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备案  (阅读 3308 次)

副标题: 斩断星空之人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版主
  • *
  • 帖子数: 2124
  • 苹果币: 3
备案
« 于: 2012-06-10, 周日 23:05:26 »
太初的传说

剑之本源

这是一个饱含根源之力的字,在创圣语言中代表“斩杀与刺裂的利器,孤独的利刃”。在祂诞生之初,宇宙将这个圣言与祂的本源结合在一起,此后再没有其他事物可以冠以这个字。

这是祂的第一个名字。

创圣创造祂是有目的的。荡平亿万计的化作实体的暴虐,面对诸界最可怕的吞噬着,毁灭者,再造者,十三个被称为执星者的生命战斗了无数个世纪。祂挥舞着三万七千把剑戟,每挥动一次就斩下百倍的首级。祂战斗在宇宙的边缘,仅以手中利刃将遮盖银河的无数恶魔撕裂。

祂从创主得到第二个名字,传说的序章所见,魔剑。

诸界的毁灭者,传说的终结者……即使用这些词语都难以描述敌人的可怕。即使是超越时空,超脱因果的超越者们也陷入无尽的苦战。当无名被囚困,英雄王终于折服后,仅余最为强大的龙帝以它横跨星系的巨大躯体击倒一个又一个的执星者,终于出现了突破的曙光。祂现出自身最初的身姿,穿破时空的维度,突破世界的枷锁,给予龙帝直至本源的沉重打击。这是三千个周期以来圣者们初次创伤到这个恐怖的敌人。

祂得到了第三个名字,记载在传说的终章,斩断星空者。

即使可以斩断时空,剑也未能承受灭世者的力量。原初的魔剑折断为两段,锋利的剑身粉碎成无数碎片,残存的断剑划破时空,消失在世界的狭隙中。之后的故事如同神话之中的传说一样,超越神的超越者击败了毁灭者,诸界度过了蒙昧的启蒙时代,迎来了蓬勃的生机。

锋芒毕露的利剑与飞舞而下的月光

“穿越万千世界,跨过万载时光,只有你是我唯一的剑鞘,令我褪去锋芒,安然休恬。”

远在太初之时,魔剑便曾经向一名女性许下誓言。月舞,十三圣者中也足以被称为女神的存在,在太初之战中与魔剑曾并肩作战。

太初之时的魔剑曾是一个虽然勇猛但却冷酷得仿佛欠缺人性的战争机器——本身即为兵器,只须杀敌,不需感情。然而本应缺乏感情的魔剑却逐渐倾心于温柔慈爱的月舞,而月舞也被英勇刚强的魔剑所吸引,两人互相寻求着对方,补足自己的缺失。

魔剑和月舞交换了灵魂的誓约,将彼此的灵魂作为半身分享。魔剑从月舞得到了温柔和爱的心灵,月舞从魔剑得到了百折不挠的坚强与锐气。

但是充盈于身的无尽杀意以及将眼前之敌横扫而空的锐气曾经是魔剑最大的武器,如今却让他产生了不协调的感觉。体会了感情的细腻,魔剑似乎变得难以像以前那样自如地控制他的锋芒,于是月舞为她的恋人寻找到解决之道。

月舞切下自己的发丝,将月光编织起来,再注入魔剑的鲜血,以恒星为炉魔力为砧打造出一件神器。灌注了魔剑及月舞的本源,这件神器甫一诞生便得到世界的祝福,世界第一件与魔剑对应存在的“鞘”。这件神器可以令魔剑收敛他的杀伐之气,内心如倒影月光的湖水一般平静。

魔剑将这把鞘交由月舞保管,并许下了跨越时光与空间的永恒誓言。自此之后,即使遭遇再惨烈的战争,踏过再多的血与沙,魔剑的灵魂始终有一点与月舞相连,他确信自己的归宿。
« 上次编辑: 2012-09-09, 周日 22:35:57 由 晨星 »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版主
  • *
  • 帖子数: 2124
  • 苹果币: 3
Re: 备案
« 回帖 #1 于: 2012-06-19, 周二 00:31:53 »
剑魂战争

