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OC 作死团 LOG7  (阅读 1587 次)

副标题:

离线 Euan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 my notion
COC 作死团 LOG7
« 于: 2013-06-15, 周六 23:42:23 »
2013.6.15
劇透 -   :
<老社>   ===========================黑幕再次拉開=====================================
<老社>   你們上回鬼使神差地出現在了歌舞伎町的一間高級酒吧——藍山俱樂部裡。在酒保可疑的詢問之後,你們被帶到一個小隔間裡面。過了一會兒,一個執事打扮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老社>   “讓各位久等了。請問幾位是第一次來弊店麼?”
<西园寺博文>   “是的”
*   西园寺博文 点点头
<菲斯-格兹特>   "没错“
<老社>   “雖然有些失禮,不知道幾位的介紹人是哪位呢?”
*   足田寿堂 脱下帽子微微点头
<足田寿堂>   “如果我们说是……北条和哉先生的话?”
*   足田寿堂 注视男人的表情
<老社>   “原來如此,是北條先生是麼。”
*   西园寺博文 估摸一下男人在想啥
<西园寺博文>   .R D100 心理学86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心理学86检定: 1d100=38=38
<老社>   男子的臉上掛著職業用的微笑
<老社>   聽到北條的名字似乎并沒有影響他的表情
<老社>   “那就請下單吧,幾位。”男子遞上來一個像是菜單的玩意
*   足田寿堂 接过来
*   菲斯-格兹特 凑过来看一眼
<老社>   菜單上都是雞尾酒的名字,什麽長島冰茶、黃色潛水艇、螺絲起子
*   足田寿堂 戴上老花镜,皱了皱眉头
<老社>   但後面的價格對於最高級的雞尾酒來說也算是天文數字
*   西园寺博文 眯起眼睛看着
<足田寿堂>   “唔……”
<菲斯-格兹特>   ”厄,有没有什么贵店特色的特别货,你知道,特受欢迎的那种?“
*   足田寿堂 即便是对鸡尾酒名字也完全看不懂,除了莫洛托夫鸡尾酒
*   大川新平 对面还在盯着?
<老社>   “也對呢,幾位是第一次來。這陣子最受歡迎的是這種紅粉佳人”
<老社>   男子似乎并沒有太留意你們之間的擠眉弄眼
*   菲斯-格兹特 看了一眼价格
<足田寿堂>   “不知……有何特色?”
<老社>   “也許是價格比較公道吧。”紅粉佳人大概是45000日圓一杯的樣子
<老社>   “而且在顧客中的評價也不錯”
<老社>   男子斟字斟句地答道
*   西园寺博文 用手摸着下巴考虑
<西园寺博文>   “那么先来一杯看看?”
*   西园寺博文 掏出信用卡
<老社>   “哦好的,明白了”
<老社>   “就是這個一杯是麼?”
<菲斯-格兹特>   "我也来一份吧。”
*   菲斯-格兹特 同掏出了卡
<老社>   “好的,請稍候。順便,本店是只收現金,如果沒現金可以到外面的atm提取”
<老社>   說完男子收起菜單離開了隔間
*   足田寿堂 看男子走后,装作无意地扫视一下包厢,看看有无摄像头之类的玩意
<菲斯-格兹特>   “大川君,你悄悄的跟上他?”
*   菲斯-格兹特 小声
<足田寿堂>   .r d100 裸侦察拯救世界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裸侦察拯救世界检定: 1d100=56=56
<西园寺博文>   .R D100 我也来裸侦查!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我也来裸侦查!检定: 1d100=63=63
<老社>   足田的業餘觀察力明顯沒發現什麽,不過也沒有明顯的攝像頭就是了
<菲斯-格兹特>   .r d100 让侦查65的来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让侦查65的来检定: 1d100=91=91
*   足田寿堂 感叹老了
<大川新平>   .d d 闪开,专业的来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闪开,专业的来检定: 1d100=2=2
<大川新平>   “好结实的房间.."
<菲斯-格兹特>   “怎么啦?”
<大川新平>   “这墙...简直就和刑事厅的问讯处一样。”
*   大川新平 摸
<大川新平>   “八成是防弹的。”
<菲斯-格兹特>   “房间里有监视器么。。?”
