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4:A Cold Welcome  (阅读 1939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85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4:A Cold Welcome
« 于: 2014-01-29, 周三 10:15:30 »
06:46:36<Shadow> ===========================玉关白第二章,第十四节===================================
06:48:34<Shadow> 随着布林沃城下埋藏的宝物被启出,你们在瓦里西亚的冒险已经暂时告一段落
06:49:14<Shadow> 在城镇周围的小定居点略微补给以后,你们继续一路向北,踏上前往林诺姆诸王国的道路
06:50:44<Shadow> 为了隐蔽行事,你们依然选择了避开大道的形式北进,时间已经慢慢推入秋天,即使是长期游荡的瓦里西亚人,这时候也纷纷在荒野中销声匿迹
06:51:32<Shadow> 幸而,诸王国的土地已经远比传说的要安定。你们一路上虽然遭遇过几次小波折,但也算有惊无险
06:52:31<Shadow> 在一个多月的旅程之后,你们终于穿过了诸王国土地中心茂密的冈格尼尔森林,这意味着前往卡斯嘉德的路途已经不远了
06:52:48* 瑟麗娜 又裹了裹在路上攤販買的毛毯,『北地還真冷啊……』
06:53:01<茉實> 「哈啾!」
06:53:18<Shadow> 虽然已经到了深秋,但是万幸,还没有什么降雪的征兆
06:53:27<Minas> 『嗯,很快就要到達卡斯嘉德了,再堅持一下。』
06:53:48<Minas> 『馬上就有熱騰騰的飯菜和舒服的床了。』
06:53:57<瑟麗娜> 『這麽荒蠻的地方……』
06:54:15<瑟麗娜> 『就算是旅店也只有長滿蝨子的稻草鋪吧』
06:54:16<Shadow> 三辆马车在小道上嘎嘎地前进着,莎奈露则骑着一匹马在车队四周警戒
06:54:34<Minas> 『這一路走來看起來也不算很荒涼,而且卡斯嘉德據説是北方比較大的城市了。』
06:54:36<瑟麗娜> 『好吧,蝨子都會被凍死』
06:54:52<茉實> 「不對喔,這裡有很多商人來來去去的,大城市很多呢」
06:55:06* 業平 靠著烈酒勉強支撐,滿腦子是到了大城市吃些什麽好東西,完全沒聽同伴的對話
06:55:07<Minas> 『以我們這些英雄的身份,怎麽也應該好好住家舒服的旅店才行。』
06:55:31<Shadow> “我之前来过这里,卡斯嘉德附近的话,已经是北地比较繁荣的城市了呢。”
06:55:41<瑟麗娜> 『……你哪裡看起來像英雄啊』
06:55:54<Shadow> 游侠勒了一下马,和大车并行在一条线上
06:56:44<Minas> 『以保護著公主奪回國家這點看起來……我們哪點不像是傳説中的英雄啊。』
06:56:58<Shadow> “和瓦里西亚还有天境之墙那边的人做生意做久了,烧杀抢掠什么的事情风险也太大。”
06:56:59<瑟麗娜> 『公主要保密身份呢』
06:57:31<Shadow> “所以,如果你们发现这里的人比塔尔多还要文质彬彬,倒也不算什么怪事。”
06:57:31<瑟麗娜> 『所以英雄也要保密呢,而且等事情成功再夸耀不晚啊』
06:57:40* 業平 思考了片刻,決定不指出沒有哪家公主是頂著酒館老闆的名義去收復國家的
06:58:01<茉實> 「啊啊,我懂我懂,我老家附近也有一個小鎮以前都是山賊呢」
06:58:15<Minas> 『嗯……嗯……那麽我們就趕快趕路吧,爭取在今晚能睡到枕頭啊。』
06:58:20* 瑟麗娜 看了看隊伍里唯一的塔爾多人,『哪裡人都比傲慢的塔爾多人好啦』
06:58:21<茉實> 「現在都是些老實的農夫了。」
06:58:55* 茉實 沒說的是那些山賊就是自己的祖先
06:59:41<Shadow> 你们一路继续前行,都忽略了在另外一辆车上呼呼大睡的霍克
06:59:45<茉實> 「哼哼哼哼~哼哼~」
06:59:46* Minas 於是帶領著隊伍,向著卡斯嘉德的城牆出發。
07:00:18* 瑟麗娜 打著哈欠張望前方,『還沒到嗎……』
07:00:44<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7=(5)+7=12
07:00:48<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8=(16)+8=24
07:00:49<業平> (.rh
07:01:48<Minas> 『俗話說得好,行百里路而半九十,最後這段路總是感覺時間最久的。』
07:02:48<瑟麗娜> 『不要只顧著說話,作為商隊護衛你要好好觀察周圍路況啊』
07:03:24* 業平 放下酒壺
07:03:26<Minas> 『這附近看起來很是和平,我們前一段時間趕路不也都沒發生什麽大不了的事情?』
07:03:30<茉實> 「沒關係啦,大叔派不上用場還有姊姊啊~」
07:03:48<業平> “我說,是不是有群烏鴉跟了我們半天的說。”
07:04:00<Minas> 『這附近要是都能有什麽危險的話,那卡斯嘉德的守衛不是太遜了點。』
07:04:07<Shadow> 業平: 听到业平在车顶上的提醒
07:04:22<Shadow> 你们看看车队的后方
07:04:22<茉實> 「烏鴉?」
07:04:23<Minas> 『烏鴉?』
07:04:25<瑟麗娜> 『説這麽多廢話,你根本就是不想好好幹活對吧』
07:04:28* 業平 指了指在車隊後面啄食東西的鳥群
07:04:55<Shadow> 确实,有一小群乌鸦一直在离车队不远的地方飞飞跳跳地跟着
07:05:06* 瑟麗娜 發現烏鴉在跟著車隊啄食很奇怪
07:05:08* Minas 把頭探出車窗外面,迎著寒氣看看葉平指著的方向。
07:05:15<Shadow> 似乎是在啄食你们扔下的食物残渣和货物
07:05:18<瑟麗娜> 『我們的車漏了什麽食材嗎?』
07:05:33<Shadow> 像朵小小地黑云彩
07:05:41* 茉實 大車擋住了看不到
07:06:03<Minas> 『看起來是有點不對勁,烏鴉總讓我想起城堡里的那些妖魔鬼怪。』
07:06:09<業平> “這群東西看上去不大好吃的樣子,而且總讓我想起之前在地下看到的那群傢伙呢。”
07:06:16<茉實> 「小烏鴉就算了嘛,大烏鴉我們都應付過了。」
07:06:23<Shadow> (可以再做一个察觉
07:06:27<瑟麗娜> 『嗯,說的也是,那麽把它們趕走吧』
07:06:36<Minas> 『我們停車去看看吧,實在不行就把它們趕開。』
07:06:51<DnDBot> Minas 投擲 Perception: 1d20+0=(2)+0=2
07:07:01<DnDBot> 瑟麗娜 投擲 察覺: 1d20+4=(6)+4=10
07:07:10* 茉實 勒馬
07:07:15<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9=(7)+9=16
07:07:25* 瑟麗娜 去車裏找根長杆
07:07:32* 茉實 拿起身邊的滑膛槍跳下車
07:07:42<DnDBot> 茉實 投擲 察覺: 1d20+7=(13)+7=20
07:07:46<Shadow> 于是你们暂时停下车马,把烦人的小偷乌鸦都打发走了
07:08:31<Shadow> 不过就在它们呱呱地飞走时,你们发现,这些小不点中间有一只个头特别大的家伙
07:08:35* 業平 在車頂往四處張望,試圖找出異常
07:08:42<Minas> 『嗛,看來祇是群烏鴉而已。』
07:09:04<茉實> 「有個奇怪的大傢伙。」
07:09:05<Shadow> 要不是仔细看,这只比一般的鹰还要大出一轮的乌鸦你们肯定忽略掉了
07:09:14* 瑟麗娜 拿著長杆揮揮,『噓噓,走開走開』
07:09:24* 瑟麗娜 順便看看烏鴉吃什麽呢?
