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幻覺殘留】第四回 不搞章回体标题也給我打上標籤啊混蛋byKP  (阅读 1391 次)

副标题: 北斗钢筋分断脚!

离线 狗熊有敌

  • 向人外控进发
  • Knight
  • ***
  • 帖子数: 563
  • 苹果币: 0
劇透 -   :
20:45:13<老社> DM SAY =======================================時隔半個月帷幕再次拉開=================================================
20:45:31<老社> DM SAY (先來個人做前情提要
20:46:41<大川新平>  2科拿證據,麻藥過SC,是擼魔術師,還是歌舞伎
20:48:05<老社> DM SAY (於是差不多了
20:48:39<老社> DM SAY 在經過經過小瓶子的驚嚇之後,你們心神不定地吃著中華料理的外賣
20:49:07* 西园寺博文 管他啥事吃了再说
20:49:29* 大川新平 沒胃口,死盯這自己的帽子
20:50:24* 足田寿堂 吃
20:51:25<老社> DM SAY 在菲斯這間布置略顯陰暗恐怖的店裡,似乎剛才你們感覺到的黑暗還在身邊徘徊
20:52:07<老社> DM SAY (可以在這邊討論,嗯
20:52:18* 大川新平 扒了兩口白飯
20:52:43<菲斯> "那么,我们下午先去哪里?“
20:52:53<西园寺博文> “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20:52:57* 菲斯 扒拉几口饭
20:53:04<大川新平> “諸君,現在除了這個破瓶子以外,可以打探的線索有二。”
20:53:04<西园寺博文> “反正我要把经历都记下来”
20:55:39<大川新平> “既然北條確定是涉毒,證據又指向歌舞伎町,這是其中一條。具體的地方似乎是某個叫藍山的俱樂部。”
20:56:23<菲斯> ”虽然他是吸毒来着,但我觉得关键还是小夜子吧- -?”
20:56:25* 西园寺博文 想了想,再查一下蓝山俱乐部
20:56:52<老社> DM SAY 網上依然沒關於那間東西的資料
20:57:02<老社> DM SAY 你只能找到藍山俱樂部的具體地址
20:58:34<足田寿堂> “在那里或许可以发现关于雾月教,山羊组之类的家伙们的线索。”
20:58:46<足田寿堂> “而这玩意……”
20:59:06* 足田寿堂 指了指那个被密封起来的瓶子。“或许和他们有直接关系,也可能没有。”
20:59:31<老社> DM SAY 老滑頭說了似乎非常沒有建設性的話
20:59:36<大川新平> “但是問題是,我們并沒有確鑿的證據,貿然前去怕是不宜。”
20:59:37<大川新平> “另外就是魔術師青井耕司,他是引發我們調查的嫌疑者,也可以肯定在孤兒院階段可能和小夜子小姐有交集。”
20:59:38<大川新平> “但是,如果他真的是嫌疑人,為何要引起我們調查?這是個問題。”
20:59:38<大川新平> “我們掌握的是他的地址。”
20:59:38* 大川新平 指了指藥
20:59:38<大川新平> “就像老爺子說的,這個新興宗教把這兩個應該沒啥交集的東西穿了起來。”
21:00:19<菲斯> ”还是先去找找青井,卖毒品的俱乐部什么的晚上才热闹吧。“
21:00:30<大川新平> “運氣好的話,也許我以前搜集的資料里可以找到相關聯的事件。”
21:02:28<足田寿堂> “其实还有一点。那就是青木原的若叶孤儿院。”
21:02:48<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LUCK80检定: 1d100=36=36
21:02:50<足田寿堂> “既然井上桑的噩梦从小就有,那她很可能在孤儿院时代就受到这个药剂的影响。”
21:03:03<菲斯> "对”
21:03:13<足田寿堂> “我没记错的话,青井君也是青木原的某孤儿院出身。”
21:03:25<菲斯> “而且说不定能找到青井更多的情报。”
21:03:28<老社> DM SAY 於是西園寺令人震驚的人際網絡竟然在青木原也有熟人
21:05:02<西园寺博文> “我想想,我之前有个同学告诉我说他老家就在青木原。”
21:05:15* 足田寿堂 手摸下巴。“而且,孤儿院那边,可能不会像勇闯毒贩大本营一般危险,也不会像青井君老地址一样不可靠?”
21:05:38<足田寿堂> “唔?那他应该对当地颇有了解了吧?”
21:05:45<西园寺博文> “大概吧”
21:05:58<西园寺博文> “不过孤儿院里面有什么人估计是没法子知道的”
21:06:09<足田寿堂> “知道地址和电话就可以了。”
21:06:17<菲斯> “太好了,西园寺要不要打个电话先问问看?”
21:06:29<西园寺博文> “行”
21:06:33<大川新平> “我們現在要出發的話..到達也是深夜了。”
21:06:40* 西园寺博文 在手机里翻了半天
21:06:47* 西园寺博文 打通了电话
21:06:56<老社> DM SAY (小窗
21:06:59<足田寿堂> “人家小朋友也要休息了,打扰他们不太好,还是明天的安排么。”
21:07:32<老社> DM SAY (事實上到那邊大概也只是四五點左右,現在才是中午一點多
21:08:42<足田寿堂> (一般会几点谢绝访客来着
21:09:27<西园寺博文> “嗯嗯,多谢了,田中。下次请你喝酒啊!BYE!”
21:09:32* 西园寺博文 挂了电话
21:09:36<大川新平> “如果要去的話..先找找當年帶小朋友的管理員是不是比較好?”
21:09:37* Oicebot 对大川新平说:对的。
21:09:39<西园寺博文> “先生们”
21:09:48<老社> DM SAY 電話對面的伊藤感到非常鬱悶!
21:09:53<西园寺博文> “重要消息”
21:10:01<西园寺博文> “青木原只有一家孤儿院”
21:10:02<足田寿堂> “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理由。”
21:10:10<足田寿堂> “然后那不叫若叶吗?”
21:10:12<西园寺博文> “而且已经关门几年了”
21:10:22<菲斯> “。。难道真是青梅竹马的狗血节奏。。”
21:10:23<西园寺博文> “他说他也记不清名字了”
21:10:37<大川新平> “那看來,也只有去當地看了。”
21:10:38<足田寿堂> “不错的好消息,不是么?”
