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3:奇妙的宝物与新的旅程  (阅读 2303 次)

副标题: 第一章完结篇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86
  • 苹果币: 2
06:42:05<Shadow> =======================================似乎过了很久但其实不久的第十三回===================================
06:42:14<Shadow> (继续上次的战斗
06:44:33<Shadow> (轮到业平行动
06:48:29<業平> (繼續砍石頭
06:48:52<Shadow> (骰
06:48:58<DnDBot> 業平 投擲 西奈: 1d8+10=(6)+10=16
06:49:11<業平> (砍完再向上五尺掩護圣武士
06:49:20*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17(恶心)|茉-17(恶心)|梅-17(恶心)|瑟-17(恶心)|鸦-29|雕像-81]'
06:49:49<Shadow> 武士的魔法刀再次建功
06:50:13<Shadow> 这次一刀之下,雕像断了条腿,开始大幅度倾斜下来
06:51:01<Shadow> 而与此同时,你们发现奇诺原来泛着金属光泽的羽翼也慢慢变得暗淡,它明显更加虚弱了
06:51:06<Shadow> (茉实行动
06:51:14<霍克> “效果拔群呢……”
06:51:32* 茉實 繼續開槍打石頭
06:51:51<DnDBot> 茉實 投擲 : 1d8=7
06:52:24*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17(恶心)|茉-17(恶心)|梅-17(恶心)|瑟-17(恶心)|鸦-29|雕像-83]'
06:53:00<茉實> (end
06:53:02<Shadow> 虽然有魔法武器加持,手枪的子弹还是没有直接敲上去对石头有效的样子
06:53:12<Shadow> (梅纳斯行动
06:53:47* Minas 用长剑继续切削雕像。
06:53:53* Minas PA 1
06:54:00<DnDBot> Minas 投擲 dmg: 1d8+6=(4)+6=10
06:54:01* Minas END
06:54:54*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17(恶心)|茉-17(恶心)|梅-17(恶心)|瑟-17(恶心)|鸦-29|雕像-87]'
06:55:40<Shadow> (瑟丽娜行动
06:55:44* 瑟麗娜 引導能量治療大家
06:55:51<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eal: 2d6=(3,4)=7
06:55:53* 瑟麗娜 end
06:56:38*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10|茉-10|梅-10|瑟-10|鸦-29|雕像-87]'
06:57:14<Shadow> 看到恶魔神像被拆的近乎全毁,奇诺尖叫了一声
06:57:56<Minas>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
06:57:57<Shadow> 然后举起巨大的剑,拼命向身边的梅纳斯砍去
07:00:48<DnDBot> Shadow 投擲 第一剑: 1d20+12=(8)+12=20
07:00:53<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7=(2)+7=9
07:00:58<業平> (噗
07:01:00<DnDBot> Shadow 投擲 第二剑: 1d20+7=(10)+7=17
07:01:19<Shadow> (均miss?。
07:04:30<Shadow> 但是明显被削弱过力量的鸦人虽然已经竭尽全力,仍然无力击破业平和梅纳斯的协同防御
07:04:48<Shadow> “你们...这不可能!”
07:05:08<Shadow> 它也只能无力的呼嚎
07:06:17<Shadow> 在你们的围攻下,巨大的石像轰然倒下
07:06:31<Minas> 『在正义面前,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啊。』
07:06:46<霍克> “啊!”
07:06:52<瑟麗娜> “不要再掙扎了,趕緊棄了你的邪神,看在之前的份上,說不定饒你一命”
07:06:52* 霍克 符合
07:07:00<Minas> 『这便是你这等邪恶之辈所不懂的境界啊!』
07:07:04<Shadow> 在同一瞬间缩回原形大小的奇诺躲避不及,被崩塌的石头压了个正着
07:07:14<業平> “不管你怎么說,這場架我要贏”
07:07:22<茉實> 「大叔你是不是變得…怪怪的?」
07:07:36<Shadow> 在弥漫整个大厅的尘埃中,他的嚎叫戛然而止
07:07:39<霍克> “……他被压在了下面,没问题吗?”
07:07:51* 茉實 覺得彌那斯的好像說話風格變了
07:08:10<瑟麗娜> “……”看看奇諾還有呼吸沒
07:08:14<Minas> 『嗯,被自己所侍奉的邪神的雕像压死,真是符合这家伙的死法呢。』
07:08:16<Shadow> 丢出十几尺远的长剑,也在它死亡的一瞬间变成了黑烟
07:08:34<霍克> “真的死了吗……?”
07:08:36<業平> “真是無趣的最期呢。”
07:08:41<Shadow> (其实是死于前黛丝那雕像的神谴(望天
07:08:42<瑟麗娜> “這就是侍奉邪神的下場了”
07:08:48<茉實> 「喂,你死了嗎?沒死的話出個聲,我好看在你剛才幫忙的份上給妳一個痛快」
07:08:54* 瑟麗娜 過去看看死透了沒
07:08:58* 業平 拿刀去挑那貨的鼻孔(如果有的話
07:09:11* Minas 转过头来看看邪神的雕像:『不过这雕像究竟是什么东西,竟有如此强横的力量。』
07:09:13<Shadow> 你们咳嗽了半天,发现这倒霉家伙应该是死的硬硬的了
07:09:27<瑟麗娜> “不過……這傢伙和那個烏鴉都死了”
07:09:33* Minas 问瑟莉娜道:『你刚刚好像有发现什么。』
07:09:41<瑟麗娜> “我們進來的目的還沒有達成啊”
07:09:46<Shadow> 大厅的邪恶气息,在一瞬间也烟消云散了
07:09:49<霍克> “所以说老板娘的那啥到底是怎么回事?”
07:09:57<Shadow> (全体来个察觉
07:10:08<瑟麗娜> “我剛才?哦,我只是發現這傢伙對彫像做了手腳”
07:10:16<DnDBot> 業平 投擲 不過10的詛咒: 1d20+8=(8)+8=16
07:10:18<茉實> 「…我差點忘記我們來幹嘛的了…」
07:10:21<DnDBot> Minas 投擲 Perception: 1d20+0=(12)+0=12
07:10:24<DnDBot> 霍克 投擲 你认真的?: 1d20+1=(13)+1=14
07:10:31<Minas> 『什么手脚?』
07:10:35<DnDBot> 瑟麗娜 投擲 祼骰: 1d20+4=(6)+4=10
07:10:51<DnDBot> 茉實 投擲 : 1d20+6=(17)+6=23
07:11:02<業平> “我記得……好像是幫大叔娶老婆。啊不對,是救天衣子小姐?”
07:11:23* 瑟麗娜 攤手“我也不知道,他怎麽把吾主的彫像玷汙成這樣的”
07:11:39<霍克> “越说感觉问题越多呢……”
07:11:49<茉實> 「嗯,我記得好像還有東西要去找的。」
07:12:02<Minas> 『嗯,先搜搜这几个家伙。』
07:12:12<Shadow> 在把神像的残片搬开翻尸体的过程中,狐狸偶然发现,神像崩塌的基座下似乎是一层钢板
07:12:18<Minas> 『看看他们身上有没有相关的文档。』
07:12:19<業平> “那是當然的。”
07:12:19<茉實> 「之前這之臭烏鴉是不是說過他們找到過什麼東西?」
07:12:27* 業平 早就開始扒尸體了
07:12:32<茉實> 「啊啊啊找到了!」
07:12:40<霍克> “找到了什么?”
07:12:45<茉實> 「大叔過來幫忙開這個門~」
07:12:48<霍克> “另一只乌鸦?”
07:12:56<Minas> 『哦?这里竟然还有路。』
07:13:00<Shadow> 扫开上面的碎石残灰,你们发现这是个躺在地面上的暗门
07:13:06* 茉實 想辦法撬開鋼板
07:13:17<Shadow> 似乎是用什么办法砌在了黛丝那神像的脚下
07:13:18* Minas 于是走到暗门上方,半蹲下身体去拉暗门。
07:13:22<霍克> “我记得我们已经是在地下层了,还要往下走,真的要杀到地狱吗……”
07:13:27* 霍克 叹气
07:13:34<Minas> 『嗨呦嗨!』
07:13:45<業平> “這不是我們做過最糟的選擇。”
07:13:50* 業平 聳聳肩去幫忙了
07:13:54<Minas> 『一般来说,这种活门下面都是宝库。』
07:14:16<Shadow> 于是梅纳斯和业平花了半天力气,拼命拉开了被碎石填死的活门钢板
07:14:18<霍克> “所以说目的是不是有什么不同了啦……”
07:14:23<瑟麗娜> “寶庫不寶庫的……”
07:14:28<Shadow> 一股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
07:14:37* 瑟麗娜 皺眉想想
07:14:41<Shadow> 呛的你们咳嗽了半天
07:14:52<瑟麗娜> “不過說不定這是天衣子先人建造的密室?”
07:14:52<Minas> 『你们没事的去搜搜那几只死乌鸦啦!』
07:15:01* 茉實 趕緊變回嗅覺不好的人形
07:15:04<Shadow> 当然,也就变成了地面上的一个新的一个黑洞洞
07:15:09<Minas> 『那要是有人死在里面就是密室杀人事件了?』
07:15:43* Minas 看看地洞深不深。
07:15:51<茉實> 「該不會就藏在這裡吧!」
07:15:58<Minas> 『唔,这里面霉味好重。』
07:16:01<霍克> “这里就是……那封信里提到的那个藏盒子的地方?”
