间,直接指引着他们的造物。然而根据古老的宗教典籍记载,远古者赋予造物自由意志的行为最终引发了一场大叛乱。辉煌的远古文明就这样在冲突中彻底毁灭,所有的成就都在时间长河中渐渐消逝。直到生活在塞伯利亚的居民们重新进化出文明时——没有人知道这到底用了多久——他们才意识到自己正站在怎样的一个废墟之上。那正是第四纪元的开端。
  第四纪元正是这样一个建立在远古遗产之上的时代,所有的文明都在疯狂的挖掘着那些埋藏已久的遗迹,无论从其中偶然得到什么,对于他们的文明发展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飞跃。然而这既是好事也是祸根,因为这些文明最终总会碰面。关于第四纪元末期的情况,考古学家们很难得出正确的结论,所有关于那段时期的记录都充斥着扭曲的仇恨和敌意,每一个文明都在为抢夺对方的远古遗产而倾尽全国之力。战争可能持续了几百甚至上千年,直到所有人的血都流尽,整个世界满目疮痍才逐渐停止。幸存下来的人们彼此互视,然后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因为他们知道和平协议既不可能签署也根本没有意义。从那时开始,他们称自己生活的时代为第五纪元。现在看来,塞伯利亚空间里的所有居民都是幸存者了。
  第五纪元充斥着颓废和荒芜的味道,毫无疑问的,这是一个被遗弃的时代,所有的事物都在朝着糟糕的方向发展。那些能够带领文明走向辉煌的远古遗迹几乎全部在第四纪元毁损殆尽,曾经领导着人民的远古者和先行者们也像放弃了这个世界那样再也没有出现过。世界的根基在动摇,异界生物在趁虚而入,荒野仍在不断扩大……即使经过了十几个世纪的发展,塞伯利亚的文明仍然没能恢复到第四纪元的高度,但是他们却已经开始互相敌视——哪怕眼下还有更多更要紧的事要做。
  谁也说不清第五纪元会在何时、如何结束,但是很多绝望的人已经开始期待它的终结,期待一个至少能有一点希望的新未来。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丝毫不介意加快这个进程。然而比起这些问题来,还有更深的疑云——
  幸存者们究竟在策划什么?第五纪元究竟有什么目的?他们真的……放弃这个世界了吗?

【觉醒者】
  觉醒者就是幸存者——那群知道塞伯利亚空间真相的家伙。不知是疏于管理还是别有用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那么几个这种家伙出于某种不可理解的原因被丢到塞伯利亚空间里。他们就像刚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一样大肆宣扬这个世界的真相,虽然没有人相信他们,但是在第五纪元,这样的家伙真是越来越多以至于那些最顽固的人也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某种集团诈骗。他们普遍称自己为觉醒者,而且普遍觉得自己肩负着某种不容推辞的重要使命——这些病人属于比较好抓的那种,至于那些隐姓埋名混在正常人群当中的,究竟有没有,有多少,造成了什么危害,那就很难统计了。

【终战史】
  “终战”就是第四纪元末期那场搞垮了整个世界的战争,全称为终末战争,意味终结一切战争之战争。考虑到现在世界各国仍然打的虎虎生风,我们不得不怀疑当初给这场战争起名字的人是有多乐观。无论如何,塞伯利亚的居民们简直爱死了这场战争,要是没有它,全塞伯利亚的出版物数量起码折半。无论第五纪元看起来多么没有意义,只要追根溯源翻翻终战史,你就能知道这里曾经是什么国家,自己曾经被称为什么民族,做过哪些伤天害理的破事。不管是真是假,这起码能带给人们一些活在当下的实感,使他们产生一种自己的生命有意义的幻觉。而这场战争又是如此的漫长、线索如此的模糊不清,以至于真相似乎永远不可能大白于天下。无论什么国家、什么人,只要愿意,都能在其中找到符合自己期望的真相并坚信不疑。某种程度上,终战史已经成为了永生不死的真实谎言。所有人都依靠它来维持着自己的世界观,但是它在每个人脑子里却又都不一样。
  即使如此,说实话,研究终战史还是挺有好处的。许多国家都需要“客观公正的历史学家“用他们的研究来确立统治者以及国家的合法性,特别是那些自称继承自旧国度的政权。就算你不想跟政治牵扯上关系,终战史起码也能让你有更大的概率刨到正确的遗迹。很少有人研究终战史是真的想要去伪存真、重现那时的真相,但确实有人在为此努力。

