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幻覺殘留】人物卡:大川新平  (阅读 1338 次)

副标题: 毀容背摔警察叔叔

离线 傻豆

  • 翻譯組
  • *****
  • 帖子数: 2485
  • 苹果币: 2
【幻覺殘留】人物卡:大川新平
« 于: 2013-04-10, 周三 20:39:56 »
战役名称:幻觉残留
时代背景:现代
调查员姓名:大川新平
玩家姓名:傻豆
职业:警察
学历:警校毕业
出生地:长野县
精神病史:轻度偏执
性别:男
年龄:34
母语:日语
居住狀況:独居

人物属性:
力量(14)
敏捷(11)
体质(08)
意志(16)
外貌(05)
体型(13)
智力(14)
理智(80)
教育(15)

灵感(70)
幸运(80)
知识(75)

99-克苏鲁神话:94
伤害加值:+1D4

生命值: (11/11)
魔法值: (16/16)
心智点数:(79/80)

资产:6

职业技能点(EDU*20):300
兴趣技能点(INT*10):140
克苏鲁神话:(5%)

本职技能:(警察) 闪躲,快速交谈,急救,格斗,法律,心理学,
以下任选两种:议价,汽车驾驶,武术,骑术,侦查

技能列表:
Dodge 闪躲(22%):+48(职业)=70%
Drive Automobile 机动车驾驶(20%):+12(职业)=32%
Fast Talk 快速交谈(5%):+70(兴趣)=75%
First Aid 急救(30%):+40(职业)=70%
Grapple 擒抱(25%):+55(兴趣)=80%
Martial Art 武术(1%):+80(职业)=81%
Occult神秘学(5%)+18(兴趣)=23%
Psychology 心理学(5%):+70(职业)=75%
Spot Hidden 侦查(25%):+50(职业)=75%

战斗数据:
拳击(50%):1D3+1D4
擒抱(80%):特殊
头顶(10%):1D4+1D4
脚踢(25%):1D6+1D4

相关技能:
闪避:70
投掷:25
武术:81
武术流派:擒技系

个人物品:便服,警察证,便携式手电筒,驾驶执照,记事本和铅笔,水壶,折叠望远镜,外伤处理包,手机,事件的资料夹(剪报薄、相册、手记),瑞士军刀,面部遮蔽物


虽然从一线退下来已经有好几年了,但是几乎每天晚上,大川新平都能想起他的最后一次执行任务——令他脱离了正常生活那次恐怖经历。

  15年前,刚刚从警校毕业的新平满满的揣着自己对警察生涯的期待和周围人“年轻有为”“仕途光明”的评价,和与自己志同道合的几个朋友一起加入了长野县刑警队打算干出一番事业。虽然他的成绩并不算最突出的那几个,不过毕竟是靠着在家族柔道馆自小训练出的底子,在刚进入警队不久之后的几次行动中,新平表现的相当出色(虽然资料里也被记上了“拘捕手段过于激烈”的评价)升职看起来似乎就是非常简单的而明朗的坦途。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几次他在任务中表现出的攻击性,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管理道馆的父亲大川良平知道了儿子在警察大队里风生水起的“手段”。大川良平认为,新平用祖传的技艺制服罪犯,维护正义固然没有错,但是像新平这样继续“以力制力”的使用武技下去,迟早会将本来应该是用做强身健体的柔术发展成“杀人技”。虽然良平找来新平批评了他的作法,但是这时候年轻气盛的良平又怎么听得进劝?两人谈崩以后,赌气的新平干脆自愿加入了警队最近一次可能会出现激烈冲突的抓捕任务,他希望用自己的手向父亲证明,自己实践柔术的方式是正确的。

  这次让新平悔恨了数年之久的突袭是长野山区的一处山庄别墅。根据情报来看,应该是某个被控非法持有武器和制造非法药物的新兴宗教的据点。不用说,新平当然是第一批突入别墅的警方力量之一,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确实是让已经经历过好几次近身肉搏的新平始料未及的。

  占据别墅的宗教分子果然持有相当程度的火力,以当地警方的程度自然完全招架不住。一阵枪林弹雨之后,上司下令全体撤退,等待特别行动小组来解决问题。可是新平就不同意了。“就这样走开没问题吗?”这是他回复给上司的唯一一句话,就算被撤职也好,新平打算拿下一个这次的嫌犯头目再说,运气不错的是,竟然有两个同事愿意跟随他一起行动(当然,新平事先向他们打包票最后责任自己承担)。

