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G:tSE】【大教堂】德里克·汉默 第一章-淬火  (阅读 18966 次)

副标题: 剑与鞘,钢与火,熔铸与新生

离线 艾斯

  • 为了爱与和平
  • Diver
  • ******
  • 帖子数: 2698
  • 苹果币: 0
Re: 【G:tSE】【大教堂】德里克·汉默 第一章-淬火
« 回帖 #90 于: 2014-04-14, 周一 00:15:32 »
会话开始于: Sun Apr 13 20:06:09 2014
会话标识: #饿食
[20:06] * 你已进入名为 #饿食 的聊天频道
[20:09] <ST|casca> 2012年,12月21日 星期五,德里克汉默自死亡中归来。
[20:09] <ST|casca> ==================start===============
[20:09] <ST|casca> 你在镜子前正和脑中的声音交谈着
[20:10] <ST|casca> 虽然那声音对你没有敌意,但它并没有直接向你说明,它究竟是什么
[20:11] <ST|casca> 经历了一晚的恶斗,在晨光初现的此刻,除了你和你身体里的
[20:12] <ST|casca> “乘客”之外,似乎住所内如往常一样
[20:12] <骑士|缚灵> 汝的对手还未倒下。故吾能随汝返回生者的境界。
[20:12] <骑士|缚灵> 致汝于死地乃血沸之毒,已悉皆除去。
[20:13] <ST|casca> 那声音如此诉说着。肠内的饥饿感则提醒着你,活着的滋味。
[20:13] <德里克> “这么说,我欠你很多”
[20:13] <德里克> “我死而复生,血沸之毒也除掉了”
[20:14] <德里克> “你想要什么?”德里克没得到对方身份的回应,暂不追问
[20:14] <骑士|缚灵> 汝须用胜利荣耀这剑。
[20:15] <骑士|缚灵> 找到那死敌,将其根除。
[20:15] <ST|casca> 声音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20:15] <ST|casca> 并不是商议的口吻。
[20:16] <德里克> “这是我的工作~”德里克对别人对自己的工作随意指摘有些许不满,但终归没有发作,因为自己败了
[20:16] <德里克> “我会找到那个人渣,然后杀掉他,你放心吧”
[20:17] <德里克> “就这些?”
[20:17] <德里克> 德里克稍微整理了思绪,思考着自己重生的意义
[20:17] <ST|casca> 声音遂归于沉默,而你手掌上伤口出的粘稠物质,在伤口愈合后也渐渐如同挥发一般消失掉了。
[20:17] <ST|casca> 在伤口处只留下淡淡的疤痕。
[20:19] <ST|casca> 屋子内安静异常,如果不是因为你之前敲碎了闹钟,应该会有缓慢的‘滴答’声吧。
[20:20] <ST|casca> 在你审慎当下局势的时候,你发现两件事情:
[20:21] <ST|casca> 其一,你虽然生龙活虎地从鬼门关回来了,但餐馆被炸,你失去了社会意义上的掩护身份——一份工作。
[20:22] <ST|casca> 其二,如果脑中的寄宿者如此强烈地要求你根除那炸弹魔……那么现在那家伙会在哪里呢?
[20:23] <ST|casca> 前一天晚上,最后见到那团“碎肉”,就是在抢救会卡特小子的尸体后,离开西西里渔夫那里的后巷吧。
[20:23] <德里克> 一份工作对德里克不算什么,只是对曾经共事的伙伴很是过意不去,矮胖的老板是个好人,还有卡特,可怜的年轻人,死得不值,这到这儿德里克心中又充满了怒火。
[20:27] <德里克> “炸蛋魔,炸掉你的蛋蛋~!”德里克咒骂着,开始收拾行装,带走所有的武器、资料,抹掉可疑的痕迹。
[20:27] <德里克> 自己必须离开这个公寓,时间久了警察必然找上门来,这个旧公寓没有监控,这点方便不少。
[20:28] <德里克> 金钱不是问题,足够几个月的生活....
