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午夜之境 - 吸血鬼与其血包的邪恶轶事  (阅读 134 次)

副标题: pf2e试水团

线上 tangys

  • 绝对萌新
  • 版主
  • *
  • 帖子数: 1371
  • 苹果币: 4
  • Ahhh~Our blood runs cold
【LOG】午夜之境 - 吸血鬼与其血包的邪恶轶事
« 于: 2020-01-21, 周二 23:20:39 »
团贴:点此

PC简述:
派(lsr):沉迷放血的阴影侏儒,体内流淌着天界血脉,希望这是和亚蒙的最后一票。
亚蒙(蕾娜):沉迷鲜血欲望的男性,有着独特的美食追求,是个嘴上绝不饶人的家伙。
« 上次编辑: 2020-01-21, 周二 23:30:22 由 tangys »
> 化外缉凶 美剧风coc中长团(文字转语音)已结团
> 死者的顿足舞 coc7e 准备开团!
> 斯特拉德的诅咒(Curse of Strahd) d&d5e 论坛团进行中
> 午夜之境 pf2e团试水菜鸡中
> 野兽之日 coc7th irc文字长团 明年暂定
> 风暴君王之雷霆(SKT)d&d5e 语音团准备中(已招满!)
> 见证PL因结婚/生娃退团退圈(2/2)
> 收到过PL赠送的八方旅人(1/1)
> 组织过一次5天的跑团合宿(1/1)
> 开始尝试写语音团/面团团报(3/3)
> 连续蹭了快3年PL家的团餐(N/N)

线上 tangys

  • 绝对萌新
  • 版主
  • *
  • 帖子数: 1371
  • 苹果币: 4
  • Ahhh~Our blood runs cold
Re: 【LOG】午夜之境 - 吸血鬼与其血包的邪恶轶事
« 回帖 #1 于: 2020-01-21, 周二 23:23:27 »
Session 1:审判与绞刑

劇透 -   :
20:59:31 <tangys> ——————————
20:59:41 <tangys> Session 1
20:59:47 <tangys> 摇摇晃晃的马车,行进在一个河边的泥土路上。
21:00:54 <tangys> 马车内,一个手臂上缠着绑带,身材娇小的侏儒。
21:01:12 <tangys> 还有一位双眼猩红时不时会看自己两眼的男性。
21:01:51 <亚蒙> (草,设定就真是血包么
21:01:54 <tangys> 天色渐晚,预计抵达卡帕德领就到了黄昏时分。
21:02:05 <tangys> 从尼斯罗切城到卡帕德领花费了你们数周的时间。
21:02:10 <派> (我们事先是认识的吧?
21:02:12 <tangys> 如果不是那个爵士大人的报酬足够丰厚,相信你们也不会有来到这里的打算。
21:02:29 <tangys> ( 你们可以简单描述一下自己的形象,或者说构建一下关系什么的
21:02:32 <亚蒙> (不认识你跟我坐一车你要遭
21:03:54 <tangys> 虽然即将抵达,但是马车里依然寂静无声。
21:04:49 <派> “先说好啊,这次的事情解决了就再也不见了啊!”虽然这些天每天早上都放了一些血给亚蒙,派还是无法习惯他让人发毛的视线。
21:05:20 <tangys> 半响,侏儒率先提出了自己振聋发聩的需求。
21:05:43 <tangys> 俨然就是要求这次冒险就是最后一次两人合作的委托。
21:05:52 <亚蒙> “……你可以放心,小东西。让我自己选的话,人类的血液味道可比你们的好多了。”
21:06:39 <派> 撇了撇嘴,派扭头看向马车的外面。
21:06:55 <tangys> 亚蒙依然有些不以为意,或许派的鲜血对于他来说更像是在饭后的小食,而腰间别着的睡袋才是正餐。
21:07:07 <亚蒙> 阴仄仄地笑了几声,抬头望着昏暗的天色,把斗篷的兜帽扯了下来。
21:07:26 <tangys> 马车外已经隐约能够看到在树林旁的那座小镇,泥土路也正逐渐宽阔。
