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幻覺殘留】第⑨回,疤面警察和老紳士不能不說的故事  (阅读 1426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翻譯組
  • *****
  • 帖子数: 2485
  • 苹果币: 2
20:22:27<老社> =================================老頭子和疤面刑警的糟糕日常===============================
20:23:40<老社> 在菲斯慘遭開胸之後的第二天(剛好是週一),你們在醫院的外頭碰了個頭,喝著自動販賣機的糟糕咖啡在討論著接下來的計劃
20:25:40* 大川新平 精神不振
20:25:46* 足田寿堂 若有所思地把玩着没喝完的罐子。“所以你确定你之前经手的案子,确实有再次探查的必要?”
20:26:58<大川新平> “事到如今,如果不想直接跑到八木医院然后变成研究素材的话,”
20:27:50<足田寿堂> “哈,如果他们对这副老骨头感兴趣的话呢。”
20:27:52<大川新平> “恐怕合适的证据也只能去雾月教曾经活动过的地方提取了呢。”
20:28:06* 足田寿堂 皱着眉头一口喝光便宜货咖啡
20:28:26<足田寿堂> “唔,这个方面还是听专业人士的。”
20:28:37* 足田寿堂 随手扔进旁边的垃圾箱
20:28:51<老社> (then?
20:28:56<大川新平> “虽然回想起来,这两天实在是太多乱七八糟的事,不过既然眼下菲斯住院..."
20:29:30<大川新平> “不如出去碰碰运气,至少不至于回去俱乐部被老板耻笑。”
20:29:51<足田寿堂> “这两天已经比我过去五十年还刺激了,我说真的。”
20:29:54* 足田寿堂 严肃
20:30:08* 大川新平 远望西方
20:30:11<老社> 展望清晨的東京,令人頹廢的霧氣依然籠罩在你們頭上
20:30:12<足田寿堂> “那赶紧走吧。”
20:30:20<大川新平> “在此之前.."
20:30:51<足田寿堂> “唔?”
20:31:09* 大川新平 掏出手机给警视厅刑事课2科打了个电话
20:31:17<大川新平> (要点许可什么的
20:31:25<老社> (繼續搜查科?
20:32:07<足田寿堂> “公务员真是辛苦啊。”
20:32:10<老社> 電話那頭傳來野野村主任不悅的聲音
20:32:12* 足田寿堂 苦笑
20:32:25<大川新平> (不然别的地方也没人会相信吧
20:32:31<老社> “見鬼,誰?”
20:32:54<大川新平> “大川啦,打搅老爷子休息真是抱歉。”
20:33:26<老社> 如果大川認真聽的話,大概會發現電話那頭還有細細的吹氣聲
20:33:41<大川新平> “嗯,上次给的东西还真是帮助很大呢,感激不尽。”
20:34:11<老社> “哦……等等。”(一陣沉默,似乎是話筒被捂住了)“大川老弟,你還活著啊。”
20:34:35<大川新平> “不太容易,但是托您的福..."
20:35:00<老社> “客氣客氣。哎喲,別鬧……”
20:35:19<老社> 老頭子心不在焉地回答
20:35:20* 足田寿堂 仿佛看到大川露出非常奇妙的表情
20:35:24<大川新平> (噗
20:35:49<老社> (忠實還原的野野村大叔啊
20:36:01<大川新平> “嘛,看来老爷子现在不方便啊...真是失礼了。”
20:36:17<老社> “不不不,沒事沒事。想問什麽”
20:37:16<大川新平> “总之,小子现在要去长夜一趟。”
20:37:54<老社> “哦哦。”
20:38:13<大川新平> “那瓶东西的话,已经探到了不少的东西...多到新平不太好解决了呢。”
20:38:49<老社> “額……唉,反正老頭子還是那句話,該收手的地方就收手吧。”
20:39:14<大川新平> “必须要回去看看...现在收手,似乎也有些晚了。”
20:39:28* 足田寿堂 点头
20:39:40<大川新平> “嘛,废话多了点,总之最后麻烦老爷子一次。”
20:39:43<老社> “那只好祝你平安了,孩子。”
20:39:49<老社> “嗯?”