21:10:53<西园寺博文> “不过荒废的孤儿院原址还在那”
21:10:58<大川新平> “好消息是,我們可以不考慮找孤兒院的問題。”
21:11:17<西园寺博文> “考虑到是个几年都没人去的地方,大伙有啥防身的玩意最好带好”
21:11:21<足田寿堂> “唔……或许我们会需要找最后的负责人。”
21:11:23<大川新平> “壞消息是,要知道情況只能去問當年的老師們了。”
21:11:45<菲斯> “就是遗弃了么- -,没有改造重建成别的什么建筑?”
21:11:57<西园寺博文> “没有,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21:12:29<菲斯> “好奇怪,难道当年那边真是制毒窝点然后发生了神马事故吗?”
21:12:55<足田寿堂> “如果真有这样的案件,应该一查就可以得知。”
21:13:27<足田寿堂> “可似乎没有这回事?”
21:14:20<西园寺博文> “如果有的话我应该不会完全没有印象”
21:14:54<菲斯> “看来只能跑一趟了?大川君你认为呢?”
21:15:31<足田寿堂> “向周围的邻居打听一下,或许能得到线索,唔……”
21:15:51<菲斯> ”大川能直接联系当地警署查查当年的档案吗?“
21:17:36<大川新平> “但願不是。”
21:17:37* 大川新平 想到另一個邪教窩點,打了個寒戰
21:18:26<大川新平> "還是那句話,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嘛。“
21:18:27* 大川新平 儘量驅趕自己的憂鬱情緒
21:18:28<大川新平> “那裡我似乎沒有熟人...不過,是什麽方面的檔案?”
21:18:28<大川新平> “讓我先查一下我的文件夾..."
21:19:20<菲斯> "我们现在过去也是废墟遗址了吧,如果能事先了解到当时的院长及老师现在在哪里比较方便吧?“
21:19:37* 大川新平 翻文件夾
21:20:14<足田寿堂> “废墟吗……说的好像是什么怪谈发生地一样呢。”
21:20:42<菲斯> ”厄,一所关闭了好几年的空屋本来就是怪谈的理想发生地点呢。。“
21:21:05* 大川新平 感覺抑鬱情緒快壓不住了
21:21:25<西园寺博文> “虽然我是不信什么怪谈的”
21:21:31* 西园寺博文 活动手腕
21:21:35<大川新平> “總之諸位,如果要去的話就請快行動吧。”
21:22:00<足田寿堂> “事到如今也没有撒手不管的理由了,走吧。”
21:22:05<大川新平> “西園寺君寫的不就是怪談么。”(笑
21:22:40<老社> DM SAY (於是決定去青木原?
21:22:57<大川新平> (嗯,先去當地再說多的
21:23:24<老社> DM SAY (瓶子你們怎麼辦
21:23:37<西园寺博文> “我的侦探小说的情节可不会有非自然力量出现,虽然为了不引起犯罪会在某些环节改编一下”
21:23:51<大川新平> (找一個密封物先裝起來
21:23:52* 菲斯 拿出一大块海绵包起瓶子塞入了不锈钢保温瓶
21:24:18<菲斯> ”唔,这样就可以了应该。”
21:24:22<大川新平> "沒有問題的話,這個還是我來保管吧。“
21:24:44* 菲斯 交给了大川
21:25:02<足田寿堂> “毕竟是公务人员呢。”
21:25:14<老社> DM SAY 於是你們在飽餐(?)一頓之後,西園寺花了點功夫回家拿了車,你們一同出發前往青木原。
21:25:32<大川新平> (我來開車你們好查資料?
21:25:44<西园寺博文> (随意
21:26:05* 大川新平 於是把自己的文件夾塞給西園寺
21:26:26<菲斯> ”我们可以打上警灯无视交规么?“
21:26:30* 菲斯 好奇的问
21:26:35<老社> DM SAY 你們離開東京時已經是下午兩點半,天空還是灰濛濛地不肯放晴,而讓人不舒服的濕霧讓路上的能見度變得很糟糕
21:26:38* 西园寺博文 这次以防万一开的是辆租车店出租的丰田陆地巡洋舰
21:26:58<大川新平> “裏面全部都是關於霧月教我能找到的資料,你們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21:27:08<大川新平> (反正我也沒圖書館
21:27:12* 足田寿堂 毫不客气地拿了一部分翻阅
21:27:27<大川新平> “有點雜,不過保證不會比警視廳的少
21:27:28* 菲斯 拿了一叠打发时间用
21:27:34* 西园寺博文 随手翻阅
21:27:44<老社> DM SAY 不過在出了東京走上高速公路之後,終究你們還是擺脫了大都市的陰霾
21:28:05* 大川新平 打開CD機看看有沒有音樂
21:28:13<老社> DM SAY 窗外景色飛逝,飯後在車裡翻越枯燥的資料還的確讓人犯困呢
21:28:19<老社> DM SAY 翻閱
21:28:49<老社> DM SAY (資料沒啥特別的,還是上次大川提到的那些,我就不重複發了
21:28:54* 足田寿堂 其实感到兴味盎然
21:29:16* 西园寺博文 在KINDLE上写着啥
21:29:34<老社> DM SAY (唔,額外給點恩典吧,西園寺可以對山羊組做一個知識減半的檢定
21:29:45<足田寿堂> “可能的话真想复制一份自己收藏啊。”
21:30:02<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知识减半只有43了不放心啊检定: 1d100=15=15
21:30:17<老社> DM SAY 今天的西園寺注定是順風順水
21:30:27<大川新平> “都是關於10年前的案子的...估計現在真有啥倖存者也死完了吧。”
21:30:43<老社> DM SAY 不大費功夫就想起了關於所謂山羊組的傳聞
21:30:53<大川新平> “去..租車公司也真是的,連CD也沒有。”
21:31:01* 大川新平 開收音機
21:31:32<西园寺博文> “说起山羊组,我想起他们的后台据说是自卫队的人呢”
21:31:55<西园寺博文> “而且BOSS是谁一直没人知道,只知道主要业务是放高利贷和走私”
21:32:10<足田寿堂> “……真是让人不安的传闻,这样的大组织和雾月教这等邪教有联系么……”
21:32:39<老社> DM SAY 收音機裡面來回播放著新聞,不時有提醒東京都內的司機在霧中小心駕車的忠告
21:32:45<菲斯> ”大宗走私的话上面没人可搞不定呢。。真是背景强大。。。“
21:33:32<老社> DM SAY 在兩個小時之後,你們到達了青木原,這個日本著名的自殺名所
21:34:17<老社> DM SAY 不過至少從外表看來,這裡的城鎮還是一個普通鄉鎮應有的模樣
21:34:23<老社> DM SAY (於是有什麽行動?