【荒野】
  荒野在塞伯利亚是个非常玄学的概念,他不是指某种地貌,而是指某种你随时随地都会死的不成人形的地带。杀死你的可能是匪徒,可能是怪物,可能是恶劣的环境,也可能是看你不顺眼的旅行者。更多时候,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如果你运气好,生在帝国管辖区之类治安比较好的地方,这个地带通常在城市和国道的五百米以外。如果你运气不好,生在某些不那么正常的国家,或者干脆生在无政府地区,那么这个地带随时都覆盖着你,哪怕你正在自己家里一边喝饮料一边看着电视。

【自由世界】
  如果你抛开那些赞美的辞藻和媒体宣传不论,所谓的自由世界其实就是荒野中混的比较滋润的一些地方。这里有发达的商业都市,有全副武装的警察,有民主选举的政府,也有安居乐业的民众。不过,所有这些东西存在的前提,就是整个城邦必须对赐予他们这些东西的自由企业卑躬屈膝、任其摆布。仔细想想就能明白,要是没有足够的好处——例如完全免税的话,自由企业才不乐意开发这些鸟不拉屎的地方。他们可不是什么慈善家,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最想创造的就是属于自己的公司王国。当你行走在自由世界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这里仍然是荒野的范围,只不过在这里有一个谁都不敢违抗的绝对霸主——自由企业。

【战争机甲】
  早在蒸汽机枪出现的时候,世界各国就已经意识到生物的血肉之躯无法与越来越强大的自动火力对抗,想要突破敌军的防线,光靠人命去堆已经行不通了。他们需要一种能够挡住机枪火力的新型进攻武器,于是,战争机甲应运而生,从此开始取代步兵,冲杀在战场的最前线。
  战争机甲有很多问题,他们造价昂贵、维修困难、操作复杂,但也只有他们能在机枪和铁丝网层叠交织的堑壕战中发起攻势。这些东西在完成低成本化并投入量产后成千上万的被编进作战部队,在列强的战争中,只要指挥官鸣起汽笛,就有整团整团的战争机甲冲去送死,但在那些科技落后的地区,几台甚至一台战争机甲就足以摧毁一座城镇、推翻一个政权。

【货币与生活】
  塞伯利亚的货币仍然被称为金币、银币和铜币,但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它们都意味着相同面值的纸币,即使你确实持有金属货币,它们当中的贵金属含量也仅仅是象征性的,其购买力绝大部分来自于银行的信用度而不是本身的含量。国家银行发行的货币通常不予兑换贵金属,但是却有着较高的信用度,在本国内部流通时非常稳定。相比之下,自由企业担保的私人银行则允许将货币重新兑换为贵金属,这在那些不承认任何权威的地方是仅有的流通手段——但是手续既繁琐又昂贵,亦不可能原价兑换。真正的“金钱”永远都被政府、财团和非法组织控制着,普通的民众既不知道真相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手中的钞票时而值钱时而有如废纸。
  银币是最常用的货币,日常生活中的开销和交易使用的都是银币。某些国家采用“$”作为货币的衡量单位,通称“元”或谐音“刀”,在这些国家“$”的地位就与银币相等。铜币通常用于找零或购买市井间最便宜的商品,被称为
"¢"或“分”。相对的金币则在交易大件商品和奢侈品时使用,有时也作为平民们的日常储蓄。
  塞伯利亚的贫困阶级(如农民和工人)每月可赚50-200$,中产阶级(如职员、医生和技师)每月可赚200-500$,富裕阶级(如资本家和贵族)每月可赚800$以上。然而沉重的税收和各项费用基本就会占去其中四成——这些钱通常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在拿到手之前被收走了,以至于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有这笔钱的存在。而根据塞伯利亚文明地区通常的物价,贫困阶级的生活——差不多相当于刚好能活下去——每天至少也要消耗1.5$,中产阶级的体面生活至少消耗4$,富裕阶级如果不想被鄙视每天更是要开销至少15$。很多人连维持他们通常水平的日常生活都很艰难,能够留下积蓄的更是凤毛麟角。
  如果辛勤劳作、省吃俭用,塞伯利亚的贫困阶级每年可以攒下300$左右的积蓄,中产阶级约为700$,富裕阶级或许能攒下1500$甚至更多。这些积蓄可以用来应付生病和天灾之类的突发事件,添购几项诸如电冰箱和电视机之类的大件家具,接受昂贵的教育,或者为结婚生子和养老做准备。
  就每个月的闲余资金而言,贫困阶级大约是10-30$,中产阶级是40-80$,富裕阶级则是100-200$左右。绝大多数塞伯利亚的居民,包括玩家角色在内,都很难超脱这个范围,只有国家机器对“钱”的概念处于另一个层次上。
« 上次编辑: 2014-08-19, 周二 21:13:49 由 Essentia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