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幻觉残留]第五回 闖地穴終見一血 聽異聞難免san check  (阅读 1176 次)

副标题: RT

离线 Euan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 my notion
2013.6.1
劇透 -   :
<老社>   =================================雖然少了一個犧牲品不過應該大丈夫=======================================
<老社>   前文再續,話說西園寺的一個亡靈飛踢之後,你們得以破門進入荒廢的孤兒院
<老社>   而那幢怎么看都是恐怖片現場的大樓就這麼佇在你們眼前,沒關嚴的門在風中不祥地搖晃著
<菲斯-格兹特>   ”我们进去吧?“
*   菲斯-格兹特 向建筑内张望
<老社>   而老滑頭則似乎有點害怕,他以“我在外面幫你們把風”這個拙劣藉口縮到大門那裡不敢跟你們走
<老社>   你們能看見他在那裡嚇得發抖
*   大川新平-傻豆 打著手電筒看看大廳是通到其他地方
*   菲斯-格兹特 看看墙上有没有地图
*   西园寺博文 也打着手电跟着
*   大川新平-傻豆 好吧,那就看看這樓幾層先
<大川新平>“上次那個護工告訴我們的‘秘密輔導’的位置是地下室?
<老社>   這棟樓高四層
<菲斯-格兹特>   ”是的。。不过我想别的房间也可能有线索。“
<大川新平>“去...孤兒院這麼高,至於么。”
<老社>   大廳的外面就有一層的平面地圖,不過你們仔細檢查過一次地圖也沒發現標著地下室或者往下走的樓梯
*   大川新平-傻豆 捏捏兜裡的藥瓶
<大川新平>“問題是怎麼下去..."
<菲斯-格兹特>   ”唔,大川,这边没标明有地下室,难道是秘室。。“
<菲斯-格兹特>   ”笨办法一间一间找吗?“
<大川新平>"密室..大媽也就不會知道吧。”
<西园寺博文>   .R D100 侦查裸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侦查裸检定: 1d100=91=91
<菲斯-格兹特>   .r d100 侦查-20 45过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侦查-20 45过检定: 1d100=65=65
<大川新平>“既然如此..."
<大川新平>.d d 偵測75-20
<Oicebot>   大川新平-傻豆进行偵測75-20检定: 1d100=93=93
<老社>   於是你們在大廳轉了一圈,除了塵封的前臺和東倒西歪的陳設以外啥都沒發現
*   大川新平-傻豆 反正無事打手電晃晃前臺有什麽
*   菲斯-格兹特 拿手杖敲击着地板试图找出有无空洞声。。
<老社>   前臺上早就空無一物,只有一個被灰塵蓋得差點看不到字的“接待處”的牌子
<老社>   菲斯敲擊地板的聲音在這座死寂的建築物中迴蕩著,不過大理石地板并沒有什麽異樣的樣子
<大川新平>“大媽說第一批來的孩子都會去接受‘指導’..."
<菲斯-格兹特>   “嗯?”
<大川新平>"那地下室的規模一定不會很小的樣子。”
<菲斯-格兹特>   “是的”
<西园寺博文>   “所以我们转一圈一定能有发现”
<菲斯-格兹特>   “那我们现在先兜一圈?”
*   大川新平-傻豆 自顧自拿著地圖一間房一間房的開始比對了
<大川新平>“除非...入口不在室內,否則肯定能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西园寺博文>   “总之,一间间看过去吧”
*   菲斯-格兹特 哼着小曲前进
<老社>   於是在幾束蒼白的光芒的指路下,你們開始在黑暗中摸索
*   大川新平-傻豆 於是順墻看看厚度是否平均
<菲斯-格兹特>   "要不我们先去活动室看看?”
<老社>   電梯的門緊閉,不過你們注意到那裡沒有向下的按鈕,所以應該不能從這個電梯下所謂的地下室
<老社>   而已經廢棄的活動室裡面橫七豎八地放著大桌子和架子,大概上面擺設的玩具之類的已經被拿走了,這些笨重家私就沒搬走
*   Oicebot 挥手:“老社老伯,慢走~~~”
<西园寺博文>   .OICEBOT OFF
*   西园寺博文 找一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   菲斯-格兹特 四出搜查,顺便敲击地板
*   大川新平-傻豆 看看有沒有靠牆的大櫃子什麽的
<菲斯-格兹特>   .r d100 65成功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65成功检定: 1d100=93=93
<大川新平>.d d 偵測75
<Oicebot>   大川新平-傻豆进行偵測75检定: 1d100=41=41
<西园寺博文>   .R D100 裸侦查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裸侦查检定: 1d100=28=28
<大川新平>“哎?”
*   菲斯-格兹特 听到大川声音抬起头来”发现了什么?“
*   大川新平-傻豆 打著手電筒向柜底照亮
<大川新平>“這裡有什麽..記號”
*   西园寺博文 查看
<老社>   “我總有一天會殺掉你們。”歪歪扭扭的小字刻在架子靠墻的一側
*   菲斯-格兹特 掏出相机 拍了下来
*   西园寺博文 用手机也拍一下
<菲斯-格兹特>   ”怨念好重的小鬼头。。。“
<大川新平>“我去.."
