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幻觉又残留了]第六回他说,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他还说,有两个漂亮大姐姐找过他  (阅读 1305 次)

副标题: 结论:一看就是出去躲风流债了!

离线 狗熊有敌

  • 向人外控进发
  • Knight
  • ***
  • 帖子数: 563
  • 苹果币: 0
失去了得到不该得到的知识的机会好遗憾!
劇透 -   :
20:07:07<老社> ========================================黑幕再次拉開============================================
20:07:50<老社> 前文再續,話說上回三個勇士勇闖無人病棟,并在地下室經歷了一番前所未有的考驗(好吧更痛苦的是那隻食尸鬼
20:08:15<老社> 而我們尊敬的老滑頭足田則縮在大門外瑟瑟發抖,靜待同伴們出來
20:08:58<老社> 地下室的三人經過一番探查,大概也找到了自己認為有用的證物
20:09:34* 足田寿堂 在外面叼着烟斗,压抑着自己抖动的手
20:09:53<老社> 時鐘指針指向8點半,而三位男人(其中一個還傷得不輕)還待在滿是小隔間的地下室裡面
20:09:56<老社> (action
20:10:08* 西园寺博文 捂着伤口
20:10:16<西园寺博文> “总之地底的都处理完了”
20:10:21<西园寺博文> “我们赶快上去吧”
20:10:29<大川> “嗯...”
20:10:58<西园寺博文> (不过在那之前……好吧……
20:12:11<老社> (嗯……你們兩個的行動繼續吧= =
20:12:24<西园寺博文> (不来个急救么……16MIN
20:12:36* 大川 于是再次急救
20:12:44<大川> (需要时间?
20:12:50<老社> (房規
20:12:56<老社> (不是16分鐘啊
20:12:59<老社> (是4分鐘
20:13:02<老社> (20-體質值
20:13:29<西园寺博文> (哦
20:13:36<大川> . d d 看我CLW75
20:13:45<老社> (多了個空格
20:13:52<西园寺博文> (可是我体质12……
20:13:55<Oicebot> 大川进行看我CLW75检定: 1d100=66=66
20:14:00<老社> (哦,那就是8分鐘
20:14:15<大川> . d 1d3 加上
20:14:23<Oicebot> 大川进行加上检定: 1d3=2=2
20:14:33<老社> (西園寺自己記血
20:15:00<老社> 於是兩人在昏暗的地下室親密接觸,終於西園寺的傷口止住了血
20:15:07<大川> “希望这狗东西的唾液没毒。”
20:15:26<西园寺博文> (OK
20:15:29* 西园寺博文 于是上去了
20:15:44<老社> (你們是不是忘了什麽
20:16:16<老社> (有只東西還被你們捆綁了
20:16:23<西园寺博文> .OICEBOT OFF
20:16:25* 大川 倒空一个酒精瓶,用镊子把蓝鼻涕装一些进去封好
20:17:11<老社> 事實上那更像是什麽晶體
20:17:44<大川> (橇的动么?
20:17:55<老社> (不難
20:18:17* 大川 总之就是搞一块下来带走了
20:18:25<西园寺博文> (就绑在那不行么……
20:18:45<老社> (也沒說不可以(望天
20:19:03* 大川 弄完带上门,出来看一眼狗兄醒了没
20:20:11<老社> 事實上在你們磨磨蹭蹭準備走的時候,才發現剛才綁著的怪物早就沒影了
20:20:28<大川> “混蛋,真利索。”
20:20:42<大川> (挣脱了?
20:20:43<老社> 地上散落著菲斯領帶的碎布
20:20:48<老社> (嗯
20:21:19<大川> “赶快走吧,既然东西拿好梁子也结下了..."
20:21:31<老社> 而在門邊守候的老滑頭有一瞬似乎看見什麽東西從病棟裡飛奔而出
20:21:38<老社> (老滑頭一個偵查
20:22:14<西园寺博文> (我掉了?
20:22:41<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裸的检定: 1d100=70=70
20:22:45<足田寿堂> “唔?”
20:22:52* 足田寿堂 扫了一眼
20:23:08<老社> 唔,足田感覺那玩意像是什麽野獸一樣
20:23:20<足田寿堂> “……他们在里面搞什么?”
20:23:31* 足田寿堂 被勾起了不好的回忆
20:23:33<老社> 甚至那東西還注視了自己一下再跑入後面的森林
20:23:48<足田寿堂> “野兽吗……”
20:23:50<老社> (沒事就回合吧
20:23:56<西园寺博文> (切……没看清所以没过SAN CHECK么
20:24:02<老社> (太遺憾了
20:24:08<大川> (汇合
20:24:35<老社> (你們看看要不要告訴老滑頭你們知道的事,或者可以商量下案情
20:24:38<老社> (隨你們
20:24:50* 西园寺博文 绑着绷带出来
20:25:03<足田寿堂> “哟,发现什……”
20:25:03<老社> 於是西園寺一行人都走出了病棟,和外面嚇得發抖的老傢伙會合了
20:25:07* 足田寿堂 愣了一下
20:25:20<足田寿堂> “我希望你这是不小心摔倒造成的。”
20:25:27* 足田寿堂 眉头皱紧了
20:25:51* 大川 于是说一通,不过把狗爷全部换成研究资料,巨人换成精神性生物武器
20:26:00<大川> "刚才在下面..."