<大川新平>   “没看到..应该是个大盒子。”
<大川新平>   “我感觉实在不是很好..."
<足田寿堂>   “……对客人倒是很体贴呢。”
*   大川新平 把保温瓶掏出来
<菲斯-格兹特>   "话说,大川你有什么想法吗?“
<大川新平>   “没有错的话...这个,也应该是从这里弄到的了。”
<大川新平>   “但是就这么给他们的话.."
<大川新平>   “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刚才是打着北条的旗号进来的。”
<足田寿堂>   “什么?你想把这东西还回去?”
<菲斯-格兹特>   “为什么要给他?”
<大川新平>   “北条来这就是来买这东西的,但是为什么这里的家伙却只字不提呢?”
<大川新平>   “仅仅是不信任我们?”
<菲斯-格兹特>   “厄,我觉得不提北条挺正常的。我也不会提起2个星期前跑到我店里订等身大人偶的客户名字。。”
<大川新平>   “不不不..你们觉得我们现在手里这玩意‘菜单’上会有么?”
<菲斯-格兹特>   “这种强烈的东西应该不会有吧。”
<菲斯-格兹特>   “那么,如果我们等会把进来的侍者打昏,把大川伪装成那个样子。大川你觉得你在这里搞得到情报么。。”
*   菲斯-格兹特 提出了个危险(作死)的建议
<大川新平>   “我觉得还是危险了点..."
<足田寿堂>   “……我宁愿装作取钱,然后先行一步离开。”
*   足田寿堂 叹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
<菲斯-格兹特>   "4个人一起去取钱么?“
<足田寿堂>   “也罢,现在先看情况吧。”
<老社>   過了一會,剛才的男子端著兩杯略透粉紅的酒進來
*   足田寿堂 心头一颤
<老社>   乍看之下和外面的雞尾酒沒啥不同
*   足田寿堂 暗思:这岂不是九万羊……
*   大川新平 装睡
<老社>   但你們注意到配套有四個像裝著紙巾或餐具的銀色膠袋
*   足田寿堂 眯眼
<老社>   男子將托盤放下
<老社>   “還有什麽吩咐麼,幾位?”
<西园寺博文>   “能介绍一下么”
<足田寿堂>   (还是靠自己
*   西园寺博文 指着银色胶袋
<菲斯-格兹特>   “厄,这个。你懂得我们是第一次来。”
<老社>   “這樣是嗎。”男子點點頭
<足田寿堂>   “有劳了。”
<老社>   然後他拿起一個膠袋,撕開一角,你們看見裡面露出了半個針筒
<大川新平>   .d d 知识75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知识75检定: 1d100=21=21
*   足田寿堂 不懂装懂地点点头
<老社>   男子拿起針筒對著高腳杯比劃一下
<老社>   并沒有說話,一副“你懂的”的表情
*   足田寿堂 表示了解
*   菲斯-格兹特 一副懂的表情
*   西园寺博文 点点头
<老社>   “那如果幾位沒其他吩咐的話……”
<老社>   男子看了一眼你們
<大川新平>   “谢谢了,多谢指点。”
<足田寿堂>   “有事的话,如何找你呢?”
*   大川新平 从装睡状态恢复
<老社>   “哦,按一下鈴就行了。”男子指了指桌子旁邊的一個像ktv電子服務臺的玩意
*   菲斯-格兹特 观察下此人的身材和我们这边四人是否相似
*   足田寿堂 点头。“那暂时没事了。”
*   西园寺博文 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老社>   於是男子點點頭,退下了
<菲斯-格兹特>   "你先出去吧,有事会叫你的“
*   西园寺博文 研究一下
<菲斯-格兹特>   ”好吧,我发现西园寺和那家伙身形很像。“
<西园寺博文>   “你有什么计划?”
<足田寿堂>   “然后呢?”
*   足田寿堂 打量粉色液体
<大川新平>   “这货是海洛因。”
*   大川新平 敲敲杯沿
<西园寺博文>   “和我所知的貌似有区别”
<西园寺博文>   “很有趣”
<大川新平>   “难怪这么贵。”
<足田寿堂>   “这么直接的吸食方法么……”
<西园寺博文>   “下次一定要加到小说里……粉红色的海洛因”
<大川新平>   “溶度高,不过加进酒精不会打死人么.."
