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4:亡灵清除计划  (阅读 2340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85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4:亡灵清除计划
« 于: 2013-09-25, 周三 06:15:22 »
07:36:40<Shadow> -----------------------------------------玉关白第四回----------------------------------------
07:37:46<Shadow> 话说上一回你们一路打进里克屯,挡路的地精不是被放倒就是被抓住
07:38:24<Shadow> 最后成功的击败了里克屯酋长噶瓦德和它手下的两个“勇士”(活捉一只)
07:39:20<Shadow> 然而,这些家伙怪怪的言行举止和远低于你们想象的数量是这次行动最为出乎意料的事情
07:39:55<Shadow> 瑟丽娜抽出的那张“邪兽鬼”在你们的脑海里微笑着
07:40:30<Shadow> 那么,如果有什么问题,眼下这个被五花大绑的“勇士”可能就是最好的信息来源了
07:40:51<茉實> 「喂,大腦袋。」
07:40:58<霍克> “这里的人手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很‘猖狂’地袭击商队的情况呢……”
07:41:02<Minas> 『我覺得這些地精的數量應該遠不止這麽少。』
07:41:03<Shadow> 虽然里克屯的酋长大厅小了些,你们还是觉得,这地方审问俘虏大概不错
07:41:31* 茉實 舉著還有點溫的手槍蹲在地精面前
07:41:33<Minas> 『嗯……別忘了半身人還等在外面。』
07:41:38<瑟麗娜> “按照他們的說法,應該是之前被『殺人鬼』幹掉了不少?”
07:41:42<Shadow> 对方奄了吧唧的被捆着,看来是被打击太大了
07:42:18<茉實> 「給我說話啊」
07:42:40* 茉實 用有火藥臭味的槍管揉地精的太陽穴
07:42:55<Shadow> 地精抬了抬眼皮“你要我说啥?”
07:43:45<茉實> 「你們是在怕什麼東西?殺人鬼是什麼?」
07:44:10<Shadow> “怕...”
07:44:20<茉實> 「哪裡來的,長什麼樣子,還有你們哪來的煙火?」
07:44:27<Shadow> “你们这群混蛋不就是杀人鬼么..."
07:44:37<瑟麗娜> “好好交代我們會放你活命的”
07:44:48<Shadow> 虽然有气无力,但是它的态度明显没有合作的意思
07:44:54<茉實> 「蛤?我們看起來像沒有肉的樣子嗎?」
07:45:04<瑟麗娜> “我們不是殺人鬼啊,是你們攻擊商隊在先嗎”
07:45:05<Shadow> (来个交涉改变一下态度吧
07:45:27<茉實> 「好好回答姑奶奶的話」
07:45:32<Shadow> “我们可没有杀人...你们呢?”
07:45:45<茉實> 「少一個答案就砰你一槍」
07:45:51<霍克> “看来这里的杀人鬼的定义比外面的两位要宽泛呢。”
07:45:52<Oicebot>  Minas进行dip检定: 1d20+8=9+8=17
07:46:05<Oicebot>  茉實进行威嚇检定: 1d20+4=7+4=11
07:46:15<Oicebot>  瑟麗娜进行dip检定: 1d20+6=2+6=8
07:46:30<Shadow> “告诉你们这些高条子也无妨...”
07:46:43<Minas> 『嗯……』
07:46:49<瑟麗娜> "我們也沒想殺人啊,但你們上來就動手了嘛……"
07:46:55<Shadow> 想到自己也没啥后盾可靠,地精想了想还是开口了
07:47:05* 瑟麗娜 才不會説你們的耳朵和腦袋很值錢呢
07:47:11* 茉實 稍微把槍拿遠點
07:47:22<Minas> 『其實你現在活下去可以成爲部落領袖的……』
07:47:31<Minas> 『想想你光明的未來……』
07:47:56<Shadow> “我是里克屯的勇士查菲,本来还有其他3个人,包括躺那的奈个。”
07:48:02<瑟麗娜> (w)“一個人的部落嘛……”
07:48:09<Shadow> 它指指刚才放火那家伙
07:49:02* 茉實 點點頭
07:49:03<Shadow> “有天我们从部落里应该傻瓜那翻出个地图,上面写了在沼泽的西边有‘好东西’。”
07:49:05<霍克> “本来……是吗……”
07:49:23<Shadow> “就是焰火啦,因为那家伙家里也有不少。”
07:49:45<Minas> 『什麽家裏?』
07:50:00<Minas> 『哪個傻瓜?』
07:50:01<Shadow> “酋长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就派了我们4个去西边找那些个‘好东西’。”
07:50:41<Shadow> 地精撇撇嘴:“那家伙会写字,肯定是个傻瓜。”
07:51:09<Shadow> “后来被我们赶出去,坡格就把它的房子烧喽
07:51:51<Shadow> “我们一路到西边去,在海岸上发现了好大个沉船,看起来漂到岸边好久了的样子
07:51:56* 瑟麗娜 皺眉,“這傢伙説的是通用語嗎,我怎麽听不大懂……”
07:52:18<霍克> “很多代词需要搞清楚具体意思呢……”
07:52:19<Shadow> (对地精来说会书写是邪恶的行为
07:52:24<Minas> 『嗯……沉船麽……』
07:52:35<Minas> 『那麽你們在裏面找到了什麽?』
07:52:54<茉實> 「牠說往西邊去有艘大沈船,煙火是在裡頭找到的」
07:52:57* Minas 放輕鬆點,半蹲下來對著地精説話。
07:53:13<Shadow> “然后我们在里面找到几支焰火,准备回来的时候,莫戈说它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07:53:44<茉實> 「奇怪的東西?」
07:53:49<Minas> 『嗯……奇怪的東西麽?難道是傳説中的美人魚?』
07:53:52<Shadow> “一个嗯...地精头大小的红色的圆东西,在船旁边飘来飘去
07:54:13<Shadow> “我们一追过去,红东西就不见了。”
07:54:18<Minas> 『嗯……我猜猜看,是有毒的水母?』
07:54:34<Shadow> “不过我们在船旁边也发现了一个好大的山洞。”
07:54:40<瑟麗娜> “嗯……听描述比較像是水母……”
07:54:59<茉實> 「那東西是在水裡的?」
07:55:03<Shadow> “不是啦,它会在天上飘呢!"
07:55:14<Minas> 『唔……有山有水的地方,聽起來蠻適合休閒的……』
07:55:19<Shadow> “像个...灯笼?”
07:55:23<霍克> “会飞的水母?”
07:55:32<Minas> 『唔唔…………』
07:55:50<Minas> 『這和殺人鬼有什麽關係嗎?』
07:56:08<Shadow> “于是我们就摸进去,虽然那个洞的感觉好糟糕,里面都到处是‘骨头’,我们还是发现了个大箱子。”
07:56:20<霍克> “骨头?什么的骨头?”
07:56:42<Minas> 『嗯……大箱子啊……裏面一定有寶貝咯?』
07:56:59<Shadow> “总之是高条子的骨头啦,上面还有破破烂烂的装甲什么的。”
07:57:23<Shadow> “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还有好多好多焰火!”
07:57:23<霍克> “唔……”
07:57:23<Minas> 『喔……』
07:57:31<霍克> “好多好多!”
07:57:47<Shadow> “我们拼命才把它拖回来,酋长大人高兴坏了。”
07:57:49<瑟麗娜> “嗯,難道這些財寶是殺人鬼的?”
07:57:51<Minas> 『嗯……那你們就把煙火都弄回來了?』
07:58:08<茉實> 「聽起來殺人鬼像是遇難的商船船員」
07:58:10<Minas> 『嗯……聽起來好像是你們打擾了守護寶物的亡者。』
07:58:11<Shadow> “结果昨天晚上...那些家伙就来了...”
07:58:23<霍克> “事情的经纬真是好懂。”
07:58:38<Minas> 『那些傢伙什麽模樣?』
07:58:40<Shadow> “刀子和箭对它们完全没啥用,那些家伙只剩骨头啦。”
07:58:54<霍克> “唔……比如说铠甲大概什么样子?”
