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8:潜入与恶战  (阅读 2736 次)

副标题: Roll20的LOG真糟糕...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88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8:潜入与恶战
« 于: 2013-10-30, 周三 08:11:00 »
07:33:21<Shadow> ----------------------------------------------------那么玉关白第8幕-------------------------------------------------------
07:35:52<Shadow> 话说在上一次的会议之后,你们决定护送(可能是某个贵族继承人的)海实天衣子小姐前往北方寻找家族的起源
07:36:43<Shadow> 在商队的掩护下,你们一路无事的抵达了目的地,处于瓦里西亚和林诺姆诸国边境上的布林沃城
07:37:44<Shadow> 可是就在队伍在接近城镇的同一天清晨,天衣子却因为开启了家传的印匣而中了奇怪的魔法,昏睡了过去
07:38:29<Shadow> 估计她在睡梦中的低语,你们决定向布林沃城的废墟探索,寻找治疗她的办法
07:40:43<Shadow> 很幸运地,你们在城郊发现了一座供奉黛丝娜的小神社,而且意外地,它的看守还留在原地
07:41:40<Shadow> 虽然业平的表现让这个叫斯菲尔的小神使很不爽,不过她还是很热情地接待了同为教友的瑟丽娜
07:42:18<Shadow> 在搜索完城镇以后,你们在神社里略加休息,便计划向布林沃城堡进发‘
07:42:49<Shadow> “千万小心点,除了乌鸦人以外,城堡里还在闹鬼呢...”
07:43:07<Shadow> “如果要进去的话,千万要小心才好。”
07:43:36<Shadow> “如果暂时不能前进的话,我这里随时欢迎你们回来修整。”
07:43:41* 業平 聳聳肩
07:44:04<Shadow> 斯菲尔很尽心的提醒了你们前路的危险
07:44:29<霍克> “鬼……”
07:44:31* 霍克 打了个哆嗦
07:44:43<瑟麗娜> “那麽……看起來從正門進去會很危險?”
07:44:56<業平> “只要是活著的東西,是鬼也砍給你看啦”
07:45:31<Shadow> “嗯...我也不太清楚,不过门楼上似乎是有乌鸦人一直在巡逻...”
07:45:33<霍克> “鬼是不是活着这一点需要深入探讨呢……”
07:46:07<茉實> 「反正開槍就好了,哼哼哼,沒什麼好怕的。」
07:46:08<瑟麗娜> “那還有其他入口么?”
07:46:16<業平> “只要有ghost,就能視為生物啦。”
07:46:25<Shadow> 斯菲尔想了一想
07:47:04<Shadow> “嗯...大门东南面的墙上似乎有个凿口,虽然不大就是了...”
07:47:23<Shadow> “那里很奇怪的没有守卫,至少我没有看到过。”
07:47:36* 瑟麗娜 不是很清楚小妖精口中的『不大』到底是多大……
07:47:40<Shadow> “大概是可以穿过城墙的吧。”
07:47:52<瑟麗娜> “嗯,總之我們去看看吧”
07:48:00<Minas> 『嗯。』
07:48:02<霍克> “没有守卫的缺口,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07:48:19<Shadow> 小精灵在半空中画了个很——大的圈:“你们可以进去吧,大概。”
07:48:32<業平> “我總覺得是陷阱”
07:49:01<茉實> 「……現在換導遊來得及嗎?」
07:49:04<霍克> “先看看吧,如果光看看就上当那也没办法。”
07:49:11<瑟麗娜> “說不定是鬧鬼特別嚴重的地方吧……”
07:49:50<瑟麗娜> “不過先遠遠地看看應該沒什麽損失”
07:49:55<瑟麗娜> “總之,出發啦”
07:50:08* 霍克 跟上了
07:50:18<Shadow> “总之...你们小心一点——”
07:50:21<Minas> 『那就這樣吧。』
07:50:41<Shadow> 在你们一行人上路时,小精灵站在神社顶上招呼道
07:51:08* 瑟麗娜 那麽躲開守衛,先去小精靈描述的缺口看看
07:51:35<Shadow> 于是你们小心地避开镇子通向城堡的大路,找了一块不太陡峭的山壁接近城堡
07:52:23<Shadow> 虽然刚刚进入瓦里西亚的秋天,黄昏降临的速度还是超过你们的记忆
07:53:11<瑟麗娜> “我們不是清早就在向這邊趕路嗎?時間怎麽過的這麽快?”
07:53:14<霍克> “于是天这么快黑了?”
07:53:19<Shadow> 被烧焦但依然高耸的护墙在你们经过的路上投下阴影,似乎并不喜欢新来的人
07:53:26<霍克> “为什么我有种‘这不是第一次’的错觉。”
07:53:46<Shadow> (你们花了几个小时接近城镇,又花了半天搜索啦
07:53:59<業平> “是你們太招烏雲了,一定是這樣”
07:54:01<霍克> (原来是错觉
07:54:03<茉實> 「不要說奇怪的話了,找到那個小洞了嗎?」
07:54:24* Minas 看看有沒有妖精所說的缺口。
07:54:37* Minas 手搭涼棚極目遠眺。
07:54:46<Shadow> 缺牙漏齿的城墙很快出现在你们面前,你们可以看到一座高耸但崩塌的城楼
07:55:18* 茉實 輕手輕腳地鑽過去
07:55:21<霍克> “好一副颓败的景象,要是个诗人看到这场面怕是会当场诗兴大发吧……”
07:55:31<Shadow> 被大木头,石块等粗糙的材料拙劣的修补起来,倒也还有两份威风的样子
07:55:56<Minas> 『小心點,這裡的門樓據説會有守衛在巡邏。』
07:56:05<業平> “必須的。”
07:56:10<Minas> 『先看看那個缺口在什麽方位。』
07:56:17* 業平 說是這么說,但一身的盔甲叮當作響
07:56:41<Shadow> 不过在渐渐下沉的阳光下,你们很难看清城楼上到底有没有人...
07:56:56* Minas 不着急,慢慢看。
07:57:02<Oicebot>  茉實进行偵查检定: 1d20+5=3+5=8
07:57:12<Oicebot>  業平进行反正不試白不試检定: 1d20+7=4+7=11
07:57:20<Oicebot>  霍克进行当我没做检定: 1d20+1=11+1=12
07:57:24* 茉實 很專心地想把自己藏起來
07:58:01<Oicebot>  瑟麗娜进行用直覺偵查!检定: 1d20+4=20+4=24
07:58:15<Shadow> 那么除了城楼本身以外,你们东张西望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别的可能发现你们的东西....
07:58:21* Minas 不做自己不擅長的事情。
07:58:27<霍克> “大概是太远了吧……”
07:58:35<Minas> 『嗯……前面黑乎乎的,看不清楚。』
07:58:44<霍克> “而且我在想我是不是有夜盲……”
07:58:51<Shadow> 倒是瑟丽娜突然感觉,城楼上有两块青黑色的石头看起来有些突兀
07:59:16<瑟麗娜> “看那兩塊凸起的石頭!”