21:34:29<大川新平> “沒音樂聽聽開車太沒意思。”
21:34:33<足田寿堂> “西园寺君,地址?”
21:34:47* 大川新平 先開GPS看看若葉孤兒院的地址
21:34:48* 西园寺博文 打开谷歌地图,输入之前问到的地址
21:35:23<老社> DM SAY 根據谷歌地圖顯示,孤兒院坐落在青木原小鎮的邊緣
21:35:33<老社> DM SAY 後面便是全日本著名的自殺名勝——青木森林,據說每年在裡面死掉的人比當地出生的人多三倍。
21:35:43<大川新平> “自衛隊么..是不是最後還要怪到舊日本軍和兒玉機關頭上。”
21:35:50* 大川新平 笑
21:36:27* 大川新平 打了把方向盤,走也
21:36:27<老社> DM SAY (then?
21:36:43* 西园寺博文 指着方向过去
21:37:26<老社> DM SAY 豐田低吼著穿過青木原的住宅區
21:38:10<老社> DM SAY 在一個山坡下停了下來,山坡上佇立著一座白色的四層建築
21:38:28* 西园寺博文 打量一下
21:38:36<老社> DM SAY 從山坡下那個已經被藤蔓和青苔侵蝕得差不多的標牌來看,你們到達了目的地
21:38:40* 大川新平 找個停車表,熄火拔鑰匙
21:38:40* 菲斯 透过车窗看去
21:39:12<老社> DM SAY 建築物外面似乎曾經是個廣闊的花園,不過現在裡面早已被雜草占據
21:39:13<足田寿堂> (周围没有别的人家了是吧
21:39:42* 大川新平 打量一下旁邊有沒有別的住家
21:39:52<大川新平> (特別是有年頭的
21:39:57<老社> DM SAY 離一個路口遠便是一個便利店,便利店後面就有幾幢房子
21:40:16<老社> DM SAY 事實上在這附近的房子看上去都有一點年頭的了
21:40:40<足田寿堂> “先去打听一下吧,无头苍蝇一样看老房子也没啥用。”
21:40:52<大川新平> “諸位進去之前是不是最好找一家打聽打聽?”
21:41:24<菲斯> ”嗯,先去了解了解情报吧- -。“
21:41:33<大川新平> “附近的居民應該對孤兒院有記憶吧。”
21:42:28<老社> DM SAY 然後你們隨便找了一戶叫高瀨的人家打聽,他們家的花園正對著孤兒院的標牌
21:42:41<老社> DM SAY 出來應門的是個老太太
21:42:54<老社> DM SAY 看見你們四個大男人感到非常吃驚
21:43:04<大川新平> “打擾了,太太。”
21:43:05* 大川新平 鞠躬
21:43:15* 足田寿堂 摘帽子
21:43:39<老社> DM SAY “你們好。我家不買保險,也不買吸塵器。”
21:43:52<西园寺博文> "您好,我们不是卖保险的也不卖吸尘器"
21:43:56<大川新平> “那個,我們是來打聽一下關於這間孤兒院的。”
21:44:00<足田寿堂> “唔……看来青木原这边的推销员都是四人一起行动的?”
21:44:31<大川新平> (關門多久了來著?
21:44:35<菲斯> ”好奇怪的推销团队。。“
21:44:43<老社> DM SAY “孤兒院?是對門那個若葉孤兒院嗎?”
21:44:47<西园寺博文> “嗯”
21:45:07<老社> DM SAY “怎麼,你們是記者?”
21:45:19<老社> DM SAY 老太太到處打量有沒有攝影師
21:45:29* 足田寿堂 给大川打眼色
21:45:32<西园寺博文> “我是侦探小说作家,最近作品涉及到这个孤儿院,所以找朋友一起来看看”
21:45:45<西园寺博文> (可以投信誉度么?
21:45:55<老社> DM SAY (額,這裡沒必要
21:46:01<大川新平> “嗯,因為對青木原這座孤兒院的歷史打算做個調查。”
21:46:50<老社> DM SAY “小說家啊。哎喲,我還以為現在寫小說的都是宅在房間裡異想天開的呢,沒想到還是有身體力行到實地考察的,好小伙”
21:47:02<老社> DM SAY “都進來坐吧,幾位。”
21:47:12<西园寺博文> “啊,多谢”
21:47:19<菲斯> ”多谢,打扰了。“
21:47:22<大川新平> “那麻煩了。”
21:47:32<足田寿堂> “打扰了。”
21:47:42<老社> DM SAY 老太太好客地將你們請進了自己家,也沒怎麼嫌棄看上去怪里怪氣的菲斯和足田
21:47:50* 大川新平 施放團體進屋術
21:47:56<足田寿堂> (明明是一副老派绅士打扮
21:48:08<菲斯> (明明是西装正装的!
21:48:12<老社> DM SAY “不知道幾位想問些什麽呢?”在端上四杯茶之後,老太太問道
21:48:24<老社> DM SAY (就是因為穿正裝才奇怪啊= =
21:48:44<老社> DM SAY (你下鄉穿著正裝?領導檢查工作呢
21:48:57* 足田寿堂 接过了茶
21:49:05<西园寺博文> “嗯,想到这个孤儿院,是因为最近很火的乐队组合里的某位就是这个孤儿院出身呢”
21:49:23<足田寿堂> “谢谢。呃,首先嘛……老太太您知道这孤儿院倒闭的原因吗?”
21:49:27<老社> DM SAY “哎呀,竟然有這等事?”老太太瞪大了眼睛
21:49:45<足田寿堂> (看来是个跟不上时代潮流的老太太
21:50:17<西园寺博文> “是位叫做‘井上小夜子’的美女呢”
21:50:23<大川新平> “老太太在這附近住了很久了吧。”
21:51:11<老社> DM SAY “倒閉……這個有很多說法呢,有說是原來贊助的醫院財力不濟而倒閉的,有說裡面傳開了傳染病而倒閉的,也有說是搬去別的地方而已。”
21:51:32<大川新平> “之前對這個孤兒院有什麽印象麼?比如,旁邊的林子...對孩子們有影響么?“
21:52:06<老社> DM SAY “哎喲,要我說,選這個地方起孤兒院本來就是腦子有問題的。後面就是自殺森林,孩子們在裡面能好好過活嗎”
21:52:17<老社> DM SAY 老太太嘮嘮叨叨地說了一串
21:53:06<足田寿堂> “赞助的医院?是?”
21:53:11<菲斯> ”关于孤儿院的传染病。。为什么真么说呢?是有孩子生病了?“
21:53:13<足田寿堂> (一定是八木那啥对吧!