07:16:08<業平> “瑟琳娜,你最擅長的光亮術石頭呢?”
07:16:14* 霍克 皱眉,放了一个舞光术
07:16:22<Minas> 『记得下去的时候要捂住点口鼻,不要让粉尘进到身体里哦。』
07:16:47<Shadow> 虽然你们认为这个挖在地下室的深洞应该是相当靠下了,但是因为一片漆黑还真不好说
07:17:24* Minas 伸头借着舞光术的微光,看看活门里面的密室。
07:17:26<Shadow> 但是在小光球和瑟丽娜的光亮术照明下,你们还是可以慢慢往里摸索
07:17:32* 業平 捏住鼻子,做了個請領導先走的手勢
07:17:36<Minas> 『让我看看,这里面有的东西是……』
07:17:56<DnDBot> 業平 投擲 我看: 1d20+8=(10)+8=18
07:17:56* Minas 于是一马当先,走进了地洞里。
07:17:57<霍克> “我觉得这种时候应该……”
07:17:58<Shadow> 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是通道意外的宽敞的样子
07:18:05* 霍克 侦测魔法
07:18:06<瑟麗娜> “小心點,這麽久了如果真的有死人的話……”
07:18:15<Minas> 『嗯,里面挺宽敞的。』
07:18:16<瑟麗娜> “說不定是會動的那種哦”
07:18:30<Minas> 『与其说是密室,不如说是逃生用的密道比较像。』
07:18:44<Shadow> 而且好像是做工精良的石板地和石墙,看来设计时是费了番心思
07:19:07<瑟麗娜> “但是這裏的主人卻沒有用它來逃生?”
07:19:07* 業平 哼了幾聲,聽起來像是“再不快點我們也會臭死在這裡的”
07:19:10<Shadow> 但是随着你们越来越向里走,感觉也就越来越糟糕
07:19:12<Minas> 『根据我们教会的文档,密道一般来说有两种用途,逃生和走私。』
07:19:44<Minas> 『不过这个看起来不像是用来走私的。』
07:19:51<瑟麗娜> “也有地下墓穴什麽的吧”
07:19:57* Minas 一边摸索着墙壁,一边向前走去。
07:19:58<霍克> “或许不是通往外面的。”
07:20:00<Shadow> 越往里走,你们发现,照明法术的效果就越来越差
07:20:05<Shadow> 质感光滑的石板地面上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反光…你们尽可能地不去猜测那是什么东西
07:20:15<茉實> 「或許是藏東西的?」
07:20:32<Shadow> 在幽暗的照明下,你们不得不扶着墙行走,石壁上已经附上棕色苔藓的刀砍剑戳痕迹依然清晰可见。
07:20:32<Minas> 『嗯,怎么觉得越来越暗了?』
07:20:37<Minas> 『是不是心理作用?』
07:20:38<茉實> 「該死,這牆壁是怎麼回事。」
07:20:48* 茉實 拿了小石頭丟牆壁
07:20:53<霍克> “看来这里曾经非常惨烈的样子呢。”
07:20:55<Minas> 『嗯,有刀剑的痕迹,看来这里发生过一场战斗。』
07:21:04<瑟麗娜> “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
07:21:06<Shadow> 脚下时不时的踩到一块脆质的腐朽物,发出轻微的嘎吱声。
07:21:10<業平> “傳說中的追到天荒地老呢。”
07:21:17* 業平 聲音發悶
07:21:44* 霍克 一惊一乍
07:21:46<茉實> 「死了不少人呢…」
07:21:59<Shadow> 终于,你们发现,面前应该是一个没有刚才和鸦人战斗那么宽敞,但是也算大的房间
07:22:01* Minas 看看踩到的是什么东西。
07:22:03* 茉實 打直了背脊
07:22:16<Shadow> 因为你们的照明法术再也照不到墙壁了
07:22:19<霍克> “地上倒没看到尸骸,是很细心地收拾过吗……”
07:22:37<Shadow> 除了两个光点,你们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
07:22:37<業平> “或者有誰把那些倒霉蛋都……怎么了?”
07:22:42<Minas> 『往前走就知道了。』
07:22:44* 業平 停下來
07:22:50<Minas> 『这地方的邪气很重啊。』
07:22:55<業平> “這種時候不應該是沿著墻走么?”
07:23:17<茉實> 「誰知道牆壁是怎麼回事啊。」
07:23:19<Minas> 『出来吧!』
07:23:27* Minas 无意义地呼喊着。
07:23:33<霍克> “这个时候我们需要更加明亮的光源……”
07:23:37<瑟麗娜> “別亂叫”
07:23:41<Minas> 『无论你是哪路的妖魔鬼怪,赶紧现身吧。』
07:23:41<Shadow> 就在梅纳斯高声对着黑暗中喊话的同时
07:23:47<瑟麗娜> “真的出來什麽就糟糕了”
07:24:04<霍克> “或者吵醒了什么东西?”
07:24:11<茉實> 「喊塌了就更糟了…」
07:24:24<Shadow> 你们确实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开始在面前的一片漆黑中,活动起来了
07:24:31<霍克> “又不是雪山什么的应该没事……吧?”
07:24:37<業平> “shit,叫那蠢貨閉嘴啦。”
07:24:41<Shadow> 在你们面前虽然是一片黑暗,但根本就用不上圣武士打开侦测邪物的能力,你们也可以感觉到,在地窖的中央,空气开始旋转,地上厚厚的灰尘和朽骨被纷纷卷入这个凭空形成的气流漩涡里。
07:24:57<Shadow> 漩涡越来越高,渐渐地,你们发现这些尘埃拼凑起了一个灰蒙蒙的人形。
07:25:04* 業平 下意識抬刀
07:25:06<茉實> 「……怕豬豬?」
07:25:08<霍克> “……还能这样的啊?!”
07:25:11<瑟麗娜> “……你看”
07:25:15<霍克> “犯规吧,这种的!”
07:25:44<Shadow> 看起来,是个着装奇异,但高大瘦削的老人
07:25:45* Minas 长剑出鞘,指着对方:『你哪路妖魔鬼怪,赶紧报上名来。』
07:25:56<Shadow> 这个老者须发皆白——其实,是在黑暗的衬托下隐隐的要亮一些。他泛着绿光的眼眸凶狠而绝望,正逐个打量量着你们每一个人。
07:26:02<業平> “誰。”
07:26:08<Shadow> 他穿着一袭华丽整齐的长袍,只要你们不去注意他腰间像是被完全砍断,现在是飘飘忽忽的一道黑色伤痕的话,这个老人应该曾经也是一个贵族。而现在,他灰暗枯朽的手正压在腰间的剑柄上,你们自然地感觉到,这个鬼魂散发出的怨毒和执念足以让自己背上一片冰凉。
07:26:10* 茉實 打量人種衣著
07:26:17* 業平 武士刀直指對手
07:26:18<瑟麗娜> “看著似乎不像是鳥人?”
07:26:35<茉實> 「應該也不是好人?」
07:26:46<Shadow> “...你们...是什么人?”
07:26:49* 茉實 端起長槍
07:27:01<瑟麗娜> “這裝束好奇怪?”
07:27:15<霍克> “我觉得我们会认识这位老者……”
07:27:25<業平> (別拆穿啦……
07:27:31<Shadow> 他没有张嘴,但是你们却感到他冰冷嘶哑的声音从整个房间的四壁向你们压来
07:27:37<茉實> 「我們是……雨辰家的家臣?」
07:27:44<業平> “先自報家門是常識吧。”
07:27:54<Minas> 『吾辈是沙点镇的英雄,地精剿灭者,消灭这座城堡鸦人的豪杰。』
07:28:06<Shadow> “...来了...你们就不能这么回去...”
07:28:20<茉實> 「大叔你都不臉紅的啊」
07:28:29<Shadow> 虽然他手中灰色的刀身拔出一半
07:28:33<霍克> “我们是来帮你报仇的!”
07:28:55<茉實> 「喂喂喂老人家你不是問了我們是誰嗎!!」
07:28:56<Shadow> 但是在听到茉实提到“雨辰”两个字的时候,还是停了下来
07:28:56<Minas> 『你又是何人。』
07:29:25<霍克> “我想想……我应该记得那个发音奇怪的名字……”
07:29:25<Shadow> “...你们是雨辰的家臣?我为何不认识你们?”
07:29:48<瑟麗娜> “你又是雨辰家的什麼人?”
07:30:23<Shadow> “我乃雨辰通德,布林沃的主人,也是雨辰家主。”
07:30:37<霍克> “哦,对了,就是这个!”
07:30:42* 霍克 总算想起来
07:30:47<Minas> 『哦?原来你就是写信给天衣子的人么?』
07:30:53<業平> “你爛在這裡這么久了,也不出去透透氣,不認識我們很正常。”
07:31:02<茉實> 「參見老爺子,我們是新拜入雨辰家末代後人的人。」
07:31:05<Shadow> “现在...诚实回答我的问题,你们既然能来此,定非简单之人。”
07:31:11* 茉實 行禮
07:31:16<業平> “另外我記得信是寫給天衣子他爹的啦……”
07:31:21* 業平 小聲提醒
07:31:23<霍克> “是给他儿子的啦……”
07:31:31<霍克> “好像是久人先生?”
07:31:35* Minas 分不清楚这些相似的发音。
07:31:37<Shadow>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竟敢在我的家堡如此无礼?”
