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血咒縛】非正常人類研究所  (阅读 2569 次)

副标题: 我對普通人沒有興趣,你們當中有童貞魔法師,專業人士,交叉人就來找我吧——by村木

离线 背叛者之殇

  •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
  • 版主
  • *
  • 帖子数: 1148
  • 苹果币: 0
【血咒縛】非正常人類研究所
« 于: 2014-07-19, 周六 19:59:18 »
貼卡吧

离线 狗熊有敌

  • 向人外控进发
  • Knight
  • ***
  • 帖子数: 563
  • 苹果币: 0
Re: 【血咒縛】非正常人類研究所
« 回帖 #1 于: 2014-07-19, 周六 23:08:11 »
伊東唯 いとう ゆい

劇透 -   :
虽然在过去曾经有过姓伊东的非常有名的剑豪,但现在这位于八王子市某偏僻地带的伊东道场,则应该跟他没什么关系。根据伊东老头子的说法,在三十年前,这道场还是小有名气的,甚至有人从关西慕名而来学习剑术。但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至少从唯懂事开始,这家道场就冷冷清清,门可罗雀,除了她跟一个有点吊儿郎当的哥哥外,基本没多少其他人在这里修行。
虽然道场是这个样子,但这并没有妨碍唯从年幼开始就显露出过人的剑术天赋。一方面,她确实对剑道,或者严格来说,单纯的挥剑这件事,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这提供了不断练习的动力。但若没有过人的天赋,那她也不可能达到那惊人的高度。毕竟,如果有人得知一个女孩在十岁时就能轻松击败比他大四岁,也多练剑四年的哥哥,到了十六岁就已经能和身为剑术师范的父亲势均力敌,那感到惊叹也是很正常的吧。无论是小学,国中还是高中,伊东唯都是雷打不动的学校剑道社主力。她在练习中表现出的,远超出同年代者(无论男女)的超强实力也总是让周围的人倍加期待。甚至因为一次凭借剑术的见义勇为行为,她还上过地方的报纸——根据目击者的描述,那个持刀闯入便利店的大汉,刚刚喊出“抢劫”这个词,就被拿着练习用竹刀,在柜台排队结账的国中二年级女生一剑击中头部,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在场的人们甚至如此形容她出剑之快:在劫匪倒地之后,他们才听到她喊的“面!”。
尽管有着出众的实力,但在正式的比赛中,她的表现却却总是有所欠缺。虽然也算是出色了,但明显不能满足他人的期待。用社团监督的话来说,“明明已经达到了称霸全国都不为过的水平,但却只满足于打进全国大赛的程度。”而对手和社团伙伴的评价则是:“在练习中明明强得一塌糊涂,但正式比赛中却只是个普通优秀的选手。”
对于这种情况,伊东老头的解释是:“我们家的剑术是实战向的!是用来斩人的!(后一句不可外传)那些只懂得拿竹刀比划,玩过家家的家伙们是不会理解的!”这样的说法是否正确,先放在一边,对于唯来说,练习姑且不论,正式比赛时确实总会感觉到不协调感,或者说,“过多的束缚”的感觉,因而完全无法使出全部实力。在高三隐退之后,唯总结了自己国中和高中的剑道历程,也不由得认为父亲说的胡话或许有一点道理。
先放下或许不算很成功的剑道生涯不提,在学业上伊东唯并没有放松。虽然谈不上非常优秀,但在老师眼中,也是个难得的兼顾社团和学习两不偏废的好学生了。而就在这段时间,无论是因为性格还是实在没天分,伊东老哥放弃了剑术,并逐渐表现出那不受约束的自由天性。于是,在唯毕业的同时,大学毕业的老哥给家人留下了一封异常简短的信后,收拾东西出去周游世界了。对此,本来就打算让女儿继承道场的老爹也没什么办法,反正每一段时间都会收到一封来自不同地方的明信片让父母得以宽慰,其他的也只能由他去了。
对于毕业后进入短期大学的唯来说,继承家里的道场其实也不算什么好消息。虽然继承人有着被认识的懂行者称为不世出级别的剑术才能,但道场的衰落早已是不可逆转的事情,过分实战向的剑术对于那些更加希望在比赛中获胜,或者仅止于兴趣的人们而言,实在是太困难了。等到唯短大毕业回到家里时,除了附近人家前来学习基础的小屁孩外,道场再无其他修行者。
“哈哈哈,乖女儿啊,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家伊东流的管事的了!我们老夫老妻就回老家逍遥去啦!”留下这种不负责任的发言,刚毕业回来不久的唯,就成了破破烂烂的伊东道场的当家。名号虽然响亮,但实在没什么实质性内容,甚至不足以用来维持生计。还好唯除了剑术外,还算懂得些谋生之技,通过在东京当货车司机,帮忙在东京都内运货上门,姑且算是不愁吃喝。道场的经营,也只是每个周末给附近的小孩子进行简单的指导,倒也乐得轻松。偶尔空闲的时候,唯还会疑惑,自己的父母到底是靠什么抚养起自己和哥哥的。
因为工作的关系,唯“不幸”认识了太阳哀歌酒吧的老板。在给酒吧送货几次后,那个诡异的老板注意到了唯几乎永不离身的竹刀。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他挑起了一次切磋,并在被打得满地找牙后,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以不容拒绝的语气邀请唯加入了他那个诡异的俱乐部。最初,唯当然是拒绝的,因为,不能说让加入,就马上加入。关于这个酒吧的传言,那个俱乐部的传言,以及那个老板的传言,因为工作而常在附近转悠的唯还是有所耳闻的,出于一个正常人的理性,尽可能不要扯上麻烦事可谓理所当然。但每次送货到浅草桥的这家神秘的酒吧,都要竭尽全力拒绝那个老板的邀请实在是过分麻烦,不得已的唯最终勉强同意加入那个被叫做storia的俱乐部。当然,俱乐部的活动,她是能不去就不去的。
平静的生活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这一天,正在认真考虑是不是该找个男朋友的伊东唯,手机上收到了显示为“讨厌的老鬼”的一封邮件……

