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G:tSE】【大教堂】梅阿莉·克里斯汀娜·温莎 第一章-霞光  (阅读 25353 次)

副标题: 缝补过去的针和线

离线 飞翔的口琴

  • 版主
  • *
  • 帖子数: 1550
  • 苹果币: 0
两个警察听着你的描述,年轻的博纳探员一直在用笔记本写着什么。而莱克森警官则沉默地注视着你。

引用
“可以的话,能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稍后温多女士应该会和你们这些学生解释发生了什么。从我们警察的角度来说,只能提醒你尽量不要在夜晚外出。这一段时间不太平。”

“你是直接回到了宿舍?可以的话能够描述一下昨晚的天气吗?”博纳探员听到最后,问了一句“哦对了,还有可以的话请你描述一下你是从哪里走的。也许你能够提供非常重要的目击报告。”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964
哔哔哔
听说果园许愿也很灵
A3S通关 1/1
A4S通关 0/1
自己组个固定队
雪景大房子 0/1

离线 萝卜君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3
  • 苹果币: 0
 “是这样啊,我会注意的”
 这一段时间不太平—— 还不是因为某些人的无能。
引用
“你是直接回到了宿舍?可以的话能够描述一下昨晚的天气吗?”博纳探员听到最后,问了一句“哦对了,还有可以的话请你描述一下你是从哪里走的。也许你能够提供非常重要的目击报告。”
“嗯,时间已经晚了,也没有什么别的地方要去。昨晚天气还不错,有点冷但没有要下雪的迹象,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看不见星星。”

 “说出来真是丢脸。可能是因为醉酒的原因,当时的记忆有些模糊。大概的话应该是.....”
  我说出自己昨天可能走的路线。
 "很抱歉,一路上好像没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事。"
 

离线 飞翔的口琴

  • 版主
  • *
  • 帖子数: 1550
  • 苹果币: 0
警察记下了你的话,向里间的校长表示暂时没什么其他要问的事情。在同你们礼节性地略微点头之后,两名警察就离开了。
当他们走出校长室的时候,温多女士对你小声地说“温莎小姐,目前没什么其他的事情了。节日期间校园里的人比较少,离开校区出行的时候还请多加小心。”

==================================================
你离开校长室之后,看到右手边的走廊尽头,名叫博纳的警察正和两个女学生有声有色地聊着什么。

背后突然有人拍了下你的肩膀。
“其实这人长得还挺帅不是吗?学姐~”是艾雅的声音。


你回过头去,艾雅正站在你旁边。
而她的身后……


一个浑身沾满鲜血,如同从惊骇电影里爬出的女子正倚在艾雅的身上。一只手抓在艾雅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正捂住自己被割开的喉咙,徒劳地试图止住不断地涌出的血液。有些血液溅到了你的脸上,温热、粘稠。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964
哔哔哔
听说果园许愿也很灵
A3S通关 1/1
A4S通关 0/1
自己组个固定队
雪景大房子 0/1

离线 萝卜君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3
  • 苹果币: 0
“谢谢关心,温多女士。”
看来校长没有要说出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意思。
也罢,本来就和我一点没有关系。

引用
“其实这人长得还挺帅不是吗?学姐~”是艾雅的声音。
剧透 -   :
真的长得帅吗 :em024
那又怎么样。
对无能的怀疑到我身上的警察。
毫无兴趣,讨厌,可以的话不想见第二回。
“啊,还有艾雅你可别写什么奇怪的东西”——我正想对艾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引用
一个浑身沾满鲜血,如同从惊骇电影里爬出的女子正倚在艾雅的身上。一只手抓在艾雅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正捂住自己被割开的喉咙,徒劳地试图止住不断地涌出的血液。有些血液溅到了你的脸上,温热、粘稠。
什么。那是什么。眼前所看到的情景、将思考冻结。
唐突的出现在艾雅背后的什么东西。
无声无息,没有任何的预兆。

为什么、想要尖叫声音却卡在喉咙里出不来,无法呼吸觉得头晕目眩。
为什么、想要逃走手脚却不听使唤,心脏仿佛要从胸口蹦出似的跳动。
直到那带有热度的液体——血、贱到我的脸上。我才终于明白了心慌气短的原因——恐惧。

人?女人?全身是血?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里?为什么艾雅和周围的人浑然不知?完全弄不懂。
但是有不好预感。
不行。艾雅。快点从那里离开。
随着思考渐渐的解冻,身体也下意识地动了起来。
我抓住艾雅的手,拼命的想要把她从那个女人身边拉开。
剧透 -   :
话说进入死亡了吗。还是已经死过了啊?有点搞不明白
« 上次编辑: 2014-04-04, 周五 20:58:42 由 小悟 »

离线 飞翔的口琴

  • 版主
  • *
  • 帖子数: 1550
  • 苹果币: 0
剧透 -   :
确实很帅,是Joel Kinnaman
艾雅不知所措地被你拉开,差点摔倒。勉强保持平衡后,扑在你怀里。
“哎哎!梅阿……莉啊啊!”