21:07:36 <亚蒙> “完美的到站时间。”
21:08:09 <tangys> 小镇似乎还是木材和石料构建,河对岸的山谷上矗立着一个不小的石质庄园。
21:09:00 <tangys> 在靠近镇子的一处T字路口,马车在此到站。
21:09:38 <tangys> 那个庄园应当就是这次的目的地——波罗伊庄园。
21:10:14 <tangys> 提伯罗斯家族的千金安雅和她的丈夫波罗伊男爵的住处。
21:10:54 <tangys> 不过很奇怪,这里假设了一个巨大的篝火堆,正在这个路口旁熊熊燃烧。
21:11:26 <tangys> 一旁杵着一个小镇守卫打扮的矮胖男性,手里正举着一个火把,冷漠的在不远处打量着你们。
21:11:33 <亚蒙> “你说她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亚蒙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显然也没指望任何人回答。
21:12:53 <tangys> 在委托人的描述中,安雅小姐薄唇如纸,如鸟儿一般纤细动人,有着大嗓门和温暖人心的笑声。
21:13:03 <tangys> 但唯独没有提及口感如何。
21:13:08 <亚蒙> “走。”亚蒙动作敏捷地跳下了马车,对着守卫随意摆了摆手,权当是打了招呼。
21:13:12 <派> “麻烦的味道?”跟着跳下了车看向火堆,“这也是他的异常的一部分?”
21:13:56 <亚蒙> “至少希望她不会是个这样的胖子,呃,脂肪层卡在牙缝里的感觉……呕……”
21:14:15 <tangys> 你们向前两步,才看到这个守卫的真正模样。
21:14:24 <tangys> 火光之下,他的皮肤比亚蒙都要苍白不少。
21:14:31 <tangys> 他的额头有些许汗珠,皮肤如白蜡般苍白,喉部却像是甲状腺肿大一般肿胀、
21:15:04 <tangys> 他默然地看着你们两个外乡人靠近,眼睛审视般地上下打量了你们的背包和脸。
21:15:13 <派> (我们有受到委托的信物之类的么?
21:15:25 <tangys> 他没有张嘴,但是行动之中却传达了一个精准的信号——“你们是谁。”
21:15:55 <tangys> ( 有一封提伯罗斯家族出具的信件。
21:17:27 <派> “是直接明说了还是先观察看看?”在路上压低了声音问道。
21:17:57 <tangys> ( 我给你们看张图,表示一下这个男人的脖子是啥样的
21:18:18 <tangys> ( 差不多这样( 点头
21:19:44 <亚蒙> “你如果认真地在问我的意见的话。”亚蒙眨了眨眼
21:20:08 <亚蒙> “不如我们等到半夜再潜入男爵府吧。”
21:20:51 <亚蒙> 虽然这么说着,但却还是向着守卫走了过去。
21:20:51 <tangys> 面前这个守卫看上去并不好吃,其肥胖的脖颈让亚蒙甚至会联想起在血液中有着浓稠的血脂的那种口感。
21:21:01 <tangys> ( 俗称高血脂
21:21:04 <亚蒙> “嘿,哥们,你们今天也抓到可以丢进火堆里的猎物了?”对他的敌意视若无睹,用尖尖的长指甲指着远处的篝火,“要我说,我一直觉得这种处理方式太浪费了。”
21:21:06 <派> “这里是出了什么事?”一边问守卫的同时观察着这是否是什么自己知道的疾病。
21:21:32 <亚蒙> (呕
21:21:36 <tangys> 两人同时开口,一人轻佻,一人倒是沉稳。
21:22:03 <tangys> 派估摸着能观察出这是一种疾病,但也说不清这是什么,并没有见识过。
21:22:35 <tangys> 而守卫则是看了一眼轻佻欢快的亚蒙,语气低沉地询问了一句。
21:23:05 <tangys> “这些只是木材,我们也没有到烹人油的地步。”
21:23:34 <tangys> “倒是你们,深夜到此....”而后的话便截止,又看了看你们精良的装备。
21:23:40 <tangys> “是冒险者?”