设定
 时代:公元2010s 玩家:狗熊有敌
 姓名:伊东唯   身高:170cm 体重:52kg
 性別:女     职业:货车司机    学历:短大毕业
 瞳色:黑色      发色:黑色    肤色:黄色
 出身:八王子市  居所:东京——八王子
 关键词:剑豪、大姐头、其实有点体弱(死

形象
20:27:46 <老社> (如果想回憶更多情報可以試圖做一個靈感
20:28:04 <足田寿堂> .r d100 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
20:28:05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检定: 1d100=100=100
……
22:14:42 <老社> (或者試下一個靈感?
22:15:06 <足田寿堂> .r d100 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
22:15:07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检定: 1d100=86=86
……
22:39:43 <老社> (做一個靈感給你們指路,雖然我覺得也許不需要……
22:39:59 <足田寿堂> .r d100 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
22:40:01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检定: 1d100=3=3

离线 傻豆

  • 翻譯組
  • *****
  • 帖子数: 2485
  • 苹果币: 2
Re: 【血咒縛】非正常人類研究所
« 回帖 #2 于: 2014-07-19, 周六 23:25:14 »
一文字 早人 Ichmonji Hayato

时代:现代(2010s日本)
玩家:傻豆
姓名:一文字早人
性别:
职业:流浪魔术师
学历:大学毕业(伪)
出生地:大阪市
居所:无固定,沿铁路线来回游荡中
关键词:童贞魔法师,高学历盲流,间歇性神经病(大概)

劇透 -   :
现在,放松点,小子,我们没有必要引来两条街外的警察-如果你大吼大叫的话他们还是会过来的,我想你也不希望这样。那么,深呼吸…对,很好。至少比我的第一次情况好得多,那次我差点就把老爸放在储藏室的杂志都烧了。