20:26:11<足田寿堂> “停!”
20:26:16* 足田寿堂 举起右手
20:26:30<足田寿堂> “不用说什么详细的,就说下一步去哪。”
20:26:41<西园寺博文> “是不是忘了什么?”
20:26:54<大川> "什么?”
20:27:45<老社> (kp友情提示,這裡建議你們從頭整理一次線索
20:29:20<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丧心病狂的灵感,这次一定要高于85检定: 1d100=86=86
20:29:30<老社> (good
20:29:41<老社> (於是老滑頭失去了神話技能的機會
20:30:01<足田寿堂> (根据背景,老头子过去有过这样的机会,但都没有把握住,这次也是一样!
20:30:21<老社> (既然骰子放過你我也不會難為你的(望天
20:30:35<大川> “总之...现在就是这些东西了。”
20:30:48* 大川 晃晃晶体瓶子
20:31:04<大川> "固体的似乎就没那么吓人了。“
20:31:15<足田寿堂> “固体?”
20:31:44<大川> “看起来,就是那个药的固体态。”
20:31:59<老社> (西瓜和西園寺都掉了麼= =
20:32:07<足田寿堂> “神之泪么……结晶之后就有种高科技的感觉了呢。”
20:32:12* 足田寿堂 开着蹩脚的玩笑
20:32:23<大川> “青井和小夜子,毫无疑问都参与了这次实验。”
20:32:28<菲斯-格兹特> (我不知道情况。。不知道怎么插- -
20:32:33<西园寺博文> “总之还是赶快回东京吧……”
20:32:39<老社> (從地下室出來,沒了
20:32:41<西园寺博文> “虽然包扎了一下”
20:32:44<老社> (食尸鬼跑了
20:32:48<西园寺博文> “我还是得去找医生”
20:32:55<大川> “现在就看实验的效果是在谁身上爆发了...虽然我们应该都知道。”
20:33:03<足田寿堂> “唔,好吧,现在先回去一趟。”
20:33:24<大川> “另外,衷心祝愿这附近有猎人还在..."
20:33:37<菲斯-格兹特> “我们得自问一下,我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找到小夜子?找到青井?爆出黑历史?揭发军方?”
20:33:40* 大川 狗爷,今天算你命好
20:33:49<足田寿堂> “这之后……据你们所说,八木综合医院或许也有些底子可掀。”
20:33:55* 足田寿堂 看向菲斯
20:34:10<西园寺博文> “我倒是觉得挖到现在也差不多了”
20:34:28<西园寺博文> “大家乐子也找了,奇闻也知道了”
20:34:32<大川> “至少现在如果八木还来...检查那些资料,我们的调查多半是暴露了。”
20:34:41<足田寿堂> “就现在的样子,可能是前者。井上桑背负嫌疑失踪,警察也撒手不管的现在,我们……或许只有我们能帮助她。”
20:34:44<足田寿堂> “或是……”
20:34:48<足田寿堂> “让她解脱。”
20:34:53<大川> “事不宜迟,我们得抢在他们之前动手才行。”
20:34:53* 足田寿堂 低沉
20:35:19<西园寺博文> “但我们继续的话……可能会和自卫队对上?”
20:35:39<大川> “为今之计..."
20:35:44<西园寺博文> “黑社会的话还好……但是……”
20:35:44<足田寿堂> “哈,你们有那个意思吗?揭发旧帝国军的黑幕?”
20:35:50<菲斯-格兹特> “八木医院已经放弃了计划,似乎军方也没什么动作,似乎说明军方也已经放弃了?”
20:36:00<大川> "看来只能先去找找神秘魔法使了。”
20:36:17<足田寿堂> “防卫省那些家伙只会关心预算。而这种天方夜谭根本没办法影响他们的预算案。”
20:36:21<西园寺博文> “总之我还是先去找医生吧……”
20:36:24<大川> “不,至少八木家族应该没有,忘了那天我们看到的东西么?
20:36:37<西园寺博文> “我们路上边走边说吧……”
20:36:52<菲斯-格兹特> “大川意思是试验转移到更加秘密的地方进行了吗?”
20:36:53<足田寿堂> “倒是八木那边……他们中止了计划,但也会怕被抄出来。”
20:36:55<大川> “Drive Please。”
20:37:08<足田寿堂> “孤儿院搞人体试验是吧?这可是大丑闻。”
20:37:19<老社> 於是一行人邊討論邊上車,開始踏上回東京的歸途
20:37:20* 大川 既然车主又伤了,那还是我开车好了
20:37:30<老社> (都給我一個靈感
20:37:40<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KP你便是丧心病狂检定: 1d100=71=71
20:37:50<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灵感80检定: 1d100=53=53
20:37:57<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灵感70检定: 1d100=74=74
20:38:28<Oicebot> 大川进行灵感70检定: 1d100=32=32
20:38:36<老社> (好,給點時間我小窗
20:39:24<大川> “阿里嘎拖~哦呀素米~”
20:39:45* 大川 哼歌缓解凝重的气氛
20:40:06* 足田寿堂 仿佛回忆起当年怪老头的行动,脸色不怎么好
20:40:28<足田寿堂> “老头……我该说我明白你的用意,还是说还没资格明白呢……”
20:41:15<大川> “Look in to my evil eyes..."