[20:28] <ST|casca> 因为随时准备着可能面对黑白道的报复,所以你的武器和行装都处于半打包的状态。公寓的房租是现金预付的,在这点上应该很是便利。你很快准备好了。
[20:29] <ST|casca> 面对那根黑色的大牙,你在考虑该如何处理它……
[20:29] <德里克> 一边打理着行李,一边听着电视里的消息。
[20:30] <ST|casca> 早间新闻里,不出意外地报道着前一天晚上的灾害。
[20:30] <德里克> ‘喂,还在吗?这玩意儿怎么处理?也许可以做把好刀的把柄。’
[20:30] <德里克> 德里克摩挲着黑色的大牙,在心里问着那金属的‘女人’
[20:31] <ST|casca> 新闻里将其称为“炸弹魔的再一次大手笔”,而警方的发言人则声称目前还没有线索直接指明这次事故和其他爆炸案之间的联系。现场的画面看上去也只是简单地封锁着。
[20:31] <骑士|缚灵> 带上它,那是你荣耀的战利品
[20:32] <德里克> “把柄,就这么定了”
[20:34] * 德里克 随手将黑牙塞进了包里
[20:34] <德里克> “那条大狗会挂念它的”
[20:35] <ST|casca> 黑牙的质地现在变得类似烧烤用的炭木。
[20:36] <德里克> 收拾妥当,德里克打开笔记本,换了另一个用户登录的论坛。
[20:39] <ST|casca> (大概是流言蜚语和各种真相混杂在一起的网络社区,可以看作地区性和使用人群很明确的推特或者非死不可
[20:39] <德里克> 似乎没人关心公园里那把火
[20:39] <德里克> 那可也是自己的杰作。
[20:41] * 德里克 快速地浏览了整个页面,搜索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20:42] <德里克> 有关炸蛋魔,死去的人,火灾,警察局的异动,当然还有雅各布·珞巴塔
[20:44] <ST|casca> 页面上的内容包罗万象,大略搜索之下……
[20:44] <ST|casca> .ww 4
[20:44] <Oicebot>  ST|casca进行检定: 4,8=9 6 7 7=1成功
[20:45] <ST|casca> 你注意到有的页面上传了餐馆火光四射的照片,是夜晚
[20:46] <ST|casca> 还有照片拍到了公园里的火灾,但是那个帖子下面的回复者寥寥,只有一个署名“神剑最强”的ID回复了“好像非常炫酷”
[20:46] <ST|casca> 警方的异动倒是有非常多的人讨论
[20:47] <ST|casca> 似乎有好事者发布了长贴,总结称最近警方的动作频繁,对爆炸案的调查却无心多耗警力。“难道是有什么其他的大动作?!”
[20:47] <ST|casca> 而关于雅各布·珞巴塔,则没有一年以内的条目涉及到他。
[20:47] <ST|casca> 大致浏览下就是以上信息了。
[20:48] <德里克> “....”德里克依然仔细阅读了每条信息,然后他决定离开公寓
[20:49] <德里克> 开着皮卡先去了西西里渔夫附近的那条小巷,检查那里遗留的痕迹。
[20:49] <ST|casca> 车况良好。路况也十分畅通。你开车到达了后巷……
[20:49] <ST|casca> .ww 4
[20:49] <Oicebot>  ST|casca进行检定: 4,8=9 9 8 5=3成功
[20:50] <ST|casca> 车停在小巷里,似乎警察的封锁线只局限在餐馆周围。却没人注意到小巷里留下的血迹。
[20:52] <ST|casca> 后巷里的痕迹并不是很明显,似乎那个炸弹魔没有从这边离开。
[20:52] <ST|casca> 如果再往前深入一些的话,从餐厅后门那里偷偷越过封锁线,应该能进到餐厅里面。
[20:54] <德里克> 白天进入餐厅似乎不是个好主意,餐厅里印象中没有其他的逃生通道,如果那家伙还活着,一定是从门窗逃走的。
[20:56] <ST|casca> .ww 3
[20:56] <Oicebot>  ST|casca进行检定: 3,8=9 5 10 + 7=2成功
[20:56] <ST|casca> 你灵光一闪。如果没有从后巷离开,也许他是穿过了燃烧火焰的餐厅厨房,然后从正面离开的……?!
[20:57] <ST|casca> 虽然对于常人来说不可想象,不过那团碎肉如果真的能再度自如行动,穿越火场应该也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状况了。
[20:57] <德里克> 德里克下了车,套上卫衣的兜帽,沿着餐厅遗址绕了一圈
[20:58] <德里克> 爆炸将炸弹魔身上的衣物烧个精光,之后他又被自己看成了碎块,所以他应该赤脚逃走。
[20:59] <ST|casca> 餐厅遗址的后门处贴着封条,墙体上布满着黑灰。正面的玻璃窗都已经破碎掉了,正门附近拉着大概距离餐厅2米左右的警戒带
[21:00] <ST|casca> 没有警员执勤,也没有说明状况的告示
[21:00] <ST|casca> 只有几个记者在正面百无聊赖地抽烟聊天。
[21:00] <ST|casca> 地面上全是消防之后留下的水渍
[21:00] <ST|casca> 如果有脚印的话,应该已经被冲得没剩多少了吧……
[21:00] <ST|casca> .ww 4
[21:00] <Oicebot>  ST|casca进行检定: 4,8=3 6 10 8 + 8=3成功
[21:00] <ST|casca>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仔细看着,你发现了……
[21:01] <ST|casca> 在和餐厅正对的马路对面,一个有些模糊的熟悉身影。
[21:02] <ST|casca> 矮胖的身材,正是惨死在炸弹魔手下的彼得烈 卡斯托克
[21:03] <德里克> 德里克小心地避开那些记者,绕到侧面谨慎地接近原先的老板
[21:03] <德里克> 如果不是已经死过一次,然后又复活,德里克一定会惊慌失措,即使他杀过不少人
[21:04] <德里克> 但现在,德里克不会惊恐,他有些好奇,更想要知道真相
[21:03] <ST|casca> 深冬的寒风中,这个平日悠闲地胖子看上去有些神色茫然。手里掐着烟头,盯着已成废墟的餐厅。
[21:04] <骑士|缚灵> 亡者
[21:04] <骑士|缚灵> 迷失之魂
[21:04] <德里克> “他没有复活吗?”
