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幻覺殘留】第十一回 最后的作死  (阅读 1503 次)

副标题:

离线 Euan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 my notion
【幻覺殘留】第十一回 最后的作死
« 于: 2013-08-17, 周六 23:51:44 »
2013/8/17 
劇透 -   :
[/color]<老社>   =================================久違的黑幕=========================================
<老社>   你們坐在八木綜合醫院大樓的頂樓,面對著你們所認為的黑幕核心——八木集團的負責人,八木椿
<老社>   之前救過你們,又拿槍威脅過你們的女子沉默地站在你們身後
*   菲斯-格兹特 看看足田是否打算回答关于发现小叶子的情况
<足田寿堂>   “对,就是这样。她倒在了那里,于是就落入了我们的……咳咳,于是就被我们发现了。”
<老社>   “那她對自己的失蹤有什麽解釋么?”
<老社>   男人的目光緊盯著老滑頭
*   足田寿堂 摊手
<足田寿堂>   “我在想是不是该轮到我们问问题才对?”
<老社>   “當然。”
<老社>   椿的臉上略帶不耐煩
<大川新平>   “那么,接下来,”
<大川新平>   “贵方不会把那个危险分子扔在午夜的东京都不管吧。”
<老社>   “當然不會。事實上我們一直在找他的下落,彌生還在跟蹤的時候順手救了你們一次不是嗎?”
<大川新平>   “我们至少希望知道,军方之前到底做出的是什么鬼东西。”
*   菲斯-格兹特 悄悄的问问大川”要不要问问什么把小夜子“吃”掉了?“
<大川新平>   “反正就我们所知,一瓶鸡尾酒肯定是搞不定问题的。”
<老社>   “也如你所見,他擁有不留蹤跡的移動方式,追蹤起來很困難。”
<老社>   “唔,這個等你們回答了我的問題,我再解釋吧。”
<大川新平>   “而至于井上小夜子...”
*   大川新平 等待对方的问题
<老社>   “我要知道小夜子對她失蹤的解釋,最好是全部。”
<老社>   八木似乎對這個問題很在意
*   足田寿堂 跟另外三人交头接耳:“我们也不知道才对吧?”
<菲斯-格兹特>   ”说实话当时她的情况很糟糕,没办法提供什么信息给我们,我只有一段她消失前的录像,你要不要看看?“
<老社>   “錄像?”
*   大川新平 也交头接耳:“我觉得露了底后面的小姐就该干活了。”
<老社>   “不用擔心,至少不會在這裡動手的。”
<老社>   身後的女子似乎很容易就聽見了你們的對話
*   大川新平 苦笑一下
<菲斯-格兹特>   "我想也是,在我的手机里”
<大川新平>   “那还真是没办法呢。”
<老社>   八木伸手去接手機
<足田寿堂>   “那还真是麻烦你们了啊。”
*   大川新平 虽然这么说,还是借着运动一下身体的机会试试沙发和地面连接结实不结实
*   菲斯-格兹特 选择好了视频文件
*   足田寿堂 准备观察对方看视频时的表情
<老社>   “唔……”椿一臉凝重地看著監視錄像
<老社>   “這……”
<老社>   “這錄像是怎麼拿到的?”
<足田寿堂>   “这个问题真是……”
*   足田寿堂 看了看菲斯
<菲斯-格兹特>   ”厄,你没发现就在车上么,我们送她来医院的时候直接拍下来的呀。“
<大川新平>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就是第一手资料。”
<老社>   “原來如此……”
<老社>   八木椿的眼光在你們身上掃了一眼
<老社>   “我明白了。”
<菲斯-格兹特>   ”能否满足下我的好奇心呢?小夜子这是什么情况?“
<老社>   “這個,等待會再解釋吧。放心,我會對你們和盤托出的”
<老社>   男人嘆了口氣
<老社>   “這也解釋了為何剛才這位先生的聲音這么著急。”
<足田寿堂>   “我会期待的。”
*   大川新平 死死的盯著对方
*   足田寿堂 瞥了一眼后面的女子。“不过希望是在我们活着的时候。”
<大川新平>   “现在,这药物。”
<老社>   “嗯?”
