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6:伏击  (阅读 1843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85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6:伏击
« 于: 2014-03-04, 周二 12:59:42 »
06:18:21<Shadow> =================================玉关白第十六幕=================================
06:19:08<Shadow> 话说你们上次分成两队在卡斯嘉德城里打探关于向导和草薙剑持有者的消息
06:19:56<Shadow> 不过除了发现有人正在监视和跟踪你们,以及被找了晦气以外,确实是没什么有价值的收获
06:20:27<Shadow> 被不明人士翻的一塌糊涂的旅店更让你们感觉此地不可久留
06:21:42<Shadow> 于是按照之前和你们碰过面的乌尔芬人伍尔夫的提醒,你们将行李打包装好,暂时先搬到坚冰区西南角的古拉姆神殿找这个不靠谱的家伙
06:22:34<Shadow> 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图,不过你们也只能一试了
06:22:43* Minas 帶領著隊伍來到古拉姆神殿。
06:23:06* 業平 還在為沒掉的零嘴痛心不已
06:23:10<Minas> 『嗯,這次看來總算是找對了地方。』
06:23:34<Shadow> 你们没花多久功夫就找到了小城堡一样的古拉姆神殿
06:23:36* Minas 指著神殿上面挂著的聖徽說到:『看,這就是古拉姆的聖徽了。』
06:23:49<瑟麗娜> 『哦……』
06:24:03<茉實> 「汪夫大叔在哪裡呢?」
06:24:10<Minas> 『古拉姆的信徒經常把自己的神殿建得好像個要塞一樣。』
06:24:11<Shadow> 第一印象大概就是厚厚的石墙,和墙里冒出来的黑色烟柱
06:24:12<瑟麗娜> 『其實你根本不認得古拉姆聖徽吧』
06:24:16* 霍克 感觉和上次那个地方不太像
06:24:17<業平> “所以說你們上次是怎么走錯的說……”
06:24:37<Minas> 『好吧,我們進去問問看。』
06:24:54<Shadow> 穿过大门时,门口两个严装的大块头守卫询问你们是何许人也
06:25:20<茉實> 「我們是來找人的=w=」
06:25:25<Shadow> “如果是一般商队的话,去别的地方住宿啦,这里是钢铁之主的神殿。”
06:25:29<Minas> 『我們是伍爾夫的朋友,剛剛來到這座城裏,想來和他喝個酒,吃個便飯。』
06:25:49<瑟麗娜> 『……順便參拜一下鋼鐵雄主』
06:26:01* 霍克 想说我们是被追杀的商队
06:26:10<Shadow> 两个守卫交换了一下眼色
06:26:18* 瑟麗娜 早就把聖徽藏起來了
06:26:23<業平> “順便看一下裡面有沒有小吃。”
06:26:31* 業平 小聲說
06:26:53<Shadow> “那么请把车马什么的留在墙外了,要是直接这么拉进去实在不像话。”
06:27:11* 霍克 看看其他人
06:27:15* 瑟麗娜 發現老闆娘竟然想把車馬拉進去?
06:27:19<霍克> “至少要有人看管?”
06:27:31<Minas> 『嗯……不知道這裡有沒有寄放馬車的地方?』
06:27:38<Minas> 『兩位不知道能不能指點一下?』
06:27:43<業平> “畢竟沒商隊會來這個地方吧……”
06:27:46<Shadow> 神殿的后面有兽栏,于是你们把车辆和马匹暂时先放在了那里
06:27:51* 業平 抬頭看一下神殿的外觀
06:28:00<Minas> 『貴重的東西要隨身帶。』
06:28:09* 瑟麗娜 順便觀察下神殿有沒有後門
06:28:20<業平> “所以大叔帶好天衣子小姐啊。”
06:28:29<Minas> 『另外天衣子和莎萊露也和我們一起進去,不要落單了。』
06:29:08<Shadow> “好的,正好我们也看看你们说的这位沃尔夫到底是什么人物。”
06:29:11<瑟麗娜> 『小麥什麽的暫時放這裏就好了……』
06:29:21<Shadow> 绕过装饰着大块浮雕的要塞墙,你们绕回正门处
06:29:31<茉實> 「趕快拿去賣掉啦…」
06:29:43* Minas 然後向守衛打聽一下伍爾夫在什麽地方,然後徑直帶隊去找這個烏魯芬人。
06:29:45<業平> “事到如今就別說這個啦。”
06:30:20<Minas> 『小麥什麽的是很不值錢的,離開這裡的時候帶一些特產品和奢侈品吧。』
06:30:33<茉實> 「不,現在價格很好的喔」
06:30:42<瑟麗娜> 『……事到如今就別說這個啦!』
06:30:45<Shadow> 进到大门里,才发现原来围墙里还有一处很大的院子,圈出了好几圈训练场和对练的空地
06:30:51<Minas> 『順便如果要前往蠻族居多的地方,帶一些文明地區常見的小雜貨也不錯,比如玻璃球什麽的。』
06:31:07<瑟麗娜> 『……你當真在認真考慮呢?』
06:31:25<Minas> 『金錢這種東西,就是要拿來投資的。』
06:31:27<霍克> “我比较惊讶的是那些小麦还没被某人吃掉就是了。”
06:31:30<茉實> 「你把人家當成是烏鴉嗎?」
06:31:41<Shadow> 一帮信徒们正在热火朝天的训练中,而休息的家伙正在一脸奇怪的表情看着你们
06:31:47<業平> “你把人家當是老鼠嗎?”
06:32:03<Shadow> 尤其是穿着厚厚铠甲的梅纳斯和业平
06:32:05<瑟麗娜> 『你們到底都在在意些什麽啊』
06:32:10* Minas 看看什麽人正在看自己。
06:32:24<茉實> 「所以說汪夫大叔在哪裡啊」
06:32:30* 業平 是對霍克說的
06:32:32<霍克> “在这里面吧……”
06:32:50* Minas 看了一下子:『原來是雁形陣……可惜已經過時了。』
06:33:20* 瑟麗娜 在眾人的視線中秀身材
06:33:21<Shadow> 于是你们抓了个叮哐叮哐转悠的矮子打听了一下沃尔夫这个人
06:33:42<業平> “……這明明是對打瞎排的啦,大叔。”
06:34:01<Shadow> “哦,那小子,去神殿左翼的大熔炉招他就对了。”
06:34:11<Minas> 『嗯,謝謝哦。』
06:34:22<茉實> 「說起來,好像幾乎都是矮人呢,只有汪夫是人類?」
06:34:23<瑟麗娜> 『你當真懂什麽叫雁行陣嗎』
06:34:38* Minas 不惹事,徑直去找伍爾夫。
06:35:00<瑟麗娜> 『人家叫沃爾夫啦,汪夫是狗的名字吧』
06:35:08<霍克> “古拉姆的神殿里面满街都是矮人挺正常的吧。”
06:35:16<霍克> “而且我们要找那位不也是矮人么……”
06:35:18<Shadow> 于是你们走进神殿里侧,终于在一排巨大的铁匠炉和打铁铺中间找到了沃尔夫的人影
06:35:37<業平> “旺夫是種命格吧……”
06:35:40<Minas> 『嗨!』
06:35:57<Minas> 『還沒來得及謝謝你在酒店里救了我一命。』
06:36:01<茉實> 「你們的語言好難喔…」
06:36:02<Shadow> 他正在和几个粗壮的铁匠商量这什么,然后接过一把新打好的长剑试了试手
06:36:13<Shadow> “喔,你们来了啊。”
06:36:17<Minas> 『不愧是古拉姆的信徒,當真是好武藝。』
06:36:34<Shadow> “希尔,我订的东西呢。”
06:36:36* Minas 翹起大拇指稱讚了伍爾夫一番。
06:36:38<霍克> “让你久等了。”
06:36:50* 瑟麗娜 忽然發現梅納斯挺會拍馬屁的……
06:37:13<Shadow> 他一边这么说着,旁边有个满身烟灰的瘦子讪笑着丢给他一个长长的布包
06:37:32* 業平 覺得氣氛一下子冷了是錯覺嗎
06:37:52<Shadow> 而你们这时候才发现,刮了胡子这家伙还是挺年轻的...完全不是你们印象中的大叔样
06:37:59* Minas 向伍爾夫問道:『這是啥?新的傢伙?』
06:38:24<Shadow> 沃尔夫接过布包,径直走到瑟丽娜面前,双手把包包递给你
06:38:57<Shadow> “女士,说好我的胸针呢?”