07:09:31<Minas> 『祇是個頭比較肥而已,可惜烏鴉沒法吃。』
07:09:33<Shadow> 它飞的也奇快,一瞬间就扎紧路边的松林里不见了
07:09:57<Minas> 『嗯哼……』
07:10:04* 茉實 觀察腳印判斷這些烏鴉在幹嘛
07:10:11<Shadow> 还好,看起来只是装小麦的麻袋破了个口子而已
07:10:26<Shadow> 大概这就是它们一直跟着你们的原因吧
07:10:33* 業平 瞇著眼睛目送那隻大塊頭離開
07:10:43<Minas> 『走吧,虛驚了一場,要是一路走到天洲都要這樣一驚一乍的話,要何年何月才能走到啊。』
07:10:50<瑟麗娜> 『這個袋子破了啊』
07:11:12<Shadow> 于是你们继续上路
07:11:16<茉實> 「雖然這樣說但小麥也是重要的路資啊.」
07:11:18<瑟麗娜> 『有沒有完好的袋子,拿來套在外面吧』
07:11:26<Minas> 『破個袋子你也大驚小怪……』
07:11:40<Shadow> “刚才那个大的有些走样的家伙,你们都看到了?”
07:11:46<瑟麗娜> 『……話說是誰決定要往北地賣小麥的』
07:11:51<茉實> 「沒有人會縫補嗎…」
07:11:53<Shadow> 莎奈露把马匹拉近车厢
07:11:59* Minas 把袋子重新擺一擺,把破損的地方放在上面。
07:12:09* 瑟麗娜 對老闆娘的經商天賦無語了
07:12:11<茉實> 「嗯,有點在意,沒看過那麼大的烏鴉」
07:12:38<Minas> 『一般來説……根據教會的統計……』
07:12:48<Minas> 『北方的生物體型比南方要大。』
07:12:48<業平> “可惜鴉肉都很難吃,簡直啃不動,不然就把他打下來打牙祭了。”
07:12:50* 業平 聳聳肩
07:12:52<瑟麗娜> 『什麽大號烏鴉?大號烏鴉不是剛剛去過的城堡里一大堆嗎』
07:13:02<Minas> 『這在植物,動物和海洋生物中都是通用的。』
07:13:17<Shadow> “我注意了它一会儿...发现这家伙有点不太对呢。”
07:13:38<Shadow> 莎奈露想了想,继续说
07:13:39<茉實> 「怎麼說?」
07:13:42<Minas> 『天氣寒冷會讓動物傾嚮于積攢脂肪,以應對寒冷的氣候,所以看起來會比較大個一點。』
07:14:10<Shadow> “刚才估计它背对你们飞走,所以你们没看到,”
07:14:21<瑟麗娜> 『那麽為什麼只有那一隻大?其他的又不大?』
07:14:24<Minas> 『即使是北方人也是體型通常比南方要高壯一些,你們不要太大驚小怪了。』
07:14:35<Shadow> “这家伙的正胸前,有一片红毛。”
07:14:48* 瑟麗娜 沒看到大號烏鴉,只是對某人的偽科學很不屑
07:14:50<茉實> 「好可疑!」
07:15:03<Minas> 『那説不定是新的烏鴉品種,嗯……』
07:15:13<Shadow> 莎奈露这句话一出口,瑟丽娜就想到了瓦里西亚游民一直传说的迷信
07:15:21* 業平 對大叔的扯淡不置可否
07:15:30<Shadow> “红色的乌鸦比黑的更不吉利。”
07:15:37<Minas> 『如果抓住製成標本,我倒是知道有好幾個有名的學者喜歡收集這些東西。』
07:16:05<瑟麗娜> 嗯……『紅色的烏鴉不吉利呢』
07:16:21<Shadow> “加上这只鸟大的出奇...我觉得还是赶快离开吧。”
07:16:44<Minas> 『然而這又不是紅色的烏鴉……』
07:16:45<茉實> 「唔,烏鴉哪有吉利的啦。」
07:16:51* 業平 不大想在大家面前承認,那隻在地底看到的帶翅膀怪物讓自己以後吃鳥類都有陰影
07:16:51<Shadow> “越靠近卡斯嘉德,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一般离人就越远呢。”
07:17:02<業平> “走吧走吧,留點神就是了。”
07:17:03<瑟麗娜> 『但是紅色的特別不吉利,比黑色的還不吉利!』
07:17:03* 茉實 甩了韁繩
07:17:16<Minas> 『反正我們現在也追不到它了,何必那麽在意呢,還是趕緊趕路吧。』
07:17:43<Shadow> 于是你们把破掉的袋子整理了一下,又上路了
07:17:54* Minas 帶領著隊伍繼續向前趕路。
07:18:19<瑟麗娜> 『總之你打起精神看路況啦,不要總是說些有的沒的』
07:18:37<Shadow> 在傍晚时分,你们也就靠近了一条河流,沿着它找到一座宽宽的石桥
07:18:41<Minas> 『我才不要在這麽冷的地方在外面喝西北風……』
07:19:08<Shadow> 已经入秋很久了,这条河水也降了下来
07:19:26<Shadow> 但是虽然宽度大减,流淌依然迅速
07:19:30<Minas> 『死烏鴉,耽誤那麽久的時間……這下子都到傍晚了,看起來入夜以前趕到城裏很有難度啊。』
07:19:35<茉實> 「今天看來是到不了了呢,紮營吧。」
07:19:41* 瑟麗娜 覺得傳說中的聖武士都是捨己為人的,喝個西北風算什麽
07:19:52<瑟麗娜> 『傳說和現實相差真大……』
07:20:02<Shadow> “雷响河到了呢...离城市应该还有些路途。”
07:20:04<茉實> 「烏鴉嗎?」
07:20:14<Minas> 『過橋以前要先慎重一點點,兵法說半渡而擊。』
07:20:33<瑟麗娜> 『狐貍先過去偵查一下?』
07:20:48* Minas 從車裏跳出來,走到比較接近石橋的地方。
07:20:53<業平> “不就過個橋嗎……”
07:21:05<茉實> 「我在駕車耶喂…」
07:21:14* Minas 仔細打量了打量這座石橋,注意一下橋上橋下有沒有埋伏什麽怪物。
07:21:20<Shadow> “这里以前也算是路上可以歇下脚的地方,要不我们今天晚上先在这里歇一宿?”
07:21:33* Minas 再踩踩看橋是否禁得住車馬通過。
07:21:38<業平> “離城還有多遠?”
07:21:41<瑟麗娜> “在橋上歇嗎?”