21:53:53<老社> DM SAY “額,好像是什麽神木,三木來著,反正是個大醫院。”
21:54:10<大川新平> (基本是了
21:54:12* 足田寿堂 装模作样地想了一下,“唔……八木?”
21:54:20<老社> DM SAY “對,就是這名字。”
21:55:01* 大川新平 於是記一下
21:55:08<老社> DM SAY “至於傳染病嘛,幾年前不是有個什麽流感很厲害嗎”
21:55:28<老社> DM SAY “剛好那陣子孤兒院就倒了。”
21:55:31* 西园寺博文 回忆一下
21:55:46<足田寿堂> “那就是说……从最初开始,就是八木医院赞助的孤儿院吗?还是中途换手的?”
21:55:47<大川新平> “大概是..10年有么?”
21:56:00<老社> DM SAY (其實就是03年的非典,嗯
21:56:43<西园寺博文> “说起来,您对孤儿院里的孩子们有什么印象么/”
21:56:53<西园寺博文> "有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
21:57:07<老社> DM SAY “一直都是八木綜合醫院贊助的啊,我還記得院長還搭著他那林肯來過不少次呢。”
21:57:48<老社> DM SAY “撒……裡面的孩子基本除了去鎮裡的小學上課都不會出來,我們也沒怎麼交流啊。”
21:58:01<菲斯> ”说道院长,当初的院长和老师现在还在这里吗?“
21:58:20<老社> DM SAY “這個……”老太太陷入了沉思
21:58:35<老社> DM SAY .rh d100
21:58:37<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100=23=23
21:58:52<老社> DM SAY (我感覺這暗骰的效果沒出來= =
21:58:57<老社> DM SAY (算了
21:59:08<足田寿堂> (真是优秀的暗投
21:59:33<老社> DM SAY (好,在小窗骰了
22:00:31<老社> DM SAY “好像在裡面當護理工的荒木桑還住在路口。”
22:00:45<西园寺博文> “多谢指点”
22:00:54<大川新平> “多謝了。”
22:01:21<老社> DM SAY “不謝不謝。”
22:02:30<足田寿堂> “对了,关于太阳花剧团,您知道些什么吗?”
22:03:39<老社> DM SAY “額……好像孩子他爹還在的時候,和我去看過一次那個戲班的表演。”老太太回頭看了眼神臺
22:04:42<大川新平> “真是遺憾啊。”
22:04:43<足田寿堂> “好像是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呢……您的孩子现在怎么样?”
22:05:24<老社> DM SAY “都到外地工作嘍,只有過年的時候會回來一下。”老太太的眼裡滿是寂寞和哀傷
22:05:25<大川新平> (老頭你是來查戶口么= =
22:05:36<足田寿堂> (顺势拉家常把话题糊弄过去而已!
22:06:23<足田寿堂> (结果好像越发悲伤了
22:06:39* 足田寿堂 感觉沉重的气氛很不舒服,于是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22:06:47<足田寿堂> “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也不方便继续打扰。”
22:07:17* 西园寺博文 于是告辞
22:07:17<足田寿堂> “老太太,感谢您提供的线索,相信这位作家先生一定会很感激您的。”
22:07:31* 大川新平 起身鞠躬
22:07:37<西园寺博文> “新书出了会寄一本给您看看的”
22:07:41* 西园寺博文 也鞠躬
22:07:56<老社> DM SAY “哦哦,謝謝。我孫女很喜歡偵探小說呢。”
22:08:09<老社> DM SAY 老太太滿臉堆笑將你們送出了門
22:08:25* 足田寿堂 告辞,离开后再把帽子戴上
22:09:17<菲斯> ”现在去拜访下荒木?“
22:09:24<西园寺博文> “走吧”
22:09:26<老社> DM SAY 在離開這間房子的一剎那,你們能感覺到似乎從溫室忽然跳到冰天雪地一般,外面的氛圍是那麼的荒涼和消極。
22:09:45<足田寿堂> “呼,真的开始转凉了啊。”
22:09:56<菲斯> ”是缺少人气吧。”
22:10:01<足田寿堂> “太晚了也不好,稍稍快一点吧。”
22:10:03<老社> DM SAY 旁邊森林的巨大陰影似乎也隨著天色變暗越發巨大
22:10:18* 大川新平 感覺很糟糕
22:10:46<西园寺博文> “这个森林里失踪了的人也不会被很快发现吧”
22:10:49<大川新平> "現在幾點了?今天天黑的有些奇怪啊。“
22:11:01* 菲斯 看表
22:11:07<大川新平> ”多半又民警在隨時巡邏吧。“
22:11:38<老社> DM SAY 將近五點,北半球還是晝短夜長,而且今天的天氣不大好,所以顯得天黑得很快
22:12:51<老社> DM SAY 於是你們又花了點時間找到荒木那家人。
22:12:59* 足田寿堂 按了按门铃
22:13:39<老社> DM SAY 片刻之後,一個蘿莉出來應門
22:13:59<西园寺博文> “您好”
22:14:02<老社> DM SAY “媽媽,有幾個大叔在外面。”蘿莉往裡面喊
22:14:09<大川新平> 囧
22:14:14<足田寿堂> “一个大叔和三个哥哥。”
22:14:17* 足田寿堂 纠正
22:14:29* 西园寺博文 苦笑
22:14:31<老社> DM SAY “一個老伯伯和三個大叔。”蘿莉更正道
22:15:01<菲斯> ”现在的小妹妹都这么天然黑。‘
22:15:14<足田寿堂> “啊,我倒是不太介意。”
22:15:17* 足田寿堂 耸肩
22:15:21<老社> DM SAY “什麽伯伯大叔的。”一個看上去五大三粗的主婦用圍裙擦著手走出來
22:15:35<老社> DM SAY “你們找錯門了吧。”對方直白地說
22:16:04<足田寿堂> “如果不是曾在若叶孤儿院工作的荒木桑的话,那可能确实如此。”
22:16:08* 足田寿堂 摘下帽子
22:16:34<大川新平> “請問是若葉孤兒院的荒木老師嗎?’
22:16:59<老社> DM SAY “對,我是。但我不認識你們。”大媽沒好氣地說
22:17:26* 足田寿堂 苦笑了一下。“认识可能才比较不正常。”向西园寺和大川示意一下。
22:17:31* 西园寺博文 露出社交性的笑容
22:18:06<西园寺博文> “您好,我是取材中的侦探小说家,那边的老奶奶告诉我可以向您打听孤儿院的事”
22:19:10<老社> DM SAY “哈?孤兒院都倒閉了好幾年了,還有什麽好問的”
22:19:21<足田寿堂> (目测是打扰到人家晚饭时间了
22:20:14<大川新平> “請問這兩個孩子,您是否有印象?”