06:39:25* 瑟麗娜 快想,什麽胸針?
06:40:00* 瑟麗娜 難道自己又隨便答應了什麽求愛不成……
06:40:19* 業平 忖度著這倆人之間有啥私情
06:40:38* 瑟麗娜 想了一陣,在揹包里摸摸
06:41:05* 瑟麗娜 又在身上的大包小包里摸……
06:41:41* 瑟麗娜 最后從鎧甲裏面的襯衣上摘了下來
06:42:06<茉實> 「這到底是什麼啊?」
06:41:24<Shadow> 于是你掏出来那个厚厚的铁胸针,伍尔夫笑笑接过来,把布包给你
06:41:35<Shadow> “一报还一报了。”
06:42:10<瑟麗娜> 『啊,放在重要的地方,結果卻忘記放在哪裡了……』
06:42:27<業平> “你重要的地方也太多了點……”
06:42:34<Shadow> ”不要辜负我的手艺哦伍尔夫老哥,漂亮妹子哎!”远远处几个铁匠开始起哄
06:42:34* 瑟麗娜 不過接過布包,感到很疑惑,我們沒定製東西在這裏啊
06:42:45<Shadow> “闭嘴啦你们。”
06:42:51* 茉實 偷扯布包看看
06:42:55* 霍克 饶有兴味地打量一下沃尔夫
06:43:27<瑟麗娜> 『看起來很貴重的禮物呢,我能打開看嗎?』
06:43:30* 業平 注意一下沃爾夫有沒有臉紅
06:43:45<DnDBot> 業平 投擲 察言觀色: 1d20+9=(2)+9=11
06:43:48<霍克> (UCCU
06:43:59<DnDBot> 霍克 投擲 看专业的我: 1d20+1=(12)+1=13
06:44:07<茉實> 「好想沒有人把你的名字念對呢…汪夫先生OwO」
06:44:21<DnDBot> 瑟麗娜 投擲 你們都閃開啦: 1d20+10=(1)+10=11
06:44:39<Shadow> 大概因为这次没带头盔和斗篷,你们发现伍尔夫正在强作镇定思考什么事情
06:44:46<DnDBot> 茉實 投擲 教練這骰子有毒啊: 1d20=14
06:45:04<Shadow> “方便的话,瑟丽娜女士,能请您来旁边的酒店坐会吗?”
06:45:18<霍克> “看来我们几个有点多余的样子呢。”
06:45:21* 霍克 顾左右
06:45:22* 瑟麗娜 微笑,『當然』
06:45:25<Shadow> “就在神殿旁边,这里...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
06:45:33<瑟麗娜> 『是就我們兩個呢,還是……?』
06:45:56<Shadow> 摆出他最有礼貌的样子,伍尔夫尴尬的笑了笑
06:46:05<Shadow> “大家,大家吧。”
06:46:18<霍克> “啊,不用勉强自己也可以的……”
06:46:26* 霍克 看看铁匠们的模样
06:46:35<Minas> 『呃……不是我想要打岔。』
06:46:39<業平> “其實我接下來和這貨有事啦。”
06:46:45* 業平 將狐貍拉走
06:46:56<Minas> 『但是好像一開始是你把我們叫道神殿里的。』
06:46:58* 業平 不忍心打破周圍粉紅色的泡泡
06:47:02<Shadow> 旁边那几个铁匠明显还在挤眉弄眼的寻伍尔夫开心,但很快就被他瞪回去了
06:47:12<Minas> 『據説是有什麽重要的事情嗎?』
06:47:20<茉實> 「等一下啦,我最喜歡打擾人家談戀愛了!」
06:47:33* 茉實 站穩腳步不讓拉
06:47:42<霍克> “听说你们那边的说法是做这种事会被牛撞的哦,没问题吗。”
06:47:46<Shadow> “嗯,想了想还是不太方便在这里说。”
06:47:50* 霍克 向茉实
06:47:58<Shadow> “所以,可以换个地方吗?”
06:48:00<茉實> 「是馬啦…」
06:48:06* 茉實 縮脖子
06:48:09<Minas> 『唔,也好。』
06:48:11<霍克> “被马撞吗!”