20:40:51<大川新平> “如果可能的话,请老爷子给长野那边通个气,毕竟小子现在只是一介巡警...有什么事还是要麻烦公安和刑事课呢。”
20:41:31<老社> “啊……?哦哦,沒問題,我野野村的話,還是很多人肯聽的。”你覺得老爺子的聲音一下子就高上去了
20:42:18<大川新平> “另外,如果一个星期以后我还没有和老爷子联系的话...请去xx医院..或者xx美容所找某个叫菲斯·格兹特的家伙。”
20:42:50<大川新平> “我把该留下的东西都放在那家伙那里了呢。”
20:43:00<老社> “……哦嗯。”聲音又開始心不在焉了
20:43:08<足田寿堂> “这是什么奇怪的FLAG吗?”
20:43:16* 足田寿堂 念叨着自己也不太熟的新潮词汇
20:43:17<大川新平> “总之,就是以上了。嘛,大概是最后一次麻烦您老人家啦。”
20:43:46<老社> “明白了明白了。”
20:44:07<大川新平> “呦西,那就一切拜托了。”
20:44:18* 大川新平 挂电话
20:44:46<足田寿堂> “交代完后事了吗?”
20:44:47<老社> 在掛電話的前一秒,你確信自己聽到了老頭子說“小雅別摸那……”
20:44:59<大川新平> “这个...就留给菲斯好了,至少还能当怪谈看看呢。”
20:45:06* 大川新平 哭笑不得
20:45:49* 大川新平 掏出文件薄丢到菲斯病房
20:46:08<老社> 菲斯還在和周公愉悅地約會中
20:46:34<大川新平> “走吧,说不定还能赶上去长野的下一班新干线.."
20:46:42<足田寿堂> “走走走。”
20:46:57* 足田寿堂 跟上
20:47:19<老社> 於是財大氣粗的刑警和老頭子乘上了價錢數一數二坑爹的新幹綫(其實我也不知道東京到長野有沒有新幹綫……
20:47:50<足田寿堂> (不要在意
20:47:51<大川新平> (大概有吧,坐电车反正至少一天 = =
20:48:12<老社> (隨便了
20:48:46<老社> 到達長野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分
20:49:10<大川新平> “又是晚上哪..."
20:49:15<老社> 你們站在車站外不知所措
20:49:50* 足田寿堂 没来过
20:49:52<大川新平> “现在去哪啥啥山庄...老爷子有信心么?”
20:50:25<老社> (等等,啥啥山莊?
20:50:37<大川新平> (就是邪教窝点啦
20:50:59<足田寿堂> “啥啥山庄?”
20:51:02<老社> (是你被燒成碳頭的那裡,還是?
20:51:05<足田寿堂> “这名字就不给人信心吧?”
20:51:08* 大川新平 吹着口哨在火车站门口溜达
20:51:10<大川新平> (必须
20:51:25<大川新平> (名字么,顺便编一个吧
20:51:39<足田寿堂> (呼啸
20:51:41<老社> (那裡只是其中一個地方啦,而且我能明確告訴你那裡沒東西……
20:52:04<老社> (我以為你打算去總舵……
20:53:38<老社> (我卡了?
20:53:44<大川新平> (总之就是还可能有残迹的地方...虽然已经可能被灭了
20:53:58<老社> (該宗教教團名為“霧月教”,其教徒因為涉嫌販賣禁藥被調查,根據當時長野県警的調查,霧月教似乎和暴力集團“山羊組”有密切關係,自從大川失敗的追捕行動後,長野県警停止了對霧月教的調查,而據大川所知該教團也似乎已經在一年前銷聲匿跡了。
20:54:34<老社> (一年前就是總舵大火,然後這個教下面就沒有了
20:54:51<大川新平> (那就先去长夜的警视厅找资料吧
20:55:06<老社> (ok
20:55:40<老社> 場景快進到長野縣警署
20:55:53* 足田寿堂 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20:56:06* 大川新平 呼吸一口比东京干净多的空气
20:56:34<老社> 裡面有不少人還認識大川,所以你們沒啥困難就走了進去
20:56:50* 足田寿堂 昂首阔步跟上
20:56:59<大川新平> “好久没回来了呢...虽然这里的这里大部分都在我那里有剪辑.."