07:58:57<Shadow> “它们就那么从池子里一路走过来。”
07:59:05<Minas> 『嗯……這聽起來不是殺人鬼,是貪財鬼……』
07:59:16<Shadow> “嗯...大概和...那个人有些像?”
07:59:26<Shadow> 不出意外的仍然是武士
07:59:26<Minas> 『哪個人?』
07:59:36<Minas> 『唔……』
07:59:43* 霍克 看向贪吃鬼武士
07:59:44<Minas> 『這還真新鮮呢。』
07:59:54<瑟麗娜> “難道是古代東方商人遺留下來的財寶嗎?”
08:00:00<Shadow> 武士没好气的拄着木刀盯着这厮
08:00:17<Shadow> “我也不知道啦,反正我们打不过这些鬼。”
08:00:20<霍克> “唔……那,那些火器都是很久以前的遗物?”
08:00:26<Minas> 『嗯……火器這種東西,按照我的理解,長時間的暴露在海洋附近,大概就不能用了。』
08:00:33* 霍克 看向专业人士:“你怎么看?”
08:00:34<Minas> 『應該不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08:00:49<Shadow> “后来坡格跟酋长说,把东西扔回去,吵了半天最后还是扔回去了。”
08:00:51<茉實> 「我也覺得」
08:01:02<瑟麗娜> “但是會活動的屍體啊……一定是有魔法力量作怪”
08:01:08<Minas> 『嗯……仍回了船里?』
08:01:14<Shadow> “于是它们就把东西带走了...我们就藏在这块。”
08:01:21<茉實> 「不過如果條件好或是有人照顧的話,火藥也可以放很久」
08:01:32<Shadow> 地精摇摇头“不知道,我也没敢出去过。”
08:01:35<霍克> “那之后杀人鬼就没再来了?”
08:01:46<Minas> 『他們帶走了什麽東西,就是那些火器?』
08:01:51<Shadow> “至少你们来之前...没有。”
08:02:03<Shadow> “整个箱子都带走啦。”
08:02:37<Minas> 『嗯……大概那個箱子里真的有什麽值錢的東西……』
08:02:47<Minas> 『放在個山洞里真是浪費啊……』
08:02:52<茉實> 「也許是更重要的東西吧?」
08:02:56<瑟麗娜> “唔……”
08:02:57<霍克> “那……你们部族人数剩下这么少,都是因为那些披着奇怪盔甲的骨头搞的鬼?”
08:03:07* 瑟麗娜 看向兩眼放光的財神聖武士
08:03:10<茉實> 「比如說,傳家之寶之類的?」
08:03:14* Minas 覺得應該把東西拿出來花差花差一下。
08:03:19<Shadow> “是啦..还有些人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啦。,”
08:03:30<瑟麗娜> “你不會想要冒著驚擾亡靈的危險去搬弄那些財寶吧?”
08:03:53<霍克> “唔……你们扔掉箱子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
08:04:05<Minas> 『嗯……其實我估計主要的原因是沒有給亡者燒紙錢……』
08:04:08<Shadow> 地精撇撇嘴“说了就是昨天晚上啦。”
08:04:26<霍克> (有说是昨晚吗!
08:04:32<茉實> (有
08:04:33<Minas> 『據説亡者也是要花錢的,不過他們不用這個世界的錢,拿在手裏也是浪費……』
08:04:51<瑟麗娜> “你這個都是塔爾多習俗嗎?我怎麽都沒聽說過……”
08:04:55<Shadow> “都是那个红色的狗东西搞的鬼,&&#$#@...”
08:04:58<霍克> (原来是昨晚杀过来……
08:05:22<Minas> 『如果我們交易一下,弄點貢品給他們,説不定就能和平地換走大寶箱……』
08:05:25<Shadow> “不是那破玩意,我们也犯不着着这么大的罪...”
08:05:34<Minas> 『你看,什麽事情都是可以談的……』
08:05:44* 瑟麗娜 發現聖武士鑽錢眼里了……
08:05:45<茉實> 「是我們那邊的習俗啦,大叔大概是聽其他去旅行的教友說的」
08:05:54<霍克> “红色的狗东西么……”
08:06:11<Minas> 『嗯……』
08:06:26<霍克> (于是能不能做个什么检定猜猜那个飞天水母是啥
08:07:01<茉實> 「而且我們那邊也有城垣爺的教會」
08:07:17<Minas> 『嗯……是嗎……』
08:07:26<Minas> 『那還真是不能想象呢……』
08:07:38<Shadow> “嗯...‘
08:07:59<霍克> “……看你们的话题风向,似乎是要去那个山洞走一趟了呢。”
08:08:02<茉實> 「好了,事情都問完了,要拿這三個傢伙怎麼辦?」
08:08:02<Minas> 『我們現在怎麽處理這個地精勇士呢?』
08:08:12<瑟麗娜> “嗯於是你們難道都要去那個山洞搬寶箱?”
08:08:13<Shadow> 当它骂完红色的怪物以后,你们觉得地精的脸上似乎冒出了些奇怪的表情
08:08:18* 茉實 站起來伸懶腰
08:08:21<Shadow> 不过一闪即逝
08:08:21<Minas> 『先回去交差吧。』
08:08:39<Minas> 『把這幾個地精交給城鎮守衛隊當苦力就好了。』
08:08:44<霍克> “顺便问问看半身人先生知不知道点什么东西。”
08:08:52<瑟麗娜> “帶他回警長那裏吧,說不定活捉有更高的獎賞”
08:08:59<Shadow> 又回到了奄奄的状态
08:09:19<Shadow> (可SM!
08:09:20* 瑟麗娜 想說如果必須要頭的話到時候再砍也不遲……
08:09:40<Oicebot>  瑟麗娜进行SM了检定: 1d20+8=3+8=11
08:09:41<Oicebot>  Minas进行SM检定: 1d20+5=12+5=17
08:09:59<Oicebot>  茉實进行sm检定: 1d20=19=19
08:10:01<Oicebot>  霍克进行我就扔一个莫要介意检定: 1d20+1=20+1=21
08:11:43<Shadow> 霍克发现地精在提到红色的怪东西时,脸上似乎冒出了心虚的样子
08:12:05<Shadow> 或者说,在努力说服自己不要相信什么东西
08:12:08<霍克> (心虚……
08:12:24<霍克> (唔……
08:13:17* 茉實 找地精出氣以後心情好了不少
08:13:34<霍克> “你……关于那个红色东西,是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08:13:54<Shadow> “嗯...那啥...”
08:14:24* 霍克 看了看之前气势汹汹的某人,“毕竟隐瞒的话似乎没什么好处……”
08:14:45<Shadow> “我们回来以后,莫戈喝的有点多,它跟我说啊,他也不是自己看到那个东西的。”
08:15:11<瑟麗娜> “只是個水母而已……”
08:15:35<Shadow> “它说,它在到处乱翻的时候听到有个东西在喊它‘向这看。’它就不由自主的看过去了,”
08:15:46<Shadow> “然后就看到那个东西..."
08:15:54<霍克> “……哈?”
08:16:11<Minas> 『其實這是一種心理誤區。』
08:16:16<Shadow> “它只告诉我一个人过...其他人都不知道。”
08:16:29<瑟麗娜> “看到什麽東西了?”
08:16:33<Minas> 『一般人都會有某種感覺……然後他祇記住了應驗的一部分。』
08:16:43<Minas> 『這樣就好像有預知能力一樣。』
08:16:45<Shadow> “虽然它喝多了,不过它可以确定,那个圆圆的东西,”
08:17:21<Shadow> “刚才我说它像地精的脑袋?这是莫戈最开始跟说的。”
08:17:21<Minas> 『就好像如果我說阿布達啊,請讓我出門被五塊錢絆倒吧,連續說個幾年,總會有一次成功的。』
08:17:32<Minas> 『但是不能就這麽定義是我說的話有效果了。』
08:17:34<霍克> “不不不几十年或许才有可能。”
08:17:36* 瑟麗娜 瞪過去,“你那裏擺攤占卜的人太多影響市容還是怎麽的,怎麽這麽大仇……”
08:17:47<茉實> 「嗯,大腦袋你繼續」
08:17:49<Shadow> “因为它说,它看到圆圆的东西上有张‘嘴’..."