07:22:05<茉實> 「好啊,不過先過河吧?要是真的出事了才有路跑。」
07:22:06<瑟麗娜> “這不大妥當吧……”
07:22:22<Shadow> “不要紧张啦,林诺姆王国有修桥的地方,一定都是有人经常要通过的。”莎奈露指指河对岸的一片空地
07:22:37<Minas> 『嗯……這樣也好。』
07:22:37<茉實> 「大叔~橋可以走嗎?」
07:22:47<Minas> 『那麽我們就在河對岸紮營好了。』
07:22:48<Shadow> “我以前路过这里的时候,在这里扎营准备进城的商队不少呢。”
07:23:09<茉實> 「不過今天沒什麼人耶。」
07:23:23<業平> “那時代肯定變了。”
07:23:27<Minas> 『石橋看起來好像沒什麽問題。』
07:23:38<瑟麗娜> 『既然夏露露你來過這裏,那應該沒什麽問題』
07:23:42* 業平 看下這段路上次有人走是什麽時候
07:23:49<茉實> 「秋天不是所有人都忙得要死的季節嗎?」
07:23:50<DnDBot> 業平 投擲 追迹: 1d20+9=(18)+9=27
07:24:21<Shadow> 确实,这座颇有矮人风格的桥梁也算是结实,你们的马车驶过完全没什么问题
07:24:27* Minas 於是站在石橋對岸招呼車馬過橋。
07:24:42<茉實> 「駕。」
07:25:00* 茉實 揮了韁繩讓馬車過橋
07:25:03<Shadow> 检查了一下对岸的营火以后,武士认为上一次有人在这里扎营大概是几周前的事了
07:25:22* Minas 看到馬車上了石橋,轉過身來慢慢看了看可以宿營的地點。
07:25:35* 茉實 然後把車停在西北向擋住風
07:25:36<Shadow> 地上还有几支帐篷钉忘了带走的样子
07:25:37<Minas> 『嗯,至少這裡真的有人安營扎寨。』
07:25:39<業平> “起碼從跡象來看,這條路到幾周前還是安全的。”
07:25:41* 瑟麗娜 幫忙拖下帳篷和繩索
07:25:53<瑟麗娜> 『既然如此就趕緊動手吧』
07:25:56* 業平 點點頭,開始幫忙駐扎
07:26:19<瑟麗娜> 『趁天色尚早,還有空去林子里尋些柴火』
07:26:45<Shadow> 于是你们一起动手,把车马靠外,又搭起一座小宿营地
07:26:47<茉實> 「姊姊我們去找柴火順便巡一下附近!」
07:27:13<業平> “我去吧,說不定我還能搞點東西來加餐呢。”
07:27:36<Minas> 『上半夜我和瑟莉娜守夜吧,下半夜就交給葉平和茉實了。』
07:27:41<Shadow> “啊啊,辛苦大家了呢。”一直在马车上休息的天衣子也走下车厢,抱着一堆餐具和锅碗瓢盆
07:28:08<Shadow> “一路上都没能帮上什么忙,今天的晚餐就交给我吧。”
07:28:10* Minas 看了看生病發高燒的法師:『至於他,就讓他好好休息吧。』
07:28:27* 瑟麗娜 聽到還要等半夜才能睡覺,不由得苦起臉
07:28:29<Minas> 『嗯……這怎麽好意思。』
07:28:30<Shadow> 于是霍克依然在车厢里说胡话
07:29:12* Minas 幫著天衣子安頓一下篝火和廚具。
07:29:16* 業平 聽到要和狐貍一起值夜,頓時壓力山大
07:29:24<瑟麗娜> (w)『……話說天衣子小姐的廚具還真齊全,她不是把嫁妝都隨車搬來了吧?』
07:29:58<Minas> 『她家的資產主要還是在祖國吧……』
07:30:09<Shadow> “没事没事,毕竟下厨房是我的本行么。”从河边打来水,天衣子已经在篝火中间倒上了一袋刨花,划着炼金火柴把火升了起来
07:30:17<業平> “所以說我們是來幫大叔找嫁妝呢。”
07:30:35<Minas> 『你們都在想些什麽啊……』
07:30:36<茉實> 「說得好像要嫁人的是大叔一樣。」
07:30:40<Shadow> “呼,大家辛苦了,明天就要进城以前还是好好吃一餐吧!”
07:30:40<瑟麗娜> 『你別想太美,說不定到了祖國你就發現其實沒什麽家產給你,還要你貼錢下聘禮呢』
07:30:48* 業平 拍了拍圣武士的肩,準備出發去打柴
07:31:12* 茉實 腦中浮現了彌納斯穿著白無垢的畫面
07:31:39<Shadow> “瑟丽娜姐姐又在开玩笑了呢。”老板娘笑着把锅端到火架上
07:31:56* Minas 幫忙把晚餐安頓好了,吃完飯以後閒聊了幾句就等著入夜了。
07:31:59* 茉實 一個人咯咯偷笑了起來
07:32:42* 瑟麗娜 不情願地跟聖武士大眼瞪小眼
07:32:49<Shadow> 你们等着天衣子和莎奈露一起做好了晚餐,篝火的温暖暂时驱散了北地寒夜的包围
07:33:20<Shadow> 噼噼啪啪的木柴变成青烟升进夜空中
07:34:00<Shadow> 一对黑漆漆地眼睛在不远处的树尖上看着这一切,拍拍翅膀飞远了
07:34:24* 業平 開始吃的話就完全沒心思看風景和聽人說話了
07:34:59<Shadow> 等天完全黑下来以后,大家收拾好了东西,给营火添上了更多木柴
07:35:04* Minas 哼歌:『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
07:35:16* 瑟麗娜 無聊地用木柴撥弄着柴火
07:35:18<茉實> 「青色的月夜,海濱的岸上啊~那尋找著母親的,鳴泣的的小鳥~誕生在~在波之國中~溼透的翅膀,是銀色的~」
07:35:30<瑟麗娜> 『……別唱了,會招來狼的』
07:35:48<Shadow> 检查了一下睡得糊里糊涂的霍克和货车以后,你们安排好守夜的顺序,忍耐着圣武士和狐狸的高歌休息了
07:35:49* 茉實 看著營火唱歌
07:36:09<Shadow> (所以第一班守夜是?
07:36:42* 瑟麗娜 發現梅納斯唱上半夜,狐貍唱下半夜的話,誰都別睡了……
07:36:43<茉實> 「會招來的是蛇吧…」
07:36:57<Minas> [我和牧師吧。
07:37:04<DnDBot> 茉實 投擲 我有專業表演哼!: 1d20+8=(8)+8=16
07:37:11* 業平 和瑟莉娜一樣發現了根本矛盾
07:38:06<Shadow> 于是狐狸的歌声也慢慢变成了睡眠的唿哨,瑟丽娜和梅纳斯仍然大眼瞪小眼的裹着毯子坐在篝火两边
07:38:20* Minas 撥弄篝火。
07:38:43* Minas 不經意問道:『你其實不覺得這些事情都很沒有真實感麽?』
07:38:50* 業平 天知道夢到什麽鬼好東西,反正口水流個不停
07:38:55<Minas> 『我是說……什麽公主和祖國之類的……』
07:39:11<瑟麗娜> 『嗯?你不是很起勁地擁護嗎』
07:39:18<瑟麗娜> 『這時候又說起這個……』
07:39:34<Minas> 『撿到個什麽外國的玉璽……然後又千里迢迢地跑到這麽遠的地方來。』
07:40:19<Minas> 『嗯……有時候我在想其實或許我祇是不想要一直在瓦瑞西安無所事事罷了……』
07:40:34* 瑟麗娜 露出嘲笑的眼神,『我以為你一直在做著什麽,保護公主回複家園的英雄美夢呢』
07:40:57<瑟麗娜> 『想不到你竟然也會思考?嘖……』
07:41:33<Shadow> 你们闲聊到半夜,阿布达尔赋予梅纳斯的超精准生物钟提醒他,换班的时候到了
07:41:36<Minas> 『嗯,我想也是反正說了你也聽不懂……』
07:41:48<茉實> 「……那邊不可以啦啾嚕~」
07:41:56<Minas> 『換班的時間到了,你看起來好像很困的樣子……』
07:41:57* 瑟麗娜 戳著木柴,『……我不知道,我總覺得茫茫之中自有天意,我們跟著那命中註定的事情就好了』
07:41:58* 茉實 說著奇怪的夢話
07:42:08<業平> “屁股歸我了,混蛋!”
07:42:16* 瑟麗娜 的確一直在打哈欠
07:42:28* 業平 呢喃著
07:42:36* Minas 於是叫起下半夜守夜的一組。
07:42:40<瑟麗娜> 『這兩個人真的能清醒地值班嗎……』
07:42:52* 茉實 擦擦口水
07:42:58<Shadow> 你们把不知道在做什么怪梦的武士和狐狸拖出来,花了几秒钟把他们冻醒
07:43:05<業平> “嗚啊,真好吃。啊不,我是說,你們還好嗎?”