07:32:08<茉實> 「您的居城被骯髒的鴉人所佔領」
07:32:29<Minas> 『我们是为了雨辰家的末裔,久人先生的独生女天衣子来到这里的。』
07:32:51<Shadow> “...久人?我的儿子?”
07:33:02<霍克> “咦,难道不是吗?”
07:33:04<Minas> 『现在她中了邪恶的诅咒继续救助,如果你便是她的先人,那么请告诉我,这诅咒是怎么一回事。』
07:33:05* 霍克 有点慌乱
07:33:06<業平> “順便說句,她現在還在外面昏迷不醒,原因不明。”
07:33:21<Shadow> 虽然他的声音仍然嘶哑,但你们听得出,已经狠毒不在
07:33:51<Shadow> 鬼魂在你们面前悬浮了一小会,将自己的长刀收入鞘中
07:33:59<Shadow> “很好,很好...”
07:34:03<茉實> 「耶。」
07:34:05* Minas 比照着也收回了武器。
07:34:11* 茉實 收起槍
07:34:12<霍克> “您给您儿子的信,虽然非常冒昧……曾经被我们拜读过。”
07:34:16* 業平 跟著收刀
07:34:20<霍克> “所以才得知这个地方……”
07:34:39* 瑟麗娜 覺得應該先搞清這個鬼魂是不是知道自己已經死了……
07:34:49<Shadow> “我族还是有末裔存世...老夫也不枉在此等待五十多年...”
07:35:08<霍克> “说起来,我们也是得到您一位忠诚部下的委托,才把那封信交给您的孙女的。”
07:35:23<Minas> 『五十年?』
07:35:24* 霍克 低声:“那位爷叫啥名字来着?”
07:35:33<業平> “好問題。”
07:35:34<茉實> 「他沒說。」
07:35:51<Shadow> 鬼魂绿莹莹的双眼再次轮番打量着每个人
07:35:58<茉實> 「上杉快拿私語丸給雨辰殿下看」
07:36:09<霍克> “雨!对了,他是这么自称的!”
07:36:27<茉實> 「那很明顯是沒說完吧…」
07:36:38* Minas 被看得有点发毛,不过还是鼓起勇气回瞪回去。
07:36:41<霍克> “大概啦,我也分不清这些发音。”
07:36:46<Minas> 『难道是你诅咒了你的孙女?』
07:37:03<霍克> “还是说他想说雨辰吗?这些名字真是复杂……”
07:37:15* 業平 將佩刀拿出來
07:37:16* 瑟麗娜 對這個一直在跟鬼魂交談的世界絕望了!
07:37:26<Shadow> “了解了,虽然你们并不知实情,不过也好,也好。来龙去脉,我大概是知道了。”
07:37:35<業平> “此刀就是那位家臣所贈。”
07:37:46<霍克> “看来老爷子您虽然年纪有点大,但思维还很清晰呢……”
07:37:47<瑟麗娜> (嘀咕)“你們不覺得這一切有些瘋狂嗎……”
07:37:48<茉實> 「耶。」
07:38:02* Minas 心说知道了你还在这里装个球啊。
07:38:03<業平> “當時一時愚鈍,未能請教那位先生的名字呢。”
07:38:14<Shadow> “我族若仍未断绝,那么复国仍然有望。”
07:38:27<霍克> “一下子话题变得非常宏大的样子呢……”
07:38:28<業平> “復……?”
07:38:30<茉實> 「復國?明海沒滅啊?」
07:38:31<Minas> 『复……复国…………』
07:38:53* 業平 內心os奔騰跑過一千只草泥馬
07:39:00<Shadow> 鬼魂解下腰间的长刀,指了指脚下的一块地砖
07:39:15<茉實> 「兩年前我離開的時候還好好的」
07:39:19<瑟麗娜> “您要復的國不會在大陸的那一邊吧……”
07:39:37<Shadow> “它就拜托给你们了,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07:39:42<霍克> “它?”
07:39:43<Minas> 『难道你是东方的王族出身?』
07:39:47* 霍克 看向地砖
07:39:52<Shadow> “打开它,你们会知道一切的。”
07:39:54<Minas> 『喂……』
07:40:13<霍克> “等一下,那老板……我是说,天衣子小姐的诅咒呢?”
07:40:19<Minas> 『不要走……』
07:40:31<Shadow> 一边这么说着,你们发现雨辰家主的身体正在急速的消散
07:40:37<茉實> 「殿下把話說完啊!!!!!」
07:40:38<瑟麗娜> “就算你這樣說但是不覺得這樣也太隨便了嗎”
07:41:02<茉實> 「為什麼這些死人都不把話講清楚就急著往生啦!!!」
07:41:04<瑟麗娜> “大概他已經老糊塗了”
07:41:10<Shadow> 就像一点撒到空气里的面粉一样,就这么变成了一小摊灰土
07:41:12* 茉實 用力踩著地磚
07:41:17<霍克> “……”
07:41:18<業平> “大叔,大叔你別也跟著走啊。”
07:41:30* 霍克 叹口气,走过去敲敲那块砖
07:41:34<瑟麗娜> “我覺得可能是地磚下面有東西”
07:41:45* 瑟麗娜 撬撬看
07:41:53<茉實> 「我想大概就是我們來找得東西吧…」
07:41:53<霍克> “我觉得就算我们打开了那个东西也不会知道一切?”
07:42:01<業平> “都等了50年了,不差兩句話的功夫吧,真是……”
07:42:03<Shadow> 果不其然,霍克发现刚才指着的那块地砖是中空的
07:42:12* 霍克 试试撬开
07:42:25* Minas 走到砖块旁边。
07:42:38* Minas 试着把砖块带起来。
07:42:52<Shadow> 你用匕首简单的挑了一下,这块毫不起眼的石板就翘了起来
07:43:04<霍克> “……太随便了吧喂。”
07:43:13* Minas 看看砖块底下藏着的是什么东西。
07:43:15* 霍克 和大叔一起把石板拉开了
07:43:20<Minas> 『这……这是……』
07:43:30<茉實> 「沒有老爺子指引也是找不到的啦。」
07:43:32* 霍克 把舞光术的小球拉过来
07:43:42<Shadow> 拨散一层泥土,你们发现一个被层层丝绸包起来的重物
07:43:43* Minas 双手把里面藏着的东西聚到了齐胸高的地方。
07:43:52* 茉實 小心捧起來
07:44:02* 業平 湊過去看
07:44:04<茉實> 「呼!」
07:44:14* 霍克 掩鼻躲开灰尘
07:44:23* 茉實 慢慢打開絲綢
07:44:37<Shadow> 最外面的几层绸子虽然腐烂,但是也扎的很紧,你们不得不小心地用刀刃把它们割开
07:44:50<Minas> 『唔……』
07:45:10* Minas 感觉到了魅力100的威力……
07:45:29<Shadow> 割开几层以后,内里露出的是尚未被腐蚀的包裹
07:45:44<Shadow> 你们不费什么劲就解开了它
07:45:49<茉實> 「雖然已經猜到了不過…」
07:46:06<霍克> “过度包裹费力不讨好呢……”
07:46:17<Shadow> 露出一个样式你们十分熟悉,但是要新的多的红黑漆盒
07:46:19<業平> “你們這些已經看過結局的快閉嘴啦。”
07:46:23<Minas> 『因为里面的东西非常宝贵吧。』
07:46:27<Minas> 『嗯……』
07:46:41<茉實> 「還是想看呢」
07:46:41* 霍克 例行的侦测魔法
07:46:44* Minas 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打开了漆盒。
07:47:00<Minas> 『这里面的,难道就是……』
07:47:23<Shadow> 就在梅纳斯小心地按照天衣子的方法拧开盒子的同时
07:47:43<業平> “我覺得這玩意等上去了再打開吧……”
07:47:54<瑟麗娜> “輕一點,別又擰壞了”
07:48:02<Shadow> 你们似乎觉得,有什么无形的东西从背后穿过你们,飘飘荡荡地落在了匣子里
07:48:17<霍克> “这里感觉真是糟糕。”
07:48:27<Minas> 『唔……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
07:48:37<茉實> 「我覺得不是壞事」
07:48:51<Shadow> 拧开一层,两层,三层,终于,一块你们见过的最为巨大的碧玉出现在每个人的面前
07:49:11<霍克> “我觉得是不是应该有人看住某位尊敬先生的手?”
07:49:14* Minas 右手托起了碧玉。
07:49:17<茉實> 「唉。」
07:49:28<瑟麗娜> “喔,這是做什麽用的?”
07:49:32<Shadow> 它几乎和梅纳斯的头盔一样大,你们完全想不到之前是怎么放进去的
07:49:37<瑟麗娜> “好像沒有魔法啊”
07:49:41<茉實> 「小心一點,大叔。」
07:49:43* Minas 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东西:『Precious……』
07:49:56<業平> “放心,他敢碰我就剁了他的手。”
07:50:02<Shadow> 而散发出的微光虽然柔和,却几乎照亮了整个密室
07:50:03<霍克> “已经碰了啦。”
07:50:14<瑟麗娜> “喂,你不要這樣兩眼發光啦”
07:50:16* 業平 下意識將大叔拉回來
07:50:18<DnDBot> 茉實 投擲 知識: 1d20+8=(5)+8=13
07:50:26<瑟麗娜> “這是天衣子小姐的東西”
07:50:34<茉實> 「雖然我不確定不過那八成是……」
07:50:38<Minas> 『嗯,嗯……这个是自然……』
07:50:41<霍克> “这就是信里面提到的那个,打开了就招惹来麻烦的盒子吗?”