[21:04] <ST|casca> 脑中的声音回荡着这样的词
[21:04] <骑士|缚灵> 凡人终有一死,只不过他的终末,比汝要早
[21:04] <德里克> “迷失之魂,我看见了死人”
[21:05] <德里克> 听了脑里那位的解释,德里克也不在伪装迂回,径直朝死去的老板走了过去
[21:06] <德里克> 当然还是压低了头,尽量不暴露自己的真容
[21:07] <ST|casca> 当你靠近了一些后,彼得烈的样子证实了他的……状况。虽然衣着样貌都和他活着的时候一样,但是他的身形如同乳白色的薄暮,模糊不定。
[21:07] <ST|casca> 你能听到他的嘀咕“日他老子的……”
[21:08] <德里克> “彼得~?”德里克还是靠近了他,自己砍碎过炸弹魔,斩掉了地狱看门犬的大牙,面对曾经和善的老板,并未感到害怕
[21:09] <德里克> 德里克站定了,小声试探着
[21:09] <ST|casca> “哦?”他明显被你的招呼惊到了些许“谢天谢地……你还活着。”
[21:11] <ST|casca> “看来你没被那狗杂种料理掉啊?”依旧是如往常一样没精打采的“总算还好……起码你活着”
[21:11] <德里克> “算是吧,实际上我死过一回,你早我一步,应该看到我和那个杂碎打了一架”
[21:13] <ST|casca> “啊啊……真是厉害,没想到你身手那么厉害。我以为你只有切猪排的时候会那么利索。”
[21:12] <德里克> “他的血有问题,所以我还是死了,但我又复活了,所以我现在能看见你,并和你交谈”
[21:13] <ST|casca> “呃……我是死了,可我没疯。你是说你挂了,去地狱一遭然后……”
[21:12] <德里克> “要不找个隐秘的地方说话?站在街角自言自语,让我看上去像个傻子”
[21:13] <ST|casca> “隐秘的地方?他娘的我现在只能在这周围晃悠……要不你去后巷,那边没人。”
[21:13] <ST|casca> 叹了口气的彼得烈如此说着。
[21:14] <德里克> “我只在地狱门前走了一遭,还没下到地狱”回到后巷,德里克坐进车里和曾经的老板继续谈到
[21:16] <ST|casca> 鬼混飘进你的车里,在副座的位置。
[21:15] <德里克> “彼得,每人都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这个不重要。关键是我还活着,而我必须把那个杂碎送进地狱,不管用什么办法。”
[21:16] <ST|casca> “啊啊,我知道。所以那个怪物从餐厅里吼叫着跑出来的时候我看着呢。”
[21:17] <德里克> “告诉我你知道的那个家伙的所有消息吧。”德里克习惯性的掏出烟递给彼得,又皱了下眉,自己点燃一支。
[21:17] <德里克> “他去了哪里?”
[21:17] <ST|casca> “他顺着街道一直尾随着你的车离开的方向。那个家伙……真的不是人类啊。”
[21:18] <德里克> “这么说我走岔路了?也许他的血能帮助他追踪猎物,该死的,这下要怎么找到那家伙?”
[21:18] <ST|casca> “无论是火焰还是爆炸的玻璃,都只是让他变得更狰狞了。那团东西总会慢慢变回人形,真是……”“比起那景象,我自己被开膛破肚都他妈不算可怕了。”
[21:18] <德里克> (原来的血液和法术书,依然带在身边
[21:19] <ST|casca> (是的,在车里
[21:19] <德里克> “是的,那东西是个怪物”
[21:19] <德里克> “现在该怎么办?”