你认为你刚才看到了什么?这个男人空手干掉了三个黑西装的平头笨蛋?只靠几个响指和一堆花花绿绿的把戏?唔,你的经验和知识会告诉你“这是幻觉”,“这个人可能用的是辣椒喷雾器和其他什么古怪的防身术”,“他可能是个武道家”。嗯,基本上是对的,事实上我一开始也希望你这么想——直到我能看出,你在“质疑”,你对我有了新的“认识”。这很好,不过也很危险。

就像你想的一样,我是一个魔术师,会使用“魔法”的人。很有趣,不是吗?嗯,也许你不这么觉得,你们为了洗掉骗子的名声-我看的出来你在想什么,我得给你投出一份简历。

倒推回9年以前,我也是和你一样的小鬼,需要每天上学,在教室里熬过每节课,然后放学回家买菜做饭写作业的倒霉学生。我可能比你多一点点零花钱,不过事实上也没有什么区别——那时候我也浑浑噩噩的相信,自己会毕业,有一个女友和小公司职员的工作。混十几年,有自己的孩子,升点职,周末会开车去和客户打高尔夫球,因为喝太多忘记家里人设的门限,就是这个样子,和我老爹一样。

但是,这一切都在我17岁那年改变了,从我在储藏室里翻出的那本古书开始。

你知道,不是每一个高中生都会去读拉丁文这种东西,但我就碰巧是个例外-所以魔术师这种东西是讲运气和天分的。不过即使是这样,整个读懂和翻译这本书也浪费了我在市民图书馆里好几个星期的时间,我现在还保存着自己把那本大概可以算到明治文物收藏里的小破书翻译成日语的第一个笔记本。总之,等我弄明白这东西记载的奇奇怪怪的东西是某种“卡巴拉秘术”的时候,我好像也要迎接期末考试了的。

即使按今天的标准来看,考试失败和被交往的女生甩掉对一个17岁的倒霉高中生来说似乎也是用来发泄怒气的很合适的理由。那么你觉得新掌握了一些奇怪戏法的小鬼,揣着满肚子的怒火和一堆可以憎恨的理由,他还能干出些什么?

那也许不是我用过的最华丽的魔法,但绝对是最愉悦的一次:你可以亲眼看着,在你的手中,路边的汽车像被丢出去的独角仙一样在大街上翻滚;消防栓被炸飞,喷水;整条町内住房的窗户玻璃全部排着队稀里哗啦地碎掉:人类最奇怪也最爽的爱好一定是发泄自己的破坏欲望,而刚刚尝到魔法的甜头的我,也就用着自己刚刚获得的奇怪咒语,符号与手势,肆意地让整个街区都承受着我的怒意。如果你可以办到这些东西,相信我,你也会让自己放松爽一把的,

然后,惩罚来得迅速而有力,让我毕生难忘。从我放出的能量中,奇怪的生物爬出来嘲笑我的无知和愚昧;我撕裂的一切东西都像人一样站起来斥责我对它们的破坏;怪异的嘲讽和讥笑在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好像是整个世界都对我任性而为的行径表示着蔑视——整个世界!我希望我自己确实是疯掉了,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我疯狂的逃离了自己造成的混乱,然后就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那个”地方了,是“他们”把我带去的。

不,我没有权力告诉你“那里”是哪,“他们”又是谁——这是我拥有现在自由的代价。但是我能够告诉你的是,我曾经也一度希望自己能够一辈子消磨在那里,因为“他们”教会了我如何正确,但是受到限制的使用魔法,如何用精密的技巧和方法隐藏自己的秘密,如何与其他拥有魔法的魔术师交涉。你可能已经怀疑“他们”也是魔术师,而我曾经呆过的地方是像霍格沃兹之类的魔法学院?唔,如果你愿意这么理解的话倒也没错。