20:57:33<大川新平> “不过和东京的那些家伙不一样,这里案子少,留档的应该也稍微多些。”
20:58:15<老社> (這裡就不要求你們圖書館了
20:58:26* 大川新平 有熟人就打个招呼,没熟人就去找资料
20:58:43<大川新平> (关键字就是雾月教,山羊组和禁药
20:58:51<足田寿堂> “案子少吗……那你那件大案应该很显眼吧。”
20:59:07<老社> 熟人還是不少的,例如某個在毀容前曾經對大川抱有好感的妹子
20:59:58* 大川新平 监介了
21:00:12<足田寿堂> (好监介
21:00:16<老社> 現在剛結婚三個月的大橋君
21:00:33* 足田寿堂 摘下了自己的帽子
21:01:01<大川新平> “大桥,好久不见呢。”
21:01:12* 足田寿堂 打量
21:01:16* 大川新平 和众人打招呼
21:01:39<老社> “好久不見呢。”
21:01:56<大川新平> “呀,想想都快十年了呢。诸位都还好?”
21:02:00<老社> 曾經的馬尾辮女孩現在是短髮人妻look
21:02:07<足田寿堂> (差评
21:02:50<老社> “還算混得不錯,當然比不上到東京的你啦。”
21:03:12<大川新平> “哎哎,差远啦。”
21:03:17<老社> “今天吹的什麽風?”
21:03:32<大川新平> “拿着手电筒到处晃可没什么意思呢。”
21:04:02<大川新平> “嗯,一来是看看老搭档们,二来是回来...找点资料。”
21:04:39<老社> “例如?”
21:04:55<大川新平> “就是原来...那码事啦。”
21:05:13* 足田寿堂 饶有兴味地打量两人的表情
21:05:38<大川新平> “虽然说一次次的添麻烦,不过不彻底的弄清楚还是有些..."
21:05:42<老社> “還在追查呢。”
21:05:44* 大川新平 低声
21:05:53<大川新平> “嗯,就是这样。”
21:05:54<老社> 妹子的眼神飄忽了一下
21:06:03<老社> 似乎回到了若干年前的時光
21:07:07<老社> “那你這次想知道什麽?”
21:07:15<老社> 妹子回過神來問道
21:07:22<大川新平> “毕竟我现在...也就欠那两个家伙一个交代。”
21:07:34<大川新平> “在神明那也会不安吧。”
21:07:47* 大川新平 于是就是那三个关键词
21:08:06<老社> (哪三個?
21:08:31<大川新平> (雾月教,山羊组合禁药
21:09:14<大川新平> “哦还有,能不能查一下事件后来的处理阶段,有没有和东京的医院和青木区的孤儿院有关系?”