*   大川新平-傻豆 感到背后發凉
<老社>   除此以外,活動室似乎并沒什麽發現
<西园寺博文>   “那么继续搜索下一间吧”
<大川新平>“好吧其實我在國小的時候也喜歡刻這玩意.."
*   菲斯-格兹特 尝试推动下靠墙的架子
<老社>   架子在菲斯的努力下挪動了一點
<老社>   但什麽都沒發生
<西园寺博文>   “有什么感觉么”
<老社>   不過發出的摩擦聲讓人很不舒服就是了
<菲斯-格兹特>   ”挺正常的一个架子...看来小鬼随手刻的?“
<菲斯-格兹特>   ”似乎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去下一间吧。“
*   菲斯-格兹特 临走前不甘心的拿手杖敲敲墙壁
*   大川新平-傻豆 於是也打著手電出去了
*   大川新平-傻豆 走順時針,下一個是圖書室
<老社>   圖書室比剛才的活動室要大得多
*   菲斯-格兹特 观察下房间
*   大川新平-傻豆 照樣亂逛,看看擺設
*   西园寺博文 四处查看
<老社>   而遺留的東西也更多了,各種書架都原封不動地在原地發霉,霉斑下面你們能隱約看到畫著的卡通人物,例如小丸子和阿拉蕾什麽的
*   菲斯-格兹特 翻翻书籍,看看有没有熊孩子的留言
<大川新平>“也難為小孩子們看這些80年代的東西了。”
<老社>   靠東南角的兩個書架不自然地往外敞著,呈八字形展開
*   西园寺博文 上去查看
*   菲斯-格兹特 边翻书边说“80年代的许多东西到现在还是经典呢,不论是音乐还是漫画。。”
*   大川新平-傻豆 湊近看看這是什麽play
<老社>   書架後面赫然是一個兩米高的大洞,似乎是通往地下的樣子
<菲斯-格兹特>   ”这么简单。。。?“
*   菲斯-格兹特 有点不敢置信。。。
<大川新平>"...."
<老社>   的確發現這東西簡單得有點不可思議
*   大川新平-傻豆 看看書架移動的痕跡是否新鮮
<西园寺博文>   “……这个”
<大川新平>.d d 偵測75
<Oicebot>   大川新平-傻豆进行偵測75检定: 1d100=47=47
<老社>   大川一眼就看出,這兩個書架拖動的痕跡也有一點年頭了
<老社>   并非最近之作
<老社>   不過除此之外,大川也注意到通往洞口的塵埃中留著有什麽拖過的痕跡
<大川新平>"看來不用擔心一進去就被熱烈歡迎了。“
<老社>   那痕跡比較新
<大川新平>“...剛才的話我收回。”
<菲斯-格兹特>   “要不要投石问路一下?”
<西园寺博文>   “只怕不是投石问路是打草惊蛇”
<老社>   從電筒光的探照來看,這個通道往下還是挺深的
<菲斯-格兹特>   “大川,那个拖拽的痕迹是新是旧?”
<大川新平>”最近的..."
<菲斯-格兹特>   “似乎也有些年月的样子。我们悄悄地摸下去还是先丢个啥的看看?”
<西园寺博文>   “总之大家小心就好”
<西园寺博文>   “小心下去吧”
<大川新平>“難怪要把孤兒院建在這麼偏的地方了。”
*   大川新平-傻豆 貼著牆壁向下去,手電筒照天
*   菲斯-格兹特 学着专业人士的动作跟在后面
*   西园寺博文 活动下关节然后跟上
<老社>   黑暗的通道似乎很長,而且走在裡面讓人更不舒服,可能是長期不通風的緣故,裡面的塵土味道更重
<老社>   而在這渾濁的空氣中,似乎還有一股惡臭
<老社>   通道直通往下一段路,然後是往左折
<老社>   最後終於來到了你們認為是“地下室”的地方了
<菲斯-格兹特>   “咦?就是这里了?”
<老社>   這裡和上面的景觀完全不同,如果要類比的話,這裡更像是某個研究所的樣子
<大川新平>“看來,不出所料。”
<老社>   實驗臺、兩邊的藥品柜都讓你們有種闖進廢棄病棟的錯覺
*   大川新平-傻豆 於是打著手電到處看
*   菲斯-格兹特 拿着手电四出照一下,顺便看下大川前面发现的拖曳痕迹到哪里了
*   西园寺博文 站在后面盯住他们两以防有什么意外
<大川新平>“再怎麼樣離奇的猜想,看來現在都不過爾爾了呢。”
<菲斯-格兹特>   .r d100 求给力啊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求给力啊检定: 1d100=29=29
*   大川新平-傻豆 於是看看藥櫃
<大川新平>.d d 偵測75
<Oicebot>   大川新平-傻豆进行偵測75检定: 1d100=62=62
*   菲斯-格兹特 指出拖曳的痕迹往左边去了
<西园寺博文>   .R D100 裸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裸检定: 1d100=90=90
<老社>   事實上藥品柜只是你們的聯想,裡面早就什麽都沒有了
<菲斯-格兹特>   "有什么东西拖到左边的房间里了。“
<菲斯-格兹特>   ”我们去左边房间看看?“
*   大川新平-傻豆 於是先湊近看看門的格局,順便聞聞氣味是哪來的
*   西园寺博文 跟上
<老社>   氣味充斥在這個地下空間裡,讓這裡的渾濁空氣更讓人難受
<老社>   門是普通的木門,但似乎厚度還是比一般的房門要厚不少
<老社>   而房間裡面有兩大張桌子
<大川新平> 9?