22:20:53<老社> DM SAY “?”
22:21:01<老社> DM SAY 大媽狐疑地看著你們
22:21:15* 大川新平 用筆記本寫了井上小夜子和飛田喜男,遞上
22:21:41<老社> DM SAY “這是……”
22:22:28<老社> DM SAY “這是我們以前孤兒院的孩子啊,怎麼了?”
22:22:29<大川新平> “想必您多半知道前面這個名字吧。”
22:23:24<老社> DM SAY “都認識,所以說怎麼了。”大媽不耐煩地說
22:23:58<足田寿堂> (要吓一吓大妈吗
22:24:11<菲斯> (好好询问吧- -。。。
22:26:13<老社> DM SAY 蘿莉好奇地打量著你們
22:26:26<老社> DM SAY 尤其是菲斯那張臉
22:28:49* 菲斯 做了一个鬼脸
22:29:02<老社> DM SAY 蘿莉被逗笑了
22:29:21<老社> DM SAY “媽媽,那邊的裂嘴叔叔好像麥當勞的那個哦。”
22:30:50<菲斯> ”叔叔就是麦当劳吃多了嘴巴才会裂开来的哦,好孩子不要多吃麦当劳“
22:30:59* 菲斯 进行思想教育工作
22:31:43<足田寿堂> (唔,可能要time一下,不要搞得好像游戏里在尴尬沉默一般
22:31:49<足田寿堂> (先商量好行动
22:32:08<老社> DM SAY 蘿莉又笑了,“那邊的大叔好會開玩笑哦,而且還當我是三歲孩子一樣唬弄呢。”
22:32:21<老社> DM SAY (ok
22:33:43* 大川新平 搖搖頭
22:40:25* 西园寺博文 心理学看看她为啥有敌意
22:40:32<老社> DM SAY (……
22:40:36<老社> DM SAY (請……
22:40:43<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87=87
22:40:52<老社> DM SAY (成功率?
22:41:02<足田寿堂> (明显是吃饭时间被四个来路不明的彪形大汉打扰到了
22:41:05<西园寺博文> (你妹……86成功
22:42:10<大川新平> “荒木太太不必擔心...我們只是來詢問一些關於這兩個孩子的歷史問題。“
22:42:28* 大川新平 瞥了一眼旁邊的小loli
22:42:53<大川新平> “不過,能不能先讓千金迴避一下,怕是不太合適。”
22:43:11<老社> DM SAY “究竟是什麽神神道道的東西?”
22:43:18<老社> DM SAY 大媽也很直白地反問
22:43:27<足田寿堂> “如果说,是刑事案件呢?”
22:43:33<西园寺博文> “嗯”
22:43:38<西园寺博文> “很离奇的案子”
22:43:47<西园寺博文> “所以才会想来打听一下”
22:43:53<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心理學75检定: 1d100=27=27
22:44:04<老社> DM SAY “案件?”你們看見大媽的表情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你們是什麽人。”
22:44:31<大川新平> “所以小朋友,可以乖乖的去寫作業啦。”
22:44:45* 大川新平 大叔唬騙小loli
22:44:59<老社> DM SAY 蘿莉不情愿地看著你們,但她媽媽將她趕進了屋裡。
22:45:15* 大川新平 掏出警察證
22:45:47<大川新平> “大川新平,東京都警視廳刑事課二科,叨擾了。”
22:46:07<老社> DM SAY “警……警察?”
22:46:26<老社> DM SAY 大媽頓時慌了神,明顯她這麼大年紀都沒碰到過這種事
22:46:33<大川新平> “所以,能借一步說話么?”
22:46:39<足田寿堂> “啊,不用过分在意,只是问几个问题。”
22:46:41<老社> DM SAY “警方的人,找我有什麽貴干?”
22:46:42<西园寺博文> “嘛,本来还想着用不那么有冲击性的身份来交涉的”
22:46:47* 足田寿堂 摆出稳重的语气
22:46:58<老社> DM SAY “那……那請進吧”
22:47:05<大川新平> “剛才千金在場,不便言明。”
22:47:05<足田寿堂> “叨扰了。”
22:47:27* 大川新平 點點頭,進屋
22:47:37<老社> DM SAY 大媽神經緊張地將你們引進屋,你們得說,這房子比起剛才老婆婆那裡實在是差遠了
22:48:17<老社> DM SAY 無論是布置的格調還是風格都充滿鄉土氣息
22:48:31<老社> DM SAY 說得難聽就是土得掉渣
22:48:39* 足田寿堂 反过来有点不太适应
22:48:50<老社> DM SAY “幾位有何貴干。”
22:48:54<老社> DM SAY 大媽乾巴巴地問
22:49:03<大川新平> “太太是什麽時候再若葉孤兒院工作的呢?”
22:49:15<老社> DM SAY 臉上寫滿了“你們快點走吧”的神情
22:49:45<西园寺博文> “放心好了,问完问题我们就离开”
22:49:58<老社> DM SAY “有這家孤兒院以來我就在了。”
22:50:09<老社> DM SAY “直到它倒閉掉。”
22:50:38<老社> DM SAY 你們也實在沒法從大媽的臉上看出她有多大,不得不贊嘆化妝品的強大
22:50:41<西园寺博文> “那么那两位你应该有印象吧”
22:51:01<老社> DM SAY “當然有,他們是第一批的孩子,印象特別深。”大媽的回答很快
22:51:42<足田寿堂> “就是说,两位是同一批的吧?在孤儿院期间,有什么特别吗?”
22:51:51<大川新平> “那麼,這兩個孩子,小夜子和喜男他們有什麽和其他孩子不一樣的地方么?”
22:52:55<老社> DM SAY “唔……沒看出來多大的不同。小夜子是個乖孩子,功課也很好。飛田那傢伙倒是調皮得很,我們都對他很頭疼呢。”
22:53:20<菲斯> ”那当时孤儿院里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22:53:35<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心理学确认有没有撒谎检定: 1d100=26=26
22:53:40<老社> DM SAY “怪……怪事嗎?”大媽
22:53:50<老社> DM SAY 大媽的表情有點僵住了
22:53:51<足田寿堂> “唔……或许是我多心,井上桑有没有过什么烦恼呢?比如晚上睡不好?”