*   足田寿堂 再环视一下四周,看看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菲斯-格兹特>   ”等会我们让他进来,敲晕他,然后把西园寺和他衣服换一下,然后我们“4人”装作HIGH高了回去了。西园寺装成他偷偷兜一圈悄悄闪人?“
<足田寿堂>   “……姑且不论可行性,西园寺君你肯干么?”
*   大川新平 吓傻
<西园寺博文>   “……我觉得这种事情风险太大了吧”
<大川新平>   “那个...菲斯君,你知道他们对付外人的手段么?”
<菲斯-格兹特>   "比如说。。”
<大川新平>   “把这玩意的纯度加倍,静脉注射10ML”
<大川新平>   “行话叫‘当神仙’..."
<大川新平>   "没事还是不要乱惹这个硬碴子.."
<菲斯-格兹特>   “我的意思核心是,我们悄悄的把服务员”顺“出到警察局淘点情报。西园寺换好衣服直接溜走。要么白来?”
*   足田寿堂 拿起一个针筒
<足田寿堂>   “唔……”
*   足田寿堂 比划了一下
<菲斯-格兹特>   “?”
*   足田寿堂 从杯子里吸起半管液体
*   大川新平 指指沙发
*   足田寿堂 看向大川,自以为明白了他的意思,笑了笑,掏出身上带着的威士忌瓶子
<足田寿堂>   “唔……刚刚已经喝光了,正好……”
*   足田寿堂 把液体注射进瓶子,盖好
<老社>   (在警官面前藏毒,有種
*   足田寿堂 再看看注射器,满意地点点头
<足田寿堂>   “大川,这玩意你有多少了解?除了海洛因之外?”
*   足田寿堂 收起来
<足田寿堂>   “如果要找人问话,至少也要装着来了一发的样子啊。”
*   大川新平 苦笑
<大川新平>   “我还没来得及望手腕上扎一下..."
<足田寿堂>   “不要说得曾经有这么个机会的样子啊。”
*   足田寿堂 又吸起半管,端详之
<大川新平>   "一流老千,怎么看不出作假。”
*   大川新平 念台词
<西园寺博文>   “或者菲丝你的化妆技巧可以用上了”
<足田寿堂>   “呵……”
<足田寿堂>   “说起来,我对这颜色挺感兴趣的,是添加了什么色素,还是别的配料吗?”
<大川新平>   “看来老爷子要出绝活了..."
<大川新平>   "不清楚...反正打进去死不了人的样子。”
<足田寿堂>   “哪里,好奇而已。我过去也不是没跟瘾君子打过交道,但这样……唔,精巧的海洛因,还是第一次见。”
<足田寿堂>   “警方没有入手过吗?”
<大川新平>   “俺一介巡警...”
<大川新平>   “估计我还在干刑事的时候,这东西还没出现过。”
<足田寿堂>   “唔……”
*   足田寿堂 掂量着自己带一点回去研究一下好了
<足田寿堂>   “好了,这样大眼瞪小眼也不是个头。得找个借口和那位适应先生好好聊聊。”
*   大川新平 做了个请的手势
*   菲斯-格兹特 装作打好毒品后躺沙发上
<足田寿堂>   “你们……就算不让打,也至少动动针筒吧?”
<大川新平>   “菲斯君你要是随身带了白面粉效果就更好了
<大川新平>   “有两个就足够了。”
<大川新平>   “望脸上补补,效果一流。”
*   大川新平 按铃
*   足田寿堂 叹口气,期待昏暗的灯光可以掩饰过去
<老社>   片刻之後,剛才那男子出現了
<老社>   “不知道幾位有什麽吩咐呢?”
*   足田寿堂 装出刚刚放下袖子的模样
<足田寿堂>   “啊,来了啊,唔,很好。”
<大川新平>   “我说小哥,你这的货是什么时候进的?‘
*   足田寿堂 放下针筒,用虚浮的声音说话
<大川新平>   “‘味儿’好像不纯."
<老社>   “額,這個是不能說的,望見諒。”
<老社>   “哈?有這種事?”
*   大川新平 搜肠刮肚想原来和毒贩的对词
<老社>   男子殷勤地湊上來,拿指尖蘸了蘸“酒”,放到舌頭上嘗了嘗
<大川新平>   “这位老爷子去了25m,还没躺下呢...哎?"