<老社>   看上去上面曾經放過電腦還是電視一類的東西
*   西园寺博文 进去检查
*   菲斯-格兹特 在西园寺身边打掩护
*   大川新平-傻豆 當然是進去啰
*   菲斯-格兹特 看看痕迹拖到哪里了
<老社>   追蹤著痕跡的菲斯發現那東西一直伸延到一張桌子的旁邊就消失了
<菲斯-格兹特>   .r d100 65成功
*   大川新平-傻豆 於是房間里還有其他的東西嗎?
<菲斯-格兹特>   .r d100 ?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65成功检定: 1d100=80=80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检定: 1d100=4=4
*   菲斯-格兹特 一脸震惊
<菲斯-格兹特>   ”那边的桌子旁边有血迹“
<大川新平>“什麽?”
<西园寺博文>   “原来如此”
<老社>   菲斯的話音剛落……
<西园寺博文>   “人体实验么”
*   大川新平-傻豆 繞過來
<西园寺博文>   .R D100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87=87
<大川新平>.d d
<Oicebot>   大川新平-傻豆进行检定: 1d100=64=64
<老社>   似乎在不知不覺中,那股臭味變得越發濃烈
<老社>   你們現在能辨別出,那是野獸毛皮的臭味
<大川新平>“什麽鬼..."
<西园寺博文>   “什么?”
<菲斯-格兹特>   ”你们怎么啦?“
<老社>   不過這發現有點遲了,在菲斯喊話的一剎那,站在門邊的西園寺感覺到後面有什麽在急速靠近
*   大川新平-傻豆 手電指
<老社>   等他回頭的一剎那,他只能看見一雙血色放光的眼睛不斷放大,然後侵占了他整個視野
*   菲斯-格兹特 回头
<老社>   .r 1d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20=4=4
<老社>   .r d6+d4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6+1d4=4+1=5
<老社>   西園寺感到一隻野獸猛地撲到了身前,他來不及做任何反應就被一股大力撞倒
<西园寺博文>   “唔多……”
<老社>   然後是肩膀處一陣火辣辣地痛,似乎被什麽東西緊緊咬住的感覺
*   大川新平-傻豆 下意識一把抓過去
*   老社 已将主题更改为:西園寺-5 ? 大川 菲斯
<老社>   大川的手電及時地照過去,你們發現出現在你們眼前的生物并不是人,更不是你們曾經看過的所有生物
<老社>   它有著像貓一樣弓著的背,細長的手腳,閃著詭異紅光的眼睛,裸露的蒼白肌膚,如同野獸一般的怪異外形。
<西园寺博文>   “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鬼玩意”
<西园寺博文>   “不过咬的我好痛啊……”
<老社>   而此刻,它的大嘴正緊緊地咬住西園寺的左肩,似乎在貪婪地吞食著什麽
<菲斯-格兹特>   ”这是什么生化合成兽么。。。“
<大川新平>“這是什麽玩意?”
<大川新平>“管你是什麽——”
<西园寺博文>   .R D100 SAN80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SAN80检定: 1d100=48=48
<菲斯-格兹特>   . d100 san70
<大川新平>.d d SAN 80
<Oicebot>   大川新平-傻豆进行SAN 80检定: 1d100=59=59
<菲斯-格兹特>   .r d100 san70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san70检定: 1d100=54=54
<老社>   雖然這怪物讓你們汗毛直豎,不過你們堅強的意志抵受住了這次衝擊
*   西园寺博文 虽然还不明情况但是下意识一个膝撞顶上去
<西园寺博文>   .R D100 KICK80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KICK80检定: 1d100=11=11
<西园寺博文>   .R D100 武术60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武术60检定: 1d100=65=65
<西园寺博文>   .R 2d6+1d4 击晕还有伤害么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击晕还有伤害么检定: 2d6+1d4=(2+3)+2=7
<老社>   西園寺的提膝非常有力,怪物不自覺舉起爪子來擋
<老社>   .r d100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100=49=49
<老社>   不過能踢碎門鎖的西園寺自然是不把小小爪子放在眼裡
<老社>   .r d100 hp不告訴你
<Oicebot>   老社进行hp不告訴你检定: 1d100=92=92
<老社>   隨著西園寺一下南斗白鷺拳,那東西被踹飛兩米
<西园寺博文>   .R D100 KICK80武道60追击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KICK80武道60追击检定: 1d100=73=73
<西园寺博文>   .R 1D6+1D4 追击伤害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追击伤害检定: 1d6+1d4=3+3=6
<西园寺博文>   “哦打……”
<菲斯-格兹特>   ”绣花枕头吗!“
<老社>   非人的怪物被非人的西園寺一腳踹得老高,然後重重摔到地上
*   西园寺博文 做出了李小龙的经典收招POSE
<老社>   眼看著一動不動了
<西园寺博文>   “好痛……”
*   西园寺博文 检查肩部的伤口
*   菲斯-格兹特 好奇的看下不明生物,拍照留念
*   大川新平-傻豆 掏出急救包
<大川新平>“我看看怎麼回事?”
*   菲斯-格兹特 去检查下不明生物
*   菲斯-格兹特 还有气吗?