07:50:47<Shadow> 一只和海实宝箱十分相似的龙盘踞在巨大玉石的顶端
07:50:58<霍克> “那这玩意就该是个……印玺?”
07:50:59<茉實> 「啊啊啊麻煩的東西啊!!」
07:51:08* 瑟麗娜 開啓偵測魔法左看右看
07:51:20* Minas 问茉实道:『这究竟是什么?』
07:51:30<霍克> “狐狸,你们东方人都喜欢用这~~~~~~~~~~~么大的印玺的吗?”
07:51:43<茉實> 「嗯,大概、八成、也許、應該,就是我們明海的朝廷象徵。」
07:51:51<霍克> “朝廷?”
07:51:56<Shadow> 瑟丽娜开启了侦测魔法,然后差点被玉玺突然爆发出的强光闪花眼
07:51:58<業平> “那尼?”
07:52:11* Minas 把目光移回了玉玺。
07:52:15* 瑟麗娜 揉揉眼睛
07:52:17<茉實> 「只是可能、或許唔嘎!」
07:52:21<Shadow> 看来它要装在这么一个隔绝魔法的盒子里是有原因的
07:52:24<瑟麗娜> “好強的魔法靈光呢”
07:52:24<茉實> 「瑪布希!」
07:52:25<霍克> “吃货你怎么看?”
07:52:36<茉實> (喔是靈光
07:52:39<Minas> 『嗯……这么说来,这个老人想要把他的愿望交由他的孙女来实现。』
07:52:44<瑟麗娜> “原來這個盒子是隔絕魔法用的?”
07:52:54<霍克> “应该是了。”
07:52:56<瑟麗娜> “這樣說來不妙啊……”
07:52:58<Shadow> 就在你们七嘴八舌的讨论这件宝贝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
07:53:14<瑟麗娜> “曾經有許多人在找它的樣子…………”
07:53:20<茉實> 「總之回去告訴海實姐吧。」
07:53:25<霍克> “所以一打开盒子,这块大东西就会招惹到各种各样的苍蝇……”
07:53:34<茉實> 「讓海實姐拿主意」
07:53:35<Shadow> 似乎又是从你们的心底,传来一个声音
07:53:50<Shadow> “你们,是海实家的人吗?”
07:53:54<瑟麗娜> “不過到底要怎樣使用這個東西呢?”
07:54:02<霍克> “……你们有谁说话了吗?”
07:54:03<Minas> 『不是!』
07:54:12<霍克> “我好像听到奇怪的声音……”
07:54:18<業平> “我還是覺得,這玩意還是換個地方再說吧……”
07:54:20<Shadow> 这个声音同样平淡而沉静,不过和奇诺诡谲的语气不同
07:54:26<Shadow> 它要善良的多
07:54:25* 瑟麗娜 搖搖頭,一定是幻聽了
07:54:25* 茉實 小聲:「我只是個村姑不要讓我碰這種國家大事啊……」
07:54:47<Minas> 『你又是哪方的妖魔?』
07:54:59<Shadow> 听到梅纳斯对着空气大吼一声,它似乎颇为失望的样子
07:55:01<茉實> 「大叔禮貌點會死啊。」
07:55:05<霍克> “……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在这里久留无益……”
07:55:16<Shadow> “抱歉,抱歉,我忘记了...”
07:55:18<Minas> 『等等,先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
07:55:19<茉實> 「我們是雨辰家臣(暫)」
07:55:24<業平> “我們來是爲了救活天衣子小姐的……現在就挖到這樣一塊東西怎么回去交差……”
07:55:26<瑟麗娜> “我是説,難道只要拿著這個東西就能當國王了嗎?那為什麼這老頭要抱著它逃到這裏來呢”
07:55:27<霍克> “好客气的奇怪声音!”
07:55:42<霍克> “说不定带着这东西回去放在她胸口就能醒过来?”
07:55:46<Shadow> 于是从闪闪发光的玉玺上,慢慢地出现了一个发光的小人
07:55:48<瑟麗娜> “……話說你們都在跟誰說話啊”
07:55:55* 業平 看向自從發現玉璽以來就不正常的大叔
07:55:59<霍克> “咦?!”
07:56:01* Minas 好奇地看着小人出现了。
07:56:06<霍克> “这又是什么巫术?”
07:56:08<茉實> 「我們是為了被詛咒的雨辰末裔來這裡的。」
07:56:16<Minas> 『你是什么人?』
07:56:30* 茉實 雖然很驚訝但是告訴自己要習慣
07:56:31<Minas> 『和雨辰家又有什么关系?』
07:56:38<Shadow> 他穿着一身武士十分熟悉的朝臣礼服,但是却很奇异地没有五官
07:56:43<業平> “先是死人骨頭,然後是死鬼,現在是小妖精……”
07:57:00* 業平 懷疑自己是不是掉進了什麽奇怪的次元
07:57:10<Shadow> 他现身后,先向你们每个人深深地鞠了个躬
07:57:12<霍克> “你是……?”
07:57:13<茉實> 「吃貨你認識他的穿著嗎?」
07:57:36* 茉實 回禮
07:58:05<業平> “貌似是朝服吧。”
07:58:09<Shadow> “不好意思...很久都没有身体,我都忘了自己还能在现世现形了。”
07:58:32<霍克> “很轻巧地说出了很令人不安的话呢没问题吗这位大哥……”
07:58:48<Shadow> “诸位大人应该是海实,或者说,雨辰家的家人了?”
07:58:49<茉實> 「請問您是哪位呢?」
07:58:56<業平> “不是都已經習慣了么喂”
07:59:08<霍克> “家人吗,可能有人会以此为目标吧……”
07:59:17<霍克> “说是友人的话,你能接受吗?”
07:59:18<Minas> 『我们不是海实或雨辰家的人。』
07:59:27<Minas> 『但是也和他们有点关系。』
07:59:35<Shadow> 小人摇摇头“我没有名字,一定要说的话,我只是服务雨辰一族的一个小式神而已。”
07:59:47<業平> “這位大叔已經準備入贅海實家了。”
07:59:52<Minas> 『可以说是协助他们的帮手。』
07:59:53* 霍克 低声问狐狸和吃货:“shikigami是啥?”
07:59:54* 業平 指向圣武士
07:59:56<茉實> 「雖然說一直自稱是家臣,不過我們只是雨辰家的朋友就是了」
08:00:04<瑟麗娜> “食神又是什麽啊”
08:00:13<Minas> 『嗯……』
08:00:18<業平> “就是很會吃的意思啦。”
08:00:20<茉實> 「不要看我,陰陽師的東西我也不懂啦。」
08:00:29<Minas> 『你和这颗玉印有什么关系嘛?』
08:00:29<Shadow> “小人歪着头看看梅纳斯,大人,如果您不是雨辰家人,您是不能接触这枚宝玺啦。”
08:00:31* 業平 口胡
08:00:46<霍克> “就不能,像是,预支,这样吗?”
08:00:47<業平> “對啊,所以你趕緊縮手吧。”
08:00:54<Minas> 『哦?我碰了又怎样?』
08:00:59<瑟麗娜> “但是雨辰家的唯一一個人中了詛咒現在昏迷了啊”
08:01:01<茉實> 「反正就是法師趕的精靈啦」
08:01:04<霍克> “不不不,这里就梅纳斯最有资格啦,他都不能碰,我们更不能碰了。”
08:01:11<瑟麗娜> “我們得把這個給她拿去呢”
08:01:32<Shadow> “喔,我就是这枚玺印的看守者,为雨辰族服务了几代了呢。”它又鞠了一躬
08:01:32<瑟麗娜> “對了你知道不知道她為什麼會昏迷呢?”
08:01:50<Minas> 『嗯,这个我们倒是看得出来。』
08:01:59<Shadow> “嗯...说来话长,诸位大人和...夫人小姐。”
08:02:15<茉實> 「她碰了另外一個盒子以後就昏迷不醒了……啊!」
08:02:20<Minas> 『无妨,你说来听听。』
08:02:24<業平> “看守?就憑你啊?”
08:02:25<Shadow> “其实,天衣子小姐的昏迷,应该算是我造成的。”
08:02:30* 業平 無法想象
08:02:34<霍克> “原来就是你?”
08:02:35<Shadow> “不过现在,已经无碍了。”
08:02:39* 霍克 开始搓魔法飞弹
08:02:45<Minas> 『哦?那你自然也有解救的方法了?』
08:02:49<茉實> 「冷靜,冷靜」
08:03:00<霍克> “这样啊……”
08:03:02<Shadow> “小姐她应该已经醒来了。”
08:03:02<茉實> 「怎麼說呢?」
08:03:02* 霍克 停了下来
08:03:12<Minas>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原原本本地说来听听。』
08:03:19<霍克> “你的力量可以超越距离的限制,影响另一个盒子吗?”
08:03:45<Shadow> “唔..所以说说来话长啊,诸位大人如果没有问题的话,请允许小神我慢慢道来。”
08:04:08<霍克> “不如我们边走边说?”