06:48:20<業平> “是被馬咬掉頭。”
06:48:22* 瑟麗娜 想說求婚什麽的,其實酒館里也沒什麽氣氛
06:48:24* 業平 正經
06:48:34* 霍克 记笔记了
06:48:45<瑟麗娜> 『那麽請帶路吧』
06:49:36<Shadow> 伍尔夫点点头,把手里的长剑抛给铁匠中的一人,拍拍手
06:49:42<Shadow> “这边来。”
06:49:56* 瑟麗娜 一直在摸著手裡的包裹,看看是什麽形狀
06:50:35<Shadow> 伍尔夫带着你们穿过神殿狭小的侧门,一路上和其他来去的信徒打了声招呼,你们就到了神殿围墙边的小酒店
06:50:48<茉實> 「怎麼樣,有摸出什麼嗎?」
06:50:52<業平> “這酒店真的開對地方了啊。”
06:51:05<Shadow> 当然,和凯登的大酒馆没法比,毕竟只是给信徒们消遣的小地方
06:51:11<霍克> “是神殿财产吧,这个……”
06:51:20* Minas 發現是職工食堂。
06:51:55<Shadow> 只有几个铠甲华丽的矮人和人类在店外细酌慢饮,殿堂里基本是空荡荡的
06:51:57* 瑟麗娜 小聲,『古拉姆信徒群居的地方是不能給他們太多酒喝的……』
06:52:20<瑟麗娜> (w)『否則幾天後酒館就成廢墟了啊……』
06:52:25<Shadow> 于是伍尔夫给你们指了张桌子,自己去柜台拿了几杯酒
06:52:51* Minas 趁著坐下的機會問道:『他給的是什麽東西?打開看看。』
06:52:58<業平> “沒事,反正賠償的主都在隔壁嘛。”
06:53:04* 業平 看了眼隔壁桌的矮人
06:53:07* 霍克 坐了下来到处看
06:53:08* 瑟麗娜 趁著汪夫去拿酒,打開布包看看
06:53:12<Shadow> 打开布包,瑟丽娜发现,里面包着的是一支漂亮结实的皮剑鞘
06:53:23<茉實> 「咦,劍鞘?」
06:53:33* 瑟麗娜 翻來調去地看,只有劍鞘嗎
06:53:43<Minas> 『嗯……他的意思是男人是一把劍,女人是劍鞘。』
06:53:49<Shadow> 手艺很精巧的样子,还浮雕着斯卡德语的铭文
06:53:57<業平> “大叔閉嘴吧。”
06:54:03<Minas> 『大概是向你求婚,讓你做一輩子能管住寶劍的劍鞘的意思。』
06:54:08* 瑟麗娜 微笑,『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啦』
06:54:30<霍克> “真是高级的低级笑话呢……”
06:54:32<Minas> 『哦,否則大概就是外星人把劍鞘里的東西傳送走了。』
06:54:35<瑟麗娜> 『而且我不以為這個傢伙可以文雅到這個程度?』
06:54:58<茉實> 「什麼低級笑話?」
06:55:13<Minas> 『不過這工藝實在是很精美,銘文不知道是什麽意思。』
06:55:17* 瑟麗娜 看不出所以然,於是又把包裹包迴去
06:55:27<霍克> “我猜等一下他会告诉我们能跟这剑鞘相衬的剑就是我们要找的什么东西的线索……”
06:55:29<Shadow> 这时候伍尔夫已经提着一大壶啤酒和几个杯子溜达过来了,咣的一下把这些东西一股脑放在桌上
06:55:38<Minas> 『你不是有個法術能讀懂這些東西嗎?』
06:55:41<瑟麗娜> 『有空慢慢再研究吧』
06:55:48<Shadow> 然后揉了揉金色的长头发坐下来
06:55:52<瑟麗娜> 『先聽聽他要說什麽』
06:55:58<Minas> 『説不定是Anduril,Flame of the West呢……』
06:56:17* 瑟麗娜 微笑,『我還是聽不懂你在説什麽啦』
06:56:37<Shadow> “唔,其实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就直接说了吧。”
06:56:51<Minas> 『請說。』
06:56:56<茉實> 「這樣最好了。」
06:57:08<Shadow> “先是谢谢诸位在布林沃救我一命,这东西就是给各位的谢礼。”
06:57:34<Shadow> “然后,是关于昨天的事情。”
06:57:43<霍克> “唔,确实是很精美……”
06:58:19<業平> “雖然這位姐姐是不用劍的。”
06:58:24<Shadow> “我昨天溜达到烈火区想找些润润喉咙的好东西,就一路到大酒馆去。”
06:59:43<Shadow> “然后就看到那个骚扰你们的醉猫格洛维德在我旁边喝的稀里哗啦,很稀罕的是,竟然有一个人在和他一起喝。”
07:00:18<茉實> 「這人平常是沒有酒友的嗎?」
07:00:20* 瑟麗娜 想這傢伙整天都背著巨斧喝酒的嗎……
07:00:50<霍克> “看那厮喝多了的样子,没酒友也是理所当然的呢……”
07:00:53* 霍克 有点后怕
07:01:01<Shadow> “那老儿醉的倒是和平常一样,倒是他旁边那个家伙颇能忍,听他絮絮叨叨了半天。”
07:01:32<業平> “霍克聽到那傢伙的臉色怎么這么差。”
07:01:45<業平> “他對你做什麽了么。”
07:02:16<Shadow> “然后让我觉得有些不对头的事情是,第一,这人穿着一身长斗篷和兜帽——你知道,在大酒馆里穿这么一身还是很扎眼的,但大家似乎都没见他一样。”
07:02:41<瑟麗娜> (W)『……做了很……可怕的事情呢,你不要繼續問啦』
07:02:42<霍克> “很过分的事情,嗯。”
07:03:06<霍克> “长斗篷和兜帽吗……”
07:03:15* 茉實 心領神會地別開眼光
07:03:30<瑟麗娜> 『哦,這裏有什麽教會,或者組織的人,喜歡穿這身嗎』
07:03:33<業平> “真是神秘人的標準套裝呢。”
07:03:47<Shadow> “第二,他一看到你们进来,就在老醉鬼旁边咬了几句耳朵指了你们一指,我马上就看到,格洛维德就像有人踢了他屁股一样站起来,抄起斧子就往你们那挤。”
07:04:21<Shadow> “所以我觉得事情不妙,就先跑出去叫来了卫士,还好赶上了。”
07:04:42<茉實> 「不像是要幹掉我們,比較像是要讓我們陷入麻煩呢。」
07:04:43<霍克> “就是说,杀了那个酒鬼的狗的,其实就是那个可疑的家伙咯。”
07:04:45<瑟麗娜> 『其實你不用找衛兵也打得過他啦……』
07:04:50<Shadow> “不过等我想在抓到老头的那个混账酒友的时候,就再没发现他了。”
07:05:24<Shadow> 乌尔芬笑着摇摇头:“我是古拉姆的信徒不假,不过我不是城市卫兵呢。”
07:05:49<Shadow> “而且这老头是出了名的剽悍...我想你们也见过了。”
07:05:54<茉實> 「如果他們就那樣打下去會有什麼後果?」
07:06:21* 瑟麗娜 對這個可以稱作膽小如鼠的古拉姆信徒無語了……
07:06:36<瑟麗娜> 『不管怎麽説,謝謝你幫忙呢』
07:07:02<霍克> “至少让我们知道了大概是什么人想对我们不利。”
07:07:05* 業平 事前對這旺夫的情報期待過大果然是自己的錯
07:07:08<Shadow>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是到禁闭处去过,等格洛维德酒醒了再问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07:07:10* 瑟麗娜 捅茉實,小聲『你那麽想看到霍克失去貞操嗎』
07:07:22<Minas> 『嗯……』
07:07:30<業平> “有人想對我們不利這個,早在咱們進城前就知道啦……”
07:07:32<Minas> 『我們可以一起去看看嗎?』
07:07:37<茉實> 「不是啦…」
07:07:46<Minas> 『我倒是也挺想知道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的。』
07:07:52<霍克> “比如说街上看到带着兜帽的可疑家伙可疑先下手?”
07:08:06<茉實> 「我是說法律問題啦,法律」
07:08:11<瑟麗娜> 『不過只是長袍和兜帽的話……幾乎沒什麽線索呢』
07:08:17<Shadow> “他只说听到那个家伙告诉他是你们杀了他的猎狗,这句话听起来意外顺耳,就直接冲你们来了。”
07:08:40<霍克> “也有可能是法术的效果呢……”
07:08:42<Shadow> 伍尔夫轻轻咳嗽了一下,张望了一下四周
07:09:05<瑟麗娜> 『嗯,對了,這裏有什麽特別有影響的人物,或者組織嗎』
07:09:07<Shadow> 发现大厅里确实没什么人,于是又转过来
07:09:25<Shadow> “这个么,女士,恕我多问。”
07:09:51<Shadow> “你们来这里的动机,说实话我不太想打听。”
07:10:13<Shadow> “不过我且问你们,你们是不是在城里招惹上什么人了?”