<大川新平>“小心點,那東西說不定命夠硬。”
<老社>   上前打算拍照的菲斯發現那生物似乎還有一點生命的跡象
<菲斯-格兹特>   "他还活着。”
*   菲斯-格兹特 试图击晕
<大川新平>“這到底是什麽東西?剝了皮的獵狗?”
<老社>   事實上這廝已經失去了意識
<老社>   不過什麽時候會取回意識就不知道了
<菲斯-格兹特>   "大川,你那边有绳子什么的。。先绑起来吧- -?“
<西园寺博文>   “嗯”
<西园寺博文>   “这家伙可凶了”。
*   大川新平-傻豆 在急救包里找結實的繃帶
<大川新平>"脫了,我看看。“
*   西园寺博文 将外套和衬衣扒下
*   菲斯-格兹特 用皮带把不明动物的四肢紧紧的扎在一起
*   大川新平-傻豆 拿出碘酒和棉墊
<大川新平>"忍著點,老天爺保佑這狗東西沒毒.."
<大川新平>.d d 急救70
<Oicebot>   大川新平-傻豆进行急救70检定: 1d100=97=97
<老社>   於是……一個大男人對著不明生物解下褲帶,另一個則脫下了衣服
*   菲斯-格兹特 顺便用领带把不明生物的嘴巴绑了起来。。
<老社>   傻豆的緊急處理雖說沒將傷口弄得更糟,但也沒弄得更好
<大川新平>"可惡..咬的深了點.."
<西园寺博文>   “看来只能回东京找医生了……”
<西园寺博文>   “估计还要打狂犬病疫苗”
*   西园寺博文 苦脸
<菲斯-格兹特>   "那是必须的吧,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老社>   就在你們忙這忙那時,地上的那隻東西似乎也清醒過來了
<大川新平>"哦去。“
<老社>   雖然嘴被堵住了只能發出類似嗚咽的聲音,但似乎那東西想對你們說什麽
<菲斯-格兹特>   ”(⊙o⊙)…,是我的错觉么。。似乎它想交流的样子?“
*   大川新平-傻豆 騎在怪物身上,扭住前爪
<老社>   怪物的嗚咽聲更重了
*   菲斯-格兹特 看到大川就位了,便把领带解开了
<大川新平>“好吧,我不知道你是啥玩意,不過想要我們放開你,現在就安靜,懂了?”
<老社>   那東西似乎能聽懂人話,果然就不掙扎了
<大川新平>“菲...斯君,扶作家起來。”
*   菲斯-格兹特 找了张凳子,扶起西园寺
<老社>   等領帶被取出來,才小聲地開口說話,那聲音很高很急速,很像是人在哭泣的時候發出的聲音
<老社>   “饒……饒命。”
<大川新平>“很好,乖♂乖聽話就對了。”
<菲斯-格兹特>   ”纳尼!!竟然真的会说话!!!“
<西园寺博文>   “可是咬的我很痛啊,不好好教训一下可不行”
*   西园寺博文 做出一副凶恶的样子
*   大川新平-傻豆 手肘仍頂在怪物的後頸椎上
<老社>   “小……小弟不是故意冒犯的……饒……饒命”
<大川新平>“說清楚,你是啥玩意?爲什麽到這來?這里到底是什麽地方?”
<老社>   “只是以為……啊不,什麽都沒有!”
<菲斯-格兹特>   ”以为什么?“
<老社>   怪物的紅眼珠轉了轉,“五郎,叫我五郎就好。”
<西园寺博文>   .R D100 心理学86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心理学86检定: 1d100=9=9
<大川新平>“耍花樣?”
<老社>   事實上這隻東西的僵硬的臉也不能看出表情
*   西园寺博文 跺了跺脚
<老社>   不過如果將它看作是和人相似的生物的話……西園寺還是能感覺到對方在盤算著什麽
<西园寺博文>   “都这样了还想耍花样”
<西园寺博文>   “想多挨几下么”
<老社>   “不想,不想!”
<大川新平>“很好,那麼五郎...先生,沒錯?”
<西园寺博文>   “那就老实点”
<大川新平>“說清楚,你到這來是幹什麼?”
<老社>   “對,五郎。我就是五郎”
<老社>   “這……這裡是小弟的家,啊不,是小弟的狗窩啊。”
<大川新平>“家?”
<老社>   “還想問下各位大哥光臨小弟的狗窩干什麽呢。”
<菲斯-格兹特>   ”你怎么会说话的。。。“
<大川新平>“你到底是什麽玩意?”
<老社>   “我……我也不知道我是什麽……只是以前他們都管我叫食尸鬼。不過我的名字是五郎,是五郎”
<大川新平>“食尸鬼...."
<西园寺博文>   “这种玩意居然真存在啊”
<大川新平>"你在這裡...呆了多久了?”
<西园寺博文>   “我一直以为只在小说里有呢”
<菲斯-格兹特>   ”不不不,即使存在也不会是这种样子吧,可能他以前是专门处理尸体的?“
<老社>   “…………很多年了,很多年了。”
*   大川新平-傻豆 想起老闆和咖啡館里的人聊過的中東神話
<老社>   對方喃喃道
<大川新平>“這樣么..."