<老社>   “唔……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先生。不過如果這種不合你們口味的話,可以換一種試試?”
<大川新平>   “算了算了,麻烦你叫一下当班过来。”
<老社>   “額,小的就是今晚的當班經理。”
<大川新平>   “钱,我们是不缺的,来就是为了好货色..这.."
<足田寿堂>   “这么说吧。”
*   足田寿堂 抬起手
<老社>   “是,是。”
<足田寿堂>   “北条……北条他一般要的什么货色?”
<大川新平>   “老爷子?您别勉强.."
<足田寿堂>   “他说这里东西不错,但没说要的是哪个,真是麻烦的家伙啊……”
<老社>   “北條先生是麼?”男子停頓了一下,拿出剛才的那個菜單
<足田寿堂>   “不然你以为我们刚刚瞪着菜单发呆是为什么……”
*   足田寿堂 装作胡言乱语
<老社>   “他更喜歡這種,發泡酒。”
<足田寿堂>   “唔?”
*   足田寿堂 剔起眉毛
<老社>   那上面的標價是6萬日圓一杯
<足田寿堂>   “这玩意,有什么特别吗?”
<老社>   “唔……這種勁頭更足一些,比較適合年輕,啊不,喜歡刺激的人”
<足田寿堂>   “哈,正好!老头子我正需要这样的刺激,你们几个年轻人更是如此,不是吗?”
<老社>   “那是要幾份呢?”
<足田寿堂>   “那就先上一份来瞧瞧吧。”
*   足田寿堂 大手一挥
*   菲斯-格兹特 躺在沙发上心里为西园寺君的钱包哭泣
<老社>   “好的。還有其他吩咐麼?”
<老社>   男子又收起了菜單
<足田寿堂>   “等一下上来之后先别走,有些小问题。”
<老社>   “聽候吩咐。”
*   大川新平 拿出保温瓶,放在衣兜里
<老社>   男子退下去了,又過了一會
<老社>   他又端著一杯看上去略黃的“酒”上來
<老社>   托盤上還是整齊的四個膠袋
<老社>   “不知道有什麽吩咐呢?”
*   大川新平 把保温瓶拿出来
*   足田寿堂 靠过去,装作发酒疯勾住了男子的肩
<足田寿堂>   “小问题,不要在意啊……”
<老社>   足田感覺一股大力推來,發現自己抱了個空
*   足田寿堂 扑空
<老社>   “先生,小心點”
<足田寿堂>   “啊……不好意思……”
<大川新平>   “小哥,能不能麻烦看看这...老爷子您怎么了?”
<足田寿堂>   “刚刚说到啥来着?……”
*   大川新平 递给领班
<老社>   “這是?”
*   足田寿堂 坐正
<老社>   男子看了下保溫瓶
<足田寿堂>   “你……见过这东西吗?”
<大川新平>   “麻烦看看这货,是不是贵店出的。”
<大川新平>   “请小心点。”
*   大川新平 靠回沙发
<老社>   男子打開保溫瓶,看見裡面包的嚴嚴實實的小瓶
<老社>   “這個是……”男子停頓了一下,“抱歉,這種貨色本店是沒有的。”
<大川新平>   "请打开。”
<老社>   (其實已經打開了看到那玩意了
*   大川新平 把帽子拉低
<西园寺博文>   .R D100 心理学!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心理学!检定: 1d100=41=41
*   西园寺博文 向同伴挤眉弄眼示意他没说谎
<老社>   “這種貨,老實說,危險性有點高,我們不敢引進。”
<足田寿堂>   “唔?你知道这东西吗?”
<老社>   “當然知道。不過在幾位懂行之人面前,不過是班門弄斧而已”
<老社>   男子自謙道
*   大川新平 于是收回来
<足田寿堂>   “哎,不要过谦嘛。唔,可这就奇怪了……”
*   足田寿堂 转向大川
<足田寿堂>   “难道北条不是从这里拿到的那玩意?”
<老社>   “北條先生可能是從別的地方入手的吧。我跟他也不太熟,見諒。”
<足田寿堂>   “别的地方吗……比如说?”