21:24:12 <亚蒙> 说话的同时听到派的声音,愣了一下,斜着瞥了旁边的小侏儒一眼,最后露出一个扭曲的笑脸。
21:24:46 <亚蒙> “不然你觉得我们是什么?”
21:24:49 <tangys> 亚蒙的笑脸在闪烁不定的火光之中,看起来非常有奈多的风采。
21:25:54 <tangys> 守卫看了一眼亚蒙,没有回答这样明知故问的问题,而是手指了指他的右手边那条鹅卵石大路。
21:26:19 <tangys> 自顾自地回答了先前派的问题,“去那看看就知道了。”
21:27:24 <派> “不认识的话。。。也好。”
21:27:50 <派> 想起自己被认出来的时候常常会有更多的麻烦。
21:28:19 <tangys> 夜色不早,但小镇子上确实四处都有火光,灯火通明。
21:28:29 <亚蒙> “女士优先。”对着派夸张地行了个谢幕礼,示意她往守卫指的方向走。
21:30:50 <tangys> 沿着这条路向镇子的中心走去,那里看起来就是卡帕德领的中心大广场。
21:31:29 <tangys> 广场之中,人群喧嚣,而这过去的路上,除了些许流浪汉正在往那边走去凑个热闹。
21:31:31 <派> “有你在背后可不是个让人放松的情形”向那边走去,同时用余光留意着亚蒙,把步速放慢差不多并排走着。
21:31:51 <tangys> 看到你们却也知道先躲到一边,不招惹到冒险者。
21:31:57 <亚蒙> “多谢夸奖。”
21:32:10 <tangys> 只是这些流浪汉,却也多有那肿胀脖子的怪病。
21:32:31 <tangys> 但身子却削瘦无比,不像是富贵到能有多盐多肉的样子。
21:32:44 <亚蒙> “啧……这些人,看着就倒胃口。”
21:33:09 <tangys> 镇中心是一个鹅卵石铺就的广场,广场的三侧分别是一个酒馆,一家铁匠铺和一个马车房。
21:33:15 <tangys> 广场东北角长着一颗扭曲多瘤,光秃秃的橡树。
21:33:21 <tangys> 树干上吊着跟伸缩,配合树下那低矮的平台,构成了一个简陋的绞刑架。
21:33:36 <派> 一路和那些看起来得病的人保持着距离,远远地望向人群中心的方向。
21:33:37 <亚蒙> “不过你知道吗?其实也不是非要从颈部下手不可。”
21:33:43 <tangys> 是亚蒙先生可能最二喜爱的行刑环节。
21:34:27 <tangys> 镇广场聚拢了约30余人,约莫数十人有着肥脖子病。
21:34:51 <亚蒙> 细细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景象,欢快地吹了声口哨,情不自禁地吸着鼻子希望能从空气里嗅出一点甜美的血腥味。
21:35:22 <tangys> 三个窃影鬼脖颈上各有一根麻绳,悬吊于树干上。
21:36:21 <tangys> 人群的面前有两名守卫,其中一人穿着确实普通的村民服饰。
21:37:31 <tangys> 他身材高胖,腰间挂着一把榔头,脖颈之粗令人侧目。
21:38:20 <tangys> 此时他正在对着人群有最大的声音咆哮,甚至能隐约看到他嘴中的飞沫都飞溅而出。
21:38:56 <tangys> “这些潜藏在阴影里的下贱东西!”