我从“那里”学到的知识超出了大多数人可以认识的范围:从行使魔法的方法和形式,到魔法本源的探究,到掌握这种力量我自己必须付出的代价(你没有听错),作为一个合格的魔术师,我掌握了它们。但是,很快,我发现我并不满意于我掌握的力量——因为我发现了新的东西,而我的发现也是为什么我并没有呆在古老的城堡或者什么魔法师塔里,而是在这里和你讲话的原因,小子。

我发现的东西是:魔术师从根本上也只是凡人而已,我们的魔法和知识,仅仅是在模仿一些已经存在于世界上,但是要比魔法来的自然而强大的多的力量。我们说到底不过是真正拥有“天赋”的存在脚下,粗糙地玩弄着戏法的小丑而已。

我不能承认这一个事实,而这也是为什么我离开了“那里”而走到我曾经居住过的国家:从这里开始,我将走出追求真正的“天赋”的第一步。我希望能证明,魔术师并不是粗浅的模仿者,我们的力量是独一无二的,是这个世界赋予那些特别的人的礼物。这也是为什么我宁可在这黑漆漆的下町而非池袋大街上行走的原因,小子,我认为总会有和我一样想法,或是我正在寻找的人,会与我不期而遇。

你不是我想找的人,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或者他们,它们,已经接近我了。

我希望知道更多,而我也希望,你能够找到自己的天赋,而不是和我一样被困在这漆黑的小巷里。再见吧,希望如果有机会我在此遇见你的时候,我能够在此“认识”你的存在。







(我说了3遍了,警察先生:我在街角把脚崴了所以那个小朋友帮我站起来——对就是这样,现在能放我走了么?不不不我跟什么奥姆真理教没干系,跟那几个医院的大哥也没什么关系,拜托啦警察先生,我还有个约会呢…喔,太棒了,没有笔录?谢谢,再见。)
« 上次编辑: 2014-07-19, 周六 23:27:25 由 傻豆 »

离线 硝基

  • Peasant
  • 帖子数: 3
  • 苹果币: 0
Re: 【血咒縛】非正常人類研究所
« 回帖 #3 于: 2014-07-20, 周日 00:31:49 »
马七 Ma Qi

时代:2010s(现代日本)
玩家:硝基
性别:男
职业:三合会杀手
学历:高中毕业
出生地:北京,中国
现居地:中华街,东京,日本
关键词:死面瘫,枪械收藏家,超喜欢古董neta的大叔

劇透 -   :
外表上看马七是那种最平凡的华人,永远一成不变的唐装,穿戴和车子都是最平凡那种。虽然很高大,但他却非常瘦弱苍白。如果他没有那种怪怪的中国式日文,经常收藏和使用一些很旧的来自中国的用品。你完全没有办法记住他。

或许马七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那年晚饭后去了天安门看热闹。1989年的春夏之交的一个晚上,那时马七还不叫马七,他还只是个六年级的红领巾。感谢心理治疗和精神药品,那天的事情他已经不太记得了,除了那无以名状的恐怖和那大海一样的鲜血以外。

事件之后国家对大部分的目击者都下了禁言令——当然是指最有效的那种。马七以政治难民的身份偷偷被一些同情者保护起来,偷渡到了香港。在那里,他在特殊的心理辅导学校走出了阴影,并完成了他的初高中。难民和偷渡的身份让他无法找到生活经济来源,但却让他和三合会走到了一起。

毒品和枪支,女人和兄弟,奢侈和糜烂,还有无止境的暴力,某种意义上,这些东西比百忧解更有效地拯救了马七。毕竟那一晚之后,他已经知道了人类是何等渺小的存在,就像路边的蚂蚁,什么时候都会可能被踩死。如果不享受,还有什么选择呢。

95年的时候,马七已经凭着他的冷酷,高效,更重要的是不要命,成为了新界黑道上的一个符号,“马哥”在那些混混的眼中,就是死的意思。恨他的人和希望变成他的人几乎一样多。那时候国产凌凌漆上映,也许是星爷的落魄形象和他心中对自己的想法很像。马七从此非痰罐仔子弹(.22LR)不用。也从此自称马七。