07:59:25<Minas> 『嘿,低聲點。』
07:59:26<瑟麗娜> “你們有沒有覺得特別不協調?”
07:59:28<業平> “那尼?”
07:59:40<霍克> “其实我看不见所以你这么说也……”
07:59:52* 業平 孫大聖狀張望……
07:59:52<瑟麗娜> “說不定是敵人的偽裝……”
08:00:00* Minas 順著塞麗娜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嗯……』
08:00:07<Shadow> 当你侧着眼仔细看看时,才发现原来那两块“石头”竟然长着乌鸦一样泛蓝的黑色羽毛...
08:00:17<Minas> 『兩塊石頭而已,有什麽協調不協調的。』
08:00:32<業平> “長毛的石頭是這邊的特產?”
08:00:36<瑟麗娜> “你沒看見它們都長毛了嗎”
08:00:44<Shadow> 只不过它们一动不动地伏在那里,刚才被你们全略过去了
08:00:53<Minas> 『嗯……所謂的滾動的石頭不長羽毛……』
08:01:17<霍克> “……我放弃了,交给你们了。”
08:01:18* 瑟麗娜 覺得聽過類似的諺語,但好像哪裡不對勁……
08:01:23<茉實> 「……肯定是敵人吧喂喂」
08:01:33<Shadow> 虽然你们不知道这两块“石头”是不是也在同样盯着你们,不过,这个距离上应该还是安全的
08:01:39<瑟麗娜> “不要説冷笑話了,總之那個可以偷偷進去的缺口在哪裡?”
08:01:48<Minas> 『嗯……』
08:01:50<Shadow> 如果你们不继续接近城堡的话,大概
08:01:56<Shadow> (看roll20
08:02:03<Minas> 『不知道我們是不是已經被發覺了。』
08:02:37<霍克> “那应该先撤退,换个方向找么?”
08:02:38<茉實> 「看起來還沒,我鑽過去探探路」
08:02:54<Oicebot>  茉實进行潛行检定: 1d20+2=10+2=12
08:03:02<Shadow> (右下方向有个开口的墙就是
08:03:12<瑟麗娜> “尾巴都露出來啦……”
08:03:30* 霍克 低声说道:“她屁股翘那么高是想干嘛?”
08:03:41<茉實> 「我聽到了啦……」
08:03:54<Minas> 『我們有兩個選擇。』
08:03:56<業平> “聽說狐貍將尾巴翹起來是想被摸來著,霍克你去試試”
08:04:07<Shadow> 狐狸尝试着“小心翼翼”地摸近刚才小精灵说过的南墙
08:04:13<Minas> 『要麽趁著機會先幹掉這兩個怪物。』
08:04:28<Minas> 『要麽避開他們從什麽缺口進去。』
08:04:39<瑟麗娜> “説的容易,他們在這麽高的地方怎麽幹掉啊”
08:04:49<Minas> 『有槍……』
08:04:51<Shadow> 虽然还是远远的保持着安全距离,墙头上的两个“石头”倒也没什么反应
08:04:54<霍克> “我们离他们多远?”
08:04:57<瑟麗娜> “如果開槍的話,方圓百裡的怪物都聽到了吧”
08:05:01* 霍克 看不清
08:05:11* 茉實 捲起尾巴繼續前進
08:05:13<業平> “大概是百來米吧”
08:05:14<Minas> 『這不過是個時間問題。』
08:05:33<Minas> 『你認爲在什麽缺口方向打起來不會放槍麽……』
08:05:53<Shadow> 霍克架了个框估算了一下,你们离陈楼约有7-80尺的样子
08:05:55<霍克> “找个没守卫的入口就是为了尽量避免战斗吧,虽然事到如今……”
08:06:01<瑟麗娜> “或者我們試著把他們誘一部分出來?”
08:06:03<Minas> 『先幹掉這兩個再往缺口方向移動。』
08:06:21* 茉實 到了城牆附近
08:06:22<瑟麗娜> “比如故意讓他們看到露出尾巴的狐貍什麽的……”
08:06:31<Shadow> 你们一边讨论着,茉实已经一边摸近了城墙上的缺口...
08:06:32<霍克> “他们一个去报告一个来查看怎么办?”
08:06:40<Oicebot>  茉實进行偵查检定: 1d20+5=2+5=7
08:06:56<Minas> 『嗯……我覺得……我們不應該讓槍手站前排……』
08:07:02* 茉實 對同伴打出「沒有問題」的手勢
08:07:05<Minas> 『這樣距離太遠了……』
08:07:08<Shadow> 果不其然,黑乎乎的墙体上有个挺规整的洞口
08:07:37<Shadow> 约莫高到你膝盖的位置
08:07:44<瑟麗娜> “或者就這樣一鼓作氣衝過去吧,那個缺口在他們的射擊死角”
08:07:56<霍克> “不如试试声东击西?”
08:07:58<Minas> 『祇能這樣了吧。』
08:08:00<業平> “狐貍都上了,還說這么多幹嘛……”
08:08:03<Shadow> 虽然感觉几个大块头有点困难,其他人应该还是爬的进去...
08:08:10* 業平 跟上
08:08:12* 茉實 打出「你們到底在幹嘛」的首飾
08:08:40<霍克> “……我对这种没什么自信耶……”
08:08:41* 瑟麗娜 叮光作響地試圖跑快一點
08:08:44<Shadow> 洞口里黑黑的,似乎比外面还阴暗些的样子
08:08:51* 茉實 打出「我們明明才隔了30呎為什麼要這樣溝通」的手勢
08:08:53* Minas 走啊走,往缺口走。
08:08:59* 霍克 蹑手蹑脚地摸过去
08:09:21* 業平 做出“你說這個誰懂啊”的顏藝
08:09:25<瑟麗娜> “這種沉重的鐵甲果然穿不習慣啊……”
08:10:08<Shadow> 于是你们一众人也“小心翼翼”地跟上了狐狸
08:10:39* 茉實 把頭伸進洞裡看看
08:10:47<茉實> *小心地
08:10:51<Shadow> 奇怪的是,墙头的两个家伙依然没有反应,虽然你们转到墙的另一边后,他们倒也没什么动作
08:11:09<瑟麗娜> “你們説……這裏點燈和摸黑闖進去,哪個更危險點?”
08:11:23<Shadow> 狐狸探了探头,发现墙对面的潮湿的泥土
08:11:33<Minas> 『我們的戰鬥力需要有光才行。』
08:11:39<Minas> 『摸黑進去是找死。』
08:11:54<霍克> “我倒是有法术可以制造点光源……”
08:11:54<Shadow> 以及一片同样焦黑残破的塔楼
08:12:02* 瑟麗娜 於是點亮塊石頭,四面照照
08:12:03<Minas> 『我不認爲我們有隱秘行動的能力。』
08:12:10<Oicebot>  茉實进行難道我是唯一考慮過視線問題的人嗎?检定: 1d20+5=16+5=21
08:12:22<Shadow> 至于是不是明海的样式,你自己都好难判断
08:12:26<Minas> 『進去吧。』
08:12:28<業平> “我們明海有個成語叫請君入甕……”
08:12:53<Shadow> 于是狐狸摸进去看了看,在地面上发现了些奇怪的东西
08:12:57* Minas 爲了防止槍手繼續做探路的事情,翻進了缺口。
08:13:09<瑟麗娜> “總之,儘量靠近掩體行動,萬一敵人射箭過來也好躲一下”
08:13:18<Shadow> 好像是一截插进地里的锈铁片
08:13:59* 茉實 思考要不要管好自己的賤手
08:14:17* 業平 準備踏進去
08:14:21<Minas> 『好吧,都進來吧。』
08:14:31<Minas> 『看起來這裏面至少暫時沒有敵人。』
08:14:34* 霍克 摸进去了