08:18:10* 茉實 不想理聖大叔
08:18:26<霍克> “简单来说,你认为是有什么东西故意坑你们?”
08:18:57<Shadow> 地精似乎被霍克的发言开窍了!
08:19:02<Shadow> “啊?”
08:19:31<霍克> “啊?”
08:20:10<Shadow> “所以我们真的是被那个东西给骗了,才会...”
08:20:29<Shadow> 它似乎又被这个事实打击到了..
08:20:38<霍克> “……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东西?”
08:20:45<茉實> 「正所謂天上不會掉下禮物啊……」
08:20:59<Shadow> (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这几个家伙?
08:21:01<瑟麗娜> “那東西有嘴又怎樣?”
08:21:07<Shadow> (或者,下一步怎么办?
08:21:35<瑟麗娜> “紅色的圓球有張嘴,這可能只是個特殊的怪物嘛”
08:21:35<Minas> 『先回去和半身人接一下頭。』
08:22:03<Minas> 『然後把這個地精帶回去,看起來他還是可以溝通的,然後交給警長發落。』
08:22:05<瑟麗娜> “嗯……半身人說不定會知道這種怪物”
08:22:06<茉實> 「嗯,走吧,小傢伙你們想自己走還是給武士綑著在地上拖?」
08:22:29<Minas> 『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我準備帶點祭品來看看這個什麽大寶箱。』
08:22:32<Shadow> 地精还沉浸在打击之中...
08:22:42<Minas> 『説不定裏面真的有不錯的寶貝。』
08:22:53<Minas> 『然後我們可以平分一下。』
08:23:00<Shadow> 没什么麻烦的就被武士拖走了
08:23:03<霍克> “那个红色球球的目的倒是有点有趣……”
08:23:15<茉實> 「那上杉桑,辛苦你了。」
08:23:59<Shadow> 于是你们再次回到了里克屯外围的灌木里,瓦苏斯仍坐在那没好气的用地精语调侃两个俘虏
08:24:09<Shadow> “呦?新的家伙?”
08:24:20* 瑟麗娜 把剛才地精的陳述和半身人説一遍
08:24:36<茉實> 「嗯,這個是條大魚喔」
08:24:38<瑟麗娜> “您知道什麽有關這個紅色球球的說法么?”
08:24:42<Shadow> “这是...嗯..."
08:24:52<Shadow> 半身人捏着下巴
08:25:17<Shadow> “这个红色的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我可以确定一件事情。”
08:25:38<Shadow> “布瑞斯图姆出现了不死生物,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08:26:01<Shadow> 瓦苏斯皱了下眉
08:26:22<Shadow> “还好这次只是地精而已...万一下次是其他人呢?”
08:26:35<瑟麗娜> “這附近以前有什麽關於這些不死生物的傳說么?”
08:26:49<Shadow> “没有...这就是我觉得不对头的地方。”
08:26:59<茉實> 「遇難的天洲商船呢?」
08:27:06<瑟麗娜> “比如説他們守護着什麽,要奉獻什麽祭品才能安撫它們之類的……”
08:27:20<Shadow> 沉船搁浅的事情我是听说过,也过去看过,不过没有发现什么亵渎的东西。“
08:27:21<霍克> “平时这种来自异邦的商船多么?”
08:27:38<Shadow> “嗯,就我看的情况,”
08:28:02<茉實> 「可是聽起不像最近的事耶?你可以告訴我們在哪裡嗎?」
08:28:25<Shadow> “那船不是切利亚斯的那种特别大的海船,也不太像瓦里西亚人的那种小商船。”
08:28:50<Shadow> “很大很圆的样子...虽然烂的七七八八了。”
08:28:56<瑟麗娜> “恩……地精是在山洞里發現財寶的,所以應該不僅僅是沉船那麽簡單吧”
08:29:05<霍克> “很大很圆……果然是异邦风情……”
08:29:16<霍克> “他们主动上岸了然后死在洞里?”
08:29:25<瑟麗娜> “亡靈把守護的財寶搬到了洞裏嗎?”
08:29:26<Minas> 『那個可能是沉船以後的幸存者把東西搬到了洞裏。』
08:29:42<Minas> 『然後就死在了洞裏面。』
08:29:54<Shadow> 瓦苏斯问你们要来地图,在地图西边远远的地方标了个x
08:30:03<茉實> 「所以洞裡有什麼嗎?」
08:30:08<Shadow> “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就是这个位置
08:30:13<Minas> 『應該沒有吧。』
08:30:14<Shadow> “洞?”
08:30:18<霍克> “有什么不对。那个,呃,‘傻瓜’先生的藏宝图也不像是很新的样子。”
08:30:30<瑟麗娜> “為什麼會死在洞裏,這附近想找點食物應該不難吧”
08:30:35<Shadow> “奇了,我都不知道哪来个洞?’
08:30:39<茉實> 「不然怎麼會一起死呢?」
08:30:58<Minas> 『這個就不好説了,也許他們在躲避什麽。』
08:31:34<Minas> 『與其說是洞裏有什麽事情讓一群人死在了洞裏,不如說洞外有什麽他們害怕的東西讓他們無法離開這樣更有可能。』
08:31:47<Shadow> “嗯...诸位。”
08:31:49<茉實> 「所以就說有什麼嘛!我們回鎮上交差然後趕快去看看!」
08:31:50<瑟麗娜> “嗯,這樣説也有點道理”
08:31:53<霍克> “嗯?”
08:31:53<Shadow> 半身人发话了
08:32:10<Minas> 『如果洞裏有什麽可怕的東西的話,大寶箱應該被動過了。』
08:32:28<Shadow> “如果你们打算现在就去看看那边的情况,我可以帮你们把这几个家伙押回沙点去。”
08:32:29<Minas> 『如果沒有的話,這種描述更像是在戒備洞外什麽東西。』
08:32:43<Minas> 『嗯……我覺得還是一起先回去吧。』
08:33:00<霍克> “还是要先做好准备吧。”
08:33:01<Minas> 『這件事情怎麽做還是應該徵詢一下警長先生的意見。』
08:33:05<Shadow> “交给汉洛克的话,我还是能找到他的。”
08:33:25<霍克> “毕竟在此之前我们只是准备对付一些地精,没想到要对付不死生物,或者什么红色球球。”
08:33:31<茉實> 「嘰……大叔是在擔心賞金吧,瓦蘇斯先生是好人啦」
08:33:34<瑟麗娜> “萬一警長強烈反對你們驚動亡靈,你們就還是放棄那個大箱子吧”
08:33:48<Minas> 『城鎮附近有亡靈出沒的話,這事情需要提醒他注意的。』
08:34:08<Minas> 『確實,不過麽,城市的安全要比什麽寶箱重要的。』
08:34:16<Shadow> (所以大家准备回去?
08:34:28<瑟麗娜> (小聲)“這堆地精耳朵不趕緊拿回去會臭掉啦”
08:35:07<Minas> 『走吧,先和警長說一下吧。』
08:35:22<瑟麗娜> (我要迴去買棍子?
08:35:24<霍克> “回去吧。”
08:35:24* Minas 那麽整隊回城裏。
08:35:34* 霍克 低声:“他们没要求新鲜的耳朵?”
08:35:40<Shadow> (好,那么就快推
08:36:13<Shadow> 于是你们和沼泽的守护者商定,由瓦苏斯带路将你们带回沙点镇
08:36:42<Shadow> 在有向导的情况下,回程只花了一天不到的时间
08:37:15<Shadow> 所以你们在黄昏就赶到了沙点镇市政厅,警长竟然还没有下班
08:37:26<瑟麗娜> “我們之前果然有走彎路啦!”
08:37:28<Shadow> “这些...就是所有的了么?”
08:37:37<霍克> “我也觉得太少了。”
08:37:39* 霍克 严肃
08:37:52<Shadow> 警长大人很不爽的看着你们带回来的3个俘虏
08:38:29<瑟麗娜> “別看數量少,可是包括了他們大酋長的頭和兩個勇士哦!”