[21:20] <德里克> 德里克自言自语地吐着烟圈,陷入了沉思,实际上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21:20] <ST|casca> “呃……说起来,你是和那个小哥一起对付他的。“
[21:20] <骑士|缚灵> 那么狩猎者会循迹找到另一个逃跑的猎物
[21:21] <ST|casca> 脑中的声音如此接下了彼得烈的话。虽然他听不到。
[21:21] <德里克> “那个小哥,对,没错,他叫卡特,是个不错的年轻人”
[21:21] <德里克> “彼得?你现在这样还好吗?”德里克问了个自己都觉得干操心的问题
[21:22] <ST|casca> “我?我很好……嗯,我他妈的样子看上去很好不是吗!”“德里克,帮我照顾那两个小崽子。”“虽然他们很调皮,估计你也不适合当爹。但把他们送到你认识的人那也比让他们进福利院强。”
[21:23] <ST|casca> “相信我,我是从那种地方出来的。那不适合小孩。”
[21:23] <ST|casca> 他把烟头往车窗外丢去,烟头遂化为一缕青烟。
[21:24] <德里克> (鬼魂也是吸烟的吗?
[21:25] <ST|casca> (不是真烟,只是来自鬼魂记忆中的残留,就好比穿着衣服死的鬼魂死了也是有衣服的,而有的鬼还可能带着一些死前的物品残像在身边
[21:24] <德里克> “你知道吗?我讨厌小鬼,他们会把屋子弄得一团糟....我会把他们交给我放心的人”
[21:24] <ST|casca> “哎,也不知道能不能上天堂。要不然下地狱也比在这里蹲着强……”“祝你一路顺风,大厨。”自说自话地念叨着,在听完你允诺之后,他慢慢飘出了车子。站在路边。
[21:27] <德里克> “我会去给你献花的~”德里克向着死去的老板挥手致意,彼得家里的两个小家伙,自己要稍后才能照顾到了,目前优先找到那个人渣。
[21:28] <ST|casca> 彼得烈不知道从哪里又捻出一根烟头。向你挥了挥手,就飘进餐厅里了。
[21:28] <ST|casca> (于是接下来德里克的行动是?
[21:30] <德里克> 脑中的家伙暗示自己炸弹魔可能追着猎物,彼得则提醒自己还有一个伤到了炸弹魔的卡特,自己的公寓并不需要走一个晚上,这么说,炸弹魔优先去找了卡特?
[21:30] <德里克> “雅各布有麻烦了”
[21:31] <德里克> 德里克启动了车,同时拨打雅各布的电话
[21:32] <德里克> 德里克有怀疑是否雅各布知情不告,摆了自己一道,不过这种超现实的东西,让自己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21:32] <德里克> “喂是我,德里克”德里克用另一部手机拨打了雅各布的手机
[21:34] <ST|casca> 电话久久未有人接听
[21:34] <德里克> “操”
[21:34] <德里克> 德雷克接着拨打灵魂归宿的固定电话
[21:35] <ST|casca> 电话应答音没响几声,就被接起了。
[21:35] <ST|casca> “喂~?”是个陌生的女声,透着没睡醒的感觉
[21:36] <德里克> “雅各在不在店里?”
[21:36] <ST|casca> “啊,老兄你认识雅各布?我也在找他。这店里一个人都没有哎。”
[21:37] <德里克> “他昨晚没待在店里?”
[21:37] <ST|casca> 雅各布·珞巴塔自你认识他起,就很少会离开他的酒吧。店里空无一人没人照看这种情况平日是绝不会发生的。
[21:38] <ST|casca> “啊不,我也是今天早上才到这里……呃老兄你找他有什么事?”
[21:39] <德里克> “好吧,如果他回来,请拨打这个电话,我是他的一个老朋友,很久没聚了,怪想他的”
[21:39] <ST|casca> “嗯哼,知道了。”
[21:39] <德里克> 德里克挂上电话,思考着可能性,雅各布死了?还是逃了?总之线索可能就在那里,还是得去一趟。
[21:40] <德里克> 德里克紧踩油门,加速向灵魂归宿驶去。
[21:41] <ST|casca> 街边的景色飞驰而过,你很快抵达了灵魂归宿。这间酒吧你平日很少光顾,两人见面都是在昨夜那条离酒吧有些距离的尾巷。
[21:42] <ST|casca> 仔细打量下,酒吧的正门还有停车的地方。酒吧大门敞开。
[21:42] <ST|casca> 车里的表显示,现在大概是九点十分前后。
[21:43] <德里克> “酒吧完好无损,他没回酒吧~”德里克锤了一下方向盘,不过德里克还是打算进去看看
[21:44] <德里克> 酒吧的服务员不知道情况,也许这里的死者会有消息
[21:45] <德里克> (德里克是否知道雅各布的一些活动区域?特殊据点等等?
[21:46] <ST|casca> (通常雅各布会呆在酒吧二楼的房间里,平日他也是住在那里
[21:46] <ST|casca> 酒吧里空无一人
[21:47] <ST|casca> 四处散落着折断的椅子腿、掀飞的桌子
[21:47] <ST|casca> 吧台那里,被打碎的酒瓶子散落四处,地上还淌着酒精
[21:47] <ST|casca> 弥漫在酒吧里的是一种异样的气味。
[21:48] <ST|casca> 雅各布私人的房间和固定电话都在二楼,绕过吧台就是上楼的楼梯。
[21:48] <德里克> “这也不能算是完好无损~”德里克撇了撇嘴,他的手下呢?都死了吗?这是什么气味儿?