遥远的国度亚尔比昂曾经流传一个传说:比太古还要古老的世代,一枚漆黑的巨大流星划破了宇宙坠落在深渊深处。其中的恶魔苏醒时,世界将迎来终结。

当人们逐渐忘记这个传说,灾难突降。巨大的剑刃从虚空之中刺出,将天空与大地劈开。漆黑的剑士从深渊中走出,带来毁灭与绝望。

灵魂的碎片

厄瑞斯走过一个又一个战场,只挎着一把长剑。凡人的剑无法伤他分毫,拙劣的战斗更是不堪入目。

他举起了剑,并非挥向任何人,而是教导他们挥剑的方式,挥剑的方向——战斗的方式,战争的方式。侵略者演奏起气势宏大的金戈铁骑,保卫者发动了视死如归的抗争。他们用生命和鲜血在碰撞,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在高呼厄瑞斯之名。

终其一生,厄瑞斯都在战场之上行走。后世一些人称他为带来灾厄的恶神,其他人称他为带来胜利的战神。

精灵和矮人罕见地聚集在一起,他们满腹疑惑。眼前这个比精灵更加纤细美丽,却比矮人更加有力坚韧的女人正对他们露出优雅的笑容。但是让他们疑惑和惊讶的并非这个女人,而是她所展现的技艺。

钢铁在她手上如同绢布一般顺滑,流淌成美妙的线条。不消一刻,一把锋利的弯刀就成型了。最古老的精灵也难以挑剔它的精巧及优美,最老资格的矮人铁匠也不得不叹服它的锋利、坚硬而又强韧。将十把不同式样的武器赠与这两个种族后,这个美丽的女人如同出现时一般悄悄地消失在丛林之中。

此时,两个族长终于确信,这位女士就是他们所崇拜的钢铁女士依翠丝娜,将钢铁与美结合在一起的伟大女神。

兰道紧紧盯着眼前的生物,控制着巨龙军团袭击诸国,掀起这次战乱的罪魁祸首。面对这条比皇宫还要巨大的远古邪龙,兰道举起了剑。这是从巨龙秘境得到的圣剑,不知名的金属闪烁着柔和同时又激烈的光芒,朴实的装饰似乎昭示着恒久的历史。

接下来的这一击,将会解放巨龙和人类,为世界带来新的时代。勇者坚信着这一点,挥下圣剑。

魔剑的碎片化作灵魂,飘散在广袤的宇宙中。灵魂的碎片被英雄的命运所吸引,化身成诸界中的英雄、神祗、神器,创造了无数的传奇。后来,他们又被称为剑魂。

漆黑的剑皇,纯白的少女

被称为剑皇的漆黑剑士仅用了三天就将最初的世界征服。他寻找与他一同坠落的碎片,剑魂,组成了他的军队。他们散落在诸界的神灵,英雄,圣剑,形态各不相同。但他们都是比太古还要古老的唯一将自己的名字刻在宇宙之中的“剑”的碎片之一,是魔剑的化身。

剑皇曾是魔剑最锋利的剑尖,也是最大的碎片。与龙帝的剧烈冲突后破碎的过程中,他扭曲了魔剑自身的正义,成为了魔剑最强也最邪恶的化身。

在宇宙的另外一个彼端,出现了另外一名继承魔剑之名的少女。

在远古的那场战争中,魔剑折断成两段,剑身粉碎为万千碎片散落在宇宙,剑柄的另一半撕开了时空创造了这个存在于宇宙彼岸的世界巴比伦。莎朗,王国骑士团的首席骑士,继承了存在于这个世界魔剑的灵魂,少女成为了新的魔剑。虽然并不完整,力量也未够强大,但魔剑依然是那个刻印在宇宙本源的“剑”。

千年战争

感受到灵魂的鼓动,月舞化身为月之女神降临在剑渊巴比伦。月之女神发现,被称为纯白剑士的莎朗闪烁着与她相同的灵魂光辉——正是月舞与魔剑交换灵魂的证明。确信眼前少女承载的是恋人的灵魂,月之女神向她展现了远古就定下的命运。莎朗理解了自己的使命,开始了横跨宇宙的远征。

纯白剑士所到之处吸引了大量剑魂,这是灵魂上的共鸣,就像剑皇轻而易举地找到大量剑魂所在。但是跟剑皇以威势和铁血管治军团不同,纯白剑士并不对投奔的剑魂提出任何要求,她将他们每一个都视作灵魂的兄弟。迅速壮大的白色军团很快与剑皇军团接触,旷世的战争展开了序幕。