*   大川新平 盯——
<老社>   “這個……小的真的不清楚。畢竟北條先生不是小的負責的客戶”
<老社>   男子始終掛著職業用微笑回答
<西园寺博文>   .R D100 再次心理学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再次心理学检定: 1d100=97=97
<大川新平>   “那么,能不能麻烦请一下接待北条先生的那位呢?”
*   大川新平 同样职业的微笑,不过是警察的
<大川新平>   .d d 心理学75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心理学75检定: 1d100=56=56
<老社>   “哦,抱歉,他已經轉了業務,不在這裡上班了。”
<大川新平>   “是这样啊..."
<西园寺博文>   “能告诉我们如何找到他么?”
<大川新平>   “那个,不好意思能问一下他叫.."
*   西园寺博文 掏出一打纸币塞进他怀里
<老社>   男子遲疑了一下,很快就將西園寺手上的錢拿走了,仿佛變魔術一樣
<老社>   “他叫青井,聯繫方式的話……”他從身上摸出紙筆,寫下一個電話號碼。“他現在轉去負責散客,不用在這裡接待了。”
*   大川新平 果然..
<大川新平>   "多谢,麻烦了。”
<足田寿堂>   “青井?我好像也认识一个叫青井的……是不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光头?”
*   大川新平 接过笔记
<老社>   “當然不是。”
<老社>   男子笑了笑
<足田寿堂>   “不是吗?那是什么样子的?”
<老社>   “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吧。”
<足田寿堂>   “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吗……能接得北条君这样的人,看来能力不错嘛。”
<大川新平>   “哦,再打听一下,青井他平常有家人朋友么?”
<老社>   “嘛,還不錯啦。”男子搓了搓手,“他最近似乎也找到不少客戶的,要的貨都很多呢。”
<大川新平>   “还有就是在贵店工作之前是干什么的,能稍微说一下么?’
<老社>   “我們對員工的私人生活和過往不關心,只要他能幹活就行了,是吧。”
<西园寺博文>   “毕竟不在你们这种店里的话,怕出了事就不好办”
<西园寺博文>   “他靠得住么”
<老社>   “當然。弊店的口碑是眾所周知,不然幾位識貨的也不會光臨了對吧”
<西园寺博文>   “那么我们就告辞了”
*   菲斯-格兹特 躺在沙发上呻吟。。"扶我出去“
<足田寿堂>   “走?这可不行,这货还没尝呢……”
*   足田寿堂 笑着拿起新的针筒
*   大川新平 拖走
<老社>   “嗯……那先不打擾幾位了。”
<老社>   男子退了出去
*   足田寿堂 看男人走了,马上坐直
<足田寿堂>   “哈……没想到青井还在这里干啊……”
<大川新平>   “使用我们应该在去趟青井那里看看?”
<菲斯-格兹特>   ”所以这货是青井私自搞到的?“
<大川新平>   “前提是,是他搞的。”
<足田寿堂>   “基本上没跑了。”
<大川新平>   “不过看起来,可能性很大就是了。”
<大川新平>   “看来这个陷阱布的,我们不想跳也要跳了。”
<大川新平>   “不管这瓶东西是谁的,找到魔术师肯定能问出个端倪。”
<足田寿堂>   “根据织田的话……北条重新来这里,最晚也是一个月前的事情。”
<足田寿堂>   “他一度戒了毒瘾……当然这也是织田的一面之词……”
<大川新平>   “不过,他来也未必是来嗑药的。”
<足田寿堂>   “唔……不好说,青井在这里面起了什么作用。”
<大川新平>   “比如说,有人用什么东西或者什么借口让他过来拿了什么。”
<足田寿堂>   “姑且假设是一个月前的事情吧,而青井也负责拉客,所以借口自然有的是。”
<足田寿堂>   “问题来了。如果是青井交给北条的这玩意,他的目的是什么?”
<足田寿堂>   “让井上变回怪物?”
<西园寺博文>   “神经病?”
<菲斯-格兹特>   ”小夜子虽然有点不正常,说怪物还不至于吧?“
<大川新平>   “现在可以确定变成怪物的就一定是小夜子么?”
<足田寿堂>   “就是说,大川你认为有可能是别的东西乱入了那个场面,杀了北条,掳走井上,这个意思?”
<菲斯-格兹特>   ”案发现场的神秘现象也不一定是怪物做的。总之还是要找到青井搞清楚他为什么给我们录影带“
<大川新平>   “还有,如果真是的话,现场遗留的这一满瓶是什么情况?”