20:41:36<菲斯-格兹特> "啥?”
20:42:13* 大川 只是哼dio爷的主题曲而已
20:47:23<老社> (小窗畢
20:47:26<大川> "can you serv...哎,不对。”
20:47:45<西园寺博文> “Look to the sky, way up on high”
20:47:53<大川> “诸位...我虽然不太想说,”
20:48:08<西园寺博文> “……Look to the sky, way up on high
20:48:09<西园寺博文> There in the night stars now are right) They will return.
20:48:09<西园寺博文> ”
20:48:11<菲斯-格兹特> “诶?怎么都开始哼歌了?”
20:48:24<老社> 而菲斯是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20:48:25<大川> “不过你们不觉得从整个事情一开始...就有些不对劲么?”
20:48:35<西园寺博文> “当然了”
20:48:40<菲斯-格兹特> “是啊0-0,一开始就很奇怪。”
20:48:42<足田寿堂> “继续。”
20:48:55<西园寺博文> “还是你们认为随便什么阿猫阿狗就能让警视厅把案子放弃?”
20:48:56<大川> “如果魔术师真的希望整个事情公之于众。”
20:49:19<大川> “为什么不去找媒体,偏偏盯住我们4个?”
20:49:33* 大川 超了一辆大货
20:49:46<足田寿堂> “或者是参加那个俱乐部的,什么好奇心过剩的家伙。”
20:49:57<菲斯-格兹特> “所以?他另有目的?”
20:50:12<西园寺博文> “或者只是任何几个迟到的倒霉蛋”
20:50:23<大川> “虽然是我的臆断...不过,你们不觉得这破事似乎太‘针对’我们4个了么?”
20:50:43<西园寺博文> “我可不觉得那天我一定会迟到”
20:50:50<大川> “迟到也被很精确的计算到了。”
20:50:57<足田寿堂> “……你是说青井君早就锁定了我们四个迟到的可怜虫?比如说是他给俄罗斯海关下的手?”
20:51:07<老社> (嘛,其實我的意思是一個團體,也不是特定的人……
20:51:33<大川> “明摆着,就是一定把事情想办法揽到我们身上...然后再推进什么东西。”
20:52:11<菲斯-格兹特> ”所以大川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应该去找魔术师?“
20:53:07<足田寿堂> “应该说青井君把我们也作为什么计划的目标。”
20:53:15<大川> “我也不知道...不过,还有更明晰的目标么?”
20:53:21<足田寿堂> “借我们之手的复仇?”
20:54:19<大川> “无论如何,如果青井不是和八木一伙的,那么想必他们的能力也不在旧日本军的余孽之下。”
20:54:21<菲斯-格兹特> ”以我们的职业开,复仇什么的只有大川君有那么一丝丝可能吧?“
20:54:27<大川> “这是我的看法。”
20:54:39<西园寺博文> “那么接下来就说说我的推理吧”
20:54:43<足田寿堂> “这可真是可怕的事情……”
20:55:08<西园寺博文> “虽然那个食尸鬼之前就说计划被中止了”
20:55:21<西园寺博文> “而且足田也是这么认为的”
20:55:50<西园寺博文> “但是我们之前遇到的事显而易见的告诉我们八木还在暗中做些什么不是么”
20:56:09<西园寺博文> “而且,自卫队似乎也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20:56:28<西园寺博文> “仅仅靠八木的势力,是不会让警视厅这么快就放弃案件的”
20:56:50<西园寺博文> “这可是受人关注的公共人物的凶杀案”
20:56:58<菲斯-格兹特> ”军方暗中转移了试验?“
20:57:08<西园寺博文> “嗯”
20:57:15<西园寺博文> “暂时能想到的就是这些了”
20:58:05<老社> (足田呢
20:58:10<足田寿堂> “唔……”
20:58:20<足田寿堂> “我的想法可能没那么宏大。”
20:58:48<足田寿堂> “井上桑,如你们所知,至少在平日只是个普通的女性,也没有太夸张的后台。”
20:59:03<足田寿堂> “这样的人物,在案件后,怎么会消失得如此彻底?”
20:59:30<足田寿堂> “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记得,在她的日记里,曾经提到过。”
20:59:45<足田寿堂> “同样的公寓里,她遇到过一位过去孤儿院的同伴。”
20:59:55<足田寿堂> “现在是OL的女性。”
21:00:25<菲斯-格兹特> ”嗯,她是有写过“
21:00:33<足田寿堂> “所以……这次案件,注意,我指的是井上桑和北条桑的这次案件,并非偶然,而且是一开始就是一个局。”
21:01:07<足田寿堂> “至少,在井上遇到那位孤儿院旧识开始,计划就已经展开了。”
21:01:22* 足田寿堂 摸了摸下巴
21:01:44<菲斯-格兹特> ”小夜子有什么利用价值吗?“
21:01:49<足田寿堂> “或许,我需要修正一下我的看法。计划……”
21:01:57<足田寿堂> “可能已经再开了。”
21:03:18<足田寿堂> “至于青井……如果暂且忽略他故意盯上什么人的话,莫非是打算阻止‘他们’?”
