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幻觉残留】第十二回 继续作死  (阅读 1484 次)

副标题:

离线 Euan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 my notion
【幻觉残留】第十二回 继续作死
« 于: 2013-09-14, 周六 23:01:26 »
2013.9.14
劇透 -   :
<老社>   =============================================希望這是最後一次的黑幕了===========================================
<老社>   經歷過一場讓你們暈頭轉向的打鬥之後,你們齊聚在大川的病房裡,聽一個不是正常人的妹子——彌生講述八木集團黑歷史的最後一章
<老社>   根據彌生所說,在八木椿接手監視他叔叔——光太郎和他的霧月教的時候,發現光太郎開始走向癲狂。他一心想複製當年團滅日本軍的“霧之巨人”,為此他甚至打算擄走已經重獲新生的孤兒們繼續實驗,不過計劃多次被椿挫敗。
<老社>   最終椿認為光太郎掌握的知識過於危險——無論是對八木集團抑或是對人類而言,於是他派出了木野薰和神原輝——除了彌生以外的兩個怪物孩子——去毀滅掉霧月教。
<老社>   這就是幾年前九重岳大火的真相,當晚兩人和光太郎的對決導致了霧月教總舵的滅頂之災,神原輝和光太郎相繼掛點,存活的木野薰卻開始行蹤詭秘。彌生認為她是受到光太郎的蠱惑,成為他計劃的繼承人。
<足田寿堂>   “大概现在也不需要怀疑了,确定那位大姐已经,嗯……”
<菲斯-格兹特>”弥生..你知道那位大姐现在可能会躲在哪里么?”
<足田寿堂>   “那,那位青井,在这次事件中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老社>   “薰的行蹤非常難追蹤,不過根據我對計劃的了解,他們應該會選擇在水體的附近完成儀式,至於是什麽地方……”
<菲斯-格兹特>“水体。。对水质水量什么的仪式有要求吗?”
<大川新平>“水体...吗..."
<大川新平>“大小呢?”
<老社>   “大概是她找上的棋子吧,讓他出面大部分的行動——我認為綁架小夜子事件裡面出面的也是他。”
*大川新平 被绷带困住动弹不得
<足田寿堂>   “还真是好用的棋子呢……”
*足田寿堂 沉吟
<老社>   “這個就不得而知了,對霧月教的調查本來是她和輝在負責。少主一直都不打算讓我管這事。”
<老社>   說到這裡,彌生的語氣有點憤憤不平
<老社>   “畢竟除了我們,沒人知道薰的老底。讓青井去吸引調查的注意也是很方便的”
<菲斯-格兹特>“话说,大川,您现在能查到这边附件路上的监控探头么?也许可以发现她们跑去哪里了?”
<西园寺博文>   “然后我们是棋子的棋子么”
<西园寺博文>   “这还真难听”
*大川新平 摇摇头
<大川新平>“毕竟我的上官对我也是三不管了..."
<足田寿堂>   “大川,你曾经呆过的那地方,九重岳,那里是有什么比较有名的,河,湖泊之类的地方吗?”
<大川新平>“不过按老爷子的爱好,估计拍到这神奇一幕的家伙大概也不少?”
<大川新平>“山我倒是记得不少...水我还真没印象。”
<足田寿堂>   “唔……如果是所谓继承者,当初也有这种计划的话,理应也需要对应的水之类的么……”
*足田寿堂 感觉自己一定是弄错了什么
<大川新平>“不过你们记得一件事么..."
<足田寿堂>   “嗯?”
<老社>   “我也不能確定薰有沒有在光太郎的計劃上做什麽改動”
<大川新平>“我现在脑子有点糊涂...不过我好像隐约记得祷文里有一段:”
<足田寿堂>   “如果你是说井上君的歌词的话……”
<足田寿堂>   “沉入幽暗之海的少年,睜眼仿佛身處黑牢……你留下的浮光掠影,正被海浪撕碎,“看,你也藏著漂亮的顏色呢”……幻化成霧的青色月光,化作紅雨落下……服飾已破碎,笑容也染污,佇立在黑暗彼方的是誰…”
*足田寿堂 捧读
<大川新平>“海。”
<足田寿堂>   “哈,就是说偌大个东京湾的意味吗。”
<菲斯-格兹特>“这个范围真是太大了。”
<老社>   “海?”