那年的某个深夜,完成任务正准备回去的马七被十几个黑帮成员伏击了,激烈的驳火之后,弹尽粮绝的马七被赶到了死角。愤怒与嗜血的欲望充满了马七的全身,没人知道当天后来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第二天早上,每个人都在新闻中看见了那十几个鲜血淋漓的黑帮杀手尸体像鲜花一样开遍了整条街道。

97年回归在即,马七知道自己不可能再留在香港了,在社团大哥的推荐下,他去了日本东京的中华街,投靠那里的三合会。在比香港更讲人情和辈分的新环境里面,他的飞升简直是奇迹一样——得益于他非人般的战斗力和他的上司们的“意外”身亡。现在他已经是中华街乃至东京中最可怕的杀手之一。很多人都觉得他完全可以取代现在中华街的老大,只是因为他喜欢亲自动手所以留在二把手的位置罢了。

和太阳哀歌的相遇其实很普通,但是不知为何这个杀手就独钟这里。也许是因为这里的老板,也许是因为这里那些奇怪的人,也许只是因为杀人狂也会寂寞罢。不管如何,反正没人敢去问他。

酒吧的老板村木大概是少数能和马七友好交流的人,主要得益于他总是能理解马七话里面那些上世纪电影电视剧里面出现的梗,还有经常给马七提供“业务上”的帮助。因此当老板邀请马七成为【Storia】的会员时,马七也没有拒绝。这天晚上,根据老板的短信,马七又一次来到了酒吧……

离线 深红

  • Knight
  • ***
  • 帖子数: 397
  • 苹果币: 0
Re: 【血咒縛】非正常人類研究所
« 回帖 #4 于: 2014-07-20, 周日 12:53:59 »
永宮熾 ながみや し

时代背景:现代 2010s 日本
玩家:深红
性别:
学历:大学毕业
职业:体育教师
出身地:九州
精神病史:
关键词:童真魔法师、面冷心热的教师、剑术达人。

劇透 -   :
永宫炽样貌年轻,身材略高,骨宽身瘦,通天鼻,吊眼角,外貌比较邪异,但如果单从背影看还是很帅气的。
现今在被称为“九州御三家尖端”的青云中学任体育教师,并兼任剑道部及弓道部的指导顾问。托他外貌的福,一般由他指导的剑道或弓道课程,没有几个敢随意逃课的。
永宫炽为人正气,最见不得校园暴力,并且收拾过各种校内外的不良,基本上喊声“永宫老师来了”的话,会令不良们闻风丧胆;对自己的职业很喜欢,对学生十分关心。
永宫炽行事有古风,常着宽袍或和服。他有着十分出色的剑术功底,剑法老练,远远不像他这个年龄能掌握的,并对弓道、空手道这些传统技艺也涉猎很深。
永宫炽曾用过神城炽的名字,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而且对他的家人也都基本没有谁了解。
永宫炽的家很少有人去过,据剑道部的部长说,他独居一个静雅的小院,院内栽植了数目众多的樱树,家中物品较少,多是一些古籍和剑道、弓道相关的物品。而且室内电子产品极少,与那种电子化的现代住家完全不同。
永宫炽在空闲的时间会去各地旅行,比较偏爱神社或是酒馆一类的。他去酒馆一般不单单为了喝酒,而是为了搜集更多他感兴趣的故事。最近收到了【太阳哀歌】酒吧村木的消息,说有他感兴趣的事情,于是他便动身前往了。

« 上次编辑: 2014-07-20, 周日 12:57:24 由 深红 »

离线 狗熊有敌

  • 向人外控进发
  • Knight
  • ***
  • 帖子数: 563
  • 苹果币: 0
Re: 【血咒縛】非正常人類研究所
« 回帖 #5 于: 2015-03-22, 周日 12:50:00 »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先发了的新卡(都是山口山的锅让我现在才发这个!)