21:38:57 <派> “不知道他们的行刑人是不是足够地不熟练”
21:39:42 <tangys> “他们就呆在那肮脏的巷子里,用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的孩子。”
21:39:47 <tangys>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21:39:59 <派> 派找了找四周有没有相对高一点的地方方便看到刑场中心。
21:40:15 <亚蒙> “你说这话是在期望什么?”
21:40:47 <tangys> 视野良好的好位置都被村子上的家伙给占据,侏儒的身高在参与这样的活动总是有些不便。
21:41:18 <tangys> 一旁的树倒是看起来可以一爬,视野估计也颇为良好。
21:41:26 <亚蒙> “我原先可不知道你也希望他们会死得更痛苦些,要是这样,我们可能还会成为好朋友呢。”
21:42:19 <tangys> ( 可以骰交涉来从周围的群众中收集些情报
21:42:36 <tangys> ( 如果爬树找个好位置,可以进行运动检定
21:43:05 <tangys> ( 搜集信息是一个暗骰检定 ( 补充
21:43:18 <派> “哦呵,你看像你那样喜欢盯着人说不定什么时候也会惹上麻烦”
21:44:44 <亚蒙> (那便暗骰
21:44:50 <派> 见到周围要爬到高处只有爬树,派转而找了个看起来没有生病的相对矮小的家伙,“喂,他们犯了什么事?就只是因为盯着?”
21:45:25 <qb> tangys 偷偷丢了一把空气骰子
21:46:01 <tangys> 在派的打听之下,大致能还原出这样一个经过。
21:46:29 <tangys> 守卫队长,正是面前这位肥脖子的壮汉,卢西恩·格洛伊。
21:47:02 <tangys> 前一天晚上,他的女儿奥利娅在自家的院子里失踪。
21:48:15 <tangys> 而今天下午,卢西恩率领着一波早就看窃影鬼不爽的暴民,在暗影巷的巷口堵住了刚刚采购归家的谢尔盖一家。
21:48:50 <tangys> “就是这些人,杀死了我的孩子,作为他们可恨瘟疫法术的材料!!!”
21:49:37 <tangys> 而人群前的卢西恩依旧在咆哮,陈述着一个自家女儿被窃影鬼捉去,制作成罕见法术材料的指控。
21:50:04 <tangys> ( 如果亚蒙也要收集的话,至少简单扮演一下,比如要收集哪方面的信息
21:50:30 <亚蒙> (好,我以为一个人过了就行
21:51:34 <tangys> ( 说句题外话,你们需要了解窃影鬼的话,可以骰社群
21:52:16 <亚蒙> "窃影鬼总是些讨人嫌的家伙,更别说他们那对信仰毫不虔诚的态度……他们在这又犯了什么事?"亚蒙佯装随意地朝一旁的村民搭讪。
21:52:51 <亚蒙> 目光却不时往对方的脖颈上飘。
21:53:03 <qb> tangys 偷偷丢了一把空气骰子
21:53:52 <tangys> 或许是亚蒙的脸看上去格外有亲和力,一旁这位相貌平平的女士倒是很自然的说出了她知道的事情。
21:54:31 <tangys> “这些只会躲在影子里的家伙,就是害我们都得上蜡喉病的罪魁祸首!”
21:54:58 <派> “让窃影鬼做成了材料?什么材料?找到了么?”一边回忆着关于窃影鬼的描述。
21:55:01 <亚蒙> (满脸写着亲和力
21:55:05 <tangys> 她言之凿凿,确定肯定这些窃影鬼就是瘟疫的传播者。
21:55:41 <tangys> “就连男爵大人,也会支持我们,你瞧,疾病刚一出现,他就把这些雇佣过的窃影鬼全都解雇了!”
21:55:51 <qb> 派 投骰(社群):1d20+1=15+1=16
21:55:51 <派> .d d+1 社群
21:55:54 <亚蒙> 望了望绞刑架上的窃影鬼,想要看清他们的脖子状况如何。
21:55:58 <tangys> “他肯定知道这些家伙就是幕后黑手!”