<大川新平>“毕竟按教团的说法,它们拜的那玩意多半也是个海怪什么的..."
<老社>   “什麽禱文?”彌生沖到了大川的身邊
<大川新平>"跟东京的小池塘大概没啥关系.."
<老社>   差點就將木乃伊大川揪了起來
<大川新平>"咳咳...小姐你..."
<菲斯-格兹特>“是小夜子的歌词啦。根据她怪梦为灵感创作的。”
<足田寿堂>   “你似乎知道些什么呢?”
*大川新平 感觉现在比对手压倒还动弹不得
<老社>   “噢,抱歉。”
<足田寿堂>   “折磨了她很久的样子,那个噩梦。”
<老社>   彌生松開了手
<老社>   “如果說的是夢見自己沉入海裡的事情,我估計每個和我一樣的孩子都看過。”
<足田寿堂>   “敢情这噩梦还是量产……噢,失礼。”
*足田寿堂 想了想
*足田寿堂 想了想
<西园寺博文>   “看来这不仅是个梦”
<足田寿堂>   “其实,在座的这几个臭男人大概也有过类似的体验,虽然不深就是……”
<老社>   “與其說是夢……實際上那更像是我們當時附到了什麽身上,看到了它所看到的東西更加準確。”彌生艱難地吐出幾個字
<菲斯-格兹特>“你是说那个神奇的蓝色小瓶子?“
<足田寿堂>   “附到了什么东西?”
<西园寺博文>   “和海怪有关的东西吧”
<菲斯-格兹特>“海底的话?海怪?”
<老社>   “很難說清楚,不過大概是這種意思吧。”
<足田寿堂>   “唔……总而言之大概就是和太平洋有关了,而要进行什么奇怪的仪式的话,太热闹的地方明显也是不方便的,大概就是从这个方面着手么……范围还是太大呢……”
<老社>   “不管怎么說,”彌生臉上的痛苦神色很快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冷靜……或者說是冷血?“你們現在可以休息了。將少主的蹤跡找出來是我的工作。”
<老社>   說完,她轉身開始對那群黑衣大漢小聲嘀咕什麽
<菲斯-格兹特>”看来我们似乎帮不上什么忙呢。“
<老社>   “從最初開始也沒打算尋求你們的幫忙,”彌生頓了一下,臉上露出遺憾的笑容“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足田寿堂>   “但我还是想找青井好好算算账呢……至少让他知道尊重一下老人家。”
<老社>   “幾位好好休息吧,沒事的話恕不奉陪。”
*大川新平 想了想
<菲斯-格兹特>”总之,我们现在缺少情报,无论是青井八木还是木野,他们可能的位置我们都不知道。“
<足田寿堂>   “哈,虽然感觉要调查出来也是不无可能,如果确定会对着真正的大海进行仪式的话。”
<大川新平>“诸位还有不打算插手此事的了么?”
<大川新平>“反正我现在也就这样了...你们如果真有谁不想在掺和进去,现在还有最后一个机会。”
<菲斯-格兹特>”大川。。感觉你有搞到消息的方法?“
<菲斯-格兹特>”先说来听听吧。“
<西园寺博文>   “如果故事到了这样的高潮前夕突然就完结了,我会被读者骂死的吧”
<足田寿堂>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呢,当初说不肯收手的可是你们呢。”
*大川新平 苦笑
<大川新平>“我现在能和外界联系的方法大概也就只剩按床头按钮了吧。”
*菲斯-格兹特 摊手 “我还以为你是有杀手锏呢。”
<足田寿堂>   .r d100 看我85的灵感!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看我85的灵感!检定: 1d100=31=31
<西园寺博文>   .R D100 看我80的幸运!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看我80的幸运!检定: 1d100=1=1
*西园寺博文 在论坛上寻找邪教仪式的信息
<大川新平>“大概想在日本找到类似的东西很难..."
<大川新平>“老爷子你是不是在国外有友人来着?他们可能会知道点什么吧..."
<足田寿堂>   “找到什么?”