21:09:28<老社> “嗯……好的。”
21:09:43<老社> 妹子開始對著電腦噼里啪啦地敲
21:10:18* 足田寿堂 感到无所事事
21:10:35<老社> 若干分鐘后,她遞給了你想查的關鍵詞的相關卷宗編號
21:11:27<大川新平> “谢谢了,大桥。”
21:11:31* 大川新平 鞠个躬
21:11:35<老社> 關於山羊組,這裡的資料和你們之前得知的差不多,這是在80年代崛起的東京都內的暴力集團,發展速度非常快速,以至於在黑道裡傳言山羊組有自衛隊的人撐腰。主要靠高利貸公司和走私盈利,但其上層boss一直是謎。
21:13:19<大川新平> “看来不是毒贩...但是旧军队看来还是有关系的。”
21:13:31<老社> 而關於那些個小藍藥的事情,長野縣警也沒能追查到這些迷幻劑的來源
21:13:37<足田寿堂> “有自卫队的家伙撑腰呢……”
21:13:49<足田寿堂> “旧帝国军的亡灵吗,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21:14:07<老社> 但從量來說,不大像是從外國大批量進口或者大批量生產的
21:15:35<老社> 而最後關於霧月教,你們查到了更為詳盡的情報,而大部分的卷宗,都是有關一年多前的那場燒掉總部的大火的
21:16:22<老社> (接個電話
21:16:48<足田寿堂> “唔……简单来说,那些药品量不多,有自产的可能性么。”
21:18:57<大川新平> “从现在的情况看,成功率也不高的样子。”
21:19:17<大川新平> “估计是小规模,有计划的制造吧。”
21:20:14<足田寿堂> “如无意外,就是和旧帝国军,以及八木那群家伙有关系了吧……”
21:20:23<足田寿堂> “但这似乎也不是什么新的线索啊……”
21:20:51<老社> (back
21:20:56<大川新平> “还是看看雾月教的情报吧。”
21:21:19<老社> 那發生在一個寒冷的冬夜。根據附近居民證言,霧月教的總舵所在——九重岳半山腰的一個莊院,在深夜忽然炸開了一團嚇人的綠色火焰,并伴隨著像是什麽咆哮的聲音。由於平時那片莊園都禁止閒人進出,所以沒幾個人了解究竟那邊發生了什麽事。等到通報的消防車到達時,那裡已經是一片火海
21:22:52<足田寿堂> “绿色火焰?”
21:23:01<老社> 根據警方調查,該次大火造成了三十人的死亡,其中包括教宗和主要骨幹成員
21:23:03<大川新平> “...."
21:24:08<老社> 而確認身份的死者當中,只有一個不屬於霧月教的人物,根據資料顯示,此人名字叫神原輝
21:24:12<大川新平> "咆哮的声音...当时到处都是枪火,我还真没注意到。”
21:24:28<足田寿堂> “这些东西应该有调查过才对……”
21:24:41<大川新平> “倒是被炸翻之前,我像是听到了一声...尖叫?”
21:25:17<老社> 除了此人是孤兒,是無業人員以外,警方沒能查到關於神原輝的其他情報
21:25:26<足田寿堂> “孤儿吗……”
21:25:43<足田寿堂> “最近对这个词已经敏感到厌烦的程度呢。”
21:26:38<足田寿堂> (下雨,我去收衣服
21:26:44<大川新平> (有尸检情况和来源报告么?
21:27:18<老社> (稍等
21:27:52<老社> 而也許讓你們感興趣的是,那個死掉的教宗的本名叫八木光太郎。
21:28:39<老社> 似乎這傢伙是90年代末就改名換姓策劃起了這樣一個教派
21:28:58<大川新平> “八木.."
21:29:56<大川新平> "在真理教之后还逆流搞新兴宗教的也只有这种人了呢。”
21:30:29<老社> 關於尸檢報告和現場報告,你們不難發現上面的描述都是語焉不詳,例如大部分人都只是簡單地寫上“窒息”“大面積燒傷”,現場調查報告更只是草草以“電線短路”為理由結案
21:31:08<老社> (唔……我想想
21:31:21<大川新平> (反正现在一条线能接上了,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21:32:31<老社> (給我一個靈感減半的檢定
21:33:53<足田寿堂> (back
21:33:55<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灵感35检定: 1d100=16=16
21:34:02<大川新平> (噗
21:34:29<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我也来检定: 1d100=36=36
21:34:39<足田寿堂> (过
21:36:29<老社> 大川在快速翻查這堆讓人頭疼的文檔時,留意到調查報告的照片照到的焦黑墻垣上,似乎有你們很熟悉的撞擊痕跡——就是在井上失蹤的小巷里看到的那種
21:36:57<大川新平> “原来如此..."