08:14:51<茉實> 「這是什麼?」
08:15:00<Shadow> 于是你们一行人一个一个的钻过了这个似乎是给猫咪出入的墙洞...
08:15:13* 瑟麗娜 摸進去在聖武士盾牌上點燈
08:15:29<Shadow> 发现自己正站在墙后的一片空场上
08:15:49* 茉實 想起訓練時亂摸紗奈路陷阱的下場
08:15:52* Minas 接著光線,看看面前的空間。
08:16:09<Shadow> 梅纳斯的盾牌亮起荧荧的亮光,照明了你们身周的塔楼和地面
08:16:22<霍克> “要是有什么东西在上面发现我们的话……”
08:16:44<茉實> 「那已經來不及了吧,先來幫我看看這什麼」
08:16:51<Shadow> 但是奇怪地,瑟丽娜觉得,今天的光亮法术并不太好使的样子...
08:16:54<霍克> “什么东西?”
08:16:58<Minas> 『對……已經來不及了。』
08:17:04<Minas> 『什麽?』
08:17:14* 瑟麗娜 覺得光亮術就沒好使過……
08:17:16<Shadow> 梅纳斯的盾牌虽然亮起来,不过诡异地很昏暗
08:17:19* Minas 看看茉實發現了什麽東西。
08:17:27<瑟麗娜> “這裏的黑暗很不正常啊”
08:17:38<Shadow> 比一支大些的蜡烛强不了多少
08:17:46* Minas 那抹布抹抹盾牌,看看是不是亮一點了。
08:17:47<業平> “唔?怎么回事”
08:17:54* 業平 揉眼睛
08:18:07* 茉實 指著地上的銹鐵棒
08:18:13<瑟麗娜> “是不自然的魔法黑暗”
08:18:24<瑟麗娜> “雖然……這也是意料之中的情況”
08:18:27* 霍克 小心翼翼地对那棍子cast了一个侦测魔法
08:18:43* Minas 湊到地面上,借著盾牌發出的光亮,半蹲下來,看看什麽銹鐵棒。
08:18:48<瑟麗娜> “為什麼你們都在看一截生銹的鐵棒啦?”
08:18:55<Shadow> 在圣武士掏抹布拼命擦他的宝贝盾牌时,你们围在一起检查着那截铁片
08:19:15<茉實> 「想知道去摸會發生什麼事嘛」
08:19:25<瑟麗娜> “這裏到處都是被燒毀的殘垣斷壁,你們這樣查是要查到什麽時候啊”
08:19:31<Minas> 『不要都湊過去。』
08:19:38<Shadow> 看起来就是一截断掉的废铁,没什么特别的
08:19:51<Minas> 『這裡有人戒備一下四周。』
08:20:05<Minas> 『看起來就是廢鐵……破爛……垃圾……』
08:20:21* Minas 踢一脚。
08:20:23<霍克> “有什么问题吗?”
08:20:30* 霍克 还是转回去注意空地
08:20:30<Shadow> 不过只是翘起来的姿势比较诡异就是了
08:20:34<Minas> 『哼哼。』
08:20:36* 業平 還在揉眼睛
08:20:52<茉實> 「嗯,我還以為會是陷阱呢……」
08:21:04<茉實> 「或是警報器什麼的」
08:21:05<瑟麗娜> “不要這樣用力踢,小心觸發機關什麽的”
08:21:20* 茉實 拔起來
08:21:21<Shadow> 圣武士的钢靴哐的一下就踢断了伸出来的废铁片,发出了刺耳的咔扎一声
08:21:21* Minas 移動到西南方位,借著燈光看看前方是不是有通道。
08:21:28* 霍克 堵耳朵
08:21:34<Shadow> 与此同时
08:22:10<Shadow> 你们突然感觉到,整个空场似乎立刻又阴暗了一截
08:22:27<Shadow> 似乎黑夜突然笼罩了下来
08:22:35<茉實> 「好吧,還真的是陷阱」
08:22:40<霍克> “好黑!”
08:22:45* 霍克 小声惊呼
08:22:45<瑟麗娜> “你看……”
08:22:52<業平> “噓”
08:22:58<Shadow> 虽然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圣武士盾牌上的光亮暗淡了最后一下,熄灭了
08:22:58<瑟麗娜> “早說了不要亂碰東西”
08:23:00<Minas> 『切……就算我不踢也會有人動的。』
08:23:14<業平> “別說話,小心聽”
08:23:14<Minas> 『先退出去吧。』
08:23:32<霍克> “虽然我想这种效果能不能掩护我们……”
08:23:36<Minas> 『如果是魔法黑暗那範圍是有限的。』
08:23:51<業平> “我們不能看到東西,不代表敵人不能……”
08:23:52<Minas> 『等魔法的效力自然消退先。』
08:24:06<Shadow> 就在你们尝试着确定自己位置的时候,眼尖的狐狸和武士发现,自己的身边可以飘散出像烟雾一样的东西
08:24:12<瑟麗娜> “……說的好像你很懂魔法似的”
08:24:27<Minas> 『略懂……』
08:24:37<茉實> 「出口在我背後呢,誰來告訴我又發生了什麼事?」
08:24:37<Shadow> 然后,慢慢地升起来,变成一条条灰白的影子
08:24:55<Shadow> 影子越来越多,把你们团团包围起来
08:25:00* 瑟麗娜 首先摸到墻壁,然後背靠着墻壁慢慢向來時的方嚮移動
08:25:16* 霍克 分不清方向
08:25:20* Minas 說歸這樣說,開始注意周圍的邪惡氣息。
08:25:24<Shadow> 只过了一小会,影子就变成了你们可以清晰辨认的人型
08:25:53<瑟麗娜> “……話說你們有沒有看到什麽東西?”
08:25:54<霍克> “唔?是你们吗?吃货?狐狸?大姐头?大叔?怎么变白了?”
08:26:08<Minas> 『蒼……蒼白色的……』
08:26:16* 業平 發現自己刀似乎對這堆東西不起作用,開始向salina的方向靠
08:26:19<Shadow> 这些眼神空洞的“人”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只有很少的结果人穿着铠甲
08:26:22<霍克> “这美白效果好诡异耶。”
08:26:29* 霍克 开始发抖了
08:27:04<Shadow> 他们以疑惑的神情打量着你们,似乎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跑进来的
08:27:16* 瑟麗娜 鎮靜一下,開始引導正能量
08:27:25<茉實> 「我們為和平而來」
08:27:27<業平> “喂喂,誰能解釋這是啥,俺的刀好像砍不到他們”
08:27:29* Minas 定睛看去,看看對方是否是無辜的村民的鬼魂。
08:27:31<霍克> “你……你们好?”
08:27:32<瑟麗娜> “你們這些不死的冤魂,安息吧”
08:27:40* 霍克 掏出了通用语
08:27:55* 業平 冷汗ing
08:27:56<Shadow> 直到带头的一个披挂整齐的家伙抽出武器,指着你们发出无声的怒吼
08:28:17<Shadow> 其他的影子也纷纷拔出兵器,开始向你们围上
08:28:19<瑟麗娜> “你們有沒有搞錯,為什麼要跟幽靈說話啊……”
08:28:41<霍克> “因为有过类似的经验嘛!”
08:28:44* 霍克 抱头
08:28:54<茉實> 「凡事都要拿出勇氣試試看啊」
08:29:27<霍克> “我仅有的和这种东西的接触经验得出的结果是对面有可能是好人!”
08:30:39<瑟麗娜> “他們已經不是人啦!”
08:30:56<業平> “什麽?他們已經不做人了?”