08:04:11* 業平 完全糊涂了
08:04:15<霍克> “这里呆太久总感觉影响健康。”
08:04:20<茉實> 「呃,雖然我很想知道,不過海實姐的狀況比較要緊」
08:04:31<茉實> 「我們想趕快回去確認。」
08:04:41<Minas> 『嗯,也好,那么我们边走边说好了。』
08:04:46<茉實> 「回去再一起說明吧。」
08:05:14<Shadow> “既然如此...各位大人,请将尊手放在蟠龙上。”
08:05:17<茉實> 「麻煩你在布包裡多待一陣子了。」
08:05:17<霍克> “反正你迟早也要跟老板娘说的,还不如一起说了。”
08:05:26* 茉實 摸
08:05:28<霍克> “放上去?”
08:05:29* Minas 碰了怎样。
08:05:30<茉實> 「這樣嗎?」
08:05:31* 霍克 照做
08:05:32<瑟麗娜> “……你們拿著這麽個玩意邊走邊說,不怕被歹人看到嗎”
08:05:45<Shadow> 小人说着,在一旁做了个“请”的手势
08:05:46<茉實> 「會覺得是神經病吧」
08:06:03<霍克> “不怕,我们有更歹的,可以把他们打跑。”
08:06:21* 茉實 聞言望向大叔
08:06:30<Shadow> 等你们每个人都把手按在玉玺顶端的时候
08:06:45<Shadow> 玉玺的光亮似乎突然地增强了
08:07:00<茉實> 「瑪布希!」
08:07:02<Shadow> 你们的视野顿时一片雪白
08:07:06<業平> “這又是……shit”
08:07:08<霍克> “我的眼睛!”
08:07:40<業平> 「目、目が」
08:07:46<Shadow> 拼命的晃晃脑袋,你们才发现,自己的面前已经不再是那个幽暗的斗室
08:08:00<Minas> 『唔……』
08:08:06* Minas 看看眼前的情景。
08:08:07<Shadow> 就像是悬浮在空中一样,你们发现自己应该是在另一个地方了
08:08:20<Shadow> 在你们脚下是一座如碧绿的海洋般的广袤森林,在夜幕的笼罩下,星星点点地光芒在林海之上飞舞,祥和而安宁。
08:08:26<Minas> 『好神奇的力量。』
08:08:27<霍克> “……”
08:08:36* 霍克 掐掐自己
08:08:41<業平> “好了,現在又是啥。”
08:08:46<Shadow> 忽然之间,就在林海的正中心,一点黑暗就像滴在纸上的墨水一样迅速扩散开来。
08:08:49* 業平 堅決當自己開始做夢了
08:08:53<Minas> 『这里是哪里?』
08:08:56<Shadow> 接着,一朵五颜六色,但邪气冲天的云彩猛然冲黑暗的中心升起,向你们的方向逼近。
08:09:10<Shadow> 在这怪云中,无数身披重甲,手持刀枪剑戟的妖魔推推搡搡地飞行着,它们色彩各异的皮肤和旗帜随风浮动,而在它们的中心,一个最为高大,浑身缠绕着乌云和雷电的身形突然停下了脚步。
08:09:12* 業平 下意識找地方躲
08:09:21<霍克> “真是抽象的表现方式……”
08:09:29<Shadow> 这个魔王张开布满獠牙的大口吼叫了什么,所有的妖魔同时停了下来,看向它们的主子刀剑所指的方向。
08:09:34<茉實> 「啊!」
08:09:40<Shadow> 然后,这朵怪云就如同军队一般,开始向一片远方的大地开拔。
08:09:53<業平> “反正是幻覺而已,嚇我不到的!”
08:10:14* Minas 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08:10:14<茉實> 「靜璢大神保佑靜璢大神保佑」
08:10:18<Shadow> 很快地,云雾消散,另一番情景出现在你们眼前
08:10:46<Shadow> 紧接着,你们突然置身于一座豪华宫殿的大厅里。现在也是深夜,在跳动的灯火下,金色而蜿蜒的龙缠绕在它油黑光洁的殿柱上。
08:10:59<Shadow> 大殿黑沉沉一端没有点灯,你们隐约可见,一座高大的翠绿色王座正耸立在阴影里。
08:11:08<霍克> “我猜猜,这就是所谓的……东方的朝廷?”
08:11:21<Shadow> 在大殿的另一边,两盏高耸而优雅的灯台荧荧发亮,使得悬挂在墙壁上的巨型地图一览无遗。
08:11:21<茉實> 「大概是…玉座?」
08:11:29* 茉實 肅然起敬
08:11:40<業平> “嗯,我在家裡的舊書看過類似的圖來著”
08:11:43<Shadow> 在它的旁边,一个身穿金黑两色长袍的年轻人正在举首观望,他高贵的面容愁眉不展,仿佛看到了什么不祥之物正在自己的土地上蔓延开来。
08:11:55<霍克> “哦,好有趣的地图,都是我没见过的地方耶!”
08:12:04<Shadow> 就在这时,一个浑身碧绿的人影慢步走进大厅——一个披挂整齐,装备华丽的武士,他向地图边的年轻王者深深地一鞠躬。
08:12:16<Shadow> 而后者微微颔首,示意自己的忠实卫士靠近来和他一起研究墙壁上的巨大舆图。
08:12:48<Shadow> 就在年轻人走上前一步,仔细注目地图的同时。高大的绿甲武士忽然鬼魅般地疾步到他的身后——你们看到投射在地图上的两道人影中,其中之一突然膨大了数倍。
08:13:12<Shadow> 只是一瞬之间,它长剑出鞘,另一个人影立刻就倒了下去。不似人类的凶手提起它受害者被斩落的头颅,在大殿里发出无声的狂笑。
08:13:35<業平> “……”
08:13:48<Shadow> 幻境开始慢慢变黑,然后又缓缓变得灰白
08:13:56<霍克> “好血腥!”
08:14:02<茉實> 「這是,篡位……?」
08:14:10<Shadow> 画面迅速的变白,你们发觉自己正处于一条大道上,四周是飘落的白雪和营火的袅袅青烟。不同样式的大车在你们的周围围成一个圈,似乎是经典的商队格局。
08:14:37<Shadow> 两个人正在你们的面前面对面站着,较矮的那位,你们花了一小会就不难辨认出,他正是布林沃的主人雨辰通德——不过现在,他还年轻的多,须发并没有花白。
08:15:13<Shadow> 雨辰家主穿着一件虽然名贵但显然已经磨破的皮裘,双手托着一把剑鞘华丽的长剑。可以看出他十分痛心,但坚决地将这件宝物交给他对面的男人。
08:15:22<霍克> “逃难呢……”
08:15:43* 業平 去看對面那個人是誰
08:15:45<Shadow> 在雨辰的对面站着一个同样衣饰富裕的高大乌尔芬汉子,他拔出宝刀,雪片从刀刃上纷纷飘过,乌尔芬人笑了笑,编成辫子的胡须上有成打的金环在上下跳跃。
08:16:05<Shadow> 他将武器收进鞘内,用围在脖子上的毛皮包好。然后弯下腰,将脚边的一个沉重的箱子放在雨辰家主的面前,黄金的光芒照亮了雪地。
08:16:31<Shadow> 完成交易以后,两队车马便安静的分道扬镳了。
08:17:26<Shadow> 最后,你们似乎又回到了刚才发生过谋杀的殿堂之中
08:18:16<Shadow> 不过现在,大殿里并没有像之前一样一片昏黑,而是在烛火的照明下,典雅而堂皇
08:19:17<Shadow> 在大殿尽头的翠玉宝座上,一个人影正伏在宝座的扶手上小睡
08:19:42<Shadow> 凑近一点你们不难看出,她正是海实天衣子小姐
08:20:15<霍克> “……咦?”
08:20:19<霍克> “咦咦咦?!”
08:20:21<業平> “這又是什麽邪術……”
08:20:34<茉實> 「這個時間好像不太對?」
08:20:46* 瑟麗娜 困惑地揉揉眼睛,又睜開
08:21:00<Shadow> 不过,现在她正穿着一件华丽而繁复的多层长袍,色彩鲜艳的美丽首饰在她的长发上盘成奇异的样式
08:21:34<Shadow> 就像突然被你们惊醒一样,她满是倦意地揉揉眼睛坐直身子
08:21:36<霍克> “我一定是认错人了啦啊哈哈。”
08:21:59<Shadow> 向着你们微笑了起来
08:22:11* Minas 不由自主地往前走过去。
08:22:20<茉實> 「這好像……不是現實發生的事情吧?」
08:22:26<Shadow> 然后幻像渐渐散去
08:22:58<Shadow> 就在梅纳斯快要接近御座的时候,你们又回到了布林沃地下的昏暗密室中
08:23:10* 瑟麗娜 又揉揉眼睛
08:23:12<霍克> “……我还希望结束之后我们直接到了外面了呢。”
08:23:19<瑟麗娜> “奇怪的夢境呢”
08:23:23<茉實> 「我也是。」
08:23:33* Minas 这才从如梦境般的幻景中清醒过来,向式神问道:『这是过去发生的事情,还是我们的未来?』
08:24:16<業平> “稍有常識的人就能看出……好吧,剛才那玩意根本不能用常識解釋了。”
08:24:27<Shadow> 式神微微欠身:“大人,我不知道宝玺会告诉您什么。”
08:25:09<Shadow> “不过这宝物所看到的奇景,是一定发生过的事,或是一定会发生的事。”
08:25:29<霍克> “好像很神秘的样子,这里面有什么原理吗?”