<菲斯-格兹特>   ”把你知道这里的情况通通说出来,反正时间还有的是。“
<老社>   “不敢請問幾位是什麽人,怎麼會找到這種地方。”
*   西园寺博文 看了眼大川
<大川新平>"沒什麼,只是探究一下這個地方的歷史而已。”
<大川新平>“這裡只有你一個..人?”
<老社>   “只剩我一個好久了,都幾年了。”
<大川新平>“以前你就在這一帶么?”
*   大川新平-傻豆 突然想到這裡是自殺聖地,打了個寒戰
<老社>   “嘻嘻,這一帶是天堂啊。不用走多遠就能找到吃的。”它說著還讓人噁心地舔了舔牙齒
<菲斯-格兹特>   “五郎你知道这个孤儿院的故事吗?”
*   大川新平-傻豆 忽然極其不願意再壓住這”食尸鬼“但又不敢鬆手
<老社>   “孤兒院……你說這裡?唔,不大清楚,不大清楚。”
<菲斯-格兹特>   “唔?你前面还说他们都管你叫食尸鬼呢,一定是常常来的吧?”
<大川新平>“你剛剛才到這裡?”
<西园寺博文>   .R D100 心理学再看看他有什么隐瞒没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心理学再看看他有什么隐瞒没检定: 1d100=86=86
<老社>   “我……”五郎被菲斯的話嗆到了
<老社>   西園寺能察覺到這廝在隱瞞著什麽
<西园寺博文>   “你还在耍什么花枪”
*   西园寺博文 皱起眉头
<大川新平>“好吧,五郎先生,這裡兩條路。”
<老社>   “唔……?”
<大川新平>“一,在下是警視廳...哦,不知道你聽說過這個詞沒有,或者你理解江戶同心也成。”
<大川新平>“...專門解決一些‘大人物’和平民百姓不太喜歡聽到的東西的,想必你也知道這裡也不會有一般人摸進來吧。”
<老社>   “嗯嗯。”
<大川新平>“所以呢,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清理掉一些‘臟東西’,也自然就是在下的工作啦。”
<大川新平>“不過呢。第二,我們相信萬物有價...實話實說,把你知道這裡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我們,然後咱們兩清,我擔保不會有送報紙的上門來。”
<老社>   “唔,原來如此呢”
*   西园寺博文 露出笑容,揉拳头关节
<大川新平>.d d 嘴炮75
<Oicebot>   大川新平-傻豆进行嘴炮75检定: 1d100=91=91
<老社>   “你們想搞點這個孤兒院的歷史對吧,嘻嘻,你們找對人了。”
<老社>   如同野獸一般醜陋的臉上裂出一個笑容
<西园寺博文>   “没错”
<西园寺博文>   “我们姑且就是为这个来的”
<大川新平>“很好,第一。”
<老社>   “然後呢?你們打算知道什麽東西?”食尸鬼的紅眼盯著西園寺,“不過先聲明,從我這裡說出去的東西說不定會讓你後悔聽了哦”
<大川新平>“這個孤兒院是爲什麽建起來的,大概是什麽時候?“
<老社>   “爲什麽建起來?嘻嘻,當然是爲了收容可憐無辜的孤兒啦……騙你的。”
*   菲斯-格兹特 找了把椅子坐在门口认真听
<老社>   “這裡可是全日本或者全世界都沒有的孤兒院,這裡收養的孩子可是到處都找不到的…………”
*   大川新平-傻豆 凝神細聽
<老社>   “怪物啊。”食尸鬼夸張地裂嘴大喊
<大川新平>“誰能夠錄音?”
*   菲斯-格兹特 掏出手机录音ING...
*   大川新平-傻豆 不自覺的緊了一下手
*   西园寺博文 示意自己的手机录音键已经打开了
<老社>   “不過這樣說也不對,應該是曾經收養過怪物而已。嘻嘻”
<老社>   也許是很久沒跟人說過話了,五郎似乎很有談話慾
<老社>   “對,收養,然後培養這些怪物孩子是這裡的使命,啊不,我應該用過去式,曾經是這裡的使命”
<菲斯-格兹特>   “他们的目的是?”
<老社>   “目的?老兄,你養好狗的目的是什麽?是貪他們好看嗎?嘻嘻”
<菲斯-格兹特>   “直接说重点。。”
<老社>   “養怪物自然是讓他們去干人類都做不到的事情啦,例如……”
<菲斯-格兹特>   “比如?”
<老社>   僵尸臉陰暗了下來,一直笑著的大嘴也合上了
<大川新平>"邪教?"
<大川新平>“謀殺?”
<老社>   “能將兩個大隊一晚上殲滅掉的可怕戰鬥力……”
<大川新平>“....."
<老社>   似乎是念出什麽詛咒的詞語一樣,食尸鬼一字一句地說出來
*   西园寺博文 手机搜索 军队 发疯
<大川新平>"什麽兩個團...你說清楚!給我說清楚!”