劇透 -   :
Shadow (GM): 恶灵开始现形,准备好照相机
茉實: 剛才的爆發是啥…
Hawk Silesia: 鬼呀!!!!
業平: 亡靈集群?
Shadow (GM): 宗教来个?
業平: 宗教上
Shadow (GM): 有做宗教的吗?没有就开打
瑟麗娜: rolling 1d20+5 宗教?
(20)+5= 25

業平: 噗
Minas: 右上2,砍砍。
Minas: rolling 1d20+5
(4)+5= 9
發現自己的武器無效。
END
Shadow (GM): 好吧
瑟丽娜认为,这些幽影大概是之前死在这里的守卫和居民
Shadow (GM): 因为在短时间内一起痛苦的死去,它们的灵魂不但不能消散,还被捆绑成了集体
Shadow (GM): 不过,和普通的无实体幽灵不一样,他们可以被普通的刀剑所伤
武士

業平: 右上五尺,拔武士刀砍
rolling 1d20! + 6
(4)+6= 10
業平: end
Shadow (GM): 武士的攻击像是砍进了空气,鬼魂们黑洞洞的眼神盯着这个气势汹汹冲上来的家伙
鬼魂行动
于是面对着两个不知死活的冒犯者,鬼魂们一拥而上
冰冷而虚无缥缈的刀剑直接贯穿了圣武士的盾牌和武士的盔甲
rolling 1d6+3
(4)+3= 7
rolling 1d6+3
(2)+3= 5
(可AO
業平: rolling 1d20! + 6
(2)+6= 8
(干

Minas: rolling 1d20+5 AO
(7)+5= 12
Shadow (GM): 可能是恶灵的身形实在太过飘忽,两个大汉的刀剑仍然是没有命中它们
業平: 發抖ing
Shadow (GM): (瑟丽娜
瑟麗娜 摸出魔杖治療一下武士
瑟麗娜: rolling 1d8+1 clw
(5)+1= 6

業平 還是在發抖
業平: “我……好……好冷”
Shadow (GM): 魔杖的光芒暂时让武士觉得暖和了一点
(霍克
Hawk Silesia: (我看看……
Hawk Silesia 顶着张牙舞爪的鬼怪的攻击跑到了一边
Hawk Silesia: (来AO吧!