<老社>   “彌生,你可以出去了。”
<大川新平>   “可真是了不起的成就呢,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了?‘
<老社>   男人吩咐道,你們看見女子滿臉不情愿地走出房門
*   足田寿堂 目送她出去了
<大川新平>   “我丝毫不认为,它只是旧日本军的武器这么简单。”
<大川新平>   “青井再怎么疯狂,也不会随便说出这种话来。”
<老社>   “首先,我必須對各位道歉。因為先輩的妄想而產生的悲劇,也將幾位卷了進去。”
<老社>   男人搓了搓手,莊嚴地向你們鞠了一躬
*   菲斯-格兹特 惊讶
*   大川新平 没有动静,依然看着面前的男人要做什么
*   足田寿堂 皱眉
<足田寿堂>   “我想你,或者你们真正的道歉对象不是我们几个。啊,不过事到如今也没用了,还是迅速转入正题吧?”
*   足田寿堂 摆出年长者的口吻
*   西园寺博文 挑眉
<老社>   “從幾位剛才問的問題和提供的情報,我大概也理解了狀況。”
<老社>   “如果可能,也希望幾位能在接下來的危機中,能助我們一臂之力。”
<老社>   “畢竟從對待小夜子的事情上,我感覺幾位是信得過的赤誠之士。”
<足田寿堂>   “哈……”
*   足田寿堂 为态度转变之剧烈感到一些不适应
<大川新平>   “条件。”
<西园寺博文>   “如果你们不介意我把真实事件修改之后放到小说里”
<大川新平>   “或者说,贵方希望我们做什么。”
<老社>   “既然說了會和盤托出,我也就不加任何隱瞞,幾位目前有什麽想問的,我會將知道的都坦白。”
<西园寺博文>   .D D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38=38
<老社>   西園寺沒察覺到對方有任何說謊的表現,當然,受過專業訓練的話,這種程度的掩飾大概也是沒問題的
<大川新平>   "那么,就是我们之前的话题了。”
<足田寿堂>   “好吧,那也就是刚刚的问题再问一次而已。嗯,首先是关于青井?”
<足田寿堂>   “你们对他的,呃,能力的解释是?”
<大川新平>   “青井的情况,到底是如何造成的。”
<大川新平>   “以及,现在的自卫队在其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大川新平>   “哦,还有山羊组和雾月教,这个我想也不必多说。”
<老社>   “青井,如你們所見,和小夜子是一類人。包括剛才給幾位造成不愉快的彌生,都是那場悲劇的受害者”
<足田寿堂>   “嗯?她也是么?”
<老社>   “他們的能力,老實說我也很難解釋。父親在決定取消這個罪惡計劃的時候將大部分研究資料燒毀了。”
*   菲斯-格兹特 全神贯注听故事
<老社>   “不過從留下的資料,和父親之前的隻言片語當中得知的,他們都是從各種渠道得到的孤兒,身上被植入了某種不可思議的‘種子’”
*   大川新平 想着,现在又多了个麻烦
*   足田寿堂 听
<老社>   “在某些時候,或者說是在意志動搖的時候,種子就會萌發,從而讓寄生主產生某種異變。”
<老社>   “表現形式,相信幾位都已經有親身體會了。”
*   菲斯-格兹特 回想起那晚青井不正常的表情
<西园寺博文>   “确实和常人不同”
<老社>   “但由於這些種子無法回收,所以在計劃中止后,他們只能作為隱患生存在社會當中。”
*   足田寿堂 若有所思
<老社>   “父親和我都多次試圖監控他們的生活,但無疑只靠我們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
<老社>   “所以,在計劃中止的時候,受害者中異變最為嚴重的三人被留了下來”
<足田寿堂>   “井上小夜子的公寓里,是不是有你们安排的眼线?”
*   足田寿堂 开口
<老社>   “彌生就是其中一人。”
<大川新平>   “最为严重?”