21:03:30<足田寿堂> “哈,这也只是猜测。”
21:03:36* 足田寿堂 耸耸肩,结束了自己的话
21:04:02<大川> “总之,我们现在唯一能接触到的,也只有青井了吧。”
21:04:41<菲斯-格兹特> ”而他至少也是事件的核心“
21:04:41<足田寿堂> “(其实是青井”
21:05:16<老社> 於是在三個人發表見解之後,你們有一個清楚的認識,這次的事件,背後起碼有兩股力量,一股是八木醫院和自衛隊;而另一股則是青井,當然也許他身後還有支持者。而引發小夜子事件的是哪一方,你們認為這個問題至為關鍵
21:06:24<老社> 於是你們打算怎麼做呢
21:06:40* 足田寿堂 沉默片刻。“你们,有收手的打算吗?”
21:06:40<大川> (先青井?
21:06:47<菲斯-格兹特> (我同意
21:06:49<老社> 跑車飛速掠過高速公路
21:06:53* 大川 苦笑
21:06:57<足田寿堂> (总不能杀上医院不是
21:07:04<西园寺博文> “虽然确实有点那样的打算,不过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吧”
21:07:13<老社> 前方是陰霾籠罩下的東京
21:07:14<大川> “老爷子,现在手都被咬住了。”
21:07:58* 足田寿堂 苦笑。“该说问问题之前就知道了答案吧。当做是老人家的呓语便是。”
21:08:08<大川> “把嘴橇开,也许还能再植;不要了那就肯定是丢了。”
21:09:13<大川> “那么,诸君谁还记得上次找到的青井的住址?”
21:09:15<足田寿堂> “那,恐怕只能先去找青井君了?毕竟总不能跑到八木医院踹门,也不能杀到防卫省聊天?”
21:09:22<老社> 經過將近兩小時的車程,在快到10點的時候,你們回到了東京
21:09:43<足田寿堂> “这个?”
21:09:55* 足田寿堂 掏出了笔记本,翻出了在警视厅资料室找到的一个旧地址
21:10:12<西园寺博文> “还是先去找诊所打狂犬病疫苗吧!”
21:10:15* 西园寺博文 举手
21:10:16<大川> “看看..."
21:10:18<老社> 足田拿出來的地址是在新宿區的某座公寓
21:10:35<老社> 從那裡到歌舞伎町步行不到三十分鐘
21:10:41<大川> "10点...不知道还有没有卫生所开门呢。”
21:10:58<老社> 西園寺感到傷口倒沒什麽異樣
21:11:00<菲斯-格兹特> ”医院有门诊接待的吧。“
21:11:10<足田寿堂> (这种应该找急诊?
21:11:17<西园寺博文> (急诊!
21:11:21<老社> (10點必須是急診
21:11:23<菲斯-格兹特> (en
21:11:26<大川> “这家伙住的地方真诡异..."
21:11:34<西园寺博文> (因为手受伤了有理由拖稿了!
21:11:53<大川> (于是先上医院?
21:12:12<老社> (隨便你們
21:12:57<大川> “可恶,希望那个魔法使会做药..."
21:13:00<足田寿堂> (就里面的人的思维,应该是优先管小命吧?
21:13:32* 大川 说着还是找了家医院停车
21:13:45<菲斯-格兹特> (啥?被狗咬了不是重症咩。。狂犬病100%死亡率。
21:13:47* 西园寺博文 挂急诊进去
21:13:50<老社> 在能見度糟糕的夜晚開車是件苦差事,大川有幾次差點碰到護欄或者轉錯彎,但你們還是到了醫院
21:14:10<老社> (安全到達
21:14:11<大川> “西园寺君记得钱包。”
21:14:23* 西园寺博文 点点头
21:14:26<Oicebot> 老社进行醫療检定: 1d3=2=2
21:14:27<大川> (这狗TM是吃腐肉的...
21:15:03<老社> (這段時間其他人等他?
21:15:04<足田寿堂> “所以我们真的要半夜三更上门?”
21:15:32<老社> (給我個答覆啊喂
21:15:41<西园寺博文> (问他们啊!
21:15:47<足田寿堂> (所以我问了?!
21:16:31<大川> “还是...等一会吧,应该花不了多久。”
21:16:33<老社> 西園寺的傷口只是被當作普通咬傷處理,在注射了狂犬病和破傷風疫苗,加上縫線之後,他感覺好多了
21:16:34<菲斯-格兹特> ”青井就是个不正常的人,所以我们应该在这个不正常的时间去拜访。“
21:16:43<足田寿堂> “真是微妙的逻辑呢。”
21:16:48* 足田寿堂 苦笑
21:16:50* 西园寺博文 于是扑腾扑腾又出来了
21:17:04<大川> (花了多久?