Shadow (GM): rolling 1d6+3
(6)+3= 9

Hawk Silesia: (哇哈哈哈!
Hawk Silesia 身形矫健!
Hawk Silesia 虽然感觉好爽但还是掏出了燃烧之手卷轴对着鬼们对面来了一发

Shadow (GM): 术士顶着恶灵的攻击跑开了
Shadow (GM): 然后,他掏出卷轴,在咒语下对着幽灵军队喷发出了火焰
Hawk Silesia: rolling 1d4
(2)= 2
(真是令人悲伤的数字
Hawk Silesia end

Shadow (GM): 于是狐狸也同样作死的跑开了
Shadow (GM): 但是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几个恶灵的刀尖还没沾到茉实的尾巴毛就给逃掉了

茉實: rolling 1d20+5 滑膛槍!
(2)+5= 7
(2)= 2
茉實 end

轰然一声,茉实的滑膛枪爆发出火焰
子弹准确的洞穿了几个恶灵的身体
它们发出了听不见的哀嚎,消失了
Shadow (GM): (梅纳斯行动
Minas 全回合攻擊鬼魂
Minas: (那麽開破邪吧
rolling 1d20+5 劍
(12)+5= 17
rolling 1d20+5 盾
(2)+5= 7
Hawk Silesia: (点赞
Shadow (GM): (剑hit
Minas: rolling 1d8+3+4 dam
(8)+3+4= 15
Minas 迅捷動作LOH自己
Minas: rolling 1d6 治療
(4)= 4
(end
Shadow (GM): 在神圣力量的加持下,梅纳斯鼓足力气一剑劈去
Shadow (GM): 好几个恶灵都被这一斩震荡消失了

Shadow (GM): (业平
業平: (我要不要開挑戰呢……
業平 迅捷動作開挑戰,目標鬼魂,然後……一刀
業平: rolling 1d20! + 6
(16)+6= 22
Shadow (GM): (hit
業平: rolling 1d8! + 10
(6)+10= 16
(再+1,17
業平: (哦,是+2,18
業平: (然後大家攻擊這貨的時候能ab+1
業平: (end

Shadow (GM): 恶灵们纷纷在私语丸的刀锋下消退
仗着魔法武器的威力,武士又扫清了几个恶灵的身形
Shadow (GM): 虽然连续受到重创,恶灵还是不屈不挠地继续向前碾过
Shadow (GM): 这次不但是梅纳斯和业平,瑟丽娜也陷入了他们的刀光剑影
rolling 3d6
(1+6+5)= 12