07:43:23<Shadow> 然后这两个倒霉蛋就接替了你们的位置坐在营火前
07:44:10<Shadow> .rh 2#d20
07:44:11-DnDBot- Shadow 投擲 : 2次 1d20 = 15 11
07:44:11<DnDBot> Shadow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07:44:14* 業平 醒了之後略帶失落。
07:44:16<茉實> 「吶,吃貨。」
07:44:24<業平> “嗯哼。”
07:44:31* 瑟麗娜 竟然被聖武士的一席話說得睡不著,惱怒地翻騰半夜,在快要天亮才合一會眼
07:45:25<茉實> 「川西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那裡人應該知道吧?」
07:45:28* 業平 警惕地看著有沒有奇怪的鳥飛來飛去,隨口答應狐貍的招呼
07:46:12<茉實> 「莫名其妙啊,突然覺得這兩年都是,從跟著商隊跑來這裡開始。」
07:46:46* 業平 聳聳肩答道,“上面的事情也不是咱們關心的呢。只要還能吃得飽,誰管國王大名們怎么樣呢。”
07:46:47* 茉實 不知道是自言自語還是真的想講話
07:47:28<茉實> 「不過我們這是兩隻腳都進了田泥裡了吧,唉唉」
07:48:03<茉實> 「好想回去種稻喔……」
07:49:08<業平> “反正只要天衣子小姐他們平安開心,我倒覺得江山啊什麽的是浮雲呢。不過既然她想要來搞清楚,作為朋友的我們也有守護她這個夢想的義務吧。”
07:49:21<業平> “或者說,我們是選擇去盡這個義務呢。”
07:49:25* 業平 聳聳肩
07:49:38<業平> “好冷。”
07:49:47<茉實> 「不過話說回來,我竟然會在瓦里西亞知道明海的真相呢。」
07:50:01<茉實> 「姊姊的毛毯才不分你。」
07:50:22<業平> “我也沒打算要這種軟弱的東西啦。”
07:50:23<茉實> 「噯,好像有東西」
07:50:28* 業平 又灌了口酒
07:50:34<業平> “嗯?!”
07:50:43<茉實> 「河床。」
07:51:04* 業平 挑起一條木柴,照向狐貍說的方向
07:51:12<Shadow> 茉實: 你们看到,刚才还黑漆漆的河水突然被什么东西照亮
07:51:18* 茉實 拿起一根火把,帶著業平網聲音的方向走
07:51:29<業平> “什麽東西?”
07:51:44<Shadow> 那是一条雕成龙形的船头,挂着灯火
07:51:52* 業平 另一只手已經拄著薙刀
07:52:09<Shadow> 在它的前面,一群人正在沉默地向你们的方向涌来
07:52:15<茉實> 「來著何人!?」
07:52:25* 業平 一腳踢向躺在车厢里的的圣武士和牧師
07:52:31* 茉實 用盡全力大喊
07:52:54* 茉實 同時端起了滑膛槍
07:52:54<Shadow> 听到狐狸对他们喊叫,对面的人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07:53:00* 瑟麗娜 剛有點迷糊就被踢醒了
07:53:10<業平> “起來啦,大叔和大姐。”
07:53:17<Minas> 『怎麽?』
07:53:23<業平> “有情況。”
07:53:24<Minas> 『發生了什麽事情?』
07:53:24<Shadow> 反而,他们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怒吼,开始向你们的方向冲锋
07:53:40* 業平 下意識往天衣子她們的車子方向靠
07:53:45<茉實> 「敵襲!」
07:53:49<Shadow> 说的好像是林诺姆王国的方言,你们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07:53:54* 瑟麗娜 翻身抓起藏在枕邊的治療魔杖
07:54:06<Minas> 『死蠻子……』
07:54:08<瑟麗娜> 『把夏露露和天衣子小姐也叫起來啦』
07:54:27* Minas 抽出劍來:『來不及啦,我們祇能自己應付了。』
07:54:28<Shadow> 接着就是一阵像暴雨一样的飞斧撕裂空气,砍在营火四周
07:54:32<業平> “小姐們,該醒醒了,有朋友來了。”
07:54:39* 業平 吆喝一聲
07:54:54<茉實> 「姊姊!海實姐!保護好霍克!」
07:55:01* 瑟麗娜 覺得這麽吵鬧,她們也該醒了
07:55:08* Minas 看看這是故意砍歪的還是他們太遜。
07:55:15<業平> “哦,對,還有霍克!”
07:55:36<Minas> 『別吵,冷靜一點。』
07:55:37<Shadow> 而在车顶上,你们看到莎奈露已经刷地站起身向人群射出一箭
07:55:57<Shadow> 一个家伙应声倒下,但其他人仍然在向你们冲锋
07:56:00<Shadow> (先攻
07:56:10* 業平 橫刀站在圣武士的身邊
07:56:11<DnDBot> Minas 投擲 init: 1d20+2=(13)+2=15
07:56:14<DnDBot> 瑟麗娜 投擲 init: 1d20=11
07:56:17<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4=(9)+4=13
07:56:17<DnDBot> 茉實 投擲 init: 1d20+5=(13)+5=18
07:56:20<DnDBot> Shadow 投擲 init: 1d20+4=(5)+4=9
07:56:54<Minas> 『留兩個活口。』
07:56:59* Shadow 将话题改为 '【茉|梅|业|瑟|蛮】'
07:57:12<Minas> 『如果都能留下最好。』
07:57:19<Shadow> (茉实行动
07:59:22* 茉實 瞄準其中一人
07:59:50<DnDBot> 茉實 投擲 開瞄準: 1d20+7=(3)+7=10
08:00:48<Shadow> 在黑暗中,茉实的子弹划出一道红光飞到河对岸去了
08:00:57<DnDBot> Minas 投擲 Longsword: 1d20+9=(10)+9=19
08:01:12<Shadow> (hit
08:01:12<茉實> 「這把槍一定哪裡有問題…」
08:01:20<DnDBot> Minas 投擲 Longsword: 1d8+5=(6)+5=11
08:01:24* Minas END
08:01:26* 茉實 丟掉
08:01:31<業平> (大叔直接臉探草叢開視野了
08:01:55<業平> “是你的技術不精啦,別怪槍啦。”
08:02:00<Shadow> 圣武士迎头冲上,一剑就砍翻一个大汉,又是一盾牌拍倒另一个
08:02:11* Shadow 将话题改为 '【茉|梅|业|瑟|蛮-11】'
08:02:18<Shadow> (业平
08:03:43* 業平 飛身上前,自由動作抽出武士刀,開pa直接砍
08:03:49<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9=(17)+9=26
08:03:53<Shadow> (hit
08:03:58<業平> (哎呀差點就暴擊了
08:04:19<DnDBot> 業平 投擲 : 1d8+13=(6)+13=19
08:04:28* Shadow 将话题改为 '【茉|梅|业|瑟|蛮-30】'
08:04:41<Shadow> 业平也回身砍到两人
08:05:28* 瑟麗娜 看看一共有多少個蠻子……
08:05:32<Shadow> 你们发现,这些蛮人虽然凶悍,但是战斗经验并不精熟,只是靠着一股蛮力在冲击你们
08:05:42<Shadow> (大约有20多人
08:05:48<茉實> (……
08:05:49<業平> “我覺得我們能談談啦。”
08:05:57<Shadow> (你们先砍!
08:06:04<Shadow> (瑟丽娜行动
08:06:05* 瑟麗娜 看看這些蠻子是活人嗎……?
08:06:11* 業平 更多是跟大叔喊話
08:06:29<Shadow> (是活人
08:09:26* 瑟麗娜 不想跟著兩個衝動的白癡上去送死,暫時等待一下看看情況
08:09:35* 瑟麗娜 delay到怪物後面
08:09:50* Shadow 将话题改为 '【茉|梅|业|蛮-30|瑟】'
08:10:05<DnDBot> 茉實 投擲 本地:龍船是什麼人在用: 1d20+10=(13)+10=23
08:10:46<Shadow> 蛮子们在被迎头痛击以后暂时站住了脚,而是齐刷刷地又从腰上摘下飞斧
08:11:34<Shadow> 锃亮的斧头向雨点一样直奔你们而来
08:11:45<Shadow> (业平梅纳斯茉实反射
08:11:55<DnDBot> 茉實 投擲 反射: 1d20+6=(20)+6=26
08:12:02<DnDBot> 業平 投擲 別跟爹提反射啦: 1d20+3=(6)+3=9
08:12:23<DnDBot> Minas 投擲 ref: 1d20+6=(13)+6=19
08:12:26<DnDBot> Shadow 投擲 : 1d8+6=(8)+6=14
08:12:41* Shadow 将话题改为 '【茉-7|梅-7|业-14|蛮-30|瑟】'
08:13:11* 瑟麗娜 上3右1,引導能量治療大家……
08:13:21<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eal: 2d6=(4,1)=5
08:13:22<Shadow> 靠着结实的盾牌和马车掩护,梅纳斯和茉实勉强避过了一轮斧头
08:13:37* 瑟麗娜 end
08:13:47<Shadow> 但是首当其冲的业平则被好几把飞斧砍中受伤不轻
08:13:59* 業平 被砸個正著,半臉淌血
08:14:16<Shadow> 看到战果有效,后面的蛮子一声吼叫又开始继续冲击
08:14:36* 茉實 拔出剛改裝好的雙管手槍
08:14:44<DnDBot> Shadow 投擲 : 3d6=(1,3,5)=9
08:15:21<Shadow> 瞬间半个营地都陷入他们的刀光剑影之下
08:15:48* Shadow 将话题改为 '【茉-2|梅-11|业-18|蛮-30|瑟-4】'
08:16:34<Shadow> (茉实行动
08:16:39<茉實> (集群只要包住就有傷害
08:16:47* 茉實 後退一步:「正好拿這些土匪試試新槍!」
08:16:57<DnDBot> 茉實 投擲 瞄準: 1d20+8=(20)+8=28
08:17:04<Shadow> (...