08:38:30<Shadow> “我还以为应该有几十个家伙呢...原来只有这么几个啊。”
08:38:32* Minas 發現自己耽誤警長去酒吧了……
08:38:47* Minas 看到臭臉就意識到了這個錯誤。
08:39:05<茉實> (你們不是割了一堆沒燒焦的耳朵嗎?
08:39:07<Minas> 『這是活著的……』
08:39:09<霍克> “就是说预算是按几十个来算的咯?”
08:39:21<Shadow> 警长打发守卫把几个地精关进不容易着火的牢房,然后叫了个帮手来清点你们带回来的战利品
08:39:23<Minas> 『我們總不能帶幾十個地精回到城裏來。』
08:40:09<瑟麗娜> “總之沒有了頭目他們不可能再聚集啦,所以裡克屯的威脅應該算是清除了!”
08:40:34* 瑟麗娜 心說想賴獎金,沒門
08:40:38<茉實> 「而且大尾的也都在這了!」
08:40:49<Minas> 『嗯,但是……』
08:40:58<Minas> 『我們發現還有一個對城鎮的嚴重威脅。』
08:41:05* Minas 嚴肅嚴肅。
08:41:08<Shadow> “嗯?”
08:41:10<霍克> “红色的球球吗。”
08:41:18<Minas> 『我們發現沼澤里有亡靈在出沒。』
08:41:30* Minas 壓低聲音。
08:41:47<瑟麗娜> (小聲)“這些只是地精的說法,你又沒親眼見到……”
08:41:50<Shadow> 警长本来已经叫了书记去支账,一听你们说‘亡灵’就回过头来
08:41:55<Minas> 『很可怕的亡靈,甚至幹掉了一半多的地精。』
08:41:58<Shadow> “什么?”
08:42:08* Minas 點點頭。
08:42:27<Shadow> “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你们怎么知道的?”
08:42:43<茉實> 「這邊的地精之所以不夠多啊」
08:42:51<Minas> 『這群地精不知做了什麽,好像讓一隊來自遠方的古代亡者活動了起來!』
08:43:07<茉實> 「就是因為他們去招惹了亡靈喔」
08:43:22<茉實> 「我們到的時候他們還在火葬呢」
08:43:24<瑟麗娜> (小聲)“他不會有錢再僱傭你去剿除亡靈啦……”
08:43:28<Shadow> “见鬼...怎么会这样?”
08:43:38<Minas> 『我們是從那個地精那裏聽來的這件事情。』
08:43:38<茉實> 「而且啊」
08:43:47<茉實> 「根據地精的說法」
08:43:59<Shadow> “我在沙点待了十几来年...都没听说过有什么不死生物在沼泽活动。”
08:44:01<茉實> 「還有東西會誘拐路人去招惹亡靈」
08:44:16<Shadow> “要是市长大人知...真麻烦。”
08:44:22<霍克> “严格来说不是沼泽,是在海岸边的一个洞里。”
08:44:39<Minas> 『嗯……這種事情還是不要聲張的好。』
08:44:40<Shadow> 看来你们的新情报让警长感觉自己的处境麻烦了
08:44:45<茉實> 「雖然說地精有點這個那個,不過這種事情不可信其無吧警長先生?」
08:45:03<Minas> 『有亡靈活動的話,商隊或許就更不來了。』
08:45:17<Shadow> “嗯...这样吧。”
08:45:22<霍克> “就算地精不可信,但本来非常猖狂的里克屯地精只剩这么点人也说明了什么。”
08:45:35<瑟麗娜> (繼續重複)“他不會有錢再僱傭你去剿除亡靈啦……你們不要再嚇唬他啦……”
08:45:40<茉實> 「對啊對啊,正好我們也有意思去看看呢」
08:45:46<Minas> 『嗯,既然知道這件事情的人越少越好……』
08:45:54<Minas> 『那乾脆就交由我們處理好了。』
08:46:01<Shadow> “请你们再回去一趟,受累调查一下到底是出了什么情况。”
08:46:05* 茉實 食指和拇指兜成圈圈
08:46:16* Minas 面露難色……
08:46:18<Minas> 『這個……』
08:46:28<霍克> “他大概在苦恼一些比较实际的问题。”
08:46:30<Minas> 『我們原本是去剿滅地精的……』
08:46:33* 霍克 指
08:46:37<Shadow> “虽然市政府大概不会掏钱去解决,不过我个人还是希望你们能帮这个忙。”
08:46:45<Minas> 『嗯……』
08:46:45<瑟麗娜> (小聲)“都說了他沒有油水啦……”
08:46:49* Minas 想了想……
08:47:04* Minas 根據上次的經驗,覺得警長大概真的沒什麽油水。
08:47:05<霍克> “也对呢,不能惊动上面也就不能拿到上面的预算呢……”
08:47:14<Minas> 『那麽……如果我們這次能幫忙的話……』
08:47:25<Minas> 『能不能由政府出面組織個表彰大會什麽的……』
08:47:25<Shadow> “如果你们能带回切实有效证明你们解决了问题的证据,我个人会多付你们200金币的奖励。”
08:47:33<Minas> 『這樣我們也比較有動力……』
08:47:34<霍克> “一共?”
08:47:55<茉實> 「警長先生人真好!」
08:48:09<Shadow> “嗯,我想应该还是可以的...只要你们确实能把沼泽清理干净,什么都好说。”
08:48:33<瑟麗娜> (小聲)“看起來他完全被你們繞暈了呢,沒有意識到前去調查可能會再次驚動亡靈嘛……”
08:48:39<茉實> (小聲揪霍克)「應該沒有更多了啦」
08:48:59<Minas> 『嗯……沒問題,給個“沙點鎮英雄”的稱號什麽的就好了,這樣我們以後在什麽地方行走也有個名頭。』
08:49:10<Minas> 『對城市的名聲也好……』
08:49:21<Shadow> “如果你们需要帮助,可以去问圣堂的赞图斯神父,他应该知道一些对付不死生物的办法。”
08:49:26* 瑟麗娜 覺得這個稱號聽起來好丟臉
08:49:40* 霍克 嘀咕:“都是不能声扬的事情也拿不到什么公开的奖励褒赏之类的吧……”
08:49:50<茉實> 「那倒是......讓大叔代表就好了啦」
08:49:53<Minas> 『嗯……』
08:49:56<Shadow> 警长面露尴尬“这个,你们应该也知道,本来几年前就出过大乱子。”
08:50:19<Shadow> “在来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大家都受不了啊。”
08:50:58<瑟麗娜> “是呢,最近幾年瓦瑞西安各地都不安定呢”
08:51:05<Minas> 『嗯,那麽就這樣好了。』
08:51:19<瑟麗娜> “該不是什麽要大災變了吧……”
08:51:21<Minas> 『我們現在就去教堂問問神父。』
08:51:40<茉實> (喔喔
08:52:05* Minas 那麽帶隊告別警長,去神廟問問神父有什麽對付亡靈的東西。
08:52:22* 瑟麗娜 跟神父討幾瓶免費聖水什麽的
08:52:23* Minas 試著要點聖水啊,卷軸什麽的神器。
08:52:25<Shadow> (嗯,那么今晚就在沙点休整?
08:52:30<茉實> 「別想那麼多了,去找海實姊喝一杯吧。」
08:52:43<瑟麗娜> (對,記警長帳上
08:52:44<茉實> (嗯,買齊預定的東西
08:52:45<Shadow> (没有那么好!姐姐的魔杖到手,就是这样
08:53:02<Minas> 『嗯……我覺得那家店真的不怎麽樣……』
08:53:26<Minas> 『店主實在不是個會經營的人……』
08:53:27* 瑟麗娜 發現神父竟然都不看在教友的份上打折……
08:53:39<霍克> (唔……我来两张燃烧之手卷轴好了
08:53:40<茉實> 「我覺得姊姊人很nice啊」
08:53:43<Shadow> 于是你们一众人还是选择在锈龙暂时落脚,虽然圣武士颇有微词
08:53:50<Minas> 『嗯……是嘛……』
08:53:57<瑟麗娜> “不過可以記帳白吃嗎……”
08:54:03<Minas> 『大概是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吧……』
08:54:03<Shadow> (要买其他东西记在账上
08:54:20<Shadow> (账单在贴里
08:54:35<霍克> (反正等下可能就用掉啦!