(瑟丽娜
瑟麗娜 引導正能量,閃耀着神聖的光輝!
(5)= 5
瑟麗娜: (我聖徽在背上!哦耶
Shadow (GM): 瑟丽娜的圣徽散发出温暖的光芒
Shadow (GM): 屡次受到魔法力量冲击的恶灵们再也招架不住,终于完全消散了
09:10:55* 瑟麗娜 看著剛才鬼哭狼嚎的武士
09:11:07<Shadow> 于是在瑟丽娜的能量冲击下,包围你们的恶灵军团终于还是被驱离了
09:11:10* 業平 目瞪口呆地看著背上發光的傢伙
09:11:15<茉實> 「嘖,竟然第一次就啞火了」
09:11:18<Shadow> 当然,你们一行人也受伤不轻
09:11:19<瑟麗娜> “這樣一點點幽靈就把你嚇成這樣啦?”
09:11:24<業平> “這真的是一個背上的故事”
09:11:37* 霍克 赶紧张望城墙是不是有什么鸟人注意这边了
09:11:43* 茉實 拍了一下火藥室
09:11:45<業平> “我不像某些老跟神神道道東西的人一樣”
09:12:04* Shadow 将话题改为 '[梅-7|业-8|瑟-8|霍-9|茉]'
09:12:25<Oicebot>  瑟麗娜进行再治療一下检定: 1d6=2=2
09:12:27<Shadow> 笼罩在你们周围的阴影也逐渐散去
09:12:52* Shadow 将话题改为 '[梅-5|业-6|瑟-6|霍-7|茉]'
09:13:07<茉實> 「看來這把槍今天不能用了」
09:13:21* 茉實 把滑膛槍收好
09:13:29<瑟麗娜> "今天都不能用了嗎?"
09:13:39<瑟麗娜> “火器真不可靠呢”
09:13:46<茉實> 「要找時間把火藥挖出來呢」
09:13:58<茉實> 「不然就--」
09:14:12* 茉實 做了火球爆炸的手勢
09:14:18<業平> “不可靠是其次,主要是這貨很危險……我以前的同伴就被這種東西炸掉過手”
09:14:36<Oicebot>  瑟麗娜进行用棍子治療梅/業/瑟/霍检定: 4d8=7+2+2+4=15
09:14:53<Shadow> 那么你们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你们所在的位置可能是个城堡的训练场
09:14:59<霍克> “我听说过一个故事,一个打完仗就要回去结婚的枪手因为炸膛结果脑袋……”
09:15:08<茉實> 「夠了。」
09:15:17* 霍克 似乎没发现有鸟人注意到这边?
09:15:22* 瑟麗娜 将话题改为 '[梅|业-3|瑟-3|霍-2|茉]'
09:15:22<Shadow> 看墙上打洞的模样,这里可能也是城堡最先被突破的地方
09:15:33<茉實> 「我還有老傢伙呢」
09:15:36<Shadow> 难怪会有不少人死在这里
09:15:52<瑟麗娜> “鳥人不接近這個地方是因為這裏有鬼吧”
09:15:55* 業平 看一下光亮術恢復效果沒有
09:16:21<Shadow> 圣武士的盾牌在黑暗消散后,渐渐地也恢复了光明
09:16:39<霍克> “刚刚应该有不小的响动才对……”
09:16:58<霍克> “不过既然有上好的守卫,不用鸟人亲自出马倒是很自然的事情……”
09:17:12<業平> “那我們要虛應故事地慘叫幾聲不?”
09:17:29<茉實> 「總之看起來沒人聽到,接下來往哪走?」
09:17:33<霍克> “太假了吧。”
09:17:37<瑟麗娜> “你已經慘叫得夠多了”
09:17:52* 霍克 眯起眼睛观察一下四周
09:18:00<Shadow> 现在在你们的左手边是一段破碎的回廊,大概是通向城堡广场的
09:18:01<霍克> “我希望不要出动我的法术来看路……”
09:18:04<業平> “那是呻吟,和慘叫是不一樣的,和慘叫”
09:18:21<瑟麗娜> “不要緊,鳥人是聽不出區別的”
09:18:43<霍克> “我才想到一个问题。我们……有明确的目标吗?”
09:18:48<Shadow> 向北则是一堵被砖块塞死的门,门上还贴着不少符文纸
09:19:13<業平> “不是說好的潛進去,找到能解除天衣子詛咒的辦法么?”
09:19:14<瑟麗娜> “按照我們得到的線索,寶貝應該是埋在城堡最深處”
09:19:33<瑟麗娜> “那麽我們應該是一路尋找向下的樓梯之類的……”
09:20:01<業平> “或者直接按門鈴,問魔王寶貝在哪最快”
09:20:01<霍克> “简单来说就是走着瞧吧……”
09:20:07<瑟麗娜> “不過顯然這些鳥人應該也是為了這寶物而來……”
09:20:07<茉實> 「那應該往房子裡找吧?」
09:20:16<Shadow> 顺便在你们背后的塔墙上,霍克发现了几个小金属片嵌在上面
09:20:22* 茉實 看著貼滿符咒的門
09:20:45<瑟麗娜> “不要再去摸金屬片啦”
09:20:51<霍克> “咦?”
09:20:54<Shadow> 墙上挂满血污加上刚才的昏暗,你们没有发现这些小东西
09:20:58* 霍克 施展侦测魔法!
09:21:22<Shadow> 霍克完全没有发现墙面上有魔法灵光
09:21:38<霍克> “似乎……不是什么魔法陷阱?”
09:21:53* 霍克 打量一下塔墙,看不清什么血污!
09:22:01<Shadow> 还有几个类似的金属片掉在墙壁前的地面上
09:22:11<霍克> “不是金属棒子呢……”
09:22:14* 霍克 仔细看
09:22:20<Shadow> 看起来像是飞镖一类的东西?
09:22:20<茉實> 「看就好……」
09:22:27<Shadow> 不过是十字型的
09:22:36<霍克> “这是什么……兵器吗?”
09:22:48<茉實> 「嗯…忍者…」
09:22:57* 茉實 看吃貨武士
09:23:01<Shadow> 从角度看,怕是从你们刚才穿过的那个洞里射进来的
09:23:19<Shadow> 不过过了这么久都没锈坏,也确实是难得了
09:23:21<業平> “唔,看來我夢到的的確是這裡,我記得我已經說過了?”
09:23:51<茉實> 「嘛,反正忍者也都沒了?」
09:24:05<瑟麗娜> “那麽……你再做一次夢看看能不能夢到寶物在哪裡好了”
09:24:28<茉實> 「先把這裡的怪物都清理乾淨吧?」
09:24:36<霍克> “唔……简而言之,就是说那些renzhe就是从这里跑进来的。”
09:24:37* 茉實 拔出手槍
09:24:54<Shadow> 霍克稍稍摇了一下,有一个小飞镖从墙上掉了下来
09:25:00<業平> “行,我先睡個覺,你們繼續”
09:25:07<霍克> “所以我们是去广场,看门,还是……在这里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宝贝?”