*足田寿堂 从思考中回过神来
<足田寿堂>   “我刚刚是在想……当初井上君被扔到楼下的时候,大概不止织田君发现了才对,尤其是那个过程……”
<菲斯-格兹特>"你是指有人可能看到青井的行踪么?‘
<足田寿堂>   “那毫无疑问是要劫走八木先生的陷阱了,但也该有点痕迹留下才对。”
<足田寿堂>   “嗯。”
*足田寿堂 顺便回忆一下那天晚上青井飞走时大概的飞行方向?
<西园寺博文>   “我在网上看到类似的仪式”
<西园寺博文>   “说是要把祭祀的牺牲品杀掉丢进海里喂巨大的海兽获得安宁”
<菲斯-格兹特>”唔,是在海边现杀还是可以先杀好只要到达地点抛尸就好了?“
<菲斯-格兹特>”但是海岸线很长的。。献祭地点有特殊要求吗?“
<足田寿堂>   “港口那种热热闹闹的地方肯定不行的吧,第二天就会上新闻啦,除了东京电视台。”
<老社>   不過最近因為濃霧的原因,東京灣的很多港口都開始冷清
<大川新平>"看来...这次事情不小呢..."
<大川新平>“要是真的弄出来了,不知道政府要作何解释。”
<菲斯-格兹特>“雾气。。。我似乎记得那个医院里的食尸鬼说过它们当时碰到怪物的地方雾气非常大?现在可以查到天气预报吗?
<大川新平>“这雾气..感觉不像是自然天气的结果...”
<菲斯-格兹特>”应该是仪式效果啊?“
<老社>   天氣預告告訴你們,東京現在基本都是濃霧天氣,而且持續了不短時間了
*西园寺博文 看看哪里雾最浓
<大川新平>“总之如果要阻止他们搞这个‘仪式’,我们就不能让八木先生被叼了去。”
<足田寿堂>   “啊啊,浑身都是不好的预感啊。”
<大川新平>“造成破坏的手段必须要考虑到。”
<老社>   霧的濃度很難說哪裡濃,但遠離東京灣的一側的情況比靠海的一側情況好得多
<西园寺博文>   “看来我们得沿着东京湾转一圈了”
<菲斯-格兹特>“我们得带点家伙吧。空手上路不是等于送盒饭么。。”
<大川新平>“汽油燃烧弹虽然很有效...但是也不能肯定下次还能得手。”
<西园寺博文>   “我们需要一些让普通武器能伤到那种家伙的办法”
<老社>   畢竟你們下次也許就得在水邊開打了
<西园寺博文>   “我们之中没谁擅长投掷的1吧”
<足田寿堂>   “燃烧弹似乎会有点效果,唔……”
<大川新平>“可能我们需要其他高热的东西...比汽油温度更高的货..."
<大川新平>“八木那边大概就会准备吧,我想。”
<足田寿堂>   “事到如今也不能顾忌刀枪管制了是吗。”
<西园寺博文>   “我还是更信任我的格斗技术”
<足田寿堂>   “唔,不如在你的手脚缠上吸满汽油的布然后……”
*足田寿堂 提出
<菲斯-格兹特>“然后变成人形火炬了么。。”
*西园寺博文 于是查阅一下啥玩意对神话生物有用
<足田寿堂>   “看过神奇四侠吗?”
*西园寺博文 想了想
*西园寺博文 点点头
<西园寺博文>   “但是在那之前我会被烧成重伤的”
<老社>   西園寺經過沉思之後得出了小學生都能想到的結論
<足田寿堂>   “只要在里面弄好防护措施……倒不如说会变得太臃肿呢。”
<菲斯-格兹特>"我们还是联系下弥生小姐吧。。。“
<菲斯-格兹特>"她也许可以搞到些家伙呢“
<足田寿堂>   “我觉得她会优先考虑把我们崩掉以免碍事。”
<菲斯-格兹特>“如果搞不到家伙的话,我们还是直接撤出东京避避风头吧。。”
<西园寺博文>   “东京要是玩完了……”
<老社>   終於……菲斯開始慫了
*西园寺博文 想起自己还没还清贷款的房子
<西园寺博文>   “不行!要是秋叶原毁了怎么办!”