这场波及了数十个世界,延绵了数百年的战争如同巨轮无视人民乃至君王的意志,所到之处几乎都碾碎。同样被巨轮吞没的还有成千上万的剑魂以及万倍以上的追随者。

即使坚强如纯白剑士也难以忍受千年的孤独与悲伤,即使强大如剑皇也无法抵抗无尽的疲惫。也许是战争开始以来他们首次感到灵魂的共鸣:战争是时候结束了。

重铸

剑皇最初的世界亚尔比昂已彻底毁灭,最终战场被选定在宇宙的彼端,纯白剑士的故乡,魔剑所创造的世界,剑渊的巴比伦。战火蹂躏百年,这里早不复美丽,只剩下荒芜的赤色战场。

激烈的最终战争持续了百日,只剩下纯白剑士和剑皇对决。同样继承了魔剑最强大的灵魂,二人百年以来从未分出胜负。天地之间只剩下金戈回响,像是世界的心跳,强韧而坚定。终于,最为锋利剑皇仿佛是命运一般折断了自己的剑,纯白剑士的利刃刺穿了他的心脏。

第一百零一次朝阳升起,它见证的不是战场,而是世界的新生。纯白剑士接纳了剑皇的灵魂,将战争中散落于宇宙的剑魂集合起来,以这个世界为锻炉重铸魔剑。最后,少女将守护剑渊世界的责任托付给残存的骑士团,将灵魂投入到锻炉之中。经历了千万年,魔剑的灵魂再次完整地凝聚在一起,“剑”的本源再一次重生。

在女神的守护下,沉睡的伟大灵魂再度复苏。这是魔剑的第二个传说。
« 上次编辑: 2012-09-09, 周日 22:36:50 由 晨星 »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版主
  • *
  • 帖子数: 2124
  • 苹果币: 3
Re: 备案
« 回帖 #2 于: 2012-06-19, 周二 00:32:56 »
斩星传说

天启恶魔

魔剑与月舞在巴比伦重逢,然而他们注定不可有安稳的命运。当剑渊世界巴比伦逐渐重生,皓白的月亮再次高悬于天空,遥远的星河中产生了异像。

察觉了异像的月舞认为这是灾难的先兆,她恳请魔剑与她同行。两位执星者离开了巴比伦,跨越了凡人无法企及的维度,来到发生异像的星河。但是眼前的景象,远远超乎魔剑与月舞的估计。在宇宙彼岸的巴比伦也能清晰看见的这个星云,事实上是一只活着的生物。如此宏大的生命体令他们想起远古的最恶之敌。

事实上,魔剑和月舞都在交手中感受到那熟悉的恶意。眼前的生物由布满星河的恶魔组成,每个恶魔就像它的一个分子。毫无疑问,这是曾经属于龙帝的一部分,即使如今力量不及万一,那种令超越者都胆寒的恶意和威势也足以说明。

这就是天启恶魔,日后宇宙无数灾祸的根源。

就像回到千万年前的古战场,魔剑展开他的百万剑戈,月舞披戴起她的月光战衣,攻向遮蔽宇宙的恶魔。这场战争震撼了数个相连的世界,那些最不幸的星球被天启恶魔彻底侵吞,一个又一个。尽管两位超越者无数次歼灭足以填满一个星系的恶魔,但总有更多的恶魔将他们淹没,他们的攻击对于这一只庞大如星云的天启恶魔而言就像是匕首的小创伤。

漫长的战争在月舞的一次遍布三个星系的打击中迎来了转折。即使不能造成致命伤,这次攻击也确实撼动了这只巨物,魔剑直刺天启恶魔的心脏。只要消灭它的本源核心,再巨大的恶敌也将崩溃。

不过,魔剑却发现他无法消灭这个核心。在眼前的“心脏”是一个跳动着的红色巨星,遮挡了眼前一半的空间。巨星上的死亡火焰旋转着,构成一个个漩涡,百万计的恶魔从中不断涌出,像是血液一般输送到这整个天启恶魔的各处。面对如此庞大的星体,即便是超越者也难以在瞬间彻底将其消灭。

星空切裂之时

束手无策的魔剑唯有后退,与月舞合力将天启恶魔所在的时空分离,暂时将其封印。但是不过百年天启恶魔就会再次出现。曾经直击龙帝本源的魔剑明白他需要怎样的武器,不过这一次他无法向月舞表白。即便深知令月舞伤心,魔剑坚决地与月舞分别,消失在宇宙深空。