09:25:13* 霍克 捡起那个飞镖看看
09:25:22<Shadow> 这种银灰色的光泽是...精金?
09:26:01<業平> “怎么了?”
09:26:06<Shadow> 然后你发现自己可以毫不费力地把它按进墙壁,看来确实的精金无疑了
09:26:41<霍克> “……我刚刚说什么来着?宝贝?”
09:26:52<茉實> 「??」
09:27:01* 霍克 又弄下几颗飞镖,又捡起散落在地上的
09:27:07<霍克> “好像是精金呢……”
09:27:14<Shadow> (回收,精金手里剑x10
09:27:31<業平> “這些忍者真特么有錢……”
09:27:35<瑟麗娜> “……真有錢,竟然用精金做這種消耗品”
09:27:40<霍克> “或者说他们的雇主很有钱。”
09:27:46<霍克> “比如说……一国之主?”
09:27:56* 霍克 再看看地上还有没有什么东西!
09:28:05<Shadow> 看来,大概是下了血本要屠干净这里的居民吧
09:28:28<Shadow> 在时间的磨洗下,剩下的也就只有这些不会朽坏的精金了
09:28:31<瑟麗娜> “……不過你這樣趴著找廢棄武器看起來很窮酸耶”
09:28:42<茉實> 「唔哇,可以重鑄嗎」
09:28:45<業平> “好像我們完全不窮酸一樣”
09:28:54* 茉實 雖然自己用不到
09:28:56<霍克> “请称呼我为收集证据?”
09:28:58<Shadow> 其他残留的武器多半已经变成了圣武士刚才踢断的样子
09:29:27* 霍克 又站了起来,叹了口气。“好像就这些了。”
09:29:38<茉實> 「不過我們是不是該去排除其他危險了呢?」
09:29:39<霍克> “其他武器大概是这个城堡的守护者们留下的吧。”
09:30:03<瑟麗娜> “走吧,天衣子小姐還等著我們去拯救呢”
09:30:23<霍克> “所以说,是去广场,还是进门?”
09:30:50<業平> “還去廣場當靶子?”
09:31:19<茉實> 「這扇門怎麼看怎麼危險」
09:31:36<Shadow> 通向城堡北面的小门结结实实的被封死了
09:31:41* 霍克 看看上面贴着的奇怪东西
09:32:12<Shadow> 一些画着你认为是魔法符文的黄纸头,你一碰就碎掉了
09:32:22<霍克> “……”
09:32:22<瑟麗娜> “看起來我們沒什麽其他選擇了……”
09:32:30<霍克> “我……我刚刚什么也没干!”
09:32:34* 霍克 缩手!
09:33:31<Shadow> 还好,除了碎片随风飘走倒也没其他的什么东西出来作怪
09:33:43* 瑟麗娜 戒備了半天,發現沒什麽事情……
09:33:49* 霍克 决定又来一个侦测魔法!
09:33:59<瑟麗娜> “都說了不要再亂碰東西啦”
09:35:02* 瑟麗娜 看看城門的方嚮,還能看見那兩個鳥人嗎?
09:35:06<茉實> 「我還是認為我們應該爬上城牆偷偷摸掉每一個烏鴉小偷」
09:35:11<Shadow> 大概是过了太久的缘故,霍克没有从这些符纸上扫出灵光
09:35:39<霍克> “看来应该……没事?”
09:35:43* 霍克 又打量了一下
09:35:53* 霍克 舒了一口气
09:36:10<Shadow> 而当瑟丽娜仔细观察门楼时,她发现门楼上刚才的两块“黑石头”在你们刚才战斗的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09:36:26<Shadow> 现在门楼上真的是空荡荡
09:36:32<瑟麗娜> “……糟了,那兩個鳥人去通風報信了”
09:36:40<霍克> “啊?”
09:37:10<業平> “那尼?”
09:37:26* 茉實 聳聳肩
09:38:18<瑟麗娜> “不過這也意味着我們可以安全通過廣場區域了?”
09:38:21<業平> “從好的方面想,我們已經按下門鈴了,那接下來等魔王的招待就好了。”
09:39:23<霍克> “如果能有面包和盐那就好了。”
09:39:41<業平> “爲什麽不能樂觀一點呢?”
09:39:46<瑟麗娜> “去看看廣場有沒有守衛吧,現在我們也沒其他路可走了”
09:39:48<業平> "why so serious"
09:39:56<茉實> 「太棒了,不知道我的子彈夠不夠」
09:39:58* 霍克 试试推门
09:40:01<Shadow> 所以你们在空荡荡的练武场上商谈着晚餐的同时,夕阳开始西下
09:40:08<茉實> 「靠著牆走吧」
09:40:20<Shadow> 霍克觉得自己大概在推一堵墙
09:40:25<霍克> “……”
09:40:51* 業平 擼起袖子上前推推看
09:40:54<Shadow> 看来你们暂时只能取道广场进入城堡了
09:41:18<Shadow> 业平的感觉是在推两堵墙
09:41:35* 業平 聳肩,走大路
09:42:01<Shadow> 于是你们开始沿着墙摸向城堡的广场
09:42:03* 霍克 无奈跟上
09:43:09<Shadow> 然后,你们就看到一个大块头的家伙直直的在广场上站着
09:43:22<Shadow> 掂着一把巨大的木棒
09:43:46<霍克> “……”
09:43:49<Shadow> “哇,鸟说有吃的,果然有吃的!”
09:43:59<霍克> “这条路似乎不能走呢,我们回去吧?”
09:44:14<Shadow> 虽然隔着还有段距离,你们几乎可以看到他在流口水了
09:44:21<茉實> 「不是說好要清空這裡嗎?」
09:44:53<瑟麗娜> “迴去就只能離開這裏了……”
09:44:53* 茉實 拉開火鐮
09:45:12<Shadow> 巨人看到打头的狐狸,皱皱眉头
09:45:21<Shadow> ”狐狸,肉酸。“!
09:46:38<Shadow> “不过酸的也是肉,好啦!”
09:47:15<茉實> 「你會喜歡火藥的香味的(笑」
09:47:15<業平> “你覺得那隻東西的翅膀能吃不?”
09:48:33<Shadow> 虽然你们觉得这个向着狐狸气势汹汹地走来的大块头就是唯一的敌人了
09:48:53<Shadow> 不过,事情当然不可能像你们想的那么好
09:49:29<Shadow> 就在你们摆好阵势准备迎战的当口,旁边门楼下突然有一块木板掀开了
09:50:22<Shadow> 两只羽毛蓝黑,浑身肌肉的鸟头人尖叫着冲了出来
09:51:00<Shadow> 而在门楼顶上,另外两个鸦人也不动声色地向你们举起一对沉重的十字弓..
劇透 -   :
茉實: rolling 1d20+3 先攻
(6)+3= 9