21:17:17<老社> 於是在一番鬧騰之後,時針已經快指向11了
21:17:32<大川> “开路。”
21:17:52* 大川 GPS指引我们
21:17:59* 足田寿堂 跟上
21:18:03<老社> (青井家?
21:18:24<老社> (西園寺現在應該是hp-1
21:18:29<西园寺博文> (是
21:18:33<西园寺博文> (12/13
21:18:58<老社> 又是一番驚心動魄的駕駛體驗,你們終於開到了青井的住處
21:19:09<老社> 那是一幢三層廉價出租屋,而且從外面看來,這裡幾乎沒住幾個人,房子外墻也掛著大大的“住客募集”標牌。
21:19:15<老社> 出租屋的一樓是一間看上去非常冷清的小賣部,雖然已經關門。但你們能看到裡面還有燈光。
21:19:37<老社> 根據警視廳的資料,青井應該是2樓的住客
21:19:46<大川> “离歌舞伎町这么近的地方,如此的萧条真是意外啊。”
21:20:08<西园寺博文> “毕竟是小巷”
21:20:08* 大川 抬眼看看2楼几家有人
21:20:12* 足田寿堂 张望2楼
21:20:21<老社> 樓上的窗口全黑
21:20:31<足田寿堂> “最好只是睡了。”
21:21:12<老社> (行動是?
21:21:18* 菲斯-格兹特 观察下大门是否有锁?
21:21:25<老社> (什麽大門
21:21:51<菲斯-格兹特> (厄,底楼没有门可以直接上?
21:21:52<大川> (出租屋应该是没有外门的吧
21:21:59<老社> (沒外門,可以隨便出入
21:22:36<菲斯-格兹特> ”我们直接上去?‘
21:22:37* 西园寺博文 于是摸进去
21:23:16* 大川 于是也上去
21:23:24<老社> 二樓有四個房間,但只有一個房間有門牌,那上面正是青井的姓氏
21:23:33<老社> 其餘三間似乎都搬走了的樣子
21:23:49* 西园寺博文 左右看看
21:23:50* 足田寿堂 叹了口气,跟在最后面
21:24:07<老社> (作家要看什麽
21:24:20<西园寺博文> (周围的情况
21:24:21<菲斯-格兹特> “大川,你们警察有没有万能钥匙什么的神奇小道具?”
21:24:25* 足田寿堂 进入时注意一下信箱
21:24:37<老社> 周圍倒是夜深人靜
21:25:16<老社> 信箱在1樓,足田注意到青井那戶的信箱似乎很久沒人拿過信,裡面塞滿了各種廣告單
21:25:43<足田寿堂> “唔……”
21:25:54<大川> “怎么看都是没有人的样子啊..
21:26:06<西园寺博文> “是啊”
21:26:06<足田寿堂> “要么青井君是个很懒的人,要么就是……可门牌还没换?”
21:26:26<菲斯-格兹特> “可能早就搬走了?“
21:26:43<足田寿堂> “那为什么不撤下门牌呢?”
21:27:18<菲斯-格兹特> ”在门口讨论没有意义吧?敲门OR撬门?哪一个?“
21:27:39<足田寿堂> “先敲门吧,免得三十分钟后在局子里大眼瞪小眼。”
21:27:43* 足田寿堂 敲敲门
21:27:58<老社> 良久,裡面沒有半點動靜
21:28:08<西园寺博文> “有办法开门吗?”
21:28:18<足田寿堂> “……不要上腿。”
21:28:20<大川> (火箭脚
21:29:04<大川> ”嗯...现在11点就是叫房东也太可疑了些.."
21:29:05<足田寿堂> “不知道房东住哪呢……”
21:29:37<老社> 你們想到樓下的那間小士多,也許可以從那裡掏點情報
21:30:04<足田寿堂> (这种时候我是觉得差不多可疑?!
21:30:25* 大川 管他,只能下去打听了
21:30:36<老社> (什麽叫差不多可疑?
21:31:12* 大川 于是来都小商店门口
21:31:32<老社> 裡面傳來電視的聲音
21:31:51<老社> 似乎是什麽漫才表演的樣子
21:32:05<足田寿堂> (我在想我是不是到周围转转,唔……是不是想多了
21:32:09<老社> 電視機裡傳來觀眾的笑聲
21:32:16<老社> (你要到哪轉?
21:32:37<足田寿堂> (算了,不熟悉环境,先不管了
21:32:42<大川> (上去敲敲...窗户口?
21:32:51<足田寿堂> (为什么不是门口
21:33:02<大川> (有门么?
21:33:04* 西园寺博文 上去敲……敲哪来着?
21:33:14<老社> (士多自然有門……
21:33:42* 大川 于是敲门
21:33:49<老社> 於是大川去敲門,過了一會,裡面傳來一聲不悅的問話“麻痹,誰大半夜的敲門,關門了!”
21:33:56<大川> “啊诺...打搅了。”
21:34:23* 大川 ⑨牙路
21:34:24<老社> “什麽鬼!”