<老社>   房奴+死宅的雙重悲哀
<足田寿堂>   “那就去千叶啦……”
<菲斯-格兹特>”喂喂喂。。就算是死宅也不太会空手大战巨人和触手怪的吧。。“
<足田寿堂>   “这样吧,我们分头行动好了。”
<足田寿堂>   “找家伙的,找藏身处的,尝试从现有线索下手的,还有,嗯,养伤的。”
*西园寺博文 打电话给每个自己认识的有“灵异知识”的人询问破坏邪教仪式和打击神话生物的方法,理由就用新书的剧情需要
*大川新平 在绷带里想起来抽人
<老社>   對你們提出的要求,彌生最初顯得很吃驚,但可能是考慮到與其將事情交給那堆不大頂用的手下干,不如和你們這些知情人一起比較方便。她答應了你們,只要是她能弄到的武器或是貨色都能幫你們弄來
<足田寿堂>   “武器什么的倒是意外地好解决呢……”
<老社>   (具體點行不?要斯大林加一輛貨車?
<菲斯-格兹特>”放火的话不会把八木也一起烤了么?“
*足田寿堂 决定直接动身到织田居住的那个小区,在现场转转寻找那天晚上的目击证人
<大川新平>“不放火的话,到时候放也来不及了吧。”
<大川新平>“汽油,喷枪和老式照相机用的镁粉。”
*西园寺博文 打电话给每个自己认识的有“灵异知识”的人询问破坏邪教仪式和打击神话生物的方法,理由就用新书的剧情需要
*菲斯-格兹特 打算搭车去东京湾转悠转悠找找仪式地点
<大川新平>“还需要几支猎枪和会用它们的人,万一对方会用巨人以外的家伙..."
<老社>   西園寺注定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大川新平>“然后可能的话,让人监视东京湾吧。”
<老社>   彌生表示她也會關注沿海的情況,但不保證只靠手下人能查出他們的基地啥的
<大川新平>“虽然我更想制造些骚动,让人们都聚集到东京湾...至少这样还多少会顾忌一些。”
*大川新平 想起芥川龙之介的小说
<足田寿堂>   “如果是打算灭世的话,也不差那么点顾忌了。”
*足田寿堂 出门前吐槽道
<足田寿堂>   “倒不如疏散掉人群,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老社>   足田老頭子經過連日的探訪,事實上這花費了他兩天的時間,他找到了一個流浪漢,流浪漢告訴他,在小夜子被放回來的那天晚上,有個男人拖著一個可疑的大型旅行箱來到垃圾箱附近。他強調那男人是步行來的
*足田寿堂 寻思如果能调用那附近的监控摄像头大概就能……不过难度好像有点大
<老社>   而菲斯的兜風之旅注定不大順利,到處轉悠的結果也只有——最近在東京灣進出的船隻大幅減少,大部分的貿易場所都轉到了鄰近的県
*足田寿堂 找来地图,确认一下织田的住址离海边大概有多远
*西园寺博文 去买了石棉靴子,然后把浸满酒精的布条缠上
*大川新平 实验火焰的效果
<大川新平>“还好没给烧死..."
<老社>   事實上織田所住的青海一帶,隔一個路口就是海邊了
<足田寿堂>   “步行的话距离总不会太远才对,如果这么勇敢地用飞的过来那就没办法了……”
*足田寿堂 出动了股沟地图来看看离那里一带有什么像是仓库之类的地方?
<老社>   事實上,在足田提出青海一帶很可疑之後,彌生幾乎是馬上派人將附近清掃了一遍
<老社>   結果發現了一個沒用倉庫裡面有綁架的痕跡
<老社>   現場還有一個四方形的類似魔法陣的玩意
<足田寿堂>   “这可疑到一个境界了吧喂!”
<老社>   不過由於邊角類似咒文的東西被擦掉了,這玩意大概是發動不起來的
<老社>   順便這玩意是用血畫的
<足田寿堂>   “切,转移了老巢吗……”
*足田寿堂 又在那个地方周围转转找人问问题,关于那个仓库在之前是不是有过什么不寻常动静之类的
<大川新平>“我觉得这东西的作用...可以查查。”
*大川新平 看到老滑头的发现物
<大川新平>“说不定恢复以后,就可以理解它的原理..."