08:54:55<瑟麗娜> “老讓人白吃大概的確是不會做生意吧……”
08:55:06<Shadow> 晚上你们胡吹了半夜关于如何大战地精的经过,唬的镇民们一愣一愣
08:55:18<瑟麗娜> “不過人家是為了結交朋友!不想你只想著賺錢~”
08:55:27<Shadow> 还好及时打住没有把亡灵的事情抖出来
08:55:28<茉實> 「這麼說起來確實呢,海實姊不會也有什麼秘密吧」
08:55:40* 茉實 好奇心MAX
08:55:40<Minas> 『嗯……她有警長這個好朋友了。』
08:55:51<茉實> 「警長沒錢啦」
08:56:01* 霍克 听着一群人口胡和八卦一愣一愣的
08:56:07* Minas 借點酒勁説道:『不過她身材很不錯就是了。……』
08:56:22<瑟麗娜> “再說人家是富二代,不差這點錢啦……”
08:56:35* 瑟麗娜 好像聽見了奇怪的話?
08:56:47<Minas> 『唔唔唔……』
08:57:00<Minas> 『她家裏很有錢嘛?』
08:57:22<瑟麗娜> “是村裏很有錢的人家呢”
08:57:35<茉實> 「是鎮上大戶人家喔,以前還出去冒險撈了一筆的樣子」
08:57:37<瑟麗娜> “她爸爸以前有個好大的玻璃廠呢”
08:57:42<Minas> 『這倒是第一次聽説。』
08:57:47<Shadow> “其实也不是很..有钱啦。”
08:57:59<Minas> 『感覺好像她不太願意提她家裏的事情。』
08:58:07<Shadow> 跟你们聊天的酒客们唠唠叨叨
08:58:42<Shadow> “原来海实家确实有个大玻璃厂,据说在玛格尼玛尔也有些产业。”
08:58:52<Minas> 『嗯嗯……』
08:58:58<瑟麗娜> “嗯……好像聽說他們家人出了點意外,什麽的……”
08:59:07* Minas 暗自想到自己家裏要是也這麽實際一點就好了。
08:59:16<瑟麗娜> “現在就只剩下她孤身一人了吧”
08:59:23<Minas> 『哎……都是異鄉漂泊,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08:59:44<Shadow> “不过海实老爷去世以后,海实小姐基本上就卖掉了或者送掉了城里的家业,一个人在沙点待着了。”
09:00:05<Minas> 『嗯……一個女孩子經營一家店確實是挺不容易的。』
09:00:08<瑟麗娜> “所以説不要那麽在意錢財啦,多結交朋友才是重要的”
09:00:22<Shadow> “原来小姐也很精明的,现在基本上也就只有锈龙还在打理啦。”
09:00:37<Minas> 『嗯…………』
09:00:57* Minas 那麽也留點心。
09:01:08<Shadow> “不知道海实老头子是怎么就...哎,不提,黛丝娜保佑他。”
09:01:32<Minas> 『唔唔……』
09:01:38<Minas> 『原來還發生過如此的事情……』
09:01:50<茉實> 「願北斗星保佑。」
09:01:51<Minas> 『確實是令人同情啊。』
09:02:11<Shadow> “其实海实一家搬过来也就是这十几年的事。”
09:02:21<Shadow> 隔桌老头发话了
09:02:22<瑟麗娜> “嘴上這樣説,你不是看上人家的家產了吧?”
09:02:50* Minas 看看瑟麗娜:『哪有……』
09:02:53<瑟麗娜> “海實小姐才不會看上你這樣的財迷呢,別做夢了”
09:03:07<Shadow> “原来听老头酒后说,他们家在瓦里西亚北边原来还是个小领主什么的。”
09:03:10<Minas> 『胡説,這叫有事業心……』
09:03:25<瑟麗娜> “果然是看上家產了!”
09:03:41<Shadow> “回来是遭了什么难才跑到玛格尼玛尔,又东山再起了之类之类。”
09:03:52<Minas> 『都像你們似的,灶王爷帖腿肚子上到处跑……』
09:04:06<霍克> “……话题变得奇怪了呢……”
09:04:07<瑟麗娜> “……這又是哪裡的神……”
09:04:24<Minas> 『连块戳烧火棍的地方都没有,那才叫不负责任的男人……』
09:04:36<茉實> 「應該是民間信仰吧......」
09:04:57<瑟麗娜> “嘖嘖,那你不如去求婚試試啊”
09:05:23<Minas> 『嗯……我现在还不考虑这些事情啊……』
09:05:25<瑟麗娜> “反正被拒絕的求婚者也有幾打了,不差你一個嗎”
09:05:38<Shadow> 于是你们海吹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清晨圣武士还觉得头晕
09:05:44<Minas> 『拔出石中剑的不是第一个挑战者……』
09:06:19<Shadow> 而霍克和瑟丽娜在神堂与奇物店订的用品也如期送到了
09:06:34* 瑟麗娜 等了一晚上也沒看到求婚的好戲,無聊地去睡了
09:06:42<霍克> “唔……至少对付骨头的时候就不需要只能用油腻术了……”
09:07:01<Shadow> 重新补给了一下装备以后,你们重新向布瑞斯图姆深处进发
09:07:39* Minas 咨询一下老板娘,买点香烛纸马,美女房产证什么的……
09:07:52* Minas 准备按照东方人的习惯烧给亡灵……
09:08:10<Shadow> “噗,你们真的相信他们收那些东西啊...”
09:08:17<瑟麗娜> (小聲)“果然去搭訕了……”
09:08:21<Minas> 『嗯…………』
09:08:31<霍克> (小声)“不错的切入点?”
09:08:34<Shadow> 老板娘将你们订的商品送到大厅
09:08:40* Minas 不好意思:『我也想多瞭解點你們的喜好嘛……』
09:08:43<瑟麗娜> “聽說人家有錢就忽然換個臉似的,真是實際的男人啊”
09:09:02<霍克> “‘你们’呢……”
09:09:07<Shadow> “要是真收的话...不如你们看看他们到底是从哪来的..."
09:09:48<Shadow> "以前家父只字未提,我们家在玛格尼玛尔扎根以前的事情..."
09:10:10<Minas> 『嗯……還能像你一樣,是星星下凡來的不成?』
09:10:14<Shadow> "我觉得,你们发现的这些东西,说不定..."
09:10:33* 瑟麗娜 忍不住出去呼吸點新鮮空氣……
09:10:37<Shadow> "嗤,骑士大人果然会说话呢。”
09:10:52* 霍克 听重点
09:11:06<Shadow> 老板娘微微鞠了个躬“受之有愧呐。”
09:11:25<Shadow> “不过,你的同伴们已经上路了哦。’
09:11:36* 瑟麗娜 沒上路,看戲呢
09:11:52<茉實> 「感覺好丟人......」
09:11:54<Minas> 『呵呵,説笑而已。』
09:12:13<Minas> 『好了,那麽我們這就出發了。』
09:12:20<Shadow> 業平: “愿星辰女神保佑你们。”
09:12:23<瑟麗娜> “我們不認識他,對吧”
09:12:47<Shadow> “记得...看看他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拜托了。”
09:12:50* 霍克 感觉略失望地跟着走了
09:12:55<Minas> 『嗯,沒問題。』
09:13:38* 瑟麗娜 覺得沒看到什麽重要的高潮,有點遺憾
09:13:46* Minas 那麽出發了。
09:13:54<Shadow> 因为你们将地精驱走的事迹,又有渔民打算会沼泽捕鱼了
09:13:57* 業平 跟上
09:14:00* 茉實 變成狐狸
09:14:18<Shadow> 正好,你们可以搭他们的大车一起到沼泽边缘
09:14:20<瑟麗娜> “總之,你到底打聽出需要什麽祭品了嗎?”