21:56:23 <tangys> ( 亚蒙骰察觉,我打一下派的知识回忆
21:56:37 <派> “‘蜡喉病’?这是刚刚出现的?”
21:56:48 <tangys> ( 亚蒙刚才那个社群没有目标,我就不认为可以骰了
21:57:07 <派> (前面没认出来的话,听到名字还要回忆么?关于这病
21:57:48 <tangys> 窃影鬼是光与影交融的产物,通常便是阴影位面中人类的后裔,与派自身的阴影侏儒非常相近。
21:58:09 <qb> 亚蒙 投骰(察觉):1d20+8=9+8=17
21:58:36 <tangys> 他们的颜色从纯白到深黑,以及更大块的灰色,没有瞳孔,眼睛之中有着淡淡的黄色光耀。
21:59:34 <tangys> 而回忆至此,派突然能够感觉到一点,自从来到小镇之后,自身也有一种回到家的感受。
22:00:24 <tangys> 亚蒙踮起脚尖望去,却能看到窃影鬼们的脸上都面无血色,眼睛里有的也只是绝望,脖颈倒是像回忆之中一般纤细。
22:00:34 <亚蒙> (所以这里可能有阴影位面传送门吗www
22:01:59 <亚蒙> “他们的脖子。”动作僵硬地用尖指甲戳了戳自己的颈动脉,继续对刚才的女人搭讪,“看起来倒是挺正常的。”
22:02:31 <亚蒙> “难不成他们把治病的药方藏起来了?”
22:02:58 <tangys> “是!”女人的眼中闪烁
22:03:21 <tangys> “这些该死的家伙,骨子里留着阴影血脉的家伙,他们一个都没有得上这种病”
22:04:05 <亚蒙> “哎呀……那把他们杀了,岂不是再也没有医生能解脱你们的痛苦了?”
22:04:54 <tangys> 女人一时语塞,也说不出所以然,只是落到最后。
22:05:04 <tangys> “...杀,都该杀!”
22:05:09 <派> (我是在边上还是走远了?
22:05:37 <派> (哦应该在边上上面问了
22:06:01 <tangys> ( 对,你也是阴影侏儒
22:06:08 <派> (那关于这个病?
22:06:16 <tangys> ( 本地特色
22:06:19 <派> (还能不能回忆?
22:07:18 <tangys> ( 这是一个本地独有的瘟疫,虽然派有处理过瘟疫的经验,但是这种瘟疫知道其表象,但不知道其来源。
22:08:24 <tangys> ( 如果想了解这个瘟疫的表象,你可以骰医疗,但是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
22:08:56 <派> “医生这里还有——但是我也看不出这要怎么办”
22:09:49 <亚蒙> “唔,那就先……问诊?啊,是这么说的吗?这种病看起来糟透了,”亚蒙发自真心地表达了同情,虽然完全是因为别的原因,“它是怎么折磨你们的?”
22:10:42 <派> “除了看起来脖子变粗了以外还有什么症状?”
22:10:44 <tangys> 一旁的派医生给出了自己的意见,而亚蒙还在发在肺腑地关怀这位愤愤不平的女性。
22:11:43 <亚蒙> “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轻笑着附和派的发问。
22:12:01 <派> “据说那位队长的女儿被做成了法术材料,和这个病有关系么?”
22:12:02 <tangys> 在她的描述中,她的二表叔在得了这个病后就变得易怒而暴躁,皮肤苍白如蜡,喉部像甲状腺肿大。
22:12:51 <tangys> 最后她有些惊恐地看了看周围还激动着的暴民,探头到亚蒙的耳边,露出皙白的脖颈。
22:13:33 <tangys> “听说,我听说,有一个人死后他的脖子就爆开了,里面窜出了好多鬼!”