07:10:13<業平> “說的好像我們想說似的”
07:10:17* 業平 小聲
07:10:42<瑟麗娜> 『我們也想知道啊,我們可是第一次來這個城市,怎麽會招惹到什麼人呢』
07:10:49<Minas> 『怎麽會,我們初來咋到,怎麽也不會和什麽人有衝突。』
07:10:51<茉實> 「與其說是招惹什麼人…」
07:11:04<Minas> 『但是……有個東西希望你看一下。』
07:11:06<Shadow> 他皱起眉头“是这样吗?”
07:11:13<霍克> “一直被招惹。”
07:11:22<霍克> “就连不是人的东西都来招惹我们的程度呢……”
07:11:23<Shadow> 伍尔夫歪歪头“嗯?”
07:11:27* Minas 拿出在城外遇到襲擊時,得到飾品。
07:11:35<Minas> 『這個東西你有見過嗎?』
07:11:52<瑟麗娜> 『也許是有人看到我們做生意很有前途,所以要把我們扼殺在搖籃中,啊哈哈……』
07:11:57<Shadow> 接过金戒指,伍尔夫盯着它想了想
07:12:58<Shadow> “我记得这好像是哪个劫掠者的个人徽记...但是抱歉,我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个人。”
07:13:24<Shadow> “怎么,你们碰到打劫了?”他把戒指还给梅纳斯
07:13:30<瑟麗娜> 『劫掠者是什麽?強盜的一種?』
07:13:44<Minas> 『嗯,是在城外不遠的地方。』
07:13:59<Minas> 『這麽近的地方難道經常有這些強盜的出沒麽?』
07:14:02<瑟麗娜> 『強盜為什麼還要有標記?還這麽貴重的?』
07:14:35<業平> “可能這裡遍地是黃金吧……”
07:14:39<茉實> 「是群夜裡駕著一艘龍船,丟斧子的江賊。」
07:14:41* 業平 苦笑
07:15:17<Shadow> 伍尔夫托着下巴想了想“有些特别牛的劫掠者头目确实是会给自己制作特别的徽记,在比较久的时候也是种惯例呢。”
07:15:37<瑟麗娜> 『那我們從這裏買黃金吧……雖然有點沉……』
07:15:37<霍克> “所以这是什么特别牛的头目送到刀口下了吗……”
07:16:03<茉實> 「特別牛…我們先前聽說了一個叫石眼的老海盜。」
07:16:24<Shadow> “是说,如果你们真要找个识货的人,我倒是知道谁可能认识这个徽记...”
07:16:33<Minas> 『哦?』
07:16:52<Shadow> 伍尔夫笑着摇摇头,“石眼那老家伙早八百年洗手不干啦,当然不是他。”
07:16:53<Minas> 『請問他住在什麽地方?』
07:17:26<茉實> 「不過他認識很多同道吧?去他的葬禮上會不會有什麼收穫?」
07:18:02<Shadow> “我认识个走南闯北的大商人,不过他现在退休了,独自住在橡木区一角偏僻的地方。”
07:18:32<Minas> 『嗯……能麻煩你帶我們去見他嗎?我們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經常容易走錯路。』
07:18:41<霍克> “一听就不是省油的灯……”
07:18:47<業平> “大商人了解這種人……說明這貨也不是啥乾淨的吧”
07:19:03<瑟麗娜> (w)『明明是你把地圖拿反啦……』
07:19:10<Shadow> “据说曾经是做过和墙那边生意的老手呢,我和他算是打过些交道,他大概知道这东西的来头。”
07:19:55<瑟麗娜> 『墻那邊?這樣説他知道穿越世界之冠的路?』
07:19:57<霍克> “是大叔的生意人头脑发挥作用的时候了呢,交涉什么的。”
07:20:41<Shadow> “没错,女士。至少据我所知,这人往来过世界之冠很多次。”
07:21:03<Shadow> “当然,是他年轻的时候了...算算也得有四五十年前了吧。”
07:21:23<霍克> “希望他有个儿子,孙子什么的还能给我们当向导。”
07:21:28<瑟麗娜> 『嗯……這位老人家有什麽喜好沒?喜歡美酒還是煙草?我們總要準備些禮物吧』
07:21:31<Minas> 『那真是太好了,不過這樣的生意人大概也不會免費幫我們的忙,説不定還要給他辦點事才會幫我們。』
07:21:45<Shadow> “嗯?你们打算到墙那一边去?”
07:21:56<業平> “竟然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07:21:58* 瑟麗娜 心說他要是喜歡生食小麥最好了
07:22:00<Minas> 『我們這就去見見他吧,伍爾夫能幫忙領一下路嗎?』
07:22:18<Minas> 『我們聽説那邊的小麥很值錢。』
07:22:34<Shadow> 伍尔夫想了想也就没有继续追问“嗯,那么就跟我来吧。”
07:22:35<Minas> 『打算販些小麥過去。』
07:22:51<Minas> 『嗯,那真是太感謝了。』
07:23:07* 瑟麗娜 覺得這個嚮導大概不會想要領這種賣小麥的SB過去……
07:23:11* Minas 在路上順便問伍爾夫道:『這把劍鞘有什麽來歷嗎?』
07:23:25<瑟麗娜> 『是啊,是你自己做的?』
07:23:28<Shadow> 于是你们一路穿过卡斯嘉德城,在黄昏时到达了橡木区
07:23:28<Minas> 『又是從什麽地方找來的?』
07:23:46<Shadow> 伍尔夫脸红了“没有啦...我才没有这么好的手艺。”
07:23:57* 瑟麗娜 不明白他臉紅什麽
07:24:04<Shadow> “是拜托我的祭司朋友帮我做的。”
07:24:04<業平> “如果是定情信物的話,要親手做啦。”
07:24:17<瑟麗娜> 『嗯,說來奇怪,為什麼會想要送我一把劍鞘呢……』
07:24:28<霍克> “我猜猜,和你的剑配套的?”
07:25:25<Shadow> “嗯...其实,听他说,任何剑都可以完美的收进去。”
07:25:46<霍克> “所以?”
07:25:51<瑟麗娜> 『任何劍……?』
07:26:10<瑟麗娜> 『這聽起來倒是很新奇』
07:26:18<Shadow> “除了不染血不会生锈,还能让武器的威力更强,至少他是跟我这么说的。”
07:26:42<業平> “好像聽起來超厲害的樣子!”
07:26:53<霍克> “谁试一试?”
07:27:07* 瑟麗娜 想到可以之後讓梅納斯試試功效,不過當然不能當著汪夫的面把禮物轉手送人
07:27:29<Shadow> “哦对了,这位我们要去拜访的老先生叫斯纳瓦尔德·芬恩。”
07:27:37<Minas> 『哦?』
07:27:48<瑟麗娜> 『其實我又不用劍的,這麽貴重的寶物,你自己留著用不好嗎』
07:27:50<Minas> 『這真是個有趣的名字。』
07:28:07<Shadow> “他也算是个...奇人吧,至少和大多数发大财的乌尔芬人相比。”
07:28:20<Minas> 『他有什麽故事嗎?』
07:29:01<茉實> 「斯纳瓦爾德?」
07:29:11<霍克> “有点耳熟?”