<老社>   “嗯,眼線就是彌生。至於理由,待會我會解釋。”
<足田寿堂>   “我明白了,请继续吧。”
*   大川新平 这次难以想象还有多少麻烦了
<老社>   “最為純熟,最為完善,我也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了。”
<足田寿堂>   “……不像是形容普通人的用词呢。”
<老社>   “他們本來就不是普通人,或者說,從被植入種子的時候開始,他們已經連人都稱不上了。”
<老社>   椿的臉上露出了由衷的憤怒
<大川新平>   “真是完美的作品啊...”
<足田寿堂>   “我失言了,请继续。”
*   足田寿堂 稍稍欠身表示歉意
*   大川新平 继续思考
<老社>   “繼續剛才的故事。”
<菲斯-格兹特>   小声嘀咕”这种不可靠的东西哪里完美了。"
<老社>   “剛才你們提到了霧月教和山羊組,也在這裡一并解釋了。”
*   大川新平 继续在老头背后写字,这次直接写笔画少的英文
*   足田寿堂 这次该皱眉头了
<老社>   “老實說,所謂的‘山羊組’是蹩腳的黑話,やぎ就是八木的讀音,只是作為黑話被稱為同音的山羊而已。”
*   大川新平 “Bad thing closing, caution !"
<老社>   “當初打算進行計劃的時候,父親他們依靠人脈創立的組織,僅此而已。”
<老社>   關於黑社會的話題,似乎對方也不想多提。
*   足田寿堂 低声对大川直接说:“これは誰にわかる!”
*   大川新平 打量一下房间里的情况,看看出口的位置
<老社>   “要提到霧月教,那就先得將計劃中止之後的一段故事講完。”
*   西园寺博文 干脆掏出一个小本本记笔记
<老社>   “當初中止計劃的是父親,但我叔叔,就是八木光太郎,對此持反對態度。”
<老社>   “還有,這裡不允許筆記,先生”
<老社>   “中間發生了什麽事我也不清楚,因為當時我在美國留學。”
*   足田寿堂 听着,然后和自己先前的推测比对
<老社>   “但結果上來說,叔叔被逐出家門,并在幾年后以霧月教的名義進行活動”
<老社>   “父親認為他還死心不息,在進行未遂的計劃,所以一直派人監視著他們的活動。”
<老社>   “後來父親引退了,這個任務將交到了我的手上。”
*   大川新平 脸色突然变了
<大川新平>   “那个..关于这件事情,八木先生。”
<老社>   “嗯?”
*   大川新平 做了个”凑过来“的手势
<老社>   男人一臉平靜地回答
<老社>   “這是?”
<老社>   男人稍微向前傾身子
<大川新平>   “失礼!”
<足田寿堂>   “喂?!”
*   菲斯-格兹特 心理冒出不详的预感?!
*   大川新平 直接勒颈
<菲斯-格兹特>   ”!“
<老社>   男人被毫無防備地勒住
*   大川新平 死不松手,手肘直接打后脑击晕
*   足田寿堂 第一反应是看向门口方向
<大川新平>   .d d80 擒抱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擒抱检定: 1d80=4=4
<老社>   “唔……哦……”
<大川新平>   .d d 擒抱80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擒抱80检定: 1d100=33=33
*   菲斯-格兹特 转身走到门边,防止有人开门
<大川新平>   “你们,快,拿好手机给警局去电话,老头去看看这家伙房里有没顶用的家伙。”
*   足田寿堂 扶额。“やれやれだぜ。”
<老社>   大川迅速將八木椿制住,一秒鐘之後,八木椿就被砸暈了。
<足田寿堂>   “我倒是更想得到说明……”
*   大川新平 顺便搜一下身上有没有枪
<菲斯-格兹特>   ”我也想听听故事- -“
<老社>   在大川制住八木的下一秒
<老社>   你們聽到落地窗方向傳來轟然巨響
<足田寿堂>   “好吧,她不只可以从窗户进来。”
*   足田寿堂 提前举起双手
*   大川新平 总之还是先制住颈椎
*   菲斯-格兹特 望向落地窗
<老社>   你們看見一個從未謀面的女人,如同青井一樣展開青色翅膀漂浮在20樓高的地方看著你們
<大川新平>   “快...啥?”