22:54:13<大川新平> “怎麼說吧,太太,我們的部門。”
22:55:08<老社> DM SAY “我們護工也不是二十四小時看著的,他們睡沒睡好不會說嗎。”大媽對足田不滿地說
22:55:11<大川新平> “管的就是一些普通的刑事,比如法醫、現場和記錄,‘絕對’不會觸及的事,通常也是大眾不願意接觸的事。”
22:55:39<老社> DM SAY 大川已經完全當自己是繼續搜查科的成員了
22:56:01<大川新平> “所以,失禮一點說,不是‘奇怪’的事情我們也是不管的。所以,請您還是儘量配合一些。“
22:56:31<大川新平> (其實除了巡警以外干的也就是這些事= =
22:57:26<老社> DM SAY “怪事……那也算不上怪,只能說邪門。第一批孩子裡面將近一半孩子身體都不好,進孤兒院沒一年就死了。”
22:57:47<西园寺博文> “哦,是病死的么?”
22:57:53<老社> DM SAY “不過也難怪,如果是健康的孩子,也不會被拋棄了。”大媽找補道
22:58:41<足田寿堂> “唔?就是说,进入的孩子们大多身体不怎么样吗?”
22:58:42<大川新平> “死...大約是零幾年嗎?”
22:58:59<老社> DM SAY “差不多都是虛弱致死吧,醫生們好像說是什麽營養不良。”
22:59:00<西园寺博文> (AFK半小时……我妈找
22:59:09<老社> DM SAY (半小時……
22:59:52<老社> DM SAY “那倒不是全部孩子都這樣,像小夜子他們就沒事啊。”
22:59:56<足田寿堂> “营养不良?恕我失礼……孤儿院有什么财政上的困难吗?”
23:00:14<大川新平> “醫生..請問是八木醫院么?我們聽說孤兒院的全套醫療工作都是他們經手的,是這個樣子?”
23:00:34<老社> DM SAY “本來孤兒院就是八木他們贊助的,當然醫生是他們出的。”
23:01:23<老社> DM SAY 大媽假裝沒聽見足田的無禮問題
23:02:09<大川新平> “全部嗎,那麼夫人說的邪門,難道全部都是因為‘身體不好’?”
23:02:11<足田寿堂> “荒木桑,这是很重要的问题,想必您也应该疑虑过才对。正常的孤儿院,会让那么多的孩子营养不良而死吗?而且还是医院资助的孤儿院?”
23:02:43<足田寿堂> “这种事情要是被媒体知道了,可是很不得了的事情哦。”
23:03:14<老社> DM SAY “……我們打工的,上面說啥就是啥。而且那些死掉的孩子上面都是用轉學為由蒙混過去了,我能說什麽”
23:03:36<足田寿堂> “我明白了。抱歉,我没有任何责备的意思,但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23:03:57<足田寿堂> “那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平时孩子们的健康情况,都是由八木综合医院的医生先生们负责?”
23:04:16<足田寿堂> “甚至,连饮食,营养品等,都是医院方面提供?”
23:04:28<老社> DM SAY “我們護工平時只是打掃房間,給他們做做飯。”
23:04:57<老社> DM SAY “飲食是我們負責的,但營養品……我覺得醫院那群傢伙沒這麼有錢吧。”
23:05:39<大川新平> “八木也算是有名的大醫院,資助的孤兒院出現這麼大規模的死亡事件...恐怕不太正常哦。”
23:05:39<大川新平> “那麼,去世的孩子們是如何..安葬的呢?夫人有沒有接觸過相關的事情?”
23:05:39<大川新平> (那還營養不良= =
23:06:09<足田寿堂> “唔……那另一个问题,孤儿院里面的工作人员,像您一样,在附近雇佣的有多少?”
23:06:19<老社> DM SAY (我先回了傻豆的
23:06:24<大川新平> “或者,孩子們平時在健康方面有沒有服用什麽特殊的藥品呢?”
23:07:09<老社> DM SAY “去世的孩子一般是拿去秘密火葬了吧聽說。營養品和藥物我倒沒見過他們一起吃……”
23:07:33* 大川新平 於是記錄下
23:08:00<老社> DM SAY “工作人員……我知道的大部分都搬走了,而且我也沒怎么跟他們聯繫。”
23:08:33<老社> DM SAY “如果說怪事的話……”大媽遲疑了很久
23:08:55* 大川新平 從記錄中抬頭
23:09:10<足田寿堂> “怪事的话?”
23:09:58<老社> DM SAY “第一批的孩子好像都會定時參加什麽‘特別輔導’,而且對我們這些護工是完全保密的,我們那時候都在猜那會是什麽……”
23:10:40<菲斯> ”是集中到一起在一个房间里一起进行的辅导?“
23:10:46<大川新平> “特別輔導?”
23:11:04<足田寿堂> “您记得辅导完后孩子们的样子吗?”
23:11:44<老社> DM SAY “唔……好像是到地下室去上課還是……不過那前後的事情我記不大清了。”
23:12:19<大川新平> “夫人記得小夜子和喜男在其中嗎?‘
23:12:47<老社> DM SAY “他們都去的,第一批的孩子都會參加。”
23:13:41<足田寿堂> “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信息。”
23:13:47<西园寺博文> (BACK
23:13:49* 足田寿堂 摆出更加严肃的表情
23:14:06<足田寿堂> “那之后进入孤儿院的孩子就不再进行这样的特别辅导了吗?”
23:14:19<老社> DM SAY “唔,所以才說有點奇怪……”
23:14:58<老社> DM SAY “不過那些孩子在之後幾年就陸續被領養了,那之後就沒有特別輔導這件事了。”
23:15:05* 大川新平 記下
23:15:07<大川新平> “這樣是嗎.."
23:15:07* 大川新平 和周圍交換了個眼色
23:15:07<大川新平> “對了,這大概是哪年的事夫人有印象么?”
23:15:21<足田寿堂> “唔……姑且一问,被领养的孩子们,一般都是去了什么样的家庭?”
23:15:23<大川新平> “第一批孩子入園。”
23:16:21<老社> DM SAY “這個……大概是十幾年前的事了,我真的記不大清。具體時間或者你們去找公立小學的檔案查查?他們都是在那上學的。”
23:19:17<足田寿堂> (我的那个问题也没有印象是吗
23:19:44<老社> DM SAY (啥問題
23:19:50<老社> DM SAY (哦看見了
23:20:33<老社> DM SAY “唔,那一年來領養的人特別多,我也不能一一記清誰去了哪裡了。”
23:21:09<菲斯-格兹特> "这种领养应该都有档案的吧?“
23:21:36<老社> DM SAY “唔,對。不過那東西現在也被丟掉了吧。”
23:21:51<足田寿堂> “最后……如果我们打算进入孤儿院的话,有什么途径吗?”