08:25:49<Minas> 『嗯。』
08:26:00<茉實> 「一定會發生…」
08:26:09<業平> “一定會發生……么”
08:26:19<Shadow> “让我永远守卫这件宝物的术式非常强大...虽然小神力量微薄,但是这契印不一样。”
08:26:22<Minas> 『无论如何,我们先把这玉玺带回去天衣子那里,看看她有没有恢复过来吧。』
08:26:29<業平> “不過天知道那個天衣子是真貨還是假貨。”
08:26:36<茉實> 「嗯。」
08:26:48<霍克> “不一样是?”
08:26:49<Minas> 『至于以后的事情……』
08:26:58<Shadow> “若非雨辰家人,触之则必死...”
08:27:09* Minas 沉默片刻:『我们先听听天衣子的想法吧。』
08:27:24* 瑟麗娜 看看已經摸過玉璽的某人?
08:27:35<Shadow> “小神失礼,诸位大人既然能接触此宝...”
08:27:48<瑟麗娜> “看來你想要不死,必須成為雨辰家的人了呢”
08:28:00<霍克> “……你刚刚岂不是想杀了我们吗……”
08:28:03<業平> “那我們怎么辦?當陪嫁丫鬟?”
08:28:04* 霍克 颤抖
08:28:07<Shadow> “定然有一为雨辰之主已经首肯了诸位,是雨辰氏族人之一。”
08:28:11<Minas> 『难道你刚刚是在测试我们,如果不是玉玺选择了我们就会死掉吗?』
08:28:29<霍克> “原来你们东方的人是这么认亲戚的吗?”
08:28:33<茉實> 「啊,是老爺子呢。」
08:28:33* 霍克 看向狐狸和吃货
08:28:45<Shadow> 小人歪着头“不是小神,大人,是宝玺它告诉我的。”
08:28:48<茉實> 「我是村姑不要看我」
08:29:02* 茉實 無力地揮手
08:29:33* Minas 虽然对这样的欺诈感到有些不满,但想到式神的想法究竟是和人类有所不同的,也就没有发作起来。
08:29:41<Shadow> “此宝已经服侍雨辰一族千年有余,它知道应该选择谁分享它的力量。”
08:29:56<業平> “如果我家有這么神道的玩意,我也不可能飯都吃不飽啦”
08:30:06<茉實> 「我問一個問題。」
08:30:12<霍克> “这东西真是太神奇了,我太好奇了……”
08:30:17<Minas> 『好吧,那么我们先回去看看正牌的雨辰家的后代,听听她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08:30:24<Shadow> “而我说到底,也是它意志的一部分而已。若有冒犯,小神在此谢罪。”
08:30:29<茉實> 「您一直強調雨辰氏,另外四家呢?」
08:31:17<Shadow> 式神摇摇头:“我所守卫的宝物,是此宝玺本身而已。”
08:31:25<瑟麗娜> “說起來這個寶貝到底有什麽用處?”
08:31:29* 茉實 點點頭
08:31:37<瑟麗娜> “不是只會發光而已吧”
08:31:51<茉實> 「回家,不是,回營地吧…」
08:31:52<Shadow> “五十多年前,有人打开了这只印匣,将我放出,“
08:32:02<霍克> “啊,久人先生呢。”
08:32:18<Minas> 『哦?打开印匣的是谁?』
08:32:26<Shadow> 你们一边走出城堡的废墟,式神的声音一边在你们心底响起
08:32:44<Shadow> “是雨辰末裔,久人公子,大人。”
08:33:22<Minas> 『那这颗玉玺为何又会由久人的父亲的灵魂在守护?』
08:33:28<茉實> 「對了鳳蝶姊」
08:33:29<Shadow> “我以为是宝玺被外人侵犯,欲借力反击,没料到...”
08:33:41<Minas> 『为何又会被埋在了他的脚边。』
08:33:47<茉實> 「是不是要去跟小精靈打個招呼?」
08:34:05* 茉實 指指北斗神女社
08:34:07<霍克> “没想到?”
08:34:13<Shadow> “突然家主闭上了印匣,立刻将其封在城堡之底,让我...无处容身。”
08:34:34<霍克> “还好你没反击呢……”
08:34:44<業平> “否則……”
08:35:04<Shadow> “失去宝玺的力量,我无力成形,只能暂附在宝玺的另外一件密封匣上。”
08:35:50<Shadow> “然后,就被诸位大人从秘藏的宝物中拣出,后来被天衣子小姐打开,我才能再见天日。”
08:36:17<霍克> “我有点糊涂了,事件的先后顺序怎么有点乱……”
08:36:19<Minas> 『嗯,你说过你是造成天衣子失去意识的原因,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08:36:28<霍克> “简单来说,你原来是附着在另一个盒子里的?”
08:36:33<Minas> 『为什么久人的父亲在看守着玉玺?』
08:36:41<霍克> “直到我们打开这个盒子,你才从那个盒子溜过来?”
08:37:11<Shadow> “我原本以为附身到小姐身上不成什么大问题...没料到,小姐的体质和神灵并不相合...”
08:37:28<霍克> “那就是说,之前你都附在那条船里的盒子里,然后天衣子小姐打开了盒子,你让她昏迷了过去,直到我们打开了原本的印玺……”
08:37:33<茉實> 「咦?」
08:37:37<霍克> “所以说就是你的错嘛!”
08:37:44<Shadow> “造成这样的不幸,我实在是难辞其咎。”
08:37:58<業平> “其實我還是完全沒懂啦……”
08:38:07<茉實> 「算了附身本來就沒好事…」
08:38:17<瑟麗娜> “那麽天衣子小姐現在應該是已經醒了吧”
08:38:17<霍克> “你小子其实是那些歹人派来的刺客吧?先是久人先生,然后是天衣子小姐……”
08:38:25<Shadow> “所以我只能趁着附身小姐的机会,告诉你们了一些关于城堡的情况。”
08:38:55<Shadow> “也正是你们打开宝玺的封印,我才能得以脱身...”
08:39:18<Minas> 『嗯,我的问题还是为什么久人打开了印匣,而他的父亲的灵魂却守护着印匣?』
08:39:53<業平> “久人打開的是那邊的印匣吧……”
08:40:02<霍克> “我觉得应该是这边这个。”
08:40:10<業平> “他爹看著的這個今天才被咱們挖出來?”
08:40:13<茉實> 「大叔你…算了解釋好麻煩」
08:40:19<霍克> “那问题是那边那个盒子是什么盒子……”
08:40:31<Minas> 『不,这个问题很关键。』
08:40:33<Shadow> “家主大人虽然不幸亡故于城堡中,但是封存宝玺之事,只有他一人知晓。”
08:40:35<霍克> “哦,不对,应该说,这个印玺有好几个盒子?”
08:41:25<茉實> 「我好像看到海實姐在拼那個拆開的印匣」
08:41:40<Minas> 『至少久人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08:41:41<Shadow> “将原本被打开的密封匣交给久人公子令他离开以后,家主就守在城堡中,等待...敌人到来。”
08:41:52<Minas> 『敌人?』
08:42:02<霍克> “就是一直追杀雨辰家的家伙们吧。”
08:42:07<Shadow> 式神几乎是怀着恐惧吐出这个词
08:42:09* Minas 对式神提到的敌人感到有点兴趣:『什么样的敌人?』
08:42:13<霍克> “虽然我总感觉你就是他们的手下……”
08:42:30<Shadow> “妖魔,恶鬼...我族不共戴天之敌...”
08:43:24<Shadow> “明海之国虽然看起来四海升平...这些妖魔已经深深地渗透进去。”
08:43:40<Minas> 『这么说是久人在五十年前返回了这座城堡,打开了印匣,把你驱逐了出去,然后又把印匣埋在了城堡里面?』
08:43:47<霍克> “……微妙地有现实感呢……”
08:43:52<Shadow> “雨辰一族会离开家乡,想必也是这个原因吧。”
08:44:37<茉實> 「惡、惡鬼!?」
08:48:51<Minas> 『嗯,听你这样说的话,就是久人的父亲以自己的性命为赌注在掩护自己的孩子呢。』
08:49:16<Minas> 『没有想到那个城堡里的鬼魂能有这样的作为,实在是了不起。』
08:50:14<Minas> 『然而,这样我们打开了另一个印匣,是不是会引来恶鬼的注意?』
08:54:08<茉實> 「……說不定打開第一個的時候就被注意到了…」
08:54:25<瑟麗娜> “我覺得大概已經被注意到了吧”
08:54:52<瑟麗娜> “不過這也許是因為命運運轉到了這一步了呢”
08:55:17<業平> “反正撞到這么多邪門的事,被不被注意也差不多了……”
08:56:18<茉實> 「搞不好海實姐已經沒有說不要的餘地了」
08:57:07<Minas> 『嗯,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看来我们都必须一起去面对了。』
08:57:17<霍克> “一下子出来了非常帅气的台词呢……”
08:57:26<Shadow> 知道了这一长串离奇古怪超过你们想象的故事,你们终于是在天擦黑之前赶到了商队的宿营地
08:58:10<茉實> 「姊姊?」
08:58:20* Minas 看到天衣子已经恢复过来了,感到很是欣慰。
08:58:21<茉實> 「海實姐呢?」
08:58:24<Shadow> 篝火仍向你们前两天离开时一样明亮的燃烧着,看来莎奈露把营地打理的不错
08:58:31<Shadow> “你们回来了?‘
08:58:33<霍克> “我们离开了多久?”
08:58:46<業平> “我們吃過幾頓飯了?”