<足田寿堂>   “咦?样子有点不对?”
*   菲斯-格兹特 直接开门,大喊”我们遭到袭击啦。“
*   足田寿堂 直接跳起来,翻身到沙发后面取掩护
<足田寿堂>   “大川!过来!”
*   足田寿堂 拉扯
<老社>   事實上,在落地窗爆開的同時,門就打開了
*   足田寿堂 低声自言自语:“至少我们得到了绝佳的借口不是么。”
<老社>   手持雙槍的彌生閃進房間
<老社>   這邊廂,大川將八木椿挾持住,慢慢往落地窗的方向移
<足田寿堂>   “咦?大川?”
<足田寿堂>   “喂,公务员怎么关键时刻就那副德性?”
<菲斯-格兹特>   .r d100 人类学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人类学检定: 1d100=33=33
<足田寿堂>   .r d100 你要的人类学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你要的人类学检定: 1d100=33=33
<西园寺博文>   .D D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88=88
<老社>   雖然在一片慌亂中,足田和菲斯還是認識到,眼前這個大川似乎和之前看到的青井一樣,失去了意識一般
<菲斯-格兹特>   '该死,他不正常。”
<老社>   “放下少主!”
<足田寿堂>   “哈……小姐,你悠着点儿,现在那位警察先生好像有什么不对。”
<老社>   彌生喝道
<足田寿堂>   “就跟青井君差不多。”
<菲斯-格兹特>   “嘿,有枪的小姐,掩护我们接近那位警察。”
*   菲斯-格兹特 猫着腰靠近大川
<老社>   窗外漂浮的黑髮女人冷笑著,直接飛進了房間
<足田寿堂>   “目标明明是外面那个会飞的大姐姐吧!”
<菲斯-格兹特>   “我的意思就是让他不要把大川射死了。。”
<老社>   黑髮女子擋在了大川身前
*   足田寿堂 扫视一下四周,寻找能用的东西
<老社>   “這可是我要邀請的客人,謝謝各位帶來。”
<西园寺博文>   “你是谁”
<足田寿堂>   “不用谢,我们不想的。”
<西园寺博文>   “你对大川做了什么?”
<老社>   “只是動了點手腳而已。”
<老社>   對方輕描淡寫地說道
<西园寺博文>   “哦,是么”
<西园寺博文>   “你有何目的呢”
<老社>   “但別激動哦,彌生小妹,那位先生可是能一手折斷小少爺的脖子的。”黑髮女子對著彌生說道
<足田寿堂>   .r d100 就是33过啦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就是33过啦检定: 1d100=2=2
<西园寺博文>   “然后你被我们一起干掉么”
<西园寺博文>   “青井那家伙是怎么回事我已经大概明白了……就算是你们这种怪物,也一样会死会受伤”
<老社>   與此同時,你們發現大川身上也出現了青藍色霧氣
*   足田寿堂 一边把放在腰包上的威士忌瓶拿到手,一边说道
<菲斯-格兹特>   .r d100 35幸运
<足田寿堂>   “有话好好说嘛,你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35幸运检定: 1d100=45=45
<西园寺博文>   .D D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62=62
<老社>   “木野薰,你要干什麽隨便你,放開少主,我們不會管你的勾當。”彌生對黑髮女子喊道
<西园寺博文>   “怎么又跑出个木野薰……你们是在演哪里的3流怪盗小说么……”
<老社>   你們不難留意到,同樣的霧氣也出現在彌生的身上
*   西园寺博文 浑身肌肉绷紧
<足田寿堂>   “喂喂,这是什么少年格斗漫画吗……”
*   足田寿堂 趁对方不注意,打手势示意:我扔东西,你们就上!
*   足田寿堂 轻轻呼一口气
*   足田寿堂 猛地扔出藏在手上的威士忌瓶,砸向那个会飞的女子!
<足田寿堂>   “其实我早就改装成燃烧弹啦!”
<足田寿堂>   “小姐!快把大川打残!”