09:14:33* 瑟麗娜 説正事
09:15:20<Minas> 『嗯……』
09:15:24<霍克> “我猜没有?”
09:15:34<Minas> 『根據我的看法,大概祭品什麽的不太重要。』
09:15:49<茉實> 「很好,下一個。」
09:15:53<瑟麗娜> “重要的是老闆娘的心意?”
09:16:04<Minas> 『不過,老闆娘似乎有點異常關心亡靈的來歷呢。』
09:16:11<霍克> “确实是很重要。”
09:16:14<Minas> 『胡説,我是爲了套情報才這樣做的……』
09:16:21<Minas> 『你們不要誤會了。』
09:16:23<霍克> “唔……辛苦你了。”
09:16:27* 霍克 拍肩
09:16:42* 瑟麗娜 不覺得誤會了什麽
09:16:51<Shadow> 一路迤逦而行,在沼泽的入口处,你们遇上了先到一步的半身人游侠
09:16:54<茉實> 「好啦好啦,總之那是因為海實姊也是天洲人吧」
09:17:08<Shadow> “呦,你们回来了?‘
09:17:08* 業平 無口趕路中
09:17:29<茉實> 「大概跟家族的事情有關係吧」
09:17:45<瑟麗娜> “哦,您也跟著我們去探險嗎?那太好了”
09:17:47<霍克> “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09:17:48<Shadow> 他已经换好了一身追踪的猎装,挎着武器
09:18:11<瑟麗娜> “有個熟悉地形的人領路實在會方便不少啊”
09:18:25<Shadow> “啊啊,汉洛克那个家伙怕你们又被布瑞斯图姆绊住脚,请我带你们去喽。”
09:18:36<Minas> 『嗯……真是麻煩您了。』
09:19:04<Shadow> “小意思...把不干净的东西剔掉,这也是我的责任。”
09:19:13<業平> “辛苦你了”
09:19:47<Shadow> 告别了正在讨论到哪下网的渔夫们,你们又向沼泽深处探去
09:20:37* 瑟麗娜 跟著專業嚮導走感覺比跟著狐貍走放心多了
09:20:58<Shadow> 今天的天气要比你们第一次深入沼泽好上许多,至少阳光从密密扎扎的树叶间星星点点的投下来
09:21:28<Shadow> 但是你们发现,越是接近沼泽狭窄的西侧,天空就越发幽暗
09:21:54<Shadow> 当行走了一个多钟头以后,天色和黄昏已经差不多了
09:21:58<霍克> “唔……是错觉么?”
09:21:59<瑟麗娜> “這天氣……難道又要下雨不成?”
09:22:08<Shadow> “不是...这边就是黑。”
09:22:09* 霍克 抬头
09:22:25<Shadow> 一直沉默的半身人终于说了句话
09:22:26<霍克> “好像是很不得了的原因呢。”
09:22:32<瑟麗娜> “有瘴氣嗎?”
09:22:39<業平> “反正死人都能到處跑,這點異象不算什麽吧”
09:22:48<Shadow> “我也不知道为啥,就是‘黑’。”
09:23:08<霍克> “没有人研究过吗?”
09:23:12<瑟麗娜> “這裏黑了很多年了么?”
09:23:14<Shadow> “那个什么,潜伏者的小部落原来就在这里安家。”
09:23:41<Shadow> “嗯,从我住在这里的时候就是这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09:23:55<Minas> 『嗯……我記得說那些怪物突然開始活動了?』
09:24:08<業平> “那看來得小心點了”
09:24:19<Shadow> “所以这块我来的并不多...但是那艘船的位置我还是知道的。”
09:24:26<茉實> 「時間對不上吧,總之我們快點通過這一帶」
09:24:35<Minas> 『那些傢伙就是突然襲擊比較厲害,留神一點應該就好了。』
09:24:37* 業平 將扛著的刀握好
09:24:53<Shadow> 当你们一路抵达布瑞斯图姆西侧边缘的时候,几乎要点着火把行动了
09:25:14<Shadow> 不过很快,你们就看到了地精说的“破船”
09:25:23<Shadow> (没有图,我描述一下好了
09:25:26<茉實> 「雖然這樣說,這還真的黑得挺奇怪的」
09:25:49<瑟麗娜> “那麽您從來沒聽說過附近有個山洞?”
09:25:50<霍克> “也真亏那些地精能跑来这么诡异的地方……”
09:26:07* 瑟麗娜 盯著海上看看有沒有紅水母出現……
09:26:09<業平> “一般根據小說的情節,要英雄將這裡的邪物清剿乾淨才會天亮的”
09:26:09<Shadow> 虽然一片昏黑,茉实和业平还是可以看出船体他们熟悉的形状
09:26:54<Oicebot>  業平进行看一眼检定: 1d20+7=4+7=11
09:26:56<Shadow> “没有...我之前只知道潜伏者在这一带出没,但并没有找到它们的巢穴。”
09:27:22<Shadow> 船身圆圆的,完全不似内海人熟悉的大帆船
09:27:54<Shadow> 看起来是被卷到海岸边搁浅了的样子
09:28:10<Shadow> (所有人都可以察觉
09:28:28<Oicebot>  霍克进行哪有那么多20检定: 1d20+1=6+1=7
09:28:28<瑟麗娜> “唔……這船看起來是很不一般呢……”
09:28:28<Oicebot>  Minas进行Perception检定: 1d20+2=1+2=3
09:28:37<Oicebot>  茉實进行檢查附近检定: 1d20+4=19+4=23
09:28:37<霍克> “果然是充满异邦风情呢……”
09:28:42* Minas 看星星。
09:28:46<Oicebot>  瑟麗娜进行检定: 1d20+4=6+4=10
09:29:13<茉實> 「果然是這種硬帆船!」
09:29:27<Shadow> 茉实靠近船身,发现在接近船头的位置有两行模糊不清的文字,似乎是船名
09:29:45<瑟麗娜> "話說為什麼把船造成這種奇怪的形狀呢?"
09:30:00<Shadow> 一行是内海通用语,一行是你熟悉的明海文字
09:30:05<Minas> 『嗯……什麽船?』
09:30:13<Minas> 『哪裏有船?』
09:30:26<Shadow> “海实之樱”
09:30:26<霍克> “大概是那里。”
09:30:29* 霍克 指
09:30:35<Minas> 『喔……』
09:30:41* 業平 將圣武士一腳踢向船的方向
09:30:42<茉實> 「因為這樣比較穩啊」
09:30:44<Minas> 『和老闆娘的名字有關係呢。』
09:31:07<Shadow> 虽然是坐沉,不过你们也可以发现,船体已经严重腐朽
09:31:14<霍克> “第一反应说明了他的潜意识比较关心什么东西么……”
09:31:21<霍克> “似乎确实过了一段时间呢……”
09:31:24<Minas> 『嗯嗯,海實這兩個字的明海寫法是這樣的嗎……』
09:31:26<Shadow> 少也在这搁了十几上十年的样子
09:31:28<茉實> 「而且,海實家的櫻花……聽起來有什麼意義呢」
09:31:43* Minas 一筆一劃描一遍。
09:31:54<瑟麗娜> “喂……你這樣會讓人感覺很噁心啊”
09:32:02<業平> “你要寫情書下次我幫你搞定啦”
09:32:11<Shadow> (武士好吐槽
09:32:14<Minas> 『老闆娘讓我們注意一下這艘船的來歷。』
09:32:26<Minas> 『總要有個回話是不是?』
09:32:42<霍克> “……说好的套情报呢……”
09:32:46<Shadow> 另外,在沙地上圣武士还发现了一些锈蚀的武器
09:33:10<Shadow> 制型和你熟悉的刀剑完全不一样
09:33:13<Minas> 『看,這裡好像還有些武器。』
09:33:24<Minas> 『形狀有點怪異哦。』
09:33:29<茉實> 「這不是...」
09:33:31<霍克> “都生锈了呢……就算在海边,也得一段时间才会变成这样才对?”