[21:48] * 德里克 向二楼走去
[21:49] <德里克> 那个接电话的女孩儿呢?她一直待在二楼吗?
[21:49] <德里克> 德里克一只手伸进的大衣,握住了手枪
[21:50] <ST|casca> 面前是三扇门,左手边的是酒吧的储物间,右手边的是客房,正中间的是雅各布的房间。
[21:50] <德里克> 德里克目光扫过一间间房间,他的目标是雅各布的办公室
[21:51] <德里克> 小心地听着屋内的动静,然后轻轻地拧动门把手
[21:51] <ST|casca> 里面传来规律的打呼噜声,门把手慢慢拧开……
[21:53] <德里克> “....”德里克听到呼噜声,稍作迟疑,直接就推开了门
[21:56] <ST|casca> 这是一间向阳的房间,正对着窗户,冬日的阳光一下子晃到了你的眼睛。你余光只瞥到,一个人仰坐在雅各布正对房门的办公桌后面,双脚翘在桌子上。而日光下映出的,是他一头火红的头发……正如你昨夜遭遇的噩梦一般的头发。
[21:58] <德里克> “♪~”
[22:00] <德里克> 德里克掏出手枪,慢慢将门完全推开,防止有人藏在门后,同时看清整个室内的环境,见鬼了刚才接电话的那个小妞呢?
[22:00] <德里克> 德里克瞄准了‘炸弹魔’
[22:01] <ST|casca> 虽然第一时间有些诧异遂拔枪瞄准了对方,但仔细观察下……
[22:02] <ST|casca> 起伏的胸脯上的曲线、比昨夜那怪物的头发更长还带有光泽、以及毫无防备的打着瞌睡。虽然乍一看有些相像,但完全是另外一个人。
[22:02] <ST|casca> 正躺在雅各布沙发上的,是个女人。
[22:02] <ST|casca> 穿着深棕色的大衣,办公桌旁摊开摆着旅行箱。
[22:03] <ST|casca> 也许就是她接了你的那通电话也说不定……?然而炸弹魔能重塑身躯,变成一个女人会不会也有可能……?
[22:05] <德里克> “喀拉——”德里克站在有利的位置,观察着那个女人的面容,随后拉动了枪栓。即使面对女人,德里克从不放松。
[22:07] <ST|casca> 一时间看不出年龄,只能从脸上观察出黑色如同熬夜多日的眼眶。也许岁数在三十岁上下吧。
[22:08] <德里克> 很奇怪拉动枪栓的声音没有吵醒女人,德里克走近了些,拿起桌上的水杯,洒了些水在女人的脸蛋上
[22:09] <ST|casca> “唔呀!”被你泼水惊醒后,脚从桌子上滑下来“靠!搞他妈……”然后声音停顿了。
[22:09] <ST|casca> 瞅着你指着她鼻梁的枪口,刚睡醒的红发女子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22:10] <ST|casca> “雅各布的新仇家?哦天……先说好我可没钱,如果是债务方面的事情……”
[22:10] <ST|casca> 双手举在脑袋两边。
[22:10] <ST|casca> 从声音上来判断……
[22:10] <ST|casca> .ww 3
[22:10] <Oicebot>  ST|casca进行检定: 3,8=7 7 8=1成功
[22:10] <ST|casca> 应该是接起你电话的人
[22:11] <德里克> “我是雅各的朋友,你是那个接电话的女人?你是谁?和雅各什么关系?”
[22:12] <ST|casca> 她打了个呵欠
[22:13] <骑士|缚灵> 留神,汝正面对黑暗住民。
[22:15] <德里克> ‘什么是他妈的黑暗住民?’
[22:15] <ST|casca> “啊……我倒还真不知道那家伙有什么正经人朋友,想必你也是黑道上混的。我算是个呃……食客,来找他接济一点生活费用吧。”
[22:16] <骑士|缚灵> 操咒者,巫师,术士。盯住她的手,看好她的嘴。
[22:16] <骑士|缚灵> 这类人,狡猾异常。
[22:16] <德里克> “你什么时候到的?来这儿之前,酒吧就是这样了吗?”