*   菲斯-格兹特 与此同时沉肩突击
<足田寿堂>   .r d100 我知道这种时候会有主角光环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我知道这种时候会有主角光环检定: 1d100=10=10
<西园寺博文>   .R D100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72=72
<菲斯-格兹特>   .r d100 突击口牙
*   西园寺博文 一脚踢出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突击口牙检定: 1d100=46=46
<足田寿堂>   “二十年之后身手还算矫健嘛,我。”
<老社>   燃燒瓶在木野的身邊炸開,與其同時西園寺和菲斯飛身向她的身上撞去
<老社>   (菲斯和西園寺再作一個幸運
<西园寺博文>   .R D100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16=16
<菲斯-格兹特>   .r d100 70幸运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70幸运检定: 1d100=60=60
<老社>   .r d6 爆炸傷害
<Oicebot>   老社进行爆炸傷害检定: 1d6=2=2
<西园寺博文>   “我打!”
<老社>   但因為受到爆風的影響,兩人都打偏了
<老社>   (兩位勇士扣2hp
<老社>   不過幸運的是,兩人身上并沒有著火
<西园寺博文>   .R D6+D4 DMG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DMG检定: 1d6+1d4=4+1=5
<老社>   西園寺的腳勉強蹭到了木野的肩膀,跟之前的青井一樣,他的腳勁完全消失在虛空
<老社>   與此同時,你們的身後的彌生扣動了扳機
<老社>   .r 2#d100
<Oicebot>   老社投掷2次检定: 1d100=58 91
<老社>   .r 2#d100
<Oicebot>   老社投掷2次检定: 1d100=51 29
<老社>   你們看見血花在大川的手腳上濺開
<足田寿堂>   “看着就觉得痛了啊……”
*   菲斯-格兹特 冲撞用力过猛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   西园寺博文 一脚踢过去虚不受力赶忙借力一反蹬跳回去摆出格斗架势
*   足田寿堂 感觉自己回到了三十年前
*   老社 已将主题更改为:木野-? 彌生 西園寺-2 大川-? 足田 菲斯-2
<老社>   大川的臉上并沒有露出痛苦的表情,但不難注意到他身上流出的血量實際上很少
<足田寿堂>   “我之前一直不知道大川也有这种本事?”
*   足田寿堂 吃惊
<菲斯-格兹特>   “肯定是他身上那些奇怪的东西做的鬼。”
<老社>   但怪霧同時罩住了大川和八木
<足田寿堂>   “我想他们是想跑!”
*   足田寿堂 这次掏出了便携烟灰缸
<西园寺博文>   “跑不掉!”
*   菲斯-格兹特 从地上爬起来试图上去抱住大川
<老社>   八木昏迷的臉上似乎也浮現出奇怪的表情
<足田寿堂>   “喂,这玩意会传染的吗?”
<老社>   (這裡開始按dex順序來
<老社>   黑髮女人明顯沒料到你們的反應這么快
<老社>   瞬間被火焰圍繞的她,怒吼一聲,身上的怪霧化作四條觸手,分別襲向四人
<老社>   .r 4#d100
<Oicebot>   老社投掷4次检定: 1d100=12 85 15 23
<老社>   .r d100 妹子的
<Oicebot>   老社进行妹子的检定: 1d100=62=62
<菲斯-格兹特>   .r d100 70 抱头幸运蹲防
<足田寿堂>   .r d100 肯定上幸运吧喂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肯定上幸运吧喂检定: 1d100=71=71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70 抱头幸运蹲防检定: 1d100=24=24
<老社>   觸手在你們身邊擦過,在墻上留下了深刻的撞擊痕跡
*   足田寿堂 灰头土脸
<西园寺博文>   “mada!madada!”
<菲斯-格兹特>   “咳咳咳,呸呸呸”
<老社>   “切。”
<足田寿堂>   “你的下一句台词是……下次就躲不开了!”