09:33:35<Shadow> 看起来像是短而略直的弯刀
09:33:37* 茉實 看業平
09:33:54<茉實> 「是那個對吧」
09:34:12<瑟麗娜> “嗯……這是有人撇在這裏的?似乎附近沒有死者的樣子啊”
09:34:18* 業平 去打量一下那些玩意
09:34:21<霍克> “他们应该在洞里。”
09:34:22* Minas 提防著走過去,小心地把刀撿起來。
09:34:24<業平> “不會是脅差吧?”
09:34:28<霍克> “洞……在哪呢……”
09:34:29<Shadow> 海浪刷刷的冲着空洞的废船
09:34:40<Shadow> 武士仔细打量了一下
09:34:45<霍克> (大概能判断出扔在这多久了么
09:34:45<Minas> 『肋差?』
09:34:54<瑟麗娜> “也沒看到什麽紅水母啊,是不是應該把那個地精帶來……”
09:34:55<Shadow> 从长度来看,也确实是胁差的长度
09:35:07<Shadow> 有几把可能是武士刀,不过折断了
09:35:12<霍克> “红色球球?说不定它一直在,我们没听到?”
09:35:14<茉實> 「脇差」
09:35:21<業平> “貌似沒錯。”
09:35:25* Minas 试着挥舞一下,掂掂重量。
09:35:33<茉實> 「肋差是什麼啊,聽起來好像餐具」
09:35:36* Minas 心里说切西瓜不错。
09:35:40<霍克> “鞋柴?”
09:35:57<Minas> 『唔……』
09:36:00<業平> “wakizashi,你當是這裡人用的短刀吧”
09:36:01<Shadow> 圣武士将锈坏的短刀捏在铁手套里,然后刀柄就碎掉了
09:36:01<茉實> 「......算了,我們要先上船還是先去找山洞?」
09:36:09* Minas 注意一下刀柄什么的有没有标识。
09:36:13<Shadow> 只留下一手黑乎乎的东西
09:36:22<Shadow> 这个时候...
09:36:28<瑟麗娜> “你用力太大啦……”
09:36:31<茉實> 「說不定有航海日誌之類的東西喔?」
09:36:34<Minas> 『胡扯……』
09:36:42<Shadow> "为什么不睡一会呢?"
09:36:50<霍克> “船都烂成这样了里面……唔?”
09:36:51<業平> “?!”
09:36:56<霍克> “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09:36:59* 霍克 环视
09:37:03<Shadow> 确凿无疑的,你们都听见了这个声音
09:37:04* 業平 握刀轉身
09:37:06* Minas 惊讶地转头向声音的来源望去。
09:37:09<Shadow> (全体will
09:37:16<茉實> (喜聞樂見的will check!
09:37:26<Oicebot>  茉實进行will检定: 1d20=13=13
09:37:39<Oicebot>  業平进行要出事了擦检定: 1d20+2=2+2=4
09:37:41<Oicebot>  瑟麗娜进行will检定: 1d20+7=16+7=23
09:37:49<Oicebot>  霍克进行大人救我检定: 1d20+4=13+4=17
09:37:53<Oicebot>  Minas进行will检定: 1d20+6=15+6=21
09:38:46<Shadow> 这优雅但是恶毒的声音在茉实和业平听来是如此顺耳...
09:38:56<茉實> 「呼嚕~」
09:39:05<Shadow> 让你们的眼皮很不合作的开始打架
09:39:12* 茉實 站著睡著了
09:39:12<業平> “唔……嗯……?”
09:39:24<業平> (我再想要不要燒個那啥
09:39:32<Shadow> 然后就进入了迷迷糊糊地半睡眠状态
09:39:35<霍克> “这种时候怎么可能会睡……咦?你们俩怎么了?”
09:40:52<Shadow> 就在你们惊讶于狐狸和武士怎么突然站着就睡着了的时候
09:41:14<Oicebot>  Minas进行init检定: 1d20+2=17+2=19
09:41:31<Shadow> 圣武士发现,一截埋在沙里的锈刀忽然动了一动
09:42:03<Shadow> 然后哗啦一声,一个看不出颜色的人影整个从地面上翻起来
09:42:11<Shadow> 不对,是3个
09:42:20* 霍克 摇晃狐狸和武士
09:42:31<霍克> “醒醒啦,虽然天黑了但其实天还没黑……”
09:42:40<Shadow> 三具躯体突然从沙地里站起身来
09:42:49<瑟麗娜> "都怪你們亂動人家的武器啦!"
09:42:53<業平> “小……籠包~”
09:43:00<Shadow> (先攻吧
09:43:06* 業平 念叨著夢話
09:43:08<Oicebot>  瑟麗娜进行init检定: 1d20=1=1
09:43:11<Shadow> (标准动作扇巴掌
09:43:29<業平> (今晚ob又開始神劇本了
09:43:33<Oicebot>  霍克进行init检定: 1d20+5=4+5=9
09:43:42<霍克> (喜闻乐见
09:44:35<Shadow> 和你们预想的一样,是三,不对,四具腐朽的骨架
09:45:25<業平> “排骨飯”
09:45:46<Shadow> 身上披着破破烂烂的护甲
09:46:15<Shadow> 刚才你们还在检查的生锈武器现在被它们紧紧握住
09:46:41<霍克> “呃……你们两个快起来啦,不是睡觉的时候啦,再这样下去我们就变成排骨饭啦。”
09:46:45* 霍克 用力摇晃
09:46:52<Oicebot>  Shadow进行init检定: 1d20+4=2+4=6
09:47:00* 茉實 噗通跌倒
09:47:01<Shadow> (喜闻乐见
09:47:40<茉實> 「人家不要踩堆肥啦~」
09:48:30<霍克> “ダメだこいつ、なんとかしないと”
09:48:34* 重新获取 #玉关白 的模式信息...
09:49:22* Shadow 将话题改为 '【瑟|梅|霍|茉(sle)|1234|业(sle)】'
09:51:32<Shadow> 狐狸在哪?
09:54:35<Shadow> “嘎嘎嘎...”
09:55:09<Shadow> 你们不知道这到底是海风在敲打船体还是骸骨发出的声音
09:55:29<Shadow> 反正对叫醒两个白日梦于事无补
09:55:35<Shadow> (瑟丽娜行动
09:56:02<瑟麗娜> (嗯
09:57:20* 瑟麗娜 發現對方是死靈,於是啓動正能量打擊它們!
09:57:32<Shadow> (channel?
09:57:39<瑟麗娜> (恩
09:57:47<Shadow> (DC?
09:57:55<瑟麗娜> (will DC12
09:58:01<Oicebot>  瑟麗娜进行dam检定: 1d6=5=5
09:58:11* 瑟麗娜 end
09:58:35<Oicebot>  Shadow进行will检定: 1d20+4=4+4=8
09:59:06<瑟麗娜> (3和4應該在範圍里
09:59:20<瑟麗娜> (30尺範圍
09:59:22<Shadow> 那么,瑟丽娜散发出的正能量确实撼动了离她最近的两个骷髅
09:59:46<Shadow> 它们发出了像烧干柴一样的声音,但是并没有倒下
09:59:57<Shadow> (梅纳斯行动
10:00:19* Shadow 将话题改为 '【瑟|梅|霍|茉(sle)|1,2,3-5,4-5|业(sle)】'
10:00:20* Minas 抽出戰錘砸面前的骷髏
10:00:48<Oicebot>  Minas进行hit检定: 1d20+5=2+5=7
10:00:53* Minas end
10:01:15<Shadow> 咔扎一声,圣武士敲碎了骷髅的左手
10:01:25<Shadow> 不过死人要左手干什么?
10:01:31<Shadow> (霍克
10:02:49<霍克> (唔,我想想看……
10:03:16* 霍克 对着武士就是一巴掌。“这个胆小鬼!”
10:03:31<Shadow> “啪!”
10:03:42<業平> “紅油抄手……哎喲臥槽”
10:03:45<Shadow> 术士忘了业平戴着头盔
10:04:04<Shadow> 武士的脑袋被震的嗡嗡响
10:04:10<霍克> “……所以说头盔只要保护好天灵盖就好啦……”
10:04:13<Shadow> 但好歹醒来过来
10:04:19<業平> “搞毛?”