<大川新平>   “不...不过只是我们还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一点。”
<足田寿堂>   “现在能掌握的线索,只能指向是井上……当然也确实有其他可能性。但这并不妨碍我的疑问。如果是青井做的,他的目的是什么?”
<大川新平>   “另一个问题是,如果一切都是怪物所为的话,和药又有什么关系。”
*   大川新平 思考
<足田寿堂>   “我们是要直接向他询问么?”
<大川新平>   “现在看起来,也只能如此了。”
<菲斯-格兹特>   ”总要找到他把。“
<大川新平>   “说不定,他就一直焦急的等着我们给他去电话哪。”
<老社>   看來你們都對青井抱著很深的執念!
<西园寺博文>   “总之先试试打电话吧”
<足田寿堂>   “在这里?不如先离开吧。”
*   大川新平 于是出门去找青井家
*   西园寺博文 顺便在路上给他打电话
<老社>   於是在西園寺和菲斯兩個的錢包大出血之後,你們終於走出了這個地方
*   菲斯-格兹特 靠在西园寺身上,装作HIGH高的样子走了
<老社>   當然臨走前,男子很客氣地問你們要不要加入會員
*   大川新平 当然是谢绝啦
<足田寿堂>   “考虑考虑。”
*   西园寺博文 要了一张会员卡
<老社>   你們走出藍山俱樂部,已經是午夜一點多了
<老社>   雖說這是夜生活的勝地,但在這個鐘點大部分人都應該是在床上或者酒吧ktv這類地方渡過,街上顯得非常空蕩
<足田寿堂>   “又去一趟青井家吗?”
<大川新平>   “真冷清..."
*   足田寿堂 打了个呵欠
<菲斯-格兹特>   ”估计房东已经躺下了吧。“
<大川新平>   "电话有人接么?”
<老社>   濕霧籠罩下的深夜都市,周圍烏燈黑火的,跟青木森旁的夜景是不同的恐怖景象
<足田寿堂>   “谁管房东呢,找的是青井呢。”
<菲斯-格兹特>   ”我们没钥匙?怎么进房门?“
<大川新平>   “见鬼...晚上还在瞎转,今天真是神奇的一天。”
<足田寿堂>   “嘛,总比漫无目的闲逛强。”
<老社>   你們正走出大廈,然後發現前面街角閃過兩個身影
<大川新平>   “上门人生相谈、二科拿药吓人,探孤儿院被狗..."
<大川新平>   .d d 侦查75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侦查75检定: 1d100=25=25
<大川新平>   “那家伙.."
<菲斯-格兹特>   "e、谁?”
<大川新平>   "看起来像是青井的样子。”
<西园寺博文>   .D D 裸侦查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裸侦查检定: 1d100=32=32
<大川新平>   “走了,怎么办》”
*   大川新平 低声
<菲斯-格兹特>   “追呗。”
<足田寿堂>   “唔?什么东西?”
*   大川新平 指
<西园寺博文>   “什么玩意?”
<大川新平>   "那个人和青井一个样啊!“
*   大川新平 开始走动
<西园寺博文>   “那还不快追……”
<足田寿堂>   “那还呆着?”
*   足田寿堂 拔腿就跑
*   菲斯-格兹特 拔腿就追。。
<老社>   於是你們幾個像餓狗看見肉一樣飛撲過去
<老社>   (我很仁慈的,這個環境,每人給我一個+30的潛行吧
<西园寺博文>   .R D100 潜行+30还是不行啊……
<足田寿堂>   .r d100 10+30,真是放心的潜行
<菲斯-格兹特>   .r d100 10+30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潜行+30还是不行啊……检定: 1d100=82=82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10+30检定: 1d100=95=95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10+30,真是放心的潜行检定: 1d100=18=18
<大川新平>   .d d 裸10+30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裸10+30检定: 1d100=6=6
<老社>   於是你們一行人跟了上去
<老社>   青井和隔壁那個看上去應該是男人的傢伙走了一段路,到了一個像是公園的地方時,兩人就分手了,那個男人搖搖晃晃地走向另一邊
<足田寿堂>   “怎么办?分头?”
*   大川新平 低声
<大川新平>   “分头?”