08:58:58<茉實> 「嗯,發生了很多事……抱抱~」
08:59:12<Shadow> 莎奈露提着长弓匆匆迎上来”就是刚刚啊,天衣子已经醒过来了。”
08:59:14<Minas> 『嗯,发生了很多不得了的事情。』
08:59:20* 茉實 先蹭莎奈露再說
08:59:28<Shadow> “看来你们成功的把诅咒什么的解除了?”
08:59:29<Minas> 『大家围在篝火边,听我慢慢道来。』
08:59:58<業平> “不會是要求婚吧……”
09:00:03* 業平 嘟噥著坐下
09:00:03<Minas> 『算是吧,虽然并不能算是什么诅咒。』
09:00:09<霍克> “我们还抓到了罪魁祸首。”
09:00:14<茉實> 「其實是烏龍」
09:00:24<Shadow> 你们走进马车围起来的营地,正好看到天衣子一边用小梳子打理着头发一边从车里走出来
09:00:39<茉實> 「海實姐!」
09:00:41<Shadow> “嗯...你们,回来了么?”
09:00:44* 霍克 感觉一行人现在应该是灰头土脸的样子
09:01:03<茉實> 「我們遇到妳爺爺了」
09:01:08<Shadow> “天衣子对你们点点头“嗯,我也看到了。”
09:01:17<霍克> “哈?”
09:01:22<霍克> “你也看到了……你爷爷?”
09:01:22<瑟麗娜> “你要先听哪個?”
09:01:23<Shadow> “一场奇怪的梦呢...”
09:01:54<Shadow> 她和你们交流了一下她在昏睡中的梦境
09:02:05<Minas> 『嗯……你不会梦见自己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吧?』
09:02:21<霍克> “还会看到一个小伙子被砍了脑袋?”
09:02:26<Shadow> 你们发现,除了最后一幅幻象以为,她看到的东西和你们别无二致
09:02:32<Shadow> (以外
09:02:51<茉實> 「那,海實姐妳怎麼想?」
09:02:56<Minas> 『嗯……我们则看到了最后的景象,看到你在玉座上醒来。』
09:03:05<Shadow> “我想,我选择走出家里确实是对的。”
09:03:24<Minas> 『哦?』
09:03:38<瑟麗娜> “你當真的嗎……”
09:03:38<Shadow> 天衣子在营火边的树桩上坐下,凝视着噼噼啪啪的火焰
09:04:19* 業平 知道這種情況自己的笨嘴肯定幫不上忙
09:04:32<Minas> 『你这次已经差点丢了性命,难道还要为过去的亡魂所纠缠吗?』
09:04:48<茉實> 「是很大的事情喔」
09:04:52<Shadow> “如果我就只是简单的在沙点经营锈龙,没错,那是很快乐的生活,我也不用去想家里的事情,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麻烦。”
09:04:54<瑟麗娜> "雖說命運一直在引導着我們,但是女神賜予我們的夢境,正是讓我們懂得自己去選擇"
09:05:17<瑟麗娜> “不能因為一個夢就說那是你註定的未來啊”
09:05:42<茉實> 「有一堆惡鬼、爬一堆雪山還可能要莫名其妙介入一個妳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國家的政治喔」
09:05:59<Shadow> “不过,既然我,还有你们看到了我必须要面对的东西,我应该去面对它们。”
09:06:26<Minas> 『是这样吗……』
09:06:31* 瑟麗娜 皺皺眉頭,“有這樣崇高的理想很好啦”
09:06:37<Shadow> “我以前从来没想过什么责任,义务,之类的东西,一个人窝在沙点也是为了躲开老爹...”
09:07:00<瑟麗娜> “但是,你不是想要拿著這傳家寶把你的敵人們一個個都砸死吧”
09:07:18<霍克> “这是一计呢。”
09:07:20<Shadow> “不过现在看起来,我的祖先还有没有完成的事情等着我去解决。”
09:07:29<茉實> 「那海實姐,雖然問這個有點早,妳對雨辰家的責任怎麼想?」
09:07:30<瑟麗娜> “還是你覺得,只要回到故鄉,就萬民歡呼都來慶祝國王歸來?”
09:07:47* Minas 看着天衣子:『我所关心的不是海实家的责任,义务,或是什么远在东方的国家。』
09:07:56<Minas> 『而是你作为一个人的幸福。』
09:07:59<瑟麗娜> “我們沒有人馬,沒有錢財,什麽都沒有,你要怎樣實現你的理想呢”
09:08:06<Minas> 『然而,如果这是你的选择。』
09:08:12<茉實> 「我正好相反呢」
09:08:23<Shadow> “我从来没有指望过什么王位之类的东西,我的朋友,锈龙,以前对我来说就是一切,”天衣子摇摇头
09:08:25<Minas> 『那么我们会帮助你实现它。』
09:08:44<茉實> 「明海現在雖然不怎麼安定,但是大家日子還算過得去」
09:08:51<業平> “大叔總算說了句明白話。”
09:08:59* 業平 忍不住插嘴了
09:09:11<Shadow> “不过,我不能就这么眼看着那个世界的人们在妖魔的操控下受罪。”
09:09:16<霍克> “我有种在看什么爱情小说一般的感觉。”
09:09:23<茉實> 「我可不要幫一個沒有心理準備的人把國家搞的天翻地覆喔。」
09:09:56<瑟麗娜> “責任什麽的……你們不會就要這樣,先走到天朝,再去想其他的吧”
09:09:56<Shadow> “大概如果还有什么东西让我翻过山到那边去,大概这就其中之一吧。”
09:10:28<霍克> “唔,所以我把问题简化一下。天衣子小姐,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09:10:33<Shadow> 天衣子点点头“你们一定在那件...玉玺上发现了一个小家伙?”
09:10:38<霍克> “不用那么久远,就比如说明天。”
09:10:39<Minas> 『天衣子小姐,虽然早先见到你的时候,我只是把你当成了一个普通的老板娘……』
09:10:57* 瑟麗娜 對這種關於國家的民族的責任感,一直沒什麽興趣的說
09:11:00<Minas> 『但这样的想法确实地让我明白了你先祖高贵的血统。』
09:11:33<茉實> 「我們現在說的是顛覆國家這種事呢…好沒有真實感…」
09:11:57* 瑟麗娜 一臉黑線地瞪著聖武士和老闆娘
09:11:57<Minas> 『如果这是你的宿命……那么请让我们协助你去实现它吧,我们都会为你而战,直到和平降临在明海的那一天。』
09:12:24* 茉實 看著討論這些事的人是一個老闆娘和一個油嘴滑舌的財迷
09:12:25<瑟麗娜> “什麽高貴的血統,國家的責任……你們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呢”
09:12:40* 霍克 感觉自己有点多余!
09:12:56* Minas 于是把式神叫出来。
09:13:01* 茉實 還有算命的、村姑、吃貨,覺得整件事情都很不靠譜
09:13:13<Shadow> 天衣子向梅纳斯点点头,“特雷多斯先生,谢谢您的支持。”
09:13:29* 業平 從來就沒想過靠譜兩個字怎么寫
09:13:53<Shadow> 于是在众人目光的焦点下,你们再次小心地打开了宝玺的印匣
09:13:57<Minas> 『好吧,那么你们几个怎么样?』
09:14:02* 霍克 提前遮住眼
09:14:33<Shadow> 和你们想得一样,发光的小式神低着头缓缓地浮现出来
09:14:42<茉實> 「嗯,所以我們的目標是啥?殺光來找麻煩的惡鬼、推翻當今朝廷,然後咧?」
09:14:59<瑟麗娜> “天衣子是我的朋友,她的事情我當然願意幫忙”
09:15:08<Shadow> “诸位大人,天衣子公主,失礼了。”
09:15:17<瑟麗娜> “而且去天朝的旅遊呢……也是我的夢想之一呢”
09:15:18<霍克> “然后成为开国功臣。”
09:15:48<瑟麗娜> “但是什麽取得王國之類的事情,拜托你們有點計划好嗎”
09:15:52<Shadow> “不必,告诉他们你的计划吧。”天衣子点点头,看向你们
09:15:53<霍克> “我倒是听说过东方人怎么称呼这样的人的,叫从龙之臣?”
09:16:01<茉實> 「不要說什麼天朝啦,龍瓦滅亡好久了。」
09:16:03<業平> “我只要每天能吃飽飯,朋友都好好的,就心滿意足了。至於去踢誰的屁股,我是完全不在意的。”
09:16:08<Shadow> “是,公主。”
09:16:09* 業平 廢人發言
09:16:12<Minas> 『朝廷是恶鬼当政的话……国民也会逐渐化为恶鬼……』
09:16:32<Minas> 『这样的国家有一个就已经够糟糕的了,我可不希望看到世界上出现两个这样的国家。』
09:16:33<霍克> “我们只要跑过去,找个高处,让天衣子小姐举起这个印玺,高呼一声”
09:16:40<霍克> “赐予我力量吧!”
09:16:40<Shadow> 式神向你们鞠了个躬,平静的说道
09:16:42<霍克> “大概就……”
09:16:46<茉實> 「而且明海才沒有被那個吃貨國家統治過!」
09:17:10* Minas 指的是Cheliax
09:17:22* 瑟麗娜 先聽聽這個食神怎麽説
09:17:34<Shadow> “除了这件宝玺以外,海实家还有另一件宝物流散在世界之冠的这一侧。”
09:17:53<業平> “出現了,定番臺詞!”