[22:17] <德里克> 德里克听了脑中的话语,加强了警惕,自己不是警察,不会做什么先警告再开枪的虚活
[22:17] <ST|casca> “5点多前后到的这里吧……啊啊,来的时候就已经这幅样子了。还以为是他碰上仇家寻旧账。以前也有类似的状况吧?老兄你和他认识这么久大概也知道吧,雅各布这家伙啧啧可是混得生龙活虎啊以前。”
[22:18] <ST|casca> 女人慢慢把举起的双手放下了
[22:19] <德里克> “把手抬高,分得开些。”德里克冷冷地提醒道。
[22:19] <德里克> “关于炸弹魔,你知道多少?”德里克直截了当地问道
[22:20] <ST|casca> “啧啧……喂,怜香惜玉一点啊”懒散形象里完全没有女性自觉的人如此插科打诨着“炸弹个啥?我今早才到这里喂……”
[22:21] <ST|casca> “说起来老兄你要不要先介绍下现在的状况再审我呢。”
[22:21] <ST|casca> “Fiusu,Deno,Dexul”
[22:21] <ST|casca> .ww 4
[22:21] <Oicebot>  ST|casca进行检定: 4,8=2 3 4 4=失败
[22:22] <德里克> “闭嘴,否则就轰烂你的脑袋。”
[22:22] <ST|casca> 因为你一直注意这对方的任何细微行动,所以你听到了她从唇边慢慢透出的字节,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对方毫无疑问在做着什么……
[22:22] <ST|casca> “啊啊,知道了知道了……”
[22:23] <ST|casca> “嗯……是昨天晚上吗。”如此莫名其妙地自言自语着。
[22:23] <德里克> “巫女”
[22:24] <ST|casca> “哎?啥?”
[22:24] <德里克> ‘要干掉她吗?’
[22:24] <德里克> 德里克在脑海里问那个金属盔甲的家伙
[22:24] <ST|casca> 脑中的声音没有回应,似乎仅仅在之前给出让你警惕的提示后,就将局面交由你定夺了
[22:27] <德里克> “什么昨天晚上?”
[22:27] <ST|casca> “说起来,老兄你的气息也不太对劲呢。”
[22:28] <德里克> 德里克对女人的问话不置可否,“彼此彼此”
[22:28] <ST|casca> “不是‘那一边’的人吧,对不对。你身体里住着个怪家伙。”
[22:28] <ST|casca> “啊那这样就好说话了。”松了一口气一般,女人的双手又从脑袋边放下了
[22:29] <德里克> 德里克本能觉得这个表面松懈的女人不是那么简单,但似乎又全无敌意,便也放下了枪
[22:29] <德里克> “你叫什么?”
[22:30] <ST|casca> “我可以给出的情报有三点,作为交换也请你给出三个有关雅各布的信息。这样的交换是合作的基础。”
[22:31] <德里克> “先说你的问题,我才能判断是否做交换”
[22:32] <ST|casca> “第一点,雷瓦汀,红发的魔术师。这是我在黑暗世界的身份。与之对应的,我可以给出你想知道的关于你自己的事情,你体内的怪物不会告诉你的事情。第二点,你的……这一类被称作食罪者,吞噬罪恶之人,亡灵附身的妖魔。你们中很多人会倾向于……称自己为受缚者。”
[22:33] <ST|casca> “第三点……欢迎来到黑暗世界,你很幸运,你遇到的第一个魔法师与黑暗居民,是我。至少呃……我没有用枪指人的习惯。”
[22:34] <ST|casca> 女子大大咧咧地笑了笑似乎想缓和下尴尬的气氛。
[22:34] <ST|casca> “我想要了解的事情大致是……什么杀死了你?雅各布·珞巴塔同你在昨夜发生了什么?”
[22:35] <ST|casca> “第三个问题还没想好,我要保留这个问题。没意见吧?”
[22:35] <德里克> “我的职业是个杀手,杀的人里包括女人和孩子”
[22:35] <德里克> “死而复生之后,我依然还是个杀手”
[22:36] <德里克> “杀死我的是炸弹魔,他有着和你一样的红色头发,我第一眼以为你就是他。”
[22:36] <德里克> “谁知道你是个女的”
[22:37] <德里克> “雅各布委托我去杀这个炸弹魔,他派了个枪手协助我,但是他死了,昨晚我把那孩子的尸体交还给雅各布,然后我们就分开了”
[22:38] <德里克> “那个炸弹魔的血有问题,我就是死于他中混入我伤口的血”
[22:38] <ST|casca> 听到你的话,她又笑了笑“哎呀,你总不能因为有人和仇家的头发一个颜色就把他们全都崩死。”“唔,炸弹魔?血?”
[22:38] <德里克> “所以我没有开枪”
[22:38] <德里克> “开枪对炸弹魔没用,他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生”
[22:38] <ST|casca> “这下可麻烦了……弄不好,我们的朋友珞巴塔先生现在已经含笑九泉了。”她毫不在意的如此说着。
[22:39] <德里克> “看起来,你毫不在意?”
[22:40] <ST|casca> “啊呀,反正他和你是一类东西。死个三五次不是什么大事情。”
[22:40] <ST|casca> 虽然说着完全没有当一回事
[22:41] <ST|casca> 但是对于初入这未知领域的你来说,接二连三的扭曲已经让这宁静的酒吧房间变得不那么安详了。
[22:42] <德里克> “他和我一样?”德里克皱了皱眉,“你说你是魔法师?”