山田太郎 やまだ たろう
劇透 -   :
劇透 -   :
“别开玩笑了!就凭你们,怎么可能理解我的心情!”
“啊,屁话,我干嘛要理解你一个小屁孩的心情。”
一拳。
“唔……可恶,我明明都看穿了你们的……”
又一拳。
“你们,你们这群恶魔!”
“啊,没关系,要是这样就能阻止你的话,恶魔什么的随便你怎么称呼。”
决定性的一拳。
“呜啊……”
噗通。

“听好了,小伙子。我也不想说什么大道理。”
让同伴离开后,老头子背对倒在地上的年轻人,坐到一旁,点了烟斗,深深地吸了一口,又缓缓地吐出几个烟圈。
“你有烦恼,别人也有烦恼,为什么就一定要以非建设性的手段发泄自己的不满?”
趴在地上的年轻人愤恨而无力地锤了一下地。
“我这能叫烦恼吗!不想知道的东西,负面的,阴暗的,邪恶的,冷酷的,全部都自己跑进了我的脑袋里!就算这样你也希望我对周围抱有什么妄想吗?”
老头子没有回答,只是继续抽了几口烟。
“说话啊!”
又是一阵子,大概是终于满足了,老头子磕了磕烟斗,站了起来。
“那么现在,你从我身上感觉到了什么?”
“啊?”
年轻人惊愕了。
“说说看。”老头子转过身,蹲下直视青年那浑浊的双眸。
“你……可是……”年轻人竟然说不上话来了。
“我不知道你觉醒的契机是什么。但不要搞错了。你只是把自己的恶意投射到他人身上,然后就将其认为是来自世界的恶意。这并不是你所认为的什么特殊能力。”
老头子重新站起来,扔下一张名片。
“只不过是未成熟的小孩子在发脾气而已。”
年轻人缓缓地爬起来,伸出手去捡那张名片。
“如果你真的想要改变什么,那就联系我吧。只要你有心,我也会尽我所能。”


三年后

这个躲在深巷之中的“山田侦探事务社”可谓其貌不扬,而若真有客人胆敢上门,就会在乱糟糟脏兮兮的小办公室中,发现一个怎么看都只是二十岁上下的,不大可靠的年轻人坐在和其他地方一样凌乱的的办公桌的后面。
但就是这么个怎么看怎么不可靠的侦探事务社,在小圈子里却也是小有名气。这个自称山田太郎,这个怎么看都是假名的称呼的男人,深受熟客的信赖。尤其是处理人身调查的委托时,那迅速干练的手腕足以让人惊叹。甚至一些所谓超自然问题的委托也是来者不拒,而且总能让客人满意而归。
也由于后者,以及一些交友关系,山田也是太阳哀歌这个微妙的酒吧的常客。他也时不时会处理来自老板村木的一些奇怪的委托。
“既然是足田那个老头子推荐的,那想必是有本事的啦。”
老板是这么解释他对山田的“信赖”的。
这一天,没有接到工作的山田收到了来自村木的联络,虽然这并不是很罕见的事情,但也不算常见。
“聚会?是又有什么新的猎奇话题了吗?”
这么想着,山田在日历的本周六那天画了个红圈。

设定
 时代:公元2010s 玩家:狗熊有敌
 姓名:山田太郎  身高:175cm 体重:56kg
 性別:男     职业:私家侦探    学历:高中毕业
 瞳色:黑色      发色:黑色    肤色:黄色
 出身:大概是东京 居所:东京
 关键词:爽朗,看起来不可靠,目光会变得敏锐
20:27:46 <老社> (如果想回憶更多情報可以試圖做一個靈感
20:28:04 <足田寿堂> .r d100 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
20:28:05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检定: 1d100=100=100
……
22:14:42 <老社> (或者試下一個靈感?
22:15:06 <足田寿堂> .r d100 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
22:15:07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检定: 1d100=86=86
……
22:39:43 <老社> (做一個靈感給你們指路,雖然我覺得也許不需要……
22:39:59 <足田寿堂> .r d100 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
22:40:01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检定: 1d1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