魔剑首先来到土元素的深渊,粹取出整个宇宙的神金。随后他到火元素的圣殿,取出苍蓝的火焰精华,并投入一个年轻的恒星核心。魔剑将神金以恒星为炉,取光暗之力为锻锤,引至净的水元素净水淬炼,耗尽风元素界中三分之一的风打磨利刃。

最后,亦是魔剑不愿意让月舞参与的原因,他将自身的灵魂在极度的痛苦中撕裂出一块本源,注入这把剑中。至此,仿佛魔剑的分身,剑长九万七千里,名为斩星的神剑铸造完成。距离天启恶魔现世还有一年。

魔剑回到那片诅咒的深空,赫然发现天启恶魔已经挣脱时空的枷锁,正在突破封印。而魔剑最亲密的半身月舞,就像早已知晓一般,布下了巨大的织网,牢牢地困住天启恶魔。

即使分隔百年二人依旧配合得完美无瑕,无须多言,月舞为魔剑打开一道致命的缺口,魔剑向着那颗更加巨大的红色心脏冲去。

斩星挥出第一剑,作为天启恶魔躯体的星云被撕裂开一道诡秘的缺口。斩星挥出第二剑,蜂拥而上的亿数恶魔被彻底荡平。斩星挥出第三剑,脉动着的红巨星被一分为二,切裂的恶质本源企图修复,但更为强大的切断力量令它无法抵抗。在被切开的空间两侧,两半红巨星被剧烈扭曲,撕裂的力量被进一步扩大,宏大如星云的天启恶魔被整个切断。

失去本源之力的巨物彻底崩溃,天空上只留下被斩断的星尘。这是魔剑的第三个传说,复诵太古时代的名讳,斩断星空的传说。
« 上次编辑: 2012-09-09, 周日 22:37:32 由 晨星 »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版主
  • *
  • 帖子数: 2124
  • 苹果币: 3
Re: 备案
« 回帖 #3 于: 2012-09-13, 周四 02:09:27 »
终焉之时

极恶之意志的复苏

纵然魔剑和月舞将最大的天启恶魔摧毁,但也未能彻底毁灭这个由极端的恶意而生的族群。在他们无法控制的时间里,天启恶魔军团已经散布到宇宙深处,侵蚀这个世界的平和。

也许认为击杀天启恶魔是导致其军团大幅度扩展的原因,魔剑和月舞开始他们针对天启恶魔军团的无穷尽的追击。但是极恶的力量超出他们的想象,击溃了一百万头恶魔,便有一千万匹诞生。在战斗中进化的天启恶魔力量也越来越强大,甚至出现了足以匹敌超越者的巨大恶魔领主。战争的规模越来越大,诸多远古而来就存在的超越者加入战线,延绵的战火焚毁着一个又一个世界,整个宇宙陷入无边的战争之中。

然而事情远不止于此,天启恶魔并非毫无目的的侵略、毁灭,但是陷入战争泥沼的超越者们却迟迟未能发觉。魔剑单独一人追击一头大恶魔,来到一颗蔚蓝的星球时,剧变发生了。

因为见到太多的毁灭与死亡,魔剑降临在这个名为“地球”的星球上时被这里繁荣而活跃的人类所吸引。理所当然地,他决心要保护这个星球避免战火的蹂躏。但是魔剑却不知道,这正是天启恶魔诱导他踏进的陷阱。忌惮于会摧毁整个星球,魔剑的战力被天启恶魔的计策很大程度限制住,无穷无尽的恶魔在人类未知的空间里不断出现,用它们肮脏的血肉将魔剑在地球上越拖越深。

直到这一刻,魔剑终于发现了到达时感觉到的违和感的正体——最凶之敌,宇宙的毁灭者,龙帝的意志正沉睡在地球上。而现在,它借助天启恶魔的血肉和超越者战斗的激烈碰撞复苏了。

毫无征兆的战斗在刹那间展开,魔剑与龙帝的强大力量在大气层上方剧烈冲击,焚烧天际的巨焰遮盖了半个地球。激战只持续了三天,地球上的灾难已经让地表面目全非。刚刚复苏的龙帝并不愿意继续纠缠,在无数天启恶魔的阻挡下,身受重伤魔剑只能眼睁睁看着最恶之敌消失在深空之中。