09:17:55<Minas> 『哦?』
09:18:20<霍克> “集齐了宝物可以召唤什么东西出来吗?”
09:18:26<Shadow> “我想,它们若能全部收回,雨辰家的复国将会得到天界诸神的支持。”
09:18:38<霍克> “真的可以哦?!”
09:18:50<茉實> 「……」
09:18:52* 霍克 大惊
09:19:20* 瑟麗娜 對這些奇葩國度的『諸神』表示很不信任
09:19:30<Shadow> “如你们之前所见,通德老爷在逃到林诺姆诸国的时候,放弃了雨辰氏家传的宝剑才能继续前行。”
09:19:31<Minas> 『嗯……那么这件宝物的所在之处是?』
09:19:33<業平> “真是方便的寶物呢。”
09:19:56<茉實> 「那個,諸神包括黛斯娜喔蝶姐」
09:20:07<Shadow> “明海五家,每家都持有这样的一件祖传的兵器。”
09:20:14<霍克> “如果不放弃就没法继续前行的意思嘛?”
09:20:51<茉實> 「原來你們把那把劍賣掉了啊!」
09:21:03<Shadow> “雨辰氏的这把宝剑,是由静瑠女帝传下的,以为雨辰氏授权的证明。”
09:21:06<瑟麗娜> “話是這麽説,但你們那裏連這麽個小玩意也叫神啊”
09:21:18* 瑟麗娜 指指那個食神
09:21:28<Minas> 『嗯……你知道这件物品现在的位置吗?』
09:21:39<Shadow> “我不知道为什么通德老爷将他易手,不过想必,他一定有着自己的考量。”
09:21:53<茉實> 「那把劍叫什麼名字啊?」
09:21:54<Minas> 『虽说是当时在林诺姆,但是距今已经超过五十年了。』
09:22:06<霍克> “就是说要找到那个看起来很能打的大汉让他把剑还回来吗?”
09:22:07<瑟麗娜> “夢境中老爺似乎拿這個換了黃金”
09:22:13<Minas> 『有没有宝物早已易手的可能性呢?』
09:22:22<瑟麗娜> “應該是有什麽必須用財之處吧”
09:22:40<Shadow> 式神点点头,“我记得那位购买宝剑的贵人,如果我能...”
09:22:42<茉實> 「所以說劍名呢?特徵呢?」
09:22:49<霍克> “我是觉得只是要钱,他还不如卖掉那件大衣……”
09:22:54<Shadow> 说完这句话,式神沉默了一小会
09:23:05<茉實> 「那位金毛大叔叫什麼名字?」
09:23:52<Shadow> “嗯,还在,此人的姓氏是斯纳瓦尔德。”
09:24:03<瑟麗娜> “不管怎樣,總之這是個線索”
09:24:07<Shadow> “宝剑应该也还在他的手中。”
09:24:11* Minas 想想看这个姓氏自己有没有印象。
09:24:22<瑟麗娜> “這樣貴重的東西,就算是易手應該也能追查出來”
09:24:29<DnDBot> Minas 投擲 Nobility: 1d20+6=(18)+6=24
09:24:46<Shadow> (当然,你们不知道,这个姓氏在乌尔芬人中虽不是显贵,但也常见。
09:25:04<Minas> 『是个很普通的姓氏呢。』
09:28:02<Shadow> “如果能成功的收回它,再在王国中找到合适的向导的话,我想穿过世界之冠应该不是难事。”
09:28:23<茉實> 「世界之冠……」
09:28:26<霍克> “因为难事正是这两件吧……”
09:28:34* 茉實 抖抖抖
09:28:57<Shadow> “我刚才已经联络过我在天境这一边的族人,他们会把消息传到我的家乡。”
09:29:02<瑟麗娜> “……你說的好像很輕巧似的?”
09:29:05<Minas> 『唔,所以说我们的计划是:1. 找到这把剑,3.夺回明海国。』
09:29:09<業平> “因為跑腿的不是他啊……”
09:29:15<Minas> 『听起来挺简单的。』
09:29:41<瑟麗娜> “我猜第二條是可以用這把劍召喚十萬天兵天將?”
09:29:45<Shadow> “如果我们能取回宝剑的话,众灵愿意支持雨辰家的行动。”
09:30:40<Shadow> 天衣子点点头,“谢谢你的情报,小家伙。”
09:30:59<Shadow> 式神又深鞠一躬
09:31:04<瑟麗娜> “好吧,我還有個問題”
09:31:07<Minas> 『嗯,但是林诺姆也是很大的区域,我们该从什么地方入手呢?』
09:31:10<Shadow> “请问。”
09:31:13<茉實> 「你是說靈魂之森嗎……哇唔」
09:31:29<瑟麗娜> “當初老爺子又有玉璽,又有劍,為什麼沒能奪回王位呢”
09:31:39<霍克> “好问题。”
09:32:05<業平> “一定是因為他的……好吧不說了”
09:32:11* 業平 看了眼天衣子
09:32:19<Shadow> “如果兄弟们告诉我的没有错,斯纳瓦尔德其人现在居于卡斯嘉德城。”
09:32:20<瑟麗娜> “你這個魂淡是不是跟我們隱瞞了什麽”
09:32:38<Shadow> “夫人,小神不敢隐瞒。”
09:33:19<Shadow> “不过我只能服从雨辰家主的命令,这...真的不是我应该妄加猜测的事务。”
09:33:35<Minas> 『或许是他无法运用这两件宝物。』
09:33:42* 瑟麗娜 心想那麽就是死老頭隱瞞了什麽
09:33:43<霍克> “说的他好像是冒牌货一样?!”
09:34:00<業平> “例如劍與玉璽互斬,會掉出什麽東西嗎?”
09:34:01<Minas> 『或许是他做了什么使他失去运用这两件宝物能力的事情。』
09:34:12<茉實> 「也許只是時勢不對吧。」
09:34:18<Minas> 『或者是恶鬼用什么方法威胁了他。』
09:34:24<霍克> “天界众灵正好冬眠?”
09:34:33* 茉實 看大家糾結覺得好累
09:34:49<瑟麗娜> “嗯……總之先去找到寶劍也好”
09:34:52<Minas> 『总而言之,作为站在正义一方的人们,消灭恶鬼是我们的责任。』
09:35:01<Shadow> “总之,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收回这把宝剑,对么?”天衣子再次发问道
09:35:07<Shadow> “正是。”
09:35:08<Minas> 『好吧,我们出发,下一站卡斯嘉德。』
09:35:22<瑟麗娜> “畢竟我們大概已經驚動了惡鬼,把寶物搶先收回應該是比較好的選擇”
09:35:45<Minas> 『赶紧把城里的东西运上车,复国可是很需要钱的事情呢!』
09:35:59<瑟麗娜> “……這才是你的目的吧”
09:36:33<Shadow> 天衣子站起身:“谢谢你们,朋友们。你们愿意抛下这里的一切帮助我,天衣子实在是感激不尽。”
09:36:46* 瑟麗娜 真是很懷疑聖武士哪天把寶劍和玉璽一起賣了……
09:36:49* 茉實 跑去找蘇露奈談心了
09:36:52<Shadow> 说着,她盈盈向你们行了个礼
09:37:07* 霍克 在思索神奇的东方巫术的原理
09:37:19* 業平 當然是開飯要緊
09:37:28<Minas> 『没什么,这里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
09:37:52<茉實> 「姊姊,晚上陪人家聊一下…」
09:38:19<Shadow> “好了,其他的不提,我们先要做好挡住林诺姆冬风的准备啦。”一边推开茉实的拥抱,莎奈露一边微笑着提醒你们
09:38:22<Minas> 『如果是你这样高贵的人的话,让我们跟到天涯海角也没什么问题。』
09:38:38<瑟麗娜> “梅納斯你這話……説的到很像我這種流浪者會說的呢……”
09:38:53* 瑟麗娜 不是説後面那半句
09:39:18<Shadow> “嗯,总之还是要谢谢你们呢。”看到茉实的举动,天衣子也笑了
09:39:24<Minas> 『好吧,出发啦。』
09:39:30<Shadow> 你们在营地里休息了一夜
09:39:35* 茉實 O.Q
09:39:41* 瑟麗娜 臨走抽張牌
09:39:50<DnDBot> 瑟麗娜 投擲 : 1d6+1d9=(3)+(1)=4
09:40:27<Shadow> 第二天,辞别了看护布林沃的斯菲尔,你们带走了能从城堡里回收的补给品
09:40:38<茉實> 「算了,先回家看看好了……」
09:41:13<瑟麗娜> "『號角』……天使將要降下懲罰一切邪惡呢"
09:41:16* 茉實 邊洗臉邊要自己打起精神
09:41:21<瑟麗娜> “看來一切都會很順利呢”
09:41:28<Shadow> 继续沿着向着北国前进的路线,往传说中通向世界之冠的林诺姆诸国而去
09:41:46<霍克> “就是说我们能够顺利集齐宝物,然后让天界大佬解决一切问题吗。”
09:42:03<Shadow> 飘舞的雪花提醒你们,前面的挑战将更加严酷
09:42:04<瑟麗娜> “看起來是如此呢”
09:42:08<業平> “但愿如此呢。”
09:42:32<Shadow> 不过,你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从手里的武器到心底的希望
09:42:37* 霍克 拉了拉衣服
09:42:58<Shadow> ========================================玉关白第一章结束=============================================
« 上次编辑: 2014-01-15, 周三 12:50:51 由 傻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