21:37:10<足田寿堂> “?”
21:37:14* 足田寿堂 凑过去
21:37:56<大川新平>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玩意把警方引过去的,不过看起来它也真是作祟不小。”
21:38:13<大川新平> “一定不能饶了那家伙..."
21:38:53<老社> (大概就是這些,有什麽要問的不
21:38:58* 足田寿堂 总算看到了照片,恍然大悟
21:40:14<大川新平> (还有幸存者么?
21:40:25<老社> 足田還留意到,離起火源——也就是莊園中心的那幢三層建築——看上去像教堂——越近,反而墻體更少燒焦的痕跡
21:40:32<足田寿堂> (我比较关心的是有没有对教宗进行进一步的侦查
21:40:59<老社> 根據調查報告,至少在現場沒找到活人
21:41:44<足田寿堂> “这……越近‘火源’,烧焦程度越轻,这一定很奇怪啊。”
21:42:20<老社> 而教宗八木光太郎,警方只知道他是八木桂的兒子,而現任八木家家主——八木總一郎則聲明早就將其趕出家門
21:42:36<足田寿堂> (就是那个少校军医的儿子是吧
21:42:37<老社> 總一郎是他哥
21:42:42<老社> (嗯
21:43:04<大川新平> “奇怪的家伙..."
21:43:34<老社> 順便,八木總一郎就是現在八木綜合醫院的院長
21:43:34<足田寿堂> “不肖的弟弟吗……场面功夫做的不错嘛。”
21:43:47<大川新平> "如果家族分歧的话,到底是哪边在秘密的搞这些怪物的培养工作呢?”
21:44:07<大川新平> “虽然赶出家门再秘密研究也是个好幌子。”
21:44:16<大川新平> (雾月教的教义?
21:44:19<足田寿堂> “从表面来看的话,似乎是弟弟这一边呢。”
21:44:33<足田寿堂> “但孤儿院方面又该如何解释呢……”
21:44:46<足田寿堂> (问题,雾月教被一把火烧掉的具体时间大概是?
21:44:47<老社> 從光太郎開始活動的年份來看,至少已經是孤兒院第一批孩子紛紛被領養之後的事了
21:44:54<足田寿堂> (好吧我直接的问题是
21:45:01<老社> (去年1月
21:45:23<足田寿堂> (雾月教活动时间和第一批孩子被收养的时间的关联性?
21:45:32<足田寿堂> (擦,去年1月……
21:45:38<大川新平> “上次青井那家伙说,他的上面是‘超越人类的东西’..."
21:46:03<大川新平> "怎么听都像是新兴宗教的口吻的样子."
21:46:17<足田寿堂> (下一个问题,据我们所知,第一批孩子被收养,调教的具体时间大概是?
21:47:20<足田寿堂> (我现在的推测是,教宗大人还没跑出来的时候,就在八木家下面继续主持研究;后来翻脸走人,孤儿院停止研究,而教宗大人搞了个信宗教继续他的研究以及与旧帝国军的联系
21:48:20<老社> (很好,你們是不知道具體時間的,因為上次你們沒去小學看當時的檔案
21:48:38<足田寿堂> (唔……井上小夜子的年龄我应该知道?