圣者之战

虚弱的魔剑被源源不断的高阶恶魔攻击,压制在地球上,最终被恶魔以72个巨大魔神为代价封印在南极。因此,龙帝复活的消息也未被察觉,这正是天启恶魔为下一步战争所作的准备。

但是只懂得毁灭与邪恶的恶魔忽略了羁绊的存在。与魔剑命运与共,拥有半身灵魂的月舞察觉到魔剑的异状,追迹来到地球。在地球上她再次化身为月之女神,寻找到被封印而转生为凡人的魔剑。月舞唤回了魔剑的灵魂,了解到他被封印以及龙帝复活的情况。在人类的协助下,月舞解除了南极“圣柩所”的门廊封印,找出了通往圣者休眠之地的道路。

此时龙帝率领的天启恶魔军团已经开始了可怕的大侵攻,一步步蚕食着生命的边界,所到之处皆为焦土,唯有毁灭长存。月舞决定以太阳系为根据地,制定了以人类和圣者为核心的战略对抗龙帝。花费了一百年的时光,整个太阳系已经成为最牢固的要塞,也是宇宙生命一方的核心之所。当最后一名圣者,月舞挚爱的灵魂半身,魔剑被唤醒,十三名为对抗世间之恶的圣者历经千万年再次站在他们的天敌面前。

以圣者为首,超越者、神祗、人类组织起庞大的战线,连系整个银河、各个星系,抵抗天启恶魔军团的攻势。旷日持久的战争似乎开始向光明一侧倾斜——直到噩耗降临。

背叛者之刺,圣洁者之血

首先出现异状的是银河系边缘的一个战场。天启恶魔将一颗超红巨星培养成恶魔巢穴,并建立了强大的防御工事。多名超越者企图毁灭它,却无功而返,并且带来了未曾见过的巨大兽姿恶魔的消息。战事越来越巨大,虽然多次攻击战果丰厚,却无法撼动恶魔巢穴,也没办法对那头被称为湮兽的凶兽造成损伤。

最近的四名圣者决定合力一举铲除这个危险的毒瘤。虽然他们轻易地将天启恶魔消灭殆尽并且毁灭了恶魔巢穴,但湮兽却远超想象。七天的战斗最后在无声无息之中落幕——湮兽和圣者都失去了消息。

这个异常诡异的状况令其他人感到不安,除了在地球防守的月舞外,其他圣者在圣柩所再次聚集商讨战况。本应存在于无法接触空间的圣柩所此时突然遭到天启恶魔的总攻击,与此同时失踪的四名圣者再次出现。圣者们奋起反击,保护圣者系统的核心圣柩所。

但是,所有人都错了。时间仿佛在那一刹那停下,四名曾经失踪的圣者将手中的超神器刺入同伴的背后,撕裂同伴的躯体和灵魂,战斗马上变得极度混乱。

最终,圣柩所被天启恶魔彻底毁灭,三名圣者被背叛者摧毁,两名圣者被恶魔之柱封印在时空尽头,四名至高恶魔领主诞生:“饕餮之阿巴顿”,“怒火之沙耶利”,“狂艳之菲迪”与“至高之罗刹特”。包括魔剑在内三名存活的圣者杀出血路,冲出恶魔的层层包围网,却目睹几乎遮蔽银河的龙帝身姿正在缓缓向地球接近。

终焉的传说

龙帝的侵略也许比光还要快。在超越者们组织起抵抗之时,银河的一半已经熄灭,唯有一盏小小的灯火在无边的黑暗中摇曳,那就是处于银河边缘的太阳系。

除了魔剑之外的两名圣者回到超越者的阵营,指挥光明最后的抵抗。魔剑则坚持孤身一人回到太阳系。他知道,太阳系的火焰是谁在掌灯。在密密麻麻的恶魔之中,太阳系的灯火摇摇欲坠,随时会熄灭。但这也是指引他心中的唯一光明。此时他并非为了人类,也不是为了光明,而是仅仅为了一个灵魂而战。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版主
  • *
  • 帖子数: 2124
  • 苹果币: 3
Re: 备案
« 回帖 #4 于: 2012-09-25, 周二 01:00:15 »
剑渊世界