[22:42] <德里克> “你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22:43] <德里克> “雅各布和他的手下以及客人都哪里去了?警察没有接到报警吗?”
[22:43] <德里克> “即使是斗殴也不至于如此悄无声息”
[22:43] <ST|casca> “大约知道一些,不过我的力量限制颇多。眼下的情况,用你们这类人的办法大概更好用一些。我见到雅各布做过一两次,如果你和他是一类生物……”
[22:44] <ST|casca> 边说着,红发的雷瓦汀站起身来。
[22:44] <德里克> “只要能让我找到那个杂碎~”德里克无所谓的说着
[22:45] <ST|casca> 打量之下,身材高挑的她大概有着只比你略矮的身高。
[22:45] <德里克> 按照这个女人的说法,自己和雅各布是一类人,死后可以复活好几次
[22:46] <德里克> 而这个女人还算靠谱,姑且听其言观其行
[22:46] <德里克> “你要怎么做?”
[22:46] <ST|casca> 她提起皮箱,带头走在前面,你随着她下了楼。在一片狼藉的酒吧大厅,她找了把椅子摆在你面前。
[22:46] * 德里克 德里克跟着女人下了楼,按照她说的做了
[22:46] <ST|casca> “你只要坐在上面,闭上眼睛,然后唔,想想你死的时候的感觉就可以了。”
[22:47] <ST|casca> “很简单,雅各布当着我的面做过那么一两次。”
[22:47] <骑士|缚灵> 墓场。
[22:47] * 德里克 沉默着坐在椅子上,回忆当时的情景
[22:48] <德里克> ‘什么?’
[22:48] <ST|casca> 脑中的声音如此回荡着。
[22:48] <ST|casca> 你回想起浸泡在浴缸里的冰水
[22:48] <ST|casca> 流淌的血液
[22:49] <ST|casca> 你的神思逐渐抽离出当下的情景。所见过的灵魂归宿内的摆设逐渐变得厚重、黑雾重重。
[22:49] <骑士|缚灵> 此地曾现杀戮。
[22:49] <骑士|缚灵> 就在昨夜。
[22:50] <ST|casca> .ww 7
[22:50] <Oicebot>  ST|casca进行检定: 7,8=3 7 1 7 7 3 6=失败
[22:51] <ST|casca> 然而周围的迷雾愈加厚重,你始终无法从黑色的雾气里看过去。
[22:51] <ST|casca> 迷雾之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尖叫着。
[22:51] <骑士|缚灵> 汝要前进还是退回。
[22:52] <ST|casca> 脑中的声音如此询问。似乎更前一步就能发现酒吧里发生了什么。
[22:55] <德里克> ‘前进’
[22:55] <德里克> (后退会怎样?
[22:55] <ST|casca> (会返回现实之中,只是了解到这里发生了些什么,但是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22:57] <ST|casca> 你试着拨开迷雾,突然间你发现自己站在酒吧里,一切景象正如同幻境一样。物品摆放在它们的位置上,酒客在品着饮料。酒吧的酒保无所事事地看着电视。然后黑色的迷雾出现了。它飘向一桌酒客,酒客的幻影逐渐消散。它飘向另一处,那里的人也被吸进迷雾中。
[22:57] <骑士|缚灵> 那黑色,是死亡的正体,具象化的终末。
[22:58] <骑士|缚灵> 消亡的幻境,正是这些凡人,死去的证明。
[22:58] <骑士|缚灵> 此地发生过杀戮,非自然的,暴力的屠杀。
[22:59] <ST|casca> 迷雾从酒吧的正门进入,而后袭向酒吧的二楼。在这种幻境和脑中声音的提示下,大致得出了线索。
[22:59] <ST|casca> 什么东西从酒吧的正门袭击了这里,杀光了所有人。
[22:59] <德里克> 德里克不确定那死亡是否就是炸弹魔
[22:59] <ST|casca> 却没留下血迹、遗物。
[23:00] <ST|casca> 不光是屠杀者,还是一个掠夺者。
[23:00] <德里克> ‘会是其他和炸弹魔类似的怪物吗?’
[23:01] <骑士|缚灵> 无论是何种妖魔,将它招引而来的应是二楼的某物。
[23:02] <德里克> 继续跟随迷雾上到2楼,看那黑影最后做了什么?
[23:03] <ST|casca> 迷雾转进袭入正中雅各布的房间,随后又出来,在走廊里前后晃动着约过了几分钟,转进了客房。
[23:04] <ST|casca> 最后又原路退出返回了二楼
[23:04] <ST|casca> 从正门离开了。
[23:04] <德里克> (雅各布是否在办公室?