08:17:08<Shadow> (确认!
08:17:09<DnDBot> 茉實 投擲 : 1d20+8=(1)+8=9
08:17:14<業平> (啊哈哈哈哈哈
08:17:16<Shadow> (hit
08:17:23<茉實> (你玩我!
08:17:29<業平> (傻豆擦了擦頭上的冷汗
08:17:37<DnDBot> 茉實 投擲 : 1d8+4=(3)+4=7
08:17:45* Shadow 将话题改为 '【茉-2|梅-11|业-18|蛮-37|瑟-4】'
08:18:05<業平> (被集群包住能五尺不
08:18:21<Shadow> 逃离蛮子的茉实一枪轰翻了一个
08:18:23<Shadow> (可
08:18:35<Shadow> (梅纳斯行动
08:19:06* Minas 砍砍。
08:19:28<DnDBot> Minas 投擲 Longsword: 1d20+7=(18)+7=25
08:19:35<DnDBot> Minas 投擲 ShieldSlam: 1d20+6=(14)+6=20
08:19:48<Shadow> (两hit
08:19:50<DnDBot> Minas 投擲 : 1d8+5+1d6+2=(8)+5+(1)+2=16
08:19:56* Minas END
08:20:17<Shadow> 圣武士在人群里左冲右突,仗着盔甲厚实拼命砍人
08:20:26* Shadow 将话题改为 '【茉-2|梅-11|业-18|蛮-53|瑟-4】'
08:20:40<Shadow> (业平
08:20:57<業平> (這玩意能挑戰不
08:20:59* Minas 這是無雙。
08:21:03<Shadow> (可
08:21:49<茉實> 「我想我需要一把霰彈槍(嘆」
08:22:19* 業平 怒吼一聲(迅捷動作開挑戰,開聯結武器貌似是自由動作?)大刀往蠻子頭上砍去
08:22:39<DnDBot> 業平 投擲 砍: 1d20+11=(16)+11=27
08:22:57<DnDBot> 業平 投擲 : 1d8+17=(8)+17=25
08:23:06* Shadow 将话题改为 '【茉-2|梅-11|业-18|蛮-70|瑟-4】'
08:23:14* 業平 五尺往另一邊移動
08:23:32<Shadow> 业平演示了一把什么叫真无双,砍得剩下来的蛮子七零八落
08:23:35<業平> (end
08:24:44<Shadow> 剩下来的蛮人意识到还站着的人已经不多,不过还是玩命往里冲刺
08:24:59<DnDBot> Shadow 投擲 : 3d8=(6,5,1)=12
08:25:05<業平> (不會被ao?
08:25:11* Shadow 将话题改为 '【茉-14|梅-11|业-18|蛮-70|瑟-16】'
08:25:29<Shadow> (来AO
08:25:49<DnDBot> 業平 投擲 掉ab了好慘: 1d20+9=(7)+9=16
08:25:51<DnDBot> Minas 投擲 Longsword: 1d20+9=(10)+9=19
08:25:57<Shadow> (长剑中
08:25:59<業平> (damn
08:26:18<DnDBot> Minas 投擲 Longsword: 1d8+5=(8)+5=13
08:26:24* Minas END
08:26:39* Shadow 将话题改为 '【茉-14|梅-11|业-18|蛮-83|瑟-16】'
08:27:05<Shadow> 虽然只剩下几个人,蛮子群还是包围了瑟丽娜和茉实
08:27:06* 瑟麗娜 繼續治療大家
08:27:12<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eal: 2d6=(4,2)=6
08:27:18* 瑟麗娜 end
08:27:33* Shadow 将话题改为 '【茉-8|梅-5|业-12|蛮-83|瑟-10】'
08:27:36<Shadow> (茉实
08:28:04* 茉實 用輕快的腳步穿越營火遠離蠻子群
08:28:21<DnDBot> 茉實 投擲 特技: 1d20+10=(2)+10=12
08:28:36<茉實> (AO
08:28:45<DnDBot> Shadow 投擲 : 3d8=(1,5,5)=11
08:28:55* Shadow 将话题改为 '【茉-19|梅-5|业-12|蛮-83|瑟-10】'
08:29:15<Shadow> 尝试穿过蛮子群的茉实还是被狠狠地砍了几下
08:29:20<DnDBot> 茉實 投擲 開槍: 1d20+8=(3)+8=11
08:29:27<Shadow> (miss
08:29:44<茉實> 「糟糕死定了……」
08:29:58<茉實> (end
08:31:46<DnDBot> Minas 投擲 Longsword瘀傷: 1d20+3=(3)+3=6
08:31:59<DnDBot> Minas 投擲 Shield瘀傷: 1d20+2=(6)+2=8
08:32:04* Minas END
08:32:14<Shadow> (当然都没中
08:32:27* Minas 是有菩薩心腸的好人,不亂殺人類。
08:33:03<Shadow> 于是你们围住了剩下几个家伙,费了一翻手脚总算放倒一个
08:33:33* 業平 大晚上的被砍了一臉血,滿肚子的不爽
08:33:49<Shadow> 营地里横着十数具尸首,等你们再看向河岸时,发现龙头长船已经被开走了
08:34:01<Shadow> 看来还是有几个人逃出了你们的刀剑
08:34:14<業平> “有人知道那是誰的船不?”
08:34:37<業平> “我想過路的山賊沒錢買這么氣派的玩意吧。”
08:34:38<Shadow> 马车上插满斧头,莎奈露小心翼翼地从车顶上跳下来
08:34:54* 業平 說完又狠狠踢了俘虜一腳
08:34:57* 瑟麗娜 看向據說是經常來此地的夏露露,『你懂得他們的語言嗎』
08:35:13<Shadow> “是我疏忽了...想不到这个时候还会有劫掠的乌尔芬人...”
08:35:18<Shadow> “嗯,没问题。”
08:35:32<Minas> 『嗯,搜搜他們身上有什麽標識物沒有。』
08:35:57<DnDBot> 茉實 投擲 搜屍體: 1d20+7=(17)+7=24
08:36:00* 業平 動手搜
08:36:06<Minas> 『不知道他們和卡斯嘉德關係怎麽樣,希望他們沒什麽親密的聯係。』
08:36:16<Shadow> “上一次我听说有沿河抢掠的强盗已经是三四十年前了吧,离卡斯嘉德这么近还有掠夺者有些不正常...”
08:36:43<瑟麗娜> 『烏爾芬人?那又是什麽……』
08:36:51<Shadow> 说着,莎奈露转向被捆起来的蛮子,开始用乌尔芬人的方言翘他的嘴
08:36:55<茉實> 「總不會又是有人派來的吧?比如說我們要去找的劍的主人?」
08:36:57* 瑟麗娜 覺得蠻子和蠻子都長的一樣
08:37:06<Minas> 『嗯,就當是那隻什麽烏鴉的預示已經應驗了吧。』
08:37:16<Minas> 『這樣就可以不必擔心了。』
08:37:21<Shadow> 蛮子一开始还不愿意松口,不过过了一会似乎也慢慢开始讲话了
08:37:31<瑟麗娜> 『說不定是那個烏鴉報的信呢』
08:37:35<業平> “是這樣嗎?”