業平: rolling 1d20! + 4
(19)+4= 23

瑟麗娜: rolling 1d20 init
(8)= 8
Hawk Silesia: rolling 1d20 + 5
(5)+5= 10

Minas: rolling 1d20+2 init梅、
(13)+2= 15
那么来骰吧
Shadow (GM): rolling d20+2
(14)+2= 16
rolling d20+1
(10)+1= 11

Shadow (GM): (那么武士行动
業平: (樓上的兩隻目測我打不到吧
Shadow (GM): (打不到,高处
業平 移動中抽出薙刀,迅捷動作開聯結武器(ab+1),準備動作攻擊進入威脅範圍的敵人,end
Shadow (GM): 处在城楼上的两个鸦人端起十字弓,瞄准了冲在最前面的武士和茉实
rolling 2d20
(4+2)= 6
但是,都没有命中
另外两只鸦人则张牙舞爪地冲向业平和梅纳斯
(AO2号

業平: rolling 1d20! + 7
(15)+7= 22

Shadow (GM): (hit
業平: (我準備動作有觸發么
Shadow (GM): (有
業平: rolling 1d20! + 7
(17)+7= 24
業平: rolling 2d8! + 18
(8+4+4)+18
= 34

Shadow (GM): 然后正好撞上武士准备已久的刀剑,被戳了个对穿
Shadow (GM): rolling d20+5 1号攻击
(6)+5= 11
圣武士的防御像以往一样异常牢固,另一只鸦人的爪子毫无作用
(梅纳斯

Minas:  聖武士反擊鳥人
rolling 1d20+3 劍
(5)+3= 8
rolling 1d20+3 盾
(9)+3= 12
Minas: 聖武士end
Shadow (GM): 但是圣武士的反击也没能命中对手
Shadow (GM): “肉...罐头...”
大家伙登登的冲上来,大棒挥向武士
Shadow (GM): rolling d20+11
(7)+11= 18

業平: (miss
Shadow (GM): 不过被武士用薙刀狠命架住了这一击
(霍克

Hawk Silesia 给大叔旁边的鸟人来了一发daze
Hawk Silesia: (DC14,挑战一下吧!

Shadow (GM): rolling d20+4
(3)+4= 7
于是霍克成功的让鸦人头晕目眩

Hawk Silesia: "快砍翻那厮!"
Hawk Silesia end

Shadow (GM): (瑟丽娜
瑟麗娜 左五尺,正能量治療一下
瑟麗娜: rolling 1d6
(1)= 1
瑟麗娜: (end..

Shadow (GM): (茉实
茉實: rolling 1d20+5 精準射擊
(11)+5= 16

Shadow (GM): (hit
茉實: rolling 1d8+4
(6)+4= 10

Shadow (GM): 茉实的手枪子弹在食人魔的肩膀上穿了个洞
Shadow (GM): ”啊啊啊!我要干掉肉是酸的狐狸!”

茉實: 「哼~打得到就來啊」
業平 大吼一聲,“來,單挑”
業平: rolling 1d20! + 7
(2)+7= 9
(end

Shadow (GM): 于是武士的攻击也被食人魔用同样的招数挡开了
Shadow (GM): 而楼上的两个鸦人看势头不对,怪叫了一声猛地跳下城楼,扑向狐狸
rolling d20+15 jump
(2)+15= 17

茉實: (hit
(AO
Shadow (GM): (那么打4号

業平: rolling 1d20! + 7
(10)+7= 17

瑟麗娜: “槍手不要沖那麽前面啦”
Shadow (GM): 武士的攻击差一点就削中了刚刚冲到茉实面前的鸦人
而与此同时,包围上来的两个家伙也分别发动了攻击
rolling d20+6
(10)+6= 16
rolling d20+6
(16)+6
= 22
(第一个武士第二个茉实
業平: (miss
Shadow (GM): rolling 2d20
(17+15)= 32
(two claws
茉實: (hit
Shadow (GM): rolling 1d4+3 武士
(3)+3= 6
Shadow (GM): rolling 2d4+6 狐狸
(1+4)+6= 11
Shadow (GM): rolling 1d4+3 rend狐狸
(2)+3= 5
Shadow (GM): 武士中了鸦人一爪,尚能支撑
Shadow (GM): 茉实却被另一个鸦人的爪子猛然撕开几条长长的伤口
“呱——”

Shadow (GM): (梅纳斯
Minas: 聖武士繼續和鳥人對打
Minas: rolling 1d20+3 劍
(6)+3= 9
Minas: rolling 1d20+3 盾
(2)+3= 5
Minas: (上5尺end
Shadow (GM): 于是梅纳斯的攻击依然落空了
Shadow (GM): 食人魔略加思考

Shadow (GM): “我是最聪明的!先把罐头开了再想酸味的狐狸就对了!”
然后,继续挥舞着大棒猛敲业平
rolling d20+11
(12)+11= 23

業平: (hit
Shadow (GM): rolling 2d8+10
(7+3)+10= 20

業平: (論決意的重要性
(2hp
業平 意識模糊

Shadow (GM): 武士虽然感觉自己要被敲扁了,还是靠着一口硬气撑住了这一狠下
Shadow (GM): (霍克行动

Hawk Silesia: (严肃的问题:鸟人双脚着地吗
Hawk Silesia: (真是可悲的鸟人

Shadow (GM): (当然,鸟头人身
瑟麗娜: (油膩歐格吧……
Hawk Silesia 移动到瑟丽娜旁边,对着欧格蜀黍脚下施展油腻术
Hawk Silesia end
Hawk Silesia: (迟来的油腻术(我先面壁去

Shadow (GM): rolling d20+1 食人魔反射
(2)+1= 3
“哈哈哈——哎呦!”
Shadow (GM): 食人魔不注意地被术士脚下抹了油
轰然一声摔在地上
(瑟丽娜

瑟麗娜 使用魔杖施展CLW左上5尺左五尺摸武士
瑟麗娜: rolling 1d8+1 clw
(1)+1= 2
瑟麗娜: (end

業平: (我好感動
業平: (我有高達18點hp了

茉實 忍痛倒地打滾
茉實: rolling 1d20+9
(8)+9= 17

Shadow (GM): rolling d20+3
(2)+3= 5
rolling d20+3
(11)+3= 14
rolling d20+5 象征性
(20)+5= 25
Shadow (GM): rolling d4+3 象征性扣一下
(2)+3= 5
于是狐狸爆发出漆黑的意志,玩命的就地打滚溜出了鸦人的爪牙
Shadow (GM): 但还是不巧被食人魔的大棒拍到尾巴,总算是溜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