07:29:14<Shadow> “虽然收藏古物珍品的也算是流行的消闲,不过这位老先生的收藏即使在卡斯嘉德也是数一数二的。”
07:29:49<Shadow> “据说还有很多世界之冠另一边的奇物也在他的地窖里可以找到。”
07:30:02<茉實> 「我們前陣子才聽說啊。」
07:30:18<業平> “看來老爺子不簡單吶,說不定吃過幾年夜粥。”
07:30:22<霍克> “……那把剑?”
07:30:30<茉實> 「噓」
07:30:35<Shadow> “啊,说着就到了,你们稍等我去叫门。”
07:31:05<Minas> 『嗯,真是麻煩你了。』
07:31:29* 業平 從外面看看房子長哪樣
07:31:36* 霍克 看沃尔夫走开后,“莫非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
07:31:44<Shadow> 你们来到城市一角的一间样式颇为古典的大宅子前,伍尔夫走上台阶用拳头咚咚咚敲了几下
07:31:49<Minas> 『聽名字可能有關係。』
07:32:13<業平> “從來搞不清楚你們西方人的名字怎么記得住的……這么長。”
07:32:16<Shadow> 你们发现,这间房子虽然基底上还是乌尔芬式的石头屋子
07:32:18<茉實> 「噯,如果這個斯納瓦爾德就是那個斯納瓦爾德的話…」
07:32:19<Minas> 『至少應該可以從他這裡問出草薙劍的下落。』
07:32:31<霍克> “意外地简单?”
07:32:59<Shadow> 但是装饰上,有东方的琉璃瓦,门口铺的是结了霜的桑比亚毛毯
07:33:04<業平> “所以其實你們走錯路卻省掉了很多找人的功夫?”
07:33:30<Minas> 『我們本來就是要去神殿的啊……』
07:33:45<Shadow> 虽然是世界各端的物件,摆设起来倒也没什么违和感,看起来是被精心调理过
07:33:45<霍克> “所以其实还是走了弯路啦……”
07:33:55<茉實> 「我們應該算是來要他的收藏的吧?」
07:34:05<Minas> 『嗯,這位老先生總算還是有點品味的。』
07:34:30<Minas> 『是啊,如果真是識貨的商人,大概不會那麽容易讓自己的收藏品離開自己的寶庫呢。』
07:34:33<霍克> “就像展览馆一样呢,这房子。”
07:34:36<Shadow> 过了一会门开了,伍尔夫和里面的人说了几句话,对方就把厚厚的圆形(?)大门打开了
07:35:07<業平> “很難說。說不定老先生就等著人來收貨呢。”
07:35:07<Shadow> 伍尔夫点点头就自顾自地走了进去
07:35:17<Minas> 『我們也進去吧。』
07:35:17<霍克> "跟上?"
07:35:21* 業平 異想天開自己的家傳寶劍不會也被這貨買了吧
07:35:29* 霍克 跟上了
07:35:36* Minas 跟著伍爾夫,也走進了這間房子里。
07:35:52* 茉實 手握著手槍柄進門了
07:35:57* 業平 跟上
07:36:00<Shadow> 你们发现,开门的是个年轻的天洲人,穿着天洲常见的仆人服饰
07:36:30<Shadow> 看到茉实和业平进来,他先是小小的吃了一惊,然后微笑着鞠了个躬
07:36:36<茉實> 「同鄉?」
07:36:39* 霍克 看见了奇装异服
07:36:43* 業平 還禮
07:36:46* 茉實 用明海語問
07:37:00<Shadow> “老先生已经听说诸位来了,他马上就出来迎客。”
07:37:11<Shadow> “请坐,茶马上就来。”
07:37:31<霍克> (是通用语吗
07:37:34<Minas> 『謝謝。』
07:37:36<Shadow> (通用语
07:38:03* 業平 整理一下儀容,有種準備見大名的感覺
07:38:06* Minas 雖然這樣說,但還是等主人入席以後才坐下。
07:38:34<Shadow> 于是你们站在一张铺着巨大的狮子皮的地板上打量这间屋子
07:38:52<霍克> “这种时候按照东方的礼仪,是该老实地坐下吗?”
07:38:55* 瑟麗娜 看見了許多奇異的東西
07:38:55* 霍克 询问
07:38:56<Shadow> 虽然是客厅,但也装饰着各种异国情调的摆设
07:39:15<瑟麗娜> 『話說這位老先生是烏爾芬人嗎?』
07:39:22* 瑟麗娜 問汪夫
07:39:22<業平> “坐下也沒什麽啦,反正到時還要行禮的。這樣反而讓主人覺得你不領情呢。”
07:39:28* 業平 說完坐下
07:39:33* 霍克 跟着坐下了
07:39:42<Minas> 『聽姓氏應該是了。』
07:39:43<茉實> 「是吧,如果是那個斯納瓦爾德的話」
07:40:02<Shadow> 墙壁上挂着塔尔多阴郁的油画,而茶几和桌子却是黑红色的漆器
07:40:15<瑟麗娜> 『這看起來到像是個外鄉人的家呢』
07:40:17<Minas> 『總之我們盡可能和平地把東西要過來。』
07:40:30<Shadow> 空气里弥漫着你们说不上来的熏香味道
07:41:05<茉實> 「我賭十塊錢,如果他聽到還能好聲好氣的話肯定是劍已經丟了」
07:41:13<Minas> 『真是個集中了衆多風格的布置呢。』
07:41:41<Shadow> “果然呢,斯纳瓦尔德老头收藏的东西还真不少。”伍尔夫倒是很自在的伸伸胳膊
07:41:42<業平> “好,狐貍我跟你賭。”
07:42:08<霍克> “我觉得应该是要那什么东西交换就是了。”
07:42:15<Shadow> 过了一会,一个身材高大的伍尔夫老人从内间里走出来
07:42:26* 業平 站起來
07:42:31<Shadow> “让各位久等真是失礼了。”
07:42:31* 霍克 跟着站起来
07:42:50<Shadow> 他先用通用语,再用明海的语言说了一遍
07:43:15<Minas> 『那裏,是我們貿然來訪。』
07:43:56<Shadow> 这个长长的须发皆白的老人披着一件厚熊皮袄,虽然现在看起来有些佝偻,年轻时应该也骨架颇大,是个壮汉的样子
07:44:02<瑟麗娜> (小聲)『先問戒指的事情啦』
07:44:11<Minas> 『剛剛來到這裡就聽説了您是城裏最有名的收藏家,今日一見這房間里的布置,就知道傳聞不謬。』
07:44:18<業平> “沒有沒有。叨擾老先生是我們的不對。”
07:44:26<Shadow> 他点点头向你们施礼“过奖了,诸位请坐。”
07:44:33* 瑟麗娜 發現梅納斯果然很擅長拍馬屁
07:44:59* 瑟麗娜 同時觀察着,看看這老頭還有沒有體力穿越世界之冠
07:45:26* 業平 等老人坐下再入座
07:45:36<Minas> 『這熏香的味道,聞起來就是珍品,而這張塔爾鐸的油畫更是難得一見的佳作了。』
07:45:55* 瑟麗娜 強忍著笑……
07:46:00<Shadow> 过了一会,刚才的天洲仆人给你们端来了茶叶和一些点心
07:46:47<茉實> 「不過,那個,我們來還有欣賞您收藏以外的目的的…」
07:46:49<Shadow> “不敢当,鄙人只是年轻时略有些积蓄,沉迷于收藏罢了。”
07:47:00* 茉實 不耐煩地切入正題
07:47:17<Minas> 『那麽,我們也就直言相問了。』
07:47:33<Shadow> “当然,若诸位有兴趣,也不妨多看看,反正收的这些东西,我到那边去也就只是和我一起去的玩意。”