21:35:00<老社> 又過了一會,你聽到門後面傳來窸窣的腳步聲
21:35:35<老社> 然後士多的小門打開了一條小縫
21:35:50* 大川 于是整整行头
21:35:53<老社> 半張酒色之徒的臉露了出來打量你們
21:36:09<老社> “什……什麽人。”
21:36:16<老社> 也許是被你們的人數嚇到了
21:36:30* 足田寿堂 看向大川
21:36:39<老社> 也許是除了足田以外的三個人都一臉殺氣
21:36:42* 西园寺博文 看
21:36:59* 西园寺博文 扶眼镜
21:37:01<老社> 那廝的聲音有點發抖
21:37:24<菲斯-格兹特> ”老板,来包烟先“
21:37:39<大川> “店桑,能问下公寓楼上(青井家)这两天有人住么?”
21:37:50<老社> “麻痹關門了,明天請早”
21:38:32<老社> “又是青井。”你們聽到老闆嘟噥了一句,“青井那混蛋最近都神龍見首不見尾,鬼知道他死哪去了”
21:38:45<足田寿堂> “我们之前也有人找过他吗?”
21:39:05<老社> 老闆抬眼看了下老滑頭,“你們是什麽人?”
21:39:10* 西园寺博文 推眼镜
21:39:20<足田寿堂> (所以我看大川?!
21:39:56<大川> “朋友。”
21:40:09* 大川 左手揣兜里
21:40:39<老社> “操,青井有這樣的朋友?別笑死人了,幾位是道上的吧。”
21:40:55<大川> “青井先生托我们带的‘药’到了。”
21:41:01* 足田寿堂 摸摸自己的帽子,还真有点这感觉
21:41:12* 西园寺博文 继续推眼镜
21:41:20<老社> “哈?什麽藥不藥的?”
21:41:26<老社> 老闆一臉茫然
21:41:28* 菲斯-格兹特 怀疑老板是否听得懂
21:41:34* 大川 这时候真面目当然要只漏一半了
21:41:48<老社> 這邊廂西園寺的眼鏡快要推到上額頭了
21:42:22<足田寿堂> “你就理解成,有生意往来的人吧。”
21:42:27* 足田寿堂 打圆场
21:43:12<大川> “总之,店桑碰到青井的时候记得透一声,他有几个朋友带了他要的‘药’来过了就对。”
21:43:13<老社> “反正都說了青井只是個租客,只要他不是不交房租我哪會操心他上哪了呢”
21:43:47<老社> “這傢伙平時早出晚歸,最近更是連影子都難看到。我怎麼傳話啊大哥們”
21:44:04<大川> “原来店桑是房东啊。”
21:44:05<足田寿堂> “那,上一次见到是什么时候?”
21:44:31<老社> “這……可能都兩三個禮拜前了吧”
21:44:58<足田寿堂> “呵……那,之前问道的,我们之前也有人来找他是吧?”
21:46:15<老社> “啊,對。之前有過兩個美女姐姐來找過他,麻痹這傢伙怎麼會認識這樣的女人呢,嘖嘖。”
21:46:31<西园寺博文> “两个?”
21:46:34<足田寿堂> “大概是什么时候?”
21:46:38<老社> 那廝的眼睛流露出下流的光芒
21:47:09<老社> “啊?一個大概是一個多月前來的吧,另一個茶髪姐姐是今天來的。”
21:47:23<大川> “今天?什么时候?”
21:47:40<老社> “下午的時候吧”
21:48:15<足田寿堂> “那可真是遗憾啊,茶发的,唔,‘大姐姐’么。”
21:48:25<菲斯-格兹特> “老板你还记得她们的样子么?”
21:49:02<老社> “唔……”
21:49:11<Oicebot> 老社进行老闆的靈感检定: 1d100=73=73
21:49:45<老社> “一個多月前的那個記不大清了,只記得也是個大美女。今天下午那個是個茶色短髮的美人”
21:50:05<大川> (小夜子的照片?
21:50:24<老社> (你們誰有?
21:50:34<足田寿堂> (股沟一下也能有吧
21:50:36<菲斯-格兹特> (手机里有吧
21:50:37<大川> (51的手机?
21:50:44<老社> (那就掏出來唄
21:50:44<足田寿堂> (先想想形象是否对得上
21:50:52* 西园寺博文 掏出手机GOOGLE小夜子的照片
21:51:08<老社> (形象來看,我發個圖好了
21:51:16<大川> (超越海棠的手机
21:52:35<老社> (反正形象來看,對不上茶髪美人這個就是了
21:52:52<大川> (给老板看看小夜子的?
21:53:04<菲斯-格兹特> (我可以用美术根据老板的描述做一张素描吗?
21:53:08<西园寺博文> “一个月以前来找他的是这个么?”
21:53:16* 西园寺博文 展示小夜子的照片
21:53:27<老社> (to菲斯,可以是可以……
21:53:51<老社> (不過只從隻言片語能畫出神似的……這個不大可能吧
21:54:02<老社> “一個月前的……應該不是她。”
21:54:35<菲斯-格兹特> (不是- -,边画边修改诶。。就像警察根据目击证人的证词话嫌犯像?