<老社>   而青井則是直接走進了那個公園
<菲斯-格兹特>   "目标就是青井吧。路人先别管。“
<足田寿堂>   “唔,同意。”
<大川新平>   “上。”
<西园寺博文>   “走走走”
<足田寿堂>   “青井耕助君。”
*   足田寿堂 用正常的音量
<老社>   青井停下了腳步
*   大川新平 靠墙准备突进
<足田寿堂>   “果然是你啊,怎么说呢,找的我们挺辛苦的。”
*   足田寿堂 慢慢走过去
<老社>   男人緩緩地轉身,毫無表情地盯著你們
*   西园寺博文 双手抱胸看着他
<老社>   在昏暗的路燈下,你們終於看清了這個男人沒有任何遮擋的臉
<老社>   遲滯,毫無感情的雙眼盯著你們
<老社>   目光掃過四人,在西園寺和大川身上停留的時間略長了點
<老社>   男人沒有說話,雙手都插在口袋裡就那麼看著你們
*   足田寿堂 轻咳一声,打破沉默。“这种场合下见面虽然并非本意……总之,我想我们有不少问题想要问你,方便吗?”
<西园寺博文>   “是你找上我们的吧”
<老社>   “呵?”男人吐出一個音節
*   大川新平 靠墙不动
<菲斯-格兹特>   ”大川君,那是你在沙龙门前碰到的男人吗?“
<老社>   “狗兒沒去咬骨頭,反而來咬飼主了?”
<大川新平>   “嘛,就算不是,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吧。”
<西园寺博文>   “狗?”
<西园寺博文>   “你倒是把自己看得很高呢”
*   足田寿堂 左右张望了一下。“你们什么时候成了,呃,汪酱了?”
<老社>   “你們這些人,除了狗以外還能是什麽?”
*   大川新平 耸耸肩 “谁知道。”
<足田寿堂>   “就像你说的,大概是人吧。”
*   足田寿堂 叹了口气
<足田寿堂>   “看来很难要求比较正常的对话呢。”
<老社>   “切,到頭來白養了這群狗。”
<老社>   男人不屑地吐了口唾沫
<西园寺博文>   “哼”
*   西园寺博文 点上一根烟
<足田寿堂>   “养……吗……很有趣的说法,不是么。”
<足田寿堂>   “我想,我们能不能先不谈论狗的问题。”
<大川新平>   “好就都没有拿到工资了的说。“
<老社>   “然後呢?到這地步你們還想在我口裡撬出什麽來?”
*   大川新平 拿出保温瓶,晃荡晃荡
<大川新平>   “知道是什么吧,解释一下?‘
<足田寿堂>   “隔着这么个瓶子他看不看得出是啥东西呢……”
<老社>   到了這地步大川和足田還在演漫才
*   西园寺博文 随手脱下外套缠在手上
<大川新平>   “嘛,态度不好,可以理解。”
*   大川新平 塞回内袋
<足田寿堂>   “既然没什么合作态度,那我们也没必要拐弯抹角了吧。”
<西园寺博文>   “你究竟有什么企图?”
<足田寿堂>   “让井上小夜子变得不正常的东西,是你给北条和哉的吗?”
<老社>   “如果只是問這種無聊問題的話,恕不奉陪。”
<老社>   男人說完,直接轉身就走
<大川新平>   “你也一定在八木家与旧军队的计划里有一席之地吧?雾月教呢?”
<足田寿堂>   “胃口真大,慢慢来嘛,吃饭也要先上小菜不是么。”
<西园寺博文>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老社>   “等你們找到答案再來找我吧。”
<足田寿堂>   “还是说,你是想复仇吗?对毁掉你童年,乃至人生的家伙们?”
<老社>   男人開始走遠了
<菲斯-格兹特>   ”还是你直接告诉我们答案比较方便吧。“
*   菲斯-格兹特 跟上,抓住他肩膀
<大川新平>   “别冲动.."