23:22:04<老社> DM SAY “哈……?你們要進孤兒院?”
23:22:22<足田寿堂> “假设的情况下。”
23:22:29* 足田寿堂 摆出轻松的模样
23:22:37<足田寿堂> “毕竟说不定有什么线索会让我们进去呢?”
23:22:40<西园寺博文> “反正来了”
23:22:42<大川新平> “後續對孤兒院的調查可能還是要進行的。”
23:22:48<西园寺博文> “不进去不是可惜了么”
23:22:57<老社> DM SAY 大媽看了你們半天,“怎麼進沒人房子的,就怎麼進去唄。”
23:23:21<足田寿堂> “现在没有锁门之类的吗?”
23:23:36<老社> DM SAY “可能有吧……”
23:23:51<老社> DM SAY “不過你們是警察的話……”大媽狐疑地打量著你們
23:23:57<足田寿堂> “唔,好吧,多谢您的协助,帮了警方很大的忙呢。”
23:24:18* 大川新平 站起
23:24:40<大川新平> "總之,多謝夫人配合我們的調查工作。”
23:24:51<西园寺博文> “另外,关于我们的调查,请不要到处乱说”
23:25:20<老社> DM SAY “嗯,哦。”大媽自從足田問的奇怪問題之後就一直非常懷疑地盯著你們
23:25:35<大川新平> “不過,就像我之前說的,這些東西您也知道,不太適合’公眾’的胃口。”
23:27:37<老社> DM SAY 大媽一言不發地送你們出門
23:27:41<大川新平> “順便,作為我們工作的一部份,我必須提醒您,今後請多加小心。”
23:28:26<大川新平> “您今天的供述我們會絕對保密,失禮了。”
23:28:51<老社> DM SAY 大媽還是沒說話,只是若有所思地轉過身關門去了
23:29:34<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心理学 她有要再报警的意思么检定: 1d100=35=35
23:29:43<老社> DM SAY (…………
23:30:00<老社> DM SAY 你能看出大媽只是對你們的身份產生了懷疑而已
23:30:52<老社> DM SAY 不過那種怕事的主婦大概不會專門去報警
23:32:03<菲斯-格兹特> ”看来我们得进废墟探索一番啦。“
23:32:28<足田寿堂> “直接踹门的意味吗。”
23:32:47* 大川新平 收拾東西
23:32:47<菲斯-格兹特> "这种破房子有没有门还是个疑问呢。”
23:33:16<大川新平> “打擾夫人了,在此深表歉意。”
23:33:21<足田寿堂> “大概还是有的。”
23:33:26<大川新平> (走人?
23:33:35<足田寿堂> (走了
23:33:55<西园寺博文> (走
23:34:03<老社> DM SAY (去哪
23:34:18* 大川新平 鞠躬,走人
23:34:27<老社> DM SAY (怒踹門?
23:34:58<足田寿堂> (先回到孤儿院前面再说
23:35:29<老社> DM SAY 於是你們一行人又頂著外面越來越猛的寒風回到孤兒院門口
23:35:54<菲斯-格兹特> “这鬼天气。。”
23:36:05<足田寿堂> “呼,老人家在这种时候真该躲在家里才对,我一定是发疯了。”
23:36:05<西园寺博文> “呼”
23:36:13* 西园寺博文 呵气
23:36:21* 大川新平 打量一眼孤兒院的狀況
23:36:30* 足田寿堂 掏出酒瓶喝了一口,收起来,观察孤儿院的大门
23:36:42<老社> DM SAY 現在天色已經暗的相當厲害,在路燈昏暗的橘光下,你們感覺眼前這幢建築顯得鬼影森森
23:37:20<老社> DM SAY 更不要說後面那張牙舞爪的龐大森林向你們發出低吼
23:37:52<菲斯-格兹特> “唔,这种场景好像一般恐怖片的标准开头哦。”
23:38:02<足田寿堂> “真是糟糕的选址,果然是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23:38:04<老社> DM SAY 中午看到怪異液體的那不快記憶又開始在你們頭腦中環繞
23:38:15* 足田寿堂 鼻子哼了一身
23:38:26<老社> DM SAY 孤兒院的大門是很普通的鐵閘門
23:38:57<大川新平> (上鎖?“
23:38:58<老社> DM SAY 上面雖然攀滿了藤蔓,但爬過去也大概不是不可能的
23:39:02* 足田寿堂 看看锁头
23:39:16<老社> DM SAY 略帶生銹的鎖頭緊鎖著
23:39:28<菲斯-格兹特> “这。。质量真不错。。”
23:39:44* 足田寿堂 皱着眉头,用力拽一下锁头
23:39:52<老社> DM SAY 而周圍的圍墻高三米,上面沒抓手點,估計很難爬
23:40:05<菲斯-格兹特> (这里车开的上来吗?
23:40:19<老社> DM SAY (能啊
23:40:27<老社> DM SAY (你想撞嗎= =
23:40:50<大川新平> (踩車頂?
23:40:54<西园寺博文> (别……这是租的车
23:41:05<菲斯-格兹特> “这门,车保险杠后满绑根绳子拉的开么?”
23:41:36<大川新平> “應該還是可以的..不過。“
23:41:55* 大川新平 把鎖拉的嘎吱一聲
23:42:09<大川新平> “我的同行估計就要過來了。”
23:42:41* 菲斯-格兹特 四周看了看
23:43:01<菲斯-格兹特> “四周无人。。也应该不会太响的吧。。”
23:43:03<老社> DM SAY (其實攀爬也不是不可以啦
23:43:22<大川新平> “我想...如果你們真打算進去,也許我們可以從後墻下手。”
23:43:25<老社> DM SAY (或者有武器的可以試下攻擊門鎖吧= =
23:43:32<老社> DM SAY (不過好像你們沒槍
23:43:35<足田寿堂> “唔……转一圈看看吧?”
23:43:37<大川新平> (手杖?
23:43:39* 西园寺博文 直接飞踢门锁
23:43:42<老社> DM SAY (喂
23:43:52<老社> DM SAY (算了,讓你試一次
23:43:57<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kick80检定: 1d100=7=7
23:43:58<菲斯-格兹特> "西园寺师傅好功夫。。“
23:44:05<老社> DM SAY (我擦
23:44:09<老社> DM SAY (還好不是暴擊
23:44:10<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武道60检定: 1d100=6=6
23:44:18<老社> DM SAY (骰子見鬼了!