[23:04] <ST|casca> (在,并且雅各布的幻象没有消失
[23:05] <ST|casca> 你感觉到什么人正摇着你的肩膀。
[23:06] <ST|casca> 转过身看去,是那个自称雷瓦汀的女人。
[23:06] <ST|casca> 两边的墙壁开始塌陷,地板逐渐变成黑色的迷雾。
[23:06] <德里克> “。。。”
[23:07] <ST|casca> 你睁开眼睛,坐在那椅子上,你浑身被汗水打透了。
[23:07] <ST|casca> “怎么样?看到什么了?”
[23:07] <ST|casca> “看你这么长时间没回来,就拉了你一下。”
[23:08] <ST|casca> “第一次可能有点困难,多来几次就习惯了。”
[23:08] <ST|casca> 看你不语,似乎认为你没能观察到什么,她安慰说道。
[23:08] <德里克> “一团黑影杀了一楼所有人,那些人都消失了,不见了”
[23:08] <德里克> “然后黑影上了二楼,见到了雅各布,但没有杀他,而是去了客房,然后就直接离开了”
[23:09] <德里克> (在客房里做了什么?
[23:09] <ST|casca> (看不出具体的细节
[23:10] <ST|casca> (这个能力只能看到死亡发生,发生在什么地方,但是不能查明原因、细节
[23:11] <德里克> (客房里有人吗?
[23:11] <ST|casca> (没有人的幻象,存在人的幻象就说明这个人在那时还活着
[23:11] <德里克> “也许,黑影在找什么东西,旁边的客房你看过吗?”
[23:12] <德里克> 德里克站起来向二楼客房走去
[23:12] <ST|casca> “没有。”
[23:12] <德里克> “去看看有什么线索”
[23:12] <ST|casca> 她紧随你身后
[23:12] <德里克> 推开客房的门,德里克一直戴着手套,这是职业习惯。
[23:13] <德里克> 德里克观察着里面的情况
[23:14] <ST|casca> 房间里,展现在你们面前的,是一具被啃食到只剩下半边的尸体。
[23:15] <德里克> “似乎不是炸弹魔的做法”
[23:15] <ST|casca> 还很新鲜,散落在旁边的,是你用来包裹卡特尸体的黑色塑料袋。
[23:15] <德里克> “卡特!?”
[23:16] <ST|casca> 仔细观察下,的确是卡特其人没错了……
[23:16] <ST|casca> 被啃噬开的尸体,内脏已经被取走
[23:17] <ST|casca> 他的身体如同干尸一样瘪瘦,似乎水分都流失掉了。
[23:17] <ST|casca> “说说那个炸弹魔的手法?”雷瓦汀的声音。
[23:17] <ST|casca> 她俯下身看着这尸体。
[23:18] <德里克> “炸弹魔有食用人体脏器的习惯”
[23:18] <ST|casca> (和你所了解的炸弹魔杀人和处理尸体的办法的确有出入,对方不会有如此厉害的啃噬能力,但是脏器被夺走的确是他的做法
[23:18] <ST|casca> “嗯……他有这么夸张的嘴巴吗?
[23:19] <ST|casca> 红发女人指着那边的齿痕如此说着
[23:19] <德里克> “我不敢肯定,至少和我打斗时,没有见过”
[23:20] <德里克> “但是尸体的水分流失是怎么回事?”
[23:20] <德里克> 德里克对炸弹魔也是不是很了解,很多事情下不了判断
[23:21] <ST|casca> “大概是被什么烤成这样的吧,血液被抽走,身体里剩下的水分再缓慢地被蒸发掉了。”
[23:21] <ST|casca> “真是厉害啊,你们遇到的这个东西。我还以为这个城里只有一个家伙有这么锋利的牙齿呢。”
[23:21] <德里克> “卡特在和炸弹魔搏斗时就已经死了,之后应该是雅各布把他的尸体带了回来”
[23:21] <德里克> “我很奇怪,这里没有看到任何死者的灵魂”
[23:22] <ST|casca> “哦?看来雅各布给自己找了个挺大的麻烦。”
[23:22] <ST|casca> “唔……灵魂吗。”
[23:22] <ST|casca> “鬼魂这种东西,对一些怪物来说可是绝佳的饵料。”
[23:22] <德里克> “雅各布难道和黑影认识,或者黑影在吃人的灵魂?而像我和雅各布这样的,没有灵魂可吃?”
[23:24] <ST|casca> 二人在房间里交换着看法。时间离正午还很早,但雅各布下路不明、怪物究竟为何物为这冬日蒙上了一层诡秘的阴影。
[23:24] <ST|casca> 也许,越接近真相,就越接近死亡。
[23:25] <ST|casca> 然而死亡又是什么样的事物呢?就连魔法师也洞悉不透的黑色迷雾后面,隐藏着只有食罪者才能接触到的深深饥渴。
[23:25] <ST|casca>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