22:14:14 <亚蒙> 舔了舔嘴唇。
22:14:27 <亚蒙> “鬼……?”
22:16:03 <tangys> 女人点点头,把头缩了回去。
22:16:11 <派> (我听得到么?
22:16:32 <tangys> 她不屑地看了一眼旁边矮小的女侏儒,用一种你肯定没什么见识的语气。
22:16:51 <tangys> “瞧你就不懂什么叫施法,这瘟疫施法,没有法术材料怎么可能。”
22:17:48 <tangys> 虽然女子只是一名村名等级为1的贫弱女子,但是她却表现出了一种指点江山的语气。
22:18:01 <派> “所以其实没找到被做成材料的他女儿?你们觉得是已经被消耗掉了?”
22:18:06 <亚蒙> (草,这什么超游描述
22:18:17 <亚蒙> (虽然我好像可以用唬骗给你传密语,但好像没必要2333
22:19:05 <tangys> 女人的话都没回,而前面的那个卢西恩已经发表完了他慷慨激昂,充满逻辑漏洞的指控。
22:19:35 <tangys> “现在,是时候给这些寄居此地的吸血鬼一个教训了!!”
22:19:47 <派> (吸血鬼!(
22:19:50 <亚蒙> “如果我是他们……我就不会盯上那么个烫手山芋。普通人家的小孩子不是到处都有得是么……”稍稍弯腰,轻声对着侏儒低语。
22:19:51 <tangys> “让他们知道,这样对待我的女儿,一定会得到报应!!”
22:20:01 <亚蒙> (www我可不是吸血鬼哦
22:20:06 <tangys> ( 不,就是那种描述性的吸血鬼
22:20:16 <派> (嗯啊只是吐槽
22:20:54 <派> “喂!谁是小孩子啦!”
22:21:11 <亚蒙> “哎呀哎呀,吸血鬼,这个比喻不错……”
22:21:38 <亚蒙> “嗯……?噢,抱歉,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亚蒙没忍住笑出了声。
22:25:47 <tangys> 卢西恩——那名武夫,守卫队长,他一步步往台上走去。
22:26:01 <tangys> 虽然转过身去,但是能感觉出他脸上正在狞笑。
22:26:51 <tangys> 而那三个窃影鬼,正如同认命一般,为首的男人低着头沉默不语,一旁的女子却在哀嚎,至少放自己的女儿一把。
22:27:26 <亚蒙> (草,我还以为他们已经是尸体了
22:27:29 <派> (呃什么一旁的女子?不是窃影鬼一家都挂着?
22:28:27 <tangys> ( 三个窃影鬼,一家三口,一男两女
22:28:35 <亚蒙> “奈多的即兴演出真是看几遍都不会腻啊。“
22:28:38 <tangys> ( 还活着呢,等着行刑呢
22:29:07 <派> (哦是一旁挂在上面的嚎啊
22:29:50 <亚蒙> “可惜这些粗脖子的卡帕德人现在尝起来一定糟透了,这就有点遗憾了。”
22:30:09 <qb> tangys 偷偷丢了一把空气骰子
22:30:43 <tangys> 一旁的暴民们沉浸在对卢西恩杀窃影鬼的号召之中,完全没有听到一旁亚蒙的惊怖发言。
22:30:53 <亚蒙> 亚蒙眼里闪亮的期待就如同他正在观赏渐入佳境的戏剧。
22:31:01 <亚蒙> (草www
22:31:04 <tangys> ( 你们都是看戏对吧
22:31:26 <派> “我倒是更期待回头他们控制不住病情怎么办”
22:31:32 <亚蒙> (混邪没有任何理由救啊www我跟他们也不是一窝的
22:31:48 <tangys> 卢西恩听到女性窃影鬼的哀嚎,脸上不带神色,大步走到了年纪最小的那位面前。