*   西园寺博文 以及搜索军队 2个大隊
<菲斯-格兹特>   ”似乎在哪里有听到过的样子?“
<老社>   “想聽?真的想聽?這可不是什麽孩子的童話哦”
<老社>   西園寺發現手機在這裡是沒信號的
<大川新平>“見鬼..老騙子在這裡的話他肯定知道
*   西园寺博文 回忆一下听说过这种事么
<大川新平>“我再說一遍,說-清-楚。”
<菲斯-格兹特>   "别耍滑头”
<老社>   “吶,你們都知道太平洋戰爭吧,我們皇軍一路殺過去修理那些東亞蠻子的事情”
<菲斯-格兹特>   “继续”
<西园寺博文>   “然后被人反推回来砸了2颗原子弹”
*   大川新平-傻豆 看來這小子至少是戰爭以後的傢伙了
<大川新平>“然後呢?‘
<老社>   “那是在菲律賓的事了,那年我們不費吹灰之力就將那裡的愚蠢外國人軍隊打走了”
<老社>   “不過那些土著的蠻子占著海邊的地,還到處給我們打遊擊,於是司令部就讓我們兩個野戰團去肅清這些可惡的蠻子,哼”
<菲斯-格兹特>   “咦?你以前竟然还是个军人- -!?”
*   大川新平-傻豆 仔細聽
<老社>   “一開始的戰事很順利,那些蠻子連槍都不利索,我們很快就將他們的村子洗劫一空,無論男人,還是女人,還是小孩,都沒剩下”
<老社>   紅眼睛似乎很神往地看著遠方
<老社>   “不過就在我們打算撤退的前一天晚上……”
<老社>   “那晚霧很大,非常大,大得不行。放哨的哥們都幾乎看不見兩米外的房子”
<老社>   “我們都縮在房子裡打牌,大隊長那晚上還輸了不少給我呢。然後……然後他們就來了,毫無徵兆地來了……”
<老社>   血色眼睛睜得大大的,僵尸臉都皺起來了,讓人看了很不舒服
<菲斯-格兹特>   "谁?谁来了?“
<老社>   “在霧裡的巨人……爪子……章魚般的觸手……士兵們無法反抗地被吞食……槍彈刺刀都根本傷不到他們分毫……”
<大川新平>“......"
<菲斯-格兹特>   ”唔,有着触手和爪子的巨人?“
<西园寺博文>   “听上去很糟糕”
<西园寺博文>   “你怎么活下来的?”
<老社>   “等我回過神來,我的胸膛已經被掏空,對,甚至沒有痛苦,然後我就什麽都不知道了……”
<大川新平>“所以你就成了...這個樣子?”
<老社>   “直到我再次醒來,周圍都是戰友們的尸體,大隊長?早就沒影了”
<菲斯-格兹特>   ”所以那次袭击后你就变成这幅样子了?然后孤儿院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老社>   “不過我活下來了,雖然和以前不一樣……而且我才發現,原來戰友們的肉……是那么甜美的……”
*   大川新平-傻豆 強忍住嘔吐感
*   西园寺博文 挑了挑眉
<菲斯-格兹特>   “变身之后思维方式也变化了呀”
*   大川新平-傻豆 低聲
<老社>   “但是上天還是沒有放棄我……他還是來找我了,而且還聽信我的話,將我從那鳥不拉屎的地方帶回了日本。”
<菲斯-格兹特>   “他?”
<大川新平>“不是說食人族會變成食尸鬼...如今讀之想當然爾.."
<老社>   “我們師團的軍醫,當時的軍銜好像是……少佐吧”
<大川新平>"醫生?”
<大川新平>“他是不是姓八木?”
<老社>   “對,八木桂少佐。”
*   大川新平-傻豆 給另外兩個人使了個眼色
<菲斯-格兹特>   “为什么我没有意外的感觉呢。。”
<大川新平>“他找你...幹什麼?”
<老社>   “做什麽?我可是經歷了那場戰鬥生存下來的唯一證人,對他而言自然是不可缺少的參考人。”
<菲斯-格兹特>   “继续吧,然后他听到你那个触手巨人有什么反应?”
<老社>   “……回國之後很久我都藏在他給我安排的地方,聽他說我們戰敗了,天皇遭到了羞辱,我們要報仇……而我目睹的東西,就是我們復仇的資本之一……”
<西园寺博文>   “疯子的呓语”
<菲斯-格兹特>   “有种想靠哥斯拉赢得战争的感觉。。。”
<大川新平>“證人?”
<大川新平>“他...弄出了那些,額,怪物?”
*   大川新平-傻豆 覺得對著一個怪物談怪物有些奇怪
<大川新平>“我...可惡..."
<大川新平>"就是這裡?”
<老社>   “不過少佐在不久后也去世了,接他班的是他的兩個兒子,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搞到那些孩子的,不過當他們告訴我這就是我們復仇的希望時,我自然是很樂意幫忙……”
<大川新平>“那麼...接下來。”
<西园寺博文>   “看来还真和军队有关”
<大川新平>“霧月教和山羊組...你這傢伙肯定也知道吧。”
<老社>   “什麽山羊什麽霧的?我可不喜歡吃羊肉"
<大川新平>“別刷花樣——”
<西园寺博文>   .R D100 心理学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心理学检定: 1d100=75=75
<老社>   西園寺感覺這廝似乎真的不知情
<菲斯-格兹特>   “所以那以后你就一直在这里帮助他们人体试验?'
<大川新平>“所以你就一直窩在這個地方?後來你干的都是什麽事情?”
<老社>   “說是幫忙……嘻嘻,不過是幫他們處理一下失敗品而已。”這廝又噁心地舔了舔上唇
<大川新平>“惡.."