21:55:02<老社> (唔……你做個素描檢定吧
21:55:26<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46美术检定: 1d100=64=64
21:55:40<菲斯-格兹特> (orz...
21:56:57<老社> 菲斯試圖通過房東的話來描繪訪客的樣子,但對方的描述太過偏向色情幻想方面,結果就是讓菲斯畫出了一個av女優差不多的頭像
21:57:58* 大川 囧
21:58:04<足田寿堂> “唔,房东先生,不知道您有没有青井君的手机号码呢?”
21:58:18<大川> (去刚刚打好
21:58:22* 足田寿堂 丝毫不想去关心菲斯的画像
21:58:39<老社> “沒有。”
21:58:48<老社> 房東不以為然地聳肩
21:58:54<足田寿堂> “唔?那平时交房租的时候,都很准时吗?”
21:59:15<老社> “還算準時吧。”
21:59:32<老社> “反正丫就算跑我也有辦法抓他回來就是了。”
21:59:52<足田寿堂> “比如说?”
22:00:10<大川> “警察么.."
22:00:11<老社> 老闆不屑地看了足田一眼,沒打算回答這問題
22:00:26* 大川 嘲
22:01:06<老社> “反正我該說的都說了,青井我真不知道丫去哪了,就這樣”
22:01:16<老社> 老闆準備將門掩上
22:01:32* 西园寺博文 伸出脚拦住
22:01:39* 大川 一肘子把门顶住
22:02:08<老社> “幾位大哥,這樣是什麽意思?”
22:02:12* 大川 斜菲斯一眼:家伙
22:02:27* 菲斯-格兹特 家伙?
22:02:40* 足田寿堂 识趣地后退了两步
22:02:47<大川> (吧棒♂子拄着
22:03:01<老社> “雖然不知道你們混的哪條道上的,但還是客氣點比較好哦。”
22:03:10* 菲斯-格兹特 叹了口气,用手杖卡主门
22:03:13* 西园寺博文 歪头
22:03:41<大川> “房东桑,这跟道上的兄弟还真没啥关系。”
22:04:19<大川> “但是青井他不守规矩,我们也就不好这么走了不是?”
22:04:57<老社> (超游地說句好了,這裡的情報差不多的了
22:05:30* 大川 盯老板一眼
22:06:00<大川> “总而言之,之前带话的请求就拜托了。”
22:06:07* 大川 收回手
22:06:21* 西园寺博文 于是收回脚 耸耸肩
22:06:39<老社> “如果我會見到丫的話”
22:06:49<老社> 老闆趕緊將門關上了
22:06:57<大川> “可恶。”
22:07:05<足田寿堂> “呼……还以为你们要打起来呢。”
22:07:14* 大川 砸了旁边的墙一拳
22:08:00<老社> 施工質量本就不好的墻體發出不祥的咔咔聲
22:08:36<西园寺博文> “走吧”
22:08:44<菲斯-格兹特> "不进房间看一下吗?”
22:08:48* 大川 只能走人了
22:08:52<足田寿堂> “怎么进?踹门?”
22:08:57<大川> “踹门进去?”
22:09:08<菲斯-格兹特> “看看后面有没有窗吧?”
22:09:32<大川> “这可是2楼哦.."
22:09:41* 大川 不过还真过去看了看
22:09:42<菲斯-格兹特> ”。。搭个人梯呗。“
22:09:58<大川> (其实我们刚才心理学一记就解决了..
22:10:02<老社> 窗戶倒是有的
22:10:30<老社> 不過從一樓的窗戶看,似乎也是有鎖的樣子
22:10:33<西园寺博文> (对了!我忘了心理学!
22:10:50<老社> (望天
22:10:58<大川> “⑨,真背运。”
22:11:00<菲斯-格兹特> “敲个玻璃?”
22:11:35<大川> “似乎就是没打算让我们进去的样子。”
22:12:20<老社> (於是……?
22:12:26* 大川 突然又没了头绪,极其愤怒
22:12:54* 菲斯-格兹特 地上捡了块石头,对着青井的窗户来一发。
22:13:02<老社> (哇,你來真的?
22:13:25<大川> "我.."
22:13:32<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灵感!检定: 1d100=83=83
22:13:39<西园寺博文> (切……
22:13:40* 足田寿堂 企图阻止菲斯
22:14:59<老社> (菲斯你是真砸?
22:15:01<菲斯-格兹特> ”好吧,我有个计划,扔石头,没惊动人就进屋子,惊动人了就闪人,隔两天来爬窗。反正房东吃饱了没事做去修玻璃。“
22:15:09<菲斯-格兹特> (不会
22:15:27<大川> “既然都到这了.."
22:15:44* 大川 指了指小巷背面
22:15:49* 西园寺博文 点点头
22:15:52<西园寺博文> “走吧”
22:15:58<西园寺博文> “歌舞伎町不去看看可惜了”
22:16:20<足田寿堂> “唔,正好这个时候是营业时间么?”
22:16:41<大川> “蓝山俱乐部..没错吧。”
22:17:10<西园寺博文> “是”
22:17:34<大川> “那还站着干什么呢..."