22:31:50 <派> (嗯看戏
22:32:25 <亚蒙> “也许到时男爵就会高价把你聘为座上宾?可别忘了分我点甜头。”
22:32:55 <tangys> 他在背后逐渐锁紧麻绳套,而面前看起来还未成年的灰白色女性窃影鬼只是哭哭啼啼,不出一言。
22:33:52 <tangys> 而后,他向前一脚,把那个小女孩提下了矮台,看着她抓进自己手中的麻绳,无声地发出了想要努力呼吸却不得的声音。
22:34:39 <tangys> 旁边的女子接受不了这样的现状,大声哀嚎,祈求着台下的人们能够上前,拯救她年幼的女儿。
22:35:09 <亚蒙> “啊啊,洋溢在空气中的恐惧和绝望……他们现在尝起来一定好极了。”亚蒙用只有派听得见的声音轻声呢喃着,还咽了口口水。
22:35:25 <tangys> 卢西恩脸色不变,在女子尖锐的声音中,接着将其行刑。
22:35:41 <派> “果然不是祖传的手艺不行,这绳子短了”
22:35:53 <亚蒙> (草,你怎么这么有研究
22:36:16 <派> (短了是窒息,长了是拉断(
22:36:17 <tangys> 最后,直到那个男人的面前,沉默的家伙这才抬起头,眼中都是报复的疯狂和真切的悲痛。
22:37:11 <tangys> 直到行刑结束,他依旧一言不发,看着台下聚拢的三十余人。
22:39:18 <派> “对了,你们的领主这些天怎么样?”拉了拉边上的村民
22:39:47 <亚蒙> “如果还有来世,可要努力成为手握绳索的那一方哦,请安息吧。”亚蒙情真意切地呢喃着奇怪的悼词。
22:39:54 <tangys> 而行刑过后,村民有些兴致勃勃,鼓动着卢西恩在这个势头下,去把那暗影巷所有人都给杀死。
22:40:05 <tangys> “领主,早就不出现了!”
22:41:23 <派> “不出现了,那还接不接受拜访?”
22:41:51 <qb> tangys 投骰:1d2=1
22:42:08 <tangys> 那个被拉住的男性一脸不爽地甩了甩胳膊,头也不回地就应了一句。
22:42:10 <tangys> “谁知道!”
22:43:41 <亚蒙> “你们不担心么?领主不在,这种当口上,谁来主持大局?”
22:44:17 <tangys> “我不觉得这会让事情变遭,已经足够糟糕了!!”
22:44:39 <tangys> “这些懦夫,正蜷缩在他们的巷子里,谋划着我们的死亡。”
22:44:43 <派> (对了前面得知的他的古怪行为具体有什么?
22:45:05 <tangys> “无论他们生性邪恶,还是密谋推翻男爵,我们都有理由把他们限制在那个肮脏的小巷里!”
22:45:36 <tangys> ( 男爵的古怪行为吗,他已经不出现很久了w
22:45:46 <亚蒙> “最初是谁发现窃影鬼们在做手脚?”
22:45:53 <tangys> ( 村民是不清楚的,只是知道在疾病爆发之初,他就立刻辞退了窃影鬼
22:46:13 <tangys> “卢西恩是村里的守卫队长,他说话的就是证据!”
22:46:18 <亚蒙> (从角色的逻辑上来说,我们现在好像应该别管这事,先试着去拜访男爵府
22:46:23 <tangys> “而且”他突然转过身来
22:46:48 <tangys> “第一个患病倒下的,就是和这些波罗伊庄园的窃影鬼来往密切。”
22:47:01 <亚蒙> (如果没进展,再出来找线索,毕竟我们是来赚钱的,这些事情好像其实跟pc无关
22:47:08 <tangys> “事情很明白,就是这些家伙在搞鬼,在传播这些瘟疫!”