07:47:45<茉實> 「聽說您見多識廣,所以有東西想托您鑑識,看看它的來歷。」
07:47:46<Shadow> “嗯?诸位但说无妨。”
07:47:46* 霍克 揣摩一下这话什么意思……
07:48:11<Minas> 『請問在很久以前的過去,是不是有一位從東方而來的人,把一把寶劍托付給了您?』
07:48:41* 霍克 低声:“不是说戒指吗……”
07:48:43* 瑟麗娜 覺得這話當著汪夫問不好吧……
07:48:44* Minas 覺得既然似乎找到了正主,戒指的事情倒是不問也罷。
07:48:49<茉實> 小聲:「等等這跟說好的不一樣啊」
07:48:51<Shadow> 听到你说到这件事,斯纳瓦尔德眯起眼睛捋了捋胡须尖
07:49:21* 業平 看一下老人的反應如何,主要是關係到和狐貍的10塊錢賭注
07:49:47* 瑟麗娜 看到老人反應,覺得至少是找對人了
07:50:11<Shadow> “不错,我在数十年前确实在阿干赫依之道上和一个明海贵族做过交易。”
07:50:19* 瑟麗娜 至於需要智取還是力敵,還很難講
07:50:26<Minas> 『哦?』
07:50:27<霍克> ”唔……“
07:50:51<Minas> 『那麽我們真的是來對了地方。』
07:51:02<Shadow> “那把宝剑的确是价值连城之物——不,虽然对我来说,它也只是个特别华贵的装饰品就是了。”
07:51:32<Shadow> 说着,斯纳瓦尔德老头慢慢嘬了一口茶
07:51:53* 霍克 在等“不过”、“但是”之类的连词
07:51:57<Minas> 『嗯,我聽説最近東方黃龍出現在井中,有人在天空中發現了一條貫穿十餘里的青蛇。』
07:52:13<業平> “……”
07:52:18<Shadow> “我都不知道你还收藏了什么明海宝剑哎...”伍尔夫一口把杯子里的茶水喝干
07:52:18<茉實> (那是輪迴者的習慣
07:52:22<Minas> 『這是天命有變的徵兆,天命在呼喚這把寶劍回歸它的祖國。』
07:52:23* 業平 發現無話可說了
07:52:37* 霍克 低声对伙伴:“这么公然说谎没问题吗?”
07:53:07<Minas> 『所以,能不能冒昧地請您把這把寶劍讓給我們?』
07:53:11<瑟麗娜> (小聲)『如果你看見天上忽然劈下一道雷,就是有問題了』
07:53:15<Shadow> 老人笑了笑,“先生,您的口吻倒是颇像我在东方遇见的占卜师。”
07:53:18<茉實> 小聲:「就交給城垣公評斷吧…」
07:53:48<Shadow> “所以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诡异?”伍尔夫小声问旁边的茉实
07:54:33<Shadow> “说真的,我倒是很想知道,先生的消息是从何而来?又为何要定我收藏的这件古剑?”
07:54:35<茉實> 「是傳國寶劍沒錯,代表玉皇的法統…」
07:55:16* 霍克 继续对伙伴:“如果在这里不谨慎地抖出天衣子小姐这张王牌……会不会马上就解决问题?”
07:55:23<茉實> 「我說大叔,這種鬼話騙老爺子是沒用的吧,不如攤開來說了?」
07:55:26<Shadow> 于是茉实成功的把伍尔夫弄糊涂了“血鹰王家传的寒冰也就是个阿兹兰特钢剑嘛...没什么了不起的?”
07:55:32<Minas> 『消息的來源我還不能講。』
07:55:41* 瑟麗娜 覺得接下來的戲碼通常應該是:梅納斯臉色一變,手按劍柄,“你到底讓還是不讓?”
07:56:19<Minas> 『祇是希望您能開個價錢。』
07:56:56* 霍克 觉得应该先试探一下老人家其实知不知道那把剑的真正意义……
07:57:18* 業平 覺得方向從一開始就錯了
07:57:49<Shadow> 斯纳瓦尔德皱皱眉头“听先生说,这把剑似乎是皇家之物?”
07:58:20* 霍克 扶额
07:58:22<Minas> 『嗯,真是瞞不過您的耳朵,確實是如此。』
07:58:59<Minas> 『但是這劍在寶庫中確實發揮不了一成的作用,祇是一件古董品罷了。』
07:59:04<Shadow> “我不过一介老朽,说真的,我刚才也说过,对我来说这古剑也就只是个赏玩之物罢了。”
07:59:37<Shadow> “但是您选择突然来向我索取...嗯,说实在话,我真的拿不出来。”
07:59:49<霍克> “如果是做个交易呢?”
07:59:56<Minas> 『哦?難道這把劍不在您的手中?』
07:59:56<茉實> 「您的意思是這把劍不在您身邊?」
08:00:13* 業平 黑線中
08:00:46<Shadow> 斯纳瓦尔德看看你们,“看来诸位的眼光也很准呢,没错,现在古剑确实不在我手上。”
08:00:51* 茉實 朝業平伸手:「十塊錢。」
08:01:04* 霍克 双手扶额
08:01:32* 業平 跪
08:01:42<Minas> 『哦?那麽請問這把劍現在何方?』
08:01:46<Shadow> “你们一来便问我关于这剑的事情,我也算心里有底,看来事情果然是来一桩接一桩。”
08:02:08<瑟麗娜> 『莫非已經被什麽人取走了?』
08:02:13<霍克> “看来是不久前遗失的?”
08:02:14<Minas> 『此話怎講?難道這裡也出現了異象不成?』
08:02:59<Shadow> “大概一周以前吧,嗯,某天晚上有人夜闯我的收藏室,偷走了那把古剑。”
08:03:20<Minas> 『怎麽會是這樣。』
08:03:29<茉實> 「遺失的只有劍嗎?」
08:03:37<霍克> “打进来的?”
08:03:38<業平> “目標很明顯呢。”
08:03:52<Shadow> “虽然那晚我并不在家,不过还是有几个扑人被窃贼打倒或者迷昏...怪异的是,也就只有那把剑不见了。”
08:04:13<瑟麗娜> 『除了丟掉了劍,您收藏室有沒有多什麽東西,比如烏鴉毛什麽的……』
08:05:04<業平> “如果還留下點東西的話,真是體貼的敵人呢”
08:05:27<Shadow> 斯纳瓦尔德想了想“那倒是没有...不过,窃贼确实遗下了件小东西,也巧让我知道他们的来头。”
08:05:28<茉實> 「照目前的節奏應該會留下的。」
08:05:34<霍克> “那几位‘扑’人,有看到什么吗?留下什么线索之类的……”
08:05:56<茉實> 「該不會是獅子戒指?」
08:06:07* 瑟麗娜 發現這些竊賊還真是丟三落四
08:06:11<業平> “所以我說那些個敵人太友善了。”
08:06:14<Shadow> 说着,老人从熊皮袄子的口袋里掏出个小玩意,用布满青筋的大手放在桌上
08:06:34<Shadow> 正是你们也想知道来头的狮头金戒指
08:06:53<茉實> 「這都怎麼掉的啊!」
08:06:59<Shadow> “如果不是他们丢下了这个,我还真的很难搞清楚对方是谁。”
08:07:16<茉實> 「把拇指戒帶在小指頭上嗎!」
08:07:22<Minas> 『嗯……話説我們在進城的時候也遭到了這個傢伙的嘍囉的襲擊。』
08:07:26<業平> “這是故意留下來示威的吧喂。”
08:07:32<瑟麗娜> (w)『說不定他們的金戒指太多,一根手指帶了五個』
08:07:33<Minas> 『看來我們有共同的敵人了。』
08:07:35<霍克> “示威么?”