21:48:43<足田寿堂> (大概也可以
21:49:03<大川新平> (这样倒也是说的通
21:49:32<大川新平> (而且正好也解释了青井的外道言论
21:49:39<足田寿堂> (关键是时间是否对得上……大概这也是目前我们唯一的证明手段
21:49:41<老社> 霧月教的成立能追溯到1998年,教義是“霧中的真實”,似乎是強調教徒應該撇開現實常識的束縛,看穿所謂“真理的霧”來達到全知
21:49:58<足田寿堂> “1998年……十多年前啊……”
21:50:46<大川新平> (如果青井在接受孤儿院的调教之后又投到邪教这边
21:50:58<大川新平> (但是小夜子就没有
21:51:17<老社> (小夜子是26歲,1998年時已經是小學畢業的12歲了
21:51:35* 大川新平 顺便看看在册的人员名单里有没有青井
21:51:36<足田寿堂> “时间……很难说啊,果然需要更加确切的时间呢……”
21:51:58<老社> 大川沒找到霧月教的登記教徒裡面有青井的名字
21:52:21<足田寿堂> “如果我的推论正确,八木光太郎和他哥八木总一郎在禁忌研究方面确实有分歧,乃至于要逐出家门的程度的话……”
21:52:30<足田寿堂> “说不定现在的八木综合医院可以是我们的盟友。”
21:52:38<足田寿堂> “至少在这一方面利益一致。”
21:53:06<足田寿堂> (小夜子大概对自己受到的调教没有自觉,或者是洗脑之类,总之和青井不一样
21:53:19<大川新平> “青井的敌人,至少是打算阻止青井的人也提醒我们去八木医院..."
21:53:40<大川新平> "绕来绕去,还是要去八木医院么。”
21:54:07<足田寿堂> “看来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21:54:25<足田寿堂> “所以说当初在案发现场的八木公子哥儿和我们的目的差不多么……”
21:54:29* 足田寿堂 感叹
21:54:44<老社> (或者你們可以千里迢迢跑回去青木原看看小學檔案來確認一下(望天
21:55:36<足田寿堂> (我是觉得基本跑不掉了……那个是安全起见……咦,作家在“这个时间点”不是没事干么
21:55:37<足田寿堂> (让他跑一趟(死
21:55:47<老社> (也可以
21:56:11<老社> (還有啥要問的
21:56:32<大川新平> “差不多,看来就是这些了。”
21:56:53<足田寿堂> “再待下去,似乎对你的心理卫生也不太好啊。”
21:56:57* 足田寿堂 揶揄
21:57:09* 大川新平 仰头靠在凳子上
21:57:42<大川新平> “到今天7年了,各种可能性我都在脑子里筛过几千几万遍。”
21:58:00<大川新平> “到今天,也大概就应该结束了吧。”
21:58:14* 足田寿堂 识趣地闭上了嘴
21:58:15<大川新平> “可以交代了呢。”
21:58:39* 大川新平 把案卷关上
21:59:19<大川新平> “那么,差不多可以通知作家我们发现的这些东西了。”
21:59:46<大川新平> (还好我不是与宫警方啦
21:59:59<足田寿堂> “现在……几点了?”
22:00:06* 大川新平 看表
22:00:17<老社> 晚上六點半
22:00:35<大川新平> “哦,对了。”
22:00:54* 大川新平 重新翻开刚才的几章
22:01:11<大川新平> “老爷子,照下来给东京那边发去好了。”
22:01:24<大川新平> “特别是这个照片。‘
22:01:57<足田寿堂> “照片,关键的叙述,人名,之类的么。”
22:02:51* 足田寿堂 掏出了超棒的NOKIA E71
22:02:51* 足田寿堂 拍照
22:03:12<老社> (then?
22:04:02* 足田寿堂 把照片发给了西园寺,顺便附上简明扼要的当前发现和说明
22:04:04<大川新平> ”嗯。“
22:04:28<足田寿堂> (大概是要强调“八木综合医院可能可以是自己认”
22:04:37<大川新平> “老爷子,有兴趣和我的老同事们喝一杯么?"
22:05:04<大川新平> "你肚子里的故事大概他们喜欢的紧呢。‘
22:05:44<足田寿堂> “你让我在一群警察面前谈论在外国为非作歹的故事吗?”
22:06:12<老社> 於是在絮叨著日常當中,倆人慢慢走出檔案室
22:06:15<足田寿堂> “唔……倒是可以谈谈关于墨西哥警察的洋相录啦。”
22:06:37<老社> ===================================他們面向夕陽奔向美好的新世界==================================
« 上次编辑: 2013-07-22, 周一 22:37:25 由 背叛者之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