22:47:14 <派> (嗯是
22:47:32 <亚蒙> (阵营限制我不会做任何朝阳群众行为的www
22:47:34 <派> (但是不能当着村民的面说吧。。。
22:47:51 <亚蒙> (但是我们可以rp一下先溜了去男爵府?
22:48:10 <亚蒙> (或者
22:48:17 <亚蒙> (要不要先问问男爵夫人
22:48:20 <亚蒙> (的消息
22:48:38 <tangys> ( 夫人也不是抛头露面的角色,有需要可以直接上山去庄园
22:48:47 <tangys> ( 或者去旁边的酒馆睡一晚,第二天白天再去
22:48:51 <亚蒙> (很有道理
22:48:59 <亚蒙> (那我必然晚闯男爵府
22:49:00 <tangys> ( 或者你们想要深夜翻身入内,我觉得也不是不行 (x
22:49:06 <派> (现在要问的问完角色就能讨论了吧
22:49:08 <亚蒙> (大白天不睡觉跑出去干什么
22:50:03 <亚蒙> “你的意思是,男爵曾经雇佣了很多窃影鬼?”
22:50:18 <tangys> “是”
22:50:57 <tangys> 男士已经有些不耐烦,他迫不及待地想回家拿上自己的铁锹,跟随卢西恩同去阴影巷大显身手。
22:52:13 <亚蒙> “为什么?花钱雇佣那些贱民,却不给你这样的好市民一点工作机会?”亚蒙把这个问题说得仿佛天经地义,“还是说,那是很危险的工作?”
22:53:24 <tangys> “那种仆役的活,让那些个贱民去做不是更合适吗。”
22:53:54 <派> “就是干些杂活?”
22:54:26 <tangys> ( 就跟以前让黑人去种棉花一样,你问白人,为啥种棉花的机会不留给你们这样的大好青年呢w
22:54:54 <tangys> “难不成这些家伙还能做些别的什么?”男人的言语中多有不屑。
22:54:59 <亚蒙> (草,你又没说什么工作
22:55:31 <tangys> ( 庄园里还能有什么活,修草坪啊 (n
22:56:33 <tangys> ( 说起来我们要差不多save了~
22:56:37 <亚蒙> “听起来倒像是,你们的领主更喜欢被一群窃影鬼围着团团转似得。”作出了一副忧愁的神情,“啊,想来您肯定急着去执行律法呢,我们就不多打扰了。”
22:57:23 <tangys> 他倒懒得和你们这些不懂正义的外乡人一番见识,接着回头对台上的卢西恩发出自己的口号。
22:57:43 <tangys> 只是卢西恩脸色变幻,捉摸不定。
22:57:53 <派> “不出来露面的话,果然还是得直接去府上当面看看情况了吧”
22:57:56 <tangys> “好,那暗影巷就此彻底隔离!!”
22:58:00 <亚蒙> “唉,我可不记得委托书里写了这么多麻烦事。”
22:58:51 <亚蒙> “嗯——趁着现在夜色正好,我们赶快去男爵府就是、”
22:59:07 <亚蒙> (说起来其实
22:59:26 <tangys> ( 我们先save一下,下次就是在男爵庄园门口开始
22:59:28 <亚蒙> (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刚才吊死的人的尸体wwww
22:59:29 <tangys> ——————————
> 化外缉凶 美剧风coc中长团(文字转语音)已结团
> 死者的顿足舞 coc7e 准备开团!
> 斯特拉德的诅咒(Curse of Strahd) d&d5e 论坛团进行中
> 午夜之境 pf2e团试水菜鸡中
> 野兽之日 coc7th irc文字长团 明年暂定
> 风暴君王之雷霆(SKT)d&d5e 语音团准备中(已招满!)
> 见证PL因结婚/生娃退团退圈(2/2)
> 收到过PL赠送的八方旅人(1/1)
> 组织过一次5天的跑团合宿(1/1)
> 开始尝试写语音团/面团团报(3/3)
> 连续蹭了快3年PL家的团餐(N/N)