10:04:36<Shadow> (茉实还在睡觉,我们继续
10:04:41* 霍克 移动到狐狸下面一格姑且算是当肉盾,END
10:04:48<霍克> “没有毛,只有骷髅啦!”
10:05:37<Shadow> 圣武士面前的两个骷髅一拥而上,一起对圣武士发动攻击
10:05:56<Oicebot>  Shadow进行检定: 20+2=22
10:06:08<霍克> (默哀
10:06:14<Oicebot>  Shadow进行确认检定: 1d20+2=13+2=15
10:06:16<業平> (你的投骰有問題吧
10:06:22<茉實> 「奈奈來,帶骨肉給妳~」
10:06:25<霍克> (不要在意(死
10:06:33<Shadow> (靠
10:06:36<Shadow> 重来
10:06:55<業平> (重來真中就神作了
10:07:41<Minas> (AC 19
10:07:50<Oicebot>  Shadow投掷2次检定: 1d20+2 ( 3 8)=5 10
10:08:20<Shadow> 毕竟被埋了十几年,大概连怎么用武器都忘光了吧
10:08:57<Shadow> 远处的两具骨头架子则直奔过来
10:09:55<Shadow> (武士
10:10:01* Shadow 将话题改为 '【瑟|梅|霍|茉(sle)|1,2,3-5,4-5|业】'
10:10:12<業平> (確認一下
10:10:21<業平> (我現在的薙刀算是已經拔出了還是未拔出?
10:10:31<Shadow> (拔了
10:10:42<業平> (那只能頂著了
10:11:14* 業平 左四格,pa直接劈3
10:11:28<Oicebot>  業平进行說好的lv15人品呢检定: 1d20+6=5+6=11
10:11:36<霍克> (望天
10:11:38<業平> (end
10:11:52<Shadow> 武士的攻击完美的砍进沙里
10:12:10<霍克> “刚睡醒,我可以理解你的……”
10:12:11<Oicebot>  Shadow进行检定: 1d20+8=7+8=15
10:13:16<Shadow> 当瑟丽娜准备行动的时候...
10:13:46<Shadow> 刚才那个柔软的声音又在她的脑袋里响了起来
10:13:54<Shadow> “走开...”
10:13:57<Shadow> (will
10:14:25<Oicebot>  瑟麗娜进行對抗附魔再+2检定: 1d20+7=14+7=21
10:14:49<瑟麗娜> “怎麽那個聲音還有?哪裡來的……”
10:15:14<Shadow> 瑟丽娜晃了晃脑袋,驱走了试图再次影响她的声音
10:15:18<Shadow> (行动
10:15:41<Shadow> “可恶...”
10:16:10* 瑟麗娜 左上5尺,繼續超度
10:16:17<霍克> “咦,是不是有什么气急败坏的声音……”
10:16:17<Shadow> 这次你们所有人都确凿无疑地听见了这个声音,不过不是在你们的脑子里
10:16:25<Oicebot>  瑟麗娜进行應該四個都覆蓋了检定: 1d6=6=6
10:16:36<Oicebot>  Shadow进行检定: 1d20+4=6+4=10
10:16:52<瑟麗娜> “什麽人鬼鬼祟祟的!”
10:17:12<Shadow> 有两具刚才已经被正能量烧灼过的骷髅直接散架了
10:17:35<Shadow> 而另外两具仍在不屈不挠的前进
10:17:39<Shadow> (梅纳斯
10:18:10* Minas 啓動DE看看能不能看到什麽
10:18:41<Shadow> (给我个方向?
10:18:43<業平> (三輪后再見
10:18:45<Shadow> (上下左右
10:18:56<Minas> (左
10:19:07<Oicebot>  Shadow进行检定: 1d4=4=4
10:19:21<Shadow> (再补个察觉
10:19:47<Oicebot>  Minas进行pre检定: 1d20=17=17
10:20:28<Shadow> 梅纳斯的视线避开了了面前两个红光如炬的骷髅
10:21:00<Shadow> 他发现,似乎有一个小而亮的红点在远处的树顶上盘旋
10:21:44<Minas> “那邊樹頂上有個什麽東西……”
10:22:01<霍克> “树顶?”
10:22:20<業平> “我看看”
10:22:35* Minas 移動動作專註定位樹頂上的紅點,并描述位置給其他人
10:22:41<Shadow> (对其他人隐蔽
10:22:42* Minas end
10:22:51<Shadow> (霍克
10:22:57<Minas> “很可能時隱形的……”
10:23:50* 霍克 标准动作又给了躺地上的狐狸一巴掌:“这样的家伙,由我来修正!”
10:24:09<Shadow> 于是霍克打中了狐狸的尾巴
10:24:38<Shadow> (end?
10:24:44* 霍克 往上移动四格,end
10:25:23<茉實> 「咕啊!」
10:25:45<Shadow> 剩下的两个骷髅稍微停止了一下
10:25:53<Shadow> 然后立刻继续冲击
10:26:11<Shadow> 不过这回目标变成了霍克和刚刚爬起来的茉实
10:26:22<茉實> (我不是醒了?
10:26:28<Oicebot>  Shadow进行vs 茉实检定: 1d20+3=5+3=8
10:26:28<Shadow> (嗯
10:26:39<業平> (那不是到麻美行動先么
10:26:53<Shadow> (先攻位已经过了?
10:27:04<Shadow> (哦没有
10:27:20<茉實> (我是霍克下一個...
10:27:25<Shadow> (那茉实行动
10:27:39* Shadow 将话题改为 '【瑟|梅|霍|茉(sle)|1-6,2-6|业】'
10:27:58<茉實> 「又......這是我一生的失敗...」
10:28:22<Oicebot>  茉實进行手槍检定: 1d20+5=10+5=15
10:28:33<茉實> (打2
10:28:48<Oicebot>  茉實进行检定: 1d8=8=8
10:30:00<Shadow> 子弹的力道将骷髅撕成了两块
10:30:17<Shadow> (2挂掉
10:30:25<Shadow> (结束?
10:30:45<茉實> (end
10:31:26<Shadow> 那么剩下的最后一支骷髅拖着破败的躯体继续攻击茉实
10:32:11<Oicebot>  Shadow进行检定: 1d20+2=7+2=9
10:32:34<Shadow> 笨拙的攻击连狐狸的尾巴毛都没削到
10:32:40<Shadow> (武士
10:33:13* 業平 無恥向上,簡單粗暴一刀
10:33:21<Oicebot>  業平进行意思意思检定: 1d20+6=13+6=19
10:33:58<業平> (hit?
10:34:14<茉實> (有吧
10:34:33<Oicebot>  業平进行先將dmg丟了检定: 1d8+9=1+9=10
10:34:39<業平> (干
10:34:54<霍克> (反正都死啦
10:35:38<Shadow> 最后一个骷髅被武士劈碎
10:36:02<Shadow> 这个时候圣武士发现,停在树尖的红点闪了一下
10:36:23<Shadow> 快速的朝沙滩另一头飘去
10:37:26* 茉實 四處張望
10:37:40<茉實> 「紅水母呢?」
10:37:53<Shadow> 当他再定下神扫视四周的时候圣武士才发现,一行人所处的地面都在隐隐的泛着红光
10:37:56<業平> “你說這個誰懂啊”
10:38:12<業平> (來個偵查魔法?
10:38:16<霍克> “跑了吧……它想让地精去搬箱子,却不想让我们来呢。”
10:38:18<Shadow> 虽然微弱,但确实在共鸣着邪恶的能量
10:39:27* 霍克 试试来一个侦测魔法好了
10:39:47<Shadow> (霍克SC
10:40:06<Oicebot>  霍克进行先SC一下啦检定: 1d20+8=6+8=14
10:40:24<Shadow> 霍克和圣武士有着同样的发现
10:40:41<霍克> “满地都是魔法灵光!”
10:40:53<Shadow> 但是除了这个区域中充斥着负能量,他也感觉不出太多东西
07:36:40<Shadow> -----------------------------------------因为圣武士中了sleep所以先save吧----------------------------------------
« 上次编辑: 2013-09-25, 周三 06:18:12 由 傻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