巴比伦是一个大地、天空、海洋中弥漫着魔力的世界,它孕育了无数生命,以及各色各样的智慧文明。人类分为四个国家,矮人建立了两代帝国,精灵们长久以来居住在充满魔力的森林里……但是他们都流传着相似的传说:他们的先祖曾在一片名为巴比伦的大地上与诸界的敌人作战,在通往天空的巨塔之下,纯白剑士将漆黑死神消灭,引领世界进入和平的时代。

随着人类帝国亚特兰蒂斯的崛起,巴比伦诸种族文明逐渐倾向融合,世界的面貌也逐渐被探索清晰。巴比伦共有三片大陆,围绕大陆的是无尽之海,无论向哪个方向行进,最终都会遇到无法穿透的迷雾。在精灵的传说中,迷雾的彼岸是精魂的国度阿瓦隆。

巴比伦的天空在晴朗时可以看见一道跨越天际的淡薄影子,无论日夜都可见,其形状就像横贯在天空之外的巨大剑刃,日月星辰似乎也绕着它而行动。矮人称它为先祖的灵魂之剑,人类则称为卡艾斯之剑。

即便如此,人类也找寻不到那块曾经终结千年战争的古战场。多年来冒险者们一直寻找古巴比伦的所在,而学者们逐渐认为传说并非真实。

传奇探险家约伯特也是一名闻名大陆的剑士,他曾以一把剑击败恶龙焚纳克,率领一支小队击毁信奉天启恶魔的邪教。不过他最伟大的成就则是找到传说中纯白剑士远程的记录石板,在石板上记载了跨越时光的伟大征途。尽管其他学者对这个近乎神话一般夸张的记录抱持相当的怀疑态度,但约伯特感受到灵魂的共鸣,他坚信传说的真实性。

历经十数年,横跨三块大陆并且三次闯入阿瓦隆迷雾,约伯特虽然找到了一些遗迹,但都无法找到古巴比伦的所在。虽然在迷雾之中他隐约获得了启示,不过除了坚定他的信心外也无法进一步解明。

直到一个异常的月圆之夜,无法入睡的约伯特凝视着皎洁得刺目的月光。突然如同迷雾一般的启示一瞬间清晰起来,就像雾玻璃上的水汽被一下子擦拭干净一般明晰。他无法用语言描述,只能马上叫醒同伴迅速向着启示所在飞奔而去。圆月在天上照耀着,仿佛守望着他。他们不知道奔跑了多久,但长夜依然,好像圆月永不落下。当约伯特与他的同伴到达目的地时,他们都震惊了,他们本该处于大陆中心,此时却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湖畔。这个湖宽广得如同大海——不,也许这里本就是大海的边缘吧,他们都这么想着。

在水平线的彼岸,月光像是特意照耀一般清晰。他们看见一个岛屿的影子,而湖上的粼粼波光形成一道奇异的道路通向岛屿。约伯特尝试着踏上粼光,发现这确实是一条神奇的路径。一行人沿着道路走上湖面。

不知不觉间,他们走进了一层迷雾,就像阿瓦隆迷雾一般。但是约伯特感觉到,迷雾并未拒绝他们,而是在他们面前展开了道路。当四周的视野重新清晰起来时,他们踏上了湖中的岛屿,展现在眼前的是之前从未看见的通天巨塔,直指云端。约伯特感觉到泪水上涌,他们找到了传说中的古巴比伦了。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版主
  • *
  • 帖子数: 2124
  • 苹果币: 3
Re: 备案
« 回帖 #5 于: 2012-10-20, 周六 02:43:53 »
古巴比伦

约伯特内心充斥着高呼的冲动,下一秒就可能朝着圣地狂奔而去。但是多年以来的经验不断在他脑海中最后一根清醒的神经上敲打警钟:这是神圣之地,即使得到了允许,无谋的行动都会遭致灾难。他大喝一声制止了已经开始疯狂庆祝的同伴,一个个地清醒他们的头脑。冷静下来的队伍重新整理了思路:冥冥中的神圣存在似乎允许了他们到来,虽然传说之中多次提及美丽的月亮女神,但迷雾又是什么?还有纯白剑士记录中所提及的“祂”与这里有关系吗?眼前似乎一切都连结在一起,却又更加扑朔迷离增添了许多谜团。