08:07:50<業平> “或者……嫁禍?”
08:07:53* 茉實 抖出一整袋戒指
08:08:02<茉實> 「這裡總共十五隻呢」
08:08:10<業平> “真的很難想象戒指會滿街掉誒……”
08:08:16<Minas> 『這個劫掠者是誰,又住在什麽地方?』
08:08:29<Shadow> 老人和目瞪口呆的伍尔夫看着你们抖在桌面上的一大堆闪闪发光的金戒指
08:09:02<霍克> “黄金太多了啦。”
08:09:36<茉實> 「所以是哪個賊頭這麼…嫌命長?」
08:09:46<Shadow> “这...看来巧了,想了想也就只有一个用狮头徽的家伙会一次干这两档子事吧。”伍尔夫捡起两枚戒指看了看,又望向斯纳瓦尔德
08:10:15<業平> “什麽叫不謀而合呢。”
08:10:19<霍克> “看来是很出名的家伙,出名到不会去掩饰自己身份的程度……”
08:10:28<Shadow> “嗯,就是那个小混蛋了应该没错。”斯纳瓦尔德也拿起一个戒指细细检查
08:11:26<Shadow> (上次有说吧,用狮子徽记的家族多如牛毛
08:12:25<瑟麗娜> 『不管這傢伙是誰,一定是個出手闊綽的人……』
08:12:37<Shadow> “在卡斯嘉德城郊,有一些最近才定居在这里的劫掠者氏族——当然,大多数都安分守己从良了,比如比较有名的,石眼那老家伙。”
08:13:43<Shadow> “不过,还在偷鸡摸狗,甚至杀人放火的家伙也不是没有。特别是那些祖辈抢掠惯了,氏族里又人多势众的年轻一辈。”
08:14:58<Shadow> “这个狮子徽记我认为就是这些人中的某一个,我想想,应该是长鬃家的徽记。”
08:15:25<業平> “名字對不起這么土豪的徽記啊,或者是個暴發戶,沒啥修養?”
08:15:38<霍克> “应该是被雇佣了才对……”
08:15:47<茉實> 「就是強盜嘛。」
08:16:02<Shadow> “艾斯维格·长鬃,这就是他的名字。说起来我倒也遭过他们家的麻烦...当然,是他老爹就是了。”
08:16:25<瑟麗娜> 『總之現在我們只能把這個什麽長鬃家打一頓,找到丟失的寶劍再說吧?』
08:16:45<霍克> “我觉得已经被雇主拿走了才对。”
08:16:49<Minas> 『這些沒有廉恥的傢伙住在什麽地方?』
08:16:54<Shadow> “这小子名义上是在城北有个农场,实际上也在干些什么不公不法的勾当,大家也知道。”
08:17:02<茉實> 「我猜已經脫手了呢,不過應該能打出一些線索」
08:17:11<Minas> 『嗯,感謝您的情報。』
08:17:14<瑟麗娜> 『但我們現在能打到的也只有他們?』
08:17:41<業平> “我覺得這么目標明確的盜竊,肯定不會就這樣賣掉了事的。當然被雇傭的可能性比較大。”
08:17:43<Minas> 『我們現在就去給您的撲人報仇血恨。』
08:18:00<Shadow> “就在城北,不过如果你们真的要去和他‘理论’...千万小心,这小子心狠手黑,跟着他的人也不少。”
08:18:18<Shadow> 老人低下头想了想
08:18:51<茉實> 「有什麼建議嗎?」
08:18:57<Shadow> “按说按乌尔芬人的律法,凡是偷窃者,若不抵债便要血偿。”
08:19:11<茉實> 「比如說火藥比他們的手更黑?」
08:19:17* 茉實 躍躍欲試
08:19:48<Minas> 『嗯,那麽祇要證明他們是從你這裡偷竊了寶劍就行了吧?』
08:19:57<霍克> “姑且一问,如果我们,唔,成功拿回了那件东西的话,是要先换给您吗?”
08:20:20<Shadow> “老朽无力,不能亲自去执行律法...不过如果诸位愿意为我教训这小子...”
08:20:45<Shadow> “...那把古剑,也就算是老朽给诸位的谢礼了吧。”
08:21:09<Shadow> “当然,如果诸位确实能追回它来的话。”
08:21:13<Minas> 『這實在是感激不盡。』
08:21:37* Minas 轉頭説道:『那麽,我們這就向城北的農場出發吧。』
08:21:45<瑟麗娜> 『嗯,就算沒有這件事情,教訓這種卑鄙的盜賊也是我們應盡的責任』
08:22:11<Minas> 『現在就是在和時間賽跑了,千萬不能讓這把劍被這些盜賊轉手出去。』
08:22:18<茉實> 「不,大姐妳絕對會嫌麻煩吧」
08:22:33<瑟麗娜> 『……你閉嘴』
08:22:42<霍克> “反正目标很明确,理由什么的随便啦。”
08:22:51<Shadow> 斯纳瓦尔德点点头“伍尔夫,恐怕也要多有劳你,请帮忙指点一下这几位,你熟悉卡斯嘉德的情况和规矩。”
08:22:55<瑟麗娜> 『走啦走啦』
08:23:20* 瑟麗娜 看向汪夫同學,『這次要不要跟我們大殺一場啊』
08:23:24<業平> “今天的大姐真的是幹勁滿滿呢……”
08:23:42<Shadow> “包在我身上,”伍尔夫说着就站起来,“我就替古拉姆帮您教训艾斯维格这小杂种了。”
08:24:12<Shadow> “当然,如果能和瑟丽娜女士以及诸位一起行动...就再好不过啦。”
08:24:29<業平> “我們是‘諸位’呢,位置不一樣。”
08:24:32* 霍克 低声:“好可怕呢,成熟的女人什么的……”
08:24:35* 業平 笑了
08:24:36<茉實> 「啊啊啊這種氣氛…」
08:26:21<Minas> 『嗯,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動身吧。』
08:26:46* Minas 於是帶隊去找長鬃的麻煩。
08:28:14<Shadow> 于是你们辞别了斯纳瓦尔德老人,趁夜赶回到古拉姆神殿
08:29:02<Shadow> 在路上,瑟丽娜想到你们可能需要购买一些补给,于是你们便按着伍尔夫的指点,绕道去琥珀区买些必要的装备
08:29:29* 瑟麗娜 買了攻城錘讓汪夫幫忙扛著
08:30:17<Shadow> 等你们买好东西以后,决定绕路返回神殿,今天晚上伍尔夫打点好了可以给你们安全住宿的地方
08:31:12<Shadow> 等你们走到琥珀区北面的时候,伍尔夫突然停下了脚步
08:31:38<Minas> 『怎麽?』
08:31:50<Shadow>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里好像不太对劲?”他说着撂下肩上的大包小包
08:31:57<Shadow> “太...暗了?”