08:37:44<Shadow> 然而话还没讲完三句,这家伙好端端的突然噗地七窍喷血
08:37:47<Minas> 『你以爲烏鴉的腦力有這麽強大嗎?』
08:38:03<業平> “如果那是真的烏鴉的話。”
08:38:07<Shadow> 咚的一声就栽倒在地上,把莎奈露吓了一跳
08:38:15<Minas> 『我們教會給烏鴉測試過智商,發現大約是在企鵝和麋鹿中間。』
08:38:17<瑟麗娜> 『那隻烏鴉特別大,腦子也會大點吧……咦?』
08:38:19<茉實> 「沒事吧!?」
08:38:30<Shadow> “怎怎么..”
08:38:34<業平> “切,膽小鬼竟然自殺了。”
08:38:44<Minas> 『嗯?這是怎麽回事?』
08:38:56<瑟麗娜> 『夏露露你……做了什麽?』
08:38:57<Shadow> “他刚才说花钱派他来的是...然后就死了?”
08:39:01<業平> “估計是咬了什麽毒囊吧。”
08:39:19* 業平 去試下扳那貨的嘴巴
08:39:25<Shadow> “我都没问清楚怎么说不完半句就倒下?‘
08:39:28<Minas> 『唔……』
08:39:37* 瑟麗娜 趕緊上前把屍體翻過來,開偵測毒素,調查死因
08:39:47<Shadow> 很奇怪,这家伙嘴里并没有毒物之类的东西
08:39:52<茉實> 「感覺不像,比較像是……詛咒什麼的?」
08:39:57<業平> “又或者……還有個我們看不見的傢伙藏在附近。給他施了什麽毒咒”
08:39:57<Minas> 『花錢來對付我們?』
08:40:07<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eal: 1d20+11=(11)+11=22
08:40:13* 業平 站起身來環視了一圈
08:40:16<Shadow> 不过他牙关咬的死死的,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08:40:22<Shadow> 就像是活活吓死的样子
08:40:31<Minas> 『難道是和那些妖魔有一腿?』
08:40:35<DnDBot> 業平 投擲 爆裂吧現實!: 1d20+9=(17)+9=26
08:41:01<瑟麗娜> 『好像是……嚇死的?』
08:41:10* Minas 感受一下周圍有沒有邪氣。
08:41:11<瑟麗娜> 『嚇死的會七竅流血嗎?』
08:41:21<Shadow> 而你们周围除了尸体,丢弃的武器和被踢翻的营火,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怪东西了
08:41:24* 瑟麗娜 沒見過這種死法
08:41:29<Shadow> (可SC
08:41:38<Shadow> (很高就是了(ry
08:41:48<DnDBot> 瑟麗娜 投擲 sc: 1d20+8=(15)+8=23
08:41:48<茉實> (法術技藝啦…
08:41:57<Minas> [不過是個Phantasmal Kill……
08:42:08<Shadow> 瑟丽娜认为这大概是某种法术的效果
08:42:09<瑟麗娜> [要裝作不知道
08:42:24<Shadow> 但是至于是什么罕见的法术,她倒是看不出原因
08:42:26* 瑟麗娜 開dm看看周圍……
08:42:54<Shadow> 而一直在搜尸体的业平和茉实则有新的发现
08:43:15<Minas> 『嗯……是什麽法術嗎……看起來我們真的有被什麽妖魔盯住了呢。』
08:43:20<Shadow> 大多数蛮子手上都戴着一颗粗糙的金戒指
08:43:36<瑟麗娜> 『也不一定是妖魔啦……』
08:43:39<Shadow> 戒指被铸成狮子头的形状
08:43:51<瑟麗娜> 『有些邪惡的法師,也會使用這種法術……』
08:44:06<Shadow> 虽然工艺一般,不过可以看出基本上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
08:44:07<瑟麗娜> 『而且,有時候人心比妖魔還可怕呢』
08:44:08<茉實> 「比較像是在地的有錢人呢。」
08:44:15<Shadow> 大约有十几枚之多
08:44:26<Minas> 『但是邪惡的法師應該不會專門來挑我們襲擊。』
08:44:55<業平> “對這種戒指有印象嗎?”
08:45:00<Minas> 『我們看起來祇是個普普通通沒什麽錢的商隊,除非是有人知道天衣子的身份,否則不會花錢來襲擊我們的。』
08:45:02<茉實> 「姊姊,卡斯嘉德有用獅子做徽記的家族或組織嗎?」
08:45:04<瑟麗娜> 『嗯,我們發現的那東西,大概在拿出來的時候被偵測到了吧』
08:45:05* 業平 將搜到的戒指給大家看
08:45:20<Shadow> 莎奈露拾起一枚戒指看了看
08:45:21<瑟麗娜> 『這樣想被什麽東西襲擊就都不奇怪了?』
08:45:30<Shadow> 然后摇摇头
08:45:59<Shadow> “乌尔芬人用狮子头当徽记的太多了,就是退休的劫掠者也有不少...”
08:46:23<Shadow> “可能要到卡斯嘉德我们大概才问得出个所以然来呢。”
08:46:26<DnDBot> Minas 投擲 Nobility: 1d20+7=(20)+7=27
08:46:44<Minas> 『我看看,我倒是對這些家紋什麽的很熟悉。』
08:46:55* 茉實 給
08:47:05<Shadow> 梅纳斯也认为,这个铸造粗糙的徽记虽然明显是个家徽什么的
08:47:27<Shadow> 但至于乌尔芬氏族有多少人用这个徽章,他还真没有头绪
08:48:08* 瑟麗娜 看著某人裝模作樣,『不懂不要裝懂啦……』
08:48:22<Minas> 『唔,這東西看起來太粗糙了,在這地方至少有半打家族用獅子當徽章。』
08:48:44<茉實> 「不過至少有一個家族嫌疑最大呢。」
08:48:45<Shadow> “总之天也快亮了,我们还是赶快靠近卡斯嘉德吧。”
08:48:45<業平> “感覺說了跟沒說……啊,我是說,這些傢伙看起來還是挺有來頭的吧。”
08:49:03* 業平 感覺還是不直接吐大叔槽比較好
08:49:09<Shadow> “至少不会在城外被袭击了...这简直荒唐呢。”
08:49:41<Minas> 『把這些戒指收集起來吧,説不定可以用來換點賞金什麽的。』
08:50:11<Minas> 『至少城裏的頭領們應該是不會喜歡有人在他們的地盤到處行搶的。』
08:50:12<茉實> 「我們先想辦法去勒住那個買走劍的歐吉桑的脖子問清楚吧^_^~」
08:50:29* 瑟麗娜 掂量下金戒指,『就算融了也值些錢呢』
08:50:44<業平> “如果是真金的話。”
08:50:49* 業平 對此沒啥關心
08:50:54<Minas> 『嗯,不過我們還不知道那把草薙劍在誰手裏。』
08:51:16<瑟麗娜> 『草什麽劍?』
08:51:19<Minas> 『如果能和有勢力的人打點交道,説不定會有好處。』
08:51:30<Minas> 『草雞劍。』
08:51:50<瑟麗娜> 『你真的認識那些東方文字嗎……』
08:51:52<業平> “聽起來挺好吃的樣子呢。”
08:51:53<茉實> 「不要拿我們國家的聖物開玩笑…」
08:51:59* 瑟麗娜 鄙夷不懂裝懂的
08:52:03* 業平 笑笑
08:52:22<Minas> 『總而言之,我們先去找個旅館,打聽一下情況。』
08:52:25<瑟麗娜> 『話說我們上次還在城堡里救出個膽小鬼呢』
08:52:26<Shadow> 于是你们趁着黎明前的黑暗收拾了行李,整理好了损失的货物
08:52:37<Shadow> 趁夜赶往卡斯嘉德城
08:52:39<瑟麗娜> 『說不定這次他能幫到點忙』
08:52:54<Shadow> 在第二天的下午时分,终于到了城外