冒险小队开始对这块大地进行谨慎的探索。刚刚上岸时所看见的通天巨塔事实上还离得颇有一段路程,路程之远甚至远超想象——直到他们旅行了一周才发现这个事实:他们所见的巨塔并不能简单地用常理去考虑其远近甚至所在。约伯特做了一个大胆的推论:通天塔具备未知的神性,在这片大地上任何地方都可以看见它,但它也不在任何地方。这个推论让他有些沮丧,因为意味着他可能还需要再接受考验。

对于考验这一部分,他猜得没错,不过并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到来。三天后他们就遇上了一支剑士队伍,他们骑着骏马,腰间挎着风格款式不一的各种剑。以约伯特的剑士眼光来看,他们都是以一当百的好手,鞘中的剑绝非装饰。领头的剑士自称艾蒙,以流利的亚特兰蒂斯语对小队致以欢迎和敬意。艾蒙邀请约伯特一行人走上一个山坡,在那里终于可以看见巨塔的根基——延绵百里的宏伟山脉。通天巨塔如同从天而降的巨剑,刺在山脉的最高峰之上,遥望天际,巨塔高耸入云,在天空的高处一轮新月远远地守望着通天之塔以及这片大地——约伯特终于想起来,到达这片土地已经十天,月相不断变化却从未落下,不论白天黑夜月亮总是在天际上守护。

“你似乎发现了一些事情?”
“月亮女神似乎特别眷顾这片大地。”
“她的爱如同月光洒满整个世界,不过她也需要休息。”
“那么她在这里并不需要休息?”
“因为这里就是她的休恬之所。”

“这座塔——”
“巴别塔。”
“巴别塔通往哪里?”
“通往天际,我们——以及这个世界的创主所在的至高之所。”
“我以为你们的信仰是月亮女神。”
“她是两位创主之一。你们口中的月亮女神赐予我们灵魂,而另一位圣者赐予我们剑。”

艾蒙轻轻地弹了一下腰间的长剑。那是一把带着精致护手的剑,剑柄上镶嵌着晶莹的宝石。剑身藏于鞘中,如果没有隐藏长度的话大约是三尺五寸直刃,从鞘的把手处观察,是双刃的。约伯特老练的眼光换来艾蒙欣赏的神色,因此他也确信自己的估计。

“要比划一下吗?”“古巴比伦的剑术?不会说是继承自纯白剑士吧。”约伯特微笑着退开五步,徐徐抽出佩剑。那是一把略带弧度的长剑,背面剑刃开至三分之一,带有指环的护手并不全覆盖剑柄,让约伯特可以随心地单双手换用。

“嗯,要说的话是继承自灵魂。你应该也有这种感觉吧?”没错,约伯特也有这种感觉,剑就像身体的延伸,不对,是灵魂的延伸,甚至比指尖还要敏感。不过他没有答话,摆好架势后便送出一剑。

然后他们交手了二十个小时。约伯特从未感觉过如此疲累,就像血液也从毛孔中流出并且挥发干净了。本来不应该有任何力气,但他却觉得不能放下剑,剑在引导他刺击,挥劈,回转……约伯特已经看不见艾蒙的身影了,甚至在他心中也想不起艾蒙这个人了。眼前只有一柄三尺五寸长的直刃剑,剑柄上的宝石闪闪生辉,剑尖划过优美的弧线与自己的剑光交织。

约伯特再次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肌肉如同火烧一般疼痛,而且连手指头都不愿意听他的指挥微微颤抖一下。法师荷莉扶起他,艾蒙坐在不远处微笑着跟他的队友们聊天——骑士巴顿虚脱一般躺在石头上,完全没有平日的礼仪;游侠霍特脸上的泥巴比以前任何一次见过的还多,笑容也是;矮人牧师格森揉着自己肿胀的关节,战锤上增添了至少十道战痕。就连身边的精灵法师,也大概有三年没见过她法术彻底耗尽的样子了。

“你一个人办到的?”约伯特的自信心似乎相当受损。“再来一次就不可能了。”艾蒙微笑着拉着他的手帮他站起来。“这就是考验吧?我觉得我们可能不合格了。”比起自信心,这件事更加让他沮丧。

“从来没有什么考验,这只是我的兴趣而已。要进巴别塔参观一下吗?”艾蒙的笑容更加灿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