08:31:59<Minas> 『哦?』
08:32:02<瑟麗娜> 『我們又沒來過這裏?』
08:32:05<業平> “……?”
08:32:06* Minas 感受邪惡的氣息。
08:32:14* 業平 看一下周圍
08:32:16* 瑟麗娜 偵測魔法
08:32:27<DnDBot> 茉實 投擲 察覺: 1d20+7=(10)+7=17
08:32:28<Shadow> 这时候你们才发现,一行人正走在一片市场的中间
08:32:47* 霍克 看
08:32:48<Minas> 『Brightest Day, Darkest Night, No Evil Shall Escape my Sight.』
08:32:57<Shadow> 除了空地上的一堆火盆外,四周一片漆黑啊...
08:33:14<業平> (原來r20那一團黑不是我卡的關係啊
08:33:29<業平> “說起來……天黑得有點快啊。”
08:33:32<霍克> “什么邪教组织吗……”
08:34:47<Shadow> "不对...平时这里应该有很多商人才对...今天怎么关门的这么快?”伍尔夫一边说,一边卸下背上的盾牌
08:35:07<瑟麗娜> 『看起來對方已經有準備了』
08:35:28<茉實> 「跟叢林裡那次好像…」
08:35:35* 瑟麗娜 給梅納斯盾牌上個光亮
08:35:56* Minas 想了想要個綠顔色的光。
08:36:07<Minas> 『或者紅色藍色相間的也可以。』
08:36:14<Shadow> “你们小心点...”伍尔夫话还没说完,你们就听到空气中嘣的一声轻响
08:36:31<霍克> “什么?”
08:36:34<業平> “這時候你們還有心情……咦?”
08:36:43<Shadow> 一支箭矢嗖地飞过头顶,差点就射中灼灼发光的梅纳斯
08:37:07<霍克> “真是好客耶。”
08:37:50<Shadow> “哦...见鬼。”伍尔夫支起自己的盾牌“看来你们真的惹上麻烦的家伙了,我说。”
08:37:56<Shadow> (先攻吧
08:38:21<DnDBot> 業平 投擲 太久沒打我都忘了init多少了: 1d20+4=(15)+4=19
08:38:25<DnDBot> Shadow 投擲 init: 1d20+6=(14)+6=20
08:38:28<DnDBot> Minas 投擲 Init: 1d20+2=(10)+2=12
08:38:35<DnDBot> 霍克 投擲 init: 1d20+5=(18)+5=23
08:38:49<DnDBot> 茉實 投擲 init: 1d20+5=(13)+5=18
08:38:58<DnDBot> Shadow 投擲 init 某人的: 1d20+3=(10)+3=13
08:39:18<DnDBot> 瑟麗娜 投擲 init: 1d20=19
08:40:14*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1|业|茉|瑟|伍|梅]'
08:41:08<霍克> (所以我们现在都是两眼一抹黑?
08:41:20<Shadow> 在一团漆黑中,除了广场中间的火光你们只能看见四周商铺影影绰绰的架子和帐篷
08:41:54* Minas 先看看旁邊有沒有小販的攤子。
08:42:36<Shadow> 梅纳斯发现乌尔芬式的商铺也修的相当结实,即使是有个人在顶上跑动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08:42:38<霍克> (唔……一开始那支箭从哪射来的?
08:42:43<Shadow> (霍克行动
08:42:51<Shadow> (判断不能?
08:47:45* 霍克 延后行动到业平前面好了
08:48:55<Shadow> 你们全神贯注地戒备着对方的攻势
08:49:21<霍克> (问题是直接是下面看不到上面还是有点那啥,直接爬上去么……
08:49:33<Shadow> 突然,在你们的右手边似乎又是一声弓弦响声
08:50:01<DnDBot> Shadow 投擲 措手不及: 1d20+13=(17)+13=30
08:50:30<霍克> “右手边吗……”
08:51:37<DnDBot> Shadow 投擲 : 1d8+5+2d6=(2)+5+(6,4)=17
08:51:44*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1|业|茉|瑟|伍|梅-17]'
08:51:48<瑟麗娜> (順便説現在我代打
08:52:31<Shadow> 只听锃的一声,梅纳斯的肩膀上突然多了支黑羽箭
08:52:56<Shadow> 鲜血立刻从铠甲缝里渗出来
08:52:44<霍克> “还是黑色羽毛……”
08:53:56*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霍|业|茉|瑟|伍|梅-17]'
08:53:58<Shadow> (那么霍克
08:55:35* 霍克 向前移动,对着箭射来的大概方向放一个舞光术
08:55:56<Shadow> “你们就没有什么让这里变亮点的办法吗...”你们看到面对着黑暗本地人伍尔夫也束手无策
08:57:04<霍克> “看看这样的亮度怎么样?”
08:57:51<Shadow> 霍克尝试着让小光球照亮了一片区域,但是你们似乎没有发现任何敌人的迹象
08:58:31<霍克> (end
08:59:09<Shadow> (业平行动
08:59:34<業平> (能試下察覺嗎
09:00:01<Shadow> (可
09:00:18<DnDBot> 業平 投擲 雖然我覺得出20也不行: 1d20+9=(3)+9=12
09:00:56<Shadow> 唔...虽然业平没有发现敌人的具体位置,不过他得出的结论是,对方应该比你们高
09:02:03<霍克> “有什么发现吗!”
09:05:13* 業平 到處張望,應付看不見的敵人不是自己的專長
09:05:14<業平> (end
09:08:08*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霍|业|瑟|茉|伍|梅-17]'
09:08:13<Shadow> (瑟丽娜行动
09:09:06* 瑟麗娜 先delay到梅納斯後面
09:09:56*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霍|业||伍|梅-17瑟|茉]'
09:09:56<瑟麗娜> 梅納斯開偵測邪惡先
09:10:08*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霍|业|伍|梅-17|瑟|茉]'
09:10:27<Shadow> 一直扛着盾牌的伍尔夫思考了一下
09:11:29<Shadow> 直接从腰间解下一盏油灯,冲到火堆边点着了,砸向你们面前黑漆漆的一片
09:12:15<Shadow> 嘭的一声,帐篷的一角迅速燃烧起来...
09:12:28<Shadow> (梅纳斯行动
09:12:40<瑟麗娜> 梅納斯開偵測邪惡先
09:13:27<瑟麗娜> (聖武士的可以直接定位
09:13:41<Shadow> 于是梅纳斯发现,似乎就是你们右手边的位置,隐隐地闪烁着红光
09:14:09<瑟麗娜> 梅納斯把怪物的確切位置告訴大家
09:14:22<瑟麗娜> (是帳篷上面,還是路面上?
09:14:44<Shadow> 位置是在正面前在帐篷顶上,你似乎发现了一个披着斗篷的家伙
09:14:45<瑟麗娜> 然後梅納斯迅捷動作治療自己
09:15:37<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eal: 2d6=(1,3)=4
09:15:49*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霍|业|伍|梅-13|瑟|茉]'
09:16:37<Shadow>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