08:52:56<Minas> 『再買兩桶好酒,送給古拉姆神殿,説不定能通過那個沃爾夫攀上點關係。』
08:53:50<茉實> 「您好,請問商行往哪走?」
08:53:57* 茉實 問守衛
08:54:50<Shadow> 虽然是北地乌尔芬人的城池,不过卡斯嘉德的大小也确实不愧为王都
08:55:14<Shadow> 和塔尔多与切利亚斯的大城市相比规模上毫不逊色
08:55:46<Shadow> 袅袅的烟雾在灰色的天空之城像斗篷一样笼罩着整个城市
08:55:59<Minas> 『按照這本手冊的内容。』
08:56:25<Minas> 『我們去堅冰區落脚吧。』
08:57:03<業平> “嗯,先做買賣吧,掩人耳目也容易一點。”
08:57:06<Minas> 『離每個城區都不算太遠,又不太引人注目。』
08:57:31<Shadow> 于是你们穿过长角区的城门,在大门前报完关税以后,高大的卫兵就放你们入城了
08:57:54<瑟麗娜> 『哦,據說有吾神和傻瓜古拉姆的神殿呢』
08:58:00<Shadow> “这里虽然风俗和南部不太一样,不过还是要万分小心。”
08:58:12<Minas> 『好的,謝謝。』
08:58:12<Shadow> 天衣子一路在车马里提醒你们
08:58:24* Minas 丟了個銀幣給衛兵。
08:58:32<茉實> 「市中心很貴的吧…」
08:58:45* 瑟麗娜 好奇地看看馬車外的景色,再看看導遊手冊
08:58:49<Shadow> “据说血鹰王能在这里坐稳,并不是因为他比别的国王都壮。”
08:59:03<Minas> 『一般來説,祇要露出是外地人的模樣來,怎麽都會被宰一刀……』
08:59:03<瑟麗娜> 『真不愧是貿易中心啊,雖然那些建筑很粗鄙……』
08:59:11<Shadow> “而是,他手下的耳目比其他国王都多。”
08:59:19<Minas> 『和在什麽城區沒什麽關係……』
08:59:24* 瑟麗娜 像個外地人一樣指手畫腳
08:59:56<Shadow> “卡斯嘉德虽然是整个林诺姆王国最像乌尔芬人的地方,但是里面的滑头不比任何一个大城市少。”
09:00:10<業平> “大城市都這個死鬼樣的啦……”
09:00:16<茉實> 「啊,我好想聽西邊的人講過,『小心牆壁在動』,沒錯吧?」
09:00:16<Minas> 『天色也不早了,我們先找家旅館休息一下,然後看看最近有沒有關於那些野蠻人搶劫者的流言再説。』
09:00:33<Shadow> “你们打听消息的时候要千万,千万留神,这里已经离我们的敌人非常近了,不能节外生枝。”
09:00:52<業平> “我有種預感,咱們是怎么都沒法打聽出強盜的消息的。”
09:00:55<茉實> 「先下貨吧,帶著這些貨物不是辦法」
09:01:10<Minas> 『這些貨其實也不值幾個錢。』
09:01:20<茉實> 「但是麻煩啊。」
09:01:25<瑟麗娜> 『別這麽説嘛……』
09:01:41<Shadow> 于是你们伪装成客商,一路挤过长角区的牛羊群和农夫,又穿过琥珀区成片的店铺
09:01:44<瑟麗娜> 『畢竟從南邊那麽遠運來的,說不定這裏就值錢了呢』
09:01:50<茉實> 「去去去,買賣的事情就讓大叔負責了。」
09:01:56<業平> “不值幾個錢呢,求打賞幾個啊客官。”
09:02:04<Minas> 『真那麽容易賺錢市場早就飽和了……』
09:02:05* 業平 追著圣武士要錢
09:02:13<Shadow> 在两道大门以后,终于抵达了卡斯嘉德核心的坚冰区
09:02:20* 瑟麗娜 不過看看物資齊全的集市,有點心虛
09:02:36<Minas> 『所謂的經濟規律和價格是由阿布達的看不見的手在掌握的。』
09:02:50<Shadow> 果然,高大的古拉姆神殿冒着黑烟,和远处高塔一样的黛丝娜神殿遥遥相对
09:02:57<茉實> 「聽起來就像變態一樣」
09:03:03<瑟麗娜> 『你是説小偷那種看不見的手?』
09:03:45<茉實> 「是廟會裡面到處亂摸的第三隻手吧」
09:03:45<Shadow> 你们也发现,这里的市民要比其他几个城区热情的商人和老实农民更为冷淡
09:03:46* 瑟麗娜 仰望
09:03:55<瑟麗娜> 『這神殿還真有氣派……』
09:03:57<業平> “還有強買強賣的惡棍之手”
09:04:17<Shadow> 几乎人人都挂着武器和盾牌,在大街上自顾自的穿过
09:04:33<Minas> 『看起來真是個不太友善的地區呢。』
09:04:42<業平> “堅冰區果然名副其實呢。都一副我欠他三頓飯的樣子”
09:04:43<瑟麗娜> 『我要先去拜拜,說不定和神殿的人比較好打探情報』
09:04:44<Minas> 『這裡大概賣不出什麽東西。』
09:04:53<Minas> 『嗯,這倒是。』
09:05:06<Minas> 『我們也順道參拜一下吧。』
09:05:22<茉實> 「好~」
09:05:28<Shadow> 你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相对僻静的的旅店,前台的老板也没什么笑脸的收下你们的钱,吩咐佣人打理好你们的车马
09:05:42* 茉實 準備每一間神殿都去拜一下
09:05:56<Minas> 『嗯,至少房間還比較乾淨。』
09:05:57<Shadow> 然后带你们到了大的几乎像城堡大厅一样的石头客房里
09:06:21<業平> “哇,這裡的地皮都不要錢的嗎?”
09:06:29<Shadow> 打扫倒是十分整洁,就是除了房间中心的大火炉外,整个房间略微有些冷
09:06:33<Minas> 『而且房間面積很誇張,朝向也好。』
09:06:34<瑟麗娜> 『至少以這個價錢來說,屋子的面積還算很大了……』
09:06:40<Shadow> 还好毛皮毯子一应俱全
09:06:52<茉實> 「比較偏遠吧,你們看客人都不多。」
09:06:59* 瑟麗娜 覺得清凈點也好
09:07:05<Minas> 『真要做生意的話,我們應該湊錢把旅館買下來然後雇幾個瓦瑞西安的女孩子來做侍應生。』
09:07:20<Minas> 『這樣大概能經營得不錯。』
09:07:21<業平> “好嘍,終於不用只靠酒擋寒了。”
09:07:34<Shadow> “如果你们不想被打扰,记得挂上牌子。”大胡子老板给你们留下个一面画着哭丧脸的木头门牌
09:07:35* 業平 去摸了摸毯子
09:07:39<瑟麗娜> 『阿佈達教導的經營之道都是這樣的嗎?』
09:08:16<Minas> 『隔行如隔山啊,每個行業都要找懂行的人按照行業規律來經營。』
09:08:38<瑟麗娜> 『……說的好像你很懂似的』
09:08:41<業平> “如果能雇到個好大廚,生意還能更紅火呢。”
09:08:48* 業平 醉翁之意不在酒
09:09:27* 瑟麗娜 放下鋪蓋捲就前往黛絲娜神殿
09:09:29<Shadow> 天衣子对这间旅店也算满意,于是你们挂了个假名,说是急着赶回明海的商人,暂且住下了
09:09:30<Minas> 『我現在就是在慢慢總結各地的風俗和經濟規律,以後還打算出一本有關風俗和經濟形式的書呢。』
09:09:50<Shadow> 不过老板听说你们要回明海,只是摇摇头
09:10:03<Minas> 『哦?怎麽?』
09:10:06<Shadow> “现在,没有向导,你们过不去。”
09:10:08<業平> “比起當這種鬼扯的理論家,還不如趁現在能賺到錢多多實踐啦。”
09:10:20<茉實> 「沒有嚮導?怎麼回事?」
09:10:30<Minas> 『我們可以出錢雇人。』
09:10:31<瑟麗娜> 『以前沒有嚮導也不行吧……』
09:10:38* Minas 做很急的樣子。
09:10:40<瑟麗娜> 『我是説世界之冠那條路』
09:10:44<業平> “嚮導?是那種將你帶到獅子窩邊的蠢貨嗎?”