  当他们追击一个明显是头目的家伙逃进地下室时,悲剧终于还是发生了,当新平的同事破门的一瞬间,本来应该向里倒下的门板突然向外面炸成了无数块,靠的离门比较远的新平只听见了一声即像尖叫,又像爆炸的巨大轰鸣,在一阵伴随着闪烁绿光的极度灼痛之后,他幸运的晕过去了。

  当新平再次醒来时,他已经被纱布五花大绑的躺在医院的重症病房了。3天之后,面无表情的上司前来探望他,告诉新平他们已经成功的解决了那次任务——在9天之前。警方唯一的伤亡就是新平和跟他一起攻击的两个同事——他们死了,全身被烧的只剩骨头,而新平只是身体的正面被严重的灼伤。末了,在临走之前,上司提醒他:“不记得是怎么回事了?好吧,记住你是被汽油弹烧伤的,你的两个殉职的同事也是,就是这样。”

  痛苦的治疗了将近2个月后,出院的新平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同事和父亲——说实话,现在也没人看的出他还有表情了:为了避免术后“副作用”影响起见,新平的头部包上了厚厚的绷带,只有两只眼睛还露出来。本来他已经打定主意向警队递交辞呈(如果可能的话先承担后果),而让他意外的是,很快警队的回复就下来了:大川新平将调到东京都市郊担任巡警。

这算是流放?流放东京?正好,还不敢直视父亲的新平就这样连家也没回,收拾了些简单的行李和资料就坐上了去东京的电车——简单的就像他小时候坐公共汽车去图书馆一样。手续和安排都解决的很快,于是刑警新平就这样变成的巡警新平,看起来应该是平淡的生活了。

  过了几年确实比较平静的巡警生活(不过抓扒手和跟附近居民协调疏通的工作还是有些略多)已经基本上退化成了“正常”警察的新平在某个晚上突然被无来由的恶梦惊醒了。绿光,恐怖的尖啸和灼烧,以及上司最后抛下的那句话。很久没想过问题的新平突然就像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开始疯狂的思考:那是正常的爆炸吗?为什么我没有死同僚却死了?那是什么非人的声音?从那天起,新平就知道自己接下去的生活要怎么过了:他一定要搞清楚那次任务到底发生了什么。

  虽然身体受到了重创,不过还好柔术和警校训练的底子还在,慢慢的新平开始按照父亲原来对自己的教导来恢复体能,虽然还是一跑步就会咳嗽不止,但是还好,力量没有完全失去。考虑到自己恐现在恐怖的相貌,新平干脆在出门时重新在脸上缠上纱布。几年在当地居民之间走街串巷的经验也让他捡起了以前学过的语言技巧。虽然体力大不如前了,但是新平相信,现在自己要比以往更充实。现在的问题是,该怎么着手调查呢?

  想起上司对自己的“告诫”,新平知道,正常的调查手段肯定是不能用了,于是他把方向放在了那次任务所涉及的新兴教派上,在一年多紧张但没有头绪的资料搜集以后,新平听说东京市内有一家名叫PolePole的咖啡馆,那里聚集了相当数量的灵异事件和神秘学研究者。于是,抱着一线希望的新平开始了他每个月一次参加PolePole灵异讨论月会的活动,虽然没有太大的收获,但是他也认识了几个新朋友。渐渐地PolePole成为了新平施放拼命寻找线索和巡逻之外,为数不多可以在假期得到放松的地方,虽然他的本意并非如此。

  今天是12年的2月“Pole沙龙”即将召开的日子。虽然开始的时间应该是早上,但是刚搭电车从长野回来的新平还是因为过度疲倦而迟到了。好在活动将一直持续到夜晚,现在的时间是5点多,应该还来得及吧,一边这样想着,新平一边紧了紧脸上的绷带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放松些,一边向PolePole所在的那条街走去。

人物簡歷:
1978年:出生於長野縣輕井澤
1997年:警校畢業,次年底加入長野縣警視廳
2002年:加入邪教突襲行動
2004年初:加入東京都警視廳,任地方巡警至今
« 上次编辑: 2013-06-09, 周日 20:36:11 由 傻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