23:44:27<大川新平> (新簽名 Get DA ZE!
23:44:43<足田寿堂> “……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需要武器了吗”……
23:44:47<西园寺博文> (武道翻倍翻DB么?
23:45:11<老社> DM SAY 於是西園寺深吸一口氣,使出了失傳已久的北斗百裂拳
23:45:22<菲斯-格兹特> (喂喂,人家用脚的呀
23:45:33<老社> DM SAY (不要在意細節
23:45:35<大川新平> (不是南斗來新鮮么
23:45:57<西园寺博文> “超级亡灵KICK!”
23:46:01<老社> DM SAY 在這一刻,所有假面騎士都靈魂附體的他,竟然一腳將那個看上去很牢靠的鎖踢飛了!
23:46:13<大川新平> “!”
23:46:38<足田寿堂> “……至少三十年前,我会考虑掏斧头的。不服老是不行了。”
23:46:41<老社> DM SAY 周圍三個人都被西園寺的鬥氣震飛了三尺
23:46:59* 菲斯-格兹特 从地上爬起来
23:47:22<大川新平> “咳咳。”
23:47:29<菲斯-格兹特> ”呸呸呸,西园寺下次麻烦摆个长点的POSE好让我有时间屏住呼吸“
23:47:55<大川新平> “幸虧現在我已經轉巡警了..現在的年輕人。”
23:47:59* 足田寿堂 淡定地整理一下衣服和帽子
23:48:18* 足田寿堂 上去检查一下锁头
23:48:49<老社> DM SAY 那個鎖頭上面已經出現很明顯的裂痕,接下來大概用力拽幾下就會掉下來吧
23:49:17* 菲斯-格兹特 用手杖用力一撬
23:49:22* 足田寿堂 用力拽几下
23:49:29<老社> DM SAY 門鎖應聲掉下
23:49:58<老社> DM SAY 發功完畢的西園寺一言不發,兀自佇立在瑟瑟寒風之中
23:50:14<西园寺博文> “真是寂寞……”
23:50:23* 菲斯-格兹特 觉得这很有型,掏出相机拍了一张
23:50:27* 菲斯-格兹特 咔嚓
23:50:41<老社> DM SAY 於是你們成功踢門進入了孤兒院
23:50:42* 足田寿堂 小心地拉开门
23:51:18<老社> DM SAY 鐵門因為很久沒開了,發出讓人不快的摩擦聲
23:51:43* 足田寿堂 牙酸
23:51:44<老社> DM SAY 不過在風聲掩飾下也不算很響
23:52:40* 大川新平 花了4AP爬起來
23:52:40<大川新平> (收尸哥好功夫
23:52:41<大川新平> (看叔踹鎖
23:52:41* 大川新平 順手把廢鐵帶上門
23:52:41* 大川新平 打開隨身手電筒
23:52:46* 大川新平 見鬼,干刑事幾年怎麼詭異的事情還真沒見過幾次。“
23:52:56<老社> DM SAY 在你們面前矗立的樓房向你們投來空洞的目光
23:53:23<老社> DM SAY (你們行動?
23:53:27* 大川新平 於是向樓洞照找
23:53:38* 西园寺博文 跟着警察
23:53:40<大川新平> (照明,看看結構
23:53:46<菲斯-格兹特> ”反正也没人。。“
23:54:01* 足田寿堂 戴上老花镜,掏出手机充当照明
23:54:25* 西园寺博文 打开手机上的电筒
23:54:40<足田寿堂> “我们是直接去找提到的地下室吗?”
23:54:52* 菲斯-格兹特 也掏出了手机增加光源
23:55:05<菲斯-格兹特> “先去那里看看吧”
23:55:20<西园寺博文> “那里应该最有可能有发现了”
23:55:22<大川新平> (裏面門都沒鎖?
23:55:24<老社> DM SAY 在幾束蒼白的照明下,你們來到了空空如也的大堂,也許是信任外面大門上鎖的緣故,也許只是疏忽,反正建築物本身的門是沒有鎖的,甚至沒有關嚴
23:55:37<西园寺博文> “然后去院长办公室看看有没有残留的文件吧”
23:55:40<足田寿堂> “问题是,地下室怎么走……”
23:56:02<老社> DM SAY (我在認真考慮要不要畫個地圖
23:56:09<大川新平> (畫
23:56:22<老社> DM SAY (但畫起來很花時間,還是今晚就到這?
23:56:37<大川新平> (各位意見?
23:56:43<老社> DM SAY (老實說我以為你們是下周才會跑這裡來,準備不是特別多
23:57:25<足田寿堂> (一定是因为我之前一直没提孤儿院开团了再提的错
23:57:26<西园寺博文> (可
23:57:55<老社> DM SAY (我以為你們是直闖青井家和俱樂部,沒想到是直接到這裡了
23:58:03<菲斯-格兹特> (是西园寺一脚踢穿了进度。。。
23:58:11<大川新平> (SAVE吧,荒島餘生在等待-。-
23:58:12<老社> DM SAY (真相了!
23:58:26<老社> DM SAY (唔,那就先save吧
23:58:35<足田寿堂> (于是辛苦了
23:58:35<老社> DM SAY ===========================================save======================================================
« 上次编辑: 2013-05-25, 周六 23:30:57 由 背叛者之殇 »
20:27:46 <老社> (如果想回憶更多情報可以試圖做一個靈感
20:28:04 <足田寿堂> .r d100 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
20:28:05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检定: 1d100=100=100
……
22:14:42 <老社> (或者試下一個靈感?
22:15:06 <足田寿堂> .r d100 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
22:15:07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检定: 1d100=86=86
……
22:39:43 <老社> (做一個靈感給你們指路,雖然我覺得也許不需要……
22:39:59 <足田寿堂> .r d100 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
22:40:01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检定: 1d100=3=3

离线 狗熊有敌

  • 向人外控进发
  • Knight
  • ***
  • 帖子数: 563
  • 苹果币: 0
有团友看到的话,其实我是想说,我今晚恐怕没法用电脑上网
20:27:46 <老社> (如果想回憶更多情報可以試圖做一個靈感
20:28:04 <足田寿堂> .r d100 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
20:28:05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检定: 1d100=100=100
……
22:14:42 <老社> (或者試下一個靈感?
22:15:06 <足田寿堂> .r d100 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
22:15:07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检定: 1d100=86=86
……
22:39:43 <老社> (做一個靈感給你們指路,雖然我覺得也許不需要……
22:39:59 <足田寿堂> .r d100 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
22:40:01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检定: 1d1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