<老社>   大川的話晚了一步
*   大川新平 踩上一步
<老社>   西瓜,啊不,菲斯的手還沒搭上去,只見眼前閃過一道寒光
<老社>   .r d100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100=57=57
<老社>   寒光直奔菲斯的胸口
*   菲斯-格兹特 吃惊,尝试格挡一下
<菲斯-格兹特>   .r d100 70棍子求给力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70棍子求给力检定: 1d100=10=10
<足田寿堂>   “已经动手了吗……所以说年轻人……”
*   足田寿堂 叹气
<老社>   菲斯急忙舉起拐杖,格擋住這要命的一擊
<老社>   匕首在他的拐杖上留下一道深痕
<老社>   .r 2d4+2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2d4+2=2+2+2=6
<菲斯-格兹特>   "混蛋!”
<老社>   (真打?
*   大川新平 推开菲斯
<老社>   男人對菲斯格開自己的匕首還是感到一下意外
<大川新平>   “要打不必等现在。”
<西园寺博文>   “想打谁怕谁?”
<老社>   青井往後跳了一步,“先動手可不是我哦。”
<菲斯-格兹特>   "啊?你在马路上碰到一个人会直接掏刀子吗?”
<足田寿堂>   “哎,菲斯君,动手动脚不太好,青井你也是,随随便便就出刀子,至于吗?”
<足田寿堂>   “还是说你平日就生活在这么危险的环境中?”
*   足田寿堂 不由得进入说教模式
<大川新平>   “话先说清楚,我们来是为了搞清楚事情,不是把事情搞糊的。”
<老社>   足田的唐僧式念經似乎只有讓青井更煩躁
<大川新平>   “我知道你在利用我们,行。不过等价交换,我们需要线索去找你要的东西。”
<老社>   “要搞清楚事情,去找八木那群傢伙,我保證他們知道得一清二楚。”
<老社>   對方冷笑道
<大川新平>   “他们做的事情,撑破天也只能那样了。”
<西园寺博文>   “那些旧帝国军亡灵的破事”
<足田寿堂>   “然后我们主动上门,被八木家族捆起来扔进东京湾?”
<大川新平>   “但是,如果你觉得自己能掌握的住这不可控的危险,那我们也无能为力。”
<西园寺博文>   “还是直接找你问比较方便不是么”
<老社>   “哼哼,掌握全局的自然不是我,當然也不可能是你們”
<足田寿堂>   “我倒真希望会是你呢。”
*   足田寿堂 叹口气
<大川新平>   “既然都是草,那在风吹起来的时候会全部倒向一边也是正常的吧。”
<老社>   “我自認沒那個頭腦,掌握這盤棋的,是超越你們,你們人類的存在。”
<西园寺博文>   “我讨厌麻烦”
*   菲斯-格兹特 ”我们人类?“
*   西园寺博文 揉着太阳穴
*   菲斯-格兹特 揉揉太阳穴。。
<菲斯-格兹特>   ”你已经不做人了吗?“
*   大川新平 “自命不凡的凡人.."
<老社>   “好笑,有幾個人當過我是人?”
<菲斯-格兹特>   ”诶,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以为你是人的。。。只是怪了点。“
<足田寿堂>   “至少我暂时如此。”
<足田寿堂>   “啊,不过你可以不相信,也没有相信的理由。”
<大川新平>   “顺便,我反正也不会管我们头上的是天照大神耶和华上帝还是什么怪物东西。”
<老社>   “哎呀,我很感動啊!”
<足田寿堂>   “啊,感动一下吧。”
*   足田寿堂 反正大家都是场面话
<老社>   你們感覺對方的精神開始不穩定,至少和一開始那個毫無感情的傢伙不一樣
<大川新平>   “不过,只要我还是人类,我就要做些人类该做的事情。”
<西园寺博文>   “人类是心和意志和灵魂的生物”
<足田寿堂>   “有一点我很在意,你……知道井上现在的行踪吗?”
<西园寺博文>   “决定一个人是不是人的是自己的选择”
*   西园寺博文 动用HELLSING少校的嘴炮
<西园寺博文>   .R D100 心理学!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心理学!检定: 1d100=76=76
<大川新平>   .d d 心理学75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心理学75检定: 1d100=32=32
*   西园寺博文 挑了挑眉
*   大川新平 盯了一下青井的匕首
<老社>   那是把磨得不錯的鋒利軍用匕首
<菲斯-格兹特>   .r d100 50人类学有什么用的呢?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50人类学有什么用的呢?检定: 1d100=10=10
<西园寺博文>   “放轻松”
<老社>   ===================================今天本來以為有sancheck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