22:17:40<足田寿堂> “碰碰运气么,好吧。”
22:17:45* 大川 一库
22:17:56<菲斯-格兹特> "好吧好吧。。你们都不同意。我扔好石头就来。。。“
22:18:00<足田寿堂> “首先,谁知道地址?”
22:18:08* 西园寺博文 于是带路
22:18:09<大川> (上次不是查了么
22:18:30<大川> “行了菲斯君。”
22:18:32<老社> 於是你們一行人又屁顛屁顛地跑去歌舞伎町
22:19:00<老社> 雖說現在已經是11點多了
22:19:32<老社> 但那裡的夜生活似乎才正好到高潮的樣子
22:20:04<老社> 不時駛過身邊的高級轎車,流連街頭大聲談笑的醉漢
22:20:07<足田寿堂> “这就是青春吗?”
22:20:10<大川> “噗...”
22:20:15* 足田寿堂 看一眼三个年轻人
22:20:21<老社> 你們正走入一個平時不大會接觸的世界
22:20:28* 大川 紧了紧衣服,拉低帽子
22:20:45<大川> “赶快吧,我讨厌这里。”
22:21:34<老社> 藍山俱樂部坐落在二丁目的某座大樓地下
22:21:50<大川> “地下..么”
22:22:01* 足田寿堂 观察走火通道
22:22:09* 大川 于是先看看门口有没有喜闻乐见看门大汉
22:22:12<足田寿堂> (理解为出事逃命的道路了吧
22:22:19<老社> 裝潢算是十分豪華
22:22:35* 西园寺博文 看看大门
22:22:42<老社> 看門大漢這種煞風景的東西似乎在這高雅的場所是看不到的
22:23:37<老社> (於是?
22:23:41* 西园寺博文 于是招手示意队友跟上,走进去
22:23:43<足田寿堂> (大概是看门帅哥么
22:23:53<大川> “看来没有保安把门,也肯定有会员什么的吧。”
22:24:11* 大川 鱼贯而入
22:24:13* 菲斯-格兹特 西园寺看来熟门熟路的,跟上
22:25:41<西园寺博文> (卡了?
22:25:48<老社> 所謂藍山俱樂部,其實就是一間高級酒吧。和外面那些嘈雜烏煙瘴氣的小酒吧不同,這裡放的是悠然的洋樂,顧客都端坐在座位上小聲談笑,你們覺得更像走進了一間西餐廳
22:26:25<老社> 你們一走進去,一個酒保就走上來
22:26:27<西园寺博文> (不行就别勉强
22:26:35<西园寺博文> “4个人”
22:26:45<大川> “...这地方我反而觉得比波本大楼后面的小巷子更险恶.."
22:26:50* 足田寿堂 整理帽子
22:27:02* 大川 低声
22:27:06<老社> “4個人是嗎?是吸煙席還是非吸煙席”
22:27:17<老社> (這裡來個靈感
22:27:27<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灵感检定: 1d100=68=68
22:27:31<西园寺博文> (过
22:27:31<老社> (行了
22:27:33<Oicebot> 大川进行70拉检定: 1d100=4=4
22:27:34<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灵感检定: 1d100=93=93
22:27:46<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85过检定: 1d100=49=49
22:28:26<老社> 事實上從這酒吧的格局和你們的常識,你們覺得吸煙席這個問題似乎在這裡問并不恰當
22:28:53<老社> 直覺告訴你們,這也許是什麽暗號
22:29:14<西园寺博文> “吸烟席”
22:29:17* 西园寺博文 挑眉
22:29:24* 足田寿堂 看一眼大川
22:29:42* 大川 看作家
22:29:48<老社> “好的,我來給幾位帶路。”
22:30:18<老社> 酒保點點頭,將你們帶到轉角的一個包廂
22:30:25* 菲斯-格兹特 跟着酒保
22:30:36<老社> “請幾位稍候。”說完酒保就退出去了
22:30:50* 西园寺博文 懒散地坐下
22:31:14<菲斯-格兹特> “SO ,烟区=那啥区?”
22:31:22* 大川 找个容易出去的角坐下了
22:31:30<老社> 過了一會兒,一個身穿正裝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22:31:44<老社> 這貨還留了點小鬍子
22:32:01<大川> (2分钟去收个碗
22:32:07<老社> 只見他打量了一下你們
22:32:51<老社> “幾位是第一次來的吧?”
22:33:26<老社> 語氣畢恭畢敬
22:33:36<菲斯-格兹特> “是的”
22:33:38<老社> =================================黑幕拉上了============================================
20:27:46 <老社> (如果想回憶更多情報可以試圖做一個靈感
20:28:04 <足田寿堂> .r d100 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
20:28:05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检定: 1d100=100=100
……
22:14:42 <老社> (或者試下一個靈感?
22:15:06 <足田寿堂> .r d100 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
22:15:07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检定: 1d100=86=86
……
22:39:43 <老社> (做一個靈感給你們指路,雖然我覺得也許不需要……
22:39:59 <足田寿堂> .r d100 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
22:40:01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检定: 1d1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