<足田寿堂>   “关键部位被擦掉了,要恢复的难度也很大吧。”
*西园寺博文 掏出手机给各个部分拍照
<老社>   在你們調查的一個禮拜裡面(請原諒我快進),新聞開始不時播報在海邊有人目擊到神秘生物的消息,當然,這些都被認為是茶余飯後的笑談
<老社>   畢竟沒有照片或影像能證明那些歇斯底裡的目擊者看到的東西
<足田寿堂>   “啊啊,开始了。”
<菲斯-格兹特>”网上有说明目击地点吗?“
<大川新平>"看来...没办法了哪..."
<老社>   并沒有特別的地點
<大川新平>"只能期待我们的装备能有用了."
<大川新平>“或者说,只能期待我们发现的东西还会被人发现了...”
<菲斯-格兹特>”能查到目击者身份么?也许我们可以去拜访一下?“
<老社>   花時間去拜訪目擊者能得到的情報也不多,因為大部分人都是在海邊散步或者開車的時候看到怪物的樣子。有的人認為他看到的是帶翅膀的巨人,有人則聲稱自己看到的是像長頸龍的物體,眾說紛紜
*菲斯-格兹特 把各个目击地点在地图上标记出来,看看有无在东京湾附近的?
<老社>   菲斯沒發現目擊事件和東京灣有特別大的關係
<老社>   而且濃霧天氣開始向鄰近的県擴散
<老社>   於是時間飛逝,又是一周過去了
<老社>   本應是櫻花紛飛的三月今年卻顯得格外凄涼,起碼東京是這樣
<老社>   在你們第N+1次疲憊地打算走進八木綜合醫院和彌生商量點事情的時候
<菲斯-格兹特>“看起来不妙啊。既然找不到线索,我们是不是可以稍微撤离东京了?”
*菲斯-格兹特 又提出了逃命计划
<老社>   卻意外地收到了來自彌生的短信,“速來。”
<足田寿堂>   “……真是简单易懂。”
<老社>   短信附了一個地址,似乎是在羽田機場附近的一個碼頭
*西园寺博文 开着车带大家过去
<老社>   到達了彌生所說的地方時,已經是晚上的11點
*大川新平 活动一下身体,开车前往
<老社>   “聽說你們想幫忙,那我相信你們一次”
<足田寿堂>   “希望是最后一次了,我是说好的意味。”
<老社>   “剛才薰給我發了一條短信”
<菲斯-格兹特>“确定不是陷阱么。。”
<老社>   彌生拿出手機給你們看,上面寫的是一個簡單的經緯度
<菲斯-格兹特>“我想就是这里?”
<老社>   “沒有其他內容,但根據我查找的結果,這地方就是在那”她指了指海面
<老社>   “離這碼頭一千米的海面。”
<足田寿堂>   “比想象中要高端大气上档次嘛……”
<大川新平>“海上..么..."
<大川新平>“从对方的角度来说,除了陷阱我还真看不出什么其他的东西了呢."
<大川新平>“不过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么跳进去呐?”
*菲斯-格兹特 观察下码头 有船么?
<老社>   “嗯,如果你們肯拿望遠鏡看看那邊那點看上去像燈塔的玩意的話。”彌生遞過來一個望遠鏡
<老社>   “船已經準備好了,說起來很諷刺,這個碼頭曾經是咱們走私的地方。想必她也是這樣想的。”
*西园寺博文 看
<足田寿堂>   “我还指望着有游轮呢……”
<大川新平>“所以...”
*大川新平 用望远镜张望
<老社>   幾點像是漁火的光在濃霧那端閃爍著,隨著你們調好望遠鏡的焦點,你們發現那并不是什麽漁火,而是一個在海面上閃光的圖案,形狀和你們在倉庫看到的地方一模一樣
<足田寿堂>   “果然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足田寿堂 下巴快掉下去了
<西园寺博文>   “低调奢华有内涵”
*西园寺博文 下意识接了一句
<老社>   如果說還有什麽能解釋彌生十萬火急將你們抓過來的話,那大概是在海面上方似乎睡著的男人,他身後是一雙你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青芒羽翼
*菲斯-格兹特 看看是什么让闪光和青井保持在海面上的?