*   足田寿堂 装帅
<老社>   “別想下次有這么好運。”在火焰中非常不自在的女人將翅膀展開了
<老社>   “躲貓貓的功夫倒是不錯嘛”
<老社>   彌生邊說邊向左側沖去,手槍依舊是對著大川
<老社>   .r 4#d100
<Oicebot>   老社投掷4次检定: 1d100=75 44 26 18
<老社>   警察的西裝現在已經是被槍彈打成篩子了
<老社>   理論上早就死三次的大川卻依舊堅挺
<西园寺博文>   “你没发现枪没啥用么!”
<西园寺博文>   .R D100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65=65
<老社>   .r d100 懶得廢話了
<Oicebot>   老社进行懶得廢話了检定: 1d100=2=2
*   西园寺博文 仍旧是留了力的踢击
<老社>   西園寺一腳將沙發踢翻了
<老社>   至於大川,還是一臉奇怪的神情和八木抱在一塊,不堪入目(?)
<足田寿堂>   .r d100 果然二乔的本体是智慧么!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果然二乔的本体是智慧么!检定: 1d100=49=49
<足田寿堂>   “有什么不对劲!还记得八木说的种子吗!如果说大川现在这样子就是被吞掉井上的东西俯身导致的话!”
<足田寿堂>   “那现在这种子就是想附体到八木身上!”
<菲斯-格兹特>   "还是要抢人吗!“
<西园寺博文>   “明白了”
<足田寿堂>   “想办法把八木和大川分开!”
*   足田寿堂 直接豁出去了这条老命
<足田寿堂>   .r d100 啊啊啊看我学自俄罗斯大汉的熊抱啊啊啊啊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啊啊啊看我学自俄罗斯大汉的熊抱啊啊啊啊检定: 1d100=61=61
*   足田寿堂 扑空,果然还是老了
<老社>   老滑頭一頭撞歪到盆景上了
*   菲斯-格兹特 随着老滑头的动作也扑上去试图分开大川和八木
<菲斯-格兹特>   .r d100 我分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我分检定: 1d100=38=38
<老社>   木野的臉上露出極其痛苦的表情,身邊的觸手扭動著圍繞到大川他們的身邊
<老社>   “別……別想得逞。”
<足田寿堂>   “啧,这意图太明显了吧喂。”
<老社>   那邊廂,妹子捨弃了打光的手槍,揉身而上直撲大川他們
<老社>   .r d100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100=77=77
*   西园寺博文 转过头飞踹大川
<西园寺博文>   .R D100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81=81
<老社>   可惜在霧氣中無效地穿過
*   西园寺博文 用力过猛从边上飞过去了
<老社>   就在這時,大川軟癱了下來
<老社>   剛才的霧氣現在完全罩在了八木椿身上,雖然沒有睜開眼,但他緩緩地走向了落地窗,然後和木野一起躍出了窗外
*   蛮子卡卓克 改名为 变态大川
<足田寿堂>   “啊啊,麻烦了啊。”
<老社>   “別想跑!”彌生也奮身跳出去,於是三個不是人傢伙消失在了窗外的濃霧中
<菲斯-格兹特>   “都是大川突然袭击啦。”
*   足田寿堂 追到落地窗旁边
*   菲斯-格兹特 跑去大川身边检查检查
<老社>   在轉瞬之間,偌大的辦公室就剩下一團仍在燃燒的火,和滿身是血的大川
*   西园寺博文 也去看窗外情况
<足田寿堂>   “……我们有三个选择,一起跳下去呢,救火呢,还是救人呢?”
<老社>   頭上的消防警報鈴虛應故事地響著
*   足田寿堂 一边说着,一边找灭火器
<菲斯-格兹特>   .r d100 看看我童子军时候学的急救技术30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看看我童子军时候学的急救技术30检定: 1d100=55=55
<足田寿堂>   “啊,在此之前,怎么对马上就要上来的先生们解释,这也是个问题。希望这里有监控录像。”
<老社>   整棟大樓似乎只剩下你們一樣
<老社>   安靜得可怕
<老社>   這邊廂,菲斯發現大川至少還有呼吸
<老社>   而且出血量并非想象中那么嚴重
<菲斯-格兹特>   "话说这旁边似乎就是医院吧,先把大川送过去吧。那3个非人类我们追上去好像也帮不上忙了”
<足田寿堂>   “至少这里就是医院。”
<老社>   在窗邊張望的作家和老滑頭都沒法看到三個“人”的蹤跡了
<足田寿堂>   “要治疗也方便点。”
<大川新平>   “我Dio...哎,咳咳..."