<大川新平>"對了。”
*   大川新平-傻豆 掏出寫著小夜子和青井名字的紙
<菲斯-格兹特>   ”那批孩子成功了多少个?“
<大川新平>“既然你在這裡呆了怎麼久...那麼這兩個你肯定知道吧。”
<老社>   “成功了幾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享……處理掉的就有十幾個”
<老社>   “唔……我從來不認名字,給我看也是白搭”
*   大川新平-傻豆 看來成功率不高啊,難怪日本會戰敗了,科學力和德意志完全不是一個水平
<菲斯-格兹特>   ”大川,照片有吗?“
<大川新平>“好像我只有我自己的...西園寺君的手機上大概有小夜子的照片?”
<菲斯-格兹特>   ”那说说你前面团灭2团是怎么回事吧。?“
<老社>   “……唔,抱歉,自從變成這種身體之後我的記憶就不大靈光,何況那時候我很快就倒下了……”
<大川新平>"好吧,大概是最後一個問題:八木醫生一家製造這些‘決戰兵器’的手段...你應該也知道吧,據我們所知,這地下室就是他們訓練這些試驗品的地方...你沒理由不清楚。”
<老社>   “他們一直在那邊的房子裡面搗鼓,我可沒去看一眼的資格。”食尸鬼的頭往那邊緊閉的門示意了一下
<大川新平>“你進不去?”
<大川新平>“不可能,這裡都廢棄那麼久了..."
<老社>   “或者說我沒興趣,反正也看不懂,只用專心負責自己工作就好了嘛,嘻嘻”
<菲斯-格兹特>   "那时候很快倒下了?那意思是你知道为什么会和军队起冲突?”
<老社>   “那關於這個我還是知道一點的,那些蠻子似乎有什麽邪術是可以讓那玩意出現……所以那次的襲擊大概是那些蠻子搞的鬼”
<菲斯-格兹特>   “厄,那你见识过这玩意么?”
*   菲斯-格兹特 示意大川掏出保温杯
<老社>   “唔……?”
<大川新平>“你的意思是..日本軍製造了它們,然後菲律賓人控制這東西在你們身上試驗戰鬥力?”
*   大川新平-傻豆 眼色,這樣真的大丈夫?
<菲斯-格兹特>   “大川,似乎奇妙的误会了神马?”
<西园寺博文>   “不,我觉得是他们见识了怪物的力量之后想将其军用化”
<老社>   “如果我們會造這玩意,那八木還帶我回來干什麽……”食尸鬼不耐煩地對大川翻白眼
<菲斯-格兹特>   “五郎你见过试验成功熊孩子的战斗力吗?”
*   大川新平-傻豆 於是小心翼翼的摸出保溫瓶
<老社>   “不知道,或者說也不可能知道……因為計劃被中止了”
<菲斯-格兹特>   "o !终止了?怎么回事?”
<老社>   “八木的兒子們好像還是沒勇氣將這玩意完成,在這裡建成了幾年后就宣布中止計劃,這個地下室也不用了,孤兒院也就成了名副其實的孤兒院……至於我嘛……只好逃出去換個地方過活”
<老社>   “幸虧這裡附近的食物還挺充足的,嘻嘻”
<老社>   “直到這裡後來被荒廢,我才溜回來這個舊窩”
<西园寺博文>   “某种意义上,你还真适合这里呢”
<菲斯-格兹特>   “哦?意思是孤儿院随后还是正常运作的?那为什么会被遗弃掉,你又怎么会回来呢?”
<老社>   “那我就不知道,自從這個地下室不用的那一刻起,我就和他們沒關係了,還他媽的差點被八木的兒子幹掉。幸好我見機快逃了”
<老社>   “至於回來,好歹這裡能遮風擋雨,比在樹林裡露營舒服多了好嗎”
<大川新平>"幹掉?”
<大川新平>“八木家人..回來過?”
<西园寺博文>   “不奇怪”
<老社>   “大概是封口吧,你看,現在我不是給你們爆料了嗎”
<西园寺博文>   “我这种业余选手都能一脚把他击倒”
<老社>   “不,他想幹掉我是在中止計劃的時候。”
<大川新平>“所以,它們的大部份工作成果就是在這門後面了么..."
<老社>   “大概吧……”
<大川新平>"嗯,很好。”
<大川新平>“那麼,感謝五郎君對調查的協力。”
<大川新平>“哦亞素米~”
<西园寺博文>   “放心,我们不会杀你的”
*   西园寺博文 耸肩
*   大川新平-傻豆 肘擊後頸
<老社>   “那還是謝……嗚咕……”
<老社>   食尸鬼的話沒說完,又一次趴在地上不動了
<西园寺博文>   “要进去么?”
<菲斯-格兹特>   “接下来就要去其他的房间搜刮搜刮资料了吧。”
<西园寺博文>   “我觉得都来这了,就算装成啥都不知道回去也来不及了吧”
*   大川新平-傻豆 綁成粽子
*   西园寺博文 上去检查关着的门
<菲斯-格兹特>   “喂喂,我拿回皮带先。”
<大川新平>-。-
<老社>   關上的門是鋼門,而且從敲上去的聲音聽起來,還挺厚的
*   菲斯-格兹特 想拿回自己的领带 出主意“大川你把它四肢关节卸了不行吗?!”