<足田寿堂>   “西园寺,你要的小说题材,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老社>   除此以外,木野薰、青井什麽的都沒有出現在望遠鏡的裡頭
<大川新平>“这玩意要是写出小说,大概诺贝尔奖也不需要了吧..."
<老社>   閃光的圖案似乎是圍成一圈的探照燈一樣,在波浪中上下浮動著
<老社>   順便,那個男人是八木椿
<菲斯-格兹特>”弥生小姐。。你能打爆那些闪光魔法阵么。。“
<足田寿堂>   “所以说,我们现在就要跑过去打倒恶人,拯救,呃……王子大人?”
<大川新平>“毫不意外呐..."
*足田寿堂 想到不是公主真是太TM遗憾了
<老社>   這時候,彌生的手機再次震動了起來
*西园寺博文 拿出手机咔嚓咔嚓
*西园寺博文 拍照
*大川新平 想了想看来这次干掉社长大人可能也在所难免
<老社>   彌生看著手機屏幕,嘴角抽動了一下
<老社>   “5:55am”偌大的手機屏幕只有這樣一個時刻預告
*足田寿堂 看表
<大川新平>“还有大概7个小时,算6个小时吧。”
<菲斯-格兹特>”是仪式开始的时间么。。“
<足田寿堂>   “哈……这位大姐的目的到底是要实行计划还是啥呢……她过去是和你有过什么过节吗?”
*足田寿堂 转向弥生
<老社>   “或是完成的時間。”
<老社>   “不清楚,反正咱們就是互相不對付”
*菲斯-格兹特 掏出手机
<老社>   彌生鬆了聳肩
<大川新平>“好吧,诸位有什么打算?”
<大川新平>“就这样观海观6个小时/"
*足田寿堂 嘀咕“女人真可怕。”
<菲斯-格兹特>“喂喂,警察局么,我在海边发现了个失去意识的人,需要帮助。。地点是“
<大川新平>“不用打了,警察就在现场。”
<菲斯-格兹特>”多叫点人来总是好的嘛。“
<老社>   電話對面的接線員聽到地點是這個碼頭,沒好氣地勸告菲斯,下次別再喝醉酒往這裡打電話
<老社>   “這已經是一天裡面的第三十次了,耍警察也得有個度”
<老社>   對方吼道
<老社>   看來是之前有人早就通報過,並且條子確認過這裡是沒事的
<菲斯-格兹特>”什么?如果你不派人来的话,明天报纸的头条就是无辜市民遭遇不幸,东京警察见死不救. 我会通知媒体的。“
<西园寺博文>   “居然接警30次不出警?”
<菲斯-格兹特>”到时候市民的谴责和遇难人士家属的责问你付得起责任吗。“
<老社>   “如果你在第十次接到警報趕往現場還是發現屁事沒有的話,你還會再去第十一次嗎?”說完對方掛斷了電話
<大川新平>“现在和警察扯淡也没什么用..."
<大川新平>"想办法先赶到指定地点附近吧。”
*大川新平 心说有直升机就好了
*菲斯-格兹特 掏出相机拍下海上的照片,看看和望远镜里看到的有无不同之处
<足田寿堂>   “单纯跑过去问题是不大,倒不如说真正的问题是肯定不会那么顺利……”
<老社>   菲斯發現他的單反都沒法拍這么遠
<老社>   *長焦
<老社>   兩艘一看就是走私快艇的玩意在碼頭邊漂浮,似乎隨時等著你們上去
*西园寺博文 上船
*足田寿堂 先确认一下有什么家伙
<大川新平>“那么诸位,咱们就这么出征啦。”
*大川新平 清点一下船上都带了什么
<菲斯-格兹特>"等我在打一个电话。“
*菲斯-格兹特 掏出电话打给报社”喂喂,失踪多日的八木椿似乎在羽田机场边的码头被人发现了。“
<老社>   事實上八木椿失蹤的新聞根本沒外傳過。
<老社>   對方認為你是開玩笑,於是又掛了電話
<老社>   =====================================================唉……====================================================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426
  • 苹果币: 8
Re: 【幻觉残留】第十二回 继续作死
« 回帖 #1 于: 2013-09-19, 周四 12:15:27 »
怎么还没死光啊 :em015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