<大川新平>   "这...是..什么?”
<菲斯-格兹特>   ”大川你袭击八木惨遭爆菊“
<老社>   大川的記憶只到了他叫八木靠過來
<西园寺博文>   “我们还有别的路走么……”
<足田寿堂>   “醒过来了吗?还能动吗?”
*   老社 委任西园寺博文 为频道管理员
<大川新平>   “诸君...我是撑不住了...”
<西园寺博文>   “看样子还死不掉”
<足田寿堂>   “别开玩笑了,现在我们正经着呢。”
*   变态大川 以漆黑的意志自救了
<大川新平>   .d d 急救75
<Oicebot>   变态大川进行急救75检定: 1d100=86=86
<大川新平>   “我之一生...无怨无...”
<老社>   就在大川手忙腳亂給自己堵傷口的時候
<老社>   “喂,沒事就快滾。”
<菲斯-格兹特>   ”?“
<足田寿堂>   “我也想滚……嗯?”
<老社>   彌生一臉黑線地出現在落地窗邊
<足田寿堂>   “回来啦……啊,似乎是……”
*   足田寿堂 没说出后半句话
<菲斯-格兹特>   “厄,那个女人是谁?有什么我们能帮上忙吗?"
<老社>   “你們沒幫倒忙就不錯了。”彌生翻了個白眼
<大川新平>   “反正...错..都在...我.."
<足田寿堂>   (我是想不到什么说辞,而且现在还是很在意老鼠……
<大川新平>   "让他们...走.."
<大川新平>   .d d 嘴炮75我就是SPW!
<Oicebot>   变态大川进行嘴炮75我就是SPW!检定: 1d100=14=14
<大川新平>   “拜...托了..."
<老社>   “傷成這熊樣就別特么逞強了。”
*   变态大川 世界黑掉了
<菲斯-格兹特>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尽快找到八木,大川的警察身份还是能派上用处的。”
<老社>   妹子的臉色略為緩和了一點
<老社>   “跟我來吧,這裡好歹是醫院,不會讓你掛點的。”
<足田寿堂>   “既然知道对方身份,也该有点头绪才是,现在的话……我想小姐你应该不是只有一个人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多几个帮手总比自己一个人单干强?”
<老社>   說完徑直走向門口
<老社>   在彌生的帶領下,大川被拖進了急救室
<老社>   而且從她指手畫腳的派頭來看,她在這裡的等級挺高的
<老社>   在一個小時之後,被綁成木乃伊一樣的大川的病房里,你們幾個和妹子面面相覷
<菲斯-格兹特>   “唔,弥生小姐,那个飞进来的女人是谁啊?也是和青井一样的家伙吗?”
<老社>   她告訴你們,那就是八木留下的三個孩子的其中一個,除了她和自己,還有一個叫神原輝(就是在長野被燒死的那貨)
<老社>   他們三人被留下來,雖然不再接受培訓,但由於非人的體質,成為了八木組(就是山羊組)的秘密行動組員
<足田寿堂>   “她和青井是什么关系?”
<菲斯-格兹特>   “为什么她要掳走八木,你对她这么干的理由有什么头绪吗?”
<老社>   負責的事情基本是暗殺,竊取情報,甚至軍方也有依賴他們進行間諜活動
<老社>   “我也不知道她什麽時候搭上了青井,但她們大概要干什麽,也算心里有數。”
<足田寿堂>   “那是啥?”
<老社>   剛才因為八木說到一半就被大川那啥了
<老社>   所以霧月教的最後一章歷史,也就是一切的開端還沒告訴你們。
<老社>   提到這裡,彌生也嘆了口氣
<老社>   ==================================於是黑幕後面還有啥,等明天補完吧====================================
« 上次编辑: 2013-08-17, 周六 23:53:01 由 背叛者之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