*   大川新平-傻豆 於是把食尸鬼綁在桌子腿上,免得亂動
*   西园寺博文 后退几步一个助跑飞踢在门上
<西园寺博文>   .R D100 kick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kick检定: 1d100=25=25
<老社>   你們不自覺地回想食尸鬼的話,眼前這醜陋的生物曾經是人類,以見證者角度講述的詭異故事,這裡的孩子是“怪物”,這些東西無疑都衝擊著你們正常的世界觀……你們不由自主地相信,這個世界并不是你們相信的那樣任何東西都能用科學解釋,相反有很多神秘恐怖的真相都被掩蓋了
<西园寺博文>   .R D100 SAN80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SAN80检定: 1d100=23=23
<大川新平>.d d san80
<Oicebot>   大川新平-傻豆进行san80检定: 1d100=76=76
<菲斯-格兹特>   .r d100 san70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san70检定: 1d100=21=21
<大川新平>"真是..噁心。“
<西园寺博文>   “咂咂”
<老社>   另外西園寺的飛腳這次沒有奏效
<菲斯-格兹特>   "黑历史,啧啧“‘
<西园寺博文>   “你说我在新书里放点类似的内容如何”
<大川新平>“想不到舊日本軍真的搞出了怎麼邪性的東西..."
<老社>   不過其實不需要太費力的搜索都能看見旁邊的有類似開關的東西,希望這玩意現在還能用吧
<西园寺博文>   “旧日本军的神秘生化武器研究”
<老社>   那是個類似絞盤一樣的東西
<西园寺博文>   “是个好题材呢”
<大川新平>"說實話,不知道我那些倒楣的同事們要是知道這些會作何感想.."
*   大川新平-傻豆 於是檢查一下
<菲斯-格兹特>   ”是挺适合放在书里的呢。“
<大川新平>“人類利用非人類的東西去對付我們的同類的時候..我們還是人類么。”
<西园寺博文>   “一定要说的话,枪也是非人类呢”
<老社>   這個大概是在電子鎖出現之前的,類似舊式保險柜的鎖一樣的玩意,正常來說需要知道轉動的刻度才能打開鎖,不過在大川隨便轉動了幾下之後,這玩意就很自然地旋開了,大概是這里荒廢的時候就解鎖了吧
<菲斯-格兹特>   ”西园寺君回答的真好。“
*   西园寺博文 看向门内
*   大川新平-傻豆 於是拉開——
*   菲斯-格兹特 张望里面有什么呢
<老社>   這裡大概有為數大概三十個的小房間,每間大概是1.8米*1.8米的大小,你們不難注意到房間的上面設有監控攝像機。而仔細檢查之後,你們發現每個房間的氣密性都非常好,而且頭頂的天花板上有類似消防噴霧的裝置。
<大川新平>“金庫?”
<西园寺博文>   “更像是实验区”
<菲斯-格兹特>   "单人隔间?试验用的?”
<大川新平>“一大堆悶罐放在一起...還有噴頭..."
<老社>   從外表看上去,大概是單人隔間的玩意
<西园寺博文>   “天花板上的喷雾估计是用于喷洒药剂的吧”
*   大川新平-傻豆 想起了奧斯維辛的澡堂
*   西园寺博文 进去
*   西园寺博文 看看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   菲斯-格兹特 一间一间的搜索
*   大川新平-傻豆 觀察一下房間有沒有什麽記號
<老社>   一間間搜查非常耗費時間,不過你們也細心地慢慢搜查了
<西园寺博文>   .D D 裸骰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裸骰检定: 1d100=1=1
<菲斯-格兹特>   .r d100 侦测!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侦测!检定: 1d100=23=23
<西园寺博文>   “看来我们的液体的来源已经清楚了”
*   西园寺博文 指了指某房间门边已经干掉变成结晶状的玩意
<菲斯-格兹特>   "哦?“
*   大川新平-傻豆 小心的湊過去
<大川新平>“就是這個?”
<西园寺博文>   “另外还有之前刻字的后续呢”
*   西园寺博文 指了指另一个小房间的墙角
<西园寺博文>   在另一個小房間發現了墻角也有類似剛才的刻字,字體比剛才的更小,而且看上去像是用什麽特別尖利的玩意刮的,內容是“我想死”
<大川新平>“看來...很明瞭了呢。”
<大川新平>“除了,這是誰留下的。”
*   菲斯-格兹特 继续拍照保留
<西园寺博文>   “看来只有这些了”
<大川新平>“對了!”
<西园寺博文>   “?”
<菲斯-格兹特>   "什么?”
*   大川新平-傻豆 從隨身的文件夾里抽出一張歌詞手稿
<大川新平>“作家,比對一下看看”
*   西园寺博文 比对一下
<西园寺博文>   .R D 灵感减半38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灵感减半38检定: 1d20=13=13
<西园寺博文>   .D D 灵感减半38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灵感减半38检定: 1d100=99=99
<西园寺博文>   “对比什么/”
*   西园寺博文 一头雾水
<西园寺博文>   “你自己看看?”
<老社>   西園寺覺得兩個的字跡并沒有太多相似之處
<菲斯-格兹特>   “字迹吗?小夜子好像没有接受试验。”
<大川新平>“完全...不一樣?”
<西园寺博文>   “反正我是看不出来”
<老社>   =================================================那就先這樣吧===============================================
« 上次编辑: 2013-06-02, 周日 10:07:14 由 背叛者之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