如同浸在血里的女子像空气一样。抓在艾雅身上的手不能影响她分毫。女子的眼神充满了凄苦和愤怨。像是要诉说什么地张开嘴巴,却又被涌出口中的血液淹没了声音。
“救……救……我……”


走廊那边的警察和那两名同学听见了艾雅的喊声,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964
哔哔哔
听说果园许愿也很灵
A3S通关 1/1
A4S通关 0/1
自己组个固定队
雪景大房子 0/1

离线 萝卜君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3
  • 苹果币: 0
说话了。
浸在血里的如空气一般稀薄存在的女人。
难道是在向我求救吗?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猛的深呼吸。
像要把周围的所有空气都吸进肺里一般。
声音勉强从喉咙里出来“不要说话,我现在就......叫急救车”
我上前靠近染血的女人。
心跳依旧急促,手还在颤抖个不停。
总之,血,必须先止住。
一边叫艾雅打电话叫急救车,一边拿出随身带的面料试图进行包扎。

离线 飞翔的口琴

  • 版主
  • *
  • 帖子数: 1550
  • 苹果币: 0
引用
一边叫艾雅打电话叫急救车,一边拿出随身带的面料试图进行包扎。
“啊!”艾雅看着身上也被溅到鲜血的地方,惊慌失措地打着急救电话
喷涌而出的血液在地板上蔓延,陌生女子倒在了血泊之中,然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她倒在地上,鲜血不住地喷溅。女子的身体仿佛没入水中、慢慢沉入她自己的血泊里。最后只剩下走廊上的大片血泊,无声地述说着刚才的异状不是幻觉。

警员和学生向你们这边跑来。
==========2个小时后==========

“刚才不知道发生了,梅阿莉她突然就拉住了我。然后不知什么地方一下子冒出那么多血……我真的是吓坏了!”
你正躺在学校医护室的床上,艾雅的声音从被帷帘挡住的隔壁床位传过来。

当走廊里的其他人听到呼喊的时候,他们迅速赶到你们身边。虽然没有发现伤口,但是地上的血泊让他们十分紧张。在把你们两人送到医护室之后,医生反复检查确认你们身上没有伤口。没人能说得清楚那些血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似乎没人注意到有个受伤的女子在走廊里出现。就连被她攀住的艾雅也没意识到。
只有你看到了“她”吗?

你有些困惑。

两名之前找你问话的警察向艾雅询问了状况后,小声道谢。然后拉开了你这边的帘子。
“温莎小姐?你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吗?”莱克森略显苍老的声音有点困惑。博纳则是一脸还未从状况中恢复过来的惊骇模样。
“靠!我跟你说,帕奇,刚才真的是‘咻’的一下就喷出了一大摊那玩意。就跟有人在菜市场里丢个手榴弹一样,大把大把的番茄酱就……”博纳喋喋不休。
“闭嘴,罗德。”
现在,你知道他们的全名了。帕奇·莱克森、罗德·博纳。
“呃,温莎小姐?你清楚刚才发生什么了吗?”
剧透 -   :
可以自由叙述所看到的事情的细节,这部分可由玩家自由补上。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964
哔哔哔
听说果园许愿也很灵
A3S通关 1/1
A4S通关 0/1
自己组个固定队
雪景大房子 0/1

离线 萝卜君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3
  • 苹果币: 0
发生了什么事,这应该是我问的问题吧。
没想到在这种时间来了个突击全身检查,明明说了没事的。
与其说身体,不如说是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之前那小小的不安也被无限的放大,搞得思想一片混乱。
啊,全身毫无气力,真想把甜品吃到饱,然后好好睡一觉。

不过艾雅看起来没事。太好了。

"......首先确认一下,这不是什么整蛊节目吧?难道你们没有一个人看见她吗?如果是的话,你们赢了。不过这一点都不好笑,视情况我会保留我诉讼的权利。"
我没有看他们,低着头,声音还是带有些颤抖。
对我来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反倒会轻松很多。

因为当时景象怎么也无法让人相信。
就算是现在想起来,也不禁后背发凉。

听到女人的呼救,正要靠近她的我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异样,
然后如同踩了急刹车一般停了下来,再也无法向前一步。

女人用她那充满着绝望的眼神看着我。血不住的往外流在地面形成了一趟血池。
然后,像是下面根本不存在地板一般。
她身体的一部分慢慢地下沉,没入她自己血中。
那血池犹如是无底洞,深不见底的深渊。
无法承受的恐惧顿时压上了我的心头,
可怕到——浑身是血的人突然出现在身后所造成的恐惧——与之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是一种让人疯狂,摧残人的理智的恐惧。
剧透 -   :
SAN CHECK   成功 1 失败1D4+1 :em001
彷佛那里是常人不可逾越的境地,
那里不可直视,那里不可接近,那里不可触摸。
却又散发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气息。
直觉般我如此感到。

不可能。
太离奇了。
我在做梦吗?
脑中无数次重复着类似词句的同时,
眼前的光景还是无情的嘲笑着现实世界的规则。
让我毫无办法抓住她那最后拼命伸向我的手。

如果我把这事和他们说,他们真的会信吗?
但是血的事情怎么解释,法医如果化验的话会得出什么结论吗?
我将视线转向身边的警官。
先不说那个叫罗德的,莱克森警官倒是为人很认真的样子。
说出来试试吧,沉默也不能解决问题。

"我知道这事令人很难相信的......"
我向他们描绘当时的情形。

"两位警官,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呢?不会无缘无故的找上我吧?发生什么事还没从校长那里听说了?你们认为和这事有什么联系吗?我想我应该有知情权。"
我追问道。
« 上次编辑: 2014-04-18, 周五 17:40:36 由 小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