09:11:12<Shadow> “没有向导,前段时间,有商团把城里能带人过世界之冠的向导都雇走了。”
09:11:16<Minas> 『老闆,我們的貨得儘早趕回去,否則家裏的大老闆就要倒閉了。』
09:11:29<Shadow> “你们自己去爬山,会被科斯彻奇统统卷走的。”
09:11:52<茉實> 「大商團?都是哪些人?」
09:11:54<瑟麗娜> 『什麽商團這麽大牌?』
09:12:07<Minas> 『總不可能一個向導都不剩啊,一個商隊能雇幾個向導。』
09:12:21<Shadow> “不知道,大概是琢牙区的大老板吧。”
09:12:39<Minas> 『總不能雇五六十個向導每個指的方向都不一樣啊。』
09:12:44<Shadow> “你们真是运气不好,看来要在这边过冬了。”
09:13:04<Minas> 『老闆你別跟我們開這種玩笑。』
09:13:05<Shadow> 老板摇摇头,又去给你们的房间添置毛皮了
09:13:10<茉實> 「是要那啥,壟斷吧,真是差勁的做生意方法呢」
09:13:21<Minas> 『酒飯錢又少不了你的,何必非要我們住到開春。』
09:13:25<業平> “我覺得這裡的人都普遍缺乏幽默感啦,所以很可能是真的……”
09:13:36<茉實> 「嚮導們有公會嗎?我來去問問」
09:13:43* 瑟麗娜 拿出個剛剛撿到的金戒指,神秘兮兮地給老闆看
09:13:49<瑟麗娜> 『認得這個嗎』
09:14:08<Shadow> 老板被你叫住,盯着戒指看了一会
09:14:14<Shadow> “不认识。”
09:14:28* 瑟麗娜 發現老闆真是沒什麽利用價值
09:14:44<Minas> 『嗯……不知道爲什麽要雇傭那麽多的向導……』
09:15:02<Minas> 『不如我們去黛絲娜教會看看,教會里總會有向導之類的吧?』
09:15:20<茉實> 「去問了就知道,大家站在這裡瞎猜也不是,走吧。」
09:15:29<Minas> 『嗯,說的也是。』
09:15:37* 瑟麗娜 想說教會一直提倡大家體驗自行尋路/迷路的樂趣,大概不會有什麽嚮導
09:16:01* 瑟麗娜 不過看見梅納斯期待的眼神也不好直說……
09:16:06<Shadow> 于是你们离开旅店,穿过大街上来来往往的市民,一路往黛丝那的神殿去
09:16:11<瑟麗娜> 『嗯,去教會看看吧』
09:16:25* 業平 出門前問下老闆這裡有什麽推薦的小吃
09:16:26<Minas> 『不過話説回來其實我們也不是來找向導的。』
09:16:31<Shadow> 现在的神殿里祭司也不多,不过他们倒是很热情的接待了教友瑟丽娜
09:16:53* 茉實 說起來路上很多黃皮膚的人呢,天洲區在哪呢?
09:16:58<Minas> 『倒是那個什麽草薊劍的下落才是我們的重點目標。』
09:17:00* 茉實 看著地圖
09:17:53* 瑟麗娜 例行做了簡單的參拜儀式,看看四下是不是像路上的小神廟一樣有寫下『XX到此一遊』的地方
09:18:13<瑟麗娜> 『說起來,最近城附近不安全啊……』
09:18:29* Minas 也拜拜。
09:18:31* 瑟麗娜 有意無意地跟祭司聊天
09:18:37* 茉實 把槍放在祭壇上
09:18:44<Shadow> 只有两个常驻祭司的神殿还是相当冷清的
09:19:12<瑟麗娜> 『聽說有商隊被烏爾芬人打劫了呢,就在離城市不到一天的地方!還是大道上』
09:19:31<茉實> 「……求北斗神女保佑我的火槍常保精準,不要在危急時候出差錯。」
09:19:50* 業平 到處溜達,看下有沒有看起來像是同鄉的傢伙
09:19:51<Shadow> 不过他们对于乌尔芬人仍在打劫这些事情却表示惊讶
09:20:23<Shadow> “明明在卡斯嘉德种地养羊就很来钱,为什么还要去抢劫呢?’
09:20:54<瑟麗娜> 『蠻子的習性就是嗜血,誰知道呢』
09:21:09<Shadow> “嘘..最好不要乱说。”
09:21:24<瑟麗娜> 『話說你們難道沒有聽說附近有被打劫的商隊?』
09:21:24<茉實> 「所以這裡有多久沒有烏爾芬強盜了呢?」
09:21:44* 茉實 參拜完就晃了回來
09:22:22<Shadow> “大概得有二三十年没听说了吧...之前还有个老海盗在城北买了个旧城堡退隐江湖来着。”
09:22:28* 業平 塞了一口袋小吃轉了回來
09:22:50<茉實> 「老海盜?叫什麼名字的?」
09:23:27<Shadow> “我想想...嗯...‘石眼’,对,人们都这么叫他。”
09:24:01<瑟麗娜> 『對了,聽說有個商隊把前往世界之冠的嚮導都僱走了?』
09:24:05<茉實> 「很大的海賊團嗎?
09:24:06<Shadow> 好像说前几天这老头刚蹬腿,他的远方亲戚还要来给他送葬什么的吧
09:24:09<業平> “對了,之前聽人說在河上看到過挺氣派的船呢。”
09:24:12* 瑟麗娜 八卦貌
09:24:20<Shadow> “向导?”
09:24:40<業平> “好像是說龍船來著?”
09:24:51<瑟麗娜> 『是啊,不知道哪個商隊這麽豪爽』
09:24:54<Shadow> “其实吧卡斯嘉德虽然大,但是真正有本事能把人带过天境之墙的向导并不多。”
09:25:26<瑟麗娜> 『你們認識這樣的人嗎?我倒是很想去那邊遊覽一番』
09:25:53<Shadow> “前段时间确实有人赶在夏季把向导都雇走了...现在反正快要入冬,就是有向导愿意走天境之墙,大概也没人愿意过去吧。”
09:26:19<Minas> 『你知道一個叫做斯納瓦爾德的姓氏嗎?』
09:26:35<Shadow> 祭司商量了一会
09:26:50<茉實> 「這樣啊,那些嚮導有沒有行會的?」
09:26:51<Minas> 『據説以前很有勢力,不知道現在怎麽樣了。』
09:26:58<Shadow> “嗯...我们好像有听说这么个人,好像是老商人吧。”
09:27:15<Shadow> “不过具体在城里的哪个地方,我们就不清楚了。”
09:28:08<Minas> 『據説以前有個這姓氏的人很有勢力,不知道現在怎麽樣了。』
09:29:35<Shadow> “你们可以打听一下这里的老居民,他们大概比较了解姓这个的人。”
09:29:51<Minas> 『嗯,說得也是。』
09:30:11<Minas> 『打擾你們清修了。』
09:30:19<Shadow> (于是还有什么要问的?
09:30:25<茉實> 「這裡有哪位知道得多的耆老嗎?」
09:30:31* Minas 心說其實應該是打擾你們午睡了……
09:31:16<Shadow> “老人的话...”
09:32:11<Shadow> “这里定居下来有年头的氏族非常多的,你们要打听的话,恐怕要一个一个查宗谱了啰。”
09:32:31<茉實> 「啊,謝謝了,順便問一下,哪裡的小麥最貴?」
09:32:38<業平> “聽起來不是啥好差事……”
09:33:00<Shadow> 你们问了些商品情报,然后就告别了黛丝娜的神殿
09:33:48<Shadow> 一出门,你们就看到,在远远的一箭长屋房梁上蹲着个黑东西
09:34:08<茉實> 「嗯……石眼的葬禮上說不定能聽到些什麼消息吧?」
09:34:10<Shadow> 毫无疑问,正是之前跟在你们车队后面的那只大乌鸦
09:34:13* 業平 抬頭,滿心不詳的預感
09:34:33<Shadow> 它歪着头盯了你们好一会
09:34:45<Shadow> 然后扑啦啦飞走了
09:35:09<茉實> 「啊賀,現在肯定是有人在我們後頭鬼鬼祟祟的了。」
09:35:37<業平> “這次又意味著啥?給晚餐下毒,還是來一隊城管鎖我們入獄?”
09:35:43<Shadow>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